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238 | 浏览:38148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作者:幽非芽(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01章 小无赖
    “你们是不是抓到一个络腮胡了?”她忍着笑问道。

    只有抓到了那个人,戴刚他们才会进山来找他们。

    “是的。抓到的时候他吓得魂都没有了。”戴刚冲姜筱竖起了大拇指,“堂堂男人还不如嫂子胆量好呢。”

    姜筱现在根本就是面不改色的样子啊。

    “嗯,确实胆量好,野猪在旁边冲过去,她都镇定得很。”孟昔年斜瞥着姜筱,拍了拍她的头。

    姜筱顿时就知道自己疑点在哪里了。

    她刚才,太镇定太冷静了?

    因为这些东西是她引出来的,其实她有心理准备,虽然讶异有老虎,可也只是略惊讶。

    像孟昔年这样眼神如炬的家伙,一点儿疑点他都能一下子就抓住了。

    姜筱顿时低头对手指。

    要在这家伙面前什么疑点都不露出来,真的是太难了。

    孟昔年看着她似笑非笑。

    直看得姜筱自己有些绷不住,有些恼地瞪向他,“我什么都不知道!”

    孟昔年失笑,“行,我知道了,反正距离你十八岁还有一年半,小无赖。”

    她要是绷得住,他还不是那么肯定这件事跟她有关,但是这小姑娘在他面前根本就绷不住啊。

    不过,她这样绷不住的意思无非就是很信任他,所以他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姜筱觉得很是无奈,她现在都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思了,反正她在孟恶霸面前已经有了那么多的疑点,再多一点也不要紧了。

    反正他不逼她说,也不追查她的秘密。

    至于十八岁,还早着呢。

    那个时候她也未必要全都告诉他啊。

    到时她就是再耍无赖又怎么样?

    但是姜筱却不知道,到那个时候,她根本就耍不了赖了啊。

    人既然被逮住,时间也不算早了,姜筱和孟昔年也就没有再回山上去找药。

    当然,在带人回来之前,他们已经把该挖的挖了出来,那药藤,姜筱也已经回去扯了。

    今天能有两种药材的收获也不算是空手而回。

    “你跟着赵鑫他们先下山,我要带着戴刚他们去查那处山洞。”孟昔年拍了拍姜筱的头。

    今天他是有公事要做了,不然晚上还能陪她吃饭的。

    姜筱也只好点了点头。

    “那你们小心点。”姜筱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再遇上老虎和野猪呢?”

    戴刚托了托自己的枪,“嫂子,我们的枪法都不错,你放心吧。”

    他们人多,枪多,根本不怕。

    何况,孟昔年自己几乎都是能战猛虎的。

    “还是小心点。”

    “去吧,我会注意的。”孟昔年做了个手势。

    戴刚等人立即心领神会,齐齐转过身去。

    姜筱还在纳闷于他们怎么突然都背对着自己了,孟昔年的唇已经压了下来,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她顿时脸一热,伸手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孟昔年含笑,又在她额上再啄了一下,“回去吧。”

    他现在就已经有些舍不得她了。

    每一次要离开,不管离得多近,只要她不在身边,不在他的视线里,他就想她。

    这辈子,他是完全溺在姜小小的身上了吧。
第1202章 不一样了
    姜筱下了山,正准备回镇上的,徐临江却正好骑着一辆自行车远远而来。

    “小小!”

    姜筱讶然地看着他近来。

    “姨父,你怎么过来了?该不会专门来找我的吧?”

    等到徐临江到了面前,她一看,就觉得徐临江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我是正好要去村子里。”

    “去村子里?找支书伯伯?”

    徐临江他们虽然不是泗阳村人,但是因为承包山头的原因,跟姚支书也是常有来往,所以他要去泗阳村,姜筱也不是那么意外,只是徐临江的脸色实在有些不好看,姜筱还以为是栗子山那边出什么事了。

    徐临江摇了摇头,“你上车,我边走边跟你说。”

    姜筱坐在车后座去。

    徐临江蹬行了自行车,一路往泗阳村赶。

    “你外公外婆也回村了。”

    “他们不是在栗子山那边跟舅公一起看盖房子的吗?”姜筱有些奇怪。今天早上出来之前,姜松海他们也没有提出今天要回村里啊。

    “本来是的,后来胡喜兵过来说,你们家里来人了。”徐临江听了葛得军回去说的话,知道了陈开瑾姐妹俩对姜松海和葛六桃的态度,所以对陈开瑾倒是没有不好的印象,直接就道:“来的是你舅妈,还有她的妹妹。”

    “我舅妈?”姜筱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对啊,听说她是第一次回来?”

    这个时候姜筱才知道他说的是陈开瑾!

    陈开瑾来了?

    还带着她妹妹来了?

    姜筱呆了呆。

    这是完全跟前世不一样了。

    前世,陈开瑾根本就没有来过泗阳村,更别提她妹妹了。

    来的不是邓清江,竟然是她们?

    她们来干什么?

    姜筱一时间只觉得脑子里一阵纷乱。完全搞不清楚到底轨道是转了多大的弯。

    前世她跟着邓清江出去,也并不是住到他家里去,邓清江安排她住校,周末偶尔她会去邓家住。那个时候陈开瑾对她还是挺好的,这也是为什么陈开瑾给她介绍陈立庭的时候她不好意思拒绝。

    但是后来知道陈立庭的为人之后,她对就陈开瑾有了点儿防备,然后才开始觉得陈开瑾这个人对她根本就不是真的好。

    可那个时候她还以为是陈开瑾患了绝症,心情不好的原因,她也劝着自己不要跟一个病得那么重的人计较。

    现在陈开瑾突然来了泗阳村,几乎是把她印象中的那种既定的轨迹给一下子扭了个弯。

    不过,那又怎么样?

    不管陈开瑾是来干吗的,她都不怕。

    只不过,现在就要开始提起注意力来,好好地应付了。

    这一件事变了,也不知道邓清江那边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听说她还拿了八百块给你外公外婆,只不过你外公外婆没有收下来。”徐临江一边骑车一边跟她说着家里的事。

    姜筱嗯了一声。

    其实,收不收都无所谓。

    反正,他们收下这钱,她也不会感激陈开瑾,也不会对陈开瑾少些防备。

    而且,他们收不收这钱,陈开瑾对他们的算计,也肯定不会改变。

    徐临江又说起了姜保河和邹小玲余春雨的事。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03章 好的不灵坏的灵
    “那个,姜保河把余春雨给糟蹋了,是邹小玲帮的忙,邹小玲把余春雨给哄骗去了,还是砸了平叔他们家的锁,借了他们的房子。出了这事之后,平叔他们正好回家,听到了他们在屋里说的话,就去报案去了。”

    徐临江就怕姜筱问他,什么是糟蹋。

    本来大人一般不会跟家里的孩子讲这种事。

    可是姜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这些事也必须得让她知道,所以徐临江很是简单地跟她这么一说,说完就开始在脑子里思索着,要是姜筱真的问起那个问题,他应该怎么跟她解释。

    但是姜筱根本没问。

    她是受惊过度,差点从自行车后架给滑了下来。

    “咳咳咳!”

    “你坐好啊!”

    车子猛地摆动,徐临江赶紧控制住,回到了正轨。

    “姨父,对不起啊,我是突然吓到了。”姜筱坐好。

    “这事,咱们镇可真是轰动了,现在你到镇上去,几乎人人都在议论这件事。而且,余春雨的姐夫也去报案了。”

    他把那些事都给说了,听得姜筱目瞪口呆又觉得天雷滚滚。

    同时,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于邹小玲余春雨这两个女人到底要抱以什么样的态度和想法。

    同情?

    怜悯?

    一时说不清楚。

    但是她实在理解不了邹小玲和余春雨的脑回路。

    邹小玲自己都知道姜保河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自己已经毁了,身为一个女人,竟然还帮着姜保河毁了另一个女人?

    这是因为恨吗?

    余春雨也真是的,心里没有一点数?

    邹小玲约她到那里去,还当真去了?

    镇上现在有那么多的小饭馆,小旅馆,真有事要谈,去那些地方不成吗?

    姜保河这个人就不说了,本来也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法盲。

    可能是因为有了邹小玲这一例子在前面,所以觉得他这么强睡了余春雨也不会有事吧。

    “那现在是什么结果?”

    徐临江道:“我打听过了,姜保河跟邹小玲这件事,证据确凿,看来是跑不了的了。”

    “会怎么判啊?”

    “我听说,咱们镇派出所太小,看守所咱镇也没有,所以,姜保河和邹小玲会被送到县城的看守所去,然后等着上头判决。”

    徐临江叹了口气。

    现在这罪名判得可重了,像姜保河这样的,估计着得吃枪子。

    不过,还没有判下来之前,他也不想跟姜筱说得那么清楚,免得姜筱心里实在膈应难受。

    真要有那个时候,等判决真的下来再说吧。

    姜筱也沉默了。

    没有想到她上山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也不知道老姜家现在得乱成什么样子了。

    她当然不会同情老姜家,也不会同情姜保河,更完全没有想过要去帮忙,她想的是,正好在这个时候,她外公外婆回泗阳村了,别又跟老姜家闹出什么来。

    但是,有些时候就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就听到了院子里有何来娣的哭声。

    而且,家门口还围了一堆人,正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姜筱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别急,咱们先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徐临江停好车,低声安慰道。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她曾经的善
  姜筱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是老姜家出了事,村民都围在她家门口算是怎么一回事?

  一走近,她就听到了牛桂英的声音。

  “要我说,这事儿姜筱那个死丫头也帮不上忙,她男人不就是一个穷当兵的吗?不过就是一个队长而已,还能干啥?再说了,姜保河这事,还不知道会不会把那男人也给连累上呢。要我说,部队的领导要是聪明,就该把那个男人给开除了,你说当兵的,家里咋能有这么一门亲戚?”

  “那关人家什么事啊?都是姜保河自己犯的伤天害理的事。”

  “怎么不关他的事?”牛桂英又说道:“别说姜保河了,就说姜筱那个丫头,也是同样姓姜的,还要喊姜保河一声舅舅呢,有这么一个要吃枪子的舅舅,她能抬得起头来?她能在她男人面前抬得起头来?我看,这事要是让她男人知道,她男人指定就不要她了,得跟她退亲不可。”

  牛桂英的声音不大,还是刻意压低了的,但是从她的语气却能够听得出来,她这个时候兴奋着呢,就恨不得孟昔年当真因为这件事跟姜筱退亲了。

  姜筱走了过去,阴测测地说道:“牛桂英,你要不要亲自去找我男人说说这件事啊?”

  “说就去说......姜、姜筱!”

  牛桂英一扭头,对上了姜筱冷若缀了寒星的眼睛,顿时吓了一跳。

  “说得这么高兴,你要是想说,我可以让你说个够。来,继续说,你要是停下来,我就大耳光抽死你!”

  姜筱冷笑。

  “谁想说了!”牛桂英一想到姜筱打人的劲,立即转身飞快地跑了,那太过重的胸脯颤得快要从衣服里里蹦出来一样。

  她这一跑,其他村民也都讪讪地走了。

  他们现在还真是不敢得罪姜筱啊。

  门外一下子清静,院子里的声音就听得更清楚了。

  姜筱抬起手,示意徐临江先不要进门。

  她倒是想听听何来娣要说些什么。

  还有,陈开瑾姐妹不是也在吗?她也想听听她们有什么话说。

  徐临江也就没有再出声。

  何来娣正在院子里惨烈无比地嚎哭叫喊着。

  “他二叔啊,这件事情你要是不帮忙,我就一头在你家里撞死好了啊,我也是活不下去了!”

  然后就是一阵哭声。

  姜松海和葛六桃没有说话,她哭了一阵,又继续叫道:“这件事明摆着就是邹小玲那个死娼妇害我们家保河啊,她就是想要报仇,她就是一个恶毒的娼妇啊。咱们都是姜家人,你们咋能见死不救呢?”

  这时,一道让姜筱觉得有些遥远的陌生的女声响了起来。

  “那个邹小玲,为什么要报仇啊?”

  陈开瑾。

  姜筱一时有些恍惚。

  她又听到了陈开瑾的声音。

  前世她虽然很蠢,蠢到无可救药,但是,陈开瑾真的算是她的悲催生命里的一个挺重要的角色了。

  因为当时邓清江要从她这里拿画去卖,要钱,都是拿了陈开瑾的病情来说事。

  可以说,姜筱那个时候愿意把画都交给邓清江去卖,也是本着一份能够尽她的能力帮陈开瑾赚医药费手术费的善心。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去抢人啊
  纵然是她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很傻,很蠢,可是,至少那是一条人命啊。

  至少,在她那几次周末去邓家住的时候,陈开瑾是真的对她很好。

  那个时候姜筱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至少她是在救陈开瑾的命。

  以后,等以后再说吧。

  她当时也是有想过的,想过等到陈开瑾的病不需要她的钱了,她就要跟邓清江好好摊牌,不会再给他画了。

  可惜,他们并没有给她等到那个时候的机会。

  她就惨死了。

  也许,正是邓清江意识到了她已经有了反抗的心思了,觉得她不会再跟以前一样受摆布,所以才彻底地把她卖给了那个老人。

  现在听到了陈开瑾的声音,姜筱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冲动,想要去问陈开瑾,可曾经有过一丝感激她?

  至少,感激她愿意为了她的病那么委屈牺牲自己。

  但是这种冲动只是一闪而过。

  下一秒她就觉得很傻,这有什么可问的?

  别说这一世的陈开瑾不知道那些事情,就是前世的陈开瑾,如果真的有一丝感激她,又怎么可能把她推到陈立庭身边去?

  她应该是最清楚陈立庭的人吧。

  不过,后来的陈开瑾也没能讨得了好。邓清江对她早就已经没有了感情,心都在叶婉青那里了,对她的病,可以说是已经放弃的了。

  她被丈夫背叛,,最后也死去了。

  这一世的陈开瑾会怎么样?

  姜筱觉得有一种很诡异的奇妙,至少她可以看到很多人不同的两段人生。

  “我怎么知道那个死娼妇是怎么想的?我家保河可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她嫁过来之后连个蛋都生不出来,我们都没有怎么着她,就这样她还不满意?”何来娣还在骂着邹小玲。

  “她一定就是良心坏了,被狗吃了!哪有这么陷害自己家的男人的?这种恶毒的女人才要拉去打靶!打死她!可惜我家保河啊!真是惨啊,天爷啊,你怎么就不开眼呢!他二叔,你们都不救他啊,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啊!”

  何来娣大声哭叫了起来。

  陈开瑾又问道:“伯母,你是不是求错人了?我爹娘也都是老实的庄稼人,哪里有什么办法能救他啊?”

  “怎么没有办法?”何来娣的声音一下子就尖利了起来,“什么庄稼人?姜老二,你们家总共也就那么一点地,种的米都不够吃,能算得上是庄稼人?清江媳妇你可不知道啊,你爹娘可是了不得了啊,住县城,吃好的穿好的,可不得了了啊!还有,他们家姜筱,定的可是一个当兵的!”

  陈开瑾愣了一下,“什么定的当兵的?什么意思?”

  “这你都听不明白?姜筱的未婚夫,是个当兵的!”

  “姜筱已经定亲了?”

  “那很奇怪?都定亲三年了!他二叔,听说姜筱那个男人现在就在咱们山上呢,他不是队长吗?你让他先带人去镇上派出所里把我们保河给救出来!”

  何来娣一边撸鼻子一边大声说道。

  姜筱在外面听得都有些佩服。

  这脑子可真是能想啊。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谁这么脑抽
  让孟昔年带着兵,去派出所抢犯人?

  谁能这么脑抽啊!

  “爹,娘,姜筱真的定亲了啊?”陈开瑾的语气听起来还是相当地不可思议。

  徐临江听到这里忍不住压低声音对姜筱说道:“她在这个时候怎么重点是这么关心你是不是定亲了?”

  按理来说,现在姜保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重点应该都会在姜保河的身上。还有,刚才何来娣还说过他们家现在过得很不错,吃好的住好的穿好的,可是陈开瑾却都没有在意这些,抓住的一直都是姜筱是不是真的已经定亲了这件事。

  连徐临江都觉得奇怪,姜筱当然也觉得奇怪了。

  她现在很怀疑陈开瑾来泗阳村的目的。

  “没事,不管她有什么目的,都会暴露出来的。”姜筱声音低低地说道。

  一听到这一句话,徐临江就知道她对陈开瑾是什么态度了。

  总之,绝对不会是对一位舅妈的态度。

  因此,他也防备起陈开瑾起来。

  只要是姜筱不信任的,他当然也不信任。

  “是定亲了啊!”何来娣又叫了起来,“别的不说了,他二叔,你就说你这个忙帮不帮吧!”

  “大嫂,这个我们真的帮不上忙啊!”姜松海觉得今天回村来真的是错误。

  不过,要是他们在镇上,何来娣估计也会找到桂花巷子那边去的。

  姜松涛现在已经去镇派出所了,听何来娣的意思是,他也会在那里求着派出所的同志先把姜保河给放出来。

  但是,如果姜保河真的是干了这种事,派出派的同志怎么可能会把他放出来?

  “怎么会帮不上?我刚才不是教你了吗?让姜筱的那个未婚夫,带人去把保河给救出来!我听说他们当兵的有枪是不是?有枪还不敢去镇上救人啊?那他们当什么兵?”

  姜筱听到这里当真是听不下去了,她推开虚掩着的院门,走了进去。

  陈开瑾和陈素娥听到声音,立即就抬头望了过来。

  然后她们就看到了一个鲜妍美丽的少女。

  这姑娘长得真是好看啊!

  陈开瑾突然就体会到了邓清江提起姜筱的时候那种语气了。

  邓清江一直感叹着说道:“姜筱那个孩子要是再长几年,肯定是一走出来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的。”

  那个时候她总是觉得不以为然。

  一个穷山村里的孩子,现在是个小村女,长大几岁就是个村姑,样貌长得再好看,那估计也是一身的村味,土得掉渣的那一种,怎么可能会让人眼前一亮?

  能不让人笑话就已经不错了。

  可是现在看到姜筱,她是彻底地认同了邓清江的那句话。

  这样的姜筱哪里有一分土气?

  真的让人眼前一亮,然后就移不开眼睛了。

  “真是热闹啊,大老远地就听到你的嚎叫声了。”姜筱走了进去,走向何来娣。

  何来娣一看到姜筱的第一反应就是缩了一下脖子,然后下意识地退了几步。

  陈开瑾也发现这一点了。

  “姜、姜筱,你来得正好,伯嫲有事情找你帮忙!”何来娣本来当真是有些害怕姜筱的,但是一想到姜保河的事情,她又不得不鼓起勇气跟姜筱开口。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真毒啊
  那可真的是要吃枪子的事情啊,现在轮不到她害怕的时候!

  他们也实在是没有别的人可以求了,只有姜筱!

  “哦?什么事啊?你倒是说说。”姜筱挑了挑眉。

  见外公外婆还是好好地站在一旁,没有出什么事,她的心也放了放。

  “你二舅出事了,他让邹小玲那个娼妇给害了!你快点去找你家那个男人,让他带人去把你二舅救出来!姜筱,你帮我们这一回,以后我们保证啥事都听你的,咱们还是一家人!还能跟以前一样,好好地走动走动!”

  “扑哧。”

  姜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真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何来娣,你当我们有多想跟你家走动啊?以前那也不叫走动啊,那就是你们一直在欺侮我们吧?姜保河这件事情,我们可帮不上忙。事情他有做没做,就等着法律来判吧。”

  “姜筱!以前有啥事,咱们以后再说成不成?现在这可是命的事啊!”何来娣一下子又哭了起来。

  “姜保河的命啊?”姜筱轻飘飘地说道:“我还真是不在乎呢。”

  这话,挟着一股十分凉薄的冷,让陈开瑾也觉得后背微微一凉。

  她很是震惊地看着姜筱。

  邓清江说过,姜筱是一个很内向,沉默寡言的孩子,受了欺负也不敢吭声的。

  可是现在眼前这一个少女,完全不是那个样子。

  她的话可是十分冷漠的。

  透着一股深深的无情。

  “你,你......”何来娣指着姜筱,又要嚎起来,“他二叔,你当年可是也救过不少人的啊,那些人你再去找找,他们一句话就能救下我们家保河来了!你去打电话!”

  “我外公不去。”姜筱又说道。

  “你个死丫头,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来跟我作对?你都不是我们姜家人!你亲爹还不知道是谁呢!论起来,哪里轮得到你来管我们姜家的事?”何来娣这个时候满心绝望,只能扯住了姜松海这么一条路子。

  “她就是我亲孙女!外孙女也是孙女!大嫂,你赶紧想别的办法去吧!这件事情我们真的帮不上忙!小小的话就是我想说的!”姜松海一听到何来娣说起姜筱那不知是何人不知在何方的亲爹就生气了。

  以前在这种时候他不知道护着姜筱,现在却是知道了。

  “你们要不帮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何来娣又说起了刚才的打算,“我让全村人都看看,你姜老二对亲侄子见死不救,狼心狗肺!”

  “撞。”姜筱的声音一下子就接着响了起来,“你现在就撞,我们保证谁都不拦着你。我们也不介意,如果你撞得头破血流,大不了,提多几桶水冲冲,总能冲干净血迹的。至于你的尸体,那更好处理了,打开门,抬到隔壁,往你家院子里一丢,你要晒几天就晒几天。”

  噗。

  徐临江差点没有忍住。

  姜筱这话实在是,实在是说得再冷酷再毒辣不过了。

  陈开瑾姐妹目瞪口呆地看着姜筱,完全不敢相信她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第1208章 外公动了手

    但是何来娣却是相信了。

    她真的相信姜筱能够干出来这种事!

    “姜筱,你会不得好死的!”她咬牙切齿地指着姜筱骂道:“像你这么恶毒的死胚子......”

    咣地一声。

    一只喂猪的塑料勺砸到了她的头上。

    把何来娣剩下的话砸得说不出来。

    姜松海正气得发抖地指着她:“赶紧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何来娣不敢相信,竟然是姜松海对她动了手!

    但是,姜松海下一秒已经抄起了一抄的扫把,要朝她打过来,她嚎地一声,立即就跑了出去。

    姜筱和徐临江也都吃惊地看着姜松海。

    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何来娣动手了!

    “以后她再敢这么咒你,外公打得她满地找牙!”姜松海对姜筱说道。

    “外公。”姜筱跑了过去,搂住了他的手臂。

    她心里暖极了!

    现在外公竟然能够为了护她,而动手打何来娣了!

    陈开瑾更是吃惊。

    邓清江不是说,姜松海对大哥大嫂都是言听计从的吗?不管老姜家从他这里占了多少便宜,他都是一点儿都不计较的!

    而且,姜筱被欺负,他也只会劝姜筱忍着的。

    怎么这一回过来,所有的事情都跟邓清江说的不一样?

    “姜筱是吧?”她看向了姜筱。

    姜松海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跟姜筱介绍。“这是你舅妈,那是你舅妈的妹妹,你叫阿姨吧。”

    陈开瑾和陈素娥两人就看着姜筱,在等着她开口喊她们。

    怎料姜筱只是打量了她们一眼,然后就轻飘飘地哦了一声,问道:“你们来这里,有事?”

    陈开瑾:“......”

    陈素娥:“......”

    这话,她们怎么觉得这么难回答呢?

    葛六桃赶紧说道:“你舅妈以前身体不好,你舅舅听说以前也过得不如意,所以就一直没有回来,这回过来,说是想带咱们去X省玩几天。”

    她是怕姜筱误会了邓清江和陈开瑾,以为他们是故意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的。

    葛六桃还是比较相信陈开瑾说的话。

    否则,她怎么会一下子要给他们八百块钱?还专程来接他们去玩?

    说明是当真有心的啊。

    邓清江是个好面子的人,他们也是知道的。

    以前过得不好,没有钱,不好意思回村里,也不好意思跟他们联系,这一点还是很有可能的。

    现在这不是赚了一点钱了,过得好了,所以就让妻子回来了吗?

    如果能够有这么一门亲戚,他们还是相当希望姜筱能够接受。

    人多力量大,以后有什么事,多一个人帮衬,总比只有一个人好。

    再说,他们跟老姜家都已经闹成这样了,想来是没有可能修复关系的了,邓清江那边,要是有机会,还是多走动走动,多联系比较好。

    “X省?”姜筱挑眉,“你们这些年都是住在X省的啊?”

    陈开瑾点了点头,“是啊,我是X省人,所以你舅舅也在那边,毕竟我爸我哥他们在那里也能帮上你舅舅一点忙。”

    她现在已经不能计较姜筱的态度了。

    因为姜筱跟她所听说的太不相同。

    X省么......

    姜筱心中一动。

    崔大原那些人也是从X省来的。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09章 夫妻之间

    如果说邓清江也是一直在X省,那倒是可以解释他跟那些人都认识的原因,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地方的人。

    可是前世邓清江来带她出去,却似乎并不是去X省。

    那个地方,姜筱至今都不知道是在哪里。

    那个时候她对邓清江很是信任,只是一路跟着他走,坐了汽车,转了火车,又转了汽车。

    又有夜里的路程,她在车上睡着了,模糊间被邓清江喊下了车去转车,那个时候她又是第一次走出穷山村,什么都不认识,什么都不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再后来,再后来,邓清江才带着她去了京城。

    他们都搬到了京城去了。

    邓清江似乎是一直在回避着说他们以前住的地方是哪里的话题。

    也许,真的是在X省?

    然后因为出了古墓这一件事,他们跟那个幕后的老板闹翻了,所以才举家搬了?

    她心里想着事,对着陈开瑾说道:“我们这边之前抓了几个盗墓贼,也是从X省来的。”

    说着,她仔细地观察着陈开瑾的神色。

    陈开瑾愣了一下,“真的?也是X省的?知道是X省哪里人吗?不过,X省这么大,也未必就跟我们同一个地方的。”

    她的意外和惊讶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甚至,陈素娥的表情也有些意外。

    她们难道并不知道那几个人?

    邓清江与他们之间的事,陈开瑾并不知道?

    那她这一回来,也不是因为古墓的事?

    “是哪里的我也不知道。没有仔细去问。”她淡淡地说道。

    这时,姜松海已经招手叫徐临江去一旁说话了。

    姜筱知道他是要问姜保河的事,也没有过去听。该说的,徐临江刚才在路上已经都跟她说过了。

    不管怎么样,她觉得姜保河这一回是真的要完蛋。

    反正她是不会出手相帮的。

    所以,姜保河的事她也不会太过在意了。

    现在她的注意力都在陈开瑾姐妹身上。

    陈素娥她前世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她的什么事。

    陈家人,后来她一个都没有怎么听说过,除了也去了京城的陈立庭,所以,除了陈开瑾和陈立庭这两个人,她对陈家的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印象和想法。

    “姜筱啊,听说你的学习成绩很好?舅妈有两个孩子,刚上小学,成绩都不好,你看看,要不要趁着现在暑假,跟舅妈到X省去玩玩?住在自己家里,你没事的时候也能教教弟弟妹妹读书,好不好?”

    咦?

    姜筱又有些意外。

    前世她也一直都没有听说邓清江的儿子女儿啊。

    “不了,我觉得G省挺好的,不想去X省。”她一口就给拒绝了,然后又眨了下眼说道:“还有,邓清江不是改了姓吗?我还以为这是要跟我外公外婆断绝关系的意思。”

    谁也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说出这件事来。

    而且还是用了断绝关系这么一个词。

    陈开瑾都忍不住有些尴尬和狼狈。

    陈素娥赶紧说道:“不是啊,你舅舅那只是因为想要给亲生爹娘一点儿安慰而已。一个姓,算不得什么,心和感情在哪里才算是亲啊。”
第1210章 不按常理出牌

    “喔。”姜筱拉长了尾音,“那你是说,邓清江的心和感情一直在泗阳村啊?他怎么自己不回来?”

    “你舅舅是想回来的,但是他现在做木材生意,正好有一笔大订单,一时走不开,所以就让我先过来了。我们就是想要接你们过去住一段时间的。”陈开瑾也赶紧说道。

    姜筱耸了耸肩。

    “那真的不用了。既然你们看过了,想说的话也说完了,什么时候走啊?”

    这是直接对她们下逐客令?

    陈家姐妹又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姜筱这个丫头怎么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看着她挺成熟的样子,什么话都说得很大人样,但是现在这种态度,又好像是孩子气,还不知道什么是客套礼貌一样,随心所欲的,想到什么说什么。

    “小小,不能对舅妈这么说话的啊。”葛六桃见陈家姐妹都有些讪讪的,就轻拍了姜筱的手背一下。

    “那应该怎么说?我们家里也住不下她们啊。”姜筱很是无辜地说道。“再说,以前邓清江似乎说过,他的老婆是娇贵的城里人,住不惯咱们这种乡下的,是不是?”

    陈开瑾一愣,“清江当真这么说过?”

    虽然这话是实话,但是如果真的有必要,忍个一两晚她还是受得了的啊。以前是邓清江一直跟她说没有必要回来的。

    她可没有说自己住不惯乡下,不想来。

    姜筱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真的很吃惊邓清江会这么说。

    看来,在这个时候,这对夫妻之间就已经没有坦诚这种东西了,又或者说,是邓清江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什么手段了。

    邓清江那个人,也是个好美色的,这个时候他还没有遇上叶婉青,但是难保在他的身边没有别的女人。

    “是啊,不信你问我外公外婆。”姜筱说着,又对姜松海说道:“外公,咱们今天晚上也不要住这里了,回镇上去吧。”

    住在这里,还不知道何来娣晚上会发什么疯呢。

    晚上何来娣他们至少不会留宿在镇上。

    那里他们没地方住,也没有钱去住旅馆。

    姜松海和葛六桃其实也是想要回到镇上去。

    他们都看向陈家姐妹。

    现在就是不知道她们俩到底是有什么安排。在这里放她们两个住下来也是不合适的,镇上那里倒是能让她俩住,可是,他们都觉得有些尴尬,似乎不想留下他们住进去。

    虽然说葛六桃相信了她说的话,觉得邓清江对他们还是有心的,可是他们也没有想到真的要去邓清江那边住一段。

    就这么有联系也就行了吧?

    陈开瑾和陈素娥心里都有些小小的恼。

    这是连留她们住下都不愿意?

    虽然她们也不太想住下来,但是自己走的和让别人赶的,毕竟感觉不一样!

    何况,她们的事情都没有办成呢。

    “要不然这样吧,我们也跟着到镇上去,镇上有些小旅馆是不是?我跟素娥先去住旅馆。我之前听娘说了,镇上是跟着舅公他们一家一起住的,估计是住不下去,是吧?”

    “住旅馆啊,那就随便你们了。”姜筱立即说道。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11章 被害人
    陈开瑾真是有些怒她这种语气和态度了。

    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总是对长辈这种态度,像什么话?

    但是想到她们这一回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她,又只能忍了下来。

    “那就一起走吧,挤一挤,应该能坐得下。”陈开瑾对徐临江说道:“晚上我们请客,在平安饭店一起吃顿饭,也算是大家好好认识认识,都是亲戚。”

    徐临江道:“不用了,我们都习惯在家里吃。”

    在家里吃,也不想着邀请她们一起吃?

    陈开瑾心里一滞。

    这些乡下人,真是一点儿风度礼仪都没有!

    姜筱心里却暗自好笑。

    果然姨父还是很能领会她的意思的嘛。

    “我们也不用坐你们的车了,我们走路去,天还走,走走就算是运动了。”姜筱又说道。

    于是,陈开瑾姐妹不得不跟着他们一起走路,从泗阳村到平安镇。

    没办法,总不能让爹娘走路,她们都在车上坐着吧?

    这一段路还真的不算近,她们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穿的鞋子也都是不方便走远路的,走到镇上的时候脚都磨起泡来了。

    两人的神情都显得很是痛苦。

    本来葛六桃还想带着她们去认认路,让她们知道自己家住在哪里,但是她俩是实在走不动了,便让那个司机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姜筱走了一段,回头看到她们都急不可待地钻进车里坐,不由得抿唇一乐。

    她心里却是一阵阵坚硬的墙竖了起来。

    不管陈开瑾与邓清江现在是不是一路的,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她都会奉陪到底在。

    这一世,她也一定会让邓清江偿到千百倍的痛苦,让他悲惨地死去!

    等到了家里,葛得军迎了上来,跟他们说了姜保河那件事的最新进展。

    “镇上当真是都传遍了,也都个个在说余春雨!余春雨的姐姐也跟丈夫闹起来了,说是她根本就没有答应要报案,是他自作主张的!还在叫着,这事情基本就跟她妹妹无关,说她妹妹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也没有受到侵害!”

    “大家都相信?”葛六桃也忍不住问道。

    刘佩诶了一声道:“哪里能相信呢?都相信那个被侵害的女人就是余春雨!”

    他们在谈着这件事,姜筱却是进了房。

    她现在要想的是邓清江和陈开瑾的事情,姜保河那边的事,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余春雨竟然自杀了。

    第二天早上,余大姐就发现喝了一瓶敌敌畏的余春雨,尸体早已经冰冷了。

    这件事情再传出来,整个平安镇都平静不下来。

    因为受害人死亡,姜保河和邹小玲这事更是被架得高高的,别说姜松涛本来就没有人脉没有办法,就算有,在这种情况下也已经是无力回天。

    当天上午,姜保河和邹小玲就被押到了县城的看守所去了,车子走的时候,姜松涛和何来娣相搀着,何来娣几乎要哭晕在地上。

    姜筱并没有出去看,葛小彤和刘佩跟着姜松海葛六桃去了。

    回来的时候都神情有些沉重。
第1212章 怜悯不了
    “本来觉得姜保河和邹小玲那是罪有应得,甚至之前也盼着他们倒霉,但是今天看到何来娣和姜松涛那哭得要晕过去的样子,又觉得他们挺可怜的。”葛小彤回来之后就跟姜筱讲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这个打击真是够大的。”

    “人死了,才叫白发人送黑发人。”姜筱说道。

    葛小彤压低声音:“那你以为这一次姜保河还能活?大家都在说,肯定是要吃枪子的。”

    事情闹得这么大,怎么可能还能活?

    现在对这罪判得可重了。

    姜筱就没有再说话。

    心善的人可能都这样吧,平时再怎么觉得那个人可恶,在他要死的时候,又会心生怜悯。

    有的时候,还会说一声,人死为大。

    但是,现在如果再给姜保河一个机会,他会改吗?他会为了他所犯下的恶行而赎罪吗?

    何来娣和姜松涛也会好好地管教他吗?

    不会。

    所以,像姜保河这种人,配不上“人死为大”这几个字。

    “全镇的人几乎都去看押解车了。”刘佩也说道。

    “何来娣一个劲地在骂邹小玲,说是她害了姜保河,还要拿石头砸她。”

    姜筱晒然。

    所以你看,何来娣哪里可怜?

    至今她还是没有觉得姜保河哪里错了,还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了邹小玲身上。

    事实上,当初如果邹小玲去告姜保河,何来娣也是帮凶,从犯。

    可惜当时邹小玲选择地是屈服。

    这个年代,被侮辱的女人可能是当真活不下去吧。她也不好多评价邹小玲,只是后来邹小玲再害了余春雨,真是的心理已经扭曲了。

    “我估计你伯公还会再找上门来的。”姜松海叹了口气,对姜筱说道。

    在姜保河还没有判刑之前,姜松涛肯定还是不死心,肯定还是会来求他们帮忙。

    当初他帮了姜跃群到省城上学,他们就知道他其实是有这样的人脉的。现在怎么可能不来求他们?

    姜筱皱了皱眉。

    “这几天我们都搬走吧。”她说道。

    不是怕他们,只是她觉得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人这种事身上,不值得。

    再说,要是他们把事情闹大了,人家也会下意识地把他们一家跟姜保河拉在一起,这样她更觉得不值得。

    这种时候,他们要做的就是,离老姜家要多远有多远。

    “都搬?那住哪里去啊?”葛六桃顿时就有些茫然。

    刘佩也愣了,“我们也搬?”

    凭什么啊,怕他们干什么?

    徐临江却赞成姜筱的意见。

    “正好,我跟爹要去看看省外的栗子,干脆就把娘和小彤小豆包都带上好了,就当是顺便出去玩一趟。”

    “我看行。”葛得军点了点头。

    姜筱也点了点头,“这个完全可以。至于我们嘛......”

    她想了一个主意,就作为孟大营长的家属,住到他们营帐去得了!

    反正现在正是盛夏,天气热,连被子都不要,有张床就行了,相信孟大营长是完全可以安排下来的。

    她一向行动派,说走就走。

    葛得军他们也是立即收拾了东西,直接拖家带口地去车站买票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13章 死了

    姜筱带着外公外婆,去镇上找到了纪春来,雇了他的车,让他开车送他们去了百骨山另一边山脚下的临时营地。

    专家们的营地,孟昔年他们的营地都在这里,虽然是临时搭出来的,但是当兵的做惯了这种事,把营地搭得整整齐齐,又扫得干干净净的,临时住几天也是挺好的。

    赵鑫和龚新河轮到休息,见到他们一家三口都来了,而且还拎着不少东西,两个人还吓了一跳。

    等听到姜筱说是要暂时来这里住几天,问可不可以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可以!怎么不可以?太可以了!”

    别的不说,营长得乐坏了。

    本来姜筱要是在镇上住,也绝对是不可能天天见面的,也就是偶尔地来一天,但是现在她要住进营帐来了,可以天天见到了啊,这还不把营长给乐得?

    再说,营地这边也是有女同声的,刘汉青教授的两位女学生啊。

    所以他们给搭了另一处营帐,离男人们的营帐稍远一点点,搭了两间,一间是准备给军医准备的,但是军医并没有过来,现在正空着。

    姜筱住进来也是理所当然,孟昔年已经打了申请上去,需要她和她的老师刘国英来临摹墓的那一幅画,姜筱也算是这专家组的成员了。

    所以他们就这么住了进来。

    孟昔年还在山上那边忙着,没有回来,暂时也不知道。

    姜筱送了外公外婆回来之后,就跟着纪春来的车再次回到了镇上,她还没有去给老师打电话说这件事呢。

    事实证明,她这个决定是很正确的。

    姜松涛跟何来娣看着押解车驶离,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姜保河的吼叫哭喊声。还有,周围人们的议论声。

    所有人都在说,姜保河这一回肯定是要吃枪子的。

    这样的话让他们浑身发凉。

    两人颤抖着互相搀扶着去找了个小杂货铺打公用电话,打到了省城。

    姜保国他们住的地方楼下是有个公用电话的,出了这事,他们也得有个人来当主心骨,支撑下去。

    姜保国接到了电话,听到了这件事,差点没在电话那头晕了过去。

    他气得火都要把头发全烧着了。

    “早就说过让你们管着他管着他,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出事了!要说出去,我有一个当强J犯被打靶的亲弟弟,别人会怎么看我?”

    他压低声音怒骂着。

    这话都不敢让这公话亭的主人听到。

    这是耻辱啊!

    不仅是姜保河,身为他的哥哥他的家人,都要被打上耻辱的烙印!

    “保国啊,你现在说这话能有啥意思啊?”姜松涛老泪纵横,“你得想想办法帮保河啊!”

    “都是那个贱娼妇招的祸!要打靶也只能打她一个!做什么要把我们保河给拖下水啊!”

    何来娣还是在旁边拍着大腿哭。

    “余春雨死了?”姜保国深吸了口气。

    “死了,喝了敌敌畏死的。”姜松涛的手在颤抖。

    这都摊上人命了,他心里也害怕啊。

    老姜家世代是本份的农民,就他自己也是一辈子种地的,什么时候摊上这样的事了?

第1214章 跪给谁看
    何来娣听到他说起余春雨,又愤恨地道:“那个**,要死咋也不等等?她赶着这会儿死,不就是要咱保河的命吗?”

    摊上人命了,这事他能有什么办法?

    姜保国觉得自己也是浑身冰冷。

    “找二叔帮忙吧,要不然就找姜筱。二叔当年救下的那些人,现在肯定是有身居高位的,找他们帮忙,这事还能有救。你们也别想着对姜筱呼呼喝喝了,跪,去跪下也得求着他们!”

    姜保国咬了咬牙。

    “真没啥别的办法了啊?”姜松涛问道。

    “没有别的办法!”姜保国道:“还有,当时小弟来省城上学,二叔求的就是这省城一个姓薛的是不是?”

    “应该是应该是。”

    “你们去找姜筱,找二叔,我先去试试找找那个姓薛的,也抬出二叔来,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

    “成,成成成!那保国你快去,我跟你娘这也赶紧去求你二叔,求姜筱去!”

    姜松涛觉得他这个主意出得很对,心里一下子觉得有谱了,有点儿希望了,赶紧挂了电话,拽住何来娣。

    “走,咱们去求老二和姜筱去!”

    “我求过他们了,他们都心狠得咧!就是不肯帮忙啊!特别是姜筱那个死丫头,还喊打喊杀的!”何来娣一说起姜筱那简直是又恨又怕。

    姜松涛其实是最了解她的,闻言立即说道:“你肯定是又冲姜筱说什么不好听不软和的话了!这一次是为了救咱保河的命!你心里有啥不愿意都给我咽下去!咱们到了地方就冲着他们家的门直愣愣跪下!”

    姜松涛低声喝道:“听到了没有?他们要是不帮,我们就一直跪着!不起来了!到时候,他们也下不来台!长兄长嫂跪在门前,他姜老二要是敢不帮忙,别人也能指着他们骂。”

    以他对姜老二的了解,这么一来,姜老二是绝对扛不住的。

    被他这么一教,何来娣也赶紧点头,“行,他爹,我明白了!”

    这两人打的如意算盘正好,匆匆赶到了桂花巷子,却发现厚重的铁将军锁门!

    “人呢?”

    何来娣愣了。“他爹,这咱还跪不跪啊?”

    “跪啥跪!”姜松涛又颤抖了起来,“人都不在,你跪给谁看啊?”

    他们要是跪了,邻居说不定还要笑他们有病呢,人家都不在,跪个锁头!

    “那,咱怎么办?”

    “等!我就不信姜老二他们都不回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色黄昏。两个又渴又热又饿又累,就是一直没等着人。

    不远处的陈开瑾姐妹听到了司机的回报,也是气闷不已。

    “咱这回来的时机不对啊!”陈素娥道:“你公婆家这明显就是要躲着姜老大他们,家都不回了。也不想想还有咱们呢,去哪里总该派人来跟你说一声吧?姐,我看他们当真是没有把你当成自家人。”

    “那不管怎么样,也得把人找着,”陈开瑾冷着脸,“总不好这样就走了。回旅馆去等着吧,也许他们晚点还会派人过来说一声。”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15章 求上薛家
    他们都在等着姜筱他们。

    殊不知姜筱坐了纪春来的车子回镇上之后还绕过来看了一眼。

    看到了姜松涛和何来娣在他们家门口坐着,看到了陈开瑾她们的车。

    她眸里泛起点点凉薄的笑意。

    就让他们等着吧。

    也顺便看看陈开瑾能够忍着这样的委屈和忽略等他们多久。她等得越久,说明她的目的越大,所求的越多。

    撇开这两边人,她去胡喜兵铺子打电话了。

    胡喜兵这两天也是经历了心情大起大落,到现在都没能平复下来,明显地一个晚上没睡,脸色都不好。

    姜筱大致知道这男人的纠结,那天看到余春雨的求助,他怕她赖上自己所以跑了。现在他估计是一直在想,如果当时他没有跑,余春雨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毕竟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姜筱肩负不了心理医生的使命,默默地去打电话了。

    刘国英听到了这件事,还是挺感兴趣的,当即就表示明天过来。

    “好的,老师,您明天坐早上八点那一班车吧,到了我去接您。”

    正好是暑假,这个时候刘国英自然是有时间的。

    “行。”

    刘国英爽快地应下了这份工作,姜筱心中也是一松。

    她现在虽然也是有些名气,但是毕竟资历还是太浅,年龄也太小,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况云先可能不太方便让她自己接下这个工作的。

    但是有刘国英就行了。

    那幅画上的神笔,她到现在还没有想出好办法来处理。但是老师接下这工作了,她就可以随时出入那个墓室。

    她决定现在就再去看看,也许看着就能想到办法了。

    姜筱跟纪春来约好了明天再雇他的车去接刘国英,又回到了山上,去了古墓。

    孟昔年他们今天是去安排山林的防护网了。

    昨天看到有老虎,他觉得还是得做些防护,虽然那边是深山,但是难保老虎不会跑到古墓这边来。

    所以跟上头一申请,连夜运了两车铁丝网过来,今天带着人都去拉铁丝网了。

    在古墓这附近拉起一道铁丝网,跟深山那一片隔开了,这样他们也都能够放心一点。

    而在省城的姜保国挂了电话之后就立即去买了几个罐头,一斤糖果,到处打听薛六斤的家,找上门去了。

    大概的范围他当初听姜跃群说过,姜跃群记得当初去找薛家的方向。不过,这么多年了,他觉是要上薛家去得带礼物,为了省这钱,就一直没上门去,想着这维护关系的事是姜松海的,他完全没有必要付出。

    所以他也记得不太清楚。

    指了一片区域,姜保国找了很久,问了不少人。

    好在薛家还是有些名气的,最终还是让他给找着了。

    薛六斤现在身体不错,每天傍晚会在院子里逗逗鸟,听听曲。

    姜保国来敲门,他一打开,跟姜保国打了个照面,就觉得这人有点儿面善。等到姜保国自报家门,他倒是一点儿都没有怀疑。

    因为姜保国是最像姜家人那俊的一点基因的,跟姜松海有那么两三分相似。

第1216章 是姜筱的情分
    知道是姜松海的大侄子,薛六斤还是相当热情的,赶紧把他迎进去坐了。

    虽然他大致的也知道姜筱和这一家亲戚不对付,可是似乎没有听他们怎么提起姜保国这人,所以他还是禀着先欢迎的态度,招待起姜保国来了。

    “薛老,我现在也是在省城工作,本来早该来拜您的了,只是一直没能安顿好,所以就拖到了现在,还请薛老谅解啊。”

    姜保国很是恭敬地说道。

    薛六斤一听他说话,咦,好像是挺知情识礼的啊,心里就松了一松。

    “哪里哪里,不要这么客气。你在什么单位工作?”

    原来老姜家还有个儿子这么有本事,自己到省城来工作的?

    也许这一个是真上进真靠谱呢。

    “在学校。”

    “学校?当老师的?哎呀,那真是不错。那得喊你姜老师?”薛六斤一听当老师的,态度就更热情了。

    现在当老师的是很受人尊敬的。

    “唔,那个,薛老,我是晚辈,您还是直接叫我保国就行了。”

    姜保国本来是要解释的,他不过就是在学校当一个门卫,看门的。但是明显地感觉到薛六斤热情了不少,话到了嘴边就是一转,没有再接下去解释了。

    就这么含糊地应付了过去。

    反正他没有亲口承认自己就是个老师,是这老头自己误会的,不是吗?

    姜保国要哄起人来,还是有那么几分心思的。不一会就跟薛六斤相谈甚欢。

    他心里微松,看起来薛六斤还是一个挺好说话的人,这事也许有门。说着说着,他就提起了姜何河的事。

    “薛老,是这样的,我二叔,哦,对了,还有姜筱,他们这两天正为我弟弟的事焦心着急着,我打电话回去跟姜筱谈的时候,她提起了您,说是这件事本来可以请您帮忙,可是她极少求过人,也觉着不好意思麻烦您,所以就没有跟您开口。我这还是瞒着她来找您的。”

    薛六斤一听到是让姜松海跟姜筱都发愁为难的事,顿时就急了,“小姜那个丫头,我跟她啥关系?有事就说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姜保国面上不动声息,心里却很是吃惊。

    听薛六斤这话的意思,他和姜筱还有情分在,而不是因为当年姜松海救了他的原因?

    也就是说,姜筱自己,对薛六斤也是有人情在的?

    那丫头,到底是哪里来的本事啊!

    “姜筱要是知道了我来找您帮忙,估计会生我的气。毕竟这事也是我弟弟的事。”

    “你说,是什么事?”

    “我弟弟他就是个老实农民,庄稼汉,还是个残疾人,但是娶了个特有心机的老婆,现在被老婆陷害了,说他犯了罪,被押到了县城那边的看守所了。”

    听到了这话,薛六斤愣了一下。

    “什么罪?”

    “说是流氓罪。”姜保国道:“不过,我弟弟真是冤枉的,他都是个残废了,怎么可能主动干这种坏事呢?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我才腆着脸来求求薛老,看看薛老有没有办法帮帮我们。”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17章 处不处理

    他见薛六斤沉默了,又赶紧说道:“我们家本来是跟二叔和姜筱有些个小矛盾,有误会的,但是毕竟这是件大事,我弟弟也实在是冤枉,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我们家跟二叔和姜筱也算一条心了,这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他这么说,就是怕薛六斤知道姜筱之前已经跟他们家决裂的事了。

    而且,这么说,绝对能够提升他这个人的可信度。

    果然,他能够主动说起之前与姜筱他们之前的矛盾,薛六斤心中还是相信了这种说法的。

    他说的这个理由也比较可信。

    因为大事,以前有矛盾的亲戚之间是有可能再次一起坐下来商量,互相帮助的。

    再大的矛盾,也大不过自家亲戚的命啊。

    薛六斤想了想,道:“你那个弟弟叫什么名字?送到华明县的看守所去了?你再跟我好好说说,回头我打个电话让人看看能怎么办。”

    这是答应了的意思?

    姜保国心中大喜。

    姜筱又进了古墓,看到小蔡他们还是在埋头忙着,也没有去跟他们打招呼,直接进了那一间墓室。

    小蔡一直低着头,在她进去之后才抬起头来,望了那边一眼。

    眼镜男注意到了她,笑了笑道:“怎么,小蔡,你还是对孟营长不死心呢?我们可是打听到了,那个小姜,是孟营长的未婚妻,摆过酒席的。”

    小蔡有些羞恼。

    “你在胡说什么?我就不能多看人家两眼了?再说了,我对孟营长哪有什么心思?不过就是佩服他罢了,我听说他是兵王呢!”

    “哦,那就只是崇拜了?”

    “就是崇拜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那你也不用这么恼火啊。行了行了,工作吧。”眼镜男赶紧说道。

    旁边几人都摇头笑了笑。

    这种事,姑娘家脸皮本来就薄,他们都当不知道这件事了,偏就眼镜男还老去说小蔡。

    姜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嘴角一勾,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孟昔年要是这么容易被别的女人勾去了心思,她也绝对可以二话不说放弃他的。

    但是,照前面几次看来,孟昔年对别的姑娘,比她想象中的冷漠多了。

    所以,她还是很信任他。

    她按了这墓室里拉的灯,又站到了那一幅壁画前面。

    现在看,目光还是会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男人那只手,那手心按着的笔。

    姜筱就站在那里仔细地看着。

    她现在还是挺纠结的。

    这笔,是处理还是不处理?

    处理的话,她一时之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够不会让人看出不对劲来。

    不处理的话,壁画是在这墓里的,她实在是不敢肯定到时候这墓里会不会挖出什么可以证明这支笔就在墓室里的东西来。

    这些都是未知的。

    她甚至也不敢肯定自己以后会不会得公开用到神笔。

    如果说,前世那个害死她的老人,手下的研究所有什么能人异士需要她对付的话呢?

    而且,如果她真的跟孟昔年结了婚,两个人亲密无间,她不可能所有作画的时间都呆在空间里。

第1218章 说明有宝

    如果她需要画药画,需要用到那支笔,会不会有可能被孟昔年看到?

    这些都是她一直在想的问题。

    事实上,这个墓的墓主她都不知道是谁呢。

    万一,这墓里有什么陪葬清单之类的记录,记录上就写着那么一支笔呢?仅有描述,别人未必能够想象出这支笔的样子,可若是他们还看到了这幅画上的笔呢?

    那神笔她就得做好是一辈子都得藏好了不拿出来用的心理准备。

    也未必不行。

    所有这些也都只是她的推测,只是可能发生的。

    但是,毕竟有几分可能。

    把画中的笔隐藏改掉,是让她觉得比较稳妥的方法。

    她想抹去任何有可能暴露神笔的一切。

    姜筱就站在这壁画前纠结着,想着办法。

    不一会,小蔡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你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

    姜筱本来该听到她走近的声音的,但是她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问题里,一时没有听到,所以当小蔡的声音突然间这么近距离地响起来时,姜筱微吓了一跳。

    但是表面上看不出来。

    她转身,看着小蔡。

    小蔡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听她回答,又接下去说道:“我们的挖掘和研究有那么一点儿进展了,这座古墓的主人,应该就是举办了这场山林夜宴的主人。”

    “哦?所以说,这壁画上画的,是曾经真实出现过的一幅画面?”

    “应该是的。”小蔡的手指,轻轻地在那幅壁画上滑过。“你看到这几行字没有?”

    姜筱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心中顿时一跳。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那个角落竟然还有几行字很古老的字。

    像是象形字。

    “这几行字的意思,是说,山林夜宴图,图中有一深山隐士,前来献宝。当时宝物未献,隐士正让人猜着,他要献的是何宝物。”

    小蔡替姜筱解释着。

    姜筱听了这两句话,心头又是重重一跳。

    她几乎可以肯定了,这深山隐士,指的肯定就是那个宽袍戴纱帽的男人啊!只要找到这个男人,那么,他是来献宝的,他手心下按着的笔,自然就是要献出来的宝物无疑啊!

    这么一说,早晚,专家组的目光都会被引到了这笔上来!

    因为画上的许多人都各具神态,但是,最为像隐士的,只能是这个戴纱帽的男人!

    她压下了心中的情绪,又问道:“找这个宝物做什么?”

    小蔡看了她一眼,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盗墓贼一批一批地过来?明明知道这里已经有军队把守了,还要过来以身犯险,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她其实是应该知道的,因为有些人已经知道了这座古墓里有宝贝啊。

    明明知道已经有军队把守,却还想挺而走险地过来探,说明这一件宝贝很吸引人,值得他们冒这个险。

    “知道了吧?”小蔡说道:“所以我们分析过了,这座古墓里,应该就有陪葬着这幅画上所指的深山隐士要来献赠的那件宝物。只不过,我们昨天看了半天,还没能把宝物找出来。”

    他们已经过来看了半天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1219章 不得不改啊

    姜筱心头又上一跳。

    那他们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个戴纱帽的男人,有没有看到他手心下的那半截笔?

    是不是也有可能因为她本来就对神笔熟悉,所以才会一下子注意到了,别人可能很难发现?

    可是这样的话,她还是有些不敢冒险。

    若是那些盗墓贼真的是冲着这件宝物来的,她更不愿意让这笔的样子公开了。

    越多的人知道这么一支笔是宝物,她越觉得不安全,不安心。

    最好还是没有人知道世上有这么一支笔是宝物最好。

    “我跟你说这些,是想请你跟你老师在临摹的时候多注意注意,如果有什么发现,还希望能跟我们说一声。”小蔡说道。

    姜筱点了点头。

    “好。”

    小蔡还是没动。

    “还有什么事吗?”姜筱挑了下眉。

    小蔡咬了咬下唇,又忍不住问道:“你跟孟营长,真是定过亲了?”

    这是还不死心还是怎么的?

    姜筱点了点头,道:“是。如果没有特别大的意外,他就是我这辈子的男人了。”

    这话她说得一点儿都不客气。

    小蔡却是听得脸一红。

    “你才几岁啊,就把我的男人这种话大喇喇地说出来了!一点儿都不会害羞的吗?”

    姜筱一笑,“这也好害羞?我说的是事实,没有什么可害羞的。”

    “我出去忙了!”小蔡转头就走,走到了墓室门口的时候,她顿住了脚步,飞快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见她说完了这句话就匆匆地跑了出去,姜筱忍不住好笑。

    这个姑娘,看起来也不是太令人讨厌啊。

    只不过,所有对孟昔年动过心,有过想法的女人,她总是不可能喜欢得起来,也不会跟对方成为朋友的就是了。

    她又不是找虐。

    有了小蔡的这么一通话,她看着这幅画,已经决定要想办法把那半截笔给隐藏起来了。

    这画画的人也不知道什么居心啊。

    竟然在这儿画了这么一幅画,还把重点给指了出来。

    只是,那一块虽然很小,她也不知道要画什么上去能够改得毫无痕迹。

    要改的话,自然也得在老师来之前先动手脚,谁知道老师那么利的眼睛会不会看到?

    可是这么一来,难度也更增加了,怎么改,能够瞒过老师的眼睛?

    姜筱头疼了。

    孟昔年忙完了铁丝网的事情回到了营地,意外地发现姜松海和葛六桃竟然在!

    他们正在帮着赵鑫他们做饭呢。

    “外公外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小小呢?”

    “昔年,忙完了?我们下午就来了,至于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还是让小小跟你说吧。”姜松海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姜保河的那件事。

    他甚至觉得有些没脸见孟昔年。

    毕竟姜保河是他的亲侄子。

    也不知道孟昔年听了这件事之后会不会连带着看他们都有些不自在。

    而且,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呢,他也不好意思说。

    “小小呢?”

    孟昔年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刚才到古墓那边去了。”姜松海说道。

    对于这件事情,葛六桃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
第1220章 我去找她

    “我跟她说了,尽量不要去墓里,这孩子就是不听。女孩子家属阴,没有男人的阳气重,这种地方还是得避着点。”

    她还不知道姜筱已经接下了临摹那幅壁画的工作了呢。

    听到了葛六桃的这话,孟昔年倒是一愣。

    “外婆,还有这种说法?”

    葛六桃怕他说自己宣扬封建迷信,赶紧解释道:“老一辈是有这种说法的,姑娘家的身体本来就比男人的弱,墓穴这种地方,常年不见天日的,寒气湿气重,对姑娘家的身体是不好的。”

    所以,她之前一直不肯让姜筱去墓里,但是姜筱说这种说法不靠谱,没听她的。

    现在姜筱一去那么久,她这心里还是一直牵挂着呢。

    “所以,昔年啊,你还是赶紧去把小小喊回来吧,别让她在那儿呆着了。”

    “行,我去找她。”

    孟昔年连口水都没顾上喝了,直接又转身奔向古墓那边。

    他倒也不是真的相信了葛六桃的这种说法。

    不过现在天色快暗了,一到晚上,古墓里真的会特别阴森,而且气温也会下降。所有人到了这个时候都应该撤出来了的。

    晚上就是他手下的兵都不会呆在里面。

    他也该去喊姜小小出来了。

    而且,他也想赶紧见到她。

    到了墓外头,见到眼镜男他们一行正从里面出来。

    “里面还有人吗?”他问外面守着的兵。

    “营长,他们都出来了。”

    所有人都出来了,他们准备关入口的了。

    “不对,小姜还在里头呢。”小蔡说了一句,看向孟昔年,“孟营长,小姜还在里头。”

    “多谢。”孟昔年点了点头,“天色沉了,你们快回营地吧,那边饭快做好了。”

    说完,他给守门的兵做了个手势,快步进了墓里。

    小蔡心中微有些酸涩。

    上回他对她说话有多冷酷啊,但是现在她就是跟他说了一句小姜在里面,他的态度明显就比上次好了不少。

    这个男人,态度好坏都跟小姜挂勾了。

    她还有什么指望?

    小蔡心中无声地叹了口气,跟着队伍离开了。

    姜筱本来是想走的,但是在快要走的时候,她却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掩饰那半截笔的办法了。

    她得用神笔画!

    用神笔,画出来的东西可以完美地融合进整幅画中,她完全不担心新旧墨和笔法的问题被刘国英揪出来。

    而且,只有用神笔画,才能够掩住画中的神笔的光采。

    她也已经想好了要把那半截笔改成什么了。

    紫檀的簪子。

    颜色与现在的笔的颜色相近,而且,形状也适合改动。

    但是外面小蔡他们一直在,她不方便拿神笔出来。

    只能装作还在研究这幅画,一直等着,等到他们离开,她才赶紧拿出神笔来改画。

    这毕竟是一件令她心虚的事情。

    所以她一直提着心,手心都有些冒汗。

    神笔黑色的幽光在昏暗的灯光里闪烁。

    姜筱小心翼翼地改动着画。

    之前她也没有闲着,一直在观察着这幅壁画的画画风格,在脑海里也是已经打好了腹稿的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