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6 | 浏览:910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爱你情深,至死不渝》作者:玛门(完结VIP)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简介:错过十年再相遇,她依然爱他,爱得噬心蚀骨。 强行堕胎,丢弃荒野,她已失去爱的全部力气! 可当她彻底消失,他却发现自己早已爱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1章把衣服脱了  
雨下得很大,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  
暴雨之中贮立着两个身影,雨水把他们浇灌得全身湿透,却依旧扑灭不了男子眼里的熊熊烈火。  
“余诗柔!你还敢狡辩?”  
愤怒的咆哮声响起,很快又淹没在闪电雷呜之中。  
余诗柔苍白的肌肤没有一丝血,她静静地看着陆哲皓,一脸倔强,“不是我!我怎么会故意害你,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  
“信!你配吗?”陆哲皓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捏成碎片。  
“更何况,不是你设计的,你又怎么会畏罪潜逃?”  
“我没有!那是因为因为……”说到这里,她猛地咬唇。  
不能说!绝对不能!  
两个月前,当自己从医院里领了一份血癌报告的时候,便决定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  
深知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抬起头,余诗柔绝望中摇了摇头,“在你心里,我真的是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吗?”  
“没错!”  
大雨倾盆,沿着纤细的发丝一道道湾沿而下,浸湿了她整个人,也伤透了她整颗心。  
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当初她不应该在得知身患癌症的时候,约他出来吃最后一顿饭,等到两人莫名其妙地睡到一起,一切都无法挽回!  
她偷偷离开,只是不想让他为难,也不想他知道自己活不过明年……  
突然,陆哲皓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大吼,“那晚,我精心设计了一场浪漫的告白仪式,可就是因为你,一切都泡汤了。”  
“什么!你有喜欢的人?”  
余诗柔浑身一颤,久久都回不过神。  
脖子上被掐得很痛,但远远比不上心痛。心口就像被人撒了盐,痛得身心都剥离了出来。  
“你骗我我是不是,你只是不想我再纠缠你才这么说的是不是?”  
余诗柔无助的哭泣着,那无助又强撑坚强的模样让陆哲皓想起那疯狂的一夜,浑身的热瞬间烧光了所有的理智,让他有些留恋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那一夜,是从来没有过的畅快,也从来没有过的淋漓尽致!  
接着他突然说,“脱!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  
余诗柔不敢置信,瞪大眼看他。  
“怎么?要装矜持吗?当初你不是要算计和我睡吗?既然你这么想要,那么我干脆成全你!”  
“不!不要!哲皓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余诗柔害怕得拼命摇头,身子不停地往后挪去。地上的脏水污染了她那洁白的衣服,显得那样滑稽与狼狈。  
陆哲皓步步紧逼,突然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冷笑,“既然你不肯,那就让我来帮你吧!”  
“哲皓哥哥……”余诗柔难堪得下唇几乎咬出了血迹。  
“闭嘴!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陆哲皓暴怒地扯下了她身上的最后一层防卫,然后纵身一挺,贯穿了那生涩的身子。  
“啊!”  
凄厉的叫声响了起来,却又迅速淹没在一片惊雷之中。  
陆哲皓像头发怒的狮子,他身下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温柔,力气大得余诗柔几乎窒息,整个人几乎要晕倒过去。  
最后他在一声低吼中释放了所有的炽热。尔后冷冷一笑,理了理身上的衣装后,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看着那冷漠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尽头,余诗柔抱住膝盖把身子蜷缩在一起,无助地抽泣起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2章你怀孕了  
英德城的冬天比一般的地方都要冷,厚厚的积雪堆积在外,地上仿佛铺了一地银霜。  
圣得医院里,医生沉声说,“你怀孕了!”  
轰!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震惊得余诗柔无法回过神来,大脑已经失去指挥的能力,此时她如木头一般地僵在那里不动。  
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道:“根据报告显示,胎儿有两个月了,但我劝你打掉,否则影响治疗!”  
“不!”她想也不想就道。  
医生的脸色更加沉重:“根据报告显示,你的病情又加重了!再不治疗,连延长两三年的寿命都做不到!”  
余诗柔小脸苍白,却无比坚定的摇头,“不,我要生下孩子,其它事都不重要!”  
医生微微叹息:“你这又是何苦呢?”  
“医生,我求求你,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保住孩子!”  
感受到她的无助和哀求,医生不忍的叹息,“但你要在拒绝手术的报告单上签……”  
话没说完,余诗柔就一把抢过报告单,含泪写道:“知情,但拒绝手术治疗!”  
……  
从医院出来,空气更冷了。  
她没有打伞,就这样走了出去。  
走到一家大型超市门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莫景雅!  
“景雅!”余诗柔擦光眼泪,急急忙忙冲了过去,激动得一把抓住她的手。  
莫景雅扫了她一眼,忽然一把推开她,眼里闪着冷芒,“拿开你的脏手!”  
什么?  
余诗柔刹时间傻眼了起来,不解莫景雅为什么忽然间会变得如此陌生。  
她们在孤儿院可是最要好的姐妹!好不容易,她才道:“景雅,你这是怎么啦?我们……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朋友?”莫景雅冷艳地一笑,盛气凌人的眼神充满了鄙视:“如果不是为了接近哲皓,你当真以为我会跟你这个又蠢又笨的人做朋友?开玩笑!”  
被饱含恶意的眼神盯着,余诗柔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  
不!不会的!景雅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余诗柔!打我们三个在孤儿院的时候,我就喜欢哲皓!苦等十年,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他要向我求爱,却被你搅黄了!原以为你最是迟钝愚蠢的,没想到连下药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余诗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哲皓喜欢的人,竟然是景雅?  
接连收到多次打击,她连话都说不完整,“对不起,我……”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杀人就不犯法了。”莫景雅狠狠地一把甩开她的手,然后从包包里掏出湿纸巾,狠狠地擦拭着刚才被碰到过的地方。  
余诗柔抬起头,嘴唇哆嗦,“不是我!我没有对哲皓下药!”  
“你以为我们是白痴?当时酒店里的服务员都作证看到你扶着哲皓进了房。”  
怎么会?  
一定是有人害她!  
不管怎么说,跟陆哲皓睡在一起确实是自己错了,余诗柔不想失去这份多年来的友谊,只能卑微哀求,“只要你能原谅我,我做什么都愿意!”  
“想要我原谅你?可以啊,那你就去死吧!只要你死了,哲皓就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她那冰冷无情的眼神,像一块块玻璃碎片一样,全都扎进了余诗柔的心里,痛得连呼吸都痛了起来。  
只不过离开了两个月,为什么所有人都抛下她甚至恨她?  
空气似乎变得越来越冷,脑袋越来越昏沉,看着莫景雅转身离去后,余诗柔眼前发黑,最后失去了意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3章血癌晚期  
阳光从窗户里投射了进来,暖暖地酒在了旁边的花瓶上。余诗柔刚睁开眼,就被床边坐着的高大身影惊出了一身冷汗。  
“醒了?”陆哲皓的声音夹着无尽的冰冷。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思绪渐渐回笼,猛地抓住陆哲皓的手,“你喜欢的人是景雅!骗人的,是不是?”  
陆哲皓嫌恶的拨开她的手,“对,从前我就喜欢她,往后也不会放手!”  
哐当!  
余诗柔瞬间感到内心狠狠地被摔碎了一样,痛得四肢百骸都失去了知觉。  
这一刹那,她甚至想过去死!纵身一跃,千愁可解!但手却不自觉摸上小腹,咬咬牙她又逼自己清醒。  
她死了不要紧,可孩子是无辜的!  
泪水冲出眼眶,余诗柔忏悔,“对不起……”  
“对不起?你怎么有脸说!现在你偷偷怀上了我的孩子,还有什么花招?”  
余诗柔的心像是被人死死捏紧:“你……你怎么知道?”  
陆哲皓冷冷一笑,“你以为你不说,就能瞒天过海?”  
怀孕是最容易检查出来的一项化验。但血癌需要送去活检,需要几天时间。因为他肯定还不知道自己患癌一事。余诗柔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何医生从外面走了进来道:“陆总,手术定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可以替余小姐实施手术!”  
余诗柔一愣,“什么手术?”  
“堕胎手术!”  
“不!不要打掉孩子,!哲皓,求求你放过他!那毕竟是你的骨肉,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余诗柔慌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扼得她连呼吸都喘不上来。  
“想生下我的孩子?你不配!”无视她痛苦的眼神,陆哲皓冷冷地转过脸大吼,“去!马上带她进手术室,记得做得干净点!”  
“是!”  
“不!哲皓!我们都是孤儿,从小就知道孩子有多无辜多可怜,求你放过他!只要孩子出生,你让我去死,我都甘心!”  
余诗柔慌了,双手死死抓全住陆哲皓,指甲都几乎陷进肉里面去。  
感受到她的无助与彷惶,陆哲皓内心不由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又狠狠甩开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余诗柔急忙想追出去,却被医生拦了下来:“陆总说了,今天必须打掉孩子!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请你谅解。”  
“医生,求求你放过还未出生的孩子吧,我活不过两年,只要生下孩子,我也不会要求其他的……”  
“你活不过两年?”何医生吃惊地道。  
“没错,我已经到了血癌晚期……”  
何医生甚是叹息道:“那你更该把孩子打掉尽早治疗!你的命只要一条,但孩子还是可以再有!”  
“不!除非我死!”  
见她心意如此坚决,何医生为难的摇头叹气,“那我再问问陆总!”  
“不用问了!”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把冷艳的声音。  
余诗柔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冰冷怨毒的眼睛。  
是陆桃鸳!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让陆哲皓爱护如命的妹妹!  
余诗柔心头轻颤,曾看过陆桃鸳在陆哲皓睡着时想偷偷吻他……  
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她小心的问,“陆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  
陆桃鸳笑道:“也没什么,只是看在你差点就成为我嫂子的份上,想来送你一件大礼罢了!”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件白色的纸质婴儿服,还有个飘着刺鼻液体的玻璃瓶。  
这是什么!  
余诗柔有片刻的喘不过气。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4章胎儿的寿衣  
陆桃鸳得意地望了她一眼,随后指着那婴儿服道:“知道这是什么吗?是我专门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订制的寿衣!等他死了,我会让人烧给他。”  
寿衣?  
余诗柔脸色骤然惨白,双手紧握着床边的栏杆,恨不能扑上去撕裂陆桃鸳的嘴。  
“至于这瓶子,当然是要装婴儿尸体,送去风干做成标本,放在参展管,好让所有人都知道痴心妄想的贱人有怎样的下场!”  
余诗柔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你疯了!我肚子里的还是个未成形的婴儿,你这么做一定会遭报应!”  
偏偏陆桃鸳毫不在意,“是你该死!那晚你撞破了我和哥哥的好事,还喝了我准备好的迷情药!你所得到的一切都该属于我,孩子,哥哥,全都属于我!这就是你该接受的惩罚。”  
是她准备的迷情药?  
自己只是替罪羊!  
再也听不下去,余诗柔撑着沉重的身体从床上跳了下来,狠狠地就掐往了陆桃鸳的脖子。  
突如其来的举动引来了房间的一片混乱,陆桃鸳一边挣扎一边叫道:“啊……放开我……放开我!余诗柔!你她妈的是疯子吗?连我也敢掐!”  
何医生急忙将她们分开。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拉进手术室!这女人已经疯了,堕完胎后马上送她进到精神病院!”陆桃鸳涨红了脸,愤怒得脸部肌肉都扭曲了起来。  
余诗柔此时被陆桃鸳带来的几个佣人死死地按在了墙壁上,勒得手腕一片通红:“放开我!放开我!陆桃鸳,你敢伤害我的孩子,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啪!”  
陆桃鸳上前便是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那你就马上去死吧,我等着你做鬼来找我算帐。”  
“你……”瞪着她,余诗柔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凌乱的头发覆盖了她的半张脸,落魄得像从地府里爬出来的幽灵。  
陆桃鸳被看得头皮发麻,转脸看向旁边的医生道:“你们一个个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动手?”  
“是!是!”医生赶紧走了过来,将准备好的麻醉注入余诗柔的手臂!  
余诗柔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最后还是渐渐失去了意识!  
……  
“唔!”  
浑身酸疼,余诗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破旧的铁床上,房间很小很黑,窗户只有巴掌大,还安装了厚厚的铁网。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下意识的摸向腹部,顿时浑身一颤。  
孩子!终究没保住!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了,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头的那个马上对身边的护士道:“病人已经醒!灌她吃药!”  
“吃什么药?”余诗柔拧眉。  
“这里是精神病院,你患有精神分裂,当然要吃强效药!”  
“不!我没有病,我精神很正常!”余诗柔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拼命往外冲。  
她知道这里将会是她的地狱,如果逃不出去,那么这辈子都有可能会关在这里。  
然而还没等她跑出几步,就被一把抓住并按倒在床上,“病人情绪季度不稳定,赶紧打镇定剂!”  
“放开我!快放开!我真的没有病!”  
余诗柔愤力挣扎,但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被人捏着鼻子强行塞进了又苦又臭的药丸。  
“哇!”  
她想吐,可又什么都没有吐出来。最后还是被打了镇定剂。  
瞬间,头疼欲裂!  
她急忙伸手去扪喉咙,想把吞进去的药丸吐出来,可镇定剂打进去后,便全身没力,最后又昏睡了过去。  
……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后来余诗柔的意识越来越昏沉,整天都呆呆的坐在床上,无力反抗。  
这天,她被护士带到后山散步。  
坐在山头的边沿处,静静地倾听着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曾多久没像现在这般放松过了。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冷嘲热的声音道:“哟!真没想到,到了这里你还有心情看风景啊!”  
陆桃鸳!  
恨意几乎将余诗柔瞬间点燃,冲上去就要掐她,“你这个疯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陆桃鸳后退一步,冷笑,“我当然是来关心你了,我来看看你吃了那么多的药后,怎么还没彻底疯掉!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吃的药可都是能让精神紊乱致死的,想想真是让人开心!”  
“什么?”余诗柔全身的温度骤然冷却了下来:“这么说来,我真的会变成疯子?”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5章滚落山坡  
“没错!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正常啊?如果有,那就说明药在起作用了,用不了多久,你将会变成一个真真正正的疯子!”  
“陆桃鸳!你这个蛇蝎女人。”余诗柔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就想赏她一个耳光。  
然而陆桃鸳抬脚就在她的腹部踢了一脚,目光狰狞道:“还想掐我吗?有了上次的教训,你以为我还会让你这么容易得逞?”  
余诗柔始料不急地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肚子痛苦地颤抖。  
旧伤崩裂,全身都像要撕裂了一样!  
偏偏陆桃鸳还要继续说下去,“想知道你的精神报告是怎么来的吗?其实,那是我找人做的。”  
果然是她做的!  
疯子!  
抬起头,余诗柔满眼绝望地道:“我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你还要赶尽杀绝?”  
“这叫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不然万一哪天你又心血来潮再次爬上我哥哥的床,那可怎么办?”  
“那么现在,你是打算要我的命吗?”  
“没错!只有你死了,我心里才会踏实。”  
“呵!”余诗柔嘲讽地苦笑一声:“你明明知道哲皓他喜欢的人并不是我,就算我死了又怎么样,你以为他就不会娶别的女人?”  
这一点,似乎说到了陆桃鸳的痛处,脸部的肌肉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就算我不能嫁给他,也绝对不允许别人嫁给他。哲皓哥哥是我一个人的,谁敢跟我抢他,谁就得死。”  
“真是个可悲的女人。我告诉你,哲皓不会喜欢你的,永远都不会喜欢你。因为至始至终,他都只把你当妹妹而已。”  
“岂有此理!我看你是精神病药吃多了,胡言乱语吧。”陆桃鸳大声喝道,一把冲上前去。  
“啊!”余诗柔惊叫一声,来不及闪躲,被推向了旁边的山坡。  
身子瞬间坠落,幸好她及时抓住边缘上的一根草藤才没有掉下去。  
见状,陆桃鸳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道:“这都摔你不死?可真是命大!”  
“陆桃鸳,杀了我你可是要坐牢的!”  
“杀你?有谁看到我杀你了?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个疯子,如果我说你是自己跳下去的,你觉得会有人怀疑吗?”  
“你……”余诗柔瞪大眼睛,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  
接着,陆桃鸳走上前来,狠狠地一脚踩在她紧握着草藤的双手上:“怎么!还想骂我吗?”  
“啊!”手上剧烈的疼痛揪心刺骨般传来。余诗柔身子坠在斜坡上,不停地承受着陆桃鸳的踩踏。  
“去死吧,**!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等你死了,我会多烧点纸钱给你的……”  
余诗柔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不行,我绝对不能就这样死去,那太便宜这个女人了。就算是死,也要把她一起带上。  
没错!把她带上!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一把抓住陆桃鸳的脚,然后身子下滑,一起坠下了山坡。  
“啊……”  
陆桃鸳使料不急的滚了下去。  
山坡上杂草丛生,铺满荆棘,还有大大小小的石头。  
两个身子不停翻滚,尖锐的刺尖划破了陆桃鸳的衣物和皮肤,最后她捂住眼睛痛苦地尖叫道:“啊……眼睛……我的眼睛……”  
“桃鸳!”就在这时,上面传来了一把宏亮的声音。  
陆哲皓急忙从旁边的小路跑了下来,一把抱起她道:“桃鸳你怎么样了?”  
“哥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陆桃鸳紧紧捂着右眼痛苦地叫道。  
眼睛?  
陆哲皓拉开她的手,发现血迹不停地渗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6章摘她的眼角膜给她  
“是余诗柔,她刚才精神病发作说要跳崖自尽,我为了救她急忙上前拉住,没想到竟然一同掉了下来。”  
又是该死的余诗柔!  
陆哲皓转过头来,看到她头部被撞破了,鲜血不停地涌了出来,人早已昏了过去。  
“先别说那么多,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说完,他把陆桃鸳抱了起来,直朝医院奔去。  
而余诗柔也由后面的护士一同扶了出去。  
……  
医院!  
陆哲皓一直在手术室门口不停地徘徊。  
该死!  
这个余诗柔自己打死,竟然还敢拉上桃鸳!就在这个时候,何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马上冲了过去道:“怎么样,我妹妹她现在怎么样了?”  
何医生的脸色极为凝重:“大小姐右眼严重受伤,眼角膜已经被损坏到不可修复的地步。”  
“会失明?”  
何医生点了点头:“没错,除非现在马上给她换眼角膜,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陆哲皓身上的冷气骤然剧增,现在这个时候,上哪去找眼角膜?  
想了一下,他忽然道:“那余诗柔怎么样?”  
“余小姐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我问的是如果把她的眼角膜给的桃鸳怎么样。”不等对方把话讲完,他便冷冷地打断了。  
“什么?”何医生顿时哑言了起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要你们现在把余诗柔的眼角膜换给桃鸳。如果不是她,桃鸳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是她自己闯的祸,当然要为其负责。”  
“可余小姐本身就失血过多了,如今还要摘掉她的眼角膜……我怕到时会殃及性命。”  
本以为陆哲皓听了这话会有所犹豫,没想到他却想也不想就道:“既然都是要死了,何不把眼角膜捐出来救人一命?总之桃鸳身上缺什么就在她身上取什么,哪怕血不够,就在她身上抽。”  
从医这么久,从来就没有听过如此冷血的话,哪怕是陌生人,也不该如此对待吧,更何况他们从小就认识。  
医生无奈,只得转身走回了手术室。  
……  
手术室的红灯很是刺眼,陆哲皓的心情越发烦乱。  
他不知道自己在烦什么,也许是在担心陆桃鸳的手术不成功,又或者是在内疚……  
内疚?  
我为什么要内疚?余诗柔当初设计了自己,如今又导致桃鸳失明,这一切都是她应该付出的代价,怨不得任何人,所以……  
我不需要内疚!  
坐在椅子上,他开始点燃了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平时及少抽烟,只有迫不得矣的应酬若极度烦恼的时候才会点上一两根,然而现在,却接连烧掉了大半包。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里的医生突然走了出来道:“不好了不好了。”  
陆哲皓内心猛得一惊,随即就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何医生的头上冒着密密的汗珠:“余小姐眼角膜摘除后,出现了抗麻现象,突然醒来……”  
内心突然袭过一股深不见底的恐惧:“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刚从手术台翻身摔了下来,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手术刀,割伤了大动脉,失血过多……”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7章对外公开我是你女友  
陆哲皓的心猛然揪痛,忍不住放声怒吼,“最好确保她平安无事,否则,我会让你们这帮人全部陪葬!”  
医生被吓得脸角铁青,被勒住的脖子也几乎无法喘过气来:“陆总,我当然会力保余小姐的生命,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先给她输血,但是医院库存里的O型血液已经全部给了陆小姐……”  
“那就尽快到别的医院调过来啊!”陆哲皓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  
何医生无奈道:“来不及了,依余小姐现在的情况,估计挺不过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  
陆哲皓突然感到脑袋一阵空白。  
那女人要死了!她终于要死了,那不是自己想要的吗?可为什么一点兴奋都没有?反而一股浓烈得害怕袭向心头,冲击得四肢百骸都冰冷了起来。  
怕了!怕了!他竟然真的感觉怕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走进了一位身影:“输我的,我是O型血!”  
陆哲皓转过头来,看到了一抹纤丽的身影走了进来,顿时,他眼前一亮:“景雅?”  
莫景雅走了过来:“哲皓,我知道你其实是不想诗柔死的,就像小的时候,你每次都说她烦死了,恨不得永远都不再见到她,可每当她出事的时候,却总是第一个冲上去帮她解围。”  
是!小时候自己性格孤僻,全孤儿院都没人肯跟自己玩,只有余诗柔,每天没脸没皮地缠着自己。  
莫景雅上前一步道:“为了你,我可以输血救她,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陆哲皓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要求。  
莫景雅沉默了一下,最后道:“我要你马上对外公开,承认我是你女朋友的身份。”  
陆哲皓一脸愕然地看着她,这真的是自己十年前所认识的莫景雅吗?这真的是十年前把自己从狼口中救出的人吗?  
以前的她从来不会趁人之危的!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却那样得陌生?  
其实就算她不开口,自己也曾想过要再次向她求爱,毕竟两个是相爱的,不应该为了余诗柔的存在而停止,可是现在,他忽然有点改变主意了。  
见他不语,莫景雅有些急了,就算是不能成为他真的女友,哪怕是挂名的也要。  
“哲皓,其实我俩本身就是相爱的,如果不是因为诗柔,现在已经是一对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早点让她死心。这样不管是对谁都是好事!”  
是啊!确实是好事,只是……  
这时,医生在一旁催促道:“陆先生,请尽快决定吧,时间紧迫啊。”  
陆哲皓还想再考虑一下,但余诗柔等不起!最后只好把心一横道:“好,我答应你。”  
听罢,莫景雅脸上即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随后转身跟医生走了进去。  
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陆哲皓忽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惆怅。  
就这样答应莫景雅的条件是不是太草率了?可是如今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只要能把余诗柔救活,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  
余诗柔,你不会真的有事吧?没有我同意,你休想死!只要你能平安度过这一切,我会不再计较你之前所犯下的错误。  
现在,我只希望你能活下来!  
一定要活下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8章他真的很爱她  
近日,电视台里每个节目都在播报莫景雅成为了陆哲皓女友的消息。  
按理来说,男女恋爱又不是结婚,应该很平常不过,但不知为何媒体就是对此事一直报道个不停。  
这一觉睡很久很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当余诗柔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已是下午时分。温暖的阳光从窗户那里洒了进来,整个大地仿佛有了回春的迹象!  
墙壁上的电视不知道谁打开了,一直都在播放着。  
痛!  
好痛啊!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发现只有一个眼睛能看到东西,而右眼被厚重的纱布包裹。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右眼被包成了这个样子?  
她一惊,慌慌张张地就要爬下床铺去找医生。就在这时,电视上突然弹出了一个屏幕。  
画面中莫景雅巧笑倩兮地依偎在陆哲皓的臂膀上,笑得格外甜蜜。陆哲皓那高大的身影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出。十几个电台的记者把他们团团围住,纷纷递上了话筒:  
“陆先生,听说你跟莫小姐打小就在孤儿院一起长大,曾经她还救过你一命。这可是真的?”  
陆哲皓淡定自如地笑道:“没错!”  
“一直以来,你身边都没有出现过任何女子,这次突然公开莫小姐的身份,请问你们是否早就已经发展地下恋情了?”  
余诗柔的心忽得一紧,就连呼吸都停住了,这个问题,她也不想知道。  
陆哲皓沉默了一下道:“我和小雅之间光明正大,不需要什么地下恋情。”  
才刚一开始,就迫不及待地向世界公开,由此可见,陆哲皓对莫景雅的爱到底有多深。  
心像扎出了一个个血洞,每个都在淌着鲜血。  
接下来记者又问了起来:“听说两个月前,你被一个叫余诗柔的女人设计,两个还一起去了开房,对此,你有什么说法?你对余诗柔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此话一出,莫景雅的脸色骤然大变起来,接着又巧笑了起来:“其实这事你们误会了,诗柔是我们两个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而且她又是我的闺蜜,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呢?那天我们原本是约好三个一起吃饭的,可后来我有事未能前来,后来哲皓酒力不甚醉倒,余诗柔便打电话告知了我,然后我便让她扶哲皓进房并好生照顾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大家真的有所误会了。所有记者一片哗然,也纷纷对莫景雅对朋友的信任点赞。  
陆哲皓听了之后,嘴角微微勾起,然后在她的额头处轻轻吻了一下。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仍像烈火一样烧焦了余诗柔的心。现场的记者则被这幸福的一幕感动了。  
“啪”地一声,她把电视关了。忽然之间,她好想逃离这一切,逃离这个本来就不属于她的城市。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两个人越走越近的脚步声。其中一个问道:“桃鸳的眼睛现在怎么样了?”  
声音是陆哲皓的!冷得像没有一丝温度!跟画面中的他判若两人,仿佛他的柔情永远都只会给莫景雅一样。  
何医生答道:“放心吧,她恢复得很好,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跟自己的眼睛没什么两样了。”  
“那就好。”陆哲皓的语气听起来似乎特别得满意。  
但何医生接着道:“但余小姐这边的情况就不是很理想了,把她的眼角膜捐给陆小姐后,身体一直忽冷忽热。”  
什么?  
自己的眼角膜给陆桃鸳了?这么说自己从此以后要瞎掉一只眼睛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19959 
财富
139135  
积分
50317  
在线时间
2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17 
###第9章失明  
余诗柔内心揪痛得难以言喻,即使伤口并没有好,却无法克制夺眶而出的泪水,渗着血液一起染红了纱布。  
心,像被撕裂了一样,就连空气都充满了玻璃破片,扎得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血,好像淌了下来,一滴,两滴,三滴……  
就在这时,门“吱”得一声,被推开了。  
抬起头,她看到陆哲皓走了进来。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把他的影子拉得纤长,却折射出一地的寒霜。  
“醒了?”陆哲皓一步一步靠近,盛气凌人地看着她,眼里没有半丝的柔情:“失明的感觉很好吧!”  
余诗柔身子微颤,没有作声。  
“不要以为你不回答,我就会觉得你精神还没有正常,医生已经给你做了全身检查,证明你的脑袋经过撞击后,已经恢复正常了。”  
余诗柔终于苦笑一声:“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陆桃鸳了?感谢她把我推下山崖,更要感谢她夺走了我的眼角膜!”  
陆哲皓眉头猛得一皱,双眼冷冷地绽放着危险:“你说桃鸳把你推下山崖的?余诗柔,你是不是觉得害人还不够深,所以还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自己!  
不过,他又何曾相信自己过?既然这样,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到头来只会让他更回厌恶自己。  
最后,她强忍着泪水不让流出来苦笑道:“是啊!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既然你们都这么讨厌我,当初你就不该把我找回来。让我不回到这座城市,这样不是很好吗?”  
“那么现在,你想离开这里?”  
“没错!”余诗柔想也不想就道:“我本来就没打算再回来!”  
只要离开,就不用面对他和莫景雅之间的恩爱了,只要离开,就不用承受他的怨恨了,只要离开,也不用再隐瞒血癌的秘密了,纵然就算自己说了出来,他们也未必会同情!但她还是不想说!  
陆哲皓眉头不由自主地紧皱了起来,不知为何,当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内心忽得有些不是滋味。  
但想到最近每个媒体都在报道自己和莫景雅的恋情,也许让她离开也是好事,至少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最后他道:“好,既然这是你的决定,那么,我尊重你。”  
“谢谢!”余诗柔微微一笑,一颗豆大的泪水从脸上划落了下来。  
……  
在医际里呆了一段时间后,总算可以出院了。慢慢的,余诗柔也习惯了只有一只眼睛的日子。虽然行动会慢一点,但总的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这天,一男子把她接到了游艇上,随着游艇的移动,她看到前面竟然是个孤洲。  
“余小姐,前面就是孤洲了,陆总说了,这段时间你先在这里养伤,等你伤好点后,再送你去国外。”  
余诗柔没有作声,两眼静静地看着那座陌生的岛屿。说得好听是来这里养伤,说得不好听,就是怕自己在出现在他的眼前碍了他的眼,所以干脆流放于此。  
见她不语,男子又道:“你放心吧,这里虽然是座孤洲,但景色怡人,食物充足,很适合养病。而且陆总还特意安排了两个佣人照顾你,有什么需要你跟他们说就是了,我们马上就会送到。”  
“谢谢。”这回她终于开口道。  
游艇渐渐靠岸,余诗柔下去之后,男子吩咐:“你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里面走,大约十分钟,就会看到一所房子,那里就是你休养的地方。我还有急事,就不陪你进去了。”  
“好,我知道了!”余诗柔说完,转过身子开始朝里面一步一步走去。  
看着她离去后,男子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大小姐。”  
“我吩咐你办的事情做得怎么样?”电话里传来了陆桃鸳冷冷地声音。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