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7 | 浏览:5073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豪门遗恨》作者:sauciness2017(91原创首发完结)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2441  
精华
帖子
649 
财富
5238  
积分
1045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这个封面很有感觉呢,是自己做的吗?写的也很好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2441  
精华
帖子
649 
财富
5238  
积分
1045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3256  
精华
帖子
637 
财富
5412  
积分
1162  
在线时间
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9-3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1-29 13:13 编辑

是夜,夜深人静之时。她一直看着门外的缝隙里,漏出的光亮里一个黑影停在她的门口。大野芽衣蜷曲着身子假装睡着,手里紧紧握着那支钢头尖锐的帕克笔。


那个保镖似乎是迷恋上了她这样一具性感尤物。本来今晚不是他值班,但想尽办法和其他人换了班,此刻又要来她的房间里面寻欢做愛。大野芽衣眼中露出一丝寒意,这是自己要找死的事情可怨不得她。


一双粗糙的大手慢慢掀开她的毛毯,在她浑圆的臀部摩挲了好久。那急促的呼吸声带着胯下坚挺的兽欲和她交织在一起……


男人的头无力的垂落在她的香汗淋淋的身上。那脖颈的动脉上还插着一只泛着银光的钢笔。血汩汩往外直流,带着浓烈而黏腻的血腥气。大野芽衣住得地方在在三楼,虽然高了一点,但是把床单撕破连在一起,承载她不足一百一十斤的体重还是绰绰有余。


她顺着窗户慢慢的往下滑下去,事情似乎比自己预想得要简单很多,这里一共有三个保镖除了死在她房里的,还有一个在卧室外的走道旁,楼下客厅还有一个。她现在就是小心避开客厅的那个。


她滑到一楼的时候,那个保镖正背对着她在看电视。大野芽衣心里紧张之余却是掩藏不住的喜悦。她落在一楼柔软的草坪上,凭借她曾经当过警察的身手翻过区区一堵墙还是难不倒她。


好不容易逃离了那个地方,她沿着公路一路狂奔,终于在靠近一处加油站的地方找到电话亭打了一通电话给莫开贤。那边马上安排了人来接她回去。同一时候,她那组破译的密码是告诉莫开贤那藏着微型录像机的地方。


午夜时分,白天里城市的喧嚣、嘈杂,仿佛都已被这些幽深宁静洗涤殆尽。从大野芽衣逃出来不过半个小时里面,莫开贤已经让人潜入肖战停在港边的那艘游艇里面寻找到了需要的东西。


这一切似乎进行的太过胜利,当莫开贤从手下那到微型录像机的时候略微迟疑了一下。当他打开录像机里面的内容之时,瞬间脸色发白,五官都扭曲在一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把录像机里面的内容放给逃出来的大野芽衣一看,里面哪里有肖战的影子,反倒是那个虎腰熊背的影子正在干着不堪入目的性虐游戏。大野芽衣一看,顿时也脸色错愕万分,这里面的人怎么老母鸡变鸭成了莫开贤?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同样表示出极大的惊讶。


莫开贤嘴角一搐,眼睛半眯终于知道怎么给耍了。


“芽衣,我终于知道为何你逃出来这么轻松了。原来是他们要你故意逃出来的。”


大野芽衣此刻的神色变得极其紧张。这下说来她根本没有完成任务,反而把这幕后主谋彻底地得暴露出来。那她的妹妹怎么办?她怕莫开贤会因为此事对美香进行伤害。


“莫先生,我——”


“芽衣,你的身份给暴露了。”


他的眼神十分渗人,大野芽衣还来不及张口说什么,就被脑后重击了一下晕倒了过去。


“这是刘脩做的,还是那个小寡妇干的?”莫开贤看着倒在地上的大野芽衣,眼中凶光而闪。自己活到这把年纪,这还是第一次给耍得这么惨。


偷鸡不着蚀把米现在自己反而变成了被威胁的人。这盘录像带不知何时给人偷偷录下,看来他在肖氏里面安插的人也应该全军覆没了。别说什么股权可以拿到手,单凭着这一条录像带如果公布在网络上,明天他的莫氏企业就准备改朝换代吧。


同一时间在肖氏集团的顶楼,纪墨寒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身边的刘脩递给他杯一等特级柏菲酒庄产的Château Pavie。


“墨寒,真有你的啊。我想莫开贤看到自己那张脸的样子一定吓得要哭了,哈哈哈——”刘脩和纪墨寒一直就像明教的左右护法。刘脩在明,纪墨寒在暗。前者帮着肖战打理公司的各种业务,成为其不可多得的首席助手。而后者是他的私人保镖,甚至很多连刘脩都不知道的事情肖战都会让纪墨寒帮助自己解决。


刘脩好大喜功,喜欢被簇拥赞美的感觉。相比之下纪墨寒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冰冷如霜。认识他这么久,刘脩很少看到他笑,也很少看到他长篇大论。更多的时候,他总是充当一个很好的聆听着,他很少笑,笑也是一闪而过,能够藏匿自己情绪的男人,往往深不可测,也十分无情。


“你怎么破解那个女人的密码?”刘脩不可思议望着他,他自负自己科班出身,对于理数一直十分在行。但这六个密码他想了半天却也没有一点头绪。这纪墨寒不知什么背景十分神秘,但看着一个保镖本以为应该不会有这样一副好头脑。


但他却智勇双全,非但化解了这一场险象迭生的危殆,还漂亮的回击了莫开贤一拳。


“别墅里面我二十四小时都安装了摄像头,她第一次勾引我手下的时候我就知道她肯定是有目的。果然那一通电话我查了打过去的地方虽然用了伪装地址但还是能识破。那是莫开贤的一处秘密居所。大野芽衣以前在日本做过刑警,既然知道她的职业,要破解这密码其实就很简单了。”


纪墨寒说得云淡风轻,但其实当初大野芽衣就只说了在游艇里。游艇这么大要找起来谈何容易。大野芽衣也不傻,她当然知道偌大的游艇要找起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她的目的就是告诉莫开贤没有我,你是无论如何都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她之前刑警出身,怕时间拖了长了,纪墨寒他们会杀人灭。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自己先开始动手。


那个加油站里的公用电话早就安装了切听器,而且纪墨寒就在距离他们不到三米的地方盯着她。当大野芽衣坐上那辆车,他在隐匿的地方用一柄特殊的长枪把一枚跟踪切听器打在了他们的车尾。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1-22 16:17 编辑


根据大野芽衣所讲的地方,纪墨寒让人把莫开贤的那盘让人大开眼界的实战录像带替换了肖战的那盘。非但如此,这些人进出游艇的模样都给五千万像素美国军用的智能摄像机全部拍了一个正面清晰照,连脸上的雀斑都看得个一清二楚。


“录像带给你。”即墨寒从西装口袋中摸出一个U盘扔给刘脩。他的人物算是完成了,眼看着天已经快要大亮,他只想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要不要给肖夫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把蜷曲的大长腿拉长,打了一个哈欠。起身告辞便要离开。


“墨寒,你觉得肖夫人如何?”刘脩眼睛望着外面已经蒙亮发白的天际,摩天大楼下面夜晚的霓虹灯已经隐匿退去,崭新的一天在下面开始忙碌的零星几个蚁群的走动中又重复开始。


纪墨寒一百八十八公分的身高,腿长的离谱,几步路已经到了门口。听刘脩这么一说,脚步停了1秒钟。


“没印象。”


门被合上发生轻微的扣响。刘脩扶了扶金丝框边的眼睛,露出了森白的牙齿。很快你就会对她印象深刻了,刘脩在心里暗暗琢磨。


他跟在肖战身边这么久,不敢说看遍这天下的美女。但是肖战的眼光极高,好看的女人来来往往,很多只能用来暖床。曾经他看过这个叫宋思迪的小模特坐上肖战的坐骑,还和当时几个人开玩笑说,这个女人最多一个星期的新鲜感。


但一向自负自己好眼光的刘脩,这次却大跌眼镜。肖战非但没有玩腻她,还硬是买了十克拉的钻戒把她娶做了老婆。要知道肖战的两个前妻都是大有来头,身价非凡。即便是他自己都是这个城市里面屈指可数的黄金单身汉。即便有两段婚姻,但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女人的吸引力。


“她到底哪里有让肖先生娶她的资本?”刘脩还记得自己在肖战要娶宋思迪之前眉梢带了几许惊愕的问他。


“她就像宇宙的黑洞,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是惊喜?还是危险?你看这么多女人都巴结我,但是她不。但她是真得不需要我,不是欲擒故纵。那些和她吃过饭的人都会和我一样,莫开贤也是对她一言难尽。”


肖战对她的评价刘脩到现在还能一字不落的回忆出来,因为这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对一个女人最高的评论。刘脩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肖战,用迷恋一词放在人到中年,经历最丰富旺盛,很难出错的这样一个人身上似乎有些让人惊讶。


肖战不是那些贪恋女色的男人,更加不是一个碌碌无能的商人。相反他能走到今日的地步,那出尘的头脑,奋斗的精神,还有不择手段的性格都代表着他本身就是一个极具挑战的人。普通的人在他眼中乏味的程度就像泡泡糖。


“你知道人这一生其实都在寻找和自己相似又不同的人。一个有趣的灵魂远胜过容貌。或许她就是这样一个有趣而让我终生在寻找的女人吧。”


五年里面这个叫宋思迪的女人在肖战的身边活得低调却很出众。很多有猫腻的盛宴已经很少看见肖战的身影,更多的时间他会陪着这个女人去非洲打猎,或者去关岛玩些刺激的极限运动。


五年对很多男人来说都已经太长,尤其是对他这种身份地位的。宋思迪确实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理解范围之外。她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肖战沉迷在这具肉体里这么久却还依然有吸引力?或许真得如他所说,一个有趣的灵魂吧。


第六章、



奥马力的来访让肖氏集团非常的重视。


不管如何他们虽然及时阻止了莫开贤的阴谋。但是肖战终究是死了,他的死让肖氏的股票第一天差点跌停板。企业内部很多人都蠢蠢欲动看着这个遗孀到底要如何把这个庞大的企业支撑下去。


莫开贤是一只商场上最狡猾的老狐狸。即便不能一下子搞垮肖氏,但他依旧在背后进行着不少借刀杀人的小动作。但基于肖氏有自己一盘私人影带为要挟,他没有敢太大的动作。但是他心里并不慌张,因为他查过宋思迪的背景,十分的寒渗。几乎达到了无背景,无文化,无人脉的三无境界。


他对自己之前如此大费周章的去对付肖氏集团感到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肖战活着或许是一个很可怕的敌手,但现在他福薄命短,过早的去阎王殿报道了。留下这三无夫人和一个襁褓小儿还能有什么作为。


即便身边有个刘脩,但那个人他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过。


非洲的项目是他在那边贿赂了人动了手脚,非洲人文化落后,见钱眼开,所以肖氏这个支出庞大的非洲项目一旦搁浅,那个损失至少让他们股价再腰斩一半。还有政府里的那个大官季大人。有他的帮助接下来他们要参与竞标的那个矿场自己一定是志在必得。


他狂妄嚣张的不可一世,但他莫开贤就是有这样的资本。面对这利兹卡尔顿可以鸟瞰全香江最美的景色,下面充满风情的万国建筑群和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相互交映。这间二万八一晚的全景总统套房,他的面前正缓缓走来一个身材绝佳的混血美人。


基于肖战是死在女人的身上,现在他自己在这个事上也变得有所节制。但莫开贤是一个真正的色鬼,可以一日无钱,却不能一日没有女人。


“脱光了,爬到那边窗前给我去倒立。如果能坚持十分钟给你十万,以此类推开始吧——”


他已经不屑于普通的游戏,那全透明的落地窗前一个雪白纤秀的曼妙酮体倒立在地毯上做出各种花样的淫姿媚态,即便是手酸到已无法支撑,但为了十万元还是要拼尽全力。


华灯初上。


肖氏集团的八十八楼的餐厅今日来了将近二百名和肖氏企业有往来的客户。林丽今日精心穿了一件白色的抹胸晚礼服,前短后长,露出一双修长挺拔又白皙的双腿,顿时吸引了场上的全部吸引力。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1-22 16:17 编辑

在酒光交汇间她手里端着半杯葡萄酒的高脚杯,黑发飘扬轻松优雅地穿梭在宾客之间,小心翼翼检视着舞会里的一切,作为这此宴会主办发的负责人她务必要让这次接待会办得尽善尽美。


而且她是在英国读得大学,等一下奥马力毕竟是要让她来接待。她看了看门外,那个肖夫人现在还不知道躲在哪一个角落里紧张这次的见面会吧。林丽高昂的仰起头拿起酒杯缓缓走到刘脩跟前。


“肖夫人还没有来吗?奥马力先生已经到楼下了。”


刘脩对着林丽上下打量了下,果然是一个姿色诱人的性感尤物。但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和他是如此的相似。她很有野心也十分聪明,肖战曾一度和这个女人走得十分靠近,近到刘脩一度以为她会成为第三任肖夫人。


但自从宋思迪出现以后,林丽似乎就在肖战的世界里面渐渐消失。到现在为止林丽大概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为何会败给宋思迪。


果然她对着刘脩半真不假的奚落起宋思迪起来,但同时她也在狡猾的观察着刘脩对那个女人的态度。


“肖夫人在家还在喂奶吗?”


女人相互间的较劲他刘脩也见怪不怪了,何况这个女人是曾经最接近肖夫人座位的林丽。刘脩挑了下眉毛,对她这句话不置可否。但头也一直在往门外探望着。这客人都来了,主人还不出现似乎不太好。


“她没什么经验,这又是第一次接待外宾,给她点时——”


刘脩话音未落,只见大门口,明亮的灯光下宋思迪一头性感的长卷发散在雪白的胸前,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那一袭露肩高叉的黑色晚礼服把她承托的宛如黑夜里盛放的白莲充满了无声的诱惑。


更让人惊艳的是奥马力先生挽着她的手,二人竟同一时间来到宴会上。所有人一直以为奥马力是黑人,但是他的母亲是非籍爱尔兰人,所以他的皮肤让人看上去更像是拉丁南美一带的人。非但如此,他的中文说得还十分有模有样。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肖氏集团的副董汪道明先生。”她非常从容得体的为马里奥介绍着公司的人员,而且次序从高到低竟一点都没有错。


刘脩心里有些狐疑,宋思迪是在楼下偶遇奥马力的吗?但从二人之间的默契来看,似乎并不像是第一次陌生人见面。


乘着空隙的时候他才逮到机会悄声问她。


“思迪,你们是在楼下巧遇的吗?我怎么看奥马力好像和你很熟稔的样子。”


“我们在非洲就认识了。肖战那时不是和我在非洲狩猎吗,就是在那个时候遇上的。”


刘脩现在不得不佩服肖战到底就是肖战,就是在度假蜜月里面都不忘记生意。


觥筹交错的宴会进行到一半,到了跳舞的环节。只见奥马力的手轻轻抚摸着宋思迪的臀部,而她好像视若无睹似的,跟着音乐曼妙轻舞。镇定的眼神迅速环视大厅里的一切——一身穿华裳的宾客,穿着制服的侍者们,以及供应各式各样异国口味的菜肴和上好美酒的自助餐台。


这的确是个办得相当成功的宴会。她不得不佩服林丽果然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公关经理。这么大的场面她筹办得十分得体到位。


到目前为止,她也曾替肖战举办过不下十几次的宴会,但是她仍旧乐此不疲。每办一次宴会,她其实都会感到如履薄冰,丝毫不敢懈怠下来,深怕会出任何差错。即使在处理一些旁枝末节时,她仍旧是战战兢兢。话虽如此,但这份苦差事却也为她带来了无限的快乐和满足。


所有的一切看似都尽善尽美,但到了正式开宴的时候。


主厨准备牛油果虾肉沙拉当开胃菜,接着就是猪肉、花椰菜等杂烩,佐以上好年份酿造的特选葡萄酒。


但问题就出在猪肉上面。在第二道杂烩菜里拌有猪肉,然而奥马力却是非洲伊斯兰教徒,最禁忌的就是猪肉。此外,穆斯林的习俗他们更是滴酒不沾。于是在场一起陪同来宾客包括奥马力本人,瞪视着桌上丰盛的菜肴,虽有心想吃,却也无奈地不知所措。碍于主人的面子,只能不停的吃色拉和寿司卷。


林丽面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她知道自己闯祸了。因为在开出这张菜单的时候她没有给任何人包括宋思迪过目。这也难怪她,谁会想到一位非洲人竟然还是回教徒呢?但很明显现场的气氛尴尬起来,总不能让这么重要的宾客一直像兔子一样的吃草吧。


期间宋思迪悄悄离开了片刻,在室内打了几通电话,然后再回到宴席上来,让几个比较活跃的员工讲述一些中国比较有趣的见闻娱乐大家。其间餐厅的服务员们已利用这些时间把桌面清理得干干净净,并送上来一些可口的中国小点心。


大约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色香味俱全的道道菜肴已井然有序的开始端上桌来了。有北非的名菜汆羊肉丸、加了咖喱、番茄、辣椒等等非洲人最喜欢鲜嫩多汁的捞饭、还有一盘盘的烤鸡和鱼排,另外餐后还有精致的甜点、乳酪和新鲜水果,把整张大桌子布置得满满的,一扫先前那种令人尴尬的气氛。


在场众人都大快朵颐,却只有林丽除外。几次她和宋思迪的眼眸交错,她都能看到对方眼中有一种她不曾熟悉的东西在闪烁。


宋思迪跟着肖战这些年,她心思细腻对人性十分善于分析。这非洲人还分为洋派和土派两种人。许多政界、商界的人都属于“洋派”,而土派则是土生土长的当地精英,他们或是靠部族血缘关系上位,和中国人继承家业是如出一辙的道理。


所以在非洲国家若是要和他们做生意,必须要认真花费私见来研究他们的国情,了解决策者的思维,只有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莫开贤以为给点钱就行,但却没有去幕后好好了解下奥马力到底需要什么东西。奥马力是一个土派的商人,所以他并不开明知识面也不广。钱他或许并不缺,少得无非就是一份真诚的宾客至上的荣誉感。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5-31 13:08 编辑

此次宋思迪是把奥马力所有来中国的开销全部包揽,最好的头等舱,最豪华的总统包间,二百多业界名流和全体员工的悉数到场,周到的服务,热情的款待,这一切在非洲都是属于高级别的上层待宾之道。


和莫开贤相比,这些投入的金钱,时间和精力不知道是其几倍多。自然在奥马力的心里对此次中国之行非常的愉悦。非但如此,宴席后宋思迪让几个漂亮的俄国姑娘做最后的压轴秀。


等到晚宴结束,宋思迪坐上纪墨寒的车时,已是时钟敲过了十点。


期间刘脩或者其他人都有来电。但是她转到了语音信箱。今天真得好累,但她归心似箭要回去看着她的小天使。自己再坚持母乳喂养,但这一件件焦心力竭的事让她已经开始回奶,不过才一个月都不到的时间,她竟然都喂不饱自己的孩子。


她坐在车后看着车外依旧闪烁的霓虹,那朦胧的灯光在温暖的车厢内犹如催眠的图幻一般让她没过多久便深深地进入了梦里。


纪墨寒回头看她睡得如此香甜,一时踌躇不知道是不是该叫醒她。她的头安静地依靠在车窗玻璃上,半边的卷发挡住了她的容貌。那一袭黑色的礼服和林丽那套白色的晚礼服正好相反。除了稍微露出肩头,所有的一切都包裹在里面,但若是回过身来,那大大的开叉把她整片美好而白皙的背部一展无遗。


纪墨寒恍然间觉得这件衣服就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样,在她深藏不露的背后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那个叫林丽的HR故意把猪肉作为开宴的主菜想让主人下不了台面,纪墨寒站在一旁初衷只是想看看白戏。


但很意外的是,这个看似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却接二连三的给了他们惊喜。这后来送过来的菜式他一看就知道出自楼下五十八层的法国餐厅。但一般人不会想到去法国餐厅做回教的菜式。但只有了解国情的人才会知道奥马力所在的地方曾经一直都是法国人统治下的殖民地。长期的潜移默化,他们的口感早就也给同化。那些看似非洲菜其实仔细点也会发现在法料里面都长得大同小异。


看来这个女人确实下了不少功夫。纪墨寒对着车头反光镜看着后面熟睡中的宋思迪,他的嘴角牵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那张无暇可击的容颜在霓虹灯五光十色的闪烁下显得异常完美,犹如精心雕刻出的艺术品。他想了想还是让她稍微打个瞌睡。于是下车后依靠在车前,修骨分明的手指夹起一根烟送到薄唇中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的眼圈好看地慢慢消散在冷清的微风里。


第七章、




奥马力在肖氏集团得到了一张为期五年的契约书。这张契约彻底巩固了他和肖氏集团之间的利益联盟关系。非洲人大部分地区贫困,最缺乏的除了物资就是药品。而肖战在死之前的一年里面已经投资了家药厂,宋思迪承诺奥马力给他提供抗疟疾药物


钱是可以有可无的东西,奥马力本身在非洲的势力也不俗,金钱对他来说不过是多多益善而已。但是对于极其珍贵的药物资源是可遇不可求。所以这个利益的天平毫无悬念的就倒向了肖氏集团。

因为和奥马力的合作成功,肖氏的股票在马上又回升到原来的位置上。内部的股东们开始对这个小寡妇有些侧目相看。也因为这个原因,开始暗下答应卖出肖氏股票的那些股东纷纷开始回避莫开贤的电话和邀请。

蒋俊富这个事例告诉他们,隔岸观火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你永远不知道商场和战场一样永远存在着千变万化的可能。谁会想到这样一个从来都没有参与过企业事项,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家庭妇女竟然把这一盘棋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转危为安。而且她的对手还是号称商场之狐的莫开贤。


但这所有人里面最恨得咬牙切齿的除了莫开贤还有一人,就是林丽。作为一个海外归来的女海龟,而且还能在这么大的肖氏集团混到CHO(人事总监)的位置这么多年,除了和肖战那层关系,她林丽自然也是一个战场上白骨精。


肖战为人风流,外面女人不计其数。如果没有一点能力的话他照样不给情面。他在对公为私方面态度十分鲜明。没有能力的即便是他老子来,也照样从扫地做起。


但林丽就是憋不下去这口气,为什么他娶的是宋思迪。林丽曾经整整在纸上分析了一天,把这个女人从外到里都做了一遍公式,她怎么都觉得自己输给她是多么的脸面扫地。尤其是那天当肖战在公司公布自己要结婚之时,所有人的表情除了阿谀奉承外,都在暗下讨论她。那种讥笑的眼神她走到哪里都觉得跟到哪里。


所以她那天故意在招待奥马力的宴会上耍了手段。就是要宋思迪在众人面前出丑,她宁愿肖氏集团垮掉,也不想这个女人风光无限高高在上的往下俯视她。


“怎么会这样呢?”她坐在泡沫浴缸里充满了挫败感。“一定是刘脩在背后教她的吧。这个贱&人这么快就搭上男人了吗?”林丽一个人喃喃自语道。


此时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她心里烦躁,任何人的电话包括自己母亲的都不想接听。但是这讨厌的铃声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五分钟过去了,依旧在那边鸣噪得响个不停。


“哪位?”她终于忍无可忍的拎起电话,口气十分的生硬。


“林大美女,怎么火气这么大啊。还没睡吧?是我。”


林丽一听原来是蒋俊富。她冷然的心里轻哼了一声,对于这个人她实在并无好感,只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林丽知道他和莫开贤走得很近,此刻打电话过来一定是不怀好意。


“蒋先生,这么晚了你也还没睡啊。找我有事吗?”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1-29 13:40 编辑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这两个派之间矛盾积怨很深,为地盘和金钱权力争斗不休。他利用自己狱中建立的人际关系,从国外暗中重金找了一位职业枪手&暗杀了青雀会的当家人。当时没有人会怀疑这种事是除了大小马帮外的人所为,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马帮兄弟二人。


而莫开贤继续推澜助波私下让人约了性情暴躁的小马,暗中挑拨离间两兄弟间的关系,让二人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罅隙。没有过几个月,大小马帮便在自己人的相互残杀下被警方来了一个一网打尽。


他一箭双雕之下,非但除去了宣安市最大的两颗毒瘤,同时接管了他们留下来的所有产业。用最小的代价换得了最大的利益,莫开贤站上了人生的至高点。从那天起他白天带上正经商人的面具周旋在政商界,依靠大树好乘凉。晚上继续做着来钱最快的勾当,五毒无一不全,甚至比那些前者更胜一筹。


慢慢地一个小小的宣安早就装不下他的野心。通过更宽广的人脉关系他在Z市用相同的手段又很快的站稳了脚跟。莫开贤在和政商两界的人接触后发现,原来儒雅而恭顺这张面具最能博得人心,他脑筋十分灵活立马通过影响最深远的慈善来为自己招徕了良好的声誉。同时金钱和美色双管齐下控制了很多被腐蚀的灵魂为自己黑暗滋长的生意提供了畅通无阻的保驾护航。


这是莫开贤的传奇故事。但人们只会看见他们想看见的一面,在阴暗中的那面又多少人能知道下水沟里到底埋藏了多少森森白骨呢?


第八章、



非洲项目超出了众人的预想,竟然十分顺利的又重新继续下去。肖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两天大涨停,一改前期的低迷之态。


但是还有另外一件大事很快在某些媒体的推澜助波下有迅速把肖氏集团放到了风口浪尖上。中部平安山的煤矿发生瓦斯泄漏,造成三人死亡的恶性事件,而事故因为没有及时公开通报,现在被媒体天天追着报道,造成了不良影响。


原先大家的初衷都是为了公司,但是这其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便给别有用心之人逮到了机会。而且这次意外事故的发生难免会影响肖氏集团的下一次的矿场竞标。


“媒体的力量现在是绝对不能小觑。公关部的人安排一次记者会吧。”


宋思迪前脚才刚歇一口气,马不停蹄的便要再次披荆斩棘。其实当初煤矿接到事故报告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撤出井下人员四十多余人安全升井到了地面。但是人们的眼前只是盯着报道上那些死去的人和公司不作为来大做文章。即便是在按照国家标准赔偿后,依旧是拖儿带女的日夜来到矿场进行更多的敲诈。


“你想好了要应对的方法了吗?”刘脩习惯性的扶了下金丝框眼镜,那双犀利的眸子此刻藏在镜片下若隐若现。

“我想把事实和媒体说一遍,不要以偏概全来报道。”


刘脩扯开嘴角笑了笑,露出一排森白的牙齿。他是一个十分注重仪表之人,这一口贴片的超薄3D美白牙贴面,一颗牙就高达六千多人民币。宋思迪的表现已经超过了他原先的预想,确实现在发现肖战选择她并非是意乱情迷。这个女人有些意思。但是在商场上她依旧还是经验不足,事实是什么?大众喜欢听到什么,能调动起他们的兴趣就是事实。


先入为主,矿场死人的印象已经深入大家的心中,无论你再做后面的补救工作都是会给当做是理所应当之事。

“你有好法子吗?”宋思迪看他的面容里包含着一种对自己谙练未深的笑意。


“对付这样的无赖刁民,自然不能用光明磊落的手段。”刘脩的话意味深长。“先要把这些人劣根给挖出来,曝露在所有人的面前随后才能把你要说的那些内容再补充给媒体。”


“那今天的招待会算是要取消了吗?”宋思迪想想他的话也是很有道理。本来她也不是什么深藏闺阁,不知人间险恶的娇贵之人。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点上。现在给他一提点倒是觉得他的想法倒是一针见血击中问题的关键。


“那不用。早就知道这一关躲不了。你在忙非洲人事情的时候,我已经让纪墨寒墨寒去收集信息了。”他从西装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小的优盘扬了扬,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原来你早有准备了。”宋思迪翩然一笑,笑得媚眼如丝让刘脩心里十分动情。美人就是美人,不管何时任何举动都充满了诱惑的魅力。


他有些得意忘形,突然从对面起身坐到宋思迪一侧,悄无声息俯下身,灼热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和脖颈,当刘脩滚烫的手掌触及她一头长发时,宋思迪的指尖毫无征兆的突然颤抖了一下。


“你要怎么报答我呢?”他的轻佻让宋思迪的心里一阵反胃。身子不由一僵,眼睛朝着前方怔怔地看着背对自己的那张和肖战的相框。


“总有一天会报答你的。脩哥。”


她忍着想要抽他几个巴掌的心,嘴角牵起一抹浅薄的笑容。现在还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这个阴险的男人想要什么她心里明白,但是他的胃口到底有多大宋思迪还不清楚。


“那请我晚上吃顿饭吧?”他口吻暧昧依旧在得寸进尺的试探宋思迪的态度。


“晚上要去季要员这里。” 四目相视,刘脩在宋思迪的眼底看不出任何过多的其他情绪。


刘脩心里突然有些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未必如他想象的这么好控制。但更奇怪的是他听说她要去季要员这边,突然就莫名的心烦意乱而已。这个大概就是男人的本能吧。


“季慕承除了喜欢小赌意外,似乎没有其他不良嗜好。尤其女色一面,是非常懂得自我保护的人。”


“谈谈而已。别想多了。”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