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3 | 浏览:3570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校草大人请走开》 作者:闫妍(完结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文案:
        她在入学第一天就惹上了校草夏承轩,虽然当时成功脱逃,但随后就被他全校通缉。 无奈之下,她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他,“夏承轩,要打要骂随你便,只要能补偿我的过错就行。” 他弯下身体,低头贴近她的耳朵,轻轻说:“陈妙妙,不如……你肉偿吧。” 肉……肉……肉偿?!这……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陈喵喵,你胸那么平,不要胡思乱想。” “夏承轩,你混蛋!”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章有钱人的世界  
“乖女儿,今天就要去兰登学院上学了,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好的,妈妈。”  
陈妙妙拿着书包,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因为父母去年因车祸离世,姑父姑母看她可怜,就把她接到家里来住,所以现在她和表妹谢彤萱一起,即将要到国内知名的贵族学校兰登学院上学了。  
虽然一开始姑母是不愿意的,兰登学院学费不菲,但是由于姑父一再的坚持,终于让姑母松了口。  
牵着自己穿着兰登学院制服的女儿,手上提着她的名牌书包,姑母勉强祥和得对她说:“妙妙,去了学校,要照顾好你妹妹,毕竟她比你小。”  
陈妙妙认真的点了点头,不管姑母对她不喜欢的态度怎么明显,但终归是接受了她进入这个家庭,她对他们始终是感恩的。  
姑父开车把他们送到了校门口,原本想跟着进去跟老师打一下招呼的,但是接到公司那边的电话之后,只能先离开了。  
“姐。”谢彤萱挽住她的胳膊,眼神里充满向往:“这就是兰登学院啊,里面不是有钱就是有权人家的孩子,你说,我会不会和哪个帅哥相恋,然后……嘿嘿嘿~”  
陈妙妙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大门口,听见她的话不由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是是是,你这么可爱一定会的!”  
在离班级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听到嘈杂的声音,陈妙妙心里就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进班级,台下睡觉的,说话的,玩手机的,各种各样的行为都有,就是没有在听课的,然而讲台上的老师一定、点也没有管他们,自说自话,在黑板上写着什么。  
看见系主任带着新来的插班生来了,才拍了拍桌子好让台下的学生们注意听他讲话:“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班上来了两位新同学,下面请他们自我介绍一下。”  
班级里果然一下就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门口的陈妙妙和谢彤萱。  
谢彤萱非常轻快的跟同学们挥了挥手:“大家好,我叫谢彤萱,你们可以叫我萱萱,我最喜欢画画和钢琴,希望今后--”  
“切,下层贫民。”  
不知是谁发出的不屑的一声打断了谢彤萱的声音,随即教室里嗡嗡的响起了音量不小的议论声。  
“看看那背的包,Guii牌去年的款了,居然还在用,真是可怕。”  
“可不是,看看那鞋,不知道那里出的小牌子,设计真是难看死了。”  
谢彤萱一下就呆住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她从来没想过入学第一天会得到这样的对待。  
陈妙妙安慰的握住了她的手,拍了拍她的背。  
“同学们!”系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出声阻止了这些声音的继续发酵:“接下来是另一位同学的自我介绍。”  
“我叫陈妙妙。”  
班级上一片安静,系主任愣了愣神,问她:“完了?”  
陈妙妙点点头:“嗯,说完了。”  
跟这些人说再多也没用,他们只会看钱而已,陈妙妙心里已经清楚了。  
既然人已经带到了也介绍完了,系主任跟老师交代了几声就离开了。  
座位是之前就安排好了的,陈妙妙和谢彤萱去走下之后,班上又开始闹了起来,老师依然是不管不顾的态度,自顾自的讲课。  
陈妙妙安静的抄着笔记,努力的忽视周围的吵闹,但下课铃一响起,她希望中的单纯的学习环境一下就被打破了。  
“喂,新来的!”  
一个纸团伴随着十分不友好的声音飞了过来,砸在了她的桌子上。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2章不如翘课去  
陈妙妙抬头,一个指甲涂得五颜六色的女生站在她们桌前,眉毛挑的高高的,一脸的不屑。  
“你们俩,对,就是你俩。”她随手拿过一本书拍了拍谢彤萱的桌子,“穿得这样也好意思来我们学校上学?”  
她又表情夸张地上下打量了陈妙妙两姐妹一下,嘲笑着:“不会是家里砸锅卖铁才凑齐了学费吧?”  
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顿时都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谢彤萱连立刻就气红了,争辩着:“我家才不穷,我家住二层联排小别墅的好吗!”  
“哇!二层联排小别墅?”那个女生又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可是我家二层以下都是给下人住的呢!”  
似乎是听到了多么好笑的事,其他同学又狂笑了起来。  
谢彤萱简直要给气哭了,陈妙妙忽然拉住她的手站了起来,伴随着满教室的嘲笑声和嘘声走了出去。  
“别跟他们说了,没用的。”出了教室,陈妙妙拉着谢彤萱一路走一路给她擦眼泪。“他们就是那样,有钱人家没教养的小孩子,被他们气哭的不值得。”  
谢彤萱抽泣着问:“可是我们今后怎么办呢?妈妈已经给我们交了一年的学费了。”  
“上课的时候他们好歹不会太过分,我们快上课的时候再回去吧。”陈妙妙想了想说。  
的确没有办法,像这样的地方,跟他们硬吵也没有用的,他们就认钱,没钱就会被欺负。但书还是要读的,毕竟她知道姑父经营公司不容易,两个孩子上这个学校的学费负担起来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可是……”谢彤萱吸了吸鼻子,皱着眉毛看着她:“我暂时不太想回去上课了,我讨厌他们,要不然……我们去翘课吧!”  
“翘课?”陈妙妙摇摇头,报到第一天就翘课,姑父姑母知道了会生气的。但最终还是耐不住谢彤萱软磨硬泡,答应了下来。  
两人绕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比较矮的墙,商量了一下,由陈妙妙先爬上去,再把谢彤萱拉上来。  
陈妙妙小时候就喜欢爬山爬树,三两下就爬到了上面,两只脚紧紧贴着墙稳固着身体,再使劲把体重不算轻的谢彤萱拉了上来。  
谢彤萱趴在墙上没歇两分钟,忽然就一个重心不稳往墙外摔去--  
“哎哟!”  
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陈妙妙往下一看,一个穿着兰登学院校服的男生,脸朝下的被谢彤萱压在了下面,看不清脸所以……现在赶紧跑路吧!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们不是故意的……您大人有大量不会计较的吧……”  
陈妙妙一边念念有词的道歉,一边飞快的跳了下去,一把拉起谢彤萱就跑。  
而那个男生在她拉谢彤萱起身的时候,又被谢彤萱重重地压了一下,刚好垫在身子下面的胳膊关节的地方咔嚓一声……脱臼了。  
男生抬起头,一张好看的脸痛苦的皱了起来,只看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女生的影子,很快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有种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不然,你就死定了!”男生恨恨的说:“兰登学院的学生是吧,我会让你知道,惹到我夏承轩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恐怖后果!”  
早上真不该听表姐那个神婆的话,说什么这个时间站在这个地方,就会发生一件攸关他未来的大事……  
靠,大事就是他被不知道哪个女人给压得胳膊脱臼吗!  
跑远了的谢彤萱心有余悸的问:“姐……我刚刚是不是闯祸了额?”  
陈妙妙回想了一下,就是把一个人压摔倒了应该不至于,何况她们跑的也很快,并没有被看见脸,“没事的没事的,放心吧。”  
然而,当第二天学校广播响起,她们才知道,真的闯大祸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3章寻找嫌犯  
维持着上课就回来,下课就跑不见的原则,陈家姐妹的这个上午的确好过些了,然而,在中午校园广播响起之后,她们的平静生活就告一段落了。  
“现在播报一条寻人启事……”广播站的播音同学标准的普通话响起在校园间。  
“是寻找嫌犯的启示!”旁边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声补充着。  
“好、好的夏少爷……现、现在播报一条寻找嫌犯的启示……”  
那个旁边的男声好耳熟,在哪里听过呢?  
陈妙妙咬着筷子努力回忆着,谢彤萱却吓得脸都白了:“姐……你听……”  
“走开我来!”随着话筒砰地一声,原本的播音同学好像被抢走了话筒,然后之前一直在旁边男声清晰在广播中出现:“昨天,翻墙翘课的人,我不管你谁,你都得给我赶紧,立马,快速的出现到本少爷面前认错,虽然本少爷一定不会原谅你,但是……不出现的话……”  
男声忽然压的低低的:“被我夏承轩找出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随后哐当一声巨响,大约是话筒被人随手一扔砸在了地上。  
“妙妙!怎么办?我死定了!”谢彤萱扑在她身上哭了起来,眼泪鼻涕全蹭在她衣服上了。  
夏承轩,夏氏集团的继承人。兰登学院的修建几乎是他们夏家出资的,夏家在全球各地都涉及多种行业的经营,并且项项几乎都是业内第一,而夏氏集团的继承人夏承轩,出了名的脾气不好,如果惹到他,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陈妙妙也是愁容满面,但她不得不想办法解决,她答应了姑妈要好好照顾妹妹,肯定不能让妹妹发生什么事。  
咬了咬牙,她做了一个决定。  
“别哭了,彤萱。”陈妙妙摸了摸谢彤萱的脑袋,看着她坚定的说:“就当那天是我跳下去压到他的,我去向他道歉。”  
“真的吗?”谢彤萱不可置信的问。  
那毕竟是夏承轩诶,不是哪个随便的富家子弟。谢彤萱还没进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人了,除了知道他是兰登学院的校草,也知道他霸道的行事作风。虽然以前还幻想过会不会让他喜欢自己,可现在真惹到他了,谢彤萱此刻心里只有害怕。  
“嗯,所以你放心吧,他不会知道真相的。”陈妙妙给她把掉桌上的筷子捡起来用湿巾擦干净,然后递给彤萱并催促她:“快吃饭吧,待会儿你就先回去上课,我去找他。”  
谢彤萱接过筷子,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那……你要小心哦。”  
夏承轩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无聊的打着哈欠。  
这无聊的校园,无聊的老师,无聊的同学,没劲。  
摸了摸已经接好的胳膊,他眯了眯眼睛。  
其实已经锁定好了嫌犯了,而现在,就看对方怎么做了。  
陈妙妙刚到教室门口就看到了夏承轩,整个教室里就他最显眼了。  
栗色的短发柔软清爽,棱角分明的少年仰起脸,微微闭着眼睛,从窗口洒进的午后阳光在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光晕。浅蓝色的校服在他身上妥帖的像是杂志模特般的效果,然而实际上他领带松松的扯开,领口的扣子也没有扣到顶,却更有一种凌乱的魅力。  
坐在离门口近的学生一抬头,看见一个女生在门口张望,于是问她:“你找谁啊?”  
陈妙妙有些紧张起来,“我……我找夏承轩……”  
那个学生立刻就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第一次见到直呼夏家少爷全名的人,是太白目?还是蠢的啊?  
夏承轩身边围着他的小弟也注意到门口的动静了,“喂,看门的,那谁啊?”  
那个学生立马紧张得有些口吃:“说、说是来找、找夏少爷的……”  
“没见老大正忙着午休吗。”其中一个殷勤的给夏承轩捏着肩的小弟嫌弃的说:“来干什么的呀?”  
“昨天下午,是我翘课翻的墙。”  
陈妙妙深吸一口,干脆自己走了进来,一直走到最后排的夏承轩桌子前,声音清晰一字一句。  
夏承轩微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4章所以是要肉偿  
教室里顿时一片哗然。  
这女生在找死吧,居然敢来承认这事,还敢直呼夏少爷的全名?  
夏承轩微微扬起眉毛,嘴角似笑非笑,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胆量不错,所以……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他站了起来,一脚踢开了挡在面前的桌子,走到陈妙妙面前,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要不你自己说?”  
陈妙妙迎着他的视线,努力压抑的着自己恐惧,坚定的说:“无论你是要打要骂都好,只要能补偿我的过错都行。”  
“这话说得这么轻巧?”一个有些胖的男生轻蔑地叫了起来:“我们夏大少爷受这样的伤,骂你几句打你几下就能补偿了?”  
“就是……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呀!”旁边的小弟也附和起来。  
夏承轩抬了抬手,那些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生,倒觉得很有意思,明知道自己惹到不该惹的人还主动来承认。敢这么和他说话的女生,真是……第一次见呢。如果按照以往的规矩对待她,似乎太无聊了,不如……  
他弯下身体,低头贴近她的耳朵,轻轻说:“不如……你肉偿吧。”  
虽然声音不大,可也让教室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全都不敢相信的看向陈妙妙。  
陈妙妙瞪圆了眼睛,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当她看见他嘴角噙着的那一抹笑容时,顿时脸就红了。  
“流氓!”她羞愤的骂了一句。  
“你想多了。”他讥讽的扬起嘴角,看着这个女生,慢条斯理的说:“像你这样没胸没屁股的我倒看不上,刚刚的意思是,接下来你要作为我的仆人任我使唤。”  
仆人?  
陈妙妙有些懵懂,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今后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本少爷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陈妙妙倍感屈辱,她来这里原本只是想好好的学习的,毕业后好好地工作赚钱报答姑父一家的恩情,然而现在……可如果她不接受,惹怒夏承轩的代价可能不仅仅只是针对她,甚至是可能连累姑父姑母家……  
最终,她咬咬牙,答应了下来:“好。”  
“那,先叫一声主人来听听。”夏承轩看着她涨红的脸蛋,感到十分愉悦,不由得想再进一步欺负她。  
“主……”在整个班级的注视下,陈妙妙觉得自己的喉咙仿佛有刺扎在那里,连开口都困难,但她只能忍着这份压力,顺从眼前这个刚刚她还以为是童话中的王子的混蛋,“……人……”  
“连着读。”夏家少爷不满意的提出了要求。  
陈妙妙咬着牙闭了闭眼,终于还是吐出了两个字:“主人。”  
“很好。”夏家少爷这次满意多了,回到他的位置上,旁边殷勤的小弟立刻又殷勤的给他捏肩捏腿,“你叫什么名字?”  
“陈妙妙……”  
“妙妙?”夏承轩想了想,脸上便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那今后我叫你陈喵喵,喵咪的喵。”  
喵你妹啊,你全家都喵咪!  
陈妙妙在心底愤怒的抗议者,然而……这必然是没有用的。  
晚上回到卧室,陈妙妙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出神。  
下午的时候,夏承轩就让她走了,只是说让她今后履行仆人的职责,他也许会考虑原谅她。但不论怎么样,彤萱的事情是隐瞒下来了,而且这样解决的话,也不必担心会被姑父姑母知道。  
门被敲了两下,谢彤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妙妙,我可以进来吗?”  
她连忙坐起来,“快进来吧。”  
“对不起……”谢彤萱低着头,看起来有几分愧疚,“让你去替我向夏少爷道歉……”  
陈妙妙连忙把她拉到床边坐下,“没事的没事,其实也还好啦……”  
谢彤萱看着她的脸,担心地问:“他打你了吗?”  
“这倒没有……”  
“这样他就肯原谅你了?”谢彤萱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是啦,他说……让我做他的仆人……”陈妙妙小声的说,即使对着表妹彤萱,也会觉得这样的事情十分的屈辱。  
“所以……这样就完了?”  
陈妙妙抬头看向彤萱,总觉得彤萱的语气怪怪的。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5章仆人!  
谢彤萱却连忙抱住了她,笑着说:“还好你没有事,我一个下午都在担心你会不会有什么事,会不会伤到哪里了,还好还好。”  
陈妙妙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原来她为了自己担心了一个下午啊,不禁也伸出手抱住她:“安心啦,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可是今后呢,答应做了这个出了名的坏脾气大少爷的仆人,今后的日子能好过吗?  
陈妙妙看着窗外的月亮,心里其实十分没底。  
天刚蒙蒙亮,就听到姑母在楼下喊:“妙妙,电话找!”  
电话?谁会打电话找她呢?并且还是这么早的时候。  
陈妙妙赶紧翻身下床,一路小跑下楼接电话,更令她奇怪的是,这么早被电话吵醒,姑母竟然没有生气,还挺高兴的。  
接过电话,她犹豫的喂了一声,就听见那边不耐烦的声音:“仆人,你有没有点自觉啊,学校联系电话上居然没有你的手机号?”  
“我……现在没有手机……”她之前只有一部黑白屏的手机,但大概是电池老化了,已经充不进电很久了。而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是寄人篱下,根本就不可能考虑再买一部。  
“哈?”夏少爷在那边很震惊,怎么可能,现在不都人手一部手机吗。  
“算了不说这个,我会安排的,给你打电话主要是本少爷的早餐问题。”夏承轩想了想说:“学校外东街口那家五星级餐厅的美式咖啡和黑森林蛋糕,今天早上你上学的时候要给我带过来,听到了没有?”  
她默默地算了下自己现有的零花钱,弱弱的问:“这些一共大概多少钱呀?”  
电话那边大概又被她连顿早饭前都要算给震惊了,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穷人就是穷人!”终于,夏承轩鄙视的说:“我会让胖唐把我的卡带过去,他会提前在店门口等你的!”  
电话啪的一声,挂上了。  
陈妙妙握着话筒站在电话机前有些发懵,他既然让胖唐去了何必再让自己用他的卡买呢?  
因为要去给夏家少爷买早餐,所以只能找借口拒绝了姑父的车送去学校,自己吭哧吭哧的跑去乘公交,然后再吭哧吭哧的找到那家店。买过东西后,又吭哧吭哧的给夏少爷送到班上去。  
来到夏承轩的教室,才被告知他上午不来了,也没人知道为什么,反正夏家少爷经常没有任何解释就直接翘课。  
白跑了一个早上得到这样的结果,陈妙妙只好把早餐先拿回自己班。因为整个早上都在为夏承轩的早餐忙来忙去,不但没吃早饭,居然还忘记带自己的午饭了。  
中午的时候,大家基本都去学校餐厅吃饭,贵族学校的厨师专门都是请的知名的大厨,菜系也是囊括了世界各地的风格,并且十分贵!所以,她除了第一天来的时候,都是自己带的午餐。而谢彤萱的零花钱比较多,所以中午还是去学校餐厅吃的。  
摸摸肚子,都已经能听到里面咕噜咕噜的声音了。  
早上给夏承轩带的蛋糕的香味从桌子里面窜出来了,萦绕在陈妙妙的鼻尖,像是反复在说,来吃我呀来吃我呀~  
咽下一口口水,陈妙妙在心里把这份早餐一共的钱和自己的零花钱对比了一下,恰好够了,于是放心的从桌子里拿出那份黑森林蛋糕。  
看了眼那一份小蛋糕,陈妙妙感叹着就这么一点儿还这么贵!然后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嗯……真的蛮好吃的,贵的也是有道理的吧,不过要是让她自己平时去买来吃肯定还是舍不得的。  
就在她一口蛋糕一口咖啡的吃得正幸福的时候,一双笔直的长腿漫步到了她的课桌前。她嘴里叼着一口蛋糕,视线慢慢上移,夏家少爷那张虽然好看,但一看就知道现在心情十分不爽的脸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仆人!”夏少爷叫的很顺口,“我的早餐呢?”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6章要随时随地的待命!  
陈妙妙差点被嘴里的那口蛋糕噎死,拍着胸口咳了半天,一杯咖啡递到了她嘴边,她忙接过一口灌下后才想起,此刻教室里只有她和夏承轩两个人。  
所以刚刚的咖啡……居然是他递过来的……  
“看什么看?我的早餐呢!”夏承轩皱起眉,不想承认自己刚才居然见她咳得难受,主动把桌子上的咖啡给她递了过去。  
等等,咖啡?再看看桌上的蛋糕好像是就是他指定的那家店做的黑森林?  
“对不起……”陈妙妙有些难为情,毕竟他的早餐已经被她吃了快一半了,“你的早餐……我正在吃……”  
“什么?”确定了刚刚的判断没错,夏承轩感觉有些不可置信,谁会把早餐留到中午吃啊,咖啡也凉了,和蛋糕搭配的口感根本就让吃不下去,她居然刚刚吃得很满足的样子?  
“那个……我这里有钱,刚好够这份早餐的数额,我马上把钱给你……”说完,陈妙妙就低头去掏自己的钱包。  
“不必了。”夏少爷白了她一眼,撇了撇嘴角,说:“穷人就是穷人,这点钱也要付,毕竟你是本少爷的仆人,就当我养仆人的费用了。”  
“不行不行,我家从小就教我不能欠人家钱……”陈妙妙还是把钱翻了出来,想要一张一张数给夏承轩。  
“我都说了不必了!”夏承轩不耐烦的吼了一声。  
陈妙妙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只好把钱收起来。  
“对了,那张卡你也不必还我了,免得今后要你跑腿的时候还问我价格,啧!”  
“额……”那张卡她今天刷的时候才知道,是没有限额可以随便刷的那种,现在让她留在身上真怕那天丢了,但是现在跟夏承轩说这个他肯定理都不会理,还是等他走了好好把午饭吃了吧。肚子还饿着呢,不然下午上课了就又不能吃了。  
说完这些之后,夏承轩却没走。  
“这个,拿着。”一个崭新的盒子推到她的桌上,伴随着夏少爷不满的声音:“别以为没有手机就能偷懒了,要随时随地待命懂吗?”  
这是……手机?  
陈妙妙看了眼盒子上的手机款式,忽然想起来这不就是彤萱之前缠着了姑父很久,但是姑父觉得贵也没必要就没给她买的那款手机吗?  
“这个……太贵了吧……我不能要。”陈妙妙赶紧把手机推了回去。  
夏承轩拖过一把椅子,面对面的坐到她桌前:“叫你拿着就拿着,想偷懒是不是?”  
“没有……”才怪,最好是他夏承轩这个人立刻从学院消失,从此都不用看见他才好呢。  
“收好。”见陈妙妙不情不愿的把手机放进课桌柜子里,夏承轩有些不爽:“手机里只有我一个人的电话,这个是本少爷和你这个仆人的专线知道吗?今后不论什么时候,只要电话响起来,你最好就麻利点赶紧接电话,不然的话……”  
夏承轩略微低着头看着陈妙妙,有些略长的刘海散落下来,遮住了些许那双形状极为完美的眼睛。  
陈妙妙只觉得心脏忽然重重一跳,虽然夏承轩一直都是拽得要死的臭脸,可他认真看人的样子,真的……非常帅……  
“好的……”  
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在花痴这个恶劣的家伙,陈妙妙赶紧甩甩头,低下头去专心啃剩下的半个蛋糕,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遮住了那小块的蛋糕。  
“中午不许吃这个。”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被夏承轩拉出了教室,一边听到他语气霸道地说:“做我的仆人,要能跑能跳能折腾,吃饭当然要我准许才行。”  
陈妙妙在心底默默地吐着槽:我不吃那个吃什么啊大少爷,谁跟你一样每天三餐都那么讲究啊!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7章仆人的本分  
晚饭的时候,陈妙妙对着姑母家一桌子菜始终没有胃口,因为她中午被夏承轩那个神经病逼着吃了好多好多。  
他去学校食堂专门的贵宾餐厅,点了一桌子的菜,非逼着她吃,最后实在是看她撑得不行了,才终于叫停。  
神经病!大变态!去死吧!  
陈妙妙在心里咒骂着,就差在心里把夏承轩大卸八块了。  
“妙妙,怎么不吃了?”姑父谢星平是个非常温和的人,察觉的她的异样之后连忙关心的询问。  
“没事……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确实再也撑不下了,陈妙妙勉强笑了笑,收拾了自己的碗筷之后,回了楼上的卧房。  
谢彤萱当然注意到了陈妙妙不对劲的地方。  
从中午吃饭回来就没看见她,后来听班上同学议论说,好像在学校最贵的那层餐厅吃饭,貌似还和夏承轩在一起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不一会儿,她放下了筷子,说自己也吃饱了,然后跑到楼上去找陈妙妙。  
“妙妙,我进来了哦!”谢彤萱推开门进去,发现陈妙妙正在整理白天上课的笔记。“我的勤劳妙妙啊,你还是这么刻苦啊,那我明天上课就不做笔记了,晚上你再给我备一份就好了嘛。  
陈妙妙无奈的摇摇头,“你啊,好歹上课还是注意边听边边记一下啊,要是考试考不好,小心怪姑父姑母念叨你。”  
“考试你帮我画重点就好了呀。”谢彤萱抱住她蹭蹭,撒娇的说:“姐,你最好啦~诶,这是什么?”  
一本参考书的下面,有一个银色的东西露出了一角,看起来十分的眼熟。  
谢彤萱伸手拿了过来,立刻就尖叫了起来:“这不是我想要很久的那款手机吗?妙妙,你怎么会有!”  
陈妙妙继续一边低头整理着笔记,一边跟她解释:“这是夏承轩给的,他--”  
“夏承轩?!”谢彤萱的叫声比刚刚还要大,随即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又松开,轻声问:“他看上你啦?”  
陈妙妙身子一抖,吓得笔都掉地上了,赶紧弯腰捡起来,一脸嫌弃:“你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看上我,就算他看上我了,我也不喜欢他好吗?”  
谢彤萱一脸迷惘:“可是他为什么送你手机呢,这款手机超贵啊,我爸都不给我买……”  
陈妙妙转过头,一本正经的跟她澄清:“你忘了?他说我做他的仆人就考虑原谅让他受伤的事情了吗?他啊,为了方便二十四小时全天使唤我,所以给我一个联系工具。”  
“啊?是这样吗?”谢彤萱想想也是,于是同情的看着她:“姐,你为我的牺牲真是太大了,我好爱你!”  
“是是是,知道了。”陈妙妙拍拍她的头,然后把一叠笔记拿给她:“给你整理的备份,拿去吧。”  
“啊,亲妙妙,好妙妙,你简直是我在这个世界除了我爸妈我最爱的人了~”谢彤萱拿起那叠笔记高兴的在陈妙妙脸上亲了好几下,然后挥着手出门去:“好啦,不打扰你复习了,早点休息哦~”  
“明天好好听课!”被她一顿甜言蜜语哄得没脾气了的陈妙妙只来得及嘱托这一句话,门就被关上了。  
她却不知道关上门后,靠在门背后的谢彤萱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眼底只剩下怀疑。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8章折腾  
安稳的上学放学没两天,就在陈妙妙庆幸着,说不定电话号码已经被被夏承轩不小心删掉了,并且还找不回来的时候,夏承轩就找上门了。  
半夜里,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睡得迷迷糊糊的陈妙妙好不容易在床头的柜子上摸到了那部手机。  
还没有清醒,她含糊不清的接了电话:“喂?”  
“喂什么喂,陈喵喵,你有没有作为一个仆人的自觉啊?”  
听见这个声音,陈妙妙立刻就精神了起来,如临大敌的握住电话问:“干什么?”  
“你忘了该叫我什么了?”夏承轩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不知道是在那个地方。  
陈妙妙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低头了:“请问主人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传来夏承轩轻笑的声音,低低的,有些挠人耳朵般的感觉,让陈妙妙觉得自己贴着电话听筒的耳朵有些发烫。  
“尼斯达尔的鱼竿,今天下午钓完鱼之后我放在东水湖八号钓鱼区,离你家不远,你帮我拿回来明天给我。”  
“现在?”  
“废话。”  
然后夏少爷就干脆的挂断了电话,还拿着电话的陈妙妙有些呆住了,这个时间点,姑父姑母都睡了,的确东水湖离这里不远,但这么晚了也没车,只能跑过去……  
陈妙妙咬咬牙,还是下床穿好衣服,悄悄的离开了屋子。  
跑就跑,既然当时帮彤萱承担下来,就当然不能半途而废!  
夜里湖边的雾气很重,从草丛中一路寻来,只能凭借手上唯一的一根电筒照亮不大的区域。陈妙妙觉得自己全身的衣服都湿掉了,不仅仅是雾水沾湿的,还有汗水。  
她在这个地方已经找了快三个多小时了,就在八号钓鱼区里翻来覆去的找,差不多已经把这里的每一寸草每一块地方都翻遍了,但仍然没见到任何鱼竿的踪迹。  
天际开始发白,已经快要日出了。  
再不回去的话,姑父姑母发现了就不好了。  
陈妙妙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感觉背上凉凉的,但身体却莫名的有些发烫。没有多想,她只能赶在家里人起来之前跑了回去。  
出门之前,姑父发现她脸有点红,问过她是不是不舒服,她摇摇头否认了。虽然头有点晕,但坚持一下就好了,毕竟今天夏承轩一定会来找她要鱼竿的。  
果不其然,一走进教室就看到夏承轩大喇喇的坐在她的位置上,看见她就理所当然的问:“我的鱼竿呢?”  
感觉头晕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陈妙妙勉强撑着,说话有些无力:“我没有找到。”  
“什么?”夏承轩一脸不信,他昨天明明把鱼竿忘在那里忘了拿走,怎么可能找不到,“你根本就没有去找吧?”  
他站了起来,走向陈妙妙,“是不是本少爷对你太温和了,所以你得寸进尺了?”  
“我真的……有去找过……”陈妙妙费力的咽下一口水,她已经快站不稳了,眼前的夏承轩也瞬间分出了好多个重影。“就在昨天晚上……一直找到……凌晨四点多--”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直直的往后面倒去,夏承轩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伸手接住了她,才发现她身上烫的吓人。  
“老大老大,他们说你在找你的鱼竿?”胖唐从走廊上一路小跑进来,献宝似的把他那根尼斯达尔限量版的鱼竿举起来:“昨天我手机忘在那里了回去拿,刚好看见你的鱼竿也在,想着万一被人捡走就不好了,就给你拿回来了!嗯?老大你抱着她干嘛呀……”  
夏承轩看着怀里的意识已经不清醒,却还喃喃的说着“我去找过了……真的……”的女生,忽然之间,胸口有一种闷闷的感觉弥漫开来。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9章一定是错觉  
专门为夏家服务的张医生检查完毕之后,调整了一下输液的速度,然后跟夏承轩说明了情况之后就离开了。  
坐在病床对面的沙发里,夏承轩双手交叠,托住下巴,盯着病床上正在输液的陈妙妙。  
想到是因为自己半夜让她去找鱼竿才会发烧倒下,并且在她说了真的去找过之后,自己还不相信她的事实,夏承轩就觉得胸口那种闷闷的感觉又出现了,这让他十分不舒服。  
什么折腾她报复她来一泄自己那天的受伤的仇,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睡着的陈喵喵很安静,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现在体温已经降下去了,但由于身体虚弱,还需要输液补充一下身体需要的抗生药物。  
之前好像没有发现,其实她很耐看的,脸小小的白净的,五官清清爽爽没有过多的修饰。在人群中乍一眼看去不显眼,但似乎一点不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差。甚至还更加甜美,像个香甜可口的苹果一样,闻起来香香的,咬下一口,一定能感受到那甜美的滋味。  
惊觉自己在想些什么的夏承轩忽然从遐想中醒来,烦躁的扯了扯学校制服的领带。  
一定是最近约会太少了,才导致自己对着陈喵喵这样以前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女生产生了错觉,对,这一定是错觉。  
门忽然被敲了几下。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夏承轩选择了直接开门出去和人说话,而不是让外面的人进来。  
“夏少爷,外面有个叫米琪的女生找你。”小护士如实传达,“可以让她进来吗?”  
“不用。”  
米琪?米琪来这里干什么?  
“我过去吧。”  
刚到大厅就看见了米琪,看样子她今天去上学了的,身上穿着校服,不过很她的校服明显是经过手艺不错的师傅改过的,贴合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非常的养眼。  
“承轩~”米琪一看见他出来,就贴了过去,挽着他的胳膊撒娇:“人家晚上有个party你会陪我去的吧?”  
原本想一口拒绝的,但转念想到刚刚自己居然会觉得陈喵喵看起来也不错,就把到嘴边的不去咽了下去。  
看看身边的米琪,妆容精致,慵懒的大卷发披散下来,眼波妩媚,涂着娇艳颜色的指甲在他的胳膊上撒娇似的轻轻地滑动着。  
“走吧。”  
当陈妙妙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她转头一看,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吓得她一把就掀开了被子跳下床去,看见手上的针头已经被拔出了,妥帖的贴好了医用胶布和止血的棉球。  
她怎么在这儿?学校那边会不会以为她旷课了?糟了,要是赶不上回家的时间姑父一定会担心的。  
还好附近有公交站,凭着身上揣着的几块钱终于安全到家的陈妙妙松了口气。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呐?彤萱都回来好一会儿了!”姑母开了门碎碎念着。  
“我……今天值日。”她有些心虚不敢抬头。  
“值日?哦,对了,今后如果彤萱轮到值日的话你要记得帮她做了,我们彤萱低血糖,一定要按时回家吃饭的。”姑母没有怀疑她的话,慢悠悠的回到沙发上去看她的电视去了。  
她赶紧蹬蹬蹬的跑上楼去,来到谢彤萱的卧室外敲门。  
她早上是和彤萱一起进的教室,所以彤萱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进来。”里面传出彤萱的声音。  
她赶紧打开门进去,然后再把门关上。  
谢彤萱坐在梳妆台前欧式风格的沙发凳上,对着镜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从镜子中看见她进来只是冷淡的说:“有事?”  
“今天你一定看见了吧,彤萱。”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谢彤萱身边问:“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把我送去医院的你知道吗?”  
谢彤萱的反应很奇怪,嗤笑了一声,语气阴阳怪气的:“发生了什么?不就是你期望发生的那些咯。”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