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73 | 浏览:16729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科幻未来] 《末世养娃手札》作者:包包紫(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76 路又被堵了
门后面,胡帧手里抱着呵文走了进来,她刚刚从五楼下来,还不知道安然和陈娇谈了些什么,只是可能陈娇一脸怒气冲冲的跑回了五楼,胡帧便抱着呵文,问道:

    “你们俩又怎么了?”

    “没事儿!”

    安然摇了下头,不想把自己跟陈娇说的话,对胡帧复述一遍,总共就那么几个活人在,她不想把这话说出来了,弄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说她虚伪也好,说她做作也好,反正人性大概也就这样儿了,今日若是身份对调,她不信在关键时刻,胡帧和陈娇会反过来保护她。

    只是大家最好都期盼着,不要到最后的那个关键时刻。

    然后,安然坐在了床上,拿出免洗的消毒洗手液来,使劲儿的搓了搓自己的手,像这种带有酒精的消毒洗手液,在医院的墙上到处都是,之前安然是没觉得这个有什么用,后面看到陈娇拿着消毒洗手液的瓶子在丢那个婴儿丧尸,安然便觉得用这个来洗洗手,也是不错的。

    胡帧在17床旁边忙活着,将睡着了的呵文放在她的床上,又开始整理从五楼搬下来的食物,好一阵儿的忙碌。

    一边的安然瞧见了,一边用免洗消毒液搓着自己的手,一边看着胡帧,问道:“你怎么又搬下来了?这么搬来搬去的,不嫌麻烦吗?”

    “没办法,你现在是我们的守护神,你在下面,我们当然得搬到下面来了。”

    胡帧弯腰整理着床铺,顺便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呵文,满脸都是温柔的笑意,只是她这理所当然的一句话,跟陈娇的想法一模一样,噎得安然心里又开始不舒服起来了。

    她垂目,没接胡帧的这个话茬儿,只是使劲儿的搓着自己的手,心里头郁闷得不得了,现在胡帧和陈娇把她当成守护神,可她的守护神又在哪里?这世上,谁又能来保护她?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医院之外,数条街区,辐射到整个星区,再到湘城,甚至更远一些的地方,已经全然沦为了一片废墟,星子渐渐在天空闪亮,一轮圆月边缘犀利又冰冷的挂在空中,银辉照着大地,废墟中,只剩下漫无目的,到处游走的一具具行尸走肉。

    有的丧尸,走着走着,会突然宛若率先进化了一般,发出了一声“嗬嗬”的叫声,身周便有许多丧尸听见了这叫声,迅速聚拢过来,看来这丧尸下一步的进化趋势,就是召唤同类了!

    一辆黑色的路虎在夜空下高速疾驰,却是在前方乱七八糟堆放的车前踩了急刹车,开车的战炼嘴里嚼着槟榔,打开了车窗,扭头,看着堵路的车辆附近,缓缓游走出一只两只三四只的丧尸,他将嘴里的槟榔吐出了车窗。

    那被嚼得稀烂的槟榔就那么飞了出去,砸在地上,显示出了主人此刻内心的烦躁。

    “艹,路又被堵了。”

    副驾驶座上的老猫,是四个兵里,年龄最长的那个,掰着自己的手指骨,咔咔作响的同时,偏头看战炼,问道:

    “阿炼,怎么办?还往湘城去吗?”

077 战炼和老猫
这辆路虎车里,只剩下了两个人,就是战炼和老猫,剩下的那两个,在南下北上的岔路口就分开了,那两人都有自己的家人要找。

    而老猫家里,就只剩下了一个老母亲,还在福州,比湘城还要往南,就先跟着战炼到湘城找安然,找到安然,或者没找到安然,总得路过湘城,然后再继续南下去福州找老猫的老母。

    本来他们四人杀出重围,一路上也遇上了不少幸存下来的连队兄弟,大家合计着准备去军区的火药库去捯饬点儿重火力武器,比如坦克战斗机之类的。

    但火药库的大门却是已经被紧急关闭了,军区就是这样,在整个军区面临瘫痪的时候,会有意无意的触发一些自动警戒,尽管战炼几个不是普通兵,但一个军区的火药库大门,也不是战炼这四个特殊兵种打得开的。

    更别提那些寻常军人了。

    那非得是神人才打得开!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整个茫茫大军区里,找到那几个可以直接给警戒系统授权打开军火库大门的丧尸,拿了它们的手指指纹.....这不是开玩笑呢嘛,他们还不如跑到外头去找辆车,直奔目的地呢!

    这样与亲人们汇合的时间也快些。

    然后又想去哪儿弄架飞机,结果好像军区里的活口也不止他们这一群,他们那伙人所在的大队,位于军区的最偏僻处,等到他们跑去找飞机的时候,飞机啊,零碎的**弹药啊,早就被别人弄走了。

    然后一路上,不断的有人离开,要去找自己的家人,到了这地界,就只剩下战炼和老猫了。

    “去。”

    战炼就一个字,斩钉截铁的没有丝毫犹豫,他打开车门下了车,穿着一身军绿色的丛林作训装,裤脚扎在军靴里,站在车门边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帽子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就从车子里摸出一根头巾来,红色的头巾上印着黑色的骷髅头,显得脸上的神情略有凶悍。

    然后,他开始捏着拳头掰手指骨,脖子上的脑袋扭了扭,眼睛看着那些聚拢来的丧尸,活动筋骨。

    副驾驶座上的老猫跟着下了车,车门刚打开,战炼那边一拳头过去,就揍上了一只丧尸的脑袋,那脑袋瓜子在他的拳头下,就给被揍散的西瓜般,往四处崩裂。

    而战炼的拳头,在月光下,泠泠泛着金属的光泽,毫不歇气的又开始揍下一只。

    老猫夸张的“哇”了一声,从后腰抽出随身用的军刀,脚步一动,就像是用上了电影儿里的凌波微步神功,还带了重影特效,身形也在数只丧尸之间来回急速穿梭,月光下,就只看见老猫的一个影子在动,根本捕捉不到他的真人。

    这能力来得莫名其妙,老猫用的得心应手。

    然后影子停在了战炼的身前,看着战炼一拳头揍飞了一只丧尸的脑袋,老猫啧啧道:“我说,你这暴力倾向,是越来越严重了,明明能文明点儿解决,干嘛一定要用拳头?你老婆就是受不了你这脾气,所以才要跟你离婚的吧?”

    所谓文明点儿的解决,不过是把拳头改成用刀而已!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78 伤口上撒盐
战炼抿着唇,朝老猫投去凶狠的一眼,一拳头往老猫的脑袋上飞了过去,老猫一闪跑远了,剩下战炼在后面怒道:

    “老往伤口上撒盐,有意思吗?”

    差不多快大半年了吧,他跟他老婆怎么离的,这事儿就只有他跟他老婆知道,根本不像是队里人猜的那样,是他脾气大,有暴力倾向的关系。

    实际上,跟前妻在一起的时候,战炼的脾气非常的好,前妻的脾气也温柔,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情,安然基本不提反对意见。

    比如从买房买车上就能看出来,他说房子买哪儿就买哪儿,车子买什么牌子就买什么牌子!

    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这是不是因为他前妻没钱就没发言权的关系!

    最后是怎么被逼出脾气了的呢?就是他前妻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嘴边儿上,当他找个老婆很容易一样,一打电话就提离婚,一提离婚,战炼就克制不住自己要爆炸,那三个月,要不是最后听见安然哭了,战炼还打算一直跟他前妻耗着,至少要耗到他退伍再说!

    现在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一条原本两天就能跑完的路,硬生生的拖了十几二十天,高速又堵住了,就是把这条高速上的丧尸全杀了,车子除非抬过这排障碍,否则只能徒步过了障碍再找辆合适的车了。

    所以战炼的火气一日比一日大,时间每过去一天,安然的生存几率就越是渺茫,若是最后找到安然,结果是坏的,战炼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这个前妻丧尸。

    所以他们这样的人,有时候,还真有些希望找不着他们的亲人,这样也能留个念想,能天南海北的一直找下去。

    他和老猫就这么慢慢的往前清理丧尸,挪着挪着,就往湘城更近了一步,天渐渐的亮了,世界很广阔,却又好像咫尺天涯一样,那样的绝望与希望掺杂着,风吹来,都带着一股眼泪的悲伤味道......

    天空一碧如洗,蔚蓝蔚蓝的,是从未曾见过的清澈,安然花了几天的时间,将三楼的丧尸清理得差不多了,带着娃娃和呵文,到了三楼的空中花园里晒太阳。

    难得有如此放松的时刻,胡帧和陈娇则去了三楼收拾物资,安然弄了一床被子,铺在草地上,将娃娃和呵文放在被子上,看着他们俩胡乱舞着两只小手,踢着小脚的样子,安然也坐在了草地上,一脸微笑的抬头,吹着微风,神情有些惬意。

    她将四楼所有的花花草草,还有那株牛油果苗都搬了下来,除了一盆粉雪山外,其余的全都种进了空中花园里,地方大了,花草的根茎能生长的范围更大了。

    花草很欢喜,安然也很欢喜。

    不知不觉的,惬意之间,安然觉得自己手掌心下的小草在动,她低头,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用手撑过的那一小片草地,果然,那一簇小草,长得比周围的草都高一些了。

    “你们也太容易长高了。”

    安然笑着扯了扯最高的那一根草叶子,她这几日被胡帧和陈娇跟得勤,加上她的体力越来越好,力气好像也越来越大了,从一开始的杀一只丧尸就要休息一会儿,到现在一口气杀三十只丧尸都不带喘的。

079 讨厌的和事佬
  这会儿安然就只是碰了一下地上的小草,小草就长高了,她觉得吧,是不是花花草草本来就比能结果的果树好催生一些呢?

    还是她只能催生花花草草?

    不管怎么样,这也不是一个怎么好的消息,但也不坏,安然觉得自己这个异能,算是个鸡肋吧,花花草草就是看着好看而已,又不能吃不能喝的,其实她也不知道上天让她觉醒这么个鸡肋异能,有什么安排,打算让她回归人类社会后,开个花店挣钱吗?

    安然一门心思的开始思考今后如何开花店挣钱时,胡帧抱着一大摞的书从三楼里面走了出来,到了空中花园,走到安然坐着的地方,将那一摞书放在了地上,对安然喘着气,说道:

    “刚才在一些医生的办公室找到了这些。”

    “书?”安然不自觉的打了个呵欠,然后不好意思的冲胡帧笑笑,“我认识它,它不认识我啊,你拿这些干什么?”

    “都是一些儿科用药的专业书,多看看,对带孩子有好处的。”

    胡帧说着,就塞给了安然一本厚得比词典还要厚的书,然后自己抱着一本书,坐到一边看去了,安然眨了眨自己犯困的眼睛,翻了一下手里的词典...那字太小了,她看不清啊。

    “帧姐,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对看书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安然,将手里的书枕在脑后,躺在了草地上,顺便同胡帧聊个天。

    “在小区楼下开了个小超市,不挣什么钱,挣的钱全拿去做试管了。”

    胡帧谦虚的笑笑,也放下了手里的书,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看着就在她身边睡着了的呵文,对安然说道:

    “我这个人,可能是做生意做习惯了,总是以和为贵,所以总是夹在你跟陈娇两个人之间,充当个讨厌的和事佬。”

    虽然胡帧没什么病,但多次试管失败,她对医学方面也还是有些兴趣的,没事儿的时候,就经常会翻下书,找找自己身体上的毛病,找找为什么会试管失败的原因。

    久而久之,胡帧也算是养成了一种看书的习惯,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捧着本书看看。

    至于现在这种状况,安然和陈娇两看相厌,胡帧那以和为贵的个性,就自然夹在了中间充当润滑剂,其实她自己也知道,润滑剂不好做,陈娇和安然都挺讨厌她这么中立的。

    但是对于胡帧来说,实在是没有办法,现在能说话的就三个人,这么大一家医院,另外两个活人只会嗷嗷的哭,安然面对陈娇的骄横,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胡帧不充当这两人的润滑剂,谁来当?

    安然垂目,心里头有些惆怅,“其实我也不讨厌你,你这样的人,放在以前,我们俩能成朋友,很好的那种。”

    又会开导人,脾气又好,安然最喜欢跟这样的人一起玩儿了,没事儿的时候,就拉出去一起逛街看电影,打发一下老公不在的空虚寂寞冷,其实也挺好的。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80 美国没有丧尸
  这样一想,安然又觉得,就是以前那种觉得孤单乏味的日子,在现在看来都像是生活在天堂,她那时候是折腾什么啊?非得跟她前夫离婚,放现在试试?生存都难了,还有什么心思整天想着要自由,要重新开始寻找幸福?

    气氛,一时之间陷入了一种绝望的沉默之中,娃娃在被子上玩了一会儿,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了一会儿,陈娇突然从三楼跑了出来,站在玻璃门边,冲安然和胡帧挥手,兴奋道:

    “我想起来了,这里有个污物通道,从污物通道一出去,到医院的一楼急诊后面,正对着急诊药房,急诊药房和门诊药房是相通的。”

    安然猛的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偏头看着陈娇那兴高采烈的样子,斥道:“你小点儿声儿,把楼下的丧尸都引过来了。”

    “怕什么,反正它们很好解决!”

    对安然的警告,陈娇不以为意,好像那个去解决丧尸的人不是安然,而是她一般,说得十分轻松,她高兴的走到胡帧身边去,坐下来,炫耀道:

    “这家医院的装修工程,就是我老公做的,我本来要去美国生产的,但是临走的时候提前发动了没办法,只能半夜送到这家医院来,哎胡帧,我们出去后,等我找到我老公了,让他给你钱,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还带你去美国玩儿。”

    一边被陈娇刻意忽略的安然,忍不住就嗤了一声,酸不溜秋的说道:“你以为美国就是天堂啊?生个孩子都往美国跑,你怎么不干脆移民美国算了?美国没有丧尸!!!”

    “我跟你说话了吗?”陈娇偏头怼了安然一句,又转过头来,拉着胡帧说道:“别理她,以后我给你钱,不给这个姓安的。”

    “哎哟我好稀罕!”安然怪里怪气的叫了起来,这陈娇还以为她缺钱吗?这段时间,她收集到的纸钞,都有好几万了。

    以后肯定还能更多。

    坐在草地上的胡帧,忍不住就是叹了口气,“好了,你们别吵了,我们去看看那条污物通道外面,安全不安全。”

    根据安然的计划,要从这家医院出去,还得带上药品一起走,所以一楼的药房是她们即将搜刮的目的地,而陈娇所指的那条污物通道,是医院的清洁工们,用来运送垃圾的电梯,现在整栋医院都停电了,电梯当然不能运行了。

    但是一般的污物电梯边上,都会配一个从一楼到顶楼的楼梯,相比较那种安全通道来说,走污物通道的人,会更少一些,污物通道也能直接到地下室,不过通道的门,一般都会设置在一些比较僻静的角落,而且大多时候都是锁住的,不会轻易教前来就诊的病人发现。

    陈娇带着胡帧,跑到了空中花园的一侧,指了指栏杆外面的一个犄角旮旯,对胡帧说道:

    “从污物通道下去到一楼,这里就是出口。”

    安然也走到了胡帧的身边,探着身子往下看着,从三楼往一楼看去。

081 急诊药房
从陈娇指的这个方向往下看,果然有一片小小的空地,空地边上放了两三只很大的垃圾桶,垃圾桶边上徘徊了几个穿着蓝色清洁工服装的丧尸,而空地的对面,则是一排的窗户,窗户里面就是急诊药房。

    安然衡量了一下,必须要把污物通道外面的丧尸给干掉了,才能进入急诊病房里拿药,现在丧尸的听觉越来越灵敏,如果不干掉空地上的丧尸,会很容易引发后患。

    “我叔叔在湘城的政府部门工作,只要我们出去了,找到了政府,我保证让你们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陈娇站在胡帧边上,伸手,很讲义气一般的勾住了胡帧的肩膀,她相当自信的放出了豪言壮语,也不知是真有这个实力,还是作假的。

    安然想着陈娇这一路来的做派,说不定还真有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叔叔,这末世来了,在今后的幸存者聚集地里,有个政府方面的熟人,到底还是好办事一些的。

    “你就不担心,你那叔叔也变成丧尸了?”忍不住,安然就给陈娇泼了一盆冷水。

    陈娇一愣,眼中有些什么空洞的神情一晃而过,旋即,又信心满满的安慰着一脸担忧的胡帧,“没事儿,我家亲戚朋友多的是,我伯伯在武装部做事,还有个阿姨在药监局,还有个......反正你们俩今后跟着我,保证让你们一辈子都不愁吃喝就是了!”

    她好像自己都在担忧着什么,却依旧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仿若眼前的末世,就是一道细小的难关般,只要她们三冲出了医院,一切都会走向正轨,光明与美好,全都会回来一般。

    对此,胡帧只是勉力笑笑,安然不置可否,未来是怎么样的,其实她们三个都不知道,现在还能吵吵闹闹,说不定出了这家医院后,大家就会分道扬镳,谁也不会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会要怎么走。

    而且眼瞅着这家医院里的食物越来越少,也到了要出去的时候了。

    药品准备好后,到了地下室,那里的丧尸会更少,安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如此一打算好,三个大活人就开始准备了。

    安然当然是这里头的武力担当,她拿着水果刀,从飘着垃圾腐臭味道的三楼的污物通道里,慢慢走了下去解决清洁工丧尸,胡帧负责收集医院里的食物,而陈娇呢...她自愿留下来看孩子!

    虽然将娃娃和呵文留给这么个不着调的陈娇看守,非常的不靠谱,但现在人手不够,陈娇也只是用眼睛看着孩子,只要孩子一哭,她就会去找胡帧,所以倒也不用太过忧心。

    安然尖着耳朵,从污物通道里下去,听着三楼空中花园里的动静儿,迅速解决了一楼污物通道外面的三只清洁工丧尸,直接窜到了急诊药房的窗户外面,轻轻用手一抬玻璃窗,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这玻璃窗竟然没锁。

    一楼的窗户,一般都安装了防盗网,特别是药房这种地方,没有防盗网简直不可能的,但是防盗网上也会安装一个安全窗,可以用来打开防盗网,以防发生了火灾之类的,好作逃生用途。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82 三个药房都是相通的
现在这个药房窗户上的安全窗就敞开着,上面趴着一副骨架,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粉碎,骨头上已经没剩下几片肉了,干涸的血迹糊慢了整个窗台,看样子应该是药房里的幸存者跑不出去,想打开防盗窗上的安全窗离开。

    结果,还没等爬出去,就被丧尸吃了。

    骨架还保持着要逃生的姿势,天气一暖,就有数只苍蝇在这骨架上飞来飞去的,忒讨厌。

    安然忍着空气中的那股腐臭味,轻手轻脚的将悬挂在窗户上的那颗还留有一些肉的烂头颅,并着雪白的,带着一些碎脏器的骨头一起,拖拽出了窗户。

    想想,安然还是小心翼翼的给这个幸存者放在了地上,头是头,手是手,脚是脚的给他摆好,让他躺在一边的绿化带里,毕竟死者为大,留些尊严与他吧。

    刚一直起腰来,安然转头,就看到了一只丧尸站在窗户里,灰蒙蒙的眼睛看着她,似乎正在辨识声音,方才安然在拖拽骨架的时候,悉悉索索的难免会有什么声音传出来,会吸引药房里的丧尸也不奇怪。

    安然心中一跳,不退反进,踮起脚来,一只手勾住了窗户内丧尸的脖子,将它的脑袋拉得离她近一些,一只手举着水果刀,直接扎在了丧尸的脑袋顶上,往里头一撬,就把脑子里的钻石给撬出来了。

    大概这杀丧尸,也是讲究个业务熟练的,安然这些天,光用水果刀杀丧尸,就弄坏了五六把水果刀,那五六把水果刀也不是白白牺牲的。

    这让安然可以不用手指去捻,光凭下刀的手感,就能探到这丧尸的脑袋里,那一粒小小的钻石在哪儿。

    大多数钻石,都在丧尸的约眉心处,那些青筋汇集的地方,再往脑内深入一些,刀子进去,刀锋一撬,就能将那粒钻石撬出来。

    干掉了窗户里头的那具丧尸,药房里就没有什么丧尸了,本来末世来临的时候,就是在医院还没上白班的时间,药房里总共就没有几个值班的医生,门诊药房没开门,急诊药房这边也就两个值班医生。

    其中一个被另一个吃了,另一个被安然杀了。

    她翻窗户进了急诊药房,在这偌大的药房里看了一眼,鼻翼间吸进去的,是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道,安然便往急诊药房里头走,过了门诊药房,再往前走,便是中药药房了,这三个药房都是相通的。

    很好,不错,这太方便了!

    安然又从窗户里翻了出去,打算找胡帧过来拿药,刚一爬上三楼,就听到了娃娃在三楼里声嘶力竭的哭着。

    那哭得嗓子都嘶哑了的程度,好像时间都挺长了,可安然在一楼根本没听见,她用脚趾头一想,就知道陈娇把娃娃从空中花园里抱进了三楼里面,不然安然根本不可能听不见娃娃的哭声。

    她的脸立即板了起来,推开安全门往三楼里面看去,娃娃给陈娇放在了地上,而陈娇正抱着呵文在哄,呵文也在哭,像是听见了安全门的声音,陈娇回过头来,松了口气般,看着安然说道:

    “你赶紧哄哄你女儿吧,一直哭一直哭,我抱呵文去找胡帧。”

083 人生最宝贵的一课
本来娃娃开始哭了,陈娇就准备去抱娃娃找胡帧的,可是刚走进门,空中花园里的呵文又开始哼唧了,陈娇无法,她只有两只手,从来没抱过孩子的她,肯定没那个力气一只手抱一个婴儿。

    所以陈娇就把娃娃放在了地上,直接跑出去把呵文抱了进来,结果就是两个孩子一直哭一直哭,呵文到底还是陈娇生的,她就一直抱着呵文晃,而娃娃呢,放在地上,先不管了。

    那地上多冷啊,娃娃尽管身上穿着空心棉的婴儿和尚服,外面还包了包巾,可到底还只是个未满月的新生儿,就这么被陈娇放在了地上,她把娃娃放什么桌子上,凳子上都好,为什么要放在地上?

    安然心里疼得要命,狠狠的瞪着陈娇,来不及说话,立马跑上前,赶紧抱起已经快哭得痉挛了的娃娃,找了个金属椅子坐下,撩开衣服来给娃娃吃奶。

    然后安然抬头,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陈娇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是为什么事得罪了安然,陈娇说完话后,早已转身急着去找胡帧了。

    安然气得要死,咬牙,捏着手里的水果刀,尽了最大的努力,克制自己没追上去一刀捅了陈娇,她拼命的告诉自己,她不是一个杀人恶魔,她杀的都是丧尸,一言不合就杀人,那是不对的!

    她很怕自己杀丧尸,真的杀成了一个心理变态。

    可怜的娃娃,小小的身子僵硬着一抽一抽的,一闻到了neinei的味道,就迫不及待的停止了哭泣,一口咬住了妈妈的奶,吃一口,可怜兮兮的哼唧一下,似乎在表达自己的委屈一般。

    安然看着娃娃这样,哭了,心里一阵阵的发冷,这就是她不在,她女儿所遭受到的待遇,这让她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女儿,永远不能离开自己的照拂范围,也永远不能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任何人照顾,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会那么的疼爱娃娃。

    陈娇给她上了,人生最宝贵的一课!

    接下来的日子,安然不再跟陈娇抬杠,甚至对陈娇的任何好吃懒做的行为,都视而不见,她像是已经打从内心,真正的放弃了陈娇一样。

    陈娇现在对她的依赖心越来越重,这对陈娇并无半点好处,以前安然还会说陈娇两句,现在?!关她屁事,看着吧,关键时刻,安然第一个就会舍弃陈娇。

    她径自沉默的抱着娃娃,翻找着四楼的物资,在那些产妇的病房里,找出了个婴儿旅游背巾。

    这个婴儿旅游背巾的样式,就好像一件衣服穿在身上一样,娃娃就放在背巾的兜里,小小一只,跟安然挺着大肚子的时候一模一样,她出去杀丧尸的时候,就趁娃娃睡着了,把娃娃捆在背巾里,绑在身上带出去一起杀,再也不把娃娃留给陈娇和胡帧了。

    所谓的团结一心,便是这样的团结一心,陈娇和胡帧既无法替她保证后顾之忧,那安然自当做好全面独立的准备,她要做一个随时随地能抱着孩子杀丧尸的女人!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84 你就忍忍怎么了
  当一个女人,自己带得了娃,杀得了丧尸,找得了物资的时候,任何人对这个女人来说,那都是多余的。

    包括战炼!

    以前,安然在出去杀丧尸的时候,还仰仗着胡帧找物资,陈娇看娃娃,可是现在,她不了,一切的一切,她都自己做,虽然琐碎了,可是她慢慢来就是。

    时间还很长,她会慢慢的学习,如何一个人,在末世里带着孩子,好好的活下去!

    最主要的是,安然竟然突然悟出了一个真理,她想得很透彻也很明白,她死了,陈娇肯定不会管娃娃,而胡帧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未必会把娃娃和呵文一起带出医院。

    所以她带着娃娃去杀丧尸,她没死,娃娃也不会死,她死了,娃娃也随她去吧,总比留在这个未知的世界,活活哭死饿死强,至少跟她在一起,她们母子是进了同一只丧尸的肚子,她会在黄泉路上,一直抱着娃娃,相互依偎着去投胎转世!!!

    背巾很有束缚感,娃娃被绑在里面,只要安然不做过份颠簸的剧烈动作,随便轻跑一下,不会把娃娃弄醒的,最主要的是,孩子在妈妈的身体里,本来就对妈妈的心跳有熟悉感,这会儿娃娃也是被绑在安然的心口,脑袋趴在安然的心脏上面,所以就算是不用安抚奶嘴,娃娃也睡得很好。

    裹着背巾里的娃娃,安然下了三楼,胡帧正手拿一卷黑色的塑料袋,准备跟在安然的后面去药房里拿药,看见安然用背巾抱着娃娃,急忙上前来,准备去接安然怀里的娃娃。

    安然却是板着脸,一侧身,一言不发的拿着水果刀,进了污物通道。

    胡帧一脸的莫名其妙,回头看看抱着呵文的陈娇,问道:“你俩又怎么了?吵架了?”

    “谁知道她怎么了?”陈娇完全没注意到安然的情绪变化,只是抱着呵文,打了个懒洋洋的呵欠,“她这个人本来就阴阳怪气的,说不定这些日子,杀丧尸杀出神经病来了,哈哈。”

    “你呀,你就不能好好的和她说话?”

    胡帧摇摇头,看着心大的陈娇,她知道陈娇这个人,其实也没什么坏心,不过就是因为在末世之前,被周围所有人都宠坏了的那种,年龄长了,但心却没有长大。

    这样的人,其实比她都还不适合在末世里生存一些。

    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陈娇自己不想长大,就只能依靠安然生存,但偏偏陈娇自己又是个心大的,安然又喜欢什么事情闷在心里,长此以往,陈娇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安然,恐怕陈娇自己都不知道。

    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安然的爆发期,到时候所有的都晚了。

    “我倒也是想。”陈娇冲胡帧一脸的为难,“可你看她每次的态度,也不见得多好,那脸一天比一天麻木,我想好好找她聊个天,可一看到安然那张脸,就忍不住怼她。”

    “理解一下吧,换你每天不停的杀丧尸试试。”胡帧白了陈娇一眼,心里头也有些替安然觉得委屈了,“她本来压力就大,为了发泄压力怼一怼你,你就忍忍怎么了?”

085 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我......”陈娇这人,放在末世前,哪儿是个能受气的?但被胡帧这样一说,也只能相当委屈道:“那我下回忍忍就是了,发泄压力?我也有压力好不好!!!”

    这人的性格,哪儿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改回来的?

    陈娇的确有些为难,实际上,末世都来了这么久,她从一开始的讨厌安然,变成了现在的依赖安然,心里头对安然也不是没有感激。

    只是吧,这人的性格,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扭曲的,每回安然一怼她,陈娇就忍不住要怼回去,她控制不住自己啊!

    楼下,安然带着娃娃,宛若散步一般,渐渐的走出了污物通道,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熟睡的娃娃,又看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的一只丧尸,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唤,

    “过来!”

    那只丧尸就听见了声响,朝着安然的方向游荡了过去。

    安然小心翼翼的,一只手护着怀里的娃娃,一只手举起刀来,迎面而上,轻手轻脚的,擦着丧尸的肩膀而过,一刀扎中了丧尸的脑门儿,然后在引起大的骚动之前,赶紧回了污物通道。

    正巧碰上了走下来的胡帧,胡帧张口,要和安然说些什么,安然没理,从污物通道下去,去了地下室杀丧尸。

    因为带着娃娃,安然杀丧尸的速度没有那么的快,毕竟要顾全着不要吵醒背巾里裹着的娃娃,就只能一只一只的引着丧尸杀。

    但也还好的就是,污物通道外面那片空地上的丧尸早就被安然杀完了,偶尔游荡过来这一两只,只要不发出很夸张的声音,是不会吸引大批丧尸来的。

    而楼上空地上的丧尸,安然相信胡帧自己能搞定那些游荡过来的丧尸,搞不定?!找陈娇一起想办法解决呗!!!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剩下的药品收集,大部分交给了胡帧来做,但安然自己也会选择性的收拾一些,比如各种小儿抗生素,小儿用药及钙铁锌维生素家族等。她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哄完娃娃就去杀丧尸,杀完丧尸就收集物资,全然当胡帧和陈娇为无物了。

    这时候,安然就发现了,其实人际关系一少,事情也就好像变得简单了许多,她没了那些心思去生气和怼人,也就将精力更多的放在了如何带着娃娃杀丧尸上面。

    安然研究了很久抱着孩子杀丧尸的手法,花了差不多五六天的功夫,才将地下室里那为数不多的丧尸清理干净。

    在地下室里,末世发生的时候,显然还是晚上,医院的地下室车库里并没有多少人,至少没有一楼急诊里面的人多,而且这是一家针对妇幼的专业型医院,并不是那种综合的大医院,不会出现那种连晚上的急诊都人满为患的现象。

    前夫买的那辆车,离污物通道有些远,安然清理完了地下车库里的丧尸后,就将前夫的车开到了污物通道外面。

    这样方便将物资装车,也省了来回倒腾的功夫。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86 一意孤行
接下来就是往车子里装东西了,按照安然的计划,她开着前夫的车,和娃娃一起在前面开路,胡帧和陈娇带着呵文跟在她的后面,两辆车子里都放满物资。

    然后出了医院的门,大家就各奔东西去吧。

    她对陈娇和胡帧的照拂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安然素来善良,这胡帧和陈娇自末世以来,自己没有动手杀过一只丧尸,安然略担忧她们俩被她抛弃了之后,会有些接受不了生活的骤变,况且还带着一个孩子。

    于是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等物资什么的都收拾完毕之后,将陈娇和胡帧召集到一处,和她们俩说说这事儿,将丧尸的缺陷,以及如何下刀才能一刀毙命的手法,都传授给这俩。

    说句大大的实话,虽然陈娇比较讨厌,胡帧又挺喜欢和稀泥的,但是安然还是希望她们俩能好好的活下去,真的,不为别的,就为这偌大的医院里,她们三吵吵闹闹了这么多的时日,就为她们俩还有个呵文需要照顾,就为这个!

    物资装了两大车子,安然不管胡帧和陈娇往车子里要放些什么,她只是沉默又固执的,将自己当初找来的,那个看起来十分高档安全的婴儿提篮,给安放在了驾驶座的后面。

    还有她的花花草草,原本安然是打算将她的所有花花草草都放进车子里的,但是想想还是不现实,这世上这么多的花花草草,怎么可能全都放进她的车里?

    于是安然就选了那一盆,盛放得最最最灿烂的粉雪山,一意孤行的放入了车子的后车厢里。

    黑暗的地下室里,只有墙上的应急灯在亮着,起着个微弱的照明作用,但那光线也很弱了,看样子也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变得全黑一片。

    安然的身后,跟着陈娇的车,她手里拿着一箱子的衣服,将衣服放进了自己车子的后备箱,嘴里冲安然抱怨道:

    “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放,你一个婴儿提篮,就占了后座一个座位了,这提篮有什么用啊?你要的话,等我们出去后,我送你一百个,还有这盆花,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放婴儿提篮进后车厢就算了,毕竟安然负责在前面开路,她独自开一辆车,车里的空间也有很大,所以后车厢里放只婴儿提篮,陈娇也想得通,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安然竟然还往后备箱里放了一盆花!

    一盆开得十分灿烂的粉雪山,这花就是好看罢了,放进后车厢里,是能吃啊还是能喝啊???

    安然没说话,根本就不想搭理陈娇半句,她一会儿就要跟胡帧和陈娇宣布她的决定,冲出医院之后,她要回家找她前夫的那把刀,胡帧和陈娇自去寻找政府去吧,来日有缘再聚!

    然后,安然站在自己的车子边上,在内心默默的衡量着该如何将这个劲爆的决定说出口,怀里的娃娃哼哼唧唧的,就要醒了,那毛茸茸的小脑袋正在安然的胸脯上拱,还伸出了小舌头来,舔着安然新换的干净衣服,安然急忙将娃娃的脑袋拨了拨,不让她舔到自己的衣服上面。

087 就是抱个孩子而已
娃娃一下子就撇着嘴巴哭了,她那脑袋小小的,但也感受到了妈妈的拒绝,怪聪明的!安然叹了口气,坐进了驾驶座,解开背巾,撩起衣服来给哭得惊天动地的娃娃喂奶。

    胡帧提着一大袋子的药从安全门里走出来,放进了陈娇车子的后备箱,然后看了一眼正坐在驾驶座上的安然,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这几日安然的心情变化得很快,明明感觉大家都跟朋友了一样,稍微和谐了一些,突然之间安然就不说话了,她心里想什么也不说,跟陈娇也不吵架了,每天一个人默默的杀完丧尸之后,就抱着娃娃三楼四楼五楼的晃悠,很明显这是内心有了很大的情绪。

    胡帧有心开导开导安然,可是安然每回只是听着,胡帧说完之后,她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的,陈娇说安然阴阳怪气的,安然也不反驳,总之什么事儿,闷在心里有意见,却不说,胡帧也很头疼安然这种人。

    可是让安然说什么呢?在这样的一场生存之战中,胡帧是“贤内助”,陈娇打酱油,安然一个人是武力担当,她觉得自己在这样的杀伐中,思想好像比胡帧和陈娇跑得远了很多,她越来越独立,胡帧和陈娇,就越来越依赖她。

    说白了,安然是觉得,这两个人有些拖后腿的感觉,当猪队友就算了,她在前面杀丧尸,这俩人不杀丧尸她没意见,可她的女儿都给她丢地上了,安然不火大,谁火大?

    她从来都是属于那种闷着心思积蓄怒火的人,一旦爆发出来,就代表着她已经忍无可忍了,跟战炼的这段婚姻关系就是如此,一旦她说要离婚了,就必须要离,因为在说离婚之前,她已经积蓄了很久很久的怒火,扑不灭了。

    喂完了奶,安然将已经睡着了的娃娃放在了后座的安全提篮里,胡帧正在整理物资,陈娇将她自己车子的后车厢盖子,“哐”一声用力盖上了,安然只觉得手中娃娃那具小小的身体,在这一声巨响中害怕的抽了一下,安然抬起眼眸来,看着陈娇,眼中渐渐燃烧着怒火。

    “哎呀,我去抱呵文。”陈娇压根儿没觉得自己有打扰到娃娃,她像是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孩子留在四楼一般,哒哒哒的就跑回了污物通道,身后的胡帧见状,忙喊道:“我去抱吧。”

    陈娇头都没回,只是抬起手往后挥了挥,意思是交给她来办。

    现在三楼、四楼、五楼的丧尸,全都被安然杀掉了,就是抱个孩子而已,有什么好难的?

    陈娇信心满满,直接跑上了四楼,将病房里还在睡着的呵文,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然后满脸都是爱怜的亲了亲呵文的小脸,笑了笑,见四下无人,便悄悄的对呵文说道:

    “叫妈妈,妈妈。”

    都是亲生的,未必陈娇就不疼呵文吗?虽然她嘴上说养不活呵文,在胡帧面前,也是一副对呵文不闻不问的态度,实际上陈娇还是关心呵文的,她只是...只是自己都怕活不下去了,让呵文跟着胡帧和安然,没准儿还能有一口吃的。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88 你别哭了
现在胡帧和安然都不在,陈娇尽管亲着呵文的小脸,将熟睡中的呵文亲得快醒了,还不安的哼了两声,她这才作罢,抱着呵文,拎着一大袋子吃的,准备去污物通道,和胡帧安然汇合。

    路过安全楼梯的时候,陈娇听到了安全门里有什么声音在响,好像是有人在门那边用指甲挠门的声音,她心中一惊,加快了脚步往污物通道跑,只是才跑了两步,怀里的呵文就醒了,张开嘴巴哭了起来。

    陈娇瞪大了眼睛,看着安全门被“嘭”一声撞开来,三四只丧尸从门里挤了出来,后面的安全通道里,隐约还能看见几只往楼下爬的儿童丧尸,这应该是六楼的丧尸,不知怎么打开了六楼的安全通道门,从上面爬下来了。

    领头的一只丧尸,还冲着呵文“嗬嗬”叫了几声,随着它的叫声指引,身后的丧尸也更加确定了目标,纷纷朝着陈娇围拢。

    她吓得尖叫了一声,抱着呵文和一袋食物,没命的往污物通道跑,呵文一路在哭,只等陈娇进了污物通道,到了二楼,还没跑到一楼的时候,一楼大厅连接污物通道的门,也被四只游荡的丧尸推开了。

    这些丧尸进化得很快,不但听觉灵敏了许多许多倍,好似还觉醒了召唤同类的能力,以前丧尸都不会叫的,现在竟然有个别的丧尸能叫了,这一叫,便是一呼百应的效果。

    上下都被夹击了,陈娇只能抱着呵文,又往三楼跑,三楼没有丧尸,但呵文一直在哭,扯开嗓子嚎哭,陈娇急得要死,呵文再这么哭下去,污物通道里的丧尸,会全爬到三楼来的。

    而且她现在也出不去了,一楼污物通道里的丧尸,看起来有好几只呢。

    陈娇心中急得要命,在偌大的三楼,左右看看,又看了看怀里的呵文,生气的抖了呵文一把,急吼道:

    “你别哭了,再哭会把丧尸哭来的,你别哭了!!!我们都会被吃掉的。”

    孩子哪儿会听她的?呵文就是要哭,陈娇抓着他,就像是在抖筛子一样,越抖,呵文就哭得越厉害。

    而一直担心着呵文的胡帧,站在地下室的污物通道里,焦急的往上张望着,她像是听到了呵文的哭声,便心焦的直接从地下室往上爬,爬到了一楼。

    刚好看到几只丧尸,约四只那么多,在往二楼爬,而一楼污物通道连接大厅的那扇门已经被破坏了锁扣,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丧尸撞开了门,陆续往楼上哭声传来的地方去。

    胡帧急忙回转,跑出了地下室的污物通道,急急的敲开了安然的车窗,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安然,胡帧急切道:

    “陈娇和呵文,好像被丧尸堵在楼上了。”

    车窗内的安然愣了一下,陈娇不就去抱个孩子吗?三楼四楼五楼,和污物通道里的丧尸,全都被安然解决了,陈娇是怎么被堵在楼上了的?于是安然问道:

    “第几层楼?她不就去抱个孩子吗?”

089 呵文去哪儿了
“不知道,二层或者三层,呵文的哭声时断时续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分辨。”胡帧急得在原地直跳,看着安然一副六神无主了的表情,问道:“安然,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把尸源堵住,哄好了呵文,回头慢慢解决通道里的。”

    安然抬起手来,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陈娇从来没带过呵文,根本就不会哄孩子,这不会哄孩子的话,就把那零零碎碎的丧尸想办法先杀掉,别让丧尸左右围堵,这样会非常的危险。

    那些丧尸跑得不快,除了牙齿有攻击力外,行动能力还带有一定的迟缓性,身为人类的陈娇,只要稍微灵活一点,要杀掉那些丧尸不难。

    而且丧尸的数量也不多,大不了十几二十只???找个房间,把呵文关里面先哭一会儿,自己跑出来堵住尸源,呵文的哭声还能吸引丧尸的注意力,陈娇自己在丧尸的背后搞暗杀,这是最爽的!

    难的是,陈娇肯不肯去杀丧尸而已。

    就在安然和胡帧两人在商量对策的时候,污物通道里,陈娇却是飞快的跑了出来,直接跑到了安然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冲安然喊道:

    “开车,开车,快点儿开车,里面全都是丧尸,一楼大厅里的丧尸好像能互通信号了一样,全都往污物通道里爬,快跑,它们还会叫了。”

    “什么意思?”安然心中一惊,什么叫做丧尸好像能互通信号了?会叫了?

    陈娇气喘吁吁的还没来得及回答,站在车窗外的胡帧,便是尖叫了一声,透过安然这边的车窗,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娇,问道:“你把呵文呢?呵文去哪儿了??”

    “他...”陈娇抬起脸来,看着车窗外的胡帧,脸上的神情有些难受和犹豫,最后嗫嚅道:“他哭得太厉害了......”

    “呵文去哪儿了???”

    胡帧整个人宛若石化了一般,呆呆的站在车窗外,看着里面的陈娇,陡然疯了一样,巴着车窗的门,从安然面前的方向盘上横了过去,揪住了陈娇的衣服,尖声问道:

    “你把呵文丢哪儿了?你把我儿子丢哪儿了?”

    她压着安然方向盘上的喇叭,这辆威猛雄霸的大车,发出了能贯穿整座地下室的喇叭声,地下室的门口,渐渐聚了几只丧尸探过来,丧尸的身后,又跟了几只丧尸,果然像是陈娇说的那样,这些丧尸好像能互通信号了一般,嘴里嗬嗬叫着呼朋引伴,一跟就是一大片的丧尸,往地下室出入口处进来了。

    “胡帧!你给我下去!!!别发疯了,先冷静点儿!!!”

    安然看着前方的车库出入口,缓缓走了下来一片的丧尸,就急得拍打着横在自己方向盘上的胡帧,而胡帧则拼命扭打着陈娇,嘴里一直叫着让陈娇还她儿子之类的。

    “我把他锁到三楼的医生办公室里了,行了吧?!!!”陈娇一边叫,也一边朝着胡帧扭打着,胡帧哭,她也哭,边哭边冲胡帧喊道:“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还带着个哭哭啼啼的孩子,保命要紧,保命要紧!你知道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12-29 07:41 编辑

090 我希望你活着
   一听到呵文被陈娇放在哪儿,胡帧就消停了,她放开了陈娇,从安然的方向盘上缩了下去,转身就往污物通道里跑。

    安然瞧着前方涌来的一群丧尸,车座后面的娃娃像是被惊醒了一般,也开始扯着喉咙哭,她便急得发动了车子,顺便将脑袋探出了车窗,对胡帧的背影喊道:

    “你干什么去?”

    黑暗的通道里,映着胡帧那瘦瘦弱弱的背影,她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墙上的应急灯照着她的脸,看不真切,但她脸上那一片破碎的泪痕,却是相当的明显,只听得胡帧吸着鼻子,对安然说道:

    “你走吧,带你女儿去找别的幸存者,去寻找幸福的生活,别管我了,我要和我儿子在一起!”

    后座的娃娃哭得厉害,丧尸离安然的车越来越近了,数只丧尸聚在一起,都发出一种类似野兽般的“嗬嗬”叫声,让更多的丧尸被吸引了过来,然后没一会儿,就有一大片的丧尸,堵在了停车场入口处。

    现在的丧尸真的会叫了?又进化了?安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胡帧义无反顾的转身,奔进了污物通道里,她急得大叫了一声,“帧姐!等等。”

    然后将手边的一把刀从车窗里丢向胡帧,“扎它们的头,一刀准死!你,你保重,我希望你活着!”

    话还没落音,胡帧已经转过身来,捡起安然丢出了车窗的刀,消瘦的背影奔进了污物通道,被湮没在一片黑暗之中,让一直看着她的安然,陡然也红了眼眶。

    无论当初,她觉得胡帧是有多么的烦人,还是多么猪的一个队友,在相处了这么多天后,人都会有感情的,胡帧不是一个坏人,她也在很努力的接受这个末世,总比身边这个陈娇强!!!

    驾驶座上的安然,偏头,在娃娃那哇哇的哭声中,狠瞪了一眼陈娇,伸手推了陈娇一把,有车门挡着,没把陈娇推出去,陈娇大哭了一声,死死的拽着椅背不下去,安然没有时间把陈娇推下车。

    当下情况紧急,安然只得脚下油门一踩,开着她前夫的车,前后车窗无声上行,闭拢,黑色的车头直接朝着对面的丧尸冲了过去。

    同时,因为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很大,也引得不少污物通道里的丧尸擦过胡帧的身体,追了出来!

    安然救不了胡帧,现实容不得她一只只的慢慢杀丧尸,因为娃娃也哭了,丧尸在进化,听力似乎变得灵敏了许多,娃娃的哭声,就如同一个随身携带着的喇叭般,到处吸引着丧尸。

    所以她只能替胡帧引开一些丧尸,尽点心意了。

    安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抱着娃娃躲在车里慢慢的哄,等她哄完了娃娃,整座地下室会被探进来的丧尸塞满的,她也不可能,把哭泣中的娃娃和陈娇一起留在车里,自己跑下车去杀丧尸。

    她怕陈娇会趁此机会,把她的车开跑了,到时候娃娃还留在车上,陈娇半路一定会把哭泣中的娃娃丢进丧尸堆里,好解决掉这个随身喇叭。

    就跟丢弃掉呵文一样。

091 下车
   这种危急时刻,安然更加没可能把陈娇赶下车了,有这个赶陈娇下车的时间,她早就踩着油门冲出去了。

    所以安然没得选,娃娃和胡帧之间,她选择娃娃,留在医院和冲出医院之间,她选择了出去。

    安然一路冲出去,地下室出口处的丧尸越来越多,车头上,全都巴满了丧尸,尽管安然的车子在往外面冲,但丧尸也在垒雪球一般,一层一层的往安然的车子上爬。

    所幸战炼买的这车,马力十足,压着地下的丧尸尸体,就跟过山路一样,颠颠簸簸的,终于还是让安然顶着一车子的丧尸冲了出去。

    看着车头车窗外的那一张张长满了獠牙的丧尸脸,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在什么地方,安然深吸了口气,凭着感觉,踩着油门一直往前冲,倒也冲开了障碍,直接冲出了医院,到了大马路上,一头撞上了一辆车,尖锐的警报声顿时呱呱呱的响了起来。

    她的车没事,但被她撞到了的车,已经从车身直接拦腰撞成了个半圆,警报声也是对面的车子发出来的,安然车头上的丧尸,听见了警报声,大多数都滑下了安然的车,往声音更大一些的警报声处去了。

    终于能看见路了!安然松了口气,急速倒车,开着她那辆超大的黑色防弹车,直接冲上了马路,一路横冲直撞,也不知道撞毁了多少车子,让一整条街上的警报声,都呱呱呱的响着,把医院里的丧尸都吸引出去了不少!

    这也算是变相的帮了胡帧一把吧,只要胡帧和呵文都活着!

    她踩着油门往前飙,看到车子挡路的,也不心慌,直接对着车子就撞过去,倒也让她撞开了一条路,直接拐了几条街,终于到了一条寂静无人的街面上。

    “怎么停了?快走啊。”副驾驶座上的陈娇,见安然停了下来,便急忙催促着,后座的娃娃还在哭,陈娇真恨不得把娃娃丢出车子了事,不然娃娃一直哭,丧尸迟早会找过来的。

    “下车。”安然手握方向盘,十指紧紧的捏着,眼睛盯着前方的空寂的街头,这条街应该很安全,没有一只丧尸。

    “下什么车啊?快走呀,我们直接去找别的幸存者!”

    “下车!!”

    “快走快走,赶紧的,你女儿一直哭个不停,讨厌死了,我们赶紧走。”

    “我说!”安然转过脑袋来,在娃娃的哭声中,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娇,强调了一遍,“你给我下车!!!”

    陈娇猛的睁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陈娇,突然领会了安然是什么意思,立马尖叫道:“安然,你什么意思?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下车,我不下!”

    驾驶座上的安然,便将车钥匙往手中一卷,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跳下了车,转过车头,大步走到副驾驶座的门边,将陈娇这边的车门打开,探进了身子,弹开陈娇身上的安全带,将陈娇往车子外面大力一拖。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90 我希望你活着
   一听到呵文被陈娇放在哪儿,胡帧就消停了,她放开了陈娇,从安然的方向盘上缩了下去,转身就往污物通道里跑。

    安然瞧着前方涌来的一群丧尸,车座后面的娃娃像是被惊醒了一般,也开始扯着喉咙哭,她便急得发动了车子,顺便将脑袋探出了车窗,对胡帧的背影喊道:

    “你干什么去?”

    黑暗的通道里,映着胡帧那瘦瘦弱弱的背影,她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墙上的应急灯照着她的脸,看不真切,但她脸上那一片破碎的泪痕,却是相当的明显,只听得胡帧吸着鼻子,对安然说道:

    “你走吧,带你女儿去找别的幸存者,去寻找幸福的生活,别管我了,我要和我儿子在一起!”

    后座的娃娃哭得厉害,丧尸离安然的车越来越近了,数只丧尸聚在一起,都发出一种类似野兽般的“嗬嗬”叫声,让更多的丧尸被吸引了过来,然后没一会儿,就有一大片的丧尸,堵在了停车场入口处。

    现在的丧尸真的会叫了?又进化了?安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胡帧义无反顾的转身,奔进了污物通道里,她急得大叫了一声,“帧姐!等等。”

    然后将手边的一把刀从车窗里丢向胡帧,“扎它们的头,一刀准死!你,你保重,我希望你活着!”

    话还没落音,胡帧已经转过身来,捡起安然丢出了车窗的刀,消瘦的背影奔进了污物通道,被湮没在一片黑暗之中,让一直看着她的安然,陡然也红了眼眶。

    无论当初,她觉得胡帧是有多么的烦人,还是多么猪的一个队友,在相处了这么多天后,人都会有感情的,胡帧不是一个坏人,她也在很努力的接受这个末世,总比身边这个陈娇强!!!

    驾驶座上的安然,偏头,在娃娃那哇哇的哭声中,狠瞪了一眼陈娇,伸手推了陈娇一把,有车门挡着,没把陈娇推出去,陈娇大哭了一声,死死的拽着椅背不下去,安然没有时间把陈娇推下车。

    当下情况紧急,安然只得脚下油门一踩,开着她前夫的车,前后车窗无声上行,闭拢,黑色的车头直接朝着对面的丧尸冲了过去。

    同时,因为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很大,也引得不少污物通道里的丧尸擦过胡帧的身体,追了出来!

    安然救不了胡帧,现实容不得她一只只的慢慢杀丧尸,因为娃娃也哭了,丧尸在进化,听力似乎变得灵敏了许多,娃娃的哭声,就如同一个随身携带着的喇叭般,到处吸引着丧尸。

    所以她只能替胡帧引开一些丧尸,尽点心意了。

    安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抱着娃娃躲在车里慢慢的哄,等她哄完了娃娃,整座地下室会被探进来的丧尸塞满的,她也不可能,把哭泣中的娃娃和陈娇一起留在车里,自己跑下车去杀丧尸。

    她怕陈娇会趁此机会,把她的车开跑了,到时候娃娃还留在车上,陈娇半路一定会把哭泣中的娃娃丢进丧尸堆里,好解决掉这个随身喇叭。

    就跟丢弃掉呵文一样。

091 下车
   这种危急时刻,安然更加没可能把陈娇赶下车了,有这个赶陈娇下车的时间,她早就踩着油门冲出去了。

    所以安然没得选,娃娃和胡帧之间,她选择娃娃,留在医院和冲出医院之间,她选择了出去。

    安然一路冲出去,地下室出口处的丧尸越来越多,车头上,全都巴满了丧尸,尽管安然的车子在往外面冲,但丧尸也在垒雪球一般,一层一层的往安然的车子上爬。

    所幸战炼买的这车,马力十足,压着地下的丧尸尸体,就跟过山路一样,颠颠簸簸的,终于还是让安然顶着一车子的丧尸冲了出去。

    看着车头车窗外的那一张张长满了獠牙的丧尸脸,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在什么地方,安然深吸了口气,凭着感觉,踩着油门一直往前冲,倒也冲开了障碍,直接冲出了医院,到了大马路上,一头撞上了一辆车,尖锐的警报声顿时呱呱呱的响了起来。

    她的车没事,但被她撞到了的车,已经从车身直接拦腰撞成了个半圆,警报声也是对面的车子发出来的,安然车头上的丧尸,听见了警报声,大多数都滑下了安然的车,往声音更大一些的警报声处去了。

    终于能看见路了!安然松了口气,急速倒车,开着她那辆超大的黑色防弹车,直接冲上了马路,一路横冲直撞,也不知道撞毁了多少车子,让一整条街上的警报声,都呱呱呱的响着,把医院里的丧尸都吸引出去了不少!

    这也算是变相的帮了胡帧一把吧,只要胡帧和呵文都活着!

    她踩着油门往前飙,看到车子挡路的,也不心慌,直接对着车子就撞过去,倒也让她撞开了一条路,直接拐了几条街,终于到了一条寂静无人的街面上。

    “怎么停了?快走啊。”副驾驶座上的陈娇,见安然停了下来,便急忙催促着,后座的娃娃还在哭,陈娇真恨不得把娃娃丢出车子了事,不然娃娃一直哭,丧尸迟早会找过来的。

    “下车。”安然手握方向盘,十指紧紧的捏着,眼睛盯着前方的空寂的街头,这条街应该很安全,没有一只丧尸。

    “下什么车啊?快走呀,我们直接去找别的幸存者!”

    “下车!!”

    “快走快走,赶紧的,你女儿一直哭个不停,讨厌死了,我们赶紧走。”

    “我说!”安然转过脑袋来,在娃娃的哭声中,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娇,强调了一遍,“你给我下车!!!”

    陈娇猛的睁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陈娇,突然领会了安然是什么意思,立马尖叫道:“安然,你什么意思?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下车,我不下!”

    驾驶座上的安然,便将车钥匙往手中一卷,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跳下了车,转过车头,大步走到副驾驶座的门边,将陈娇这边的车门打开,探进了身子,弹开陈娇身上的安全带,将陈娇往车子外面大力一拖。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092 你这个大混蛋
“啊~~我不走,我不走,安然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走,你这个混蛋,我不下车啊!!!”

    陈娇哭喊着,仿若安然在对她做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一般,安然呢?则板着一张脸,将陈娇从车子上拖了下来,抬手打了陈娇几下,像是发泄一般,冲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陈娇吼道:

    “你滚,我不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你连你自己的儿子都能丢,迟早也会卖了我,你走,我们从此后分道扬镳,各安天命!”

    “那是我愿意的吗?你都不知道,三楼的丧尸有多少,我也很心痛,我把呵文丢掉的时候,我自己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好不好!!!”

    陈娇坐在地上,一边躲着安然的捶打,一边哭,她能说什么?她能做什么?所有人都以为她整天大呼小叫的,就以为她没有心吗?她也会害怕,也会恐惧啊,丢掉呵文的时候,陈娇的心,痛得就像是有人在拿刀扎她一样,可是她能怎么做?

    她抱着呵文,追她的丧尸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谁能告诉她,她当时能怎么做?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只是!!!换个身份,谁又能比她做得更好?!

    “那你就去死啊,别拖累我!!!你去你去你去!!!”

    安然踢了陈娇一脚,将陈娇踢翻在了地上,飞速的关上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跑回了驾驶座,陈娇立马从地上站起来,拍打着副驾驶座的门,安然赶紧将车门锁了。

    陈娇打不开门,眼睁睁的看着安然发车,油门一踩,丢下了她在这条空寂的街上,一个人,开着一车的物资,带着哭哭啼啼的娃娃,离开了......

    狠心程度,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安然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大混蛋!!!”

    陈娇追了几步,没追上安然的车,又气又怕,哭得肝肠寸断,她的耳际听闻长街的尽头,传来丧尸的“嗬嗬”叫声,陈娇浑身发抖,脸上的眼泪就没干过。

    她往安然离开的方向跑了一段路,嘴里哭泣着叫了无数遍安然的名字,然后又不知所措的往回走,看着医院的方向,低声哭着,嘴里一直念着,

    “呵文,呵文,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有胡帧在,呵文会活下去的吧?会不会?!

    陈娇无助中,又怀着一丝希望,上天保佑,她的呵文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一定要啊......

    离去的黑色超大SUV,在阳光下闪着崭新崭新的光泽,这辆车买回来后,安然总共也没开过两次,车轮滚过石砖铺就的街面。安然一边开车一边哭,车子后面,陈娇拼命追赶的身影已经被甩到了老后面,安然咬牙,油门一踩,转过一条街角,引着丧尸离开了。

    不是她太现实,而是陈娇的所作所为,太让安然寒心了,如果只是关心自己的儿子,将娃娃丢在地上哭,这不是安然丢弃陈娇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就是,陈娇竟然将自己的儿子留在了丧尸堆里,用来吸引丧尸,自己跑了。

093 这辆车子买的极好
或许现在这种生存环境,对很多人来说,丢掉自己的亲生子女,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可是安然不会这么做,她就是丢弃掉所有人,都不会丢弃自己的亲生骨肉,这是她生而为人,最最最后一定要坚守的底线。

    所以她怕跟陈娇这样的人为伍,也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吧,对安然来说,她宁愿和娃娃一起待在丧尸堆里,也总比丢弃娃娃,自己一个人跑了强。

    她跟陈娇,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车子一直往前开,陈娇早已被甩得无影无踪了,安然冲过了一条丧尸特多的街区,直接开着车,往自己的小区跑,偶尔在大马路上停了一下,见后面还跟着几只丧尸,安然倒也不担心。

    娃娃应当是刚才在医院地下室的时候,被陈娇那一声后车盖的声音给惊了神,又被胡帧压着车子的声音给吓着了,所以一路出来的时候,就不停的哭。

    安然现在才知道,她前夫的这辆车子买的极好,一路上她开着这辆车撞来撞去的,坐在驾驶座上感受到的震动却是极小,就更不要提在婴儿安全提篮里的娃娃了,估计那余震就跟哄她入睡一般。

    又往前行了一路,车子平稳了一些,不落神的娃娃竟然睡着了,安然从后视镜上看了这个小屁孩儿一眼,开始开车往前狂奔。

    看娃娃那样子,哭了这么久,一会儿就会有些饿了的,等车子开到了没有几只丧尸的街区里,安然这才熄了火,抽空爬到后座,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儿,还没睡十分钟,娃娃果然饿醒了,拉了一泡尿尿在纸尿裤里,没等扯开喉咙哭,安然就将娃娃抱了过来,开始给娃娃换纸尿裤,喂奶。

    车子附近的几只丧尸,原本听见车子的声音围拢了过来,在车子周围爬上爬下的摸索了几分钟,终于因为再无声音的传出而四散游荡开。

    坐在后座喂奶的安然,看着巴在车窗上的丧尸离开了,这才松了口气,其实娃娃吃奶的时候也不安静,吧唧吧唧着嘴巴,还偶尔哼唧一下,不过还好,战炼买的这车隔音效果不错,只要娃娃不大声哭,外面的丧尸是听不见里头声音的。

    喂完了奶之后,安然在车子里,又哄完了娃娃睡觉,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她将娃娃放回了婴儿提篮里,仔细着将这小不点的安全带绑好。

    这才爬回了驾驶座,看着手边仅剩下的,最后一把水果刀叹气。

    医院里的水果刀倒是多,可是消耗得也非常的快,安然习惯了用刀,就再用不习惯别的武器杀丧尸了,而仅剩下的这一把水果刀,也差不多快钝了。

    拿着卷了边的水果刀,安然悄悄的打开了车门下车,快步上前,靠近附近正在游荡着的其中一只丧尸,手起刀落,解决了一只。

    杀掉一只丧尸的动静儿,成功的引起了附近几只丧尸的注意,其中一只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声,这片空地上的丧尸就都“嗬嗬”叫着围拢过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