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60 | 浏览:13186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奋斗在饥荒年代》作者:采兰赠芍 (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0章 掏大粪
    二乔从炕上爬起来朝着外面看出去,就见土豆和小满在院子里铲雪呢,哎呦喂,这一夜无声无息的竟然就下了这么厚的一场雪!

    二乔忙穿了棉袄棉裤出去,招呼两人道:“好了好了,都进灶房去。”

    说着就把一旁胡闹的小满抱了起来。

    小满两个脸蛋被冻的通红,看到姐姐就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二乔有些无奈,这孩子就知道傻笑,也不会说话。

    进了灶房,二乔发现放在灶头旁边的面盆已经挪到了案板上,只是面都溢了出来,灰色的,一股子酸气往外冒,二乔一看锅里热水都烧好了,忙舀了水简单洗了手脸,就把面扒拉了下,不错,发的很好。

    把面全部从陶盆里挖出来撒了些干面粉就揉了起来,这发面不敢劲太大,不然蒸出来就僵的很,俗称气死面。

    撒上碱面揉的差不多,二乔把面瘫在案板上,把昨天那颗大伯娘给的大白菜拿出来扒皮,然后简单洗了下就开始切了,白菜出水的,切的时候撒点盐上去,就不会到处蹦了,最后把水一捏就可以搅拌上肉做馅了。

    土豆把院子扫净了也进来舀水和小满洗了起来,看到姐姐把切好的一大碗的肉末和油炸倒了进去,不禁吞咽了下口水,有些舍不得,可是一看到小满眼巴巴的看着就不再说什么了,姐姐都说了,她有计划的。

    家里的蒸馍的篦子特比大,一层能放拳头大小的二十个包子,两个篦子同时蒸,一下子就蒸完了。

    二乔把手刚洗干净,就感觉肚子一阵阵的疼,忙回房拿了糙卫生纸去了院子里的茅房。

    一进茅房二乔就说不出话来了,这屎都顶出来了,还好是冬天,冻成了尖尖的,不过这要是蹲上绝对顶着屁股的。

    二乔想了想,从旁边找了两块转头把台子加高了些,这才小心翼翼的蹲上去了。

    这身子许久没吃有油水的东西,昨天猛地一吃不适应,这不窜稀了。

    拉完了,二乔想着等结上冰了之后得把这厕所掏一掏了,不然这得加多少砖头够啊。

    二乔回去洗脸洗手,一旁的小满眼巴巴的看着锅,土豆乖巧的在烧火。

    二乔就进去挖了点包谷面用水化开了,填了把火,打算烧点大叉子粥喝,总不能干吃包子吧。

    二乔算着时间,差不多好的时候掀开笼篦用手按了按包子,嗯,熟了。

    忙盖上一层层的放在了案板上,一时间面香味充斥着小小的灶房,小满盯着白面包子呆呆的喊了声:“包子!”

    土豆也笑嘻嘻的道:“是包子!”等反应过来猛地转过身晃着小满道:“小满,你说话了,你说话了!”

    此时小满却不再说了,笑嘻嘻的指着包子不停地晃脑袋。

    二乔此时才松口气,能说话就好,不然这孩子以后可咋办呢。

    二乔见土豆还在晃小满,忙阻止道:“好了,土豆,让小满慢慢来,她今天能说包子,赶明儿啊什么话都能说了!”

    土豆觉得姐姐说的对,他妹妹小满不是小哑巴,是能说话的,一时间土豆开心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二乔摸了下土豆的脑袋道:“哎呦,咱土豆要掉金豆子啊!”

    土豆忙把眼泪憋回去,一个劲的摇头,这边锅上的包谷珍稀饭也烧好了,不多时三人就对着两盘子的大包和三碗稀饭了。

    二乔给两个孩子每人的小碗里凉了一个,自己这才拿起一个揪了一片吃了起来,确实很宣软呢,吃了口白菜肉,顿时浑身都舒畅了,果然白菜肉的包子才是正道!

    二乔给小满也撕了一块味道嘴里,小满早就想吃了,那小嘴和小兔子似得,一阵就嚼没了。

    土豆也小心的吃着包子,包子里还放了油渣,一口要下去,那油就往外冒,土豆忍着烫,赶紧把手上的油都舔了,这要是掉地上也太可惜了。

    二乔一口气吃了四个大包子,就连小满也吃了两个,喝完稀饭就一个劲的揉肚子,可是脸上的欢喜却怎么也藏不住。

    土豆吃了两个大包子,喝了一碗稀饭吃得饱饱的了,看着剩下的那么多包子,顿时满足不已,这得吃好多天吧!

    吃完饭,二乔把剩下的包子冷凉都放在篮子里掉在仓房里了,自己则去看了下厕所,已经上冻了,二乔找来一个大铁镐,打算把屎巴都翘起来然后挪到她家自留地去,运气好的是,她家自留地就在院子对面。

    这边二乔刚敲了下,就恶心的要命,刚要打退堂骨就听到门外有个男人喊道:“土豆,二乔!”

    叫她二乔?她记得村里人都叫她庄家三妮么?对了,原主的爹叫原主二乔的。

    土豆听到动静已经跑出来开门了,一开门就冲着那高大粗壮的汉子嚷嚷道:“爹,小满会说话了!爹,小满会说话了!”

    庄有田把地上的儿子一把抱了起来,声音特大的问道:“小满会说话了?”

    土豆被爹抱着有些不自然,可是心里却高兴,搂着老爹的脖子高兴的喊:“姐,姐,爹回来了!”

    二乔也从茅房出来了,脸上裹着头巾,穿着大花棉袄,看到庄有田先愣了下,怪不得原主这身板结实呢,瞧瞧庄有田的身板就知道了,这是遗传啊。

    庄有田看到女儿怪莫样问道:“干啥呢?”

    二乔苦哈哈的道:“爹,粪都溢出来了,我打算掏掏!”

    庄有田忙放下土豆走过去,朝着茅厕看了眼,确实太多了,接过二乔手里的铁镐道:“爹来干,你大伯托信来说你掉大沟里了?咋回事?”

    二乔傻笑道:“捞鱼去了,结果站的位置不好,掉里头了,烧了两天,昨儿就好了!”

    庄有田力气大,一铁镐下去就看别(四声)出一大疙瘩的屎巴巴来,二乔看的胃里翻滚起来,忙抱起一旁的小满跑得老远喊道:“爹,你吃了没?我给你热饭去!”

    庄有田见女儿跑老远,愣了下,这丫头以前不是不怕这些的么,经常自己掏粪的,怕是年岁大了,知道好赖了,招呼道:“烧点粥就行了,我下午回去吃!”

    这会距离中午的饭点还早,二乔就给庄有田一个人热了四个大肉包子,烧了一大碗的苞谷茬子,然后又烧了些水出来,掏粪得洗洗不是。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1章 便宜爹回来了
    庄有田这活一干就没完了,不但把茅房收拾干净了,这不又上房了,把雪全部都推到院子里了,这会已经中午了,家里没有推车,得去借,于是庄有田就进了灶房打算吃点再干。

    在灶房洗了手脸,看到桌子上的大白包子愣愣的道:“咋还是包子呢,留着你们自己吃,爹喝点碴子粥就行!”

    二乔对于这个帮着他们收拾茅房,又上房铲雪的老爹还是很满意的,笑着道:“我和弟弟妹妹都吃了,早上吃太晚了,这会都不饿,爹你吃吧,蒸了不老少呢!”

    庄有田见儿子和小闺女都不眼馋在一旁玩也就相信了,如果真没吃,土豆还罢了,小满是绝对会围上来的。

    一口咬下去竟然是肉的,这么多油,庄有田的大舌头赶紧添了下,不敢掉地上了,见女儿在一旁坐在就问道:“哪来的肉啊?”

    二乔笑眯眯的道:“去公社买盐,遇到货车司机了,买的,就是就是...”二乔没说完。

    庄有田大口把剩下点包子都吃了才问道:“咋了,还吞吞吐吐的!”

    二乔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是我才给奶家送了一小碗肉。”

    庄有田又拿起一个包子吃了一口才道:“这有啥,以后再有肉了也别送了!”

    啥?二乔感觉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一般情况下,这个时代的农村汉子都有些个愚孝么?她这便宜爹似乎不太一样啊!

    庄有田喝了口大叉子粥才道:“赡养你爷奶是我和你大伯二伯的义务,和你们这些小辈有甚关系,你管好你们姐弟三就行了,爹每个月给你爷奶三块钱呢,不少了!”

    二乔眼睛瞪得溜圆,原本她还以为拿走家里鸡给那寡妇坐月子的庄有田是个渣爹呢,瞧这话说的,太明事理了!

    庄有田到底没舍得把包子都吃完,硬是留下了一个。

    二乔见他又出去借车拉雪了,就赶紧煮了两个鸵鸟蛋出来。

    庄有田速度特别快,借了板车过来把雪全部推到外面去之后就和二乔招呼了一声去了老太太那边。

    庄二乔看着干干净净的院子和茅房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样清清亮亮的了。

    庄有田是请假出来的,去完老太太那里就要回矿上,看到三个儿女,叹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三块钱递了过去:“二乔收着,要是再遇到肉就买了和弟弟烧着吃!”

    二乔接了过来,忙把旁边煮好的鸵鸟蛋和四个凉了的包子用块纱布包裹起来递了过去:“爹,路上吃!”

    庄有田看了眼,想到屋里坐月子的婆娘,就接了过来,又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就带上狗皮帽子走了。

    二乔和土豆站在门口,直看到庄有田隐没在了拐弯不见了才回到了屋里。

    二乔看着有些闷闷不乐的两个孩子,笑着道:“中午饭想吃啥?”

    土豆摇摇头道:“姐,我不饿。”

    二乔抱起小满,笑着道:“啥不饿,你忘了姐和你说的话了,要好好吃饭,才能长大个子!”

    土豆嗯了一声就跟着二乔后面去灶房了,两个孩子对包子还没过瘾呢,二乔干脆偷懒热了些包子,把剩下的些白菜心切碎打在面糊糊里了煮了煮。

    白菜肉包子怎么吃不腻,土豆不一会心情就好了,两个半包子一会就吃了下去,摸着自己的肚子欢快的道:“姐,你看我肚子都鼓起来了!”

    二乔有些好笑的摸了下土豆的圆肚子,一旁小满忙把肚子一鼓起来让姐姐摸,二乔赶紧也摸摸小满的。

    一时间小屋里欢笑不断。

    吃完饭,土豆说今天天气好,可以拿点菜出来,二乔这才想起,家里有个菜窖,里面存放冬菜的,有白菜土豆,红薯,还有大白萝卜,不过都不多。

    二乔收拾完碗筷就戴着家里的破手套,戴上满是补丁的围裙出来了,先把菜窖上的破毡子掀了起来,下面是一个木头盖子,掀开后一阵阵热气涌了出来。

    二乔把一个篮子扔了下去,自己则顺着梯子也下去了。

    菜窖刚好容一个人站着,掀开草帘子,取了四颗白菜放在篮子里,喊了一声,土豆就缓缓的拉上去了,二乔这才想起,土豆力气小,自己放多了。

    接下来运上去些土豆,两个大白萝卜和四五个红薯。

    现在的红薯比不上后世的,如今最粗的也不过孩子胳膊粗细,其他都是那种细长的,土地的肥力不够。

    把帘子都盖上之后,二乔这才顺着梯子又爬回去了,土豆真是个勤快的孩子,趁着这一回功夫都把菜全部运到灶房了。

    二乔把毛毡都盖好也赶紧进去了,顾不上洗手,把白菜外面不好的黑叶子都掰掉菜一个个拿到小仓房的架子上摆着了,不去烂叶子菜容易烂心。

    等收拾好之后,二乔就洗了手回屋里了,两个孩子也玩累了,此时都躺在炕上伸手打着玩呢。

    二乔不困想了想就打开箱子看了起来,箱子地下还有两块布呢,一块小碎花的,一块蓝色的,都是棉布,还挺厚实的。

    二乔不会裁难度太大的衣服,但是像**这样的简单款她还是会的,可是这么整块的布用来做**浪费了。

    于是她又翻了起来,发现自己的两件已经满是补丁的罩衫,脊背的位置倒是没有一点补丁。

    爬起来又去隔壁屋里找到几件女士的褂子,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三年前去世的便宜娘的,这倒没啥忌讳。

    二乔就把罩衫全部都裁开了。

    比着给小满和土豆一人裁了件**,小满是小碎花的面子,后面则是深红色的背后,夹里子则是灰蓝色的。

    土豆的则是蓝色的面子,后背是灰色和蓝色拼接的,芯子是二乔的一件灰色罩衫,布料是旧了点,可好在没一个补丁。

    夹层**简单,就是双层的,穿着护着肚子,扣子是裁出的那几件衣服上的,这扣子可都是需要工业券买的,这东西只要不坏几乎都是反复利用的。

    等二乔把两件**都缝好在之后才注意到两个孩子都睡着了。

    笑了笑把**放在他们的被子上这才出去了。

    家里没有暖壶,二乔就烧了点开水倒上端进来放着,等两孩子睡醒了喝,自己则打开微信的漂流瓶。

    点开“扔一个”写上:有愿意用蔬菜换粮食的朋友没?然后顺手就给扔了出去。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2章 蜘蛛丝
    那一捆菜二乔到底没敢拿出来吃,实在是太违背季节和这个时代人的认知了,为了避免麻烦,二乔决定还是换点粮食得了。

    瓶子扔出去一会就看到有五条信息信息出现了。

    二乔点开,第一个信息是叫做香蕉人的发来信息:“多么?”

    二乔想了想,那一捆小青菜估计有七八斤呢,于是就回复了过去。

    下个信息是个小孩子头像的,昵称叫做:来此北方的狼,有点个反差萌,这人直接说:“样品上传!”

    二乔想了想,麻利的下了炕,去了隔壁屋子,把那捆菜捣腾出来,拿了一根菜拍照上传上去了。

    给骷髅头和北方的狼都出传了个。

    其他信息二乔扫了眼,要么是问号,要么是询问二乔他们缺粮食么,都是些没用的信息。

    再二乔传完信息之后,北方的狼先回了信息,:可以用面条兑换么?

    二乔忙点头,面条好啊!

    那边传了一捆面条过来了,二乔赶紧倒提取了出来,这一捆也就四五斤的样子,二乔干脆给了一半菜发送过去。

    没想到这边刚发送完,香蕉人也发来信息:“粮食没有,可以用布料换么?”

    二乔一听忙回复道:布料也可以啊,最好是棉花!

    香蕉人那边问道:“棉花是什么?”

    二乔就更呆了,棉花都不知道啊?于是回屋子拿了一团棉花发了过去,那边很快的回复了,语气很激动:“这是天然种植棉?”

    二乔回复:“是啊,难道还有假棉花不成!”

    香蕉人没有说话,就在二乔冻的打算回被窝的时候,香蕉人发来的一大团白乎乎的东西,二乔点击接收,然后提取。

    东屋的炕上霍然出现了一大坨的白白的东西,二乔吓了一跳,上去一摸,软软的,和面花有点像,但是有点弹力,像后世的丝棉,但似乎比丝绵更具韧性。

    二乔问:“这是什么棉?”

    香蕉人回复道:“这是蛛丝,一种巨大的养殖形蜘蛛的丝,可以用来织衣服,也可以填充用。”

    二乔吓了一跳,养殖形的蜘蛛?那得多大啊,是不是和蚕丝一样?那就是好东西啊。

    这么多棉丝,二乔的那些菜就不够看了,可是二乔又舍不得退给人家,家里的被子都不行了,早该做新的了,这么多棉丝,最起码能做两床吧。

    却不想那边骷髅头回话了:“能不能兑换些你的那个棉花种子?”

    二乔愣了下,回忆起来,棉花种子啊,她家里没有,队上种植过,种子应该在大队粮仓那边,二乔马上答应了下来:“可以,不过要过些日子,种子不在我手里!”

    香蕉人一听激动坏了,忙又传了三卷布和更大一团棉丝过来:“这是订金!”

    二乔对着东屋一炕的棉丝和三大捆的布激动的差点大笑起来,这布可真厚啊,一捆纯红色的,一捆蓝色的,一捆蓝白色小格子。

    二乔激动的展开来看,我的妈啊,占大便宜了,这得十米长,三米宽吧,这的做多少衣服啊!

    二乔麻利的把棉丝全部收了起来,布也都收了起来。

    这边两个孩子睡醒了,二乔让两人喝了水,让他们穿好衣服在外面玩一会,免得一会吃饭没胃口。

    有了挂面,二乔心情好多了,直接切了点肉片,切了点白菜进去,呛了汤锅,做了三碗汤挂面。

    土豆正在烧东屋的炕,姐姐说是一会个要用,他烧了炕回来看到三大碗汤面都傻眼了。

    二乔正在刷锅,看到土豆盯着碗不吃,就劝道:“晚上了,吃点汤面吧,明儿咱们还吃包子!”

    土豆一听忙摆手解释道:“姐,我爱吃汤面!”

    二乔一听故意把声音拉长了道:“噢,你不爱吃包子!”

    土豆这次头摇的和波浪鼓似得:“不是,我也爱吃包子,也爱吃汤面!”

    二乔好笑的摸了下弟弟的脑袋,把一旁正在呼哧呼哧吹自己碗的小满抱了过来放在小凳子上。

    土豆这才坐下来小心的夹起一根面,好白啊,细细长长的,他见过郭子他家吃,郭子的哥哥当兵的,他奶身体不好,郭子哥哥经常邮寄精细粮食回来给他奶补身体,每次他奶都会给郭子分点。

    土豆吃了起来,哇,和他想象的一样好吃呢,特别滑,特别精道!

    二乔给小满喂了点,小满也是个爱吃面条的,不用教,吸溜一下就进嘴巴里了。

    二乔出锅前尝了下,这面不是普通的挂面,而是手工面,拉细了之后挂着晾晒,然后再砌成一样长短包装的,比挂面劲道的多。

    小满把自己的一碗全部吃完了之后还看着二乔那一汤碗面,二乔哄到:“咱明儿下午还吃,小满乖,一会和哥哥吃糖!”一听吃糖小满忙站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是乖宝宝。

    二乔看的直笑,这孩子太聪明了!

    吃完饭,土豆闹着要刷锅,二乔想了想,这会天边还有点亮光,自己赶紧先铺一床被子出来,晚上说不定能赶得上盖。

    东屋的炕大,且上面光秃秃的,二乔快速的把棉丝拿出来一些放在一个空置的箱子里,敞开着,把他们盖的被子拆开,一看,有点脏,得洗洗才能用,二乔想了想,就算洗干净了,也只能外用,那些新布只能放在里面,不如就新的做算了,今天现盖上,明天等旧的干了再把旧的做成被罩罩上去,二乔突然觉得自己太聪明了,外面破点也能掩人耳目!

    说干就干,二乔把蓝格子的布拿了出来,这么厚的,做被子真有点可惜了,犹豫了下,又把家里些破衣服整理了下,大概有七八件实在不能穿的。

    二乔想了想,那些蓝布可以给家里人做衣服,这些破衣服不如拿来做被子算了。

    说干就干,二乔速度极快的喀嚓喀嚓的剪了起来,把衣服都拼接成了大大的被面,被里子,然后把那些雪白的棉丝,扯开一点点的瘫上去。

    土豆见外面天黑了,就把门拴好,拉着小满回屋了,看到东屋雪白雪白的棉花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小满则是上前揪了块,捏在手里玩。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3章 嫁衣
    晚上九点多,二乔终于在两个孩子焦急的等待下做好了一床长两米,宽一米八的被子,其实她可以更快,一是这蜘蛛丝太有弹力了,不多行几道就虚泡的厉害,二是家里的煤油灯被她送给了黑山羊,黑灯瞎火的,她是摸着缝的!

    就这样两个孩子高兴的都欢呼了起来,二乔无奈让两人赶紧洗漱了之后躺会炕上了。

    土豆爬在被子上好半天才道:“姐,天上的云是不是也这么软啊?”

    二乔有些无奈的把这孩子抱了起来,和小满一起放在被子里,上面的软被子使得下面薄薄的褥子就干巴巴的了,二乔叹口气得,褥子也得换了。

    小满是个实在的孩子,抱着被子不撒手,激动不停的用小手拍打,然后冲着她和土豆不停嘿嘿傻笑。

    在两个孩子都躺下之后,二乔靠在枕头上想着,等明天把棉丝填充道中午做的马甲里面,这样就成棉马甲了,穿着也保暖些。

    摸着柔软的被子,二乔脑子突然里灵光一闪,可不是做衣服么,她记得孤儿院里有个大妈老家是疆省的,那边气候严寒,本地的少数民族养羊,到了夏天就剪羊毛,然后洗干净之后卷线,染色或者不染色再织成毛衣!

    对啊,自己虽然裁衣服一般,但是织毛衣可是行家里手啊!

    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水品普遍不行,这个时候还有染色剂卖的,到时候自己买点红的,蓝的,黑色,这样全家都有毛衣穿了!

    二乔觉得自己简直是过日子的小能手么!

    家里的那些破衣服只够做一床被子,二乔想着得弄点布回来啊,自己的那些布质量太好,太厚,做被罩划不来不说,盖着也不舒服,就这样,二乔在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计划中进入了梦想中。

    第二天吃过早饭,二乔在家正洗旧被子上的被面和被里子呢,就听到门被敲响了,土豆正和小满在院子里玩,听到敲门声就过去开门了,土豆开了门就喊了声:“姐,是大花姐!”

    然后二乔就看到从外面走进来个穿着大花袄子的姑娘,长长的黑辫子,果然很花啊!

    这大花家里条件应该不错,圆脸蛋,粉白粉白的,大花猛地一看二乔剪短的头发,直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二乔懒得理会,打上肥皂就继续擦洗许久不曾洗的被子。

    一旁大花看到二乔用的肥皂,不禁咂嘴道:“三妮儿,你用肥皂洗啊,这多浪费的!”

    二乔不知道这有啥好浪费,摇头道:“脏,不用不行!”

    大花一看那黑乎乎的水也知道怕是许久没洗了,拉了把小木头凳子坐下来道:“三妮儿,河秀下个月结婚呢,昨天婆家下定了,咱们去看看呗!”

    二乔回忆了下,河秀,全名庄河秀,是村里庄铁汉家的女儿,庄铁汉家里有三个儿子,有一个当兵了,还有个是煤矿工人,小儿子好像和土豆一样大,家里唯一的女儿十八岁了,被说给了城里人,好像是煤矿正式工人,吃供应粮的。

    这个河秀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文静,和原主,还有眼前的大花,关系都不错,想了想二乔答应道:“好吧,咱们转转。”说着就把被子揉了下,泡上了,还是泡泡吧,太脏了。

    二乔回屋去,把自己那件花棉袄也给套上了,摸了下自己和钢丝一样的头发,二乔有些无奈的把那块藏蓝色的头巾裹上了。

    问了声土豆和小满都要在院子玩,二乔就把门从外面拴上出去了。

    大花一直盯着二乔看,二乔见状不经意的问道:“看啥呢?”

    大花咯咯笑了起来:“我咋觉得你不一样了呢!”

    二乔心里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道:“那里不一样了,我还不是我!”

    大花从上打量了下,这黑三妮脸好像光了,走路的姿势看着有女孩子气了,不像以前,那走路大踏步的样子贼汉子了,也舍得把那件新棉袄拿出来穿了。

    大花笑嘻嘻的道:“是你都是你,就是感觉比以前更像女娃子了!”

    二乔一听,佯装生气道:“你敢说我不是女娃子,看我不打你!”两人疯疯癫癫的追着跑了一阵子就到了村南边的砖瓦房这边了。

    庄铁汉家儿子们都有出息,所以家里是村上第一个盖砖房的,窗户上可都是玻璃呢,不像二乔家里是糊着白纸,风一大就吹着屋里凉飕飕的,一点不保温。

    河秀的娘正在灶房洗衣服,看到两个姑娘来找自己家姑娘了,忙朝着屋子要和道:“河秀,大花和三妮来看你了!”

    河秀是个特别秀气的姑娘,和他们村大多数姑娘不一样,长得秀秀气气的,个子也不低,足有一米六五呢,因为家里条件好,吃的好,唇红齿白的。

    到门口就招呼两人去她的西屋坐,因为要待嫁了,她屋里堆着一大堆的布料和一些粗布的床单之类的,二乔一看眼睛都亮了,这么多粗布啊,够做个很多被罩了吧。

    三人上了炕,河秀娘从外面进来端着一箩筐的花生道:“来吃花生,到了正日子,你们可都要来啊,你们是河秀的小姐妹,倒时候可要帮着顶门呢!”

    二乔和大花忙应了一声,就在河秀在收拾布料的时候,二乔看到了一做了一半的红色罩衫,眼珠子动了动,面色颇为遗憾的道:“这就是河秀的嫁衣啊?”

    此时正在帮着收东西的河秀娘忙展开道:“是啊,这是河秀她大姑从县里买的布呢,你们看看好不好!”

    大花和二乔都上前摸了下,很厚,就是有点粗,不是特别好的布。

    二乔眉头皱起:“河秀结婚就穿这样的衣服啊?听说男方城里人呢,不说嘴啊?”

    河秀妈一听脸色有些难看,可是这孩子也是好意,叹口气道:“这有啥办法呢,这已经是县里最好的红布了!”

    二乔面上做出挣扎状了,就在众人要开口问的时候菜道:“我家里有块上好的红布!可是...”

    河秀和河秀娘都瞪大了眼睛:“可是什么?”

    二乔羞涩的道:“那是我娘生前买来给我做嫁衣的。”二乔羞涩的样子让大家伙都觉得有些个辣眼睛,然后就听二乔一副大义为了朋友道:“只不过,河秀是我的好朋友,她嫁得好,我也有面子不是,我先家去,把布拿来,婶子看看再说。”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4章 聪明的大花
    二乔的布,是三米的幅宽,罩衫一米五的幅宽就可以了,做一身罩衫,最多一米六的布,二乔想了想,就裁了个一米五宽,两米长,当然她多给了五公分出来,在外面包了个破布包皮就出来了。

    等到了河秀家,河秀娘着急的就在大门口等着了,哗啦啦的拥着进了西屋,二乔手里的布就被夺走了。

    二乔一路走的急,进屋端起炕桌上的碗就喝了起来,还没放下碗就听到众人不停的抽气声。

    二乔慢慢喝着水,眼睛得意的看着众人,就知道你们会满意!

    河秀娘摸着这厚实的红布,弹力的,怎么有点像羊毛妮的呢,哎呦,没想到庄有田那死去的婆娘竟然给姑娘置办了下了这么好的料子啊,这也不奇怪,庄有田那死去的婆娘可是城里人,能有这样的眼界不奇怪!

    一旁河秀还以为三妮是吹牛呢,这会看到这红艳艳的布,再摸摸自己那粗糙的布,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河秀妈到底是老姜,忙思量了起来,如果庄家三妮儿没有别的打算也不会把布拿出来的,这年头谁家好东西布藏着掖着啊,这拿出来说明她有心出手!

    于是笑着道:“三妮啊,你看你河秀姐下个月就要出嫁了,这嫁的还是城里人,这要是没个好嫁衣,这以后在婆家可底气。”说着眼圈儿都红了,那伤心可不是假的。

    二乔忙点头:“可不是,婶子说的对,这城里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的!”

    河秀娘见二乔这么上道,忙压抑下伤感,笑着道:“你看看你这布让你给河秀姐成不?婶子出钱买!”

    二乔忙摇头,那头要的和拨浪鼓似得,这些河秀娘傻眼了,这不打算卖,是想干嘛?

    二乔大义凛然的道:“咱一个村的,说啥买不买的,给我河秀姐穿就是了!”

    河秀娘一听拍了下大腿,哎呦这孩子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虽然这话说的有点假,可是多中听啊!

    于是河秀娘道:“这不成,咱咋能白拿你家好东西,你看你要点啥,婶子和你换也成。”

    此时二乔才支支吾吾的道:“婶子是个实诚人,也知道我家难,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家啊如今被子都不行了,我想着弄点粗布回去做被面子被里子,婶子看着给我点就行。”

    河秀娘心里一个算盘噼里啪啦的就算了起来,这布她刚刚偷偷量了,比两米还多,一米五宽的幅,做一件罩衫还能在给妮子做个**,这种布城里买下来一米最起码十来块吧,还得要布票,两米的话,得小三十了啊。

    不过为了女儿能风风光光出嫁,河秀娘决定拼了!

    于是半个小时后,二乔抱着六个两米乘一米八的粗布单子,还有半麻袋的花生和大花往家走了。

    大花帮着二乔提着花生,哼笑道:“那布你还有吧?”

    二乔微微一愣顿住了脚步,大花一看就觉得自己猜对了:“我都看到了,那布不止那么宽的幅,是你用剪刀剪得,不行,剩下的你得匀给我!我家也有粗布!”

    二乔真被大花的聪明打败了,这姑娘得多臭美啊,关注点都和别人不一样,农村这老粗布可都是纯棉的,到了夏天还可以做宽腿裤子穿,所以二乔直接答应了,到了家之后,二乔直接把那块裁好的布拿了出来。

    大花眼睛都亮了,二乔忙道:“这可不能和外人说,再来你这衣服以后再做,先别抢了河秀的风光。”

    大花哼了一声道:“知道了!等着回去给你拿布去了!”

    有了粗布,那些黑乎乎的旧被面也用不上了,二乔简单洗洗就晒着了,晒干了就缝了铺在炕炕上吧,这年头谁家不是缝缝补补又三年,自己这要是敢扔了,可是要挨骂的。

    大花速度很快,也是六块粗布布料,但是比河秀家织的细,颜色也搭配的漂亮,还有半袋子的生瓜子。

    大花见二乔看的细,有些心疼的道:“这布可是我自己织的,用了海市买的燃料呢!”

    海市的染料?二乔眼睛一亮忙问道:“能帮我买点不?我想纺线给小满织一件毛衣。”

    大花以为是那种面线呢,那玩意织出来没有弹力,一点不好看,不过还是答应了:“都要啥颜色的啊,我托人给你带,就看在这些布料的面子上了。”

    二乔一听,眼睛一亮,小心的凑到大花的耳朵跟前道:“我还有门道弄来这种布料呢!”

    什么?大花瞪圆了杏眼,嗔怪的拍了下二乔道:“以后有好事情可不能忘了我,咱可是好姐妹!”

    二乔笑嘻嘻的把好姐妹大花送了出去,把门拴好呼出口长气,这日子越来越有盘头了。

    早上就吃的包子,二乔实在不想吃了,烧了一锅土豆片加肉丝,多放了点汤,把面煮出来直接吃干拌面。

    土豆原本想着能吃点汤面就不错了,今天中午竟然吃干拌面,看着那一大锅白生生的面条土豆心疼坏了,二乔看着,叹口气,这孩子这小气吧啦的毛病改不了,除非等以后日子好过了为止。

    干拌面凉的快,小满就自己捞着吃了,二乔一边吃着自己的,一边不停的给两个孩子夹菜。

    饭吃完,还剩下半锅菜,二乔看土豆的肚子都鼓了起来,就道:“土豆你洗碗,姐去把被子做出来。”

    二乔这边打算先做褥子,让两个孩子睡好点。

    等二乔这边做了一床被子,外带一床褥子已经下午五点多了,试着铺上之后,二乔又赶出来一床被子放在东屋了。

    晚饭两个孩子都不饿,二乔干脆煮了大叉子出来,让两人就点中午的剩菜吃点。

    这才好好吃了三天,两个孩子包括二乔都感觉脸蛋上的肉起来了。

    傍晚没啥事情,二乔就让土豆烧火,自己就着点火光把花生瓜子炒出来一半,平时闲了可以吃一吃。

    看到花生瓜子,二乔脑子突然有了个想法,那香蕉人要棉花籽,不知道要不要瓜子和花生的种子呢?

    说不定香蕉人哪个时空还真没有这样的种子呢!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5章 怎么就不香了呢?
    二乔有些急不可耐,可是这个时候孩子们都在,她不能打开手机,只好耐着性子把瓜子和花生都炒好。

    等炒好之后又烧了两锅水,把两个孩子洗刷干净送上炕,自己就回到灶房发了点面烧水洗头了。

    回到屋子的时候,两个小的竟然都睡着了,可能是因为夹在软乎乎的被子和褥子当中,舒服的吧。

    二乔也窝在被子里,把提前准备的一碗生瓜子和花生拍照存到手机,倒是没先发过去,而是先问香蕉人要不要花生和瓜子的种子。

    等了好一会都没见回复,倒是兑换青菜的西北狼要求再兑换点青菜,二乔忙起身穿着棉袄悄悄的去了灶房,把小青菜都兑换了过去,又换来四斤多的手工面。

    香蕉人还是没有讯息,二乔忙了一天,躺在软乎乎的褥子上,困意也来的快,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

    因为已经进入腊月了,二乔的大伯家的二堂姐上午过来叫了二乔姐弟妹三过去吃了一顿二和面的汤面饭。

    庄家在白水沟村是大户,一个村子四百口子人,姓庄的就占一半儿,庄家这一房大伯叫庄有粮,二伯叫庄有文,两个姑姑一个家里行三比二乔便宜爹大,是大姑,另外一个是最小的姑姑,都嫁人了。

    先说说这个二伯庄有文吧,其实二伯并不是庄家奶奶亲生的,而是庄家爷爷堂弟的孩子,早年庄爷爷的堂弟被小鬼子捉去建炮楼,就留下了堂弟媳妇和庄家二伯了。

    两三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堂弟媳妇熬不住就和人跑了,结果这家就剩下个半大孩子,上面也没个长辈,算起来最亲的就是庄家爷爷了,庄家爷爷当时是村里庄姓的族长,商议过后就收养了堂弟的孩子庄有文。

    这个庄有文脑子特别灵,解放前就在镇子里的粮店里学徒工,两三年的功夫硬是识了字,会了算数,解放后因为打的一手的好算盘就县里的初中招去做了会计,然后就在学校了认识了当教员的问玲玲,也就是二乔的二伯母。

    这个二伯母也是农村出生,虽然长得丑了点,可是性情温柔,对庄家一家子人都不错,这不前阵子来看到两个孩子没袜子,就许着给孩子们做几双袜子,二乔是个不爱占便宜的,把家里的二尺棉布给包着送了过去。

    二乔带着包裹严实的两孩子过来的时候,饭已经上桌了,大伯母胡爱兰出去就看到了二乔,不阴不阳的道:“还想着你再不来就让你表姐去请你!”

    二乔笑着解释道:“大伯母,在家里洗东西,来晚了!”

    胡爱兰淡淡的笑了笑,没接话,可不是来晚了么,一进门就吃现成的了,也太没点眼色了。

    二乔尴尬的笑了笑,拉着两个孩子就进了屋,自己又不是故意的,用得着这样夹枪带棒的说话么。

    玉米面和黑面和在一起,揪成面片儿然后下在炝好的白菜汤里,这在冬日里也算得上好饭了,不论大小每人一大碗,老爷子吃完饭就嘚嘚的出去遛弯儿去了,庄大伯大队还有事儿要安排也吃了就出去了。

    这边小满破天荒的竟然就吃了半碗不吃了,二和面的汤面饭可算的上好饭了,可是比起二乔油水足足的饭食来说还是差了很多,再加上小满早上一口气吃了两个大包子,这会吃不下也正常。

    胡爱兰见小满没吃完的碗推开了,不由瞪大了眼睛。

    二乔干笑着把剩下的拨给了土豆,她不爱吃别人剩饭,哪怕亲近的人也不行。

    胡爱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忌讳老太太在跟前,只翻了个白眼就收拾自己的碗下了炕桌,临走还冷哼了一声,庄家奶奶垂着三角眼皮摸了下小满有些圆润的脸蛋道:“嗯,小满长肉了!”

    又看看二乔和土豆,见两人都胖了不少,看来最近吃的不错。

    二乔想过去帮着大伯母洗碗,结果就被老太太叫住了,二乔忙坐在炕边,老太太看了眼二乔才道:“听说你把家里的好布给何秀做嫁衣了?”

    二乔点点头道:“是啊奶,家里被面子被里子都破的盖布不成了,那红布又那么点,将将够做一身上衣的,就换成粗布了!”

    庄家老太太三角眼看了下二乔,二乔心里有些发虚,却坚持和老太太对视了着。

    过了会老太太垂着眼皮懒懒的道:“你是个有成算的,别让人骗了就好!”

    二乔忙答应了下来,后背竟出了一层细毛汗,这老太太看来是个厉害的啊,又在屋里坐了会,二乔才和大伯母打了招呼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走了之老大家的胡爱兰就擦了手进来道:“娘,问了没?”

    庄老太太点头道:“问了,说是家里的被面子都破完了,就把家里的布和人换了粗布!”

    胡爱兰噢了一声:“二叔家的被子确实不行了,疙里疙瘩的,这孩子现在知道好赖了,这样也好,就是别被人骗了才好。”其实胡爱兰的小女儿已经定好日子了,就在明年开春四月里结婚,现在也没嫁衣的,她听到村里人议论说是二叔家的三妮把家里的好布换了,心里就不舒服了,这有好布怎么不想着自家人呢?

    胡爱兰是被大伯家的二妮庄春香送着出去的,等到了门口,二妮才忸怩了下道:“三妮儿,听说你把你娘留给你的嫁衣料子换了?”

    二乔点头道:“嗯,换了,换成粗布了,我家被子都糟了,实在盖不成了!”

    二妮大大的杏眼顿时睁大了,原来可以拿粗布换啊,忙抓住二乔的手道:“三妮,那布还有没啊,给姐也换点啊,姐也会织粗布,你要啥样的你说,我和你换!”

    啊!二乔傻眼了,脑子里的记忆调动了起来,噢,原来二妮婚期也订了,怪不得今天庄奶奶有此一问呢,原来是自己没先顾着自己人,忙拍了下脑袋道:“二妮姐,都是我的错,我把你订婚的事情忘得死死的了,你瞧我脑子!”

    说着就在二妮殷切的目光下道:“那布倒是还有,就是不够你一身的啊,再来拿布厚实,你是四月的婚期,得薄点的料子才行,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弄些薄点的料子,你做罩衫!”

    二妮原本失望的心突然又升起了,忙抓着二乔追问道:“三妮儿,你说的是真的啊?可别糊弄姐啊!”

    二乔心里有些不高兴,啥叫糊弄啊,笑容也淡了:“二妮姐,我会尽力给你想办法弄来的,你且放心等着就是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二妮就欢喜的摔着大辫子回屋去了,她要织布去,到时候好和三妮换。

    胡爱兰在窗户上看到女儿和三妮说了会话,忙去她屋里追问去了,结果听到三妮能弄到上好的红布,有些不信的道:“她说你就信啊?她去哪里弄啊!”

    二妮是个倔强的性子,一边织布一边道:“娘,我就是信,三妮能给何秀弄来布,就能给我弄来,她说话我信,好了娘,别说了,我得赶紧织布呢!”

    二乔回去之后把两个孩子弄睡着了,自己躺在温暖软和的被窝里,悄悄的打开了手机,好几条未读信息,有西北狼的,问她还有蔬菜没,黑山羊问她最近忙什么呢,怎么不回信啊。

    最后就香蕉人和她的说的一大堆话,后面一直是问号,看来自己这一上午没上线让他等急了。

    香蕉人说不知道瓜子和花生是什么,需要二乔传过来看看。

    二乔把早早存进手机的瓜子和花生豆传了过去,想了想又把一块粗布也发送了了过去,香蕉人那边应该是高级文明位面,这些粗布可以用来当展示吧?

    香蕉人收到东西之后就没有回话了,二乔就和黑山羊聊了会,说是自己现在生活稳定了,又给西北狼留言说青菜暂时没了,要等许久。

    然后二乔就盘腿开始练功了,她是修炼精神力,这是二乔人鱼族的传承,自从恢复记忆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魂穿之后也带了过来,二乔打算把它修炼起来,防身也是好的。

    下午的时候,二乔给孩子们下了清汤挂面,煮熟了一颗鸵鸟蛋切开每人吃了一点。

    小满大口大口吃着,眼睛笑的眯在一起了,二乔有些无奈的把她的碗端过来,一边喂她,一边和她讲:“小满,以后不管什么饭都得吃完知道么?”

    小满一听坚决的摇头,表示不愿意。

    一旁土豆见状也苦恼起来:“姐,咱们最近吃的太好了,把小满嘴巴都养叼了,今天在大伯家,竟然吃了半碗就不吃了!”

    二乔见小满还在摇头,气的在她小脑门上点了下:“你就爱作怪!”

    一旁的土豆叹口气道:“姐,怎么办啊,我嘴巴也被养叼了,我怎么不爱吃大伯母做的饭了啊!”以前啊,他最爱吃大伯母做的饭呢,今天怎么感觉不香了呢。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6章 准备
    两个孩子还小,二乔觉得孩子们需要正确的引导,于是严肃的和土豆以及听不太懂的小满讲了下,如今的经济形势不好,大多数人都吃不饱肚子,有的省才刚度过了吃树皮度日的时期,所以要珍惜粮食,不能因为不好吃就不吃,或者浪费。

    土豆的脸涨得通红,他没有想着要浪费,就是他觉得大伯母做的没姐姐做的好吃而已。

    二乔摸了下土豆的小脑袋道:“姐知道土豆的意思,可是在人前千万别表现出来,这样别人就会怀疑咱家吃的特别好知道不?”

    土豆忙点头表示知道了,小满也挤了过来,靠在二乔回来,撅着小嘴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二乔好笑的也夸赞道:“我家小满也聪明!”

    小满这才得意的看了眼哥哥,表示自己也被姐姐夸奖了,气的土豆直哼哼。

    下午土豆带着小满在院子里玩沙包,二乔就靠在窗户跟前把手机打开了,香蕉人的信息来了,很是激动的说道,他检验过了,二乔给的样品是最原始的一种食物种子,味道特别好,问二乔能大量出售不,二乔想了想,家里生华子和花生个还有六斤,就忙到灶房去拍照传了过去,那边愣住了,这点就是大量了啊?

    二乔只得说,来日方长,以后再有还会送过去,香蕉人表示这些他会留着用来研究实验用。

    香蕉人又说那块布很有研究价值,布到是很新,但是工艺却是原始社会的工艺,很具有研究价值,二乔不由瘪瘪嘴,原始社会?她在新社会好不好,不过让人欣喜的是,香蕉人给二乔转了一百万的星币,说是这这次供货和以后供货的预付款。

    二乔很是高兴,一百万星币啊,这距离开通商城又迈开了一大步啊,想了想道:“能不能再给我点薄的柔软点的布料,还有缝制衣服的机器,以及一些肉和粮食?”

    香蕉人那边没有回复,二乔有些心虚,自己才六斤的瓜子和花生就要这么多东西是不是太贪心了?

    可是让她惊喜的是,三分钟过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堆东西,肉类特别多,有一盆的大嘴巴鱼,有切好的兽肉,布料有十四捆,各宗各样颜色花色的,还有一台小小的机器,奇怪的是没有粮食。

    香蕉人不好意思的回复道:“我们这里没有种植类型的粮食,只有营养剂,但是营养剂不能传输的,只能在平台上购买,我给你再打点星币吧!”

    二乔忙拒绝道:“够了,已经够了,你们那里没有粮食?米面都没有?”二乔顺手就把她烙的一个大块二和面锅盔饼传了过去。

    好半天那边才激动的回复道:“太好吃了!原来原始粮食是这种味道的!”

    二乔直接傻眼了,这还是二和面的锅盔呢,如果是纯小麦的更香呢,再来,原始粮食是什么鬼?

    天渐渐暗了下来,晚上的时候,点着从奶奶家借来的新煤油灯,姐弟妹三人都窝在暖烘烘的炕上,土豆披着棉袄站在炕上看月份牌,翻了几页就对着一旁缝制裤子的二乔道:“姐,还有十天就过年了,爹他们估计七八天就回来了,你说我要不要把东边的炕烧一烧啊?”

    二乔也看向了月份牌,摇头道:“还早,三天后再烧也来得及。”

    土豆点头,姐姐说的对,再来家里的柴火不多了,大雪封山了,不能上山捡柴,家里的柴要用到来年三月呢,可不能浪费。

    二乔正在用才兑换来的一块卡其色的布正在给小满和土豆做裤子,说到裤子就要说说那台缝纫机了,原来是个迷你的小缝纫机,不光如此,还是太阳能发电的,傻瓜的操作模式,用起来实在是方便,只是时间来不及,天都黑下来了,她就动手给两个孩子裁了两条裤子,自己手缝。

    土豆摸了下姐姐手里的卡其色条纹布,欢喜的道:“姐,我和妹妹都有么?”

    二乔点点头:“嗯嗯,都有,你和小满都有,罩在新棉裤上穿。”

    还有新棉裤啊!土豆高兴之余有些小心的道:“姐,给小弟弟做了没?”

    二乔抬头,小弟弟?那来的小弟弟啊?突然恍然,对啊,他们还有个小弟弟,那个马寡妇生的,记忆里里马寡妇好像不怎么和他们说话,也不找他们的麻烦,过年过节回来会带些吃的用的,小满和土豆的棉裤还是马寡妇的旧棉衣做的呢,于是二乔点头道:“好的,姐,知道了,给小弟弟也做一件。”

    土豆这才笑了起来,就算小弟弟是马婶子生的,那也是他们的弟弟啊,这是爹说的,他们姐弟妹四个是一家人。

    接下来的日子,二乔也开始计划家里的东西了,被子如今做了三床,长条褥子四条,里面是蛛丝,外面是老粗布,睡上去特别的舒服!给东边的屋子铺上一床新褥子,一床旧褥子,然后放了床新被子,一床旧被子。

    然后他们这边全都是新的,三个人每人一床褥子外加被子,家里的窗户的重新贴下,玻璃不容易买,那就买点塑料回来贴,这样透光还暖和。

    肉的话,第一次黑山羊给的那一块还剩下一小半呢,七八斤的样子,油就更多了,最起码有三十多斤,吃到明年也吃不完,面粉的话家里的没动多少,山羊给的剩下多半袋子,能量稻米也是,因为小满和土豆爱吃,她做得次数最多,可是架不住这能量能出饭啊,所以也只用了一小半。

    海鱼特别多,她之前炸了些炖了,那味道简直太好了,就是肉劲道的很,不是那种嫩滑的感觉,只能炖着吃了。

    这天儿上午趁着着光线好,二乔就让土豆早早的把东屋的火炕烧上了,自己则就把东屋的门堵了,摆了炕桌在炕上埋头在里面做衣服,便宜爹和马寡妇生的那个小崽子两个多月了,衣服什么太奢侈了,小孩子长得快,不如斗篷包被划算,白天出门可以裹着,晚上了可以盖着,斗篷用的是大花布,颜色特别鲜艳,结果做好了被小满看到了抱着就不放,死活不给。

    二乔没辙,给小满也做了个大花的小棉被,这孩子这才满意了,说起衣服要说说这个小缝纫机了,仅仅长约二十厘米,高十五厘米的样子,外表都是金属的材质,垫在手里沉甸甸的,后来问了香蕉人,这缝纫机的材料是多种金属合成的,里面还加了一种叫做秘银的高级金属,密度特别大且还柔韧,所以这缝纫机只要不是恶意的损坏,用它个百八十年不是问题!

    等到腊月二十七的中午,二乔在屋里揉着二和面蒸馍呢,日子逐渐的临近,二乔就把家里一些东西悄悄的收了起来,留下了几块肉和一些纯白面,还有几个鸵鸟蛋,还有那些炼出来荤油以及一碗油渣,最后是四条去头了大鱼,布料什么全部都收了起来,剩下的粗布倒是留着了。

    就在二乔想着便宜爹后来娶的这个马寡妇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就听到土豆在院子里喊着:“姐,爹和婶子回来了,还有小弟弟也回来了!”

    二乔这手里还忙着,喊了声:“土豆,姐给锅里上馍馍呢,你给爹说一声!”

    土豆噢了一声就跑了,二乔赶紧把馍馍都摆在锅里,然后把一盆早上留下的肉片炖的海带倒进小锅里热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7章 马香莲
    二乔刚出去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白底子满脸雀斑的瘦女人抱着个破斗篷进了院子,斗篷里的孩子哇哇大哭着,声音都哑了,二乔忙上前道:“婶子你回来了啊,我弟弟咋了?”

    马香莲没想到二乔会这么客气的和自己说话,干巴巴的脸上忙扬起个笑来:“你弟弟这冻着了,也饿,我回屋给喂点奶就好了!”

    回到屋里,马香莲愣了下,床上铺着褥子,看着一床是新的,还有两床被子一床也是新的,窗户上塑料纸,冷气一点都吹不进来,顾不上看,孩子哭得太厉害了,马香莲忙不失的脱了鞋就上了炕,拉了床新被子把孩子放下,然后快速的撩起衣服凑到了孩子跟前。

    过了一会,二乔敲敲门也进来了,后面是土豆和小满,两人也挤了进来,结果那小娃娃还在哇哇大哭。

    马香莲有些尴尬,忙道:“别哭别哭,娘给你换个!”

    二乔哪里看不出来,这是没奶了,孩子饿哭了,二乔对着土豆道:“土豆去把那个小炕桌搬来摆上,姐去看看馍馍好了没。”

    现蒸的二和面馍馍还没熟,只能把家里剩下的锅盔拿了一块,然后盛了一大碗海带烧肉端了过去。

    土豆已经把炕桌摆上来了,二乔把碗和锅盔馍放在桌子上道:“婶子先吃吧,吃了就有奶了!”

    马香莲一看碗里一半都是肉,不禁吞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道:“等,等你爹来了一起吃!”

    二乔摇头道:“给爹留了,这是你的!你快吃吧,瞧把我弟弟饿的!”

    马香莲干笑了一声,忙喝了一口汤,大口的吃了起来,嘴里的汤汁不时的飞溅出来,二乔见状忙出去了。

    土豆和小满对海带炖肉一点都不稀奇,他们早上就吃了,姐说留了些给爹,两人见二乔出去也跟着出去看庄有田搬东西了,庄有田用了一斤包谷面租了人家一辆驴车,这会正在往家里搬碳呢,这是他平时下班捡的,然后假期带回家,大家都这么做,他也就跟着做,碳好烧,省的孩子们上山捡柴了。

    等他把所有的碳都拉进来之后才打发了马车走了,进了灶房在二乔准备好的木盆里洗手洗脸。

    二乔一边取热馒头,一边问道:“爹,你在灶房吃,还是去东屋吃!”

    庄有田擦了脸道:“我就在灶房吃,你婶子的我一会给她端进去。”

    二乔把馒头全部都倒在案板上道:“都给她端去了,已经吃了!”

    庄有田一震,不禁抬起头看向了大女儿,这孩子之前很排斥马香莲的,今天这态度到是变了很多,等看到一碗肉和热馒头的时候,庄有田感觉自己肚子都叫了起来,吞咽了下口水忍着没吃道:“二乔,你给爹说,你是不是把你娘的留着你的东西卖了?”

    她娘留给她的东西?啥东西啊,二乔开始回忆起来,对了,樟木箱子里的小木盒子,里面的玉佩,还有一只玉佩以及两个金镶玉的戒指。

    二乔原本还在想着这些东西怎么解释呢,现在庄有田给了她台阶,她就顺坡道:“就把两个戒指换了,和一个女货车司机换的。”

    这个年代女人顶半边天,出现了很多女货车司机,所以二乔这么说庄有田也没啥可怀疑的。

    庄有田抿抿嘴,叹口气道:“以后别换了,那些东西都是你娘留给你和小满还有土豆的,要是日子能过得下去就别卖了!”

    二乔点点头道:“知道了爹,这次换了不少东西呢,肉啊,面粉,还换了些丝绵,把家里的被子都换了,还给土豆和小满,还有小弟都做了新棉被!”

    庄有田没听过丝绵,一边大口吃肉一边问道:“啥叫丝绵?”

    二桥解释道:“不是啥好的,比棉花可差多了,是工业品,给换了一大包呢,看着倒雪白雪白的。”

    庄有田表示明白了,就是和棉花差不多的东西,可以做棉袄。

    吃完饭之后,庄有田把自己的碗洗了,看着一旁土豆和小满道:“你们饿不饿?”

    两个孩子都摇头,土豆说道:“爹,早上起来晚了,吃的晚,不饿,爹你吃!”

    小满也笑嘻嘻的和庄有田点头,庄有田看的直乐呵,一使劲把两个孩子都抱了起来,抱着去了东屋,看到新被子和褥子,还有一个大花的斗篷也笑了。

    小满看到斗篷忙从庄有田怀里挤了下来,飞快的跑到西屋去了,把自己的小被子也抱过来了。

    庄有田看着和小儿子一样的布料做的花被子,笑着道:“咱家小满也有啊!”

    小满得意的点点头,一旁土豆解释道:“姐给小弟弟缝了个,小满也想要,姐就用剩下的布给小满也做了个,她高兴坏了!”

    二乔在后面抱着个包袱也来了,从里面取出给庄有田做的卡其色的列宁装,以及给马香莲做的一件相同颜色的罩衫。

    庄有田见状忙脱了自己棉袄上的罩衫把二乔做的列宁装套上了,脸上的喜色怎么都掩不住,大手摸了二乔的脑袋道:“给自己做了没,别光顾着我们啊,你现在大了,也做上几件换着穿!”

    二乔被庄有田这样亲近的摸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后躲了下道:“做了的,我们大家伙都有呢!”

    庄有田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然后对着还在一脸欢喜摸着自己罩衫的马香莲道:“香莲啊,试试姑娘给你做的新衣裳,孩子一片心意呢!”

    马香莲欣喜的道:“这,这可是好布啊,我留着过年穿!”庄有田懒得理会,婆娘家就是这个样子,脱了新衣服,换上自己的旧衣服对着二乔道:“回来路上遇到你大伯了,说是队里杀猪呢,我过去帮忙,你们想去就一起去,不想去就在家待着!”

    马香莲吃饱饭给孩子喂了奶就手脚麻利的下了炕,把自己的碗在灶房里用锅里的热水烫着洗了,瞅了眼小窗户外面,见没人就悄悄的掀开了案板上陶盆上的苫布,一个里面全都是二合面的馒头,另外一个里面放着三块肉,都沾着肥肉,不由瞪大了眼睛,悄悄的照着原样盖好之后,马香莲又垫着脚朝着后面的仓房去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8章 满脸血
    马香莲轻手轻脚的到了后面的小仓房,后仓房如同之前一样,两面墙上靠着两个大的木架子,左边的架子上摆着粮食,右边的架子上则是一些杂物和蔬菜。

    可是今天架子上竟然多了一个雪白色的编织袋子,马香莲赶忙打开,一看之下不由瞪大了眼睛,这是白面啊!

    然后又马上打开了旁边架子上的两个坛子,一个坛子里是满满当当白花花的荤油,另外一个坛子全都是油渣!

    马香莲不由张大了嘴巴,这么多荤油,这得吃多久啊!不不,这得多少肉票买的啊,这黑三妮子哪来的钱啊?

    马香莲眯着眼睛轻轻的把坛子上的盖子盖上,又把面袋子口整理了下这才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出去之后,马香莲直接回屋睡觉了,一大早就出来了,早就困得不行了。

    二乔这边和大花两人头靠着头正在看杀猪呢。

    村里几个壮实的大汉把猪的四个蹄子绑住,将猪倒挂在一个一米五的架子上,下面放了个大木盆,盆里已经放了些清水,就见一个戴着皮围裙的老把式手里拿着弯刀对着猪脖子上的血管子囊了下去,一时间猪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二乔不由捂上了耳朵,一旁的大花不由嗤笑起来:“怎么,你还怕杀猪啊!”

    二乔解释道:“哎呦喂,这杀猪声太刺耳了,听着人汗毛都炸起来了!”

    大花吐了瓜子皮,看着那大猪叫声渐渐微弱了下来,血也渐渐的流尽,几人七手八脚的把猪卸下来,开始用气筒子从蹄子向猪体内打气,猪渐渐的膨胀了起来!

    眼见着第二头猪已经挂了上去,大花觉得没甚意思了,挽着二乔低声道:“听说你后妈回来了?”

    二乔漫不经心的道:“快中午的时候回来了,还带着我那个便宜弟弟!”

    大花嘿嘿一笑:“你可小心点,听说你后妈可是个表里不一的!”

    二乔挑眉:“表里不一?”她还真没看出来!

    大花嘴角扬起,露出得意的笑容来:“你还不知道吧,我二嫂和你后妈一个村儿的,说是你后妈人前人后两个德行,心眼子有些个多!”

    二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用肩膀靠了下大花的肩膀,亲昵的道:“谢谢姐们提醒,我回去一定注意,那个染料的事情你给我办的怎么样了啊?这都过年了!”

    大花翻了个白眼道:“已经在路上了,说好了啊,邮费和材料费你都的自己出,我这可是托了人给你买的!”

    二乔忙答应道:“那必须的!到时候你给说多少钱,我一准儿给你!”

    大花笑眯了眼,这庄家三妮儿最近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像之前木头疙瘩似的,倒是越来越通人情了,也越来越讨喜了。

    二乔想起了香蕉人要的瓜子和花生,小声道:“我前阵子去公社买东西,遇到个女货车司机轮胎爆了,我帮着搭把手给修好了,这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前几天她给我捎了些弹力布来!”

    二乔的说辞还没有结束就感觉到大花握着自己的手劲大了许多,不由停住了话头诧异的看过去。

    大花见状忙催道:“快说快说啊!”

    二乔伸手掐了下大花焦急的脸蛋,继续编道:“这女司机想换些瓜子花生棉花种子,可是我家没有啊,你也知道我家自留地就种了些冬菜,家里的那点还是你和何秀给我的!”

    什么》大花觉得这女司机是个傻叉吧,竟然换种子,随即又一想,也觉得极有可能,毕竟这个年月买种子可是需要有自留地以及大队证明才行的。

    想通了这些的大花一把抓住了二乔的手道:“三妮儿,咱可是好姐妹啊,有这好事情你可不能忘了我啊,赶紧带我去看看布去,我家还有不老少的瓜子和花生呢!”

    二乔一把抓住了拉着自己就要朝着自己家跑的大花,小声道:“别着急啊你,布不老少呢,还不是那种供销社里的瑕疵品,实在真正的好布,就是这会我那个后妈在呢,等她走了你来我家,再来你还得再联系几个人,你一个人又消化不完!”

    听二乔这么说,大花瞪大了眼睛:“我消化不完?你意思布很多很多?”

    二乔点头道:“是不少,你一个人绝对不行的,到时候得多联系几个人,这第一次,咱得给人家把事情办漂亮了,这样以后才能有来有往啊!”

    大花不禁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猛地拍了下二乔道:“好你个三妮儿,不错,就是这个道理,咱的放长线钓大鱼!”

    二乔嘿嘿笑了笑,两人刚走到主路上就看到土豆拉着小满从岔路出来急乎乎朝家里走。

    二乔忙喊道:“土豆,土豆!”

    土豆听到姐姐的声音,忙停住了脚步转头就看到了姐姐,然后二乔就看到了一脸血的小满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二乔吓得一个哆嗦,腿有些发软。

    大花吓得喊道:“小满,你这是咋了!”

    二乔被大花一声大吼吓得打了个激灵,浑身就来了力气,炮弹一样冲了出去,一把搂住小满,心在胸膛里狂跳不止,手颤抖着朝着小满的满脸是血的脸蛋抹去,小声的问道:“小满你那儿疼,告诉姐!”

    小满清晰的感受到了姐姐的心砰砰砰和擂鼓一样砸在了自己身上,不由张嘴就说道:“不疼!”

    一旁的土豆这才反应了过来,马上解释道:“姐,不是,小满没受伤,是二狗子坏,把猪血抹在小满的脸上了!”

    二乔浑身虚脱了似的,抱着小满就歪倒在了地上,大花也追了上来,把土豆的话听的真切,小心的扶着二乔站起来,劝道:“没事没事,吓着你了吧,这个二狗子不是个东西,怎么连小他这么多的小满都欺负啊!”

    二乔这会才缓过劲来,感觉抱着小满的手酸软酸软的没丁点力气,一旁的土豆忙把妹妹接了过来,大花不放心也跟着一起扶着二乔,送他们姐弟几人回去。

    回到院子,几人去了灶房,大花从锅里温着的水里舀了一勺,倒在大碗里端给了二乔。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19章 找上门来
    一碗温开水喝下去,二乔这才缓过劲来,刚才被小满那一脸的血吓得她腿都软了。

    这边土豆已经兑换了水,正在给小满擦脸,二乔见状就接过纱布细细的给小满擦了下起来,血都干了,不太好擦,二乔打算到仓房的坛子里沾一点仙人掌的洗涤剂来着,就听到自己家大门拍拍的被拍响了,那一声接着一声,着急的似乎是要投胎似得!

    土豆忙走到了门外,在二乔还没来得及转身去仓房的时候又转头回来了,气喘吁吁一脸惊恐的道:“姐,不好了,二狗子他妈来了!”

    什么?二乔愣了下,此时就听到门外啪啪啪拍门的声响更大了,连带夹杂着叫骂声。

    二乔放下手里的纱布走到门外喊了声:“谁啊!”

    那边马上回道:“开门开门,别以为躲家里就完事了,有娘生没娘教的,让老娘教教你怎么做人!”

    原本还想着怎么回事的二乔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抄起放在门口的一个顶门的木棍,门栓一拉就一把把门拽开了,那边二狗子的娘翠花就拿脚踹门呢,没防备门呼啦就给打开了,踹空了,整个人重心不稳就朝后倒去!

    二狗子娘啊的一声尖叫,惯性之下就要去拽周围能稳重身形的东西,结果一把就拽住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二狗子,二狗子到底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被她娘一拽,没站稳,娘两个人一屁股墩就跌坐在地上了,二狗子疼的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二乔看着解气,哼笑了一声道:“看看啊,没口德的人,老天都看不过去,遭报应了吧,下次在胡说八道,说不得老天爷打雷劈死你!”说着二乔就恶狠狠的瞪着地上的两人。

    二狗子大名叫庄卫国,说起来和二乔家都有点个亲戚,只不过翠花嫁过来七八年才得了这么一个孩子,给惯得没边,平日里这孩子丁点伙计不干不说,还爱捣蛋,打东家的狗,吓吓西家的鸡鸭,庄户人家不爱惹事,说了几次,结果人家翠花还不乐意了,每每都不讲理,一来二去的就养成了翠花这跋扈的性子。

    这不踢到铁板了,二乔这番天打雷劈的话吓得翠花一个激灵,这边二乔并不打算放过翠花和二狗子,上前一把揪住二狗子的耳朵,一把撕扯起来,恶狠狠的道:“小子哎,胆肥的很么,还敢欺负我妹妹,你信不信我把你耳朵揪下来炒菜吃啊?”

    翠花见儿子被揪住了耳朵,一咕噜就从地上翻了起来,上前就要拽儿子,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上了:“黑三妮儿,你快放开我儿子,你还有理了啊,你家土豆咬了我家二狗子,你不去管管,今天咬人,明天就敢杀人,这以后就等着去蹲大狱!”

    二乔一听呸了一声,一把就把二狗子的耳朵拧了个圈儿,疼的二狗子啊的一声尖叫,堪比上午杀猪的声音,二乔不等翠花说话就怒斥道:“放你娘的驴/屁!你才蹲大狱呢,你们全家都蹲大狱!”

    说着二乔就一脚把二狗子踹了出去,娘两个人撞在了一团,二乔双手握着木棍恶狠狠的道:“还当你是个长辈呢,竟然是个臭不要脸,给我滚远点,以后少在我面前晃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还有你二狗子,以后看到我弟弟妹妹躲远点,不然我剁了你的爪子!”

    翠花浑身的怒气早就不见了踪影,这会子也顾不上委屈了,拉着儿子就朝着村里头跑去了。

    二乔冷哼了一声,回头一看,大花还有弟弟和小满正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还有站在后面的马香莲。

    大花率先出声道:“哎呦喂,三妮儿,看不出来啊,你这么凶的,瞧把翠花婶子吓的,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厉害啊!”

    二乔摸着小满的脸道:“以前没那么厉害,是她没惹到我,今天欺负了我家里人,还敢找上门来,我还不得给她个深刻的教训,免得她以为我好欺负呢!”

    大花深以为然的点头道:“可不是,村里好几户都是想着息事宁人,谁知道这翠花婶子还得理不让人了,真正的臭不要脸!”

    这边也没大花什么事情了,和二乔使了个眼色,就朝着马香莲道:“婶子,我先走了啊!”

    马香莲客气的道:“闲了来家里玩儿啊!”

    大花笑着应了,这边二乔就领着土豆和小满朝着灶房去了,马香莲随后跟着,到了灶房见姐弟坐在那里在给小满擦脸,此时她才注意到小满脸上都是血,那块洗脸的白纱布也被血染红了,马香莲吓了一跳忙道:“二乔,小满这是咋了,受伤了么?”

    二乔摇头道:“被二狗子摸了一脸的猪血,有点个吓到了!”

    马香莲松口气的同时,见二乔又换了水,又给小满擦洗,这才道:“你个姑娘家,咋能和翠花大姐那样子吵架,这要是让人看到,还不得说你啊?”马香莲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看着二乔。

    二乔眼皮子都没抬起,专注的给妹妹搽脸,叹口气道:“翠花婶子那个性子你又不是没听说过,向来没理也要搅三分的人,今天我要是示弱了,她就敢问我们要治病的钱!”

    马香莲讪讪的笑了笑,走到门口还是忍不住道:“可是,你是个女娃子,和个婆娘这样吵实在是不好看,要是让人传你是个厉害的咋办啊?”

    二乔摆摆手道:“婶子,我心里有数!”,马香莲叹口气朝着堂屋去了。

    土豆站起身子朝着窗户跟前看,见门关上了才坐回原来的地方,二乔对着土豆道:“干脆给小满洗个头算了,头发上也沾到血了。”

    土豆哎了一声就去兑水,二乔则把坛子拿出来,用勺子挖了小半勺的仙人掌洗涤剂出来。

    一边给小满洗头一边就问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土豆几句话就说完了,事情太简单了,就是土豆和小满站在那里看杀猪呢,二狗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抹布上面沾满了猪血,见人就摸,吓得周围的孩子到处跑,而土豆尿急就离开了一小会回来小满就被摸得满脸是血,当时二狗子和一群小孩就围着小满大笑。

    小满也跟着傻笑,结果二狗子就指着小满喊傻子,土豆一听气坏了,上去抓住二狗子的手就一口咬上去了,二狗子被咬疼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土豆就顺势带着妹妹回来了,谁知道他们前脚回来,后脚二狗子和就她妈找上门来了,更没想到的是他姐竟然这么彪悍!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