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57 | 浏览:74656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婚如冬阳/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作者:锦红鸾(连载中) ...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0章是你干的吗
本来乔栋梁还觉得,丁佳怡再不对,乔楠那句不想让丁佳怡生下来的话,的确是太过分,没良心了。

    可是在听乔楠的这些话时,乔栋梁嘴巴上就跟糊上胶水儿似的,张不开嘴也没办法替丁佳怡辩解。

    乔楠发烧生病的事,过去还没两个月呢。

    当初乔楠是怎么从厨余桶里把明明没有过期的退烧药找出来,乔栋梁还记得呢。

    那天,妻子非要说给小女儿吃过退烧药了,然后又说药没了,过期了,丢了。

    妻子真的给小女儿吃过退烧药了?

    退烧药真的吃完了?

    还是退烧药真的过期了?

    没有,都没有。

    妻子再掩盖,存折的事情一闹出来,妻子非让小女儿缀学打工,到底是为了小女儿好,还是有别的心思,乔栋梁能想不明白?

    小女儿说的话越多,乔栋梁的脸色就越是难看,哼哧哼哧地呼吸着。

    “爸,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没告诉你,我觉得那是我的错觉,我也希望那是我病糊涂记错了。我发烧那一晚,不是下了很大的雨?我记得我明明把窗户关起来,免得雨飘进屋里来的。我明明记得,我是盖着被子睡觉的。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人来我房间,走到了窗户的位置。天亮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不但发烧了,被子不但在床角,而且一半还在地上,窗户更是打开了。爸,妈真的疼我啊!”

    乔栋梁受打击地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看着小女儿:“楠楠,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胡说!”丁佳怡眼眶红红的,脸更红,被乔楠给气红的:“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什么时候去过你房里开你的窗户了!”

    明明那天起来之后,子衿告诉她,乔楠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儿,脸通红好像不舒服的样子,她进乔楠的房间摸了乔楠的额头,这才知道乔楠发烧了。

    “你,你怎么可以无赖我,我我、我可是你亲妈!”

    “老乔,我跟你一屋,你自己想想那天晚上,我有半夜起来过吗?”丁佳怡害怕乔栋梁信了乔楠的“谎话”,连忙让乔栋梁回忆。

    “……”快要两个月前的事情了,乔栋梁怎么可能记得这么清楚。

    乔栋梁当过兵,人比较警醒,一般丁佳怡晚上起来上厕所什么的,乔栋梁的确是有点感觉,但太久以前的事情,乔栋梁哪有什么印象。

    乔栋梁一副记不起来的样子,差点没把丁佳怡气晕过去:“我没做过就是没有做过,是你自己身体不好,还赖我在雨夜里给开窗。你那个房间,我能乐意进,而且还要半年起来进去?我要早算计让你发烧,我能让家里留半颗退烧药,还被你给翻到打我的脸?”

    丁佳怡这说得不文不类,甚至叫人颇为尴尬无语的话,听得乔栋梁久久反应不过来。

    妻子这么说,也算是间接承认了她的确是故意把药丢掉,就是想让小女儿的病快点好,赶不上开学报名。

    不管窗户是不是妻子开的,妻子算计小女儿缀学打工的事是绝对错不了了。

    为大女儿花光家里的积蓄,却非要小女儿去补这个漏洞。

    面对这一点,乔栋梁的确没脸再向乔楠张口说,丁佳怡这个当妈的怎么可能不爱她。

    就像乔楠说的,这种母爱,谁敢要,谁要的起?

    “妈、妈,算了。楠楠不是说了,她可能是记糊涂了。指不定那个时候楠楠就已经发烧,把做的梦当成了现实。楠楠当时毕竟是病了,你你、你就当体谅楠楠呗。”看着越来越生气的丁佳怡,乔子衿一把拉住了丁佳怡,不想再让丁佳怡跟乔楠吵。

    “!”乔子衿这话一出来,乔楠眼睛一睁,瞪向了乔子衿。

    朱宝国的事情只是传闻,连半点证据都没有,乔子衿今天回来都跟她大闹了一通,猛往她身上泼脏水。

    这个时候,乔子衿真心实意劝丁佳怡别闹,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乔子衿对她,从来没有安过好心。

    被乔楠这么一退,乔子衿心虚地侧过身子,往丁佳怡身后躲了躲。

    随后乔子衿才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又挺着腰僵着脸色站了出来:“楠楠,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乔楠笑了,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

    直到现在,她竟还一直小看了乔子衿。

    上辈子,乔子衿能在出轨之后,把离婚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知道自己有尿毒症需要***把主意打向她。

    这么狠的一个女人,原来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露出了端倪。

    那天晚上,是真的有人进了她的房间,不但开了她的窗,而且还扯掉了她的被子。

    但这个人不是丁佳怡,而是乔子衿!

    “爸,我能说的是,我敢肯定那天晚上有人进过我的房间。要是你们觉得我在做梦,就当我在做梦吧。反正我发烧了,水都没得喝,我妈跟我姐还能高高兴兴吃西瓜,把发烧药当成过期的药丢掉还说我吃过了。就这样,你还说我妈是爱我的,我做那种梦也不奇怪。”

    乔楠吐了一口气,整个人显得被打击得不轻。

    在说了这句话后,乔楠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是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

    明明该让学生党感觉最愉快的周末才要开始,乔楠却觉得自己已经要过不下去了。

    她真的是乔家的孩子吗?

    她多希望自己可以不是!

    乔楠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比一百个巴掌还厉害,同时打了在场的三个人,直把三个人的腮帮子都给打肿了。

    “闹闹闹,一天到晚的闹。现在你高兴了吧,楠楠被你闹成这样,你心里舒服了?我对楠楠说,你是爱她的,我现在想想都觉得脸上臊得慌。家里的钱被你闹没了,跟楠楠的情份被你败光了,你满足了吧!我说过,从此以后,子衿的事情归你管,楠楠的事我来管。你要再敢对楠楠凶巴巴,老吼楠楠,唬着楠楠打工替你补洞,我告诉你,我们这日子就不用过了!”

    连番的打击跟刺激,乔栋梁哪怕在看到一直以来都还算乖巧的大女儿,都笑不出来的。

    要知道,这一切事情的源头,可不都是大女儿吗?

    “楠楠我问你,要去附中读书,是你的主意还是你妈的主意?”

    乔子衿没想到自己会出那么大的疏漏,明明那天晚上她在开窗之前,叫了乔楠几声,还推了推乔楠的肩膀,确定乔楠睡死了,她才大着胆子把窗给开了,并把乔楠身上的被子给掀开。

    没想到,乔楠竟然在跟她装睡!

    “我……”忽然被乔栋梁这么质问,乔子衿吓坏了,“我”了半天也没能答上来。

    “你吼什么吼,你刚才不是说,子衿的事我来管,乔楠的事你来管吗?这事儿,你不用问了。”丁佳怡将脸绷得紧紧的:“不过我不想让你误会子衿,这事儿是我决定的。”

    不过提是大女儿先提起的。

    大女儿说,要是上个好点的高中,以后指不定能考好的大学。

    “行。”乔栋梁笑了,只是这个笑容让丁佳怡和乔子衿看了心里直发毛:“除了学费再商量,以后子衿的生活费你自己搞定。反正家里的钱花完了,工作找不找,你自便。你为子衿花了五千块,都是我的女儿,没道理让楠楠吃亏。所以我的钱,除了给楠楠开销之外,我要存起来给楠楠。”

    说完,这回乔栋梁气得再次回房,还把门关得“砰砰”作响。

    丁佳怡伤心地拍着大腿:“这日子闹成这样,还过不过了?”

    要是老乔真的不管子衿,她要再不出去找份工作,子衿吃什么用什么?

    丁佳怡知道,这一次乔栋梁是认真的,就算乔栋梁还肯管乔子衿,肯定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什么好的,有用的都紧着乔子衿。

    女儿是自己养的,丁佳怡知道乔子衿肯定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为了心爱的大女儿,她必须找到一份工作。

    丁佳怡哪里想到,她闹了几个月,最后乔楠不但没有缀学,反倒是她这个在家当了十五年的家庭主妇却要重返社会,过起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一刻不得偷闲。

    乔家吵成这个样子,四人的心情都糟糕透了。

    丁佳怡在洗菜的时候,一边洗一边哭,她是没心情吃了,可是乔栋梁明天还要上班,吃不是吃是乔栋梁的事,但丁佳怡还是得准备。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父女俩了。”

    这两个个个都跟自己吵成那样,眼红脖子粗的,看她就跟看仇人似的,她还得伺候爷俩吃饭,她真是造了什么孽了。

    “妈,我帮你。”可以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乔子衿第一次不只是说说,真的伸出手帮忙:“妈,爸以后是不是真的只管楠楠,不管我了?”说着,乔子衿的眼睛就红了。

    明明她才是爸妈最喜欢的孩子。

    看到大女儿来了,丁佳怡猛地吸了吸鼻了,然后用衣袖在眼角擦了擦:“这事儿你不用管,不过子衿,乔楠发烧这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1章拒不承认 
乔子衿正在洗碗的手停了停,然后一脸的不自在:“没有,楠楠发烧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乔楠说?”乔楠说的话,丁佳怡是听进去的,她肯定没有干这事儿,老乔更不会做这事儿,家里就只有四个人,那么只能是大女儿。

    “楠楠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妈,你可别忘了楠楠那天额头有多烫。楠楠都病糊涂了,做梦当成是事实。楠楠疑神疑鬼,你可别弄得跟楠楠似的。”

    乔子衿甩了甩手上的手:“妈,你也不想想,我去附中的事情,爸才知道我们花光了家里的钱。要是李爷爷的事儿也被爸知道,爸得发多大的火。现在能让爸少生气,我们就得尽量做得好。刚才爸都没有再提楠楠那个梦的事,你也别放在心上,更别在爸的面前提。本来就没有的事,楠楠说梦话,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嫌惹爸生气的事情太少了?”

    天知道当乔楠提到那天雨夜晚发生的事情,乔子衿瞬间吓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亏得她爸没有继续追问这件事情,要不然她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露出马脚。

    乔子衿怕乔栋梁,但见着丁佳怡这个妈却是不怕的。

    被乔子衿连哄带骗威胁了一番之后,丁佳怡果然不再纠结乔楠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梦话。

    现在家里的烦心事够多的,要是再追究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了。

    听到丁佳怡喊吃饭,一开始,乔栋梁是不想出来吃的,都被丁佳怡给气坏了。

    可当他想到医生都说小女儿营养不良,乔栋梁把乔楠叫了出来:“楠楠,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别跟自己的身体堵气,咱爷俩吃饭去。”

    “好,爸。”

    乔楠立马就答应了,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自己过不去。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乔栋梁没有看妻子一眼,也没有看大女儿一眼,只是一门心思把好菜夹到乔楠的饭碗里,并叮嘱:“楠楠,多吃点,要吃饱,现在的你太瘦了。”

    “知道了。爸,你工作很辛苦,也多吃点,别亏待了自己。”

    乔楠也不客气地把肉菜往乔栋梁的碗里夹。

    以前这么一盘肉,乔家至少可以吃个两、三顿,现在乔楠使着劲儿的吃,一顿吃饭。

    他们一家子省吃俭用,最后存下来的钱,全花在了乔子衿的身上,亏死了。

    看着自己为大女儿回来特意烧的东坡肉,就被父女俩你一块我一块,就一顿饭吃了个七七八八,碗里只剩下三块,丁佳怡一阵肉疼:“子衿,你也吃,你读书辛苦了,该吃点好的。”

    说着,丁佳怡才把一块肉放在乔子衿的碗里,就又替乔子衿夹了一块,最后一块才往自己碗里放。

    看着饭碗里的两块肉,乔子衿动了动嘴,心里很不高兴。

    那么大的一盘肉,要是以前,大多都应该是她吃的,可是今天全便宜了乔楠。

    今天闹的事,大多都跟乔子衿有关,乔子衿没那底气夹肉。

    没想到,她爸说不管她就真的不管她,保管乔楠这个死丫头,把肉全夹给了乔楠,要不是妈替她夹了两块肉,只怕这次的肉,她一块都吃不到。

    “没错,楠楠,你读书辛苦,在学校里的时候吃好点,别委屈自己。”乔栋梁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五块钱,给乔楠:“这钱拿着花,我们做人虽然不能奢侈、浪费,不要去想不该自己的东西。但我们也不能苛待、委屈自己,知道吗?”

    “爸,你放心我都懂。”乔楠不客气地把五块钱放进口袋。

    乔栋梁跟乔楠的一唱一合,让丁佳怡老脸一红,乔子衿羞得都快要把脸埋进碗里去了。

    回了房之后,乔栋梁想了又想,妻子是很在意大女儿不假,可妻子对学校的情况并不是那么了解。

    如果大女儿不是在妻子的面前说过什么,妻子不可能有让大女儿去附中念书的念头。

    最重要的是,以妻子的性格,她不可能一下子做出花光家里积蓄也要帮大女儿换学校的决定来。

    要是妻子当真那么果断,妻子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离开丁家,寻找自己的人生。

    可是哪怕妻子脾气犟,但要不是丁家人要把她论斤卖了,她还会留在丁家,继续给丁家的人当牛做马。

    乔栋梁这么一想就明白,这事儿估计大女儿出了大力。

    大女儿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他不怪大女儿。

    他没办法接受的是,就算真要花掉这笔钱是不是该跟他这个一家之中商量一下而不是先斩后奏,甚至要等到楠楠提这件事,他才知道。

    丁佳怡要让乔楠缀学打工,乔子衿却不拦着,起因还是乔子衿为了读书花光家里所有的钱,一想到这一点,乔栋梁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大女儿为了自己的前途,对家人似乎有些算计过头了。

    所有的事情都挤在了一起,乔栋梁现在看乔子衿特别得别扭不舒服。

    刚才他那一番话,完全是在敲打丁佳怡跟乔子衿。

    乔子衿听懂了乔栋梁这番话中有话的话后,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垂着脑袋把碗里的饭扒完:“爸,我能跟你谈谈吗?”

    正好,这个时候乔栋梁也吃完了。

    乔栋梁放下碗,因为心里有气其实是不想跟乔子衿谈的,但最后还是应了一句:“跟我来书房。”

    父女俩一离开,乔楠立马放下饭碗,回自己的房间。

    反正从今天起,乔子衿不做家务,也休想让她做。

    看着父女三人一个比一个大爷,丁佳怡憋着一口气不敢发作,只能接着默默收拾。

    回房之后,乔楠盯着书本看了半天,可惜一个字也没看进房子里去。

    一会儿,乔楠做了几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现在她妈跟乔子衿犯的都是些“小错误”,乔子衿又是个聪明的人,知道爸才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所以不可能得罪爸,让爸一直对她失望下去。

    不管了,就算爸能被乔子衿哄好,她也不用再紧张害怕。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2章自我反省 
出了这么多的事,乔子衿休想再拥有像以前一样家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她要的并不多,就希望自己可以继续上学。

    至于乔子衿,只要以后乔子衿不来惹她,她也不会再多理会乔子衿。

    当然,要是她妈跟乔子衿还想像以前一样欺负她,让她吃哑巴亏,那么她肯定会像今天一样,反击她们!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乔楠就能看得进书了。

    书房里,父女俩面对面地做着,一坐下来,乔子衿就低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

    乔子衿哭成这个样子,乔栋梁长长叹了一口气:“行了,别哭了,你倒是告诉我,你在哭什么?”

    听到乔栋梁先开口,乔子衿松了一下,然后才抹着眼泪道:“爸,我知道我错了,我妒忌楠楠的成绩比我好。爸,今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其实,其实我今天之所以会这么急,也是为了存折的事情。我知道妈对我好,为了让我念附中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我也想好好念书的,可是家里书没有了,还被爸发现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爸,我心急,我害怕啊。我怕家里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却什么都回报不了你们,我越是紧张,这书就越是念不好。可是楠楠……楠楠考得再差,成绩都比我好多了,而且楠楠还是副班长,年年拿奖状,我什么都没有。”

    乔子衿的语气无助极了,似受伤的小兽一般,发出哀鸣。

    乔子衿的话虽然有些语无伦次,可是乔栋梁听明白了。

    无非就是乔子衿也知道自己读附中花得钱太狠了,偏偏自己在暑假的时候表现又差。

    家里有个亲妹妹做对比,大女儿这是担心自己错上加错,会惹父母的不喜欢。

    “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子的。楠楠是我的亲妹妹,我是姐姐,我应该对她好,照顾她才对。我怎么可以因为一直成绩比不上楠楠,就自卑呢。我以为,我去了附中,那儿的老师好,我的成绩一定可以上去,可以跟楠楠一样好。到时候,爸你有两个优秀的女儿,也好去见李爷爷。爸,对不起,我不想的。”

    看乔子衿哭得那么惨,乔栋梁忍不住就心软了起来:“好了,别哭了,再哭眼睛就得肿了。”

    “爸,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其实,今天的事我承认我是想让爸知道,楠楠也是个普通人,像我一样犯错。但也因为楠楠是我的妹妹,我才紧张。我不想看到楠楠接触了不该接触的人,然后真的学坏。爸,你要相信我,在这一点上,我对楠楠是好意,没想害楠楠。我唯一的错就是太着急了,听风就是雨,也不给楠楠一个解释的机会,就定了楠楠的罪。爸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

    乔子衿的认错态度良好,还自我检讨犯过的错误,乔栋梁还能拿乔子衿怎么办。

    乔栋梁叹了一口气:“子衿,我问你,今天楠楠还说了另外一件事情,你怎么看?”

    乔子衿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握成了拳头,然后脸上全是懵然:“爸,你指的是哪一件?”

    “楠楠发烧。”

    “爸,楠楠发烧跟我真没关系,我也相信绝对不是妈做的!”乔子衿当下否认。

    这件事情就算是在妈的面前,她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那你的意思是楠楠说谎?”

    “我不知道谁说谎,我知道的是,我没做这件事情。我跟楠楠是亲姐妹,我嘴上或许会说说楠楠,但绝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

    乔栋梁叹了第二口气,他也不相信不希望大女儿做出这种事情。

    可小女儿当时的表情、说的话,乔栋梁还历历在目,乔栋梁很难安慰自己,小女儿反应的事情只是她的臆想,并不是真实发生过的。

    “子衿,这话我就说一遍你听好。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以后也不再问。不过,相同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乔子衿的手指甲已经在她的手心掐出一个个凹痕来了。

    听到乔栋梁这句话,乔子衿知道她爸并没有完全相信她刚才说的话。

    “爸,我知道,你看我以后表现。”乔子衿勉强一笑,应了一句:“爸,那我回房做作业了。”

    “去吧。”

    乔子衿回房间的时候,经过乔楠的房间,眼睛狠狠地瞪了乔楠房门口几眼,这才打开自己的房门。

    乔子衿把房门锁上,然后抽出一本本子,用笔不断重复写着一句话:“乔楠**去死!”

    等乔子衿写了满满一大页密密麻麻的“乔楠**去死”后,心里才舒服了点。

    乔子衿把这一页纸的内容撕了下来,然后用火柴点燃,烧了个一干二净,这才真的拿出作业来继续做。

    “老、老乔。”晚上的时候,丁佳怡戚戚地进了房间,结巴地喊着乔栋梁。

    “有事?”乔栋梁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老乔,后天子衿就要去学校了。”丁佳怡僵着一张脸,跟乔栋梁过了小半辈子,她头一次觉得跟乔栋梁拿钱是一件非常难开口的事情:“就算以后子衿真的归我管,我出去找工作要花时间吧。可是子衿的饭钱?”

    乔栋梁淡漠地看了丁佳怡一眼,从兜里拿出六块钱交给丁佳怡:“拿去。”

    看到六块钱,丁佳怡抿了抿嘴:“才六块钱?”

    明明老乔给乔楠五块钱,乔楠一个星期五块钱,子衿两个星期才六块钱?

    更何况,乔楠只是初中生,子衿可是高中生!

    “以前,你给子衿钱,楠楠一分都没有,楠楠有说过什么吗?因为你的关系,楠楠从来都只能用、穿子衿剩下的,楠楠有说什么吗?六块钱是不多,但子衿拿去吃饭绝对够了。你要想给子衿多点钱,就赶紧去找工作。有了工资,你怎么管子衿,我不插手。”

    相同的,自此以后乔楠有什么事情,丁佳怡也别凑上来,一切都有乔栋梁管。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3章乔子衿借钱 
乔栋梁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真的下定决心了。

    妻子的偏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而且还非常严重,要是再把两个女儿交给妻子管,小女儿指定毁在妻子的手里。

    乔栋梁之所以敢把乔子衿交给丁佳怡管,一是丁佳怡本就偏心于乔子衿,让丁佳怡管着乔子衿,不用担心乔子衿不受重视。

    二来,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乔栋梁也只当乔子衿一直逆反,毕竟青春期的孩子都这样。

    从本质上,大女儿还是个好孩子,不需要他多费心。

    乔栋梁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了,丁佳怡无法反驳,拿着六块钱,想了想又从兜里拿出两块钱给添上,交给大女儿。

    “妈,不是十块钱的吗?”看着比上次少了二块钱,乔子衿有些不太高兴。

    丁佳怡气笑了:“你爸说的话,你都忘了?我现在还没有工作,这个家依旧得靠你爸。你还嫌八块少,你爸就给了六块,我给你添了两块。”

    丁佳怡以前也算是个本分的姑娘,可是在家里做了十五年的全职太太。

    乍然非要让她走上社会去工作,丁佳怡心里又别扭又不高兴。

    之所以会闹到这一步,还不都是因为大女儿的事。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丁佳怡心里也没多少舒服。

    看出丁佳怡心里也有一团火,乔子衿连忙笑了:“妈,你别生气。我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再不努力点,怎么追得上去,超过楠楠为妈你争一口气。现在外头都有资料卖,就是不便宜。家里吵成这样,我也不想再问妈多拿钱,想着自己每次的饭钱自己一点点剩,然后自己买。这不是一下子少了两块钱,我的计划被打乱,估计买资料又要晚了。妈,你别生气啊。”

    “真的是买资料?”丁佳怡怀疑地问了一句。

    上次那本小说的书,到底是给丁佳怡留下了一个阴影。

    女儿要买学习用品,丁佳怡不管怎么掐钱都要替大女儿把这个钱给掐出来。

    但是买那种浪费时间又不学好的东西,丁佳怡也不乐意。

    家里没有存款现在都成了丁佳怡的一个心病了。

    “当然是买资料。”丁佳怡用力地点头:“不过妈不着急,我自己一点点存就好了。不过这生活费以后可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就该吃不饱。”也吃不好了。

    去附中念书的,不是成就好的,就是家里有钱的。

    像乔子衿这种情况去附中读书的人也有,还不少,这些人大多成绩都是不合格的,于是附中直接把这些人放在一个班里,免得影响了学校里其他同学的学习气氛。

    这么一来,导致除非乔子衿在班里做独行侠。

    要不然,自己的朋友吃得老好,全是荤菜,乔子衿总不可能只吃素菜吧。

    也是去了附中,乔子衿才发现原来现在这个世道有钱人已经这么多了,她两个星期的生活费还没班里有钱同学一天的花销。

    想到这儿,乔子衿小嘴抿得紧紧的,眼里满是不甘和妒忌的神色。

    本来,要是乔楠去打工的话,她也可以过这种日子,都是乔楠不好,非要读书,对她一点都没有姐妹之情,为她这个姐姐多考虑一些。

    也不想想,妈怀了乔楠那一年,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

    乔楠缀学打工养她也是应该的,这是乔楠欠了她的!

    “你懂事,妈就高兴。放心吧,妈会尽快找到工作的,等妈有了工作,肯定还让你拿十块钱。不过子衿你还是要省一点的,有些学习用品还能用,就别跟以前似的全丢给乔楠。家里的存款没有了,妈总得想办法存一点。要不然以后家里谁生病了,都没钱看病。”

    家里闹饥荒,丁佳怡再疼乔子衿也是有限。

    “知道了,妈。”乔子衿咬了咬唇,勉强地笑笑应了一句。

    等丁佳怡离开后,乔子衿就一阵发脾气地猛打着自己的床。

    再有半个月就是国庆节,他们班里想出一个节目,她给排了一支舞,现在就差服装了。

    乔子衿自己是领舞,衣服还不能穿得跟其他人一样,她看上的那条领舞裙要卖十块钱。

    乔子衿最近的确是在省钱,但不是为了买什么复习资料,而是为了国庆表演的这条裙子。

    除非乔子衿这次去学校,两个星期都不吃饭才能省下这十块钱,要不然的话,她要么放弃这个节目,要么就是把领舞的位置让出去。

    乔子衿想了想起身,去敲了乔楠的房门:“楠楠,你在吗,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乔子衿的声音,乔楠先把自己的书本收好:“进来吧。”

    乔子衿推开门进去之后,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

    整个乔家,乔栋梁和丁佳怡的房间当然是最大的,乔楠这间房本是乔栋梁的书房,书房比乔子衿的房间大了一点点,不过这间房的采光特别好。

    当初乔子衿就想住这间房,可是丁佳怡不许。

    丁佳怡最初的安排是,最大的房间当然是他们夫妻俩个的,这个采光特别好的房间是儿子的,乔子衿现在住的房间作乔栋梁的书房。

    当然乔楠以前住过的房间,自然不是丁佳怡为乔子衿安排的。

    就因为生的是乔楠而不是儿子,乔子衿拥有了三等房,四等房成了乔楠的。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乔楠十五岁这一年,明明乔楠也不是儿子,却住进了丁佳怡曾经为儿子准备的房间里。

    乔子衿嘴巴一动,就把这事儿说了出来:“楠楠你知道吗,其实这间房本来是妈为肚子里的儿子准备,我想住进来妈都不许。”

    “所以呢?”乔楠无动于衷。

    乔子衿一愣,没想到乔楠的反应这么平淡,乔楠不该跟她一样义愤填膺,不满妈这种偏心眼的行为吗?

    “有事?”

    “有事。”乔子衿想起自己的目的:“楠楠,我想找你帮个忙,我记得你手里有钱,你能不能先借给我,我以后有钱了还你?”

    乔楠眉毛拧了拧:“借钱?没有!”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4章张良计过墙梯 
都说提钱伤感情,提感情伤钱。

    她跟乔子衿还有什么感情,这辈子,但凡是属于她的钱,她一分都不会再给乔子衿了。

    “怎么没有,如果你没有钱,怎么去买的旧书。楠楠,我们可是亲姐姐,你有钱宁可放在手里发霉也不借给我,是不是太无情了?”想着乔子衿的语气就软了下来:“楠楠,这次我有急用,真的!我只是跟你借,肯定会还你的。”

    “我说了,我没钱,那些钱我早就花光了。”乔楠一口咬定自己没钱:“还有,你要钱来做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缺钱。你要有正经事,跟爸妈说啊,爸妈亏待谁也不能亏待你啊。”

    说到后面,乔楠眼里闪过讽刺的味道。

    乔子衿是家里的大女儿,从小就听话乖巧,嘴巴还甜。

    乔楠知道,其实她爸一直挺看中乔子衿的,因为没有儿子,她爸甚至打过让乔子衿以后招个上门女婿的主意。

    只可惜,乔子衿从她手里抢走了陈军,以陈军家的条件怎么也不可能当上门女婿。

    乔子衿怀了陈军的孩子,她妈又在一边闹腾,她爸最后没办法只能答应让陈军嫁出去。

    也是这样,她爸就曾把招上门女婿的念头,转到她的身上。

    她妈怎么舍得把乔家的一切给她,就算要留也留给乔子衿的孩子。

    知道她爸有这个想法,丁佳怡就一直管着她,不让她谈男朋友结婚。

    就像现在这样,乔子衿明明犯了那么多的错,算计她这么多次,她爸还不是原谅了乔子衿,乔子衿在家里的待遇也没多少改变。

    乔楠叹气,算了,不想这些事情,反正她只要有书读,不让自己的利益受损就好。

    至于其他的,随她妈跟乔子衿折腾。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就是不方便问爸妈要,我才问你借的。我能要得着,还需要借啊!”乔楠曾经对乔子衿向来都是有求必应,乔子衿这都借了,乔楠的嘴就跟蚌壳似的怎么也撬不开,乔子衿心里还没灭的火就起来了。

    “呵呵呵。”乔楠冷笑:“你爱怎么说怎么说,两个字:没钱。”

    说着,也不管乔子衿,乔楠继续看书做作业。

    “你要不把钱给我,你也别想好!”乔子衿蛮横地从乔楠的手里作业本抢了过去。

    乔楠冷睨乔子衿:“你想让我把爸叫来?”

    “有本事,你就叫!”

    “爸!”

    看到乔楠真的叫人了,乔子衿的脸绿了一下,却还是有恃无恐地坐在乔楠的房间里。

    “怎么了?”小女儿叫自己,乔栋梁过来的时候表情还是挺好的,不过当他看到大女儿也在时,惊讶了一下。

    “爸,没什么,楠楠还在生我的气,我想向楠楠道歉,楠楠不高兴觉得我打扰了她看书。”乔子衿嘴皮子一溜,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说得好像全是乔楠的错一样。

    “楠楠?”乔栋梁才想张口数落小女儿这不该这么小气,都是亲姐妹,总不可能一直吵下去,不过乔栋梁很快就打住了。

    “爸,我能说的就是我没有!”乔楠也是被乔子衿的无耻给气到了。

    乔子衿现在才十七岁,就会睁着眼睛就瞎话。

    难怪上辈子她死之前,乔子衿自己出轨跟陈军离婚,被净身出户,最后还能把这件事情的责任全都推开她。

    “楠楠,你别生气了,其实我是真的关心你。我跟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乔子衿张嘴就演了一回。

    乔楠抬了抬下巴,气笑了:“行啊,姐,不就是个误会吗,亲姐妹哪有隔夜仇的,我原谅你了。来,为了表示我真的原谅你了,我们来抱一个!”

    乔楠可是从二十一世界回来的人,什么世面没见过。

    九零年代这会儿,Z国人的感情比较内敛,从来不会说“我爱你”这样的话,更不会有什么亲密的动作。

    不等乔子衿反应,乔楠张开手“热情”地拥抱住了乔子衿:“姐,我真的原谅你了,我们感情最好了。”

    突然被乔楠来了这么一下,乔子衿整个人都惊呆住了,僵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没等乔子衿反应过来,乔楠已经松开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比皮厚,比演技,太小看人了!

    两个女儿和好如初,尤其是小女儿用了这么热情的方法来证明,乔栋梁笑了:“子衿真的是越来越有姐姐的样子了,楠楠也是好样的,不小气,你们俩好好的,爸就放心了。”

    “爸,我要做作业了,要不你跟姐先出去?”戏演完了,该走人了吧。

    “对,你好好学习。”什么事都没有孩子学习重要,乔栋梁看向乔子衿:“子衿,我们出去,楠楠要做作业了。”

    乔子衿气得磨牙,真是见鬼了。

    以前的乔楠听话人还木讷,什么时候变成一条滑不溜丢的泥鳅,让她抓不住了?

    “爸,我也有作业,我能不能跟楠楠一块儿做?”乔子衿吸气,反正今天这钱要是拿不到手,她在家的两天就缠死乔楠了。

    乔楠抽了抽嘴角,狠啊。

    乔子衿不但无耻,还跟她耍无赖了,行,非要闹她是吧,那就闹!

    “爸,难得我们父女三个能在一起,爸,要不你拿本书坐在这儿看呗,我跟我姐做作业。万一我跟我姐遇到什么问题,到时候就跟爸一起讨论讨论,爸你看行不行?”

    “行。”

    向来跟女儿走得不近,想要默默做一个父爱如山的沉稳爸爸。

    难得父女三个可以坐在一起共享天伦,乔栋梁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从书房里拿了本书过来坐了下来。

    乔子衿手握成拳头,暗暗瞪了乔楠一眼。

    爸要是跟她们在一起话,她怎么可能还有机会问乔楠要钱。

    乔子衿有张良计,乔楠就有过墙梯。

    作为一个三十好几的“老女人”重生回来,要是连个十七岁的小姑娘都斗不过,乔楠表示她真的是白活那么多年了。

    重生或许的确是不可能让人长智商,可是能让人长见识,尤其是应对问题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方法,都会有长进。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5章又被算计了 
话已经放出去了,乔子衿再不高兴,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一起做作业。

    钱的事情依旧没有解决,本就对学习没多少热情的乔子衿哪里能做得进作业,磨蹭了半天,乔楠都快把作业做完了,乔子衿还只做了一页。

    一边看书,一边默默观察的乔栋梁发现这一点之后,暗暗皱了皱眉毛。

    果然,大女儿或许不是读书的材料。

    楠楠做作业一心一意,一点都不分神,效率也高,可是子衿完全不行。

    好在子衿是大女儿,等到大女儿长大,他给大女儿招个上门女婿,有他跟妻子照顾着,就算子衿成绩不好也不至于被人欺负。

    乔栋梁又望了乔楠一眼,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楠楠很出色,将来肯定有出息。

    乔栋梁清楚,但凡肯当上门女婿的男人,不管在哪方面条件肯定要差一点,但这样上门女婿也可以老实一点。

    要是楠楠找个优秀的男人,这个男人当然不可能让他们的孩子姓乔。

    这么想着,乔栋梁觉得自己的安排挺好的,然后就继续看自己的书。

    如此“温馨”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左右,乔楠已经把自己的作业和得以计划完成,就合上书,伸了一个懒腰。

    “现在挺晚的,你们俩也早点睡。”乔楠一有动静,乔栋梁就开始发话。

    “噢。”乔楠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就去刷牙洗脸,然后睡觉。

    就在乔楠以为自己解脱了的时候,却看到乔子衿穿着睡衣又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并且乔子衿的手里抱着一个枕头。

    “……”乔楠抽了抽嘴角:“什么意思?”

    “今天晚上我跟你一起睡啊。”乔子衿笑了,反正她有两天的时间,她就不信自己没办法把乔楠手里的钱要过来。

    之前跟乔楠好好说用“借”的,乔楠要是老老实实地“借”给她,她心情好手里有钱指不定真的就还了。

    不过这么一闹,乔子衿打定主意这钱一旦被她要过来,她绝对不还给乔楠,谁让乔楠给脸不要脸。

    “我记得你不喜欢跟别人一块儿睡。”至少,乔子衿从来不跟她一块儿睡。

    “你可是我亲妹妹,怎么能算是‘别人’呢,楠楠你看,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乔子衿拉着乔楠的手回了房间,热情得不行。

    回了房之后,乔楠打了个哈哈,在没从她手里拿到钱之前,乔子衿是赖定她了。

    赖就赖,谁怕谁啊。

    “现在睡不睡?”

    “睡。”乔子衿把枕头放在乔楠枕头的旁边,盖上被子就要睡。

    只不过,乔楠刚躺下闭上眼睛,乔子衿就开始说话了:“楠楠,我有点睡不着,我们就这么躺着聊聊天呗?”

    “好啊,你想聊什么?”

    “那个朱宝国真的是你同桌?”

    “之前我也不知道我的同桌是谁,不过现在估计是他吧。”反正初一、初二,她的同桌是谁,她完全没有印象了。

    “你怎么知道朱宝国会遇到危险,那么巧就被你给撞上了?”乔子衿的眼里闪过幽光,这是她最想不明白的地方。

    朱宝国被打的地方,肯定不是有人经常路过的地方,要不然的话,朱宝国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还要等乔楠叫人去救他。

    乔楠有自己的小秘密,这一点乔子衿早就知道了。

    直到今天,她跟她妈也没能把乔楠藏书的地方给找出来。

    乔子衿已经注意到,最近一个月里,乔楠每次在家里看书,看的的确是前两年四册的内容。

    所以,乔楠说前两年的知识点她忘了不少,肯定是真的。

    要是她想办法能够把乔楠的这套书给弄没了,乔楠没办法复习,少了四册学习内容,她就不信乔楠还能考得比她好。

    到时候,乔楠不去打工都不行。

    晕么一想,乔子衿整个人都精神了。

    “凑巧路过遇到的呗。”乔楠转头看了一眼两眼正在发光的乔子衿,乔子衿又在打什么主意。

    “凑巧路过,哪条路这么巧?”

    “……”乔楠抿了抿嘴:“大院就那么几条路,还能是哪一条路,自己想呗。”

    “楠楠,爸已经让你读书了,妈管不着,你那些书可以放家里了。而且上次妈又不是故意的,她不当心把你的跟我的混在一起卖掉的。这种错误,妈犯过一次之后,怎么可能再犯第二次。你放在其他地方,老这么去拿,也挺麻烦的。”

    “不麻烦。”

    “你还在生妈的气呢,妈生我们养我们,多辛苦啊。楠楠做人可不能这么小气,尤其是还跟亲妈发脾气。当年,妈为了生你可是受不了少的苦。你从来没有见过丁家的人,我见过,就因为妈生下你,你不知道,丁家的人怎么笑话妈,把妈给气哭了。我们那个外婆笑妈,上辈子造孽,这辈子又不积德,所以让乔家当了绝户头,生不出儿子。为了这事儿,妈生下你之后月子都没能做好。楠楠,你要懂事,要多辛苦妈一点,妈为你吃的苦太多了。”

    “不生气了。”有什么好气的,她都已经被气死过一回了。

    “不气就对了,以后在家要多听妈的话,妈让你干什么,你得听听,别犟。妈很快就要出去找工作上班,以后更辛苦。家里的一些家务活,你能干就多干点,让妈省点心。一家人和和睦睦,才是真的好。知道吗?”

    “……”

    乔楠翻了一个白眼,她妈去工作赚钱又不是为了养她,而是为了供乔子衿读书。

    凭什么好处都被乔子衿占了,替妈分担家务的活就得落在她的身上,想得真美。

    “楠楠,睡着了?”乔子衿没听到乔楠的回答,笑了:“还真是个孩子,把被子盖好,别踢了,要是这次再着凉,可别再怪到别人的身上。”

    难得乔子衿当自己睡着了,乔楠就由着乔子衿误会,自己正好可以睡觉。

    真的想睡的乔楠丝毫不知道,她已经中了乔子衿的套了。

    此时丁佳怡跟乔栋梁一脸怪异地把耳朵贴在乔楠的房门口。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6章谁也别想睡 
听到屋里安静下来,乔栋梁跟丁佳怡才把耳机收回来。

    两个人年纪加在一起都快一百了,竟然还要用这样的方式偷听女儿们的谈话,夫妻俩脸上有一点点火辣辣的。

    不过一想到大女儿的话,丁佳怡那个叫骄傲啊:“看到了吧,我早就告诉过你,子衿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她的心好着呢。今天乔楠的事,子衿的心的确是急了点,可是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是不希望自家的妹子学坏。”

    “她是家里的长女,应该有这样的心胸和思想觉悟。”乔栋梁的眼里出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乔子衿刚才的话,上表示出了对父母的关系,下表现出对妹妹的关心和叮嘱。

    当姐姐的,管教妹妹也是应该的。

    思想完全被丁佳怡拐过去的乔栋梁丝毫没有想到,乔子衿是长女,她动动嘴巴,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分给了乔楠,让乔楠做。

    长女可不光要动嘴,乔子衿自己怎么不动手呢?

    说穿了,乔子衿只是光打嘴炮,实干的事一点都没有。

    “行了,该睡了。”听到女儿们都睡了,乔栋梁拍拍丁佳怡的肩膀,两人一同回了屋。

    当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丁佳怡突然问了一句:“老乔,我没能给你生个儿子,你是不是真的不在意?”

    丁母当年的一番话,成了丁佳怡心里的一个心结。

    就连乔子衿都不知道的是,丁母的话对丁佳怡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丁母笑丁佳怡没积德,生不出儿子,嫁到谁家就是祸害谁,丁佳怡在几个月后选择给乔楠断奶是想准备跟乔栋梁生第三胎的。

    大不了就罚款,反正她要生儿子,她要证明她福气好着呢,怎么就是没积德。

    是乔栋梁反对,说把两个女儿养大,再给乔子衿招个上门女婿,也是一样的,不要生儿子了。

    “不在意,我说过,给子衿招婿,这事儿,你别想了。”乔栋梁叹气,妻子摊上那么一个娘家,也是倒霉。

    “老乔,这辈子能嫁给你真好。”丁佳怡靠着乔栋梁的肩膀,感性地说了一句。

    乔栋梁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却是半搂着丁佳怡睡。

    这个动作比安慰丁佳怡一百句,都还有用。

    乔楠房里的乔子衿确定听到离开的脚步声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在乔楠刷牙洗脸的时候,乔子衿早就把她要跟乔楠睡的事情告诉了丁佳怡,然后又告诉丁佳怡,她担心乔楠生她的气,会赶她出房门,跟她吵架。万一打起来就不好了。

    丁佳怡怕乔子衿吃亏,拽着乔栋梁爬起来,非要看看两个女儿的情况。

    乔子衿料准了丁佳怡这个心思,才会说那番话。

    之后乔子衿在关上房门的时候,看到乔栋梁夫妻二人的房间门开着一条缝,她就越发确定,她妈一定会拉着她爸来听。

    侧躺的乔子衿看着睡着的乔楠,笑了:乔楠啊乔楠,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想着,乔子衿的脸一冷,伸出手用力推了推乔楠:“睡什么睡,我还没睡着呢,起来陪我聊天。”

    已经迷迷糊糊的乔楠被乔子衿这么一推,一下子就醒了,她皱着眉毛,睡眼惺忪,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困倦之意:“你还想聊什么?”她们的谈话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随便聊,反正我睡不着。”乔子衿无赖地说道。

    “……”

    乔楠抿了抿嘴,不吭声。

    等乔楠又一次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再次被乔子衿给摇醒了。

    一时火大的乔楠眼睛一瞪,不高兴地看向了乔子衿,却发现乔子衿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

    看到这个样子,乔楠真想骂一句: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楠楠,想不想睡觉?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睡不着?哎呀,我最近是真的缺钱,必须要买一样东西。爸跟妈为我花了这么多钱,我又不好意思找他们要。楠楠,你就帮帮我呗。只要我的麻烦一解决,我肯定就困了,然后就不吵你了。”

    一拿到钱,她才不会留在乔楠的房里,她肯定回自己的房间睡。

    “我的麻烦要是解决不了,我心里就烦,我心里一烦,就不犯困,楠楠,你说怎么办呀。”

    最后一个“呀”字,硬生生被乔子衿拖长扬了三扬。

    如果乔楠是个男人的,指不定就被乔子衿给“呀”酥了,可是乔楠是女的对乔子衿又没好感,直接被乔子衿“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乔子衿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乔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自打重生的那一刻起,乔楠就告诉过自己,这辈子乔子衿休想再从她手里拿走一分钱。

    至于她妈,该孝敬的只能孝敬,但该她的,她宁可给她妈买实物,也绝对不给钱,白白便宜了乔子衿。

    乔子衿今天想从她手里拿钱,别说门了,窗都关死!

    “反正我没钱,帮不了你。”乔楠一口回拒。

    乔子衿不让她睡,她就不睡,她默背今天复习过的内容总行吗?

    不知道乔楠在默背知识,乔子衿一看乔楠闭眼睛,数着时间,乔子衿就又开始推乔楠。

    “干嘛?”这一次,乔楠的声音很清楚,一点困乏的味道都没有。

    乔子衿悻悻地收回了手,磨了磨牙齿:“没什么,我就是说不着,你得陪我啊,要不然我多寂寞。”

    “好,陪着。”乔楠复习完数学知识点后,干脆背起了初一要求背诵的内容,背得正入迷呢,又被乔子衿给推了。

    这次,乔楠直接开口说:“放心,我没睡,还陪着你呢。”

    “噢……”乔子衿情绪不高地应了一句,最重要的是,乔子衿的这一声“噢”含含糊糊的,似乎有点张不开嘴。

    等乔楠背完最后一篇内容的时候,却听到旁边的乔子衿已经打起小呼噜来。

    乔楠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这才敢放心睡。

    第二天,等乔子衿醒过来的时候,天大亮不说,身边哪儿还有乔楠的影子。

    乔子衿眼睛一瞪,急得从床上跳起来:“妈,楠楠呢!”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7章成绩是死穴 
  听到大女儿的声音,正在晾衣服的丁佳怡连忙去了乔楠的房间看大女儿:“怎么了怎么了?”

    “妈,乔楠呢!”

    “乔楠?”丁佳怡翻了一个白眼:“现在都已经十点了,乔楠六点半的时候就起了,她把自己的衣服洗干净之后,就不知道去哪儿。”

    乔楠只洗了自己的衣服,家里却有四个人,其他三个人换下来的衣服当然要丁佳怡洗。

    以前乔楠天天帮忙,丁佳怡也不觉得乔楠帮自己做了多少事情,而且这些事情都是乔楠应该做的。

    乔楠突然不管家务活了,丁佳怡就发现自己一天到晚忙得不行,一天到头片刻不得闲。

    光是忙家里的事情,她都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丁佳怡真怀疑要是自己今天出去找工作,找到一份工作,家里的活该谁干?

    “好了,子衿你也该起来洗洗弄弄,今天妈要出去找工作,家里有些事儿,要不你帮着干?”

    丁佳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工作是肯定要找的,否则没钱给大女儿。

    “妈。”乔子衿赶紧起来,一脸的不高兴:“我又不会干这些事,等乔楠回来了让乔楠做呗。”

    昨天晚上她明明打算缠乔楠缠到底的,除非乔楠把钱给她,否则她都不准备让乔楠睡着。

    可是后来,她怎么自己睡着了,乔楠起得还比她早,气死她了!

    等乔子衿吃完早饭,都快要十一点了:“妈,乔楠等一下肯定要回来,我就不信她都不回家吃饭了。”

    “又不是第一次。”丁佳怡不再对乔楠这个小女儿抱什么希望。

    暑假的最后几天,乔楠不就是吃完早饭一大早就离开,直到晚上差不多老乔都下班了才回来。

    那个死丫头兜里有老乔给的钱,底气足着呢。

    想到现在乔楠的钱都是直接从乔栋梁手里拿,丁佳怡就在想丈夫每次到底给乔楠多少钱,一想到这些钱,丁佳怡就忍不住肉疼。

    “行了,今天你要一个人在家里,妈出去找活干了。子衿,难得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里,就算你真的不愿意做家务,好歹多看看书。妈为了你,可是什么都做了,要是你学习成绩上不去……”

    当初,丁佳怡之所以咬咬牙肯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让乔子衿去读附中,还不是因为乔子衿说,附中的师资好,她肯定能学得好,学习成绩也能上去。

    丁佳怡砸那么多的钱,并非只是为了让乔子衿从一个有名的高中毕业那么简单。

    乔子衿脸色变了变,最后笑了起来:“妈,我知道了,我肯定不能让你失望。我们附中的老师可好了,他们讲的课我都听得懂,我一定会认真学习的。妈,你去找工作,我在家,能做的活我做了,不能做的活我就留着,然后我去看书?”

    读书可是乔子衿的死穴,最近一段时间,乔子衿把心思全放在了排舞上,哪记得这一个月里老师都教了些什么。

    想到高中的考试比实中多,这次去学校,老师似乎就提过要考一次挺重要的试,乔子衿就忍不住心虚。

    别的时候,乔子衿都有办法哄得住丁佳怡,可唯独一到了考试,成绩一出来,乔子衿的话可就没有摆在面前的分数来得有说服力了。

    亲自送丁佳怡出门,丁佳怡才走远,乔子衿的脸就拉了起来:“该死的乔楠,从小就坏我的好事,要是……”

    要是她爸妈没有生乔楠这个女儿,她没有乔楠这个妹妹,那该多好啊。

    如果爸妈只有她一个女儿,不管她的成绩是好是坏,爸妈肯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培养她,哪里还需要她时时用成绩来说话。

    “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乔楠的钱。”乔子衿哼了哼,气乎乎地冲进乔楠的房间,把乔楠房里房外通通翻了个遍,直翻的一身大汗,气喘吁吁。

    “可恶可恶!”泪出一身大汗,却连一分钱都没有的乔子衿都想把乔楠的房间给砸了。

    乔子衿坐在床上吐气,想着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下雨的那一晚,乔楠身上的被子的确是乔子衿掀的,窗户也是乔子衿开的。

    乔子衿打算得很好,乔楠的成绩比她好太多了,如果她想往好里读,以她的成绩家里钱肯定不能少砸,光靠她爸一个人的工资肯定是不够的,更何况,她爸的工资还要负担一个乔楠。

    要是乔楠去打工,家里不但少了一份花销,还多了一份收入。

    这么一来,家里有两个人在工作,怎么着也能让她把这个书念下去。

    最重要的一点是,乔子衿早就打算好了,乔楠一旦缀学,以后她考得好不好都没关系了。

    乔楠已经不读书了,要是家里还因为她的成绩不好不给她念,那她爸妈在大院里休想抬起头来。

    说白了,乔子衿是想当这个唯一,不得不的唯一。

    乔子衿的算盘打得很好,奈何现实与想象的差距太远了。

    乔楠的不配合、据理抗争,再加上乔栋梁的支持,乔子衿的计划通通失败,没一个成功的。

    要不是这样,她刚才被丁佳怡问到成绩的时候,脸色也不会那么怪异,心虚不已了。

    乔子衿越想越着急,双手忍不住在大腿上搓了起来。

    她的成绩想要上去,太难了,附中的老师是好,可是附中的学生更厉害,她跟那些凭着自己的能力考上附中的学生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她初中的知识不稳固,高中的知识老师教得再好也没有,有些知识点对于乔子衿来说,那是断篇儿了。

    要是这次月考她没考好,爸妈是不是真的就不让她读了?

    高中可不是初中,不在九年义务教育的范围之内。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乔子衿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舞裙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因为丁佳怡的一句话,她又多了一个学习的问题。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高中不能像初中一样,最重要的考试只有两次,为什么非要四次。

    要是每次月考后,学校并不开家长会,那她倒是可以想办法瞒上一瞒。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8章不再退让 
  等乔楠回到乔家的时候,就看到乔子衿一个人坐在她的床上发呆,而且自己的房间乱七八糟,明显是被人给翻过了。

    乔楠扯扯嘴角,呵呵一笑,都不用问,她也知道乔子衿都干了什么好事。

    乔楠二话不说,把乔子衿翻乱的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就默默看书。

    乔楠这么大的动静,乔子衿愣是没有回过神,直到乔楠复习完两页功课,乔子衿才突然出声:“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出声,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乔子衿完全被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乔楠给吓住了,反应比乔楠还大。

    乔楠翻了一个白眼:“我都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干净了,你说我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个……”乔子衿尴尬地笑了笑:“我有一样东西掉了,之前怎么也找不到,所以才会把你房间翻乱的,不过后来我找到了,不好意思啊楠楠。”

    “没关系,我已经收拾好了。”乔楠一字一句地说道,是找东西还是找钱,大家心里有数。

    “子衿我回来了。”丁佳怡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

    “妈!”乔子衿眼睛一亮,直接从乔楠的房间里跑了出去接丁佳怡:“妈,今天工作找到了吗?”

    “找到了。”丁佳怡吃力地拍了拍身上的灰。

    丁佳怡做了那么多年的家庭主妇,一下子走上社会,差点羞于开口差距工作的事情。

    明明平时丁佳怡跟人打交道挺正常的,但一找起工作来,嘴巴上就跟糊了浆糊似的,一直张不开口问。

    就丁佳怡这种情况,就算是勉强找到活干了,当然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干了半天的活儿,丁佳怡才知道现在赚钱到底有多辛苦,曾经的自己有多幸福。

    “子衿,怎么家里你一点都没有收拾?”丁佳怡进门一看,就不高兴了。

    丁佳怡出门的时候,把家里的衣服洗了,不过中午吃过饭的碗留着没洗,想让乔子衿帮忙的,家里的地也没扫,这些活都挺简单,她想大女儿应该能做得了。

    谁知道,她出门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还是老样子。

    “我……”乔子衿暗叫糟糕,她之前一直在乔楠的房间里想办法,怎么解决考试跟舞衣的问题,早忘记还有这事儿。

    “妈,可我把楠楠的房间收拾干净,不信你去看?”

    “……”正好从房里出来想倒杯茶水的乔楠被乔子衿这句话给无耻到了。

    乔楠一边的嘴角抽了抽,没说话,去倒水喝。

    自己工作了半天,累得要死,小女儿一副不冷不热,不死不活的样子让丁佳怡来火:“你这是什么态度?!”

    被喝住的乔楠也不争辩,淡淡地说道:“妈,你回来了,妈,你辛苦了,妈,我回房看书去了。”

    “看什么看,那么大的人了,连房间都不会收拾,还要你姐帮你?白长这个个儿了!”

    “又怎么了?”正好进门的乔栋梁才回到家里,就听到妻子又在骂小女儿了。

    “还能是怎么了,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们这些当爹当妈的,只管一个人逍遥快活。书里就是教你们这么读书的?要真是这样,你还读什么书,如果不是,你又学会了什么!”丁佳怡抬了抬下巴,让乔栋梁自己看看家里是什么情况。

    乔栋梁早就习惯了家里的整洁,今天家里突然有些小脏小乱,乔栋梁忍不住也皱起了眉毛来:“怎么没收拾?”

    “我去干活了呀。”

    “我出门复习了。”

    “我……”

    丁佳怡跟乔楠都说出了自己不空收拾的理由,但是乔子衿说不出来。

    “我,我打扫了楠楠的房间。”

    “打扫了一整天?”乔栋梁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而且楠楠向来是自己打扫房间的。”

    “楠楠起得比我早,所以不是楠楠不收拾自己的房间,是被我连累的。爸,这种活我没干过,所以动作比较慢,你你、你别生气。”

    “算了,反正也不是太脏,大家都搭把手,把家里弄干净了。”乔栋梁叹气。

    “我,我洗碗!”乔子衿连忙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话,一双眼睛却是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乔楠一眼。

    她唯一的借口是打扫了乔楠的房间,可是房间是乔楠自己打扫的,这事儿她知道,乔楠也知道。

    乔子衿感觉到最近乔楠没以前好说话,深怕乔楠会当着爸妈的面拆穿自己。

    不过,乔子衿看了乔楠好几眼,乔楠也只是默默地拿起了扫帚把地扫干净。

    “呼。”乔子衿松了一口气,乔楠脾气的确是变大了点,不过骨子里还是跟以前一样好欺负,这就好。

    看到乔子衿放心的样子,乔楠无语地笑了笑,打扫房间的事情,不是她不想跟乔子衿计较,而是乔子衿还不明白她在爸妈心中真正的地位。

    不过就是件打扫房间的小事,要是她非跟乔子衿争功劳,她爸最后顶多只是一句“嗯”,心里不见得有多高兴。

    乔子衿在家待了半天,一件家务活也没干,哪怕这样可以显出乔子衿到底有多懒,但她爸妈的脸上也不光彩,这个懒女儿是他们养出来的。

    尤其是爸还会觉得她小气,就算真是她干的活,把功劳送给乔子衿,就当给乔子衿解个围。

    一家人之间,不该这么斤斤计较,偶尔吃个小亏,有什么不可以的。

    她爸问这个问题,不是想找乔子衿的麻烦,是希望看到乔子衿的进步。

    长女,这个身份真好用。

    上辈子她爸放弃她,除了她的确是不争气之外,毕竟她的牺牲成就了乔子衿。

    否则,要是她爸强硬一点,她妈不得不听,那个时候的她向来没主见,她妈都松口了,她自己肯定不能够坚持缀学打工。

    想到这些,乔楠自嘲一笑,或许因为她的出生,害得妈工作没了,爸只能退伍,最后她还不是一个儿子,其实她爸心里头对她也是有点怨言的吧。

    上辈子,她总是被牺牲的那一个,她的一切牺牲都用来成就了乔子衿。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91 
财富
3663713  
积分
1182377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9 
第049章不跟你好了 
这辈子,在关键的事情上,她不会再有半点退步,哪怕是面对她爸,她也不会让了。

    所以像今天的小事,乔楠只当自己是最后一次满足乔子衿。

    乔楠干活比乔子衿利索多了,乔子衿的碗还没有洗完,乔楠的地已经扫好,甚至还把垃圾给倒了。

    “算了,你还是别洗了。”正在洗菜的丁佳怡看到乔子衿洗的碗根本就没有洗干净,一阵头疼,就这碗子衿洗完,她还得再洗一遍:“你跟我换换,你洗菜,我洗碗。”

    看着脏兮兮的菜,乔子衿有些不太乐意,但还是跟丁佳怡换了工作。

    只是当乔子衿在洗菜的时候,摸到一个毛乎乎、软绵绵的东西时看了一眼,然后就尖叫了:“妈,妈,有虫,有虫!”

    在乔家,别说是毛毛虫了,乔子衿连蟑螂都没见过几只。

    而且每次家里有蟑螂,乔子衿只需要躲开一点,家里的三个人自然会把蟑螂这种东西处理掉。

    “菜是有虫不是很正常吗?”丁佳怡脑仁疼,虽然只上了半天的班,可是丁佳怡不习惯啊,累得厉害。

    回到家她还不能歇一口气,子衿更是状况百出,她就不明白了,不就是一只虫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怎么了?”乔栋梁走过来一看:“什么虫?”

    等乔栋梁看到水里的菜上果然爬着一只虫时,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不就是一只虫吗,你怕就用筷子挑掉就行了。”乔栋梁动作利索地把虫子抓起来丢掉:“做事情别这么毛毛躁躁,大惊小怪的。这一点,你得跟楠楠学,楠楠七、八岁的时候,就学着帮你妈做家务了。老丁,子衿到底是个姑娘,你不能只教楠楠不教子衿啊。你不是说,这些子衿都会做吗?”

    以前乔楠每次帮丁佳怡干活的时候,乔栋梁就会问一句,为什么大女儿不干?

    乔栋梁是一个思想比较传统的人,觉得做饭炒菜这每一个女人都应该要会的。

    之前丁佳怡一直说乔子衿会了,乔栋梁就没有多想,可是现在大女儿不过就见到一只虫子吓成这个样子,大女儿真的像小女儿一样,什么都会了?

    “我我我就是有点怕虫子。”乔子衿知道乔栋梁的脾气,哪会承认自己其实对家务事一窍不通。

    要是说自己不懂做家务的话,乔子衿很担心乔栋梁是不是从此以后让她一回家就分担大家分的家务。

    她可不想像乔楠一样,在家里跟个小丫鬟似的,干那么多的活。

    “子衿动作快一点,楠楠的活都已经干完,做作业了。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睡,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学校呢。”

    乔楠起得早,跟乔栋梁差不多时候起的,可是直到乔栋梁走的时候,乔子衿还在睡。

    乔楠告诉乔栋梁,昨天晚上,乔子衿一直在跟她聊天,所以可能没睡好,今天要晚起。

    昨天也就算了,明天乔子衿要去学校,乔栋梁当然不允许乔子衿再这么晚睡。

    要是让乔子衿养成了晚睡的习惯,乔子衿晚上睡得少,早上起得早,哪儿还有精神读书啊。

    正在洗菜的乔子衿手一顿,差点没把菜芯给摘了。

    肯定是乔楠搞的鬼!

    否则以她爸的性格,她要愿意跟乔楠亲近,她爸只会高兴而不会反对。

    “知道了,爸。”浪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乔子衿还是没有办法从乔楠的手里把钱弄过来,眼看着接下来两个星期不但要考试,而且国庆也要到了,乔子衿眼眶一红,真的急得烧心。

    怎么事情就这么不顺利呢?

    知道乔楠现在就是一只铁公鸡,一毛不拔,她不管再用办法,乔楠都会化解,乔子衿总算是放弃从乔楠身上下手的想法了。

    “哼,乔楠,你真是好样的。我们明明是亲姐妹,从小都是我带着你玩儿,不让人欺负你。现在我有麻烦和问题,你却不帮我,算我看错你了。真是白费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了,以后,你也休想我再对你好。”

    “没事,你多对自己‘好’一点就够了,我也会自己对自己好的。”乔楠笑了,笑得很真。

    “哼,别得意走着瞧。”她就不相信,乔楠没有求她的一天。

    到时候,她也一定要让乔楠尝尝这种心急的滋味儿。

    没理会乔子衿的挑衅,乔楠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进行今天的复习。

    第二天果然等乔子衿起床的时候,乔楠依旧不在家,乔楠还没有回家之前,乔子衿又去学校了。

    直到坐在车上,乔子衿还气乔楠气得不行,乔楠这是把她当成贼防了,也不知道乔楠到底把钱放在哪儿了,她怎么找也找不到。

    舞衣的事情,她只能再想办法了。

    星期一的时候,乔楠再去上学,班里的气氛似乎又变得不一样了。

    朱宝国在医院里观察了一个星期,星期确定朱宝国没有其他太大的问题,只要在家里好好休息就够了。

    朱宝国毕竟是断了骨,不但要好好修养,就算一个星期出院了,但在刚回到家的第一个月,朱宝国最好是不要随便下床运动。

    至于学校里,能讲的假一定要假,否则朱宝国的伤很难养好。

    朱宝国星期天被送回朱家的时候,很热闹,不少人都看到了。

    正是如此,大院四周的人才知道,原来朱宝国在这个星期一被一群混子堵在小巷里痛打了一顿,亏得乔家的小闺女发现叫人救了朱宝国一命,要不然的话,朱宝国都回不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不少人都吓了一大跳,现在社会上的那些不良少年出手这么狠,还要人命了?

    不单是大院传遍了朱宝国的事情,甚至大院附近那一片的居民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谁家没个孩子,更何况,计划生育的政策出台之后,家里只有一个的,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个个都当成宝。

    要是自家的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要了一家上下所有人的命了。

    所以,谁家听说了这事儿会不紧张的。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