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6 | 浏览:490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穿越成无良小仙》 作者:花谢风流(完结VIP)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简介:传说四方有神山,名曰梵音之山,梵音山上有仙人,名曰紫辰,紫辰仙有神力,可决生死。 上仙无良,偏要戏弄小仙,让她永世轮回,直至万物重生,人间幻灭。 凡尘有仙山,名曰支离,名曰钤垣,名曰玄崀。 支离山上有仙人,名曰夢尧,夢尧仙有神力,可毁天灭地。 钤垣山上有仙人,名曰墨珏,墨珏仙有灵力,可生百川。 玄崀山上有仙人,名曰飞岱,飞岱仙有灵力,可长万物。 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穿越到异世成为了一个小仙。小仙无良,阴差阳错,误入凡尘……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1章穿越成无良小仙  
“莫瑾北,作业做好否?”  
“小北,求答案答案。”  
“瑾北兄,这周的作业全靠你啦。”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看着手机中不停增多的信息,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还是把我辛苦做好的作业答案一一发送了过去。  
我莫瑾北发誓,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好孩子。无论是对待学习还是对待朋友都是用及其认真的态度,老师曾经教导过我,做人要讲究诚信,人无信而不立,我想我之所以能够成为同学们最欢迎的学生原因就在于此。  
别人的要求我从来都不会拒绝,我自己从来不央求别人。当然了,这些要求都是在不损害我利益的前提下。虽然原则对于我来说,说有就有,言无则无。  
从短信发送到手机显示发送成功,用了整整一分钟。我的好心的室友们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她们的不断翻身中我感受到了不满。  
我的确是一个好孩子,只是偶尔会让人不顺心,比如现在。卫生间的水被我开得哗啦哗啦,在这个寂静地夜晚里,显得尤其声大。  
洗漱完毕后,在心惊胆战中上了床,床发出嘎吱的声响,我毫不怀疑它会在下一秒崩塌,然后将我摔一个稀巴烂,不过——显然还是没有到时候——在异响中,我安然地躺在了床上。  
笃笃,手机闪出一点绿光,我又收到一条讯息。  
“瑾北(发信人显示的是我的密友。  
根据我多年看侦探小说的经验,夜晚的短信和黎明前的电话铃声有着同样的效果——预示着不同寻常的事的发生。  
下一秒,来不及去想密友发给我这个半截短信的含义,我就被一阵刺目的强光包围。光线扎得我的眼睛生疼,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室友的恶作剧,第二个反应是某样东西要爆炸了。  
第三个反应是——我,莫瑾北,一个从小到大的乖孩子,要提前去见上帝了。  
我是闻着一股花香醒来的,有点儿像是月桂的香味,还夹杂着淡淡的青草气息,我在睡梦中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梦醒了,我觉得我应该交作业。  
耳边并没有传来以往熟悉的声音,隐隐地有鸟在不远处清啼,缓缓睁开双眼。  
入目是各色的花,五彩缤纷的颜色,像是在空中飞舞的彩蝶,十分动人,而远处青青的草一望看不到边际。  
这是梦境吗,我晕晕乎乎的,我傻呵呵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想把自己从睡梦中唤醒,虽然心里依旧想着“这里好美根本不想醒。”  
还是醒过来吧,莫瑾北,你该交作业了。  
然后我闻到了另一股馨香,这种馨香比刚才的味道更加地真实——竹石公园里竹子的味道。缓缓睁开眼,环顾四周,首先入目的是空阔的屋顶,手臂粗的竹子密密麻麻地排布在其上,形成屋顶。四壁也同样是密密麻麻的石竹,这是一个竹子做的屋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晕过去了,被老妈送到深山疗养来了?  
闭眼,睁眼。闭眼,睁眼……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我的确是被送到了“疗养院”。  
缓缓起身,屋子不大,出了门,外面还有一间更大的房间,四壁空无一物,只在正中央摆了一个竹子做的小桌,和两把椅子。小桌上摆了一副残棋。  
走出屋,外面是一大片竹林,清新的味道一下子迷住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好赞的味道!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2章恩断义绝的师徒  
“你醒了?”左侧突然传出一个好听的声音。  
缓缓转过头,这是在cosplay?梨花白的素稿里衬,袖口和领子印有金丝花纹的外套,墨发微束垂在脑后。天光下,四周隐隐隐隐泛出淡淡青光,这个人的身上有种飘然若仙的感觉。  
如玉的脸颊上的五官堪称完美,尤其是一双明目,眼里仿佛装有万点星辰。此人长得极美,看起来也不是化妆化出来的,记忆中,我并不与之相识。  
“你好。”我抿了抿嘴,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飘移,今天的事太不一般,或许是在拍某个真人秀节目,我暗自安慰自己。既然如此,那么一定会有摄像机之类的东西,我轻轻环顾四周,却是太失所望,眼前根本没有任何现代化的东西!  
微微皱眉,心中闪现了一丝不安,若说刚才是有疑惑,那么现在的我就是害怕,莫名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莫名其妙出现的陌生男人,就算那人长得极为动人,心中的担忧却丝毫未减。  
眼前的美男子微微皱眉,却是定定地瞧着我,如星灿烂的双眸如我一般染上了点点疑惑。  
两个人彼此无言,沉默了半晌,还是我开口。  
“请问你是谁?”  
我话一说完,那人的嘴角便溢出了一丝冷笑,完全不似刚才的温和,言语中也颇为不屑,“你说我是谁?我该是谁?”  
他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我却欣赏不过来,而且他的言语中却没有丝毫的好意。头脑还带着一点儿刚睡醒的迷茫,我抱起了胳膊,淡然道:“管你是谁,管你该是谁,我要回家。”  
手臂上是粗糙的素稿衣裳,我轻轻皱眉,刚才还没有发觉,现在才发现身上也套着如眼前的人一般的衣物,只是少了外套。  
“你该用这样的口气与我说话么?”他冷冷道,眼神也不似之前的清澈。  
眼前的人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却偏偏显得一副老城的样子,妄图充当我的长辈,我不缺理,但是我也不想反驳。  
眼前是一条康阳大道,我未必要在这个人身上花费时间。  
“莫瑾北,你若是再踏下一步,我们师徒二人便恩断义绝。”  
他说完这话,我的脚立马顿在空中,好一会才踏下来。  
“你说什么?”眼前的这个人认识我,知晓我的名字!而且还自称我的师父?我莫瑾北活了十八年,十八年里的每一部分我都记得很清楚,这个人我不认识,而且我也没有拜过师。  
他定定地看着我,对于我的犹豫颇为满意,“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却轻轻一笑,道:“你说我就会相信么?我不知道你玩的什么把戏,但是我想告诉你,现在是法制社会,我有权利选择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话一说完,便踏下了眼前的几步台阶。转眼再看眼前的人,他已经是气的不行,完本如玉的脸庞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身上笼罩的青光却是愈加强盛。几乎到了刺目的地步。  
绝对不是特效!不用看也知道我的脸色有多白,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又是谁,在这一刻全混乱了。  
只剩下风吹过竹林发出了呜呜声。  
他的衣袂也在风中动了起来,脸上是暴怒,五指紧握。  
糟糕!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3章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想象中的暴怒并没有出现,他只是冷冷一笑,道:“当初你可没有这么说。”  
当初……当初的我是什么样?还没有理清思绪,我的头脑便一片空白,脑海中像是有无数个针尖在刺,腿也开始发软。我睁大迷惘的双眼,定定的瞧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是谁?我是谁?我在做什么?一切都已经混沌了。  
“当初是你不要我的。”我痛苦地蹲下,抱住自己的头,喃喃的说出了这句话。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简直不像是我的,而我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无力地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心也有些疼痛,等到我缓和了一会再抬眼的时候,对方的眸色中闪现了一丝痛苦。  
刚才紧张的气氛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默。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说出刚才的那句话,那句话就像是本能一般从我的口中发出,我站起身,抿了抿唇,嘴唇干渴地厉害。  
“你还在怪我?”他退后了一步,眼神中是无尽的酸涩,我的心也跟着莫名地疼了一下。  
“我要回家。”不去理会对方的目光,我开口道,声音哽咽,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地话语,莫名其妙地人,莫名的地方,我的心中只剩下恐惧。  
“你不认我这个师父了?”他轻轻道,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我睁大眼,从来没有想过会看到一个人这么失神的样子,从最初的温和到愤怒到现在的痛苦……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为了我吗?为什么我看到对方难过的样子也会那么难过,为什么我会说出那么奇怪的话?那感觉就好像很早我就与他相识。  
我到底是谁,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我努力回想我这十八年,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头脑却越来越昏沉,额头上不住地冒汗。努力压制心中的异样,我缓缓开口,声音却是沙哑地厉害:“让我离开这儿。”  
“你不后悔?”  
他的声音那么轻,我却听见了,仿佛还带着一丝丝威胁的味道,理智的控制下,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我看见他的脸瞬间变得煞白。我的心也抑制不住地颤抖,难过地厉害。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蔓延上了心头,脑袋越来越昏沉。  
他的手反复捏紧又放松,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说道:“你走吧。”沉重的声音一落下,对方就瞬间消失!  
额头上的冷汗迫切地滴落,一阵清风袭来,后背却是湿了一片。  
我究竟遇上了什么人?  
对方离开之后,心中的恐惧仍然没有消减,回过头望了一眼竹屋,原本精致的竹屋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吃人的怪物。再也不敢踏回一步。好一会儿,刚才的难过才消减下去,来不及想,心中只漫出了一个念头:离开这个地方!  
趁着日头正盛,我踏进了竹林的一条小道。  
一路上清风阵阵,背上的汗早就干了,四周寂静无声,连风的气息也消失了。  
日头已经偏离了很远,我却还没有走到尽头,这个竹林到底有多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远离了那个竹屋的关系,心里早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坦然,我也开始思索刚才发生的一切。  
很久之前,密友曾告诉过我关于平行空间的事,虽然至今为止没有人发现平行空间的存在,但是毫无疑问,平行空间是存在的。  
那么现在的我是不是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平行空间?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为什么会说出那句不能知其然的话?思考间,我听见了一股潺潺的水流声。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4章存在另一个我  
心底跃上了喜悦,有水的地方,便有人,有人的地方我就能够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顺着水流声,我来到了一个小池,小池上面有一个洞,水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溪水清澈见底,依稀可见里面的碎石,心情大好。  
用手舀着喝了起来。  
还挺甜,默默地赞赏了一下。  
溪水清澈,清晰地映出了我的倒影,倒影中的那个人似笑非笑,一双明目中满是疑惑。那不是我,我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一般,半天没有回过神。诡异的竹林这次发出了哗哗的声响,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连恐惧的力气都没有了。  
水中的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浓不淡的秀眉,小巧的鼻子染上了一丝灰尘,青丝束起,但是鬓角却有些凌乱。唇红齿白……  
我淡淡的笑了。  
心中却早已哭出声来。  
明明是另外一个人的模样,却不能不承认那就是自己。再往水里看的时候,那个人的神情微动,我瘫坐在地上。除了那一双明眸,没有哪一点如我之前一般了。  
眼前的这幅驱壳或许比我之前要美一点儿,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这意味着,我真的在十八岁的时候死去,而不死的灵魂却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我微微蹙眉,额头正中心显现出了一颗清晰的红色印记。再凑近一点儿看时,发现额头地印记是一朵红莲,红莲开在额头上,显得整张脸妖艳无比,我转过头,不再去看。  
心中戚戚然,以前的记忆也开始渐渐变得模糊,我已经不清楚我是谁,现在的我是二十一世纪的莫瑾北还是如今这个大陆的莫瑾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站起来,腿早就是一片麻。我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干脆又坐了下来,洗了一把脸。  
洗完之后,脑海清醒了很多。如果没错的话,刚才的那个人是“我”的师父,但是却在盛怒之下将我逐出了师门,从此师徒恩断义绝!我苦笑了一声,那人不似凡人,想必我也不是凡人,但是我却白白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  
不过也好,从今以后,这个身体真正的属于我了。  
心中的恐惧渐渐地淡去了,或许是因为存在于现在这个身体的原因,对于周遭的一切,开始感到亲近起来。四肢也渐渐地恢复了活力。  
眼前白光一闪,我来不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又瘫坐在了地上。  
我发誓我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从来没有做过恶事。希望老天能够因此怜悯我,待我好一点:上一世我在十八岁的时候死去,这一生我希望能够一世平安。  
我缓缓抬头,望向白光闪过的地方,那里一只雪白的狐狸正张牙舞爪。  
狐狸十分漂亮,周身雪白没有一点杂质,只是看向我的眼神十分凶狠。  
我侵犯了它的领域。  
但是它也有些怕我,所以迟迟不敢靠近。  
我却笑了,在这里出现狐狸的确有些稀奇,但是却莫名给了我安全感。  
狐狸看着我,仿佛是弄懂了我的微笑,眼神中的凶恶化去了很多,只是依旧离我远远地。  
“过来……”我轻声道。这句话也像是本能地发出来的,若是密友知道我与一个狐狸对话,恐怕又要嘲笑我。  
那狐狸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抖了抖身子,一步步向我靠近。  
真是可爱的狐狸,竟然真的能够听懂我说的话。狐狸慢慢向我走近了,露出了它的利牙,但是却不是攻击,反而像是在示好。  
在它离我一肘远的时候,我摸了摸它雪白的毛发,它又抖了抖,像极了一个闹别扭的孩子。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5章小狐狸的恐惧  
“别怕……”我轻声道。  
或许是我的声音足够温柔,小狐狸不再害怕,还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我的手,蹭完之后用一双明亮的眼睛对我眯了眯眼。  
我心下感叹,真是一只有灵性的狐狸。  
这个狐狸看起来不过是幼年时期,雪白的毛发十分柔软,尖尖的耳朵偶尔微动,长得甚是讨喜。更让我欣喜的是小狐狸非常有灵性,不仅能够听懂我的话语,还能够做出各种表情,如果能够让它跟着我的话,我一路上就不那么寂寞了。  
“小狐狸,你愿意跟着我吗?”我顺了顺它的雪白狐毛,微微笑道。  
小狐狸仰起头看着我,一双极有灵性的眼眸闪过了一丝疑惑,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我的手。  
手指上传来了湿热让我心下安定了很多,对于这个小狐狸我也更加的喜爱了,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它跟我走?  
我上前一步,试着把它抱起来,小狐狸倒也丝毫不抗拒,还舒服地眯了眯眼,我心下一喜,这个小狐狸是我的了!  
“小狐狸,你以后就叫念念吧。”我喃喃道,小狐狸是我在这个世界遇见的第一个朋友,而念念这个名字也是我的密友的小名。  
小狐狸雪白的耳朵动了动,看起来颇为满意这个名字。  
我笑了笑,怀抱着小狐狸,脚步更加轻快。或许是多了一个小狐狸的缘故,竹林里散发出的阴冷也一扫而散,天快要黑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路。路的另一旁是郁郁葱葱的巨木,大概是不久前下过雨的原因,路上能清晰地看到车轮的印子,我渐渐有了信心,这样的话,证明附近有人经过。那么我就可以得救了。  
正要踏出竹林的时候,怀抱中的小狐狸却躁动了起来,它往后缩了缩,吱呀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微微皱眉,边拍它的后脊边向前走去。  
小狐狸却猛地从我怀抱里窜了出去,离了我一丈远的距离,雪白的毛发直竖起来,狠狠地吼了一声,露出了嘴里的利牙。  
我心知小狐狸没有那么容易跟我走,但是现在它的模样却像是看到了一个怪物一般,眼神中虽然有些凶狠,但是更多的是害怕,身体也颤抖了起来。  
它并不是在看我——顺着它的目光望去是宽阔的大路,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皱皱眉,轻轻上前将它抱起,整个过程小狐狸一直保持着它警惕的姿态。  
顺了顺它的毛发再次往前的时候,小狐狸却嗖地一下从我的怀里窜出。它的速度很快,我几乎被它的力量绊倒,回过神来,小狐狸已经窜向了竹林深处。  
“念念!”眼看着小狐狸渐渐在我的视线中变成一个白点,我大声喊道。  
小狐狸并没有停下,转眼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我愣愣地站着,心里是满满的失落感。本来以为可以不用一个人的,本来以为念念可以一直陪我走下去的。  
竹林发出了哗哗的声响,天已经黑了,影影绰绰,仿佛是有人立在那里一般。压制住了心里涌出的丝丝恐惧,我自嘲地笑了笑,向前走了去。  
路还很长。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6章篝火外的那个人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惧怕过黑夜,星辰黯然,只有一轮明月高挂于碧空之中,周围的冷气四溢,直穿透过了我的衣裳。不知道已经走了多久,竹林早就已经远去,大道也开始变得狭窄,在这个冷冰冰的夜里,显得十分骇人。  
可笑的是这条路是我现在唯一的出路。  
脑海里昏昏沉沉,连回忆都不能——我深怕记忆力残存的某个鬼故事在这个时候突然蹦出来。慢慢地,我开始后悔我看了太多的鬼故事,就算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但是在如此寂静的时刻,那些残存的场景就显得太过于清晰。就这样浑浑噩噩又走了一个小时左右,不远处却显出了点点的光亮。  
巨大的惊喜之后才开始冷静下来,眼前温暖的灯火像是一个危险的宝藏,让人垂涎,又让人恐惧。  
我放缓了脚步,慢慢向前移动,心不可抑制地快要跳出来。  
天生的好视力让我能够在这个夜晚中看到我想要看到的场景。眼前的景象是几个人影围在一个火堆旁边,其中一个正对着我的是一个剑眉星目的女人,一双剑眉在狭长的星目的衬托下显得十分俊朗,篝火照在她的脸上却又显得有些诡异,我不敢向前,只好停住了脚步。  
几个男人一直在吵闹,嘴里发出的是我从未听过的语言。即使如此,我还是能够听出他们言语的不愉快,显然他们是在争吵。很明显,眼前唯一的女人却并不打算开口,她的眼睛一直盯着的篝火,火光印在她的眼中,显得十分妖异。  
我没办法绕道而去,也不敢上前。正在犹豫之中,原本看着篝火的女人却猛地抬起了头,看向我的方向。  
我一愣,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从身后伸出的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拖拽着我向后。双手无劳地抓住眼前的大手,心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口里支支吾吾完全发不出声!我几乎要哭了。  
正在我努力挣扎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柔和的声音,“别动……”  
这个声音颇为好听,很温暖,而且很熟悉——像极了八点档偶像剧男主角的声音——我的头脑一片空白,联想到此只是我记忆的本能。我渐渐停止了挣扎,而身后人的手也松了开。我这才慌乱地转过头去,只见月光下,对方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一双潋滟明亮的眼睛带着芳华绝代的神采望着我。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长得都很妖孽?眼前的这个人比之“我”的师父又惊艳了不少。望着他,心下莫名地宁静,我甚至连恐惧都忘了。  
那人并未开口,只是对着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愣愣地点头,回头一看才发现我们走的并不远,甚至还能够看到篝火处影影绰绰的人影。  
我们刚才的动静并不小,可是那几个人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枝叶遮住了女人的视线,我不知道她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几个人都没有动静,依稀可闻的争吵声从那里传来。  
好一会儿,头顶才传来对方的清朗的声音:“你是谁?”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7章身若玄玉  
听得出来他并没有恶意,况且他问话的口气更像是对待一个熟人,语气亲切温和。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能够原谅他刚才的行为,刚才我怕得要命,换作是内心弱一点的人,恐怕早就吓死了。我动了动脚步,行了一步之远,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他神情微动,但也没有说什么。  
我淡淡道:“路过于此。”  
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定定地瞧着我,好像在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  
“这里很危险,姑娘可以绕路走。”他说道,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他不相信我,也是理所当然。  
感受到他审视的目光,脑海中划过一丝灵光。他可不可以带我出去?我捏了捏手,淡淡道:“我……迷路了。”  
不用想也知道现在的我有多狼狈,本来就衣衫不整,何况是走了那么远的路,现在的我大概就像是一个落难的乞丐——或许在他的心目中我更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女鬼。  
他盯着我,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然后将视线转向不远处的火堆,沉默了一下。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你跟我来。”说着他轻轻地往后走,“注意别弄出声。”  
我心下一喜,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并不是坏人,从外表上看,还颇有身份,所以出现在这里的他,我愿意毫不犹豫地相信。何况现在我孤身一人,什么都没有,更不用说杀人灭口劫财劫色之类。这样想着,对方已经走了不远的距离,我只好快步跟上。  
他走得很快快,在夜色中行走也恍若平常一般,而且脚步十分轻,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整个人就像是浮在大地上的幽灵一般。遵照他的吩咐,我也尽量地不发出声音,只是偶尔脚上踩到落叶,还是会有声响。  
我微微抬头,只见朗朗月光透过密林之间的缝隙照在他的身上,泛出银色的光芒,衬得眼前的这个人宛若神邸一般。明明是应该紧张的时刻,我的脑海却自然地浮现出了一句词:“朗朗如日月之入怀,颓唐如玉山之将崩”。  
夜色骇人,也撩人。  
因为我的疲惫,很快地便与之拉开了一段距离,而他也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力不从心,脚步顿了顿,却是放慢了速度。他的背影很宽阔,面对这样的一个陌生人,我没有办法不心安。  
“你不认识那几个人?”他脚步一顿,突然开口道。  
我摇摇头,发觉他并不能看到,才开口道:“并不认识。”声音沙哑地仿佛并不是一个人在说话。  
他缓缓转过身,一双明目紧盯着我,月色中他的表情看不太分明,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审视的目光。我瞪大了眼,双手突然捏紧,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  
而他却突然笑了,说道:“你以为我要杀你?”  
言语里也是满满的笑意。  
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我怕死,但是我并不担心他会杀我,可是我却开不了口,我怎么能够开口告诉他,你让我很放心。我没有说话,但他的笑容却还在持续,我微微讶然,双手松了又握,握了又松。  
“真是有趣。”他开口道,虽然是调笑的话语但是不让人讨厌,反而让人莫名地心安。  
而下一秒,我又紧张了。因为我发现在他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好几个人!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8章血色红珠  
他身后的人动作整齐划一,像是徒然出现在黑夜中的幽灵,他们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像是要融入整个黑夜之中,他们的出现并没有给这个地方增添任何温度,仿佛有一股冷气从他的身上传来。  
“大人,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说话的人声音浑厚,语气却有些阴冷,他并没有抬头,却给我我无形的压力。我捏了捏满是冷汗的双手。  
在这个黑夜之中,我仿佛被他们悉知一切,仿佛是一个从来不存在的人。  
“他们是东方祁亲自培养的弟子,实力怎么会差?”面前的人淡淡道,眸子不带一丝波澜。他望着我,好像是在说给我听。  
我微微皱眉,双手捏的更紧。  
“是,不过这次让他们溜了,主上恐怕会怪罪下来。”这次说话的是另一个人,也是同样的阴冷的声音,我打了一个寒战,将目光移到他的身上,他的身量比其他的人都长,看起来像是一个矗立在黑夜中的寒钉。  
“你什么时候这么害怕主上了?”眼前的人转身面向那人,带有些讥笑地说道。  
那人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的不安,似要反驳,却半天没有开口。  
在这个沉默的当口,一个女声传来:“请旻良大人息怒,只是这是最后的期限。如果无法完成任务的话,恐怕我们都无法交差。”这个女声清丽有余,柔美不足,但是经过了前两个人的讲话,这个女人的声音就显得尤为动耳,她也是一身黑衫,因为几个人都是穿着同样的衣服,所以根本看不出来她的性别。  
我慢慢将目光转向眼前的这个人,微微皱眉,他叫旻良么?  
“谁说任务失败了?”他说完这句话,原本低着头的人都是一震。接着就见他们口中的旻良大人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颗血色的红珠,红珠内光芒流动,在月色下发出诡异而又华丽的光。  
看到这颗红珠,我的心也跟着悸动了一下,转而恢复了正常。心下的不安却是更盛。  
“旻良大人英明!”那几个人异口同声道。  
“东西我已经拿到,你们只管回去复命便是,我办点事情,随后就到。”  
“是!”几个人话不多说,如来时一般,不过转瞬的功夫,立马消失在了眼前。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除了黑夜什么都没有。我捏了捏手,手心里已经全部都是汗。  
眼前的人转过身,我微微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脑海中的一切认知在这个都被推翻了,剩下的只有迷惘。  
“好吧,丫头,说说你的事。”他微笑地望着我,眼中是柔和的微光。  
“你……你们会瞬间移动?”不经过脑海的话突然就冒了出来。  
他感受到了我的窘迫,微微一笑,说道:“算是吧。”  
我睁大眼瞧着他,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好。却见他十指微动,泛出点点银光。  
银光转瞬即逝,他却皱起了好看的眉,说道:“你没有习灵?”  
习灵?我有些迷惘地摇了摇头。  
他却笑了,一双眼睛显得尤为动人,只听他清朗的声音道:“万事万物有则无,无则有,你没有习灵也并不奇怪。”他顿了顿又开口,“不知道姑娘将要去往何方,我是不是可以帮助姑娘一程?”  
我神色有些黯然,我唯一知道的地方就是那个竹林,可是我千辛万苦走出来,我怎么会舍得再回去。  
他见我不说话,也没有催促我,一双明眸似笑非笑。  
“就最近的镇子或者是村落吧。”我开口道。  
再抬眼,他的目光却是停留在我的头顶上,然后伸出手向我伸过来,我吓了一跳,立马向后躲去。  
“别动!”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9章额间的红莲  
“别动!”他道。  
我只好乖乖地站立不动,他的手轻轻划过我的头顶,然后收回。就在这一瞬间的动作,他的手上多出了一个东西,准确的说是一个活物。  
只见一只青色的毛虫被他夹在手中,还在微微挣扎着。他挑挑眉,下一秒那虫子在他的指尖就化作了一缕青烟。  
我脸色煞白,几乎作吐。面前的人像是没看到我的神情一般,带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你来自前方的雪竹林?”  
我微微点头,一想到头顶上的毛虫就发毛,身体也跟着战栗了一下。话一说完,他就收起了笑容,带着审视的目光停在了我的额头之上。  
我不由自主的抚上了额头,那里应该有一朵血色的莲花。  
他盯了一会,好像更加疑惑了。不过转而,又恢复了笑容。  
“姑娘真是好运气。”他说道,“不知道姑娘有没有瞧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灵狐呢?”  
他说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他口中的灵狐难道就是念念么?  
见我不打算开口,他又是一笑说道:“姑娘是来自那里,还是经过那里?”  
“经过。”  
“好大的本事,那里可是去往四仙山的路径之一……”  
四仙山……我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的师父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我讶异地说不出话来,身体开始发寒。见他的目光还是停留在我的额头之上,便又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这个动作被对面的人瞧在眼里,他原本清澈的眸色显得有些幽深。  
“你额头上……”  
“那是胎记。”我抢先回答道,我不知道那红莲究竟是不是代表着一种身份,但是这一刻我不想让面前的这个人知晓。  
他挑挑眉,眸色更深,淡淡道:“形状看起来有些特别。”  
我微微一笑,说道:“不过是一朵红莲而已,也没什么稀奇。”  
说完这句话,我就感觉对方面色中的讶异,但是转瞬即逝。夜色横亘在我与他之前,突然的沉默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旻良大人还愿意送我一程吗?”我开口道。  
“你叫我什么?”他神色微动,带有些不可置信。  
“旻良大人……”我天真地再重复了一次,刚才的那几个人不就是唤他作旻良大人么。眼前的这个人笑容无害地看着我,“确定,不后悔?”  
我皱皱眉,心里涌现出一丝丝不安,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笑容纯净,根本不像是有什么企图。我想了想,或许是我的多心了,毕竟在黑夜中,人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思考的。  
但是这句话真的好熟悉啊,我想了想,脑海中灵光一闪,这不正是“我”的师父在我离去前对我说的话么?因为我的固执,所以我失去了大好的机会,这一次却又是面临了同样的选择。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况且就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微微颔首,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如玉的脸庞显示出绝世的风华。  
“自然不后悔的。”  
然后他的笑容放大,眼睛里笑意更深,轻启薄唇道:“好徒儿!”  
我瞪大眼睛,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