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4 | 浏览:136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更新至2.20【豪门遗恨】作者:sauciness2017(原创首发连载中)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013 
财富
8944  
积分
2753  
在线时间
1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2-6 16:11 编辑

“听说季大人喜欢在澳门玩两把。”宋思迪用手不经意撩了一下垂下的头发,这个动作显得有些妩媚,她自己或许没有发现,但只要是男人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空间里,要说对着这样一副上乘的皮囊没有一点想象力也是不可能。


“肖夫人也喜欢吗?”


季慕承拿起茶几下面一盒烟,是利群,和市面上只卖十五元一包的差不多,但是这盒烟上面不过多了一个富春山居的图样,价格就是一个天地之差。他按下打火机,吧嗒一声脆响,玻璃上倒映出一簇旺盛通红的火苗,燃烧他半张俊朗透着坚毅的脸孔,他点燃烟用手指夹住对着宋思迪


“不介意吧。”烟都在他嘴里吐出好看的眼圈,显然他并不是真得在询问她。


“会一点showhand。”


“很巧我也喜欢这个游戏。”季慕承漫不经心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痞气,却又恰到好处。


“那要不我们赌一把您看如何?”宋思迪此刻迎上她的眼睛,有些许的紧张在里面。舔了舔精心描过的红艳嘴唇,不小心发出了吮吸的声音,在这样夜晚显得特别突兀。季慕承手下动作一滞,墨眸精准无误定格在她棱角分明的唇上。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风拂开静谧垂摆的窗纱,吹开他面前的烟雾,宋思迪可以看见季慕承犀利的目光内沉静如水得注视着她,这里面盛放着一种她很熟悉的东西,欲望。


“呵呵,那肖夫人的赌注是什么呢?”季慕承很快那眸子又黯淡了下去。每一个走入他这里的人都是带着某种目的而来,这个女人自然也不会例外。她是长得很让男人热力澎湃的那种感性的尤物,但这辈子能让他在情欲上把持不住的倒还真得没有人。


这样一想他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除了那个女人曾经让自己十分动心的真得想要得到过外,这些年他在感情上倒是过得像个和尚一样,实在是太过于清心寡欲。


“如果我赢了,想借季大人几天用用。如果我输了,就季大人说了算。”


宋思迪的话让季慕承微微一怔,借用几天?这还是第一次自己听到有人竟然把他也当赌品了。


“老人家不值钱了,肖夫人要借用我干嘛?”他眼底依旧噙着浓浓的笑意,带着真假不明的语气调侃。


“放心。既不会让您卖身,也不会让您卖艺。”


他笑得十分大声,在这样禁静谧的夜里显得很放肆。


“肖夫人我发现你还蛮风趣的。那好吧,礼尚往来,若是你输了也借我几天用用。”季慕承的眼中带着一丝坏意,从茶几下面又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副崭新的扑克牌。


他的手指修长而白皙,如果玩乐器的话也是非常的合适。看着他切牌的动作十分的熟练,宋思迪知道他的梭哈应该玩得相当不错。


这牌面一开始就似乎故意和宋思迪作对,季慕承一对老K说话。


“真得要玩下去吗?一般来说我这牌赢面是大于60%的。因为A也在我手里。”季慕承并没有太认真的和她玩,反正一把输赢他把底牌都掀开了。“如果收手的话,现在还来得及哦。”


宋思迪眉头微蹙,从牌面来看,一张九,一张五,就算是一对她都大不过一对K的季慕承。而且这底牌还是更小的一张小二子。


“嗯,再看看吧。或许还有希望呢?”看着宋思迪的季慕承眼中是对其的猜忌和兴趣。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这是一个习惯跟牌的动作。季慕承的眼中有意无意的打量这个新寡的女人。都说肖战是一个情场浪子,没有什么女人征服不了。但在季慕承看来这又算什么?当初韩吾峰这样冷酷无情的人还不是为了那个人连一步之遥,整个世界上金字塔最顶端的位置都不要了。


这个世界上其实钱和权是男人最想要的东西,但是一旦沾染了情,就和毒一样再也不容易戒掉。美色当前可以成就男人,也能让你成为阶下囚。对自己够狠的人能戒掉毒赌,唯独这色字当头却戒不掉。


女人的食髓知味是这世上任何诱惑无法代替的,男人这辈子最容易栽的第一是美色,第二才是权势。所以你看无论古今中外,从政要富豪他们都会明里暗里拥有情妇,但有情妇的人却未必有权势。


命运之神似乎真得不眷顾宋思迪,季慕承牌到手一翻,嘴角牵起一丝温浅的笑意。他其实真得不想占人家的便宜。他摊开手里的牌,除了一对K,现在又变成了一对五。这种局面几乎宋思迪要赢得可能是微乎其微。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这个时候的季慕承很真实,他笑得毫无心机。


在自己的一生中从开始脱离父亲的寄望开始,他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在一步步的赌搏中。但冥冥之中又总是有命运之神眷顾着他,自己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仕途之路,这一路走来虽有惊,却最后总是能否极泰来。


宋思迪默默地翻开牌,面上有些复杂的表情,她翻开牌面是一对九。季慕承现在是两对,如果最后一张是K或者是五那就是Fullhouse,她输定了。但是现在她有一对九,外面还有两张九,这样的概率几乎是以小博大。


她把底牌那张小二也摊明了。季慕承眉毛一扬,心里竟松了口气。她要博那十分之一还真得需要些运气。


“我想继续试试看。”


宋思迪语出让季慕承稍微有些惊异,这么明显的输局她都要继续玩下去,难道还真得不怕自己吃了她?还是她今天真得准备豁出去了,为了那一周后的矿标这女人打算今晚用自己的身体来奉献?


想到这里他面上露出微不可察的冷讥。


“你不问问我,如果你输了要怎么样吗?”


宋思迪看了他一眼,声音十分平淡。


“季大人不贪财也不好色,倒是很难想象借我有何用。你们家缺烧菜的吗?我这方面是强项。”


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给人以惩罚。地狱是为了让生者从最初就不要背负罪孽而存在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013 
财富
8944  
积分
2753  
在线时间
1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2-6 15:12 编辑

季慕承拿她没辙,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想要对这个女人冷面相待还真得不容易,她与自己平日里接触过的女人确实有些不同。但他们并不熟络,常年的官场生涯告诉自己,最不能就是凭借一面之缘,更加不可取的便是“一见钟情”。


“那就等这最后一张开牌吧。”他神闲意定。如果宋思迪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他不过就是劝她退出那场矿标。


既然拿了莫开贤那一千万,自己总要干点什么吧。谁说他不贪财,坐在这样的位置上,钱权交易是上流社会的规则。金钱对权利的依附,让这些生意人趋之若鹜对仕途官员如此热情逢源得溜须拍马。这是什么社会,拿钱办事的社会。人们为了权势不都是因为权钱互通,有了这两者才能活得潇洒。


所以即便他已是如此的富庶大家,但是在金钱面前依旧还是要低头。两袖清风是种风骨,但这样的人只适合活在教科书里。仕途随波逐流是一种合群的体现,不合群的人注定被孤立。官场上也需要党羽之间的合作,需要彼此相护的遮掩,拿人钱财便是要与人消灾。


你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邪门,还真得会有这样千分之一的几率就是给碰上了。莫开贤连看都没有看,随手就把最后一张牌翻开,两对对子,赌她那十分之一的三张九,他的赢面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宋思迪就这样当着他的面,轻轻把手里的那张牌一翻,他觉得自己好似乘了一次过山车。那三条九就这么触目惊心的映入自己的眼帘。


短暂的沉默后,他呵呵得自嘲而笑。


“肖夫人,没有想到你原来是一个如此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


“献丑了。”


“那既然我输了,自然愿赌服输。肖夫人想借我几天干嘛可以先告诉季某吗?”他手不由自主的去摸烟,但是很快在宋思迪的凝注下还是把手缩了回来。他官场这么多年,心思细腻是必须的。这个女人对烟味很敏感,虽然强忍着,但是看得出她悄悄地把自己挪到了离开烟味较远的一边。


“那明天早上八点我来楼下接你可以吗?”


“要外出吗?”


“是的,要去一个地方,可能还要住一晚。季大人明晚有事吗?”她的表情依旧是清风淡云,让季慕承有些看不透。明天其实他是要去俱乐部打桥牌,但是刚才都说了愿赌服输。


“能告诉我去哪里吗?”


“平安山。”


季慕承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不知道她为何要带自己去平安山。飞机过去至少三个小时,看来自己明天还要期待一场长途旅游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请明天肖夫人多多照顾我这个老人家了。”季慕承扯了扯嘴角,又开始几分自嘲的语气说话。


“那我就先告辞了。”宋思迪站起身来,将坐的有些褶皱的裙子捋了一下。这个时候季慕承才发现她还真得挺高,穿了拖鞋差不多和自己平视。


当宋思迪转身走到门廊时,季慕承在背后喂了一声。


“我真得有幅画,平时不轻易示人。但若是肖夫人有兴趣的话,我愿意带你去看看。”


宋思迪转头见他双手环抱在胸前,脸上有几分严肃并不像说笑的模样。但这人在宋思迪看来并不太好琢磨心思。出于礼貌她问了一句。


“在哪里?”


“卧室。”


季慕承回答的很快,也很镇静。就好像他们之间很熟稔一样。


宋思迪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凝眺着窗外远处一块高高的广告牌投射下的华光流彩,若有所思。


“下次有机会吧。明天我会准时来接您的。”


她的拒绝是真实的,她的索取也必然也是真实的。


“肖夫人,刚才这牌真得是运气吗?”


宋思迪停顿了一秒,回首间带着一抹悸动人心的俏皮。


“我抽老千了,嘿嘿。”


嘿嘿?她竟然笑得出来,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在他季慕承的眼皮子底下她还是第一人。


“有些意思。”他转头看向墙上那副朱锦时的水墨抽象画。这真得是他从拍卖会上用五千万买下来货真价实的名师大作。但那个女人并没有和别人一样附庸风雅,她身上有难能可贵的东西存在,并吸引着别人。


第十章、



下楼离去的宋思迪打了纪墨寒半天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她怕他是不是出了意外,又给附近的警察局打了电话,在确认并没有接到意外事故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此时外面的天气浓黑一片,大片乌云以能够看到的速度侵袭翻滚过来,寂静中沉沉覆盖下来的每一朵层叠的乌云都像是近在咫尺,抬手就可以触摸到。


外面开始起风了,虽然Z市的冬天也有十几度的温度,但宋思迪只穿了一件短袖毛衣,在路边冻得咯咯发抖。


这里应该是打不到计程车,但是她又不想返回季慕承家里。只能一个人沿着豪宅外的街路慢慢踩着高跟鞋往下坡方向走去。Z市的治安白天和晚上是迥然不同,虽然这边是数一数二的豪宅区,但是依旧在黑暗的尽头让独自一人行走的宋思迪感到胆寒心惊。


终于她在拨打了整整三十分钟后才打通纪墨寒的电话。


“请问你在哪里?”


“啊——啊——那个——我在——”纪墨寒此刻在离开宋思迪完全相反的西区荆浩的家中。他以为宋思迪今晚一定会夜宿在季慕承家里。


“啧啧啧,你雇主生气了。”


那头突然传来一个有些幸灾乐祸的女子嬉笑声。宋思迪误会了,以为纪墨寒在和女朋友幽会中。


“好了,你不用过来了。我自己叫车走吧。”


纪墨寒还来不及说话,那头已经收线了。他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太放心,那边的别墅区出租车基本上是叫不到,除非要走到大马路上。但是现在已经这个点了,那个地方有些偏远,离开了别墅区外就是一大片的灌木丛。宋思迪没有走大半个时辰根本不可能打到车。


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给人以惩罚。地狱是为了让生者从最初就不要背负罪孽而存在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013 
财富
8944  
积分
2753  
在线时间
1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2-6 16:17 编辑

他越想越觉得不妥,要是真的出事了,他可不想内疚一辈子。于是马上再拨通了她的电话一定要她不能走出豪宅区外,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过来接她的。


“我走了。”


“才来就走了?”那个叫荆浩的男子,同样长得十分高大,细长的丹凤眼别有一番男人味道。他眼睛都没有朝纪墨看去,随口一句却并没有要挽留的意思。


“反正你们也不会有什么进展给我惊喜,所以我还是去接我的雇主去了。”纪墨寒迈开长腿几步就走到了大门口。


“韩慕尧,你妈让你打个电话给你韩伯伯。”一个悦耳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那个女人有一头飘逸的长发,面目姣好却带着精乖之气,正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荆浩坐在一起在打星际争霸。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八了?柳禾。”纪墨寒微眯着那双倾倒众生的桃花眼。


“唉,臭小子,对我的老师客气点。”


一个殷勤万分,一个面无表情。这对师生恋估计长路漫漫,修成正果不甚容易。


纪墨寒已经把车开到了时速超过100码,但两个小时的路程说什么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赶到那一头。宋思迪看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豪华住宅区,而且外面已经开始零星飘起了小雨。


宋思迪已经走出了大楼,没有想到纪墨寒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去。现在她隔着窗明几净的玻璃看着里面硕大的沙发,还有自动咖啡机心里有些难受。自己怎么就不能和那货确认了再出来呢。现在再要进去除非重新按下季慕承的门铃,这里所有的访客都必须要有物业主的允许才能进入这幢高达二十八层的楼宇。


但她宁可现在在楼下吹着冷风,这过道里的风吹来实在冷得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为何这里七八幢大楼,从外面看上去都让人感到如此萧瑟,是因为所有的便民措施都在这幢楼里面。包括大型的超市,影院,健身房等等。那些SHOPING MALL全部都容纳在这幢外表毫不起眼的高楼里面,而且每一幢二十八层的楼宇却只有十八户住客。


等纪墨寒一个多小时赶来找她之时,只见在那大草坪上的儿童乐园中一个塑料房子里面,宋思迪从里面弯着腰走了出来。


“肖夫人,你这是——”纪墨寒看她从儿童屋里面出来,不明就里的有些发愣。


“挡风。”她冷冷地没好气回他。宋思迪想幸好自己机智,这里还有一个能临时遮风的塑料屋子给自己遮风挡雨。


宋思迪看着空空两手的纪墨寒,心里也真得一寒。现在外面下着雨,而且还是不小的雨,他连一把伞也不给自己带过来?可能纪墨寒也发现了这尴尬的一幕,南方虽然不冷,但阴湿的天气这又是大半夜,她一个女人穿了这么单薄,在斜风细雨中踩着高跟鞋摇晃的样子让他竟然想起了楚女。


这种时候他竟想起了自己儿时的那幕和现在竟然是如此相似的感觉。这个时候纪墨寒才突然第一次发现宋思迪的身形背影竟和他母亲如此的相似。他脱下自己的西装递到她的手里。


“肖夫人,遮下雨。”宋思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感激之色,也并不客气就拿着顶在了头上。


细密的雨滴穿梭坠落在空气,落入耸立的高楼大厦,像梦一样无声无息。车窗缓慢升起,一点点隔绝了这纷繁的尘世,喧嚣声也被阻挡。


宋思迪修长的手指竖在薄唇上,一脸沉思正盯着玻璃上倒映出的街景出神。车开得飞快,以致于每一处景物都没有来得及清晰,便倒退在模糊的视线里。笼罩在夜幕下的Z市,被一团团渐大的雨雾遮住,连那些闪烁的霓虹都没有往常那样的璀璨。


宋思迪盯着专注开车的纪墨寒一直看着,这个男人有一张英俊的侧脸。在这样静谧夜色下悄无声息的张扬到了极致。


“这个月扣你一半工资没有意见吧?”


纪墨寒没有发声,但是波澜极少的脸孔上爬上了一丝情绪。他一手解开了浅兰色的衬衫衣领,露出一小片坚硬的胸膛。最后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用一只手撑着头只用单车在开车。宋思迪看见那车速依旧超过时速八十公里以上。


“明天要去平安山,麻烦你要早一些过来。”宋思迪把自己的安全带又查看了一下,换了一下座位到纪墨寒的这边。


那人在反光镜中快速扫了一眼,低声闷笑了出来。原来这女人还真得又胆小还怕死。用这个方式来祭奠下自己那一半的工资也挺好的。


停在路口等灯,那里有一个很大的花坛缠绕着一面硕大的霓虹广告牌,在雨幕中不停的闪烁。那样斑斓的灯光照在宋思迪的脸上,很美。


“我想起一件事来了,上次那个被我们抓住的女的,后来怎么样了?”宋思迪突然想起被故意放走的大野芽衣来。


纪墨寒该要怎么告诉宋思迪呢?实话实说怕要吓坏她,怕她再也不敢将来面对莫开贤这样的恶魔。但是说假话呢他一时半会儿倒还没有想好。


“不知道啊,放走以后莫老板消停了这么久,我想他自己心里应该明白,我们已经知道了他那些伎俩。”


宋思迪想想也对,但心里总是有些莫名的不安。Z市和她的家乡S市完全不一样,这里鱼龙混杂,有你看不到的荣华富贵,也有你想不到的暗黑角落。在这里曾经年少无知的她是如此的幸运,如果没有碰见刘明,可能她到现在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野模吧。


外围的圈子竞争很激烈,没干过这行的,以为只要长得好看,或者肯劈开腿就谁就都能做?这么点金字塔顶端的有钱人,这么多一群又一群如潮水不绝的年轻姑娘们,而且没有几年就要给年龄所淘汰。更多的是在这个行业里面失足落水的比比皆是。


美女如云的外围圈子里面又有多少人能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宋思迪觉得自己能走到今天,也算是一半一半。她有一点的小运气,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任何阻碍都不能抵挡她想要前进的脚步。


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给人以惩罚。地狱是为了让生者从最初就不要背负罪孽而存在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013 
财富
8944  
积分
2753  
在线时间
1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2-20 12:46 编辑

曾经找到肖战她以为自己可以靠在他身上一辈子。但是结果却是如此的无情。她是真心爱上他,所以希望这份感情能最后修成正果。肖战死了,死得还如此的让她蒙羞。外表上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亿万的家产现在全部都在她手里,虽然遗嘱上写的是她儿子的名字,但到孩子十八岁之前肖氏这个庞大的帝国名下所有的一切都归她来掌管。


虽然金玉其外的肖氏集团,里面暗波汹涌有着不可察知的危机。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肖氏集团这块金字招牌依旧站在商场金字塔尖,甩掉其他企业还是绰绰有余,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而她宋思迪,现在就是这塔顶的女王。


有钱的人如果硬是要制定一个标准。在国外是看姓氏,看你的家族有多么的古老。比如耳熟能详的罗斯福、肯尼迪和布什家族等。而在我朝一提起有钱人,大部分人都会说,他的钱大概和挖煤的煤老板差不多。


如果这还不够形象化,那就说下帝都的房子。六,七万一平米,多少人奋斗一生都难以买到一套。可是有人就能拥有一百套这样的房子,据说这样一群人很多便是从煤窑子里出来的暴发户。当然很多这样的富翁都是从苦窑子里爬出来的老板。


而肖战进入煤矿业就是一个叫王兴宝的没煤老板提供的一次契机。


王兴宝十八岁的时候,家里兄弟姐妹有七个。他家里排行老三,平凡异常没有受到过任何重视。家境贫寒,又身体弱小的他很早就辍学,在平安的煤矿场上班,这挖煤是一份高风险工种,却也是当地赚钱最多的行业。但因王兴宝身材矮小,性格内向常常受到其他矿友的欺侮。终于有一次他实在忍无可忍和那些得寸进尺的人干了一架。虽然最后他没输了尊严,但是却也打得头破血流。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残忍,立足于人情淡薄的社会,如果不想受别人的欺侮,只有自己当老板。


但想法是简单的,真得做起来却还是一个字,原始资本在哪里呢?


王兴宝这人性格内敛,但是毅力却非同一般。为了筹集到资本,他踏破铁鞋,说破嘴皮,四处借钱和贷款,终于在三个月内竟凑足了十万元的老本。而且他怕自己经验不足还去请教了当时几个老矿工,询问哪里采矿最合适赚钱。


老矿工接过王兴宝手中递过来的上等香烟,给了他三点忠告,第一平安山表土稀薄,稍加剥离,就能发现土下的煤炭,进而露天开采和平硐;第二,这平安镇政府混乱,做官的龙蛇混杂且贪得无厌,多跑关系就能拿下开采资历;而最关键的一点便是,露天开采容易让山体遭到彻底破坏,造成塌方,因此采矿可多开洞口,但千万不可深挖。否则贪心不足,发生矿体坍塌最后全部心血便会付之东流。


他又听了老矿工的建议,在当地大学里面找了两个学地质的大学生。每人发了一千元的大红包。这些学生本身都是贫家子女,在当时镇上只有两百元人均工资之时,这些钱可不算少。这样王兴宝至少组建了自己的技术工程队。紧接着他跑遍了平安镇政府,上下多番打点后,政府人员掌中钢印“手起刀落”,将一页纸递给他,这事便这样成了。


千禧年之后的那些年,他是赚了不少钱。但因为挖煤跟风而起,诸多煤老板野蛮挖矿导致山体多处被挖得满目疮痍,多次发生严重塌方,死亡人数一多,便闹得人心惶惶。政府开始进行了整体搬迁,并限令禁止煤老板挖掘新的矿坑。


王兴宝急的是掉了不少头发,平安山整体采矿量下降,很多外地合作商都断绝了合作关系,他的矿场亦是不可幸免。


这个时候受到掣肘的王兴宝,决定主动出马赌上一把。他先贷款换了辆宝马商务车,买了套上万元的西装,提了一箱的五粮液,一路开到北部某大型发电厂。


大酒店的豪华包中,包括肖战在内几个大男人正襟危坐。听着王兴宝的毛遂自荐,这些个的国企大官知道他是个煤老板,有心想要戏弄他一下。当下就让他一口气干下一瓶五粮液就投五百万。


一瓶白酒谁能一口气喝下去?这个叫王兴宝的人还真得让他们几个人大开眼界。二话不说,拧开瓶盖就把这高度数的白酒一饮而尽,震慑了在场的众人,同样让肖战刮目相看。


这件事后,肖战主动找到了王兴宝谈项目合作,并由他提供全部的技术支持,钱他们四六开,王兴宝六,肖战四成。这在王兴宝看来肖战这个人十分的够豪爽义气,能设身处地将心比心的做生意。当时肖战靠着第一份婚姻已经有了一定的商场地位,他在王兴宝的眼中是那真正有文化和层次的那类人。


肖战提供给王兴宝的是货真价实的地质工程师,取而代之了之前两个一知半解的大学生。在这些新进技术人员的规划下,王兴宝仿照他地矿场开矿模式,留下两个煤炭最丰富的矿洞,一个在洞深十多米处,向下挖竖井。另一个则挖斜井,配以带式输送机,大大节约人力成本。


就在双方合作蜜月期最愉快之时,天降横祸在王兴宝身上。他常年在外跑生意,家里就一个独子。没有时间,就靠钱塞。孩子小学毕业,他也学着那些有钱人把才十二岁的儿子送到了国外去留学。刚满二十岁的儿子却因长期缺乏管教,在海外留学期间,竟从吸食du品一直到贩卖,终于在东南亚的坡县机场人赃俱获。坡县的法律十分严格,不用说这么大量的带du非死刑无疑。


王兴宝一夜华发,几乎倾家荡产都无法摆平这件事。最后还是靠着肖战出色的人脉才把王兴宝的儿子从坡县转到大马兜了一个圈子才把这条命保了下来。

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给人以惩罚。地狱是为了让生者从最初就不要背负罪孽而存在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013 
财富
8944  
积分
2753  
在线时间
1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2-22 

但王兴宝经此一事,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心思管理矿场,于是也怀着一份感恩之心把所有的股份全部都转给了肖战,自己拿了些钱便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面。


肖战和王兴宝不同,这矿业到了他的手里,一经包装变成了一家大型正规的民营企业,下面养活着上百号的人。


而宋思迪带着季慕承要去的就是自家的矿场。


第十一章、


当很普通的一辆车准时停在季慕承的跟前,他往车里一探,只见宋思迪穿了一套黑色的迪卡侬的运动衫裤,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没有化妆的脸上清爽素净,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大学生打扮。


“肖夫人,这身打扮还真得不同寻常啊。”季慕承盯着她的脸了打量了一会儿说道。


“彼此彼此。”宋思迪看着季慕承竟也同样的穿着一身更低调的行头。那件老头汗衫外面套着一条的确良的灰色外套。


一路上二人并无太多的言语,更多的时候一个头靠着窗,眼睛看着不断而过的景色,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另一个人就闭目养神,偶尔和开车的纪墨寒嘘寒几句。


到了平安山宋思迪带着季慕承算是实地考察了下他们煤场,不管那人有没有兴趣,宋思迪都像带着他一日游般做起了现场导游并提供全面的讲解。


有人说女人一旦认真起来,那个模样是美丽的。而且她不但美,而且还特别的养眼。好像吃惯了大鱼大肉,来到这个地方来顿农家乐就会觉得特别的舒心。季慕承对矿场没有多少心思,但对眼前这颇有趣味的肖夫人却越发有了兴致。


“肖夫人,你功课真得做得很认真也很仔细。但我对这些没有太大的兴趣——”


“季大人,那你觉得我们的矿场设施,人员,环境等等算是一个业内什么水平?”宋思迪容色无声的紧跟着一句,对他的没有兴趣似乎早在意料之中。


季慕承怔了一下,他又不是这个行业的专家,怎么会知道呢?但是从自己参观的外行人角度来说,他们矿场的设施配备,人员管理都属于在业界上乘水平。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看的是特例提供呢?”季慕承没有正面回答宋思迪的问题,只是很多人都会把最好的一面当成“样本”给人参观,等人一散这吹开美好的“样本”下面才是真正的黑暗丑陋的一面。


“说得也是对。不管今日给您看了多少我们矿场的管理环境,但总而言之还是出过事死了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对吗?”她眉间含着一丝自嘲。


季慕承嘴角一抿,不置可否。


“那对于做挖煤这样高风险的行业来说,全部零死亡率您觉得合理吗?好像医院从来都不死人一样。”


她这个问题说得犀利,倒是又把季慕承说得一时无言以对。他也不知今天到底跟着这女人来这里做什么。如果是为了下周投标之事,她想让自己改变主意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但仅凭着今日一日游就想简单的说服他,还真得是天真得有些看多了电视剧。


“合理不合理自然有相关部门来管,这不属于我的管辖范畴。另外肖夫人如果担心下周开标之事的话,季某虽坐在这个位上,但下面大大小小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们毕竟是公仆,头上乌纱最重要,徇私枉法之事谁也不敢明着做。”


季慕承是老狐狸,波澜不惊之下藏着一颗狡猾的心肠。他今日能开门见山和宋思迪直接说到开标问题已经算是很给她面子,省得让其再一个人独角戏演得太累。另外这不敢明着做这句话说得大有玄机。不能明那说明可以暗。但暗这东西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面欲壑难填。


纪墨寒在一旁跟随着,心里暗忖这下宋思迪预备了好几天的功课算是白费了。和这样的官场老狐狸你把遵纪守法,好学生的一面拿出来有什么用呢。季慕承的人他或许没见过几回,但名字如雷贯耳,能在他父亲韩吾峰的口里一直提及的人都绝非善类。


宋思迪就像一只羊入虎口待宰的羔羊,兜兜转转怎么都逃不过那人的手掌心。昨天他或许还在想季慕承果然在女人方面特别有操守,很难用美人关来攻破。但看今天他能跟着宋思迪来到这样的地方,还看上去挺有兴趣的模样,这只狐狸看上去似乎对这送上门来的猎物有些想法了。


他这种人不屑和普通商人用钱来买心,要得是心甘情愿。大凡能来到他这里的人都是有求于人,所以筹码在他手里,要不要玩这局游戏都是他来说了算。宋思迪从来都没有在商场上混迹过,顶着个巨商遗孀的头衔就想和季慕承谈斤论价似乎是算计过头了。


纪墨寒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来不久的将来他可能要重新再换地方了。这女人有些地方和他的楚女有几分相似,那倔强的眉眼,说话的口气都没来由的让自己激发莫名的同情心。这种泛滥无用的情绪他纪墨寒是绝对应该在发现苗头的时候就及时扑灭。


“吃饭时间到了。”他看着宋思迪一副失魂落魄呆滞的模样,终于开口缓解下现场的尴尬。


“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一早到现在就喝了点稀粥还真得有些饿了。”季慕承不想为难这个小寡妇。肖氏集团在肖战死后,还能做到这个今日这个份上也算是让季慕承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


不管宋思迪背后是否有高人在相助,冲着她这份难得认真执拗的心就已经让季慕承觉得难能可贵。


小村庄里面饭店就这么一二家,也不用费劲心思找。乘着宋思迪上厕所之际,季慕承终于眸光一转对着坐其身边的纪墨寒开口低声道。


“你父亲知道你在肖战这里做司机吗?”


纪墨寒眼中神色微变,隐约掠过一丝轻波,随即唇角飘上一抹邪魅惑人的笑痕。


但王兴宝经此一事,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心思管理矿场,于是也怀着一份感恩之心把所有的股份全部都转给了肖战,自己拿了些钱便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面。


肖战和王兴宝不同,这矿业到了他的手里,一经包装变成了一家大型正规的民营企业,下面养活着上百号的人。


而宋思迪带着季慕承要去的就是自家的矿场。


当很普通的一辆车准时停在季慕承的跟前,他往车里一探,只见宋思迪穿了一套黑色的迪卡侬的运动衫裤,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没有化妆的脸上清爽素净,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大学生打扮。


“肖夫人,这身打扮还真得不同寻常啊。”季慕承盯着她的脸了打量了一会儿说道。


“彼此彼此。”宋思迪看着季慕承竟也同样的穿着一身更低调的行头。那件老头汗衫外面套着一条的确良的灰色外套。


一路上二人并无太多的言语,更多的时候一个头靠着窗,眼睛看着不断而过的景色,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另一个人就闭目养神,偶尔和开车的纪墨寒嘘寒几句。


到了平安山宋思迪带着季慕承算是实地考察了下他们煤场,不管那人有没有兴趣,宋思迪都像带着他一日游般做起了现场导游并提供全面的讲解。


有人说女人一旦认真起来,那个模样是美丽的。而且她不但美,而且还特别的养眼。好像吃惯了大鱼大肉,来到这个地方来顿农家乐就会觉得特别的舒心。季慕承对矿场没有多少心思,但对眼前这颇有趣味的肖夫人却越发有了兴致。


“肖夫人,你功课真得做得很认真也很仔细。但我对这些没有太大的兴趣——”


“季大人,那你觉得我们的矿场设施,人员,环境等等算是一个业内什么水平?”宋思迪容色无声的紧跟着一句,对他的没有兴趣似乎早在意料之中。


季慕承怔了一下,他又不是这个行业的专家,怎么会知道呢?但是从自己参观的外行人角度来说,他们矿场的设施配备,人员管理都属于在业界上乘水平。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看的是特例提供呢?”季慕承没有正面回答宋思迪的问题,只是很多人都会把最好的一面当成“样本”给人参观,等人一散这吹开美好的“样本”下面才是真正的黑暗丑陋的一面。


“说得也是对。不管今日给您看了多少我们矿场的管理环境,但总而言之还是出过事死了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对吗?”她眉间含着一丝自嘲。


季慕承嘴角一抿,不置可否。


“那对于做挖煤这样高风险的行业来说,全部零死亡率您觉得合理吗?好像医院从来都不死人一样。”


她这个问题说得犀利,倒是又把季慕承说得一时无言以对。他也不知今天到底跟着这女人来这里做什么。如果是为了下周投标之事,她想让自己改变主意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但仅凭着今日一日游就想简单的说服他,还真得是天真得有些看多了电视剧。


“合理不合理自然有相关部门来管,这不属于我的管辖范畴。另外肖夫人如果担心下周开标之事的话,季某虽坐在这个位上,但下面大大小小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们毕竟是公仆,头上乌纱最重要,徇私枉法之事谁也不敢明着做。”


季慕承是老狐狸,波澜不惊之下藏着一颗狡猾的心肠。他今日能开门见山和宋思迪直接说到开标问题已经算是很给她面子,省得让其再一个人独角戏演得太累。另外这不敢明着做这句话说得大有玄机。不能明那说明可以暗。但暗这东西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面欲壑难填。


纪墨寒在一旁跟随着,心里暗忖这下宋思迪预备了好几天的功课算是白费了。和这样的官场老狐狸你把遵纪守法,好学生的一面拿出来有什么用呢。季慕承的人他或许没见过几回,但名字如雷贯耳,能在他父亲韩吾峰的口里一直提及的人都绝非善类。


宋思迪就像一只羊入虎口待宰的羔羊,兜兜转转怎么都逃不过那人的手掌心。昨天他或许还在想季慕承果然在女人方面特别有操守,很难用美人关来攻破。但看今天他能跟着宋思迪来到这样的地方,还看上去挺有兴趣的模样,这只狐狸看上去似乎对这送上门来的猎物有些想法了。


他这种人不屑和普通商人用钱来买心,要得是心甘情愿。大凡能来到他这里的人都是有求于人,所以筹码在他手里,要不要玩这局游戏都是他来说了算。宋思迪从来都没有在商场上混迹过,顶着个巨商遗孀的头衔就想和季慕承谈斤论价似乎是算计过头了。


纪墨寒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来不久的将来他可能要重新再换地方了。这女人有些地方和他的楚女有几分相似,那倔强的眉眼,说话的口气都没来由的让自己激发莫名的同情心。这种泛滥无用的情绪他纪墨寒是绝对应该在发现苗头的时候就及时扑灭。


“吃饭时间到了。”他看着宋思迪一副失魂落魄呆滞的模样,终于开口缓解下现场的尴尬。


“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一早到现在就喝了点稀粥还真得有些饿了。”季慕承不想为难这个小寡妇。肖氏集团在肖战死后,还能做到这个今日这个份上也算是让季慕承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


不管宋思迪背后是否有高人在相助,冲着她这份难得认真执拗的心就已经让季慕承觉得难能可贵。


小村庄里面饭店就这么一二家,也不用费劲心思找。乘着宋思迪上厕所之际,季慕承终于眸光一转对着坐其身边的纪墨寒开口低声道。


“你父亲知道你在肖战这里做司机吗?”


纪墨寒眼中神色微变,隐约掠过一丝轻波,随即唇角飘上一抹邪魅惑人的笑痕。


“季叔怎么认出我的?”


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给人以惩罚。地狱是为了让生者从最初就不要背负罪孽而存在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