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26 | 浏览:10401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将军请接嫁》作者:蛋黄酥(完结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文案:

       乡野丫头被逼进城退婚,半夜三更被男人爬上床,惊骇过后再见却发现…… “咦?说好的半身不遂呢?” 坊间传闻,魏阀某将军骁勇善战,只可惜掐架太猛,断了双腿; 坊间传闻,岳府嫡女平平无奇,出生乡野,配不得魏阀权贵; 坊间传闻,岳府长女貌美无双,知书识礼,堪得如意郎君…… “坊间的百姓都瞎了狗眼么!”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点评

5465456贤淑  元尊 www.ltoooo.com/46_46468/ www.ming**nye.com 肯德基门 www.rong**nye.com 全铝家居 www.sdjuyang.cn 烘干机 www.mojiegouchepeng.cn 膜结构车棚 www.sdchenwang.com 木材烘干机  发表于 2018-2-7 04:48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1章棺材子  
“一个不详的棺材子还想进我们岳府的大门?真是天大的笑话!”  
身为嫡女,竟被一个下人如此被鄙夷污辱,礼部侍郎岳府嫡女岳柠歌当属这傲天大陆齐国第

一人。  
岳柠歌坐在有些简陋的马车上,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缓缓的攥起了拳头,强迫自己冷

静下来。  
可进入耳中的噪音,却几次让她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劝您啊,还是跟进调头回去吧!别等到夫人回来了,把你们赶出去,那可就不好看了!

”  
岳柠歌死死的咬着牙根,眼眸中都是仇恨的怒火。  
可是她不能发作,她要忍,不管如何她今天一定要进去岳府的大门。  
“吵什么呢?也不嫌丢人。”岳府的二夫人李沧荷扭着杨柳细腰,在一群小丫鬟的簇拥下,

皱着眉头缓缓的走出了大门。  
岳柠歌赶紧下了车,脸色趋于平缓。  
只是她的内心却狂涌了起来。  
“妈的,当初就该把那该死的一枪爆头!”  
好好的一个特工追缉猎物的时候居然从十八楼不慎踩空,还以为会被摔的血肉模糊,结果一

睁眼却发现自己被裹在襁褓之中。  
而眼下,已经过了十四年!  
十四年,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这个所谓的家。  
谁让这个倒霉孩子出生在棺材里面呢!  
更倒霉的是这个棺材子当下回到这个“家”,也是被迫的——  
齐国权势滔天的军阀,魏家,要和她退亲!  
她的好继母“积极”的很,连夜派人去接她。  
此刻,李沧荷站在台阶上,高高在上的打量着岳柠歌。  
十四岁的年纪,本该天真无邪的双眸里面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淡漠和冷肃,让张扬的李沧荷都

觉得是否是自己看错了。  
“不过是个孩子,能玩出个什么来?”李沧荷如是想着。  
缓了缓,李沧荷才装出慈祥的样子抹着眼泪儿拉过岳柠歌嘘寒问暖,“看看,看看,都长这

么高了!当年你还是个小娃娃呢……”  
说着冲着身旁的下人刘嫂哼:“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迎大小姐回府!”  
刘嫂犹豫了一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夫人面前:“夫人,这……这恐怕不合规矩。”  
“怎么不和规矩?咱们李府的规矩海轮得到你这个下人来定?”李沧荷特意拔高音量训斥道

。  
刘嫂委屈的满脸通红:“夫人,大小姐……她可是……棺材子啊!棺材子进府是要遭灾的!

”  
李沧荷面色一白,有些为难的看向了岳柠歌,“柠歌,你别往心里去,都是下人们瞎传的。

”  
岳柠歌看着这面前的两人一来一回的作戏,冷冷的笑了笑,这演技不拿个奥斯卡影后可真是

可惜了!  
自己的这个继母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当年她们以为自己还是个婴孩不记得事,可

她们却不知道自己桩桩件件都记得清清楚楚。  
岳柠歌起身冲着夫人行了个礼,幽幽开口道:“柠歌知道自己是不祥之人,刘嫂如此,柠歌

也理解。只是今日柠歌刚从外面回府,若是在这迟迟进不去门,势必引得百姓围观,传将出

去恐有损府上颜面。”  
刘嫂听完这话,立刻偷偷拉了拉李沧荷的衣角,朗声道:“夫人,奴婢听人说过,这棺材子

进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需得用那沾了盐水的柳树枝,抽打九九八十一下,以解除晦气。  
只是大小姐这皮娇柔嫩的,不知道受得受不得!”  
李沧荷抽噎着,为难地看着岳柠歌说:“柠歌,这也没办法,你看……咱们都是为了岳府好

,是吧?”  
用柳树枝抽打八十一下……  
岳柠歌的眉梢一挑,还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李沧荷可真狠!  
寒冬腊月的,哪儿有什么柳树枝,于是刘嫂折了个中,寻了三只腊梅树枝来,又沾了盐水。  
这打在身上还得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2章兵行险招  
岳柠歌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刘嫂已经将腊梅树枝送到了李沧荷的手里。  
抽打嫡女,非得当家主母来不可。  
这个下马威,就是要让岳柠歌知道在岳府谁才是话事人!  
“啪!”  
第一枝抽打在岳柠歌身上的时候,岳柠歌都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下手真狠!  
可眼下,她除了站着挨打之外,根本别无他法,她想要在营淄城立足,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

要回到岳府。  
岳柠歌心里嗤笑一声,刚才还装温婉慈祥的继母,现在也不再演戏,抽打她的力度是越来越

重。  
当李沧荷最后一丝理智快要被抽打岳柠歌快感给吞没的时候,刘嫂适时地阻止了她。  
但她根本停不下来,就像要将当初所有的耻辱全都找回来一样,仍继续抽打着岳柠歌。  
刘嫂见状赶紧用力拉住她的双手,李沧荷这才回过神来。  
她的手仍在发抖,亏得刘嫂将她扶着。  
这近距离的接触,刘嫂才发现,李沧荷并不是害怕而发抖,而是……兴奋!  
抽打了岳柠歌之后,她很兴奋!  
李沧荷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暂且收手,有些事,得收敛。  
她今日还想催着岳柠歌去魏阀退婚,在这之前,可不能让她再有话说。  
之后,李沧荷没再为难岳柠歌,而是差了人为她烧水沐浴。  
泡在浴桶里面,温热的水滑过肌肤,一阵阵刺痛。  
“看来是低估她的恨意了。”岳柠歌看着自己肩膀上、胳膊上、腰上、腿上的淤痕,咬牙道

,“李沧荷,今日你如何羞辱我,他朝我一定千倍百倍地要回来。”  
这八十一下,她不会忘记!  
岳柠歌盯着身上的淤痕,若有所思,这些只怕还能当作一个筹码。  
她从22世纪来,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李沧荷既然敢招惹她,就得做好承受结果的准备。  
“嫡小姐,夫人差人送来干净衣裳了。”  
丫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岳柠歌尚未回话,丫鬟便推门而入,一点儿礼数都不讲。  
这个丫鬟名叫阿沁,本是在李沧荷房中伺候的,眼下指派过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岳柠歌正要从浴桶里面出来,阿沁却是将手里的旧衣裳往旁边一放,轻声道:“夫人说让嫡

小姐换好衣裳就出去,今日得去把事儿给办了。”  
不等她做出回应,阿沁迅速出去了。  
“不仅你着急,我也很着急,好吗?”岳柠歌看着桌上的破衣服愤愤道。  
“李沧荷肯定是想在今日将退婚的事情给办了,然后再将我送回乡间,不然她得整宿整宿的

睡不着觉。”  
……  
呵呵,我偏不让你如意!  
营淄很大,岳柠歌被李沧荷强行带上了马车之后,便是朝魏阀的府邸前行。  
将军府气派非常,时不时地一队府兵走过去,戒备森严。  
这里大抵是除了皇宫以外,营淄城最安全的地方了。  
“我一定不能被送回乡间,看来只有兵行险招了。”岳柠歌这样想着。  
有奴仆来引路,带着岳柠歌和李沧荷到了偏厅。  
一进偏厅,岳柠歌抬眸便是看到了将军夫人。  
将军夫人一身剪裁得体的华贵衣裳,衬托的她气质非常。  
她高梳云髻,步摇徐徐,青丝之中带着金玉发饰,看起来就贵气十足,偏生一双小脚看起来

实在玲珑。  
听闻将军有个怪癖,喜欢小脚的女人,所以这魏阀的府邸还就只有这么一个夫人,并无妾侍

。  
在营淄,这件事让人津津乐道。  
将军夫人轻轻地将手中的书给放下,她一抬眼目光便是被岳柠歌给锁住。  
岳柠歌赶紧道了万福,然后李沧荷才介绍道:“魏夫人,这便是鄙府嫡小姐柠歌了。”  
将军夫人站起身来,随意地扫了一眼李沧荷,在她的心里还是比较鄙视这位岳夫人的,十六

年前的那桩事,使得营淄城可都是岳府的流言蜚语。  
岳峰行为不检,这让魏夫人的心里始终有个疙瘩。  
她的宝贝儿子怎么可能娶这样家世的女人!  
这个女人虽然生的漂亮,可有那么一个爹,加上从小就在乡野长大,和她的儿子根本是天壤

之别!  
看看她今天穿的什么衣裳啊,剪裁如此不合身,怎么能够带出去见人呢!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1-23 22:52 编辑

###第3章不退婚  
魏夫人走到岳柠歌的面前轻声道:“一别十四载,我们去走走。”  
有些话,要小心地说。  
岳柠歌乖巧地道了声“是”。  
李沧荷就要跟着,奴仆却是极快地将她给拦下来:“岳夫人,请留步。”  
魏将军府上的奴仆那可都不是简单人,所谓狗仗人势,这里的主人实在强势,就连狗都要傲气的多。  
李沧荷知道不能硬碰硬,索性让岳柠歌和魏夫人单独谈谈。  
毕竟这退婚的事情是魏夫人先提出来的,她完全不用担心,而且魏夫人肯定还会给岳柠歌一些补偿。。  
她打定了主意,一旦岳柠歌成功退婚,她便是拿这为借口,推荐自己的女儿,因为魏夫人根本不敢将这事告知魏将军,所以肯定会同意。  
即使不是正室,但在魏将军府做个妾侍又何妨。  
李沧荷悠哉悠哉的喝着茶,谋划着她的下一步计划。  
“柠歌,你该知道要说些什么,要做些什么。”岳柠歌跟着魏夫人刚走进内室,便听到魏夫人提点她的话。  
“我不会退婚。”岳柠歌的声音轻飘飘的,听起来好似不真实。  
“什么?”魏夫人和善的脸色陡然大变,惊呼起来!  
她自认为已经给了岳柠歌台阶下,但如此卑贱弱小的岳柠歌,怎么敢这般对她说话!  
她的儿子,那是嫡子,是少将军,是人中龙凤!眼下正在圣域修行,再有两个月就要回来了。  
再说,身为齐国最大的军阀,婚事怎么能不讲究些。  
连那什么府都衙门的都尉大人的儿子娶的都是三品大员的嫡女,凭什么她的儿子就要娶一个乡野丫头。  
那岳峰都四十多岁了,却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官拜只五品,实在让她脸上无光。  
且他还作风不正,当年岳府的那事,时刻都在提醒着她家里也有一个讽刺她、甚至威胁她儿子地位的长子!  
魏夫人眉梢微挑,多了三分凌厉。  
重新打量起岳柠歌,“你以为,退不退婚是你说了就算的吗?”  
若是在旁的事情,她可以再斟酌一番,只是这关系到儿子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  
都怪那魏将军酒后胡乱认了亲,又碍于行军之人的义气不愿退,才招惹了如今的麻烦!  
“眼下快要冬至了,”岳柠歌笑了笑,“相信魏将军也快回来了。”  
魏夫人一愣,完全没有料到小妮子会有这么一招。  
她是打算在魏将军赶回来之前将事情给办了,连文书她都给岳柠歌准备好了,只要她在上面签个名字,按个手印就好了,哪知岳柠歌如此给脸不要脸!  
在魏夫人的注目礼下,岳柠歌出其不意地将脖子上带着的玉佩给取下来。  
当年两家联姻时可是有信物的,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一块给了岳柠歌的生母,一块给了魏夫人。  
当年的其乐融融,到了现在却显得有些剑拔弩张。  
岳柠歌将玉佩放在手心里面,神色诚恳:“夫人,我并不想攀龙附凤,可原谅我这么一个小女子,我不想再回乡下了。”  
她小巧的脸蛋全是无辜和可怜。  
魏夫人忍不住皱起眉来,手却毫不客气地将玉佩给拿了过来。  
这是凭证,是证明自己儿子和岳柠歌有婚约的凭证。  
岳柠歌道:“夫人,柠歌并不是要威胁您,只是若今日退亲,保不齐夜间柠歌就会被父亲送回乡野,请夫人念在柠歌尚在襁褓之中就没了母亲,救救柠歌。”  
岳柠歌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着又将衣袖给挽起来,白皙的胳膊上尽是新伤。  
她说话十分有技巧,她先轻轻地威胁了一把将军夫人,旁敲侧击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若是将军夫人再逼迫她,她就要去将此事告诉将军。  
然后又在将军夫人尚未消化完这种震撼的时候,表露心迹,说出自己的可怜身世。  
加上这伤……  
魏夫人道:“怎么,岳府容不下你?”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1-23 22:53 编辑

###第4章那个人  
说这话的时候,魏夫人都下意识地打量了一番岳柠歌,的确是她问的多余了,就眼前的这番模样也该知道岳府容不得她。  
嫡女穿成这样,岳峰那老匹夫也不怕被人诟病。  
魏夫人也不是铁石心肠之辈,她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他的儿子,就算再不济,要配的也是郡主,这岳柠歌真的不够格。  
岳柠歌继续道:“夫人让我退亲,柠歌会退,可不是今日。”  
魏夫人道:“你还要同我讲条件?”  
“是。”岳柠歌脸上依旧带着委屈,就像常年在家中受尽欺负的小丫头一样。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不会高攀少将军,我也知道配不得少将军,只是眼下我不能走,若是夫人不答应,那么柠歌也只有去找魏将军了。”  
一听找魏将军,登时魏夫人的脸色变得惨白。  
这件事让魏将军知道了还得了!  
魏夫人的心思百转千回,她知道自己是小瞧了岳柠歌,不过也很佩服岳柠歌,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和自己谈条件,这样的人在营淄可不多。  
魏夫人是出了名的泼辣,作为将军夫人,她手上并不干净。  
魏夫人想了想:“我可以做你的靠山,只是你得给我保证。”  
“我岳柠歌保证,一年,只要夫人做我一年的靠山,而后我会干干净净地将婚事给退了。”  
退婚的事情只能由岳柠歌亲自来,这是魏夫人考量过的。  
若是他们魏家退亲,坊间的人只会说他们权势滔天,言而无信,对于魏将军的威信是很不利的。  
他们眼下,绝对不能行差踏错。  
“好,就一年!”  
留在偏厅的李沧荷本是笃定了魏夫人要退了这门亲事的,她连说辞都想好了。  
只是当魏夫人和岳柠歌有说有笑地走进来时,李沧荷的脸都绿了。  
什么个情况!  
魏夫人不是最厌恶乡下人么,怎么能和岳柠歌这贱蹄子有说有笑!  
“岳柠歌会巫术?”这是李沧荷的第一个反应。  
魏夫人说了,她不退婚了,还挺喜欢岳柠歌这丫头的。  
李沧荷还想多说些什么,可全都被魏夫人的一句“我挺喜欢这丫头的”给挡了回去,所有的准备都变成了笑话。  
然而魏夫人这话就是故意说给李沧荷听的。  
她最见不得的就是那些个抢人丈夫的女人。  
所以这么多年和岳家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饶是魏家再有权势,都不曾提拔过岳峰。  
以至于现在魏家和岳家的差距越拉越大。  
虽然魏夫人嘴上说着挺喜欢岳柠歌的,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赶紧告了辞,准备返程。  
岳柠歌脚步轻盈,今日她办成了一件大事,虽然不知道回到岳府会发生什么,但至少她知道,短时间内就算是岳峰都不敢将她送回乡间,她还有时间。  
魏阀的府邸很大,绕来绕去让岳柠歌都有些晕乎了。  
这里雕梁画栋,只怕王宫也不过如此罢。  
正想着,却是看到前有一个人坐在轮椅上,那张脸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却让岳柠歌忍不住“咦”了一声。  她想要上前去瞧瞧,然而李沧荷却是抓住她的胳膊,那力气甚大,好似要将她细嫩的骨头给捏碎一样。  
“你别乱跑,一会儿给我们岳府惹了什么祸端,可没有好果子吃。”  
李沧荷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怎么能消!  
所有的计划,所有的事都偏离了原有的轨道,让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岳柠歌应了一声“是”,胳膊上的剧痛让她的眼泪瞬间溢出。  
“满满的套路呀,恶毒继母的戏码都来了。”岳柠歌的内心是崩溃的,但也在内心开始盘算着,该如何收拾李沧荷这个恶毒的女人。  
只是现在,她好像看到了一个……  
永远不想再见到的人。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1-23 22:54 编辑

###第5章人中龙凤  
因着魏夫人的那句话,李沧荷也不敢将岳柠歌送走。  
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带岳柠歌回岳府。  
岳锦绣早就在大厅等候李沧荷凯旋而归,她见到李沧荷的时候欢欢喜喜地跑了过去:“娘亲,娘亲,婚事退么?将军夫人答应了……”  
“咳咳!”李沧荷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嘴角微微扬起来,介绍道:“锦绣,这是你的嫡妹,柠歌。柠歌很得魏夫人的欢心,看来明年就会成为少将军夫人。”  
岳锦绣的脸色倏地就变得难看起来。  
她还以为娘亲成功地将婚事给退了,然后为她谋划了前途,且将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给送回了乡下,哪知却是一件都不成!  
岳锦绣气不过,嘲讽道:“呵,我当少将军的未婚妻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没想到也没有什么特色么!”  
从小岳锦绣就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一直担着嫡女的名号,也担着魏阀少将军未婚妻的名号,她十分不满意。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想,若是当年岳柠歌的母亲早些死,岳柠歌的外祖父早些死,说不定同魏阀少将军订婚的人就是自己了。  
当然,这些事,她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口。  
可她,怨毒岳柠歌,巴不得她死!  
“锦绣,去叫二夫人和三夫人出来,该让她们见见咱们这位嫡女。”  
李沧荷并没有让岳柠歌去换身体面的衣裳,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让二房和三房的人知道,在岳府还是她李沧荷说了算,毕竟只有她李沧荷才有儿子。  
况且,她的儿子并不是泛泛之辈。  
“你爹爹官拜礼部侍郎,每日都需要去礼部处理公务,得晚饭前才能回来。”  
稍后,待两位夫人过来后,岳柠歌才知道除了一个长兄一个长姐之外,她竟还有两个妹妹,一个是二房所出,名叫岳良缘,另一个个是三房所出,名叫岳长乐。  
但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哑巴,一个是傻子,看起来倒是奇怪了。  
只有李沧荷的孩子健康的很。  ……  
到了晚上,岳柠歌终于是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岳峰。  
十四年来,岳峰算是第一次见岳柠歌,使得当岳柠歌穿着粗布麻衣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都以为岳柠歌知道一个乡间丫头,孰不知岳柠歌成为乡间丫头全都是拜他所赐。  
而后一家人坐下来吃了顿饭,氛围倒是不好。  
岳柠歌时隔十四年回到岳府的第一顿饭,就在每个人心怀鬼胎的气氛中,匆匆结束。  
夜间,岳柠歌坐在窗边,额角冷汗连连。  
那是疼出来的汗水。  
曾经岳柠歌天真的以为,凭借她的记忆,再加上每日的练习,只会事半功倍。  
哪知这具身体里面却好似有一团气,只要她稍微一动,那团气就会冲出来,克制住她的经脉,她根本无计可施。  
她有武力,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每回子调动武力的时候,经脉就会传来钻心的疼痛,好似一阵痉挛,实在是难受。  
方才她又尝试了一次,可终究是失败了。  
在这傲天大陆,武者为尊,这是岳柠歌刚刚穿越来就知道的事情。  
只可惜,她有武力却不是武者,这让她实在有些捉摸不透游戏规则。  
岳柠歌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从枕头底下将一个小布袋拿出来。  
里面装着临行前养大她的嬷嬷让她带着的羊皮碎片。  
而这些东西,拼凑在一起就是一张藏宝图,可这里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在岳府。  
想起嬷嬷意味深长的话“只有找到这东西,你才能成为真正的人中龙凤。”  
是的,在傲天大陆之上,只有成为武者,才能做人上人。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6章回岳府前夜  
岳柠歌谨记着,不管是在A国还是在这儿,岳柠歌都只有一个目的,成为最强者!  
嬷嬷的身体不好,本来岳柠歌想等着嬷嬷驾鹤西去后孤身闯天涯的,这个奇怪的大陆,岳柠

歌还没有好好地瞧瞧,她可不想在乡野碌碌无为一生。  
不过,既然现在她回了营淄,就不会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当初那些个打发她回乡野的恶毒嘴脸,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手指突然触及到一阵冰凉,是一把嵌了宝石的匕首。  
昨夜的事,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Shit!  
不过……  
“那个人……怎么会在魏阀府上?”  
昨夜,岳府的车夫老朱带着岳柠歌在距离齐国都城营淄约莫百里处的驿馆住下。  
岳柠歌正盯着手中的羊皮碎片若有所思,突然有一阵强劲的武力正朝她的屋子冲过来!  
岳柠歌皱起眉,快速地将羊皮碎片给收好,赶紧往床榻上一钻。  
她的反应已经够快了,可对方的速度也不弱,一瞬间,一股寒风汹涌而入。  
“难道有人发现了我的身份?”岳柠歌正想着,却是嗅到了血腥味。  
她被送到乡下的时候尚在襁褓之中,所以并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底蕴,就算她要回营淄也不

可能给任何人带来影响,应该不该是有人暗中派了杀手过来。  
岳柠歌刚刚有了这个想法,那个人却是在她眨眼的瞬间钻进了她的被窝里面。  
岳柠歌和衣而睡,但指尖还是触及到了对方冰凉的身躯,登时岳柠歌就要动手——敢情是遇

上采花大盗了!  
该死的,就算武力没有通,但她还是知道很多能够徒手让人毙命的法子。  
居然敢侵入她的床榻,岂不是自寻死路!  
岳柠歌想动手的意图就算是在黑暗中也逃不开对方的观察,她的手正有所动,对方已经钳住

了她。  
“不想死,就配合。”  
他一身的煞气,带着血腥味实在让人作呕。  
岳柠歌想要将他推开,可双手被人钳制住,加上男人整条身躯都压在她身上,她根本动弹不

得。  
外面忽地想起嘈杂的声音来,岳柠歌忽然就明白了。  
这个男人不是采花大盗,只是在躲避什么人。  
男人的带着风霜的身躯在岳柠歌的被窝里面渐渐有了温度,可一身的煞气却是退不去。  
岳柠歌皱起眉,她刚刚一开口,却发现好似有什么东西抵住了她的大腿。  
岳柠歌瞪大了眼睛,黑漆漆的一片,她连对方的容貌都看不真切,这样子毁了清白,很不值

!  
然而容不得她多想,岳柠歌的房间门被粗暴的踹开,紧接着还伴随着车夫的声音:“你们不

能这样,我家小姐还在……”  
车夫的声音戛然而止,那些冲进来查探刺客的年轻官兵都面红耳赤。  
床榻之上的女人半露酥胸,泼墨一般的长发散落着,虽然看不清楚脸,但还是被这副香艳的

画面给震惊到了。  
女人的胳膊正抱紧了男人的脖子,官兵赶紧退了出去。  
车夫微愣之后,也赶紧退了出去,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却又觉得实在可耻:“这乡下来的女

子果然是没有教养的,才少看一会儿就惹出这么大的幺蛾子,果然是配不得军阀的少将军!”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第7章定时炸弹  
岳柠歌抱住身上的男人是迫不得已,就在官兵冲进来的时候,男人忽然发狠撕开了她的衣服

,她知道若是再不配合,只怕男人不仅仅会杀了她,还会……  
官兵退出去之后,男人倒没有食言,赶紧从岳柠歌的身上爬起来,然后朝外面瞧了瞧,已经

没有任何动静了。  
他拿出一颗夜明珠来,随意地丢在床褥上,仿佛施舍一样地看着岳柠歌。  
夜明珠有着昏暗的光芒,映得岳柠歌小巧而清秀的脸蛋十分精致。  
岳柠歌十分镇定地坐起身来,拧着自己的衣领,不让半分春光外泄。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男人看着她,眼底涌现出一股子狂躁来,饶是他冷静非常也抵不住眼前的诱惑,一瞬间,他

竟然对眼前的女人动了欲念。  
“我刚刚救了你!”  
眼下岳柠歌虽然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可这具身躯里面住着的可是22世纪A国的特工,她

什么世道没有见过。  
男人约莫二十出头,正是壮年,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两人刚才又有了肌肤之亲,男人眼底

的狂躁很明显是欲望。  
岳柠歌知道,若再不出声,等男人欲望涌上脑子,她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男人压制住腹部的躁动,深吸了一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岳柠歌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今夜已经出了岔子,若是不快些将那车夫解决掉,只怕明日见到

岳峰的时候,他会乱说话。  
岳柠歌捡起仍在发光的夜明珠道:“你不必知道,我们银货两讫。”  
男人嘴角微扬,他觉得很奇怪,眼前的这个女子不过就十三四岁,在经历了这么大一场动静

之后居然还能够镇定自若,而且……这个女子应该是个武者。  
只是奇怪的很,她身上有武者的气息,却没有武者的力量!  
“要我解决掉那个人吗?”  
虽然男人没有说明,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朝房门口看了过去。  
很显然,男人知道有些人留不得。  
岳柠歌摇摇头:“你快些滚,就是对我最大的报酬了。”  
男人皱眉,这么多年了,从未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岳柠歌并不想和男人耗下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孤男寡女很容易出事。  
男人没有久待,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岳柠歌,然后笑了笑:“也罢,江湖再见。”  
这个时候岳柠歌才反应过来,男人虽然满身都是血渍,可他却没有受伤,这个人真是可怕。  
目送男人离开她的房间之后,岳柠歌这才从包袱里面取出一件衣裳来,哀怨地叹了两口气后

才从被褥里面将顺手牵羊而来的匕首取出来。  
那匕首上嵌着一颗摧残的红宝石,如血一样的颜色,倒是让她喜欢。  
这个世界没有枪,那就用刀吧。  
对于一个特工来说,刀比夜明珠要抵用的多。  
虽然嬷嬷口口声声地说着,傲天大陆武者为尊,可每回子她要动刀动枪的时候,嬷嬷都会阻

止,美其名曰:姑娘家家的,就不要动这些了,日后以德服人,方成大器。  
岳柠歌换好了衣裳之后便是走出房门,她走到车夫房间的门口,轻轻地敲了三下门。  
车夫是醒着的,可他不愿意开门,并没有吱声。  
“朱先生,若你不开门我就在门外站一宿。”岳柠歌仰起头来看着夜色,还有大半夜才天亮

,若是站在这外面权当修行了。  
朱先生实在是觉得没法子了,这才穿好了衣裳来开门。  
他本不愿意让岳柠歌进屋子的,可岳柠歌凭借自身的娇小从他的胳膊下钻进了屋子。  
朱先生很无奈,他点亮了屋子里面的灯,实在是不耐烦了。  
“嫡小姐深夜到我的屋子里面做什么。”  
在看到岳柠歌“乱搞”男女关系之后,朱先生做什么都防着她,不愿意搭理她,不愿意开门

,不愿意让她进屋子都是防着她,他可不想被这位水性杨花的女子染了自己的名声。虽然朱

先生只是一个车夫、一个信差,可他有自己的信仰。  
岳柠歌道:“我希望朱先生能够离开岳府,离开营淄。”  
“凭什么。”  
岳柠歌不想她谋划的事情出什么乱子,但朱先生的存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1-23 22:55 编辑

###第8章他来了  
岳柠歌道:“若是我在这个时候解开自己的扣子,然后大叫,朱先生觉得你会被怎么样?”紧接着,岳柠歌又将方才那个男人留下的夜明珠和她偷到的匕首摆在桌子上,很明显的二选一,任凭是谁都会选。  
岳柠歌以最简单、粗暴的法子解决掉了这件事,岳柠歌现在还不想双手染血。  
朱先生离开后,第二日她亲自驾着马车回了营淄。  
在路上无事的时候她就会想起那个男人。  
他那满身的煞气实在让人敬而远之。  
想着想着,岳柠歌又将赃物给拿出来仔细地瞧了瞧,这匕首倒是上好的玄铁打造,上面的宝石嵌的不多,但却精贵,价值不菲呢!  
“那个男人虽然不是采花大盗,但也一定是江洋大盗,亡命之徒。”岳柠歌这样想着。  
“有什么样子的人年纪轻轻就满身煞气,大半夜了还被官兵追,其中肯定不简单。”  
想到这儿,岳柠歌握紧了匕首,不简单的人为何会出现在魏阀的府中,而且……  
那轮椅又是怎么回事?  
莫非,那夜逃走的时候被人给打断了?  
岳柠歌一想,心中已有了打算。  
是夜,她寻了套黑色的劲装,随后翻身出了岳府。  
岳峰在营淄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官,府中的奴仆也有限,加上岳柠歌的身份不得重视,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她的屋子。她翻墙出去,也是简单的事情。  
岳柠歌一路疾行,很快来到了将军府。  
将军府在夜间看起来更是气派,周围都有红灯笼,但凡有写着“魏”字的红灯笼高挂处那都是将军府的地盘。  
白天的时候岳柠歌对将军府没有什么概念,这会儿灯火辉煌的景象,让她在心底暗暗叹了一声——“腐败”!  
将军府占地广阔,岳柠歌也是探了一番才敢翻墙进去。  
当然岳柠歌并不敢像出岳府时候那般轻松,她探了探周围的情况,确定安全了之后才将脑袋冒出了高墙,却见一队府兵从墙下而过,吓得岳柠歌登时屏住了呼吸。  
将军府守卫森严,要查探虚实得加紧速度。  
待府兵走过,岳柠歌才轻轻松松地翻下墙来,这点小功夫还难不倒她。  
将军府宅院颇大,夜间和白天的视线也不大一样,岳柠歌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凭着白天的记忆终于是绕到了前府门,她记得……  
那个人应该是从这儿过去的。  
岳柠歌快步而上,不敢惊动任何人,沿着回廊而走,这里却是少了很多守卫,实在是让人费解。  
为了确保安全,岳柠歌爬上了屋顶。  
一路而行,却在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子。  
岳柠歌有些怀疑,将军府竟然会有这样僻静的地方?  
那人,莫非是军师?  
岳柠歌飞身而下,矫健的身姿稳稳地落在厚实的泥土之上。  
她走上前,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间门,却是“咦”了一声。  
没人?  
岳柠歌取出火折子,推开门的时候她更能确定这里没人。  
岳柠歌本想立刻关门朝旁边的房间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咕噜咕噜的轮子声响起来,岳柠歌心里“咯噔”一声——  
他来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0608 
财富
238817  
积分
150128  
在线时间
27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5-22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1-23 22:56 编辑

###第9章血水池  
猝不及防,岳柠歌赶紧往房间去躲。  
就在她关门的一瞬间才发现,这扇门下没有门槛!  
也就是说……  
“这间房,是那个瘸子的。”岳柠歌心中一想,却是不得了了。  
那个人正推着轮椅过来,岳柠歌避无可避。  
不行,怎么能这样被发现。  
岳柠歌接着外面的月光看清楚周围的环境,桌子、衣箱、衣柜……  
衣柜!  
躲进衣柜里面。  
如此一想便是如此一做,岳柠歌连多想片刻的时间都没有,径自打开衣柜的门,然而一脚踩下去才发现——糟了!  
竟是空的!  
岳柠歌脚下一软,身子直堕下去,情急之下赶紧催动体内武力,只是那武力一瞬间爆发让她浑身疼痛,甚至头疼欲裂,这么一上一下,却是让岳柠歌晕了过去。  
强劲运行武力委实难受,岳柠歌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可当她睁眼的时候,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只是前方好似有缓缓的水流声。  
岳柠歌揉着突突疼痛的太阳穴走了过去,她眼前越是闪现出一抹红光。  
几乎是下意识的,岳柠歌要躲,可一回过神却发现,红光不过是一场幻影,而真正在她眼前的却是一潭猩红色的“血水”。  
饶是岳柠歌从22世纪穿越而来,又在这个大陆生活了14年,也不知道这一潭“血水”是什么。  
这里颇为黑暗,岳柠歌不放心地将火折子给取出来,然后往方才来的路上照了照,很明显是一条缓坡,因为她方才一脚踩空心情急切,所以才想催动武力,哪知反而伤了自己。  
“唉,”岳柠歌自嘲道,“还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岳柠歌不打算坐以待毙,她朝那汪“血水”走了过去,走近离开她才发现那水竟然有淡淡的熏香味。  
忍不住多闻了几下,岳柠歌只感觉灵台一片清明。  
当真神了。  
“难道这水还有什么特异功能不成?”岳柠歌心道,却也是付诸了实际行动。  
她围绕这个水池走了一圈,本是打算用手去感受一下的。  
可又想到当年她苦修生化一门的时候付出了多惨痛的代价,就只是用鼻子猛吸了一口不明液体的气味,她就被送进了急救室,当年还成了一桩笑话。  
岳柠歌伸了一半的手只能收了回来,可是,就这么光看也不是办法呀。  
她正愁着徘徊的时候,咕噜咕噜的声音从上而下传来,登时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该死的,还阴魂不散了!  
她完全忘记了,当下是她夜闯将军府。  
岳柠歌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人逮住,若此事闹到了将军夫人面前,后者肯定是更瞧不上她了,说不定连魏将军都会觉得她行为不检,从而退婚。  
一旦退婚,她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这里是一处地下室,周围都是石壁,坑坑洼洼的倒是很好藏匿,只是她不确定对方到底什么来头。  
万一藏的深了又被发现,岂不是给对方一个瓮中捉鳖的机会,而她岳柠歌就很不幸的会成为那只鳖。  
轮椅的声音越来越近,岳柠歌根本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朝最角落的一处凹地藏了过去,她尽量让身子贴近了岩壁,努力地想和岩壁融为一体。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