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7 | 浏览:18016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典神话] 《鬼眼国医是神棍》作者:安然一世(完结+番外) ...

贴书达人勋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100689 
财富
871358  
积分
119050  
在线时间
3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8-9-20 

==========番外=========

165、第165章 165

  天玄宗。
  天玄宗宗主此时正跟其他四峰的峰主在测算着人界那位小辈到达的地点。
  这一次, 集四宗之力,单方面的打开通道, 就是为了接引这个改变仙界小格局的小辈, 他们自然是放在心上。
  “怎么样?”
  “显示在西南方向, 那里是五行门的地盘。”天玄宗宗主说着,眉头微皱,那个位置, 地点不太好, 落在他们合作的四宗范围内都好,可是竟然跑到五行门去了,五行门,跟雷殿的关系那是十分的密切。
  他们若是贸然到别人的地盘, 恐怕会引起怀疑。
  “什么时候到?我去接。”符峰的峰主有些着急的问道,那个小辈, 在人间那样的地方, 加上一些好的黄裱纸等,就能画出三级的符纸,重要的是, 对方才18岁,放在仙界这样的地方, 无疑是个天才。
  最重要的是,这个天才跟自己有那么一点的香火情。
  是的,若是慕歌在这里,就能够认出这个符峰峰主就是在她梦中托梦的老祖。
  按照辈分来说, 的确是她的老祖了。
  这时,一旁的天机峰峰主道:“你着什么急呢!要接也是我这个直系的老祖去,慕歌她在测算方面有非一般的天赋,还拥有天眼,适合我们天机峰。”
  符峰峰主闻言,紧接着道:“测算太过,有违天合,别浪费了她良好的资质,还是我们符峰好。”
  “你们别争了,人还没到呢!凡是人间上来的人,都会经历过一次天池水洗礼,其潜力也是由这个看出,慕歌她的潜力应该不会差,我让容成先去等着,到时候有什么消息传出,亲自去招揽就不会引起注意。”天玄门门主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先将人接到我们宗门再说,至于去哪个峰,让她自己选择吧!”
  “是。”符峰峰主与天机峰峰主应道,看着容成这个术峰峰主面瘫的脸,脑海里只有相同的一个想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别以为他们不知道,这个术峰峰主对跟雷相关的法术一直很感兴趣,显然地,慕歌也是他的目标。
  ************************
  仙界西南方。
  在经历过五年多的时间后,慕歌终于借由通道来到了仙界,比她的师父古秋还要早。
  对此,古秋只有一句交代的话。
  好好混,等他上来的时候就有靠山了!
  慕歌心里明白,是师父他不舍得她。
  慕歌在心里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在仙界这个地方,她初来乍到,除了有猰貐鬼兽相伴外还真的是举目无亲。
  若真的要跟亲扯上关系的,大概就是天玄宗了。
  不过,她也从老祖那里知道,人界来仙界的时候,因为仙界地域太广,所以位置不定,除开落在他所说的四宗地域外,不能说自己是天玄宗的人。
  运气好落在天玄宗的范围内,那是最好不过了。
  此时此刻,慕歌一到达仙界 ,就感觉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慢慢地涌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慕歌知道,这就是仙气。
  看着在自己前方的那一座座的池子,慕歌明白,踏进这个天池,那么她才是真正地进入到了天界。
  不过,老祖也交代过,在这天池中泡着,也是常人难以忍受之痛,不过对人来说有着极大的好处。
  曾经就有人在里面成就天生仙体。
  天生仙体的意思是,你会没有任何平静瓶颈地修炼到仙阶。
  还没等慕歌做好准备跳进入,她身旁的猰貐鬼兽就普通一声跳进了一个池子,然后畅快地游了起来,然后对着岸上的慕歌嗷嗷地叫了起来。
  按照老祖的意见,此时的猰貐鬼兽将在人间的皮囊给带上来了,而猰貐鬼兽跟二哈原先的灵魂也已经融合在一起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猰貐鬼兽多了一些二哈的特性。
  比如说,顽皮!
  在水里的猰貐鬼兽不断地将水泼向慕歌,催促着她下来,在它看来,这个池子是个好地方啊!
  看着玩的开心猰貐鬼兽,慕歌无奈地也跟着进入了另外一个池子。
  一入水,慕歌还觉得挺舒服的,就感觉像是有什么力量涌入到自己的身体一样,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身上的感觉越来越麻痒。
  到最后,这种麻痒的感觉发生了变化,开始变得刺痛,如针一般在身上刺着。
  细密而又刺痛,不过暂时还能忍住。
  一天一天过去,麻痒的感觉越来越深入,针刺的感觉开始转变成了更大的痛感。
  慕歌只觉得在这池中,所有的理智都用来抵挡抵挡浑身上下的痛苦,根本就不知岁月。
  此时还在水中泡着的慕歌,根本就不知道天池外,已经有人因为她在天池中的时间而闹翻了天。
  “这该有一个月了吧?”其中一人不可思议道。
  “天池的预警是不可能出错的,也许,这个人出来,就会在天池碑中留名了,不知道他的潜力能不能超过寒祈。”
  “寒祈在天池中呆了不过28天,这个人已经呆了一个月了,潜力应该会在寒祈之殇,仙界又要出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了吗?”
  没人回答这个人的话,不过每个人的视线都紧紧地盯着天池,生怕自己错过一丝一毫,因为,他们都想要将这个人才给吸纳进自己的宗门。
  五行宗,不就是因为收了一个寒祈,让他的宗门壮大了不少,称霸这西南吗?
  要是多了这人,也许效果会更甚一筹。
  “你们天玄宗不是经常说非有缘者不收,这一次怎么来的这么快?”一旁,一人对着容成开口道。
  而对方这么一问,不少人的视线刷刷地落在了容成的身上。
  对此,容成面不改色道:“测算过,她与我们天玄宗有缘。”
  一旁的众人:……
  他们是不是也可以说,里面的人跟他们也有缘。
  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他们是不会放弃争取到里面这人的机会的。
  此时,天池里。
  经过过一个月的洗礼,慕歌能够感觉自己体内像是轻盈了不少,不过与此同时的是,慕歌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就在这时,慕歌身旁一个池子中的猰貐鬼兽像是有感觉一般,飞快地从池水中出来,然后直接跳到慕歌的身边,然后拖着慕歌的衣服,准备将她拖上岸。
  察觉到猰貐鬼兽的动作,慕歌也发现自己应该到了所谓的极限。
  过犹不及!
  下一刻,慕歌顺着猰貐鬼兽的动作,直接上了岸。
  坐在岸边,身上所有的不适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种无力感开始渐渐地消失。
  等慕歌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回来后,慕歌摸了摸自己身边的猰貐鬼兽,“二哈,谢谢你。”
  听到这话,猰貐鬼兽难得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显得有几分的害羞。
  随后,慕歌起来,简单地用体内的灵力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烘干了。
  这也是老祖在梦中教授她的。
  按照老祖的话说,她的修为相当于仙界的筑基期,不过在天池水后,修为会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只是不知道增长到哪?
  就在这时,慕歌的头上开始有一团的雷云开始凝聚起来。
  她,要突破了!
  此时,天池外。
  看着雷电在天池的上方凝聚,外面的人都明白,是里面的人要晋级了。
  “咦,这雷云,怎么像是有两朵?”有人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两朵雷云。
  “只能说明,里面的人,会连晋两级。”一个人开口道。
  这句话一出,全场哗然。
  连跳两级啊!
  虽然挺让人羡慕的,但是这雷劫恐怕不好说!
  当初那位寒祈,晋的是筑基的雷劫,不过的话,却是在十日之后晋级金丹,也就这短短的十日,五行宗早就给他做好了准备。
  从那之后,修为那是日进千里。
  这个人虽然会比寒祈风光一些,但是连续度两次劫,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得过去。
  “好像不是筑基的天雷,是金丹跟……元婴的!”等雷云成型的时候,突地又有一人惊讶道。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天空。
  这两个劫都是低阶修士最难过的两个劫,可以说是天才与废材之间的风水岭。
  一个从下界而来的人,已经是筑基的修为,可以说是天才了!
  但天才要是度不过这两关,那么就是废材了!
  这雷劫,是那么好度的吗?
  而且一次还是两个。
  不少人在心里已经暗暗可惜,不过在心里还是在期待着一个可能性。
  很快,第一块雷云开始往下劈了,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会多么的艰险?
  与别人想的不一样,在天池旁的慕歌,看着那声势浩大的雷,却是十分平静的画起了引雷符。
  不过的确有一些雷会击到慕歌的身上,那对于慕歌来说,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而且这些雷电还会给她的体内增加大量的灵气。
  而还有一部分雷劫,直接落在了的身上,让他四处活蹦乱跳的逃窜起来。
  猰貐鬼兽在跳窜的时候,看着自在的慕歌,眼神里那叫一个哀怨。
  凭啥呢!
  不过在最后一击的雷电时,所有的雷电都集中在一块,朝着慕歌而去。
  在这个雷电的冲刷之下,慕歌的丹田内,出现了一颗小小的金丹。
  在金丹出现的时候,外面的那一朵雷云散了,剩下元婴的雷云蓄势待发。
  外面的人看着这一幕,很肯定道:“金丹劫已经过了,现在是……元婴劫。”
  在里面的慕歌看着头上的这一道雷云,此时此刻并没有再画引雷符。
  因为她有一个预感,蓄势待发的雷云是在让她做好充足的准备。
  而她也感觉到,在自己晋级到金丹时候,似乎在渴望着天空中的雷电之力。
  如慕歌所想,元婴劫的第一道雷终于下来了!
  粗壮如成人的身子,没有分叉,就这样带着轰鸣声直朝着慕歌而去。
  这一道砸在慕歌身上之后,雷云暂停了雷电,开始慢慢地蓄势待发,准备第二次。
  慕歌则是在消化着这第一道雷。
  而外头的人回想着第一道雷的厉害,心里已经在猜测着里头的人夭折的可能性!
  可惜了!
  大部分人的心里都这样想着。

☆、第166章 166

  “哎, 这元婴雷劫竟然比旁人的要恐怖了好几倍,看来, 这人不好过啊!“
  “刚刚打了一下, 现在停了这么久, 是不是那人撑不过去了?”
  “雷云没散呢!”
  “这跟平日里见到的元婴雷劫有些不一样,看起来好像在等着那人休息好一样,虽然大了点, 不过, 大家都知道,元婴雷劫后形成的元婴品质关系到日后走到什么样的高度,若都是这么大的雷电淬体,能够熬过的话, 元婴品质不会差的吧?”一个有见识的修士看着这片雷云分析道。
  其他人被这么一说,看着天空的雷, 顿时有了一样的想法。
  这看起来, 要是对方能够熬过的话,这元婴妥妥的是上品啊!
  “接下来看看就知道了!”有人饶有兴致地说着。
  此时,容成看着天空这雷云, 眉头不由地一皱。
  太过特殊了,招惹太多的视线反而不妙。
  不过, 一般天才,总有那么一点跟其他人不一样。
  不说其他的,在天池之中呆了一个多月,就足够引起太多的注意了。
  这样也好, 他争抢慕歌的话,别人也只会道是寻常。
  毕竟,只要慕歌能够通过雷劫,现场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不想要里面的慕歌。
  至于慕歌能不能安全出来,容成没有怀疑。
  雷灵根的修士,哪里那么容易被劈死。
  容成此时还真的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很快地,第二道雷大概在一个时辰之后劈下了。
  慕歌正好将第一道雷的雷电之力给消化了。
  这个时候,慕歌才真正地感觉到,孤魂镇镇长跟徐老所说的上天眷顾是什么意思。
  她的运气,的确真的是好的有些诡异。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慕歌很快就集中注意力应对起雷劫来。
  而此时,在她身旁的猰貐鬼兽有些虚脱地在一旁看着慕歌,眼神是说不出的可怜。
  它被雷劈的虚脱了。
  它主人能够抵挡雷劫,不代表,它挡得住啊!
  贼老天!
  就在猰貐鬼兽在心里痛骂老天的时候,突然之间,有那么一小搓的雷直接就砸在了猰貐鬼兽的身上。
  贼老天!它还骂!
  再劈。
  再骂。
  再劈。
  ……
  来几次之后,猰貐鬼兽彻底颓了。
  斗不过……它闭嘴还不行吗?
  猰貐鬼兽整个人趴在地上,生无可恋地看着慕歌。
  配上长相的呆样,不愧它二哈之名。
  不过此时的慕歌还真的没什么心思关注着猰貐鬼兽,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应对这雷劫之上了。
  一个雷劫入她身体的时候,似乎先是锻造着她的身体,然后到经脉,顺着经脉到了丹田,最后就落在了那颗刚刚凝结的金丹上,原本光芒微弱的金丹在这些雷电的淬练之下,光芒越发的明亮,像是被雕琢的十分的圆润。
  若是有人在现场,一定能够看出,这枚金丹,不是上品,而是极品。
  接下来的时间,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基本每一道都是隔着一个时辰来一套。
  大概八天的时间,这一场雷劫才堪堪完成。
  慕歌有了充足的休息,丹碎成婴的痛苦要减轻不少,至少她有这样的体力去面对。
  此时,慕歌丹田内光滑的金丹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在时间的流逝之中,这道裂缝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一直到它碎开,最后开始变成了一个跟慕歌大小相似的小人。
  这时,慕歌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那充沛的灵力席卷了自己的全身。
  这种感觉,很舒服。
  而在慕歌成功的这一刹那,天空中传来一声轰鸣声。
  很快地,代表元婴的雷云散开,天空顿时都变得明亮起来了。
  与此同时,似乎有什么的影像在天空中一闪而过,快地让下面的人都有些看不清。
  但是他们可以确定的是,那是雷劫之后的异象。
  顿时,大部分人看着天池入口的地方,眼睛一下子热了。
  里面的人,一定是个天才、不可多得的天才!
  众人求贤若渴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出口,似乎在等着第一时间就冲上前去。
  相互之间看着,眼里都带着深深地警惕,就怕别人比自己快一步。
  就在这时,众人察觉到天池门口有动静了,视线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天池的门口很快就出现了人影。
  那是……
  怎么不是人?是一只妖兽?
  妖兽不应该出现在妖界的吗?来他们仙界做什么?
  所以,刚刚渡劫的也是这只妖兽了?
  想着,一个个只觉得心里失望极了。
  还以为会出现一个绝世天才,没想到会是一只妖兽。
  人妖殊途,再加上妖界与世无争,并没有多少人敢强迫妖兽成为自己的兽宠。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准备离开了。
  渐渐地,原本在原地的人都一哄而散。
  等里面的慕歌调息完毕,就没有看到猰貐鬼兽的身影。
  看着敞开的那扇门,心里已经有了底。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雷劈的破破烂烂,上面还有一些焦黑的痕迹。
  趁着四下无人,慕歌很快就换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然后从门口走了出去。
  一走出去,慕歌就看到了在外头新奇地绕来绕去的时候猰貐鬼兽。
  猰貐鬼兽看到慕歌,就直接过来了,对着慕歌嗷嗷的叫了几句。
  “刚刚有很多贼眉贼眼的人在外面盯着,等我出来之后,他们就散了!”
  猰貐鬼兽的心里话给慕歌听了个正着。
  外面有很多人?
  想到天池的传说,慕歌顿时了然。
  那些人恐怕是各个宗门的,就是为了等她这个经过两次雷劫的人吧。
  没想到,因为猰貐鬼兽的一时好奇,他们以为刚刚渡劫的人是猰貐鬼兽,所以这才纷纷的走了。
  想到这里,慕歌松了一口气。
  猰貐鬼兽误打误撞之间,倒是帮了她很大的忙。
  “走吧,我们去附近的集市问问情况。”慕歌对着猰貐鬼兽说道,至少,她需要打听清楚天玄宗的方位,这对于她来说,十分的重要。
  就在慕歌带着猰貐鬼兽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慕歌的警惕心一下子起来了,做了一个防备的模样。
  “我是天玄宗术峰峰主容成。”容成看着慕歌道。
  一听到天玄宗,慕歌心里微松,但是警惕心依旧还存在,看着容成道:“你认识我?”
  “慕歌,你的师父是古秋,而教授你符文的是符峰峰主刘复。”容成说着慕歌熟悉的名字。
  听着,慕歌心里的警惕顿时消失了。
  能知道自己这么多信息的,应该是天玄宗的人无疑,随后,对着容成有礼道,“容峰主。”
  “这里是五行宗的地盘,离我们天玄宗有几万里远,接下来的一路,我们需要低调点,”容成说着,将目光投向慕歌身旁的猰貐鬼兽,“你这兽宠出现的正是时候。”
  因为猰貐鬼兽的出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渡劫的是一只妖兽,所以倒让慕歌逃过了别人的注意力,正好给了他们“暗度陈仓”的机会。
  闻言,慕歌看了一眼猰貐鬼兽,随后道:“需要他变个样子吗?”
  猰貐鬼兽在人间的时候,身子那叫一个小,不过因为大环境那样,所以它只能变得小小的,来到仙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变大了好几倍。
  放大版的哈士奇!
  看着在自己身旁,有些蠢蠢的猰貐鬼兽,慕歌的眼里带着无奈。
  越来越不好骗了。
  闻言,容成看向猰貐鬼兽,点了点头道:“长的的确有点特殊,不过变小一点就行。”
  听到这话,慕歌看向身旁的猰貐鬼兽,看着它左顾右盼、当作没听到的样子,直接道:“变小一点,可以吗?到时候给你好吃的?”
  猰貐鬼兽听到好吃的,头扭过来了一些,然后还是一副别扭的样子,俨然一副可以商量,但是条件还不够的模样。
  “一个月,随便你吃。”慕歌默默地加了条件,“不过能需要变得小一点?刚出生几个月那样的。”
  哈士奇小时候的模样,可萌了!
  这是次机会,她老早就想要见见了。
  听到慕歌的话,猰貐鬼兽吞了吞口水,下一刻,嗷嗷叫了一声,再然后,一下子缩水成了哈士奇几个月大的样子,那竖起的耳朵此时此刻也耸拉了下来,显得格外的萌。
  还有那一副绷着脸,就像是生无可恋的样子,慕歌顿时张开了手。
  猰貐鬼兽见状,立即就跳到了慕歌的手上,然后窝在了慕歌的怀里。
  虽然没那么威风了,但是不用自己走路也挺好的。
  将一整个过程看在眼里,容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慕歌怀里的猰貐鬼兽。
  这就是已经成为兽身的猰貐鬼兽?还真的是……可爱。
  随后,容成对着慕歌继续道:“走吧,我们尽快回天玄宗。”
  “嗯。”慕歌点点头,随后跟着容成的脚步,进入了这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第167章 167

  五行城是仙界西南方最大的城市, 依托于五行宗这个大宗门,自然是十分的热闹。
  不过这里面的东西却是偏向于古香古色。
  与鬼界, 古色古香与现代化融合的比较好, 但是在仙界, 情况显然不一样,对于人界,虽然大家都知道, 但是真正了解的却只有接触过的少部分, 所以仙界的风俗习惯沿用着早古的习俗。
  慕歌抱着猰貐鬼兽看着周围那些熟悉的建筑,有一种回到以前的感觉。
  看惯了高楼大厦,再见到这样的建筑,心里还真的有一种恍然如世的感觉。
  明明她只不过是“死”了几年, 可是却像是经历了一世似的。
  只是,一切都过去, 她现在要做的, 只能是直面未来。
  在她以为严景宸被困在所谓的空间缝隙的时候,严景宸竟然给她发来了一张传讯符。
  严景宸是还困在那个空间缝隙里没错,不过他却是在想办法出来, 让她不用接受徐老的任何威胁,过自己的日子, 不用管他。
  她什么都没说,只回了一句话:“你不是有什么话要亲口对我说吗?我等着!”
  说完这句话后,她等来的是许久的沉默,然后再是严景宸简单的一个“嗯”字。
  那个时候, 两人都没有说话,却都能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
  在那之后,她也尝试过用传讯符联系严景宸,但是却都没什么用。
  了解之后才知道,空间缝隙在那个空间里是不断地在移动着,传讯符根本就无法定位,只能从严景宸那里到慕歌这边,慕歌单方面根本不能传送。
  通话结束后的慕歌,并未打算放弃到仙界的想法。
  严景宸自己对离开空间缝隙都没什么把握,她又如何能看着他一个人努力。
  她还等着,等着他对她说那句话。
  思绪从过去的记忆中收回,慕歌低调地跟在容成的身后,偶尔的时候,也会给怀中的猰貐鬼兽挠挠痒痒,这样才会在慕歌的怀里变得低调点。
  而进入城门之后,两人走在大街上,偶尔的会有一些议论声传到他们的耳里。
  好巧不巧的,他们议论最多的,就是天池里出来了一只妖兽,还一起渡了筑基跟元婴的雷劫,而且体型巨大,外型也不常见,一个个都在猜测是什么新的品种。
  重要的是,这只妖兽为什么不去妖界,而来了仙界,而为什么预警牌会显示人在?
  听着这些议论,容成的眉头不由地皱了皱,在带着慕歌准备经过另外一道城门的时候,突然之间看到有五行宗的修士在城门口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容成没说什么,直接就带着慕歌进入了一旁的一家商铺,当场给慕歌买了一件衣服。
  等慕歌换完衣服之后,直接就从后门走了。
  慕歌与容成两人从后面一离开,出来的时候,容成与慕歌两人就已经变了个样子,而猰貐鬼兽则是躲进了慕歌那宽大的袖子里,只留出一双眼睛四处的乱转着。
  而在慕歌跟容成离开那家店铺不久,就顺利地从城门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有一列士兵进了那家服装店,询问过后,就赶忙汇报去了。
  此时,五行城外。
  慕歌正站在容成的飞行器上,她手里的猰貐鬼兽已经从她的兜里跳了出来,趴在边沿的地方,看着半空中的风景,永远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再加上小小的身体,简直就是萌得无以复加。
  小时候的二哈,颜值真的是无可挑剔。
  就连容成,都忍不住看了好几次。
  飞行器了一段距离之后,慕歌走到了容成的身旁,低声道:“容峰主,刚刚在五行城是不是有人发现了什么?”
  “大概是有些人反应过来了。”容成回道:“之前是预兆天池有人,所以才会有很多宗门的势力在外等着,可是出来的却是一只妖兽,当下的时候很多人会认为是妖兽,但是实际上,天池中只会显示人的存在,而不是妖兽,一些人回去一揣测,大概就能够猜测出那妖兽是有主的,渡劫的是它主人而非它,本来也没什么,有些宗门错过了就错过了,但是五行宗的消息来源也很快,他已经怀疑你就是在鬼界出现过的雷灵根修士,而基于这个怀疑,反正先检查了再说。”
  慕歌一听就明白为什么要换样貌换衣服还有出关的时候将猰貐鬼兽藏起来了。
  不过,她没想到,自己的雷灵根竟然有这么多宗门都在意着。
  想想,要是不在意,又哪里会有她提前上来仙界这么一遭。
  看来,她在仙界变成了香饽饽。
  “五行宗,跟我们宗门关系不好吗?”慕歌继续问道,既然来了仙界,她自然希望能够多了解。
  而且,还有徐老要报仇这件事记挂着。
  “五行宗,也算是雷殿的一个合伙宗门,除此之外,还有飘渺宫,归一宗,西东宗,这四个宗门占据仙界西南大片辽阔的土地,雷殿就在正西方,处在仙界最高的地方之上,雷殿是一位雷灵根修士所建,他得到了神界传承,可以说,他愿意出手的话,可以在天道下雷劫之前率先帮那人度过雷劫,虽然说效果比不上正常的雷劫,但是养养就好,也因此,有不少修士受蛊惑加入了雷殿,也有宗门入了雷殿的势力范围,而中部以东的宗门并不愿走这条捷径,所以跟雷殿等宗门对立,但引雷符的出现,改变了这一情况,中部以动的宗门不得不花费代价来购买这些引雷符。
  各大宗门不是没有雷灵根的修士出现的,但是基本一出现,就会被雷殿中人威逼利诱走,雷殿的雷术功法是最全的,就说雷殿殿主,他手中的功法可是神界功法,修炼此法能让雷灵根修士获得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个诱惑不是谁都能抵御得住的。”
  容成说着,目光落在了慕歌的身上,他显然也在看,慕歌听完这些话的反应如何?
  慕歌显然对所谓的雷灵根功法没什么兴趣,她将注意力放在了容成所说的飘渺宫上。
  徐老的父亲原先不就是飘渺宫宫主吗?
  想到就问,慕歌直接开口道:“现在的飘渺宫宫主是谁?”
  听到慕歌的话,容成的神色有些奇怪,他说的重点在这里吗?
  不过慕歌淡定的反应让他多了几分的好感,他原先还不知道为什么宗主跟符峰峰主那么相信慕歌,现在突然之间有些明白了。
  “现任飘渺宫宫主是许州。”
  “前任宫主呢?”
  慕歌这么一问,容成愣了愣,随后道:“这个许州是前任宫主徐义的师弟,大概一千多年前,练功走火入了魔道,许州这个师弟大义灭亲,然后娶了徐义的妻子,五行宗宗主之女沐倩,徐义与沐倩之子生死不明,大家都说,他也入了魔道,现在在魔界……”
  说到后面,就连容成这个外人都觉得这其中有不得多说的内情,但是事实已定,没人会为无关的前任飘渺宫宫主讨回公道。
  而慕歌在听完之后,郑重其事道:“若我想要对付飘渺宫宫主一家人,需要什么实力?”
  容成闻言,差点被呛到了,然后一本正经道:“最初的仙界修为基本都是在地仙以上,人界的修为层次为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度过大乘劫可以进入仙界,仙界分为地仙、天仙、真仙、大罗金仙、神仙,人界被分离之后,有大部分的人界修士被特许进入仙界,仙界才有了人界原来的修为,而原先的仙界再开辟了一块地界,神界,神界之中都是早古的神仙,只有修为突破大罗金仙才能进入神界。
  飘渺宫宫主的修为是真仙后期,差一步就能进入大罗金仙,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宫主夫人也是地仙的修为,他们的女儿一出生就是金丹期,修炼一千多年现在是渡劫期。
  而你,刚刚步入元婴,你以为呢?”
  慕歌听完这个等级分层,差点就吐血了。
  这样的话,徐老给她一百年,是在开玩笑吗?
  想着,慕歌认真道:“我要成为地仙需要多少年。”
  “修为进阶靠个人的潜力,寒祈25岁入仙界,一举筑基,十日金丹,一月元婴,一年出窍,十年分神,百年合体,三百渡劫,七百大神,千年地仙,他在天池之中呆了28天,你呆了一个多月,也许,千年之内可成地仙。”
  慕歌:“……”
  等到她成为地仙,黄花菜都凉了。
  而且,地仙修为对付飘渺宫宫主还不够。
  徐老,这是在坑人呢!
  百年内她想要帮他报仇,不就是在做梦吗?
  不仅如此,还在空间缝隙中的严师兄要怎么办?

☆、第168章 168

  看着慕歌抿唇, 一脸无奈的样子,容成道:“怎么了?你跟飘渺宫有仇?”
  说着, 容成的神色也有些异样, 慕歌是从人界来的, 怎么会跟仙界的人有仇。
  对于慕歌来仙界,容成的印象只是宗主他们决定的,倒是没有了解过慕歌来仙界的内情。
  “答应了一个人, 要帮他报仇。”慕歌简单的说道。
  “一定要做?”容成反问道。
  “嗯。”慕歌点了点头。
  “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容成意有所指道。
  “请容峰主指教。”慕歌一听, 眼前一亮。
  “飘渺宫与五行宗这些年可以说是作恶多端,也是惹人厌得很,除了外部之外,内部的问题也很大, 许州能坐好飘渺宫宫主之位,靠的是五行宗的横纵联合, 但只要一方出问题, 另外一方也会跟着出问题,五行宗因为寒祈这个天才的出现,让五行宗一跃成为此地最大的宗门, 但寒祈势力越大,五行宗中谁坐不住?”
  “五行宗宗主?”
  “嗯, 五行宗宗主不过是天仙修为,在这仙界众多宗门中并不算厉害,但跟飘渺宫前宫主结亲之后,地位就稳固了, 在前宫主死了之后,新宫主又娶了他的女儿,他自然是没受影响,寒祈在五行宗的名望很高,也有着自己的势力。”
  “那飘渺宫呢!”
  “大家都知道许州的宫主之位来的蹊跷,只不过是没有证据而已,飘渺宫也是上古传承的名门,手里有不少秘境,钥匙掌握在每一任的宫主手里,飘渺宫已经上千年没有开秘境了,宫中已有很多人对此不满,很快就是仙界大比了,这一次是轮到飘渺宫举办,若他不能筹办个像样的仙界大比出来,恐怕结束之后,许州要受质问了。”
  “他不是飘渺宫实力最高的人吗?”
  “仙界至上,还有神界,你以为以前飘渺宫的宫主们去哪里了?”容成反问道。
  还真的是复杂啊!
  “那飘渺宫的秘境钥匙是什么?”慕歌好奇道。
  “听说,是一块木牌!许州这些年都在找。”容成回道。
  掌管一个宗门秘境的,竟然就是一个简单的木牌吗?
  看来,随着徐老父亲的死,那木牌的下落就不见天日了!
  不过,不知道许老知道不知道这秘境的下落。
  要是知道的话,倒是有了一个筹码。
  用这个筹码取了许州的命,飘渺宫的那些老祖应该会同意吧。
  许老的神识印记在她的身上,到时候倒是可以问问。
  看着慕歌沉思的样子,容成继续开口了,“所以,你只要有机会推波助澜一下,不用你自己动手,就足够报仇了。”
  慕歌听着容成的话,一下子回神,然后道:“我不过是元婴期,如何能推波助澜呢?”
  慕歌这才想起,容成告诉自己这些隐秘说的实在是太自然了。
  这样的事不该是个大事吗?
  而且,不是说雷殿要拉拢她吗?他就不怕自己被拉拢了?
  容成瞥了一眼慕歌道:“你拜我为师,我帮你!”
  慕歌:天下又掉下一个师父吗?
  “我在人间已经有一个师父了。”慕歌回道。
  “我不教你测算,只教你术法,教你最大程度的发挥你身上雷灵根的作用,至于你人间的师父,他依旧还是你师父,我不是取代他,只是让你多一个师父而已。”容成回道。
  慕歌一听,沉凝片刻,随后还是点了点头。
  仙界的仙法与术法什么的,她暂时都不了解,的确需要系统的学习。
  m
  看到慕歌答应,容成眼里闪过一丝满意,“回宗门之后,我们再进行拜师礼,现在还是回宗门为重。”
  “这里回天玄宗需要多长时间?”慕歌看着幅员辽阔的仙界,忍不住问道。
  地球的大小谁都知道,但她现在在天空中飞了这么久,看着下面,依旧是一些树林跟小镇,就足够明白这仙界到底有多大了,恐怕几个地球的大小都远远不及吧!
  “日夜兼程,大概需要十天,慢一点的话,大概需要半个多月。”
  “嗯。”慕歌回了这么一个字之后就没说话了。
  这时,正好猰貐鬼兽看腻了风景,就跑到慕歌的面前要吃的来了。
  慕歌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回到猰貐鬼兽身上去了,也打破了此时气氛突然安静下来的尴尬。
  容成看了两人之间的互动,继续控制着飞行器往前走去。
  一路以来风平浪静。
  很快地,飞行器也已经飞出了飘渺宫的范围。
  除了五行城是必经之路外,剩下的,容成都尽力地往人少的地方走。
  原本,容成以为会继续安静下去的。
  可是在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容成就发现了前面传来的打斗的动静。
  容成当即将飞行器停了下来。
  还没等他转道,那打斗声越来越近,已经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而来。
  容成第一时间就设下了防护罩,可还是有一样溜地飞快地东西在容成猝不及防之下冲进了防护罩中,直直地朝着慕歌而去。
  而慕歌只觉得自己的手像是被什么划破了一样,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内像是多了一样什么东西。
  内视一看,好像多了一团火焰。
  这火焰,是从哪里来的?
  慕歌顿时觉得自己懵了。
  “你没事吧?”容成问着慕歌道,他明明都设下防护罩了,他已经是天仙巅峰,设下的防护罩绝对不是豆腐做的。
  “我的体内……多了一团火焰。”慕歌对着容成说道。
  就在慕歌话音刚落的时候,追着这团火焰而来的两男一女顿时对着慕歌等人怒目而斥,“将我的净物天火交出来。”
  净物天火?
  排名前十的天然异火,随天地万物而生。
  净物天火,如其名,能够净化万物,祛除物体里面所有的杂质,所以一直是练器师与炼丹师的渴望得到的异火之一,同样也是极其难得的异火。
  谁能想到,他们会在半路上遇到这已经孕育出灵智来的净物天火。
  重要的是。
  这异火尽然就这样认主了!
  容成看着慕歌的眼神顿时有些诡异起来。
  他是听宗主说过这位小辈的运气很好,可是没有听说会走狗屎运到宝物都会送上门的地步。
  对上容成的视线,慕歌低声道:“它是自己跑到我体内的。”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着来的两男一女来势汹汹,她觉得,恐怕是惹麻烦了,连容成都会惊讶的异火,应该是个好东西吧?
  容成听出慕歌语气的无奈,嘴角轻扯。
  有时候运气来了,还真的是诡异的挡都挡不住。
  容成看着慕歌的视线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什么嫉妒的感觉,走到他这个地步,运气什么的已经不是最重要的。
  慕歌运气好,是一件好事,对于他们天玄宗,也是一件好事。
  两人之间的互动让一旁的两男一女有些恼怒。
  “将净物异火交出来。”女人再一次呵斥了一遍。
  这声音,顿时将容成跟慕歌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这净物异火已经认主了,我们经过这个地方,既然它送上门来,就是有缘,大概你们与它无缘罢,你们需要什么,我可以补偿你们。”容成淡淡地说道,虽然是自己送上门的,但毕竟是别人的东西,他只能这般处理。
  “我就要净物异火!若认主了,杀了,不就没主人了。”女人肆意地说道,看着容成与慕歌的目光中带着杀意。
  听到女人的话,容成的眼神微眯,下一刻,一股迫人的威压朝着他们而去。
  两男一女被这么一压,顿时觉得体内气血翻滚,看着容成的眼神骤然变了。
  他们见慕歌不过是元婴期,这年轻男子虽然看不清修为,但大概也高不了多少,谁能想到,这竟然还会是一个天仙前辈。
  女人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恐惧,随后却又傲然道:“你是天仙又如何,我爹爹是飘渺宫宫主,是真仙,还有我娘,也是地仙,我外公也是天仙,你要是对我做什么,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女人的话音落下,容成与慕歌的神色有些奇怪。
  慕歌再一次重复了一遍道:“你爹是飘渺宫宫主?”
  “是!”应着的时候,女人的神色有些傲然。
  “那么你应该知道徐殷吧?你曾经的未婚夫?也是你同母异父的哥哥?”慕歌看着女人,慢慢地开口道。
  慕歌也没想到,竟然会这样的跟徐老的其中一个仇人,巧遇了!
  听到慕歌的话,眼前的女人顿时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看着慕歌,她,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你是谁?”女人看着慕歌,凌厉地问道。
  她一定跟徐殷有关!
  可他,不是死了吗?

☆、第169章 169

  一旁的容成听着慕歌的话, 神色也有些异样。
  慕歌竟然知道徐家的事?
  她跟飘渺宫有仇,是因为这徐殷?
  说起来,这徐殷也是一个年少有为的人物,只可惜,摊上了那么一个母亲。
  不过,那个未婚妻跟同母异父的妹妹?
  难道……
  这就好玩了!
  容成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将主场交给了慕歌跟这女人,不,或者说是许州的爱女许茹。
  “徐殷,你跟徐殷什么关系?”许茹看着慕歌, 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
  “不过是在鬼界的时候遇到他了,他心心念念想着你们,托我给你们带个好。”
  “你……”许茹看着慕歌,先是有些慌乱,随后面目变得狰狞起来,对着身旁的两个护卫道:“你们给我杀了她!”
  说着, 许茹第一时间还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了传讯符。
  只是传讯符刚刚出来, 猰貐鬼兽突然之间从慕歌的怀里蹿出,然后一个爪子出去, 就将那张传讯符给撕裂了。
  撕完之后,猰貐鬼兽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飞快地回到慕歌的怀里求表扬起来。
  强大的实力跟软萌的外表, 这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些天差地别。
  慕歌摸了摸猰貐鬼兽算是表扬, 然后顺便给它喂了点吃的。
  而容成也已经动手, 将那两名护卫给秒杀了,那元婴也都没有逃过,同时他还在周围设置好了防护阵。
  一般而言,除非在真仙以上,否则这里还真的没那么容易被发现。
  许茹看着容成的动作,理智一下子回来了。
  眼前她面对的是一个天仙,她只不过是渡劫期。
  下一刻,顾不得杀慕歌灭口什么的,许茹手里捏着远遁符就准备逃跑。
  只是在远遁出一段距离之后,突然之间像是被什么给弹了回来一样,然后整个身体砸到了地上。
  起身,看着容成与慕歌两人,强硬道:“你们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爹娘不会放过你们的。”
  此时,慕歌看了一眼身旁的容成。
  她没想到的是,容成第一时间竟然是杀了那两个护卫,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这样的果断,让她觉得有些不习惯。
  毕竟,之前的她,活在一个法制的社会,她之前杀的,都是该杀之鬼。
  似乎是感觉到了慕歌的视线,容成回头看了一眼慕歌,然后道:“飘渺宫跟五行宗现在的势力还算大,你知道他们的阴司,别说报仇了,恐怕会陷入无尽的麻烦当中,最好的,就是……杀人灭口!”
  最后四个字,容成说着的时候,带着一抹刻骨的杀意,成功地让许茹的身子抖了抖,瞳孔不由地放大,忍不住道:“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看着许茹的反应,容成神色平静,看着慕歌道:“既然这是你的仇人,你觉得如何处理?”
  慕歌看着许茹脸带惧意,眼里却带着恨意的时候,拿出了徐老留下的那枚玉简。
  很快的,徐老的身影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看到徐老的时候,许茹的神色尽是不可置信,喃喃自语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初娘的一时心软,并没有让徐殷魂飞魄散,所以现在,他回来报仇了?
  徐老看着眼前风华正茂的许茹,面上闪过一抹复杂。
  他虽是留下的一缕神念,但他也有着原来的记忆与感情。
  “这是你要的其中一个人,如何处理,你自己决定。”慕歌对着徐老道。
  徐老在听到慕歌的话后,目光落在了慕歌的身上,有些异样道:“我没想到你真的能够做到。”
  慕歌听着,眉头一挑,“所以你承认你是故意坑我了?一个真仙,一个天仙,一个地仙,你还真的以为我有这个实力?”
  慕歌之前是不了解才会答应徐老,否则的话……也许,她还是会答应,因为她终究会去博一个可能性。
  “我只是在赌……赌你的运气而已,显然地,你没有让我失望,既然她在这里,那么就可以实施我原来的计划,也许不用百年,你真的能够帮我报仇。”徐老看着慕歌道。
  “什么计划?”
  “当初你不是得到一个养魂牌。”徐老开口道。
  “你说这个?”慕歌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了养魂牌。
  “秘境之钥!”看着这木牌,许茹震惊出声。
  慕歌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这就是飘渺宫多个秘境的钥匙?
  这徐老,对它的处置,未免太过于任性了。
  或者,徐老根本的打算就是让飘渺宫的秘境永无重见之日。
  “这就是飘渺宫秘境的钥匙?”慕歌问着徐老道。
  闻言,徐老看了一眼慕歌,再看了看一旁的容成,然后道:“你倒是厉害。”
  慕歌刚一上来,就有了一个粗壮的大腿抱着。
  慕歌的这狗屎运真的让他有些羡慕嫉妒恨,实际上,只要他有慕歌一分的运气,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徐老,你还不如说你的计划。”慕歌看了看已经面容失色的许茹,再看了看徐老,开口道。
  “除了飘渺宫外,很多宗门都在找这秘境的钥匙,你说,要是这钥匙出现了,会不会很多人抢?”徐老反问。
  “你要将这钥匙送出去?”慕歌诧异地看着徐老,他有那么大方吗?
  听着慕歌的话,徐老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了许茹的身上,低声道:“你觉得,让许州那老家伙知道,只要杀了他的宝贝女儿就能拿回这秘境的钥匙,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说这话的时候,徐老的面目有些狰狞,带着无尽的嘲讽与恨意。
  慕歌见状,顿时觉得气温好像冷了几度。
  徐老这想法,当真是丧心病狂。
  若许州真的是徐老口中的那种人,那么,他会杀了这个女儿的。
  慕歌从来都不会小看人的野心。
  不过对此,她保持了沉默。
  这是徐老的复仇,他想要怎么做,她不会过问,她只要,自己的目的达到就够了。
  而许茹听了徐老的话后,面色突变,她显然也觉得自己的父亲会杀了她,连忙跪在了徐老的面前道:“徐殷,我当初不想害你的,是杨天,杨天他夺了我的身子,还有之后我知道了你的身世之后,我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了,所以才会下药害你的,我真的爱过你。”
  听着许茹的话,徐老面色不改,“我也爱过你。”
  许茹:“……”一下子没法攀交情了怎么破?
  随后的许茹似乎是预知到了自己的下场,整个的颓了下来。
  徐老看着许茹的样子,眼中有淡淡的快意,随后继续跟慕歌以及容成商量起了后续的办法。
  显然地,容成对徐老口中这个坑人的办法有了那么丝的兴趣,两人就当作是没看到慕歌一样自顾自的商量了起来。
  顿时,各种各样的计划从两个人的口中蹦出来,整个计划也越发的完善起来。
  慕歌在一旁,默默地给许茹一家点了个蜡。
  不过,冤有头债有主,现在的话,不过是债主找上门了而已。
  也因此,在抽掉了许茹的记忆之后,容成带着许茹开始往飘渺宫的方向转飞去。
  至于徐老,再看向慕歌的时候,言语中多了几分的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保持了沉默。
  看着容成那兴致勃勃与徐老平静的样子,慕歌收起了徐老的那块玉简,然后默默地摸着自己二哈身上那柔软的毛发。
  有个人比她这个正主更关心这件事,挺好的!
  *****************
  他们本来就离飘渺宫本来就没有多远的距离,调转方向的一转眼,两人就到了。
  不过,容成的胆子显然还没那么大,他没有到达飘渺宫,而是停在了飘渺宫下的飘渺城外。
  在离城外一段距离的地方,容成丛飞行器上下来,然后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直接将许茹跟一封信直接扔在了城门正门口。
  许茹一身刺眼的红在此时此刻有几分的显眼,刚一出现,就立即有守卫上报上去。
  看着许茹被人带着之后,容成带着慕歌又换了一个样貌,然后进城了。
  一进城,找了一家酒楼,酒楼大厅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着许茹的事情。
  容成与慕歌两个人倾听着,也没得到什么更多的消息,两人最后就在酒楼里住下了。
  飘渺宫在很快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对城池戒严了。
  就这样,在大概几天之后,飘渺城里传出了许茹暴毙的消息,一时之间,这件事成为了飘渺城中的热点。
  许茹谁不知道,飘渺宫宫主的爱女,飘渺宫的掌上明珠。
  一向自持是飘渺宫宫主之女在飘渺宗以及飘渺城肆意妄为,因为她的身份,在她手中吃亏的人不少。
  现在她突然之间暴毙,所有人都觉得大快人心。
  在大约两日之后,飘渺城内外,便多了一张流传着的画像。
  传说中害了飘渺宫宫主之女的凶手真面目。
  容成跟慕歌两个人自然也去看了。
  看到画像的时候,慕歌沉默了。
  这不是师兄的画相吗?
  师兄这是躺了也中枪。
  幸好师兄现在不在仙界行走,否则的话,这也算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口大锅了。
  “这跟你口中的徐老一点都不像,不过的确是我记忆中徐殷的样子。”容成说道,神色饶有兴趣。
  看来,徐老口中的那些,真的是事实的真相了。
  这许州一家人还真的是丧心病狂。
  从公告处回到酒楼,慕歌就去了容成的房间,放出了徐老,然后开始道:“许茹真的死了吗?”
  “不管死没死,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徐老直接道,他的神色有些焦急,现在离自己的仇人距离这么近,他真的是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他们。
  容成与慕歌对看一眼,随后一起说了一个“嗯”字,对于已经陷入仇恨的徐老,他们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在飘渺城呆了几日,飘渺城对于许茹之死的议论越发的喧嚣,一些人看着那画像原先没想到什么,但渐渐地,有人认出这是前任飘渺宫宫主之子。
  原本大家对前任飘渺宫宫主之死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现在这个疑似对方之子的出现,简直就是大大的满足了大家的八卦心理。
  各种各样的揣测就在坊间流传着。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言开始发生变化了。
  前任飘渺宫宫主徐义是被现任宫主许州跟宫主夫人所陷害,两人早已经勾搭成奸,许茹说是许州跟不知名女子所生,实际上是他们两人的亲生儿。
  而许茹与徐义之子徐殷本来就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却硬生生的变成了未婚夫妻,目的就是骗取徐义的信任。
  徐义被这对奸夫□□所害之后,其子徐殷将原本属于飘渺宫宫主才能掌管的秘境之钥给拿走了,因此,飘渺宫才会一千多年都没法进秘境历练,而不是之前所言的被使用过度,暂时无法打开。
  在听到这些流言之后,飘渺宫开始镇压,却没有想到,流言越演越烈,到最后迅速地从飘渺城传了出去。
  一时之间,四面八方的视线都聚集在了飘渺宫上。
  而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坊间突然又多了一抹传言。
  许茹是被许州亲自诛杀的,因为,有人拿出秘境之钥对许州进行威逼,只有杀了许茹,对方才会告诉许州有关秘境的消息。
  消息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对于飘渺宫的谴责越来越多。
  这时,碍于压力,飘渺宫出来说明,许茹并没有死,只是被刺成重伤,还在飘渺宫养伤。
  前后不同的消息,更是让人们认为这里面有着与众不同的猫腻。
  但更多的人,保持的却还是观望的态度。
  虽然传言有几分的可信,但毕竟还是传言,没有实质的证据。
  就在众人都这样想的时候,一则突然而来的消息,仿佛在飘渺城里扔下了一枚□□。
  飘渺宫一处秘境将会在近日开启,会随意放出一千枚通关钥匙。
  进入的人,里面的东西可以随用随取。
  这个不是让人更惊讶的,惊讶的是,这样的消息声称出于徐殷之手,而非飘渺宫。
  而这样的大手笔,无疑不是在说。
  飘渺宫的那么多秘境,真的不再掌握在飘渺宫手里。
  这一下,不止是普通的修士,很多门派一下子注意上了。
  飘渺宫可是上古大宗,它的每一个秘境,都是一个好东西啊!
  纷纷的,徐殷这两个字在众人的心中挂上了一个底。
  此时,酒楼内。
  容成正在给天玄宗的人传信,让他们派两百人来飘渺城。
  一千个秘境名额都掌握在他们手中,肥水不流外人田,拿出五分之一的名额,便宜自己的宗门更好。
  对此,慕歌完全没有任何的异议。
  这天玄宗也是她的宗门。
  大概一月之后,大大小小宗门的人都聚集在了飘渺城外的一处地方,传言这里就是秘境的入口。
  至于拿到钥匙的人,也隐藏在其中,等待着秘境的开启。
  更多的人,是来验证这飘渺宫的秘境到底是不是真的。
  就连飘渺宫的人,也到了现场。
  而代表飘渺宫来的人不是其他人,正是许茹后来的那位未婚夫杨天。
  ********************
  容成与慕歌两人此时也在现场,不过,他们却是呆在围观的人群之中。
  此时,很多人看着那杨天,神色有些奇怪。
  飘渺宫的出现,无疑是在告诉别人,秘境,真的出问题了!
  “你等会要进去吗?”容成问着身旁的慕歌。
  慕歌摇了摇头,“我就不进去了,我还是在外面看热闹比较好,毕竟我实力太低了。”
  在仙界,她元婴的修为只能算是渣渣。
  在很多人面前出现,很多人都直接忽略了过去。
  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太弱了,弱到人家都不打算欺负。
  所以,容成将自己的修为以出窍跟着慕歌一起示人之后,显得低调多了。
  仙界就是这一点好,大部分人早先吃过驻颜丹,看起来十分的年轻,若是自己不表现出来,根本就没什么人知道你多大。
  容成听着慕歌的话,对她更是高看了一眼。
  这次他们拿出来的秘境之中,这个秘境之中的东西倒算是不少的,没想到慕歌竟然能够抵制住这样的诱惑。
  看来,这次真的有了一个不错的苗子!
  容成没有说话,继续注意着场中。
  在众人的等待之中,突然之间一道光芒射下,显示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望着这洞口,慕歌忍不住心头一跳。
  实在是这洞口实在太过熟悉了。
  “容师父,这样的通道,都是连接另外一个地方吗 ?”慕歌压制住心里狂涌的想法道。
  “每个秘境其实都大有不同,但是这样的是最常见的。”容成回道。
  “空间缝隙呢?能不能在那里面开辟出一个空间?”慕歌继续道,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怀疑。
  她怀疑,严师兄去的地方根本有可能不是什么空间缝隙。
  “空间缝隙里的确能开辟自己的空间,但那至少是大罗金仙以上的修为,否则那些罡风会将所有进入的人都给搅成碎片,否则的话,魔界的魔修早就成群结队的过来了。”容成回道,那个空间缝隙是纯天然的屏障,也是仙魔两界这么多年能够保持平衡的重要地带。
  听着容成的话,慕歌勾了勾嘴角。
  徐老……,他还没有那么的丧心病狂。
  他成功的骗过了所有的人,包括她。
  心里隐藏的最后一抹不甘彻底的抹去。
  虽然可恶了点,但是帮他报仇,可以做的。
  在慕歌想着的时候,那些有钥匙的已经纷纷进入了秘境之中。
  包括从天玄宗来的乔装打扮的两百个宗门弟子,以及杨天他们。
  对于杨天,她看了看,从面相上来说,就知道是一个真小人。
  只可惜,他们出不来了。
  慕歌看向容成道:“走吧。”
  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此时,飘渺宫内。
  许州也得到了相关的消息,听到消息之后,他放着的手掌下,木桌顿时化为了飞灰。
  虽然面色十分的平静,但是那眼中蕴含着的怒意却是遮掩不了的。
  “还没找到相关的可疑人员吗?”许州低沉的声音问道,让人的心忍不住一跳一跳的。
  他面前的手下将头垂得低低道:“每次散消息的人,长相都不一样,无从着手。”
  “有没有相同的特征?”许州继续道。
  手下摇摇头,能想到的,他都已经试过了。
  实在是对方太过于狡猾了!
  这一次,完全是有备而来。
  看到自己的手下摇头,许州的头更疼了。
  原本以为都已经斩草除根了。
  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今日突发的意外。
  徐殷!
  那一日,就不该心软,放他一条生路。
  知道具体内情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就在许州郁闷的时候,一个弟子从外面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宗主,不好了……”
  许州一下子站了起来,厉声道:“说!”
  “外面,外面有消息称……,有人在万生阁发布了任务,只要拿了宗主你一家的命,就可以……就可以获得所有秘境的掌控权,外面很多宗门,给宗主你下了……挑战书。”
  那么多个秘境,多大的诱惑啊!
  而且,许州还做下了这么多事,对方也是师出有名啊!
  许州闻言,一下子颓然了下来,“什么宗门?”
  “五行宗,归一宗,天玄宗,……”弟子细数了几个宗门。
  许州的面色一变道,“你说五行宗。”
  听着许州的话,弟子看了一眼许州道:“五行宗现在的宗主是寒祈,原宗主人品有失,修为太弱,寒祈下挑战书,五行宗原宗主已经死在寒祈的手上了!”
  许州闻言,瞳孔微缩,整个人颓了下来。
  他知道,这一下,完了。
  不是因为外面的宗门,就说飘渺宫的那些老祖,也不会放过他的。
  因为,那些秘境,是飘渺宫的根本。
  在万生阁发布的任务,发布人的身份以及东西必须得到确认,也就是说,秘境什么的,的确出现了。
  他即使就快是大罗金仙的修为,也无济于事。
  完了!
  一切都完了!
  许州眼神中的光芒顿时暗淡了下去。
  就在这时,钟倩的身影从外面急匆匆地进来了。
  “许州,有消息说,我爹死了,是不是真的?”看着许州,钟倩焦急的问道,全然没有了以往端庄华贵的样子。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夕之间自己的生活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先是女儿修为被废,记忆全失,再是她的爹出事。
  看着钟倩,许州的眼里没有了以往的爱意,甚至还夹杂了一些恨意。
  对方眼中的情绪让钟倩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怎……怎么了!
  “许州,你……”钟倩忍不住问道。
  孰料,下一刻,许州一掌狠狠地打在了钟倩的脸上,“都是因为你,妇人之仁!徐殷他回来了,回来报仇了!”
  “不,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钟倩不可置信地摇头。
  “除了他,谁会知道那些秘境的所在……”许州怒斥着,心内有一腔怒火蓄势而发。
  就在下一刻,钟倩突然之间笑了起来,“是报应!”
  许州一听,整个人变得颓废起来。
  是啊!报应啊!
  他想起了徐义临时前说的话。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他错了!
  错的不是做出这件事,而是没有……斩草除根!
  再有一次,他绝对,绝对不会心软。
  可是,没有下一次了!
  **************************
  三个月后。
  这三个月,飘渺城还真的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最大的,大概就是飘渺宫神界来人,直接废了许州一家人,并且将人带到了万生阁,用来交换飘渺宫的秘境。
  在收下已经被废的许州一家人之后,万生阁将一枚木牌交好给了飘渺宫的人。
  在飘渺宫的人离开之后,万生阁将许州一家人带到了一间隐秘的包厢之内。
  包厢内。
  “陈老。”慕歌尊敬地喊着眼前的这位老人,她也没想到在鬼界对他帮忙众多的陈老竟然会成为飘渺城万生阁阁主。
  还真的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慕小姐,这是你们需要的东西。”陈老说着,许州一家人已经被人送了进来,然后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慕歌跟容成。
  不是徐殷吗?
  “谢谢陈老。”慕歌道谢道。
  “慕小姐,你已经在仙界了,以后我们有时间再聊,就不打扰你们干正事了。”陈老客客气气的说道。
  慕歌点点头,送陈老出去之后,将目光放在了地上的许家三口身上。
  冤有头债有主。
  要债的,今天也算是回来了。
  慕歌拿出了徐老的神识印记。
  很快,徐老从玉简里出来了。
  一出来,就看到了许家三口,一下子忍不住愣住了,然后眼神奇怪地看着慕歌。
  她,真的帮自己办到了。
  “徐殷,真的是你!”许州看着徐殷,牙痒痒的,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竟然给了对方反扑的机会,他现在,真的好悔。
  许州的声音让徐老的思绪一下子收回。
  幽暗的视线放在了许州一家三口的身上,冷笑道,“是的,我回来了,回来向你们讨债来了。”
  “徐殷,你放过我们吧!我们给你留了一线生机,你也给我们留留如何?”
  “生机?”徐老挑眉,冷笑地看着钟倩,他所谓的娘亲,“我爹到底有哪里对不起你的?”
  钟倩闻言,顿时一阵语塞。
  徐义对她真的很好,很好,他没有对不起她的,一切,都只是缘于,不爱二字罢了。
  只是现在想起,突然之间发现,徐义的身影在自己的脑海里竟然是那么的深刻。
  徐殷看着钟倩的模样,冷笑,下一刻,手中凝聚出了一团鬼火,随后扔向了眼前的三人。
  火焰一沾身,顿时如星星之火燎原之势将三人包裹住了。
  剩下的,只有他们的惨叫声。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仇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下一刻,眼前的徐老消失了。
  再来的,是第二道神识印记。
  看到第二道神识印记,慕歌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徐老,我师兄……”
  “他不在空间缝隙中,他在飘渺宫的一处秘境,那个秘境,环境跟空间裂缝十分的相近,不过的确是百年开一次,等到百年之期一到,秘境开启,他自然能够出来,那里面对于他也有好处,流速跟外面是一百年比1,里面一百年,外面才一年。”也许是因为报了仇,此时的徐老显得心平气和。
  慕歌听着,眉头微蹙,随后道:“若那玉牌不在仙界呢?”
  “我会想办法打开,但出口,在玉牌所在的地方,否则的话,只能靠他自己突破而出,他继承了我师父的功法,在里面修炼,只有能耐得住寂寞,未尝不能出来,那个地方,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好选择。”徐老沉默了一下道。
  在他心里,报仇才是最重要了,他能够为严景宸考虑那些,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那现在呢?”
  “我已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用鬼火的时候,我只是想要,亲手杀了他们!”说着,徐老有些歉意。
  慕歌:“……”果然是个狡猾的家伙。
  看着慕歌那愤怒的眼神,徐老无奈一笑,随后继续道:“再见了,替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说完,徐老的最后一抹神识化作了灰尘,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中。
  他,彻底消失了!
  慕歌的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你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的师兄?”这时,容成在慕歌的耳旁问道。
  “嗯。”慕歌点头。
  “你喜欢他?”
  慕歌闻言,沉默了一下,喜欢吗?
  是的!她上次已经有了答案。
  现在,她愿意等,等他回来,说那句话。
  也是百年之期不是吗?
  ***************************
  九十多年后。
  飘渺宫的黑风秘境即将开启,这一次,飘渺宫向各宗门广发请帖。
  在秘境开启之日。
  还没等人进去,突然之间,有个人从里面被吐了出来。
  众人哗然。
  这人是谁?
  严景宸被吐出之后,从地上慢慢地起身,环顾四周,最后定格在了其中一个队伍的前端。
  她,在!
  慢慢地,严景宸走到了慕歌的面前。
  “慕歌,我回来了!”严景宸开口。
  “嗯。”
  “还有,我想跟你说我未说完的话。”
  “嗯。”
  “我喜欢你!”
  “嗯。”说完,停顿了片刻,慕歌继续开口道,“我也是。”
  听到慕歌的后几个字,严景宸一愣,随后笑了。
  那温柔的笑意让人恨不得溺死在里边。
  但,那仅对慕歌而言。
  **********************
  当慕歌与严景宸回到队伍之后,很多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严景宸身上。
  这个从秘境出来的人到底是谁?
  还有他的长相,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九十多年前在飘渺城搅弄风雨的徐殷。
  重要的是,他的修为竟然已经步入大乘,离地仙只有一步之遥。
  看骨龄也不过一百来岁,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天才人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是徐殷。
  除此之外,让人关注的还有他身边的慕歌。
  也是在这位天才任务回到天玄宗后,仙界的人才知道,这就是在天池中呆了一个多月,并且还一下子经历金丹跟元婴两个雷劫的人物。
  这可比那寒祈的潜能还要高上不少。
  也许,再过一千年后,也算是仙界的顶尖人物了。
  而慕歌的确也没有辜负她一身的潜力。
  在短短的一百年间,就已经达到渡劫期。
  在天玄宗同辈之中,直接一跃成为大师姐,这一次,天玄宗就是由她带队。
  更重要的是,这位天玄宗大师姐还是少有的雷灵根修士,拜在符峰、天机峰以及术峰门下,习三门之术,每一本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尤其是符术,现在一百多岁,已经是六级符师,并且,一手品质极好的引雷符更是改变了雷殿一家独大的局面。
  现在的引雷符,虽然价格依旧昂贵,但是到不了一符难求的地位。
  雷殿更是不好拿大。
  前面的几年,雷殿一直威逼利诱想要将慕歌拉拢至自己的门下,但却从未成功过。
  再加上很多宗门不喜自己在雷殿的控制之下,更是站在了天玄宗的这一边,时间一久,雷殿就放而任之。
  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相安无事了!
  总体说起来,那就是别人家的天才。
  而此时,这个天才,还要给天玄宗再带一个天才。
  一百多岁的大乘期啊!
  天玄宗,后继有人啊!
  不少人看着天玄带队的人,眼里有着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容师父,这是我在人界的师兄严景宸。”慕歌对着容成道。
  闻言,容成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严景宸,然后道:“要加入我术峰吗?我收你做亲传弟子。”
  “是慕歌的师弟?”严景宸问。
  “自然,亲传弟子排名看先后。 ”容成应道。
  “不了。”严景宸轻描淡写的拒绝了。
  看着严景宸平静的样子,容成道:“有个性!”
  严景宸静默无语。
  容成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那厢,飘渺宫的人已经开始安排人员进入了。
  容成没再说什么,这个黑风秘境本来就是地仙修为以下的人进入的,立即对着慕歌道:“慕歌,你跟你师兄带队,务必将他们安全带出,我在外面等你们回来。”
  “是。”慕歌领命,随后看向严景宸,“师兄,一起?”
  “嗯,你去哪里,我都陪你。”严景宸低声道。
  慕歌的俏脸微红,随后在容成揶揄的视线中,跟严景宸两人带着天玄宗的弟子们进入了黑风秘境。
  等所有宗门子弟都进入之外,在外的师门长辈开始互相寒暄起来,围绕在容成身边的就有不少。
  天玄门至少能保几千年风光,交好一番又如何?
  对此,容成也是落落大方。
  只是目光偶尔落在了黑风秘境的入口处,眼神里有一丝感慨!
  未来,是年轻人的天下!
  ***********************
  在慕歌等人还在黑风秘境的当口,古秋成功的飞升了。
  天玄宗的人早早得知消息就在天池外等着。
  十日之后,古秋出来了。
  一出来,就有不少人迎上来招揽。
  而天玄宗的人赶紧从人群中挤了进去道:“这是我天玄宗的人。”
  “你们天玄宗这是打算抢人吗?”
  “是啊,你们天玄宗势大,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
  “各位,这是我们天玄门在人界的传人,我们不是在抢人。”
  “有什么证据吗?”有人忍不住叫嚣道,毕竟,十日天池,不是顶尖的天才,也算是一个普通的天才了。
  “我们宗门的大师姐慕歌你们知道吗?这个就是慕歌大师姐的师父。”天玄宗的人马上道。
  一听到慕歌的名字,几人看了看古秋,然后一哄而散。
  人走之后,天玄宗的弟子连忙对着古秋道:“古前辈,走吧!”
  古秋自然是跟在这名弟子的后面,然后道:“慕歌在仙界很有名吗?”
  弟子一听,眼里立即露出敬佩的光芒,“当然很有名,慕歌大师姐是我的偶像。”
  古秋一听,顿时喜滋滋起来。
  这个慕歌的大腿,够粗啊!
  古秋从未觉得,抱自己徒弟的大腿有什么错的。
  仙界,他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撒花ing!

==========番外完结=========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00971  
精华
帖子
544 
财富
15876  
积分
1928  
在线时间
12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13 
最后登录
2018-9-20 
由玄幻变成修仙
人界、鬼界、仙界,就差魔界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77571  
精华
帖子
226 
财富
3773  
积分
599  
在线时间
250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30 
最后登录
2018-9-20 
刚开始还有点意思,到了后面就走题了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48427321  
精华
帖子
1279 
财富
15861  
积分
9054  
在线时间
3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4-15 
最后登录
2018-9-2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5122968  
精华
帖子
1676 
财富
16803  
积分
5210  
在线时间
3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0-19 
最后登录
2018-9-20 
有些地方逻辑不太合理,但女主一路金手指开得不让人反感,也不错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305724  
精华
帖子
169 
财富
1378  
积分
591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20 
最后登录
2018-9-2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7335038  
精华
帖子
248 
财富
2330  
积分
737  
在线时间
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6-11 
最后登录
2018-9-2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6723586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6316  
积分
1263  
在线时间
51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30 
最后登录
2018-9-20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