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9 | 浏览:69812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一枝春欲放》作者:季浅颜(91原创首发完结)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本帖最后由 季浅颜 于 2018-10-23 18:14 编辑

第十一章 周霆被罚   王氏生病




  滦平县北面依山、南面傍水,中间大片平原,交通发达,真要打仗定是军家必争之地。所以虽只是个县城却商铺林立、客流充足,相当繁华。


  周霆正坐在县城一家酒楼,在二层雅间等人,杨毅说要把他介绍给他的小舅舅陈锋。陈锋是杨毅外祖归乡后才有的孩子,比起喜文的长兄,陈峰倒是继承了他爹的衣钵,自小喜武,少年时便外出拜师。杨毅外祖去世时,他回来守孝。守完又出去闯荡江湖。


  因长兄突亡、家母重病,陈峰这才赶回来。此人是个练武奇才,虽才二十多岁,武功便深不可测。杨毅的武功不少都是他传授的。


  周霆对他早有耳闻,仰慕已久。现在杨毅要介绍他认识他久慕之人,怎么不兴奋异常,虽对着惜言如金的杨毅,也挡不往他的滔滔不绝。


  俗话说语多必失,一不小心就把妺妹说的那个三种笨鸟的笑语吐噜出来。只是还没等他好好欣赏小面瘫杨毅终于裂出笑纹,就听门外传来两声轻笑,杨毅起身打开门。


  只见两人正站在门口,一个是他小舅舅陈峰,另一个站在他小舅前面的人,让杨毅面色一凛。虽不认识那人,但见他三十多岁,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尊贵,便知绝非等闲常人。


  互相介绍时,他只说自己是陈峰的一位故人,姓李,有事来滦平与陈峰不期而遇,故来打扰。他说的很客气,但见陈峰对他那份恭敬的态度,便知此言不实,人家不愿说别人更不敢问。


  尤其周霆已经有点晕,不仅见到仰慕已久的陈峰,果如他想象中相貌凛凛,端的一条好汉,还见到这么个自带尊贵之人,那隐隐的威势让一向大大咧咧的他,也少不得规矩许多。


  寒暄过后,李爷似不经意的问:“刚碰巧听周小公子讲的那个笑话有点意思,不知出自何处?”


  周霆正懵着呢,脱口而出:“是我妹妹编着玩的!”刚出口立觉不妥,忙改口:“是我哄我妹妹编着玩的。”


  一旁杨毅眼神一闪,李爷也只是微微一笑:“是个好哥哥!也是个赤诚之心”。


  他又转而和杨毅聊了几句,言语间将他也夸奖了一番。过会儿杨毅和周霆知趣的告辞,临别李爷把自己的一枚玉佩和扇坠分别送给杨毅和周霆做见面礼,二人没敢很推辞只得受了。


  回到家中周霆有些惴惴,今天似乎两件事都有些不妥,一是差点卖了小妹(虽然及时补救了终是不妥),二是接受了不认识人的礼物,且那人一看便是一位大人物。


  犹豫再三,还是私下和父亲坦白了。三爷看了看那个扇坠,玉质极好绝非凡品,一时想不通滦平这个小地方,会来什么大人物。又想就算对方是大人物,自家却是不起眼的小人物,也没什么利用价值,倒是不会引来什么祸端,可是私自接受礼物,和言多语失几乎拖累妹妹,这些都是不能轻饶。


  于是悲催的周霆挨了二十戒尺,没受伤的右手还得挨罚抄书。此事真实原由只有爷两和王氏知道,对别人只说他淘气闯祸受罚。


  不知情的姝眉还心疼二哥,给他送药做好吃的,这让差点连累妹妹的周霆,更是愧悔。从此不仅更疼惜妹妹,也一下子沉稳许多。


  只是很快周霆又遭更大一击:不仅好基友杨毅要回上都了,他才认识的仰慕者陈峰也要去京都,这请教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就像穷人嘴边有一块肥肉,都闻到味儿了还没吃到口。


  周霆这个想撞墙啊!他们突然的决定,实在让周霆的小心肝儿承受不来啊!


  看着周霆明明手上受的皮外伤,却一副被铁砂掌拍成重度内伤的模样,让家人都觉得好笑。好在杨毅虽然因事出突然,不告而别,倒是托人给周霆送了几本书,其中有陈峰送周霆的一本武功秘籍,杨毅送的兵书也相当有重量。


  收到这些“宝贝”后,周霆才如枯木逢春满血复活。而三爷则觉得此番情谊太重,恐无以回报。


  杨毅才离开不久,大爷周纪春的家书就到,一封给周老太爷,一封给三爷周纪秋。两封信中都有的是:让周霖再回上都继续求学,以便来年乡试更上一层。二来,后年是母亲六十大寿,他将携家眷回来拜寿。三来,周霖已经十五岁,也可以定亲了,他那里有门好亲事,望父亲和三弟考虑。


  给三爷的信中详细说了那门亲事之后,大爷对三弟写了几句肺腑之言:三弟纯孝,代为兄于家中侍奉双亲,兄感愧非常。然虽孝顺是天,三弟大才却埋没无乡野,如今四弟已成家,看父亲之意定是留他与身侧,三弟何不继续科举,展鸿志光门楣?咱们弟兄两也互为臂膀。


  三爷看完信沉默良久,他又何尝不想一展抱负,只是老四和那个四弟媳都不省心,平时娘子虽不抱怨,他又何尝不知四弟媳是个有些拎不清的爱搅事,母亲年岁已高,又精明眼不揉沙子,难免因他夫妻两费神,有自己和娘子帮衬,她老人家还轻松些。


  大哥的好意看来暂时是不能领了。他轻叹了一口气,提笔给大哥写了回信。于是周霖再次离家远去求学,带走一家人满满的不舍。


  因着不舍大儿,也因无法亲自相看儿子亲事,再加上大伯已经四十,依然无子,过继之事恐又要被提起,种种忧心思虑使得王氏一下子病倒了。


  王氏这场病来势汹汹,缠绵病榻很久。一家人忧心不已,三爷疼惜愧疚种种情绪必不用说,姝眉兄妹几个都侍汤奉药忙个不停。


  看着三房的忙乱,赵老太太心里也不好受,她能猜得到三儿媳的病更多是心病,谁也舍不得自己的亲生骨肉送人,哪怕是只是过继到隔房。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大家断了香火啊?恐怕最后也只能委屈老三了。


  殊不知人有时就这样,习惯了一个人的奉献,就不太关心他的感受了,觉得他习惯了奉献,就不会计较那么多,当一个人不仅是奉献甚至是牺牲时,受益的人甚至会刻意选择忽视。


  比如周老夫妻,他俩个都知道三子为这个家牺牲最多,而且还是子女中最孝心的,但同时却是相比最不受重视的。


  老大光宗耀祖是老周家的荣耀,老四是么子得到无限的疼宠,老三呢?最被忽视的那个,偏偏最是读书好,可是却一直埋没在乡间。


  当没法十全十美时,最好说话的那个往往最先被舍。明知这些不能完全,只能选择更加忽视,假装不明白、不知道、不存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64570  
精华
帖子
369 
财富
3426  
积分
669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11-21 
加油加油,期待看到新书......会一直关注你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本帖最后由 季浅颜 于 2018-10-23 18:15 编辑

第十二章   扎堆生子  连连有喜




  心病还需心药医,王氏心结不解,病体难愈。三爷请医问药,忧心爱妻,又夹在孝道、夫妻情、父子情之间,左右为难痛苦不堪。


  看着娘亲病骨支离,爹爹熬得形容憔悴,姝眉焦灼担心又有一丝恐惧,这个时代医疗条件那么差,她承受不了双亲中任何一种也许。


  姝眉忙着照顾宽慰双亲的同时,更在绞尽脑汁的想对策:娘亲的心病主要在大哥身上,不管基于亲情还是想过继,伯父母在大哥的婚事上,都一定会替他千条万选。所以娘亲的心病,主要集中在大哥是否会被过继。


  大哥是否被过继,根源在于大伯目前无子。姝眉偶尔听到祖母和娘亲闲话,大伯母毕竟大家子出身,因自己久不孕子,前几年不顾大伯反对,已经给两个丫头开了脸。


  只是不知是因为大伯不待见她们,还是因为她们没这份福气,总之也都一直无孕。且基于周家的家风,连祖母都不甘心得个庶孙。因此说来说去只能过继。


  然而莫说周霖如此优秀,哪怕他很平庸,三爷夫妻那里又舍得?周霖越出色,大爷夫妻内心越欣喜,也难免更添愧疚,所以过继之事才迟迟没有被提上日程。


  隐隐的大家都心存一丝希望:万一大奶奶自己还能生个儿子呢。只是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大家很不乐观。


  姝眉仔细思讨了一番:大伯母能生三个姐姐,说明身体的根本没问题;35岁的女人在现代,还有刚生头胎的呢,故年龄也不碍事。何况前有祖母40岁高龄,还能生下老叔的例子。迟迟没能再孕,极有可能是因为生双胞胎姐姐时候伤了身子。可在上都那么多名医的地方,整整调理了十年也该没什么大碍,一直怀不上,估计大多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等精神因素。


  姝眉搜肠刮肚的回忆,那个到处都贴着专治不孕不育小广告的前世,突然想起曾经有个已婚妇女同事,在办公室显摆她有能生男生女的秘方,生男的那个成功率百分之九十五,生女的百分之八十五,当时还没恋爱的姝眉,邪门的只听一次就记得牢牢的,难道就是为如今的穿越做的准备?


  不管如何,姝眉赶紧把自己记得的前世孕产知识整理一遍,把里面如何调整心理放松心态,饮食运动,甚至夫妻之事的频率和体位,都厚颜写了下来。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把这些交给娘亲,并让他们相信,还不把她当妖怪附体。


  在自己屋里转了好几圈,让一旁自己专属丫头可乐,差点成了蚊香眼。看到这丫头想起那丫头,对了!曾叫丫头的小表妹现在快当姐姐了,外祖家这段时间连爆双喜,不仅小舅妈有孕,连生完小表妹,近十年无孕的大舅妈也怀上了。


  有一次姝眉听小红八卦,她娘是用了她婶婶的生子秘方。现在把这事移花接木不就得了?于是自从娘亲生病再也没出门的姝眉,找了个借口去了外祖家。


  到了外祖家,直奔祖母处,等身边没别人时,又听祖母问起娘亲的病情,姝眉便趁机说:“姥姥!您知道娘亲这是心病,心病还要心药医,我寻思要是大伯母能生个小弟弟,我娘的病不就彻底好了?”


  刘老太太叹息:“谁说不是这个理儿啊!可你大伯母那里又总也没个消息,这可咋办啊?真是愁死人了!”


  姝眉转转眼珠子:“您说大舅妈年纪和我大伯母差不多,咋就还能有小表弟啊?是不是有什么秘方?要是把秘方给我大伯母,伯母万一有了宝宝,我娘不就再也不用忧心了么?”


  刘老太太愣了愣:“你个小人儿家家的知道什么呀?哪有什么生子秘方?不害臊!”


  姝眉抱着外祖母的胳膊,边摇边撒娇:“姥姥!你就给问问嘛!没有秘方有经验也行啊!您看您闺女我娘多可怜啊!”


  最后老太太被摇得无奈,更因疼女心切,果然和两个怀孕的儿媳不知用什么法子去探听了。回头又因为没有合适的人给病中的女儿传话,只能细细告诉姝眉,姝眉去其糟粕留点精华,和自己的前世法子糅合在一起,工工整整写了好几张,谢过外祖母,姝眉兴冲冲的回家。


  到王氏屋里后,看娘亲正清醒,精神还好,赶紧打发出丫头和儿,依在娘亲身边,细细问了娘亲身体状况,又拐到外祖母对她的惦记,等娘亲觉得让外祖母操心不安时,赶紧把自己编的说辞半真半假说出来。


  然后姝眉又忽悠:“娘亲啊!姥姥说有两个舅妈在先,万一这些方子对大伯母有用呢,我大哥就不用过继了。我还能多个小堂弟多好啊!”


  王氏看着女儿拿来的这一叠方子,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有娘的孩子是个宝!还有这事肯定也有眉眉的手笔,这个孩子自小就与一般孩子不同,时不时有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有时还有异乎寻常的成熟,对亲人细腻体贴不像这么大的孩子。可是她除了疼惜女儿,不愿想其中古怪,反正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亲骨肉。


  王氏搂过姝眉:“我闺女真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


  姝眉依在娘亲怀里嘴里得意:那是!心里却在叨叨:“娘亲啊!接着就是枕头风了,枕头风啊枕头风!你可一定吹得爹爹超配合啊!”


  可能是心病急的,也可能是听到闺女的心声,王氏当晚就和三爷吹起枕头风,也许枕头风疗效好,也许是三爷这段时间也被几种煎熬挤兑急了,总之三爷脑袋一热,提笔给大爷写了封信。


  当然三爷开始肯定是不露声色的叙家常,最后似不经意的提起自己老丈人家的两桩喜事,还有自己媳妇给大嫂讨了几个方子,还假意笑话,乡下土方子那里上得了台面?不过是媳妇对嫂子一番好意,也就随信寄过去了云云。


  三爷信中还含蓄的提到,咱娘40还有了四弟,大嫂比大哥小那么多,呃,剩下的让大哥大嫂自行脑补吧!


  三爷趁脑热写了信,发出后又有些后悔:大哥大嫂会不会多心?当弟弟的寄那些方子合不合适?


  这边三爷的纠结不提,收到信的大爷夫妻倒没想那么多,那也是被求子过继折磨的晕头了,居然宁可信其有,于是大奶奶放权家务给大女儿,带着老二老三去庄子上放松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夫妻分别调理饮食,厚着脸皮按方子上的要求,行夫妻之事。


  大奶奶还自我安慰:看那方子上的字一看就是女子的,虽然娟秀还略有幼稚,她知道三弟妹并不擅长笔墨,肯定是三弟妹刚学会写的。弟妹不是外人不算丢人。


  她那里知道这都是她那个才十岁的侄女移花接木而来。


  如此这般折腾几个月,大爷家在年底接到老家传来的喜讯:老四家的生了个小子,顺便带上给方子的老三岳丈家两嫂子也早就各生一个小子。


  几乎同时,老家也收到大爷几乎沾着狂喜之泪的报喜信:大奶奶再次怀上了!


  老周家这下差点炸庙,老太太喜的边落泪,边不停的念叨:祖宗保佑!祖宗保佑!老大有后了!老太爷则是直接去祠堂感谢祖宗保佑!保佑长房一举得子!


  三房的欢喜一点不次于两位长辈,王氏不断念佛保佑大嫂必得麟儿,病一下子就好了大半。三爷和几个孩子终于松了口气。歪打正着的姝眉则不断祈祷:亲!我大伯母要那百分之九十五!


  全家恐怕只有薛氏略有不开心,原因很简单:自己喜得贵子正该风光哪知被大嫂有喜夺了风头。不过她这点小心思谁会在意?


  可能乐极生恼,大奶奶因有喜和大爷分居,有天独居的大爷开心多喝几杯,被一个有大志的通房丫头爬了床,本来大爷大怒立时要打发了,大奶奶虽然膈应的不行,但想到自己的情况,留个不被爷见待的,再也翻不起风浪,还省得自己落个妒名,就说服大爷留她下来,大爷不好落妻子面子,只好答应,至此在那两个丫头那里就绝了迹。


  谁知老家扎堆生子,大爷这一枪就中,那个丫头居然也有了喜!一时人人都五味杂陈,大爷最后对大奶奶说:“你别多虑!我自有主张,生子后打发她走,孩子留下毕竟将来咱儿子也算有个帮衬,生女就留她们一口饭吃。”


  大奶奶心中一暖,又一定。可还是担心:“万一我还是生个闺女呢?”


  大爷豪气的一挥手:“那就说明我周记春命该如此!怨不得谁!”


  大奶奶终于忍不住泪落如雨:今生遇此良人,妇复何求?


  当初父亲早逝,母弱弟幼在大家族里母子几人处境极其艰难,为此舅舅才做主,把自己许给他看好的一个手下,就是周大爷。因他家风纯正,为人良善义气又是曾从过科举,不似一般武将粗俗,况周家族人远在北方,他就算不是入赘,也能照顾自家很多。


  真的应了那句:一个女婿半个儿。娘家族人再也不敢轻易欺负她母子几个。就是一直被族人笑话她低嫁,连早就嫁入高门的长姐也时常替她惋惜。


  可鞋穿在脚上,只有穿鞋的人,才真的知道舒不舒服。人不能只活给别人看。如今她越发感谢舅舅替自己择这门婚事,也为自己庆幸遇到如此良人。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本帖最后由 季浅颜 于 2018-10-23 18:17 编辑

第十三章  欲行上都  表舅点蜡




  三房院里的小花圃里,节节高和波斯菊开得密密扎扎,秋风吹过,微微摇动自在又从容,挂着累累果实的葡萄架下,一个小少女正悠闲的坐在摇椅上看书。


  忽然院门处跑进来一个齿白唇红的小童,嘴里喊着姐姐。姝眉放下手里的书,看到着额头微微汗湿的小家伙,取出帕子给他轻轻擦了擦:“跑什么?眼看秋凉了,跑出一身汗再被风吹着,病了怎么办?”


  长相酷似姐姐的小男生周霁,微仰着脸,边享受姐姐的疼爱,边嘻嘻的笑着。


  等姝眉拉他坐摇椅上问:“到底有什么事,让你跑成这样?”


  周霁听问,马上又兴奋起来,还故作神秘的往姐姐身边凑了凑,压低声:“姐姐!我刚才听祖母和娘亲说大伯来信了!”


  姝眉眉毛一挑:“这事很稀罕么?”


  周霁忙道:“是信里说要请祖母和娘亲去上都,不仅大堂姐要成亲,还说要给大哥说亲,等祖母和娘去相看呢。”


  看他那鬼精灵般的小模样,姝眉忍不住在他额头一记轻敲:“偏你明白,又是成亲又是相看的!看娘知道你偷听,不罚你才怪!”


  自认是娘亲小心肝儿的周霁一点不担心的嘻嘻笑。又凑过来:“姐姐!你想不想去上都啊?”


  姝眉知道他在动啥心眼儿,故意逗他:“不想!”


  周霁当真了!上都那么好,姐姐怎么会不想去呢?再说大堂姐夫啥样?未来嫂嫂啥样?姐姐就不好奇?


  看他急得抓耳挠腮,姝眉心里都笑翻了,笑够了才安抚他,他想知道的不久就能看到了。


  姝眉知道大伯的信昨晚就到了,还是两封,给三爷的信内容她已经大略知晓,大伯夫妻再次感谢三弟妹给生子秘方之恩,万般感谢之后,极力邀弟妹去参加大女儿的婚礼,更重要的是,也相看一下他们给周霖提的那门亲事。据说是周霖一个授业恩师的外甥女,是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


  王氏很感激大哥大嫂的良苦用心,周霖将来必定要进官场,周家底蕴浅还是从武起家,对他将来的仕途几乎没多大帮助,结这样一门亲肯定大有裨益。


  但是三爷夫妻也担心门不当户不对,周家有些高攀,有几个像大嫂那样,不高高在上,把自己完全当成周家一员的睿智女子?万一遇到个心高的岂不是委屈了大儿子一辈子?


  当时之所以也让正在身边的姝眉听到这些,是三爷夫妇潜意识觉得她听得懂,这确实也是姝眉担心的,所以极力劝娘亲亲自去看一看,三爷夫妻也觉得势在必行。


  还有大伯母在信中特意提带周霁去,估计大有是为图个吉利口彩:家里来了个男孩子。求孙心切的祖母肯定同意,周霁也八岁了,带着走远路也应该没问题。所以姝眉才安抚弟弟不久就能见到。


  得知心愿成真的周霁,那真是快乐的像掉到米缸里的小老鼠。


  不成想到了赵老太太那儿,她不仅要带周霁,还要带姝眉。


  王氏有点为难:大嫂虽然也邀请带别的孩子,可是姝眉是女孩子,万一大嫂将来生个女孩,迁怒自家闺女,她可不干!


  于是王氏婉转的提起,带霁哥儿是为图个吉利,这带姝眉怕是不妥吧?


  谁知老太太毫不讲理一挥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什么事有我呢!”


  王氏是不知道老太太为什么这么坚持,其实老太太早就对这个孙女不仅是宠爱,还有几分器重。从小看到大,这孩子啥品行她一清二楚,一辈子在这乡下对这孩子是一种埋没,对三儿子的愧疚,她不肯放下身段表达,就用在这孩子身上也算一种补偿。


  把四孙女带去上都,就算从没见过那些大市面,老太太也相信:这孩子也肯定不会被看轻了去。上都机会多,万一有了大造化也未可知。


  冲这孙女的造化,保不住还能给老大家带去福气,那不是说亲家给的求子秘方,是眉眉从亲家带过来的么?把秘方带过来,再把男孩带过去,多吉利!那里有什么不妥?要说有时人要是认准一个念头,那真是迷之坚信。


  姝眉母女是不知道老太太的小九九,开始慢悠悠的准备出行的东西。年前大伯派来的人就会到,一开春护送老太太,王氏,姝眉,周霁,还有因为没有差使赘身,可以算保驾护航的四爷出发。


  天知道,四爷文不成、武不就,他能保啥?不过出门在外有个男性主子更方便,毕竟有些事女眷出头,或家仆护卫出头都不方便。


  因为要远行,一去小半年,王氏回娘家的次数多了些,这天又带着姝眉来看刘老太太,好好叙了半天话。


  小红把姝眉拉她屋,对表姐将要去上都,又是极度羡慕,又是相当舍不得,腻腻墨墨也说了半天。


  等姝眉回到外祖母屋里时,不仅大表哥在,王索之居然也在,已经十三岁的少年褪去了许多稚气,正斯文老成的和刘老太太一干人见礼,说话得体举止一板一眼的他,让姝眉想起他磕墨的反差萌,脸上一下子忍不住了笑意。


  可人家从始至终都没看向姝眉一眼,非礼勿视的古板样,让姝眉既觉得好笑,又有一丝微恼,跟个陌生人似的,还真不习惯。


  听王索之和长他20多岁的王氏叙礼时,称她表姐,姝眉想起了他的辈分,唉!这么一看他是该老成。等他告辞时姝眉还在盯着他心中感慨:古代的人好早熟!


  这时向外走的王索之不露痕迹的快走两步,赶到一起出去的王运江前面,然后再似不经意的回头,喊王运江快点,而这回头时视线就那么巧的和姝眉对上。


  两人目光对视间,姝眉忽生促狭心,对他调皮一笑,用夸张的唇语冲他叫:小表舅!


  那干净老成的少年忽的脸红耳赤,左脚打右脚差点没绊倒,幸亏王运江及时拉住,没等他问,就见那少年几乎是仓皇而逃。


  姝眉心中的小人笑得只打滚,强咬着嘴唇才没笑出声。


  屋里别的人听到门口声响,只看到索之差点跌倒,看到没事儿后,外祖母感慨:“索之这个孩子真是个不容易的!”


  王氏问赶紧问怎么回事,原来王索之一直是家中独苗,祖母娘亲都很溺爱,可他却没长成娇蛮纨绔性子,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孩子,平时祖母和娘亲就为那种微妙的,爱的争夺,明里暗里的过招,否则聪敏细腻的王索之,也不会常常以向姝眉外祖请教为借口,躲这里来。


  现要看年龄见长,亲事马上提上日程,婆媳之间的争夺战更趋激烈明朗,谁都想给孙子(儿子)找一个和自己贴心的孙媳妇(媳妇),这个把娘家侄孙女接来住几天,那个把外甥女带来和表哥亲香,把个王索之挤兑成现在这副小老头样儿。


  有这样的祖母和娘亲,姝眉在心中给自己的这个小竹马默默点了一排蜡。

点评

鸿雁传书寄情深  傻作者,青梅是指女孩子。  发表于 2018-10-20 17:34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回复 如果没有了你 的帖子

谢谢鼓励!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一定努力!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回复 如果没有了你 的帖子

谢谢鼓励!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一定努力!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01057  
精华
帖子
374 
财富
3180  
积分
708  
在线时间
36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0-11 
最后登录
2018-11-20 
我也来点个赞!楼主文笔挺不错的,继续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回复 简单DE幸福 的帖子

非常感谢你的鼓励!我会更加努力!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本帖最后由 季浅颜 于 2018-10-23 18:18 编辑

第十四章  丫头心思  四爷又亮




  周家四房的新生儿马上要过百日。薛氏总觉得自家宝贝儿子的洗三和满月,都因长房有喜被盖了风头,她便撺掇四爷求老太太,儿子的百日宴定要大大热闹一番。


  赵老太太虽不喜太过招摇,可毕竟是添丁进口的大喜事,再也禁不住老儿子闹腾,便就答应了。


  周家不是高门大户,一旦家有大事,所有人都得跟着忙活。厨房里常乐家的正忙着煎炒烹炸,准备后天正日子的菜蔬。孙家的带一个小厮杀鸡宰鹅,门口向阳处,赵老太太身边的平儿、安儿正帮忙择菜。


  安儿扫了眼里面,那个边干活边傻乎乎偷瞄平儿的小厮,他是四爷身边的周往。自从大他几岁的周来定了三奶奶身边的麦香,18岁的他也有了想法,正巧周家进了几个丫头,其中老太太身边的平儿最大也最出挑,给他一种瞌睡送枕头的惊喜。


  这不,看孙家的要杀鸡宰鹅,他自告奉勇来帮忙,不就是想能进内院乘机和平儿搭讪么?可巧就真的遇到被派到厨房帮忙的平儿,周往看那平儿的一颦一笑,越看越敬慕,看那气派就像是在大家子里调(那个)教过的,都该比得过那些小家碧玉了。


  殊不知还就真让他猜对了,这平儿确实自小卖到京都的大宅门,凭着几分机灵好不容易爬到二等丫头,就因为主子间内斗成了替罪羊,被发卖了。还好没被来的及送到那腌藏地,碰巧被受姐姐所托的王勇之,他想老太太年纪大了,买个太小没调(那个)教过的恐不趁手,又和人牙子仔细打听平儿被发卖的原因,看她还算周正沉稳,觉得无碍才买下。其他几个都是没有转卖过的小丫头。


  等平儿和几个同时被买来小丫头,一路颠簸到这乡下大院,既松一口气又有些失望。她虽为没被卖到不堪之地万般庆幸,可这乡下大院和以前的豪门生活是远远不能及的。


  主子们都很仁厚从不打骂,可是曾做过豪门二等丫头的她,平素那都是精粮细布,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如今不仅粗茶淡饭,自己洗涮缝补,还得常常到这油脏的厨房帮忙。


  看着自己变得有些粗糙的手,平儿想到自己已经16岁了,难不成以后就成为孙家的哪样的乡下婆子?越想平儿心情越发暗淡,哪有眼夹那个傻不愣登的乡下小子。


  一旁比她小两岁的安儿,没注意她暗淡的脸色,只是看周往那个傻样儿好笑,忍不住打趣道:“平儿姐姐!你赶紧起来好好拍打一下自己身上吧!”


  平儿抬眼检查了下自己周身,奇道:“没觉得那里有尘土啊?”


  安儿忍着笑:“姐姐浑身都沾满周往的眼珠子了!”


  一听这话平儿先愣了下后,立即变了脸色叱到:“这些疯话村话也是你能说的?仗着主人家宽厚就不知深浅规矩了?这要换一家被打死也是有了。”


  安儿也变了色,她是因家乡发洪水,爹娘为了生计和养活小弟把她卖掉的,没有在大家子里调(那个)教过,胜在结实、有把子力气,才被周家挑来。在这儿吃饱穿暖不被打骂,安儿觉得周家不次于天堂。


  虽和平儿一起进周家,周家丫头也不分三六九等,可经过大家子调*教过的平儿,明显比其他几个进退有度伺候得体,很快就被老太太倚重,隐隐成了众丫头中的第一人。好在别的丫头都出自憨实的农家,没那么多大宅门的弯弯绕儿,也都顺其自然的接受了。


  只是安儿这回子被平儿的做派,就像大家子里大丫头呵斥低等丫头,弄得有些不痛快,可是又觉得自己逗她在先,可能她羞恼了。也就沉下脸,默默闭嘴不再言语。


  平儿斥完,再看到安儿的样子,略略有些后悔,现在不同于以前,没有位子高低,大家都一样,认真计较起来也挺没意思。


  于是平儿缓和语气:“妹妹莫恼!姐姐刚才急躁了,以前姐姐就是被这些带累的,现有些怕了。况且姐姐也是为你好,咱家主子们仁义,咱们更得谨言慎行,别让主子们为难。你说是不?”


  安儿听得这话,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揭了平儿的伤疤,很是愧悔:“姐姐!原是我错了!姐姐别气我听你的!”,又接着宽慰说:“其实姐姐现在不比以前差,老太太对姐姐比对嫁了的杏黄姐姐还看重,哪儿哪都离不开你,整个周家那个敢小瞧了你去!开春去上都必是带了姐姐去,咱们这些人里,也就姐姐见过大世面,能在那大地方行事不差半分。”


  听了这席话平儿脸上才露出笑意还隐隐一丝得色。


  安儿又叨叨:“只是便宜了可乐那丫头竟也能随四姑娘去!”


  平儿嗤的一笑:“这好事那里轮得到她那个小丫头子!”


  安儿睁大眼:“那还能是谁?”


  平儿矜持的顿了下,急得安儿要拉她时才道:“自然是麦香姐姐了!”


  安儿不解,麦香来年就要嫁人了,已经不怎么在主子们跟前伺候了,怎么会让她去?


  这次平儿没再给她解惑,任她再三再四的问缘由,只是让她自己想去。


  在大宅门里洗练过的平儿,早就看出周家这四姑娘不一般,别说三房的爷和奶奶,就是老太太也不会让她随随便便嫁个普通乡下富户,尤其这次去上都,别人不知老太太为什么一意孤行的非带四姑娘,她可是能猜到几分的,还不是为给她的心尖子孙女找个好人家做准备?


  至于麦香,一看就是三奶奶给四小姐培养的陪房,这次去肯定让她跟着学学大家陪房的行事。至于陪嫁丫头估计肯定由大房给调(那个)教好。


  想到这些平儿的心思一动,自己想过原来的日子,如今看来也不是没机会,只要跟着四小姐就有了很大可能,当陪嫁丫头固然不行,可是做个陪房,将来在大家子里当个管事娘子也是挺神气的。


  只是当陪房前面还挡着个麦香,不过平儿暗暗自信的一笑,开春去上都就是个机会,到了大地方,大家子出来的自己优势直接碾压麦香,有了对比,老太太和三奶奶自然会重新斟酌一番,回来自己再慢慢和老太太渗透不怕不成。


  那边的姝眉可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成了香饽饽。正和可乐交待去厨房告诉一声,一会儿她过去给祖母和娘亲做几个开胃小菜,这几天她俩忙着操持给四叔家的小强过百日宴,都累的有些胃口不好。


  说到四叔给他家宝贝蛋起的小名,姝眉简直眼前一黑,祖父只管等孩子上族谱序齿时起大名,小名的命名权留给了各自当老子的。所以周霁是因三爷心疼媳妇,偷偷打了从此不再生的主意后,就成了三房的老疙瘩。


  而四爷这次又亮了!一心孵蛋的他,要自己的儿子从小就强过所有人,故名:小强。


  这名字让姝眉立即想到某种号称打不死的昆虫,她能不眼前一黑么?!话说四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挑战别人底线,时不时跳出来刷刷存在感?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5676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19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12-16 
本帖最后由 季浅颜 于 2018-10-23 18:19 编辑

第十五章  各自心机   三爷思变




  可乐到了厨房,先和门口的平儿、安儿打了招呼,就对着里面正忙活着的常家的喊:“常大娘!一会儿姑娘要过来给老夫人做几个小菜,您先准备下啊!”


  且不说常家的赶忙放下手头事,一叠声答应着,一心想和平儿搭讪,却一直没得手的周往蔫了,姑娘要来他得赶紧撤了!要是孙家的有手绢,此时应该边摇边对他喊:欢迎下次再来啊!


  没了闲杂人等后,可乐又匆匆回去禀告自家姑娘。平儿看着神经有点大条的可乐的背影,意味不明的淡笑了下。放下手头的活,转头择起刚才可乐传姑娘要做的菜,常乐家的一看,没等自己吩咐就知道干什么的平儿暗暗点头,不愧大宅门调*教出来的。


  等姝眉穿着简便的过来,平儿安儿已经把食材准备好,姝眉一看准备好的食材有些小小的意外,不像常大娘只是洗净择好的风格,居然讲究了些食材摆搭和碗碟搭配。


  看向刚行过礼的平儿安儿:“这是谁的心思,这么巧?”


  安儿还有些不明就里,平儿心中却是又惊又喜:“看来自己这一招行对了!谁成想四姑娘一个自小乡野长大的,没有专门的教养嫲嫲和授业先生,居然懂这些大家子里才有的讲究,这颗大树自己是抱定了!”


  心里想面上却不露异色的平儿,只是恭敬的回说是自己和安儿,安儿这时才略有明白赶紧说:“是平儿姐姐教我的!”


  姝眉认真大量了一下平儿,细皮嫩肉,面容清秀,态度恭敬眉宇间略隐一丝矜持。虽然穿着和别的丫头一样,略略掐腰的袄子,袖口素雅的绣花,细节处透出的不同让她整体气质比众丫头高出不止一头。


  想起她的来历,姝眉一笑:“平儿姐姐真是个深藏不露的!有劳了!”平儿连道不敢,姝眉又转向可乐:“以后多和你平儿姐姐学学,有得你学的呢。”


  可乐笑呵呵的应着,连一边的安儿也跟着点头,谁知说话间四房的丫头宝瓶来给薛氏拿她要的鸡蛋羹,听到这话暗暗撇了撇嘴:都是一样的丫头,就她总显自己高人一头,在老太太面前献媚不说,又到四姑娘面前卖好!真知道哪头炕热!


  宝瓶过来给姝眉行过礼,说明来意,想到四姑娘在家受宠的程度,也忍不住奉承到:“我们四奶奶就常夸四姑娘孝顺,今这大冷的天还给老太太做好吃的,可见真真是个孝顺的。”


  姝眉没接她话头,而是转开话:“替我问四婶好,今做的菜清淡不合四婶现在的胃口,等他日再做合适的再孝顺她吧!”宝瓶忙答应着。


  姝眉转身去里面做菜,她前世就是一吃货,如今虽年岁不大早也露出峥嵘,趁娘亲教她理家务事开始试水,有常家的打下手,她指挥多一些,偶尔下厨做出的菜还是相当受欢迎的。


  等她忙活完,吩咐把饭菜一式两份,让可乐跟着分别送到祖母和自家院子后,自己回去洗漱了。


  这时平儿安儿也该回老太太那里伺候了,就便帮着可乐把菜送到老太太处,期间平儿恰到好处的赞了四姑娘的孝心,把个老太太哄的心花怒放,多吃了半碗饭。


  三房这里王氏自然为女儿的贴心熨烫万分。夜里忍不住和三爷絮叨,自家女儿一颗七窍玲珑心将来不知便宜那个,遇到那不懂珍惜的配不上的,岂不是委屈了她?尤其在咱这乡野间,哪里找那出色的来配?


  听着媳妇慢慢絮叨着睡沉了,三爷脑子却清醒的很,开锅似的翻腾,媳妇不知母亲非要带姝眉去上都的心思,他却能猜上几分:双亲对自己的态度让他偶尔也会暗自委屈,可是也许习惯了被忽视,父母偶尔的关心让他越发觉得珍惜,这次母亲执意带姝眉的潜在含义让他心里感激不已。可是媳妇一席话也让他又往深处想了许多。


  媳妇觉得周边没有配的上女儿的,可是就算去上都如母亲的愿,大嫂帮着找到合适的,可事情就是调了个个儿,自家目前的家世恐多是高攀。


  长子成气候还得等些时日,暂时不足以给他妹妹撑腰,到时自己的宝贝闺女难免不受了委屈去。看来自己是该再续科举了,好歹自己从举人考起,赶闺女到发嫁之龄也许能用得上。四弟也做了父亲,想来在家顶门立户也该没问题了……


  窗外夜色沉沉,冬夜格外寂静,几多思虑,几多筹谋,又几多美梦?


  小年那天,大爷大奶奶派来送年礼和等开春护送赵老太太一行的家仆护卫终于赶到。一车车年礼格外丰厚,还跟来好几个丫鬟婆子,代表大奶奶来接老太太的是她自小的奶娘袁妈妈,在给老太太见礼时进退有致,通身气派一看就是大家子的掌事妈妈。


  等她一一见礼后,又叙了家常,说了礼物的分配,除了按往年给长辈和各房的例,格外的又加了好多,给三房三个孩子尤其是四姑娘和三少爷,又多了许多上都时兴的衣物配饰,给四房的小哥儿带了长命锁等婴儿用品。


  看着琳琅满目的礼物,正眼花的薛氏不开心了:大嫂也太偏心吧?看着给三房的礼物怎么会多那么多?四姑娘一小丫头送那么多衣服配饰干嘛?正长的飞快,穿不几回就小了,可惜了那些没见过的好料子、好款式。心里想着脸上就挂了出来。


  正巧袁妈妈不露痕迹的观察众人,老太太和三奶奶自是一如早年见到那样,一派恰到好处的欢喜,即使她们常年在乡下,别人也不敢小瞧了她们去。新嫁过来的四奶奶看着恐是个不省事的,眼皮子有些浅。


  当她看到王氏身边那个文秀的少女时,不由得再次感慨:刚看见时就觉这个孩子真真不像乡下长大的,虽然行礼间不似大家子熏陶出来的那种浸入骨子里的礼仪规范,可是从容淡定、不卑不亢的大家气度,不比自家那三位姑娘差,更何况虽年幼已是一副美人坯子,已远远胜过那三个。


  现在看到这么多,乡下从没见到过的精美衣物饰品,小小年纪竟没露出半分小家子气。真真不知三奶奶是怎么□□的,难不成还是天生不俗?怪不得老太太执意带去上都,这绝对是个拿的出手的好姑娘。


  姝眉可不知袁妈妈心里想法,一家人叙完话回到自己房里,看着麦香和可乐兴冲冲给她收拾,刚收到大伯母送来的各色礼物,可乐嘴里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会儿感叹衣服首饰的精美华贵,一会儿羡慕跟来的姐姐们漂亮神气,她都有些不敢搭话,还说宝瓶说她们有啥神气的还不都是奴才……


  正有些失神的姝眉听了这话回过神问:“你也像宝瓶这样想的?”


  可乐住了嘴想了下:“我还是觉得人家就是比我强。”


  姝眉这才笑了:“这样想才对,承认别人的好处,羡慕极了就去学,让自己也站高处,而不是妒忌极了使劲踩。”


  可乐似懂非懂,麦香停下自己手里的事仔细的想了会。姝眉没再说话,她看着伯母送来的东西还有那些随行丫头,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破土而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