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 | 浏览:3180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作者:小雅鹿鸣(完结vip) ...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文案:

她,是大清朝最后的格格。从满清的宗室格格,到民国的将军夫人,历尽了百年的风风雨雨。
他,是戎马倥偬,不可一世的少帅将军。
他说:爱上你,我不后悔!
在那乱世之中,有觥筹交错的奢靡,也有枪林弹雨血腥。
她说:我以为,这便是地狱了。可是到最后我才知道,那是他为我打造的天堂啊!...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1章文前引日暮西沉  
“又起风了……”  
赵流苏从椅背上拿起一条红色的毛织围毯,走到了那白发苍苍的老人身边。“太奶奶,进去吧,天凉了。”  
拢了拢肩上的围毯,老人微笑着摇了摇头。她用满是褶皱,几近枯萎的手指了指那一抹落霞的残辉,“只有它没有变,什么都变了。”  
她面上的表情平淡,却有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回忆到了什么。  
顺着太奶奶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赵流苏轻轻揽着太奶奶的肩膀,“那我就陪您再看一会儿吧。”  
泛着金黄色的天边,最后一线残阳落入了地平线,老人靠在躺椅上也睡着了。  
“太奶奶?”赵流苏怕老人家这么睡着了容易着凉,轻轻唤了一声。  
可老人并没有回应。  
赵流苏心中顿时一紧,连忙又唤了两声:“太奶奶?太奶奶……”  
她颤抖着伸出手,放在老人的鼻下探了探。感觉到一阵轻微而又平缓的气息滑过手指,她这才放下心来,原来太奶奶只是睡着了。  
踮起脚尖轻轻地出门,将在病房外候着的哥哥叫了进来。把老人安置在了病床上,再仔细替她盖好被子才悄悄出了病房。  
“太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医生的结论……”赵流苏眉头轻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病房外的客厅里,还候着的十多号人。这些人,大都是从国外专程赶回来的。因为病房里的老人,才聚集在了一起。  
“快,快进来。”赵织锦从外面推门而入,她刚一进门,便招呼着身后的服务员将保温饭盒里的饭菜都摆到外间的桌上。  
“这外头可真冷!”赵织锦笼着手呵了口气儿,边搓着手边说道:“屋里的暖气开了么,怎么没半点儿暖和的感觉?”她那一头栗色波浪的长卷发,因为外面风吹的缘故,有几丝碎发散落在了额前。  
“嘘!你小声一点,太奶奶刚刚才刚睡着。”赵流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赵织锦便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被涂成大红色指甲,衬在雪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醒目。  
赵织锦踮着脚走到老人的病房门口,探身往里面看了一眼,又赶紧将门轻合上,回头对众人小声地招呼着:“大家还是都趁热吃点儿吧,这么扛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见大家都没有什么胃口,赵织锦尴尬地笑了笑。  
赵流苏叹了口气,也招呼大家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商议一下明天怎么和医生拟议一个治疗方案出来。  
沉闷的气氛下,一屋子人也只好简单地扒拉了几口饭。  
总的来说,大家商议的倾向,还是希望保守治疗。毕竟老人家已经这么大年岁了,身子骨也经不得什么折腾了。可是病情总是反复,谁也不敢承担这责任,说说倒行,拿主意,却是都摇摆起来了。  
众人中的大哥赵无逸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先开了口:“我说,各位倒是吱个声儿啊。这都三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才有个结果?”  
大家都不说话,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  
我叫赵流苏,是在太奶奶身边陪了她将近十年的人。现在要说的这个故事,是我根据她生平的手札整理出来的,这是她一生的故事。  
她叫赵玉蓉,但是她还有一个名字——爱新觉罗·玉蓉。  
她,是大清朝最后的格格。  
几经风雨,从满清的宗室格格,到民国的将军夫人,她的一生充满了奇幻的色彩。  
他,是意气风发的少帅将军。  
一生跌宕起伏,却深爱着她一人。  
他说:爱上你,我不后悔!  
在那个乱世之中,一切都充满了变数。有觥筹交错的浮华,也有枪林弹雨血腥。  
她说:我以为,这便是地狱了。可是到最后我才知道,那是他为我打造的天堂啊!  
她是幸福的,因为她走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夕阳西下的时候,她再也不用心中有所愧疚了,她在安详中沉沉睡去,在盛世太平中安心离开。  
当她用那颤微微的手,将毕生所书的手札交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在她的心中,再没有什么值得牵挂的了。  
所有的记忆,已经不用再依靠着这些泛黄的纸张去回忆了。全部都保存在了她的心里。  
那几本厚厚的手札,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我小心地翻开这几本尘封已久的记忆的时候,心也随之到了那遥远的年代……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2章第001章这是我家(一)  
“二格格……您可别再跑了唉,奴才可跟不上您了。”  
“哎呦喂,您可别往上爬了,当心摔着咯!”看着福伴儿一手按着头上的瓜皮小帽,一手提溜着长褂儿的前摆,气喘吁吁地跟在我的身后跑着,我就感到十分好笑。  
福伴儿是从小就跟着阿玛(父亲)身边伺候的,但现在他年纪大了些,阿玛身边就有了得力的新人去伺候,把他指了过来,专门负责安排照顾我的起居。  
说实话,我还是很喜欢福伴儿的。他也格外地疼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我的用心比奶奶(母亲)对我的关心都要细致。  
奶奶对谁都淡淡的,只有大阿哥和我在每天在跟前儿给她请安的时候,她才会跟我们多说上那么两句话。  
可她关心的话,大都是今儿个做了些什么、吃了些什么、跟先生学了些什么、可睡的安稳之类的。  
一般,这类的问题,是不需要我来一一回复的。回答她的,也都是我的奶嬷嬷徐氏。而我,除了刚进去给她请安问好一番后落了座儿,也就没有别的什么话可说了。  
其实很多次,我都能感觉到,她明明很想和我闲聊几句,想让我和她亲近一些。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话刚到嘴边,又变成了训示之言。所以总的来说,对奶奶,我是心存的敬畏,多过了亲昵的感觉。  
可福伴儿却是不同的,他并不像其他院里的那些子奴才们,仗着自个儿有些个资历,就欺负伺候的主子。  
我能感觉的出来,他对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好。  
要说呢,他唯一的一点儿毛病,那就是——太能念叨了。  
他的嘴里总是絮絮叨叨地念着:  
‘格格,您可不能这样儿,您是主子,得端着点儿架子才能,否则得乱了规矩。’  
‘格格,这可坏了规矩,您还是照着规矩办吧!’  
‘格格,您就可怜可怜奴才吧,再折腾下去,让贝勒爷知道了,非剥了老奴的这身皮不可!’  
每当听到他念叨这些,我其实并不太放在心上的。心里想着什么样,还是会怎么样去做。  
我总是喜欢看大家为我着急忙慌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似乎我只有这样闹出点儿动静儿来,心里头才会舒坦点儿。  
在府里头,并不只有我一个格格。在我的上边儿,还有两个阿浑(哥哥)和一个额云(姐姐)。不过,他们可不是奶奶生的。当然了,在他们的上边儿,应该还有几个哥哥和姐姐,只不过,那些哥哥姐姐,没能够顺利地活下来罢了。  
每个府里头,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原由,导致夭折的孩子不计其数。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可以后来我才知道,别看这各府里的妻妾多,但是在这种种‘规矩’之下,能活下来的孩子,真的是能算上‘幸运儿’了。  
阿玛总是很忙,我常常也都是见不到他的。到今儿,已经快有大半个月的功夫没有瞧见他的人了。我不知道他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儿忙活,这贝勒府里的一切,似乎都是靠着奶奶和太太在照应着,他是一点儿都不会去操心这个的。  
奶奶从十四、五岁就嫁给了阿玛。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们俩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有的,仅仅是相敬如宾而已。这桩婚事儿是宫里头的哪位给指的婚,他们两人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即便是玛法(祖父)和太太(祖母),在这事儿上,都没有说话的权利。所以两个连面儿都没有见过的人,就这么着,结成了夫妻,磕磕绊绊过了这么些年。  
听说,自打阿玛接连着纳了几房妾后,阿玛和奶奶之间的交集,就更少了。除了吩咐奶奶安排府里头的事儿和外面的人情来往,阿玛大多数时候,都会陪着那几房的侧奶奶和姨娘。而奶奶陪着的,总是她屋里头供着的那尊白玉菩萨。奶奶整天吃斋念佛的,可我却从来都不知道,她每天究竟和佛爷在念叨些什么。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2-18 02:04 编辑

###第3章第002章这是我家(二)  
府里的几房侧奶奶,是一个比一个年轻。最小的一个,竟比阿玛小了整整二十岁。她们总是整天折腾这个,又比着那个的,变着法儿的争着讨阿玛的喜欢。我看着奶奶对此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里边儿就觉得特别的不舒服。阿玛又不是她们的,为什么奶奶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缠着阿玛,可是嘴里却从不说什么。  
“福伴儿,你要是能追到我,我就不爬了……”回过头,我看了福伴儿一眼,见他想上来却又摸不着脉的样子,我更加奋力地朝着假山上爬着。踩着假山上面凸起的石头,熟门熟路地,一溜烟儿就已经站在了顶上面。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从这假山上,可以看到整个花园子都在我的脚下,还可以……依稀看到……贝勒府外面的轮廓。  
隔着高高的红墙,外面,我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很想去看看,但是……  
福伴儿跑到了假山下面的时候,都已经累地说不出话来了,一手扶着腰,一手吓得抓紧了大褂儿的前襟子,“格格……,您……可别动,奴才……这就……这就找人来接您下来……”  
跟在福伴儿后面的小子这时候也跑过来了,但是他却不像福伴儿一样紧张,脸上也没有太过明显的诧异表情。呵,也许是我这三天两头地闹腾,让他们早就见怪不怪的原因了吧。  
这府里头的奴才们,能时时刻刻紧张我的,可能也就只有福伴儿和我的奶嬷嬷徐氏了吧。  
打从我出生起,福伴儿和徐嬷嬷就一直照顾着我。可是,他们俩即便是再和我亲,却也隔着主仆的情分。再怎么着,我也不能够把当他们是‘亲人’,他们只能是我的‘奴才’,而他们也都只能当我是‘主子’。  
我是府里唯一的嫡女,也是奶奶唯一的孩子。  
其实我上面,奶奶曾经生过一个姐姐的,但是她没能活过两岁就夭折了。  
听福伴儿说,奶奶为了这个,受了很大的打击,曾经都病了很长的时间。还是自从有了我以后,奶奶才好了一些。年纪不大,不过身上却是落下了病根儿。三五不时的,总是会这样那样的不舒服,身子骨也大不如以前了。  
现在我上头有两个哥哥,大阿哥比我大十岁,他是已故的周侧奶奶生的,自打周侧奶奶去了以后,便由奶奶代为抚养,也算的上是跟奶奶和我比较亲近一些的人了。二阿哥大我八岁,大格格也比我大上三岁,二阿哥和大格格都是郑侧奶奶生的。[为了方便大家阅读,以后满语的称呼仅限于‘阿玛’(父亲)、‘奶奶’(母亲)这几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其他人的称呼,只是介绍一下而已。]  
虽然如此,但我毕竟是府里头嫡福晋出的嫡女,在位分上还是高出他们一筹。即便是哥哥姐姐,见到了我,大家在面儿上也都是得恭恭敬敬的。而我,也因为着种种的原因,除了大阿哥外,和二阿哥还有大格格,是不怎么亲近的。  
我讨厌这贝勒府,讨厌府里的一切!  
它就像是个大笼子一样,压抑地令人喘不过气来。  
府里的生活,在各种规矩和框条下,是绝对刻板的。实际上,大家都是在演着戏,这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生活在一个叫做‘规矩’的剧中。每天表演着相同的程式,道着相同的对白。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4章第003章这是我家(三)  
你哪怕只在这府里待过一天,就可以大概判断出第二天、第三天甚至一个月后的哪一时间,主子们都在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照着‘规矩’所安排好的,每天的日子从来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  
好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的……  
听着外面巷子那卖驴打滚儿的响亮的吆喝声,一下子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馋虫。我对下面正听着福伴儿吩咐的唐豆儿喊了一声:“豆儿,你快去帮我买一兜驴打滚儿回来!记得,要多搁点儿黄豆面儿。”说完,我从腰里的荷包里面,摸出了几个子儿扔了下去。  
唐豆儿其实并不叫这个名字,只是他的一个小名儿罢了。他大名叫唐窦,估计是我奶公老唐没什么文化,也不识什么字儿,小时候就豆儿豆儿的叫着,大了觉着不好听,才改的叫唐窦的。  
可是我听到这个小名儿以后,就一个坚持这么叫着。唐豆儿,即是糖豆儿也,我觉得好听就行了。  
他是奶嬷嬷徐氏的儿子,是我的奶哥儿。  
早几年前,我的奶公老唐就去了,似乎是生了病,最终也没能瞧好。而唐窦因为年龄小,丢在家里也没有人管顾着,徐嬷嬷得了许可后,就将他领到了我的院子里来。唐窦也就跟着划给了我这边儿,由于年纪不大,也不用避讳着什么,现在就跟着徐嬷嬷一起伺候着我。估计等他年岁稍大一些,应该会指派到前院儿去领事儿的。  
唐窦看了福伴儿一眼,见福伴儿微皱着眉,对他点了点头,便应了一声:“嗻(je)。”然后连忙捡起了我扔下去的几个大子儿,低头一溜小跑着从小门向外头去了。  
我知道,这么做,其实是并不合规矩的。但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福伴儿有时候,还是会稍微纵容着我一些的。  
我每天都只有定量的饭食,没有一些零食和嚼嘴儿的话,就那点儿猫儿食,我恐怕早就饿死了。  
唔……不能说‘死’这个字儿,又犯忌讳了!  
府里头的规矩,是每天的正午和下午六点左右开饭的。而每餐照例是四个‘七寸盘’、两个‘中碗’和两大碗‘汤菜’。  
除汤菜外,只有两荤两素,两凉拌。这些差不多都是一些个家常的菜,没有那些外面人想象中的什么山珍海味。甚至连拍黄瓜、素拌菠菜这样的,也算是一盘了。  
在‘中碗’里,我也只能偶尔能见到一两样比如什么鸡丝烩莞豆、烩什锦丁、烩三鲜之类的菜。就这样的,也就算是比较上等的菜了。每餐也必备有两个‘五寸盘’的熟食,如清酱肉或者小肚之类的,和两个‘小三寸盘’酱菜咸菜什么的。就连六必居的酱菜和天福居的酱肘子,那都是过年过节才会有机会吃到的东西。平日里的这些,都是府里厨房所统一准备的,到了饭点儿,由各房里的人去大厨房里领回来。  
每日早晚四桌饭食,我这边定额的伙食银子大约是在二两五钱左右,折合现大洋,大概也就是三元多钱的样子吧。  
而府里如果来客了,改席面儿或添填上些好菜之类的,那就是实报实销,按月结算了。各房的饭菜,也都差不多这个样子。  
说是如此,但是在这关防院儿里头,三五个月也不见有什么留客吃饭的事儿。即便各房的内亲戚因事儿进府,也是留吃饽饽(点心)不留吃饭的。  
说实话,在外面看起来风光无限的贵族生活,其实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各种各样的老规矩。就拿这吃食一项来说,我甚至觉得,这可能都不一定比得上外头家境稍富裕些人家的孩子吃的。  
福伴儿见我还是不肯下来,他仰头盯着我,有些急了:“二格格,好主子,您就心疼心疼奴才吧。这要是让贝勒爷回来瞧见了您这样儿,奴才非得挨顿板子不可啊!”  
看着他一脸苦相地哀求着我,而我却是不相信他说的这些话的。虽然他嘴里这么说着,可我也从来也没有见过阿玛真把他怎么着了。因为阿玛根本就不会过问到我这儿的事儿,所以对于福伴儿这样的说词,我已经听到耳朵都起了茧子。  
“不,我还要再待一会儿。你要是怕啊,那就去园子外边儿守着去,要是阿玛回来了,你就赶紧给我报个信儿就成。”虽说阿玛是不怎么过问我们的事儿,但说实话,我其实也挺怕阿玛的,当着我们的面儿,他总是一脸的严肃,很少瞧见他笑。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是很少责罚我的。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大多数受罚的,都是我跟前的小子和丫头们。  
印象最深刻的一回,是我前一年偷溜进他书房去玩儿,一不留神碰掉了他书桌上的青花笔洗,被他训斥了几句。对于我的惩罚,也就仅限于此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5章第004章这是我家(四)  
后来才听福伴儿说,阿玛书房里的那些个摆设,大都是挺难得的宝贝,特别是他书桌子上摆的那些个物件儿。那砚台,那笔架,那笔洗,还有那镇纸什么的,都是极珍贵的东西。  
忘了还有哪一件,似乎是祖上得的御赐的物件儿,还有几样是因为玛法传给他的,所以他才这样格外的珍护着。别说磕了损了的,就是划了蹭了,都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我这一个不留神,就毁了他的宝贝,所以他才这么生气。但即便是生气,也仅是训斥了我几句,并没有真的动手教训我。也许是咱们满人的姑奶奶天生就尊贵的缘故吧,总之打儿子的事儿我听说过,但打女儿的事儿,我倒是没有耳闻的。  
后来,阿玛便吩咐了下去,再也不让我们几个孩子进他的书房了。他让府里专门为我们几个在前院儿一间屋子辟了书房,请了先生来教我们功课。各府里的阿哥和格格,到了七岁,也就该入塾开课了。  
这家塾与私塾,也有许多不同之处。私塾的先生多为不第的秀才,所谓的‘冬烘先生’。而家塾的先生,则大多是当下知名的人士或会试后落选的举人。应该说,后者这些人,大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了。  
私塾的书馆一般都设在先生的家里,很像那些买卖油盐酱醋和针头线脑的连家店铺。而家塾则不然,是先生按时到家中所设的学馆中为学生授课。换句话说,私塾是学生去上学,家塾是先生来府里头授课。  
府里聘请的先生,每天都按时按点儿的过来,甚至要比我们这些学生还要早到一刻钟左右,且从来都不曾有过先生晚于我们到馆的现象。这,也都是‘规矩’。并不是我们不尊师重道,而在所谓的‘规矩’下,即便是先生,也必要尊崇‘天地君亲师’的。在地位上,我们属于‘君’的范畴,而‘师’则是要靠后一些的了。  
说起那位先生,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对他还是有些好奇的。听阿玛说,他是个极有学问的人。不知道他究竟会教我们些什么新鲜东西,毕竟我们的开蒙,都只是长辈的简单教育罢了。  
可是后来一见,却是令我大失所望的。  
不过就是满嘴腐朽的遭老头子一个!我甚至都听不懂他整天介嘴里说的是什么。再好的锦绣文章,到了他的嘴里这么一念,便成了佛堂里的经文,让人听的云里雾里的。  
我就不明白了,他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弄些个大家都听不怎么明白的话来说,愣显得他学问有多渊博似的。要我看啊,他就是一说大话使小钱儿的主儿!  
他教我和大格格学的,就是我已经读过很多遍的三字经和千字文,还有百家姓。  
至于两个哥哥,还另有一些功课,他们要学的东西比起我和大格格来说,要多了很多,也复杂了很多。但是大多数时候,也都是先生在那儿读上那么一遍,就让我那俩哥哥自己去看了,待有不明白的地方,再来去问他,他才会一一解释。  
从这事儿上来看,我觉得还是当女孩子的好,毕竟对于我们的要求,比起我那俩哥哥来说,要松快许多了。  
每天下午,阿玛还让府里的侍卫们教哥哥们耍布库和骑马。这些便是我和大格格都不参与的了。  
阿哥们的封爵是要考试的,考试内容要包括满文、汉文、骑马、射箭,选择推荐成绩优秀的人授封,如果不合格,明年还要应考。  
一般规定十岁就要考步箭,十六岁考马箭,宗族王公这类的,照例六岁就要入宗学。可以选择的自由是,如果对自己雇请的家塾老师和自己的家庭教育有信心的,那就可以不去。但是一律必须参加到十八岁,即使有的阿哥不到六岁就被封赏了,但是,也还是要参加的,不合格还要考,考到被认为成绩合格为止。  
要是没有封上的,那就要搬出王府甚至回东北。所以他们的压力,比起我们女孩子来说,大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而我和大格格,就显得随意多了。无非就是学学琴、下下棋,再就是绣绣花什么的。  
对于这些东西,府里也并没有专门另请人来教我们,那琴,是由阿玛安排西院儿里的一位侧奶奶教的。  
至于下棋嘛,本来是安排了先生来隔天教一回的,但是因为我是怎么都提不了兴趣,所以也就没怎么去学,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2-18 02:06 编辑

###第6章第005章贝勒府邸(一)  
我和大格格学琴,是安排在一块儿的。但是针线什么的,我俩就是各学各的了。奶奶安排了她身边儿的李嬷嬷来专门教我,至于大格格嘛,她爱跟谁学就跟谁去学去吧。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去西院儿那边学那劳什子的琴。与其说是不愿意去学,倒不如说我并不喜欢去西院儿。  
阿玛把那几个侧奶奶都安置在了西院儿那边,我和几个哥哥姐姐,都在南院儿这边住着。而阿玛和奶奶,则是住在了东院儿。府里的北院儿,以前是供玛法和太太住的,而现在玛法去了,是太太一个人住着的。  
府里头,的前边儿是接待外客的,除了上课的时候以外,我们内院儿的女眷,是不能到前边儿去的。只有逢年过节,或者有什么宴请的时候,奶奶她们才会到前边儿去,我和大格格也会出去见见客人。而那几位侧奶奶,却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不能出去的,她们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后宅里。  
也惟有这时候,我才会觉得,奶奶的地位确实比她们高,即便是阿玛不是最疼奶奶的,但是位分还是在这里摆着的。  
这各个府里边儿,最忌讳的就是这‘宠妾灭妻’的事儿。这些个词儿,我都是听着奶奶的陪嫁李嬷嬷说的。  
她和奶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念叨着:‘再闹腾,也翻不过个天儿去,那帮狐媚子不都没有正经的名分吗。爷虽然把接了她们回来,也不过是图个新鲜而已……’  
唉,这些话儿,我都听了八百回了,可是谁都知道,阿玛去西院儿的时候,总是比待在东院儿长,奶奶听了李嬷嬷的这些话,也还是没有高兴过一天。  
其实这后院儿里的事儿,我也都明白一些。她们都当我还是小孩子,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避讳着我。但是我从下人们的嘴里,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在后倒宅儿里(府里殿堂一般都前后两个门。有的后门是一处抱厦,叫做“后厦儿”。有的府里没有抱厦,而是一间不太宽敞的地方,叫做“后宅儿”。因为都是后门的所在地,故皆称“后倒宅儿”。),老嬷嬷们总是边抽兰花烟,边喝炉子上吊着的热茶,边话家常。在那儿,她们是不得大声说话的,所以她们总是低声细语,若不留心去听,不知她们叽叽喳喳地在讲什么。我总是爱在那儿偷听听她们说东道西的。  
府里的忌讳很多,既不准说各房的私事,更不准涉及外面那些男女私情,所以只好说狐谈鬼。这类关于迷信的鬼话在各府里四处流传,却也不受什么违禁。但是偶尔也能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比如太王爷(玛法那辈儿是郡王,到了阿玛这儿,袭爵的时候则降了一等,成了贝勒。)的那几位的老太太差不多都是‘收房’的丫头。后来太王爷去了后,有的疯了,有的憋闷死了!  
也有出于太监之口的一些趣闻,不过也都是街面儿上的一些个‘小道消息’罢了,当不得太真。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7章第006章贝勒府邸(二)  
府里面,太太是最最喜欢我的。她总是说我才是这府里最矜贵的孩子,我才是她的嫡嫡亲的宝贝孙女儿。  
她之所以这么偏袒着我和奶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些事儿我从那些后倒宅儿的老嬷嬷嘴里听到不少。太太是玛法的嫡福晋,年轻的时候,也经历了不少这后院儿里的事情。最忌恨的就是那些个妾们整日里在府里边儿‘兴风作浪’。  
“二格格,您快下来吧。奴才刚刚看见贝勒爷和大爷进府了。”去给我买驴打滚儿的小子一脸慌张地跑了进来。他怀里紧紧捧着用油纸包好的一兜子吃食,因为紧张的缘故,那些个驴打滚儿有好几个,都被他摁变了形。  
我一听到这消息,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从假山上溜了下来。心里嘀咕着,阿玛和大爷(伯父,府里对大于父亲的亦称“大爷”,小于父亲的叫“爹”。)怎么这时候回府来了?  
大爷是阿玛的大哥,不过他们不是一个奶奶生的。因为有嫡传嫡,无嫡才传长的缘故。阿玛是玛法的嫡子,所以承了玛法的爵位。而大爷只是庶子,所以他即使是长子,也没能袭上玛法的爵位,现在只不过是个闲散宗室而已。听说,他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样。  
从假山上下来后,我接过了唐豆儿手里的驴打滚儿,那香香的豆面儿味儿特浓,忍不住就拿起一个塞进了嘴巴里面。  
福伴儿却急忙一把将我的手攥住,“格格,您刚刚才从这假山上边儿下来,瞧瞧您这手上黑的!待会儿不净的东西吃到了肚子里边儿,那可怎么办?还是先回屋净了手了再吃吧。”他始终是皱着眉头的,对于我的行径,只要是不合乎规矩的,他都是有权进行‘劝言’的。这些个,都是阿玛和奶奶给他的权利。  
回到南院儿自己的房间,徐嬷嬷早就已经帮我准备好了换洗的衣服和兑好的热水。我那边还没有出花园子,这边就已经有人跑回来通知她准备上了。  
净了手后,我换过一身干净的衣服,才拿起已经腾出来码放在碟子里的驴打滚儿。  
“二格格刚刚到哪儿去了啊?我才让福晋奶奶叫过去回了个话儿,转过身儿来就瞅不见她了。”这话是徐嬷嬷问福伴儿的,她手里收拾着我换下来的衣服,放在篮子里,让小丫头提出去交给了水妈妈。(浆洗房的女仆,原称“水上”,但不直呼她们为“水上”,而叫她们“水妈妈”。是专门负责我这里生火、烧水、洗衣等事情的。后面会有专门的解释府里仆人们的名称和作用。)  
刚刚李嬷嬷来叫她,我就知道可能是奶奶找她有事儿,所以才趁着她不在,赶紧溜了出去。可惜半道儿上,还是被福伴儿发现了。  
“二格格啊,刚刚跑花园子里去了,差点连我都跟丢了。”福伴儿看了我一眼,在额头上虚抹了一把汗。  
“嬷嬷,快……。”连着吃了好几个驴打滚儿,好像有点儿噎着了。我连忙拍着桌子,让她给我端喝的过来。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8章第007章贝勒府邸(三)  
徐嬷嬷看了我一眼:“这都快要到吃晚饭的功夫了,您还吃这么些个零嘴儿。当心福晋奶奶知道了,又该训斥奴才们没有用心伺候您了。”她嘴里这么说着,可手上并没有闲着,倒了一杯水,让我先把噎着的东西往下咽咽。  
我喝了水,好容易缓过来。我都饿死了,呃,不能说死……忌讳忌讳,先呸呸呸。还顾得上这些个东西?每天吃饭都只能‘适可而止’,再好吃的东西都不能多吃一口,多吃一口就是副‘穷酸样儿’,就是不合乎规矩!从早上吃饭到现在,我肚子里的东西早就折腾空了。  
府里的格格、阿哥,只要未及十岁,就不得与长辈同桌共餐。有的在炕桌吃,有的在自己的卧室里吃,由太监给每人一次盛半碗饭,泡点汤,夹两块咸菜,最多只能吃两次,就算吃饱了。  
可是,真的饱了吗?我不知道别的府里的阿哥和格格们是什么样的,也没法子去问,反正我是吃不饱的,而且从来都没有吃饱过!现在府里不能跟着大人吃饭的,也就只有我一个罢了,但是上面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无论福伴儿和徐嬷嬷对我再怎么好,都不敢在正餐上让我多吃一口,因为这都是规矩,我每顿吃了些什么,吃了多少,都是要上报给奶奶听的。  
撇了撇嘴,又拿了一个继续往嘴里喂,“奶奶大都不管这些,只要不是你们去说,还有谁会知道?”  
“格格,嘴里吃着东西的时候,您不能说话。”福公叹了口气,继续着他百年不变的‘提醒’。  
徐嬷嬷出去没多久,便端来了一小碗温热的奶,我就着她的手,准备一口气喝完。她却在一旁赶紧收了手,“您怎么又这样,得小口小口的来!”  
舔舔嘴巴,回了回味儿。“嬷嬷,这不是马奶吧?”  
徐嬷嬷对着福伴儿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我说吧,还是二格格嘴巴厉害,一尝就能知道。”  
福伴儿拿了湿手巾过来,给我擦了擦手上的豆面渣滓,“打小就喝惯了的东西,她能尝不出来味儿吗?”然后才对我说:“这是刚刚才入后边儿的奶羊。太福晋说,这两天马奶味儿淡了不少,怕是要到日子了,所以才吩咐厨房那边弄了几头刚刚下了崽儿的奶羊回来。这不,就只一口,便给您尝出味儿来了。”  
我没有再考虑这些,反正都是奶,横竖也都有股子味儿,只不过是浓点儿和淡点儿的区别罢了,什么不都一样啊。  
府里头除了太太、阿玛和奶奶,也就只有我能喝得惯这个味儿了。那几个侧奶奶是从来都不喝的,不仅她们不喝,还嫌有一股子味儿,即便是加了杏仁儿煮的,都是不喝的。连着那俩哥哥和大格格,也都喝不惯。不喝正好,是他们没福气罢了。我顺嘴问了一句:“那待会儿大爷会在府上留饭吗?”  
我关心的,其实并不是大爷他留不留饭的问题,而是如果他留下来吃饭的话,晚上又可以加菜了。  
打从今年年初开始,一直到这年末了,府上似乎没有过去那种热闹的气氛了,好像大人们都有什么心事儿一样。  
“还没得信儿呢。怎么了格格?要不,奴才去问问?”福伴儿把手巾搭回了架子上。  
“没什么,别刻意去打听了。”脱了鞋子,我盘腿坐在了暖炕上。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52 
财富
268330  
积分
158389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18 
###第9章第008章贝勒府邸(四)  
从炕柜子里翻出一套兔儿爷(兔儿爷源于传说中月亮里的玉兔,是用黄泥以砖模刻塑的,造型众多,大的高约三尺,小的仅一寸左右;大的很威风,小的甚精巧,不大不小的为普通兔儿爷。兔儿爷多似将帅,身穿金色盔甲,或半披战袍,袍底画着彩色的海水江涛,用戏曲术语形容,它是‘披蟒扎靠’。大小兔儿爷都有座位,有的偏骑走兽,如麒麟、老虎、狮子、庭鹿、骏马等等。不骑兽者,皆高踞山石、庙宇之上,或以各种大型蟠桃鲜果为其座位。兔儿爷的背上,有的插大纛,有的插盖伞,这样装扮倒也威风凛凛。但最怕水,若一落水,便成了一摊泥!此外,还有一种赤身兔儿爷,成组出售,每组若干个,都有接连活动的人物。如有的开茶馆,有的卖点心。成组观赏,令人感到兔儿爷个个动作敏捷,躬身让座,迎来送往,笑容可掬。)挨个儿的码在炕桌上。  
徐嬷嬷见我有些不高兴,打发了福伴儿先出去,她坐到了我的身边。我喜欢她摸着我的头发,她的手很柔,身上也有股子淡淡的香味儿。“怎么了,谁又让咱们二格格不嘚(dēi)劲儿了?”  
“嬷嬷,你说为什么阿玛就不让我们出去玩儿呢?我看到外头也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怎么就能在外边儿玩,而我就不行呢?”从假山上,我看到了几个孩子在外边的大树地下不知道玩儿些个什么,看他们那高兴的劲儿,真真是让我满眼的羡慕和向往。  
她顺了顺我的头发,将我的头靠在了她的胸前,“格格,您可和外面的那些个孩子不同,您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的,他们哪儿能和您比啊?”  
徐嬷嬷总是这么说着,我讨厌她这样的解释,什么金枝玉叶的,我不明白我究竟哪里和别人不同了,不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吗?为什么别人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玩儿,没人管,而我除了去书房跟先生上课以外,连到前院儿去玩儿都不能够。  
“等格格长大了,嫁人了,就可以到外面去了。”她依旧是笑着,似乎我要想出去,就只有等着嫁了人才行。  
这还要多少年啊?我可不愿意这么在府里干熬着,等着熬到嫁人的年纪才能从这府里边儿出去。“嬷嬷真讨厌,总是这么着敷衍我。难道除了嫁人,就没有别的法子了?连唐豆儿都能到外面去,就我不能出去!为什么,为什么……”我呼啦一下,将炕桌上的兔儿爷一把扫下了炕。噼里啪啦地一通响声,那一套全碎了一地的彩泥片儿。  
徐嬷嬷似乎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她赶紧站了起来,稍稍往后退了一步。我看她那样子,似乎想跪下请罪,不由心里一紧,赶紧安慰她道:“嬷嬷,我不是对着你发脾气……”  
她什么都没有说,还是给我跪了下来。  
福伴儿从外面打了帘子进来,见到徐嬷嬷跪在了我的面前,而地上又是摔碎了的那套兔儿爷,想进来给徐嬷嬷求个情。看了看我的表情,并没有责怪徐嬷嬷的意思,他也就放心了下来。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