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0 | 浏览:8921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春风不及你情长》作者:赵买买(完结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文案:

为了逃避,三年前她选择嫁给了别的男人。
然而,三年后,没想到她的“老公”却把她送到了他的床上……
“你终究还是属于了我!”他凶狠霸道。
“就算没有血缘,我们也是兄妹,你也是我的哥哥啊!”她无助哭泣。
“哥哥?呵,我要做你的男人!”
“要我放了你,除非我死!这是你欠我的!”
仇恨的背后原来是如此真相,面对这互相折磨的痛苦,她究竟该如何选择……...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1章痛就叫出来  
白雨霏是被生生痛醒的,有人死死地掐着她的腰,像是要将她折成两半似的,在她身体里凶狠地冲撞。  
“痛!”她惊呼一声,狠狠喘息了几下,才勉强睁开眼,而在看清欺负她的那人的长相时,她下意识地尖叫了起来,抗拒地想要将他推开……  
这个人,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对她?他是她哥哥啊!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妈妈现在还在她家登堂入室,如果她爸知道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非得气死不可!  
可她现在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刺激男人的征服欲之外什么作用也起不到。  
男人果然兴致大涨,大手掐着她的脸,一边吮吻她的耳垂,一边蛊惑地[]说道:“痛就叫出来。”  
“不……不要,哥,我们不能这样!我早就嫁人了,我是有老公的人!”白雨霏发出猫儿似的哭泣声,眼角都粉红了一片。  
男人鹰隼似的目光牢牢锁在白雨霏因疼痛而微微皱在一起的脸,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他本能地加快了速度,却像被戳中了痛处似的,[]冷嘲热讽地说道:“没错,我差点忘了,你的确嫁了个好老公。”  
“你,嗯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白雨霏无力承受如此汹涌的力道,哭的嗓子都哑了,“你把我老公怎么了?是不是你逼他……啊!痛!……”  
——她明明是和老公庄缙出来庆祝结婚纪念日的,怎么会在这个人的床上?还,还被做了这样的事情!  
一定是他在背后使了什么手段!除了这个,白雨霏根本想不到其他原因。  
男人鹰隼似的目光牢牢锁在白雨霏因疼痛而微微皱在一起的脸,觉得浑身燥热,不由想要更多[]。然而一想到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的心里就愈发愤怒,不由拿话刺她:“之前是谁说遇到了真爱,要结婚和我老死不相往来的?白雨霏,这就是你所谓的真爱,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什么背叛,裴青城,我跟你本来就势不两立,以前的事,都是你逼我的!”白雨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裴青城的动作太凶了,她根本无力承受,哭的嗓子都哑了,“你放开我好不好?不要你,裴青城,是谁都不能是你……”  
她费尽心思想要逃离的人,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到了他床上。  
裴青城听了这话,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似的,本来就冷情的脸上更是蒙了一层冰霜似的,让人不寒而栗。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一开始还知道体谅她,这会儿却再也无法忍受了,惩罚地将她折在一起,愈发狠戾地进攻了起来!  
白雨霏在那一刻觉得身体简直不是自己的了!  
她万万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但裴青城却身体力行地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尽管她不停地求饶,哭泣,可裴青城铁了心要折磨她似的,无论如何都不肯轻易放过她……  
“五年前你就该做好准备的,不是吗?”做完,两人身上全都是汗,裴青城淡定地起身下床去洗澡。  
看着他只裹着一条浴巾的背影,白雨霏气的哭都哭不出来。  
“裴青城,我跟你没完!我要告诉爸爸,你趁我喝醉把我……把我……”白雨霏委屈地指控着,却无法淡然地说出那两个字,懊恼地咬唇,她想爬起来,但四肢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男人见听见她这话,也不解释,只说道:“钱在床头,自己拿,省得又告状说哥不疼你。”  
“你!”这个恶劣的男人竟然把她当成出来卖的!还这么一副嫌弃的语气!  
白雨霏看着自己胸前大大小小的红痕,简直欲哭无泪!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果然看到床头一张支票,金额是八万元。  
混蛋,你才是出来卖的!  
白雨霏愤怒地将支票捏成一团,正要扔了,又被床中间那鲜艳的红色刺痛了双眼。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还是第一次,否则她结婚的秘密就守不住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2章务必让他满意才行  
想到自己守了三年多的秘密,白雨霏连忙将床单扯了下来,想要扔掉,但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的不能穿了,不能出去,只好囫囵将床单塞到了床底下。  
酒店的床很矮,如果不是特意去看,轻易看不出来,她检查了一下,确定不会出问题,这才不情愿地捡起男人宽大衬衣当裙子穿上,担心走光,又把男人的西服也套上了,但露出的腿上满是淤青和指印,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气的咬牙,自己这副样子,断然不能让庄缙和婆婆看见。  
可是,自己昨天晚上明明是和庄缙在一起的,醒来怎么会在这儿?手机和钱包也都不见了,庄缙难道就没有找自己吗?这事儿和裴青城有没有关系?  
竭力思考着,脑中果然灵光一闪,些许零星的画面回到了她的脑子里。  
她记得庄缙在几天前就积极地准备这次约会,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喝了酒之后就头晕的不行,而且庄缙好像也有点醉了,泼了她一身的酒。裙子脏了,她自然就想要去洗手间整理,然而就在去往洗手间的路上,一个光头的胖子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把她抱住,说她是自己花钱买的。  
后来,她好像跑掉了,过程中跌进了一个人宽厚的胸膛……  
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答案在她脑中成型,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西装的衣角,遮住一身狼狈的痕迹,艰难地往外走——她要回去找庄缙问清楚!而且,虽然她那儿疼的要命,但如果让她继续和裴青城呆在一个屋子里,她可能会忍不住砍死他。  
离开之前,她从磨砂玻璃看了那高大的男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裴青城,你给我等着!  
白雨霏带着一腔怒火,踏着虚弱的步子来到酒店前台,将那张揉皱了的支票豪迈地往桌上一拍,说道:“帮1818房的裴先生叫一位调-教师,裴先生交代了,一定要找最厉害的,务必让他满意才行。”  
“可是……”前台有些不解,裴总好像没有这方面的嗜好吧?  
白雨霏却根本不给她思考并求证的机会,戳了戳支票上的签名,煞有介事地打断说:“呐,支票总不会是假的吧?快点去,裴先生急的很,人来迟了发火你别怪我没提醒你。”  
“好,好的,请稍等。”前台确认了签名无误,连忙拿起电话帮她叫人。  
白雨霏听着她打完电话,出了口恶气,裹着宽大的西装要离开,摸了摸口袋,发现一毛钱都没有,不由又对前台说道:“借我两块钱坐公交,记在裴先生帐上。”  
裴青城洗完澡出来,见白雨霏已经离开了,眉头微拧,一看床头柜的支票也被拿走了,便又是一声嗤笑。什么有老公的人,什么要告诉她外公,不过是想趁机勒索而已,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她还是这样,一点脸皮也不要!  
他心里愈发烦躁,看也不看地将床上的被子全数扯下来,嫌弃地丢在一边。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可意外的是刚才居然亟不可待地就要了她,而且丝毫也没觉得有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想到她刚才的样子,裴青城居然又觉得下腹一紧,明明已经发泄了好几次,为什么这么快就又……妈的,那个女人还真是该死的可口。  
他烦躁地点了支烟,正想叫人来打扫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裴青城过去开门,见到门外站着一个妖里妖气的男人,穿着紧身皮裤,周身一股令人作呕的香水味。  
裴青城下意识地拧眉,从门边的多宝格里的那堆白色手帕中拿出一张来,掩在鼻子前面,嫌弃地问道:“什么事?”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3章主人要惩罚你  
“裴先生是吗?我叫Jerry,”细瘦的腰肢魅惑地拧动着,Jerry冷傲地说道,“我是你高价请来的调-教师,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叫我主人。”  
裴青城讽刺地看了他一眼,理也不理地想要关门,只当自己遇见了神经病。  
“你、你这是干什么?!”Jerry被裴青城的眼神和气势给镇住了,平时已经说习惯了的话对着这个人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但一想那些钱都已经交到他手上了,显然不会是造假,房间号也对得上,那只能说明,眼前这个人是在和他欲擒故纵。  
他见过不少故作矜持的人,最后不还是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  
Jerry还以为自己看穿了他闷骚的本质,心中得意,悠悠地从带来的包里取出一个特制的皮鞭,在空中用力甩了一下,对裴青城说道:“居然把主人关在门外,还不给我跪下!”  
“跪下?”裴青城危险地问。  
Jerry得意地一挑眉,厉声说道:“当然!你犯了错误,主人必须要惩罚你。”  
裴青城真的让他气笑了,而在他嘴角上扬的那一瞬间,Jerry恍惚看到了一道春日特有的和煦微风在山间穿过,顷刻间融化了冷傲的冰川,仿若雨雪初霁,万物复苏,令他下意识地一愣。  
不过,就当他沉浸在男人的盛世美颜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一条带着水汽的浴巾突如其来地蒙到了他脑袋上。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沙包大的拳头就朝他砸了过来!  
……  
“是谁派你来的。”十分钟后,裴青城一边慢条斯理地穿衣服,一边好整以暇地问那个自称Jerry的娘炮。刚才为了避免弄脏自己的手,他把浴巾蒙在了Jerry的头上,现在显然已经不能用了。  
Jerry终于意识到这人没在跟他开玩笑,连忙将浴巾从脑袋上扯下来,露出一张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脸,委屈地告状说:“是……是酒店前台!她还给了我一张有您签名的支票,裴先生,您一定相信我,我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惹您……”  
“支票?”穿好衣服,正在用消毒水擦手的裴青城脸都青了,“白雨霏,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白雨霏浑然不知裴青城那里的情况,她用从酒店前台那里勒索来的两块钱坐公交回了家,打算趁庄缙和她婆婆起床之前把衣服换了。  
这会儿刚五点多,夏季天亮的早,庄缙和婆婆刘玉芳应该还没有起床,她心里紧张的不行,一边留心着门内的动静,一边小心地开了密码锁,蹑手蹑脚地溜进了玄关。  
本以为婆婆和庄缙这个时间段还在休息,可没想到她开了门之后却听见婆婆在里面和别人打电话,语气凶巴巴地说道:“什么叫没找到人?我们庄缙亲眼看到她吃了药的,那药效据说很厉害,她一个女人能跑哪里去?你是不是不想认账?”  
什么?白雨霏如遭雷击,竟然真的是庄缙给她喂了药?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个光头胖子说的话难道是真的?她最信任的老公把她给卖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4章回回把她弄哭  
白雨霏觉得特别奇怪,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了他们,为什么他们要这么算计她?  
她跟庄缙结婚都三年了,庄缙一直对她很好,他们本是形式婚姻,庄缙却无保留地对她付出,而且不求任何的回报,所以白雨霏一直很觉得很亏欠庄缙,万事也都先替他想想。  
可庄缙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就把她给卖了!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刘玉芳丝毫没有察觉到白雨霏的到来,还在那儿大声地质问着什么,无非就是白雨霏不可能跑掉、一定是对方睡了人之后不想认账之类的话。  
白雨霏听的一个头两个大,她以为昨晚的一切只是场噩梦,等她回到这个能称之为“家”的地方她就会安全,可事实却是——这儿并不是她的家,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窝!  
越想越烦,而且昨晚上的事情耗费了她太多的精力,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心情去和那老巫婆吵架,况且她的样子也太狼狈了,别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刚从别的男人床上爬下来,怎么好意思去跟人吵架?  
所以她第一反应就是先养精蓄锐,等以后再回来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可是,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一个女人就打着呵欠从旁边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刚好和她打了个照面!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你就是雨霏姐姐吧?”即便是素颜,女人也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腰一拧,就抱着胳膊倚在鞋柜旁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嚣张又得意,“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啊……”  
那语气,俨然一个家的女主人,可白雨霏根本就不认识她,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但她不傻,一大早穿着丝绸吊带在她家里晃的人,恐怕离女主人也不远了。——她这还没死呢,庄缙就公然把人给带了回来,他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是想和她离婚,也犯不着做到这个地步吧?!  
“雨霏姐姐……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那女人夸张地捂着嘴,大声说道,“天呐!不会、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真是,好不乖呢。”  
她声音不小,客厅打电话的刘玉芳被惊动,猛地回头来看。那双堆满鱼尾纹的眼睛微微眯着,透着股上了年纪的人特有的精光,像是能直直扎进别人肉里似的。  
“张老板,你也别怪我说话直,我是听你说找不见人了有点担心而已。”刘玉芳换了一副面孔,和电话那边的人说道,“事情成不成不要紧,合作还是要继续的嘛,中午来家里吃饭?”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刘玉芳赔笑了两句,把电话挂断了。  
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白雨霏也不再躲,见她过来,溜尖的下巴朝那个嚣张的女人扬了扬,风轻云淡地问道:“这谁?家里新请的佣人?”  
“喂!你说谁是佣人?!”女人嗲兮兮地一跺脚,怀里像是揣着两只小白兔,波涛汹涌地颤了颤,几乎要从丝绸吊带里跳出来,“你眼睛是瞎的吗?哪有我这么漂亮的佣人?”  
白雨霏嗤笑一声,也不多说,只道:“我累了,热杯牛奶端到我房里。”说着,就要回去换衣服。  
其实,别看她表面上风轻云淡的,她心里揣着满腔的火气呢,但她这人就这样,遇事先在心里搁着,搁到不行了,才会一股脑全给倒出来,乌泱乌泱地把对方给砸死!而别人想看到她抓狂、崩溃的一面,比登天还难。  
也就裴青城那个禽兽,回回把她弄哭,还以此为乐。  
想到裴青城,她脸色倏地沉了下来,正思考着要怎么给他个教训,身后坐着的刘玉芳就喊住了她。  
“霏霏呀,你站住,妈有些话要和你说。”刘玉芳的语气很端正,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像是要教训学生的老师。  
白雨霏冷笑一声,回头看她,倒是要瞧瞧她能说出什么更不要脸的话来!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5章要点脸行不行  
她和庄缙结婚的原因没有告诉过第三个人,也就是说,刘玉芳一直是把她当儿媳妇儿的,可这老东西却联合别人要拿自个儿媳妇去换钱换合作,亏她还能做出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不怕天打雷劈。  
“昨晚你去哪儿了?”刘玉芳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她,嘴角带着雍容的笑,“庄缙找你一晚上,早上才睡下,你不解释一下,说不过去吧?”  
白雨霏让她气笑了,却也不拆穿她恶心的假面,反而说道:“昨晚啊,昨晚遇上我哥了。”天地良心,她说的可是大实话。  
“你哥?”刘玉芳听了这话,一拍桌子,凶相毕露地过来扯她身上的衣服,“一大早穿成这样回来,你当我是瞎的啊?身上的骚味儿隔十里路都能闻到,撒谎都不知道选个有技术含量的,我庄家倒了八辈子霉才娶了你这样不会下蛋的媳妇儿,三年了,你除了偷男人还会干点别的吗?”  
白雨霏让她用力推了一把,后背磕在柜角上,疼的她整张脸都扭在了一起。  
“我偷男人?”白雨霏冷笑了一声,反手推了回去,“你不瞎,却当别人都是傻子是不是?你和你儿子合伙干了什么,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不说穿是给你面子,你倒好,前一秒自己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后一秒就选择性失忆,刘玉芳女士你这是老年痴呆了呀!好歹也一大把年纪了,要点脸行不行?”  
她说一句,就推刘玉芳一下,刘玉芳比她矮半个头,几下就被她推到了墙角立着,脸上带着愤怒和惊慌。  
“呀!你、你干什么,不许你欺负老人家!”那胸前揣着俩小白兔的女人气冲冲地跑到白雨霏面前来,正义凛然地说道,“白雨霏你怎么能这么凶?小学老师没教你要尊老爱幼吗?你、你还有没有家教?”  
白雨霏看了她起伏不定的胸膛,温和地朝她笑了笑,而后用力给了她一个耳光!  
啪!——  
清脆的声音打乱了夏日清晨的清静,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房间里明明开足了冷气,却让刘玉芳和秦雅风出了一身的汗,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也太可怕了!  
“我虽然不尊老爱幼,但我没为老不尊啊。”白雨霏转手掐住她的脖子,手腕向上提,让秦雅风不得不抬起头来看她饱涵戏谑的眼睛,“而且,你妈有没有教过你,不要给人当小三儿?”  
秦雅风脸色煞白,左边被打的地方一点点地肿了起来,透出一种不正常的粉色,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扇过她耳光,而且,什么叫小三儿?庄缙说了无数次他根本就不爱这个女人,他爱的是自己,所以,她才不是小三儿!  
——在真爱面前,白雨霏这个**才是他们的小三儿!  
她越想越委屈,顿时仰着头哭泣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大声喊着庄缙的名字,被她拦在身后的刘玉芳见状,老脸也不要了,顿时跟着哭天抢地了起来。  
“吵什么吵?”庄缙红着眼推开房间的门,门板在墙上摔出震天的响声,足见他此时有多生气。看到客厅的景象时,庄缙有一秒的呆愣,等白雨霏回头朝他看过去,那呆愣瞬间被一抹愧疚和惊慌给取代了。  
他想说些什么,但秦雅风却适时地扑到他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阿缙,她、这个毒妇打我!”  
“什么?”庄缙拧眉去看秦雅风的脸,再瞧向白雨霏的时候,眼神就变了,愤怒、凶狠、斥责……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愧疚,简直像是不切实际的幻象。  
原来,这才是自己嫁了三年的男人的真面目,白雨霏彻底看透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6章我可没你那么脏  
“你打她了?”庄缙一副质问的语气,“雨霏,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温和的好女孩,但现在,你太让我失望了,雅风她比你年纪小,你怎么可以不由分说就打她?”  
白雨霏觉得很不可思议;“想离婚你就直说,现在这样有意思?”  
“你!……”庄缙显然没想到白雨霏把这份婚姻这么不放在心上,虽然他知道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有的只是利益,可在看见她秀气的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时,他还是本能地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这男人真是可笑,明明先背叛这段关系的人是他,他反倒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谴责别人。  
“婚当然是要离的,但轮不到你来说!”庄缙阴沉地说道,“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晚上,结果现在你却这副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我当然要离婚。”  
白雨霏一愣,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打的这样的注意。  
“你少冤枉我!”白雨霏也无法保持淡定了,“我还想问你呢,昨天明明是我们一起出去的,为什么你后来却不见了?我的手机钱包都不在身上,你妈打电话口口声声说你给我下了药,你又准备怎么跟我解释?”  
庄缙怜爱地看着秦雅风的脸,瞧都不瞧她一眼,“你自己出去鬼混,当然想尽办法要撇开我,难不成要带着我一起玩吗?嘁,我可没你那么脏……”  
“我脏?”白雨霏让他气笑了,“庄缙,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庄缙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昨天的经过是什么样子,你和这女人一清二楚,现在却这么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白雨霏也无法保持淡定了,“庄缙,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白雨霏其实不太恨秦雅风,毕竟她跟庄缙没什么感情,庄缙和谁谈恋爱都轮不到她管,她气的是庄缙竟然这么猥琐,为了离婚把她往别人床上送!  
想到这儿,她居然对跟裴青城睡了的事情也没那么抵触了。  
“喂!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庄缙打断她说,“你自己出轨,什么叫我把你给卖了?昨天那个酒店可是有监控的,回去一查就知道谁说的是真的。”  
白雨霏也懒得和他争辩了,见他不承认,索性说道:“少在这儿血口喷人!先出轨的明明是你,把我下药卖掉的也是你——婚的确要离,但你拐卖女人进行龌龊交易,我一定要告你们!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家鲜集团’的总经理,是个卖老婆求合作的软蛋!”  
“你敢!”庄缙横眉倒数,几步走到她跟前来,扯住她的胳膊把她甩到一边的沙发上去,“你自己穿成这个样子回来,一看就知道被男人玩过了,还敢在这儿胡说八道,我非治治你不可!”  
说着,扬手就打了她一个巴掌!  
白雨霏被打的偏过头去,不知是因为震惊还是因为疼痛,她开始不断地耳鸣,周遭的一切她都听不清楚了,只看到庄缙凶恶地在说着什么,秦雅风站在庄缙的身后得意地笑,刘玉芳脸上也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拿白眼飞她。  
好,真是好样的!  
白雨霏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仇恨,本来她还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现在看来,老虎不发威,他们还真当她是病猫!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7章真是好可怜哦  
“阿缙,差不多行了,别打太狠。”一旁的刘玉芳见庄缙还要打她,竟难得地出口阻拦,不过,下一秒她就又转了话锋说道,“我约了张老板中午过来吃饭,到时候亲手把这个女人交过去,不信她还能跑得掉。”  
庄缙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什么都没说。  
“张老板看上她挺长时间了,好不容易同意跟咱们合作,昨晚没到手,还以为是我们没诚意,早上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态度很强硬。”刘玉芳说道,“你也别有情绪,反正你们也是要离婚的,要我说,就把她锁在家里,她这张脸还是有点用处的。”  
秦雅风听见这话,顿时得意地朝白雨霏笑了一声,走过去在她腿上踢了一脚,说道:“看看你的样子,真是好可怜呦……”  
“刚刚不是还狂呢吗?”秦雅风说着,用力抓住白雨霏的头发,逼的她抬头,“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会诡辩吗?口口声声说我是小三儿,你以为自己强到哪儿去了?呵呵,不过就是个**!”  
说着,用力把她的脑袋一甩,然后扬起细瘦的胳膊就要把之前那一巴掌打回来!  
庄缙和刘玉芳在旁边站着,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刘玉芳是气她刚才对自己不恭敬,现在有人出手教训白雨霏,她高兴还来不及,庄缙则是纵容着秦雅风,这个女人他好不容易才追到手,宝贝的很,被白雨霏给打了,他本就心疼,找个机会给她消消气也好,女人嘛,打架不就那么几招?  
但他显然低估了白雨霏,她可以被人打一下,但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就在秦雅风的巴掌即将甩到她脸上的时候,白雨霏突然抬起脚,用力踹在了秦雅风胸前那对跳跃的小白兔上!脚下传来柔软的触感,白雨霏一阵恶心,趁着别人都没反应过来,直接朝秦雅风扑了过去,把她按在了地上!  
在这期间,她一手抓住她的胸用力地掐,一手扯过桌子上的水果刀,毫不犹豫地抵在了秦雅风的脸上……  
秦雅风疼的半边身子都麻了,本来还想骂她两句,但脸上那冰凉的触感让她头皮发紧,无比地惊恐地看向白雨霏秀气的脸。  
“你……你想干什么?”秦雅风哆哆嗦嗦的,话都说不清楚,“白雨霏,你知道我爸是谁吗?你今天敢动我,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白雨霏朝她温柔一笑,说道:“动你半天了,也没见我暴毙啊。”  
“白雨霏,你特么疯了吗?”庄缙看到这个场面,吓得眼睛都瞪圆了,“你拿刀干什么?给我放下刀,你敢动雅风一根汗毛,我非弄死你!”  
白雨霏回头看他一眼,挺认真地说道:“庄缙,你要是不犯贱,我们还是好朋友。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了,想离婚你可以直说,想要什么条件我们可以商量,毕竟这三年来确实挺委屈你的,权当给你的青春损失费吧,我也不会亏待你,但我没想到你这么蠢,居然选了最迂回最**的一种。”  
“你以为我真的怕你的恐吓?”白雨霏冷笑,拿刀子在秦雅风脸上拍来拍去的,语气还带着几分调皮,“告诉你们啊,现在谁也不要靠近我,刀子不长眼,戳到她漂亮的脸,我可不负责的哈,毕竟你刚才说我是疯子。”  
说着,在众人紧张的眼神下,抓着秦雅风的头发,像掐着一把韭菜似的,毫不留情地落刀去割!  
“长头发好麻烦哦。”白雨霏说道,“尤其像你这么长的头发,简直太累赘了,不过你别怕啊,我现在帮你全给剪掉……”手起刀落,秦雅风一头秀丽的长发,转眼就被她割的跟狗啃过的一样!  
而且多数都是贴着头皮割的,让人想给她修平了都不行,只能勉强理个寸头。  
秦雅风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头皮正一点点地暴露在空气中,那可是她悉心保养了好多年的长头发啊!现在全都被她给毁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8章非剥了她的皮  
这认知几乎让秦雅风崩溃,一想到自己头发都没了,她就像被抽了气的皮球,顿时发出了杀猪般的哭嚎声。  
“你这疯子,赶紧给我住手!”庄缙想要来把她拉开。  
白雨霏却直接将刀尖抵在了秦雅风的太阳穴上,凶狠地说道:“你敢往前迈一步试试!看是你手快,还是我刀子快。”  
“阿缙!我不活了!”秦雅风躺在地上,一边用力推着白雨霏的肩膀,一边惊恐地去摸自己的头发,在摸到一手扎人的发茬儿时,顿时哭的像天都塌了,“她这是要我的命啊,你快把她拉走,我的头发,我的头发啊啊啊!”  
庄缙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秦雅风的爸爸在银行很有威望,如果他们在一起,融资贷款方面的事情他几乎就不用愁了,但现在她被白雨霏这个疯子给弄成了这样,做父亲的怎么肯同意他们在一起?  
“白雨霏,你到底松不松?”庄缙看着秦雅风一头狗啃似的头发,又看看白雨霏饶有兴趣的表情,心一横,捡起桌子上的烟灰缸,举到白雨霏的脑后,喘着恶气道,“你自己作死,可别怪我心狠!”  
说着,竟然扬手狠狠地用烟灰缸去砸白雨霏的头!  
白雨霏没个防备,被他用材质极好的石质烟灰缸砸中了后脑勺,眼前顿时就是一黑,她浑身一僵,摇摇欲坠间,手上的刀没个准头,直接就戳在了秦雅风的左边耳朵上。  
一时间,凄厉的惨叫拔地而起,震得所有人都是一愣。  
庄缙颤颤巍巍地低头去看,打眼就瞧见秦雅风捂着左脸在地上打滚,指缝里居然全是血,他整个人都懵了,抖着手把晕晕乎乎的白雨霏推开,然后就去把秦雅风抱起来,惊慌地问她怎么了。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好疼啊!”秦雅风脸色煞白,嚎的跟耳朵掉了似的,满手的血配上她那鬼剃头的短发,那场面别提了,看了都得做噩梦。  
庄缙恶狠狠地瞪了晕在地上的白雨霏一眼,随手把烟灰缸丢在地上,对傻在一边的刘玉芳说道:“妈你看着她,我带雅风去医院,千万不要让这**跑了,等我回来,我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怎么会这样啊。”刘玉芳直接吓傻了,哆哆嗦嗦地道,“儿子,咱不能这么便宜她了,她这是故意伤害,我们要报警,让她坐牢!”  
庄缙眉头紧拧,不敢答应。  
他到底还是怕白雨霏把他卖老婆的事情给说出去,家里的公司经营状况本来就已经够糟了,要是再出了这样的丑闻,几乎可以直接关门了。  
何况白雨霏还是个挺火的漫画家,微博五十几万的粉丝在那儿摆着,除非她永远不出去,否则,真的闹起来,他们不一定能占到好处,还是先抓了把柄在手里比较好。  
“报什么警?”庄缙说道,“咱们做的事情也不好看,除非有办法能制住她,让她投鼠忌器。”  
刘玉芳想到了一点:“不是让你在酒店里安摄像头,拍她和张老板出轨的过程吗?她昨晚到底有没有和张老板出去?”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庄缙一边抱着秦雅风往外走,一边说道,“等会儿你把她这个样子给拍下来,然后再拍些裸照,如果她真敢说什么对我们不利的话,直接上微博挂她,就说她出轨被别人给拍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2238 
财富
248453  
积分
152840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6-18 
###第9章瞧你这个浪样子  
刘玉芳沉吟片刻,也觉得这办法更合适一些,当下得意地瞅了她两眼,对庄缙说道:“知道了,你快带雅风去医院吧,流了那么多的血,估计伤得不轻,到医院以后赶紧让人出验伤报告,什么手续都给办一办。”  
“知道了。”庄缙答应一声,抱着秦雅风快速地离开了。  
她一走,刘玉芳就把白雨霏搬到沙发上,把她穿着的衬衫撩上去,堪堪遮住腿根儿,露出一双又长又直的腿,然后又把她的衬衣扣子解开三颗,做出一副无比风情的样子来。  
找出相机拍了几张。  
白雨霏还没有彻底昏厥,她后脑勺被砸出了血,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要晕不晕的,极力想睁大眼睛去让刘玉芳滚蛋,但也只睁开了一条微微的缝隙而已。  
可就是这样双眼迷离的样子反而更加惹眼。  
刘玉芳冷笑着,接连拍了好几张,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说。白雨霏没办法,她眼前一片浓雾似的白,想看清楚都不行,刘玉芳也不管她,拍了几张之后,就凶相毕露地拿过一旁的鸡毛掸子往她身上猛抽。  
“瞧你这个浪样子。”刘玉芳打了她好几下,累了,站在旁边冷哼,“说我不要脸,看我不整死你!”  
说着,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脸上带着阴谋的笑意。  
白雨霏用力掐自己的手心,想要清醒一点,结果就听见刘玉芳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张老板您现在有时间吗?诶诶,哪里的话啊?叫您来当然不会亏待您了。”刘玉芳的语气充满了龌龊,“好好好,那就等您来了。”  
说着,也没管白雨霏,默默地晃到主卧去,在空调后面装了个**。  
白雨霏当然想跑,但她刚爬到门口,刘玉芳就回来了,拖着她的脚踝,就把她往主卧里扯,过程中她的衣服早就散开了,基本是个衣不蔽体的样子。  
“还敢跑。”刘玉芳打了她几巴掌,把她按在床上要脱她的衣服给她拍裸照,“到时候张老板过来,你可就是女主角,这么好的机会,你应该把握才对,跑?你跑得了吗?!”  
叮咚——叮咚——  
就在她像容嬷嬷对紫薇那样面目狰狞地掐着白雨霏的时候,有人按了门铃。刘玉芳以为是张老板来了,忙不迭地就过去开门。  
白雨霏躺在床上,看着空调后面隐蔽的红点,心中无比地怄气。不过,就在她以为自己这次一定在劫难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刘玉芳惊恐的声音:“你们是谁?知道这儿是谁的家吗你们就乱闯?!”  
“闭嘴,老东西。”恶狠狠的咒骂声,夹着清脆的耳光响,白雨霏听见了一个她十分熟悉,同时又格外惧怕的声音,“白雨霏呢?她在哪儿?”  
裴青城……  
白雨霏昏迷之前,五味陈杂地想,果然,他们之间有了那样的关系,再想撇的干干净净,几乎是不可能了。  
裴青城之前并没有出现在白雨霏的婚礼上,所以刘玉芳也不认识他,不过,光是看见这么一个高大帅气、气宇不凡的男人带着那么多黑衣大汉闯进自己家里,即使她是占理儿的那一方,也依旧不敢吭声。  
嫌她烦似的,裴青城让人拦着她,甩出一张洁白的手帕抵在自己高挺的鼻前,拧着眉四下打量了起来。  
庄家的房子不算大,三室两厅,裴青城很快就发现了狼狈地躺在卧室床上的白雨霏,那一瞬间,他本就冷漠的脸色更是染上了一层可怕的冰霜。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