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1141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步步惊华:盛宠鬼王妃》作者:王白胖(完结vip) ...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429 
财富
249508  
积分
153081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22 
###第10章         美人沐浴

楚子晏一身素白的衣袍穿在身上宽松随意,虽看着瘦些,但体型要比赵明月想得好看无数倍。她总以为这病秧子是瘦骨嶙峋,齁腰驼背,精神萎靡,气色差到不能见人才躲着不见人,可没想还真是传闻中的好看。瘦削挺拔的身姿有种淡泊的气质。头发真长,漆黑如夜的发丝落满他刀削一般的肩膀,被轻风吹动的黑发与衣袂让他多出一丝清逸风骨。他步伐迈得从容舒缓,咳嗽时抬起拳头轻遮嘴唇,宽大的袖子在身前形成婉约的弧度。他在藤椅之上坐下,咳嗽时肩膀微微抽动。气顺了,他放开捂唇的手托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微微叹了口气,放下茶盏,从一旁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倒出一颗药片含在口中。看到这儿赵明月微微得逞一笑。那瓶子她认识,自从他肯吃药之后,她就用瓶子给他装上十来片,并用纸条写“一日至少三次,一次两片,咳得难受时可含一片”,这家伙可算听进去了。接着赵明月笑容又微微一顿,那人未免……太漂亮了吧?!楚子晏嘴里含着药片微微仰头看前方的天空,黑发垂坠于身前身后,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在天光之下一览无遗。可能因为生病的缘故,他的脸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如同一片白色的花瓣,没有血色,但也没有任何瑕疵。脸型微微瘦长而立体,轮廓细致细腻,清隽长眉飞扬入鬓,如墨双眼眸光潋滟,鼻子如同雪山俊逸,嘴唇如花瓣粉红浅白。仰首望天时脖颈修长,喉结弧度性感,锁骨更是暗藏春光。明明就是个人,但看他如同看着一株青莲,不妖不娆。赵明月倒不是什么外貌协会的,应该说她对男人没什么兴趣,还在新世纪的时候光顾着修炼降妖,根本就没来得及打开情窦。但看到楚子晏的模样也不由地暗自赞叹。只可惜,楚家有儿初长成,养在深闺无人知。这么好的人,因为生病而足不出户真可惜。喵……手里的小猫估计被捂热了叫了一声。楚子晏看了过来。赵明月下意识屏住呼吸,她可不能在这样的状态下跟他认识,不然得毁了她的计划不可。千万不要因为贪吃坏了她的大计。好在楚子晏并不是看她,而是看向墙边的石泉池。不一会儿,他站了起来走向池边。明月几乎就在他头顶上空,天气太热,加上有些紧张,脑门上都闷出了一层汗,透明的汗水划过她的脸颊。楚子晏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赵明月大跌眼镜,这家伙,在脱衣服!你该不是……要泡澡吧亲?而情况确实就是如此,楚子晏如玉般的手指不紧不慢解带宽衣。嗯……这种情况之下她是不是要闭眼?赵明月别开视线。但又寻思,如果被发现睁眼跟闭眼其实没大多差别?如果不被发现看看又何妨?礼貌性别开的眼睛慢悠悠又瞟了回来。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他那头黑发掩盖过了他的臀部,而他又斜背对着她,她只能看到他从黑发之间露出的白皙硬朗的肩膀,还有那双跨入池中的大长腿。他坐于清澈的泉水中,黑发如雾弥散在水面,飘摇如同海藻。还以为会出现被打马赛克的画面,其实毛都没看着。好吧,她承认水晃动之时隐隐约约是能看到一丝春光,但水下能看得清嘛?还有!病秧子,你有什么资格泡冷水里?!搞不好晚上你就得乐极生悲,病得不要不要的。但她现在又不能指着他说这些。夕阳沉下只留下天边的晚霞,晚风徐徐,石泉池水面波光粼粼。树上的人跟水里的人都没动。风忽而也停了。楚子晏望着渐渐平息的水面倒影着霞光照耀的蓝天。头顶梨树也倒影在水池之中,交错的枝桠,悬挂的果实,还有枝上一只雪白的小猫,小猫那透亮的眼睛之后……是一双少年的眼睛?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429 
财富
249508  
积分
153081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22 
###第11章  小惊魂夜

树上有人?!楚子晏脖子微微一动,背后僵直了一下。感觉非常敏锐的赵明月背后也跟着僵硬起来,她也看到了水中自己与猫儿的倒影,当然也看到了楚子晏在水中的倒影。而且他的目光与她的在倒影之中……交汇!楚子晏猛然抬起头来。就这一瞬间,明月将手上的小白猫往他脸上丢去,动作迅速爬下梨树。“何人?”楚子晏来不及看是谁,一只小猫从天而降直击他的脸。他伸手接住了猫,抬头再找人时只剩下晃动的树枝,还有一颗掉落下来的大黄梨。晚风又起,梨树枝桠影影绰绰,但枝头确实空无一人。楚子晏举起手里的小白猫与它对视。小猫儿眼睛如小铜铃金光灼灼,鼻子嘴唇粉红,长得颇讨人喜欢,他望着它微微一笑。“色胆包天的小猫儿,居然敢偷看本王洗澡。”他的声音温婉如同晚风徐徐。说完把小猫儿抱入怀中,湿答答的手抚摸着它柔软的毛,眸光微微一动又望向已经不再晃动的枝头好一会儿,从水里站了起来。出浴美男拾起池边的衣裳将猫儿轻轻裹起来,一边擦拭它身上的水渍一边往屋子里走去。“咳咳,咳咳咳……”他的咳嗽之声消失在庭外。而赵明月已经蹑手蹑脚将书院的门关上,一边往书房走一边寻思,到底被发现了还是没被发现?从怀中掏出仅剩的一颗梨自问,赵明月偷梨的罪名,变成了偷看主子洗澡的罪名你怎么看?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反过来也不无道理。梨子往衣服上擦了擦,送入口中卡蹦咬了一口,随即往走廊上一坐,摊开自己的手动了动手指。就刚刚下意识逃跑的瞬间,她的灵通似乎突然恢复了一些。解决完手中的梨,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主子把奴仆叫过去审讯问谁偷看主子洗澡的事,赵明月有些放心了。估计那病秧子什么都没看到。夜色愈浓。天上无月。今日是朔月之夜。天上月亮由圆变缺为满月、星凸、上玄、峨眉、朔月。朔月是一个分水岭,那夜人的肉眼无法看见月亮。过了朔月之后,月亮由缼到圆为亏眉、下玄、亏凸、满月。所以朔月之夜被称为黑暗之夜,也是鬼祟出现较为频繁的夜晚。赵明月自从在书院当值之后一有时间就会在书房内看书。今夜的打更人已经打过子时的更,赵明月正在秉烛夜读楚国通史。夜风从敞开的敞开的窗户吹进来,灯罩内的灯火静静燃烧着。啪赵明月用蒲扇驱赶蚊子继续翻开下一页书。夜阑人静。蛐蛐儿虫鸣。明月看得正入神,一旁的油灯忽而呼啦晃动,她抬眼看向窗外。灯罩内的灯火又晃悠跳动。难道是因为灵通恢复的关系,这是她第一次在晏王府察觉到有阴风舞动。明月将面前的书往里推起身走出书房,提起一只白色的灯笼走出书院。一抹黑影从畅春园那方向的回廊上一闪而过,赵明月提灯疾步追上。经过畅春湖,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跑着过来险些与她撞上,尖叫声几乎脱口而出的人狠狠捂住自己的嘴,眼中满满都是惊恐之色,随后她紧紧揪住明月的衣袖:“明,明月,我看到……看到……”这惊吓得语无伦次的女孩儿是翠珠。“别着急,你慢慢说。”“我好像看到……看到小高了……”小高是谁?……“我说过了吧,诅咒又来了,半年已经有两个人死了,一百天一个,第一个是送饭男丁小高,现在又是送饭丫鬟春玲!”赵六说过小高这个名字,是因晏王的诅咒而死的人之一。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429 
财富
249508  
积分
153081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22 
###第12章  闯静安殿

明月缓声安抚道:“翠珠姐姐,你别太害怕,天太黑你可能看错了。”“真的,他就站在我身后,不,他还出现在了我面前……”翠珠吓得面色苍白,手从明月的袖子滑到他手上紧紧拉住。“翠珠姐姐的手怎么这么湿?”而且这个时候她怎么出现在畅春湖?翠珠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手,依旧哆嗦着:“今日,是我父母的忌日,我想来畅春湖给他们放水灯,可没想到会遇见,遇见……”说着又要哭了。畅春湖的水面飘着一盏微弱的灯光,大概就是翠珠放的水灯。赵明月拍拍她的手臂:“没事的,翠珠姐姐这么孝顺即便有什么也会得到庇佑的。”其实她还真没安抚害怕邪祟的人的经验,于是有改口说,“你水灯放完了吗?要是还没我陪你一起。”“已经结束了。”翠珠很害怕,不愿再继续呆下去。“等会儿侍卫从西大厅那边过来巡逻,会一路经过后下房,你跟他们回去可以吗?”这是明月每天夜晚听到的侍卫巡视规律。翠珠点头,神情有些恍惚,明月陪着她等了一会儿,巡逻队就过来了。翠珠走之前轻声说:“明月,王府里不让下人随便吊丧,你帮我保密可以吗?”“嗯。”看着她与巡逻队离开,明月提着白色的灯笼走到畅春湖旁,闭眼剑指轻点眉心,静心明眸,睁眼时目光更清澈,耳朵更灵敏,能看到异常之物。赵明月提着白色的灯笼沿着畅春园外的回廊走了一圈。别看她手里提着似乎就只是普通的灯笼照明所用,但其实她画了灵符卷成灯芯,周围有邪祟灯火就会明灭无常。但灯火平静并无异常。只是走到静安殿外,手上的灯笼忽而就灭了。明月停下脚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静安殿内传来剧烈的咳嗽之声,比任何时候听到的都更严重。赵明月忍不住翻白眼,白天她说什么来着?体弱多病还泡冷泉不该嘛?通常这个时候周管家来过静安殿一趟刚走不久。那她管还是不管?不管。万一偷看洗澡的事情没败露,夜闯静安殿的罪名还得把她给折了。明月继续举步而走,黑暗墙头上忽而冒出一双金色的眼睛瞪住她,如同夜里两颗夜光珠似的,让人不觉有些毛骨悚然。喵……又是这小白猫,白天刚一起犯案晚上又要来吗?还是说它在抱怨白天她不义气把它丢下的事来寻仇的?那只小白猫喵呜一声看她一会儿,转身沿着围墙走,还三步一回头看着她,似乎在将她往静安殿内引。“我不进去……我管不了……你看我我也管不了。”晏王下的命令,朔月夜禁止进入静安殿。今天她已经犯了一次错,要再被抓,她计划得泡汤。喵“咳咳咳,咳咳咳咳……”喵呜……“管不了!”赵明月哀嚎一声,揪头发,“混蛋啊。”为什么她就是这么善良又有正义感?赵明月把已经熄灭的白灯笼甩肩膀上,左右看没人侧身钻如静安殿。一进大院如同进了一间冷气开得极低的房间,作为阴阳师的她怎能抓不住这瞬间的阴气?!该不会刚才那邪祟是进了静安殿吧?白灯笼一丢她连忙跑进屋。又是一道黑影迅速从她眼前消失,转眼从内堂逃走,赵明月举步想追……脚下踢到一个倒在地上的人。是那个福曌!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脚上的铃铛发出诡异的蓝色。赵明月连忙探他的鼻息,松了口气,只是昏死过去而已。糟糕,楚子晏一个人在里边!明月放下替命少年冲入楚子晏的卧房。这个房间四周都像结了一层蓝色的冰霜。赵明月冲到他床边握住楚子晏的肩膀叫唤:“楚……晏王殿下,晏王!”床上的人没回应。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429 
财富
249508  
积分
153081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22 
###第13章  朔月夜之交

她再摇晃他。“楚子晏,醒醒……”该不会挂了吧?不能,刚才还咳嗽呢。明月将手放到他鼻子前探看还有没有呼吸。“咳,咳咳咳……”床上的人忽而抓住了她的手,力道并不大,“你是何人?”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悄悄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他却又抓住,室内光线很暗,但能看到他那双眼睛微微闪着光华。原本还想挣脱的赵明月另一只手也探了过来,覆在他的额头之上。“好烫。”“你究竟是何人?”他又问。“我是……奴婢是苏婉容,听见殿下在喊人便进来了。”苏婉容至少是能近身照顾他的人,还能给她打掩护,这个身份比较保险。“苏婉容?”“是。”“本王方才叫人了?”“是,殿下一直叫来人……”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再去叫人过来给他看病就没她什么事了。“殿下烧得厉害,奴婢现在立刻去通知周管家。”“不必……”楚子晏拉着不让她走,“来不来都一样。”“你烧得厉害知道吧!”什么叫来不来都一样?不对,她在用什么语气说话?“奴婢是说殿下发热得厉害,必须得让御医诊治才行。”“没用。”楚子晏声音很低,似乎都梗在喉间发不出来。没用?难不成跟刚才那股寒气有关?到底是何方妖孽能来去自如还能屏蔽掉身上的阴气?楚子晏似乎觉得她的手温很舒服,病得迷迷糊糊的他将她的手按在额头不动,呼吸微微急促。明月微微起了一丝恻隐之心轻拍他的肩膀。“晏王,您先等等,奴婢去给您想办法降温。”“不叫御医,御医今日没跟本王回府。”“好,不叫御医,您等会儿奴婢马上回来。”赵明月跑回书院找来一些之前让苏婉容准备的药草,还有常用的退热药丸,再拿一盏油灯奔跑着回了静安殿。楚子晏见她又进来,昏昏沉沉又睁开了眼,虚弱说道:“把灯点上。”赵明月将那盏油灯调到了豆粒般大小,放在他床头的柜子上:“灯已经点上了。”话说着手脚利落出门从内堂小院儿里打来一盆凉水,搁在床前。楚子晏又说:“把夜明珠灯罩打开,太暗,本王看不清。”“已经打开了殿下,您病着才看不清楚。”明月睁眼说着瞎话的同时,已经拧了一条湿毛巾盖在他额头。楚子晏看着昏暗灯光之下背对着他的人,也许真是烧得太厉害,那人的影子重重叠叠他看不清。赵明月将退热丸捣碎热水冲泡,使劲用小勺儿搅拌溶化之后,将药汁放在一旁晾着。而后将药草捣碎放入多层纱布之中绑成药包,再放入水中侵泡拍打使得药水渗透出来。这些工序结束之后,放在一旁的药也凉了。她走到床边弯腰将他扶起来,继续模仿苏婉容说话,甭管像不像反正不用她的声音就对了。“殿下,您得先将这药喝下。”楚子晏此刻反应是有些迟钝,但能察觉到他靠着的身体很单薄,手臂却有一股安稳的力道。“不……”“不”字才出碗已经凑到他嘴边,支撑他的手臂微微放低碗里的药就灌入他口中,他没想有人敢强行喂药毫无防备就闷了两大口,险些呛着。楚子晏作势要推开碗,她拉下他的手再把药碗倾斜,最后几口苦得掉渣的药全倒他嘴里。“你咳咳,咳咳咳……”楚子晏咳嗽着,已经被她放回枕头上,接着一块冰凉带着草药味道的湿毛巾又覆上他的额头。“你当真……是苏婉容?”苏婉容怎敢如此待他?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429 
财富
249508  
积分
153081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22 
###第14章  大祸临头

“是,奴婢现在用药水帮殿下散热,得先解开殿下的衣裳……”说着已经将他衣服剥开。光线很暗,但能看到此人胸膛急促起伏,呼吸短浅急促。她将那药包敷在他皮肤之上,然后轻缓擦拭他的额头、太阳穴、耳后、胸膛。来来回回数遍之后,楚子晏的呼吸慢慢不那么急促了,显然高烧退了。只是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着的人,会忽而又咳起来,睡得很不安稳。发了汗衣服更是全然已经湿透,黑色的长发从发根起也湿了大半。苍白的脸掩映在黑发之上更像一朵白色娇弱的花。看来替命人并没能为他挡下多少病祸。楚子晏,你得活着,至少得等我找到了太阴灵犀。我不要那东西,我只要找到回家的路而已……赵明月将他抱起来推进床内干爽的地方,将他身上衣服褪下,将湿了的枕头抽开垫上干的,再将他汗湿的长发从身体后边拨到枕头后方。这人身体是病着的,但头发长得真好,厚厚的黑亮黑亮的,很柔软。似乎一切妥当,就是这人裤子也是湿的。脱吗?呵呵,呵。抽了干爽柔软的毛巾,跪在床上想了二秒钟,对着睡着的人说:“一,灯光很暗我看不清楚。二,我就用干毛巾给你隔离一下是裤子,别误会啊。”说着将毛巾铺入他腰带之中,很正义的想法,但手一不小心隔着毛巾碰到了某个柔软的部位,吓得连忙抽回来。看黯光之下那人睡着没反应,她吁了口气。不就是蜻蜓点水划过一下,都来碰出触感居然还心虚了,没出息。一切结束。鸡鸣声起。天快亮了。赵明月将房间内她拿来的东西收拾得一件也不剩,走到外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替命少年,想了想将他扶起来,往他嘴里塞了一颗驱邪丹,举步离开。虽然她现在没有灵通,但阴阳师的丹药她还是能调配,她以给楚子晏炼药为借口炼制了一些丹药。走到门口,明月还不忘将那只被她丢在外头的白色灯笼一并带走。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去了后下房找了苏婉容,说了她对楚子晏做的事情,当然不包括他房内有寒气的事。本是想与她窜通一气,没想苏婉容气得跳脚。“谁让你多管闲事?晏王下过禁令,谁也不许擅自进入静安殿!”苏婉容脸色比刚才楚子晏的还难看,“每到朔月夜,就连周管家也是不能进静安殿的你知道嘛!”“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还敢冒充我的名字?你……你简直是在陷害我!”看来真摊上大事儿了,赵明月心里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一人做事一人当,晏王真追究下来明月来扛。”“你要扛了,那之前我让你送饭的事不就暴露了吗?”“……”这时候她居然还担心这个?赵明月看着她忽而笑了,“苏姐姐,那你是让明月扛呢还是不扛呢?”这两样她可都有对策。苏婉容第一次在赵明月的眼中看到了锋芒,她一直以为这孩子柔弱天真容易欺负的,但此时她居然有些回答不上来。明月又笑了,恢复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姐姐何必都往坏处想?明月是闯了静安殿但没对晏王做任何不好的事,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明月闯的祸怎么也不能让姐姐受牵连对不对?”苏婉容是绝对笑不出来的。晏王府敢夜闯静安殿的至今有两个,第一个已经被处死,以行刺皇族罪,但实际是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反正死了。第二个就是赵明月。如果真的出事,那为了保全自己她只能把明月都供出来,那些名利总没命重要。如果没事的话或许这又是她一个翻身的机会。“赵明月啊,你真的让姐姐愁死了。你刚来不知道,以前唯独一个夜闯静安殿的就是被处死的,而你却做了第二个。”“这么严重?”“所以我能不着急嘛?”她叹了口气,“不过你说的对,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地步,我们静观其变好吗?”“是,苏姐姐。”“天快亮了,你也赶紧回去吧,省得让人瞧见。”天亮了。晏王府要出大事了!一早周管家就让府上所有人都集中到正大殿。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429 
财富
249508  
积分
153081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22 
###第15章  点兵认人

晏王府奴仆上上下下一共八十七人,侍卫不包含在内,全都站在了正大殿上。前边站着的是王府掌事柳氏,新晋宫人苏婉容,宫廷传授礼仪的姑姑们还有各部监司等等那些老资格家仆。赵明月跟赵六站在一块儿,最后一排无名小卒一列。近百号人站在一起要放现代简直要是炸了锅的吵,可这大殿之内没人敢吭声,安静得连掉根针都能让人听见。没一会儿,周全周管家走了出来,站在人群面前。“今日将大伙儿聚集在正大殿,是晏王有话说。”晏王有话要跟大伙儿说?这可是历年以来头一回!大伙儿一个个神情紧绷起来,有受宠若惊也有心惊胆战。毕竟,晏王的诅咒表面上谁也不敢说,但私底下早就传开了。周全看着大伙儿都恭顺低着头,转身道:“恭请殿下。”楚子晏从正殿后走了出来,室内安静得只听见他的脚步声。赵明月个子小,在人群之后偷偷抬起头来。楚子晏今日穿一身长衫,长衫的领口系着浅紫色的盘扣,衣襟与袖口用紫色丝线绣着图纹点缀,外罩一件同色罩衫,着装素雅清淡又不失尊贵。如墨的长发用丝带绑系,规矩地落在身后。如同白色花瓣的面容平静谦和。他往殿上主座坐下,手交叠放在腿上,坐姿端正。周全恭顺行礼:“叩见晏王。”随后一群人齐身行礼:“叩见晏王!”楚子晏目光清幽宁静:“免礼。”“谢晏王。”众人起身。“近日承蒙诸位照顾,本王身体日见好转,今日召集大家是想仔细认识府上诸位。”坐于殿上的男子宛若世间绝美温玉,眉宇间笼罩柔和光华,唇角清淡的微笑又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气质。温润如玉,淡雅如莲,清冽如茶,每一个词用在他身上都恰如其分。以前有他国使者来到楚国见到晏王,就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赞美的话:楚国有妙人,绝世而无双,病态嫣嫣,清隽如莲。病美人便成了晏王的代称,如今一见,果然名副其实。大伙儿心中赞叹不已,唯独赵明月暗叫不妙。楚子晏这样一个个认识下人莫过于点兵,就是想要揪出昨晚潜入静安殿的人吧?偷看他洗澡,灌他吃药,扒他衣裳,碰他……那地方,这是几重罪?要是楚子晏真要问罪,她还能不能接近这个人了?此刻楚子晏还真让明月有些忐忑起来。奴仆们一个轮着一个做自我介绍。“小的马国安,是府上的园丁,给晏王请安。”“奴婢李秀莲,是府上的裁缝,给晏王请安。”“小的曹忠,是府上物资采购,给晏王请安。”从头至尾楚子晏都保持着端正的坐姿,极有耐心听着看着上前报备的奴仆,脸上始终是安宁的模样。“奴婢张梅,是府上后厨的监司,给晏王请安。”“小,小的赵六,是后厨杂役,给……给晏王请安!”六子第一次见到主子结结巴巴的说完满脸通红,楚子晏颔首微笑:“本王知道你,六子。”六子受宠若惊,看着貌美如画的主子半晌才知道冒犯,连忙弯腰:“多多多谢殿下记得,六子……惶恐!”殿下怎么会知道他?他都没见过他呀。楚子晏微微一笑又说:“好,下一位。”赵六之后就是赵明月。明月上前恭敬弯腰行礼:“小的赵明月,是府上的杂役,给晏王请安。”瘦弱的肩膀,头上带着蓝色头巾,低着头。楚子晏看了她一会儿,问:“是在哪儿当值?”声音依旧温和平静没有波澜。“……小的在书院当值。”“书院与静安殿相邻,本王却从未见过你。”“小的……小的才来没多久,未能有幸见过殿下。”“那你现在抬起头看看。”

后面更精彩,快点我!→https://m.baiduxiaoshuo.com.cn/55693/3913631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402  
精华
帖子
319 
财富
2931  
积分
590  
在线时间
3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3 
最后登录
2018-6-1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8810893  
精华
帖子
257 
财富
2147  
积分
446  
在线时间
3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8-6-22 
还蛮好看诶~先码了慢慢看,多谢楼主搬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636  
精华
帖子
337 
财富
3597  
积分
715  
在线时间
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6-21 
万魔共伏!急急如律令!
好棒的文啊!真的值得拥有,表示已经入坑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445  
精华
帖子
742 
财富
6726  
积分
1570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6-22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