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0 | 浏览:2868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科幻未来] 《末世养娃手札》作者:包包紫(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55比较麻烦
“不能,它们太能吃了,皮也厚,吃多少繁衍多少。”
安然摇摇头,她的植物就是老鼠繁衍的食物,最多只能做到消灭一波又来一波这样的程度,实在是太烦人了。安然眉头紧锁,丢掉了手里的一把白灰,问云涛
“前面怎么样?”
“比较麻烦,我们得撤,张博勋说这个县城末世前闹过鼠灾。”
说着,云涛就弯腰去抱病床上的小薄荷,顺手拿下了架子上的吊瓶,对安然说道:
“你收拾一下娃娃和物资,先出大门,战炼会给我们找车。”
“好。”
安然急忙抱起在床上玩儿的娃娃,要收拾物资...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一个便携炉子,一只锅子,还有一箱物资什么的。
她想起了赵茹和赵倩蓉,便急忙抱着娃娃去了手术室,推开了手术室的门,对门内的赵茹喊道:
“赵茹,快点儿走,你这里处理完了吗?”
“怎么了?”赵茹已经包扎好了那个被老鼠咬了的人,现在正在给打破伤风,一听安然的话,举着针筒就急匆匆的跑出了手术室。
“云涛说这个县末世前闹过鼠灾,外面的老鼠一只只的比猫还大,赶紧走吧。”
“好。”赵茹点头,回头指挥着梁子遇几个,将那个被老鼠咬伤了的抬下手术台。
安然一见,面上迟疑着,问道:“我一个朋友,曾经被丧尸咬过,然后她也变成丧尸了,你说这被老鼠咬过的人,会不会也变成丧尸?”
“不知道。”赵茹面色凝重,匆匆出了手术室去接赵倩蓉,“但他还没死,总不能放着不管吧”
“这是自然。”安然点头,没说什么,抱着娃娃提着大塑料袋,便下了二楼。
她看赵茹有梁子遇那几个男人帮忙,他们几个自成一个小队,安然也帮不了赵茹什么,只管顾好她这边的几个人变成。
出了大门,一片火光,亮的安然都看不清路了,气温倏然升高,安然的短发根根扬起,怀里的娃娃仿若见着什么奇异的景致般,看着在火边跳跃着的战炼,笑得小脑袋都昂起了。
战炼匆忙的在火墙外竖了一排金剑,掉头,一把抓住了安然的手臂,接过她手里的塑料袋,将她往大门边停放着的小货车上带,云涛和恒恒,还有小薄荷已经上了货车,战炼将安然扯到了货车边上,一把,抱住了安然和娃娃。
就抱了一下,放开了,双手捧着安然的脸,看着安然的眼睛,说道:“走,往北走,我们去鄂北。”
“你呢?你不上车吗?”
安然一眨不眨的看着战炼,仿若他的眼睛里有星星一样,让她死了的心,突然有些微微的跳动了起来。
“我就在你后面。”
他在火光中笑,黝黑的被热得通红的脸上,油腻腻的满是汗水,浑身散发着汗臭味,捧着安然的两只手,用力的揉了揉,跟揉面团子一样,又交代道: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战安心,其他的交给我。”

356变异猫
安然拧了下眉头,她想说她帮忙,她的战斗力非常的强,大个头的铜皮丧尸解决不了,但小老鼠还可以帮忙吃一池,又是一想,还是别太逞强了,这些老鼠吃起植物来也凶狠。
便是垂目,点了下头,被战炼推了一把,他双手提着她的腰,将她和娃娃一同举上货车,门被“嘭”的关上了,安然在车内坐稳,偏头看去,战炼在窗外摆手,周围全是火光。
前方的张博勋放出了一张金属网,切割着前方的老鼠,身后跟着云涛开的那辆货车,再后面跟着赵茹赵倩蓉和梁子遇等人开的医疗救护车,最后面,才是战炼和洛非凡,在收尾。
尾部是老鼠攻击的主力,洛非凡和战炼一辆车子,开车的另有其人,洛非凡就负责往车队前方丢火球,战炼弄了数个大圆弧,圆弧的边缘锋利,速度飞快的旋转着,在火海中驰骋。
安然坐在货车的副驾驶座上,怀里抱着娃娃,云涛在开车,她和云涛之间则挤着小薄荷和恒恒,小薄荷浑身无力,面色苍白的靠在恒恒的身上,恒恒则努力举着手里的吊水瓶子,生怕小薄荷回血了。
情势比较危机,安然手里抓着一把花种子,在手心里催生发芽,然后开了一丝车窗,原想让花苗长出去,去吃老鼠,却是被车窗外爬着的大老鼠,一口吃掉了花苗。
吓得安然赶紧把车窗关了。
她在心中思索着,是不是自己选的种子不对,要对付这种皮糙肉厚还带毛的老鼠,不能用柔软的藤本植物,应该用仙人掌!
对,仙人掌!
当初在洗劫农用小店的时候,安然并没看到有农用小店里有仙人掌,当初她觉悟不高,只觉得柔软的藤本植物弯弯绕绕的,更好铸植物墙,所以就只留了藤本植物的种子在衣服口袋里。
这会儿要去找仙人掌的种子,也是找不着的。
所幸前方的张博勋,在车队后面的战炼和洛非凡的帮助下,急速开道,过了加油站,很快就要出县了。
天色蒙蒙亮,天际终于翻起了鱼肚白,张博勋的车头前,突然砸了下来一只小老虎,“喵”的一声吼,轻巧的手掌砸碎了车头玻璃,人手那么大的猫掌,踏着碎裂的玻璃,窜上了车顶。
车子后面的云涛,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副驾驶座上的安然,将张博勋车顶上的“老虎”看得一清二楚,那哪儿是一只老虎啊,明明是一只跟老虎差不多大小,咧着獠牙,有着一双绿色眼睛的猫。
而且是变异猫。
有老鼠在的地方,肯定就有它的天敌,只是这老鼠的天敌却不吃老鼠,一双绿色的猫眼,阴测测的盯着安然怀里的娃娃,舔了舔猫舌,看那样子,打算蓄势待发,冲将过来。
前头的张博勋车子一顿,咔咔两下熄了火,不太宽敞的国道上,车子堵得太多了,张博勋无法越过前面横七竖八的车子,于是只得将车子停了下来。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57引战
车子刚刚一停下,横七竖八的车子间隙里,变异猫的叫声此起彼伏,战炼后方,变异老鼠的叫声震耳欲聋,但它们两方势力,都很奇异的没有上前打个你死我活,而是堵着张博勋和战炼的车子围攻。
眼看着张博勋与变异猫在前头,战炼与变异鼠在后头交上了火,安然立即催动路边的树木,她觉得自己应该要做点儿什么,不然光靠别人保护,还是太被动了。
张博勋车顶上的猫,昂起猫头,“喵呜”一声叫,直接朝着安然的副驾驶俯冲而来,那架势,让安然毫不怀疑它一头就能撞破玻璃门。
她来不及细想藏拙不藏拙的问题,绿色的藤本植物在她手里迅速结成了一片植物网,护住了怀里的娃娃,贴上了车窗。
却是在变异猫冲将过来之时,空中一片金色的细网,加上一把旋转的弧刀同时出现,将那只要去吃娃娃的变异猫在空中切成了碎末。
战炼在车队后方挡着变异鼠,冲云涛喊了一声,“冲过去,我来挡着猫。”
云涛的油门便“轰轰轰”的踩响,不少力量异能者下了车,去搬路上横七竖八的车子,张博勋的头车车身上长满了刺,宛若一只大刺猬般,往前强行开路,几辆车子,带着后面的医疗救护车一起,冲进了猫堆里。
车队后面的战炼几把刀一丢,刀身上挂着几只大老鼠,怒道:“过来,这里有食物!”
车子间隙里的大猫们,一跃而起,一口叼住了刀身上挂着的大老鼠,落进了猫堆里,周围的猫蜂拥而上,将那只刀身上的老鼠拆骨入腹。
看它们嘴上的獠牙,似乎特别的坚固,身体轻巧,敏捷程度极高,吃完了老鼠一哄而散之际,留下的刀身都被咬断了!
不少猫咪尝到了甜头,陆陆续续的朝着战炼和洛非凡这最后一辆车围攻过来,战炼顺利引战成功。
只是他和洛非凡自己,也陷入了猫鼠大战之中。
因着战炼和洛非凡的牵制,加上猫吃老鼠,老鼠吃人,人杀猫和老鼠,张博勋开着头车,一路奔出了战斗圈,在铁丝村的附近停了下来。
县城与铁丝村的距离并不远,中间只隔了一条约半个小时车程的国道,国道两边间或会有零落几座乡下人自修的农家小别墅,铁丝村的第一座障碍,就建立在一栋农家小别墅边。
张博勋匆匆的下了车,回头看了货车内的安然一眼,便进了障碍,与守着障碍的人通报了县城的猫鼠危机,障碍里的人一听,脸色大变,也顾不得给张博勋检查什么体温了,直接派了人,开车去铁丝村内部通报给唐建军。
因着县城与铁丝村的方向近,猫战胜了老鼠,或者老鼠战胜了猫,那对人类来说都是不利的,因为它们此消彼长,互相不够吃了,就会来吃人类,整个铁丝村这么多人,正是一座大好的粮仓。
安然坐在货车里,皱着眉头,抱着娃娃,拨拉着驾驶舱里的藤本植物,她在想,刚刚张博勋回头看的她那一眼,是个什么意思?

358统一战线
方才情势紧急,安然并不想着藏拙,现在回归到了人类社会,安然这才想起来,她还有个身份,人人肖想的“移动粮仓”。
刚才从县里逃出来的时候,战炼说去鄂北,可是一路太乱了,安然和云涛就只顾着跟在了张博勋的后面,顺着一条直路走,就直接到了铁丝村外面,那他们现在是等在原地,还是绕开铁丝村,去京港高速?
安然去看云涛,她其实现在想回去找战炼,当时情况那么乱,战炼和洛非凡垫后,让他们所有人都跑了,这两个人却是陷在了猫鼠大战里,安然想回去帮他们俩。
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正在六神无主之际,张博勋又领着一队军人回来了,那一队军人,就不是去找物资时的那种散兵游勇了,而是正儿八经的,装备齐全的军人,个个穿着特种装备,靴子里藏着刀,手里还举着盾牌!
张博勋在前头开着一辆军用吉普车,从车上跳下来,敲了敲安然的车窗,看着安然将车窗落下来,张博勋英俊的眼眸,扫了扫安然的脸,以及安然已经扒拉光了叶片的整个驾驶舱,开口,薄唇轻启,
“首长让我带人去灭猫和老鼠,你们进去吧。”
别的并未多说什么,便转身上了吉普车走了。
货车后面的医疗救护车里,梁子遇开车,赵茹打开了车门跳下车,她还穿着染血的医生无菌服,面容干净的走到了安然的车窗边,看着梁子遇率队离去的背影,有些幸灾乐祸的问道:
“你的异能被暴露了?”
方才她的救护车就跟在安然的货车后面,看着路边的树木在张牙舞爪的摇晃,也看着安然的车窗,伸出了一片绿藤。
说不震惊是假的,至少在场的所有人,见识了路边树植无风自动的景象,又见识了安然催生植物,那植物的生长速度,就像按了数倍快进般,大家都是挺震惊的。
因为迄今为止,无论见过的,或者没见过的,那些木系异能者,都没有一个人,可是把植物催生得这么快!!!
所以赵茹看到张博勋与安然说了几句话,便跑过来问安然,是不是被暴露了。
安然坐在车里,没好气的看着赵茹,“你先担心下你自己吧,铁丝村里也缺水。”
“所以我们俩得统一战线啊。”
赵茹笑嘻嘻的看着安然,
“你不出卖我,我也不出卖你,这样你要是被抓了,我好把你的消息转告给战炼,让他来救你。”
“行了吧,哪儿都有你!”
安然有些烦躁的白了一眼赵茹,这个赵茹行径不明,说的话也不知真假,她看方才张博勋离去的时候,障碍内一切都很安静,不像是有军人要出来抓她去做粮仓的样子,估计问题也不大。
驾驶座上负责开车的云涛,也是这样觉得的,现在整个铁丝村外面乱成了一锅粥,张博勋急着找救援,未必会有那个时间将安然的秘密透露出去。
但是这个上高速,去鄂北的路要怎么走?云涛发现他们迷路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59唐建军
其余的那些,没有被猫和老鼠吃掉的力量异能者,都已经进入了铁丝村内部,有的在接受医生护士的治疗,有的在量体温。
“我们先进去吧,里面安全一些。”
看着那些已经进去障碍里面的力量异能者,云涛踩了油门,靠近县城的天边,遥遥的传来猫叫和老鼠的叫声,看来危机离了他们不远,所谓人多力量大,再怎么说,进铁丝村里,也比在铁丝村外面干等着强。
水系异能者赵茹,当是如此想法,她的异能同金系火系土系比不得,面对各种危机毫无抵抗能力,除了给人放个水外,在末世里赵茹似乎别无用处,而她还有个年迈的姑婆要照顾,自然是进了铁丝村,寻求唐建军的庇佑为上。
所以这原本已经打算了要离开铁丝村的几个人,兜兜转转的,竟然又回了铁丝村。
安然也是无法,但想着铁丝村里,或许可能找出仙人掌来,便也同意了进入障碍。
他们开车进去的时候,障碍里又跑了出来不少的军人和力量异能者,手里都是拿了武器打算去杀猫和老鼠的,一时之间,整个障碍里显得有些人去楼空的萧瑟感,微凉的风中,安然几个的车,都没人管。
云涛将货车停在了障碍里,看了看人去楼空的障碍,安然便打开车门,抱着娃娃下了车,她直接往一边竖起的瞭望塔走,想去看看战炼的方向。
赵茹和梁子遇开的医疗救护车随后停在了货车后面,赵茹下了车,指挥梁子遇,将坐在轮椅上的赵倩蓉搬下来透气,然后去看了看货车里的小薄荷。
陆续又有一支队伍,从铁丝村里面出来,过了障碍,依旧没有人有空搭理安然几个,他们匆匆出了障碍,去奔赴前线。
瞭望塔是用灰色的石头砌的,整整齐齐的很牢固,也很宽敞,大约有三四层楼高的样子,安然抱着娃娃顺着台阶往上爬,刚一爬上塔,却是意外的发现塔上有人。
一个头发花白的,身穿军装的老人,军装上将星闪烁,他的手里正拿着望远镜,看着县城的方向。
娃娃哼了两声,在安然的背巾里扑腾着,军装老人回过头来,满脸都是威仪的扫了一眼站在阶梯口的安然,问道:
“安然?”
“嗯......”安然有些迟疑着,看着这位军装老人,她确定自己不认识他。
“我叫唐建军,你好。”军装老人笑笑,将手里的望远镜递给了安然,“你想看?看谁,你前夫吗?”..
安然点点头,她当然想看战炼了,爬上瞭望塔,就是为了看战炼的,只是这个人真是唐建军吗?唐建军在这个地方做什么?他那么大一个首领级人物,一个人站在这座瞭望塔上,是做什么的?
安然心中有些疑惑,手上却也不客气的接过了唐建军手里的望远镜,正打算放在眼睛上看看远方,就听得唐建军说道:
“情况不太妙,就是打赢了这些猫和老鼠,我们也不知要损失多少人。”

360听说你是木系异能者
安然抿唇,垂目,性情上有些淡漠道:“死人是一定的。”
末世了,哪儿不是妻离子散哀鸿遍野,想在一场变异动物的大战中不死人,是不可能的,安然看得多了,于是麻木了。
“听说你是木系异能者?”
陡然之间,唐建军突然转头问安然,安然心中一惊,猛的回头看向唐建军,手里抓了一把花种子。
她这才知道,这哪儿是张博勋没告诉唐建军关于她的秘密啊,这是张博勋说了,唐建军没动作而已!
不对,是暂时没动作!
唐建军却是摆手,了然道,“不紧张,不紧张,我不会抓你,现在局势很糟糕,我无意引起内讧。”
铁丝村发现的那个木系异能者,的确是被唐建军控制了起来,可也没有过得有外人想象的那么不堪,顶多只是放在了某个隐秘的地方,不被铁丝村里那些幸存者团队知晓罢了。
有些事情,其实要站在上位者的角度来想,就很能理解唐建军的做法,对于唐建军来说,他至少在尽最大的努力,保证铁丝村里的所有人都活下去,漫漫末世路上,他同样也在求索。
所以铁丝村里的那个水系异能者被劫走,吸取了教训,唐建军就把新发现的那个木系异能者带走控制了起来。
所有的木系和水系异能者,一经发现都会被唐建军带走,藏在一个没有任何幸存者团队知晓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在很多人的眼中,是一种不近人情,甚至还带上了些许残酷的。
但是没办法,他现在考虑的,不是木系异能者的自身意愿,而是整个铁丝村的上万幸存者的温饱。
但很显然,安然他却不动,尽管他知道安然是个木系异能者,但是唐建军却没动安然,就是因为唐建军无意在这种时刻招惹战。
在铁丝村的内忧外患之下,战炼若是因为安然和娃娃被抓,而怒起调转枪头,对铁丝村来说,会是个经不起的打击。
安然舒了口气,这才认真的打量着唐建军,觉得他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做伪,便道:
“其实你们都在打我的注意,以为有了我,就有了移动粮仓,可是我连粒米都催生不出来,你也不用觉得是看战炼的面子才放过我的,你就是把我抓去了也没用。”
安然自在加油站的时候,给青龙男催生了一次西红柿失败之后,就再也没有尝试过催生大米、蔬菜和水果,偶尔催生出来的花草,据说有些根茎是可以吃的,但是...谁敢吃啊?
反正云涛是知情人,他是没敢吃的。
而脱离了丧尸做花泥肥料,就让安然凭空催生出植物的根茎来,她做是能做到,但总有种事倍功半的阻塞感在!
唐建军安静的听着,想了一下,点点头,也没对安然所说的抱持什么怀疑的态度,身处他那样的高位,自然有他辨人的一套标准,他只是叹了口气,感叹道:
“这个世界,变得让我们都很陌生,你是个女人,觉醒的又是没什么攻击力的木系,能好端端的从湘城到铁丝村来,不容易。”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61不杀掉养着吗
安然便是张口,问问木系怎么就没有攻击力了?难道唐建军所见识过的木系,都是没有攻击力的吗?但是她又显得格外小心谨慎些,怕自己的异能真的格外不同,会被当成怪物般抓去研究。
正在此时,楼下匆匆上来一个军人,灰头土脸的,对唐建军敬礼道:“首长,京港高速上来了一群丧尸。”
“杀掉啊。”安然奇怪的看着这个军人,替唐建军回答,“不杀掉养着吗?”
那军人便是面有难色的看向唐建军,回道:“杀不了,全都是铜皮的丧尸。”
安然和唐建军的脸色,便齐刷刷的白了,来一只铜皮,搞得定,来两只铜皮也没问题,可这来的是一群铜皮的...什么时候,丧尸已经进化出一群铜皮的了?
自丧尸进化出嗅觉之后,就有了视觉,并不是所有的视觉丧尸都是铜皮的,可铜皮丧尸全都是有视觉的。
“挡不住,吩咐他们躲起来吧,有能力撤的,先撤了,撤的人走国道。”
唐建军蹙着眉头,叹了口气,摇摇头,人类生死存亡,其实一直以来靠得都是自己,这种危急关头,铁丝村里的大部分主力都派去灭猫和老鼠了,他再拿不出多余的人来,去解决京港高速上的那一大片铜皮丧尸了。
所以只能撤,往哪儿撤?
铜皮丧尸是从北边来的,往县城去的路堵着猫和老鼠,那现在只能往南走,或者往西和往东,东南方向据说是一整座城一整座城的尸化,沿海城市又多是人口密集区,所以先去往湘城的国道落脚,然后再另想办法。
过来递消息的军人面色一凛,眼眸中都是悲光,点点头,敬礼,转身下了塔,开车去了铁丝村的内部,传达唐建军要撤离的消息。
安然抱着娃娃,站在塔上,看着唐建军,心里也有点儿悲意。
树倒猢狲散,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这种意境,眼看着这铁丝村发展的不错,人类虽然勾心斗角,可也正要慢慢恢复社会职能,一波危机扫来,又被打回一盘散沙的原型。
安然蹙着眉,问道:“你让有能力的人先撤,那铁丝村里的那些老弱妇孺呢?她们怎么办?”
“装车带走,实在带不走的......”就丢了吧。
不知道唐建军在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可大环境下,他总不能为了捡起那么一两个落队的老弱妇孺,就让整个部队停下等待吧。
所以说,为什么在末世里,人都得靠自己,掉队了,大部队不会等待,只能靠自己爬起来追上去,实在是追不上了,那就只能靠自己在丧尸堆里活下去,因为不会有任何人来救你。
安然笑了一下,心中竟然也对唐建军产生了某种认同感来,这大约就是大人物的魅力吧。
“跟我们一起撤吧,我派人护送你们。”唐建军看着安然,某种有些光芒一闪而过。
安然摇摇头,抱着娃娃转身就下了楼梯,回道:“我有朋友,我跟他们一起走。”

362我想去找战炼
虽然她认同唐建军,但也不傻,这唐建军虽说不绑她,但她若是被唐建军的人护送着撤退了,那跟落在唐建军手里又有什么区别?
撤是肯定要撤的,可是安然干嘛要跟着唐建军的人一起撤?
她匆匆下了塔,刚好撞上要来找她的云涛,云涛看了一眼围在塔下的军车,方才没注意,这来了几辆军车后,又见有军人上了塔,云涛便急忙跑过来,生怕这些军人是来带走安然的。
见安然自己下来了,他一把将安然带出了军车的范围,低头看了眼娃娃,问道:“没事吧?铁丝村出事了,我们得赶紧走。”
风声早就吹遍了铁丝村,很多幸存者团队,跳车就跑了,都说来了一批铜皮丧尸,是从北边来的,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往湘城的方向撤。
来接唐建军的几辆军车,其中一辆去了县城方向,可能是去跟那边的人传递消息,另外几辆载着唐建军,急匆匆的回了铁丝村内部,准备撤退事宜了。
“**,我想去找战炼。”
安然看了一眼身后下来的唐建军,已经在军队的护送下上车离开了,她叹了口气,回头又看向云涛,
“你听我说,这么多的铜皮丧尸,我吃不了,但是如果找到一些坚硬的植物,我觉得我可以试试去吃那些变异猫和老鼠。”
关键是,这世道太乱了,安然觉得自己如果跑了,丢下了战炼,今后这辈子,还能不能和战炼见面,则两说了。
她...她虽然和战炼离婚了,没啥关系了,可是战炼帮了她好多的大忙,总不能不打声招呼就走吧。
做人不是这样做的,她没有办法就这样与战炼分开,她说服不了自己!
而且所有的人,都在往湘城的方向跑,铜皮丧尸肯定会追着大部队去,安然几个人拖儿带女的,如果还加上一个死赖在她身边的赵茹,赵茹带个赵倩蓉,那就是一堆老弱妇孺,又不想被唐建军庇佑,那就肯定是被唐建军舍弃的份。
所以安然的意思,还不如另辟蹊径,别人都往湘城跑,那她就去找战炼,战炼不是说了去鄂北吗?鄂北肯定是个好地方......
反正她现在是找齐所有的借口,就是想要去找战炼。
云涛想了想,点头,问道:“只要找到坚硬的植物,你将有把握对付变异猫和老鼠吗?”
“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先试试吧。”
“那行,你等等。”
云涛立即转身,路障边的一栋房子里,过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陶瓷花盆,里面是一个小圆球型的的仙人球,就是那种在末世前,寻常人家摆在电脑边上吸收辐射的观赏仙人球。
“还是活的。”安然笑了一下,接过云涛递来的仙人球。
刚好赵茹走了过来,安然便道:“我们找到了秘密武器,打算去接应战炼,你跟唐建军一同撤吧。”
“往哪儿撤?湘城?”
赵茹撇了一下嘴,瞧着县城方向来了几辆车,便冲安然道:
“你也别去找你前夫了,他回来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63跟着安然走
安然便朝着那几辆车看去,第一辆是张博勋开的,急速的车中,他看了安然一眼,直接进了路障,去追唐建军的车了,后面两辆车也是一样,急匆匆的仿若赶去投胎一般。
想着最后一辆车子里,会不会有战炼的身影,安然便踮起脚尖,一只手抱着娃娃,一只手托着装了仙人球的花盆。
没有!最后一辆车子里,没有战炼的身影。
所以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张博勋那几个人回来了,战炼和洛非凡呢?
安然心中有些急了,虽说战炼是她前夫,两人没啥关系了,但是战炼好歹也是娃娃的生父,若是今后娃娃问起了她爸爸在哪儿,难道要安然告诉娃娃,在逃难的时候,妈妈把爸爸丢在了猫和老鼠堆里,自己先跑了?
“你别急,我们现在这里安顿下来,做个障碍,战炼和洛队长都是有能力的人,不会出什么事的。”
云涛瞧着安然脸上的急色,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有惊恐的人声从铁丝村方向遥遥传来,而县城的方向,猫和老鼠的叫声也愈发的激烈,云涛又道:
“按照我的推断,方才不是有一辆车去通风报信了吗?张博勋领着人回来,估计是去拖延那一批铜皮丧尸,战炼和洛非凡,就只能留下来牵制变异猫和老鼠,给大家留下撤退的时间。”
“他就是这样的......”
安然忍不住白着脸,充满了无奈的笑了一下,无话可说,早知道战炼是这样一个人,她能说什么?她自己也被战炼留下了,她也是那个受惠的人。
不说话不代表着安然不能做什么,她抱着娃娃埋头出了障碍,一路走,一路在国道边上找着什么。
赵茹觉得奇怪,看了看云涛,云涛带着恒恒继续去搜集物资了,小薄荷在货车上,刚才赵茹替她拔了针,让小薄荷休息着,而赵倩蓉则坐在一片暖暖的阳光下晒着太阳。
梁子遇领着两个男人上来,问赵茹,“我们怎么办?看安然这样子,似乎没打算离开铁丝村了。”
“跟着安然走。”
赵茹挑眉,目光追随着安然,现在她与安然交换了秘密,她知道安然是木系异能者,以示诚意,也告诉了安然,她是水系异能者,在铁丝村里,水系异能者比木系异能者还要金贵。
毕竟人类暂时不需要发展农业,但不能一日不喝水。
所以相比较之下,跟着安然,比跟着唐建军更被动,更何况赵茹还要带着她姑婆奔波在末世,那种铜皮铁骨丧尸又是追着唐建军的大队去,而姑婆的年纪大了,随时都会成为被唐建军抛下的累赘。
跟着安然保险些,因为安然比较...有人性。
打定了主意,赵茹也就定下了心来,见安然用脚踩着国道边上的一块土,便撇下了梁子遇,走了过去,问道:
“你不准备逃命,在这里找什么?”
周围不是林地就是石头,就算是有房子,也是零星几座,安然是在地上找宝藏?!

364仙人球别无用处
“找块合适的土壤。”
安然偏头看了一眼赵茹,护着娃娃蹲下身,单膝跪地,捡了根树枝刨着地上的土,没一会儿就刨了个小坑,小心翼翼的将花盆里的仙人球种进了坑里,又抬头,看着赵茹,一脸认真的说道:
“诚然,你将你的身家性命都放在我这边,以水系异能者的身份,带着你的姑婆与我站队,那我也不对你藏着掖着的了,从今往后,你若出卖我一分,我将让你不得安宁十分。”
“这是自然,我对你已经毫无隐瞒。”赵茹摊开双手,一脸十分坦然的表情,很是真诚的看着安然,“我在这世上除了我姑婆外,已无半个亲人了,你女儿是你在这世上的牵挂,我姑婆是我在这世上的牵挂。”
所以两个人,必须坦陈一些,因为她们都输不起。
安然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了,所谓日久见人心吧,赵茹究竟如何,她现在不做定论,时间长了,会给她一个答案的。
然后,安然站起了身来,指挥上了赵茹,指着地上刚刚种好的仙人球,对赵茹说道:
“浇点水。”
“仙人球要浇水?”
赵茹嗤笑,但还是依言往安然种下的仙人球上撒了点水,便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越长越大的仙人球,问道:
“你的木系异能等级多高了?催生植物这么快?”
“异能等级怎么划分的?”
安然不明白,一脸茫然的回头看着赵茹,见赵茹也是一脸的迷茫,想来赵茹也不知道异能等级应该怎么划分,又提醒道:
“该浇水了。”
仙人球不是不需要水,而是只需要少量的水就能成活,安然要用仙人球做片障碍,那阳光、土壤和水就是她的助力,这样催生出来的仙人球,虽然没有以血肉为养料那样长得好长得快,但在阳光、土壤和水的滋养下,也能有异能加持的效果。
赵茹便一直不停的浇水,待得一晃眼睛,就看到国道上爬满了一大片仙人球,不由的赞道:
“原来我以为木系异能,顶多只能催生个什么粮食之类的,却没想到,还能催生仙人球,我说姐们儿,你这是打算去卖仙人球吗?”
好好的粮食大米蔬菜不催生,安然催生出这一大片的仙人球,不错不错,今后倒是可以做个仙人球专卖店了。
身后的梁子遇闻言,虽然被安然弄出来的这一大片仙人球所震惊,但也是觉得这些仙人球并无用处,除了
一只变异老鼠,貌似过来探路的,直接从国道拐角处冲了过来,吱吱尖叫了两声,挂在了仙人球的刺上,没蹦跶两下,就被吸干了皮肉里的血。
梁子遇亲眼见着那宛若猫一般大小的老鼠,宛若一只漏了气的气球般,没一会儿就憋得只剩下了一层鼠皮。
“这个这个”
梁子遇长大了嘴巴,指着仙人球海里的那张鼠皮,去看身边的人,但貌似没几个人注意到这奇异的现象,他手里的几个力量异能者在做别的事。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63卡壳
云涛像是习以为常般,看是看到了这种神奇现象的发生,但不以为意。
距离仙人球海最近的赵茹,嘴巴张成了一个“o”形,然后保持了几秒,闭上了,神情故作很平淡道:
“利用仙人球的特性,展开这种埋伏...这技能随意炫,你也不怕自己被人带去解剖。”
面前一地都是刺啊,一个小小的仙人球,在安然的异能作用下,分成了数个小仙人球,一个连着一个的生长,那些球体上的刺,看起来比普通仙人球还要尖利一些。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木系异能者能够办到的事,若是在大型的幸存者聚集地里,妥妥就是被抓去解剖的份。
安然扫了一眼赵茹,没理她,只是不停的让仙人球生长,她觉得这样小的一片仙人球,是挡不住猫和老鼠的进攻的。
关于赵茹说的,随意炫技能,以后会被人抓去解剖一类,安然早就说了,她们俩彼此都有弱点,赵茹若是出卖了她,她就要让赵茹一生不得安宁!
而安然一发功,异能就消耗得特别快,平常这个力度,若是这些仙人球长在血肉上,早就是满满一大片了,所以在普通的土壤里催生植物,终究还是没有在血肉上催生植物来的爽快。
这种时候,小薄荷早就把晶核给她递上来了,不过小薄荷没来,恒恒倒是有眼色,提着一个小桶子,桶子里全都是晶核,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将桶子给了安然。
安然摸摸恒恒的小脑袋,提着桶子,抓起一把晶核来,很快就吸收干净了。
旁边的赵茹终于绷不住了,惊奇的问道:“你吸收晶核的速度这么快?完全不卡壳的嘛?”
“我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很少给别人放水。”
安然偏头过来,手里的动作没停,看着赵茹,
“你要是经历过数次尸潮,就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吸收个晶核也卡壳?要不要命了?”
安然不知道卡壳是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能量去的快,所以吸收的多,如果一个异能者,吸收晶核也会卡壳,那就证明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异能透支的那种痛楚,多经历几次异能透支的痛苦,吸收晶核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矫情的需要卡壳了。
一旁听着的赵茹,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安然,看着安然流畅自如的吸收晶核,一大把一大把的从桶子里抓,然后一大把一大把的白灰往外丢。
实际上,当真没有人像安然这样过,至少赵茹观察过的几个五行异能者吸收晶核,包括雷江,雷江的土系异能也很厉害了,但也不是像安然这样吸收晶核的。
待得安然忙完,赵茹将安然拉到了一边,手里拿着一颗晶核,对安然演示道:
“你看,我们吸收晶核,都是一颗一颗吸收的,因为晶核里面的能量,很难被吸收出来,即便是吸收出来了,也是断断续续的,并不流畅,所以我们吸收晶核,是会卡壳的,就像这样。”

364吃错药了
就赵茹手心里,这么一颗普通的,成色一般般的,宛若石榴籽一般大小的晶核,赵茹凝神静气,站在原地仿若浑身集中了毕生所有的注意力般。
他们大多都是这样吸收的,但这样都要吸收两三次,才能将晶核里面的能量吸出来,吸出来之后的晶核,所化成的粉末颗粒也很大,看起来就像没吸收彻底一般。
此时夕阳西下,赵茹身后的梁子遇几人,已经开始张罗着吃东西了,安然抱着哼唧个不停的娃娃,低头看着赵茹摊开的手心,想了想,道:
“你给我看这个,我也不懂区别在哪里,如果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不如你尝试一下,多放些水,每天不停的放水,不停的吸收晶核,24小时不停歇,每次都将异能透支干净,多来几次,或许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效果。”
赵茹静静的看着安然,安然的脸上一片坦然,她脸上的神情有着那么一抹震惊,突然说道:
“你说你和云涛之间是清白的?”
“干嘛提这个?”安然皱眉,看着赵茹。
“不,以前我不信,因为从湘城,到铁丝村的路程太远。”
赵茹笑了笑,皎洁的脸上有着一抹佩服之感,
“一直到现在,我终于是信了,安然,你有这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毅力,还靠什么男人?”
异能透支啊,生不如死,不是个拼命三郎,谁都不想轻易尝试这种滋味。
可是安然尝试了,并且24小时不间断不停歇的释放与吸收,那就莫怪安然今日的异能如此强悍,天道酬勤,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安然还没反应过来,赵茹干嘛要表扬她。
便是听得赵茹突然喊了一声,她转头,冲梁子遇几个人,说道:
“你们今天要洗澡吗?每个人都洗个澡吧,天天洗,一天三个,早中晚!”
手里拿着饼干的梁子遇几个,吓得呆立在原地,半响,才由梁子遇开口,幽幽的问道:
“赵茹,你怎么突然这么大方?吃错药了?”
看来梁子遇早就知道赵茹是水系异能者了,站在赵茹身后的安然,看的这几个男人好笑,那副惊吓多过于惊喜的表情,原来平时赵茹对于自己的水,很抠。
赵茹没理梁子遇,转身进了国道边上的民居,打算找个浴缸给这些男人放水,安然摇摇头,抱着哼唧不停的娃娃进了瞭望塔,坐在塔里喂奶。
天是什么时候亮的,安然不记得了,等她想起来的时候,天又黑了,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战炼却还没回来。
倒是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变异老鼠,或者变异猫,几只几只的来,还没引起障碍里的人注意,就被安然的仙人球海给解决了。
给娃娃喂完了奶的安然,心中不禁有些焦急起来,抱着娃娃一边拍奶嗝,一边在塔里走来走去,塔下,一片仙人掌做成的障碍内,一栋民居里传出了水声,和男人那欢快的打闹声。
他们倒是闹腾的很,一点儿都没察觉到障碍外的危机般。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67什么鬼
“你看唐建军的那些人,跑的跟兔子一样快,一个个听说县里有变异猫和老鼠,吓得跟什么似的。”
“还听说高速上来了一批铜皮丧尸。”
“我觉得这儿挺安全的,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民房里,三个正在洗澡的力量异能者,正在一边搓澡一边讨论着今次这个事儿。
站在外面的梁子遇在抽烟,看见赵茹走过来,一把拉住了赵茹,低声道:
“阿茹,我跟你说事儿,我看见安然她的那些植物能吃......”
“嘘!”
赵茹伸出一根手指头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眼睛瞟了瞟浴室门口,低声道:
“这事儿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别到处说!”
看赵茹的表情严肃,梁子遇略想了想,便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有些事儿,还是别说得人尽皆知为好,虽然安然的那些植物能吃变异动物,但他身后,这浴室里的三个男人,也不是那么足够值得信任的。
赵茹交代完了梁子遇,便找了数只水桶,一并排在空地上,挨个往水桶里放水。
赵倩蓉的年纪大了,早已经在赵茹的安排下睡在了车上。
剩下的小薄荷,依旧在车子里休息,云涛则带着恒恒,准备去洗澡了。
遥远的天际,匆匆奔过来两个人,黑暗的夜色中,其中一个一脚踩上了一颗仙人球,弯腰,弯腰去看靴子脚底,骂道:
“这里怎么会有仙人球?这什么仙人球?刺这么硬,都快把我靴子刺穿了”
“别动。”战炼扶着洛非凡,一把抓过洛非凡脚底的仙人球,那球上的刺宛若有着生命般,拼命的要刺穿战炼的皮肤。
他一把捏爆了那颗诡异的仙人球,嘴里骂了句,“什么鬼?!”
刚要抬头,就只见不远处的瞭望塔上,安然抱着娃娃,正在冲他挥手。
战炼笑了一下,也冲安然挥挥手。
“别挥了,这怎么过去?”洛非凡一脸愁苦,望着前方的一片仙人球海,催道:“你快点儿想办法,一会儿那些猫和老鼠分出了个胜负,就追过来了。”
他们俩正是趁着猫和老鼠打得火热,瞅准个机会赶紧溜了,但很显然,人类大部分面积无毛的身体,吃起来似乎更加可口,一旦这群猫和老鼠分出了个胜负来,朝着铁丝村进攻是迟早的事情。
战炼便是往地上一蹲,将洛非凡背了起来,踩着一地的仙人球跑进了障碍,就在他们俩刚刚进入障碍之际,一群老鼠从县城方向冲了过来,看样子,老鼠赢了。
瞭望塔上的安然立即吞吐异能,那地上的仙人球,竖起的刺根根发亮,如今这变异老鼠的皮毛也坚硬,但仙人球的刺也不赖,一刺不中,再接着刺下去,一旦刺穿了老鼠的皮毛,那仙人球便通过自己的利刺,疯狂的吸收老鼠体内的血肉。
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毕竟老鼠的数量太多了,一层老鼠叠在仙人球上,就有一层老鼠踩着同类的尸体往前扑,前仆后继,很快就越过了仙人球做成的障碍。

368前面被堵住了
战炼匆匆上了瞭望塔,接过安然抱在怀里的娃娃,带着她就往楼下跑,
“快走,这里地势太不宽阔,铜皮丧尸要来了,我们先去湘城喘口气。”
他坚硬厚实的大手,牢牢的抱住在打盹的娃娃,又牵着安然,下了塔,平地上一群人早已收拾妥当。
云涛、小薄荷和恒恒此刻已经在货车上了,梁子遇也上了医疗车,赵倩蓉也被赵茹搬上了车。
几个还在洗澡享受的力量异能者,嘴里嘀嘀咕咕的满脸不情愿,但眼看着变异老鼠来的太多,也不得不上了车子。
洛非凡不知从哪儿弄了辆吉普,战炼牵着安然跑过去,一脚踩死一只蹿了上来的老鼠,打开吉普车的后车座,将安然塞了进去,然后把睡着了的娃娃放进了安然的怀里,低头,亲了安然的脸颊一下,看着安然愣住的脸,战炼笑得很痞,
“坐稳了,把孩子抱好。”
然后战炼关了车门,跳上副驾驶座,洛非凡的油门一飙,吉普车就飞了出去。
沿着国道进入铁丝村,到处都是死寂,空荡荡的街上没有一个人,本来大家进入铁丝村的时候,就是开了车逃进来的,这要逃走也容易,一两天的功夫有余了。
老弱妇孺被唐建军装车带走,幸存者团队早已经跑得没影儿了,剩下一些带不走的,也没胆子在街上溜达,只是关紧了门窗,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
一直到快要上了往湘城去的国道,终于有了些动静儿。
张博勋在前面飙车,对着战炼的车开了过来,急速行驶的车中,他打开车窗,冲吉普车里的洛非凡喊,
“放火!跟我走,前面被堵住了!”
说话间,还有几只铜皮丧尸在后面追着洛非凡的车跑,这些铜皮丧尸的速度迅速,比一只豹子跑得都快,都快赶上张博勋的车了,嘴里的獠牙也是愈发的尖锐,嘴里的吼叫声,也渐渐脱离了正常的人声,朝着野兽的方向发展了。
很显然,为了给唐建军的大部队腾出时间来,张博勋几个选择了牺牲自己,一边按着车子喇叭,一边引着这群铜皮丧尸往县城的方向跑。
安然这辆车,开车的洛非凡大骂一声,脚下油门轰轰轰的踩,一个急转弯,直接掉头了头。
后座的安然,只能死死的抱住娃娃,身子一歪,脑袋就“嘭”一声磕在了车门上,她疼得龇牙咧嘴的。
“你特么慢点儿转弯会死啊?!”
副驾驶座上的战炼见了,冲洛非凡怒吼一声,直接解了安全带,从副驾驶座上蹿到了后座,抱稳了安然和娃娃,一拍洛非凡的后椅背,
“走走走,快走!”
“你特么别这么反反复复会死啊?”
洛非凡在逃命,负责开车还要负责沿路丢火球,铜皮丧尸什么都不怕,就怕火,一遇火,它们的铜皮就融了。
但也不是一烧一个死的,现在的铜皮丧尸不同以往,现在有的铜皮丧尸从火堆里出来后,那铜皮又会迅速凝结,很快又是一只刚硬不坏的好铜皮丧尸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69从湘城绕
世界进化的很快,而原本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类,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在内讧上,现在反而成为了食物链的最低端。
随随便便一类变异老鼠,也能骑到人类头上撒野,追得人类到处跑。
更不要提那些铜皮丧尸了,简直就是所有物种的天敌!
再看洛非凡,越是紧张关头,越是要跟战炼打个嘴炮,仿佛不这样,没法减压一般。
后面的医疗车和货车,也跟着洛非凡的吉普车掉了头,被迫往县城猫狗大战的方向跑,迎着他们这四辆车来的,就是变异老鼠。
安然被战炼牢牢的抱着,她牢牢的抱着娃娃,两人在疾驰的车中,努力的不让娃娃被磕到碰到,抽个空,安然瞧了眼对面越来越近的变异老鼠群,又回头,看看遥遥缀在车队后面的铜皮丧尸,问道:
“你们说,这些老鼠能跟这些铜皮丧尸打起来吗?”
战炼一听,好主意呀,低头,与安然的脸贴的极近,拍拍洛非凡的椅背,“从十字路口右转,走国道去湘城。”
车头便是一拐,直接在十字路口,引着老鼠追兵们往右拐,走另一条街绕了回去,后面的货车、医疗车,以及张博勋的车子,都跟着洛非凡的头车跑,一过十字路口,鼠潮和铜皮丧尸便汇合了。
大家抽空,从后视镜中准备看看这回的引战效果,想知道铜皮丧尸和老鼠,哪个比较厉害一些,却是有些惊讶的发现,那些铜皮丧尸在吃老鼠???
铜皮丧尸的数量虽然少,但陆陆续续的也被洛非凡,从京港高速上引了上百只下来。
它们的身上爬满了老鼠,然而那些老鼠却是咬不动铜皮丧尸的皮肤,相反,那些铜皮丧尸宛若进入了粮仓般,抓着老鼠就咬,用着自己的獠牙,活生生的撕咬着老鼠的皮肉。
有的食物吃,它们竟然也不去追安然的车队了。
只有少量的老鼠在追着车队跑,被洛非凡几个火球一丢,战炼的几把飞刀一祖籍,就拉开了距离,很快,大家甩开了老鼠和丧尸的围堵。
路上有几辆车子,也陆续加入了奔逃的队伍,他们没赶上唐建军的大部队,就跟在了张博勋的后面,准备跟着张博勋跑。
因为京港高速上全都是铜皮丧尸,张博勋打算引着铜皮丧尸进入铁丝村,结果铜皮尸进入铁丝村后宛若发现了新大陆,让张博勋顺利脱了身,他便要绕开京港高速,走国道去湘城方向追唐建军。
正好战炼几个也有这个打算,要从湘城绕,想办法北上。
很快,就在出村的路上遇上了唐建军队伍的尾巴,
绕国道走有些远,走高速的话,在末世前,几个小时就能从湘城到铁丝村,但走国道,从湘城到铁丝村,需要一点时间,末世后,安然和云涛走了半个月。
当然,这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几乎没怎么赶过路,几乎都是在杀丧尸,特训,以及吞吐异能,带娃养娃,他们的速度是做不得准的。

370我也不会给
所以如果是正儿八经的的往前走,开着大部队人多又势众的话,即便走的是国道,那速度也快,估计有些先行的幸存者团队,现在都已经到湘城了。
而铁丝村上国道的路边,一大片的,全都坐着幸存者,赶上了大部队,张博勋便开着车,直接上前去寻唐建军去了。
战炼几个缀在后面,就在铁丝村的入口方向,解决着三两只追上来的老鼠,当然也顺便接应了陆陆续续赶上队伍的幸存者。
天又黑了下来,路边三三两两的幸存者开始回到车子里,准备过夜还是准备继续往前走,端看前面那辆车的意思了。
车子边上,有瘦骨嶙峋的老人,牵着哭哭啼啼的孩子出来讨吃的,大家原本还嘻嘻哈哈的,一遇上这样的人,就立即板着一张脸,紧闭了车窗,任凭那些可怜的人怎么敲车窗,也不开窗户。
到了安然这一辆车子边上,她抱着娃娃,也将车窗关上了,战炼杀了一圈儿老鼠回来,瞧着安然面上难受,便道:
“你想给他们吃的?”
“你会给吗?”
安然扭过头来,看着战炼,战炼面色一凛,摇摇头,她便难堪的笑道:
“我也不会给。”
心里难受归难受,可是这是在末世,不是别的什么天灾**,做事之前,当需谨慎。
特别是在散发自己的善意之前,更是如此。
在末世之前,就有很多这样的老人和孩子,背后都是被人控制了的,而能在末世这种环境里,生存下来的人,还能跟上幸存者的大部队,肯定都是有组织有本事的。
换句话来说,真正没有生存能力,也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老人和孩子,早就被抛弃在铁丝村里自生自灭了。
生存劣汰,就是这么的残酷,安然身为一个产妇,带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能有本事从尸堆里三番四次的爬出来,这些老人和孩子,又比她差到哪儿去了?
所以他们的日子怎么会过成这样,怎么就到了需要乞讨的地步,不是有人操纵他们才怪,而这些老人和孩子,也应该要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落得这样一种境地?
只是尽管安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始终是个母亲,看到那些孩子在凉风中,穿着短衣短袖,赤着双脚,饿得哭,她心里就是止不住的难受,她在想,如果此时有那么一个圣父圣母,愿意管一管这个事情,安然定然会推波助澜一把。
身后医疗车里的赵茹下了车,拿了一把糖果,给了一个孩子,瞬间,她就被数名老人和孩子包围了,赵茹很有经验的后退两步,梁子遇立即上前,组织了几个男人,把那些孩子都抱了起来,数一数,大概也有五六个孩子之多了。
车子里的安然蹙着眉头,看着赵茹,不知道赵茹是想干嘛,正巧赵茹发完了糖果,朝着安然走了过来,敲敲车窗,待得安然落下车窗,道:
“我去找找唐丝洛,看看能不能和她沟通下,让她管管这些孩子应该怎么处理,帮我照顾下我姑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71中央戏精学院毕业
“好,你去吧,你姑婆我给你看着。”
安然点头,她没办法做到像赵茹这般的多管闲事,但是她支持赵茹,这世上还真需要有赵茹和唐丝洛这样的人,伟大,神圣,爱多管闲事。
至少给了孩子们一条生路。
不经然间,安然的脸上,带上了一层冷硬的面具,却是脸颊一疼,她“哎呀”一声,偏头看去,是战炼正在捏她的脸。
“你做什么?”安然有些恼,挥手打开了战炼捏她脸的手,“别动手动脚的。”
“想什么这么入神?像是要去做大事一样,带上我。”
他脸上有些痞子般的无赖,仿佛不管安然脑子在计划什么大事,都要硬参一脚般。
安然便是有些哭笑不得,“带上你做什么?你去做你的事,怎么不去杀老鼠了?”
“休息一会儿。”
战炼吐了口气,坐在后车座里,脊背靠着皮质的椅背,耳际听着车窗外孩子的哭声,还有老人的谩骂声,见着这车内只剩下了他们一家三口,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我记得你以前,就是在路上走,遇上了讨钱的乞丐都会给钱,现在怎么不给了?”
坐在他身边的安然,抱着娃娃偏过头去,神情淡漠的看着车窗外。
那几个带着孩子讨钱的老人,正围着梁子遇这几个男人要孩子,而那些孩子个个三四岁的样子,赤着脚,浑身脏兮兮的,有的在哭,有的很害怕一言不发。
梁子遇几个便同那几个老人在解释着,说唐丝洛那里有福利救助组织,让他们带着孩子等等,等唐丝洛的人来接。
结果这些看着可怜兮兮的老人,个个一脸害怕的模样,拼命的想要抱回自己的孩子,被梁子遇挡了下来,两拨人就在这里吵吵了开了。
周围的幸存者都选择了明哲保身,不参与这场争斗,个个睁大了眼睛,躲在周围的车子里看着。
其中倒是有个白花花的胖子,穿着两根吊带背心走了出来,拳头捏得嘎吱嘎吱响,站到了老人们的一边,冲梁子遇怒道:
“怎么着怎么着,你们是打算抢孩子呢?快把孩子还给人家,看人家老人多可怜,不然当心我找人来揍你们。”
瞧着这胖子,似乎也是个力量异能者,话音一落,似乎在印证着他的话一般,陆陆续续的就冒出了很多“见义勇为”的幸存者,站在车与车之间,指责着梁子遇等人抢孩子不道德之类的。
安然忍不住了,打开了车窗,抱着娃娃,将脑袋伸出了窗子,大声喊道:
“老鼠来了,变异老鼠来了,大家快跑啊,还有铜皮丧尸,都追上来了。”
那胖子,连着那些“见义勇为”的幸存者皆是一惊,战炼立即打开了车门,跟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一般,冲着梁子遇几个原地大吼道:
“快躲起来,我去杀老鼠!”
连战炼这个四区队长都是一副火急火燎的表情,看样子老鼠应是真的来了,梁子遇几个抱着孩子赶紧的跑,有几个老人,看样子是真心关心自己孩子的,也跟着梁子遇跑。
剩下那些个“见义勇为”的男人,早就没影儿了。

372呵呵哒
眼见着梁子遇等人脱身了,安然嘴里发出一声嗤笑,带着那么些许嘲讽的意味。
明明那些“见义勇为”的人,看起来是多么的正值与嫉恶如仇,但一听说危机来了,便撇下了老人和孩子,也是耐人寻味的很。
她转过头来,坐直了身子,抱着娃娃逗了逗,见战炼打开了车门,就俯身在她上方,于是安然问道:
“你怎么不去杀老鼠了?不是说要去杀老鼠?”
“我刚刚配合你,配合的那么好,你要不要亲我一下?”
战炼有些孟浪的看着安然,漆黑的眼眸,笑看着她,仿佛在开玩笑,仿佛又有那么一点认真。
她的脸一红,伸手,一只手盖在了战炼的脸上,推着他靠近,斥道:“都什么时候了?别闹,快去杀你的老鼠吧。”
“就去就去。”
巴在车门边的战炼,被安然推出了车子,脸上笑容满面,关上了车门,宛若打了鸡血一般,兴冲冲的就跑到后面去杀老鼠去了。
虽然安然到底没亲上他,但至少没有拂袖而去,这已经很好了,其他的急不得,慢慢来吧。
望着战炼离开的背影,车内的安然吁了口气,又伸头望了望前面长长的车队,抱着哼唧哼唧的娃娃,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她先去了医疗车里看了下赵倩蓉,赵倩蓉坐在轮椅上睡觉,那个被老鼠咬了一口的男人,还被绑在医疗床上,面色有些通红,红里发青,脸上发着高烧,但脖子上的青筋,已经爬到耳朵处了。
估计怕是不好,得做好解决掉的准备。
回头,见梁子遇几个抱着孩子,领着几个老人又过来了,安然便是说道:
“车里的那个被老鼠咬了的男人,得处理一下了。”
“好好好,是是。”
梁子遇点头,态度很好,很听话,姿态间,似乎有些敬畏安然,他身后抱着孩子的三个力量异能者,互相对看了一眼,对梁子遇的态度有些不解,也有些不齿。
就因为他们现在要跟着战炼,所以梁子遇就如此巴结战炼的女人吗?
呵呵哒,这也是没谁了!
过得一会儿,梁子遇与一名力量异能者,将车子里被老鼠咬了的,已经快要长出獠牙的那名伤患带下去了。
战炼还没回来,估计真的跑到队伍后面去杀老鼠了,赵茹却是带着唐丝洛,还有几个男人来了,一见唐丝洛过来,安然就抱着娃娃一直往队伍的后面走,她不想看见唐丝洛这么个大圣母。
梁子遇回转,拍着手,没说自己把那名伤患怎么样了,赵茹只是看了一眼车内,也没问怎么少了个人。
那几个嘴里嘀嘀咕咕的力量异能者,也抱着孩子,带着老人转了出来,与唐丝洛的人商量着这几个孩子该怎么安置。
云涛则提着刀,让小薄荷和恒恒坐在货车车厢里看着物资,追上了安然,遥遥见着队伍后面,洛非凡放了一片大火,战炼则在火里竖了一片金属地刺,这埋伏看着好眼熟。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30356 
财富
3464750  
积分
1145946  
在线时间
40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21 
373这孩子在流口水
那地刺在火中被烧得通红通红的,老鼠一扑过来,就叽叽叫着挂在了通红的地刺上。
安然撇嘴,战炼这是抄袭她仙人球的梗吗?
这算得上是抄袭吗?
一偏头,就见云涛提着刀追了上来,他道:“安然,你回去守物资,我去活动活动筋骨。”
“不想看见唐丝洛。”
安然回头,望着自己这边的货车和医疗车,对云涛又道:
“行吧,我就在这里看着。”
她便驻足,停在路边上看着货车。
本来他们就落在唐建军的队伍最后面,所以杀老鼠的地方,与他们货车所在的位置也不远,站在安然的这个距离,要顾着货车绰绰有余。
过得一会儿,赵茹走了过来,满脸都是凝重,还不等安然问,赵茹便说道:
“唐丝洛说那几个孩子和老人,本来就在救助队伍里面,这回撤退的时候,他们是被第一批装车撤离的,但是队伍一停下来,这几个老人和孩子就自己散开了,也不知道是被人控制的,还是自己自愿出来讨吃的。”
按照唐建军的计划,他派人出来找物资,就是为了供应铁丝村里的老弱妇孺、军人和医护人员,断不可能少了这几个老人和孩子的食物,所以这些老人和孩子自己折腾个什么劲儿的?
安然便是张嘴,直言道:“还用得着猜吗,这些老人和孩子根本就是被人控制了,让他们出来讨吃的讨喝的,末世之前,不是就有这样的丐帮组织,新闻里也说了,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出来讨,以此为生!”
总共也就一万多人的村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谁操纵了这些老人和孩子,仔细一查就知道了,关键是有没有人会去查罢了。
安然是没有这个心情去做这些事的,这种现象的出现,从头至尾,安然只怜惜那些赤着脚不懂事的孩子。
唐丝洛心善,但总搞不清楚状况,脑子也跟被夹过一样,保不齐就被谁操纵了,人家丐帮组织把手都伸到她眼皮子底下了,她还傻的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正与赵茹说着这事儿的解决办法,安然眼利,便是瞧见几个男人鬼鬼祟祟的在她们俩周围晃悠,安然怀里的娃娃把头摆来摆去的,白白胖胖的就跟馒头一样,嘴里还滴着清亮的口水。
有个不知事的男人便走上了前来,指着娃娃,对安然说道:
“你这孩子在流口水,该不会要变丧尸了吧。”
安然的脸色便是一变,眼眸冷厉的看着这男人,还颇有气势的斥道:
“哪儿冒出来的?滚。”
“唉?美女,你怒什么?你们看看,这孩子马上要变丧尸了,在流口水呢。”
这男人当即大叫大嚷了起来,瞬间,就有数个男人围在了安然和赵茹的身边。
赵茹便是急了,叫道:“这孩子快四个月了,大多数孩子在这个月龄都要长牙了,口腔神经也越来越丰富,流口水是正常现象,怎么能说这孩子就要变丧尸了呢?”

374胆战心惊
“谁知道她是要长牙还是变丧尸啊?不行,你们说不定都被这个孩子感染了丧尸病毒,你们跟我们走,我们要看着你们。”
“就是,快走,别把病毒传染给别人!”
这些个五马六猴的人,说着说着,就将娃娃要变丧尸的猜测定成了娃娃就是一只小丧尸。
他们甚至直言让安然和赵茹跟他们走,要把她们俩管制起来,免得把丧尸病毒传染给别人。
安然朝着赵茹看了一眼,赵茹扬声尖叫,梁子遇几个便带着人过来帮忙,而队伍最后的火堆边,战炼一回头,瞧见五六个男人围着安然和娃娃在吵吵,立即提着拳头冲了回来。
却是与梁子遇左右上去,还没来得及替安然和赵茹解围,就只见一个男人已经动上了手,要去抢安然怀里的娃娃。
安然原本那张温婉的脸,瞬间宛若厉鬼般的凄厉,突然抽出了腰后的军刀,一刀挥过去,斩下了这个男人的手臂。
尖叫声,四溅的鲜血,让围在安然周围的男人惊吓住了,然后静默了两秒,突然四散开来,正巧,要回转的一个碰上了战炼,战炼一拳头上去,将这人给揍倒在了地上。
再抬头,战炼去看安然,安然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地上断了手的男人,疼得打滚,她没有丝毫的情绪反应。
娃娃在安然的怀里,安安稳稳的没有受到半点颠簸,而安然呢,另一只手提着军刀,军刀血不沾刃,一滴一滴的,落着鲜血,尽数落进了地里,被大地吸收了干净。
战炼便是愣了一下,他那曾经娇滴滴的孩儿妈,终究与以前还是不一样了,转而又想,是了,没有一点儿冷酷无情的心性,如何带着一个孩子,从湘城走到这里?
战炼的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疼痛,上前,一脚踢开了地上打着滚的断手男人,对梁子遇说道:
“绑起来,一会儿我有话要问他。”
这梁子遇就站在赵茹的身边,赵茹身上被喷了一身的血,与梁子遇一般,都是表情愣愣的,仿佛没料到安然竟然一言不合就剁手!
这干脆利落的手法,着实教人有些...胆战心惊。
然后梁子遇点点头,“哎”了一声,就去拉拔地上还在打滚的那个断手男人。
战炼则回头看向安然,刚要说话,安然却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手里的军刀挽了个花,动作干净利落的往腰后一插,将军刀单手插入了刀鞘中,抬头,看着战炼,
“怎么了,有事吗?”
“这些人都不是正常的幸存者。”
战炼蹙眉,他离得远,也看得分明,都是末世了,这正常的幸存者们,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都不会从车子里出来,大家全都在明哲保身,还管哪家宝宝是流口水还是变丧尸?
所以刚才围着安然的那几个男人,一见安然亮刀,并不是能轻易欺负得了的,便以极快的速度四散跑了。
安然叹了口气,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看得出来,换成是我,我也不愿意多管闲事,能管好自家娃就不错了,还管别人孩子流不流口水?”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