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9 | 浏览:4648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 竹马弄青梅 》作者:脚下的枫铃(完结VIP)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简介:“他”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从生疏到亲密。十多年后,摄政王府出了两大美男,一个文韬武略,另一个却是游手好闲,但都是个中翘楚,不知迷倒了多少女子的心。“他”总是不断挑衅他,在他身边的女子无一例外地被“他”拐走,而他只是宠溺地笑笑,不发一言。可是有一天,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而他对“他”说,这个人我不能让,从此“他”的世界天翻地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1章第一章国破家亡  
一座宫殿中,往日的繁华褪去,宫中之人纷纷出逃,东躲西藏。幸运的逃出,不幸的被宰杀。到处是尖叫,到处是杀戮,到处在流血……  
一间富丽堂皇的寝殿中却出奇的安静,宫女太监逃得差不多了,整个房间空荡荡的。隐约传来小女孩的抽泣声。  
松软舒适的大床上躺着一位绝色的少妇,只是面色苍白,气若游丝,看上去生命即将到了尽头。  
床边跪着一个小女娃,穿着粉红的宫装,衣衫华贵,小脸像雕塑起来一般精致。只是此刻她的脸上水渍一片,鼻子、脸颊红彤彤的,眼神中是一望无尽的无助与害怕。  
害怕听到屋外的尖叫声,害怕眼前的亲人放开她的手……  
然而,她没有哭出声来,只是偶尔的抽噎,那炯炯的眸子尽管闪着泪光,尽管透着恐惧,却看着无比镇定。  
小手紧紧握着床上之人的手,像是要把她即将散去的灵魂拉住。  
床上的少妇痴痴地望着这粉雕玉琢的女孩,那只没有被握住的手轻轻抬起,颤抖着抚上少女的脸,“可儿……”  
话未说完,却突然听见大门被用力地推开,女孩的身体随即一僵,握住母亲的手更加用力。  
床上的少妇吃力地抬眸看向大门,显然她已没了害怕的力气,然而看到来人,她硬是笑了一声,有着绝对的欣慰。“苍……你来了。”  
“崔儿,是我,你撑着点,我找太医来。”男子握住少妇的另一只手,难掩悲哀的说着,就要转身去叫太医。  
少妇轻轻拉着他的衣袖,笑着说道:“别……我怕是不行了,苍,答应我……照顾可儿好吗,我只愿她平安。”  
男子听了少妇的话,低头看向跪在一边的女孩,看到她那令人疼惜的璀璨目光时,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答道:“尽我一生,定护得她周全。”  
少妇安慰的笑了,又补充了一点:“苍,让可儿以男儿身份活着……别……别像我这样……”  
男子一听,疾声说道:“不怪你的,不是你的错……”说完后,又不知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声问道:“崔儿,后悔吗?跟了他。”  
少妇突然绽开笑容,将她的最后一刻点亮,如白雪皑皑中盛开的一朵梅,炫着人的眼,“从来……不悔……”  
话落,少妇的手无力地垂下,眼睛顿然无神,只有嘴角漾着幸福。女孩的抽噎声有些变大,却也不曾嚎啕。  
男子狠狠闭了闭眼,睁眼之时,双目一片血红,然后伸手盖上了少妇的眼睛,随即抱起她颓软的身子,向门外走去,在门口,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对女孩说了句:“跟上。”  
……  
男子把少妇葬在了高山之上。彼时,女孩已换了一身男孩的装扮,男子牵着她的手,看着远方,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愣了一下,知道在问她后,应道:“欧阳以可。”  
男子看向远方的目光突然收回,抱起女孩,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以后没有欧阳以可,只有赵以可了,记住了吗?”  
男子的神色其实很温柔,可女孩还是害怕,只轻轻点了点头。  
赵以可,她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努力将它记住……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2章第二章新家初见  
几天的相处,赵以可慢慢接受了一些现实,比如,眼前的男子将是她以后的“父亲”;比如,她欧阳以可以后只是赵以可;再比如,赵以可是个男孩子……  
几天的赶路,赵以可一直和赵擎苍一起,他对她很好,只要她有什么要求,他一定会办到,虽然她并没有什么过多要求。  
赵擎苍有时候会看着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可她知道他看在眼里的不是她,以前很多人都说她的眼睛和母亲的很像……  
赵以可不爱说话,以前不太说,现在是没心情说。除了“嗯”、“不用”、“好”……她基本不会说一句话。  
服侍的人只知道王爷突然带了个小男孩,并宣布这是他的孩子,可来龙去脉谁也不知,也不会有人敢问,大家只安心接受事实,伺候好这位新主子。话说这孩子长得确实天妒人怨,挑不出刺儿,只是找不出与王爷相似的地方。  
几天后,赵以可被赵擎苍牵着手走到了一座宅子前,赵以可看着门上的牌匾,脑中一片空白。  
突然,赵擎苍微微低下头,笑看着她说:“以可,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赵以可懵然地看着赵擎苍,再回过头去看牌匾,过了一会儿突然低下了头。只感觉头顶被一只大手拍了拍,带着热度。  
随即,大门被拉开,有一群人疾步走出,大家纷纷行礼,嘴里喊着:“参见王爷。”  
赵擎苍轻轻应了声,然后威严的声音露出:“这是小世子,你们以后要尽心伺候。不得有误。”  
赵以可看到了大家吃惊的模样,也看到了刚走到门口的被人搀扶走来的贵妇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然后消失。  
高雅华丽的一间房中,只有三个人。赵以可站在桌旁,低着头,听着来自两个大人的对话。  
“啪”……  
一个茶杯在赵以可脚边砸开,一瞬间成了片片碎石。随即赵以可看到了贵妇脸上复杂的表情。  
“她究竟是哪里,哪里值得你发了疯一样,只要是她拜托的事,你就会拼尽全力做到。你带他来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不会同意的,绝不!”  
“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吓着孩子。”赵擎苍急忙拉过赵以可,不让她碰着碎片。“只是件简单的事,你何必计较太多。你的身份不会变,你的地位不会变,什么都不会变。”  
贵妇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下,嘴里喃喃道:“你以为我是为了这些吗……”  
然后她突然转过头看着赵以可,当触及她那双水晶般的眼睛时,贵妇皱了皱眉,偏过头去,苦笑着说道:“罢了,生前的事尚且赴汤蹈火,临终的托付又怎忍心不管。你爱怎样便怎样吧,只是……永远别指望我会有什么好脸色。”  
贵妇抹了抹脸上的水渍,然后抬出步伐骄傲地走了出去。从这一刻起,赵以可便知道,那是个有着强烈自尊的女人,她其实,并不讨厌她……  
赵擎苍安慰了下赵以可,然后牵着她的手带她去安排给她的房间。  
赵以可安静地被牵着,安静地看着脚下的路,突然听到了一阵童声。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3章第三章孩子心思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赵以可有些好奇,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马尾的男孩站在石桌前,手上拿着一本书,手负在身后,嘴里念念有词。  
石桌旁坐着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先生,正闭着眼睛摇头晃脑。  
赵以可看着这幅画面,不知为何突然想笑,而事实上她也笑了出来。只是很细微的一声,然而男孩却听到了,背书的声音戛然而止,男孩好奇地回过头来,与赵以可的眼眸对上。赵以可的笑容一僵。  
那是个很英俊的小男孩,虽然年纪小,五官也没有定形,但是从棱角看去注定是个美男子,眼睛大大的,有些像贵妇的,甚为可爱。  
赵以可打量男孩的同时,男孩也在打量她,在她身上,他居然看到了属于女孩子的精致与柔和,可偏偏她穿的是男式服装。男孩心里有些惊诧来人的身份。  
“莫儿,今日可有好好读书?”赵擎苍在男孩停下读书声转过头后开口。  
男孩听闻父亲询问,连忙垂下头,俯首作揖,恭恭敬敬地回道:“不敢辜负父王的栽培。”  
男孩身后的老先生笑了笑,站起身来,向赵擎苍行了个虚礼,边捋着胡子边说道:“王爷无须费心,世子年少有成,聪慧不已,且刻苦好学,长大后定是国之栋梁。”  
被老师表扬,尤其是在父亲面前,男孩心里是高兴的,但是还有个陌生的同龄人在,男孩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头又低了低,用手捋了捋额前的发丝。  
“有劳太傅细心教导,莫儿还小,有什么做的不对的,还望太傅海涵。”赵擎苍对这所谓的太傅极为客气,可想这人的地位不可小觑。  
老先生也不过分推辞,只浅浅地说了句:“王爷客气了。这是……”老先生对着赵以可一阵狐疑。  
赵擎苍牵起赵以可向前走了几步,说道:“这是本王的二子,失散多时,不久前找到,来,可儿,给太傅问声好,还有,这是你大哥赵夕莫。”  
赵以可走了几步,对着曹太傅微微鞠了个躬,问了声好,然而却没有向赵夕莫问好,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赵擎苍当她怕生,没法一下子熟悉新的环境,也没说什么,并未斥责,只是对着赵夕莫说道:“莫儿,这是二弟,以后你们要相亲相爱,可儿初来乍到,你要承担做哥哥的责任,多多照料。”  
赵夕莫嘴里回道:“听父王吩咐,儿子一定好好照料……可可。”赵夕莫只是心里念着赵以可这个名字,不知怎么就吐出了“可可”这样的昵称。  
余光中瞥见那人,却见那人突然抬眸,用近带蛮横的目光看向他,赵夕莫在心里暗暗决定,以后就叫可可了。  
赵以可确实生气,从没有人这样叫过她,听惯了旁人的是“可儿”、“以可”,且都是长辈们叫的,听他这样喊着自己的名字,总觉得别扭的很。可对方并不理睬她怨恨的目光,她也只能在心里恨恨。  
“太傅,可儿年纪小,在外头也不曾受过教诲,不如太傅一同教授这两个孩子,让他们都受受教。”  
曹太傅本是有些犹豫的,但是看到赵以可的眼神时,不禁愣了一下。稚嫩的眸色里像是聚集了慧光,让人不禁感叹,曹太傅便应下了:“既然王爷开口,老夫岂有不从,这孩子看着伶俐不已,倒是老夫之幸了。”  
“太傅客气,有劳太傅了。”  
就这样,赵以可往后的学涯就被安排和赵夕莫一同度过了。这一年,他们相遇,她四岁,他五岁……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4章第四章一鸣惊人  
赵以可就这样住进了摄政王府,且名正言顺。明间兴起了一段佳话:摄政王几年前出游时,不慎遇刺,恰好被一去山中采药的女子救起。两人在相处中互生感情,便有了赵以可。  
不过当时摄政王不知道,只让女子等她,后再寻时却没再找到。不久前机缘巧合找到了线索,却得知那女子难产去世,留下一个儿子。  
外面传的版本形形色色,摄政王府却是平静的很,完全不受影响。要说改变,一是王妃在佛堂待的时间变长了;二便是赵夕莫要与赵以可一同上课了。  
这天,风朗气清,曹太傅带着两个孩子在花园中教授诗文。府中因为世子念书特地设了一个桌案,老师在前,学生坐在桌案后。  
一个桌案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自是大的很,但多了一个之后,便多不出空余的地儿了。  
尽管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小手臂的距离,可赵以可就是觉得别扭。她已经在渐渐熟悉现在的身份和性别了。赵擎苍和她说了一些,她心里是感激的,感谢这个家,感谢那位父亲,甚至是感谢那位对她并不友善的王妃,府里的一切她虽不说,却在一点点的珍视着。然而身旁的人儿,恕她还没做好思想准备吧……  
一大早便被叫醒来上课,赵以可虽不习惯,但也不反感,只是看着手中书上的一团团蚂蚁,赵以可忍不住想要开小差。  
抬眼望去,只见太傅正闭着眼,摇头晃脑地背着诗文,嘴巴下边的一撮胡子伴着他嘴巴的蠕动上下抽动着,甚为有趣。赵以可就呆呆地看着,眼睛甚至不大眨一下。  
师傅念完后,弟子便跟着念,然而曹太傅越听越奇怪,他似乎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睁眼之际,只见赵夕莫拿着书有模有样地念着,曹太傅满意地点了点头,再看旁边,却看到赵以可直溜溜的眼神盯着他的下颚,完全没放在书上。  
曹太傅低头一看,并无不妥之处,便清了清嗓子,有些不满意地让赵夕莫停下,然后让赵以可回答问题。  
“小世子,你来说说,这诗中哪句最为精炼呢?”曹太傅抚着胡子,看着赵以可问道。  
胡子被盖住了,赵以可随即悻悻地收回目光,在曹太傅提问后,默默地站起身,没有立即回答,眸光低垂,似乎在思考着。  
一旁的赵夕莫倒是显得更加着急,即使在认真听授,余光中还是能瞥到一旁的人儿完全不理睬书本,自己找乐子的模样。  
府中本就他一人,如今多了一个弟弟,向来早熟的时代,他自然知道这中间多少有些危机,父王的疼爱,母妃的黯然他也看在眼里。只是对于身边这瓷娃娃般的弟弟,他竟多少都生不起提防之心。  
现下,见老师刁难,赵夕莫不留痕迹地将手中的书向右边移开一点,手似无意地盖住一些内容,能看到的恰是一句诗。  
曹太傅只看着赵以可,自然看不到这些小动作,但是微低着头的赵以可却将一切尽收眼底。好奇地瞅了一眼神色平静的人儿,然后淡淡地收回目光。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万众瞩目”之下,赵以可终于给出了答案。  
答案一给出,似乎听到了赵夕莫松了一口气,赵以可又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曹太傅有些满意,但仍追问道:“那世子可否说说原因呢?为何该句诗最为精辟?”  
这回等不到赵夕莫紧张,赵以可便给了答案:“我爱吃樱桃!”  
太傅脸上的笑容一僵,赵夕莫也凌乱了……  
万籁无声之时,忽听得远处传来脚步声,只见赵擎苍带头走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5章第五章逝去的美好  
赵擎苍像是刚从外面办完事,也没换衣服便来了。  
“太傅,可儿今日可听话?”  
赵擎苍温煦的嗓音响在曹太傅耳边,曹太傅不由得一怔,随即扯着嘴,看了眼站在眼前低眉顺手的赵以可,颇有些勉强地回道:“小世子思维敏捷且非同凡响啊,资质甚好。”  
赵擎苍似乎听出了曹太傅话语中异样,年纪一大把了,且是读圣贤书的,鲜少会这般称赞人。赵擎苍于是询问了一旁的赵夕莫。  
赵夕莫迫于父亲的严威,便一五一十地将刚才的事抖了出来。赵擎苍一听,愣了一会儿,接着笑出了声。随从们一听,不免觉得惊诧,王爷平日里虽不暴虐,却也威严的很,很少这般开怀。且王爷对世子的功课向来看重,不容懒惰。今日小世子不认真,王爷竟没在意,看来王爷对小世子真真是宠爱啊。  
赵擎苍笑着对太傅说道:“这孩子像她母亲,调皮捣乱的很,可骨子里却是精明聪慧的,太傅且多点耐心,本王会好好跟她讲的。”  
“王爷说哪里的话,小世子有那样一双眼睛,又怎会是凡庸之人。”  
赵以可自谁答完太傅的话后就不再说话,脸色平静的不像话。然而在听到赵擎苍提到母亲的时候,她不免将头低下。  
赵夕莫听着父王和太傅的交谈,一边偷偷打量着赵以可。却看到了对方红红的鼻梁,像是……赵夕莫稚嫩的眸色不由加深,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忘了回神。  
赵以可猛然感觉到有一阵灼热的光打在脸上,抬头望去就看到了赤裸裸打量着自己的赵夕莫,不由好气地拿眼瞪了他,然后收回目光。  
赵夕莫这才回过神,看她刚才略带发红的眼睛,果然像是要哭的样子呢……  
赵擎苍寒暄了一会儿后就走开了,太傅接着讲了会诗文,倒也没再刁难赵以可,不多顷便下了课。  
赵夕莫收拾着自己的书本,准备回房,却见身旁的人儿没有一丝动作,甚至趴在了桌案上。赵夕莫顿了顿动作,想了一会儿,便拿着书本离开了。  
赵以可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不知怎么觉得好寂寞。刚才赵擎苍无意中提到了母亲,她不免觉得难过。还记得以前美好的生活,父皇只母后一个妻子,他们感情很好,对她也极为疼爱。父皇总是说“可可是上天赐予朕的珍宝,朕定捧在手心好好疼着”。母后总会娇嗔父皇不该溺爱孩子,却也乐见,从不对自己严格,她常常说人,尤其是小孩子该率性一些,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不要拘束。于是,赵以可的过去的时光便是在爬树、捉御花园水池中的鱼、斗蛐蛐中度过的。  
人是多种极端的综合体,当失去一切美好后,孤独、消沉便占据整颗心,赵以可的不言不语便是对逝去的美好的一种悼念。  
回忆散去,赵以可趴在桌上,小眼珠环顾着四周,看着这不出意外,即将生活一辈子的地方。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团毛毛的东西……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6章第六章谁说我怕狗  
赵以可定睛一看,那漆黑的鼻子,犀利的阴阳眼,可不就是只狗嘛!于是……  
“啊……”赵以可一边尖叫,一边上蹿下跳地离赵夕莫远远的。  
赵夕莫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手中的狗,没问题啊,为什么她会这样?随后想到了什么,有些好奇地看着对面呈防御状的赵以可,好笑地问道:“你怕狗啊?”  
赵以可被吓得有些苍白的脸在听到赵夕莫的发问时突然变红,可强大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那人面前失了面子,便打肿脸充胖子地喊道:“谁说我怕狗啊!”  
赵夕莫看着她一边说不怕,一边微微向后退开,笑出了声,说道:“你别怕,这狗不凶的,是小晴养的,平日里连叫都不怎叫。”  
“不会叫的狗最会咬人了,你难道没听过吗?”赵以可把手交叠放在胸前,时刻盯着狗的眼睛抽出一会儿时间瞪了眼赵夕莫,然后又瞥回去盯着狗。  
“哈哈……哈哈……你还真的怕狗啊。”赵夕莫咧着嘴巴笑了起来,被人看到了肯定吃惊不已,摄政王府世子向来少年有成,为各家纨绔子弟触不可及的人物。不仅学识好,而且明礼,认识的人都不免赞扬一番。这样的憨笑没人见过。  
赵以可一听,小脸刷的一下犹如夏日里的艳阳,刚才不觉,竟被人设下了圈套。  
狠狠瞪了眼赵夕莫,然后突然蹲下身子,用手圈住头,肩膀不停抽动着。  
赵夕莫顿时失了主意,他没和别的小孩子玩耍过,自然不知道怎样哄逗别人,眼见赵以可被自己“吓哭”了,不由得有些慌张,蹩脚地说道:“你……你别哭啊,我把狗抱走好了。哦,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你怕狗的……”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破碎的哽咽声从抱成圈的人那儿传来,赵夕莫赶紧停止关于狗的话题,有些正经地说道:“父王说男孩子不能流泪的,你要听话的。”  
哽咽声消失,赵夕莫连忙放下小狗,有些小心翼翼地踱步到赵以可身边,轻声喊了声:“可可……”  
赵以可哆嗦的身子在听到那声轻唤后僵了一会儿,低头看到慢慢靠近的黑影后,她暗暗勾唇,乍现绝世光芒。  
赵夕莫看到赵以可不再抽搐了,心下一喜,又往前踱了几步,突然赵以可跳了起来,老成如他也被吓得跌在地方。抬眼看去,那人哪里有哭过的痕迹,分明笑得猖狂。  
“你没哭啊,都没眼泪,干嘛骗我。”虽是质问,语气却不带埋怨。  
“我可没说我哭了,况且哭了也不一定就要眼泪啊。”赵以可蛮横地驳斥道。  
赵夕莫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衣裳,仍是谦和不见狼狈,然后回身抱起小狗,就抬步走开了。  
看着他的举动,赵以可有些惶然,竟就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开。  
赵夕莫走了几步后,看赵以可没有跟上,便叹了口气说道:“可可,赶紧跟上,晚膳要好了,别迟到。”  
赵以可一听,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老大不愿意”地跟上……  
“你把那家伙抱好,别让它跳出来……”  
“什么?”  
“啊……那只狗啊,你别靠过来。”  
“它真不咬人……”  
“啊……都说别靠过来了!”  
“好好,我不靠近你。”  
“可可,你不喜欢狗,那喜欢什么啊?”  
“有牙齿的都不喜欢。”  
“……”  
“那你喜欢蛇啊……”  
“这么恶心的东西我会喜欢吗?”  
“……它没牙齿啊。”  
“我只说不喜欢有牙齿的,又没说喜欢没牙齿的。”  
“……”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7章第七章姐姐驾到  
等赵以可和赵夕莫入座后,只看到赵擎苍一个人。听说王妃刚刚派人传话说身体不适,午膳晚膳都会在自己房里用。  
赵以可渐渐收起方才与赵夕莫调凯的心情,又变得和几天前刚来的时候一样,目不斜视,不言不语。  
赵夕莫像是知道了什么,收敛笑容,朝赵擎苍示了示意,起身说道:“父王,我去看看母妃。”  
这儿子从来是懂礼的,赵擎苍也明白自己的王妃为何不来用膳,或许让他去劝劝也是好的。有些东西他能明白,却始终给不了,其实男人的心比女人还小,像一道狭缝,怎能容得两人同进。  
赵擎苍点了点头,对赵夕莫说道:“早点回来,别误了用膳。”  
“是,父王,儿子记下了。”说完,便抬步像望湖阁走去。  
赵夕莫走后,饭桌上便只剩下赵擎苍和赵以可两个人。  
“可儿,今天的课程还适应吗?”  
“嗯。”  
“跟哥哥相处怎么样?他没欺负你吧?”  
“……没……”  
“下人们伺候的还周到吗?”  
“嗯。”  
“……”  
赵擎苍叹了口气,看着自顾自扒着白米饭,却没怎么吃下的孩子,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从未在人面前低过脸色,唯一想要一辈子温柔对待的人也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可在这小小的人面前,他就想树立一个慈父的形象,把一生仅剩的温柔全给她。  
然而这一切看在下人们眼里却是另一番模样,看来这新来的小世子甚得王爷的喜爱呢,以后可要好好伺候着了。  
“可儿,会想娘亲和……他吗?”小心地开口,只因听说孩子的心是最脆弱的,最是受不得一点伤害。旁人面前不可说“父亲”二字,相信她能明白。  
扒饭的手一顿,赵以可把头微微低下。  
赵擎苍看着她沉默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才四岁的孩子,竟因生活的变故变得这般寡言。想起记忆中的人,他不由展颜,“你可不像你母亲,她最是好动,没一刻能停下珠言妙语,何时见过她这般安静啊。”  
虽然说着嗔言,也眼底的温柔却怎么也散不去。  
“可是,母亲在我印象中是美丽大方的,倒是经常听父……说别和母亲学,油嘴滑舌的。母亲说女孩子嫁了人总要学乖的。”懦懦的声音在饭碗上方响起。  
赵擎苍光亮的眸色突然一暗,垂眸喃喃道:“也对,嫁了人,总归是不一样的……”  
顿时,两人都不再说话,囫囵吞枣了一番,赵以可正要告辞离开,管家突然进屋向赵擎苍禀报说:“王爷,小姐回府了。”  
赵擎苍脸色有些放晴,笑着对赵以可说:“这是你姐姐,叫赵夕晴,只大你几天出生,几天前去了外公家,今儿个才回来,你也去看看。”  
赵夕莫、赵夕晴、赵以可,看,连名字都能看出些关系来呢……  
然而赵以可对这从未蒙面的“姐姐”倒是有几分好奇,或许是好奇怎么会有人喜欢狗这种生物吧,便跟着一起走出去。然而在门口,赵以可却看到了那个说身体不适,在房间用膳的王妃,赵夕莫也陪在左右。  
红光满面、笑脸盈盈的样子,还真是讽刺啊……。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8章第八章腹黑小现  
王妃一心看着外面的轿子,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走来的人,直到赵夕莫喊了声“父王”,她才回头看了一眼。不过那一眼在看到赵以可的时候变成了瞬间。  
在众人的期盼下,轿中的人终于移步走下。一身桃红色的裙子,水目丹唇,小巧的一束辫子斜在额前。若说赵夕莫眉宇间与王妃有些相似,那这个就是个小翻版了。  
看到门前的亲人时,赵夕晴笑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提着裙子向贵妇飞奔来,嘴里嚷嚷着:“母妃……。”  
王妃小心地接过那飞奔来的身子,微微皱了皱眉说道:“怎么还是这么没规矩,在外公家被笑话了吧。”  
嘴上虽说着责怪的话,但谁都听得出来没有一丝怪意。赵夕晴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甜甜地笑着,脸上满是骄傲地说:“谁说的,外公还夸我乖呢,让表姐表哥多向我学学。女儿可没丢母妃的脸。”  
懦懦的声音带着童趣,别说是王妃,听到的下人也不由莞尔。  
赵夕晴说完,想起父王也在,透过母亲的怀抱,朝赵擎苍笑着说了声:“父王!”然而突然看到站在赵擎苍身后的赵以可,她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个哥哥是谁啊,长得好好看,跟莫哥哥差不多呢。”  
赵擎苍先宠溺地应了一声,听到赵夕晴提到赵以可,他便将赵以可牵着走到赵夕晴眼前,说道:“这是弟弟,不是哥哥,可儿比你小几天出生,以后你是姐姐了,可不能再这么任性贪玩了。”  
赵夕晴刚才还如桃花绽放般的脸突然一滞,想起来的时候外婆外公说的话,顿时没好气地说道:“我才不要什么弟弟呢!我有哥哥就好了!”不久后她便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把这句话吞回去。  
“正好,我也不要什么姐姐,以后你就叫我哥哥吧。”赵以可对赵夕晴原本充斥的好奇与喜欢,一下子扔到了湖里,抬杠似的说道。  
才见面的两人便这般模样,这是赵擎苍没有想到的,顿时愣在那里看着两个孩子的对视。一个凶狠却没有杀伤力,另一个平静却意味深远。  
“父王,小晴刚回来,还没用膳呢,我们赶紧去吃点吧。”赵夕莫的声音突如其来,却缓解了场面的僵硬。赵擎苍赶紧让人领着去用膳,顺便还拉住了想要离开的赵以可说道:“可儿,你刚刚也没吃什么,回去再用一些。”  
声音虽是和缓,可拉着她的手却是有力的很,显然没有商量的余地。赵以可干脆不说什么,任命地跟着走。  
王妃难得和赵以可坐在同一张桌子旁用膳,只是眼神吝啬得连余光也不舍得赐给赵以可。赵以可淡淡地看着眼前母慈子孝的画面,不禁想起不久前她还坐在餐桌前,母后无奈地看着她拿筷子的手,叹着气说道:“拿…。。错……了,都说了多少遍了,你这孩子是不是不听啊,怎么都不向你母后学学,瞧你母后这么聪明。”  
这时父皇便搂着母后打趣地说:“教训人还是夸自己啊,也不知羞。乖女儿,别理你母后,朕的宝贝爱怎么用筷就怎么用筷,不行扔了筷子直接用手又怎么样,朕看谁敢说……”  
赵以可盯着自己拿着筷子的手,心里暗暗低喃:母后,女儿已经学会拿筷子了,你看到了吗?  
这时,赵以可面前的碗里多了一些东西,两支筷子交叠着,抬头只见赵擎苍和赵夕莫分别拣了菜放到她的碗里。  
赵擎苍看到赵夕莫的举动,有些欣慰,然后对赵以可说:“别光顾着看,多吃点,你太瘦了。”说着又接连夹了几筷子的菜。  
赵以可只想说吃不下了,却也终没说出口,愣愣地看着碗。  
突然赵夕晴嚷道:“父王,我想吃鸡腿嘛!”  
赵擎苍看着赵夕莫面前的一根鸡腿骨头,又看了看赵以可碗里还没吃的鸡腿,有些为难地说:“晴晴,吃鸡翅吧,多吃鸡翅头发就变又长又顺了。”  
又长又顺吗……。。赵夕晴咽了咽口水,总算克制住欲望,还是不依不饶地说道:“不要,我就要吃鸡腿!”  
“晴晴,别闹!”  
下一刻,叫嚷着的赵夕晴便看到有一只鸡腿“飞到”自己的碗里,转头看去,那人收了筷子,淡淡地说:“你吃吧。”  
然而,赵夕晴却嘟着嘴,一把把鸡腿扔掉,说着:“被你的筷子夹过了,我才不要!”  
这下连王妃都不免皱了皱眉,赵擎苍正要训斥几句,却见赵以可突然伸出筷子。她在每盆菜中都搅了搅筷子,然后淡定地收回筷子,挑着眉对赵夕晴说:“这下怎么办?每盆菜都被我碰过了呢!你还是不要吃了。”说完她还一本正经地皱起了眉,好似很苦恼的样子。  
赵夕莫看了眼赵以可,转过头时忍不住笑了一声。  
赵夕晴的脸色更是好看了。那一天,她的膳食是后来叫了厨房做了一碗面了的。  
这一天,赵以可和赵夕晴相遇,相看两厌,她与“他”皆为四岁……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5300 
财富
172852  
积分
60739  
在线时间
2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6-19 
###第9章第九章谁偷懒了  
凤国民风一向开明,女子读书念字的也不少,赵擎苍向来注重孩子的教育,赵夕晴的功课自然也是落不下的。前几天去了外公家没上课,今天还是得照例来上,所以今天上课的人一下变成了三个。  
下人们又安排了一个座位,赵夕莫和赵以可坐在一起,赵夕晴在另外的位子上。  
曹太傅又抚着胡子来了,三人立即起身,赵夕莫仍有礼地打了声招呼“太傅好”,并鞠了个躬;赵以可还是意兴阑珊的样子,勉强鞠了个躬;赵夕晴则甜甜地看着曹太傅笑,说道:“太傅好,好些天没看到您了,今儿个一看又年轻不少呢!”  
曹太傅一向是个古板乏味的人,然而也是挡不住赵夕晴这张巧嘴,慈祥地看着赵夕晴,可偏偏这时听到了一声嗤笑。  
“扑哧”,赵以可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她瞥眼瞅了下赵夕晴,打趣说道:“那你就多走几次,搞不好回来时就能看到四十年前的太傅了,呵呵。”  
赵夕晴被这么讽刺,脸刷的变红,狠狠瞪着赵以可,却说不出什么来,嘴巴嘟得老高。  
曹太傅听了赵以可的话,脸色也是有些不郁,但人家只是个孩子,能计较什么,便咳了声,让他们都坐下。  
赵夕晴在坐下前还朝着赵以可“哼“了一声。  
赵以可没理她,但是在刚坐下的时候,冷不防朝赵夕晴吐了吐舌头。更是把赵夕晴气得脸色发青。  
赵以可捧着手中的书看了几眼,然后又开始无聊了,将书架起来放在脑前,闭着眼睛睡去了。  
这一幕自然没逃出一直盯着赵以可看的赵夕晴的眼睛,她顿时有些得意,眼底尽是狡猾,然后冷不丁地站起身,对曹太傅说道:“太傅,赵以可偷懒。”  
曹太傅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向赵以可,刚好看到她从书后抬起脑袋,也不知在干什么。因为有先例,曹太傅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赵夕晴的话,严肃地对赵以可说道:“小世子,虽你身份尊贵,然念书时只有先生与学生之分,请你回答一下问题。”  
赵以可在赵夕晴幸灾乐祸的笑脸和赵夕莫有些担心的表情中站起身,毫不退缩地看向曹太傅,说道:“太傅提问便是。”  
曹太傅对上那双镇定如斯,似一汪清泉的眼睛时怔了一下,这双眼睛总能带给人震撼。曹太傅收回目光,从书中挑了一段,问道:“接天莲叶无穷碧下一句是什么?”  
“映日荷花别样红。”  
“横看成岭侧成峰下一句?”  
“远近高低各不同。”  
“结庐在人境下一句?”  
“而无车马喧。”  
…………。。  
提了几个问题,赵以可都在第一时间回答出来,而且没有一点差错,不仅赵夕晴看得傻了眼,赵夕莫和曹太傅也不由得小震惊。  
问完曹太傅有些满意地让赵以可坐下,可赵以可却笑了笑,并不坐下,而是朝着曹太傅说:“太傅,其实刚刚赵夕晴偷懒了。”  
听到这话,赵夕晴立马跳起来,冲着赵以可嚷道:“我哪里不认真了?”  
赵以可勾唇一笑,看着眼前的猎物,淡淡说道:“那你敢不敢回答我的问题?”  
“怎么不敢!”  
“那就在我问完后数数数到二的时候便答出,如何?”  
“这有何难?你只管问就是!”  
赵以可暗自为对方信心满满的样子哀悼了一下,然后快速问道:“映日荷花别样红上一句?”  
“……”  
“一、二!”  
“……”  
“好吧,再来一题。牧童遥指杏花村上一句?”  
“……。。”  
“一、二!”  
“……”  
赵以可看着对方傻眼了的样子,在心里默默地笑了,然后脸上却是痛定思痛的表情,先是对赵夕晴说道:“看吧,你果然偷懒了。唉……”然后转过头对曹太傅说道:“太傅,您也不用罚得太重,练个字就好了,她以后一定能记住教训的。”  
多么善解人意的弟弟啊……于是,那一天,赵以可与赵夕晴的战争,以赵以可完胜告终。曹太傅下课前给赵夕晴布置了将当日所念的诗文抄写一遍的任务…。。  
下课收拾东西时,赵夕晴难得一句话不说,也不和赵夕莫打招呼,灰着脸径自走开。  
赵以可收拾书时,不经意瞟到了赵夕莫的眼神,那是如春风般温和的眼神,有着淡淡的笑意和宠溺,只一眼便好像能吸引住人。  
赵以可有些无措地收回目光,看着脚下问道:“你不怨我欺负你的妹妹吗?”  
赵夕莫笑了笑,看着赵以可的侧脸说道:“是我的妹妹,你的姐姐才对。给小晴个机会练练字也不错。她平日里任性了些,不过没有坏心思的。”  
赵以可转头直视对方,却没有在那双漆黑的瞳孔中看到一丝不满、排斥的意味。那嘴角扬起的笑容竟比他惊人的长相更为绚烂,让赵以可在心中筑起的墙一点点坍塌……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