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24 | 浏览:4824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九凤涅槃》作者:柒妞(完结VIP)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4579 
财富
168145  
积分
59313  
在线时间
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0章初遇晴灼  
第一次跟漠泽合作碰瓷,没想到会如此尴尬,不过漠泽碰瓷的目的本就不在讹钱,所以廖叔很通情达理地给我们乔装了一番成为了他的小厮进入了丽婷阁。  
廖叔的目的是厨房,而我和漠泽的目的也是厨房,这真是相当地合拍,如果书呆子真的来偷吃烤鸡的,想必厨房就是不二之选。  
只是没想到,我们失策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书呆子不知怎地在丽婷阁的后院内迷了路。  
厨娘是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宽大领口,广袖翩翩,容色清丽,眉眼干净可人,与三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倒不是说三娘生地不好看,相反三娘容色艳丽,风韵万千,只是举手抬足间自带了一分煞人的气势,按她的话讲叫做江湖气,可在我看来更像是不拘一格,所以也就显得女汉子了些。  
而这位厨娘面色俏丽,不过桃李年华,可是辗转间却又给人一种稳重之感,她说她叫晴灼。  
我和漠泽相视一眼,终是明白了书呆子偷鸡的缘由。  
可是她很快就离开了厨房,我担心书呆子找来会找不见她,因而伸手拦住了她,捎了捎头问:“晴灼姐姐可是要去哪里?”  
她露出了无奈的苦笑,一双梨涡极为迷人:“姊妹这几日有病在身,可是却因为这几日来了一个客官特是难缠,这才让我假扮着替她漫舞。”  
我轻叹了一声:“晴灼姐姐可真是能厨善舞,好生羡慕。”  
她抬头捂着嘴“咯咯”地笑了一声:“小兄弟真是有趣,堂堂男子汉何苦羡慕艺人,何况我只是个厨娘。”  
原来我被乔装成了一个少年,却给忘记了这个茬,这倒是有点儿尴尬了,面上绯红一片,漠泽淡淡地答了一句:“我这弟弟从小喜欢女装,因而你看这模样,倒也是跟女孩儿一般俊俏。”  
晴灼闻言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表情,偷偷地凑近漠泽的耳朵,却还是被我听到了:“公子弟弟这怪癖可是不好,我认识一人,专门治疗这种罕见病症,若有需要,我可替公子引线。在他手下,已经治好了许多有着龙阳之好或者其他怪症的男子。”  
我的脸彻底黑了,可是没想到漠泽竟是认真地回答:“姑娘这番有心,在下记住了,改日定要姑娘帮着引线。”  
寒暄了几句,晴灼便是离开了,而我们则开始寻找书呆子,终于在一处假山之后寻到了他,就要上前跟他说话,却是发现他尾随着一个人离开了,那个人正是我们刚才见到的晴灼。  
她换了一身衣服,月白色的锦缎长裙夹杂着淡粉色,镶银的袖口和裙摆,面上是一张白色的半透明面纱,她就似乎是那误入红尘的精灵,美地令人难以移开眼睛。  
见书生跟了上去,我们自也是跟了上去,因而也没注意到周遭的变化,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丽婷阁的大厅也被叫做花楼的地方。花楼中,舞娘们纷纷献艺,英姿曼妙,酒客温文有礼坐在台下,或观舞,或饮茶,或沉思,却无人身边坐着姑娘相陪,我不知真正的勾栏院是如何的,但想着也应差不了多少。  
就在我不解丽婷阁哪里出众之时,突见舞娘们献艺的紫金大边高台上长出了芍药花海,粉白相间,芳香扑鼻,晴灼在这一片花海之中走来,宛如那花里的白衣精灵,看着她轻盈优美、飘忽若现的舞姿我突然生出了一抹极大的企盼,如果我也会跳舞,那哥哥是不是会多看我一眼。  
在座的人中突然踉跄地走出了一个翩翩公子,他气宇轩昂,眉目间带着些酒醉,面色轻佻,在众人蹙眉不悦的眼神中,缓缓走上了高台,破坏了这美好又和谐的舞蹈。  
他伸手想要摘下晴灼的面纱,却被她轻轻地一个旋身给躲了过去,而此时她的黛眉之间也多了一份凝重。她是代她的姊妹晚清献舞的,她不是丽婷阁的姑娘,没有资格在这里献舞,可是奈何晚清近日身体不适,而主管又是出了名的吝啬,晚清又急需用钱照顾家里的老爹,无奈之下才请晴灼帮忙的。  
晴灼和晚清自十岁起就是不离不弃的姊妹,姊妹有难,晴灼自然不会推却,而且她自小跟着晚清习舞,因而足可以假乱真,但是这位食客如若闹下去,被主管知道了,那么不光晚清的月俸会拿不到,就连她的,估计也会被克扣。  
出来赚钱何其难,又加之她们是女子,地位更加薄弱,无时无刻不在遭受着地主的摧残。  
可是这位公子都已经上了台,就这样离开未免觉得自己丢了面儿,见姑娘害羞他面带轻薄地笑了笑:“晚清姑娘可是害羞?跟哥哥一起下去喝几杯,胆儿就开了。”  
说着,他就要伸手拽住晴灼藏在衣袖之内的小手,就在晴灼欲要再次躲开之时,我没想到宁书呆子竟然突然插进了我的视线之中,与其说我没料到,我压根也没看到他什么时候上去的。  
“丽婷阁卖艺不卖身,这位公子,过了。”书呆子朝着轻佻之徒拱了拱手,其实也是给了这位公子台阶,可是这位公子不下反而怒了:“你又是什么东西,竟然管得了本公子之事。”  
话一出口,我就发现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不悦地皱了皱眉,看得出来这个公子在这里是个常客,而且并不受大家待见,想来这一出戏也不是第一次上演了。这样一想,我和漠泽就知道这个公子在庭燎即便不是官府家世也必定是大富大贵,看来宁书呆子有苦头吃了。  
“小生不是东西,在下姓宁,字子殇,名千臣,是个秀才。”宁书呆子不疾不徐地道出自己名号,而在他身后的晴灼眼眸惊讶,由于带着面纱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那眼神之中,写满了不可忽视的喜悦以及心痛。  
“呵,不过是个穷酸的秀才,赶快滚,别坏了本公子雅兴。”翩翩公子拿着手中的折扇朝着书呆子指了指,面上尽是即将要爆发的痕迹,本一直沉默的晴灼伸手扯了扯书呆子的衣袖:“晚清感谢公子的相助,只是晚清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公子有所委屈,公子且可离开,萧公子不会对小女子如何的。”  
“大庭广众,你想让我对你如何呢?”谁知,这个轻佻之徒闻言之后言语之中更待戏谑,不光将书呆子气得白了脸,更是让晴灼的小脸涌上了一层绯红。  
当然,书呆子和晴灼都是背对着我,上述纯粹是我的臆想。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4579 
财富
168145  
积分
59313  
在线时间
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1章闹事徒  
“萧公子,小生认为,在姑娘面前说这个,似有不妥。”书呆子的话让我无奈地白了白眼,这简直了!  
被叫做萧公子却很不公子的人淡淡地斜视扫过书呆子,似乎看着什么自不量力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这一点,我也是很赞同的。他带着鄙夷眼神跳过书呆子看着那一袭翩翩白影:“难不成如今做个婊子还要立牌坊?不过是个烟尘女子,真把自己当圣女了?我等欣赏你捧你做丽婷花仙子,让你受尽众人目光,自然也可以让你成为人尽可夫之人,莫要高看了自己,而忘了自己是谁。”  
萧公子此番话俨然太过严肃,就连我这个旁人听着都觉有些过分,而落在晴灼的耳中更是羞愤难挡,虽然她知道这位公子针对的并不是她,可是晚清是她的好姊妹,她怎能让自己的姊妹受这等侮辱。她眼神一凛,上前一步,带动着白纱飘飘,偶露一张比晚清更似出尘的轮廓,惊得台下人一时之间忘了饮茶。  
萧公子唇角微讶,心叹几日不见晚清姑娘出落地更加水灵了,这越加坚定了他要得到晚清的态度。  
“萧公子,丽婷阁向来卖艺不卖身,这一点在座各位都是了然于心的,且不要坏了规矩。”晴灼的声音相比之前变得空灵而又有了距离感,隐隐中散发出了一抹不可侵犯的气势。  
书呆子侧头看着晴灼面色有些变化,估计是我终究涉世太浅,他面部的精彩神色变化我终是看不透,但我想着他必是觉得晴灼相比以前长大了罢。  
“规矩?自古以来规矩人定,晚清姑娘可莫要本公子直接找金主管要人。”  
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的神色都是变了变,尤其是晴灼,更带着一丝畏惧,我不解抬眸看向漠泽问他,他深看了一眼台上的三人,由于我们处在台下的一个暗处角落,因而鲜少人能看的到我们,他低下身来轻声对着我说:“金主管是丽婷阁的管事,出了名的贪财,传言有一个富家老爷承诺给他十根金条,就为了买阁中一姑娘的初夜,那金主管就违背了丽婷阁的规矩,偷偷地灌了这姑娘药送给了那老爷。”  
我惊讶地看着他,倒不是惊讶那金主管竟做得出这种下流之事,毕竟在姑苏城我虽然大门不迈但听说地并不少,像金主管这样的人多得不可计数,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只是惊讶漠泽竟然会知道丽婷阁的秘辛。漠泽瞅了我一眼无奈叹了一声:“这不是什么秘辛,在座之人都是知晓。”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在座中人,或鄙夷,或期待,或凑热闹,反正各种神色都是有,但是显然,他们都是知晓这个事情的。  
“那姑娘不会就是晚清吧?”我捂嘴,想着既是晴灼的好姊妹,因也差不到哪里去,这样的好姑娘实在可惜了,可惜了那大好的年华和娇躯,却是白白便宜了世界上那么多的咸猪手。  
漠泽摇头回答:“不是,是上一任的花仙子,后来没多久就听说病逝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总归是个可怜女子。”  
也正是因此,晴灼听到这话的时候面色苍白,她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好姊妹晚清,可惜书呆子哪知道这些秘辛,他想着丽婷阁竟然秉行着“卖艺不卖身”的规矩,想来金主管再怎么不近人情也不会坏了这个规矩,因而抬头挺胸道:“请金主管出来,小生正求之不得。想来金主管必定不会坏了阁内的规矩,和着你这个外人欺负自家姑娘。”  
晴灼想要阻止书呆子,可是最后还是垂下头来,而在场的其他人看着这个外乡人,表情精彩极了,想来可能会有一出好戏看,有些轻浮子弟已经笑出声来。  
萧公子看着书呆子愣了半晌,随后笑意止不住地从眼角蔓延到了眼底,他大笑着拍了拍手:“好!好!好!”接连三个好字,然后转身看着丽婷阁中的一个小丫头,那小丫头梳着丫鬟髻,穿着鹅黄色的衣衫害怕地哆嗦在那,深怕这萧公子连她都不放过。  
“小丫头,你去将你们的金主管请出来。”  
“请什么呀,萧公子相邀,老身怎么还敢劳烦萧公子遣人来请。”那股奴颜媚骨,连我看了都要吐一地,然而书呆子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义正言辞加一身浩然正气:“金主管,小生子殇,竟遇这位萧公子轻佻言语欺侮这位姑娘,金主管来的正好,似这等败类还是划为黑名单的好。”  
书呆子一腔正气,竟然都是用出了败类这等恶语,我知道定是难为他了,不过我更仔细观察着的是金主管和萧公子那面上的丰富表情,金主管没料到会有这样一个小白脸冒出来,更重要的是他有着一身让人无法忽视的穷酸气,她没有回答书呆子的话,而是看了一眼门口的护院嗔怒:“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给进来了?”  
护院闻言忙跑了进来躬身站在金主管下手,拧着眉看着书生看了好一会儿:“金妈妈,我们不曾见有这么个书生进来。”  
“哦——”金主管那双犀利的媚眼投向书呆子,“那就是偷溜进来的?来人啊,给我赶出去。”  
书呆子没想到这个金主管如此不通人情,推开上前的护院:“金主管,这个事处理完了,小生自行离开,无需动粗。大家都是文明人,能动口就万不得动手。”  
金主管挑了挑眉,扯出了牵强的笑意,这个人着实有点好笑,她动了恻隐之心让那些护院先行离开,然后眸光投向了书呆子身后的晴灼。金主管不是萧公子,因而仅一眼就发现,这位姑娘不是晚清,但是是谁,一下子还真想不起来。  
这终是丑闻,不能当面揭露,金主管当机立断歉然一笑:“萧公子有所不知,晚清这几日来坏事儿了,因而招待不周,还望谅解。”  
闻言,萧公子嘴唇蠕动了一番,但总也不能勉强,因而拱了拱手:“既然金妈妈说和,那本公子今日就不追究了。”今日不追究,我想着改日还是会来的。  
看着这个坏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我朝着漠泽嘟哝了一声:“坏事儿?是来什么坏事儿,这位公子竟然就不追究了?”  
漠泽看了我一眼,尴尬地咳了一声:“应该是很坏的事儿。”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4579 
财富
168145  
积分
59313  
在线时间
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2章漠泽的红颜知己  
经这么一闹,不少雅客也都是纷纷离开,独留下一些孤独之人依旧自顾自地饮酒,并不在乎所发生之事,与他们而言,只图一个喝酒之所,在看似最热闹的地方,独留一块属于自己的孤独之地。这些人在我看来,要么就是真正的隐士侠客,大隐隐于市的那种;要么就是明知自己做不了那些孤独的侠士,却硬要强装自己是个冷酷之人。  
不管属于哪种,我都觉得这些人太作,世人皆说历来女子都太作,作走了自己的夫君,让小三乘虚而入,可是我觉得无论女子怎么作,她都只作给一个人看,作给自己心尖上的人看,但是男人,却喜欢专挑这种烟柳场所说着独善其身的话,何尝不是作给世人看,顺便钓个小三小四回家,回头说是家里那娘们实在太作,不及她们来的真实。  
就在我想地入神的时候,漠泽推了推我,我抬眸看着他,心里甚是恼怒他竟然打断我成为哲学家的契机。“他们上楼了,你是跟上去还是回去?”  
原来,在我思考着人生哲理的时候,晴灼和书生都被那个金老妇女叫上楼去了,我自然是想要跟上去,可是这样的话,目标太大被发现的概率完全是百分百。  
“当然跟上去。”我咬了咬牙,来都来了,看都看了,看戏看一半简直就是对人生的不负责,对自己好奇心的不负责。  
“跟上去作甚?”漠泽反问,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从他眼眸之中,我似乎看出他并不想上去,巨大的脑洞让我觉得他是不是跟丽婷阁其实有着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他并不想被人发现,这样的话,我就更要上去了。  
“那个金老太婆被你说的那么恐怖,我们自是要照拂着点书呆子和晴灼了。”  
“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看来我猜的没错,漠泽是真的不想上丽婷阁的花楼。  
“我一直都是这么热心的呀,不然你现在都暴尸街头了。”我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再说,我一直惦记着晴灼的烤鸡呢,想来味道肯定不错。”  
“你怎么知道就不错了?”  
“因为……”我又回忆了一番晴灼那令人沉醉的舞蹈,“她长的漂亮。”  
漠泽沉默:  
花楼之内,精致的楠木楼阶纵横交错,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我和漠泽故作镇定地上了阶梯,装成是这里的客人,可还是没有瞒过金主管的眼,她带着人还未上楼就突然停了下来,甚至都没有回头:“今天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看来这些护院都是白饭吃久了,需要撤了。”  
话音一落,就有护卫突地出现围拢我们而来,然在我大脑还在转着他们到底是怎么突然一下子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被层层围住。  
这时,书呆子和晴灼也都是望了过来,两人看到我们的时候都是微微惊讶,异口同声。  
晴灼讶异:“这不是给我们供菜的廖叔的两个表侄吗?”  
宁书生则是满脸疑惑:“白掌柜,你们怎么来地这里?”  
这一下,众人更是糊涂了,金主管发福的脸皱成了一团,下令:“都给我拖出去。”  
我求助地靠近漠泽,而他此时似乎也并没有因为洁癖而嫌弃我,白色的宽大袖袍揽着我娇小的身躯,轩昂的眉宇蹙在了一起,我疑惑他为何一动不动:“笨蛋,快跑啊。”  
我刚脱口而出,护卫就如同那一夜的狼群扑涌而来,我害怕地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然而久违的拳打脚踢似乎并没有落在身上,只听到从楼上传来病怏怏的声音:“妈妈,是晚清请的漠大夫。”  
虽说闺房不能进,可是晚清姑娘的闺房中一下子涌进了不少人,还有三个男子,当然这个男子也包括女扮男装的我。本来这是非常有失体统的,不过好在花仙子的房间很大,真正的闺房和外面的待客厅隔了开来,因而倒也没有什么需要见外的。  
金主管坐在首座,晚清给她斟了一杯茶,然后又给了漠泽一杯,这让我看着感觉颇为不爽,原来漠泽与丽婷阁的渊源就是这位温婉可人的晚清花仙子啊。至于不爽的来源,我就暂时归到了明明我才是漠泽的老板,却么有茶喝还要演着小厮站在他的身侧。出于心中着实感到可恨,想着丽婷阁花仙子沏的茶如此芬芳定是好喝至极令人唇齿留香,可是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喝不到,所幸将悲愤发泄了出来,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狠狠地掐了漠泽一下,然后还来了一个旋转,痛的他冷嘶起来,引来了众人好奇的目光。  
“嘶,好茶,好茶!”漠泽尴尬地笑了笑,自顾自地品茗。  
这时金主管发话了:“晚清,你生病了大可跟我告假,为何要做这种事情?”这个事情说地自然就是晴灼代替她献舞之事,“若是今日那个萧公子不依不饶,当众揭开了晴灼的面纱,那么这种欺诈行为将会成为丽婷阁永远的污点,你们知道吗?”  
晚清低眉顺眼垂着眼道:“妈妈,是晚清不懂事,请不要责怪晴灼妹妹。”  
“这不是责怪与否的问题,你们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而且公然得罪了萧家那位纨绔,今日虽然过了,可是改日定是还会前来找事的。”  
金主管睨着晚清,牵扯着一丝不耐以及烦闷,当然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至于意图为何,我也看不出来。  
这时,晚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妈妈,晚清日后再也不改了,只是希望妈妈……”竟然啜泣起来了,我抿嘴偷偷打量了一眼漠泽,这可是他的红颜知己啊,怎么还不出手。“妈妈千万不要让晚清服侍萧公子啊。”  
话音一落,晴灼也是跪了下来,可是还未说话,金主管就率先发话了:“这说的什么话。丽婷阁是卖艺不卖身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服侍?”  
她甩了甩衣袖,然后冷眼看向书呆子:“这位秀才,方才你说事情了然就会自行离开,不知你跟着一起进入晚清的房里是为了甚?难道刚才的义正言辞也只不过说说罢了?”  
书呆子被尴尬地惊在了原地:“原来,金主管没有请小生进来喝茶啊?”  
“扑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漠泽给了我一个眼色,方才强忍下来,我真不知道该说这个书呆子就是这么天然呆还是故作萌,不过我倒觉得这是金主管故意的,像她这样的人物,既然发现了我和漠泽,怎么可能没发现紧随其后的书呆子。  
想来上演这么一出戏,就是为了看看是不是自己阁中的姑娘跟这个书生有牵扯吧,她确实想对了,只可惜不是姑娘,是个厨娘。  
面对书呆子的天然呆加故意萌,金主管也拿他无奈,甩了甩袖说:“晚清终是黄花大闺女,闺房岂是说进就能进,漠大夫是请来看诊的,至于你还请便,昨日的偷鸡以及今日的擅闯私宅老身也不追究了,只是再有下次……”  
金主管眼神一寒,她见惯了世面,手段自也狠辣,就冲着她知晓书呆子是昨日的偷鸡贼就看得出,虽然她似乎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里,可其实却是无处不在。  
书呆子纠正:“非也非也,小生吃鸡并非偷,是有付钱的。”说完,便是转身离开了,丝毫没有留恋。我正诧异分别如此之久的两人初次见面就要这样无疾而终,晴灼却也是告辞紧追着出去了。我点了点头,这才是一段感情正常的戏码嘛。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本就是跟着书呆子来的,现在他都走了,我还留着做什么。这般一想,我戳了戳漠泽,示意我们该走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4579 
财富
168145  
积分
59313  
在线时间
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3章漠泽会轻功  
然而未等我们道声告辞,金主管就站了起来,朝着漠泽笑了笑说:“这位想必就是陌上客栈人称‘善心圣手’的漠神医了,晚清丫头身体不适,还望您给看看了。”  
我一愣待在了原地,漠泽还有“善心圣手”的称号,我怎么不知道呢?不过今天不是来看病的呀,我正要替漠泽拒绝了,可是谁想他笑了笑点头应了是之后,那个金主管就这么走了,走了……  
“漠小二,你这似乎跑题了呀?”  
见金主管离开,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坐了下来,手臂撑在案几上托着腮,腿有些酸了,可是似乎没人理我,我这才抬头看去,发现漠泽和晚清两人含情脉脉,一副相见恨晚,恨不能同生但求死得同穴的架势。我滴溜溜转了转眼睛,感情我成了发光体,无奈地背过身去,什么都没看见。  
“漠大夫,晚清还以为你有要事不来了。”我背对着他们恶作剧地模仿着她的话,话毕才想起今日漠泽本是要请假给人看诊的,记得就是城南,丽婷阁就在城南,这似乎有点凑巧呢。  
我看不到漠泽的表情,只知道他淡淡地回了一句:“今日确实有要事,那位书生是我掌柜的远方表哥,性子单纯了点,又有点路痴,因而没办法,我还要赶去免得他迷了路,掌柜的就要扣我月俸了。”  
“咳咳……”听着漠泽不带草稿的谎话,我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半死。漠泽拍了拍我的背:“怎地如此不小心?”  
“既然如此,漠大夫请便,晚清不碍事的。”我还纳闷着这姑娘还真是识大体,就听到她也咳地上气不接下气,回头想要看看她是装的还是真的,凑巧看到了漠泽正好扶了上去,并且给她倒了一杯热茶:“你且好生歇息,你的症状应该也是郁结思虑所致,想开点乐观点自是会好,晚上回去我会遣人送个药方子给你,你先按着药方子抓药。”  
说着,漠泽便是领着我走了出去,背后响起晚清的哀怨叹息声,走到门口的漠泽身子顿了顿,我偏头往回看,发现晚清看着漠泽的背影眼眸之中流转着期待,却不料漠泽连头都没回:“晚清姑娘,金主管以及萧家那纨绔的性格你也了解,如若发现事有不对,可遣人送信给我,我定当全力相助。”  
我个子小正好可以凑着我和漠泽的身高差看向晚清,她眉目之间多了一份喜悦:“得漠公子此言,晚清足已。”我发现,她不再称呼漠泽为大夫了。  
一路上,我的思绪一直停留在晚清苍白显得病态的神色之上,想着她眼中流转的眸光以及多变的表情,也想要从漠泽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可是他就只是略带着清冷的矜贵走在我的身边,两人之间相隔着两个拳头的距离,他不言,我也不说。  
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橘红的色彩给客栈染上了一层光晕,看去颇为雅致,正好撞见书呆子憔悴地坐在桌边,我这才想起,今日的重点本是书呆子和晴灼的。  
正要走上去问问书呆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进展地如何,却没想到漠泽拉过我半拉半提地绕到了陌上客栈的后墙,我哽了哽问:“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  
小脸涌上了一抹热度,漠泽不屑地瞥了我一眼:“才不过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小孩子,脑子里怎么竟是这些东西?”  
我不解,不是来壁咚那是作甚:  
“我们这身模样进去,定是少不了三娘的责骂,先各自回房换身衣裳吧。”我低头看了看,想起今日穿的绿色翠烟衫竟是遗落在了那辆驴车上,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裙,之一,明日定要问问廖叔千万别给扔了就好。  
可是转念一想,陌上并没有似丽婷阁一般留有后门,哦,不对,陌上客栈也有后门,而且这个后门相比客栈的前门还要精致,可是却常年不用,确切地说根本不敢用。陌上客栈的后园之后紧挨着锦绣院,锦绣院是仙娘子的院落,面积宽大,楼阁雅致,我只在远处偷偷望过一次,却不敢进去,原因只是漠泽和三娘告知,仙娘子不喜人打扰,也不喜人误入属于她的院子,若是被发现,后果还不知晓,因为没人触犯过。  
但是我想,无论是怎样的后果,我这个掌柜的职位必定是要被削掉了,这年头工作这么不好找,我又是一个还未行过上头礼的女孩,一旦被炒鱿鱼我可真的要食不果腹了。  
“所以,我们要怎么进去?”就在我以为漠泽要破例带着我通过锦绣院进去陌上客栈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拽住我纤细的胳膊,然后轻轻一跃,我只觉得眼前光影流离,一上一下间,我就到了墙的另一端,倒也没有因为这种自由落体而感到些许不适。  
“傻站着作甚,还不回去?”  
漠泽走了两步才发现我依旧待在原地出神,他一说话我缓过神来伸出手指着他:“你你你……”说了半天,最后只说出了无数个“你”。  
“我我我,我到底怎么了?”  
漠泽俊逸的脸在我瞳孔中放大,他打掉我伸出的手说:“指着人很不礼貌的呢。”  
“你是妖怪吗?竟然会飞?”我终于说出了完整的一句话,却让漠泽的手一僵,惊愣在了原地:“是谁说,妖怪会飞的?”  
“小说里面都这么写的呀?”  
“你看的什么小说?”或许漠泽以为我这个不学无术的掌柜竟然会看书,但是我红了红脸别过脸去,并不想告诉他。  
漠泽见我不说,笑意浮现,温和地看着我说:“妖怪也要看种类才会飞的,比如说牛妖,那他还是改不了在地上跑吃草的宿命。”  
我抽了抽鼻子反驳:“你错了。”  
“哦?哪里错了?”漠泽眼眉之间多了疑惑,觉得自己说地天衣无缝。  
“牛妖也会被人吹上天,那它就飞起来了。”  
漠泽:  
就这样,我成功地被漠泽带偏了话题,而忘记了漠泽为何会飞、是妖不是妖的问题,直到后来我看了一本武侠小说,上面讲到了轻功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人也是会飞的啊!  
匆匆换好衣服下了楼,书呆子已经不在大厅内了,三娘正好站在柜台侧边,狭长的凤眼剜着我和漠泽。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4579 
财富
168145  
积分
59313  
在线时间
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4章一夫多妻的开辟  
“那书呆子怎么了?”我正要到漠泽的身后躲避寻求庇护的时候,三娘说话了,不过似乎并不是拿着菜刀逼问我们这一天上哪去了。  
漠泽摊手摇了摇头:“不知道啊。”  
“你们不是跟了他一天吗?他怎么了你们会不知道?”廖叔下午来送菜早就告诉了三娘在丽婷阁碰到我和漠泽的全过程,我闻言弱弱地探出身子先问了一句:“廖叔可有将我的衣裳还回来?”  
三娘眼神一愣瞥了我一眼问:“你的衣裳为何会在廖叔那里?”  
原以为廖叔讲了所有,原来并没有说我乔装成他表侄的那一段啊。  
不过话说回来,连三娘都是看出书呆子不对劲,那显然是真的不对劲了,我们三人悄悄地来到后园,凉亭下,书呆子负手站于其下,欣赏着纷飞的枯叶以及满庭的枫红。  
“夕日红霞,秋景瑰艳,尽寒霜色流丹。  
欲飘魂落,梦断奈何间。  
质朴高洁谁晓,无恨怨,枯叶独怜。  
云遮泪,风促憔悴,水泣诉悲难。”  
词是好词,奈何我听不懂,唯有漠泽上前应声道:“明明是万里飞霜,千林落木,寒艳不招春妒,却被宁兄说成枯叶独怜,未免太过移情及物,伤感了些。”  
书呆子嘴唇扯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摇摇头:“自古以来,诗人都是寄情与物,与诗词,漠兄与我所处不同,感受自是不同。”  
他们自顾自地谈论着我不知为何物的诗词,似乎天地只为他们旋转,一阵惺惺相惜,我偏头看了一眼三娘问:“他们在说什么?”  
三娘为难地看了我一眼答:“兴许是在聊落叶吧。”  
我点了点头暗自给了三娘一个大拇指:“果然比我厉害。”  
“那年,我初见她,她身着一件艳红的宽袖罗裙,似弯月的眉,站在芍药花丛之中甜甜地笑着,她的姥姥救下了倒在花海之中的我,她听说了笑着喊我病根子。我喜欢她的真性情,而她又喜欢我给她讲书中的故事,因而我在那里的时日就耽搁地久了些。”  
书呆子突地对漠泽讲起了当年他和晴灼初遇的故事。  
“两周之后,我的病已经痊愈,即便心有不舍,但还是决定离开了,由于晴灼知晓我是个路痴,因而那一日主动领着我说是给我送行。那自然是极好的,晴灼生长在这里,总归是了解的,而我接下来要去的是摘星崖,想来她也能给我指个大概的方向。”  
“摘星崖?”我不知这是何地,儿时曾听爹爹和哥哥谈起过,那里似乎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漠泽温和地看着我替我解惑:“摘星崖是胤州乃至整块大陆的最高的山崖,因是最高,因而传言说是离星星最近的地方。”  
“哦?那可是个好地方,在哪里呢?”  
“其实摘星崖与我们庭燎不远,过了洛河以及梅岭就到了。”  
我一听泄气下来,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远。  
书呆子见我对摘星崖好奇,又说:“其实摘星崖之所以叫摘星崖不光是因为这个原因,它还有个典故。”  
“什么典故?”我自是好奇,谈话谈到这里,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跑题了。  
“传说很久以前,九州还只是一片大陆,也还未被划分,天下一统,我们只有一位帝王,叫做青帝。那个时候,还不盛行一夫多妻,所以青帝只有一位夫人,所有人尊称她青后,传言这个青后集智慧美丽于一身,世间难得有这么一个女子,因而青帝对她也是疼爱有佳,只可惜他们的第一个皇子年幼不慎落水早夭,导致这位青后郁郁寡欢,青帝为博美人一笑,扬言说要为她摘取天上的星星。而这个摘星星的地方就是现在的摘星崖。”  
“那他后来摘下星星了吗?”我托腮问他。  
他无奈地叹息继续说下去:“星星是摘到了,只可惜摘下来的星星变成了天界的玄女,她有着银色的蔓延到脚跟的长发,美丽地似乎能说话的眼眸,天界玄女的美岂是人间之美所能相比,这位一向疼妻的青帝不可避免地就沦陷了。可是又碍于自己已经娶妻,因而在摘星崖上建了一座别宫,金屋藏娇,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位青后听说之后自是不信会有女子比她还要美丽聪慧,杀气腾腾地追到了摘星崖,开始与这位玄女斗智斗勇,可是奈何来自天界的人又怎会愚笨,青后根本不是其对手,反而让青帝更加生厌。”  
“青后心伤,找到了青帝身边的国师,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帮助。他想出一计:既然青帝如此疼爱这位玄女,想必是因为一时新鲜,不若青后接纳了她,让她成为二夫人,第一、青后还是母仪天下的青帝正夫人,第二,青帝也可与青后一同回宫,第三,青帝感激帝后的仁慈,即便爱分成了两半,可是也不至于冷落青后。青后一想觉得国师所言甚是有理,因而青帝带着自己多年的夫人以及玄女共同班师回朝。自那之后,一夫多妻在九州盛行开来。”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挥了挥拳问:“这个太师叫做什么?”  
漠泽眄了我一眼问:“你问这作甚?”  
“都是他,让我们女子变成了彼此之间的敌人,身为女人却总是在为难女人。若不是他,又怎会变成如此呢?日后有机会,我定要去他的墓前,挖他出来狠狠地鞭尸。”  
其他人闻言都是惊讶地看着我,就连一向彪悍的三娘这次都没站在我这边。“你怎知道还有鞭尸这等行径?”漠泽问我。  
“小说上写的啊。”我一脸无辜,并不知道鞭尸这等行径是被众人所不齿,若被抓个现行可是要被剥皮的,可是漠泽没告诉我,三娘也没说,就连书呆子也选择了沉默,好在我从小怕鬼,因而虽是说了说,但是却也从不会去做鞭尸这等事。  
漠泽的食指轻叩在石桌上叹息一声教育我:“小白,你还小,还是多看点四书五经,小说什么的,暂且先放一边吧。”  
书呆子赞同地点了点头:“白掌柜,如若你不嫌弃,我可以做你的私塾先生,并且不收费,就是这房费,给我打个折可好?”  
“没商量。”跟我谈钱,请恕我当作不认识你。  
“那你和晴灼后来怎么样了?”还是三娘觉得哪里不对,努力回忆着之前故事的进展问了出来,我和漠泽书呆子一愣,脸色有些尴尬,完全忘记了之前竟然在谈论这个事。  
可见,之后当你听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为了表示自己是个优秀的倾听者,千万不要打断人说话,若有问题,还是记下来事后再问比较好,如若忘了,那就忘了罢。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4579 
财富
168145  
积分
59313  
在线时间
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5-22 
本帖最后由 不会游泳的海盗 于 2018-2-12 23:46 编辑

###第15章晴灼的坚持  
书呆子理了理思绪说:“芍药村去往最近洛河渡口途径一片树林,那叫什么树林我倒是不记得了……你们可曾知道?”  
这么看来,书呆子其实和我一般,不允许脑袋里有不知晓的事情,若是可以,希望一切都尽在脑海里,可越是这样,发现脑海里的浆糊越多,久而久之,或许就变得路痴了吧。  
漠泽蹙着眉想了想答:“似乎是叫做……杀人林。”  
“是杉林。”三娘纠正。  
“对,就是叫做杉林,那一片尽是杉树,不过那日,我跟晴灼刚进林子,天公不作美就下起了雨,还是倾盆大雨。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跑起来寻找避雨之所,然后就看到了一处山洞。那雨一下就是一整天整夜,晴灼回不去,我也离不开,两人就在山洞中生火无奈地等雨停。可是之前淋了雨,两人的衣衫都是湿透了,为了避免伤风,我搭了个支架将外袍放在支架上权当帘子,先行将衣裳弄干再说。”  
我想着那一幕,火光之下,一个是窈窕淑女,另一个是翩然公子,虽有外袍遮掩,可是终究遮掩不住心中的旖旎,两人定是要发生点火花才可当作是完美的邂逅。  
我猜对了结果,却猜错了开头,正当书呆子抱着自己冷得瑟瑟发抖的身体的时候,晴灼突然痛呼了一声,他一惊之下站了起来跑了过去,完全给忘记了此时两人都是衣不附体甚是尴尬,他忙遮住了眼睛,可是哪还来得及。虽然遮住了眼睛,可是脑海里总是浮现着晴灼那胜雪的肌肤以及精致的锁骨。  
晴灼随手扯下未干的衣衫裹住了自己,对他说:“宁公子,我,我好像中毒了。”  
书呆子忙睁开眼睛,看到她洁白的小腿处有着血红的牙印,而不远处还有一条碧青的小蛇虎视眈眈。我由于小说看得多,知道接下来必定是英雄救美的精彩时刻,然而似乎所有的情节落在书呆子的身上总是连连失误,我真的万万没想到书呆子晕了过去。  
“我从小就晕血,而且还怕蛇。”我和漠泽以及三娘无奈伸手扶额别过脸去,实在不想让自己脸上那似乎是看着“扶不起的阿斗”的表情再次伤了书呆子的自尊。  
“那后来呢?”  
“我虽然晕血,可是只是短暂地晕眩,过了片刻就是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左手臂被拉地笔直,而且似乎有什么温软贴着我的肌肤,细看之下,竟是发现那是晴灼的嘴唇。”  
“我的天,难道她趁着你昏迷的时候非礼你。”我实在没想到晴灼是这样的姑娘,猛拍了一记大腿大叫一声好,却听到了漠泽的惊呼。  
我瞥了一眼漠泽:“你没事,把大腿搁我那么近作甚?”  
漠泽:  
昏迷之后,一直警惕的竹叶青忽然一闪,朝着书呆子的手臂一口咬下,晴灼不知哪来的勇气半爬着过来用身边小木枝将它赶走,让我难以置信的是,书呆子应该好好地查看晴灼是否无碍的,却没想到他只是悠悠地问了一句:“那条蛇,死了没?”  
晴灼摇了摇头,书呆子大失所望,他怕极了蛇,如若看见蛇,那条蛇又没死的话他就会日日夜夜梦见这条蛇,那将是长期的噩梦,晴灼听说之后一脸歉意:“对不起,我本想着应是我们无意闯了它的洞穴,我们错在先,它只是反抗,因而不想伤了它。”闻言,书呆子愕然看着她,半晌只说了一句话:“汝是对的。”  
但是晴灼是怎么给自己解的毒,书呆子也不知,只道是晴灼被咬的不深,又天性善良,老天垂怜,因而捡回了一命。  
竹叶青事件过后,又剩下了两人面对面衣衫不整地坐着,书呆子突然想到之前闯进来的场景,脸上一红直红到了耳根子,晴灼还以为书呆子毒性发作,凑上前去问:“怎么样?没事吧?”  
她一靠近,一股属于她的淡淡芳香侵入了书呆子的鼻腔,他的脸红得更加彻底了,他忙跑到了另一边道:“没事,没事,只是有点热而已。”眼睛却是看着自己的某个部位尴尬急了。  
火光跳动,书呆子辗转难免,悠悠地问了一句:“晴灼姑娘可安睡?”  
已是深夜,他也只是随意一问,并不期待另一边给予什么回应,却没想到晴灼马上便是回答:“还未。”  
这一下,书呆子不知该如何接话了,面色发烫还好晴灼是看不到了:“姑娘,今夜是小生唐突,如,如若姑娘不嫌弃,小生定是会负责到底。”  
一般姑娘听到这个话定是喜悦的,试想自己的身子被人看了,那人又不要自己,那以后又怎么嫁得出去呢,可是晴灼并不是一般的姑娘,她顿了顿回了一句:“宁公子可不必介怀,晴灼此生要嫁,就嫁一个爱惜晴灼之人。晴灼虽未读过书,但也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被拒绝了,书呆子顿觉心里头失落了什么,可是却也不知是什么。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晴灼的话犹如千斤巨石落在书呆子的心头,他从小读书,也见过许多凄美婉转的爱情,可是真正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却是少之又少。那个时候他不知怎地就来了勇气,对晴灼说:“姑娘若不嫌弃,小生愿做姑娘的那个一心人,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晴灼原本看着岩壁的眼眸一亮,其实从第一眼见到书呆子,他就成了她心尖上的人,虽然当听到他想要娶自己的时候很是欢喜,可是她不愿因为书呆子因为看了她的身子就束缚了他,她的爱,如若不能一心一意,她情愿就此祝福,也不愿与人分享。  
这是她的固执,也是她的执拗,更是一份对爱情的执着与坚持。  
但是,书呆子许诺了她,书呆子喜欢上她也是料之不及但也在情理之中的,像晴灼这般好姑娘又生地如此美丽,村里男子早就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只是晴灼是个随心人,姥姥又疼她不舍她离开,这才一直迟迟未定下亲事。  
少女心方许,少年情方开,第二天雨一停,书呆子与晴灼一起折回了芍药村,一住就是两月。

后面更精彩,快点我!→http://qd.xiang5.com/content/1/20707/1629306/3011.html
谢谢支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656  
精华
帖子
652 
财富
5935  
积分
1321  
在线时间
3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5-21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138  
精华
帖子
566 
财富
5049  
积分
1106  
在线时间
3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8-5-22 
好神奇好深情的故事 看着好喜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64487  
精华
帖子
543 
财富
4464  
积分
894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22 

看的一下 很是给力的剧情 还不错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606087  
精华
帖子
493 
财富
4495  
积分
963  
在线时间
3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4 
最后登录
2018-5-2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