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长安 - 原创专区 - 91baby - 妈妈网

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2 | 浏览:53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女帝长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6811857  
精华
帖子
102 
财富
1736  
积分
392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 
最后登录
2018-7-2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6811857  
精华
帖子
102 
财富
1736  
积分
392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 
最后登录
2018-7-22 
母后召开的宴会很盛大,我坐在皇子位上,环视着四方的美人
  “嘶”公孙裕这个混蛋又捏我的小肚子
  “殿下”
   公孙裕似动物幼崽害怕般的弱弱哼唧着,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彷徨
我一瞬间狼血沸腾
“罢了”
四面女子不动声色的交换视线,围堵有一道光线淡淡的,哀伤的
我偏头看过去
果然是风依安
“怎么了”公孙美人拿起酒壶给耶律皇子倒起美酒
“不知道,她的眼神有点伤感,唉,多情债”
“各位,今日是来为长安王选王妃的,各位有何才艺,皆可以上台表演”
我冷笑,王妃的名分自然可以吸引到不少人,我的母后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我看着那高坐云端的女子,一身凤袍,眼底再不复当年清澈
我看过母后当年的画像,娇俏小女,爱笑阳光,今日尊荣的皇后,哪怕笑着,也都无多少真意,儿子相互算计,枕边人有许多女子,这样的位置,得到了,又有什么好?
我静静的想事,没有注意到,场上的比拼已经落下帷幕,风依安立在中间
“母后,儿臣已有……”
没等我说完,风依安就开口“皇后,殿下也有心悦之人,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依安也不愿意棒打鸳鸯,只是,小女心悦王爷,故此,求皇后可否给个机会”
这姑娘,这姑娘
如此大气恢宏
“好,好,允了”
chapter
夜色深了
“丞相性情狡猾,是沽名钓誉之辈,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腐败,民不聊生,其罪当诛”
“你要怎么做呐”
“很多年前就已经算好了,只是还在等,现在也该到时间了”
“喏,我给你打造的”公孙裕看过去,只见明艳,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
是极好的玉
“为什么送我这个?”
“你的生辰啊,这都忘了吗?”
“谢谢”
“怎么这么感动”
“因为礼物很可爱”
我笑,不愿意追问什么,眼前这人,享皇子尊荣,亦要受常人不会受的苦
生辰之时,与父母分离,没有一丝一毫觉得不妥,显然已经习惯了
日子过的很快,云浮里关于丞相叛国的谣言越来越严重
多年前就开始筹谋算计的局,多年后如我的心意开始了
“殿下,小姐邀您一聚”丫鬟恭恭敬敬的道
我呆了呆,好久才想到,应该是风依安
我放下刚刚选好的衣服,理了理衣衫,就跟着上去了
包厢里很安静,我上去的时候就看见少女简单的蓝衣,倚靠在窗台上,轻轻招手唤我过去
我没有拒绝
“你看”街道上人来人往,穿着丞相府标志的人四处奔波
“不过树倒猢狲散罢了”风依安道
“不伤心?”耶律长安笑
“不会,这世上,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不是人力可以掌控的”
“这话有意思,像战书,又像明白的道路”
“你想多了”
“但愿”
“我有点不懂,我哪里及不上她”
无论怎样的女子,面对无疾而终的暗恋,总是心有不甘的
“你和她,本质上就天差地别”你是女的,我也是女的
风依安脸白了白,没有说话
我看了有些不忍心,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但若不说明白了,这小妮子估计还有一阵伤心
“风小姐,告辞了”
  风依安轻轻的唤“十五,亦是长安”
风依安一生只喜欢一个人,他叫十五,也叫耶律长安
回府的时候,我一路想事,一路安静
府里并不安宁,我多年未归,又不受宠,府里人人作恶
我刚一进门就看见公孙某人扑过来,重重的撞在我还在发育的小胸脯上
我强烈怀疑他是故意的,他居然还在笑
我狠狠瞪着正在控诉的公孙某人
随后唤来全府人
“我知道你们的主子是谁”
简单又淡漠的开场
她要一个最简单的王府
耶律长安优哉游哉的接过小七手中的一柄团扇扇了扇,浑不在意的说道,“但其实知与不知也都无所谓”她的语气很轻,带着股漫不经心的呢喃,但就是这轻轻呢喃让底下的奴仆全都噤若寒蝉
    因为,她的态度和语气无一不表现出她的不在意,而这份不在意往往才是最可怕的,因为那代表着在她眼里,他们没有价值
公孙裕微微笑,满眼怅然若失,这才是耶律长安啊!
无论可以与人怎么调笑,但骨子里依旧是金尊玉贵的皇子
    耶律长安似睡着了般不再说话,长安殿内的气氛一时静谧得可怕,跪在下方的奴仆更是不停的擦汗发抖,显然是被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吓得不行
“我不管今后如何,如今我是你们的主子,沉欲是本王王妃,她就代表这本王,若再不敬……”
很快的收复完王府,我就回房里睡着了
醒来时,我就长吁短叹的瞅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黑沉沉的,叫人心慌
细雨从窗外飘进来,落在我发间,脸颊,肩头,带起一丝丝的凉意。

  “长安,你是在想我吗?”

  我睁着眼,瞳孔中映着窗外的白影,随即呼吸缓了一秒,随后操起旁边的花瓶砸过去。
   有毒啊!大晚上穿白衣
  
  公孙裕接住那个花瓶,“长安,花瓶可不能当定情信物的。”

  含笑的声音穿过细雨,清晰的落在我的耳畔
  公孙裕从雨中走到窗台前,我这才注意到,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他身上竟然非常的干爽
武功,她永远不能拥有的武力
少年多病,故人疏,气力全失
只有那份天赐予的能力,和久经算计而越发清明的脑子
   公孙裕慢慢的将花瓶放在窗台上,和她隔着一个窗户对望。
   微弱的光在他眼中摇曳,将他那张脸衬得越发的温柔
   “长安,诺,给你带的好吃的”说着从宽敞的袖子里取出一个油包
   我嫌恶的撇撇嘴,心里却又点温热,像泡进了温水
   这个不食人间烟火高高在上的王者,竟被我拉到了如斯地步
   我竟不知对他是好是坏
   “尝尝,我找了好久”公孙裕貌似无心的道
   我浑身一僵,随即咬牙,不愧是公孙狐狸
   某人人畜无害的微笑
  那还非要我愧疚
日子过的快,丞相的命也很快没了
圣旨已经下来,我并没有多么开心,早就算计了多年的一切,得到了,也不是多在意
只是有点伤怀那个女子
在我想起那段久远的记忆之后
  母亲高坐凤位,后宫女子渴望了太多年的位置,踏血骨而上
“十五”我看不清母亲的眉目,这么多年渐渐的看不太清了,可这个亲切而又熟悉的名字总是会唤起那些久远但始终温暖如初的记忆
我忽然就想起那个第一次见面就让我莫名心慌的清雅女子
公孙裕抬手,栗子清香飘来
他仰着头,笑意淡若春花
我瞪大了眼“公孙,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公孙裕淡淡的笑“有很多”
譬如,我永远得不到母亲欣喜的目光
还有,我永远无法让你为我停留
长安
我讪讪转过头,身后男子目光瞬间黯淡,一瞬间恢复如常
“长安,丞相府留不得”
“我知道,但有些人无法抹去,风依安是个好女子,我欠了她”
“长安,你要知道不怪你,世事无法注定,而这情意亦是如此”
“我是知道,但……”
“但有些事永远过不去,对吗?”我看着这个笑的如阳春白雪般温暖的男人,心里满满暖意,只有这个人,永远懂我,知我
“我过不去”
“那放她走”
“好”
chapter
朝廷之上,她穿着浅蓝色裙子,整个人在风中摇曳生姿,她看见他一身朝廷命官的黑衣,不再是当初浅蓝色长衫温柔含笑的少年,眉宇不再轻狂,沉稳又淡漠
我静静的看着眼前绝色的女子,清雅脱俗,心中有一丝惆怅的心疼
我慢慢踱步到她身前,第一次直视这个女子,多年前的相救,我无心而为,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心思细腻的温婉女子,将我在岁月洪流中长久的记住
对不起,对不起,我付不起这浓厚情意,若我为男子,当不负卿
风依安细细的嗅着他身上的清雅香气,似风里升起一朵长生花,心里难言的酸涩,这么多年,这么多年,还是见到了他
“依安”低低的,玉色般的嗓音,风依安的眼泪一瞬间倾泻而出
“十五”我听着女子嗓音里隐约的哭腔,慢慢的,慢慢的抄起袖子
我解下身上的大衣,轻轻的披到她身上,触及到她的骨头,手指一颤,然后我又轻轻系了一个结
当初那个结系住了你人生的后续,今天我再还你一个结
这次,我教你如何打开
纤长的指间纷飞,我第一次这样用心又细致的做结,对不起
对不起你的思念,对不起你的爱意
“依安,你很好”
“我知道”风依安高昂着头,这是她的骄傲,这是她风家的尊严
“我还没学着去喜欢一个人”我顿了顿,下定决心般“但那个人……”
“十五,我知道”风依安微软的笑,这个她一开始就爱上的男人,风雅少年,世人总说他不好,没关系,她自己知道就好
知道他有多好,知道他不会是自己的
  有些东西,一直得不到,一直百爪挠心的痛,可痛着痛着也就习惯了
  耶律长安缓缓捂上心口,砰砰跳,是她的心跳“对不起,你来晚了一步”
一步,即一生
  “长安”风依安轻唤“耶律长安吗?”她微微一撇头,灵动少女姿态“我还是喜欢十五”
我笑“那就这么唤我”
“十五,再见”风依安巧笑嫣然,这一刻她似乎闻到风里长生花的香气越发浓烈
再见了,我的少年
似那年风里开起一朵长生花
“怎么不直接告诉她你是女子”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对于她这样兰心惠智的女子,这样更好,让她明白耶律长安只是瞎了眼不喜欢她,而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子,我不想让她那么多年的感情无法自处”
我想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这个傻傻的,拽着我给的片刻温暖就守了十几年的女子
多年感情重托,多年情感相复,耶律长安何德何能,无以为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6811857  
精华
帖子
102 
财富
1736  
积分
392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 
最后登录
2018-7-22 
日子安稳了一些时日,直到今日我找不到公孙了
凤栖宫正爆发着她建造以来最凶恶最冷漠的争吵,来自于这世上本该最亲密,相依相偎的一对母女
我背对着她,慢慢抄起袖子
“你要去吗?不许去,你若去了,我就死在你面前,死在这凤栖宫里,我要你这一生都要抱着这样的罪孽活下去”身后女人抛却了优雅气度,披头散发,眼神血红的,如是说
这是她的娘亲
娘亲,在世人记忆里都是温婉宠爱,对着自己轻轻的笑
她的母亲,就这样一步步逼她,逼她走一条两难的路,走,母亲血溅当场,她这一生不得安宁,不走,她这一生再无法触及温暖的指间
我霍然回身,眼神里触目惊心的痛“你又这样逼我,又用你的生命逼我,那么多次,那么多次,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你的女儿啊!”抑制不住的颤抖
那么多年,她拼了命的做事,活着,她不让她有不要女儿身份,她就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她让她昏庸无能,她就这么做
这么多年,她失去了多少,女孩子对于裙子,对美丽,对胭脂俗粉最平淡的向往,他做了长安王,巩固她的地位和荣耀
她本来该是长安长公主的
昔日云家长女娇艳如花,今日尊荣皇后,血色尽失
她不是不痛的啊,这是她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在后宫争斗中生出来的苦难的早产儿,这是她的女儿啊
可这后宫荣华,家族兴衰只有皇子才可抹平这一切
她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受苦
她看着襁褓里刚刚被洗去浑身血迹的软软的娃娃,面容温软,细细腻腻
她低下头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孩子眉间,一抹鲜红血迹,她咬破了自己的唇
她一生最爱自己,不喜自己受半点苦
却在此刻,给了自己第一个伤口
孩子,对不起,永远别原谅你的……娘亲
“不,我要走”我默默站立,是前世适当温度的清水,是夜里温暖如初的奶香太浓,太烈了,所以,这一辈子,这么苦
天意都在推着她,推着她离开,我不欠你们什么,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孩不是我,她是死胎,而这些年,为云浮,为母后,她抛却了所有
而现在,她要为自己而活,谁敢拦,我必不死不休
耶律皇后看着那个一步步离开的瘦弱孩子,恍然间感觉她在一步步远离自己,走出自己的生命
一步,一步
她终于忍不住“长安”
步子一顿
她脸上是早知如此的从容
我再不停顿,一步步走出了我生命里这些没完没了的纠缠
自此,海阔凭鱼跃,我只是长安
chapter
神殿
云雾缭绕,一位白胡子老者抚弄自己的长须,脸上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老祖”白衣男子,清雅如竹
老祖满意的笑“长舒,你果真不愧是我的弟子,这么快就继承了一半神力,想当年啊”
“不及老祖,长舒只是尽力而为”
“长舒,瑶华池开了,她回来了,我算了算,就是今日如果她迈出去了,就是大患,长舒,你下去找寻,若……”杀机四伏,一瞬间眉目慈祥的老祖就变了个人
男子倒是一脸淡然“是,老祖”
诸葛长舒走出大殿,身体一颤,他默默抬手,鲜红血液
纵使少年传奇,但也终究受了伤,只是,男子笑意淡如春花,谁会在意呢?
诸葛长舒站直,就迈步离开,而那抹鲜血就像未曾出现
我骑着马,一刻不停,虽然不知道母后,心骤然一疼,虽说为自己而活,但若说什么都不在乎了,我也是做不到的
公孙裕一向谨慎又聪慧,不知道母后怎样骗他到那样危机四伏的地方
但可想而知,一定又是因为我
我忽然紧紧闭眼,他人情意如山重,不敢轻易辜负
大军压境,他看着她只是淡淡笑,漫天剑雨迎面而来,她忽然伸出手,洁白如玉的长指轻轻一点
“停”
然后公孙裕就看见了奇异的一幕,剑雨戛然而止,最后轰然落下,已是败军之迹
然后他看见那个女子一瞬间血色尽失,身体轻晃,随即稳住
白光一闪而过,他运集目力,是一条细细的链子,环在她身上
“长安”
耶律长安微微一笑“走吧,带你回家”
“好”没有再问什么,他只想听她说
云浮大陆称霸的秘密是神术,而耶律长安的能力为言灵和意念
神术虽好,却不能经常使用,用一次就是把自己的寿命与上天做赌注
不过,这些事也没必要告诉他
何必让他揪心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