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75 | 浏览:188620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雀仙桥》作者:吱吱(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三章关心
半夜三更的,夏侯虞不仅见了夏侯有义的人,还给夏侯有义出了主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章含自然是喜出望外,感激不已。
他恭敬地给夏侯虞行了礼,退了下去。
夏侯虞却被吵得连闭眼假寐都做不到了。
她懒懒地倚在床头的大隐囊上,呆呆地望着墙角宫灯发着愣。
杜慧小心翼翼地陪坐在她旁边。
寝殿安静无语,只有风偶尔吹过窗外竹林的沙沙声,让寝殿显得更加静谧。
夏侯虞道:“你回去歇了吧!我这边没什么事。明天他们若是不吵了,我就过去给阿弟抄几页经书。”
如果他们还在为官员的调任争论不休,她就不过去了。
在凤阳殿里抄经书也是一样。
杜慧看着她白皙得有些透明的面孔,心疼得很。
她轻轻地帮她掖了掖被角,温声地道:“我也睡不着,不如陪着长公主坐坐。”
夏侯虞索性让她留下,和她闲聊起来:“东西可都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杜慧道,“按着您的吩咐,一些不常用的都装了箱笼送去了您陪嫁的庄园。尹平的事也和郑府交待清楚了,以后他就跟着您。”说到这里,她眼里闪过一丝困惑,“您让我找的那小娘子我也找到了。不过今年她才刚满五岁,只怕是做不了什么事。我把她交给了一个老成的老妪,让她跟着那个老妪先学规矩,等大一些了,再把她拨到长公主身边当差也不迟。”
阿好那个小娘子,天性活泼,就算是跟着老妪学规矩,只怕也就能学个皮毛。
夏侯虞不由笑道:“随她去吧!也不必拘得太紧。”
这是夏侯虞自夏侯有道殡天之后露出来的第一个笑容,杜慧看着眼睛一红,差点落下泪来。
或许这个叫阿好的小娘子真的和长公主有缘分?不然怎么人还没到长公主身边服侍,就能让长公主高兴起来?
杜慧想着,对阿好不免就有了几分偏爱,阿好到夏侯虞身边当值后,受她不少的照顾,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她只是笑道:“长公主放心,阿好长得圆润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她。”
两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的话,却谁也没有提及当年文宣皇后对夏侯有义的恩惠。
身份地位不同了,从前的好意有时却是别人不愿意提及的伤痛,更何况是手握权柄的帝王?
听政殿的争吵三天之后才有了结论。
卢淮不出夏侯虞所料持节、都督扬豫徐三州,萧桓和谢丹阳结盟,两人为谢丹阳争取到了尚书仆射的职位,萧桓持节、都督荆襄二州,卢渊则正式被夏侯有义任命为兼录尚书事。
夏侯虞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前世,萧桓拦了卢渊的路,他的仕途止步大将军。今生,夏侯有道对卢渊不满,一直拖而不办,却不曾想让卢渊在夏侯有义的手里得逞了。
“这也是一时的妥协!”谢丹阳知道夏侯虞心里肯定不舒服。在大家达在了协议之后,他和萧桓一起来了凤阳殿,亲自把最终的结果告诉夏侯虞。
夏侯虞点了点头。
录尚书事可以插手尚书省诸事,管理朝政,但谢丹阳升了尚书仆射,成了尚书省的主官,卢渊行事得经过谢丹阳,想一言堂就没那么容易了。
萧桓看着夏侯虞的模样,莫名就觉得心情有些浮躁。
夏侯有道做皇帝的时候,一直没有明确表示让卢渊任录尚书事,她也坚持了很久吧?
可到了他手里,卢渊却得偿所愿。
他觉得自己在夏侯虞面前有点无能……
萧桓皱了皱眉头,很快拂去这点不自在,垂着眼帘听着谢丹阳和夏侯虞说着话:“你舅父什么时候回建康城?上次我去荆州的时候,还和他游了凤凰山。一晃眼都四、五年了。你舅父难道还准备继续呆在荆州吗?”
建康城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她舅父去荆州任刺史完全是因为他为夏侯虞姐弟出头,被武宗皇帝所厌,去荆州避祸的。结果她舅父去了荆州之后觉得那里比建康城更有意思,不愿意回来了。
“那就要请谢大人帮着劝劝我舅父了。”夏侯虞说着,微微一笑,语气间也带着了几分调侃,道,“说起来谢大人也应该换个称呼了——我们不应该称您为谢丹阳,应该称您为谢仆射了吧?!”
谢丹阳哈哈大笑,显得十分的痛快。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
萧桓的眉头又蹙了蹙。
他知道夏侯虞会说话,可他没有想到夏侯虞还有这样俏皮的时候。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不仅话很少,而且都很郑重,不像现在,谈笑风生的,给人一种很趣的感觉。
萧桓忍不住对夏侯虞道:“我打算先在建康城里呆一段时间,等这边时局稳定了再去荆州。”
如今的士人都喜欢玄学,讲究无为而治,崇尚自然放达,做官又实际推选,官吏多从世家门阀中甄选,很多人虽然有官职在身,却一辈子都没有踏入过衙门几次。
像萧桓这样想继续留在建康城的人,别人只会觉得他洒脱,不会觉得他失职。
夏侯虞道:“如此也好。你正好和舅父盘桓些时日。”
他们的婚事虽是郑芬做的主,郑芬也曾悄悄去吴中见过萧桓,可郑芬常年在荆州,之后萧桓又去了徐州,两人并没有多少的交往。
现在他们既然和卢渊站到了对立面上,萧桓理应多认识些人,扩充一些自己的交际圈子,增添些声望。以后他做事也容易一些。
谢丹阳极为赞同,笑道:“到时候让我阿兄出面,在钟山举办一次酒会。”
谢丹阳的兄长就是有官职却从来不去衙门的人,他爱好老庄,擅长清谈,著作等身,是和卢渊长子的老师荣始齐名的名士。
有谢丹阳的兄长引荐,又有郑芬和谢丹阳从中周旋,萧桓应该很快能在建康的文人圈中站稳脚跟。
谢丹阳还很好心地向萧桓介绍了不少建康城名士的癖好。
萧桓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决定尚公主,又怎么能不打听建康城的事?
有些事他可能比谢丹阳更清楚。
他此刻最关心的是夏侯虞什么时候出宫?出宫后是住进她的公主府还是住进萧家。
成亲的时候,夏侯虞为表示对萧家的看重,直接嫁到了萧府。
为此萧家还花重金将在建康城的府邸重新修缮了一遍。
可他前几天听夏侯虞的口气,她好像要搬去位于建康城外的庄园去居住。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四章移棺
卢渊听了卢淮的话,不由嗤笑一声。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他还怕夏侯虞出来搅局答应了让夏侯有道在万乘寺停灵,转眼间,卢淮就建议和夏侯虞联手。
卢渊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可他迈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他有些回避地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先得去跟西海王说一声。万一能成,得赶紧让人进京。就算是不成,新帝登基,他来朝拜也是理所当然的。”
卢淮应是,笑道:“我这就去安排!”随后出了听政殿。
卢渊一个人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走了几趟,转身指了旁边一个当值的小内侍,道:“喊了田内侍来见我。”
那小内侍一溜烟地跑了,不一会就折了回来,气喘吁吁地道:“田内侍不在宫里。说是奉了长公主之命去了长公主府。”
卢渊有些意外。
他以为出了夏侯有道这件事,夏侯虞会杀了田全。
没想到她依然用他。
可见田全在夏侯虞心目中的位置。
这是件好事!
卢渊在心里琢磨着,看见谢丹阳从大殿里走了出来。
他朝着谢丹阳颔首。
谢家和卢家一样,都是跟着明帝南渡的北方阀门。少年时,他和谢丹阳一时瑜亮,可惜谢丹阳自视过高,行为不检,让他走到了前面。
谢丹阳笑着朝他揖了揖,走过来和他说话:“大将军何必舍近求远。不如立冯妃所生的皇七子,你看如何?”
卢渊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还是觉得不应该立武宗子嗣,天子你也看到了,已经十四岁了,说没就没了。西海王在外面长大,应该比东海王和琅玡王好一些。频繁更换君主,可不是件什么好事——就在几天前,北凉任了顾夏为大司马。”
谢丹阳一时沉默下来。
顾夏是原吴中四姓顾家的子嗣。顾家出事的时候,他父亲正在北凉游历。顾夏是北凉文帝的谋臣,北凉能统一北方,他出谋良多。如今北凉文帝任他为大司马,顾夏又是出了名的主战派,可见北凉有意对南边用兵。
谢丹阳想了想,只得无奈地道:“那就依大将军所言!”
卢渊松了口气。
如果谢丹阳反对,未必能坏他的事,但总归还是有点麻烦的。
这样最好不过了。
他道:“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先把西海王请进京了再说。这件事还要请丹阳帮着安排安排!”
这就是把拥立的功劳分了一半给谢家。
谢丹阳既意外又欢喜,笑道:“那我就去准备准备。”
卢渊点头,和谢丹阳分了手,回到了大殿。
武陵王等人还在那里争论不休,洪赋已不在了大殿。
卢渊轻声问身边的小内侍:“洪先生呢?”
洪赋几乎已是跳出三界之外的人了,立帝的事他理应不感兴趣才是,谁知道他却留了下来。虽然洪赋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却始终让人觉得很违和。
小内侍恭声道:“洪先生去了寝殿说要给天子念几页《南华经》。”
这倒像洪赋的作派。
卢渊道:“你去看看,别让老先生累着了!你机灵点,茶水点心不可怠慢。”
小内侍应诺退下。
夏侯虞和洪赋榻头榻尾地跪坐在夏侯有道旁,洪赋手捧着本《南华经》,却闭着眼睛,抑扬顿挫地诵读着。那悠长而又委婉的调子,让夏侯虞的心绪慢慢地平静下来。
那小内侍不敢打扰,匍匐在门口等着。
良久,洪赋才停了下来。
阿良立刻给洪赋敬上茶水。
洪赋浅浅地喝了一口,温声对夏侯虞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有什么打算?
夏侯虞有些茫然。
前世,她是想回到萧家,做个合适的萧家妇的。但没等她回到萧家,两人就反了目。她逼于形势只好暂时咽下了这口气,和萧桓做了场伉俪情深的戏,直到一年后才从萧家搬出来。
这一世,她知道萧桓会背叛她,她又怎么会和他做戏?
“我准备去万乘寺给天子守段时间的灵。”她徐徐道,“之后会暂时搬到我陪嫁的庄园去住些日子。”
在这期间,她要把阿褐捡回来。
不然谁做她的部曲首领?谁来保护她?
想到那个一心一意依赖着自己的孩子,她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夏侯虞是出了阁的姐妹,按礼要服大功。洪赋还以为夏侯虞是去她陪嫁的庄园守孝,觉得这样也好,遂道:“天子头七之后我就要离开建康城了。我和你外祖父也算是忘年之交了,你有什么事大可来找我!”说完,拿出一块质地看上去很一般的玉佩,道,“或者是派人拿着这玉佩给我带个信。”
刚才他看得清楚,卢渊野心勃勃,夏侯虞未必能安稳。
前世,她没有宣谢丹阳进宫,也没有遇到洪赋,更没有得到洪赋的信物。
不知道还有个人会这样不求回报地帮助她。
她深深地伏地,给洪赋行了个大礼。
洪赋轻轻地叹气,离开寝殿。
夏侯虞捡起洪赋留在室内的《南华经》,翻到洪赋诵读到的那一页,继续诵读。
洪赋出了宫。
卢渊和谢丹阳静默地坐在那里继续听着武陵王等人吵着。
只是卢渊觉得有点奇怪,自午膳之后,他就没有看见田全的影子了。
晋陵要拿什么东西,田全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晚上,几个重要的臣子都留在宫里用了膳,一边开始商量报丧的事,一面给天子守灵。
夏侯虞回到凤阳殿,吩咐杜慧和阿良开始收拾凤阳殿的东西,并像前世一样,让她们问凤阳殿的宫女内侍,有没有谁愿意和她出宫的。
凤阳殿多年的沉寂被打破了。大家虽然还是在有条不紊地干着手中的事,眼神不经意间碰撞到一起,好像都在问“你是怎么决定的”。
夏侯虞面无表情地回了寝殿。
田全从宫外回来,他满头是汗地给夏侯虞行了礼,道:“长公主,您吩咐的事都办妥了!”
夏侯虞道:“那你就去听政殿那边服侍吧!你今天一个下午都不在,大将军肯定会觉得奇怪的。”
田全忙道:“长公主放心,我不会露了马脚的。”
这点夏侯虞还是放心的。
不然她母后去世的时候也不会把田全留下来照顾她阿弟的起居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五章郑芬
郑芬是个身材高大的白净胖子,语言风趣,行事……不怎么靠谱。
萧桓和谢丹阳亲自到城外去迎接他。
他下了马车就笑嘻嘻地拍了拍谢丹阳的肩膀,对萧桓道:“听说你们让卢渊吃了个闷亏?干得好!我早就想教训他了!”
城门外人来人往,虽然净了场,可谁敢担保那些守城的士卒中没有卢家的耳目?
郑芬这样大大咧咧,也太随意了些。
好在是他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神色一正,说起了夏侯虞:“她现在怎么样了?是继续住在宫里还是回到了家里。”
萧桓给郑芬行了个礼,这才道:“原本准备今天出宫的,听说您今天回来,长公主就推迟了一天出宫,说是陪着您给先帝上过香了之后再出宫。”
夏侯虞这么做是有用意的。
她住在宫里,郑芬回来就会去宫里见她,她正好把郑芬引荐给夏侯有义,也免得郑芬递了折子进宫,要等着尚书台的那些小吏安排。
郑芬显然也明白。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是嫡亲的外甥到底不同,郑家以后恐怕会更落魄了。
好在他之前给夏侯虞找了门好亲事,他没有办法庇护她,还有个萧桓。
这小子非池中之物,以后肯定会位极人臣,让夏侯虞一生寝食无忧的。
“那就先去宫里给长公主问安。”郑芬道,重新上了马车。
一行人去了凤阳殿。
夏侯虞东西都已经收拾好搬了出去,凤阳殿只余桌椅床榻,光秃秃的,连个陈设都没有,看上去颇为冷清。
“阿舅!”夏侯虞在凤阳殿的门口候着郑芬,上前给郑芬行礼的时候泪盈于睫。
前世,她从萧家搬出来之后,头两年她舅父还指望着她能和萧桓重修旧好,后来看他们实在是没什么希望了,对萧桓也就渐渐的冷淡起来,两家的关系也越走越远。
“好了,好了!”郑芬以为夏侯虞是因失去了胞弟而伤心难过,怅然地望着她,低声劝慰道,“出了宫,让你舅母去陪你住几天。”
作为男子,他并不擅长安慰女子。
夏侯虞也没有指望她的这个舅父能说出什么温人心肺的话来。
几个人在凤阳殿的偏殿坐下,喝了几口茶,章含和被夏侯虞派去求见夏侯有义的内侍一起过来了。
他恭敬地给郑芬行了礼,道:“天子原本是要亲自过来的,可被大将军绊住了,只好让小的先来给郑大人请个安,天子随后就到。”
郑芬愕然。
他当然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却没有想到夏侯有义对自己如此的礼遇。
这应该是看在夏侯虞的面子上吧?
他向章含道了谢,委婉地问起夏侯有义这个时候方不方便见他。若是方便见他,他就直接去听政殿,若是不方便,他就等卢渊出宫了再去拜见新君。
章含听了苦笑,道:“大将军已经拉着天子说了一个上午了,天子对大将军说的那些事又不知晓,想请了都督和谢大人过去商量,大将军又说不必,这些事就只好这样拖着了。”
众人不由交换了一下目光。
夏侯虞却无意陪着卢渊玩游戏,她起身道:“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舅父远道而归,还没有去祭拜先帝。给天子问过安了,也好出宫前往万乘寺。”
章含松了口气。
卢渊说的那些话就算是他这个做内侍的也知道不妥,天子几次开口都插不进话去,长公主带着郑芬去打断了卢渊的话题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他在前面引路,一行人往听政殿去。
萧桓注意到夏侯虞穿了件月白色绣着素色八宝纹的襦裙,乌黑亮泽的头发很随意地用玉环绾了个十字髻,除此之外,通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却映衬着她亭亭玉立,如朵半开的菡萏。
他想起两人大婚时,夏侯虞一身玄色绣着鸾凤深衣,庄重典雅,雍容华贵,也很漂亮。
“萧大人!”他耳边突然响起谢丹阳略带几分调侃的声音。
萧桓忙稳了稳心神。
就看见谢丹阳凑了过来,轻声笑道:“都督刚才在想什么呢?晋陵长公主和郑大人已经走远了。”
“哦!”萧桓淡然地道,“我在想,天子虽然年幼,却是个有主见的。知道自己不懂,无论如何也不答应……”
谢丹阳连连点头,注意力一下子被夏侯有义吸引过去了。他颇为感慨地道:“谁都没有想到啊!这也许就是天意!”
萧桓想到如今还赖在建康城不走的冯氏母子,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痛,可更让他心悸的,却是他刚才看夏侯虞的感触。
他父亲早逝,母弱弟幼,旁边还有族叔伯和豪门世家虎视眈眈,他只有不停向前,才能给自己至亲一份安稳与尊贵,红颜佳人在他眼里与白骨骷髅无异,他何曾像今天这样感觉到女子的美好?
也许是他一直以来都绷得太紧了!
萧桓想着,很快就把这念头抛在了脑后,和谢丹阳并肩跟在郑芬和夏侯虞的身后。
他听到夏侯虞小声地和郑芬说着什么,郑芬一直不住地点着头。可惜夏侯虞的声音太小,他几次支起耳朵都没有听清楚。
很快他们就到了听政殿。
章含去通禀了夏侯有义后就出来迎了他们进偏殿。
夏侯有义看到他们时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显然被卢渊纠缠得不轻。
郑芬和夏侯虞等依礼上前给夏侯有义行了礼,然后又和卢渊见了礼。
卢渊神色冷漠,看不出喜怒,倒是夏侯有义,丝毫没有掩饰对郑芬等人到来的喜悦,让郑芬等人在他的下首坐下,关切地问起郑芬的日常来。
郑芬成心让卢渊不好受,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话,连他路过武昌的时候折了支早春的垂柳让人养在净瓶里,到了建康城还活着的事都说了出来。
难为夏侯有义静下心来听着,还好奇地让郑芬下次进宫的时候把那垂柳带进来给他看看。
谢丹阳直赞郑芬情趣高雅,和郑芬回忆起两人共游凤凰山时的情景。
萧桓含笑听着。
卢渊沉默地喝着茶。
一殿的人都陪着夏侯有义演戏。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六章出宫
卢渊想必也很清楚此时夏侯有义的用意。
他不动如风地坐在那里,听着夏侯有义和谢丹阳胡扯。
夏侯虞看着,顿感无趣。
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圈子的好!
她在心里嘀咕着,感觉到萧桓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可等她望过去的时候,萧桓已转过头去参与到了夏侯有义和谢丹阳的谈话中去。
几个人絮絮叨叨的,天色渐渐暗下来。
夏侯有义留了郑芬等在宫里用晚膳。
郑芬婉言拒绝,说还要去给夏侯有道上香,而且他说到这里,神色也黯淡下来:“没有想到先帝去得这样突然,我甚至没来得及看上他一眼。等哪天见到文宣皇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是赶上了天子的登基仪式。”
三天后,是夏侯有义正式登基的日子。
夏侯有义闻言神色间也露出几分哀色,道:“我和郑大人一起去趟万乘寺好了。我也想和先帝说说话。”
谢丹阳大为赞赏,几个人又一起去了万乘寺。
万乘寺因为夏侯有道在此停灵,已经不接受外人的香火。
他们到的时候,万乘寺的主持带着寺里的大小和尚都迎在门外。
郑芬给夏侯有道上完香之后,不禁老泪纵横。
外甥还这么小,当初文宣皇后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他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间却已物是人非。
夏侯有义等人看了直抹眼泪。
只有卢渊和夏侯虞,一滴眼泪也没有落。
卢渊也不耐烦像这样做戏,夏侯虞则是流干了眼泪,心里空荡荡。
最后他们留在万乘寺用了斋菜,夏侯有义回了显阳宫,卢渊和谢丹阳也各自回府,只有夏侯虞和萧桓,陪着郑芬回了郑家。
崔氏早已得了消息,领着儿女在大门口等着。
等到萧桓扶了郑芬下车,她忙迎上前去。
郑芬和崔氏有两子一女。
长子郑多和夏侯虞同岁,次子郑少比夏侯虞小三岁,女儿郑宜今年才六岁,郑芬去荆州的时候,她还没有满月,对郑芬非常的陌生。郑多和郑少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见到父亲的机会屈指可数。
三个孩子多有些胆怯地上前给郑芬行了礼。
郑芬在荆州别有姬妾儿女,虽然十分看重两个嫡子,却没有深厚的感情。
他抬了抬手,示意三个孩子起身,然后由萧桓和夏侯虞陪着,去了正厅坐下。
三个孩子这才有机会拜见萧桓和夏侯虞。
前世,郑多长成了个英俊少年,很崇拜萧桓,对夏侯虞与郑家和萧桓的疏离非常不满,萧桓第二次北伐的时候还曾跟着萧桓出征。
郑少恰恰相反。他很不待见萧桓,做了荣始的学生。卢渊被萧桓压制的不能抬头的时候,卢渊的长子阿佛回到家中帮衬卢渊,郑少则代替阿佛跟着荣始走遍了大江南北,写了一本《水治》,名声雀起。
郑宜则从不管这些风风雨雨,做了崔氏贴心的小棉袄,总跟在崔氏身后进进出出的。
可此时,他们兄妹三个也还都是个有些腼腆的孩子,个个眉清目秀,温雅和顺,看着萧桓还有些不好意思。
郑芬让崔氏带着夏侯虞下去歇息,他则和萧桓去了外院的书院。
崔氏已习惯了郑芬的作派,恭顺地送走了郑芬,打发了两个儿子去做功课后,就带着郑宜,陪着夏侯虞去了给她收拾好的客房。
“今天可是出了什么事?”崔氏趁着阿良指使小宫女们把给从宫里带来的被褥器皿等物换上,低声地问夏侯虞,“我算着你舅舅申时之前应该就回来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到家?”
夏侯虞把下午发生的事讲给崔氏听,郑宜眨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在旁边听着。
她觉得自己的这个表妹很可爱,抓了把糖炒瓜子给郑宜吃。
郑宜大大方方地道谢,接过了瓜子,道:“长公主,七姐姐这些日子伤心的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还要去庙里修行。是不是七姐姐以后就不能嫁人了?”
她显得鲁莽又大胆,和在郑芬面前像是两个人。
崔氏闻言有些慌张地低喝道:“胡说八道!是谁在你面前嚼舌根呢?”
夏侯虞却是心头一跳,觉得郑宜这话问得蹊跷。
她朝着崔氏摆了摆手,温声道:“大娘子怎么会这么说?崔家儿娘子和别人又没有婚约怎么不能嫁人了?”
崔氏暗暗吁了口气。
郑宜却有些天真地道:“我那天听外祖母和舅母哭——七娘子可好了,若是不能嫁人,多惨啊!”
是啊!
七娘子差点就成了她的弟妇。
两辈子都错过了,可见七娘子和她阿弟是真的没有缘分。
她又怎么能拖累了七娘子的呢?
“你要是遇到七娘子,就劝劝她。”夏侯虞装作不知道崔家心思的样子对郑宜道,“让她空闲的时候多到外面走动走动,散散心,心情慢慢就会好起来的。若是有无事,也可到我府上去坐坐。”
也就是说,夏侯有道和崔七娘子的婚事没成,夏侯虞还是愿意庇护她的。
这样就好!
以后七娘子说亲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崔氏的神色明显的轻快了很多。
当天晚上郑芬没有回内院,萧桓也歇在了外院的客房里。
早上起来,夏侯虞原本准备回公主府。
反正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有些小东西让杜慧帮着带出宫就行了。
谁知道夏侯有义却派了章含来接她进宫,还让章含带话,说他马上要进行登基大典了,后宫还有很多的事需要请夏侯虞指教的,他举行登基大典的时候,希望她也在场。如果夏侯虞坚持出宫,等宫里的这些事都忙完了,他会亲自送夏侯虞出宫的。
天子亲自送她出宫,这不仅仅是体面,也表示了夏侯有义这个新天子对夏侯虞是多么的敬重。
夏侯虞却婉言拒绝了。
虽说她和夏侯有义的关系表现的越亲近,她做什么事就越方便。但她既然决定离开,就应该干净利落地离开。
外院的客房里,萧桓已经打了一套拳,坐在黑漆描宝相花的案几前一面等着早膳,一面想着心思。
照郑芬跟他说的事,荆州和襄阳粮草充裕,倒是个囤兵的好地方。
只是不知道那边都有些什么世家大族,有没有哪家能为他所用?
如果能谋取紧挨着荆襄的梁州就好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七章 别扭

    萧桓想起身看看舆图,室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显然是个练家子。

    他挑了挑眉,正襟坐好,就看见自己随身的仆从吴桥端着摆放早膳的案几走了进来。

    萧桓看了看在四周服侍他的郑家仆妇,没有说话。

    吴桥却在倾身放置案几时悄声把夏侯虞拒绝夏侯有义接她进宫的事告诉了萧桓。

    萧桓非常意外。

    有了这样的体面,他们以后行事岂不是更方便?

    夏侯虞为什么要拒绝呢?

    她到底在想什么?

    萧桓沉声道:“长公主可起床了?用过早膳了?说了什么时候启程返回公主府了吗?”

    郑家在城东,萧家和公主府在城南,牛车也就两刻钟功夫,相隔并不远。

    吴桥低声道:“长公主已经起了床,正在用早膳。没有说什么时候返回公主府,小的已派人看着了。”

    不怪萧桓心里没底。

    自从他回到建康,夏侯虞已经给了他太多意外和拒绝。

    萧桓点了点头,用过早膳,去了郑芬那里。

    郑芬刚刚起床,由两个十分貌美的侍女服侍着在漱口。看见萧桓进来也没有见外,指了指一旁的案几,示意他先坐下来,自己则自顾自地先梳洗了一番,这才在萧桓身边坐下,喊了侍女上酪浆。

    萧桓喝不惯这些,轻轻地呷了一口就放下了,对郑芬道:“长公主要守制,我想和长公主到城外的庄园住些日子,您看如何?”

    郑芬讶然。

    萧桓解释道:“家母和阿弟还在建康,恐怕多有不便。”

    当初夏侯虞执意要下嫁到萧府,除了想和萧桓交好之外,还想要改善一下本朝公主的名声。如今卢渊权势如日中天,他们要做的事很多,看夏侯有义的模样,还记得当年文宣皇后对他的恩情,有些事说不定得请夏侯虞出面,她住在萧家的确有些不方便,住进公主府,又怕人说她倨傲。

    当年余姚大长公主就是因为没有注意到这些小节被人非议,至今还是骄纵公主的代表。

    “也好!”郑芬想了想,很爽快地应下了,道,“我让你舅母陪着你们一起去庄园,有什么事,可以先交给你舅母帮着打点。晋陵从来不曾主持过中馈,有些事还得慢慢学着。”

    虽然不指望她能像别人那样管理家务,但至少在外人的面前可以做做样子,也免得那些世家大族的人总是觉得本朝的公主没有一个贤良淑德的。

    萧桓闻言笑道:“长公主已跟天子说好了,杜女史和平日里在凤阳殿服侍的一些人都会跟着长公主出宫。”

    言下之意,如果没有什么必要,崔氏大可不必跟去庄园。

    郑芬是个典型的士大夫,从来不关心这些家务事,道:“天子也算圣明。如此一来晋陵身边就有了妥帖的人照顾。不过,你舅母去一趟,我也能放心些。”

    萧桓应下,起身告辞。

    这件事他还没有和夏侯虞商量。以从前他对夏侯虞的了解,她肯定会答应。可现在的夏侯虞,他真拿不定主意。万一夏侯虞不愿意,他们夫妻闭上门来什么都好说,闹得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

    郑芬却觉得既然萧桓做了决定,又是为他们好,夏侯虞肯定会答应,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是拉了萧桓继续坐,道:“出宫的时候谢丹阳和我说了一些事,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先帝去了,我们这些人还要活着。好在是你们有拥立之功,天子又懵然不懂政务,正是需要你们的时候,你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多接触些人才是。我寻思着,我回了建康,谢丹阳的兄长肯定要给我接风洗尘的,你准备准备,到时候随我一道去。”

    如今的宴会,不过是喝茶清谈辩论,甚至是舞剑抚琴吹箫,这些都是世家子弟从懂事起就学的东西,难不倒他。

    郑芬只知道他喜好书法和绘画,擅于用兵,可书法和绘画的造诣的深浅还得试试,万一萧桓在宴会上出丑,他也好帮着补救一二。

    他命人拿了笔墨给萧桓,指了庭中的那株老槐树让萧桓作画赋诗。

    萧桓如坐针毡,心里还惦记着和夏侯虞商量去庄园小住的事——他怕说得晚了,夏侯虞已有了别的主意,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住进公主府。

    至于说夏侯虞住进公主府有什么不好,他还一时想不出来。

    毕竟夏侯虞就是公主,天子给她建公主府,她住进公主府也按制行事,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若是实在要找一个理由……

    萧桓想,大约是夏侯虞把他从徐州叫回来,让他误以为这是一个能让他挤进核心政权的机会,能让她继续保持往昔的荣誉与权势,结果她却让他狠狠地摔了一跤,还好像窥视了他全盘的计划,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拱佐了夏侯有义上位,他心有不甘,不愿意让她掌握话语权,自己却只能随她摆布而已吧?

    想到这些,他突然觉得整颗心都变得平和起来。

    夏侯虞要玩那些小把戏可以,他也不能被她轻瞧,觉得她做什么事他都无能为力。

    萧桓叫来了吴桥,吩咐他:“你去跟长公主说一声。舅父留了我说话,过两天又是天子的登基仪式,难得舅父在家,我们在此小住几日,等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再回城外的庄园小住。”

    吴桥暗暗惊讶。

    萧桓并不留恋女色,又因萧母懦弱,两个叔父都是精明强干、不好相与的人,为了后宅的安宁,他身边服侍的全是小厮。晋陵长公主虽然漂亮,但就算新婚的时候,萧桓也没有多少留恋。如今这是怎么了?长公主孝期,两人应该分别而居才是,怎么不回长公主府不回萧家,反而要去庄园小住?

    他想不通。

    被传话的夏侯虞也想不通,她问吴桥:“舅父留了都督做什么?”

    前世,她舅父曾经带着萧桓寻花问柳,只是萧桓好像不太感兴趣,与那些名妓没扯上关系,反而结交了很多那些给名妓捧场的世族子弟、文人骚客。

    这也是为什么她和萧桓之间冷冷清清,她也觉得正常的缘故。

    有时候,权力才是最好的春|药。

    不知道这次她舅父又要做什么?

    吴桥笑道:“大人要考校都督的功课!”

    夏侯虞立刻就明白过来。

    她舅父这是要带萧桓去结交建康城里的那些名士。

    不过,她觉得她舅父根本不必担心萧桓应付不来。

    前世,萧桓可是出了名的儒雅,一手草书激宕遒美,不知道被多少人追捧,以能得到他的字为荣。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八章 登基

    萧桓的确让郑芬有些意外。

    字写得好,画画得有意境,诗也作得合时宜,若是再有点辩才,那就再好不过了。

    两个人盘桓到下午,直到谢丹阳来访,才打住话题。

    可萧桓心里始终有些惴惴不安——自吴桥去给夏侯虞递了话之后,夏侯虞那边就一直没有动静。她这是同意了去别庄小住呢?还是没有同意呢?

    他心不在焉地听着谢丹阳絮叨,好不容易用了晚膳,谢丹阳告辞了,萧桓匆匆去了夏侯虞歇息的客房。

    夏侯虞刚刚沐浴完,穿了件素色镶银边的襦衣,正跪坐在书几前抄着经书。

    灯光下,她鸦青色的头发还带着几分湿意,长长的睫毛在眼睑间留下了一片剪影,显得娴静而优美。

    “都督来找我何事?”夏侯虞放下手中的笔,接过宫女递上的暖热帕子擦了擦手。

    萧桓突然间有些不自在,仿佛他的到来打破了夏侯虞的宁静似的。

    他不由轻轻地咳了一声,在夏侯虞身边坐下,温声道:“我让吴桥下午给长公主带话,不知道长公主意下如何?”

    夏侯虞直言道:“我觉得我住在公主府也是一样的,别人若是问起,正好说我要守孝!”

    也就是说,夏侯虞这是要和他各过各的了!

    萧桓的嘴抿得紧紧的,半晌才道:“天子正式登基之后,卢大将军就要准备北伐了,城中怕是事端不断,偏偏天子对长公主礼遇有加,长公主不如避居庄园,也免得琐事打扰。”

    夏侯虞见萧桓是真心为她考虑,声音不禁柔和起来,道:“我要常去庙里给阿弟上香。”

    原来如此!

    莫名的,萧桓就松了口气,有些窘然地道:“我已经跟舅父说我们会住到庄园里去。”

    夏侯虞皱眉。

    萧桓叹气道:“我觉得住在庄园是个很好的借口。”

    特别是有些宴请他不想参加,有些时候他不好参与需要回避的时候,回城外庄园探望夏侯虞就成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

    夏侯虞不悦,直言道:“都督下次做这样的决定,还是提前跟我说一声好。这是在舅父家,我们偶尔牛头不对马嘴的也没什么,若是在外面,岂不是惹人耻笑?”

    萧桓脸一红,垂了眼帘道:“长公主说的是。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

    夏侯虞心中暗暗惊讶。

    前世她从未这样直接地向萧桓表达过她的意愿,萧桓在她面前也是沉默的时候多,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痛快认错的时候。

    她倒是小瞧了他。

    他前世能做到权倾朝野可见也不是完全靠着阴谋手段和冯氏母子的支持,应该做人也有他独特的一面。

    不过,他们既然是同盟,萧桓退了一步,她觉得自己也退一步好了。

    夏侯虞道:“天子登基之后,我们先去拜见了阿家再启程去庄园好了。”

    她不仅答应了去庄园小住,而且还决定参加完全夏侯有义的登基仪式之后回萧府向萧桓的母亲辞行。

    这一刻,她好像又变回了和他刚刚新婚时的夏侯虞。

    萧桓眼底闪过一丝困惑,和夏侯虞闲聊了几句,起身告辞。

    夏侯虞点头,让阿良送了萧桓出门,她继续坐下来抄着经书。

    等到了夏侯有义基登的那天,夏侯虞以有孝为由,没有参加。

    崔氏则按品大妆进宫朝贺,把郑宜留在了夏侯虞身边作伴。

    夏侯虞和郑宜接触不多,可心底却是喜欢这个机敏灵动的小表妹的。

    两人去了她屋后的竹林,夏侯虞抄着经书,让阿良陪着郑宜去后面的花园里摘花玩。

    郑宜摇头拒绝了,托着腮坐在夏侯虞的身边,好奇地问:“姐夫真杀了五万胡人吗?”

    夏侯虞觉得奇怪,笑道:“你听谁说的?”

    “大兄说的。”郑宜眨着乌黑的大眼睛道,“上次在书房的时候,大兄和夫子争起来了。夫子说姐夫是匹夫之勇,大兄却说姐夫是大将军、大英雄,结果被夫子喝斥,还被罚面壁。可大兄说,就算是面壁,他也敬佩姐夫。”

    夏侯虞笑着让人端了酪浆给郑宜,道:“两军交战,哪有不斩敌军的道理。不过,五万人也有些夸大。”

    郑宜喝着酪浆笑,一副非常满足的样子。

    夏侯虞就告诉郑宜画八仙花。

    郑宜趴在案几前,洁白的皮肤上留下了或绿或白的颜料,却始终高兴的咯咯直笑。

    午膳过后,崔氏回来了,和她同行的,还有余姚大长公主。

    她去年刚过的四十寿诞,是个身材高挑的美人,徐娘半老却风情万种,只是她板着脸看人的时候目光总是带着几分打探、衡量的味道,让人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夏侯虞带着郑宜上前给她请安。

    她倨傲地扬了扬下颌,瞥了眼郑宜道:“小娘子年余没见,又长高了些。”

    郑宜显然不太喜欢她,恭谦地站在那里却不吭声,好像没有看到似的。

    崔氏忙上前打圆场:“孩子太过顽皮,怕冲撞哪位贵人,就在家里养着,矫枉过及,反倒是遇到人不会说话了,还请大长公主不要见怪。”

    余姚大长公倨傲地瞥了郑宜一眼,没再说什么,和夏侯虞分宾主坐下之后,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夏侯虞来。

    夏侯虞觉得莫名其妙,道:“大长公主看什么呢?可是我今天哪里穿戴不规整?”

    余姚大长公主收回了目光,指责她道:“新君基登,你怎么没有去?你这个样子也太不成体统了……”

    夏侯虞懒得和她多说,简短地打断了她的话,道:“我还在孝期!”

    余姚大长公主被噎了一下,却犹不死心地道:“大将军说,以日代月,天子守孝二十七天即可。”

    夏侯虞冷笑道:“我们是天子吗?”

    余姚大长公主语凝,随后怒羞成怒,道:“你就不能好好地说话?!难怪大将军说你娇纵跋扈,需要人管教管教。”

    这话崔氏不爱听了,张口欲要辩解,夏侯虞已冷冷地道:“我如今是萧家妇,就算是要管教,也轮不到大长公主管教,大长公主还是别费这个心了。

    余姚大长公觉得失了面子,瞪着眼睛道:“你以为我想管你不成?我是来问问你卢家四娘子人品怎样?性情好不好的!”

    有求于人还这副态度,难怪大家说起余姚大长公主就头痛。

    夏侯虞想着,面色微紧。

    大将军说,可见余姚大长公主今天见到了卢渊,打听四娘子的品行,难道……她要给儿子求亲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三十九章 阿家

    她用来威吓卢渊的话,难道被余姚大长公主当真了……

    不知道是谁告诉她的?

    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夏侯虞无从判断,她耳边响起姚余大长公主的抱怨:“提起卢家四娘子的人是你,现在像个锯嘴葫芦的也是你。你就不能别那么多弯弯道道的,好生应答我两句?!”

    夏侯虞无语,索性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卢家四娘子,人品、性情我怎么知道?大长公主问我这话也太奇怪了。您要是真是有心,不如去问问范夫人。”

    她和卢渊有罅隙,不是和卢家四娘子有罅隙,她犯不着推了卢家四娘子下水。

    余姚大长公主哼哼哈哈的很是不满,夏侯虞只当没有听到,余姚大长公主见在夏侯虞这里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来,只得起身告辞。

    崔氏松了口气,低声道:“大长公主也不容易。这么多年了,说话的口气可是一点没变。”

    夏侯虞和郑宜听着都“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屋子里顿时变得欢快起来,这件事也被夏侯虞抛到了脑后。

    等到郑芬和萧桓回来,夏侯虞和萧桓向郑芬俩口子辞行,准备回萧家去。

    郑芬没有挽留,只是叮嘱萧桓:“过两天你记得进城一趟,我约了谢丹阳的兄长赏花。”

    萧桓笑着应下,和夏侯虞坐车一起回了萧府。

    建康城向来有“东贵西贱”的说法。萧府位于南边,宅院多是本朝迁都建康之后新建的,道路整洁,树木浓茂,虽说远离集市,却胜在安静。

    萧家的大管事萧荣早已得了信,早早就派了人在巷子口候着了。萧桓和夏侯虞的牛车一出现,就有侍人飞快地跑去报信。萧荣一面派了人去给萧桓的母亲吴氏报信,一面带着人匆匆迎了过去。

    夏侯虞在萧桓的搀扶下下了牛车,吴氏则由萧醒扶着走了过来。

    她是个十分貌美的妇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穿了件暗红色素面襦裙,披着玄色绣五彩云团纹的绡纱披帛,柳眉弯弯,杏眼粼粼,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长公主!”她含笑主动和夏侯虞打着招呼。

    萧醒也活泼地上前冲着她喊“阿嫂”。

    他比萧桓要小四岁,比夏侯虞大三个月。身长玉立,眉眼舒展,笑容灿***萧桓少了几分锐利,多了几分温和。

    前世,萧家有什么事的时候都是萧醒来接她,俩人相处的不错。

    夏侯虞和萧桓给吴氏行了礼,萧醒又上前喊了阿兄和阿嫂,一行人去了正厅。

    吴氏很满意这个儿媳妇,加上之前夏侯虞有意交好,虽贵为公主,和吴氏相处得却很好,吴氏对夏侯虞也很亲昵。她先是向夏侯虞表示对夏侯有道病逝的慰问,然后问起了天子的丧礼。

    萧醒在旁边插嘴道:“母亲专程让大管事在主道上设了路祭。”

    夏侯虞忙起身道谢。

    吴氏却叹道:“一家人不必如何多礼!长公主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的,直管开口。别的事我做不好,绣花裁衣还是会一点的。”

    夏侯虞从小就不耐烦做女红,对那些女红做得好的人就特别的佩服。

    吴氏恰好就是那种温温柔柔的,特别擅长做女红的。

    她还记得,前世吴氏曾经给她做过一双软鞋,鞋上绣着几只蹁跹起舞的蝴蝶,栩栩如生,漂亮极了。

    可能是人都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吴氏也因此格外的喜欢做女红。

    “多谢阿家!”夏侯虞恭谦地道,面净的白孔,娴雅的神色,有种典雅的美。“我若是需要,一定求助于阿家。”

    吴氏满意地笑了。

    萧桓看着却有些异样。

    这个时候的夏侯虞,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似的,拘谨、自律、妥帖,就是那笑,也笑得恰到好处,像戴着个假面的玩偶般让你挑不出错来。恰好又听到吴氏问夏侯虞:“为什么要搬去城外的庄园?住在公主府不是一样的吗?若是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和阿醒可以住到庄园里去。我们在建康也没有什么事。”

    他不由微微地蹙了蹙眉头。

    夏侯虞正好朝萧桓望过来,看见他不悦的表情,心中顿觉不快。

    萧桓当着外人倒温文尔雅,谈笑风生,当着家里的人却沉默少言,冷峻肃然。刚刚新婚的时候,若不是看见他对待吴氏和萧醒也是这副模样,她还以为他对这桩婚事不满呢!

    这件事是萧桓提议的,当然由他去解释!

    夏侯虞睁大了眼睛望着萧桓。

    吴氏察觉到两人之间暗潮涌动,提高了声量:“阿桓?!”

    萧桓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声音也显得有些平板,道:“新君曾受过长公主的恩惠,长公主住在城里,那些汲汲营营之人肯定是会想办法拜见长公主的。住在城外,清静一些。”

    吴氏松了口气,道:“吓了我一跳!”

    她看得出来,夏侯虞虽然待她礼遇有加,骨子里却是个骄傲之人,儿子小小年纪就主持家业,主意很大,两个都是不服输的人,她最担心的就是两个人吵架了。

    如果有个小孙孙就好了。

    夫妻间不管怎么置气,看在孩子份上,总归是能过下去的。

    吴氏趁着萧桓有话要交待萧醒的时候,拉了夏侯虞的手在一旁说着悄悄话,让她守孝完了就尽快生个孩子。

    孩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

    夏侯虞很想反驳一句,但想想他们最多一阵子就会分开,何必说这些节外生枝的话,让吴氏心里不舒服。

    好在是吴氏知道夏侯虞在守孝,婉转地说了两句就没再说了,但直到送他们出门,吴氏都紧紧地握着夏侯虞的手。

    傍晚时分,他们终于赶到庄园。

    前世,田全是她庄园的大管事,今生田全去了夏侯有道的陵寝,做了守墓人,庄头是个叫刘契的人,他三十来岁的年纪,长得很敦实,一身古铜色的皮肤,粗布胡衣,看上去颇为能干的样子。

    夏侯虞对他并不熟悉。前世,田全接手了庄园之后,夏侯虞把刘契派去了她在会稽的庄园帮她管理那些织工和陶工。他表现得也很能干。会稽庄园的收成占她整个收成一半还多。

    有本事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夏侯虞和气地朝他点了点头。

    刘契受宠若惊,忙伏在地上给夏侯虞和萧桓行礼。

    夏侯虞让人扶了刘契起来,亲切地和他说了几句话,这才和萧桓去上院。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四十章 庄园

    自“四姓乱吴”后,建康、吴郡很多庄园都改姓易主,两代帝王之后,建康和吴郡都没有大片的山林或是土地。夏侯虞陪嫁的庄园是之前文宣皇后陪嫁的庄园,占了好几个山头。从大门坐牛车,要半个时辰方能到上院。

    萧桓还是第一次见到,尽管天色渐暗,他还是忍不住四处打量。

    夏侯虞却在这里住了十年,跑马骑射,划船登山,垂钓采菊,哪里都很熟悉。

    她随意地坐在车上,并不十分注意周围的景致。

    萧桓不禁道:“长公主曾在这里小住过吗?我看长公主对此地很是熟悉的样子。”

    夏侯虞无意和他说起自己的际遇,“嗯”了一声,敷洐他道:“我小时候曾随母亲在此小住。”

    萧桓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郑家也是北地门阀,而这里,曾经是顾家的庄园。

    庄园的上院位于庄园正厅的东边,前后有二十几间房舍,游廊迂回,绿树碧樾,藤萝垂叠,景致十分的清幽。

    萧桓非常的喜欢。

    杜慧已提早到了庄园,收拾好了居所,正带着几个侍女在院子里等着。

    见到两人,她恭敬地上前给两人行了礼,簇拥着夏侯虞去西边的居所,萧桓则被带去了东边的居所。

    夏侯虞还在守孝,依礼两人应该分居。

    梳洗更衣过后,夏侯虞叫了刘契进来,委婉地叮嘱他:“都督只是在这里小住,有些事就不必让他烦心了。”

    言下之意,庄园里的一些事还是要瞒着萧桓的。

    刘契会意地应是。

    夏侯虞这才去了敞厅和萧桓碰头。

    萧桓没有和夏侯虞费话,直接说起了自己之后的打算:“明天会去一趟尚书台,督促他们尽快完成先帝的陵宫,之后我会跟着舅父去拜访一些人,过了端午节之后和舅父结伴一起去襄阳。建康城里的事,就交给长公主了。”

    他提前和谢丹阳结了盟,有什么风吹草动谢丹阳自会给他通风报信,认真的说起来,他现在面临的局势要比前世轻松多了。

    夏侯虞点头,态度显得有些不以为意。

    这让萧桓心里有些不舒服,他道:“不知道长公主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夏侯虞微愣,有些不明白萧桓的意思,等她明白过来,又有些好笑。

    她没有想到萧桓还有这样孩子气的时候。

    前世的这个时候,他已位居大司马,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两人一旬也见不到一次面,见面说不上两句话,等到萧桓大权在握来见她的时候,早已是那个沉稳内敛、不动声色的萧桓了。

    现在这样的萧桓让她有些不习惯,但也不可否认,这样的萧桓却让人感觉更好相处。

    “都督客气了!”夏侯虞道,“若是有什么事,我会找谢丹阳商量。请都督放心。”

    萧桓颔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颔首。

    两人客客气气地说了几句话,就各自回房歇下了。

    夏侯虞看着室内熟悉的陈设,仿佛回到了前世,她依着自己的性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阿良早已在外面等候多时,忙指使着侍女们端了热水进来服侍她梳妆打扮,并道:“都督天刚刚亮就起了,在上院逛了一圈,用了早膳,带着吴桥去了演武厅,还没有出来呢!”

    那个演武厅就在上院不远,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就到了。据说是这宅子原来就有的。前世她住进来之前一直荒废着,她来了之后闲着无事,重新开始练习骑射,那个演武厅才重新派上用场。

    没想到这一世她还没用,萧桓倒先用上了。

    夏侯虞道:“随他去吧!等会你把刘契叫过来。”

    她出嫁的时候陪嫁颇丰,除建康和会稽,她还在阳羡、宣城有几个很大的庄园。这几个庄园到底都生产些什么,每年有多少进项,她并不关心,她只要够开销就行了。她不想萧桓在庄园里乱逛,与其说是不想萧桓了解庄园里都有些什么,还不如说是不愿意让萧桓入侵她的地盘。

    现如今田全不在她跟前服侍了,她能用的也只有个刘契了,刘契这个人怎样,她还得摸摸底。

    刘契很快就赶了过来。

    夏侯虞让他把帐册搬过来,让杜慧查查庄园里的帐目,她则让阿良把还跟着别人学规矩的阿好叫进来。

    阿良心里也很纳闷,不明白夏侯虞怎么会突然抬举个素不相识的农家女娘,等她看到阿好胖乎乎的小脸,圆圆的大眼睛,嫣红的嘴唇,乌黑的头发,像那年画上画着的小娃娃,有张不笑都喜庆的脸时,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答案似的。

    阿好还是第一次见夏侯虞,被阿良带到夏侯虞面前的时候她吓得直抖,含着眼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夏侯虞,像掉进了陷阱的小兔子似的。

    夏侯虞哈哈地笑了起来。

    前世,阿好是她心血来潮去庄园西边种粮食的稻田闲逛时,在田埂上看到的。当时她正在吃橘子,那津津有味的样子,让人还以为她在吃龙肝凤胆,看着就有食欲。

    她觉得这小孩挺好玩,就让人把她抱回了上院。

    阿好懵懵懂懂地长大了,过了四、五年才知道“长公主”不是夏侯虞的名字而是夏侯虞的封号。

    这个季节没有橘子,她就顺手拿了个李子递给了阿好。

    阿好看着也不害怕了,笑眯眯地上前,甜甜地喊了声“长公主”,拿起李子就往嘴里塞。

    屋里的人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都笑了起来。

    夏侯虞逗着阿好玩了一会儿,看着时候不早了,让人去问了萧桓一声午膳摆在哪里,就让人把阿好抱了下去。

    萧桓回话说会和夏侯虞一起用午膳,夏侯虞就等了萧桓一会儿。

    俩口子用了午膳,又各自回房午歇。

    下午萧桓带着吴桥去了后山,夏侯虞则给夏侯有道又抄了两页经书。

    晚上两人一起用的晚膳,过后也是各回各屋,萧桓看着从建康送来的书信,夏侯虞或逗逗阿好,或看小侍女们做做女红,或让阿良给她读几章游记话本。

    这样过了七、八日,崔氏突然来访,还带着自己娘家的嫂子,也就是崔七娘子的母亲。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四十一章 动怒

    夏侯虞和崔家并没有什么交情。崔七娘子也是她想在崔家给夏侯有道挑个妻子时认识的,接触之后觉得崔七娘子性情很好,夏侯有道远远地看了一眼也很满意,她这才和崔七娘子有了来往。

    如今夏侯有道不在了,崔氏来拜访她却带着崔七娘子的母亲,难道正如萧桓所说,新帝对她另眼相看,这些人为了能在新帝面前露脸,就求到她这里来了不成?

    夏侯虞在心里嘀咕着,还是客客气气地请了崔氏和崔七娘子的母亲进来。

    谁知道崔氏见了她却直抹眼泪,崔七娘子的母亲则直接跪到了她面前,抽泣道:“长公主,求求您救救我们家七娘子吧!”

    夏侯虞直皱眉,请了崔七娘子的母亲起身说话。

    崔七娘子的母亲却跪在地上直摇头,哭道:“卢大将军要将我们家七娘子许配给余姚大长公主家的郎君,这,这怎么可以!”

    先不说崔七娘子之前是准备嫁给君王的,就夏侯有道的性子,做皇帝太过绵弱,可做女婿却是一等一的好人选,那余姚长公主的儿子怎么能比得上?就是下嫁,夏侯虞已经同意崔七娘子可以随意选婿,他们崔家也不可能给崔七娘子选个这样的婆家,这样的丈夫!

    “你说什么?!”夏侯虞愕然,手已在她还没有察觉的时候紧紧地握成了拳,指节发白。

    “卢大将军要把我们家七娘子许配给余姚大长公主家的郎君。”崔七娘子的母亲哭着把话又说了一遍。

    “哐当当!”夏侯虞一扬手,把案几上的茶具锡壶全都扫在了地上。

    屋里屋外服侍的仆妇全都伏跪在了地上,崔氏目瞪口呆,崔七娘子的母亲更是吓得瑟瑟发抖——他们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夏侯虞发这么大的脾气,就是夏侯有道殡天,听政殿服侍的人也不过交给了田全去处置,她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都处置干净了吗?”。

    夏侯虞的确是气狠了。

    她脑子里嗡嗡作响,像有一百只蜜蜂在飞舞似的。

    她以为余姚大长公主想打卢家四娘子的主意,以为卢家自会护着卢四娘子,她只要看着卢家甩脸给余姚大长公主看就是了,没想到卢渊的坑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腾地站了起来,道:“七娘子人呢?你们快把她送到我这里来!”

    夏侯虞想到前世崔家的所作所为,现在最怕的就是崔家同意了这门亲事不说,还强行把崔七娘子嫁了过去。

    崔家,崔七娘子的母亲并不能做主,做主的是崔七娘子的祖父。

    “啊!”崔七娘子的母亲低呼,突然回过神来,喜极而泣,不住地给夏侯虞磕头,“谢过长公主!谢长公主!”

    听到动静跑进来的杜慧此时已经知晓了事情的经过,忙上前扶了崔七娘子的母亲起身,低声地安慰了她几句,这才问崔七娘子的母亲:“要不要派几个人随着夫人去接人!”

    “暂时不用!”崔七娘子的母亲忙道,“卢家才刚刚派人来说这件事,大人公还没有做决定。我说带七娘子来看长公主就是了。”

    不管是夏侯虞还是杜慧都松了一口气。

    崔七娘子毕竟是崔家女儿,如果崔家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她们就是想帮崔七娘子,也没有了立场。还好崔七娘子的母亲及时给她们报了个信!

    夏侯虞还是有些不放心,把这件事交给了杜慧,让尹平护送着崔氏和崔七娘子的母亲进城去接人。

    阿良小心翼翼地带了人进屋子收拾,打了水进来给夏侯虞重新梳理衣饰。

    温热的帕子敷在她脸上,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前世她和卢渊几乎是撕破了脸,崔七娘子和夏侯有道的婚事自然是瞒不住人,可今生,她把崔七娘子护在身后,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相中了崔七娘子为弟妇,卢渊是怎么知道的呢?

    她把帕子“啪”地一声扔进了雕着鱼网纹的铜盆里,水花溅了旁边服侍的侍女一脸一身。

    “帮我去查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侯虞的脸阴沉沉的,仿佛六月暴雨前的天空,她吩咐杜慧,“卢渊为何要把崔七娘子许配给余姚大长公主的儿子!”

    夏侯有道还没有下葬。如果卢渊知道崔七娘子和夏侯有道的事还出面给崔七娘子做媒,这就不仅仅是要教训她,而是羞辱她了。

    夏侯虞的怒气像火苗似的在她心里乱蹿,气得她在屋里走来走去,半晌火气都没有消下去。

    过来用午膳的萧桓看着不免奇怪:“长公主这是怎么了?”

    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夏侯虞的脸上。

    或者是因为太过气愤,夏侯虞此时的目光明亮,白皙的面颊升起一团红云,好像燃烧的烈焰,刚烈的十分骄傲。

    这,这是那个事事周全的长公主?!

    萧桓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他惊讶于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感受,只是还没有等他理清楚思绪,夏侯虞已恢复了平静,淡然地道着:“也没有什么大事!舅母来拜访,有些琐事与我商量。”

    萧桓不好追问内宅后院的事,点了点头,把这件事揭了过去。

    夏侯虞用过午膳之后却一直在考虑这件事。

    崔七娘子肯定是要救的,但怎么和崔家交涉,就看杜慧调查的结果了。

    次日,尹平护送崔氏和崔七娘子母女到了庄园。

    崔七娘子看见夏侯虞时哭得都没有了声音。

    夏侯虞看着她肿得像桃核似的眼睛,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接过阿良手中的鸡蛋亲自帮七娘子滚着眼睛,温声道:“不哭!这事情才刚开始呢!你要是哭得没有了力气,接下怎么办?”

    崔七娘子点头,喃喃地向夏侯虞道谢,眉宇间却流露出依赖之色。

    夏侯虞没有阻止。

    有时候有个人靠一下,会积攒更多的力气。

    郑芬回来了,崔氏还要服侍他,没办法多留,交待了几句就告辞了。

    夏侯虞把崔氏母女安顿好,杜慧也回来了。

    她面色有些不好,低声向夏侯虞禀道:“和先帝曾经相看中的事,是崔家悄悄传出去的。他们原想待价而沽,好将七娘子嫁个好人家,谁知道却传到了大将军的耳朵里。”

    所以卢渊就想了这一折!

    夏侯虞在心里冷笑,却也不禁为崔七娘子伤心。

    有这样的亲人,她前世怎能不早逝!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四十二章 鲜明

    崔七娘子的遭遇不免让夏侯虞叹息。

    杜慧请她拿主意:“您看这事怎么办?”

    夏侯虞葱白的指尖轻轻地叩着黑漆的案几,陷入了沉思。

    杜慧不敢打扰,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就看见夏侯虞的眉头越皱越紧。

    她很是担心。

    天下的女郎何其多,卢大将军位高权重,日理万机,说不定连范氏身边常常服侍的仆妇尚且叫不出名字,却为崔七娘子保媒,而且谁也不说,单挑了曾经被夏侯虞威胁说要把卢四娘子嫁过去的余姚大长公主家的郎君,明眼人一看这就是在报复夏侯虞。

    这几年来被卢渊盯着的人可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何况她们家长公主不过是一介女流。郑舅爷又是个不靠谱的,萧驸马……还不足以抵抗卢渊。而卢渊的所作所为,不要说长公主了,就是她听到后也气得不行。可如今形势比人强,她们就算是再生气,没有能够与卢渊抗衡的人支持,也只能把自个儿给气着,于事情根本没有作用。

    杜慧前思后想,试探着劝夏侯虞:“要不,我们别管了!毕竟是崔家的事,我们名不正言不顺!”

    如果崔七娘子和夏侯有道订了亲,长公主还有立场插手崔七娘子的婚事。

    现在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说不定还会害了崔七娘子。

    “不!”夏侯虞抬头,凤目中闪过一丝毅色,“这件事我管了。我不仅管了,还管定了!”

    她不能让人这样的侮辱夏侯有道。

    不能让人这样贱踏她阿弟和崔七娘子。

    “那,那我们怎么管啊!”杜慧道。

    怎么她越劝长公主越拧巴了呢?

    夏侯虞闻言却冷笑。

    怎么救?

    大概所有的人都这么以为吧?

    她偏要救。

    她不仅要救,还要救得漂亮,救得卢渊后悔挑衅了她!

    正巧第二天谢丹阳请萧桓去城里喝茶,说是他大兄想见见萧桓。夏侯虞送走萧桓就给崔七娘子的祖父送了张拜帖,说是想去拜访他。

    崔七娘子的祖父猜到了夏侯虞的来意。他原本不想见夏侯虞,但想到他一直以来拿崔七娘子曾经和夏侯有道差点有了婚约的事抬高崔七娘子的身价,觉得见一见也罢。反正他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夏侯虞说什么他都不可能改变主意就是。

    他约了夏侯虞次日见面。

    崔七娘子的母亲担心不已,对夏侯虞道:“长公主,我们家大人公行事固执,若是有什么对不住您的地方,还请您多多担待。”说到这里,她哭了起来,“我真的没有想到。平时阿家和大人公是最疼爱七娘子的,怎么到了这关键时刻,却能舍弃了我们家七娘子呢?长公主和我们不过是点头之交,都能出手相救……”

    正是因为到了关键时刻,崔家权衡之下才会舍弃七娘子!

    夏侯虞暗暗在心里摇头,安慰了崔七娘子的母亲半天,这才神色怅然地回了房。

    翌日晨起,夏侯虞穿了件素色净面襦裙,月白色素面银丝绣牡丹花的禅衣,黑鸦鸦的青丝绾了个十字髻,只在耳间垂一对南珠耳坠,简单素净却不失矜贵大方地去了崔府。

    崔家的宗妇大夫人亲自在门口迎接她,亲切却不失客气地把她迎到崔七娘子祖父的书房。

    崔七娘子的祖父名浩,已年近六旬,皮肤白皙,清瘦矍铄,一身青色长袖夹衫,留三绺长髯,看上去十分儒雅。

    当然,他年轻的时候也是江南名士,与荣始是同门师兄弟,只是没有像荣始那样钻研学问,而是继承了家业,做了个亭侯。

    看见夏侯虞,他笑着捋了捋胡须,温声道:“许久未见长公主了。长公主看着气色不错,老夫就放心了!”

    若真的悯惜他们姐弟二人,就应该给崔七娘子找门好亲事,不辱没了她阿弟的名声才是。

    夏侯虞在心里腹诽,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徐徐道:“崔公也如从前一样神采奕奕,妾亦觉得安心。”

    崔浩呵呵地笑。

    两人你来我往地寒暄了几句,进了书房,分宾主坐下,小侍女们悄无声息地端了茶点上来又退下。

    夏侯虞也没有拐弯,直言道:“听说卢大将军有意将七娘子许配给余姚大长公主家的郎君?崔公意下如何?”

    果然是为这件事而来!

    崔浩望着夏侯虞微微地笑,心里却不以为然。

    夏侯虞若真如外界传闻的那样聪慧,就不应该插手管这件事才是。

    他微微地笑,又捋了捋了长长的髯须,道:“说起来,这也是缘分。余姚大长公主家的郎君,和长公主是表兄妹,若这门亲事能成,我们俩家到底还是结了亲家。”

    夏侯虞敛了笑容,淡然地道:“崔公此话差矣!若是平常,这自然也是桩良配,只可惜做媒的人是大将军!崔公想必也听说了,我与卢大将军近日为立帝、北伐之事有了分歧,卢大将军觉得我多管闲事,我觉得卢大将军刚愎自用,我们俩人已势同水火,不知道崔公站在哪一边?”

    这话说得直白如小儿。

    却偏偏让崔浩没有办法回答。

    夏侯虞非黑即白,逼着他表态。他若同意了七娘子的婚事,就站在了卢渊那边,得罪郑芬等人;他若说站在夏侯虞这边,就得拒绝卢渊作媒,得罪卢渊。

    这真是件让人左右为难的事。

    崔浩只好和稀泥,笑道:“长公主不可意气用事。卢大将军是为了朝廷社稷着想,您是为了天子宗室好,都没有错。不过看法不同罢了。何来站队之说?我哪边也不站,谁对黎民百姓有利,我就站在谁那一边!”

    夏侯虞不悦,沉着脸道:“我不管那么多。我现在就要让卢渊难看,崔公只说帮我还是不帮好了!”

    她说着,目光灼灼地盯着崔浩,一副你不站在我这边,我不罢休的模样。

    崔浩觉得头痛,想了想,正色道:“长公主,国家大事,您何不多听听卢大将军的话……”

    夏侯虞站了起来,沉着脸打断了崔浩的话:“这么说来,崔公也觉得朝堂之上听卢大将军的话即可?不知崔公把天子置于何地?”

    这不是胡搅蛮缠吗?

    崔浩的脸上也没有了笑意。

    夏侯虞看着他,寸步不让,道:“大约崔公觉得这只是件小事,可在我看来,崔公允诺了卢大将军这桩婚事,就是站在了卢大将军的那边。以后,崔公就是我的敌人。”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