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52 | 浏览:51501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作者:幽非芽(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36章 当不了你媳妇

    “队长,真没想到这么个小山村里还有这么水灵的小姑娘。”看起来似乎只有十七岁、圆脸大眼的小兵一边嘻嘻说着,一边拍打衣服上沾着的草屑。

    他说的小姑娘自然是指姜筱了。

    被称为队长的男人年约二十二三,很高,目测接近一米九,身材近乎完美,挺拔如松,只看一眼便能让人生出足够的安全感。

    一双剑眉飞扬,黑眸幽深,望着祖孙三人的背影,薄唇紧抿。

    片刻,他收回目光,瞥了小兵一眼。

    “再水灵,那也不过是个孩子,当不了媳妇。”

    “队长,”小兵吓了一跳,赶紧撇清,“我夸她水灵的意思,可没有那种意思!”他虽然早早就存了想娶媳妇的心思,但那叫姜筱的小姑娘看起来才十二三吧,他可没有那么禽兽的!

    掐祖国的小花朵那还是人吗?

    “行了,走吧。”

    队长率先朝山后一条羊肠小道走去。

    不过是路过这个叫泗阳村的小山村,意外看了一场还蛮精彩的戏罢了。

    姜筱和外公外婆回了家,三人的肚子都咕咕叫了。

    但是,解决了问题,祖孙三人心情却是很好。

    “小小啊,你赶紧坐下休息会,外婆切点葱花给你拌粥吃。”葛六桃赶紧去灶边忙开了。

    她早起已经煮了一小锅粥,粥里还煮着一只鸡蛋,准备给姜筱补身子的。不过白粥无味,只能就点自己做的酱菜下粥。

    姜筱喜欢香葱,平时她会掐两根香葱切碎了,趁粥还热腾腾时拌到粥里,白粥便成了一碗葱香小清粥。

    姜家穷,每天早上也只能这么吃了。

    “你们先吃,我去丁大强家讨鸡蛋。”姜松海既然知道是丁大妮把姜筱推到溪里去,便不想跟他们客气。

    该拿的肯定要拿回来。怕丁家不给他装鸡蛋,他还拿了只小竹篮去。

    姜筱没有阻止,也没有打算跟着去。

    这个结果是姚支书定的,丁大强和桂英再不甘心,也只能把鸡蛋交出来,否则是跟姚支书过不去了。

    果然,不一会,姜松海就抱着一小篮鸡蛋回来了。

    “不多不少,十二个。”

    姜筱扫了一眼那小筐鸡蛋,每一个都很小,与她后来买的那种养殖场的鸡蛋相比可足足小了两倍。

    虽然家养的鸡蛋是比较小,不过,姜筱猜测,桂英一定是仔细挑选过了,专给他们挑了最小的送来。

    其实小的鸡蛋味道可能更好。

    姜筱也懒得再拿这种事去跟那家人争吵。

    “外婆,明天开始咱们就每天煮三个鸡蛋,一人一个!”姜筱再次跟外婆强调了一人一个,生怕她又只煮了一个。

    他们家三个人身体都弱,一定要好好补起来才行。

    “好好好,都听我小小的。”葛六桃笑了起来。

    吃了早餐,外公和外婆都要去浇菜地了,外公浇完菜地估计还会去挖挖草药,家里就只剩下姜筱一个人。

    姜筱把院门关好,却在黄皮果树下的石板上坐下了。外公外婆都不在家,她还防着宋喜云呢。

    坐在树下,姜筱理了理思路。

    她已经把今生最关键的一步给扭转过来了,也不知道接下来,她的人生轨迹会朝着哪个方向走。

    她无意识地伸手捏起了一株外公堆在旁边的草药,意识突然一荡,接着便看到了一小片黑色的土地。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37章 原来有空间
    很小,约莫只有一张乒乓球台那么大,她几步就能走个遍。

    土是黑色的,看着很松软。

    土地上什么都没有,四周则是茫茫一片。

    她仿佛就站在这片土地上,但是又清楚地知道自己还坐在院子里的黄皮果树下。这种感觉让姜筱惊悚了。

    这时,她隐约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草药味。

    姜筱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株已经有些萎了的草药,突然想了起来,刚才就是刚拿起这株草药,接着就看到这片土地的。

    “哟,小小啊,你可不得了哦,竟然从桂英家讹了五块钱和一篮子鸡蛋!”宋喜云的声音一下子把姜筱拉回神来。

    她一个激灵,眼前那片土地就不见了,她还是坐在石板上。

    抬眼一看,宋喜云正隔着院墙站在那边,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在嗑着,瓜子壳都吐到她家院子里来了。

    姜筱眉头就是一皱,突然觉得,比起其它事来,眼前还有一件事更重要。

    那就是砌高院墙,省得老姜家的人时不时探过来看,在自家院子里都全无隐私,像宋喜云这样的,也是讨厌。

    见她不答话,宋喜云撇了撇嘴,又继续嗑瓜子吐往这边吐瓜子壳,一边说道:“小小,你现在有钱了,去杂货铺那里称斤糖果回来,冬冬喜欢吃。”

    姜筱顿时嗤笑出声。

    她就知道有人会眼红这五块钱。

    不过,宋喜云到底哪来的脸啊?她被丁大妮推下水,只要了五元赔偿,她家现在穷得叮当响,别说这五元她要用到刀刃上,就是她要买零嘴全吃掉,那也轮不上老姜家的人吃!

    宋喜云说的冬冬,大名叫姜立冬,是老姜家的第一个男孙,今年才六岁。姜松涛和何来娣这对老夫妻把他疼得如珠如宝。

    也正是因为宋喜云生了这么个得宠的男丁,何来娣才对她格外容忍。

    在老姜家,姜立冬的地位大概只比姜跃群低那么一点点点点儿。

    姜跃群是姜松涛何来娣的小儿子,十七岁,姜筱还要喊他一声小舅。

    “大舅娘,冬冬又不是我儿子,我为什么要给他买糖果?谁生的谁买去。”

    姜筱说着站了起来,拿起墙角一把扫帚和一只簸箕,动作很快地把地上的瓜子壳扫进簸箕里,然后端起来,朝着院墙那边一倒,有尘土扑到宋喜云脸上身上。

    宋喜云跳着尖叫起来,姜筱已经丢下东西进了堂屋。

    “姜筱!你这死丫头,什么态度?你给我滚出来!”

    宋喜云恼怒的声音传了进来,姜筱索性把堂屋的门给锁上了。

    以前她没少当冬冬的丫鬟,外公外婆给点吃的,也大多被宋喜云硬掏去给儿子吃了,还说他是姜家长孙,就该都让着他紧着他。

    从现在开始她可不会再傻下去。

    姜筱进了里屋,又想起了刚才意识“看”到的那片黑土,她心中微动,突然眼前一变,她又站在那片黑土地上了。

    这一回,是真的站在黑土上。

    姜筱目瞪口呆。

    前世她可没有发现这片黑土啊。

    难不成这是一个空间?一个啥也没有的小空间?

    可,可可可这能干嘛啊?


第38章 种上一株草

    姜筱在空间里转了半天,黑土还是黑土,一点新发现都没有。

    不过她倒是掌握了进空间的办法,只需要她的意念,要意识进来,还是实体进来,只在一念之间。

    隔壁老姜家开始吵吵闹闹起来,冬冬嚷嚷着要吃肉包子的声音,宋喜云告状的声音,何来娣骂骂咧咧的声音,因着院墙太矮,都传了过来。

    姜筱发现自己在空间里依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非常清晰。

    真想马上把院墙给彻高了!

    她忿忿地想着,但是也知道这事情说小不小,总归不可能像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首先她家就没钱买土砖,其次是泗阳村的房子都是这样,相邻的院子都是不到一人高的院墙,没有人标新立异。

    何况那是老姜家?

    她外公对姜松涛很是敬重,如果说要把两家之间的院墙彻高,就等于明明白白地表示要防着老姜家,要和老姜家划清界限,生分了。

    这么做,姜松海肯定是不愿意的。

    算了,慢慢来吧。

    不过现在她就懒得出去了。

    姜筱索性就搬了张小凳子在黑土地上坐着,手里那株药草被她丢在黑土上,她心里想着事,过了一会目光又落在那株药草上,突然眨了眨眼睛,又生怕是自己眼花了,忍不住揉了几下眼睛。

    她没有看错,之前拿进来的这株药草明明已经脱了水份,半萎了,可是现在她却发现这药草竟然又鲜活过来了!

    草叶水润舒展,就跟刚刚从土里挖出来一样。

    姜筱很是吃惊。

    同时,她也闻到了空间里有一股很淡很淡的药草香味。

    难道说这黑土适合种药草?

    姜筱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赶紧在土地一角把那株药草给种了下去,然后就坐在小凳上,双手托着腮帮,万分期待地看着那株药草。

    这是她之前随手在姜松海堆在院子里的那堆药草上拾的,跟着外公晒了这么多年的药,姜筱也分辨得出来,这株药草叫香荆芥,可以治疗感冒发热,算不上难得,泗阳村后山上就有,她还记得小时候遇上灾年,家里又穷得没有东西吃,外公还采过这嫩芽回来炒着吃。

    当时村子里很多人学着他呢,那半年,把离村子近的野菜都吃完了,香荆芥现在也得到高一点的山上去采。

    姜筱正盯着这株香荆芥呢,突然听到院门砰地一声被人踹开了。

    “小贱种,麻溜地滚出来!又躲屋里装死是不是?”

    一听这声音,姜筱下意识地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前世在离开泗阳村之前,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人,直到现在,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心里就立即涌起一股畏惧和害怕来。

    这个人是姜松涛和何来娣的二儿子,姜保河。

    姜保河今年二十九岁了,还没有讨上媳妇。

    他本来是说过亲的,只是那门亲事出了变故,姜保河也在那场变故中瞎了一只眼睛,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这几年,何来娣为了这个儿子的婚事都要愁白了头,可就是没有人家愿意把闺女嫁给姜保河。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39章 畏惧 像个恶魔
    不单是因为他瞎了一只眼睛,更是因为他嗜酒如命,一喝酒还会发酒疯,而且,他的脾气也很怪,整个人看起来暴戾又带着阴沉。

    八零年,又是落后的山村,二十五岁以上还讨不上媳妇就是一件很丢分的事情了。

    不是家里条件太差,就是这个人有很大的毛病。还有一种情况,是家里父母太厉害太极品,别人家的闺女对这种公婆这种家庭避之唯恐不及。

    姜保河二十九了,跟他这个年纪的村民,孩子都能去放牛上学了,他还是单着。

    不止是何来娣急,姜保河自己都急,他做梦都想有个软乎乎的女人可以抱着睡觉,侍候他,给他生儿子。

    于是,他每回遇到村子里那些大姑娘就用剩下的那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看,脸色又阴沉,好像随时要扑上去一样。

    所以,姜保河在村子里名声越发差了,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看见他都得心慌慌地绕道走。

    泗阳村不大,统共就这么些人,大家知根知底的,何来娣心里也明白她家二儿子在村里讨不着媳妇,所以一直往外乡打听,一边又赶着他多去镇上走走,指不定就能遇上好姻缘。

    姜筱对这个二舅打从心里畏惧,不单是因为这些,更是因为不久之后姜保河做的那件事,那件事让姜筱深深觉得,姜保河就是一个恶魔,被他盯上了就会被拖入地狱,生不如死。

    姜保河一般不会找她,他很讨厌姜筱,甚至可以说是恨,所以每回叫她都是咬牙切齿地叫她“小贱种”。

    这是因为他当年定亲的那个姑娘跟别的男人做了苟且的事,临要娶进门了,才发现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

    姜筱是姜清珠未婚先怀上的,在姜保河看来,就像那个不知羞耻的未婚妻生的一样,就是小贱种。

    在姜保河的骂骂咧咧中,姜筱总算是想起这件事来,之前她把姜保河给忘了!

    前世姜保河是在几天后才找上门来的,当时有外公拦着,她不太清楚是因为什么,但是重活一世,已经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联系起来了,姜筱也就明白了姜保河找上她的原因。

    这段时间姜保河看上纪德生的娘刘寡妇了。

    刘寡妇虽然比他大几岁,还有个十六岁的儿子,但是禁不住她会打扮,长得好看身段撩人啊。

    可惜姜保河那德行,就连刘寡妇都怕沾上他。姜保河缠得厉害,刘寡妇就生出了赖上姜松海的心思,她都跟叔叔扯在一起了,姜保河这当侄子的总不能再盯着她了吧?

    但是姜筱一直都不明白,刘寡妇为什么会看上她外公,她不相信只是因为要逼退姜保河。

    毕竟刘寡妇才三十五,外公却五十三了,还有妻子。

    “小贱种,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姜保河的声音已经到了堂屋。

    姜筱怕他真进自己卧房,赶紧闪出空间,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一到堂屋,她便对上了一只死灰色的眼睛,和一道闪着阴郁的目光。

    姜筱深吸口气,抢先开了口,语气夹带着冰,又冷又硬。

    “我姓姜,你也姓姜,你开口闭口骂我是小贱种,那你是什么?”

    好像没有想到姜筱一开口就不客气地顶嘴,姜保河愣了一下。


第40章 隐晦的快感

    随即,他就很轻蔑地笑了起来,打量着姜筱,跟看垃圾似的。

    “你姓姜?哈哈,真跟你妈一样下贱不要脸。你姓姜是因为二叔连你爹是谁都不知道!谁知道你妈是不是在野沟子里随便找个男人干了?那些年乱槽槽的,被赶来的坏分子那么多,有些白天被逼着吃屎的老混蛋,夜里就憋着坏要糟踏村里的小娘们,说不定你妈就是被那种老混蛋拖到地里睡了的,就你妈当年那个**......”

    姜保河一开始没想骂这么多。

    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如同一朵娇弱的小花一般的小姑娘,用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辱骂她,辱骂她的母亲,会让他有一丝隐隐的、滋生在阴暗处的火焰那般的兴奋和满足。

    姜清珠当年是泗阳村泗阳村的一枝花,附近十里八乡想要来谈亲事的人多得很。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突然就大了肚子。

    虽然姜松海和葛六桃想把这件事捂死了,最终却是徒劳。

    本来姜清珠应该被人斗破鞋拉去游村,就算自己不死,肚子里的野种也肯定保不住的,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可最后姜松海还是保下了女儿和外孙女,现在村里人提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

    姜筱对外公的敬重,有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个。在她看来,在那种混乱的年代能够保下她和她妈,简直是了不起。

    她坚信她的父亲一定不是猥琐的老流氓老混蛋,因为她的长相只有三分像姜家人,另外七分肯定是像父亲了。

    姜筱一直都知道自己漂亮,甚至对自己的容貌有点儿骄傲,不是为了虚荣,而是因为这样会让她有一个信念,相信爸爸是个英俊而温柔的男人。

    “姜清珠当年那么骚,生的小贱种也好不到哪里去,”姜保河在对姜筱的这种辱骂中找到了隐晦的快感,根本就停不下来。“这才几岁,就晓得扭着屁股勾男人了!我告诉你小贱种,你不要再想着纪德生了,夹紧了你的腿,要是敢勾着纪德生坏了我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姜保河那一只眼睛跟毒蛇一般盯着姜筱。

    饶是姜筱之前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告诉自己,现在年纪小身子弱,要忍着,否则自己得吃大亏,但是听到姜保河的这些污言秽语,她的火气陡然间就烧了起来。

    忍个屁啊!

    再忍,姜保河就不是心理扭曲的恶魔了?

    姜筱猛地踢倒了一条长板凳,然后趁姜保河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倏地朝门外冲了出去。

    一边跑还一边凄惨地尖叫,“二舅你别打我,我不会说出去的,不会说出去的,二舅你饶了我吧!”

    姜保河已经追了出来,姜筱抄起院子里一根结实的扁担就朝他抛了过去。

    “小贱种,你给我站住!”姜保河一抄手就抓住了那根扁担,无意识地抓着扁担继续追。

    姜筱已经跑出了大门,惨厉地继续尖叫着:“救命啊!二舅,求求你放我吧!我不会说地瓜田里的事的!谁问都不说!”

    她一边叫着,一边朝巷子里奔去。没有人比她清楚姜保河的狠毒,她不能单独跟他呆在屋子里。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41章 往死里揍

    姜筱本来没有想过要往姜保河身上泼脏水的,但是他既然自己凑了上来,还劈头劈脸地把她和她妈骂一顿,还骂得那么难听,她怎么能忍?

    重生之后她就发过誓,这一生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再不心善软弱了,特别是对这些所谓的亲人。

    她叫出的来那些话自然也是有深意的。

    果然,村子里那些没有到田地里干农活的婆子婶子嫂子们都听到了她的惨叫声。

    其实最先跑出门来看热闹的是宋喜云和她的儿子冬冬。

    不过这娘俩看到姜保河追打姜筱时可没有半点想上来劝上来护着她的意思,宋喜云拉着姜立冬,一边看着被姜保河挥着扁担追得乱窜的姜筱,一边幸灾乐祸说道:“哎哟老二,小小可还病着哪,你可得悠着点,弄出个好歹,小心她也要你赔钱赔鸡蛋,咱家可没钱。”

    老姜家何来娣生了三男一女,宋喜云的丈夫姜保国是老大,老二就是姜保河,老三是个女儿叫姜清水,老幺姜跃群,今年才十七,只比姜筱大了四岁。

    老大姜保国和老国姜保河年纪都不小了,但是老姜家一直都没有分家。

    姜松涛作为大家长,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不容易,所以这么多年来只是埋头苦干,加上性子也沉闷木讷,根本就没有把教养孩子当一回事。

    他管种田,管地里的活,何来娣管家务,管喂猪养鸡,还有一群孩子。

    老姜家养着这么多人,的确也只能让他们都吃饱饭,旁的一点都剩不下来。

    “我揍死她都是白揍,她敢跟我要钱?”姜保河咬着牙又朝姜筱追去。

    姜筱在村道上狼狈地边跑边叫。

    惨叫。

    虽然她是做戏,但也确实惊险。因为她刚退烧,身体还虚着,早上又带着那么多人去无名溪畔折腾了那么一翻,早就已经累了。

    而姜保河是种地的农民,身强力壮又高大,姜筱虽然之前抢了先机,趁他不备先跑了,却也很快把这一分先机耗完了。

    有几次,姜保河手里的扁担都差点打到她背上了。

    姜筱脸色苍白,拼了命地跑,一边还要叫着,“二舅饶了我吧!谁问我也不提地瓜田的事!救命啊!”

    “你再嚎,让老子逮住,老子非抽死你个小贱种不可!跟老子耍心眼,老子还没动手你就敢跑!”姜保河事实上根本没有注意听姜小到底为什么总嚷着地瓜田。

    他愤怒的是,他去警告姜筱不能再接近纪德生,她竟然不听,还跑了出来!

    这意思不就是说,她不答应吗?

    她宁愿被他揍,也要继续勾引纪德生是不是?

    还有一点,她都跑了,他还能不追?这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他本来没想对她动手的,可是被她这么一跑一惨叫,姜保河看着小羊羔似的姜筱,已经扭曲的心理又扭曲了起来。

    就揍她!往死里揍!

    这也让他有些莫名的快感。

    “这是咋回事?”邻居们听到姜筱的惨叫,都忍不住走到门口,便见一个瘦瘦的小姑娘险险地跑过去,老姜家的老二正挥着扁担紧紧追着。

    “保河,你这是做什么?”有人冲姜保河喊了一嗓子。


第42章 很险 预知

    姜保河根本不理人,他现在血液都有点沸腾起来,他就想逮住那个竟敢不听他话的小贱种,抽死她。

    “二舅你饶了我吧!”姜筱继续尖叫着狂奔。

    但是她发现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双腿已经如同灌铅,很是沉重。心也跳得太厉害,头还痛了起来。

    姜筱觉得自己该再跑了,还是顺势被打几下吧。

    这么想着,她的脚步就微一滞。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疾速风声,姜保河已经毫不留情地挥起扁担狠狠朝她后背抽打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几个邻居婶子惊呼出声。

    “这要打死人啊!”

    “姜家老二快住手!”

    姜筱那个小丫头多纤弱的身子,被姜保河全力挥下的扁担打中,脊椎骨说不准都断了!

    很明显,这姜老二真是下死手啊!

    这一幕也不过是倾刻之间。

    姜筱没有回头也能够感觉到扁担狠狠打下来的凶残。

    在那一瞬间,她脑海里甚至又闪过了自己脑浆迸裂血肉模糊的画面,电光火石间她诡异地肯定了一件事,如果被这一下砸中,她背骨会断,结果便是瘫痪,这辈子只能趴在床上过了。

    姜筱原本的计划里是要挨两下打,身上有伤,她这场戏才会更真实。她想着,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被打几下也是值得的。

    可是电光火石中这个诡异却无比清晰肯定的预知,却让她彻底地放弃了这个计划。

    不管她要做什么,都不能拿自己的命自己的身体来赌。

    否则,她这不知道怎么得来的重活一世的机会不是白瞎了?

    念头一闪而过,事实上姜保河的扁担也正挥下来。

    姜筱立即往前一扑。

    前面就是一处土坡,土坡下是石壮嫂子自己开垦出来的一小畦菜地,菜地过去就是一个小池塘了。

    姜筱这一扑,整个人就朝土坡下滚了下去,压过了菜地,朝着池塘滚去。

    “老天啊!姜家丫头!”

    正巧在菜地里摘豆的石壮嫂子惊恐地看着姜筱从自己身边滚过去,眼见她就要滚进池塘,立即就扑过去要拽住她的衣服。

    姜筱脚一蹬,双手也急急地抓住身边所能抓到的东西,她拨起了两丛菜苗,最后终于在石壮嫂子拽住她的同时,抓住了两根用来给瓜苗攀爬地插在地里的竹子。

    这时,她的一条腿已经从塘边搭了下去,脚都浸到池塘里的水了。

    “快,我拉你上来,你也使点劲!”

    石壮嫂子用力地拉着她。

    姜筱全身发软,但还是拼命地使劲,在她的帮助下爬了上来。

    坐在菜地上,姜筱心里一阵后怕。

    要是她刚才没有当机立断往这边扑下来,她会被力大无比的姜保河打残了。

    要是刚才她掉下河,本就还没好的身体肯定又要再次抗议,她估计还得再次发烧。

    以后她真的得万分谨慎了,什么事都得三思而行,想通透了才能做。当然,姜筱不后悔与姜保河闹,只是,她应该更有策略,更讲究方法,能保护自己的前提下才行。

    “谢谢你,石壮嫂子。”村里就这么些人,离家近的,大家都认识。

    姜筱喘着气跟石壮嫂子道谢。

    石壮嫂子正要说话,姜保河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再跑啊,有本事再跑!”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43章 祸水东引
    姜筱听到姜保河的声音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姜保河血液里的残忍和暴力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刚才她差一点就要被他打残了。

    常年劳作的青壮年男人用尽全力挥舞砸下来的扁担的力量,很可怕。姜保河刚才是真的完全没有半分顾念。

    虽然他可能没有想过这样打真有可能把她打死。

    姜筱只是抖了一下,石壮嫂子就看到了,她立即就挡在了姜筱面前,瞪着姜保河。

    “姜保河你还是人吗?这可是你外甥女!”

    姜筱没有想到石壮嫂子会有这样的举动,她愣了一下。

    她往这个方向跑其实是有计划的,绕过这个池塘就是民兵楼了,那里会有人民兵,也就是跟姚聪丛卫民他们一起的人。

    她的原计划是跑到民兵楼然后挨几下打,到时村里的民兵肯定会上来拦着姜保河的,她就得救了。

    可是她再次高估了自己这副病弱的身子,高估了自己的体力,跑到石壮家她就已经跑不动了。

    石壮嫂子能这么护着她让姜筱很意外。

    因为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怕他,见了他都要绕道走,避都避之不及了,谁敢得罪他?

    被这种男人盯上了是件很可怕的事。

    石壮嫂子叫向明英,嫁到泗阳村不到半年,是洋坑村的。

    姜筱记得她今年才二十一岁,身材健美,五官漂亮,只是皮肤稍微黑了一点,梳着两条又长又粗的大辫子。

    “知道她是我外甥女,你还多管闲事?”姜保河那只独眼透着阴沉沉的目光,在向明英的胸脯上扫过,“是石壮昨晚没把你睡爽了吗?”

    向明英的脸顿时爆红,羞愤得全身发抖。

    女人们畏惧姜保河,就是怕了他这张破嘴,跟这种男人说话,一不小心就会被侮辱。

    “你,你无耻!”向明英再羞愤也只骂得出这句话来。

    姜筱已经恢复了一点体力,努力站起来,反把向明英拉到自己背后去,虽然她这小身板根本就挡不住一米六几的向明英。

    她不想拖累别人。

    何况是第一个站住来护在她面前挡住姜保河的人。

    见她露面,姜保河又扬起了扁担,露出一个阴狠的笑,“你给我上来,否则......”

    姜筱却突然冲他后面大叫:“彩云婶!”

    彩云婶就是刘寡妇,纪德生的娘。

    姜保河立即就转头,果然看到提着一只竹篮正要悄悄从石壮家旁边绕过去的刘彩云,剩下的那只眼睛顿时就亮了。

    “彩云婶,我二舅要打死我!”姜筱又大声叫。

    这几天姜保河被刘彩云勾得心痒痒,一心以为跟她有门,这么阴沉凶狠的人也有几分想在心上人面前表现好一点的心思。

    听到姜筱这么叫,顿时就丢了扁担,冲她喝了一声:“你胡扯啥?我是你舅,哪能打死你?”

    “二舅你不打我了?”

    姜筱立即就爬上去,快手地拿起扁担,一边往来路退,一边问道:“那你现在是要去帮彩云婶垒猪舍吗?”

    之前她主动送扁担给姜保河当“凶器”,只是想让自己更惊险悲惨一点,现在后悔得要命,可是她哪能知道姜保河真的这么狠。

    “什么垒猪舍!我家不需要帮忙!”刘彩云瞪向姜筱,恨得直咬牙。

    姜筱这死丫头怎么知道她准备找人垒间猪舍养猪了?


第44章 陷害起来没负担

    刘彩云想在家院子里垒间猪舍养两头猪的事情,还没有告诉过别人,连她儿子纪德生都不知道。

    被姜筱这么叫出来,她又惊又气。

    惊的是她实在不明白姜筱为什么会知道,气的是姜筱竟然故意把姜独目往她身上引。

    姜独目是姜保河的外号。

    这几天她避姜独目避得要吐血了,这泗阳村,她最不想扯上关系的男人就是他!

    想她刘彩云虽然寡了那么多年,年龄也三十五了,但她底子好啊,看起来也就跟三十左右一样,而且这泗阳村的媳妇们有哪个比她漂亮?

    要不是她命不好,嫁了个短命鬼......

    姜保河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刘彩云自然是看不上姜保河的!

    她觉得自己的二婚是她的第二次跳板,甚至应该比头婚嫁得更好!

    虽然有个儿子,但是她儿子也是个优秀的啊。

    一来长得俊,二来会读书,哪个男人当了他便宜爹都是赚了,指不定将来就能让他们家出一大学生。

    等到德生大学毕业有前途了,那可是要拉扯着一家人的。

    能娶了她那真是祖坟冒青烟!

    刚刚看到姜保河,刘彩云就想悄悄地走,不让他看到的,谁知道姜筱竟然喊了出来,还把她家要垒猪舍的事情说了!

    这不是给姜保河找理由去她家赖着吗?

    刘彩云又急又怒,都顾不上再骂姜筱,转身急急就跑了。

    姜保河看着她细细的腰和丰满的臀,连跑都跑得很有感觉,心里顿时就痒痒地,哪还顾得上姜筱?

    “彩云,等等我,我去你家帮忙啊!”他大步朝刘彩云追了上去。

    “啧啧,这姜独目是看上刘寡妇了?”在场的妇人们开始了八卦时间。

    “看着像了!刘寡妇这可是自找的,整天打扮得那么风骚满村子撩,这下撩到毒蜂了吧?”

    “可真别蜇死她。”

    几个妇人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到一半才看到姜筱又走了回来,神情便都有些怪异。

    姜保河毕竟是老姜家的人,是姜筱的舅舅,这么说人家......

    不过,刚才姜保河那么追打着姜筱,说不定这舅甥俩都水火不容了呢。

    “姜筱啊,你咋的惹你舅啦?”有一个婶子扬声问道。

    姜筱神色一慌,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我不说!”

    有人悄悄拉了拉那婶子,低声道:“刚才没听见哪?怕是姜保河在地瓜田里干了什么事,叫这丫头看到了,逼着她保密呢。”

    “姜保河在地瓜田干啥事了?”

    “这我哪知道!”

    姜筱听着这些三姑六婆的议论,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现在先埋下这条线就是了,等到地瓜田的事情曝出来,她们自然会联想到姜保河身上去。

    而那个女的,很明显,刘彩云肯定会被当成重点怀疑对象的。

    对于陷害姜保河和刘彩云,姜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姜保河能这样辱骂她,往死里打她,刘彩云前世跑到她家里去纠缠她外公,这两人都与她有仇。

    姜筱走到向明英面前,看了一眼池塘边的菜地,有些愧疚。

    “石壮嫂子,这菜地我赔你钱。”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45章 谁让你妈偷白糖

    其实她滚下来也就压坏了大概七八棵大白菜。

    把外面破的烂的叶子扯掉,里面还是能吃的。

    “这点菜...哪里就要赔偿了......”向明英忙摆了摆手,看了姜筱一眼,眼里闪过了同情和怜悯。

    可怜的孩子,穿着破了的衣衫,还滚了一身泥。

    摊上那么个舅舅真是倒霉催的。

    她忍不住说道:“姜筱啊,你往后还是离你二舅远点,可千万别再去惹他了。”

    刚才向明英能够那样二话不说护在她前面,姜筱对她有些感激,再听她这真心的劝告,她微微一笑。

    向明英被她这个笑容给晃了眼。

    这小姑娘虽说一身狼狈污脏,但是笑起来可真好看!

    跟一朵小白荷一样。

    “谢谢石壮嫂子。”姜筱道了谢,从裤袋里摸出了一张壹圆的,塞到了她手里,“石壮嫂子,就当我买了这几棵白菜吧,晚一些我让外婆过来拿。”

    说完她也不给向明英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跑了。

    走到家门口,何来娣正在扫院子,姜立冬抱着只瓷碗不知道在吃什么,看到她的身影,他立即叫了一声。

    “姜小小你没有让我二叔打死哪!”

    姜筱懒得理会这个贪吃又没教养的小屁孩,但是在看见他叫了一声就望着她家的方向时,心里就闪过不妙的感觉。

    她立即就朝家里奔了进去。

    灶台那边有声音!

    果然!

    姜筱心里发狠,抄着扁担就朝那猫在灶台边的身影挥了过去。

    一边大声叫道:“我打死你个该死的小偷!竟然跑我家来偷糖偷油来了!打死你个大耗子!”

    她当然不会像姜保河那样往死里打,而是挥着扁担专门打那人的屁股。

    啪啪两声,那人痛得跳了起来。

    “姜筱你个死丫头!我是你二舅娘!你说谁是小偷,谁是大耗子!”

    说着,她的大腿也被打了一下。

    宋喜云痛得要掉眼泪。

    姜筱好像才看清楚她的样子一般,将扁担顶在地上,身子靠了靠,看着双手不住抚着屁股痛得咬牙切齿的宋喜云。

    “大舅娘,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什么你家我家?”宋喜云瞪了她一眼,“咱们都是姜家,我公公和你外公是亲亲的兄弟!我还不能上自个家了?”

    姜筱气极反笑,看到她嘴角沾着的砂糖,只后悔刚才没多打几下。

    “滚出去!”姜筱伸手就拽住她,用力扯着她出门,冲着她挥了挥扁担。

    “真是反了天了!娘,你看看姜筱那个死丫头......”

    宋喜云还没嚎完,姜筱已经当着她的面砰地一声关上了院门,并且上了栓。

    这年头,白糖是多金贵的东西?

    正是因为姜筱身子不好,姜松海和葛六桃才挤出钱来,每半年存上那么一小罐白糖,不时给她煮碗甜水喝。

    宋喜云也是个嗜甜的,经常冲着她家白糖来了。

    姜筱捡了颗石子,站到院子里的石板上,瞄准了隔壁院子里的姜立冬——

    手里的碗。

    哒!

    一击即中!

    姜立冬那只瓷碗摔到地上,还剩下半碗的炒鸡蛋洒了一地,滚上了泥土。

    小屁孩立即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声。

    姜筱拍拍手,跑进了屋子里。

    嗯,欺负这么个小孩,她也是没有心理负担的!

    谁让你妈偷我家白糖?


第46章 这是一条捷径

    院门外,宋喜云和何来娣骂骂咧咧呼呼喝喝地拍着门,姜筱打定了主意不理会。

    只当是两只恶犬在吠就是了。

    她这样的不理会就能活活气死她们。

    陷害了姜保河刘彩云,又小小报了宋喜云偷白糖的仇,姜筱这会儿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她去起了火烧了灶,煮了一锅水。待水烧了适宜的温度,提了一只木桶,用瓢舀了一桶水,提到了浴房里,把自己给清洗干净了。

    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屋里,姜筱突然愣住了。

    她总算是察觉出不对来。

    姜保河来的时候她正一身疲乏,被他追打了一路之后也觉得双腿发软,喘不过气来。

    那明明还是拖着一副病体啊。

    可是回来之后她用扁担抽了宋喜云,还有力气把她拽了出去,然后烧水洗头洗澡,还提起了一桶水!

    现在她却觉得全身松快,精神焕发,半点疲惫都没有。

    这不科学。

    姜筱想啊想,终于想起来她早晨种在黑土的那株半萎柔弱的香荆芥,心中一动,立即闪进了空间。

    这一进去她就惊呆了。

    原来不过有淡淡泥土味的空间,现在弥漫着一股香荆芥的香气。

    而她记忆里那株半萎柔弱的小小香荆芥如今竟然长成了十分繁盛的一大丛,并且已经开出了淡淡小花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才一早上的时间啊!

    姜筱不敢置信地眨巴着眼睛,又揉了揉,肯定不是自己的眼睛有毛病。

    这样看来,这一小片黑色土壤肥沃得有些惊人了。

    而她身体的诡异好转,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这空间她身子里,而空间种着药,这药性便能直接影响她的身体了。

    想到这一点,姜筱的心里骤然一阵火热。

    现在不过只是种了一株很是普通的香荆芥而已!若是能够种上灵芝、人参、何首乌、雪莲之类的呢?

    之前她还想着,往后是一定要好好地强身健体的,不能再拖着现在和前世一样病弱的破身子。

    强身健体不是能够一蹶而就的,恐怕也只能够慢慢来,长年累月地坚持。

    可现在看来,她竟然有了一条逆天捷径。

    心里火热了一阵,姜筱便又冷静了下来。别的先不说,好药材哪有那么容易得到的?

    要是她家有灵芝人参这些东西,至于穷成这样子吗?

    她外公挖了几十年草药也没有挖到过一棵人参。

    不过,这总归已经是一个相当逆天的外挂了,姜筱欢喜得不行。

    目前最好的一个作用就是让她的感冒发烧彻底好了,而且,往后外公去挖草药,她也可以跟着去,然后挖一些种到空间里去,等长得繁盛了再挖出来卖。

    从这一丛香荆芥可以看得出来,空间里种出来的药材肯定比外面野生的还要好许多。

    姜筱从空间出来,看看天色,赶紧去淘了米烧火煮粥。

    她家的米缸是个陶土缸,高度到她腰际,上面盖着一个木板盖,她一打开盖子便愣了一下。

    那么大一口米缸,只剩下一个底了。

    薄薄的一层米,每顿喝粥,估计也只能吃五六天的。

    泗阳村所在的这个省份算是最早试行包产到户的,农民对土地已经有了自主权,各家各户都分到了土地。

    但是姜家没什么劳动力。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47章 肯定是要告状的

    为什么农村人更加重男轻女?

    其实除了传宗接代的老思想之外,也是大环境影响的。

    农村都要种地,干农活,力气大的当然有利,女人肯定比不上男人。

    还有一点,在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经常会发生冲突,哪怕因为一口粮食,都可能发展成家族之间或是村与村之间的斗殴。

    这个时候要是家里兄弟叔伯多,气势就够。

    只是老人女人能顶什么用?

    女人天生弱势,所以农民们当然是希望家里小子多一点,可以把家撑起来。

    像姜筱家这样的,即使别人没有看不起,却也会觉得很弱。

    姜六桃身子骨差,身形也纤细,重活干不了,这些年又还要仔细地照顾姜筱,所以家里的农活大部分落在了姜松海身上。

    姜松海长期营养不良,力气也不大,种不了多少地。

    姜筱就不说了,以前让她帮忙晒草药都能难过半天。

    所以姜家分得的一分半地,有半分借给了老姜家种稻田,自己家剩下一分地也不敢全种了稻田,留了一小部分地瓜和青菜。

    就是这样,姜松海一天也得大部分时间在田地里忙活。

    总之,他家的米是不够吃的。

    要到六七月才有新粮,这两个多月,他家恐怕得借点粮,或是买米。

    姜筱叹了口气,舀了小半碗米,到水缸旁舀水淘米,淘净之后倒到铁锅里,添了小半碗水,盖上盖子,坐在灶边递着柴火,煮起粥来。

    外婆也差不多要回了,她回来一定会掐点地瓜叶回来炒,再切点萝卜丝,一餐也就解决了。

    姜筱是打算想到办法赚些钱改善家里的生活的,最好能让外公外婆不用再种田了。

    她是个不擅农活的,这辈子也不想下地种田。

    再说,她前世学了那么多年绘画,虽然因画被伤那么重,却也不想放弃绘画。

    只是在这里她画画能卖给谁?人家估计得当她傻了,这年头的人谁买这种不能吃不能穿的东西。

    “小小,开门啊。”

    外面传来外婆的拍门声,姜筱忙出去开了门,探头一看,何来娣和宋喜云都不见了,估计是骂得累了,不得不回家去做饭。

    葛六桃挑着一担拉着粗绳索的簸箕,一边是一簸箕的地瓜叶,一边是几只地瓜和一把空心菜。

    把这簸箕放到地上,她顾不上去擦额头的薄汗,担忧地看着姜筱,低声道:“小小,外婆刚刚归家的时候听到邻居说了,你二舅打你?”

    姜筱是肯定要告状的,不是为了让外公外婆替自己出气,是为了让他们打从心里跟老姜家远一些。

    “是啊,要不是我滚到了石壮家的菜地里,可能要被二舅打死了。”

    葛六桃倒吸了口凉气,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二舅这是做什么?心这样狠!”说着,她就急急要来查看姜筱身上哪里有伤。

    这个时候姜松海也回来了,肩上扛着一把锄头,手上拎着一个竹筐,后面有一个老汉不紧不慢地挑着担子也往这边走。

    姜筱心想,她终于看见老姜家的大家长了。

    这个微有些驼背黑瘦的老汉,正是姜松海的大哥姜松涛。

    刚才姜筱的话,这么点距离,姜松涛肯定听到了的,但是他却只是看过来一眼,从他家门口走过去,进了隔壁家门。


第48章 偷吃不擦嘴
    姜筱虽然对这个伯公不抱有希望,但还是被他的漠然给弄得心里发堵。

    他的二儿子要打死她,作为大家长,竟然一句话都没有。

    你哪怕问问是什么事啊。

    姜松海进门前还是忍不住望了自家大哥一眼,姜筱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失望了没有。

    “小小,你没事吧?”他放下锄头和半袋子草药,也赶紧过来打量着姜筱。

    隔着不高的院墙,还看得到姜松涛把担子挑到了院子一角。

    姜筱声音提了提,“没事,要不是二舅追着彩云婶跑了,我可就要被打死了。”

    那边,姜松涛顿了顿,终于转过头来。

    “小小,莫要乱说话。”他对姜筱说了一句,然后转向姜松海,“吃过饭带小小过来坐会。”

    姜筱心里冷笑。

    她猜得到等会儿伯公要说什么。

    “哎,好。”姜松海却一向听大哥的话,姜松涛能主动叫他带姜筱过去坐,他觉得很高兴。

    一大家子总归是要热热闹闹的才行。

    至于姜筱说的话,其实他也没有放在心里。

    以前姜保河再讨厌姜筱都没有打过她的。

    他以为就是作作势,吓吓她。

    姜筱撇了撇嘴,把院门关上。

    如果有人在家,其实他们都不关外面的院门的。八零年的小山村,虽然极品是多,但真敢摸到别人家里偷东西的极少。

    白天里都要进进出出,总关着门也不方便。

    这可以说是一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大环境。

    可惜,这也挡不住人心的脏和恶。

    “小小,咋关门了?”葛六桃牵着她的手问道。刚才回来的时候院门还是锁着的呢。

    姜筱毫不客气地告状。

    “大舅娘又过来偷白糖了,还直接从糖瓶子里舀了去吃。”姜筱道:“反正以后你们不在家,我是一定要锁门的。”

    姜松海和葛六桃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

    姜筱正要跟外婆说去石壮家拿白菜,何来娣手里抓着一根锅铲跑了出来,隔着院墙,阴阴地瞪了姜筱一眼,然后就转向了葛六桃。

    “拿四只鸡蛋过来。”

    “什么?”葛六桃以为自己听错了。

    姜松海也愣了一下。

    “我再说一遍,拿四只鸡蛋过来!”何来娣瞪着葛六桃,语气十分生硬,带着冷沉,“姜筱刚才打掉了冬冬一碗炒鸡蛋,现在冬冬还在哭呢。”

    姜松海和葛六桃看向姜筱。

    “小小,这是真的?”

    姜筱眨了眨眼睛,“伯嫲,你是亲眼看见我打掉的?”

    “你还想不认?”何来娣好不容易把这事忍到葛六桃回来,见姜筱竟然想赖,顿时脸就沉了下来。

    “姜筱,你敢做还不敢当了?”宋喜云也从屋里跑了出来,手里就拿着一颗石子,“看见没有?你扔过来的石头,我都捡到了!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冬冬满满一碗的鸡蛋还没吃两口呢,全洒了!”

    满满一碗?

    姜筱想笑,真是没见过贪小便宜能贪成这样的。

    她砸掉碗时,那就只有半碗炒鸡蛋!

    姜筱对上她们的目光,半点不退却,她一指宋喜云的嘴,“大舅娘你偷吃我家白糖,到现在都没擦嘴巴!”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49章 冲她的脸而来

    宋喜云下意识就去抹嘴巴,然后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是洗过脸了的,怎么可能还沾着白糖?

    到底是做贼心虚,下意识的动作了。

    她恼羞成怒,大声道:“我就吃了一小口,但是你砸掉的可是一碗炒鸡蛋!”

    “我家白糖少了一半了。”姜筱刚才特意去看过白糖瓶子的,里面本来就少的白糖少了起码有七八勺。

    宋喜云竟然就那么舀着吃了,真是齁不死她!

    “吵啥吵?”何来娣喝了一声,只盯着葛六桃,“你还不去拿鸡蛋?没见我等着炒吗?”

    她不管别人,只盯着葛六桃。

    葛六桃被她压了几十年,对她的畏惧几乎要刻入骨血了,被她这么盯着,她就觉得不敢抬头,声音都不敢大,“大嫂,我这、这就......”去拿。

    她刚转身要进屋,姜筱便抓住了她的手腕。

    “外婆,鸡蛋不是要留给我补身子的吗?”

    葛六桃就愣了。

    是啊,昨晚才答应小小,今天开始一个人一只鸡蛋,要是一下子给了何来娣四只......

    “姜筱!”何来娣一声暴喝,“我看你真要反了!什么时候这家里轮到你个赔钱货作主了?你外公外婆有儿子!你在姜家也不过是个借住的,没多久要嫁出去给别人当媳妇,这姜家有你什么事?”

    姜筱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没多久要嫁出去给别人当媳妇,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喜云扯了扯婆婆。

    何来娣哼了一声,没有再就这话说下去,她看向了姜松海,冷声道:“他二叔,可不是我说你,清江不在家,你也不能忘了这个儿子,把家给了姜筱这丫头当。清江如今在大城市赚着大钱呢,早晚得来接你们出去享福。”

    听到她提起邓清江,姜筱心里的恨意又翻腾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邓清江的确已经在大城市里赚着大钱了,可是,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泗阳村,外公外婆甚至还不知道,他为了讨好那个有钱的妻子一家,主动改了姓,从姜清江变成了邓清江。

    外公外婆最近还在攒钱要去给他发电报呢。

    而她根本找不到机会跟他们说邓清江的事,现在她不应该知道他的事情。

    “今天姜筱敢一石头打掉冬冬的碗,明天谁知道她是不是也敢打掉展鹏的碗?到时清江媳妇还能饶她?你们要是不舍得教,我来替你们教。”何来娣阴测测地看着姜筱。

    话音一落,她手里的锅铲立即就朝姜筱砸了过来。

    冲着她的脸而来。

    要是姜筱的感冒发烧还没好,肯定避不开这一砸。

    铁制的锅铲重重砸到她脸上,那边角的锋利很可能划破她的脸。

    姜筱根本也没有想到何来娣敢这样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还是发了狠地要破她相。

    好在她有了空间那丛繁盛的香荆芥之后,身子已经大好,反应似乎也快了一些。

    她飞快地一闪身,险险避开了那把锅铲。

    “你竟然还敢躲?”何来娣抄起墙边一根棍子就出了门,冲了进来。

    “今天我就替你外公外婆好好教训你一顿!你个小贱胚子,赔钱货!让你打掉我家的鸡蛋!让你乱吠坏了保河的名声!”


第50章 孤魂飘荡二十年

    在她冲进来的那一刻,姜筱心里一股暴戾倏地冲上脑海,她差点就想再次抄了扁担,抽死这老虔婆!

    管他三七二十一,快意恩仇算了!

    若是老姜家的人都过来,她就拿砍柴刀跟他们拼了,砍死一个是一个!

    就在这一瞬间,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了更多的画面,原来前世她死了之后怨气太重,一直还在那个世界飘荡着,看尽人间潮汐,也看到了她死后与她有关的所有人的生活。

    从她死去的1997,一直到了2017。

    而她之前是忘了这一段魂兮飘摇的岁月的。

    她一直以为自己从被推下楼摔死之后一睁眼,就回到了现在。

    其实不是。

    在何来娣挥着小臂粗的木棍朝她狠狠打来的瞬间,姜筱一个激灵,立即就避了开去。

    她不是惨死换来的重生,而是孤魂飘荡20年后才重生的。

    现在她真的要为了一时的快意恩仇,跟何来娣,跟这老姜家同归于尽吗?真要就这样白白糟蹋了重活一世的机会吗?

    不值得!

    这些人的命,不值得再让她牺牲一命来换!

    再说,她死了,外公外婆怎么办?让他们再痛一世吗?

    猛地清醒过来之后,姜筱无比清明。

    她立即就拉着外婆躲到了外公背后去,一边尖叫着:“外公外公,快救命啊!”

    姜筱这一叫,姜松海就想起刚才听到的话,在他们回来之前,姜保河就想打死姜筱,现在他大嫂又发了泼地要打她,怎么着,他一直宠着的外孙女还要在他眼前挨揍不成?

    看看他大嫂的狠劲!

    那锅铲用了多年,边角可是磨得很薄很利,就那么朝小小脸上砸过来了,要是小小刚才没避过去,很有可能划伤了她的脸啊!

    再看姜筱现在怕得只能躲到他背后,这不是信任着他能护着她吗?

    要是他真护不住,在外孙女面前还有什么脸?

    “你还敢躲?姜筱你给我滚出来!伯嫲还不能教训你了?你这没大没小的贱皮子!”何来娣当了半辈子村妇,又是个一惯拔尖要强的,骂人更是利索,她一边绕过姜松海要去抽姜筱,一边骂着:“你自个身子痒贱骚骚地要去招惹纪德生,竟敢编排你二舅,看我不抽烂你的嘴!”

    姜筱不应她的话,只是大叫着,“外公救命!”

    姜松海本就一腔怒火,听到何来娣那不堪入耳的辱骂,一张脸更是气得发黑。

    他猛地伸手抓住了何来娣的手腕,一下子将那根木棍夺了下来,用力丢了开去。

    “够了!”

    自打何来娣嫁进姜家,姜松海还从来没有对这位长嫂大声过。

    所以他猛地这么一喝,别说何来娣,就是幸灾乐祸看戏的宋喜云,还有被姜筱拉开的葛六桃,一下子都愣住了。

    姜筱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外公宠她疼她,可也一直敬着长嫂。

    而且在他心里,姜筱是小辈,真跟何来娣对上,他还是会让姜筱退让的,孝为先啊。

    “他二叔,你这是干啥?”何来娣只愣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那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姜松海的气势一下子就泄了不少。

    就在他要缓下语气来时,姜筱一看不好,立即就扯了他一把。

    姜松海一回头,就看到了姜筱带着泪意的眼睛。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51章 全靠演技
    “外公!”

    姜筱的眼泪一下子滴落下来。

    “为什么二舅和伯嫲都说我勾引纪德生?为什么他们都说我贱?”

    外公好不容易强硬对上何来娣,这是第一次,她绝对不能让这火苗一下子就熄灭了。

    如果他不能放下老姜家,以后她便会很难做。

    对上她发红的眼睛和不停滴下的泪水,姜松海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紧紧地掐住了。

    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说这种话,这样骂她,是有多狠有多毒?

    他们还是亲人吗?

    如果这个时候他不能护着小小,这孩子的心得多伤?

    思及此,姜松海本来软下去的心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他瞪着何来娣,怒道:“大嫂说我要干啥?你平白无故地跑我家里来辱骂小小,殴打小小,我倒要问问你想干啥!”

    “你家?老二,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当初是说不管分不分家,你们兄弟俩都是一家人!是谁说,我一天是你长嫂,一辈子是你长嫂,你有什么不对的,让我只管登门教训的?”

    何来娣快要指到姜松海鼻前,说话的口水都喷了他一脸。

    “对,我是说过。你说我可以,为什么要这样骂小小?”

    “咋的?说你可以,说你外孙女不可以?她是不是小辈?小辈做错事,我还不能教训了?”何来娣说着伸手又要去抓姜筱。

    姜筱大声道:“伯嫲说我做错事,你倒是说说,我做错了什么事?”

    “瞧瞧,你现在顶嘴就是错事!你算什么东西?你滚出来,看我不扇你一耳括子!”

    “难道伯嫲随便辱骂我,我都该受着吗?”姜筱又闪开了。

    何来娣抓她不着,心里更加恼火,“可不是得受着!长辈骂你几句咋的了?你还敢编排你二舅?还说你没错?”

    “外公,你也觉得伯嫲和二舅骂我贱胚子,要往死里打我,我都得受着吗?外公,你也觉得我在这家里算不得什么东西吗?”

    姜筱一边躲着何来娣,一边哭着问姜松海。

    她越问,姜松海的心就越痛。

    见何来娣还是不依不饶地围着他围要去抓姜筱,他火气终于压不住,伸手就推了何来娣的肩膀一把。

    姜筱一直就在注意着他,见他动手推得何来娣后退,立即飞快地伸出一脚,绊了何来娣脚后。

    何来娣哎哟一声,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其他人都傻了。

    何来娣也傻了,竟然坐在地上好一会没能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何来娣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姜松海!你竟然敢推我?”她不敢置信地抬着看着姜松海,嘴唇抖了抖,紧接着就大声叫了起来。

    “他爹!他爹你快来啊!我要被人欺负死了!作孽啊,一辈子给姜家当牛当马,临到老了,小叔子竟然还动手打长嫂啊!真是丧天良的玩意......”

    那边,刚才一直没见人影没出声的姜松涛大步从堂屋出来。

    姜筱立即往外婆身上靠,凄凄地叫道:“外婆,我肯定会被骂死打死的,早知道姜家都要打死我,我还不如让水鬼拖了去......”

    说着,她眼皮一翻,身体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第52章 乘胜追击

    倒下去的时候,姜筱唾弃了一下自己的台词。

    感觉跟在演宅斗剧似的,文艺又白莲,真是让自己都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效果却是杠杠的。

    葛六桃立即扶着她掉起眼泪来,无助地看向姜松海,“海叔,咱小小晕了......”

    “小小!”

    姜松海哪里还顾得上坐在地上的长嫂?

    他立即就转身冲过去,抱起了姜筱。

    姜松涛正好进了院门,“二弟,你真动手打你大嫂......”

    话还没有说完,姜松海已经怒声说道:“大哥,你也不问问大嫂做的是什么事,说的是什么话!要是小小真有啥事,我说不定真动手!”

    姜筱的晕倒和刚才那句话让姜松海气急攻心,语气又冷又硬。

    说完也不理会他们,立即抱着姜筱进了屋,同时还对葛六桃道:“再去熬碗药来!”

    “哎,哎。”

    葛六桃心急如焚,也顾不上什么了,跟着跑进了灶房。

    院子里留下呆若木鸡的姜松涛,傻傻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的宋喜云,还有坐在地上还没起来的何来娣。

    “气死我了,我跟他们没完!”何来娣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眼睛透出愤怒的光,就要冲进堂屋去,却让姜松涛给扯住了。

    “行了!”姜松涛瞪了她一眼,“饭还要不要吃了?”

    大中午的,饭炒到一半,抄着锅铲就出来,一大家子都要饿死不成?

    “你没看到你那二弟怎么对我的?”

    “我已经喊他吃完饭到家里来了,你还想咋样?有啥事吃完饭再说!”

    姜松涛平时不大管事,但是他一开口,何来娣还是听的。

    宋喜云这当会更是不敢开口。

    屋里,姜筱闭着眼睛,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了,心里还是微一松。

    装晕这种事,她也只能用这么一回,毕竟按正常来说,她现在还是个病人。

    以后身体好了是不能再用的。

    她也不屑再用。

    但是今天这一回装晕还是有效果的。

    至于外公对何来娣强硬了一回。

    有一就有二,现在她是利用外公对自己的疼爱,但为了以后外公不要被老姜家伤得更重,她也只能先不孝了。

    姜筱缓缓地睁开眼睛,对上了姜松海担忧的眼神。

    “小小啊,你咋样了?”

    姜筱咬住了下唇,不说话。

    见她这样,姜松海就有些急了,“还有哪里不舒服?是又烧起来了吗?”

    说着,他就伸手去碰姜筱的额头。

    好像没烧啊。

    姜筱这才出了声,“外公,我没事了。”说了这句话,她的眼睛又是一亮,很是欢喜地叫道:“外公,我今天很高兴!”

    “高兴?”姜松海愣了。

    被打又被骂,还高兴?

    姜筱坐了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道:“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是外公在伯嫲骂我打我的时候第一次帮着我!”

    姜松海:......

    突然间又是心酸又是愧疚!

    他回想起来,还真的是!

    以往在大嫂打骂小小的时候,他都是劝着小小忍一忍的,毕竟她是长辈......

    姜松海眼睛有些热。

    姜筱乘胜追击,眼巴巴地看着他,“外公以后在伯嫲面前还护着我吗?”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53章 哑口无言

    “往后外公一定护着小小,在谁面前都护着。”姜松海摸了摸她的头。

    姜筱顿时忍不住又落了泪。

    这回是欢喜的。

    她低声道:“谢谢外公。外公,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小小一直很乖。”看着她的眼泪,姜松海就觉得心疼,不住地反省自己,以前是不是真的让她受太多委屈了。

    姜筱脸微红,道:“我知道我以前太懒了些,外公,我知道错了的,以后我一定很勤快地做家务,赚钱,以后带着外公外婆住到城里去。”

    “你只要好好读书就成了,家里的事我和你外婆会做。”姜松海欣慰地笑了,“等你往后考上了大学,自然就能到城里去了。外公外婆在哪里都好。”

    说到这里,姜松海却是觉得心头沉甸甸的。

    下学期姜筱就升初一了,要到镇上去上学。

    镇上的中学学费贵一点,一学期要四元五角,再加上一些杂费,估计要六元五角。

    可是泗阳村离镇中学比较远,中午肯定是不能回家吃饭的,听说要带个铁饭盒,带米带菜,到时再交点费用,学校食堂给统一蒸饭。

    这也是一笔钱啊。

    家里现在是真穷。

    还得好好攒钱,他们夫妻俩年纪越来越大了,还能做多少年?往后高中三年的费用肯定要更多。

    要是小小能够考上大学......

    他俩怎么可能跟着到城里去。

    所以,姜松海也只是当姜筱在幻想。

    但是她有这心思,他也很感动。

    姜筱也知道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了,她还没有找到能赚钱的好办法呢。

    “小小啊,你和外公说说,今天你二舅怎么就打你了?”姜松海可没有忘记这件事。

    他不问,姜筱也是要跟他说这件事的。

    当下就把她好好地呆在家里,姜保河突然闯进来骂她一通的事讲了一遍,当然没有说是自己故意激怒他,跑出去引着他追打。

    “外公,二舅也骂我勾引纪德生,可是我真的没有。”姜筱红了眼,“伯嫲也这样骂我,骂得有多难听,外公你也听到了。”

    “你一直说他们是我的长辈,我应该孝敬他们,可是,他们这样骂我真的像是长辈吗?”

    姜松海被她这一反问问得哑口无言。

    姜筱又道:“从小到大,村里人都骂我爸是狗,还说我妈要浸猪笼,说我是野种,丁大妮他们也总欺负我,说咱们一家败坏泗阳村的风气......”

    她顿了顿,看着姜松海,又接了下去:“伯嫲和舅舅舅娘他们也是这样骂我的,外公,你说他们跟别人有什么区别?”

    姜松海一震。

    是啊,这是亲人吗?

    这是长辈吗?

    “伯嫲总是骂我是小贱种,可我妈是你的女儿啊,在伯嫲眼里,我妈又算什么?外公,是不是伯嫲他们就算要打死我,你也得让我孝敬她?我今天真的差点被二舅打死了,不信你可以去问石壮嫂子。万一我真的被打死了,外公还要跟我说,那是我舅,是长辈,让我不要记恨吗?”

    葛六桃端着一碗药站在门边,已经听得泪流满面。

    “小小......”姜松海喉头发涩。

    姜筱看着他,又说了一句,“总之,我往后不想让人欺负了,长辈也不行。”


第54章 暴殄天物

    姜筱这是第一次跟外公说这么多话。

    以前她就跟个自闭儿一样,经常半天都不说一句话。

    因为之前对外公外婆潜意识里也有怨气,所以她其实对他们也没个笑脸。

    今天她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对姜松海和葛六桃的冲击也是很大的。

    所以在吃过午餐,姜筱说要回屋睡,不跟着去老姜家时,姜松海也答应了。这已经算是违抗了姜松涛的命令。

    要知道之前姜松涛是让他带着姜筱一起过去的。

    姜筱大概也知道姜松涛要说什么,无非就是教训一下她,说她不敬舅父,还说出姜保河要打死她这种话。

    对于姜松涛来说,这就已经是败坏老姜家的名声了。

    姜筱现在可没有那么傻过去听训。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姜松海自己去了老姜家,姜筱看着他出门,立即就跟葛六桃说了一声,“外婆,我出去走走。”

    也不等葛六桃反应,她已经跑了出去。

    “小小,你小心些,不要再去溪畔了!”葛六桃只能喊了一声,也来不及阻止了。只是她却很担心,姜筱身体也不知道好全了没,之前她最喜欢去无名溪那边,出了这事可不能再去了。

    但是姜筱跑得快,连这个叮嘱她都没机会说。

    现在正是中午,大多数村民都是在家里吃饭或是休息的。

    姜筱一口气又跑到了无名溪畔。

    听到淙淙溪流声,她先平复下有些急乱的心跳。

    意识再次探进空间,看到那丝格外繁盛的香荆芥,她的喜悦又涌了起来。

    她早上突然想起来了,这无名溪畔就有好几种药草啊。

    当然,大株的显眼的也都被她外公挖去了,但是,姜松海对这无名溪畔可没有她熟悉,以前她被骂被欺负之后总是一个人躲在这里,有些暗处的药草她是见过的。

    小株瘦弱也没有关系,现在她有一片超级肥沃的黑土啊。

    别人对无名溪心怀恐惧,姜筱却觉得在这里她更自在更平静,根本不怕。

    她跳到溪对岸,往上游走。

    走了一段就看到一处野草茂密的泥石丘,她记得在这片泥石丘上长着几小株七寸金。

    姜筱走近去,果然看到了隐藏在野草中间的七寸金,也不过三株。这七寸金是夏、秋开花,开的花是小小的黄花,要开花才能采收作药用。

    可能正是因为还没有开花,所以没被姜松海发现吧。

    姜筱眼里闪过欢喜,立即就小心地把这三株七寸金给挖了起来,然后先放在黑土地上。

    要等她方便进去时再种。

    无名溪畔虽然没人,但还是小心为上,放点东西不要紧,要是她突然整个人消失了,万一真被人看到就完蛋了。

    姜筱继续沿着溪流找。

    花了一个小时,她挖了一点蛇舌草和车前草,再有就是马齿苋,全部都先放到了黑土上。

    但是她还是失望了。

    这些都是很常见的药草,那么肥沃的土地种着这些也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姜筱觉得自己要遭雷劈的。

    她站直腰,望了望百骨山,眼里闪过了渴望。

    外公曾经说过,百骨山物产丰富,说是百骨山,不如说是百宝山。

    可是百骨山太危险了,村里的青年壮汉们都不敢上去。

    就在姜筱望着百骨山出神时,刘彩云却要被气死了。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