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7 | 浏览:5077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豪门遗恨》作者:sauciness2017(91原创首发完结)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9-19 13:20 编辑

“韩慕尧,你好样的啊。你也喜欢宋思迪这小骚货是吗?呵呵——”他拉开衬衫上的纽扣,喝醉的脸涨得通红,直直地两只眼睛更是红得骇人。


第十九章、


荆府。


位于S市郊远西侧的别墅区。中式大宅的设计仅二十栋。户户邻水,每栋平均占地三亩,以将近四米的高墙围拢,组院落中的正房面阔是三开间及由四组木构架组成的三段柱子间距的房屋,传统中式院落格局的深宅大院。


暂时没有找到住处的韩慕尧此刻正在他们家的客厅准备叨扰主人几天。


“兄弟,你喜欢住几天就住几天。还有我就搞不明白了,你需要假正经干嘛(上班)?”


荆浩坐在韩慕尧斜对面的沙发上,扔出一瓶矿水给对方。水瓶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给人高马大的那人接个正着。


“你不要多嘴。我有你公司的20%股权的事情不许对任何说知道吗?”


“这些年光是我们荆氏分红的钱就够你妥妥这辈子取之不尽了。你是不是真得和你妈说得那样看上人家小寡妇了?”


荆浩速来是心直口快之人。韩慕尧刚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就差点全喷出来。


“滚蛋!”


“那你告诉我,为何要留在肖氏集团?”


“你人头猪脑吗?都告诉你了没人知道我在你公司有股权的事情。我不去工作吃什么?韩吾峰是谁?你觉得我能糊弄他?”


韩慕尧回答的滴水不漏,一时之间荆浩倒也是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抓着头皮若有所思的模样被那人看在眼角的余光里,眼神中露出一丝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这个话题马上要被轻松带掉的时候,突然他们的头顶上方的楼道上传来一个并不太又好的声音。


“那你住在荆浩家里似乎也不太妥当吧?既然都做戏要给你家韩厅长看,那索性一步到位去住他们的宿舍吧?”


那颐指气使的声音除了柳家的大小姐柳和还能有谁?韩慕尧眉头轻蹙后嘴角又轻起弯弧,没有想到柳和竟然这个时候在荆浩的家中,免不了他们二人又要来一番口舌之斗的乐趣。


“那个我说柳老师啊,这么晚了怎么还在你学生家里啊?今晚也和我一样准备留宿吗?”这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开场白。柳和修眉一挑,知道韩慕尧许久没有人斗嘴,今天免不了要和她唇枪舌剑。


“拜托,荆浩也是大三学生了。老师和学生的身份请你不要反复强调了。”柳和精致的脸上聚着和普通女子不同的一股子英气。


“哦哦,我明白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抓紧眼看明年就要过三十大寿了。准备何时请我吃喜糖啊?柳老师?”


“韩——慕——尧,你找死!”


瞬间一个带着杀气的靠枕以光速飞向韩慕尧引以为傲的俊容上。他头略微一低,却不偏不倚打在身后的花瓶上……
哐当一声,荆浩的脸都要扭成一团了。虽然只是一只花瓶,但那是慈善拍卖买来的,八千块啊,就瞬间在他们的战役中粉身碎骨在地上光荣牺牲。


“呵呵,我说荆浩。一言不合就开打,你觉得你的后半辈子扛得住吗?”


韩慕尧依旧口不饶人,只见又一东西脱离柳和的手中飞至其面前。幸好荆浩早有准备拦在两人之间,一本书就这么硬生生的打在他的肩头。


荆浩吸了一口气,转身对着韩慕尧沉声说道。


“玄鸡,不好意思,今晚请你住酒店去。”


“什么?”韩慕尧一愣,这是他第二次遭遇有异性没人性的待遇了。“荆浩,你为了一个女人,这么没义气?我们是不是好兄弟?”


“本来你是可以住多久就住多久。但是——”他摊开手掌指向柳和,又用另一只手指指向大门口。不言而喻,在喜欢的女人和兄弟面前,他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自己最正确的选择,请韩慕尧尽快离开。


“妄为我这么多年把你当兄弟对待,臭小子!”韩慕尧一时气急。看着那一脸嘚瑟的柳和,他才真发现人不能落难,否则连兄弟都靠不住啊。


“干巴蛋!”荆浩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毫不留情的把其赶出了荆府。


顶着一头的漫天星光,他只能在肖氏集团附近的连锁宾馆住了一晚。他是个夜猫子不到凌晨两三点是不会睡下,而廉价宾馆隔音差,他又特别敏感的一个人,翻来覆去直至四点才沉睡下去。不用多说,第二天九点的到职报道肯定是迟到了。


要知道跟着肖战他从来都没有在早上九点之前起身过,现在他的身份是市场部的一名新进职员。上班第一天就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市场部经理的脸色自然是十分难看。宋思迪没有给他特殊的待遇,连招呼都没有给部门经理打过,韩慕尧自然给狠狠地冷嘲热讽了一番,并旷工半天处理扣了工资。这还没有正式上班,自己已经破财?韩慕尧坐在办公室角落的椅子上一脸的哭笑不得。


下午所有市场部的人开了一场会。


肖氏集团是做矿业为主。但是现在医疗行业渐渐上行,对于一个公司来说能抓住商机便是企业能否长期昌盛的一个关键。这几年里面肖氏集团也开始和市内几家大医院做起生意,主要推销G国的X光设备。


但肖氏集团是半路起家,和那些专业的X光设备厂家相比,从名气和实力上都要逊色不少。而且这笔生意不小,各路人马闻风后蜂拥而至到市级医院推销他们的产品。


会议开了大半个小时,每个人看着一脸认真,长篇理论之下却没有一点实际的建议。韩慕尧坐在最后,加上会议室空气不流通,他有些头晕脑胀,两次借机出去厕所抽烟,在市场部经理的白眼下他总不能再出去第三次了吧。那索性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这和周公还来不及邀梦,他就被重重敲桌声给吓了一跳。只见那肥头大耳的蔡经理一脸怒意带着不屑的神色望向他。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纪墨寒是吗?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建议?建议——吗?”他话音未落,那边已经准备落井下石。


“这样吧,新人对我们的建议看来没有什么兴趣。那心里是不是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就把这个CASE给你怎么样?”蔡经理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


“我——那个——不太——”


“没事,没事。一个小CASE而已,权当练练手就好了。”


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瞌睡,手里就落下了这么一个棘手的案子。虽然看着蔡经理的一番话没有什么问题,但内心总觉得那张脸下的笑意有些不怀好意的味道。


茶水间里面,几个女职员聚在一起在小声窃窃私语,内容主题自然是环绕纪墨寒。他虽初来驾到,但人长得俊逸不凡,私底下市场部来了这样一位超级帅哥的消息已经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公司。市场部这块地方今日是人头攒动,来往的都是清一色的女性为多,而且都借着各种机会特别过来看看这职场新人到底长得有多么传闻中的丰神俊秀。


“新人不错啊。丽莎,你们市场部这次可真是来了个大帅哥啊。”财务部甲说。


“嗯嗯。我阅男也算无数了。像这样的超级帅哥也算是第一次看见。他这种身高和脸蛋不去做明星太可惜了点吧。”销售部的乙赞慕道。


“可不。但就是长得太帅了,引人嫉恨啊。你们也知道蔡经理是笑面虎了,这次把远大医院的项目塞给新人,这不是故意为难吗。”


说话的是王丽莎,蔡总的助理。她看着自己一手新做的指甲心里为新来的帅哥有些不平。谁不知道他们蔡经理是出了名对下凶恶计较,对上阿谀谄媚的三头两面之人。


“远大医院X光项目?这像话吗?本来我们公司就半路出道做医院的生意,即便是我们销售部老大出马都未必能拿下,他竟然丢给新人?”


“呵呵,你懂得。不能完成吗,责任都是下面人的。那帅哥看着迷迷糊糊的样子,估计这次要背锅了。这哪里是个小CASE,要是拿不下来,估计新人试用期过了就要滚蛋了。”王丽莎心里在想是不是要去私下“好心”去提醒新人。如果他日后被开除了,但好歹自己也算是帮过他,这样或许还有意外的收获。


想到这里,王丽莎嘴角牵起一抹暗笑,也没有心思再和几个人八卦下去。午饭之时故意找了一个空时,把纪墨寒拉到一边告诉他小心蔡经理,这次医院的案子公司的董事都十分的看重,毕竟是全新的投资方向,关系到公司的未来利益。所以这重任本来应该销售部那边来单肩,但不巧的事,他们手里有另外一个大项目,所以让市场部来接手。


纪墨寒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初来驾到就给暗中盘算了。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在学校里面,似乎那时很多类似的场景现在又扑面而来。不管你处在什么阶段和年龄总是会有心怀恶意之人,让他人去承担失败的责难和流言的攻击。


以前觉得这是一种道德丧失的恶念。但长大成人后,韩慕尧反而觉得这恰恰是一种高超的处事策略。因为万事如意总是很难做到,皆大欢喜的大结局也不太可能存在现实中。所以人们为了利益只能去寻找替罪羊,让他成为那个不幸的活靶子。而这些别有用心之人,你的软弱无能正是他们要寻找的目标。


对于韩慕尧来说,这是他活到二十五岁以来第一次像大街上很多普通人那样成为朝九晚五的一名公司职员。如果一个月以后试用期都没有过,就这么给公司炒了鱿鱼,他似乎没有脸面去对韩吾峰。


还有宋思迪还真得是自己见过最“冷酷”没有良心的女人。他这么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了肖骁,若是碰到别人家是把他当神灵一样供奉起来。这女人倒好,借着自己那句不想靠韩家的势力,还真得让自己从最底层做起了……


这边正想着这该死的女人,手机一阵震动。他低头一看还真得是说到曹操曹操就到了。


“韩公子,第一天上班还习惯吗?”


“嗯,还行吧——”韩慕尧硬着头皮。他是一个男人,怎么可以给个女人看扁。


“我没有和人事部打招呼,如果有人刁难或者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和我说?”宋思迪的话让韩慕尧一时语塞。他心里不知道宋思迪这句话的意思,是否知道了今天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但转念一想,肖氏集团这么大,主营业务也并非在此,她高高在上的,哪里可能会知道下面每天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刚进公司哪里有人会为难呢。一切安好,让肖夫人费心了。”


“那就好。下周有空的话想请你吃顿饭,谢谢你上次救了肖骁。”


“哦,忙。一份工作养不活大手大脚的我。所以,肖夫人的心意我领了。”


宋思迪放下电话,心里轻笑了一下。


骄傲的韩慕尧。傲慢的韩慕尧。


要征服这样的男人,宋思迪知道是不容易的。从他救下肖骁一刻起,这个人就在自己的心里烙下了一生的印记。这辈子她不会忘记他,如果他有喜欢的人,自己会送上祝福。但如果没有,她想要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是的,宋思迪觉得自己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疯狂。人家会怎么看她?一个丈夫死去没有多久的遗孀,一个有着并不光彩过去的野模。韩慕尧是个从小便是天才儿童的男人,何况他背后是权可喧天的韩家。


但,就和曾经嫁给肖战一样。宋思迪没有看上肖战的钱,同样也不是因为韩慕尧是韩吾峰的儿子。她越是慢慢了解这样一个人,越是觉得她和自己有时候是如此的相似。他们都有冷漠骄骜的外表,但是内心却有一种连自己都莫名的正义和火热。他能为了肖骁重新走入韩府,低头恳求自己的父亲。又孤身犯险去救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亲之人。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9-19 13:21 编辑

宋思迪在每一个翻来转侧的夜晚也会觉得那个高大冷漠的男人是爱上了自己。但仔细的想来,却真得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尤其是她和韩慕尧的母亲偷偷见过一面后,更是肯定他救肖骁的原因是复杂的,却并不是因为爱上了她。


“韩慕尧,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你连一顿饭都不给我机会,是怕人家的闲言碎语?还是怕爱上我?”宋思迪轻声的对着自己自言自语,双手合拢置于秀挺的鼻下,若有所思的模样中带着几许惆怅。


自己死去的丈夫肖战是个情场高手,宋思迪在和他的相处之中早前确实没有任何的负担。对于那样的男人,她只想做自己。因为肖夫人那张位置,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是自己的。既然毫无遐念,那怎么又会精心去设计,甚至于是用心呢?至于那些后来的事情,只是无心插柳罢了。


然而现在的韩慕尧,却在她的梦中出现了很多次。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上心最怕就是伤心。落在你心头的那人,始终都觉得做每一件事都是如此小心翼翼,生怕一个闪失便要失去他。


现在的宋思迪便是这样。即便请韩慕尧吃顿饭,她其实都选择了精心的理由,还要等在特定这个点上故意借关心其工作之余,才敢假装漫不经心的相约。却还是不料,他那声拒绝让自己的心怦怦直跳,仿佛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一样。


她的私人助理袁秘书几个小时前以后暗下打过电话给她,韩慕尧今天在市场部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了如指掌,那个人有时候穿着坚硬的盔甲,不是和自己一样都是为了自我保护吗?


热气腾腾的浴室中,刚整顿好一切的韩慕尧洗了把热水澡。对着厕所间的圆镜,他看着自己赤裸的上半身,似乎觉得有些开始臃肿。是啊,他现在连健身房都好久没去了,这原本精壮线条鲜明的身躯现在也开始迅速膨胀起来。


他是个有些洁癖的男人。万事都遗传了自己的父亲,连那种不可言喻的恶陋都如出一辙。他对酒店所有的床垫全部都过敏。无论你是超级五星酒店还是短租房,他只要躺在陌生的床垫上,就觉得背后有成千上百只臭虫在自己身上叮咬。所以无奈之下,他还是只能租了连锁酒店的一个最靠角落的单人间,然后加钱把床给拆了,自己买了一个床垫放在地上,怎么看都似有一种凄凉的落魄感。


小小的房间里面,除了床垫其他都被他搬走了。电脑的蓝屏在不断闪烁,远大医院的几位负责人的信息此刻都在上面。说实话,这是一次没有胜算的项目。无论从实力还是人脉来说,他们肖氏集团在医疗器具这块都属于刚起步阶段。这次X光设备采购项目是一次大型的投标,先不说里面负责的人际关系,就是单拼产品品牌,他们肖氏都算不出是出类拔萃。

第二十章、

凌晨四点,微弱的曙光从远处透出一丝微弱的光芒打破了无尽的暗夜。韩慕尧终于合上电脑,唇畔带起一丝细微不察的微笑,或许从下个月开始他可以把这单人间换成大一点的房间。


远大医院的放射科的方主任此刻刚挂了一个毛遂自荐的推销电话。这每天蜂拥而至的人和电话接踵不断,让方晓文不胜其烦。这设备其实他们科系里面早就有了自己的定夺,投标不过是走个流程而已。但又不能明说。最后他干脆所有的电话都不接,但烦人的铃声却始终这么不讨人喜欢的依旧响个没完没了。


正在方晓文大为恼火之际,却从快递手里意外的接到了一份邀请函。他打开一看还是中英文对白,内容是一份邀请函。大致意思是说他们公司最近刚完成了一套X光设备,进行完工检测。但是所有的人包括老外在内对其中一些细节问题总是不能尽善尽美,所以希望由远大医院最杰出的X光专家方晓文可以亲临指导,以便于将来这套社会可以完美的推向国内乃至于欧美市场。


信中内容的措辞造句,字字都让方晓文的嘴角停留在一个弧度之上。尤其是那【专家】,同行中的【翘楚】,真正的【研究者】几个字确实都让他心里感到万分的愉悦。方晓文出身医学世家,他确实对X光设备做过大量的研究,并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厂家征求过他的建议,所以方晓文对这份邀请函十分的看重。尽管他时间安排其实十分盈满,但某些东西打动了他的心弦,方晓文还是想尽了办法基础了一天的时间去肖氏集团查看了那套设备。


到了工厂以后,他认真细查之下发现这套设备远远的好过他们要采购的人家,而且无论从设计还是细节方面都是无可挑剔。而且现场的设计人员都和自己一样是X光的爱好者,这样一来,他在给出建议的同时,无疑心里已经开始注意起这套设备。


但方晓文也有自己为难的地方,医院的采购部同样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并不是因为你方晓文是X光的权威就能全权做主这么大型的采购项目。医院的利益关系到所有人,包括那些最上面的人士。


他有些为难的同时,韩慕尧给同样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建议,是否可以在购买认定的品牌之余,可以也另外购买他们其中的几台作为备选。远大医院还有其他的附属医院,方晓文虽然不能做主既定的采购方案,但是他可以把肖氏集团的X光设备推荐给其他兄弟医院。


肖氏集团虽然初入医疗行业,但财大气粗。那些仪器和国内几个厂家相比,确实有着更胜一筹的精工之处。而且因为刚入这行肖氏集团为了推广,给出的价格竟然也比同类的几家设备要优惠很多。


虽然远大医院最后还是购买了其他公司的产品,但肖氏集团却意外收获了其他好几家医院的X光设备的订单,从销售策略来看这一招以静制动,声东击西的法子确实用得十分精妙。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韩慕尧没有一味的从销售入手,而是另辟捷径从人性上让远大医院的X光主任以学者身份来帮助自己成功的推销了公司的产品。


这一记漂亮的销售重拳让韩慕尧在肖氏集团瞬间从上到下变成了无人不晓的明星员工。没人能想到这个高个子的漂亮男人非但外貌出众,还有着一副不俗的头脑。


整个市场部因为这一意外的大单而下班后开了一个庆功宴。宋思迪事先没有说要过来,差不多等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才款款而来。公司董事前来,对整个部门来说肯定是受宠若惊了。韩慕尧也没有料到宋思迪竟没招呼就一个人来了。


她今天穿得十分随意,纯白T恤加一条牛仔裤,简单的把头发扎在脑后。整个模样看上去十分清爽,哪里像是一个为人母的女富豪,倒是更像学校刚毕业的女大学生。


难得公司老板竟然会亲临现场,蔡经理自然不会放过好好表现的机会。一番溜须拍马后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件事的策划者是他,而韩慕尧只是协助而已。市场部的人都知道蔡经理的为人,大部分人都低着头不做言语。宋思迪笑而不语,看着韩慕尧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倒像是这件事和他毫不相关。


“蔡经理,运营部这边的用户经理正好年纪到了退休。我想了下让你顶这个位置如何?”


宋思迪话语一出,本来还有些喧闹的场面顿时鸦雀无声了。所有人都知道运营部这个项目经理位置很多人垂涎已久。一年十万年薪这不过是账面上的工资,那些说不出的灰色收入更是只多不少。


蔡恒发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一个比较会巧言令色之人,但是要知道运营部项目经理这个位置,是需要综合能力均衡,涉及面极广,懂运营又要懂产品的人才能担任。


“肖夫人,这,您是说真的?”蔡恒发依旧有点不相信的脱口而问。


“嗯。是啊。医疗领域竞争激烈不谈而且我们又是新手加入。本来这次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却没想到你手下的人竟然这么能干。不,是蔡经理你的决策一针见血。我想了想,相比焦腾而说,你似乎更加适合眼前运营部项目经理一职。”


宋思迪的一番话让众人心里暗笑。果然上头的人不知道他们这经理是个不学无术之人,总是踏着下属的肩膀不择手段的往上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但既然肖夫人指名道姓,毫不犹豫的选了这个人担任公司的重任,其他人也只能附和着恭喜道贺。


韩慕尧不在意蔡恒发去哪里发财。但是他对于宋思迪轻易的就在一个小小的宴席上就决定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雾里看花没有了解透彻她自己公司的人员秉性,还是另有其他的心思?


饭后人散,宋思迪留了下韩慕尧。


“很久不见了,我们走走?”


韩慕尧一怔,这才不过一周多没见面而已。他智商虽然极高,但情商方面却犹如小学生般的幼稚。其实佳人在前,任凭是个男人面对着这样的女人都会有点心动。但韩慕尧却总是在刻意回避着宋思迪。其实她请自己吃顿饭而已,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但是那个电话后,韩慕尧却晚上失眠了。


秋风徐徐,两个人在清冷的大街上默然行走。两道人影被夜幕下昏暗的路灯拉得又深又长。


“那个,你真的要把姓蔡的放到项目经理的位置?”两个人沉默了许久,韩慕尧想了想还是决定善意的提醒宋思迪为好。这个主意是他自己想出来,便宜那个人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宋思迪因此而判断失误那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宋思迪眼角余光瞥他一眼,嘴角扯动了下。


“你以为这些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混上来的吗?”


“那还提拔他?宋思迪我还猜不透你了。”第一次韩慕尧叫了她的名字,就这么不经意间。或许他心里始终觉得这个女人是不简单的。曾经她做过的那件事情,也可以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了。当然他藏在心里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在韩慕尧心里这个女人有着柔弱的外表,但是眉宇和下巴里面透出的都是一股坚忍不拔的刚强。就拿现在的事情来说,既然知道蔡恒发的为人却还是先斩后奏,连董事会都没有通过就直接提拔任命他在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


韩慕尧像一堵墙挡在宋思迪的面前,把她笼在自己的阴影里,居高临下地低头看着她。


“世间唯有绝对的权力和利益才能够将一个人和体制牢牢地捆绑在一起。蔡恒发真得是如你们说的这么一无是处吗?中专学历一路爬到市场部经理这位置真得是靠所谓的运气吗?”她眼睛明亮,浅笑倩兮。


“靠阿谀奉承,借力上位。”韩慕尧直接的有些迫人。


在宋思迪的眼中,现在的韩慕尧是没有任何的虚伪。或者说这个男人在这层精致的皮囊下从来都没有存在一丝一毫的假。他的冷漠是种长期的自我保护,但是在这下面依旧有颗火热而正义的心灵。所以对于那些他看不上的人,那眼底一抹鄙夷总是藏不住。


“难道次次都能靠阿谀奉承而爬上来?你真的以为上层都是如此蠢不可耐?肖战真得可以容忍不学无术之人在他公司与他每日坐在一起开会?”


跟着肖战那些年,其实宋思迪虽然很少参与到他的公司里面去。但是肖战每每晚上躺在床上就会和她说说公司里面的一些事情。宋思迪就像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听着肖战把公司乃至商场上的很多事情变成故事般都娓娓道来。


而对于蔡恒发的一路向上却绝非是机缘巧合。


“你知道蔡恒发是哪里人?”


韩慕尧怎么可能知道蔡恒发是哪里人,但是看着名字发音,他回道。


“南方沿海一带。”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8-9-25 21:08 编辑

宋思迪点点头。但是接着说道。


“他是本土人。但是当时我们有很多生意都是和沿海的金融大都市申城在做。闲聊之时,他们很喜欢用方言来相互对话。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忌惮背着我们。但是后来看我们竟没有人懂方言所以胆子也变得大了些。”


“有一次,他们在饭局上悄悄地又在用方言私下做交流。饭后,就是蔡恒发偷偷告诉肖战他们背着肖战私下又在南方某地找了一家供货商,甚至是以次充好。”


这件事如果当初不是蔡恒发告知,定然会造成公司的损失,甚至名誉伤害。所以肖战在震惊之余对蔡恒发感激不尽。但是蔡恒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城市。家里也没有人在那边待过。


到了后来肖战才知道,蔡恒发得知肖氏集团频繁的在和申城做生意,他好几次作陪同样面临对方陌生语言的困扰,所以他去报了一个语言班,下班后便密集的去学习,短短三个月时间里面竟能听懂了大半。


这是一次平步青云的契机。肖战欣赏他这样的信心,带在身边一段时间里面发现,蔡恒发没有太大的商业智慧,但是他对人性的把控却是十分的杰出。确实他知道自己的劣处,所以会踏着别人的肩膀不断往上爬。让人讨厌却有时候无可奈何。


“那这次把他放到这么重要的位置单靠些伎俩总是不行的。” 韩慕尧耸耸肩,表示出自己的不屑。


宋思迪点点头,停下脚步意味深长得望向他。


“干嘛这么看我?”宋思迪的眼睛在暗夜里面像两抹天边的繁星闪闪发光却又带着几许摸不透的神秘。韩慕尧被她看得有些浑身不自在。似乎长这么大以来,很少有女人和自己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的相互注视。


她吹出来的气息里面带着些许的香甜,有一种典雅而温存的东西,这种东西如麦香,如混沌的月色,弥漫着,萦绕着,仿佛渗在空气中让人无法抗拒。


“没什么。下周有个展会在F国,现在蔡恒发既然升任了,那他这个位置的顶替者,上面还要考虑甄选下。展会时间有些仓促,想让你带着几个人先过去布展如何?”


韩慕尧想了想,因为楚祎在F国,他有时间还能过去看下。再说一个展会最多就一周时间,而且所有开销都是肖氏负担,这样的美差尤其是去这样的海外机会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所以韩慕尧没有过多的考虑就点头答应了。


但是到了那边,他才发现远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


这次F国的国际展会,参展的厂商里面大公司不计其数,也有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展厅的一些显著位置几乎全都给财大气粗的厂家占领,而那些小而无名的企业统统被挤到了侧厅或者角落里。


肖氏集团在国内不算是小企业,但是F国这样的展会他们的企业显然是处于相当平淡的。而且因为展台供不应求,显眼的地方超出了集团的预算,所以他们的参展位置并没有比那些晚来的或者默默无闻的小企业好多少。


开展的头几天,韩慕尧已经发现展台虽然在展览大厅中,却是一个死角的位置,还不如侧厅来得更好些。虽然在展厅内张贴海报或者广告,但是效果却不好。连续几日都是冷冷清清,无人问津,照此下去等于这次展会他们是白准备忙活一场了。


正当几人愁眉不展之时,韩慕尧却在会场里面兜兜转转发现了一个问题。于是他把原来做广告的大量铜牌马上找人在背面加上几行小字,并故意自让人小心撒在展厅的地板上。


很快前来参观的人们无意从地板上发现了一枚枚精致的小铜牌。在铜牌的正面是肖氏集团的LOGO,背面是一行小字——“持有此铜牌者,可到右侧第四展台领取午餐一份”。


于是本来门口罗雀的肖氏集团在第三天被捡到铜牌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同样的好奇心理,也带动了其他人一起前来。小小展台瞬间前真得是盛况空前,公司的名声极具提高。到了展会结束之时,他们已经预定了整整一千万的销售大单,丝毫不逊色那些占据天时地利与人和的知名企业。


展会结束后,照理韩慕尧在酒店都会按时和宋思迪通个电话,汇报下每日的状况。宋思迪对于这次意外的逆袭也表示出和别人同样的惊喜。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法子?我的意思,这么多公司派发礼品不在少数,而且就我所知好些大公司的礼品也价格不菲。但为什么你的礼品这么特别?”


韩慕尧刚洗漱完毕,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洗浴后的水珠。阳台的落地窗前反射出他高大矫健的影子。


“F国地大人稀,整个会场就一个餐厅,每天参展的人众多,一到吃饭期间必然是排着长龙,让人十分不爽。这是它们的一个缺陷地方,而且只要错过了用餐时间,别说没什么吃的,餐厅1点半左右就关闭,好多风尘仆仆晚到赶来的人,就要挨饿好几个小时。”


韩慕尧观察细致,竟然从中发现了展厅的问题。他继续说道。


“赠品是每家公司几乎都会准备的东西,所以没有什么优势。而且这次展厅的位置又十分不利,所以我才想到这个法子。一大早就让食品店送来热狗卷等简餐。来得人一边站在吃又没地方去,又吃人嘴短,所以只能站着听我们介绍。几十人中总会有一个买家,何况这一周来我们这边蹭饭的还真不少……”


他说得轻松,宋思迪那边也笑得开朗。突然韩慕尧顿了顿,语气一沉问道。


“宋思迪,这次是你故意安排的考验吗?”


“是啊。”


韩慕尧没有想到,她接着他的话连一声犹豫都没有。


“为什么?”


“蔡恒发的位置想让你顶上,但是上次我怕只是你一时的小聪明,所以这次再继续给你表现的机会。推你上这个位置,将来你也需要服众才行对吗?”


现在的宋思迪和当初他见到的那个柔弱的无助的女人,有着截然不同的一面。

“会展的位置也是你故意这么安排的吗?”

“这个倒不是。纯属是正中的位置价格太贵,超出预算范围了。”宋思迪从容一笑。转而说继续说道。”你看海外这块市场就给你负责如何?这样你也能经常来这边看看你母亲。”

宋思迪的心思让韩慕尧盛情难却。确实她想得十分的周到,以至于根本让那人无法推却。

“下个月发工资我请你吃饭吧。”

宋思迪轻轻一笑,也算是达成了吃饭的心愿。

风驰电掣的车影在他们身后一闪而过,路旁孤零零的走着几个行人,在色彩斑斓的灯光下,女子乌黑的长发飞扬着,隐约露出一抹红唇,妖艳,妩媚,又风情荡漾。

等他们走远之后,一辆低调的奔驰车的车门被摇了下来,车里的刘脩一脸阴郁的看着二人,眼神中的毒淬慢慢展开。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一脚踩着油门把这小子给立马撞死。他忍住了这样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自己太渺小了,这个男人姓韩,他知道韩家的势力可以让人上天入地。

但是宋思迪,他恨得咬牙切齿。刘脩对自己说过,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拿,自己得不到的女人也谁也别想要。他要毁了这个女人,就像她毁了自己一样。

六月的最后一天,平凡而渐入盛暑。谁也没有想到S市会被这样一条消息给炸开了锅。不知新闻社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肖战在游艇上的事情还是败露出来。一瞬之间,网上头条的点击率都给这条特大的消息给占据了好几天。

肖氏集团的股票一下子就滑入了低谷。这件丑闻的当事人还涉及了谋杀,肖氏集团一夜之间名誉扫地。宋思迪召开了紧急会议,但是无论事后再多的弥补都没有办法再挽回此事在民众心中的印象。

祸不单行的是,他们的矿区发生了爆炸,死了十几个矿工。连上头政府的人都出来说话要严肃对待。

肖氏手里的其他产业也莫名其妙的像多米诺骨牌产生了连锁反应,作为企业董事长的宋思迪被迫接受董事会的建议,从董事的位置退下,保留一定的股权。

在机场里,宋思迪带着儿子准备回自己所在的城市去。

韩慕尧问她有没有遗憾?

宋思迪说,这辈子当你什么都有的时候,却发现其实很多东西都在失去。她知道是刘脩在背后搞鬼,想让她一无所有,但是或许真是刘脩的无心插柳,宋思迪终于下定决定回家去找回失落已久的亲情。

韩慕尧对她说的话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会来找你的。”

韩慕尧在她进去的时候对宋思迪说。

但是在找宋思迪之前,他还要去解决下刘脩的事情。这种背后搞事的人最好就是交给荆浩,这种商业人渣他是最擅长搞定。

机场外面的天空辽阔而高远,韩慕尧抬头望着远处的飞机淡淡一笑。


——完结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5967  
精华
帖子
593 
财富
4290  
积分
978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1-16 
完结啦。撒花~~~还以为你这篇会像之前一篇那么长。这么快就完结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1

91UID
85730672  
精华
帖子
财富
25  
积分
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1970-1-1 
最后登录
2018-12-19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