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586 | 浏览:24292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婚如冬阳/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作者:锦红鸾(连载中)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输人不输仗
“这十几年赚的钱,发的工资也不少了吧。每年年底发的奖金,都有二十几万了。哪怕我跟我妈不帮你的忙,靠这笔钱,你还办不了一个像样,让你前女友满意的婚礼。不怪你妈对你脾气硬,谁让你自己站不住脚呢。”
要是儿子自己活得像个人样,什么事情不需要求到他老婆的面前来,哪儿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
想着周母因为周莹的回来,而高兴不已,一直板着脸的儿子却在泼冷水,周父完全明白妻子此时的心情:“成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因为你说什么也没有用。我跟你妈的态度,你都知道了。确定你跟你前女友什么时候结婚,记得通知亲戚朋友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跟你妈一声。除了钱之外,其他我们该怎么做,绝对不扯你后腿,让你结不成这个婚。”
除了“钱”这东西没那么好说话之外,其他的,他们俩老都好说话。
周正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问题是,其他方面再好说话,唯独在“钱”上小气了,这对他来说,其他好说话的方面,都是屁!
再次确定了爸妈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后,女儿是不是要回来,以后是不是要跟自己住,周正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去理会了,他这会儿连不高兴的情绪都没有。
他如今需要头疼的是,在前女友知道了父母说出的这些话后,他跟她的这个婚,是结还是不结?
“爸妈,去接莹莹,还是我来开车吧。都这么晚了,路上开车的时候,必须要小心。爸有老花眼,视力没我好。光你们二老去,我不放心。”熬到晚上十一点,周父周母也不嫌太晚了,愣是没睡觉不说,还穿好衣服,准备亲自跑到机场去接人。
由此可见,周父周母是真的喜欢周莹这个孙女儿,一点都没有因为周莹不是孙子而嫌弃周莹。
二老才从房间里出来,就被周正给拦住了。
这会儿周正的眼睛有点红,周母清楚地看到,儿子的眼球上都有红血丝了:“不用,太晚了,你明天要上班了,莹莹我跟你爸去接就好。你要不放心我跟你爸,容易,我们打的去。”
她才不会让老头子开车呢,她跟老头子都还想活得久一点,看着莹莹长大,交了男朋友结婚给他们生曾孙子。
周家不缺钱,假如周正只有周莹一个孩子,周父周母的打算是让周莹招婿。从小宝贝大的孙女儿嫁到别人家去,他们不放心,万一孙女儿被人给欺负了,那怎么办。所以,还不如招个孙女婿回来,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叫人放心呢。
冲周父周母替周莹打算到这个份儿上,周正的前女友嫁进来,真的没什么搞头。哪怕她能耐,能替周正生个儿子,周父周母十之八九也不会喜欢。
要问为什么,周母会答一句:我喜欢的才是好的,因为我任性!
“打的不安全,这么久没见莹莹了,我怪想她的,我陪你们一块儿去。”周正没那么傻,这个时候不会把周母的话当真,坚持拿车钥匙接人去。
从飞机上下来,乍眼见到周家一家三口来接自己时,乔子衿恍惚之间竟然有一种自己还没有跟周正离婚,她跟周家人还是一家人的错觉来。
只是,当周母笑呵呵地从自己的怀里,把女儿接过去抱时,乔子衿心里顿时空落落的。她对陈军,除了青春时期那种求而不得,以及被抛弃的不服之外,真论起来,也没多少感情。陈军家的条件不够好,她也未必能喜欢上陈军。
嫁给周正十年多了,女儿都十岁,在这段时间里,乔子衿在周家的记忆也不全是负面的,更多的都是高兴的时候。乔子衿也想不明白,好好的,她跟周正怎么就闹到了离婚的下场。
像现在,她再见到公公、婆婆不能再喊爸跟妈了,只因为加了一个“前”字,所以只能喊叔叔和阿姨。
“莹莹,跟奶奶回家啊。”一抱到孙女,周母高兴了,也没说些讽刺看不起乔子衿的话:“虽然,法院把莹莹判给了你,但我们还是莹莹的爷爷奶奶。你有事,带不了莹莹,没关系,你把莹莹交给我们就行了。我们不会让莹莹打扰到你的生活,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
周母这是暗示,万一乔子衿以后碰到合适的,那个男的嫌弃乔子衿身边带了周莹这么一个拖油瓶,没事儿,周莹还有他们周家呢。到时候,乔子衿只管放心地去嫁人就成。
周母都没拦着不让儿子娶他的那位前女友,这个非现任的儿媳妇要嫁人,她就更管不着了。
听到周母这么热情地替自己解决了后顾之忧,让自己坦然嫁人找第二春,乔子衿不知道自己是气好,还是笑好。
难道周家的人就真的没一点让她跟周正复婚,给莹莹一个完整的家庭的念头吗?乔子衿自己有,这会儿知道周家似乎没有这个意思,乔子衿特别不高兴。
输人不输仗,乔子衿笑了:“谢谢阿姨,最近我会比较忙,毕竟,我也是为了能够给莹莹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等我忙完了,把一切安排妥当,我会再把莹莹接到首都去的。首都人杰地灵,教育质量也好。阿姨,我想为了莹莹好,你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对吧?”
没想过要让她跟周正复婚?
也好啊。
等她把乔楠搞定,吃穿住花,柴米油盐样样搞定,到时候,周家的人想让她跟周正复婚,她都不会答应。那个时候,周父周母想孙女的话,就只剩下跑首都来看孙女这一条路了。
周母笑眯眯的:“成啊,你是莹莹的妈,你能给莹莹更好的生活,我们哪有不高兴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先带莹莹回去。等你什么时候把首都的事都处理好了,一定记得通知我们。这样吧,到时候,不用你来接,我们亲自把莹莹送过去,免得总是你跑来跑去,多麻烦。”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你都听到了
周父看了周母一眼,想确认,老婆这话是不是认真的。老婆那么喜欢莹莹,能舍得亲自送走莹莹,一送还是送到首都那么远的地方。以后他们要是再想孙女儿了,想见一面都不容易。
周母没回应丈夫的这个眼神,只是牢牢地抱着还熟着的孙女儿:“子衿啊,以后有机会再见,拜拜啊。”
“再见。”周父简单地对乔子衿点了一个头之后,跟在老婆的身边,并且把衣服披在孙女的身上,往回走。
至于周正,从头到尾,周正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乔子衿,与乔子衿更没有半点交流,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大步往前,仿佛乔子衿在他的面前如同隐形一般。
作为一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这辈子,周正都不想再跟乔子衿这种不安分的女人再有半点的瓜葛。
一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乔子衿,娶了乔子衿之后,都是踏实地跟乔子衿过日子,尽可能地对乔子衿好。再反观乔子衿,给自己戴绿帽子!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乔子衿早变成一堆骨灰了。
周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在意周莹,全当乔子衿是陌生人一般的态度,把乔子衿刺激得够呛。乔子衿跺跺脚,周家的人没那么清高,不然的话,这些年来,对她也不会这么好。
一旦乔楠被她完全抓在手里,周家看到她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更深、更远。到时候,她等着看,周家人的嘴脸是不是还像今天一样,不可一世。
大半夜的,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和点点若隐若现的繁星,完全没有办法的乔子衿只能叫了一辆车,打到有夜班公交车的地方,再花两块钱坐回乔家小院。
乔子衿最初的打算是,最坏的结果是她蹭周家的车回到乔家小院儿,最幸运的可能是,周家对她跟周正的事儿还有想法,借着今天的机会,干脆把她带回周家,对她各种好,想让她回心转意,与周正复婚。
现实永远都是那么残酷爱打击人,最幸运的那一种丁点出现的意思都没有。周家人连假客气地问乔子衿一声“大半夜的不打叫车,要不要送你一程”这种话都不肯说,抱过周莹便跟乔子衿分道扬镳,快得乔子衿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生生被逼得咽了下去。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说出任何带有暗示让周家带自己一程回乔家小院儿的话,周家的人一定会笑话她。从此以后,她在姓周的人面前,就真的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对于好面子的乔子衿,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便是打肿脸充胖子,乔子衿也忍着心里的委屈,用这么迂回省钱的办法,好歹在凌晨一点的时候,能够躺在乔家小院儿的床上休息了。
乔子衿的目标不是周家的这些人,哪怕她对周家的人还没有完全死心,觉得她跟周正离婚了,周正怎么可能一点遗憾都没有。只是,在证明这些之前,她必须先把乔楠那儿的事儿,都给搞定了。
她自身的价格凸显出来,到时候,不管是前婆婆还是周正本人都会对她趋之若鹜。她可以向所有人证明,她比乔楠更优秀。哪怕乔楠再出色,但是,乔楠最后依旧会乖乖听她的话,她才是那个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
不断给自己打气,乔子衿最后就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入睡的。
乔子衿离开首都,乔楠是知道的。乔子衿买了来首都的火车票,乔楠还是知道。告诉乔楠这个消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母。
周母知道,乔子衿这是想对付乔楠,通过掌控乔楠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是,周母并不觉得,乔子衿的妄想能够变成现实。假如,乔楠真有这么好对付,那么今天外交部的部长怎么可能会是乔楠。
相同的是,如果乔子衿真那么厉害,想对付乔楠易如反掌,那么嫁到他们周家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乔子衿,而嫁进首长家的人,又怎么会是乔楠不是她乔子衿呢?
牛都是吹出来的,可惜,事实却不是靠吹就能变成现实的。为此,周母的立场不变,坚定地站在了乔楠那一边。只是短短的一个电话,她就可以卖乔楠一个人情,周家没了乔子衿这个儿媳妇,照样有好日子过。
这么看来,娶了乔子衿之后,断断续续能够为周家带来的好处,还真是不少啊。也唯有她那个傻儿子,才会糊涂地想不透,尽干一些蠢事儿。
乔子衿出轨,背叛周正。两人才离婚,如果周正因此大受打击,一副一蹶不振的样子,作为把乔子衿介绍给周正的翟家,能不有点表示吗?反正乔子衿已经出轨了,他们当然是尽可能地把一件坏事,努力变成一桩好事儿。
可惜了,她儿子别说是遗传到她的聪明了,连他爸那点智商都没有继承到,蠢得没边了。刚离婚,马上跟同样离婚的前女友复合,还商量到了结婚这一步,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压根儿就不喜欢乔子衿。如今跟乔子衿离婚,他可算是脱离苦海,能够选择自己所爱之人了。
周正重拾旧爱,人生了无遗憾,翟家还需要因为乔子衿的事补偿周正吗?周正是先是因为乔子衿的关系,有了铁饭碗。之后,乔子衿犯错,周正在保住工作的同时,又与真爱在一起,这妥妥的人生赢家啊,真是什么便宜都让周正一个人给占了。
儿子非要犯蠢,再想到儿子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她能管几年,还能管儿子一辈子吗?她以前就是管儿子管得太多了,以至于儿子摔的跤少了,才这么不聪明。后来,周母聪明了,干脆放开怀抱,随周正自己折腾去。
是好是坏,反正都由周正自己受着。等摔过了,知道疼了,不用她教,儿子也该知道,以后遇到同样的事情,要怎么选择了。
挂了跟周母的电话,乔楠躺在翟升的怀抱之中:“你都听到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钱没白花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过,她脚再多,我也帮你全砍了。”面对乔子衿这个大姨子,翟升直接把乔子衿列为自己黑名单排名前三位的名字。这个女人似乎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永远都学不乖,不受教训。
乔楠靠在翟升的怀中,感觉特别安心,哪怕有乔子衿的事情摆在眼前,她一点都不觉得心烦,还觉得这事儿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解决不了,天崩地裂的大事:“你准备怎么帮我砍掉她那一百条腿儿?”
“很简单,从你爸妈下手。”有乔栋梁和丁佳怡在,乔子衿才是楠楠的姐姐。假如这两人都不承认乔子衿跟他们的关系了,那么乔子衿跟楠楠的姐妹之名,都不单实亡,名也得亡。
“有那么好说话?”乔楠表示怀疑:“我爸这人,优柔寡断,他完全不搭理乔子衿,只怕是他能做到的底限了。至于我妈,呵,你也知道,乔子衿是她的宝贝疙瘩。她宁可把我打入地狱,也绝对不会把乔子衿从云端拉到地面上。”
“事无绝对,这事儿,你交给我去处理。要不了几天,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在这方面,翟升可是专家。以前是没那个需要,跟乔子衿划分得清清楚楚,闹得乔子衿跟个人物似的。但现在有需要了,翟升对付起乔子衿来,是绝不会手软的。
乔子衿还在“况且况且”的火车上,慢慢赶来首都的时候,翟升已经早她一步,先有了动作。翟升找的第一个人,不是看上去更偏向于乔楠的乔栋梁,而是最心疼、护着乔子衿的丁佳怡。
平时挺嚣张的丁佳怡一见到翟升,两股战战,横不起来,哪怕她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婿:“你、你你找我有什么事?”
翟升淡淡地看着丁佳怡:“乔子衿有什么打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丁佳怡嗫嚅了几声,没说知道,也没说不知道,算是默认了。
“你以前对楠楠做过的事情,你没忘记,我们也没忘记。你该知道,如果不是楠楠碍于国家干部的身份,就你曾经的表现,你都没有尽到一个作为母亲的责任,完成你抚养子女的义务。你该知道,真打起官司来,在法律意义上,楠楠不搭理你,不给你钱,也是应该的。”赡养丁佳怡,已经是他们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我……”丁佳怡还是答不上话来,不过她知道,翟升说的都是事实。乔楠真要连面子都不成了,自己还真没有别的可以拿捏乔楠,让乔楠养自己的理由了。自己没有抚养乔楠是事实。
为了让乔楠养自己,在乔子衿渐渐开始学一点法律的时候,她已经问过乔子衿了。哪怕这样的事情不是一定的,在法律的强制之下,乔楠真要给,甚至只需要给个两、三百。
这样的数字离丁佳怡要的生活,实在是差得太远了。好在,乔楠一给生活费,直接给了一千,这比丁佳怡知道的两、三百翻了好几个倍呢。
今天翟升这么一提起,丁佳怡心虚不已。她不明白,翟升这个时候跟她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完前提,翟升进入正题:“乔子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最明白。楠楠养了你,不可能再养乔子衿和她的女儿。乔子衿的目的一旦没达成,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你应该能猜到吧?”
“我……”丁佳怡搓了搓手,不是很想掺和这事儿。子衿也想靠乔楠过好日子,她既不会帮子衿,但也不会去拖子衿的后腿。假如子衿有办法,也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又不需要她帮忙,她还是挺乐意见到:“子衿的脾气犟,不听劝,她真要做什么,我也没有办法啊。”
翟升笑了,笑得特别冷:“没办法,那就算了。乔子衿闹起来,把楠楠惹恼了。大不了楠楠不工作了,从外交部上退下来。楠楠不是没有收入的人,她凭自己的本事,没了外交部的职位,活得可以比现在更好。而那些让她闹心的人,就得做好楠楠没以前那么好说话的准备。亲戚做成这个样子,以后就丁是丁,卯是卯,自己该尽义务,该一不拿二。”
真以为,乔子衿闹了楠楠之后,丁佳怡自己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脸都已经撕破了,那么其他的事情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一块儿撕个干净。
“……”这下子,丁佳怡听明白了。乔楠也是碍于自己是国家干部的关系,对她这么坏的一个妈,还拿出不少的钱来抚养,让她省了一步打官司的步骤。
假如,被乔子衿那么一闹腾,乔楠在外交部待不下去了。那么那个时候的乔楠无所顾忌,哪怕不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可丁佳怡还想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翘着二郎腿,等着乔楠把钱送上来孝敬她,那是万万没有可能了。
乔子衿的闹腾,真正直接牵扯的是自己的利益是否受损问题。
刹时,丁佳怡的心情变得不一样起来:“这,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啊,楠楠不能把账算在我的头上啊。”乔楠有气有怨,该全冲着子衿撒去,怎么还要掐她的生活费呢,她又没跟着子衿一块儿瞎折腾。
“新账没往你身上算,老账还不能吗?你没做过对不起楠楠的事情吗,你真的值得楠楠砸这么多的钱,每个月赡养你吗?父母之中,你觉得,有多少人跟你一样当妈的?”翟升连续砸了几个“吗”在丁佳怡的头上,提醒丁佳怡她曾经犯过的错,跟乔子衿比起来,她也没有无辜到哪儿里去,不算是被牵连到的。
哪怕刚刚翟升提到乔子衿的事,丁佳怡露出丁点不平的表情,说一句训斥乔子衿的话,翟升都会觉得,这几年来,乔楠给丁佳怡的钱,都不算是白花了。丁佳怡的心不容易捂热,好歹还可以用钱买一点来。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真的没法比
事实上,肉体跟车子碰撞的一瞬间,乔子衿就后悔了,脸上更是疼得五官都跟着扭曲了:“乔楠,你下来,说,是不是你搞的鬼,我妈呢,我妈去哪儿了?还有爸,现在,我要知道爸妈住在哪儿!”
在大院儿的门口坐了半天,乔子衿想来想去觉得,她妈会突然搬家,肯定不是偶然。那么,就是有人在搞鬼,这个搞鬼的人除了乔楠之外,乔子衿根本就想不到第二个。
事情既然是乔楠做的,那么乔楠肯定知道爸妈住哪儿。她必须赶紧找到爸妈,要不然的话,今天晚上,她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乔楠把车窗摇了下来:“妈猜到你会去找她,所以她才搬走的。作为子女,我觉得,我应该尊重妈的意思。当然,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个电话号码可以联系到妈,有什么问题,你自己去问妈吧。”乔楠把早就准备好的电话号码交到了乔子衿的手里,这才松了离合器,踩着油门,慢慢开进大院儿。
乔子衿倒是想跟着一块儿进去呢,可惜,她才靠近,立马被小兵哥哥给拦了下来。
乔子衿跺跺脚,拿着电话号码纸,把电话打了过去:“喂,妈,你搬家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你住哪儿?我去找你。”
“别来找我了,我住的房子是乔楠租的,你来住,不合适。我是乔楠的妈,所以乔楠得养我,你只是乔楠的姐姐,乔楠没义务要养你。”
“妈,这些话是不是乔楠教你的?你一个人住也是住,两个人也是住,我住的是你家,不是乔楠家,怎么就成了乔楠养我了?我是住在我妈家,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妈,你别被乔楠给骗了,你到底住哪儿,我这都快热死了,又累又困又饿的,妈,我想你了。”
丁佳怡觉得乔子衿的话,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又好像没有道理:“不行的,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不会告诉你,我现在住在哪儿的。子衿,我把你养这么大,我已经不要求你反过来养老了的我。我想,你应该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养我,早想把我推给乔楠了吧?这样,不刚好吗?我可以答应你,以后我有啥事儿,绝对不找你,更不问你要钱。以后,你只需要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我这边,你完全不需要再操心了。”
当爸妈当到她这个份儿上,应该已经相当不错了吧。她养大了乔子衿,还不需要乔子衿反过来赡养自己,她给乔子衿省了多少心和多少钱啊。
“还有子衿,有一件事儿,我跟你说下,你没事有空的时候,看看最近几天首都的报纸。子衿,别怪我,当你的妈,我为你,做得真的够多了。”说着,“啪”的一下,丁佳怡把电话给挂了。
她为了大女儿,完全把小女儿给得罪了。
仅因为那一点血缘关系,小女儿才没有完全把她丢开,不管她。可每次两人见面,或者通电话,丁佳怡可以感觉到,在乔楠的眼里,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生她,养她,她孺慕的妈了。
两个女儿,没一个跟自己贴心的,想到自己现在住得好,吃得也好,过着老太太的生活。但这么大的一套房子,却只住自己一个人,自己寂寞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时,丁佳怡又特别心酸。
老乔这是真的不准备再原谅她,跟她和好了。哪怕只是跟她搭伙过日子,不复婚,老乔都不肯答应,更不愿意再见她一面。
相当年,她只是担心子衿跟老乔太亲,跟自己不亲,子衿长大之后,只听老乔的话不听自己的话,才教了子衿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可是子衿真的跟老乔对着干的时候,她都有帮着老乔在子衿的面前说好话啊。
是子衿自己长成这个样子,老乔怎么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乔楠也是,五根手指还有长短呢,但凡家里不止一个孩子的家庭,哪个做爸妈的,没点偏心。
人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怎么轮到乔楠的身上,乔楠就犟上了,一副她对不起她的样子?分明是乔楠肚量太小,太计较。要知道,最后,乔楠不是还一直在念书,都大学毕业了呢。
自己的一番苦心和慈母之心,无一人明白,丁佳怡只觉得苦闷无比,这些负面情绪无法得到排解。假如,乔楠像其他孩子一样,听她这个当妈的话,那么他们一家四口肯定还是好好的。大家有说有笑,能够坐在一起吃饭,住这么好的房子,有着那么好的条件,多么幸福啊。
偏偏这么幸福的家庭,被小肚鸡肠的乔楠给破坏了。真的不怪她,对于这么不贴心,不懂事的女儿,直到今时今日,她仍然喜欢不起来。乔楠的脾气,实在是太坏了!
不能跟乔子衿见面,还登报跟乔子衿断绝母女关系,丁佳怡心里是不乐意的。心情不好的丁佳怡就在这个时候,使劲儿地骂乔楠,认为造成今天一切,破坏家庭幸福的人,全是乔楠。乔楠就是乔家最大的祸害,当初,她真是不应该生二胎!
亏得乔楠不知道丁佳怡的这些心理活动,不过,她真要知道了,她也已经适应了,问题是,之后,她就不会再让丁佳怡的日子那么好过了。
“彭宇,你真要这么做?”彭父一副头疼不已的表情,已经抱上孙子的他还真没野心了,现在他只想含孙弄饴,颐养天年。至于其他个野心啊,事业的,彭父完全放弃。翟升和翟耀辉那是一脉相承,翟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是个厉害的,他的儿子,他的孙子,照样个个都是厉害的,没一个是孬的。
翟升的两个儿子,他无意之中也见过两次,非常出色。
听说现在已经上初中了,成绩特别好,会几门外语,见人遇事胆子特别大,不小家子气。远远看上去,翟家的那两个小男孩儿已经有了一点男儿风采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换个人做
那么出色的两个孩子,作为爷爷辈的人,彭父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违心的话。彭父知道的是,将来他的孙子长大之后,能跟翟耀辉的孙子差不多,那他是满意得不要不要的:“你跟翟升之间是翻不了盘了。翟升刚当下首长的时候,你做点手脚,还有可能把翟升拉下来。几年过去了,翟家在中央地位超然,功绩斐然,翟升屁股底下的位置坐稳了,拉不下来的。”
可以说,从翟老爷子那一代起,翟家还全是泥腿子。但自打翟老爷子参军打日本鬼子起,翟家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翟家接连三代,身上骨子里都流着铁一般军人的血,已经从一无事处的泥腿子变成一脉相承的军人世家。
翟家有了这个底蕴,这是他们彭家所欠缺的。他们输的,不是起跑线,而是老祖宗!老祖宗都过世了,他们还能把老祖宗揪出来问,为什么他们活着的时候,没翟老爷子能干,没像翟老爷子一样,给自己后世的子子孙孙,打出一片天下来?
不现实!
“拉不下来就拉不下来,怎么说呢,知道没法儿把他拉下来,我一下子能做的事情变少了,生活好空虚啊。没事,给翟升找点麻烦,添点小堵。看翟升忙得团团转,心情不好的样子,我心情好啊。”彭宇的笑容有那么一点点变态的味道,看得彭父心惊不已。
彭父拍拍自己的胸口,他决定了,孙子必须由他带大,可不能让儿子带:“彭宇,你没事吧,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听说,当下的年轻人精神压力太大了,脑子里的那根弦崩得太紧,会出点问题。要不,你也去那些心理医生那儿聊聊,全当聊天,释放一下压力也好的。”
“爸,你觉得我精神有问题?”
彭父苦笑:“不要忌医,现在经济发展,生活节奏太快了,这已经是普遍现象,不是什么特殊、稀奇的事儿。每个人都有病,病了看医生,有什么不对吗?我也说了,你全当是放松去释放压力,我没别的意思。”
果然,彭宇这是钻牛角尖,出不来了。
早知道这样的话,彭宇小的时候,他怎么也不会拿翟升当例子教育儿子。儿子总是自己的好,翟升再优秀,他对翟升也没半点感情啊。
彭宇握了握儿子的手:“爸,你放心吧,我没事儿,我纯粹是闲得慌,所以才想给翟升找点麻烦。我要真有问题,我早去看医生了。活着,活得更久,我才能看到翟升有不痛快的那一天。你看,这不让翟家人不痛快的人,自己送上门儿来了吗?”
翟升娶乔楠绝对是娶对了,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么优秀出色的一个乔楠背后会有这么糟心的娘家。果然,世无完人,老天爷办事还是挺公道的。
翟家那边自己没法儿下手,乔楠这边好不容易露出了空子,彭宇哪里能熬得住,只是单纯地看几眼,就让乔子衿小小的胳膊跟翟家粗粗的大腿拧着来。
在乔子衿“走投无路”之下,彭宇安排的人出现在乔子衿的面前时,不亚于救世主的出现一般神圣,带领乔子衿走出迷雾。
之后的事情,发展得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在彭宇的帮助之下,乔子衿顺利地接触到了媒体新闻记者。无论是彭宇教的,还是乔子衿顺着自己的心意说的,当新闻媒体开始报道乔楠的家事时,顿时引来了一场轩然大波。
哪怕乔楠当上了外交部部长,除了必要的活动,乔楠是绝对不会出现在镜头前面的。但经过乔子衿这么一闹,乔楠如同电视里的明星一般,但凡是她可能出现的场合,附近必然围了一堆想采访乔楠的人。一些正规的报纸还不敢乱写,记者有义务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所有人,所有人民都有知情权。只是,满足这一点之前,必须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他们的报道必须属实,没有半点虚假。毕竟乔楠也算是中央干部,一旦对此事的报道失实,那造成的后果不亚于构陷中央干部,是要吃官司的。
在没有调查清楚,甚至确定真相之前,正规的新闻媒体部门,当然不敢随便乱报道。
只是,正规的不敢,那些小规模的为了搏出位,就真的没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了。作为外交部的部长,乔楠上的头版头条,不是人民日报,而是娱乐杂志。这样的情况,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某部长一飞冲天,不认穷亲戚。”
“某部长飞黄腾达后,眼高于端,弃亲姐姐于路边。”
“今日住天桥一女子,其亲妹妹竟然是某部长。”
“某部长忘本,以权势逼迫亲人,无耻控制亲生父母。”
一篇篇恶意攻击的文章接踵而来,哪怕这些报道没有指名道姓地说是乔楠,但是首都的人,还有不知道所谓的某部长指的是外交部的那个女部长吗?最重要的是,这些报道登的照片,全是乔子衿落魄的样子,没有乔楠。可乔子衿的一张脸,一点马赛克处理都没有,拍得清清楚楚,是那种放大清晰照,一副深怕别人不知道、或者认不出乔子衿的脸似的。
照片中的乔子衿模样非常落魄,神情憔悴,衣服脏兮兮,皱巴巴的,头发油得都能炒菜了。即便是隔着一张照片,看到乔子衿这个样子,有人似乎都能隐隐闻到乔子衿身上那股过重的汗水味儿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报道属实,其中有一、两张小照片还真是乔子衿窝居在天桥底下的惨照。
有了这些报道,不少键盘侠出于“谁弱谁有理”以及“仇富、仇高官”的愤青思想,无不一一敲起了键盘,筑起长龙抨击乔楠的冷血无情。这么一个连亲姐姐都不管的人,谁还能指望她把国家,把人民,放在心中的第一位吗?
让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身居国家要位,光是用想的,都觉得胆寒不已,心颤无比。难不成,他们泱泱大国,还找不出一个跟乔楠一样有能力,却更富有正义感、亲情的人才担任外交部部长了吗?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自己去看
他们不信!
尤其是在某篇报道中说明,乔楠的出身虽是一般,可乔楠的经历却是确实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不为别的,不单乔楠本身是外交部的部长,最重要的是,乔楠的丈夫还是军政区里首屈一指的大首长,其地位超然。
有这么一个丈夫为自己保驾护航,别说乔楠只是没仁德有才能,哪怕乔楠是一堆草包,未必就一定坐不上外交部部长的位置。
在知道乔楠有这样的背影之后,那些攻击乔楠的键盘侠,不但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反而越发“义愤填膺”地要为乔子衿讨一个公道。从一个妈肚子里出来的,乔楠这么绝情绝义,真以为老天爷管不着她,她就可以仗着有那么一个厉害的老公,无法无天,不把人民和国家放在眼里了吗?
这样的人不下台,他们当百姓的不答应!
某些评台,也在这样的攻击之语之下,呈现出瘫痪之状。一下子,最是枯燥、无人问津的平台,都变得热热闹闹起来,使得某些人真是看足了好戏。
这一段时间里,李达伟每天最大的兴趣就是翻那些攻击乔楠的各大留言板和论坛。特别是那些说乔楠不配当外交部部长的留言,李达伟真有一种冲动,给但凡是这种留言的人,都回一句支持的话,再或者给他们点一个赞。
好在李达伟还没有高兴到昏了头,忘记国家内部有的是人才。他在外交部,用外交部的电脑给这些留言点赞,前一分钟点赞,后一分钟能传得部门内、部门外的人都知道。
反正闹腾的人已经够多了,他觉得自己不必要这么高调,免得让人抓住把柄。最重要的是,李达伟心里还在盘算一本账。假如,在这些舆论的攻击之下,万一乔楠真的下台了,那么必然会有一个人被推着替了乔楠的位置。
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
李达伟当然希望,自己就是那个被推上去的人,但李达伟还有点自知之明,除非是乔楠在离开的时候,主动拉他一把。否则,光靠李家帮他运作,他上位的可能性连百分之十都没有。
不过,想让乔楠主动帮自己,这似乎又是另外一件非常难办到的事。直到今天,乔楠都没有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更没有给自己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一直以来,他在外交部的表现还不及后来那几个新人呢,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离了乔楠的推荐,他上台的机会变得越发渺茫了。
哪怕乔楠真下台,再被推举上去的外交部部长,没点能耐,没点成绩,是绝无可能的。偏偏这些,李达伟还真通通都没有。
咝,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机会,李达伟是真的不想错过。可是,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在这个时候搏取乔楠的好感,顺利坐上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呢?
在李达伟还没有想到办法之前,李达伟突然发现一件事。部门里的人看他的眼神好像有一点奇怪,他后面的那些新人,看着他的眼神之中,都直接带上鄙视了,纷纷绕道,都不愿意从自己的身边走过。
这让李达伟难得想明白要放下架子,在争取到乔楠的认同之前,先亲民一把,把部门里的关系搞好起来的计划,还没付之行动,就先胎死腹中,连实施的机会都没有。
“喂,到底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们看我的眼神好奇怪,我怎么了吗?”实在是没忍住,李达伟拉了一个部门里的老好人,躲进厕所里去了解情况了。问完之后,李达伟心中还有一种期待和忐忑。
难不成,他遇见自己的伯乐了,乔楠还没下台,他已经在替乔楠位置的那张名单上了?有人知道了这个小道消息,所以看他的眼神才会那么奇怪?要真是这样的话,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毕竟他才是当事人。还是说,有人准备给他一个惊喜,想给他一个surprise?
“你老实告诉我吧,你放心,我有心理准备的。大家同事这么多年,彼此都有默契的。我们感情那么好,我一定不会忘记以前我们一起工作的日子。”哪怕他当了部长,他也不会跟乔楠似的那么忘旧,不记得以前大家一块儿熬过的日子。
只要这个时候凑上来跟他套情份的,他都会记得这些旧交情。
那个老好人笑了,被李达伟的话给逗笑的:“你真想知道,部门里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对你的态度怪怪的?”
“嗯。”当然想知道,越快越好,越清楚越好。
老好人报了一个贴子的名字给李达伟:“你自己回去搜一搜,就知道了。”丢下这句话,老好人不再给李达伟一个好脸色,丢下李达伟自己就走了,能点到这个份上,他做得也算够了。
“那个贴子怎么了?”原来不是他上了替乔楠位置的候选名单啊,害得他白高兴一场。有点头绪了,李达伟连忙去搜了那张贴子。刚开始还笑呵呵的李达伟,看了贴子上的内容之后,立马笑不出来了。
不为别的,那张贴子楼主说的事儿不全是他的事儿吗?可是他不是楼主啊,他也没有发过这张贴,这张贴子,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哪怕李达伟承认,贴子里所说的一切都是实事,也是自己真实的想法。但乔楠现在已经是一身麻烦,理都理不干净了,他再想落井下石,也不可能挑这个时候落啊。要知道,石头落重了,那是极有可能把自己一起带下去的,他还不想“死”呢。
李达伟的脸色红了红,关了贴子之后,连忙去找乔楠:“乔部长,我要跟您申明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不说清楚,今天晚上,我别想能睡得着觉了。我才知道,有那么一张贴子的存在,我可以向你保证,那张贴子绝对不是我发的,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不是那个楼主。”
实在是贴子里说的事情,对于外交部的人来说,太明显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背黑锅
能有这样的角度、想法,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往乔楠身上再踹一脚的,整个外交部除了李达伟之外,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可李达伟自己知道,他真没干这事儿,这个黑锅,他可不背。
乔楠合上资料,免得被李达伟看到什么,听到李达伟的解释,乔楠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是吗,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做你的工作吧。”
乔楠这个样子,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李达伟哪里肯回去。这事儿他一旦不解释清楚,得,乔楠不拉自己一把的话,他上位的机会连百分之十都没有了:“乔部长,我说的是真的,我真是被冤枉的,那贴子不是我发的。乔部长,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我我我去找人证明我的清白。发贴的IP,足矣证明一切。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李达伟越说越激动,声音更是没法儿控制地飙高。
因着进乔楠办公室的时候,李达伟太着急了,所以乔楠办公室的那一扇门没关严实。李达伟的声音一响,李达伟的话,外头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当他们和乔部长是傻子呢。他们外交部的事儿,别人怎么可能会知道,那贴子说跟李达伟没关系,只怕只有李达伟自己会相信。瞎子都能听得出来,贴子里楼主所描述的一切,不就是李达伟吗?
IP?
ip算个鸟啊,李达伟难道还不能去外面的网吧发这张贴子啊。这么一来,发贴子的IP跟李达伟家里的IP,当然是不一样的。他们虽然不是IP人才,但这点基本的常识,他们还是懂的,别欺负他们读书多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乔楠依旧没有反应,既没说相信李达伟的话,也没说不相信李达伟。
乔楠不肯给自己一句痛快话,李达伟的心七上八下的,哪里肯走:“乔部长,你说,你要我怎么证明,你才相信,我是清白无辜的,那贴子跟我没关系?”
乔楠好不容易出这么大的问题,他这儿绝对不能再出丁点的问题。他也三十好几了,年纪比乔楠还大那么几岁呢。这个时候,乔楠下台,自己没法儿上台的话,以后自己都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他只能坐在那张小桌子上,一辈子籍籍无名,直到退休为止。
“不需要你证明什么。”乔楠放下手里的笔:“因为你怎么证明,也没法儿把你从这件事情上摘出来,并且洗白。”这事儿,这趟水,李达伟是下定了。
“为什么?!”不是他做的,凭什么要让他背这个黑锅:“与我无关,如果是我做的,我早承认了。这事儿,真的真的不是我做的!”李达伟哭的心都有了,真是他做的,他也就算了,偏不是自己做的,那才叫一个郁闷和痛苦。
冤枉死他了,有没有。
李达伟非要一个答案,乔楠就给李达伟一个答案:“为什么?我问你,外交部的情况,外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你说,是谁把外交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透出去的。不是你,难道是我吗?那张贴子所描述的,都是从你的角色出发的。会有那种想法,觉得我打压你,这话,一般人臆想不出来,应该是从你的嘴里说出去的吧?”
这张贴子的发贴人或者真的不是李达伟,但那张贴子上的话,只怕是有人原搬了李达伟的真实想法。
李达伟的内心想法,他要不告诉别人,别人怎么会知道?
“我……”李达伟脸都青了,在看到贴子内容的一瞬间,他已经有预感了。应该是他自觉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在跟朋友倾诉痛苦的时候,这话被对方给记住了。那个人才会在这么敏感的时候,以他的身份发了这么一张贴子:“我、我,有一次喝酒的时候,我跟徐新明报怨过那么一点点。我觉得,那张贴子上的主要内容,应该都是徐新明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
乔楠的坏话,李达伟也不敢随便跟人乱说,怕被告黑状啊。但有一个人,李达伟无论怎么说,都不害怕被出卖,这个人就是徐新明。徐新明是乔楠一手调出去的,跟李达伟比起来,徐新明心中对乔楠的怨,只多不少。
李达伟见不得乔楠好,徐新明的心情会比李达伟的更强烈。可李达伟没想到的是,徐新明想在这个时候黑乔楠,不把自己的事情发上去,倒是把他出卖个干干净净。
那张贴子上,其实的确还是有徐新明的影子在的。不过,徐新明很小心,占的比例实在是太小了,几乎都是一笔带过。所有人都只会把目光放在他的那些事情上,把他的那些事视为整张贴子的重点内容。
李达伟吸了吸鼻子,他这会儿真是比窦娥还冤呐:“这样,也能怪我吗?”他只是被徐新明给利用了,徐新明是借他的事来对付乔楠。
“不怪你,怪我吗?”乔楠双手环胸:“又不是我跟徐新明有这么深的交情,到达了无话不谈,一起在背后黑自己上司的那个人。事情是徐新明做的,但你该明白的是,徐新明的这个机会,是你友情提供的。你被徐新明带着一起黑了,不怪你自己怪谁?”
徐新明离开外交部离开得早,外交部的很多情况,徐新明早插手不上了。要不是李达伟给徐新明提供那么多的资料,这张贴子至于被徐新明写得那么深动形象,深入人心吗?
这张贴子,李达伟功不可没!
“行了,话已经说开了,你出去吧。”有些事,李达伟也该准备准备了,一个敢在背后这么咬上司的人,她是不会把李达伟继续留在外交部,李家的人也没脸再让李达伟留下来。至于离开了外交部之后,李达伟会去哪个部门祸害哪个主管或者是部长的,乔楠表示,她是真管不过来。
反正她这血一般的教训,中央部的应该都知道了。以后要怎么对待李达伟,大家心里都该有一个数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该男人出手
有野心,想往上爬是正常的,十个男人九个半都有这样的念头。只是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样的事,这点分寸必须有。但如李达伟这种前门失火,还要在后院点火的下属,真心是哪个人胆子大,不怕死,才敢收了李达伟啊。
李达伟不甘心,他感觉到因为这张贴子的关系,有些事情再次脱离了他的掌控以及计划。以前,李达伟把徐新明当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会儿,李达伟都恨死徐新明了。
忍无可忍,李达伟直接跑“边疆”仓库找徐新明:“徐新明,你太过分了,你想对付乔楠,我又不拦着你。但你说自己的事情就好,为什么要把我拖下水,连累我?你这么做,还算是朋友吗?”
徐新明翘着二郎腿,那样子跟个流氓似的,没有半点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严谨和严肃,倒像是从哪条街出来的小混混:“哟,来了,要不要看看这张贴子的最新留言,可精彩了。你看看,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全是来骂乔楠的。兄弟,别生气,我这么做,是为了你跟我报仇呢。”
跟李达伟气得半死不一样,徐新明乐得不行,翻贴子就跟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一样,有滋有味儿,时不时,还往嘴里塞点零食。
“为了帮我报仇,说错了吧,你主要是帮你自己报仇,你还顺便黑了我一把。兄弟?别这么叫我,我都害怕,你这是兄弟该做的事吗?”想到外交部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再看看徐新明悠然自得的样子,李达伟气得往徐新明的脸上揍了一拳。
徐新明没有准备,“啪”的一声,直接从翘起来的椅子上被李达伟给揍摔倒在地上,疼得他龇牙咧嘴:“李达伟,你有病吧,我帮你,你还打我,做人别这么过分,过河拆桥是会有报应的!”
“报应?我让你报应,我让你报应!”三十几岁的男人,冲动起来,一点都不比十七、八岁的少年收敛到哪里去。李达伟平时从来不跟人打架,可今天,他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自己的拳头上,挥向了徐新明这个“好兄弟”:“我让你害我,我让你在这个时候害我!”
真当他是傻子,以为说这么几句好话,就能骗得了他吗?
他想当外交部的部长,徐新明也想当。只是刚进外交部的时候,像乔楠和邓文昌是他们共同的敌人,所以两人才联手,想办法压过邓文昌和乔楠,以达到自己上位的目的。
之后,徐新明被调来看仓库,徐新明恨死乔楠和何义。他被乔楠压着,一直没有出头的机会,还被乔楠训得说连比他晚加入外交部的新人都比不过。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成了朋友。
没有乔楠这个共同的敌人,他跟徐新明早晚也是不能和平相处的。徐新明被调来仓库,等于是发配边疆。别说是乔楠倒台了,哪怕上了十个外交部部长,这些部长在各种原因的影响之下,一个个又走了,再怎么轮,外交部部长的位置也轮不到徐新明的头上。
他不一样,他是轮得到的!
只要在这个关键时候,他搏得乔楠的好感,他上位的机会是大大的有。但被徐新明这么一闹,什么机会,什么可能都没有了。乔楠没有在自己离开外交部之前,把他弄出外交部,已经算是心慈心软,对他以德报怨了。
可是,跟乔楠处事这么多年来,他从来不觉得,因为乔楠是个女人,所以乔楠会很心软。
一想到自己也要跟徐新明一样,被踢出外交部,李达伟弄死徐新明的心都有了。
徐新明挨了几下之后,反应过来反击:“李达伟,叫你一声兄弟,那是给你面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哥,想揍我就揍我?你是个什么东西!不是你常安慰我,是金子哪儿都能发光。咱俩这么好的感情,一块儿干活,你说有多好啊,你我就真的能做伴儿了。”
这会儿徐新明跟李达伟那是狗咬狗,一嘴毛。
李达伟这么安慰徐新明,眼里带着天然的优势感,安慰之中带着嘲弄之意。这一点,骗不过徐新明。徐新明不动声色,趁着这次的机会,一箭又雕,把乔楠和李达伟同时拉下水来陪自己。
这两人嘴上喊着兄弟,说是彼此的知心朋友,实际上,一肚子的坏水,除了在一起骂乔楠时,两人对对方都没有一句真话,当真是一丘之貉。
徐新明脸上的伤重一点,但李达伟不可避免地也挂了彩。李达伟擦了擦嘴角的血,冷笑:“徐新明,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这次这么算计我是吧,你给我等着。我不弄残你,我就不姓李!”这回,这个梁子,结大了。
“来啊。”徐新明抽了抽疼得不行的嘴角:“谁怕谁是孬种,我等着你来和我算账。”呸,什么东西,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以为他怕他呢。李达伟只管来,不来的没种!
曾经的“好兄弟”阋墙不说,这架势跟生死仇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徐新明虽说挨了揍,但他的心情依旧非常好。他倒是要看看,等李达伟跟他一样,被人踢出外交部,在这种边边角角的地方看仓库,以后李达伟在的面前,还怎么露出那种高高在上,看不起他的表情来。
“楠楠,有麻烦不?”外头热闹得很,但在军区大院儿的翟家,还算是安静。住在大院儿里的人,除非跟彭家有一样的心思,不然的话,他们都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
大家清楚,这是有人盯上乔楠,想对付乔楠呢,明白人自然是不会凑这个热闹。大院儿里没动静,翟家的人却没因此放心,特别是把乔楠当成女儿的苗靓,只差没时时刻刻跟乔楠打电话,让乔楠向自己汇报她在单位里的情况了:“要是有麻烦,千万别忍着,翟升,还有老翟,这个时候,就该是这些男人出手的时候!你是我们家的人,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拉偏架
如果可以的话,苗靓第一个想要找麻烦的人,就是那些乱写的杂志社,什么东西。像这种只会作一些胡说八道,没有证据的虚假报道的新闻的报社,就不应该存在,把好好的社会风气,搞得这么乌烟瘴气。
“老乔,真不是我要数落谁,这事儿,你们就一点章程都没有?由着这些人乱写?中央允许?”
“怎么会。”翟耀辉摇头,这么多年了,苗苗的性格还是跟年轻时候似的,风风火火,急得厉害:“这事儿,正好也让我们有机会观一下现在的风气。等风头差不多了,该收拾的,一个都跑不掉。”
中央政府的人,是那么好攻击的吗?
乔楠有丁点风评的问题,当初外交部的部长之位,能由乔楠坐上去?真当所有中央干部以及**,都是吃干饭的,对下面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随便什么人都敢用,敢往上提?
中国领导班子不可能用一个不能用的人,更不可能因为一些风言风语冤枉了人。那些想要兴风作浪的人,只能说这些人对中央的了解还不够透彻。
“还有,这事儿你别着急,楠楠作为小辈,她都没有着急,你急什么。”对苗靓还没有乔楠稳重的这个现象,翟耀辉也是无奈得不行,总觉得这婆媳之间的关系果然有一种反一下的感觉:“你没看到,真正厉害有影响力的媒体新闻以及报社,谁敢乱报道这事儿了。等时机到了,楠楠一澄清,这些都会在第一时间把最真实的情况传播出去,为楠楠正名。有点耐心,苗苗,你学学楠楠,要稳住。”
作为当事人,面对这么多言辞犀利又不实的攻击,才三十的乔楠能稳如泰山,丁点难过的表情都没有。通过这次的事情,翟耀辉再一次对乔楠有了深刻的了解。他一直相信,乔楠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不会慌张的。
但他没想到的是,乔楠能冷静到这个份儿上,仿佛她是事件外的旁观者。
翟耀辉再次认同,当年翟升在乔楠那么小的时候,看上了乔楠,简直就跟走了狗屎运一样。他这把年纪了,都吃惊于乔楠一再惊艳的表现。十几年前,乔楠还幼稚,翟升的眼光更没有他现在的锐利。翟升会喜欢乔楠,纯粹是出于一种对异性的欣赏,而不是站在翟家的角度,去选择一个适合做翟家儿媳妇的人选。
正是如此,翟耀辉更明白的一个道理是,有时候,运气比实力更难得!
亏得他儿子和儿媳妇都是这种运气好到让人羡慕妒忌恨的人,翟耀辉老放心了。
苗靓皱皱眉毛:“真的,不是哄我的?真这样,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事儿发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然,她也不至于急成这样:“想想我就来气,都什么人啊,亏得她还有脸在镜头面前哭,说大家是亲姐妹。我真不明白,她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打脸,脸不疼啊!”
是亲姐妹,乔子衿还敢把什么样的脏水都往楠楠的身上泼。
仨宝已经知道乔楠小时候的事情了,为此,翟家的人特别注意,不敢让三个孩子看到乔子衿说的那些混账话,也不敢让三个孩子接触到这事儿。翟家的人担心,三个孩子年纪小,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这种事情,连苗靓这样的大人都帮不上忙,更何况是仨宝。既然仨宝帮不上忙,知道了也是糟心,影响学习的心情,还不如不让三个孩子知道,来得更干脆呢。
翟耀辉给苗靓倒了一杯水:“说说你,你还不听。乔子衿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今天第一次知道?”当然,翟耀辉也是挺“服气”乔子衿这类人的。财帛动人心,为了过上好日子,乔子衿真的是没脸没皮,完全不去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还有尊严在。
苗靓烦躁地挥了挥手:“得,不提了,越聊越来气儿。这种人,以后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亲爸亲妈都跟她登报脱离关系了,还不知道反省。呵呵呵,丁佳怡对乔子衿不过如此,乔子衿应该是完全遗传了丁佳怡薄凉的性子。”
这对母女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样。
让苗靓气不过的是,乔子衿这边还有办法对付,说不给钱就是不给钱,乔子衿再闹腾,把自己的脸踩在脚底下,也休想从乔楠的手里拿到一钱。可丁佳怡不行,乔楠可以不管乔子衿,却不能不管丁佳怡。谁让乔楠是丁佳怡生下来的,从道义和人性上来说,乔楠完全不管丁佳怡,始终有点不太好。
假如乔楠现在自己的日子过得也一般般,那么乔楠要面对的指责相对会少很多。但正因为乔楠的身份太高了,又从林老那儿得了那么多的遗产。苗靓都知道,如今这个社会好多人,嘴巴太不好了,完全不讲道理,拉偏架没边儿了。
正因如此,面对丁佳怡这样的人,他们这个地位的人,再不愿意,也只能违背自己的心愿,让丁佳怡过上好日子。他们当然差的不只是这几个钱,只是把钱拿给像丁佳怡这样的人花,太气人了。
她宁可把这笔钱拿去建学校,或者是资助贫困学生求学,也好过拿去便宜丁佳怡。想到丁佳怡这个年纪的中年妇女,大多还在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哪像丁佳怡,活了五十来年,工作的时间还没有五年。
像丁佳怡这么享福的人,尤其是凭乔家的条件,真心的,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跟丁佳怡差不多的人。
苗靓想不明白,像丁佳怡这种没良心的人,为什么福气还比一般的人好,能享受乔楠不得不的赡养义务。没天理!最好能像对待乔子衿一样,不搭理丁佳怡,让丁佳怡自己自生自灭。哪怕不是自生自灭,好歹也该逼着丁佳怡学会自食其力,不再依附别人生存,跟只寄生虫似的。
苗靓在嫁人之前,是一个非常自立的姑娘,哪怕父母因为帮助翟老爷子的关系,早亡,害得她成了孤儿。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854 
财富
3462155  
积分
1145427  
在线时间
40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8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暂时没事
就算是只能寄人篱下,由叔叔养着,她在叔叔家的时候,干的活从来没有少过。大集体生活时,她一个人能干的活争的工分,绝对不会比一般男人少。
如丁佳怡这样的,先靠男人,后靠女儿,永远都没有自己努力的那一天的人,苗靓是真的看不惯,特别想教训丁佳怡这种惹人烦的女人。
想着想着,苗靓火气一上来,把翟耀辉倒给自己的水,一口气全部灌了下去:“得,必须打住,再不打住,今天晚上的晚饭我都不用吃了,气都气饱了,说不准,晚上还会失眠呢。”丁佳怡这种人,杀伤力太强大了,比乔子衿还狠呢。
“妈,吃水果。”乔木从阿姨的手里端过切好的水果,给苗靓:“水果好吃。”提到乔子衿和丁佳怡,婆婆的反应的确是比自己强烈多。
刚刚被公公夸了半天,乔楠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她不是不生气,而是气过头,都气了一辈子。乔楠一直觉得,上辈子她被车撞了之后,不算是被车给撞死的,而是生生被亲妈给气死的。
都有过被气死的经验了,现如今的这些对于乔楠来说,当真只是小意思。见过大阵仗,如今的一切对乔楠来说,都是小阵仗,她是真的激动不起来。更大的阵仗,更不要脸的事儿,她都遇到的多了,最后还通通被成功了。面对这些苦果,她除了哑忍硬吞之外,都没有第二个办法。
跟上辈子似的,她给的钱,最后全进了乔子衿的口袋里,成了乔子衿的嫁妆,她也没有办法。拿过钱之后,丁佳怡还要再问她要一次生活费,她哪怕多干几份兼职,还得满足丁佳怡。
再跟现在的情况比比,她给丁佳怡的钱,丁佳怡拽得紧紧的,没有再肯多给乔子衿一块钱。跟周正离婚后,乔子衿比上辈子还落魄,身无分文,更别说带着嫁妆一套房子了。自己的钱没再便宜乔子衿,乔楠表示,她的要求也不高,对此算是比较满意的。
被乔楠哄一哄,又有翟耀辉劝着,没一会儿,苗靓可算是消了气,脸上有了笑容:“好了,我都多大的人了,还需要你们像哄仨宝似的哄着我呀。不气,我不气了,有什么可气的,你们心里有数,不要让这种人占太多的便宜就好。成,都这个点了,我们赶紧吃饭,别饿坏了。”
苗靓有了笑容,翟家的人一阵放松,大家都能高高兴兴上桌吃饭了。苗靓年轻时候熬得狠了,身体情况不比翟耀辉的好多少。林老和翟老爷子都是在同一夜“走的”,打那以后,翟家的人更重视老人的身体情况。为此,苗靓成了家里人的重点关注对象,大家尽可能让苗靓保持愉悦的心情,免得苗靓的身体健康被心情所影响带坏。
翟家的人暂时不想让仨宝知道乔子衿的事儿,可惜啊,这事儿没有在全国范围内闹开来,但是在首都之内,风雨之声还是非常大的。仨宝初了解乔子衿跟丁佳怡的情况,三个孩子对这两人的事儿特别敏感。
尤其是这一次,乔子衿在首都大闹,还扯到了他们最喜欢的母亲,仨宝难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三个孩子不但听说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与此同时,还气得要命,比苗靓那会儿还生气呢。三个孩子气得没想从学校里冲出来,跑回家去,亲眼看看乔楠是不是还好,有没有被欺负哭了。
仨宝有心想回家,可谁让他们在念书,念的又是寄宿的初中,再不高兴,也要忍到周末放假了,才能回家。
只是三个孩子一见到来接自己的翟升时,很惊讶:“爸,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们,妈呢?”果然,妈很伤心。不然的话,哪怕爸回来了,接他们的向来都是妈。
“让你们的妈休息一下,怎么,我来接你们,你们很失望?”翟升眉毛扬了一扬,语气可不怎么好。
二宝笑了:“爸,哪能啊。您来接我们,我们不要太高兴噢。只是吧,我们习惯妈来接我们了,今天乍然没见到妈,这不是意外吗,我们三个没别的意思,您可别冤枉我们。”
三宝娇娇地往翟升的身上挨了挨:“爸爸,我好饿啊,我们赶紧回家吧,我想奶奶烧的菜了。”她还想妈妈了,她想知道,妈妈现在好不好,如果妈妈不高兴,她要回去做妈妈的小棉袄,安慰妈妈。
“三个鬼灵精。”翟升能看不出三个孩子对乔楠的担心吗:“赶紧上车,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还有,你们的母亲,比你们想象中的坚强多了。”这么多风风雨雨,楠楠都挺过来了,更何况是乔子衿这个手下败将闹出来的风波,楠楠怎么会把她放在眼里。
三宝吐了吐舌头,乖乖地坐进了车子里去。
二宝和三宝坐在后面,大宝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爸,妈还好吧?”大宝不想叫那个人为大姨,他活得不久,但这种做派,在乔子衿之前,他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陷害自己母亲的人,是自己的亲大姨,其目的就是为了不干活,想要让母亲无条件养着她。
这样的人,不管情理还是事实,大宝真的不想认。
“还好。”
“妈还好,为什么不来接我们?”这不是妈的做事风格。
翟升叹了一口气:“不是楠楠不想来接你们,是暂时她不适合再来接送你们了。这事儿在首都闹得挺大的,不少人关注。假如楠楠继续跟以前一样接送你们,被有心人抓拍到了,到时候,你们三个也得跟着曝光。那个时候,你们再回学校念书,就没现在这么轻松。”
楠楠是不希望这件事情再影响到三个孩子在学校的学习生活。
她自己受点委屈,知道这事儿等一等,一定会有转机。可她担心三个孩子还小,心智没有自己的成熟。万一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学习什么都落下了,心情糟糕等等各种负面情绪。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