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8 | 浏览:1946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娇女毒妃》作者:烟雨芳汀(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文案:

       京都贵女满目鄙夷:“你一个乡下来的无知村姑,你有霓云坊的衣服吗?你见过熠宝轩的首饰吗?你知道人人追捧的钺王有多英俊霸气吗?” 沐云瑶神色懒散:“霓云坊?我开的。熠宝轩?我开的。至于钺王……欠我的银两什么时候还?” 钺王冷面:“肉偿?”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章再见李氏  
二月,天气冷寒。  
阴冷的牢房中,寒意更是犹如细针一般一个劲儿的向骨头里钻。  
沐云瑶靠在干草上,手臂处鲜血淋淋,可她却浑然不觉,娇美的面容上笑意盈盈:  
“祖母,待会儿公堂之上,你可要想清楚怎么开口。说错了,你就陪着张财主一起死,说对了,就让他一个人去死,如此简单,你不会选错吧。”  
分明是婉转如夜莺一般的嗓音,听在角落中的李氏耳中,却感觉犹如恶鬼夜啼:“沐云瑶,人是你杀的,县太爷一定会查明真相,绝对不会放过你!”  
“呵,连老天爷有时候都是瞎的,更别说人了。不然,这么多年,你虐待我和娘亲,为何老天没有开眼,早点让你下地狱呢?”  
“你……你就是个恶鬼,讨债的恶鬼!县太爷一定会查清真相,然后砍了你头,剁碎了喂狗!”李氏拖着断掉的一条腿,使劲的向角落里缩过去,仿佛这样就能够离沐云瑶远一些。  
沐云瑶低声笑出来,缓缓地站起身走到李氏面前,伸出带着伤痕的素白双手,那双手虽然带着伤痕,但依旧纤细白皙,柔弱无骨:  
“祖母,人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人的确是我杀的,可谁会相信我能杀得了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呢?”  
李氏浑身都得仿佛筛糠一般,惊叫一声猛地将沐云瑶推到在地上。  
衙役正好走过来,看到这一幕拿起手中的杀威棒对着李氏挥了挥,眼神满是厌恶:“到了牢中还不安分,是不是讨打?县太爷要升堂审问杀人埋尸一案,走吧。”  
这个老虔婆,到了狱中还不忘欺负自己的孙女,真是活该断腿!  
李氏抬头看向沐云瑶,正对上她清冷如寒潭的双眸,不由后悔的肠子发青,早知道这丫头如此邪门,她就该早早地就掐死她!  
沐云瑶心头冷笑一声,站起身随着衙役的脚步向公堂走,思绪却渐渐回溯,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四日前,沐云瑶睁开眼睛就愣住了,眼前房间不大,不远处摆放着桌子和条凳,粗瓷的茶具放在桌面上,干净而整洁,墙角立着一只木头衣柜,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是她十三岁之前的房间!  
她趴在床上,一名美貌妇人正侧身坐着垂泪,乌发如云、身量纤弱,一身布衣罗裙依旧难掩周身风姿,正是她的娘亲,苏清。  
“娘亲……”  
“瑶儿,你醒了,脑后的伤口可还疼的厉害?”苏清连忙扶住她,眼泪掉的更加厉害,“都怪娘亲,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婆婆,婆婆她怎么能下如此重的手。”  
沐云瑶这才感觉到后脑的疼痛,伸手摸上去,疼的眼前一黑,她蓦然想了起来,现在是她爹爹过世两个月的时候,祖母前来将家里闹,她上前理论了两句,就被一棍子打没了半条命。  
“娘亲,娘亲!”沐云瑶扑进苏清怀里,巨大的喜悦在心中回荡,让她忍不住泪流满面,她回来了,她回到了一切噩梦还没开始的时候,娘亲还活着,一切都还有机会挽回。  
苏清一愣,随即将她揽紧,仿佛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哭的泣不成声:“瑶儿。”  
沐云瑶紧紧地咬住舌尖,疼痛才能让她相信一切并非错觉。如果这是一场梦,就让她永远都不要醒过来,为此,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忽然,一道刺耳的叫骂声骤然响起来:  
“好你个苏清,果然是个黑了心肝的,我不过是要回属于我儿子的东西,就惹得你随意嚼舌根,让村子里的人说我闲话?哼,我告诉你,娘要儿子的东西那是天经地义,我儿子活着的时候,你没能给我们沐家生下个带把的,现在他死了,你还想占着我儿子的东西,简直是黑了心肝、丧了天良!”  
听着这道声音,她感觉脑袋嗡的一声,仿佛有万千惊雷在脑海中密密麻麻的炸开,让她气的浑身发颤,李氏,这是她祖母李氏的声音!不管多少年过去,这个声音都犹如一道魔咒,让她听到就忍不住心底生寒。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2章嚣张李氏  
“娘,媳妇不敢。”苏清上前想要扶住李氏,却被李氏狠狠地掐在了胳膊上,疼得她面色一白。  
看到苏清忍痛又不敢出声的模样,李氏勾着唇角,眼中带着快意的光芒:“果然是个不孝顺的东西,听到我来了也不出门迎接,真以为成儿死了,你就不用敬我这个婆母了是吧?”还治不了你这个贱蹄子!  
手臂生疼,苏清却连揉一下都不敢,闻言连忙摇头:“娘,儿媳不敢,只是瑶儿昏迷刚刚醒来,我心中担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李氏微微斜着眼睛,听到这话立刻眉心倒竖:“这么说是我冤枉你了?别以为我不懂你的龌蹉心思,成儿还活着的时候,你就暗中挑唆他,让他不敬我这个母亲,还和我分了家,如今成儿不在了,你就越发不把我看在眼中,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恶毒东西!早知道,就让成儿休了你,说不得老娘我如今已经孙儿满堂了!”  
床上,听到李氏如此折辱娘亲,沐云瑶心中怒火焚烧。  
爹爹入京谋生,一去再无踪影,三月之后,死讯骤然传来,娘亲哭晕死过去好几次,匆忙办了丧事,却惹得祖母在丧礼上大闹。说娘亲不中用,没能为爹爹生下儿子,让爹爹死后,连个能够扶棺的人都没有。  
娘亲病倒,祖母更是变本加厉,接连将家里能用的东西都搬走了,之后更是频频前来,、暗示娘亲改嫁,还是给十里八乡臭名昭著的张财主做妾!  
想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猛地转头怒视李氏,光亮入眸,激起一阵汹涌杀机:“滚出去!从我家里滚出去!”  
原本坐下的李氏噌的一声站起来,指着苏清破口大骂:  
“好你个苏清,你克死了我儿子不算,还教出个不敬祖母的小蹄子,看来你是存心要气死我这个婆婆!你嫁过来十二年,就揣了一个蛋,生下来还是个讨债的孽障,这么多年,你不能下地、不能生养,把持着我儿子和我作对,简直是丧了天良!”  
“娘,我没有。”苏清连忙摇头。  
李氏却没有了耐心:“哼,如今成了死了,这家里也留不住你了,明日,你就给我收拾东西到张财主家去!”  
“娘,我说过了,我要守着瑶儿要下半辈子,我不改嫁!”  
“呵,你历来是个奢侈好享受的,成儿活着你就整日刺绣不下地,现在我成全你,把你送入张财主家,让你以后锦衣玉食,你还不知道感恩?张财主是个大方的,就算是纳你为妾,都给了我许多聘礼,我已经收下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可由不得你这个贱蹄子作妖!”  
听到这话,苏清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白了一分:“母亲,夫君亡故还不满两月,我要为他守节……”  
“守节?成儿死了就是你克死的,你这个该挨千刀的丧门星!不守妇道的贱蹄子……”李氏说着,看到床上的沐云瑶,推开苏清一把将她拉起来,“你嫁给入我沐家不到九个月,就生下了这个讨债鬼,谁知道你当初怀的是谁的种?你本就是个不贞不洁之人,还说什么守节,简直笑死个人!”  
“娘……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苏清几乎当场哭厥过去。  
当初她怀着沐云瑶,眼看月份大了,李氏整日嫌弃她不做活,趁着沐成不在,非要让她去提水洗衣,她一时不慎滑到了,这才早产,导致沐云瑶生下来便体弱,当时因为理亏,李氏安分了好些个日子,现在,却敢拿着这个当借口指责她!  
“不要脸的东西,当初骗了成儿,如今休想再骗我!就是你不守妇道,就是你不贞不洁!明日,张财主便派人接了你去,你给我收拾干净了,把这个讨债鬼也带着,免得留下来,脏了我沐家的地方!”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3章辱她娘亲者死  
苏清闻言大惊失色,连忙跪了下来,抓着李氏的衣服不住地哀求:“娘,瑶儿是沐成唯一的骨血,我可以入张府,但是她要留在沐家!”  
苏清知道婆婆早就厌恶她,如今没有了沐成,定然是不会让她继续留下碍眼的,可是云瑶不能入张府。  
那张府就是个火坑,张财主年纪一大把,却尤爱鲜嫩的女孩子,这些年,不知道糟践了多少人,若是沐云瑶过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没有了沐成,她反正是不想活了,去了以死明志,也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沐云瑶见她的眼神,瞬间便明白过来她这是存了死志,连忙扑到她跟前,哽咽着叫了一声:“娘……”  
苏氏抱住她,眼泪断了线一般向下掉:“瑶儿,我可怜的瑶儿……”  
沐云瑶红着眼睛转头看向李氏,心中满是无尽的恨意,凶狠的仿佛能够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前一世,李氏就扬言要将她卖了换银钱,逼迫的娘亲为了她忍着屈辱去了张府,结果转身,祖母将她也绑了送入张府。  
张财主那个畜生,不仅羞辱了母亲,还要对她下手,母亲为了保护她用瓷片伤了张财主,被抓回来活活的折磨死了,而她虽然侥幸逃了出来,却被断了腿,开启了悲惨的一生。  
以后的日子,她不知道暗中后悔过多少次,一遍遍发誓,若是重来,她定然要杀了李氏,绝了这个推她们母女入火坑的祸根!  
听到苏清终于答应下来,李氏嗤笑一声,眼神满是鄙夷,一口唾沫吐到苏清裙摆上:“呵,早答应下来还用让我废这般口舌,果然是个浪荡贱妇,之前还装的三贞五烈的,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  
李氏说的痛快,她就看不惯苏清一副柔弱清高的模样,如今这样折磨她,只感觉通体舒泰。  
苏清哭的肝肠寸断,几乎站立不住,自从她嫁过来,就不得婆母喜欢,原本以为这么多年的恭恭敬敬,能换来一个好字,却不想,她压根没有把自己当人看!  
沐云瑶红着眼睛,心中恨意涌出来:侮辱她娘亲者,必须死!  
李氏被她的眼神一刺,不由得心中微寒,回过神来之后顿时满心恼怒:“好你个讨债鬼,你竟然敢这样看我!你娘就是个贱妇,你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滚,一并都给我滚到张府去!”  
苏清按住沐云瑶:“瑶儿,快磕头,求求你祖母,让你留下……”  
沐云瑶却猛地下了床,快步冲向衣柜,从针线筐里摸出一柄剪刀,对着李氏就冲了过去:这个老太婆毁了最疼爱她的娘亲,毁了她的一生,她现在就弄死她,直接弄死她!  
李氏一愣,没想到从来都是任由她磋磨的小**,竟会突然之间发难。直到沐云瑶冲到她跟前,那明晃晃的剪刀刺过来,才尖叫一声,对着沐云瑶一巴掌打过去。  
沐云瑶用尽了力气,这一瞬间,她是真的想弄死李氏。只是,她年级尚小,身上又带着伤,根本没有多大的力气,剪刀刺破了李氏的棉衣,只蹭破了她手臂上的一点油皮,便被李氏一巴掌打了出去。  
李氏失声尖叫,一把抓住沐云瑶的头发,抡圆了手臂对着她的脸几巴掌扇了下去:“小**,你这个该挨千刀的小**,我是你祖母,你竟然敢拿剪刀捅我,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个讨债鬼!”  
“娘,娘,您打我,您打我吧,放过瑶儿,她还是个孩子!”苏清连忙扑过去,将沐云瑶护在身下。  
李氏满心怒气,看到苏清冲过来,从旁边拿起笤帚,对着她们娘俩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沐云瑶死死地咬着牙,满口都是血腥味,她推开保护她的苏清,凶狠的瞪着李氏:“你打,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若是你打不死我,改天我就弄死你!老虔婆,你今日做的孽,老天不瞎,总是要找你讨回来的!”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4章闯一闯张府又如何  
李氏被她的表情骇住,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沐云瑶快步冲到桌边,摔碎一只瓷碗把瓷片抵在脸上,愤然怒视着李氏:“张财主把买我的银钱也给你了吧,若是我把这张脸毁了,你怎么向他交代?”  
李氏瞪大眼睛:“你……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这个小**怎么会知道?  
沐云瑶手下用力,瓷片刺破鸡蛋一般的皮肤,立时便有血流下来,在雪团一般的脸颊上格外的刺眼。  
沐云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好看,不说她娇俏玲珑的容貌,单说这一身皮肤,细细嫩嫩、白皙无暇,犹如嫩豆腐一般,掐一把仿佛能滴出水来,平日里不知道引得多少人抻着脖子张望。  
“你住手!”李氏心中发慌,她拿了张财主五十两银子,其中一多半是沐云瑶的卖身钱,若是到了日子,不能把人交出去,那她不仅到手的银子飞了,还势必得罪张财主,在她生活的这个小山村,得罪了张财主,那就等于绝了自己的活路。  
沐云瑶却将瓷片又用力压了压:“你打了我和我娘一身的伤,张财主见了,定然是不开心的,到时候,说不准还会让你退还一部分银子,你将时间向后拖四天,这四天,我们养好伤,就去张府,说不准会帮你再讨要一些银两。”  
李氏本来瞪大眼睛不愿意,听到最后高兴地差点跳起来:“你这话可当真?”  
“骗你有什么用?”  
“好,我就相信你个讨债鬼一次,不过,若是你们敢耍什么花样,我就把你们抓起来,打断了腿卖到窑子里去,是伺候一个男人,还是伺候一堆男人,你们可要想明白了?”  
李氏冷哼一声,料想这对丧门星也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不妨答应下来,到时候多讨要一点银两。  
苏清听到这话,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倒过去,她是沐家的儿媳,沐云瑶是沐家的女儿,婆婆怎么能如此恶毒?  
沐云瑶满眼都是痛恨和厌恶,冷声道:“赶紧走!”  
李氏嗤笑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服,还像模像样的拍了拍:“一窝子丧门星,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还脏了我的鞋底子呢,呸!”  
等到李氏吐完唾沫,摇晃着身子得意的离开,苏清忍不住跌坐在地上,捂着唇呜咽出声:“瑶儿,我可怜的瑶儿,沐成,你怎么能就这样扔下我们娘俩……”  
沐云瑶将瓷片扔掉,颤抖着用瘦弱的双臂将苏清抱住:“娘亲不哭,娘亲不哭,瑶儿会保护你的,谁也不能欺负你!”  
重活一世,娘亲健康安在,她定然不会再让悲剧重演,那些欠她的人,那些欠她的债,她要一笔笔统统的讨回来!  
她沉下眼睑,一双清透水润的眼眸瞬间阴冷深沉,仿佛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鬼魅。  
苏清哭了一会儿,连忙回过神来:“瑶儿,张财主心思不正,你绝对不能去张府,还是你聪明,争取了到了四天的时间,娘亲保护你,你逃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娘亲有银两……对,有银两的,可以当盘缠……”  
苏清连忙去翻柜子,她可以死,但是女儿不能有事,这是她唯一的孩子,她就算是拼了命,也会保住她。她翻遍了箱子,也没能将之前积攒的是五两银子找到:“怎么会没有呢,我分明是放在这里了……”  
沐云瑶上前扶住她,用瘦小、纤弱的身子将苏清抱住:“娘,不用找了,银子定然是让李氏那个老虔婆偷走了。”  
“婆婆……她怎么能,她怎么能!”苏清满心的绝望和恨意,她恨自己男人死得早,恨自己没有早点看清李氏的面目,恨自己如今的无能。  
“母亲不怕,不就是张府嘛,又不是龙潭虎穴!”到时候,死的是谁,还未可知呢!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5章不堪往事上  
沐云瑶安慰着苏清,同时也安慰着自己,四天的时间足够了她准备了。  
“瑶儿……”苏清抱着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瑶儿,你的伤怎么样……”  
脑后的伤口疼的她眼前发黑,可是沐云瑶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微微摇头:“娘亲,没事。”  
“都有血迹渗出来了,你还说没事?”苏清连忙起身,打了水过来帮她擦拭伤口,重新裹上布,眼泪更是啪嗒、啪嗒向下掉:“婆婆……她……她真是好狠毒的心思。”  
沐云瑶看了看苏清,弯腰趴在她的怀里:“娘,不要理会那个老虔婆,那种恶人,丧尽天良自有天收。”即便是老天爷不收她,她也要代替老天爷收了她!  
女儿历来老实、柔弱,说出这番话让苏清有些惊讶,随即更加的心疼:瑶儿还是个孩子,若不是被李氏逼迫到这个地步,这孩子怎么都不会这样的。  
窝在苏清怀里,沐云瑶心中感谢上天。  
母亲在她的记忆中,总是柔柔弱弱的,满身的书卷气息,一行一动都带着与众不同的韵致,很多人都嚼舌根,说娘亲装模作样,说她下不得地、做不得活,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后来苏家来人,那浩浩荡荡的阵势、那尊贵华美的场面,连县城里的青天大人都要点头哈腰的讨好,她才知道,原来,她娘就是小姐,苏家的小姐!  
只是,她娘还没等苏家的人到来,就为了保护她,被那些人屈辱的折磨死了!而她虽然逃过一劫,但也瘸了腿,如果不是张财主干的丑事突然被抖落出来,她早就被抓回去折磨死了。  
娘亲不在,她又断了腿,只能依靠着李氏继续生活,可李氏原本就不待见她,见她断了腿连粗活都做不了,更是没有好脸色,动不动就打她出气。  
村里人看不惯,筹钱请了城中的大夫过来,可她却堵着门不让进,直接把人骂走了,只让她拖着断腿等死,幸好,她命大,腿上落下了残疾,但到底长好了。  
接下来的一年多,她可谓是度日如年,不知道多少次,她盯着灶台下的火光,都想一把火烧了李氏和自己。可是她不能,她的命是娘亲用命换来的,不管多苦多难,她都要活着。  
一年半之后,苏家来人,绫罗彩衣、骏马香车,那些仙女一般的人走起来裙裾飘飘,开口婉转骄矜,温言软语的说要将她接回去过好日子。  
她不敢置信,一路上坐立不安,连话都不敢搭一句。等到了苏家,见识了那泼天的富贵,她更是自惭形愧,整日战战兢兢。  
“苏家?”沐云瑶心中嗤笑一声,“都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恶鬼!”  
到苏家之后,她格格不入,后来,不知道是谁将她在张府里滚了个圈的消息传扬了出去,她更是被踩入了泥潭,腿瘸了、名声毁了,还错信了人,为了活下去,只好凭借着自己最为不屑倚重的容貌和皮相,一脚踩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漩涡中。  
当时的她仅仅是在爹爹的教导下识的几个字,不通诗书、不懂文墨,更加不明白那些所谓的诗情画意、风流雅致。  
索性,她对自己足够狠,不会就学,不精就练,踏着血泪一步步走了过来,只可惜,她最后还是低估了人心,又太过高估了自己,最终落得和娘亲一样,被当做奸细侮辱践踏致死的下场……  
甚至临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还不如早早的死在苏府,至少能够让自己走的干干净净……  
想到自己最后死亡的场面,她感觉胸口猛地一痛,脸色骤然变白。  
苏清抱住她,看到她这样眼泪掉的越发的凶:“瑶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亲……”  
沐云瑶猛地回神,眼中的绝望渐渐消散,神采一点点回到眼眸中,不一样了,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还有机会改变,这一世,她一定要保护好娘亲,保护好自己,让那些欺辱过自己的人全部都付出代价!  
“娘,我没事,你快起来洗把脸,看看你,哭的都不漂亮了。”沐云瑶瘪了瘪嘴,白皙的脸颊带着红肿的巴掌印,这会儿已经隐隐的发紫,再加上她用瓷片划破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偏生她仿佛自己没注意,这会儿撇着小嘴,顿时牵连到伤口,疼的直吸气。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6章不堪往事下  
“你这个傻孩子!”苏清一时间又急又气,想要伸手去点她的额头,又看到她满身的伤,连忙停住手指。  
沐云瑶却凑上前,拉着她的手摸上自己脑袋,温暖干燥的掌心放在额上,这个温度她思念了许多年,想的夜夜泪流满面,心中的酸楚让她红了眼眶,水润的双眸仿佛微雨洗过后的碧空:“娘,娘,娘……”  
她一声声的叫着,将多年的委屈和思念藏在这一声“娘”中。  
“哎,娘在呢,娘在呢。”苏清揉着她的脑袋,心中软的化成一滩水,瑶儿到底还是个孩子,刚刚的凶狠不过是被逼迫的没有办法,都怪她没用,还要让自己的女儿帮她出头。  
和苏清好好地亲热了一会儿,两人一起将屋里打扫了一下,又做了点东西吃。苏清一直想着四天后要去张府的事情,心事重重之下,并没有吃下多少。  
沐云瑶知道现在安慰她也没用,说多了又惹得她落泪,饭毕,要帮她收拾碗筷,却被苏清拦住:“瑶儿受了伤,赶紧去歇着。”  
见她满眼心疼,沐云瑶也没有坚持,点点头便到了里屋。  
伤在脑后,她只能趴在床上,爹去世后,娘独自支撑,家里连柴火都不充足,因此炕上冰凉,再加上用了多年的棉被,冷硬的很,可是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比苏家、晋王府的高床软枕还让人安心。  
不知不觉间,她睡了过去。睡梦中,她恍恍惚惚的又回到了苏家,一道道尖利的叫骂声充斥在耳畔:  
“你这个小贱人,那是大小姐的未来夫君,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竟然连高高在上的王爷都敢肖想。”  
“贱人,她娘就是个被人糟践的荡妇,她从男人窝里爬出来,能干净到哪里去?”  
“大小姐将你视为亲姐妹,你却在背后捅了她一刀,这样的忘恩负义之辈,就该直接沉塘、浸猪笼。”  
“黑了心肝……”  
大冬天,她穿着一身纱衣,被人从床上拉扯到地上,一盆盆凉水劈头盖脸的泼过来,瞬间就让她脸色发白、喘不过气来,可是她却不害怕,因为她清楚,别管自己用了什么手段爬上了晋王的床,在确定他不会讨要自己做妾之前,这些人都不敢弄死她,所以她开心的笑了。  
大姐那张柔美的脸上第一次没有了表情,冷冷的看着她,满眼的轻蔑和厌恶,犹如看地上的烂泥,她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看到对方的彻底扭曲了面容,就觉得心中舒畅了。  
当初苏府中,她也不是一开始就绝望的,那个时候地位尴尬,但大姐第一个表露了善意,对方那么的美丽端方、那么的和善温柔,她恨不得将心都掏了给对方,为她挡过灾、为她受过罚,可最后,她们一起去护国寺上香路上遇了盗匪,她拼命护着大姐逃走,差点被人抓住凌辱,万幸被人救出来,拼了命的去看她的安危,却听到那样残酷的真相。  
原来,那些盗匪就是她派人找的,就是因为晋王曾经称赞过自己一句:好颜色……  
而对自己好,不过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善良,顺便看看是否能够利用。  
所以,她明知道晋王是大姐未来的夫婿,还设计爬了他的床,更是在几乎被磋磨至死的时候,爆出了有身孕的消息,狠狠地打了大姐的脸,也借此一举进入晋王府。  
晋王待她极好,多年如一日的好,即便是她的孩子没有保住,他依旧待自己如初,她在晋王府待了三年,大姐成为晋王妃之后,没少为难她,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到底活了下来,看上去还活的有声有色。  
直到,她见到了那位从来不归京的钺王,当时她去上香回来,途中被惊了马,从马车中滚落到他脚边,钺王多看了她两眼,晋王就将自己当个玩意一般送到了钺王府。  
在钺王出现在她房间的时候,她稀里糊涂的就晕倒了,等到她再次醒过来,就发现浑身是血,已经被人捆着当成了奸细。  
奸细,从来都是没有好下场的,而她的下场,格外的惨烈了一些罢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7章痛打李氏  
“瑶儿,瑶儿,不要怕,娘亲在,娘亲一直在陪着你。”苏清担心她的伤口疼,收拾完外面的东西就过来看她,正看到她蜷缩成一团,满脸眼泪的模样。  
沐云瑶睁开眼睛,看到苏清,下意识的露出一个笑容:“娘亲,怎么了?”  
“瑶儿可是伤口痛,才哭的这样伤心?”苏清担忧的看着她。  
沐云瑶摸上脸颊,竟是满手的泪痕:“伤口不痛,只是梦到了爹爹。”  
她转移开了话题,并不愿意将自己离奇的经历说出来,那些黑暗沉重的过去,由她自己一个人担着就好。  
说起爹爹沐成,沐云瑶心中沉痛。爹爹对她真的是宠爱到了极点,有他在,祖母李氏绝对不敢这般欺负她和娘亲。只是,他竟然是落水淹死了……  
忽然,沐云瑶脑海中闪过一道冷芒:“娘亲,我记得,爹爹的水性是极好的。”  
前一世,她只当爹爹是意外亡故,并没有往深处想,如今看来,这件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爹爹淹死的时候已经是深冬,隆冬季节滴水成冰,他到河里去做什么?而后,没多长时间,她和娘亲就被卖入张府,娘亲死了,她侥幸逃脱但腿断了,名声毁了,接着苏家来接人……  
虽然,从她断腿到苏家接人中间隔了一年多,她还是觉得中间有什么联系。  
在那些吃人的宅院里滚了一圈,她什么事情都会反复的思量,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是不是有人想要害死她和娘亲?  
只是,她娘虽然是苏家的女儿,可有着被拐的经历,又守了寡,对京城苏家那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们并没有什么妨碍,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提到故去的相公,苏清也不由得落了泪:“你爹爹是通水性,可水流无常,这许就是命吧。”  
娘俩两人互相安慰了一番,这才依偎着睡了过去。  
夜半,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耳边,本就睡得不沉的沐云瑶猛地睁开眼睛。  
苏清满心忧愁,到现在仍然没睡着,听到声音惊得差点跳起来。  
沐云瑶连忙握住她的手,尽量的压低声音:“嘘,娘亲莫慌。”说完,她悄悄地摸下了床,从床头边上摸到一根碾棍。  
从爹爹过世之后,母亲日夜悬心,一个俏寡妇带着十三岁的女儿,又住在村头,要是有人摸进来,她们娘俩可就没活路了,所以,在枕头下藏了菜刀,在床头放了碾棍,就为了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正好用上。  
苏清心脏跳到了胸口,可是看到坚强的女儿,又硬生生的鼓起勇气,下了床拦住沐云瑶:“娘来……”瑶儿只是十二岁的孩子,还受了伤,根本没有力气,她从沐云瑶手上拿过了碾棍,悄悄地走到了门边,正看到外间来回翻找的黑影。  
沐云瑶跟在苏清身后,看到已经颤抖成一团却坚强挡在她面前的娘亲,眼泪向上涌了涌,她悄悄地看了看外面的身影,眼神猛地一凛。  
虽然外面黑看不清人的面容,但那道影子她太熟悉了,毕竟恨了那么多年呢,她想了想,从地上操起夜壶来,趁着苏清不注意,直接拉开门,向着那道黑影扑过来,手中的夜壶高高举起来,狠狠地砸在柜子前面正翻找东西的黑影头上。  
苏清惊住了,回过神来之后,连忙从里间冲出来,一棍子将黑影打在地上。  
黑影顿时发出一阵短暂的惊叫:“啊!”  
惊呼声虽然短暂,但苏清立刻就分辨出这是自己的婆母李氏。  
多年来的畏惧让她下意识的想松手,可下一刻却被沐云瑶猛地握住,抬起棍子狠狠地砸下去!  
很多事情看着很难,可真的迈出了那一步,就会觉得并没有什么,苏清打完一下之后,心中压抑的憋闷仿佛找到了宣泄口,握着碾棍不停地打下去,砰砰砰的落在黑影身上,下手毫不留情。  
眼看着地上的黑影没有了声息,苏清才感觉后怕,砰地一声将手中的棍子扔掉,浑身抖成一团。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8章我活着,你就要死!  
沐云瑶连忙握住她的手安慰:“娘亲别怕,我们只是打了贼而已,去把油灯点上。”  
她的声音温柔而坚定,带着一股无声的力量,让苏清不由得安心了许多,虽然动作有些颤抖,但到底安然的把灯点上了,举了油灯看清地上的人影,苏清忍不住惊呼一声:“血……血……”  
地上的李氏已经被打晕过去,头上破了一道口子,应该是夜壶砸破刮伤的,流了一脸的血,昏暗的油灯一照,犹如恶鬼一般令人心中生怖。  
沐云瑶接过油灯,举在李氏头上,阴沉的眼眸中闪烁着刺骨的寒意,此时,只要她手下轻轻一斜,灯油就会泼在李氏身上,然后只要一点火星,人就这样烧着了,这个噩梦就将远。  
“瑶儿!”  
苏清的一声惊呼让沐云瑶猛地回神,手中的油灯一晃,火苗微微的颤了颤,她连忙收敛心神,要杀了李氏容易,可要悄无声息的将嫌疑摆脱太难,她可以冒险,但是娘亲不能,她发誓要保护她,就要将她护的滴水不漏,而且,死容易的很,难得的是怎么活着,对于李氏来说,死了就太过便宜她了!  
沐云瑶眨眨眼睛,转过头去的时候眼底的阴沉已然散去,又恢复了原本柔弱无害的模样:“娘亲,你……”  
“瑶儿!”苏清惊呼一声,紧接着沐云瑶感觉头皮一痛,竟然是李氏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作势就要如白天一样扇她巴掌。  
“你敢!”沐云瑶断喝一声,声音清脆却是杀意凛然!  
李氏一颤,对上沐云瑶那双森冷到极点的眸子,竟然觉得一股凉意袭上喉头,让她呼吸一哽:“你……你个小**,你……”  
这个小**怎么就那么邪门?  
沐云瑶噙着一丝冷笑,油灯照在她带着青紫伤痕的脸上,越发显得多了几分阴森:“你敢打我,我就把灯油泼在你身上,然后一把火点了你!”  
“你个小**,果然是黑了心肠的,你敢这样对我,我是你的祖母!”李氏口中刚硬,心里却有些打鼓,“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孽障,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一把掐死你!”  
“可惜,你没掐死我,今日死的就是你!入了张府大抵也没有了我的活路,干脆今日拉你陪葬,到了地下,还能看阎王如何审判你这个迫害儿媳、孙女的老虔婆,拔掉舌头挖了眼,抽掉筋骨掀了皮,打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李氏心头猛跳,猛地将沐云瑶推到一旁:“你这个小**,你……反正你就要去张府了,我暂且不和你计较。张财主可是最喜欢鲜嫩的女孩,你这身嫩豆腐一般的细皮嫩肉,在他手上走一遭,连块完整的皮都找不到,到了生不如死的境地,你还是不是如此牙尖嘴利!”  
李氏心中恨得咬牙切齿,早先在衣柜里摸到五两银子,她回去之后睡不着,想着是不是有漏掉的银两,就来再看一下。反正这银子也是儿子生前挣下的,她拿的心安理得,谁料,银子没捞到,反倒是被打了一顿。  
沐云瑶被推得一个踉跄,手中的油灯晃动间噗地一声熄灭了,顿时房间中一片黑暗,只能听见李氏粗粝的呼吸声。一个念头忽然在脑海中闪过,沐云瑶猛地握紧拳头,根据刚刚的记忆,弯腰摸到了地上的碾棍,对着李氏的腿狠狠地横扫过去!  
李氏不防备,被打了个正着,一下倒在地上,沐云瑶没有给她再起来的机会,用尽全身的力气混合着怒气和恨意,一棍子狠狠地打在李氏腿上,只听见咔擦一声骨头闷响,李氏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啊,小**,我杀了你,杀了你!”  
沐云瑶没有理会她,冷静的走到桌边摸到火折子,随手扯了块布点燃,然后滚着灯油把火苗四散开来,不多会儿就把房子点燃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9章打断你腿  
“小**,你想死不要拉老娘陪葬,你个挨千刀的,你这是要烧死我?”点着四处的火苗,李氏彻底慌了,一边尖叫一边向外爬,满面都是惊恐之色。  
沐云瑶借着火光走向李氏,在她惊恐的目光中,直接将衣柜推翻狠狠地砸在李氏断了一条的腿上:“啊……啊……”  
刺耳的尖叫震得人耳膜生疼,在寂静的夜色中传扬出去老远。  
“瑶……瑶儿……”苏清抖成一团,目光复杂的看着沐云瑶。  
沐云瑶抬头,眼中的狠戾突兀的消失,泪珠瞬间涌上来:“娘亲,我这是迫不得已,我是为了自保,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她怕苏清会觉得她残忍,认为她是个冷血的怪物,可是她没有办法,她不可能等着四天后苏清去死,所以,她要改变,哪怕这个改变中间夹杂着血腥,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她要利用李氏,把张财主那个畜生弄死,只有这样她和母亲才能平安。  
“瑶儿不怕,瑶儿不怕,是娘亲点的火,是娘亲打的人,你先走,快走!”苏清猛地将沐云瑶揽入怀中,她害怕,害怕到了全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利索,可让她用恶意去揣度自己的孩子,她做不到,“瑶儿,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去,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苏清看着李氏,眼中带着恨意,她的情绪历来是浅薄的,可是面对这个日日对着她动辄打骂,还要卖了自己和女儿换银钱的婆婆,她第一次恨得心头滴血。  
这么多年,沐成和沐云瑶是她心中的依靠,如今,沐成死了,她心中的天塌了下来,可是她不得不坚强,身为一个母亲,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哪怕用上自己的命去填,也要将女儿推出火坑!  
“不,娘亲,你放心,我们不会死,这一次我们都会活的好好地,死的是她,是她们,是那些对不起我们的人!”沐云瑶冰冷的视线带着无边的戾气,看着地上的李氏。  
冬日天干物燥,建房子用的都是多年的木料,一点燃火势就旺盛的止不住,不多会儿,地上的衣柜也烧了起来。  
李氏的叫的嗓子都哑了,一开始还叫骂的难听,到后来却开始求沐云瑶:“瑶儿,我是你的祖母,你救救我,救救我!”  
“祖母,昨日母亲跪下来求你,让你不要将我们卖掉,你都没答应,你觉得我会救你吗?”  
“不,我不卖你们了,以后咱们俩三个互相依靠着过日子。”  
“呵,说的真好听,只可惜,从你嘴里吐出来的字,我一个都不相信!你也别太绝望,我不会让你死的。”至少现在还不会。  
说着,外面已经响起了救火的喧闹叫喊声,屋子里不断的有火苗木头向下掉。  
一根烧着的木头掉落在沐云瑶面前,苏清要拉着她躲开,沐云瑶却没动:“母亲,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她看着地上冒着火苗的木头,蹲下身咬牙一把抓了上去!  
“滋啦”一声,皮肉烧焦的味道传来,沐云瑶疼的咬破了嘴唇。  
苏清惊叫一声:“瑶儿!”  
沐云瑶煞白着脸色松开手,手掌已经一片血肉模糊,她摸上苏清的脸,在她脸上留下一片乌黑和血迹,然后才咬着牙去推衣柜:“母亲,帮我推开,把祖母救出去!”  
“瑶儿……”  
“母亲相信我!”时间紧急,她来不及解释清楚。  
李氏已经吓疯了:“鬼,你就是个恶鬼,救命啊,救命啊!小**、小娼妇,挨千刀的丧门星,滚开,滚开!”不是鬼的话,怎么可能对自己这般的狠!  
沐云瑶冷下面容,刚刚抬起衣柜的一角,听到这话立刻松手,咔擦一声,李氏原本就断掉的腿,如今几乎要断成两节,剧烈的疼痛和惊吓,让她忍不住晕死过去。  
苏清帮着沐云瑶将衣柜抬开,两人合力拖着李氏,向门口而去。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