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18 | 浏览:21781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科幻未来] 《末世养娃手札》作者:包包紫(连载中)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942588  
精华
帖子
44 
财富
3634  
积分
796  
在线时间
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6-9 
最后登录
2018-10-14 
晕,才刚看出一点兴趣,就没了,居然文这么瘦...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18 为了我们的孩子
“笑话,现在当然是要想办法等救援,救援懂吗?”

    18床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她那样子,都是顺产的,可却似乎比安然显得有劲许多,因为心中对安然有些埋怨,所以18床陈娇,话里话外,好像都在怼安然一样,

    “现在这种情况,外面堵了那么多...怪物,还是丧尸?我们怎么出去?”

    “丧尸吗?”

    躺在安然和陈娇中间,17床胡帧,若有所思的咀嚼着这个词,她因为剖腹产,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所以并没有看清楚外面的怪物长什么模样,陈娇说那是丧尸,那就不是电影儿里的那种长相了?

    安然怒的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也不知这会儿哪儿来的洪荒之力,她的侧切伤口被扯动,下身只觉得血流如柱,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冲着陈娇低吼道:

    “救援?救援要来早就来了,你就慢慢的等救援吧,我反正是要出去的,我要把这里头发生的事情传送出去,然后找人来救我女儿。”

    然后安然又对胡帧说道:“按照现在这个情形来看,手机信号没了,消息传送不出去,我就觉得这整座医院都不乐观,一楼是门诊急诊和输液室,所以一楼的人最多,二楼是妇幼保健科,估计人也不少,三楼产检科、四楼产科、五楼新生儿科,六楼儿科,七楼妇科......我刚才爬到五楼新生儿科去看了一下,人比产科还多。”

    “你现在还有心思去新生儿科?”

    陈娇比较犀利的看着安然,只觉得这人果然是个奇葩,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胆子在外头晃悠,甚至刚刚生完孩子,还从那些丧尸堆里走过去,还爬到新生儿科去了?

    “我们的孩子,还在新生儿科呢。”

    17床胡帧,替安然回答了陈娇,她觉得安然身为一个母亲,这个时候爬到新生儿科去看情况,这让人很能理解,不能理解的是陈娇的反应才对,毕竟这些孩子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情形不对,身为母亲,怎么可能不去看自己的孩子一眼。

    陈娇冷笑了一声,斥道:“反正我现在是没什么心情去管我儿子了,那儿子是我婆婆非逼着我生的,疼得我要死,她说了,我只管生就行,她来带,结果现在呢?我婆婆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

    “就你这样儿,我是你婆婆,丧尸来了,我肯定撇下你先跑了!”

    又躺回了床上的安然,怼了陈娇一句,侧过身,背对着陈娇,半点儿面子也不肯给这娇娇女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她跟陈娇一样,身为母亲,可是两人对待孩子的态度完全不一样,那又有什么好说的?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不要内讧。”中间的胡帧,果然出来和稀泥了,“现在外面情势复杂,看样子这整个产科,就只剩下我们三个活人了,我们三一定要团结起来,不光光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


019 不管活着不活着
  陈娇便是冲着安然的背影哼一声,躺回床上,侧身也背对着安然,拉上被子,看着窗外,气得不说话了。

    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一会儿,门外的丧尸撞门声便轻了许多,然后渐渐消散,只是不等安然和胡帧松口气,没一会儿,便又传出陈娇嘤嘤的哭泣声,她倒是聪明,也没敢哭多大的声儿,就只是宛若蚊子一般,声音小,却让安然和胡帧忽视不了。

    安然心里头烦得要命,侧过身来,干脆也不保持沉默了,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胡帧说道:

    “是这样的,我刚才想了一下,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顺着窗户爬下去,只要去了外面,找到了救援,就能带救援回来救我们的孩子,时间最重要,现在我们的孩子离开我们已经超过15个小时了,如果他们...活着,至少有5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时间再耽误下去,根本撑不了多久。”

    不管活着不活着,安然都要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

    她分析着,15个小时之前,这家医院还是一切正常的,当然这个也不排除社会上会有一些人早已经感染了疾病,成为了丧尸,安然记得一天前,电视新闻就开始报道街面上有暴徒的出现,也不知道跟医院里的这个疾病有没有关系。

    然后说这家医院,肯定不是最先感染到疾病的,安然还记得她生下了女儿,医生一脸正常的来给她女儿查体温和黄疸,说黄疸比较高,体温有些低烧什么的,就让她把女儿直接送到五楼新生儿科去了,当时,一切都是正常的。

    这家医院的异变发生,真正算下来,大约是5个小时之前,至少安然是在5个小时之前发现的那个小护士有问题。

    所以如果这家医院里的人,是在差不多时间感染的,那么她的女儿至少已经饿了五个小时以上了,这是在她女儿也活着,没有变成丧尸的前提下......往好的方面想,她现在只期待着,能在新生儿的蓝光室里,没有出现感染的现象,否则,安然真是担心她的女儿会被变成了丧尸的医生护士吃掉。

    “这里可是四楼!”同样躺在床上的胡帧,一脸愁苦的摇了下头,“而且我是剖腹产,我动都动不了。”

    “那你等在这儿,我出去找救兵!”安然坐起身来,看了看床单,“我可以把床单连起来,从窗口爬下去。”

    说做,安然就坐了起来,开始翻找自己的产妇包,她首先要找一把利器,方便把床单撕成两半,这样才够那么长,从四楼到一楼,但是她的产妇包里,没有合适的利器,唯一一把能撑得上是利器的,便是一把婴儿指甲剪!

    “用这个吧。”胡帧咬牙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满头都是冷汗的从抽屉里翻出一把水果刀来,递给了安然。

    那水果刀大约有一个巴掌那么长,浅绿色的刀鞘,绿白相间的刀柄,一看就是超市买的那种普通水果刀,几块钱一把,但现在能有这么一把廉价水果刀,这也很好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20 她现在是一个妈妈
安然接过胡帧递过来的水果刀,将自己那染了恶露的床单扯下来,对折,然后用水果刀割裂了床单,再抓起被割裂的床单,使劲儿一撕,“嘶啦”,将床单撕开成了两半。

    平常情况下,安然当然做不了这么大力的事情,更何况她刚生完孩子15个小时,但现在,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根本就不当自己是个产妇,她现在是一个妈妈!

    撕成了两半的床单接起来,也有两三米了,但是这还不够,安然又拿着水果刀开始折腾自己的被套,可是还是不够,胡帧躺在床上,急忙将自己身上的被子一掀,递给了安然,

    “这床被子的被套也拆了吧,应该勉强够了吧。”

    “应该够了。”

    安然皱着眉,全身上下又开始冒汗,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些床单被套连起来够不够,反正之前她循规蹈矩的,从来没有干过爬墙翻墙之类的勾当,对用床单丈量这房子的高度也不善长,差那么个一两米的,往下跳一跳就成。

    将撕裂的床单被单全都打了个结,做成了一条绳子,安然便将绳子的一头准备栓在陈娇的床尾铁架子上,因为陈娇的床尾离窗户最近,一张床也有那么重,除了陈娇的床外,似乎也没有别的更合适的地方可以栓绳子了。

    却是不等安然打个死结,躺在床上的陈娇突然坐起了身来,冲安然嚷嚷道:“你就不能让我安静点儿吗?”

    她嫌安然太折腾了,一会儿撕布一会儿又在她的床头搞东搞西的,现在外面的情形令人那么恐怖,这个16床还不消停,实在是烦死个人了。

    安然瞄了她一眼,不搭理这个娇娇女,径自将绳子在陈娇的床头绑好了,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丢出了窗外,她巴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的遮雨台,在心中思索着自己抓着绳子,从四楼的遮雨台,能不能顺利的跳到三楼的遮雨台上。

    显然,安然这副视陈娇为无物的姿态,彻底惹怒了陈娇,她跪坐在床上,死命的开始解安然绑在她床尾的绳子,嘴里怒道:

    “你做这些有什么用?折腾这么多,对我们能不能出去有任何帮助吗?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等待救援!”

    “有什么用?!至少我在想办法!!!”

    看那陈娇居然做出解绳子的事情来,安然气得推了陈娇一掌,直接把陈娇给从病床上推倒在了地上,那陈娇倒在地上就唉唉的叫唤,看样子摔得不轻,安然有些吓住了,活了23年,她刚才第一次对人动手,就扇了陈娇一耳光,现在又这么暴力,把陈娇从病床上推了下去。

    扇的那一耳光,对陈娇的伤害不计,但把陈娇从床上推了下来,这就有点儿严重了,安然看陈娇躺在地上哼哼,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完了,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这下不会被陈娇给讹上吧?

    然后又是一想,外头现在什么情形,这么乱,这病房里又没有监控,就是陈娇讹上了她,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出去,把救援找来,救孩子要紧!


021 跳楼
  于是,安然心中一横,直接将在地上叫唤的陈娇给拽了起来,拖到窗户边上,“你先下去!”

    “我不要,你这个疯子,你也不看看这是几楼!”

    让她从四楼抓着根绳子当蝙蝠侠,陈娇当然不干,现在已经到了中午12点,天还没亮,她又累又饿,只想倒在床上等她老公来救她,所以安然要跳楼还要拖着她?!陈娇也顾不上被安然推掉在床下的痛了,便在安然的手上死命挣扎起来。

    安然有些脱力,但拼了一股意志力,双手死命的抓着陈娇的衣服,压低了声音怒吼道:“你必须给我下去,你先下,你不下去,我怕你把我绳子给解了。”

    真心别怪安然想法太阴暗,主要是陈娇已经有了一次解绳子的前科行为,所以安然当然要逼着陈娇一起跳楼了,而且还是陈娇先跳,她后跳!

    此时,像是听见了病房里有人吵架的声音,病房的门又被外头的丧尸大力撞击了起来,陈娇和安然双双一怔,也不敢吵了,你放开我,我放开你,两人也不拧在一起了,就这么站在窗子边上,一动也没敢动。

    撞门的声音小了一些,安然横了陈娇一眼,她不管这个陈娇这时候是什么心理路程,总之陈娇不顺着绳子跳下楼去,安然是没可能自己单独跳楼的。

    躺在床上的胡帧,挣扎着自己半卧起身,一脸忧愁的看看安然,又看看陈娇,正要说话劝慰两人团结一些,却见安然走到了16床的床边,拿起了方才被她顺手放在了床铺上的水果刀,直接把刀抽出刀鞘,走到了陈娇的身边,将刀抵在了陈娇的喉咙口。

    “不,安然!”

    胡帧急了,失声而出,陈娇却是吓傻了,站在自己的床边,看着安然那张崩溃的脸上,隐隐浮现出的一抹凶光,吓得开始哼唧起来,“我,我又不是真的要解你的绳子,你要是真下去了,我也不会这么这么...不知轻重的去害你,害了你,我还要去坐牢的。”

    “闭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只有我的女儿,我必须要出去,活着出去!”

    安然承认,她现在是情绪崩溃了,一个情绪已然崩溃了的人,现在跟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她离了婚,无房无车无男人可依靠,女儿是她在这世上仅存的血脉,现在她的女儿在新生儿科生死未卜,她得出去,把这家医院里的病情带给外面,然后带着救援回来救她的女儿。

    而且要快!

    孩子经不得饿,时间再拖下去,安然怕她女儿会饿死,或者被新生儿科里那些沦为了怪兽的医生护士给吃掉!

    “我,我,我不要,我害怕,我不想下去,我不想~~我真没要解你的绳子,真的。”

    陈娇被安然的刀胁迫着,安然的刀一寸寸压紧她的喉管,陈娇就一步步的往后退,她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然后在安然的胁迫下,抓紧了手里的绳子,哭哭啼啼的爬上了台阶,挂在遮雨台上,又哀求着安然,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恐高,求求你!”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22 快点儿下去
“快点儿!”

    安然伸手,急得不轻不重的拿着刀子的刀背,划了陈娇的手臂一下,陈娇放肆的尖叫了一声,抓着绳子,整个身子就缩在了遮雨台上面,然后安然嘴里含着刀,也爬上了窗台,坐在窗台上,一只手抓着绳子,一只手拿下嘴里的刀,往陈娇的头顶上乱捅。

    也没想着真捅,她就是要陈娇下去,免得陈娇在病房,给她把绳子解了。

    陈娇被逼无奈,只得紧紧抓着绳子,笨拙的翻下了遮雨台,双手吊着自己,到了三楼的遮雨台上。

    还爬在四楼窗台上的安然,听见病房的门又被撞击起来,她回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17床,看着胡帧脸上的恐惧与担忧,安然安慰道:

    “你别出声,放心,你的食物够你撑好几天了,我找到了救援马上回来,放心,不会太久,顶多一两个小时。”

    超过一两个小时,救援来不来,她都会回来,没有救援,她就要自己救女儿!

    明亮的灯光中,胡帧看着安然,流下了两串眼泪,她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只能满眼都是哀求的看着安然,点了点头。

    那眼神,刻在了安然的心里,让安然心头十分的难受,乱世已至,胡帧纵然有心,却是身体无力,其实她想走,陈娇想留,而现在,却是陈娇被逼着走了,胡帧留了下来。

    安然的喉头不知怎么就哽咽了一下,不再看胡帧,将水果刀放入刀鞘,直接揣进了衣服袋子里,抓着绳子跳下了遮雨台,然后梭下了三楼,踹了一脚蹲在三楼遮雨台上哭的陈娇,低声斥道:

    “走啊,快点儿下去!”

    黑暗中,陈娇的脸在窗内透着的灯光中,极尽恐惧,她捂住了自己的嘴,指了指三楼这间病房的窗内,不敢哭出声来。

    安然回头一望,窗户里凭的冒出一张丧尸的脸,惨白惨白的,浮肿的脸上还有青色的筋,白森森的獠牙上,站着不知名的血肉沫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窗内的。

    她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那只丧尸就从窗户里探出身子,抬起手,抓住了安然的肩膀,把安然使劲儿往窗户里面拖。

    遮雨台上,安然和陈娇一起吓得尖叫起来,那叫声回荡在黑夜中,让楼下游荡着的丧尸们,纷纷聚拢过来,病房里的丧尸也全往窗台而来,只不过这窗台比较小,又有一只丧尸在,另一只丧尸就很难从窗口内伸出手来。

    而安然呢,她在丧尸的手中挣扎着,挣扎着,为防止自己掉出遮雨台,一只手还紧紧的抓住绳子。

    然后安然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的水果刀,于是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把水果刀掏出来,抽刀出鞘,往那抓住自己的丧尸手臂上,一阵乱捅。

    就是个正常人吧,被这样捅着,早就缩手了,可那丧尸不,它毫无感觉,依旧探着身子,将安然往窗户里面拖,眼看着安然被那丧尸拖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丧尸张口,露着獠牙,张嘴就要来咬安然的脸。


023 你杀人了
眼看自己就要被丧尸吻脸了,安然情急之下,胡乱一刀下去,对准了丧尸的脑袋,扎了一刀,然后刀锋一撬,从那丧尸的脑子里撬出个小小的,一丁点儿大的亮东西,蹦在了病房的地上,发出“叮当”一声脆响。

    是什么?安然现在当然没心情管了,她扎了这丧尸的脑袋的一刀,抓着她的力道就猛的一松,安然勉力稳住了自己,站在遮雨台上,看着挂在窗台上的丧尸,软软的已经是一具真的尸体了。

    “你杀人了,你杀人了,你这个杀人犯!”

    蹲在遮雨台另一角落里的陈娇,抱着脑袋,满脸恐惧与不安的看着安然,安然的心中也是在狂跳,仿若都能跳出心脏一般,她气促的呼吸着,双眸一直盯着被她杀了的丧尸,心理有种什么奇怪的感觉,好像从她的心房里破土而出一般。

    她有种,啊,原来自己也可以做到这种地步的感觉!

    而现在,陈娇还在哭,她的哭声,让窗户里的丧尸围在窗户边上久久不散,越围越多。

    安然烦躁的踹了陈娇一脚,用杀了一具丧尸的刀,重新威胁陈娇,“快点儿,下去别啰嗦了。”

    “下不去了,下不去了。”

    蹲在遮雨台上的陈娇,又指了指三楼的楼下,夜虽然很黑,但一楼医生的诊疗室里还透着没有关掉的灯光,通过那些光,安然依稀能看见,她们俩所在的楼下,已经围了好多只的丧尸。

    附近还有不少的丧尸,正三三两两的晃过来,远一点儿的地方看不清了,再远一点儿的地方,是否依旧是这样的情形?

    丧尸是否依然存在?

    安然又一次无助了,她颓然的坐在了三楼墙体外的遮雨台上,头顶上是死丧尸垂下的手,她看着遥遥的远方,黑漆漆的一片,对救援开始抱持怀疑,身边除了一个恨她入骨的陈娇外,这世上,仿佛再无一个活人了。

    “有人吗?有活人吗?救命啊!!!”

    安然突然朝着夜空,嘶喊了起来,那声音传入了黑夜很远很远,很远很远,远到都有回音了,而回应她的,除了远远近近的怪物,往这处加速聚拢而来外,再无其他。

    身边的陈娇,满脸都是泪水,看着安然这样子又害怕又憎恨,仿若造成她们俩此时之惨状的,不是别人,正是安然一般。

    但安然是持有凶器的那个人,陈娇被安然威胁过,她没敢再将自己的愤怒,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

    一颗热泪滴落在安然的手背上,烫得安然手背生疼,她呲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有些干裂的手背,仿佛在这一刹那间,看见自己的手背迅速将她的眼泪吸干了,她没太在意,而是起身,巴着三楼的窗台,透过死丧尸的身体,偷偷的看着病房里面的景象。

    脚边的陈娇还在哭,安然踢了她一脚,低头,悄声斥道:“你别哭了,你一直哭,丧尸一直不走!你看你要是不哭了,它们肯定就散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24 去新生儿科
窗台边上,便聚着好多只的丧尸,它们是因为方才安然和陈娇,在遮雨台上活动的声音,而陆续聚拢过来的,不过方才安然在叫救命的时候,一直是坐在遮雨台上面的,所以窗户内的丧尸们,一时半会儿还没锁定安然的位置。

    它们好像对捕捉猎物这门业务,还没有很熟悉!

    过了许久,陈娇渐渐止住了哭声,声音寂静下来,窗台内的丧尸便四散开来,继续它们的游荡,安然数着病房内的丧尸,一共约有七八只的样子。

    病房的房门是敞开着的,床上躺着一具还挂着零碎内脏的骨架,就横在窗户边上,安然忍住恶心,双手巴着窗台,想着自己得回到四楼去。

    既然出不去,救援又没有希望,那就放弃出去,也不能一味依靠救援了,她得靠自己,现在谁都帮不了她,而她一定要活着,去新生儿科!

    三楼窗台外的安然咬牙,收刀放回衣服口袋,双手抓着绳子,往楼上的遮雨台上爬,她不是超人,此生唯一用过利器的时刻,就是拿着菜刀切菜,她不会飞檐走壁,所以从上往下容易,但从下往上爬,那姿势要多笨拙就有多笨拙。

    然后安然发誓,她只要能逃得过这一劫,她一定要减肥!

    因为她最终没爬上四楼的遮雨台。

    时间不等人,体力已经接近透支了的安然,此时想了一个大胆到了极点的主意,她决定悄无声息的爬入三楼,从那七八名游荡着的丧尸脚边爬过去,只要出了这间病房,她就直接走安全楼梯上六楼,去救她的女儿。

    女儿女儿,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不能放弃她的女儿。

    安然咬牙,悄悄的翻上了窗台,一只手撑在了窗台边的诊疗台上,被吃光了,还挂着细碎内脏组织的骨架就在她的鼻尖前,那血腥味就这么飘进了安然的鼻翼,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从遮雨台上抬脚。

    裤管却是被同在遮雨台上缩着的陈娇一扯,安然低头,狠瞪了陈娇一眼,陈娇的眼中有着委屈的泪水,无声的说道:【别丢下我,我害怕】。

    【放手】安然踹了陈娇一脚,回头,无声的对陈娇说道:【要么跟我走,要么留在这里,要么爬回去,自己选】

    然后安然抽腿而上,整个人蹲在了窗台上,看着病房内闲闲走着的一屋子丧尸,心脏狂跳的厉害,这时候,安然就觉得这些丧尸虽然是听着声音捕捉猎物的,但好像听觉也没有那么灵敏,否则这么寂静的夜,她这么剧烈的心跳,这些丧尸怎么就听不见了?

    抱着尝试的心态,安然抓起手边一只听胎心的简易装仪器,直接往侧前方角落里一丢,那些满屋子游荡着的丧尸,便朝着胎心仪落下的方向探了过去,安然赶紧爬进了窗户直接趴在了那具骨架的上方。

    一张被啃得乱七八糟的脸,横在安然的鼻尖下,那眼珠子黑黢黢的瞪着,仿若极其死不瞑目般,就这么幽幽的看着安然。


025 能卖很多钱吗
安然哆嗦着双手,和抖如康筛的身子,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翻身,一只脚下了床,另一只脚也下了床,然后整个人都翻下了床,趴在了地上。

    她好害怕!

    但是害怕有什么用?

    趁着丧尸们都聚拢到了另一边,安然四肢着地,爬着往门边去,然后膝盖一疼,压在了一粒亮晶晶的什么钻石上面,疼得安然只想骂娘。

    她顺手将那粒宛若石榴籽一般大小的钻石捡起来,只看了一眼就给收进了衣服口袋里,接着往门边爬,出了房门,刚要站起身来,一只人脚又踩到了安然的手背上。

    她疼得钻心,张嘴没敢叫,抬起头来,看着一只新进化成功的丧尸,从她手上走了过去,安然坐起身来,看着自己被踩破皮了的五指指骨,甩了甩,后背贴着墙壁,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三楼是产检科,在这里的,大多是孕妇,或者陪同孕妇来产假的家属,所以人比四楼和五楼的都多,但是因为这家医院的环境还算宽敞,产检科并不显得拥挤,安然贴着墙一路观察,看到这产检科,很多人脸上的青筋快要完全暴露了。

    这完全暴露了,是不是就代表着进化成功,可以吃人了?那现在还没完全暴露的,就还在进化当中吗?

    她轻轻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大约挪了有二十多分钟,挪到了安全楼梯那里,猛的推开安全门,闪身进去了。

    随着那门的“哐当”一声,安然刚刚松了口气,还没等自己觉得安全了,一转头,就看见往上的楼梯上,正站着一个已经进化完全了的丧尸,额头上的青筋完全暴露出来,正冲着她咧出了獠牙。

    “什么鬼?”

    安然上下扫了那只男丧尸一眼,发现地上有好多的烟头,这铁定是个陪老婆来产检,结果犯了烟瘾,躲到安全楼梯里来抽烟的烟鬼!

    烟鬼丧尸扑了过来,直接将安然压在了门上,张嘴就要咬,安然急了,故技重施,掏出水果刀来,抽刀出鞘,直接扎进了烟鬼丧尸的眼珠里顺便一搅动,那恶心的声音就跟搅动什么果酱一般,然后安然直接一划拉,烟鬼丧尸就软在了安然的身上不动了。

    安全门背后,有丧尸在挠门的声音,安然来不及多想,直接将压在了身上的丧尸给推开,匆匆上了楼梯。

    只走了两步,安全通道里,那声控灯一晃灭了,安然回头,朝着丧尸脑袋看去,一团浆糊一样的脑浆从丧尸被扎的眼眶里流了出来,丧尸脑子里的脑浆,好像比人类的要稀一些,就跟豆腐脑一样,而一颗亮晶晶的钻石,也随着这豆腐脑一般的脑浆,一起流了出来。

    是什么?

    能卖很多钱吗?

    安然不知道脑子里联想到了什么,又下了楼梯走了回来,蹲在地上,拿着水果刀,拨了拨那团脑浆里的钻石,真的跟她捡到的那颗一模一样,大小就像是一颗石榴籽,不规则的切割面,亮晶晶的特别好看。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26 然后一起去死
她不知道这个亮晶晶的...姑且叫钻石吧,有什么用,但也将那颗钻石给捡了起来,揣进口袋里,继续往楼上爬,这回安然没有把刀再收回口袋了,她直接拿着刀上路。

    到了6楼的安全楼梯外面,安然已经虚脱了,为了能够更好的进入到新生儿科里面,她坐在了地上,准备休息片刻。

    地板很凉,凉得安然的腰疼极了,按说她生完孩子还没有24个小时,实在不应该这样虐待自己,可是现在形势没得选,她没可能好好的在家做个月子,现在跟她谈做月子,就是一种奢侈。

    无力的将头靠在门扉上,安然又开始默默的流出了眼泪,她现在好想好想她前夫,虽然战炼未必能帮得了她什么,在她的生命里,也只短短出现了那么几天,可是他好歹曾经做了她一年的家人,至少有那么一年的时间,她有想过要和这个人一起白头到老,然后一起去死。

    不知不觉间,眼泪模糊了安然一脸,她抬起握刀的手背来,将脸上的眼里抹开,手背一沾上眼泪,却是疼得她差点儿叫出了身来,楼道很黑,安然看不清自己的手背伤成什么样儿了,疼痛过后只觉得好痒好痒,她没敢去挠,怕把皮挠破了更加疼。

    忍着双手手臂上那火辣辣的瘙痒感,安然坐起了身来,看着安全门上的一扇小玻璃,将六楼新生儿科里,几个已经进化成功了的丧尸看清了。

    新生儿科里的人,都集中在走廊上,漆黑的夜中,走廊上的灯一闪一闪的,像是要坏掉了的样子,尽头是蓝光室,另一个尽头是重症监护室,还有一些医生的办公室,是正对着安全门的,除了医生办公室和走廊外,新生儿科里的任何地方,都是不允许家属随意进出的。

    虽然很多家属挤在这里,就为了心中对孩子的那一份惦念,导致现在六楼的丧尸即将爆满,但有一点好的就是,新生儿科的病房门,不是普通的病房门,都是那种很厚的金属推拉门。

    当初安然刚生完孩子几个小时,孩子就出现了黄疸高,轻微发烧的症状,同病房里的其余所有孩子一样,都被收进了新生儿科,安然跟着抱孩子的护士,坐电梯上来过一回,她上来给孩子交了住院费后,医生又说她给孩子裹得太多了,造成轻微发烧也不是没可能。

    先让照10个小时蓝光,持续观察情况再说。

    所以安然的女儿,现在应该在蓝光室里。

    她轻轻的打开安全门,寂静的走廊上,一道轻微的“嘎吱”声响起,特别的明显,附近几只丧尸被吸引了过来,安然顿住开了一条门缝的动作,看着最近的那只丧尸,已经近在了咫尺。

    站在安全通道里,安然尽量侧着身子,让那只丧尸摸到了门缝,钻进了一半的身子后,她就站在丧尸的背后,猛的将安全门关紧,夹住了那只丧尸,然后身子抵着厚厚的安全门,拿刀的手举起来,朝着丧尸的脑袋瓜子猛戳。

027 就跟杀鸡一样
   这已经是安然杀的第三只丧尸了,她的业务渐渐熟练了些,开始有了点儿手感,觉得这丧尸的脑袋,戳起来也脆弱,就跟戳西瓜一样,这些丧尸是人变的,难道人的头盖骨,就跟西瓜那样脆弱吗?

    她没杀过人,当然没有任何对比了。

    待得这具丧尸软巴巴的垂下了身体,安然松开了点儿门,让丧尸顺着门缝滑落在地上,脑浆也在这倒地的瞬间流了出来。

    但这会儿,不容安然有什么想法,她杀丧尸,横自会弄出些动静儿来,第二只丧尸已经摸了过来,踢倒在了第一只丧尸的身上,安然急忙一只手抓住了丧尸的头发,将那丧尸的脑袋抬起来,手起刀落,直接一刀割断了丧尸的喉咙。

    那没任何卵用,丧尸的喉管处流出了宛若草莓果酱一般粘稠的血,但它却没死,安然眼明手快的又补了一刀,刀尖从喉管那里进去,刀身再深一些,又很轻松的将丧尸的整颗头给割断了。

    漂亮!她给自己的这一下子打了个分,就跟杀鸡一样。

    但这并没有让安然觉得有什么高兴的,她此时此刻,悲哀到只想哭!

    因为这些丧尸,就跟人是一模一样的,除了人的嘴上没有獠牙,额头上也没有青筋外,杀丧尸的感觉,就好像安然在杀人一样。

    而安然从小到大,就是鸡都没杀过一只,她想吃鸡肉了,上菜市场现买,然后看着那些老板杀鸡的时候,也是就这么抓着鸡的头,往上昂起,一刀封喉,然后放出鸡血......

    她感觉到战栗,不知道自己继续杀下去,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杀人魔还是变态?不知道这些丧尸以后还有没有救,不知道她今天是不是犯了杀人罪,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安然觉得,她的人生,就是不毁,也破碎得差不多了。

    不光光是人生,还有她的信念,她的一切,随着这一只又一只丧尸的倒地,而渐渐消弭,殆尽!

    安然的脸上,出现了某种坚强的绝望,眼睛看着第三只丧尸也来了,同样踢倒在了第二只丧尸的身上,还没爬起来,她手起刀落,把这只丧尸解决了。

    一颗钻石,从叠叠高的第三只丧尸脑子里流了出来,落在地上,就着走廊上透射过来的灯光,散发出夺目的光辉。

    安然捡了起来,又在一些脑浆中,找到了第二只和第一只丧尸脑袋里的钻石,好像每只丧尸脑袋里,都有这么一粒石榴籽一样大小的钻石,有什么用吗?

    她也不知道,看着好漂亮,没准儿真是钻石,那她岂不是发了?暂时都先收进衣服口袋里再做打算吧。

    附近三只丧尸都被解决了,远处听见了声响的丧尸,也在缓缓的朝她晃过来,安然保持了十秒的寂静,那些游走过来的丧尸,就失去了目标,转而四散着往别处游走去了。

    她趴在叠叠高的丧尸背上,进了新生儿科,悄悄的往蓝光室方向移动,那蓝光室的门很重,像这种门,没得什么门禁卡,或者指纹密码之类的东西,估计外头的人是打不开的。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28 谁让你咬我的
蓝光室的附近还有一只丧尸晃悠,丧尸的附近还有一只丧尸,附近的附近更是游荡着好几只。

    这就意味着,安然必须在极短的时间里弄开这道金属门,而且不能干掉蓝光室附近的丧尸,因为她在干掉那只丧尸的瞬间,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附近的丧尸都会听见声响围过来。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进入蓝光室,在第一只丧尸摸上来之际。

    她深吸了口气,尝试着使劲儿推着蓝光室的门,嘿,运气好得简直爆棚,她竟然把这道门给推开了,眼看着开了一条缝,安然闪身进入,肩胛却被身后赶来的丧尸一把抓住。

    “放手!”

    安然吃痛,抬起手来,朝抓着她肩胛的丧尸胡乱扎了一刀,没扎中头部,那只丧尸依旧活蹦乱跳的,此时!状况发生了,在蓝光室的大门内,到进入蓝光室的内部,还有一条绕了蓝光室一圈儿的通道,门口这一段儿是供医生护士换上无菌鞋套和无菌衣帽用的,此时,这里头困着一只穿护士装的丧尸。

    那只丧尸早就在门内等着安然了,当安然在拿刀扎着身后抓她的丧尸时,护士装丧尸双手抓住了安然的胸,张开獠牙,一口咬在了安然的另一边肩胛上。

    “啊!!!”

    安然疼得忍不住叫了一声,刀子依旧在扎着门缝后面的丧尸,这回终于扎准了,拖住她肩胛的力道一松,安然就把手里的刀换了一只手,左手一弯,死命的扎着咬住了她的护士丧尸脑袋。

    蓝光室的推拉门,有自动闭合的效果,被安然干掉的丧尸夹在了门缝里,门后的丧尸一时半会儿也不懂推开这扇推拉门,留的缝又太窄,看样子门外的丧尸暂时钻不进来。

    这给了安然一点儿发泄情绪的时间。

    “你咬我,你咬我,你咬我!!!谁让你咬我了?谁让你咬我的???”

    她彻底崩溃了,疼痛让她失去了理智,对着那只护士丧尸疯狂的戳刺着,然后安然又哭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就跟个变态杀人魔一样,这种心态已经疯到了极致,再看她的形象,披散着长发,满脸都是护士丧尸的脑组织,头盖骨碎屑,乱七八糟的溅了她一身。

    还有她自己肩胛流出来的血,染红了她的整条手臂。

    然后,当丧尸死得已经不能再死后,安然丢掉了刀,缩到了角落里,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哭得不能自已。

    被这种怪物咬了,会不会感染破伤风或者狂犬病毒之类的呀?她要不要去打个破伤风或者狂犬病毒的疫苗?

    然后又想到了她的前夫,安然哭着低声喊道:“老公,老公你在哪儿啊,快点儿来救我,老公我害怕呀~~~~~”

    当初非要作,非要作,她要不坚持离婚,战炼那么有责任心,今天不用她说,他肯定会来救她的,毕竟她可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呀,可是现在他们离婚了,就算战炼还活着,他又凭什么来救她?他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他的前夫而已!!!


029 唯二
有时候人到了生死关头,有些情绪就变得很直观了起来,没错,安然承认了,她其实很恐惧,现在不想自己一个人坚强了,她只想等她前夫来救她。

    然而哭了一阵,安然觉得肩胛上的丧尸牙洞,又没有那么疼了,她流着眼泪偏头一看,那两个小小的血窟窿上,血都结痂了,有这么快?还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时间容不得安然慢慢思考,慢慢抚平自己内心的阴霾,以及慢慢思考要不要去打疫苗之类的了,开了一条门缝的推拉门外面,眼看着已经有一只丧尸挤了进来。

    安然急忙捡起地上的刀,又去杀那只丧尸,就跟叠罗汉一样,将挤了进来的那只丧尸斩趴在了第一只丧尸的背上。

    连续又是几只丧尸被她杀了,终于让她消停了一会儿,生存的危机让她感觉自己被咬的那两个牙洞,好像都已经不疼了。

    待得疼痛完全过去,安然默默的低头,捡起地上那些混着脑浆的钻石,转身持刀进入了蓝光室。

    开了蓝光室的推拉门,里头还有五只丧尸,全都穿着医生护士的衣服,在黑黢黢的房间里,围在一只两只只散发着蓝光的保温箱边上,急切的想要找到突破口,吃掉里面的婴儿,因为婴儿的哭声,丧尸并没有关注到进入了蓝光室的安然。

    地上躺了几具成人...和婴儿的骨架,已经成为了骨架!!!看样子是没有变成丧尸的医生护士,还有婴儿,被丧尸们吃掉了的。

    整个蓝光室里,都有些狼藉状态,有些蓝光箱被挤到了一边,之前肯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打斗,很有可能是没有变成丧尸的医护人员,与那些丧尸做了个斗争。

    他们可能尽了最大的努力,守护住了一些孩子,要不然蓝光室里,为什么至今还有两个活着的婴儿在哭?

    安然想抽自己一耳光,为什么她就不能早点儿强大起来,这样也能早点儿想办法进入蓝光室,婴儿也不会被吃了。

    陡然之间,安然心如死灰般,默默的走过了那一只只蓝光箱,看着里面没有发出声音来的一个个婴儿,这些全都长出了獠牙,无力的躺在蓝光箱里,无人投喂它们血肉,所以只能躺在这儿等死。

    不,这些婴儿已经死了!

    唯二两只,还传出了哭声的蓝光箱里,婴儿的哭声也已经十分虚弱了,怕是再不喂奶给这两个婴儿,他们也离死不远了。

    安然的心中,突然疼得无以复加,有些东西她不敢去想,想了对她就是万劫不复的噩梦,她只是抓紧了手里的水果刀,站在一只丧尸的背后,抬起刀来,冲着那只丧尸的脑子扎了下去。

    旁边一只丧尸毫无所觉,依旧在拍打着身前的蓝光箱,想要弄开蓝光箱,好吃掉里面的婴儿却不得门路,安然继续杀,将围在这只保温箱边上的三只丧尸都杀光了。

    里头的孩子还在哭,安然从蓝光箱边上的圆洞洞里,伸进一只手,握住了这个孩子小小的手腕,就着蓝光看了下戴在孩子手腕上的手环,上面不是她的名字,写的是陈娇的名字,这是陈娇的儿子!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30 宛若神助
  那她的女儿呢?安然心中钝痛,从蓝光箱里茫然的拿回了自己的手,环顾整个偌大的蓝光室,除了那剩下的一只保温箱外,已经没有孩子在哭了,这里只有两个孩子没有变成怪物,剩下的要么被吃了,要么全都无声无息的长出了獠牙。

    “哐当”一声,剩下的那只蓝光箱被那两只丧尸推翻了。

    里头的婴儿,连同有着蓝光的箱子,一同摔倒在了地上,哭声又大了些,蓝光箱的盖子也被砸开来,其中一只丧尸,摸到了门路,将手伸向了里头的婴儿。

    安然转过头去,看着那婴儿的脸,虽然被蒙了眼睛,但在蓝光中,依然让安然觉得这婴儿的脸,给了她一种熟悉的感觉,怎么这么像战炼?

    每个母亲,都能从婴儿的部分五官中,将自己的那个孩子一眼就认出来,虽然或许这个母亲和孩子只短短的见过一面,虽然刚出生的孩子一脸皱皱巴巴的都长得差不多,很难有辨识度,但这样一眼就能认出自己骨肉的能力,是作为一个母亲与生俱来的能力。

    她心中一惊一喜,尖叫了一声,拿着刀就冲了过去,扑在了那只丧尸的身上,将那只丧尸扑倒在地上,持刀就扎。

    没等从身下那丧尸的脑子里抽出自己的水果刀来,背后,就有丧尸一口咬住了她的脖子,安然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直接后退,倒在那只丧尸的身上,一阵撕扯,她大叫一声,发了狠劲,发了狂,发了疯,宛若神助一般,将抱住自己的丧尸手臂给整个切了下来,这才终于挣扎开。

    她顾不上自己脖子上的两个牙洞,反正她身上的牙洞也不少了,直接回身,操刀就扎,让背后的断臂丧尸死翘翘去了。

    谁碰她女儿,谁死,谁死!!!

    碎裂的蓝光箱里,只穿着一条纸尿裤的孩子还在哭,安然丢掉了手里的刀,伸手便要去抱这孩子,然后想到手上的脏污血迹,她哭着将脏污的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些许,这才小心翼翼的把孩子从蓝光箱里抱出来。

    翻开孩子手腕上的手环一看,上面写着“安然”两个字,这是她的女儿!

    果然是的!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谢天谢地,谢谢观世音菩萨,谢谢上帝耶稣,谢谢毛爷爷!安然又哭又笑,在心中将古今内外所有能感谢的人都感谢了一遍,然后一身狼狈的亲了亲自己女儿的小脸,她女儿的眼睛上还蒙着黑布,小脑袋偏了偏,嘴里无力的低鸣着,嗓子似乎都哭哑了一样,直觉的往安然的胸口拱。

    “饿了,饿了对吧?你饿了。”

    安然抹开眼泪,温柔的同女儿说着话,现在她哪儿哪儿都不觉得疼了,即便刚刚被丧尸咬了脖子,可是安然觉得此时此刻,她的状态非常的好,从未曾有过的好,找到了她的女儿,她就如同完成了一场蜕变般,浑身都是劲儿,果真真是如同获得了神助似的,神思清明得都让她开始兴奋了!

031 娃娃
宛若获得了神助的安然,抱着女儿坐到了黑暗的角落里,撩开衣服,随手抓了地上的蓝光箱里,一条用来垫在蓝光箱里的无菌布,擦了擦自己胸脯上的汗,这才给她女儿喂奶。

    胀得如同石头一般的胸脯,在女儿大口大口的吮吸下,缓缓松弛了下来,安然突然获得了一种无上的满足感,这就是传说中母乳喂养的神奇吗?

    “乖乖,妈妈还没给你取名字呢,你该叫什么名字呢?”

    喂着奶,安然吸着鼻子,低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的女儿没死,这好得不能再好了,可是未来她们娘俩儿,该怎么活下去,怎么从这家医院里出去?

    这个问题很让安然忧心,但是她目前也想不到那么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她就这么坐在黑暗里,抱着女儿,其实也不错,至少她们俩现在在一起了。

    “妈妈也不知道你该叫什么,妈妈取名很废的,先给你取个小名儿吧,嗯~~~叫娃娃好不好?乖娃娃~~娃娃!!!等到爸爸来救我们了,再让爸爸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娃娃,爸爸会来救我们吗?”

    娃娃没理她,娃娃才出生不到一天天,现在除了吃,啥都不懂,她像是饿极了一般,只顾着吃奶,吃了没两分钟,累了,含着安然的**,休息一下,再接着吃。

    就这样吃吃停停的,娃娃直接将安然的一只胸给吸空了,安然才下奶没多久,一只胸里也没有多少,自然不够娃娃吃了,然后娃娃没得吸了,张开小嘴巴又嚎了起来。

    安然坐在地上,身上的痛感渐渐复苏,她抬手抹了一把脖子上的牙洞,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丧尸给咬了,可这回一直等她感觉到疼痛的时候,脖子上的牙洞都已经结痂了。

    既然已经结痂了,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吧,安然突然打了个呵欠,神思有些疲倦起来,又给娃娃换了一边胸,让她继续吃,这只胸吃着吃着,娃娃没力气了,就含着安然的奶睡着了。

    她将自己的**从娃娃的嘴里抽出来,揉了揉自己瘪下来的胸,就着微弱的蓝光,亲了亲娃娃睡着的脸,那眼睛上还蒙着黑布,因为担心蓝光伤眼,安然没将娃娃眼睛上的黑布取下来。

    陈娇的儿子还在哭,但哭哭停停的,看样子已经连哭的劲儿都快没了,俩孩子的嗓子都沙哑沙哑的,听得让人怪可怜的。

    安然稍微有了些心情,想着陈娇这人虽然讨厌,但孩子到底是无辜的,便抱着娃娃走到了陈娇儿子的蓝光箱边上,左右一看,墙边有一条蓝光灯,灯下面是一个置物桌子,长条状的,上面搁置着几瓶泡好的牛奶,还有一个温奶器,此时温奶器里正放着一瓶牛奶。

    她便走了过去,顺手拿起了温奶器里的奶瓶,抱着娃娃拧开奶嘴闻了闻,这牛奶应该是新鲜的,没坏掉,一直被温奶器保着温,所以还是温热的,刚好适合小宝宝喝。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32 母乳喂养好
因为找到了娃娃的激动,精神有些亢奋的安然,根本就没想过要找一找蓝光室里是不是有奶粉奶瓶,蓝光室里又黑,不仔细找也发现不了放在墙边的奶瓶,她当时急得要死,只想着娃娃饿得快不行了,撩起衣服来就开始亲喂。

    现在冷静下来,安然想想自己身上的丧尸牙洞,便是心中有些懊恼了,她当时太激动了,都忘了自己被丧尸咬了的事情,现在开始担心起来,不知道被丧尸咬了,会不会感染什么狂犬病破伤风什么的,万一娃娃喝了她的母乳,也传染了什么病毒怎么办?

    可是现在喂都喂了,能有什么办法?她从小脑子就少根筋,考虑问题很少会考虑得那么全面,心思更是没法儿做到谨慎细密,要不然也不会只跟她前夫见第二面,就被前夫带了节奏去结婚了。

    她那时候要是考虑得周到一些,多想想军婚的利弊,根本就不会嫁给一个军人,也不会成为军嫂,今日更加不会生下娃娃了。

    然而又是一想,安然立马释然了,她看娃娃好像还挺好的,砸吧砸吧着小嘴巴,虽然有些不安份,但还是在她怀里睡下了,她若感染了什么病毒活不下去了,娃娃一个才出生不到24小时的新生儿,未必不吃她的母乳,就能自行活下去了?她若没感染,那是最好,她若被感染了,娃娃跟着她一起感染,那也好,总比一个小不点儿,活活饿死在这黑黢黢的蓝光室里,无人投喂强。

    若是她的抵抗力强一些,扛过了体内的病毒感染,娃娃却因为新生儿抵抗力差,抗不过体内的病毒感染,那安然就陪着娃娃一同去了算了,反正世界已经令人绝望至此,安然没有了娃娃,活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过这最后一个可能性应该比较小,不是说新生儿的体内,都会有从母体内带出来的抗体吗?也就是说,娃娃现在体内的抗体,和安然的抗体是一样的,安然没有变成丧尸,娃娃自然也没有,这肯定也是跟体内的抗体有关系的。

    她的这种抗体会在孩子的体内存在六个月,六个月之后才会消失,所以很多育儿公众号都说了,六个月以内的孩子,是很少会生病的,而六个月之后的孩子,自母体内带出来的抗体消失之后,就会频繁的发生感冒肺炎等症状。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有的孩子没到六个月,但就是频繁生病的例子,也是不少的。

    但是不都说母乳喂养好吗?母亲的身体,会自动过滤一些有害物质,将血液化为RU汁喂养孩子,安然也是听了医院的宣传,抱着娃娃就按直觉母乳喂养了,喂了娃娃之后,她才找到的奶瓶,所以现在要后悔也没有用了,一切都看天意吧。

    释然了的安然,很快就将这个母乳喂养不喂养的事情抛到一边了,因为刚下奶还不到一天,安然的母乳本来就没多少,再加上娃娃饿得不行了,此时那两只胸早已经给娃娃吃空了,所以喂不了陈娇儿子。

033 你真是造孽
这会儿在这个黑黢黢的蓝光室里,也讲究不了什么新生儿的牛奶,要现泡现喝,或者只能喝两小时以内的牛奶什么的,未免陈娇儿子被饿死,安然就直接拿着那瓶温热的牛奶,喂给了陈娇儿子。

    陈娇儿子跟娃娃一样被饿了好久,特能吃,科普上说一般新生儿的奶量,大约也就30到60毫升的样子吧,一只300毫升的奶瓶,却是被陈娇儿子吃了100毫升,这今后可是个大胃王的节奏啊。

    一只手抱着娃娃,一只手握着奶瓶的安然,看着蓝光箱里吃着吃着就睡着了的陈娇儿子,脸上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这月龄的孩子,吃饱了就睡,倒也好带。

    只是安然觉得饿了!

    之前也不知是凭借了一股什么毅力,她生完了孩子,也不过休息了个把小时,就开始了各种折腾,没找到娃娃之前没觉得饿,现在找到娃娃了,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看着墙边桌子上,还剩下的那几只奶瓶,里面的牛奶满满当当的,安然犹豫了一下,舔了下嘴唇,转身扇了自己一耳光,骂道:

    “你真是造孽啊,哪儿找不到点儿吃的了?非得抢孩子们的。”

    骂完了自己,安然转身,抱着娃娃在蓝光室里走来走去,想着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

    外头那些还未完全进化成功的丧尸,身上应该或多或少会带有吃的吧,可是她抱着娃娃怎么出去,这些痴痴呆呆的,还未进化成功的丧尸,保不准就有一个瓜熟蒂落,进化成功了,带着娃娃出去实在危险。

    但是把娃娃放在蓝光室里,这里面可全都是一些小丧尸,虽然那些小丧尸还不会爬,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了呢?

    外面的丧尸是会进化的,那进化的速度谁也说不好,进化的尽头又会变成什么怪物,谁也不知道,所以谁又能保证,这些蓝光箱里的婴儿丧尸们,就不会进化了?

    安然不能接受自己好不容易寻回来的女儿,会因为自己的大意疏忽遭遇什么危险,她想了很久,将熟睡了的娃娃放入了一个空的蓝光箱里,开始摸起地上丧尸身上的衣服。

    这里头的五只丧尸,有一个医生四个护士,因为环境要求无菌,基本没可能在身上带些什么零食进入蓝光室,安然也不报预期,摸不着就算了,又在地上找了它们脑子里流出来的钻石,收集起来。

    此时,通往外面的那扇大门处,当初安然也杀了几只丧尸,它们脑子里的钻石散布在地上,安然一直没捡,这会儿找到了娃娃后,安然有了心情,这才打开蓝光室的门,把钻石都捡了起来,又摸了一遍那些被她杀掉了的丧尸衣服,从里面找出一些钱包打火机和香烟来。

    望着这一大堆的硬币零钱打火机,还有香烟什么的,安然觉得有些失望,这些东西都不能当做食物来吃,不过钱有没有用的?以后若是世界恢复正常了,这些钱是不是会重新派上用场?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279 
财富
3662668  
积分
1182231  
在线时间
42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4 
034 阿Q一样的安然
安然咬唇想了许久,她对于末世生存没有任何经验,只能把钱包里的纸钞拿了出来,傻傻的,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了自己另一边的衣服口袋里。

    毕竟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谁也不知道,没准儿很远很远的地方,人类社会还是正常的,那安然从现在开始收集纸币,等以后到了正常的地方,她不就是富翁了?

    这样一想,安然又觉得自己今后的生活还是挺有盼头的,这行为,乐观一点想,也算是自娱自乐吧。

    阿Q一样的安然,就这么揣着一口袋纸币回到了蓝光室里,看着那些躺在蓝光箱里的小丧尸,刚刚升腾起来的一些好心情,瞬间又荡回了谷底,安然叹了口气,心中有些不忍,可还是闭着眼睛,一只只的给解决掉了。

    造孽!

    那些小小的一只只婴儿丧尸,让安然心中难受得无以复加,可她不解决这些婴儿丧尸,万一它们进化成了能爬出蓝光箱的物种,而安然又跑出去杀丧尸了,会对娃娃和陈娇儿子造成生命危险。

    有时候心软,会酿成大祸,这个赌,安然不敢赌。

    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清理完了蓝光箱里所有的小丧尸,取了它们小脑袋里的钻石后,安然都饿过头了,期间陈娇儿子醒了一次,安然给他喂了点温奶器上放着的牛奶,娃娃也醒了一次,嚎了两嗓子,安然给她喂了母乳,这回两只胸又被娃娃吸空了,安然若是再不吃东西,只怕这奶会退回去。

    她心中有些焦急,又给娃娃补了30毫升的牛奶,小家伙吃得有些撑,吧唧着嘴巴又睡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安然眼皮都没合一下,便得趁着孩子们睡着了的这个时候,打算走出蓝光室,去外面找点儿吃的了。

    还只站在金属推拉门往外看的时候,安然就看见了外头医生办公室门前,有一只丧尸的脚下躺着一个果篮,应该是送给医生的。

    她打算从推拉门门缝里出去取那只果篮,当然这需要一个周全的筹备工作,无论是在取果篮的过程中,还是之后的撤退,都需要一个万全的方案。

    首先,安然回身收集了一些死尸钱包里的硬币捏在手心里,接着,为了回来的时候,不至于那么仓促,安然略微清理了一番夹在推拉门门缝里的那几只丧尸。

    她推开了最上面的那两只丧尸,余下两只丧尸继续保持被夹住的姿态,好阻止金属门彻底闭合,方便她撤退进入蓝光室。

    只等她悄悄走到医生办公室的门口,看了看那只丧尸,提起果篮撒丫子就往回跑,包裹果篮的塑料袋发出了持续不断的擦嚓声响,沿途也吸引了好几只丧尸。

    看着前方有丧尸堵路,安然果断将手里的那一把硬币,往远处的墙壁上丢去,墙壁上挂着一些金属框架制作的宣传画,数枚硬币砸在上面,发出的声响就宛若下雨一般,叮里哐啷的比果篮包装纸发出的声音响多了。

035 怎么活下去
  打算围堵安然的那些丧尸,没有任何悬念的,就被硬币砸墙的声音吸引过去了,安然也提着果篮,踩着门缝里夹着的丧尸尸体,顺利的进了蓝光室的通道。

    当然,这回她小心了一些,跑进蓝光室立马往回看了一眼,果然发现一只丧尸不走寻常路,不往硬币响起的地方去,反而跟着果篮包装纸发出的声音而来。

    其实它原本就站在蓝光室的边上,安然提着果篮一跑近,它就自然而然的跟在了安然的后面,直接往蓝光室门缝里来,若是安然的步子稍微停那么几秒,肩胛就又会被这只丧尸给抓住。

    她转身,等着这只丧尸追进门缝里,看着它跌倒在同类们的尸体上,安然抬手,毫不犹豫的就将这只丧尸给杀了,然后看了一眼已经卷了边的水果刀,躲在厚重的推拉金属门后面,急促呼吸着,等着围上来的丧尸们自己退去。

    好像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丧尸们由最初的行动僵硬,也开始动作灵活了一些,原先走路的姿势看起来像是什么行动不便的智障人士,现在手脚都能弯曲了,那追着声音的听觉,似乎也敏锐了一些。

    就是细微的塑料包装纸发出的声音,它们都没有放过。

    安然的心陡然往下沉了沉,她意识到丧尸真的会进化,也庆幸自己提前解决了蓝光室里的那些小丧尸,同时,安然又觉得很仓惶,当生存的危机变得越来越严峻时,她一个人,拖着俩孩子,怎么活下去?

    没过一会儿,金属推拉门外的丧尸,就因为失去了目标四散开了,身为一个母亲的责任感,让安然又振作了起来,不振作不行啊,现在她不能死,不能颓废,因为她一死,就不是死一条人命,而是三条!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提着果篮进入了蓝光室,这一来一回的,也没花多少时间,娃娃和陈娇儿子都没醒,蓝光室距离金属门之间,还有一扇薄薄的门,中间隔着一条看似漫长的通道,在这条通道里头拆塑料袋的包装,厚重金属门外面的丧尸是听不见的,安然就进去了,靠在门扉边上,开始拆起手里的果篮来。

    果篮很大,因为是婴儿家属要送医生的,料很足,水果也新鲜,苹果梨子香蕉还有一个哈密瓜,另外还散放了一些荔枝呀、桂圆呀、牛油果呀等等,这些水果的季节都不尽相同,但又有什么关系,当今社会农业发达,想让四季不同的水果凑满一个果篮而已,简单。

    安然没水洗手,用那脏兮兮的手选了一下水果,觉得自己饿了这么久,还是要吃补一点儿的水果,就抓起一个牛油果剥了皮开吃了。

    一个牛油果没吃饱,她又吃了一个,这个牛油果没吃一半,安然就饱了,抓着还剩下一半的牛油果,安然打了个呵欠,侧身躺在了地上,累得睡着了。

    医院外面的黑夜中,大雨下一阵,停一阵,这会儿又拼命的下了起来,大约到了晚上6点钟,天空却开始出现了鱼肚白,天渐渐的亮了。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