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7 | 浏览:802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 作者:锦瑟1(完结VIP)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0195 
财富
140595  
积分
50793  
在线时间
2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24 
###第10章人生得意须尽欢  
香喷喷的脂粉味瞬间呛着了简陌,他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这才看清楚刚刚从马车上被推下来的地方,赫然是南城第一**连月阁,而那个扑上来的人赫然就是连月阁的老鸨。  
“哎呦,公子,你有没有摔伤,让月娘看看,可是心疼死奴家了。”那个徐娘半老的女子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看着简陌,甚至还笑嘻嘻的在简陌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纵使简陌淡定,此时脸色也是华丽丽的红了。  
“芊染,给公子拍拍灰尘!”月娘心满意足的指使身边一身灰衣,粗使丫鬟打扮的女子,那女子蒙着脸,看不清容颜,但是一双眸子却是晶亮的灿然生辉。  
这次简陌站着没有动,任由那个女子上来给他拍打青衫上的灰尘。凤眸里一片淡然。  
“简公子,我家雨蝶不太舒适,这南城花魁大赛也不过些许日子就要展开,可是万万不能有任何闪失。”月娘挥舞着帕子,拽着简陌往里面走。  
简陌跟着月娘往里走,白天基本没有多少客人,姑娘们也在休息,倒也是清净。“公子~~~”一间房子里扑出一个妖娆的身影,粉红的衫群,如雪的臂膀露在外面,娇滴滴的声音更是带着莫名的缠绵。  
走廊上的简陌躲闪不及,那个粉红的女子就挂在了简陌的脖子上。  
“公子是来找奴家的吗?”娇软的声调,潋滟的勾魂眸子,大概任何一个男人再硬的心肠,此时也是软了。  
简陌凤眸微挑,黑漆漆的眸子里带着莫名的笑意,一只带着淡淡药香的手指挑高了女子细腻的下巴,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有改善?不是原来那么粗糙了。”  
这些人都是魅颜坊的常客,他又怎么会不知如何对待。  
“公子一点都不解风情!”女子脚用力的跺了跺,身子一扭,撅着嘴就进了屋子,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简陌淡定的走进雨蝶的屋子,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  
后面跟着的芊染眼波微闪的看着前面的青衫公子,她曾经也是连月阁当红的女子之一,却在一天早上醒来,出现了一脸的黑斑。  
如果不是那个时候遇到简陌,怕是她这个于连月阁无用的人早就被老鸨随便的发卖了。  
青衣如竹,面色如玉的公子是她心中的神祗。  
那日她问,公子为何救我?简陌只说了两个字,有用!  
有用,说明她还是有价值的。而这些时日,她明白,能对简陌有用绝对是她最大的福气。  
静静等了半晌,简陌从雨蝶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抬眸看了看芊染:“都准备好了吗?”  
“嗯!”芊染点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这些时日的艰难日子,让她知道了韬光养晦,也知道不强大永远都是被欺负的命运。  
为了救下她,公子应了月娘,做连月阁两个月的免费大夫,要知道这些**女子有些什么,总是不那么方便去看大夫的。  
“芊染,命运是靠自己掌握的。”简陌说完就抬步朝前走,走廊上帘幕低垂,红纱轻飘,当真是个好地方。  
“爷这样奴家可是不依的!”一个娇笑传来从前面的房间里传来。  
“爷就喜欢这个调调,不服就抓到爷啊!”一个男子戏谑的声音随后响起。  
简陌皱紧了眉头,大白天就有客人,倒是奇怪。  
正想着只听门被用力打开,男子的后背撞了出来,女子正堪堪扑出来。似乎这时候才看到走廊上还有人。  
男子手抓着门框站住,女子顺势扑到他的怀里:“公子戏弄奴家,太坏了!”言语娇嗔,说的简陌身子抖了一下。  
那男子回过头来,脸上竟然戴着狐狸面具,只能看到刚毅的下巴,形状优美有力的嘴唇,以及一双黝黑的充满戏谑的眸子。  
“兄台这小身板也来白日寻欢,不知受得住吗?”话语里毫不掩饰的嘲讽。  
简陌扫了男子一眼,他抬起头的瞬间似乎看到狐面男的眸子闪了一下,再看却是满满的戏谑,哪里有半点不正常。  
这等无趣的话题,简陌自然没有兴趣接口。他微微侧身,抬步就走。  
“兄台。”狐面男哪里愿意这么轻易的放过简陌,看着他带着面具竟然没有丝毫的好奇,这还不够奇怪吗?对于奇怪的人,他想来喜欢戏弄一下,看看是真奇怪还是装的。  
话说,一个男子在**出现,还是眉目晴朗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不是太奇怪了吗?  
简陌眉眼闪了闪,看着面前衣襟半开,露出的胸膛上还印着嫣红的唇印的男子:“有事?”  
“嘿嘿!”狐面男古怪的一笑,伸出一只手指挑起简陌的下巴,“兄台长得的真好,这皮肤比这美人还要嫩上三分呢?”  
“爷~”那女子想要说什么,简陌的一只手指按在了她的嫣红嘴唇上,微微一笑,风华无限,“美人,无事。”  
狐面男的嘴角涌上笑意,手指轻佻的摸了简陌一下:“难不成兄台好那口?”  
简陌这一天遭遇的种种已经有了一肚子的怒火,此时有个可以泄愤的,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的,他莞尔一笑:“是不是,公子和我进房间不就知道了?”说着他率先走进屋子。  
狐面男感觉有趣极了,他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推开女子就走了进去,这么有趣的人很少遇到了。  
咕咚!一声巨响传来。  
不过眨眼的功夫,狐面男就四肢无力的倒在地上,脸色黑透了:“小子,你!”  
“你~”女子看着狐面男,脸色一片无奈。  
“这个男子本公子赏你了,好好享用!”简陌拍了拍衣服上莫须有的灰尘,蹲在狐面男的面前,凤眸里是满满的笑意,“兄台,人生得意须尽欢,为了让兄台玩的尽兴,在下加了点料哦。”  
说完拍了拍狐面男的脸颊,心情大好的扬长而去,没有发现狐面男眼里的懊恼。  
“爷,需不需要奴家啊?”女子慢条斯理的脱着衣服,媚眼如丝的看着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的狐面男。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0195 
财富
140595  
积分
50793  
在线时间
2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24 
###第11章有没有后悔跟着我  
“哎吆祖宗,你可回来了,大家都担心死了!”济民药馆的佟掌柜一看见简陌走进去,就大呼小叫的说,这个佟掌柜哪哪都好,就是是个话唠。。  
每每简陌看见他,额角都要跳上三跳。直觉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开始疼。  
“你没事吗,有没有受伤?怎么就一脚插进豪门大族里面去了,你是嫌弃自己的命太长了吗?”佟掌柜圆滚滚的身子围着简陌像球一般的滚动审视。  
简陌无语,他本来也没想要插入什么高门大户,不过是碰巧而已,就看看左之舟的模样,谁知道就卷了进去。  
“我没事。”简陌无奈的回答,除了被推下马车摔的有点疼,但是他也没有吃亏,好戏在后面。想到这里简陌的嘴角弥漫上诡异的笑容,怎么看着都有点渗人。  
佟掌柜立马跳后三步,一双胖手指着简陌颤巍巍的喊:“你,你又做了什么坏事?”尽管简陌是医馆的财神爷,但是也不能老是惹麻烦让他善后,他一把老骨头真心很累的。  
当初真的不该在有人到医馆找麻烦的时候,因为简陌轻松解决救活了人,就巴巴的上赶着把他收进医馆,更加不该在简陌救了医馆小厮难产的老婆母子后就决定让他当坐堂大夫,钱是赚了,可是心也操碎了。  
“我要出去采药,有人问起,就说我不在。”简陌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转身就奔着后堂而去。  
“小子,我不帮你善后,绝对不!”佟掌柜黑着一张脸跟在后面喊,可是简陌走的特别快,几乎是转瞬之间,就看不到人影了。  
在别人视线看不到的地方,简陌的脚步慢了下来,他的手按住自己肩膀的位置,那里清晰的传来了疼痛感。濡湿的感觉在里衣里蔓延。  
他的凤眸里是更深的冷冽,风翼的那狠狠一摔绝对是伤了他的,何况还从马车上被推下来。。  
简陌匆匆收拾了一些东西,从后面的角门走了出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关闭城门的时间就要到了。  
碧影城四周都是高山,风峦国最多的就是山。简陌出了城,闪身走进一处山林中的小木屋,天色已经黑了,屋子里的灯光微弱,可是简陋的木桌子旁,已经坐了两个人,须发皆白的老者,一双眼透着历经世事的睿智,一只手拿着酒壶,一只手理着自己花白的胡子,只是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也蓬乱成一团。  
他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容俊美中透着温和,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看见简陌进来,一下子站了起来:“公子!”  
“云志!”简陌有些喘的倚在门框上,即便是自己好好的调理了三个月,可是这幅身子依旧是弱不禁风,何况今日还遭受了这么多的变故。  
叫云志的少年走过来,搀扶着简陌的胳膊把他扶到一张木椅子上,似乎听到了声响,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从后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她眉眼温润,带着盈盈的笑意,身子窈窕,是个极有味道的女子。。  
“一定要没吃饭是吧!”这么说着简陌的语气带着一些责怪的意味。  
简陌艰难的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他抬起眸子看着面前的女子,“燕姨,你还是先给我看看伤口。”此时肩膀的位置一片濡湿,定然没有愈合的太好的伤口再次裂开了。  
被叫做燕姨的燕拂柳一愣,眸子里闪过关切:“怎么又伤了?”一边扶着简陌走进里屋。  
凌云志和老者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有着明显的担忧,今日简陌在京城遭遇的事情,他们也是略知一二,自然也知道简陌是趟进了一池混水里,浑水里也许有鱼但是焉知不是灭顶之灾。  
“有没有后悔跟着我?”简陌重新回到桌子前坐定,拿起筷子淡淡的问。  
凌云志和老者看着燕拂柳端出去的一盆子血水,眸色深深,面色也都冷凝了几分。  
“你,没事吧?”凌云志终于忍不住问,这个少年温和沉稳,很多时候,简陌是把他当弟弟来看的,尽管凌云志比他还要带上一些,可是他的心理年龄大啊。。  
“伤口裂开了,没啥事。跟着我可能真的会很危险的,我不想拖累你们。”简陌叹气,也许是失去的太多,也许是他的心肠开始变软了,他不希望看着亲近的人再出事。  
三个人都是一愣,看着简陌的目光透着些许复杂。  
“简陌,我会跟着你!”凌云志坚定的说,也许是因为那个大雪弥漫的夜他救回了简陌,也许是因为重伤的简陌救赎了他,总之跟着简陌,他突然感觉有了方向。  
简陌低头吃着饭,没有抬头,但是自然也知道老者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他。  
老者慢腾腾的抿着酒,一个屋子里都是浓郁的酒香,没有人知道,老者的酒从来不是买的,那是燕拂柳酿制的。名唤美人醉,不过是因为酿的酒中加了冬日的红梅和各种药材,带着淡淡的梅花香。  
他浑身脏兮兮的,但是却没有什么怪味道,须发花白,脸颊却因为酒透着别样的红,一双老眼依旧清明的看着简陌。  
那日,凌云志背回来重伤昏迷的简陌时,其实他是不愿意收留的,简陌的那一身衣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细皮嫩肉的模样怎么看着都是手无缚鸡之力,而且容颜极美,这样一个男子在叫花子群里,绝对不会是好事,也许会招惹来很大的麻烦。。  
他的身后庇佑着的老老幼幼想要活命,想要有饭吃,就不能和麻烦有什么牵扯。而简陌这样一个人也无疑会被三教九流盯上,因为太美。  
何况那时,风寒爆发,破宅子里的一众老幼病倒了一大片,没有钱请不来一声,冬天连草药都猜不到,就连姜茶也供应不上。  
简陌醒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他说,如果我能治好他们所有的人,你是不是会留下我?  
明明是问句,但是他就是听出了其中的笃定。  
不过是一把缝衣针,几锅热姜茶,简陌倒是真的在几天之内就治好众人。  
那时,简陌说,如果我能带给你们,带给孩子不一样的生活,你们谁愿意跟着我?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0195 
财富
140595  
积分
50793  
在线时间
2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24 
###第12章因为你是月无颜  
凌云志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好像简陌天生就有让人信服的力量。  
他淡漠,安然,但是他说去做的事情总是能做到。  
老者说,今天你能弄来一百两银子,给大家换上暖和的冬衣,让大家饱饱的吃上一顿,我就信你,让你带人走。但,必须来路正,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  
简陌那时是微微一笑,转身就走,身上穿着的是凌云志带着补丁的旧衣,可是他脊背挺直,如一竿竹子一般清俊出尘,百折不弯。  
那个时候,老头的心就动了一下,他可以一直乞讨,可是他一直庇护的那些孩子不行,他们应该有好的生活。  
傍晚的时候,简陌回来了,两手空空,脸色苍白,似乎随时都会晕倒的模样,老头目光深深的看着他,然后冷哼一声转身往屋子里走,一个十四五的少年,凭一己之力一天赚百两银子,似乎是天方夜谭,他实在是高看他了。。  
“简陌!”只听一声惊呼,凌云志从屋子里冲了出去。简陌此时似乎终于用尽了力气,软软的倒了下去,毕竟,他的身上还带着重伤。  
老者眼里闪过不忍:“等他痊愈了,就让他走吧。”这里终究是不适合他的。  
“爷爷~”一阵惊呼传来,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从外面跑进来,欢呼雀跃的模样,“南城最大的成衣坊的文掌柜拉了一车子的衣服被褥,说是简大哥买的。”  
“爷爷,爷爷~”几个大些的孩子抬着两袋子米和鱼肉走了进来,“简大哥买的哦!”  
老者的脸色红了黑,黑了红,那小子倒是有几分能耐。  
然后,整个南城传的沸沸扬扬,在济民医馆闹事的那个已经死过去的病人被简陌救了,也还了济民医馆的清白,南城的富豪郭家的少夫人难产,一众大夫束手无策,棺材已经抬到半路了,被简陌大人孩子一起救了。  
那一天之后,简陌就成了南城第一神医。尽管彼时他昏昏沉沉的躺在破旧的屋子里养病,也没有耽搁求诊的人挤破了院子。  
燕拂柳的儿子和她自己都是那个时候被简陌救了的。  
老者相信了简陌所谓的不一样的生活,他想为孩子们赌一把。  
“你说了,要给他们不一样的生活。。”老者淡淡的说,一双老眼闪着灿亮的光芒。  
“我也许没有能力保护的了他们。。”简陌说的是实话,毕竟他肩上担负着的东西,远不是老者可以想得到的。。  
“拂柳,去多做些饭菜,孩子们也该回来了。云志,你去迎迎。”老者没有接简陌的话,却是支开了凌云志和燕拂柳。  
简陌放下筷子,抬起眸子看着老者,想来是有话要说的。  
“我让孩子们跟着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医术,不仅仅是因为你能给他们温饱。。”老者放下手里的酒壶。。  
简陌挑了挑眉,凤眸里闪过疑惑,不明白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什么交集,毕竟在凌云志救回他之前,他们从来不曾见过。  
“我知道你是个女娃!”老者突然说。  
简陌一愣,屋子里突然就陷入了一片寂静,除了噼啪的灯花声,和屋子外偶尔的风声,再没有其他。  
静默良久,简陌突然就笑了,带着些许苦涩:“这个您老不是更加不应该相信我,毕竟我一个女孩子所做的事情实在是有限。”  
“但是,我让他们跟着你,也和你是女娃没有关系!”老者微微一笑,带着异样的神秘。  
这让简陌困惑极了。  
“那是因为什么?”简陌看着老者端着酒壶又开始喝酒,终于忍不住问。  
“你进入医馆,你开了魅颜坊,都能看出你能力卓越,巾帼不让须眉。但是这世上像你这样有能力的也不在少数。”老者的话像是在打击简陌,也像是在卖关子。  
但是简陌总是感觉,老者要说的那个原因,也许会是冬日里的一声惊雷。  
老者却住了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慢腾腾的喝着他的美人醉。  
简陌就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老者没有再说的意思,他拿起筷子接着吃东西。  
“我以前有没有给你说过,老头子我也曾经是个练家子?”老者突然风牛马不相及的冒出来一句。  
简陌抬头,然后慢慢摇头,他只是感觉老爷子比较健壮而且身姿敏捷,但是从来没有多想。  
“那就罢了,不知道也没什么坏处,你那些娃娃就教给我吧,什么都不要问,只管提供吃穿用度。但是从今天开始,让云志跟着你!省的一身血的回来,难闻!”老者说完,听到远远而来的脚步声,站起了身子,来开门,一阵风过,屋子里的烛火摇曳,把简陌的影子拉的很长。  
“为什么?”简陌低声问,为什么这么帮他,为什么这样信任他?他的鼻子有一瞬的酸涩。  
“因为,你是月无颜!”老者酒壶送到嘴边,突然轻飘飘的说,声音很轻,听得并不真切,甚至简陌以为他根本就没有说过什么话,一切不过是他的幻觉。  
但是简陌又真真切切的听在耳朵里,因为,你是月无颜!  
他猛地站起来,身后的木椅噗通一声倒了,发出剧烈的响声。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0195 
财富
140595  
积分
50793  
在线时间
2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24 
###第13章我是月家故人  
“简陌,这是怎么了?”燕拂柳听到巨响,匆匆忙忙的从后厨跑进来。  
“你去忙吧,他只是听说孩子们有进步太高兴了。”老者没有回头,只是喝着酒,酒香顺着风窜进简陌的鼻子,明明是香气,简陌却是生生打了一个冷战。  
难道,他这么轻易的就能让人认出来,要知道,月无颜终日面纱蒙面,只是因为脸上有硕大的红色胎记铺满了半张脸,形如鬼魅,何况平时月无颜戴着面纱留着长长的浏海,见过她模样的人几乎没有。  
“简陌?”燕拂柳看着简陌愣愣的出神,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燕姨,没事,我只是太惊讶了!”简陌勉强笑着安抚了一句,燕拂柳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厨房。  
“不用那么担心,除了我,不会有人知道。”老者依旧淡淡看着远处走来的一群孩子,那些都是这么些年他捡来的孤儿,也都长的这么大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简陌满心里都是疑惑,实在是不记得曾经见过老爷子。  
“因为,我是月家故人。”老者笑眯眯的看着一群走近的孩子,最近吃的好,都开始长个子了,“以后叫我古爷爷就好了。”  
“爷爷,简大哥!”一一群孩子看见简陌眼睛一亮,飞快的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着话。  
简陌笑着一一应着,这些孩子从两个月前就被凌云志带到了这里,如今看着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都好了很多。  
孩子们很快吃了饭去休息了,这个时候燕拂柳刺得出空闲,走过来把一本账本放在简陌的面前:“魅颜坊这个月的账本。”  
简陌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出了什么问题?”  
“最大的问题在于,咱们的香粉和其他用品的制作要用到花,时下是冬季本来花就不多,京城的香粉几乎是被香粉林家垄断的。没有原料,咱们的好东西也做不出来。”燕拂柳愁眉苦脸的说,她的丈夫原来就是经商的,只是经商失败,丈夫病逝,家道中落才成为惊天的局面,但是对于经商,她却是一把好手。  
“方法我有,哪怕是冬季开花也不是不可能,可是我没有地。”简陌在没有搞清楚月家灭门之祸前还是不能公开身份的。  
“那就找人合作,我听说新近回来的质子分封了庄子和地在这座山的西面。或者不妨从水影国想办法,那里温暖,四季花开不败。”老者淡淡的说。  
简陌没有出声,质子风倾城吗?  
“还有,魅颜坊的生意好了,有人就不安分了?”燕拂柳接着说,“近日不时有人探头探脑的打听,昨夜甚至有人翻墙进入了作坊。”  
简陌突然意识到,他想要再京城站稳脚跟,想要有自己的势力,想要不被欺负,现在先要找棵大树庇护一下,否则可能还没有长起来,就被谁连根拔了。  
凌云志默默的站在简陌的身边,没有说话,只是拳头默默的攥了起来,他们还是太弱了。  
古老爷子只是小口品着酒,默默的看着简陌,他要等待简陌去解决,他的眼中没有重担压在简陌肩上的心疼,只有等待。  
月家有大片的庄子,只是月家败落,这些庄子就被谁秘密的接手了,何况不接手,简陌也是碰触不得的。  
简陌皱眉思索了一会,微微笑了。  
“云志,跟我出去走走!”简陌站起身,天气虽冷,已经不是冬日的那种冷,多少带着一些春意,山里有些花已经开了,夜晚的空气中浮着清幽的香气。  
燕拂柳只是看着两个少年前后走出去,并没有跟上去。  
“您相信他?”燕拂柳幽幽的问。目光盯着已经隐入黑暗中的背影。。  
“你难道不信他?”古老爷子淡淡的反问,却是多一句都不说。  
燕拂柳禁了声,她相信吗?也许在简陌支撑着重伤的身子给她儿子诊病给她诊病的那一刻,她已经信了,那个瘦弱的似乎一风就能吹到的少年,眸色淡淡,但是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短短两个月,一间脂粉铺子的魅颜坊竟然也撑持起了南城那么多人的生活。。  
但是,她还是担心,担心自己不能为简陌分担一些什么,担心简陌会撑持不下去,毕竟京城这处地方,到处都是官,没有权势,没有所依赖的老百姓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放心,他是简陌!”古老爷子依旧淡淡,既然敢回来,既然没有死,就有了九死一生的认知,每一步想来也会走的异常的小心。  
“这漫天星倒是很不错!”简陌站在高高的山峰上,剧烈的喘息着,倒是凌云志,脸不红气不喘的让简陌诧异,看来古爷爷让凌云志跟在他的身边不是没有道理的。  
月亮不知何时从浓密的云层里钻了出来,山林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远处似乎什么地方还传来野狼的嚎叫,隐隐的飘过来,听着倒是有些渗人。  
“云志,你可曾后悔带回了我?”静默了半晌,简陌突然问,那日他从山洞里出来,走了很远的路才走出那个山谷,谁曾想外面大雪弥漫竟然那么冷,在二十一世纪,就是雪都不常见了,何况是厚厚几尺的积雪,足以掩埋掉一切。  
因为走路伤口崩裂,因为饥饿和重伤,他奄奄一息的倒在雪地里,路过的凌云志救了他。  
“为什么要后悔?”凌云志温和的眉眼带着疑惑,也带着莫名的坚定,“你让我知道了,活着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要有目标和希望,那么多年,我浑浑噩噩的过着,饱腹就好,从来没有过什么追求,可是最近,我渴望变强,渴望成长,因为有要守护的人,有要去做的事情。”  
“可是,我会把你带到更加危险的境地,我只能告诉你,我回来是因为家仇,我是来报仇的。”简陌叹气。。  
“那就报仇,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了。”凌云志语调很轻,但是带着莫名的坚定。就那样定定的站在简陌的身侧,微微侧着身子,替他挡掉凌冽的寒风。  
“云志,你怎么和他们一起。”简陌一直都很奇怪,凌云志无论是谈吐还是其他,都不像是一个乞丐。  
“五岁时被人扔了的,古爷爷捡了我。”凌云志说这话的时候,眸子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那你可还记得……”  
“不记得了。”简陌的话还没有说完,凌云志就斩钉截铁的回答,回答的太过迅速,反而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起来,记得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简陌站在他的身边说。远处是风峦的京城,即便是夜,依旧灯火灿烂,灿烂的就像是那一夜月国公府的弥天大火。  
凌云志却在这个时候猛的一拉简陌,简陌跌落在他的怀里,两个人一同闪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0195 
财富
140595  
积分
50793  
在线时间
2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24 
###第14章已经使君有妇  
远远的似乎有风声,但是又不像是风声。不过是须臾之间,一个白影飘过来,确切的说真的是在飘,这是简陌第一次见到,不禁瞪大了眼睛,原来真的有传说中的轻功。  
刚刚他们站着的山峰上,那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白衣胜雪,比天上的那轮月更加的明亮。墨发三千,随风轻扬,看不见他的模样,只是看着身姿,就带着飘飘欲仙的味道。  
“你来了吗?”那人突然开了口,声音清朗,带着淡淡的冷。简陌的身子却是骤然一僵,一双凤眸寸寸冷了下去。  
山风凌冽,四周一片静寂。  
“缩头缩尾可不像墨云阁的作风!”男子低笑一身,接着就听一阵衣袂翻飞之身,一个身着紫袍,脸带古铜面具的人就站在了白衣男子的身边。  
“这般急切?”那黑衣男子笑声邪魅,好像带着些许不屑,步履悠闲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着急。  
“钱早已交了,也拖了这么些时日,难道墨云阁的办事效率就是这个样子的?”白衣男子的声音很冷,冷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但是他对面的人却只是冷笑着看着他,看得他心里一阵发毛。  
“已经使君有妇,对已亡人这般念念不忘可是不好!”黑袍男子冷冷一笑,“对本阁主说话还是客气点,否则,哼哼,本阁主最喜欢看着一团混乱了。”  
“你!”白衣男子微微气憋了一下,但是敢怒不敢言,没有墨云阁不知道的事情,没有墨云阁不卖的消息,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搭上这条线的。  
“暂时没有活着的消息。”墨云阁主淡淡抛下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我能额外查一个人吗?”白衣男子突然问,这话他问的很小心,因为知道要付出的代价一定很大。  
墨云阁阁主的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古铜面里一双黝黑的眸子闪着莫名的光芒,“要查谁,准备好钱了?”  
“南城济民医馆的坐堂大夫简陌的来历。”白衣男子不理会他的嘲笑,径直说下去。  
“小人物?”墨云阁阁主眯了眯眼,古铜面具映着月光说不出的诡异,“两万两好了。。”  
“你!”这般狮子大开口,真当他是金山银山不成?白衣男子怒了。普通一个人不过上百两银子,这是翻了多少倍,难道简陌来历非凡?  
“你知道墨云阁的规矩,要吗有足够的钱,要么有等值的东西交换,你没有等值的东西,难道还不该准备一些破铜烂铁?”两万两银子是破铜烂铁?白衣男子额角一阵抽搐。墨云阁的阁主一边说着,一边扫了树后一眼,唇角带着玩味的笑容。  
简陌心头一冷,呼吸更加的轻微起来,那个男人给他的感觉特别的危险,比要查他的白衣男子危险的多。  
墨云阁阁主也只是扫了那一眼,然后就纵身离开了,衣袂翻飞,很快就在山林间消失了踪影。  
白衣男子恨恨的站在那里:“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要怎么样,他终究没有说下去。只是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不一会山脚下传来一声马的嘶鸣,哒哒的马蹄声在暗夜里渐行渐远。他的脸上蒙着布巾,自然也是怕人看到了面貌。  
良久,简陌才敢大口的呼吸,只是身上已经涔涔的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们在查你?”凌云志担忧的看着简陌,一边掏出帕子擦去简陌额头上冒出的汗珠,映着月光,那汗珠晶莹剔透。只是为什么要查简陌?是仇家吗,凌云志的心里有无数个疑问。。  
“墨云阁是什么?”简陌和凌云志并肩往回走。他终于忍不住的问。月无颜只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所知道的有限,简陌也发现自己的消息太过闭塞了。  
“凤歌大陆第一情报机关。专门卖各种消息。十年前创立,八年前名震凤歌大陆,总部据说在云央,每个国家大概都有分部,阁主是谁,墨云阁在哪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搜集消息。但是,他们对各自雇主的事情从来做到滴水不漏的保密,今晚应该是巧合。”凌云志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从简陌有意通过他们这些乞丐来知道各种消息的时候,他就开始留意和整理各种各样的信息。  
“墨云阁?”简陌低喃,身上的汗已经浸湿了衣服,此时是冰冷的凉意,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缠上了。。  
也只是低喃了一句,简陌便没有再说什么,月光寂寂,简陌和凌云志一同朝前走,心里都知道,风雨欲来。  
能留给简陌的时间,让他强大起来的时间太少了。  
“后日跟我回城!”进了屋子,简陌只是淡淡的抛来一句。  
凌云志看着简陌走进屋子,他转身坐在窗口,熄了灯外面是漆黑的夜,他摸出脖子上的一个东西,在手里细细的摩挲着,温润的眸子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冰冷之中还有一点恨,一缕忧伤。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0195 
财富
140595  
积分
50793  
在线时间
2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2-24 
本帖最后由 不会游泳的海盗 于 2018-2-13 00:09 编辑

###第15章你想要什么说法  
“简大夫,终于找到你了,你还是快去看看吧!”一身灰扑扑衣服的芊染急匆匆的医馆的方向跑过来,眉眼间都是焦灼,可以想见一定是找了很久的。。  
“怎么了?”简陌站定,他不过走了两天,会出什么大事。  
“魅颜坊出事了。”芊染气喘吁吁的说。  
简陌和凌云志对视一眼,想着燕拂柳那晚说过的话,脚步一转就往魅颜坊的方向走去。  
“你这魅颜坊的东西就是假的,坑人的!给不给退!”一个一身红衣的小丫鬟叉着腰站在魅颜坊的店铺里,眼睛狠狠的等着面前的燕拂柳。  
“姑娘,有话好好说,魅颜坊的东西怎么假了,麻烦给个说法,红嘴白牙的随便说可是不行的。”燕拂柳的脸上虽然仍旧挂着笑容,可是眸子却是微微的冷了。魅颜坊的东西就是因为好,才顾客盈门,但是因为量少,所以顾客走了哪些都是有记录的。  
而眼前的这些人,燕拂柳真的不记得来过店里,今日进门就是乱嚷乱叫,绝对有猫腻。她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同行相忌,还是以为魅颜坊是没有后台来试试水?  
“胡说?”那个红衣的丫鬟横眉竖眼的看着燕拂柳冷哼一声,一把拽过身边蒙着面纱的一个女子,一把拉下那女子的面纱,那女子的眼睛胆怯的低垂着,甚至身子都在微微发抖,“看看她的脸!”  
那女子一脸的红疙瘩,似乎皮肤还红肿了起来,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围观的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大家都知道容貌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难道真的是魅颜坊的东西?”  
“一个女子,如果不是真的被魅颜坊毁了容颜,怎么会拿自己的容颜开玩笑?”  
“回头让家里的婆娘千万不要来这里买东西了。”  
……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让那红衣丫鬟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得意,当然也字字都听在燕拂柳的耳朵里。。  
这是魅颜坊第一次遇上事端,他要怎么才能在不损坏魅颜坊声誉的情况下解决这件事情?  
“姑娘,既然你说是魅颜坊的东西,麻烦你拿出来看看!!”燕拂柳依旧不愠不火的笑着,这么些年,人情冷暖,她自然比任何人了解的更加的清楚。  
“要看是吧,可别看了不认账,如果确定是你家的东西,除了赔偿我们家姑娘的损失,你这魅颜坊也趁早给我关了,省的祸害更多的人!”伶牙俐齿的红衣丫鬟眉眼倒竖,眼角的一颗黑痣在此时倒是透着一种别样的风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啪嗒一声,把一个银质的雕着花朵的盒子拍在木质的柜台上。  
燕拂柳走上前,细细的端详了一下,抬眸笑着,“姑娘,盒子是魅颜坊的没错。”  
“大家看,他承认了吧,掌柜的承认了吧?”红衣丫鬟嘴角一扯,大声呼喊,围观的人齐刷刷的看着凌云志,这世上向来都少不了看热闹的。  
“真是这样就快点赔钱吧!”  
“毁了人家姑娘的脸,造孽啊!”  
……  
七嘴八舌的帮腔让红衣丫鬟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得意,她的眸子盯着燕拂柳:“掌柜的,给个说法吧!”  
燕拂柳笑了:“任何一个买了魅颜坊东西的都会有这个瓶子,在下怎么确定里面的东西就是魅颜坊的?”  
“就是啊,瓶子可以是真的,里面的东西也可能换掉啊!”人群中,有个灰色衣衫的男子抱着胸淡淡的说。  
燕拂柳看了他一眼往前走了一步:“敢问姑娘,你是几号?”  
“什么几号,你说什么?”红衣丫鬟显然对于凌云志的不按常理出牌不满,说话瞬间更加的火爆,“如果想要赖掉,那就给本姑娘砸了这家店!!”她的手一挥,后面瞬间就走上来四五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棍子,显然是有备而来。  
“姑娘,话还是说清楚的好!”燕拂柳往前面一站,这里是多少人的希望和心血,而他们这样的人能有这样一天实在是太难了,说到死也不能让别人给毁了。  
“你给我一边去!”一个男子一圈挥过来,燕拂柳躲闪不急,被狠狠的打趴在地上。或者是没有想到,这群男人真的会对一个女人动手。  
“怎么办,怎么办?”红衣绿衣的丫头在里面团团转,不知道要怎么办?  
“砸了!”红衣的丫鬟冷冷一笑,碍眼的东西没有存在的必要。  
那几个男子已经抡起了棒子,第一棍子下去,魅颜坊的牌匾就掉了下来。  
勉强站起来的燕拂柳猛的扑上前,死死的抱住了牌匾,人却因为那股子冲击力再次倒在地上。  
“吆,这娘们还挺倔!”为首的男子一脚踏在燕拂柳胸口的牌匾上,牌匾连同燕拂柳一起倒在地上,瞬间动弹不得。  
“是谁在京城的地面上这么放肆!”人群的后面传来一声冷喝。  
众人齐刷刷的回过头,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一张脸也满是冷凝,而他身后停着的赫然是一辆马车,帘子在风中微微飘动,隐约能看到那里似乎还端坐着一个人。。  
“这是左府的马车!”有人眼尖的看到了马上上的标记。  
红衣丫鬟没有想到还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脸色不禁一黑,在这南城的地面,住着的都是贱民,达官贵族谁没有事情会来这里逛荡,所以她也就没有当回事。  
“你又是什么东西,来这里乱吠,小心本姑娘打死你!”  
中年男子眸子一冷,顺着人群让出来的路一路慢慢的走过来,怒极而笑,这么些年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还真没有几个。  
“这位姑娘好大的口气!”  
“大叔,你走吧。。”燕拂柳艰难的喘着气,不想连累别人,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像是别人脚下的一只蝼蚁,随时都可以被踩死。。  
“既然掺和进来了,还想走?”红衣丫鬟嘴角不屑的一撇,“不给本姑娘一个说法,就别想好!”那丫鬟的气势倒是异常的强大。。  
“你想要什么说法,我给!”一个声音清清冷冷的在这个时候飘了过来,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震慑人心的力量。  
一直顶着一张猪头脸站在那里没有动的姑娘,突然就转过头看着来人!
后面更精彩,快点我!→http://qd.xiang5.com/content/1/21886/1723949/3011.html
谢谢支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445  
精华
帖子
594 
财富
5482  
积分
1317  
在线时间
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2-24 
这个精彩非常 看着很厉害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3955501  
精华
帖子
600 
财富
6806  
积分
1598  
在线时间
4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5 
最后登录
2018-2-24 
好的女主能让人深深喜欢上故事 这部就是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