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83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网游文 已完结)《时光易老 情谊不散》作者:凉烟慕暖(原创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2、不知不觉的改变

“亲们,一学期一度的考试又要来了。我感觉自己又要挂了。”小优在YY里哀怨的说。

“挂习惯了就好了。”柳静笑着说,“不都说,不挂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

“那我宁可让自己的大学不完整。挂科还得考,等于还得再学。简直就是折磨。”小优说。

“快好好学习去,最近别上游戏了。”善生说。

“亲们,又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我,会不会想我捏?”小优说。

“不会。”柳静干脆的讲。

“啊啊啊,暖暖,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小优有点炸毛。

“快去学习去。这段时间我帮你挂着。”善生说。

“还是善生最好了。”小优说。


五人组队把日常清完,开始去打麻衣新秀本。

“大嫂,你技术明显比刚开始好多了。躲技能躲的越来越溜了。”泉灵在队里说。

“总也得有点变化,不然还怎么跟你们混了。”柳静说。

“大嫂,我觉得你性格和刚开始认识的时候不大一样了。”青青说。

“哪里不一样?”柳静问。

“感觉比以前活泼多了。以前就感觉你是不食人间眼花,也不爱说话,不会开玩笑的那种。现在感觉你特别活泼。”青青说。

“那是你对她还不够了解。熟悉了以后就会觉得她的外表都是骗人的。”蔡晓旭说。

“啥时候咱们聚一下呗。”青青说。

电脑前的男子有点紧张,他在想柳静会不会答应,又希望她答应又不想她答应。

柳静则有些迟疑。对于见网友,尤其是可能还有霄天,她还是有些紧张的,一见面,事情很可能就不受控制了。她还没做好准备。一是,不够自信,觉得见了面霄天并不会喜欢自己。二是,自己不想让游戏干扰生活,但是,见了面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再说吧。最近比较忙一些。”蔡晓旭说。她猜到柳静又在纠结了。

“好。也等小优考完试。”青青说。


“你不想见我吗?”霄天问。

柳静看到霄天发给自己的消息,有些发愣。她回道,“额……”

“难道是怕我长得太丑?”霄天发了个大哭的表情。

“不是,不是。”柳静连忙回道,“是我的问题。我有些怕见陌生人。”

“刚开始我们不就是陌生人吗?你想想你工作的地方,一开始不也都是陌生人吗?”霄天耐心的说,“其实你并不怕,不是吗?做事前,你想往回缩,但是真正走出去了,你还怕吗?”

柳静听着霄天的话,想到了很多,她的怕似乎只是自己给自己设置的枷锁,刚工作陌生的环境里,她在慢慢适应,也适应的不错,周围的人并不可怕,她现在也能和同事有说有笑。

“谢谢。”柳静回道。

“没什么可怕的,怕了就去尝试,硬着头皮尝试。你就会发现,其实也很容易。”霄天说,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恩。”柳静笑着打下这个字。


“大哥快来,世界boss了。”鸣人在帮会频道喊。

大家都进队后,在十二连环坞等着boss刷新。虽说boss奖励不多,但总比没有强,再说有他们的输出,柳静在旁边加个血,放个技能球就行了。


“大嫂,有枫木吗?”柳静受到明蓝的消息。

“有,你去刷,我这就挂上去。”柳静说。

“好。谢谢大嫂。”明蓝说。

“客气什么。”柳静回道,“等你抢上了再谢。”

“万恶的摆摊系统,还摇点确定谁能得到。真坑。好几次了,眼睁睁的看着东西就这么没了。”明蓝说。

“点背不能怨社会。”柳静发了个大笑的表情。

“你一定不是我大嫂了,我大嫂会安慰我这个小弟的。”明蓝说。

“找你大哥去。这事我可不擅长。”柳静说。

“我去抢了。抢到再说。”明蓝说。


13、帮会活动

这几天帮会群里很多人都要求帮主组织个帮会活动,帮主应了下来,打算在yy上办个歌会或者有奖竞猜的活动。最后,经过投票决定办歌会,加一个抽奖环节。

晚上柳静下了班,打开YY,里面已经很热闹了。

“都安静,都安静。一个一个的来,不然就都乱了。”东风夜雨说。

大家渐渐安静了下来。

“有请我们的主持人,顾原。”东风夜雨说。

“大家好,我是顾原。”

顾原刚开口,很多人都发出了“哇”,也有“啊”的声音,已经有人忍不住在屏幕上写,“原来顾原你是女的!!!一直以来都你为你是纯爷们。”

“有人说我是纯爷们,爷一直都很man。”顾原声音中带有些嘚瑟。

屏幕上已经出现了臭鸡蛋。

“咳咳,今天让我来主持呢,也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顾原清了清嗓子就这说,“下面我们开始听帮里的美女篱落给我们带来的《小苹果》,大家也可以跟着在电脑前跳。”

接二连三的臭鸡蛋刷了屏。

不一会儿yy房间里挤进来很多人,别的帮会、别的区服的人占去了一大半。

也有人刷礼物,说着再来一首。篱落唱了两首。接下来又有十几个人唱。

“接下来,是我们的抽奖环节,抽到的人得到礼物,但是也要完成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由抽奖的人决定。”顾原说,“我们先选出抽奖的人,就由房间里最先进来的十位友帮的人来抽奖吧。”

柳静听着电脑里热闹的声音,和蔡晓旭聊着天。

“怎么样,你要不要来一首?”蔡晓旭问。

“不!坚决不!”柳静说。

“你不是应该勇敢的上吗?这么多人,正好也是种锻炼。”蔡晓旭说。

“别拿这个来刺激我。我是不会上当的。”柳静说。

“哎,人家也是为你好。”蔡晓旭说着还带了个挥手帕的表情。

“我又不傻,你就忽悠我吧。”柳静说。

“看来你和霄天学了不少呀。居然知道这个了都。”蔡晓旭说。

“找揍是吧?你用意这么简单,谁不知道。”柳静说。

柳静正和蔡晓旭聊得热闹,收到了霄天的消息,她打开一看,是抽到她唱歌了。

她发给蔡晓旭一个发怒的表情,说,“乌鸦嘴”。

YY里,顾里正在说,“有请我们的大嫂暖暖为大家唱歌。”

柳静上麦之后,有点紧张,说,“额,这个比较突然,我也没有准备,唱得不好,大家也就凑合着听吧。”

YY屏幕上已经有很多人在说,“唱吧,唱吧。”

柳静清了清嗓子唱了首周杰伦的《七里香》。

“大嫂的声音真好听。”

“声音好柔呀。”

……

也有人喊“妹纸,缺cp吗?”,然后被禁言了。

柳静唱完松了口气,她想,真正去做了,也就没什么可怕了。


“唱得很好听,以后只能唱给我听。”柳静收到霄天发来的话,回道,“刚开始只觉得你这人高冷、严肃,原来是闷骚、假正经。”

“额,我无言以对。”霄天说。

“是被我说准了,哑口无言了吧。哈哈。”柳静回了个大笑的表情。

“你这是想通了,看来以前让你多在人群里唱歌,你就不会怕这怕那,顾虑那么多了。”霄天说。

“我觉得确实我已经不再对陌生的人和事存在有那么多的抵触,存在那么怕的情绪了。已经改善了很多了。我工作时,也是硬着头皮上的,只是自己在没有被人逼的情况下,总是习惯性的想要后退。”柳静说,“谢谢你,也谢谢这些朋友。”

“你打算怎么谢我?”霄天问。

“额,给你买礼物?”柳静问。

“要不,见面吧。见面再谢。”霄天说。

“原来这才是你的要求。好吧。我答应了。”柳静说。

“正好咱结义队的这几个人也见一见,多个朋友没什么不好的。”霄天说,他也怕把柳静逼的太紧,反而更让她后退。

“好。”柳静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4、见面

大家找了个周六,蔡晓旭找的地方,在一家酒店里,告诉了大家房间号,约定了下午五点。

柳静和蔡晓旭到的时候还没有人到。

等了一会儿,见到一个女生挽着一个男生进来了。

“你是小优?”蔡晓旭说,然后看向女生旁边的男生,“你是善生?”

“那你是岁岁?”女生问。

“对对。”蔡晓旭笑着说,“这是暖暖。”

“嫂子好。”小优干脆响亮的喊了声。

柳静一下子脸就红了。

“嫂子害羞了。哈哈”小优说,“我哥一会儿到。你保准会惊讶的。”

四人坐下,相互介绍,小优叫张优优,还是学生。善生名叫罗锦,已经毕业准备着出国深造。

小优拉着柳静的手说,“嫂子,我哥临时有点事,一会儿就到了。嫂子,我……”

“小优,等大哥来了,让大哥说。”罗锦打断小优的话。

“好吧。我这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嘛。”小优说。

四人正说着,门口来了几个人,柳静见走在左侧的人,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等人走近了,柳静喊了声“张总”。

张穆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套了一身西装,这时的他表情依然有些严肃,但柳静还从中看出了一点的不知所措。张穆点点头,应了一声,坐在了柳静旁边。柳静往蔡晓旭身边挪了挪,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

“哥,你别这么严肃,都吓着嫂子了。”小优说完对柳静说,“嫂子,你别看他这么严肃,其实他紧张着呢。每次他一紧张就会面无表情的吓人。”

“优优。”张穆说了一声。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揭你老底了。”小优连忙讨饶。

陆陆续续的人都来全了,大家介绍了一番。青青名叫王青,明蓝名叫刘明蓝,都是张穆的发小。泉灵名叫李灵灵,在一家公司做销售。鸣人,名叫王路,也在上学。曦眸名叫李牧,是个自由职业者。


“大嫂,你看着好小呀。大哥这不是老牛吃嫩草嘛。”李灵灵笑着说。

“大哥这叫有人格魅力。”刘明蓝说。

“大嫂,你快说说,大哥是不是占你便宜。”李灵灵说。

柳静见所有人都看着她,有点不知该怎么回答,霄天就是张穆的事对她来说是个惊天大闻,她都还没有消化这件事。

“你们别为难静静了,想知道什么我说。”张穆说。

“这就护上了。不行,你还有大嫂、小优和罗晋得罚酒,这里这么多单身狗,就你们成双成对。给了我们一万吨的暴击。”李牧说。

“我和大哥喝就行了,女生喝点果汁吧。”罗晋说。

“一看罗晋就是居家好男人。”李灵灵说。

柳静跟着喝了口果汁。她看了看蔡晓旭,蔡晓旭冲着她挤挤眼,摊了摊手,柳静做出口型,“回头找你算账。”


大家一直玩儿到九点多才散。送走了其他人,小优拉着罗晋说,“大哥,大嫂我也走了。”

柳静拉着蔡晓旭正想说,她也要回家了。蔡晓旭扒开她的手,抢先一步说,“我先回去了,静静,你不是还要去买东西,快去吧。”说着也不看柳静就去开车了。

人都走了,柳静就更紧张了,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被大人抓包一样。

“静静。”张穆说,“咳,一起去买东西?”

“额,不用了,我没什么要买的。”柳静连忙拒绝。

“你不想知道我怎么认识你的吗?”张穆说,不等柳静说话,张穆鼓起勇气拉起柳静的手,边走边说,“我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你。”

“大学?”柳静想了想说,“我没见过你呀。”

“那时候你怎么可能见过我。”张穆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你第一天入学,你站在校门口,拿着行李,当时天很热,你一个人,没有找人帮忙。我当时想,你真是一个倔强的小姑娘。那年我已经大四了。大四以后,我留校读研。再一次见你是在图书馆里。你很爱去图书馆,我有时候就坐你旁边。你经常一坐就是一天。偶尔你宿舍的人也在,但多数你都是一个人。”

“然后呢?”柳静听他说起往事,也有些放松,不再只当他是上司。

“后来,我经常去图书馆。有一次我还主动和你说话,向你借书。你借给我了。”张穆说。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柳静说。

“我关注过你的成绩,一直都是全年级前两名。你大学四年,从来都没有男朋友。我打篮球时结交过你们班的男生,提起你,他们都说你是班里最难接触,最冷漠的女生,都不敢追你。”张穆说,他看着柳静,接着说,“我偷偷找人调查过,你从小到大,一直品学兼优,恋爱史为零。”

“你调查我?”柳静抬头看着他,有些惊讶。

“恩。”张穆怕柳静误会,忙说,“我只是想更了解你。”

“那你应该也是知道我的家庭了?”柳静说,柳静并没有对他调查自己的事情有太多的反感。

“恩,蔡晓旭告诉我的。”张穆说。

“原来她这么早就把我卖了。”柳静说,她想把手抽出来,却被攥的紧紧的。

张穆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她这是被我的真诚打动了。”

柳静说,“看来只有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

张穆顿了顿说,“虽然不想这么说,但确实是。”

“你不觉得和我在一起会很闷吗?而且我这人遇事爱往后缩。”柳静说。

“虽然你遇事第一反应是往后缩,但真正去做的时候,你有哪件事是做的不好的吗?”张穆站住,手扣住柳静的肩膀,面对着她说,“你不是不行,你有能力,公司里能比你能力强的翻译不多,你应该自信一点的。”

“好的,张总。”柳静笑着说。

“你是怎么知道我玩儿天刀的?”柳静问。

“从你们班同学那里听说的。估计是你宿舍里的人说的。”张穆说。

“那……”柳静有些迟疑。

“你是想说云云?”张穆问。

“恩。”柳静小声回,她还是有些介意云云这件事的。

“她已经不玩儿游戏了。而且,我们也只是在游戏里认识,她估计是听刘明蓝他们在YY里聊天,才知道你的。”张穆说。

“你了解我吗?为什么会选择我呢?”柳静问。

“起初我也以为自己对你只是荒唐的一见钟情。我试着去认识别的女生,但并没有感觉,总会想到你的样子。我以前没有交过女朋友,也不知道谈恋爱是怎样的感觉。但是遇见你让我知道,什么是心动。”张穆看着柳静,两人停下,他接着说,“我调查你之后,也从蔡晓旭那里了解你的过往,才找了我爸,让我来公司,我想和你接触接触,才能更好的了解你。了解之后,我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谢谢你喜欢我。”柳静说,“也谢谢你愿意耐心的帮我。或许我现在不够喜欢你,但我会试着接受你。”

“你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张穆笑着说,他拉着柳静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柳静有点不知该怎么接话,似乎工作时流利的翻译荡然无存。“逗你的。”张穆说,“让你一下子接受我,适应两个人的生活确实有点难,我会继续努力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8104822  
精华
帖子
505 
财富
4389  
积分
1233  
在线时间
2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8-6-20 
回复 凉烟慕暖 的帖子

哈哈我男朋友玩,我拿过他手机玩过几次,哪个区忘记了~觉得它画面做得挺棒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5

“我要辞职了。”张穆和柳静说。两人坐在咖啡馆里。

“那你想去做什么?”柳静问。两人在公司里虽不好公开,但也很容易被人发现点什么,尤其是张穆对外还是单身状态。

“我想继续去深造。”张穆说,“我一直不怎么想在我爸的公司里上班,公司里的各位叔叔伯伯都不怎么在意我的想法。而且我志不在此。我一直想做科研。我想继续去深造,回国做科研。”

柳静笑的很开心,张穆说,“有这么好笑?”

“不是好笑,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小学老师问我们,理想是什么,然后有人想做科学家。”柳静说,“长大了,总感觉科学家的理想也越来越远了。而且,感觉现在理想是做科学家的人越来越少了,多数都想做明星,挣大钱。”

“你男朋友的理想远大吧?”张穆说。

“远大。”柳静点点头。

“那你找好学校了吗?出国手续呢?”柳静问。

“都办好了,学校也申请了。”张穆说,说完拉住柳静的手,说,“就是你要委屈一阵子了,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没有你,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柳静说。

“咱俩才在一起不到半年”张穆想了想正想接着说,被柳静打断了,“我出差比较多,可以去见你呀。再说,现在有网络,每天都可以见面。”

“静静,谢谢你。”张穆说。


张穆是周六走的,柳静去送的他。

回家之后,柳静登上游戏,看到他的头像是灰的,有些不适应。这么长时间,她已经习惯了张穆在身边,不知不觉中,好像她有点依赖他了。

柳静正想找结义队的人,手机响了。

“妈。”柳静说。她有些不想接电话,不想和她妈妈说话,她也不知道她妈妈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你快点回家。我没法活了。”她妈妈在电话另一边哭着说,电话里传来一阵阵响声。

“你别急,我这就回家。”柳静连忙安慰了几句,收拾东西往回赶。

路上,柳静开着车,突然感觉有些累。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她爸妈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离婚,为什么要彼此折磨。

刚记事时起,家里就没有一天安宁生活,妈妈整天抱怨,爸爸整天喝酒。她记得,妈妈会一边哭着一边和她不断重复着她爸爸的错误。爸爸则回家之后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说,拿着酒瓶就没送过手。

等她长大了,她起初以为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并不是这样。她的家庭条件虽不是小康之家,但也不是那种穷的揭不开锅的人家,而且,爸妈对她也从不吝啬,每个月都会有些零花钱。妈妈常说,爸爸对不起她,爸爸外面有人。每次两人吵架,妈妈提起这个,总会说,“你去外面找那个人呀,离婚!离婚!”爸爸则会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烂事。”

她以为他俩是因为担心她受影响而不离婚,就劝他俩不要在意她,她不介意他俩离婚。但是他们依然要在一起,妈妈说,这辈子就和他死磕到底。

后来,她慢慢拼凑出事情的经过,刚结婚时,爸爸并不是很情愿,他不想娶村里的姑娘,他想去大城市,想去打拼,不想这么早就被家庭牵绊。但爸爸拗不过爷爷,爷爷病种,临死前想看着爸爸成家立业。

爸爸答应了婚事。两人结婚后,爸爸和妈妈商量,要出去工作,带着妈妈一起出去了。两个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但妈妈并没有抱怨,妈妈幻想着两个人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妈妈怀孕了,她盼着孩子的到来,买了一些孩子用的东西,想象着以后自己孩子的模样。但被爸爸毁了,爸爸在外面有了人,一个并不漂亮的女人,但这个女人家里有背景。那个女人知道了妈妈的存在,她来找妈妈,并不是小三的示威,相反,她同情妈妈,她告诉妈妈,她爱的这个男人是个人渣,她也是刚知道他结婚了。

那个女人走后,爸爸连着好几天没有回家。妈妈在家哭了几天,为了孩子她振作起来,想着为了孩子原谅爸爸。爸爸回来之后,并没有认错,也不存在有内疚,他和妈妈说,都是因为她的存在导致自己事业毫无进展。妈妈耐心地和他解释,安慰他,想让他改变想法,用正当的手段,凭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她满心以为爸爸会改变,但事与愿违。爸爸变本加厉,经常彻夜不回,回来也带着满身酒气,说是应酬。

妈妈生产时,爸爸没来,妈妈生下了一个死胎。坐月子期间,外婆来了。妈妈和外婆哭诉,想要离婚,但外婆不同意,她说,离婚是丢人的事,这会让她在村里没法做人,男人这是年轻,等年龄大了,成熟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妈妈和爸爸提过离婚,想瞒着外婆偷偷离了,但爸爸不同意,他说,离婚会让他很没面子。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凑合着,有段时间,爸爸工作有点起色,对妈妈每天也都和颜悦色,两个人和和睦睦了一阵子,但也只是一段时间。爸爸并不是那种擅长做生意的人,但他执意想混出个人样来,也不愿意回村里。生意的失败,让家里的和睦变成镜花水月。

柳静出生后,家里没有一天安生日子。虽然爸妈都没有动过手,也没有打过柳静,但言语上的暴力,以及无休止的冷战,让她更加承受不来。

柳静上了大学之后,每次妈妈给她打电话都会说,自己没法活了。柳静曾试着不管她,不回家,妈妈就会一天不断地打电话,不停地问她,是不是自己白养了一个闺女。


柳静到家时,家里乱成一团,地上铺满了盘子、杯子的碎片,还有各种东西。妈妈见了她,第一句话就是,“小静,我和你爸要离婚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柳静不知道这是听过的第几次离婚了,她还是耐下心来,和妈妈说,“妈,我爸会变好的。”有时候,柳静觉得妈妈已经疯了,为什么还对这个男人抱有希望,一边又不停地说离婚。以前妈妈说离婚时,柳静也会说,离婚就赶快离吧,妈妈就又会哭着说柳静不懂事,说他们是为了她才不离婚的。但她劝妈妈,爸爸会变好,妈妈总会安静下来,喃喃自语说,他会变好,然后默默地收拾屋子。


柳静在家待了一天,就回去上班了。爸爸这两天并没有回家。周五时,她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她妈妈自杀了。


柳静发疯似的开车回家,赶到家时,妈妈已经安详的躺在床上了,没有以前的歇斯底里,也没有哀怨的哭泣,就这样安静地躺着。柳静伸手摸摸妈妈冰凉的身体,她想不通,怎么妈妈就自杀了。她问爸爸,妈妈怎么会自杀。

爸爸说,他今天回家才发现妈妈割腕自杀的。

柳静操办了妈妈的葬礼。


“静静,都过去了,别想了。”蔡晓旭说。这些天蔡晓旭一直在柳静家里陪着她。

“晓旭,是不是因为我这次回去态度不好,没有好好安慰她,她才自杀的。”柳静看着蔡晓旭问。

“不是的。”蔡晓旭说,“这么些年,阿姨承受不了了,才……”

“是呀,这么多年了,她怎么承受的了。”柳静喃喃道,“可每次我说爸爸会改,她都会很平静的,都会继续对生活抱有希望的。”

“静静……”蔡晓旭抱着柳静,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6

柳静请假在家待了半个月。

“大嫂。”柳静接到了小优的电话,“大嫂,一起去逛街吗?”柳静听出了电话里小优的忐忑。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半个月没出门了。

“大嫂,一起去吧。”小优接着说。

“好。”柳静想了想答应了。

“我去接你。”小优说。


“大嫂,咱去逛逛买几件夏天的衣服。再去看个电影吗?”小优看着柳静,有点小心翼翼。

“可以呀。”柳静笑了笑说,“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事情都过去了,我也不会一直沉浸在悲伤里。”

“你可别骗我,我哥可是让我好好陪你。而且你看你的眼睛,怎么看也不像是没事的。”小优说。

“好吧。”柳静说。

两个人逛了几家店之后,柳静有些累了,小优劝不过,送她回家了。


柳静回到家,突然想去游戏里看看了,有时候她觉得游戏里也挺好,和现实完全隔开,想怎么就怎样,人死了还能复活。

柳静看着手机里的人物,云梦站在金陵的街上,来来往往的npc和玩家,有人在打怪,有人在相互切磋,这一切都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静静,来日常。”柳静收到了李灵灵的消息。进队之后,王青、刘明蓝都在。

柳静跟随之后就挂机了。

【队】王青:大嫂,大哥不在,有事找我们就行。

【队】李灵灵:对呀,大嫂,不要不好意思,我虽然离得远,但有事我一定赶过去。

【队】刘明蓝:大哥这几天忙,等他忙完了肯定会回国一趟的。

【队】柳静:谢谢。我没事了。

【队】李灵灵:大嫂,我说你也别不高兴。我听小优说,你已经有半个月没怎么出门了。多出去走走,去人多的地方,多聊聊天,你会发现并没有那么难受的。

【队】王青:对对,大嫂可以多来yy,我们一起聊天。

【队】柳静:恩,谢谢大家。

【队】王青:别客气。即使你不是我们大嫂,我们也是好朋友。朋友之间不说谢。

【队】刘明蓝:你居然有这种假设,小心大哥找你。

【队】王青:大嫂,大嫂,你可要帮我。

【队】柳静:爱莫能助……

【队】王青:完了,还有没有朋友情了。


YY频道里,大家都在,并没有人主动提起柳静的事,大家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不断地和她说话。

李灵灵:我来开个头,大家唱首歌。

李牧:别了吧,大家都知道我不会唱歌。

王路:这个不行,都得唱。

王青:先不合唱。李牧你先来个独唱。

王路:对对,独唱。李牧来一个。

小优:李牧来一个。

罗晋:李牧来一个。

柳静也跟着发了一个。李牧连连求饶,说,“大伙就饶了我吧。”

李灵灵:大家都想听你唱,快唱。不然我们就开红轮了你。

李牧:好好,我唱。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咳咳。你~从哪~~~~,我滴朋友~

YY里传出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

蔡晓旭:以后咱和敌帮打架,就把你派去当卧底,你一唱歌,他们就没有力气打帮战了。哈哈。

李牧:蔡!晓!旭!!

蔡晓旭:好好,我不说了。

李灵灵:李牧的嗓音真特别。哈哈。

李牧:你们!!!

柳静:还是很好听的。这声音就如天籁之音,人间不可多得,噗……我编不下去了。

李牧:连大嫂都和他们沆瀣一气。


几人聊到很晚才休息。柳静关了电脑,发现和他们聊天可以冲淡自己很多伤感,自己憋在心理,只能让思绪越积越多,都压给自己,和别人聊天之后,心情会好很多。

柳静有些想张穆了,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一个多月前,张穆和她说要闭关做实验之后就没有什么消息了,如果不是小优每天仍高高兴兴的,没有什么异样,她都以为张穆是不是失联,出意外了。


柳静的假期结束开始回去上班。第一天上班,她感觉同事都在有意无意的看她,议论着什么。柳静没在意。但一连几天,有几个同事看见她都在躲,好像听到她们议论中,有张总这两个字。

这天,她在休息间接水,坐了会儿。进来了一个女同事,她接了水,坐了下来,满脸好奇的问她,“你和张总是怎么在一起的?是不是因为你,张总才没法在这继续工作的?”柳静平静了一下心绪,说,“我和张穆以前是同学。他出国了。”柳静不想解释,但她也不想听公司里的人议论纷纷。

“呦,不是因为你吗?大家可都说,你是鸡窝里飞出的野凤凰。也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手段,不过,豪门可不是这么好进的。”说完冲柳静笑笑,扭着腰走了。

柳静一直以为这种弱智的对话只能出现在脑残偶像剧里,没想到被自己遇到了。她也不想做过多的解释,清者自清。

谁想,柳静的不解释,让这件事越闹越大,公司里已经在传,张穆因为她被家里赶了出去,再加上张穆也再没出现在公司里,又说柳静被抛弃了。

王琛找上了她。

“你也听到了公司的流言?”柳静问。

“传的沸沸扬扬的,想不知道都难。”王琛笑着说,他看柳静的表情有点紧张说,“你不用有太多负担。”

柳静看着他,说,“我一向不在意这个。”

王琛说,“我和你说一下张穆的情况吧。我是他表哥。”

柳静听着王琛的描述,了解了张穆的家庭、成长状况,虽然是从别人嘴里说出的,她依然能想象出张穆从小到大的表现。

张穆生在一个比较富足的家庭,家里父母感情很好,两人是白手起家,但没有暴发户的那种恶习。他们对张穆的要求一直很严格。张穆从小到大都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虽然比较调皮,但从没有做过过分的事情,可以说是按照父母的意愿成长的,虽然父母并没有对他进行过多的要求。直到高中,张穆想学物理,想搞研究,他的父母并不同意。他父亲想让他接手公司,他的母亲则觉得研究太累。但张穆一直在坚持。这次张穆要求来公司,他父亲高兴地开了个家庭聚会。但,谁知道待了没多久,张穆就说要出国。出国前他和他父亲谈过,他父亲妥协了。

张穆的家庭成员很简单,他是独生子。他有个姑姑和舅舅。王琛大概说了些张穆家人的性格。柳静听着,默默记着。

“张穆这小子丢下你,一个人就去国外,还这么久没回来。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收拾他。”王琛说。

“你家里的事我听说了,节哀。”王琛说,“至于你的家庭情况,我叔婶婶多少知道一些,你也放心,张穆会解决的。”


两人聊了很多,也说起了柳静的家庭,还有家里的父亲。回到家,柳静很想张穆,她想打电话,又是“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7

张穆从实验室出来时已经半夜了,他揉了揉额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从包里拿出手机,开机。滴滴地短信提示音响个不停。他在做实验前已经和家人朋友打过招呼了,只是时间比预计的要长点。

他点开柳静的短信,有让他多注意休息的,也有问他实验什么时候结束的,每天都会有几条,哪怕是她知道他没开机。他依次点开了小优和其他朋友的短信。当他看到小优和刘明蓝等人发来的短信内容时,内心充满了自责、懊恼。柳静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做为男朋友不在身边,非但如此,手机还关机。这一刻,他突然想放弃学业,回国。

张穆算好时差,猜想着这时候她应该是刚吃完早饭。

张穆的电话打进来时,柳静刚收拾好准备出门。

“静静。”

“你忙完了?”

“恩,昨晚刚完事。”

“你休息了吗?”

“还没呢。不放心你。”

“你知道了?”

“恩,小优他们在短信里都说了。我知道你一向心事很重,别埋在心里,这事不是你的错。这对阿姨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或许她坚持了这么多年,也累了。”

“我应该早点发现我妈的异样的,不应该因为她一直这样,我就对她没有耐心。毕竟,她是我妈。我却对她并不关心。”

“别太自责了。事情都过去了,再多的自责也于事无补,你应该高高兴兴的生活,这样阿姨也才能放心。”

柳静没有说话,她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带着她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游乐场。

“过些天我回去趟,等我回去,乖乖的。”

“好。”柳静有些想哭,这段时间来,她不能在同事面前哭,也不能对着小优他们哭,让他们担心,但一听张穆说要回来,就不知怎么地就有种想哭的冲动。

两人聊了很多,最后柳静赶着张穆回去休息,才罢休。


最近由于事情比较多,柳静也没有太多的心情玩儿游戏。小优给她发短信说出大事了,让她晚上上游戏,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开了。

打开游戏,更新了几分钟。柳静登录进去。

刚出现人物的画面,她就收到了小优等人的消息。

小优:大嫂,你来了。最近帮里正在搞帮战。

明蓝:大嫂,刀剑无眼,最近还是在安全区待着吧。

柳静: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王青:帮里的帮主找了个帮主夫人,然后,这个帮主夫人以前有个cp……这样,事情的起因你也能猜出来了。

小优:本来两个帮从开服就一直在打,卧龙帮里面一堆大佬,想要霸服,很多帮已经都成为附属帮了,只有咱们还有其他几个帮会还在坚持,这里面,也就咱们帮实力还算可以。再加上这事……

柳静:这新的帮主夫人,不会是故意的吧。会不会是卧底?

李牧:大嫂一针见血。我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王青:本来就是。这位帮主夫人挑起事端之后,在yy里哭了一阵子,就销声匿迹了。

明蓝:这个应该只是她的小号。用心险恶。

李牧:最毒妇人心呀。

小优:你好好组织组织语言!

李牧:不,我们队里的女生还是很善良的。

李灵灵:没原则。

李牧:嘿嘿。

柳静:这几天你们一直在安全区?

小优:怎么可能,我们一直都是身先士卒,这几天光修装备的银两就够几万了。对了,这几天也别跑商了,被劫镖。

柳静:这些人玩儿个游戏还要霸服,简直是神一般的脑回路。

小优:现实里没了皇帝,在虚拟世界里找土皇帝的感觉。

李牧:听说帮主找了几个厉害的外援,过两天空降,那时候应该会更加激烈。

柳静:你们怎么更像是看热闹的?怎么一点也不着急,怎么说也是在帮里待了很久了。

王青:咱帮里的人都还是很乐观的。虽然这些天民不聊生的,但帮里照样都很开心,再说了,帮没了可以重建,只要人在就行。

柳静:……真看得开,毕竟也是辛辛苦苦建立的5级帮。不过也是,只要人在,建个帮不也就是时间问题嘛。

明蓝:哇,我挖出一个金色秘籍,完整的!!我都上电视了。[《四照神功》]

王青:打土豪

小优:没天理,怎么我就挖不出来。

李灵灵:天呀,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明蓝:我要发了!!我是自己用,还是卖了呢?

王青:销毁

小优:这个没什么用处的,销毁。

柳静:销毁……

明蓝:你们这群人,居心叵测。我还是卖了吧。

帮里的事闹的满服风雨,别的服的玩家也注册了新的账号来围观。除了帮战,还会有各种开红、围攻,柳静这个小奶妈在采花、挖矿的时候就被人开红杀了。日常任务也都没有办法做了。有人在贴吧、论坛发各种帖子,有打赌哪个帮会赢的,也有相互抹黑的。柳静的帮会整体处于下风,及时来了几个外援,也并不能力挽狂澜,毕竟比起敌对,他们的整体力量就比较低。


张穆打完电话的第三天就回来了。他没告诉柳静,柳静回到家,才看到张穆已经在门口了。柳静上前抱住张穆,就好像找到了依靠,哭了。

柳静和张穆说起自己的家庭,说起以前的种种。

张穆安慰着她,其实他也不用说些什么,只要有他在,柳静就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找到了依靠。

张穆回国只能待一周。柳静带着张穆回了自己的家。柳静回家前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挂断了。自从妈妈走了之后,每次她联系爸爸,总会被挂断,每次她回家,也见不到人。她去爸爸工作的单位找,他们说她爸爸每天就睡在办公室,她想把他带回家,可他怎么也不回去。他说,他不想住死了人的屋子。偶尔柳静回去,会打扫一下。

打开屋门,一股尘土的味道扑面而来,家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了。

柳静尴尬的笑了笑,说,“你先找个地方坐坐,我打扫打扫,我爸不在。”

“静静,你来。”柳静正扫着地,听到张穆叫她。

“什么事?”柳静走过去问。

“这是我刚扫地从床底下扫出来的,好像是阿姨的日记本。你看看。”张穆把手中的笔记本递给柳静。

柳静翻开,是妈妈的日记,是今年的日记,从今年11日,一直到死的前一天。柳静翻到最后一页。

妈妈写道:


这么多年,我已经变得不像我了。我累了。与其说这么多年的折磨是他给我的,不如说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希望下辈子不要再遇见他。累了,累了,累了。

一连三个累了,一个比一个字迹要深,还有泪水的痕迹。

柳静坐在床上,妈妈死时的模样再次浮现眼前。

“阿姨走了,你还有我。”张穆抱着柳静,拍了拍她的后背。


柳静带着张穆去了妈妈的墓地,她想让他也见见爸爸。

来到爸爸的工作单位,她去了他办公室。

“以后你别来找我了,咱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柳静看到爸爸身边还有一个小男孩,就不想说什么了。

“那家里的房子,里面有我妈生活的痕迹,我希望你能留给我,我花钱买也行。”柳静说。

“给我五十万,那房子就是你的了。”

“好。”

柳静走出他的办公室,她为自己妈妈感到不值,也感到悲哀。这么多年的坚持,毁了自己,却对另一个人一点影响也没有。


“走吧,回去。”柳静来到楼下,和张穆说。

路上,张穆开着车,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他对我妈一点感情也没有吗?为什么能够这么绝情?”柳静想哭,想骂人,却也不知道该怎么骂,相互折磨的这么多年里,到底是谁对谁错,“如果哪一天,咱俩也走到要离婚的那一步,那该怎么办?”

“别瞎说,我们和你爸妈不一样。他俩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而且两个人的性格以及人生追求都不一样。咱俩之间没有那一天的。”


回去之后,张穆趁着在国内的这几天带柳静到处散心,带着她买衣服,吃各种新鲜的食物,还带她去学游泳、健身。


他回美国那天,柳静去送他。张穆说,“等我回来,还有一年。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别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


送走张穆,柳静再上游戏时,已经离上次有两周了。

刚上线就收到了帮会消息,醉卧江山要散了,今天晚上在yy举办最后一次帮会联欢。

柳静登录yy,进入帮会房间。

“大嫂,我们帮要散了。”小优说,“那天开玩笑说就是散了还能重组,但还是会忍不住伤心。已经有很多人打算弃游了。”

柳静收到了小优的私人聊天消息。

“我们十个人还在呀,我们可以去别的区建一个新的帮会。”柳静说。

帮里YY有人在唱歌,都在为离别感伤,帮主说了几句话,就散了。

柳静组织着结义的其他人去龙井问茶建立了新的醉卧江山。也建了一个霄天的小和尚号,暂时由柳静在玩儿。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7

“张穆,游戏里的帮会散了,今天晚上在YY,好多人都哭的稀里哗啦的。”柳静和张穆视频电话时提起了游戏里的事情。

“前阵子不是说还在打架,这么快就散了。”张穆说。

“打不过敌对的,被打散了。”柳静说,“虽然我在这个帮待得时间不是那么久但也有一定的感情。帮主人挺好的,帮里平时也都这么热闹。”

张穆看柳静闷闷不乐,说,“帮会嘛,没了还可以重建。要不你们去别的区重新建一个?”

柳静说,“可以呀,我问问其他人,有想去的吗。”

柳静把想法和小优他们几人说了,帮里有几个人想跟着过去,还有一部分人不舍得自己的号,不想去别的区。

最后,柳静九人,在龙井问茶建立了新的帮会,柳静还为张穆设置了一个账号,平时都是她自己开,偶尔,张穆也会上来。新帮会的名字是小优取的,叫生活帮。为此,罗晋还笑她是取名废。

几人也是新建的号,修为也都不高。王青开玩笑说,“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帮里进来的人也都是小号。虽然各种打架都是被虐,但谁也没抱怨。这次大家约定谁也不花钱。几个人为了帮会发展,都选择了商人,天天跑商必跑满。

没有钱的支撑,大家只能选择副本装,然后通过下副本慢慢提升。


“我想退游了。”YY里,王路说。这段时间,王路一直都不怎么说话,游戏里也不是很活跃,李灵灵问过他,他只是含糊的说有事。

YY里,大家都没有说话。

小优打破沉默说,“退游也好,毕竟现实更重要,不过,你如果有什么事记得找我们,我们虽然不一定能帮上忙,但多个人就会多个希望嘛。”

“谢谢大家。”王路说完,退出了YY,游戏里角色也变灰了。

“李牧你知道他最近是怎么了吗?”王青问。

“好像是有关毕业找工作的事。”李牧说。

“是还没找上工作吗?”柳静问。

“有次我问过他,毕业之后想去做什么。他说他想留在青岛做室内设计这一方面的工作。”小优说,“后来再问,他说他已经找到工作了。好像是在一家设计公司。”

“灵灵,你知道吗?”蔡晓旭问。

“额,不知道。”李灵灵犹犹豫豫的说。

“灵灵,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李牧问。

柳静很纳闷,王路的事情,李灵灵怎么会知道。

“不是,哎。”李灵灵说。

“不方便说?”蔡晓旭问。

“也不是……行吧,我说。”李灵灵说,“我怀孕了,是王路的。”

YY里一阵安静。

李灵灵声音中带有些哭腔,“我们……他又要毕业了,家里催着他让他回家。这件事我还瞒着家里,我家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妈也不会允许我跟他一起回去的。”

“你们……”李牧说,“虽然我很早就看出你俩有点不对劲,但没想到……”

“就是那次聚会,本来我对他就有点好感,然后我们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后来,我知道自己怀孕了,一直躲着他。但这件事,我自己也解决不了,最后还是告诉他了。”李灵灵哭着说。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王青问。

“我想打掉孩子。王路也同意了。”李灵灵说。

“找好医院了吗?”蔡晓旭问,“我可以帮你找一家。”

“找好了。”李灵灵说。

“虽然我也知道打孩子伤身体,但你们现在还没做好为孩子的未来负责的话,还是打了比较好。”柳静说。

“我知道,大嫂。”李灵灵说,说完哭了起来。


晚上,柳静和张穆通话,说了这件事。

“是不是我太不关心他们了,这件事现在才知道,以前就没发现点什么苗头。”柳静自责的说。

“这段时间你也是事情多。而且,他们也都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你对他们负责。”张穆宽慰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在一起久了,也都是朋友,这次还是我的失职。”柳静说。

“看来你真把自己当他们的大嫂了。这大嫂做的不错。”张穆说着笑了两声。

“你还取笑我。当初也不知道是谁,硬让他们喊我大嫂。”柳静说。

“这不是为了早点把你骗到手嘛。”张穆说。

“骗?说,你还骗我什么了?”柳静说。

“再没有了。没有了。”张穆连忙求饶。


李灵灵去打胎,蔡晓旭请了假和她一起去的,王路没去,就像消失了一样,谁也联系不上。蔡晓旭回来和柳静说,李灵灵抱着她哇哇大哭,做完手术,虚弱的站也站不起来。她暂时把灵灵带回了自己家。

柳静买了些补品去蔡晓旭家看望李灵灵。

“大嫂。”李灵灵见柳静进来想起身。

“你别动,快躺下。”柳静忙过去扶她。

柳静坐在床边,给李灵灵掖了掖被角,说,“好好养身体。想吃什么,告诉我们。”

“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李灵灵说着红了眼眶,“家里我不敢回去,王路又……”

“别哭,现在不能哭。先好好养身体,其他事以后再说。”柳静安慰道。

“起初,我对王路有些好感。他是大学生,而我没上过大学,我对上大学的人总有种崇拜感,而且,游戏里在没认识你们之前,都是他带我。他知道的比我多,看过很多书。那天聚会,稀里糊涂的,我们就……”李灵灵说,“事后,他问我,会不会出事。我说不会,我说出了事也不会让他负责。我当时只是说了句玩笑话。谁想,后来我告诉他,他第一反应是不会负责,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不想要我的孩子。他说他家里不会同意。”

“别哭了。灵灵这么好的姑娘,还会遇到更好的,更懂得珍惜你的人。”柳静说。

等李灵灵睡了。蔡晓旭和柳静来到客厅。

“没想到王路是这样的人。”蔡晓旭说。

“希望灵灵能挺过去。”柳静说,“王路我们都已经联系不上了。他是下定决心要撇清关系了。”

“估计这会儿连找的工作也不要了。”蔡晓旭说。

“说这些已经晚了。这些天我多往你这边跑跑。希望她能早点缓过来。”柳静说。

“你干脆住这得了。你回家也是一个人,在这也热闹一些。”蔡晓旭说。

“我那还有一堆东西呢,我过来还得收拾,算了。”柳静说。

“得,重色轻友,说得好听,还不是为了能和你的张穆聊天,怕我碍事。”蔡晓旭说。

“知道你还说。看破不说破,懂不,这是智慧。”柳静说。

“净瞎扯。看我的九阴白骨爪。”说着要伸手挠柳静。

“别。我求饶。”柳静举双手投降。

“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柳静说着开门走了出去,“这两天又来任务了,我得去准备资料。”

“行。你先忙,有事我打电话。”蔡晓旭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8、视频录制

李灵灵在蔡晓旭家里待了两周就走了。蔡晓旭留不住,李灵灵说,请假已经到期了,再不回去就会被开除了。蔡晓旭拗不过只能让她走。

游戏里,现实里都已经联系不到王路了。大家都在骂他,可对于李灵灵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李灵灵也再没上过游戏。

半个月后,她离职了,电话也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后来,电话号换人使用了。

帮里,王路的号已经被踢了,李灵灵的号依然是灰色头像,大家都在等着她回来。

现在的帮会已经初具规模了,人数也基本稳定下来。


“大嫂,你和我哥啥时候结婚?”游戏里,小优和柳静正在钓鱼,小优问。

“得等你大哥回来,我们还没商量呢。”柳静说。

“也是,我大哥都没求婚。”小优说,“我得去催催他。”

“怎么?你是不是着急嫁给罗晋了?”柳静说。

“嫂子!”小优发了个难为情的表情。

“罗晋求婚了?”柳静问。

“哪有。罗晋这个闷葫芦,怎么可能这么浪漫。”小优说。

“这也不一定哦。”柳静说。

“大嫂,别说我了,得催催我哥了,他都30了,再不结婚,家里都急了。我爸妈催了他好几次,让他把你带回家,他就是不听。”小优说。

“看来你真实恨嫁喽~”柳静说。

“我爸妈说了,只要我哥结了婚,就立马让我也结婚。”小优说,“我觉得这就是个借口。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你的存在,我哥一副要打光棍的样子。”

“这你得找你哥了。我爱莫能助了。”柳静说。


“快来,世界boss了。”刘明蓝在帮会群里喊。

柳静和小优也申请入队了,大家都在,又从帮会里加了两个人,凑了个十人队,由刘明蓝带队。

【队】小优:一到这时候就卡,真坑。

【队】王青:都卡,网易的破服务器。

【队】蔡晓旭:都抓紧手动打,打完还能去别的线看看,上次我打了5boss

打完boss,大家上了YY准备帮战,虽说实力不行,但重在参与。

“论坛里有很多人都拍了视频放上面,咱要不也弄个,以后看看也是个纪念。”蔡晓旭说。

“可以呀。”李牧说。

“那咱们来分配一下,谁写剧本,谁拍摄、制作?”刘明蓝问。

“我做后期。”罗晋说。

“我来写剧本吧。写完咱分配人物,还有配音的问题。”柳静说。


柳静和张穆提起了这件事,张穆决定也要抽空一起完成制作,让柳静给他安排个角色。柳静不想设计太多的爱恨情仇、三角恋的故事,就问他有没有好的想法。张穆说,不如拍个关于友情的?现在拍爱恨离别的太多,拍个欢快的。

柳静问了问大家,大家一致想要拍个新鲜题材的,欢快的,而不是一个悲剧。

经过大家讨论,最终修订完成了《江湖欢乐谣》。故事里,金陵富商王天明买卖药材发家,家里的女儿王瑶性格活泼,颇有些叛逆,但在学医上很有天分,被医谷谷主收为徒弟,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学有所成,治好了不少人。王瑶跟着父亲行商途中来到了鸡鸣寺,除了她去医谷学医的这几年,每年她都会来鸡鸣寺看小和尚无忧,现在也不能称之为小和尚了。

无忧是前太子的儿子,从小寄养在寺里,当今皇帝为了显示自己的仁慈,并没有取他性命,只是一直派人秘密监视。偶有活动,还会被当做摆设用以显示皇帝的宽厚。无忧刚出生没几个月父母就没了,自己被放到了寺庙里,可以说寺庙就是他的家。现在他已经有十六了,虽然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并没有光复前朝的心思,相反,他性格洒脱,对功名利禄看的很淡。

王瑶第一次见小和尚是六岁时。父亲行商途中遇到强盗,被寺中僧人所救,在此养伤。王瑶那时候就很淘气,她见小和尚在念经,在他的木鱼上放了毛毛虫,但小和尚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喊大叫,而是淡定的把毛毛虫放生了。王瑶感觉无忧这样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样子很可爱,天天来逗他。

“无忧,无忧。”王瑶找到无忧的房间,在门外喊。

房门打开,一个穿着僧袍的和尚走了出来。王瑶笑着说,“无忧,这才一朵年不见你又高了。”

“施主,小僧有礼了。”无忧说着行了一个礼。

“你怎么还是这么严肃?”王瑶说。说着她围着无忧转了一圈,说,“还是你小时候可爱。”

无忧没有说话。

“无忧,这是我从医谷里带来的药材,你收着,以备不时之需。”王瑶拿出包裹里的药材给无忧。

“多谢。”无忧说。

“这次我不会待很久,我父亲还要赶往江南十二连环坞,有一批货要送过去。”王瑶说。

“有缘自会再见。”无忧念了句阿弥陀佛,说,“一路平安。”

“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你,多萌多可爱,现在更无趣了。”王瑶说,踢了踢脚下的石子。

无忧没有说话。他看着王瑶离开的身影,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行商途中,王瑶父女被山贼伏击,王瑶在父亲拼命的保护下逃脱。消息传回金陵,无忧找上师父,说自己想出寺历练。

师父对他说,“是为了王瑶吧。那个姑娘也算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了,是个好姑娘。无忧,你也知道你的身份,即使你只是名义上出家,但如果你要成家,那边可是不会允许的。”

无忧说,“师父,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去找她。”

“你这孩子,虽然平时冷冷淡淡,其实最为重感情,也最固执。去吧,一路小心。”师父说完,闭口不言。

无忧出了寺庙,往十二连环坞的方向走去。路上,他能感觉到自己身边跟着监视的人,但他没有甩掉,毕竟甩掉之后麻烦会更多。

无忧在江南的一个小村子里见到了王瑶,王瑶身上的伤已经好了,无忧想带她回家,王瑶不想回去,家里没有了父亲,她唯一的亲人也就没了,她不想回金陵。

村子里的民风十分淳朴,王瑶每天会在村里的医舍里给人看病,大家都很会亲切的给她送些生活必需品。

无忧也留了下来。他每天会很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过了几天,王瑶听村里的王大嫂说,附近的山贼窝被官府剿灭了。王瑶想到了无忧。

王瑶去见无忧,无忧和她说,“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我希望你能快乐。”

王瑶和无忧离开了小村庄,去了医谷,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却也一直没有在一起。


“大嫂,这故事并不是喜剧。”王青说。

“额,这不是主角都活着嘛。”柳静说。

“大嫂,你这喜剧的定义也太宽泛了。”刘明蓝说。

“我觉得故事还可以,虽然主角最后没有圆满,但这样也挺好的,相伴于江湖。”罗晋说。

“恋人未满?”小优说。

“差不多吧。来分配角色。”柳静说。

“罗晋演男主无忧小时候,正好他是小和尚的体型。张穆演成年版无忧。”蔡晓旭说。

“我演女主小时候,大嫂演女主大了以后。”小优说。

“无忧的师父谁演?”李牧问。

“我去帮里找个和尚。”刘明蓝说。

“还有山贼,还有女主的爹。”柳静说。

“我演女主爹。”王青说,“山贼也由我和刘明蓝一起客串吧。”

“我演路人甲乙丙丁,还有那个皇帝派来监视男主的人。”李牧说。


几人分配好角色开始录制。录制过程中,又加了些情节,一共制作出了时长一个小时的视频,放到了论坛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2676850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1221  
积分
34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6 
最后登录
2018-6-9 

19

“静静,下周我就回国了。”张穆在电话里说。

“这次要在国内待多久?”柳静问。

“这次回去就不走了。待在国内了,去研究所。”张穆说。

“太好了。你下周几回来,我调一下班,去接你。”柳静说话都带着笑。

“还没定住,到时候我打给你。”张穆说,“实验室这边还有活在收尾,而且我也得交接一下。”

“好吧。拿回来一定提前给我电话。”柳静说。


“大嫂,我哥要回来了,你是不是准备好见家长了呢?”YY里,小优问柳静,只有她们两个人。

“恨嫁的小姑娘。嗯……见家长这个事呀,还是要等等的。”柳静故意停顿了下说。

“哎,还是我要哥多加把劲。”小优哀怨的说。

“罗晋不是也准备出国的吗?”柳静问,“你们也要两地分居了?”

“他要去国外待上几年,我怎么可能留着他一个人在国外,万一被外国小妞抢走了咋办。我也申请了国外的学校,准备出国了。”小优说。

“你这是跨洋追爱呀。”柳静说。

“还不是因为他待得时间太久,我哥只待一年,他却要待三年甚至更长。”小优说,“我俩走了,咱们十人的队伍就又少了两个人。不过,我还是会上游戏的,虽然有时差。”

“去了国外,要慢慢适应,不像是在家里,外面的世界很复杂。受了委屈记得和我们说,我们会帮你的。”柳静说,“我出差有机会也会去看你。”

“说的好像我很容易被欺负一样,别忘了,游戏里可是我罩着你。”小优说。

“是是是,大姐大。”柳静说。


一周以后,柳静去车站接张穆。在人群里,她一眼就找到了他,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即使在视频里见到了那么多次,她依然像很长时间没见一样,一见就被吸引了。柳静上前抱住他,不自觉的哭了。

“别哭了,再哭就丑了。”张穆拍了拍柳静的头说。

“恩恩。”柳静点点头,止住泪。

柳静接过张穆的行李箱,边走边看着张穆笑,张穆问他笑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就是止不住地想笑。她开车把张穆送回家,给他收拾了一下行李,下楼买了点粥,让张穆先吃点。

张穆收拾了一下,洗了个澡,两人坐在沙发上。张穆笑着和柳静说,“这下咱俩就不分开了。”

“恩,不分开了。”柳静说。


这几天,为了和张穆一起享受两人时光,柳静下了班就去张穆家里,晚饭吃过后再回家。为了避免麻烦,柳静没让张穆去公司接自己。以前沸沸扬扬的传言刚平息没多久,他一去就更容易引起公司人员的议论了。

柳静和张穆说,她准备换个公司。有张穆的这层关系,公司的人不可能停止议论,已经有几个女同事给她使绊子了,虽然都化解了,但这也让她很不舒服。

柳静辞职很顺利,部门领导没有为难她,或许也有张穆的原因。柳静在网站上找了几家公司,开始投简历,最后面试通过了一家翻译公司。这家公司的工作节奏很快,刚上班,柳静就有一堆的文件需要翻译,还要跟着领导一起出门谈业务。张穆回国休整后就去研究所上班了。两个人只能中午抽空一起吃个饭。为此,两人没少闹矛盾。

张穆想让柳静放弃这项工作,找一个清闲一点的,考个教师资格证,去学校教英语或者说去外语培训学校当个培训老师。柳静不同意,虽然现在的工作忙,但每天都很充实,她喜欢这种充实感。两人爆发了恋爱后的第一次吵架。

张穆说,“咱俩现在这样,哪有谈恋爱的样子。你每天忙、忙、忙,晚上都没时间一起看个电影。”

“你呢?上次约好去看电影,不是你爽约的吗?你工作性质也忙,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

“现在都忙成这样,以后结婚呢?谁顾家?”

“工作是我的底线,我是肯定不会辞职在家的。”

“咱换个工作行不?当老师不好吗?”

“我喜欢我的工作,就像你喜欢做实验喜欢研究一样。”

最后两人不欢而散。柳静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一个轻松点的工作,有时,她觉得自己很能作,都已经和张穆在一起这么久了,心里还会纠结,还会害怕他突然离开,对感情缺乏安全感,只能牢牢抓住工作。


两人虽然中午还挤出时间来一起吃饭,都闭口不提吵架的事情,但没时间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两个人都在慢慢适应。


柳静工作时接到了爸爸打来的电话。她犹豫了很久,接了。

柳静没有开口,半晌,电话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你爸快不行了。”声音中带有些哭腔,“你回来一趟吧,送送他。”

柳静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张穆陪她一起回的家。路上,她突然发现自己都快记不清爸爸的模样了,她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喊一声爸爸了。小时候家里的争吵,以及他的漠视,现在想起来,她还是会有些害怕,害怕印象中的父亲不停的打砸家里的东西。

柳静根据电话里女人给的地址找到了爸爸和他的妻子、孩子。那个可以称为柳静弟弟的男孩,也比当初刚见到时高了,他的表情里全是冷漠。那个女人在爸爸身旁一直哭,红肿的眼睛,泣不成声,“你爸刚走。你看看他。”

柳静走上前,看着床上的男人,那双瞪着自己和妈妈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了,那双不停砸东西的手干瘪的靠在身体两侧。她想喊声爸爸,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柳静看着来来往往祭拜的人,感觉自己异常的孤独。妈妈走了,爸爸也走了,世界上空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再没有亲人了。


柳静抱紧身边的这个男人,想要从他身上获得更多的温暖。或许,她还有他。张穆请假没有去研究所,天天陪着柳静,接送她上班,回去给她做饭。小优偶尔也会来,和她一起逛街,一起吃饭。

柳静想,自己可以放手一搏,哪怕最后证明自己是失败的,也比现在畏畏缩缩,不敢向前要好。晚上吃饭时,她和张穆说,她准备辞职,接受他的建议去私立学校做英语老师。张穆问她,是不是想好了。柳静点点头。

张穆说,“其实,我能感觉到你的不安。咱俩在一起没多久,我就出国了,认真算起来,咱俩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几个月。”

柳静想说话,张穆制止她,接着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赌输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