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撩人,顾少宠妻上瘾》作者:顾奈(完结vip) - 91baby读书时间 - 新书热书 - 唯一官网论坛

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4842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暖婚撩人,顾少宠妻上瘾》作者:顾奈(完结vip) ...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文案:

       一场算计,喜欢多年的骑士突然向继姐求婚, 伤心欲绝下,夏唯一强拉着青梅竹马的顾亦然直接去民政局领证。 婚前,就知道这个男人心狠黑。婚后,才知道这个男人更无耻。 在经过每晚永无止境的煎鱼运动后,夏唯一终于忍不住了:“顾亦然,你够了啊……” 吃饱喝足的男人却笑得阴险道:“这怎么能够?不多满足你一些,你岂不是又要惦记酒吧里的那些猛男了!” 夏唯一:“……”(#?Д?)这都多久以前的黑历史了,他竟然还一直记着,果然是这世上最小心眼的男人。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点评

5465456贤淑  逆天邪神 m.ltoooo.com/wapbook/36711.html  发表于 2018-2-8 12:54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1章顾亦然,你占我便宜  
晚上九点半左右,QUEENBAR。  
幽暗的走道里,高大挺拔的男人身影一步步向前逼近,夏唯一亦是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往后退着,直至被逼入到一个死角,再也无后路可退,才终于停了下来。  
“顾亦然,你到底想要怎样,我警告你,千万不要乱来啊……”  
夏唯一紧贴着角落的墙壁,执拗的双眼紧巴巴的盯着眼前隽逸不凡的男人,尽管表面上故作镇定,但那底气稍显不足的声音仍是透露出了她内心底里的慌乱与紧张。  
“乱来?呵,这是哪里来的自信让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头顶上瞬间传来一道嗤笑声,那本该是冷冷清清的嗓音却在这分外嘈杂的环境下显得异常低沉动听。  
顾亦然气定神闲的在她跟前站定,微微眯起的双眼,上下扫视了她一遍后,又道:“还有,就你这副样子又有哪一点是值得让我乱来的?”  
嘲弄的话语里,鄙夷的意味十足。  
夏唯一顿时噎住,虽然一早就知道从这男人的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但是被人当成是没人要的白菜一样嫌弃,心里可是非常不服气的。  
她高抬起下巴,有些恼羞成怒道:“既然都瞧不上我,那你好端端的还拦着我干嘛?!”  
“我么……”顾亦然挑了挑眉,双手交叠在胸前,“我只是过来提醒一下某个就快要得意忘形的女人,想告诉她,别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  
他慢悠悠的对她说道:“你可是已经领了证的,顾太太。”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唯一感觉到那末尾的三个字被顾亦然咬得极重。  
顾太太?顾……  
她刚在心里默念完一遍,立即就反应过来,不由瞪着他:“乱喊什么呢,谁是你的顾太太,顾亦然,你少占我的便宜!”  
“你现在这是想抵赖?”顾亦然的眼睛不由再次眯起,冷声质问道:“这到底是谁,在昨天下午的时候,非要死皮赖脸的求着我跟她一起结婚的?又是谁,硬是强行拉扯着我跟她去民政局领证的?”  
这都是……  
“我……”夏唯一被逼问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很想要反驳,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些丢人丢到家的行径确实……全都是她本人干的。  
“这下没话说了吧?”顾亦然看着她哑口无言的样子,忽然冷笑了一下,原本漫不经心的口吻跟着变得尖锐起来:“才结婚第二天,你就敢明目张胆的跑来酒吧泡肌肉男,夏唯一,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肥了!”  
这一刻,即使他有意隐忍,却还是叫夏唯一听出了话里暗藏的愠怒。  
他这其实是生气了吧?  
竟然连她的全名都叫喊了出来……  
夏唯一有些微愕然,以她对他的了解,以往哪次不是快要被她气的受不住时才会不客气的喊着她的全名的?按照平常来说,他可都是习惯直接叫她“笨蛋”之类的呢。  
她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被他这么一斥责,心里反倒是莫名的有些心虚了,一手摸着鼻子嘀咕道:“什么叫泡肌肉男,话说得真难听,不过就是稍稍欣赏欣赏一下而已。”  
这QUEENBAR是本市最有名的酒吧,听着名字就该知道,这里主要招揽的是女性顾客,而那些肌肉男们便是酒吧专门吸引顾客的一种手段。  
夏唯一自从别人口中听说这间酒吧的大名后,就一直忍不住好奇想进来见识一下,谁知这才头一回来,竟就被顾亦然抓个正着,而且还是在她玩得正尽兴的时候。  
这样的运气……真是不要太差了。  
“只是欣赏还用得着用手去摸,用背去靠?”  
顾亦然当即毫不客气的语一晒,“要不是我突然今晚过来,你这会儿应该还正在那玩得不亦乐乎了吧?”  
像是被说中了一般,夏唯一面上窘得不行,装模作样的“咳咳”两下后,微声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顾亦然见她这般心虚,眉眼沉了沉。想起刚一来就看到她和一个满身肌肉的猛男紧贴着背一起跳舞的场景,双眸不由愈冷。  
可她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错,小声哼了哼,嘟囔道:“可就算摸了靠了又怎么样,这关你什么事情,用得着你来教训我?”  
“你说什么?!”  
顾亦然声音顿时沉下。  
可夏唯一从来吃软不吃硬,不服输道:“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要你管?”  
顾亦然直直看着她,“夏唯一,你敢把这话再说一遍试试!”冷冷的话语依次从他的唇缝里挤出。  
他就那么随意的站在她的面前,一股不容忽视的压迫感却沉沉压来,紧盯她不放的眼神更是如银针一般锐利逼人。  
夏唯一被他这咬牙切齿的样子吓得脖子一缩,虽然是鼓着勇气与他对视,可语势到底弱了下来。  
“说就说,我干什么关你什么……”  
最后一个‘事’字还没来得及吐出,她的嘴巴却就被完整的堵住了。  
顾亦然低下头对着她的嘴唇直接啃了上来,如此猝不及防的举动叫夏唯一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身体僵直着,然而,顾亦然却并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在夏唯一的红唇上磨了磨,还未让她感受到亲吻的感觉,便就咬了一口快速的放开了她。  
嘴角上残留的痛意让夏唯一很快清醒过来,她登时瞪大眼睛,如见鬼似的死死瞪着他,气急败坏道:“顾亦然,你……竟敢真的占我便宜!”  
顾亦然对她的恼火不以为意,唇角微微勾起,右手的拇指在她那刚被他温润过的唇瓣上轻轻摩擦,漫不经心道:  
“顾太太,我这只是在合理使用身为一个丈夫的合法权益。你以为,我会愿意随便就亲吻一只笨得像猪一样的女人吗?”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2章夏唯一,我要你一辈子  
笨得像猪一样的女人?  
是说的她吗?  
夏唯一脑袋里嗡嗡嗡的乱响,没想到顾亦然的无耻程度会变得这么深,在亲了她之后,竟然还暗指她是笨猪。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一股燥热腾地从她腹中冒了出来,外扩到脸上,使得两边脸颊都滚烫滚烫的。  
“顾亦然,你……你……”她气鼓鼓的瞪着罪魁祸首,脑袋里却竟是庆幸的想着。  
还好这个角落里视线很暗,若是让顾亦然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指不定还以为她这是在为他刚才的亲吻感到害羞呢。  
“别你你你的了,”顾亦然截过话音,用手轻轻点了点她的脑袋,意兴阑珊道:“你要开始适应这种变化,顾太太。”  
意思是,以后也要习惯他的亲吻?  
这么无耻的话他也说得出来!?  
夏唯一用手指着他,气的都要说不出话来。  
顾亦然无视她就快喷火的眼神,嘴角微微弯起。  
酒吧内,偶尔折射过来的灯光照耀出他完美的侧脸和精致的下颚,映衬得那双深邃的眼眸里更是熠熠生辉。  
夏唯一越看越怄气,心里几乎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想着自己昨天竟然会耍无赖的拖着这个无耻的混蛋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她当时真是失心疯了,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来吧。  
可此刻就是再气不顺,错误也已经造成了,夏唯一知道自己后悔也没用,一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口对顾亦然说道:“顾亦然,你该知道我们这场婚姻本身是做不得数的,昨天那个时候我……”  
“怎么就做不得数了?”顾亦然及时打断道:“民政局盖的章还在那结婚证上呢,这难道还不够有法律效益?”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昨天……”  
夏唯一欲想要辩解,可顾亦然却再次打断她的话,道:“昨天怎么了?昨天,我只记得是你突然冲到我办公室,然后哭着喊着求着我跟你去登记结婚的。”  
一说起当时那些糗态,夏唯一登时涨红着脸,嘴里支吾道:“可当时的情形你也见到了,我是因为被那个……那个刺激了,才会一时想不开去找你的……”  
顾亦然冷眼睨着她,不让她把话说完便道:“所以,你现在是后悔了?”  
“我,我……”夏唯一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清楚。  
“呵……”顾亦然蓦地冷笑一声,通身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定定看着夏唯一的那双眼睛亦是染了一层寒霜般。  
他满是冷然道,“昨天求着我结婚的人是你,现在说着婚姻做不得数的人也是你,如此儿戏,你当我是什么,夏唯一?现在才来反悔,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夏唯一面色尴尬的垂下了头,不敢再正眼看他。  
要说,顾亦然以前生她气的时候多半是拐着弯骂她笨蛋,或者是直接不理她,像现在这样一番疾言厉色的语出质问,真还是第一回。  
她心知道这次错在自己,可对着他那一脸森冷的样子,心里竟是莫名的感到有些委屈。  
她抿着嘴角小声道:“可是……昨天后来,你不也答应了我,等过了一定期限,你就同意跟我解除关系的吗?”  
怎么现在反倒当真了?  
夏唯一把最后这句话隐匿在了心底。其实她与顾亦然心里都该清楚,对于他们两人而言,这场突如其来的婚姻确实更像一场闹剧。  
不过,看着顾亦然眼下的样子,怎么就好似拿她当成那欺骗了他感情的负心人一样?  
这应该只是她的错觉吧,夏唯一暗自安慰自己。顾亦然从来都只知道欺负她,又如何会对她有其他想法?!  
“是,我是答应了又怎样?”顾亦然毫不介意承认自己所说过的话。  
夏唯一昂起头,理直气壮道:“那你就该遵守诺言。”  
顾亦然斜睨着她,不以为然道:“你都可以把反悔当成是家常便饭,我又为什么不能?”  
夏唯一说不过他,便只得耍赖,“我不管,你既然应了,就要说话算话。反正到了期限,我就要跟你断除关系。”  
“可我好像并没有说定期限有多长?”顾亦然说完,看到夏唯一的神情不无意外的微滞。  
在她这呆呆的模样下,他摸着下巴又若有所思的道:“不过,你真想要我给个期限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夏唯一没想到他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好说话,不怎么确信的望着他。  
顾亦然斜斜的挑起眉梢,没有及时回答,眼睛却是似有若无的定在她的小脸上。  
因为光线比较暗,夏唯一看不清楚此刻他脸上真实的表情,只是当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射过来时,才感觉到他那原本就幽暗的双眼里更是晦暗如墨。  
夏唯一猜不透他的真实心思,心里面却突然有种诡异的感觉。  
“当然。”顾亦然点点头。  
就当夏唯一的心悦感刚要升起时,谁知,他却忽地俯下身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定的期限是——”  
夏唯一凝神倾听,感受到他口中吐出的热气熏染在她的耳根与颈窝处,她微感晕然,只听到他最后说了三个字。  
“一辈子!”  
我给我们的婚姻期限定的是一辈子。  
夏唯一,既然你已经招惹了我,那么,这辈子你都别想再从我身边逃走。  
此生,你将永远都是我顾亦然的太太,此世永不会改变!  
顾亦然于心底暗暗起誓。  
声声入耳,字字坚定。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3章顾亦然,你耍我  
夏唯一愣愣地站在原地良久,整个脑海里只有“一辈子”这三个字不断的在回响着。等到她好半晌回过神来时,顾亦然却已经无声的走开了。  
她赶忙追了上去,“顾亦然,你耍我!?”  
听到身后传来的怒号声,顾亦然口中淡然道,“既然结婚的决定权都已经交给了你,那么,要如何发展这段关系,也该由我来决定才是。”  
“我不同意!”夏唯一表示拒绝。  
顾亦然又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反对无效。”  
夏唯一气噎。  
因为不甘心就这么被顾亦然抓住主动权,她停顿了一下脚步便紧跟在了他背后,等到走出酒吧外,她立马叫住他,“顾亦然……”  
这时,顾亦然却忽然转过身,抢先问道,“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夏唯一愣了一下,态度坚决,“不要!”  
“也好,”顾亦然点点头,轻声应道,“不用我送的话,那你就自己乖乖回去吧。”  
他的车就停靠在酒吧门外,司机一直在等着,这下见到他们出来,立即恭敬的走上前为他们打开车门。  
“可我话还没说完呢。”夏唯一提声叫道。  
顾亦然眯着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神色在悠忽间转变得有些高深莫测。  
“我想夏叔叔到现在肯定还不知道我们已经领证的事情吧,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让我陪着你一起回家好了,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和夏叔叔好好聊一聊,你觉得如何,唯一?”  
他语调轻缓,声线低柔,谦卑的样子像足了一个绅士。  
如此意外的温和态度,在夏唯一记忆中,那绝对是难得有的。  
然而,就是这么一句漫不经心地询问,却让她积蓄的怒火猛然涌上了胸腔。  
“顾!亦!然!”夏唯一真是咬牙切齿。  
哼!别以为她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深意。  
她跟父亲夏东海的关系历来糟糕,尤其是在妈妈林晴雨去世后,夏东海紧跟着又娶了继母周雪梅进门的这几年里,更是势如水火,两人通常都是说不到一两句话就会大吵起来。如果让夏东海这个时候知道,她私下偷偷跟人结婚了,那还不一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顾亦然这话摆明就是变相在威胁她呢。  
顾亦然见此却像是完全没看到她恶狠狠的样子,不紧不慢的问,“这样不好吗?”  
好个鬼!  
夏唯一忍不住想要恶言相向。  
顾亦然低低地一笑,径自又很是遗憾的说,“真是可惜,我还早就盼着什么时候能和夏叔叔坐下来一起喝杯茶呢,看样子唯一是很不想给我这个机会了。”  
夏唯一暗自磨牙。  
眼前明明是一张长得好看的不像话的俊脸,怎么偏偏就觉得那么面目可憎呢?她真恨不得能一掌把人拍得远远的,这辈子都不要再见了。  
夏唯一最后还是勉强忍了下来,对他怒目而视,“你到底想要怎样?”  
顾亦然认真看着她,平静的道,“唯一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当然还是为的那句话,以后我们的关系如何,我要有绝对的做主权。”  
夏唯一闻言脸完完全全的垮了下来,心里简直是要抓狂。  
等了好半晌,顾亦然才终于看到她那张青黑的小脸上,在经过好一番挣扎过后,有了渐渐妥协的表情。  
最终,她不情不愿的应道,“好了,我知道……”  
顾亦然脸上笑意不减,“我就知道唯一还是很明智的。”作势低头看了一下左手上戴着的腕表,他转而又道,“那就这样吧,我看现在的时间也不早,就先不上门打搅叔叔了。”  
夏唯一哼了声不说话,仍旧愤愤不平的瞪着他。  
就算现在答应了又如何,以后她再想要反悔,还不是照样一句话的事情!  
可纵然她这样想,心里依旧为自己不得不暂时屈服他而懊恼。  
顾亦然假装没看到她眼底里的幽怨和愤慨,嘴角弯起的弧度不可抑制的慢慢扩大。因为准备要走,便又跟她说了两句道别的话。  
而就当他转过身时,视线却无意间触及到她身上穿着的那袭性感的裸背长裙上,顿时,幽深的双眸里沉了沉,瞳色暗了又暗。  
他迅速将身上纯黑色的手工西服脱下,搭在了她的双肩上,一边无奈的在她耳边说,“你是自己开车来的吧,乖乖的早点开车回去,记得路上要注意安全,到家了再给我回个短信。”  
叮嘱完,最后看了她一眼,他这才上车离开。  
唯有夏唯一一直气闷的站在原地,在心底里发泄自己的郁闷。  
直到顾亦然的车开远了好一段距离,这才见一个人影突然从某个暗处溜了出来,畏畏缩缩的跑到夏唯一身旁。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4章顾亦然,你好凶残  
她身上一副和夏唯一差不多样子的装扮,面上有着独属于她们这个年纪的青春靓丽,只是相比夏唯一的纤细盈然,她的身形却略显微胖。  
“唯一……”  
听到这拖长音的叫唤声,夏唯一终于回过神来,看清楚来人正是自己那刚才叛逃的死党,她脸色一变,立即怒气冲冲地问,“米小兔,你刚刚是跑到哪里去了啊?竟然把我一个人留在酒吧里面……”  
米小兔面色尴尬,只是“嘿嘿”的一直笑着。  
夏唯一生气的哼了哼,不想理她。  
这个没义气的家伙!  
本来在顾亦然没出现之前,她们两人都还一起在酒吧的舞台上玩得尽兴着,谁知道米小兔眼尖,一眼看到顾亦然的身影后,竟然就不管不顾的独自开溜了,丢下她一个人在里面应对那无耻的顾亦然。  
米小兔也知道自己这回做得有些不地道,便一个劲的赔笑,“别生气嘛唯一,我知道是我错了,不该扔下你不管的,以后再发生这种,我一定拉着你一起跑行不行?好嘛,别再生气,气坏了可就不美了……”  
夏唯一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你这个叛徒!”  
米小兔笑得不好意思,嘴上却幽幽的道,“其实,这事也不该完全怪我的啊,谁能想得到顾大少会突然大驾光临的,而且你也知道,顾大少这个人平时就是那么,呃……那么的难以对付,这要是让他知道,是我带你来酒吧的,那还不扒了我的皮,我可没那胆子反抗他……”  
夏唯一哪里会不了解这位死党的尿性,不过是没义气,外加胆小怕死而已。不过,她用“难以对付”四个字来形容顾亦然也实在是够客气的了,真要说,那就是黑心黑肝黑肺。  
她没好气的对米小兔说道,“以后你要是再敢玩‘有福同享有难独当’这一套的,咱们俩就从此断交!”  
“放心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米小兔忙不迭的应下,小心的看了夏唯一一眼,便又问道,“那个……顾大少刚才应该没对你怎么样吧?”  
刚问完,她又觉得这话有点多余,想想都该知道,以顾大少的隐藏属性,即使对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好,也绝不会对夏唯一有丁点的不好。  
不过想想也真是奇怪,这QUNEENBAR是有名的女性玩乐场所,平时并没多少男顾客来的,怎么今晚顾大少偏偏就这么凑巧的赶过来了呢?  
夏唯一想起顾亦然却来气,兀自黑着脸道,“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提他这个人!”  
“哦。”米小兔尽管疑惑,可见夏唯一的脸色并不好,便也不敢再多问什么。  
滴溜的眼睛在夏唯一脸上转了一圈,她很快便眼尖的看到她嘴角上那被顾亦然啃伤后的痕迹,心里不禁疑惑了起来。  
刚浮想联翩之际,手机铃声却又突然响了起来。而当米小兔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只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她连忙小跑到不远处的角落里接听,笑得近乎谄媚道,“喂,是顾大少啊,您这个时候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  
话还未说完,电话那端便传来一道幽冷低沉的男声,“米小兔,下次你要是再敢私自带着唯一去酒吧玩,我就让人你把你丢到非洲跟难民作伴。”  
米小兔:  
卧槽,好凶残!  
“是是是,我知道了,以后绝不敢了,您放心……”  
米小兔脸上挤着僵硬的笑,作为一枚早就领教过顾亦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凶悍的受难人员,这个时候只知道那句‘识时务者为俊杰’。  
等好不容易挂完电话,米小兔这才大大松了口气,只是眼睛看着联系人上备注的“顾大少”三个字时,又觉得欲哭无泪。  
“谁的电话?”夏唯一看到她回来便随口问了句。  
米小兔苦着脸,不敢说真话,随即找了个是由遮掩过去了。  
她问夏唯一,“接下来你准备去哪?”  
夏唯一想了想,“回家吧,今晚我回家里住。”  
“行,那就都回家吧……”  
两人说完话,又各自开着车回自己的家。  
当夏唯一到达夏宅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点半。  
本以为这个时间大家都应该在休息了,谁知道她还没走进家门,就意外的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响亮笑声。  
夏唯一听及神色不自觉的冷了冷,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才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原本正畅快闲聊的几人因为夏唯一的突然出现,就此停了下来,齐齐侧头望向门口的方向。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5章夏唯一,你这个逆女  
“唯一,你回来啦?”  
夏太太周雪梅最先反应过来,一脸和蔼可亲的唤她。  
夏唯一并不理她,神色漠然的扫了一眼在坐的四人,而当眼睛最后落在夏东海正对面那对紧挨着坐在一起的年轻男女身上时,脸上的神色很明显的滞了滞。  
要说这男女两人的模样都生的十分出众,现在紧靠在一起就更显惹眼,尤其是他们身上相互间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绵绵情意,看着倒真是映衬到那句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话来。  
然而,就这郎情妾意、其乐融融的一幕,却只叫夏唯一整个儿觉得碍眼至极。  
她迅速撤回目光,不动声色的压下眼底的刺痛和心底的酸楚,恨不能立马逃离现场。  
可当她刚想要转身上楼时,身后就传来夏东海毫不客气的斥责声。  
“没听见长辈在跟你说话吗,你这爱理不理的样子是什么态度?还有,你这两日都去干什么了,为什么昨晚没有回来,打你电话也不接?看看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又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出去厮混了……”  
夏唯一在经历过这一晚的烦心事,心情本来就已经糟糕透顶,现在又被夏东海这么噼里啪啦的一顿臭骂,更是抑郁之极。  
她竭力隐忍着,最后却还是没有忍住,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回道:“她又不是我妈,我做什么要跟她讲客气?你平常不是一口一个孽障叫得很欢的吗,就我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孽障不回来岂不是正合你的心意?!”  
没想到她会这么反驳,夏东海闻言登时大怒,“你,你说什么……”  
夏唯一冷冷笑着,再接再厉道:“大火伤身,您都这把年纪了,还是尽量克制点,少激动,要是就这么轻易被气出什么毛病来,那以后可就没力气再骂人孽障了,那多划不来啊,是不是?”  
听听,这像是一个为人子女的人能说得出来的话?  
不懂孝顺也罢,竟然还明晃晃的诅咒起他这个当爹的来!  
夏东海胸膛起伏不定,气的额角青筋暴跳。  
哆嗦着手指着她骂,“你这个……这个混账东西,简直是……逆女啊逆女……”  
“呵,你总算又换个称呼了,不过这混账东西和逆女,可还没有孽障二字好听呢,你不如再想个更好听点的吧。”夏唯一不怒反笑,像是真的要把夏东海气死一样。  
眼见这父女两人又欲争吵不休,一旁的苏蔓不由轻声出言安抚着:“夏叔叔别生气,唯一这么晚回来想必也是累了,您就让她先回房休息去吧,有什么话可等明天再说。”  
“是啊,老夏。你就少说两句吧,唯一才刚回来呢。”周雪梅亦是劝道,看了眼苏蔓身边没有出声的凌绍宇,道:“何况绍宇还在这里,不能让孩子看笑话……”  
如此听着两人轻声细语的话,不知情的外人恐怕还真要以为这对母女是真的温柔和善呢。  
可夏唯一却是满脸讥诮,嗤之以鼻的冷哼,“装模作样!”  
才说完,那边凌绍宇的目光突然投了过来,神色复杂的望着她。  
对上他的视线,夏唯一的心猛地慌乱的跳动起来。她很快别过头去,不敢再与他对视,然后想也不想的抬起脚步便噔噔噔的踩着楼梯快步上了二楼。  
因着这么一出,大厅里的气氛始终有些尴尬,到最后还是凌绍宇打破了沉寂。  
他起身说道,“叔叔阿姨,我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就先回去了,等改天有时间我再过来那来拜访你们。”  
夏东海与周雪梅闻言回过神来,干笑着应道:“嗯,好,好,也好,”一边跟着要起身去送他。  
凌绍宇见了连忙制止,让他们不必相送,还是苏蔓牵着他的手说道,“就让我送你出去吧。”  
凌绍宇笑意温柔的对她点头,然后两人便一齐走出了大门,夏东海和周雪梅则在身后关切的说着开车要小心注意安全云云。  
关于这些细节,回到自己房间的夏唯一自然不清楚,耳中也只是依稀听到些零碎的声音。  
她自走到房间便直接躺在了床上,睁大眼睛呆愣愣的盯着天花顶,心里面只觉得空落落的,莫名的难受。  
躺了好半天,她的身子才稍微动了一下,忽然间察觉到后背有些异样。翻身一看,发现那被她垫在背底部的竟然是顾亦然的那件西服。  
原来这衣服一直搭在肩膀上竟然就忘记脱下来了,刚才夏东海会突然那么生气,大概就是因为看到她身上还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吧?  
夏唯一想着禁不住冷笑一声,伸手将西服从身后抽了出来,看到原本工整的衣服这下却已经变得有些驺驺的。但只因为它的主人是顾亦然,所以即使这么昂贵的东西被糟蹋,她也毫不觉得在意。  
刚把衣服往床旁边的椅子上随意一扔,手机却忽然滴滴的响了两下。  
夏唯一拿起来一看,是一条新的信息,发件人——MyKnight。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1-25 10:53 编辑

###第6章顾亦然,还我初吻来  
夏唯一迟疑着用指尖轻点开来,一行文字随即映入眼帘。  
“晚上一个女孩在外面不安全,以后记得尽量早点回家。也不要再跟夏叔叔怄气了。”  
夏唯一怔怔的盯着这几句话看了好一会儿,即便它们这些文字是无声的,她也仍旧可以想象得出来,那发送着这话过来的人究竟是怎样的温和模样。  
她忽然间满心酸涩起来。  
一直以来,她都是那么喜欢那个人的,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他竟然会跟她这辈子最厌恶的女人在一起。  
可既然他都已经选择了她,那为什么还要这么一如既往的关心自己呢?  
MyKnight,我的骑士。  
现在的他,已经再也不可能是她的骑士了。  
夏唯一紧紧抿着唇角,一边心里难受着,一边动手将电话联系人的名片由MyKnight改回‘凌绍宇’三个字。  
不过,说起来那周雪梅和苏蔓两人倒真是好本事,一个在她妈妈还没有去世之前,就先抢走了她的爸爸,现在她的女儿竟也有样学样的抢走了她的骑士。  
这对母女俩果真一路货色。  
尤其是夏东海,对待苏蔓那个继女竟然比她这个亲生的女儿还要亲。  
一想起这些,夏唯一只觉得满心的怨恨都要涌现出来。  
她闭着眼睛,将眼底里的刺痛与洪流强制忍了回去。  
“滴滴滴……”  
手机信息声再次响了起来,夏唯一复又睁开眼睛,看到这次的发件人却是顾亦然那黑心肝肠的家伙。  
而他发的信息也很简单,加上标点符号也才四个字——“到家了?”  
夏唯一只是瞥了一眼没有回应,但凡说起跟顾亦然有关的任何东西,她就难免会想起昨天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些令她这辈子都不愿意想起来的黑色记忆。  
昨天,对她而言本该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她终于决定鼓起勇气向她喜欢了多年的骑士告白。  
然而,令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在她把一切告白事宜准备好之后,那位骑士却给了她致命的一击,轻而易举的打碎了她所有的幻想与美梦。  
他不仅失了约,并且还在她等待的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向另一个女人跪地求婚。  
看到那样一幕,只叫她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了一样,心里简直都要崩溃了。  
即使是喜欢别的女人也好,他为什么偏偏就要去喜欢她这辈子都痛恨的死敌——苏蔓那个女人呢?  
她完全不敢置信,既感觉到失望,又嫉恨不甘,尤其是在苏蔓有意无意的向她炫耀,以及要她祝福他们两人时,那些情绪直达到了顶峰。  
她大概是心里气疯了,这么一刺激下,竟然有了疯狂的念头。那时她只想着,既然苏蔓敢跟她显摆,那么她就要去找个样样都比他们强的男人,叫苏蔓也好好瞧瞧。  
于是,她就在这伤心欲绝下,哭哭啼啼的跑去了找顾亦然,然后做下了那让她悔不当初的事情来。  
想起那些举动,夏唯一简直羞愧裕死,真可谓是冲动是魔鬼,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闹成现在这样,感觉整个脸都快丢尽了。  
但其实,刚领完证没过多久,她心里就开始有些后悔的,只是顾及到顾亦然的面子,便才在事后的几个小时后,才向他表达了反悔的意思。  
刚巧那会儿顾亦然正和人洽谈商务事宜,怕是不答应的话,夏唯一又会向他撒泼耍赖,因此便随口应付了几句。  
夏唯一素来就心宽体胖,见他答应在一定期限内同自己解除婚姻关系,自然是当了真。于是,转眼就把自己已经结婚了的事情拋诸脑后,带着失恋的阴影独自跑去找死党闺密哭诉了。  
再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所发生的,在酒吧里被顾亦然当场抓包的事迹。  
顾亦然这个黑心肝的……  
思及那些事,夏唯一不禁又懊恼起来,贝齿轻咬着唇瓣,无意间竟触及到了嘴角的伤痕上。微小的疼痛感传来,她皱了皱眉,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顾亦然突然亲上自己的那一刻。  
事情就像是还发生在眼前一样,顾亦然那温热恬然的气息依旧停留在鼻间,好似都能感觉到他的灼热与滚烫……  
夏唯一的脸颊不可抑制的再次燥热起来,红霞染上了耳根。她暗自呸呸两下,唾弃自己:这胡思乱想什么呢,不过就是嘴巴被人亲了一下而已,有什么值得回味的。  
可是,才这么想,她却突然反应过来,猛地从床上翻身而起,拿起手机怒气冲冲的发着信息。  
“顾亦然,你这个混蛋,快还我初吻来!”  
大约只是过了几十秒,手机就‘滴滴’响了两下,她看到顾亦然在信息里这样回复。  
“你该为自己感到庆幸,至少你的初吻不是献给了一头笨猪。另外,容我提醒一下,你的初吻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没了。”末尾,还附上了笨猪的表情符。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7章夏唯一,你这个小色魔  
夏唯一对着这条信息看了又看,看了又看,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  
当下,便立马又忍不住要炸了。  
“该死的顾亦然,竟然又在拐弯抹角的损我!”  
夏唯一气得鼓起腮帮子,因为顾亦然不在身边,她无法对他本人发泄怨气,所以便对着他的西装外套努起嘴重重哼了哼,如此动作,看着真是有着说不出的孩子气。  
可是,转念一想,她很快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自己的初吻在这些年以来明明一直保存得好好的,什么叫做早没了?  
顾亦然这要么是在胡扯,要么就是想要赖账。  
她的手指很快在手机键盘上按了起来,回复道:“不可能!顾亦然,你少骗我,这根本是你自己不想认帐才胡说八道的!”  
夏唯一才气呼呼的刚发完这条信息,那边的顾亦然却转眼就又发了一截内容过来。  
他跟她说:“我就知道你这个笨蛋肯定又不记得了,那个时候你五岁,我八岁,林阿姨第一次带着你上我家来玩,走的时候,你很舍不得,一个劲的拽着我不肯回去,后来……你非要跟我亲亲才肯答应随林阿姨走。所以,我就那样被你强迫亲亲了……现在你该知道了吧,你的初吻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没有了……”  
“噗!”  
夏唯一一看完这些字差点就忍不住喷了,幸好嘴里没有喝水,不然非得对着手机喷的满屏不可。  
这些都是真的?  
在她小时候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糗事?  
她有些不敢相信,凝神想了想,脑海里只隐隐约约在曾经很小的时候跟一个小哥哥玩耍的场景,而对与顾亦然现在说的这段事情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她跟顾亦然打小就认识这一点确实是没错的。  
当时,她妈妈林晴雨和顾亦然的妈妈秦韵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秦韵在嫁给顾亦然的爸爸顾天漠之后,就随他出国去了。直到顾亦然八岁的时候,才举家搬回到了A城。  
那个时候他们两家的关系也走的十分近,大人们都时常带着孩子相互串门子,也因此,夏唯一与顾亦然从小就相熟。  
现在,因着顾亦然的这段话,夏唯一不禁又回忆起孩童时光的那些过往。  
可是,按着顾亦然的话来说,他们那会儿才多小啊,那种亲亲怎么能算是真的亲吻呢?何况,她对这些事情早都不记得了,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不定又是顾亦然瞎编乱造的呢。  
夏唯一才想着,顾亦然就又发来了第二条信息:“对了,再告诉,我妈当时还特意拍下了我们亲亲的照片,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改天到家里来,我拿相册给你看。”  
夏唯一突然间有些傻眼。  
得了,这下子对方都要拿出真凭实据出来了,她就是想当成没有发生过都不行了。不过就算是真的确有其事,她也不会轻易就认帐的。  
“我看,现在想要耍赖不认帐的人应该是你了吧,小色魔!”顾亦然紧接着就发来第三条信息,要说这世上对夏唯一最了解的人,那绝对非他莫属。  
小色魔?  
“咳咳……”夏唯一瞪大眼直视着手机屏幕,看到这三个字时猛地被口水呛了一下,不禁干咳了起来,满脸涨红。  
等好不容易咳完,她终是不满的嘟囔:“顾亦然这个混蛋,又乱给我起绰号。”  
什么小色魔,真难听。  
突然间,她的脑海里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面皮上忽而染起了一层红晕。  
说起来真奇怪,她明明该对顾亦然感到恼火的,可现在心里面却是一点火气都没有了,尤其是想到顾亦然的初吻是被自己给夺走的,竟然还隐隐的生出几分莫名的欣喜感来。  
这种感觉真是太邪乎了,难道是她中了顾亦然的邪?  
夏唯一跟着哆嗦了一下,看样子,她也该要去好好洗洗脑,再不能被顾亦然往阴沟里带了。  
只是看在两人都是初吻的份上,对于今晚的事情,她就暂时不跟他计较了吧。  
她甩了甩脑袋,把手机往边上一扔,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决定还是先去泡个热水澡再说。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已经临近午夜了。  
“斜的雨落在玻璃窗,黄的叶枯黄在窗台上,背着雨伞的少年郎……”  
悠扬的手机铃声忽然在房间里响起,夏唯一正拿着干毛巾擦头发,慢慢走回床边,拿起手机看了看,眉头微微一蹙。  
“喂,顾亦然……”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8章夏唯一,是我在想你  
夏唯一刚想问他这么晚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事情,谁知道却听到顾亦然在电话那端率先问她:“小色魔,你刚才是不是在背后骂我了?”  
不知是不是他说话的时候手捂住了鼻子,声音听着有些含混不清。  
夏唯一恍恍惚惚的有些没怎么明白过来:“顾亦然,你什么意思?”  
顾亦然口中带着着鼻音说道:“刚才我突然打下喷嚏,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骂我了,我想了想,这人除了你,好像也找不出其他敢骂我的人了。”  
语一顿,他转而沉着声音问道:“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夏唯一?”  
夏唯一听完简直无语。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打个喷嚏也能把罪名挂到她头上?  
她还怀疑,是他顾亦然故意来找碴的呢。  
夏唯一明白过来,心里不气不是,气也不是的。虽说她之前确实在暗中编排过他,可这已经隔得多久了,哪里就会应验到他身上?再者,打喷嚏被骂这种说法本来就是瞎传的,怎么就能当真呢。  
“顾亦然,你脑袋里长草了吧,这样的事情你也信,谁会无缘无故的骂你啊……”真要是骂你的话,那都是你欠骂。  
后面这句话,夏唯一偷偷的在心里补充,她第一次觉得,原来顾亦然那么精明的男人竟然也会有犯蠢的时候。  
但很快,她又磨着牙,咬牙切齿的对电话里的人说:“顾亦然,不许再叫我小色魔!”  
话落,一道低低的笑声便瞬间从电话那端传递而来。  
在这样一个浮躁而又幽深的夜晚,他那清越怡然的笑声犹如午夜昙花绽放的声音一样动听。  
夏唯一听得心里发痒,面上隐隐燥热。可始终是面皮薄了一些,那些窘迫令她有些恼羞成怒起来:“顾亦然,不许再笑!”  
然而她的话,不仅未让对方的笑声停下来,反而有了些变大的趋势。  
夏唯一心里气极,双颊却是绯红一片。本来明明很想要对他生气的,可是耳朵里一听到他的笑声,偏偏就再怎么也拿不出那股子厉害的气势来。  
在她的印象里,顾亦然极少有大笑的时候。平常即使是笑了,也只是笑意淡淡的样子,那样微微弯起得唇角短暂得就跟从没有一样。而更多的,那便是那对人讥笑嘲讽的样子了。  
很多时候,夏唯一也为他感到奇怪,似他这个年纪也才二十五岁,竟然就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还真是不简单。那比起同龄人来讲,在他身上,好像只看得到高深和莫测的幽影般。  
而这次,顾亦然亦只是稍稍笑了笑,便停了下来,若不是夏唯一用心确认过,还真以为是幻听呢。  
这会儿,他正坐在家里KingSize的床沿边上,身上穿着一席浅色系的真丝睡袍,头上利落的黑发还带着些微水汽,显然说明也是才刚不久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  
手中握着手机,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深邃的弧度,脑海里想象着她面态窘然的样子,整日下来的疲惫感也好似瞬间消失殆尽了。  
但始终因为太过了解夏唯一的性子,所以便只是打趣一阵就停止下来,不然真惹急了那个笨蛋,那可就麻烦了。  
当然,他也是绝不会告诉那个笨蛋,其实自己只是因为迟迟没有等到她的回信,且心里面又十分想念她,所以才会忍不住找个戒口打电话过去找她的。  
只是想着自己以往的作风,现在竟然也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实在是……  
“阿嚏……”  
这回却是实实在在的打喷嚏了。  
顾亦然忍不住皱了皱眉,用手捂了捂发酸的鼻子,然后对着夏唯一说道:“现在你也听到了我打喷嚏了,是不是你刚又在心里骂我什么了?”  
夏唯一满脸黑线,顾亦然这还真跟他卯上了?  
她气鼓鼓的说道:“人家也说,突然打喷嚏还有可能是别人在想他呢,你怎么不说说,是有人在想你呢?”  
前者这话,她自然是听米小兔说的,这个家伙平常最喜欢看些韩剧和狗血淋头的言情小说,所以从她嘴里也总能听到些稀奇古怪的说法。  
顾亦然眉梢微扬,轻声道:“唯一,你这话是在暗示我,是你在偷偷想我吗?”  
那种感觉又来了……  
夏唯一现在最敏感的就是顾亦然用他那轻缓的声音温柔的叫唤自己“唯一”,这总是会令她觉得不真实,甚至有一种危机感。所以,比起这种亲热的叫法,她还是情愿选择他叫她“笨猪”“笨蛋”或者“夏唯一”,至少正常一些。  
“胡说,我才没有呢。”夏唯一下意识的想要否认他的话。转而又小声嘀咕一句:“想不到你还挺自恋的啊,顾亦然。”  
顾亦然的眼底有着浅浅的笑意在徜徉,语出诱惑道:“不用害羞,夏唯一,就算是真的想我,我也不会笑话你的。”  
夏唯一都要被他的无耻给气笑了:“我都说没有啦……”  
她在电话里嗔怪着,那在今天晚上回家以后凝起的郁结与阴霾竟不知什么时候就无名的消散掉了。  
于是,两个无聊的年青男女就又如那幼稚的孩童一样,就此话固执的吵闹下去。  
夜色逐渐加深,繁华热闹的都城也渐渐恢复宁静。  
夏唯一眯着眼睛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钟了。睡意慢慢侵袭而来,她的眼皮开始不受控制的耸搭了下去,思绪也跟着变得飘散。  
只是,她的嘴里却始终不忘记对着电话里的人嘟囔着:“顾亦然,我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打喷嚏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你……你感冒了……”  
末了,久久未再听到其他话语。  
顾亦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紧贴在耳边的手机听筒里似乎能清楚的听到从她那里穿来的干净绵长的呼吸声。  
她这是已经睡着了吧?就是不知道这个笨蛋有没有盖好被子,别明天又感冒了。  
顾亦然一手揉了揉眉心,突然间也察觉到了一丝倦怠。  
沉溺已久的情愫再次悄然无声的沾染上了眉眼,他对着手机轻呵了一下,想了想,终究还是忍不住对电话那端已经熟睡的人轻声道:“笨猪,其实……是我在想你啊!”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4525 
财富
262353  
积分
156926  
在线时间
2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8-17 
###第9章夏唯一,你在胡闹什么  
到了第二天,夏唯一没有感冒,顾亦然却是真的感冒了。  
这一晚上睡得十分安稳,夏唯一早起的时候神清气爽。她一向没有赖床的习惯,所以醒来以后就直接起床了。  
洗漱完下楼,夏唯一就看到夏东海已经坐在餐桌上吃早餐,周雪梅因在厨房里帮忙,苏蔓则去了晨跑还没有回来。  
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那一份属于自己的早餐,夏唯一便直接走过去拉开椅子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后若无其事的低垂着头开始吃东西。  
整个过程里,她至始至终未往夏东海身上投向任何视线。  
这几年以来父女两人早已经吵架吵成了习惯,像这种相处模式更是习以为常。  
于是,整个餐厅内除了吃东西的声音,一切静谧。  
虽然夏唯一不去看夏东海,但夏东海却没办法当她真的不存在。他就坐在夏唯一的正上方,两人的位置隔的很近。  
自昨晚争执过后,夏东海这一晚上便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这下见着夏唯一,他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两天好好准备一下,等下周一开始,你就跟我一起去公司……”  
夏唯一闻言微微抬起头来,确定夏东海是在跟自己说话,这才正眼看他,嘴里没有回话,只是淡漠的眼底微透着一抹疑惑,似在奇怪他突然说这话的意思。  
夏东海知道她在听,便正色说道:“你现在也已经长这么大了,是时候该收收心,开始接手公司的事情了,等再过两年你上手以后,我就正式退下来由你接管。”  
他这话是在向夏唯一解释自己目的的意思,这也是他昨天晚上一直在想着的事情。  
接着,他脸色微微一凛,沉声叮嘱道:“还有那什么娱乐圈太混乱了,不是你一个女孩子应该呆的地方,以后也不要再去演什么乱七八糟的戏,等进了公司,你就安安分分的工作,以前认识的那些来路不明的朋友,该断的也要断……”  
眼见着夏东海越说越多,夏唯一的眉头便越皱越深。刚开始那几句话,还勉强能听,到后面那些,就真的听不下去了。  
但对于夏东海的用意,她还是有几分明白的,不过就是怕她再在外面胡作非为,学坏了,所以想着找事情给她做,好让她‘回归正途’嘛?  
只是……  
夏唯一的嘴角忽地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忍不住冷笑着打断道:“这个时候竟然要我进公司,我可是你口中时常骂着的那个不成器的孽障,你就不怕我进去以后再把你的夏氏集团搞垮么?”  
说着,她的脸色亦是一冷,语气不善道:“另外,我要结交什么朋友那都是我自己的自由,断不断交,还用不着你这个集团老总来操心。”  
夏东海听得面上一滞,气息瞬间急促了起来。本来又要动怒,但想着此次的目的,他深深吸了吸了口气,便极力将怒火忍了下来。  
他尽可能心平气和的对夏唯一说:“你是我夏东海的女儿,该管的事情我都有资格管。公司里的那些事你都不用担心,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安排,等你接手以后,我自然会让得力的人去帮你,只要你肯用心学,其他的就不会是什么问题。”  
顿了顿,他又道,“反正公司里的一切始终都是要交给你的,你要真不是那块材料,那垮了便也垮了。”  
他也知道说什么搞垮公司始终不过是一句气话,夏氏那么大的集团,岂能是说垮就垮的?!  
夏唯一听着他后面那句话,不由将嘴角讥讽的弧度扩大。  
她挑起眉尾,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而后才意味深长的道:“说的可真是轻松,你这么轻而易举的决定把公司都交给了我,就不怕会寒了你那位夏太太和苏小姐的心?”  
夏东海轻轻呵斥道:“什么夏太太苏小姐,你该叫周阿姨和姐姐,别那么没礼貌。”  
夏唯一闻言面色骤然间冷下,很是不客气的重重一哼:“我外婆就只生了我妈,我妈就只生了我一个,我可没那么多的什么阿姨和姐姐!”  
她侧过头去不想再去理夏东海,结果,竟然就看到周雪梅正好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周雪梅本来还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可见夏唯一的视线突然扫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脸色微僵。  
她很快恢复如常,一边走一边笑着和善道:“唯一这又是在说笑呢……”  
“我可没有那个心情跟你们开玩笑!”夏唯一不善的接过话,见着周雪梅已经走过来,便冷笑着直接对她道:“刚才夏东海先生说的那些话,周女士应该也听到了吧,他说以后要把整个夏氏集团都交给我呢,你觉得呢?如何?”  
周雪梅神色一凝,有些尴尬的笑着:“这种事情……唯一怎么来问我呢?”  
夏唯一冷地一笑,语出嘲弄道:“你现在好歹都已经是夏太太了,怎么说也是这家里的一份子,我不问你又该问谁?”  
周素梅脸上的笑意被她这么一晒,越发的不自然,正想着如何回答,就听到夏东海出声喝止道:“唯一,不要胡闹。”  
夏唯一只是撇了撇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早就知道夏东海会出声帮周雪梅,这种情况在她看来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然则周雪梅这边想好了,便又微笑着对她道:“公司的事情都是你爸在做主,他要怎么决定就怎么决定,这些事情可都跟我没有关系。何况,集团本来就是你们父女两的,他想全都给你,我也没什么资格好置喙的。”  
说得还真是深明大义啊!  
对于周雪梅这样的回答,夏唯一却只能回以讥笑。  
夏东海始终不忍周雪梅就这么被自己的女儿责难,便帮她说道:“你周阿姨说得不错,你是我跟你妈生的唯一的女儿,也是唯一的继承人,夏氏集团不可能交到别人手中去,其他人也没有权利来管这些。当初你妈还在世时,我们就说好了,本来是到了你二十五周岁时,再让你开始接手公司的,但现在提前三年也好,正可以让你多历练历练一番。”  
夏唯一也知道,夏氏集团能有如今的盛大地位,其中不乏有她妈妈林晴雨的关系在内。  
林晴雨本来是林氏家的千金,但夏唯一的外公外婆却只生了林晴雨一人,对她这么一个女儿也历来是千娇百宠,后来林家两老去世,林家企业就交到了林晴雨手中。而林晴雨嫁给了夏东海后,便一心用在相夫教子上,林家企业也转而就让给了夏东海打理。  
后来,夏东海又把它和手下的几个小公司合并在了一起,于是,这便有了一个完整的夏氏集团。  
所以,这可以说,造就夏氏集团的最大功臣就是曾经的林家企业。也因此,夏东海才会毫无一丝顾虑的想要把夏氏集团全权交到夏唯一手中。  
不过,夏唯一对于这些却并不怎么在意,现在,她更感兴趣的是想知道周雪梅的想法,想知道在夏氏集团完全没有她的份后,周雪梅是否会还能一如既往的装下去。  
夏唯一看着周雪梅的面,冷嗤了一声,便直截了当的就问:“难道这样……你就不会觉得不甘心?”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