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 | 浏览:19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书名:你的劫难,我的枷锁

Rank: 2Rank: 2

91UID
64236850  
精华
帖子
财富
210  
积分
45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2-15 
最后登录
2018-1-11 

22

厂里没什么人了。

腊月二十六,春节假期都已经开始两天了,周苑还在宿舍,一个人呆着。

她没想回家,但是何桂已经打了十几通电话来催了。

“收拾好了吗?”黎封从外面进来问。

周苑点头,冬天的衣服占地方,收拾起来还蛮多的。

“回家,别耷拉着个脸。”黎封凑到周苑面前,笑着说。

“你跟我妈说的?”周苑问,除了黎封,也没人能告诉她妈放假时间了。

“嗯,阿姨问我们怎么还不放假,我说我们早放了,二十四就放了。”黎封笑的很开,牙齿都露出来了。

“你呢?过年去哪儿?”周苑关心的问。

他家里没人了,回去也冷清,但是宿舍更加,而且很多地方都关门,找不找得到饭吃都是个问题。

“没事儿,我找雄哥关照关照就行。”黎封帮她把行李提出宿舍楼,拦了一辆车,准备送她去车站坐车。

“我一个人可以了。”周苑从黎封手上拿过行李,想自己过去。

“我反正没事,送你一程。”把东西放好,黎封直接坐进后座了,对她招手。

周苑只好妥协了。

“你跟着雄哥过年吗?”如果周苑回的家是她和何桂的家,那她肯定就邀请黎封一起回去了,可是回的是汪老师家,她自己估计都不是受欢迎的人物,更别提带个外人回去了。

“我在外也这么多年,哪用得着你操心啊。回去好好跟阿姨过个年,她盼你盼了这么多年,让她好好开心开心。”

开心,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伤心,周苑对这个年没什么期待。

从汽车站买票,直接可以坐到周苑家所在的市,从市里还要转市镇汽车,才能到。

一个晚上的车程,只能坐着睡,周苑浑身都开始痛了,到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汪老师和何桂在镇上的车站接她,汪老师的家就在镇上的学校隔壁,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房间早就给周苑准备好了,坐了一晚的车,周苑觉得很累,先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起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何桂看她起来了,问她:“中午饭都没吃,饿不饿啊?”

周苑摸摸肚子,不提还没觉得,一说真有点饿了。

“我给你下碗面条去。”何桂急急忙忙就往厨房去。

“不用了,到时候吃不下晚饭了,有点零食给我垫点肚子就行了。”周苑拉住了何桂,说道。

“那我给你拿点苹果和饼干,我等下早点煮饭。”何桂又去削了苹果,拿了饼干,小蛋糕给她。

周苑坐在沙发上,小口吃着东西,何桂在旁边看着她,眼里含着笑。

周苑看了她妈妈一眼,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使命眨眼,将眼泪逼回去。

“妈,一起吃。”打开一包饼干,她拿了一块,递给何桂一块。

“哎。”何桂接了饼干,低下头去。

周苑知道她妈妈又哭了,抽了纸巾,帮妈妈擦擦眼泪,“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开心啊,以后每年我都能回来看你了。”

“嗯,妈也就是太高兴了。”何桂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开,周苑任由她拉着,靠在了她妈妈的肩上。

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么靠近妈妈了,没有向她撒过娇了,失而复得的感觉挺好的。

“晚上想吃什么菜,妈好给你做。”

“想吃糖醋排骨,还有红烧鱼。”五六年了,没吃过妈妈做的饭了,一想起,周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就知道你要吃这些,菜早买好了,给妈打下手?”何桂就要开始动手。

“还早吧,汪老师呢?”周苑也起身,帮何桂把菜拿出来,准备洗。

“应该是找人下棋去了,没事,到点他就会回来的。”何桂看看墙上的时间,“差不多了,我跟他说了,晚饭早点吃。”

洗菜,切菜,炒菜的时候递调料,日子一下好像回到了只有她俩相伴的日子,说些家长里短的,何桂讲讲菜的做法,有时候让周苑自己动手,总之,有说有笑,开开心心。

饭菜做出来,才五点多一点,汪老师也很守时,五点的时候就回来了。

多了一个人,周苑拘束些,尤其以前对汪老师从来没有过好眼色,现在却很感激他。

回来之后,发现汪老师对何桂是真的很好,没有因为她容颜的变化而变化,对她也是嘘寒问暖,算得上有求必应。

吃完还算融洽的晚饭,汪老师就抢着洗碗,洗完碗回房间去了,也不打扰她们母女的相聚时光。

在家呆了两天,腊月二十八,汪老师的儿子和女儿都回来了,掀起了一场风暴。

他们一见到周苑,脸都拉的老长,表面的和谐都不愿意维持。

“爸,你怎么想的,去了那个狐狸精也就算了,现在她那个杀人犯女儿也弄回家来,不嫌晦气啊。”这是汪老师女儿说的。

“是啊,爸,她跟咱们非亲非故的,赶紧让她走。”这是汪老师儿子的声音。

“你们小点声,行不,怎么非亲非故了,她是你们的继姐。”汪老师压低声音,怕在客厅的周苑听到。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房间离客厅没多远,又不隔音,就算是汪老师压顶声音也还是能听到。

何桂想进去,被周苑拉住了,大过年的,弄的硝烟弥漫的,破坏气氛。

“呵,那后妈我都还不承认呢,还继姐。”汪老师女儿不以为然。

他儿子又说道:“那狐狸精住我们家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容忍度了,想着我们不在您身边,能照顾你,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那周苑绝对不能住我家。”

“对,还住我房间,让我跟她一起住,更是不可能,我话撂这了,她在,我马上就走。”

“哎,有话好好说,干嘛动不动就要走呢。”汪老师拉住冲进客厅,准备开门出去的的女儿,“我们再商量商量嘛。”

何桂手抖起来,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委屈,周苑生怕她为她出头,拉住她的手,跟汪老师说:“老师,我出去住吧,谢谢您留我在这做客,陪陪我妈妈。”

“小苑。”何桂声音沙哑的叫了她一声。

“妈,镇上好像有旅馆,我住那就行,你来帮我收拾收拾吧。”周苑用力拉着何桂进了她住的房间,把门关上。

何桂情绪不稳,哭了出来,“妈妈没用,保护不了你。”

周苑抱住何桂,“妈,这又不是你的错,他们说的对,我又不是他们家女儿,住这确实说不过去。”

何桂突发奇想,“要不妈跟你一起去旅馆住,我们母女两个一起过年。”

“那怎么行,你得跟汪老师一起,你们是夫妻,是相伴最多的年,你这么说,汪老师得多伤心啊。”周苑摸摸她妈妈的白头发。

“妈,我没事儿的,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您能过好,下半辈子能开开心心的,有人照顾你,我就可以放心的打拼了,等我赚钱了,在外面站住脚了,就接您过去住好吗?”

这话让周苑想起她们相依为伴的时候,何桂每天耳提面命的跟她念叨要好好学习,要考清华,要出人头地,要带着她离开这个小镇。

那个时候的她反感,害怕,觉得这话就像个牢笼一样,困住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现在的她却无比希望她愿望可以实现,可以出人头地,可以赚好多好多钱,让她可以和她妈妈无所顾忌的在一起。

周苑的行李其实根本就没拿出来,还是塞在她从东莞提来的行李箱里,好像知道自己住两天就会走一样。何桂给她边收拾边哭。

“好了,妈,我就在这条街上啊,又没隔多远,你跟汪老师开开心心的,还能随时来看我对吧。”

“嗯。”何桂点点头。

“还有,跟那两个小孩不要置气,别让汪老师为难。”

周苑很快就收拾完了东西,提着出了房间。汪老师的女儿进去看自己的房间,指着床上的床单和被子,“她盖过的我不会用的,都给我换了。”

周苑稳稳拉住何桂,何桂知道女儿不让她说话,只好生生的忍着。

汪老师过来,“换,给你换好吧,这不满意,那不行,我看干脆把我这个做爸爸的换了。”汪老师难得发了次火,他儿子女儿一下子消停了,不敢说话。

汪老师送周苑到门口,“对不住,我没教好儿女。”

“不,我要好好谢谢您的,希望您忘了我年少时对您的冒犯,好好照顾好我妈妈。”周苑从真心感谢汪老师,年少时对汪老师那点厌恶现在都化为了感激。

“这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汪老师保证说。

何桂送她出来,在镇上的旅馆登记,看她完全安顿好了,最后交代说:“我晚上给你送饭过来,你想吃啥。”

“嗯,红烧肉吧。”周苑扯出一个微笑,意在让何桂放心。

送走何桂,周苑并没觉得这个只住了她一个人的旅馆冷清,她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就是那种除了她,世界没有其他人的氛围,她早已过惯了。

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街道,想着跟她一样孤身一人,同病相怜的黎封此刻在哪儿,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呢?


23

大年三十,镇上的鞭炮,烟花此起彼伏,周苑早早吃过了何桂送过来的饺子,准备下去走走。

街道上雪未融,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点缀着红色的鞭炮屑,天空被画满了五颜六色的光,轰隆隆的声音充斥着周苑的耳朵。

从街头走到街尾,看到了戴思家那座大别墅,跟以前的记忆力一样,这些年好像也没有翻新,矗立在那,让周苑感觉下一刻它就会冲出来吞噬掉她。

不敢停留,转身返回。

“周苑,是周苑吗?”

周苑低着头,有人走近她跟前,问。

有人还能认出她?周苑好奇的抬起头,一个长卷发的美女,穿着高筒靴,高高瘦瘦的,穿着一件大风衣,整个人都跟镇上的人感觉不一样。

周苑搜索了一下记忆,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位气质美女。

“你是周苑吧?”美女也打量了她五分钟,又问了一遍。

周苑迟钝的点点头。“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我,戴思啊。”美女指指自己,灿烂的笑着说。

戴思?她是那个胖胖的,满脸痘的戴思?

完全看不出来那个时候的影子,现在的她自信美丽,时尚,有朝气,周苑瞬间低下头,两人简直就是再明显不过的对比。

以前戴思羡慕她长的好,现在的戴思得到了她想要的好容貌,而她现在就像那个时候的戴思了,两人可以说完全反过来了。

“你变化太大了,我纠结了很久都不敢叫你。”戴思用手将垂下来的长发拢到耳后,笑着说。

周苑摸摸自己的脸,换谁都认不出她了吧。

戴思犹豫了一下,问:“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周苑看着地上的雪,“七月份的时候。”

“哦,我还以为。”戴思停顿了一下,又像是说了周苑的伤心事儿,又没说了。

“表现好,提前半年出来的。”周苑抬起头来,又变成了一副冷漠的样子,好像这些没什么不能提的。

“哦,我们别在这站着了,去我家吧。”戴思向周苑发出邀请,周苑摇摇头,大年三十,她这样一个人去人家里,不太吉利。

“要不,去我住的地方吧。”周苑提议道。

戴思想想,“好啊,你住在汪老师家吧。”

周苑再摇摇头,“没有,就前面那家艳红宾馆。”

戴思长着小嘴,很惊讶。周苑也没跟她解释,只往前走,戴思跟上去。

进了旅馆房间,周苑用壶烧了水,用何桂带来的茶叶和一次性杯子泡了杯茶给戴思,没地方坐,两人就坐在床上。

戴思很尴尬,不知道哪些该问,哪些不该问,怕引起周苑不快合伤心。

于是进来后,戴思就一直喝水,一直沉默着,空气都变得尴尬起来。

戴思不说话,周苑更是不会主动开口,她出来后就不是爱说话的人,声音也笑,别人听着也费劲。

戴思咳咳了两声,“你最近好吗?”她选了个最安全的问题。

“挺好的。”周苑回答。

“你的声音,变化挺多的。”戴思斟酌着又说。

“嗯,嗓子有点不太好了,声音大不起来。”

然后又尴尬的沉默了五分钟。

戴思说起了自己的近况。

“我今年六月就要大学毕业了,已经定了实习的地方,在华为。”戴思说起自己的时候神采飞扬的,周苑都有点被感染了。

华为?周苑并不知道华为,但是应该是个很好的公司,不然戴思说起来不会这么骄傲。

“你,在哪个学校?”周苑不由得问道。

“复旦大学。”戴思说起的时候声音欢快。

复旦大学,名校,周苑眼睛里闪过一丝羡慕。

周苑的沉默,让戴思声音都低了下去,好像自己在人的伤口上撒盐。

周苑扯出一个笑容,“恭喜你啊,变成了你想变成的样子,你现在很漂亮。”

戴思真诚的说:“谢谢,我以前一直以为我瘦不下来呢,出事后,我就病了,吓的,然后就以光速瘦下来了。”

最后还是说起了那件事情。

“对不起,这么多年一直欠你们家的。”周苑摩挲着自己有点外翻的两根手指,不太自在的说。

那件事情,怎么说也是周苑为了报复戴家,故意让人来打劫,结果出现一个又一个的意外,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你带人来偷我们家东西,当然算你错,可是后面的意外谁也想不到的,如果那个时候我不那么没用,也许结果又不一样。但是时间不能重来。”

戴思变化真的很大,不是那个处处针对人,看着世界总觉得欠了她一样的讨人厌的胖恐龙。

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能让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周苑突然想如果有时光机器能让她回去改变过去,改变那个时间节点,她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像戴思一样,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满怀憧憬的踏入职场,然后结婚生子,不说过的幸福,至少有奔头?

“黎封一直在找你。”戴思突然说,“出事后,他还特意到我家来问我们家的损失,想要赔偿。”

“他现在跟我在一个公司。”周苑回答说。

“真的啊?也是,他肯定是最先知道你消息的。”戴思笑起来。

“你们家损失很多吗?”周苑问,总不能让黎封一个人赔偿,她才是罪魁祸首。

“没,你把人砸成那个样子,东西被拿走也很快被追回来了。”戴思说完意识不对,瞥了瞥周苑,后悔自己嘴快。

“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戴思连忙解释。

“没事,本来也是我砸的,不还进去了吗?”周苑平静的很,看不出任何情绪。

戴思觉得周苑有点高深莫测了,完全看不出喜怒,也不知道说的话是真是假。

没聊多久,戴思还是告辞了,她心里有点怵周苑。

周苑当没看到戴思脸上那个藏不住的小害怕,送人下楼后又回到房间,拉上窗帘。

一瞬间,窗外热闹的节日气氛不再与她相关,周苑裹着被子躺在床上,脑子里将她二十几年来能记得的事情都过了一遍。

发现,在见到戴思后,周苑突然很羡慕她。

周苑很自卑,从出监狱后到现在,以前觉得自己就那样行尸走肉过一辈子,别人看不看得起并无所谓,凤姐说她清心寡欲都可以去出家了。

可是周苑出世了,她不再无欲无求,她想通过努力让何桂过的好一点,工作后也想让人认可她的能力,不想让人背后说跟她这样一个清洁工共事简直就是羞辱她们。

周苑还打算的挺好的,过完年再上个夜校,她每天五个单词,背的也挺多,高中学的知识也忘的差不多了,她想着把英语捡起来,在这干着,从跟单到业务助理,能坐上业务员,一年拿提成,收入是很可观的。

而今天看到戴思,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与人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照她的打算,要做到业务员的职位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人家起点高,一进去实习就是助理工程师的岗位。

本来对未来充满希望,却在此刻,像放了气的气球,一下子那些豪云壮志,理想抱负都如天上的浮云,一哄而散了。

周苑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凭着她一个犯过罪的人,她到底还能不能做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地步。

她要怎么做才能像戴思那样,变得张扬、自信、美丽!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周苑的思绪,周苑猛的坐起来,脑子晃着,晕。

闭着眼睛修整下,才站起来去开门。

门外是何桂,手里提了一些吃的,周苑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了。

“妈,你怎么过来了?”周苑接过何桂手里的东西,问道。

“我跟你汪老师说了,除夕就陪你跨年,他没意见。”何桂打开食盒,都是她做的一些小零嘴,“饺子吃了那么久了,饿了吧。”

周苑笑笑,“嗯,有点。”

“就知道,吃吧。”何桂拿了个卤鸡爪,周苑接过,啃了一口。

“嗯,真好吃。”其实周苑食量不大,吃完饺子,并没有饿,却不想何桂败兴。

何桂看着周苑吃的开心,笑的一脸满足。

一个人吃,一人看着另一人吃,什么都不用说,却觉得心里都是满足。

周苑看着何桂发自内心的笑,想着:也许未来会很困难,也或许会失败,但是她还是愿意鼓足勇气试一试的。















24

东莞的冬天温暖又舒适,不需要裹着厚厚的棉袄,不用穿棉裤,秋裤。没有这些厚重衣服的拖累,人的动作流畅由不费劲。

黎封在春节放假期间,黑白颠倒,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每当自己醒来睁开眼睛都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是该吃早饭还是吃晚饭。

半个月的假期,黎封没地方去,雄哥说他可以暂时住他的地盘。

这是一间出租屋,还有两三个小弟没回,黎封就跟着他们住在一起。

黎封也是才知道原来黑社会也是要回家过年的。

雄哥在东莞长安这一带是有点名气的,黎封不知道他平时干的哪些不要命的营生,他也不关心,只要自己定的住,不掺和进去就行。

黎封每天没事干,就开着雄哥的车到处溜达,过足开车的瘾。

春节,东莞人虽然少,但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少,留在这过年的人也很多,很多店面照常营业。

相比之前的热闹,当然也是冷清了不止一点半点的。

早在放假之前,老猫和光头就在问他回不回去,如果回去,三人要好好的聚一聚。

每年三人几乎都聚,黎封渐渐感觉到老猫和光头的变化,会说起以后的打算,人生规划,光头怎样集资办乡镇客运站,做老板,老猫说自己再在北京干两年,攒够钱,就回家开店,娶老婆,生孩子。

到这个时候,黎封就无话可说。他没有规划,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除了找到周苑,补偿她,让她生活过好点。之后呢,如果周苑走出来了,有自信,能赚钱,脸上的笑容躲起来,变回了那个敢想敢做,倔强有韧性的女孩了,那个时候他该做什么?

修车?赛车?这是他喜欢的,可又好像是他混日子的。

或者像魏经理说的,在仓库干下去,迟早有一天当科长,当经理?

都没有那么大的欲望,都提不起兴趣。

所以他今年逃避了,没回去,不想面对昔日正在前进的挚友。

开着车,从东莞出发,逛完广州,逛深圳,逛完一圈回来,黎封依然没有找到那个自己能为之奋斗的目标。

大年三十,回到出租屋,碰上屋里其他三个人正在煮火锅,喝啤酒。

红头发的小李,比黎封大一岁,知道他是雄哥的客人,雄哥走前还特意交代说好好招呼他这位哥们。

于是三人拉着黎封一起围坐吃年夜饭。

黎封五年来,每年的年夜饭都在不同的地方,跟不同的人一起吃。

黎封没觉得有什么不好,陌生人,以后不会再见面,想聊什么聊什么,聊完了一喝酒就忘了。

“黎哥,你这几天开着车上哪儿潇洒去了?”小李问,其实三人都比黎封大,但是因着雄哥的关系,却都叫他一声黎哥。

“往广州深圳逛了一下。”黎封夹起一把牛肉往嘴里塞,囫囵着嘴回答。

“诶,那广州,深圳是什么样的,比这繁华多了吧。”

黎封回想了一下,竟然没什么印象,“高楼耸立,灯红酒绿,就跟你们电视里看到的一样吧。”

“从来没去过大城市,好想去看看啊。”这是另外一个小伙子阿庆,长得稍微秀气瘦弱,腼腆害羞的。

黎封一直没搞懂,为什么这位看起来胆小的青年竟然跟着雄哥做事,而且已经五六年了。

“总会有机会的,要不明年我们就去,跟雄哥说一声,放我们几天假。”小李也心动,想着雄哥应该能通融。

“对,对,对,明年我们去广州深圳,还可以去香港,我一直听憧憬香港的。”还有一位长得壮实的阿典说。

“是因为看古惑仔吧。”小李喝完一口酒,指着阿典喊道。

阿典拿着筷子也指着小李,“是。”然后两人又倒了满杯啤酒,一干二净,对视着哈哈大笑。

古惑仔,是他们这个年龄小时候最爱看的,也是最憧憬的。肆意江湖,兄弟义气,英雄气概,感染鼓动着他们,当年在高中,黎封、光头、和老猫就最喜欢模仿古惑仔里面的造型,演员的说话方式。

而主题曲更是他们的拿手曲目。

黎封灌下一口啤酒,看三人就古惑仔聊天,聊到了当年自己怎么进的这行。

“哎,老了,等我攒够了钱,就回老家盖房子去。”小李如是说。

“哎,对,我还得在镇上买个门面,买个房子,门面自己做生意或者租出去,每天躺在床上收钱。”阿典有点喝多了,说话舌头不受控制,一句话说了将近五分钟才说完。

黎封奇怪,问,“怎么都赚够钱就回去啊?”

“不回去,能去哪儿,你看雄哥,不照样,赚了钱,在家盖别墅,这里,没有我们的立身之地。”阿庆依然头脑清醒。

“对啊,雄哥也是赚了钱就往家里弄,他,老大,大老板,都没想在广州深圳买房子,我们这小喽啰,更买不起了。”小李说完,把牛肉丸往嘴里塞,结果被烫的直哈气。

“雄哥,雄哥说了,一百万在广州深圳这种地方也就买个厕所,但放家里能建好大的别墅了,钱,得用在该用的地方。”阿典补充说。

雄哥确实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他说过他现在做的买卖运气好能做到老,运气不好,估计没命花,他不想成为人上人,该享受就享受,能留给家人的就留给家人。

黎封问这三个比他大了一点的青年,“既然这样,老老实实打工不也好吗?干嘛非得跟着雄哥干。”

“老老实实打工,我们这种没学历的,能干嘛,能整几个钱啊,跟雄哥就不一样了,再干几年就能退休回家了。”小李说,又补充:“当然是我这种没出息的,不想赚大钱的,不像阿庆,有抱负。”说着手拍在了阿庆的肩膀上。

阿庆笑着把他手放下。

黎封心里暗自惊了一下,人不可貌相,原来他小看了这位腼腆清秀的青年。

连黑社会的小弟,个个都有目标,有追求,还朝着那个目标和追求在前进,这世上是不是只有他黎封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在这人间混日子。

说完也不知道扔了一把什么放嘴里,辣的他直流泪。

阿庆连忙给他到了一杯冰啤酒,黎封一杯下肚,不解辣,阿庆又给他连倒了三杯。

小李和阿典都已经喝趴下了,12点钟声响起,一直充当背景音的春节联欢晚会声音被外面的烟花覆盖了,各型各色的,飞上了天,绽放,一秒钟又熄灭被别的取代了。

“黎哥,车开的好,也改的好,怎么不考虑到雄哥这来。”阿庆向他举起杯问。

黎封端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早年间我肯定愿意来,现在,没兴趣了。”

“雄哥一直很欣赏你,来我们改车店也是帮大忙了。”

雄哥有个改车店,专门改赛车,还有一个赌车的买卖。

赛前开盘,买谁赢谁输。这飙车毫无安全可言,赛前签订生死状,赢了有大笔奖金,输了有不慎还能丢命。

黎封以前也参加过这样的比赛,后面从鬼门关逛了一圈回来,再没了这想法。

雄哥当时就是知道他的能耐,一直拉他入伙,想借他的技术赚钱,黎封没答应。

“你是给雄哥管这个的?”黎封抽出一根烟,递给阿庆。

阿庆摆手,“我不抽烟。”

把烟塞嘴里,点上,吐出一口白烟,黎封说:“你一点都不像在这混的。”

阿庆抿嘴笑,“在哪混都是赚钱。”

黎封深吸一口,继续问他:“你的目标是什么?”

阿庆只淡淡的笑,不回答。

黎封也不追问,很识趣,他也没别的意思,就想着能多听几个参考参考,也许可以从他们这些人中的选一个当自己的目标。

“黎哥手艺好,不考虑下吗?”没想到那阿庆挺尽职,又绕回了原来的话题。

进雄哥改车店,钱赚的多,又是他擅长的,确实是好,但是黎封心里有道坎,觉得自己手里改出来的车除了意外,心里过不去。

黎封想起了那天那个年轻的货车司机,挺对不住人家,就换了个环境而已,他心中就没当回事了,人出了事儿,虽是意外,他没责任,但是心中还是有些对不住。

“不了,我现在有工作,蛮好的,不想挪窝。”

阿庆也不再劝,默默的收拾起残局,洗碗刷锅扔垃圾。

黎封看着他忙,又开始觉得没劲,继续抽烟。

阿庆忙完,站到黎封面前,“黎哥,有兴趣赛一盘没?”

黎封愣了一会,起身,将烟捻在烟灰缸里,看着阿庆认真的眼神,笑着回答了两个字:“好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286 
财富
2432  
积分
508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1-12 
更得很快哟。书名可以边写边定,很多书最后都有改过书名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