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 | 浏览:16656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掌清》作者:leidewen (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内容介绍:
现代熟女郎青妤无意穿越成为咸丰继后钮祜禄青妤,与未来的老佛爷慈禧同期选秀,看一个平凡的满人庶女,如何在晚清波诡的政治形态下,从选秀起,入宫为嫔八个月成为皇后。扶佐咸丰力挽狂澜!

《堂前燕归来》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4708-1-1.html
《洒金笺》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0523-1-1.html
《本宫身边趣多多》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9335-1-1.html
《绯闻事件》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8251-1-1.html
《极品夫妻》http://91baby.mama.cn/thread-1123600-1-1.html
《贤妻有毒》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6533-1-1.html
《艾若的红楼生活》http://91baby.mama.cn/thread-1073718-1-1.html
《重生之最佳女主角》http://91baby.mama.cn/thread-1071082-1-1.html
《阖家欢喜》http://91baby.mama.cn/thread-889009-1-1.html
《缘起缘灭》http://91baby.mama.cn/thread-870145-1-1.html
《唐医泡段》http://91baby.mama.cn/thread-792556-1-1.html
《到清当自强/莫明其妙的穿越》http://91baby.mama.cn/thread-766248-1-1.html
《胡笳》http://91baby.mama.cn/thread-618838-1-1.html
《天使》http://91baby.mama.cn/thread-515874-1-1.html
《暗黑》 http://91baby.mama.cn/thread-507833-1-1.html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一章 选秀
神武门外,镶黄旗和镶蓝旗的两个选秀车队,拉着两旗十三到十七岁的少女,慢慢前行。
别管这些秀女身处何地,都得进京参选。他们是昨儿日落时分发车,入夜时进入地安门,到神武门外等待宫门开启后下车,在宫中太监的引导下,按顺序进入顺贞门。
秀女们乘坐的骡车则从神武门夹道东行而南,出东华门,由崇文门大街北行,经北街市,然后再经地安门来到神武门外!这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
钮祜禄青妤的骡车也在队伍里,但车里不止她一个。这车是她家的,但钮祜禄氏是大姓,族中跟她同岁的秀女也不少,有些家里有参选的资格,却还是挺穷的。所以族里就合理的分配了一下,让家里没车的跟着有车的一块,前头挂上个灯笼,表明四人的身份即可。
开始上车时,她们四人都没话可说,大家心情都挺沉重的。然后现在,任谁这么被折腾了一宿之后,也就更没力气说话了。她们排好队准备进宫。车按着来时的顺序排好,到时她们选完了,就能回来找到车,回家去。
两队人,都穿着青色的布制旗袍,旗头上也只是用最简单的银钗固定,脸上更是脂粉全无,若是真的选美的话,这样倒还真是公平。不过,天知道,这世上原就没有‘公平’二字的。
其实这一路,青妤都觉得生无可恋了。长蛇般的队伍,几乎看不到头,十三到十七的两旗的女孩都有这么多,这还不算蒙八旗和汉八旗。她都想像不到,真的满、蒙、汉八旗全来了,不得上千人?
跟这上千人争一个职位,虽说她不很在意,但想着跟着这么一群小丫头们斗,还是觉得有些胜之不武。
“姐姐是哪家的?”一个面容艳丽的女孩凑到了她的跟前,显然她是另一个队伍里的。这里规矩极严,神武门外的这两个队伍这么长,却连一点声也没有,所以这女孩的声音虽说不大,却也十分突兀。
“我是镶蓝旗的,在那边的队伍里。”那女孩看青妤没答话,又满不在乎的忙又自来熟的说道。
“要点名了!”青妤看看那边队伍有了个太监正在跟副都统说话,目光已经瞟过来了,淡淡的说道。
那女孩子忙笑着对她挥了一下手,跑着回去了。青妤继续想着自己的心思。
此青妤非彼青妤,此时钮祜禄氏青妤的身体里,藏着一个现代的灵魂郎青妤。她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盛世机构大中华区的CAO,首席行政官!简单的解释就是,她是公司的内政大总管。CEO负责全盘,而对内的所有一切,都由她管理。
那可是世界五百强企业,而她从争取到这个职位,到坐稳仅用了一年。目前她坐这个位置已经五年了,按着公司不成文的规矩,她极有可能被调往纽约母公司受训,接受更重要的职位。
她就是人家口中那种‘别人家的小孩’、‘人生赢家’的代名词!为什么她春风得意时,把她送到个鬼地方?
好吧,不算是鬼地方,只是一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她就不明白了,她怎么就被发配到咸丰元年!这是什么意思?咸丰皇帝,那个传说中会抽鸦片的皇帝?他老爹还是支持林则徐禁毒的道光!
算了,咸丰抽不抽鸦片她管不着,但是咸丰的小老婆慈禧,就算一点近代史都不知道的人也都知道吧!而从这位皇上上位之后,好像就没发生过啥好事儿,说他是清朝最倒霉的皇帝之一,应该没什么人反对的。她为什么要穿到这个乱世王朝?
“下一个,钮祜禄氏青妤。”一个太监的尖细的嗓音叫起。
“是!”青妤低眉顺眼的上前,跟着进去。到了一个小房间,在人不经意之间,她塞了一个荷包给掌事的嬷嬷。
这是她的便宜亲娘给的,想到这儿,青妤也是醉了。她听公司的小女孩们谈清穿,人家女孩可都穿成格格,身边全是皇子围绕。自己却倒霉成这样,穿到了一个小康的旗人家庭也就算了,还是那受嫡母憎恨的庶女!家里有可能帮助她的生父,此时正在外地做官。
“脱衣服!”那嬷嬷以迅雷不及掩耳势把荷包给收进了袖子,用平板的声音说道。
青妤都想死了,虽说也听那便宜亲妈说过,选秀的第一关就是‘摸玉’,就是脱光了,让嬷嬷在她脱光的背上摩挲。
这是看秀女身上有没什么异味、胎记。当然了,还有就是被摸时,不能笑,那种一碰就笑的,也得被刷了。但对她来说,就算有亲密的男友,可是她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过衣服。
青妤强忍着不适,努力的适应着。不过想到一群老处女加上一堆不男不女的太监们,对着赤条条的自己,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可能是荷包起了作用,一双肥厚的大手在她背上晃了一下,算是她过了关。
不过还有更让人恶心的,看看她是不是处子之身。简直就是折磨,终于都完成了,她出来时惟一想的就是她要洗澡。
门口刚刚那个女孩又过来了:“姐姐过关了吗?”
“这谁知道呢!”青妤笑了一下,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自来熟的人。不过她可是做人力资源出身,万不会轻易得罪一个人。
“姐姐可是叫青妤?”
“是,敢问这位姑娘……”青妤对于能这么叫她名字的女孩有点疑惑了。
“姐姐客气了,我叫杏贞,姐姐下回别忘记了。”那女孩眼睛大大的,透着就是精明的样子。
青妤笑了一下,客气的点了一下头。那个叫杏贞的女孩就跳着离开了。
青妤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杏贞,还好不叫玉兰。她刚刚特意关注了一下,自己这旗没有姓叶赫那拉的。不过这是初选,既然那位能一开始能被封为兰贵人,那么到时再找出来就是了。
她满怀心事的出了宫门口,跟三个一块进的钮祜禄家女孩,一齐到刚刚停车的地方。一一送那三个女孩回家,她的车才回到了钮祜禄青妤家守在门口,她的丫头香芹就站在车边,看到她出来,忙扑了过来。
“姑娘!”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2章 家世
“那个给了吗?”香芹看看外面,小声说道。
那里面可是一两重的金锞子。
“嗯!”她无力的应了一声,**这种事,她还真没少做,但这么简单粗暴直接塞金块,还真是第一次,太没技术含量了。
“奴才打听过了,初选一般人家只会给小银锞子,姨奶奶这回可是下了血本,姑娘一定要争气啊!”香芹认真的说道。
“是啊!”青妤看看香芹那气愤而严肃的小脸,有点好笑,轻轻的捏了她的小脸一下。
她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香芹,感觉就像是公司里新进的小妹。有时瞎热心,但是脑子却不错,不然也不可能被本尊的祖母放到本尊的身边。也是她把钮祜禄家的事,没几下就都告诉她了。不然,现在她还在抓瞎呢,只怕连那便宜娘都不认识。
进了家门,本尊的生母姜氏一下子就扑了过来,她都担心了一天了。在姜氏被老爷穆扬阿收房之后,觉罗氏就把她当成眼中钉。等生了女儿,更是被觉罗氏无数的暗箭所伤。
为了女儿,她可是拼了老命,不然如何把惟一的女儿养到这么大。这回,她也一样,把存了一辈子的钱,都拿了出来,换成了一个个的金锞子,为她铺路。
“姨娘,还得去见太太呢!”青妤轻轻的拍了生母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姜氏忙定了一下神,轻轻的拍了女儿下,这里是二门,满处都是人,姜氏也知道自己刚刚有点失态了。忙拉着女儿的手一块进了大院。
觉罗氏坐在东屋的坑上抽着烟袋,明明只比姜氏大两岁,看上去似比姜氏老十岁一般。说起来,觉罗氏也是出身名门,是克勤郡王庆恒的孙女。
她过门之后只生有一女青媛,此时已经嫁到了庄亲王府,是现任庄亲王奕仁的福晋。不过也就是个名头好听,庄亲王府虽说是八大****之一,但身份十分尴尬。而老庄亲王各种作,况且几代分家下来,到了道光二十六年奕仁接任庄亲王府时,府里其实也不剩下什么了。连之前分家的协议都不能遵守,本家的人为万把两银子,闹得人尽皆知,可见其困顿。觉罗氏这几年没少为女儿操心,暗中也不知道贴补了多少。原本就对姜氏看不上眼,看着庶女也就更加不耐烦了。
“太太,二姑娘回来了。”姜氏忙对着觉罗氏笑盈盈的行了一礼。
“怎么样?”觉罗氏连眼都懒得抬,闷闷的问道。当年自己女儿也是参加了选秀,当时也是走了姑太太郑亲王福晋的门路,却也只能指给穷得叮当响的庄亲王家,想想都觉得气闷。弄得她这些年看郑亲王妃都不怎么顺眼。
青妤低头不语,此时她知道,她若伶俐的好好回话,倒是不难,但是这会让觉罗氏警觉,弄出新的事端就麻烦了。这种事在职场之中,真是看得太多了。明明到手的东西,只是一时嘴快,让对手占了先。这所以她还是保持着原本青妤的习惯,对着外人都是低头不语,跟个木头一般。
“初选你这长相想过也难吧?哭了没?”觉罗氏冷哼了一声,但嘴角还是泛了点冷笑。看看青妤,又不禁想到自己的女儿,那般的伶俐,却是这般结果,心里又愤愤起来。
青妤还是低头不语。
“太太问话呢,好好回话!”姜氏扯了女儿一下。
“做什么,她再怎么着也是主子,是你能碰的?!”觉罗氏拍了自己的烟袋,大声喝道。
“是、是、是,太太说得是,奴才僭越了。”姜氏讷讷的退了一步,其实她也习惯了,若不这样,她哪能把女儿偷偷的带大。
“你这么没皮没脸,养出个木头,真是把家里的人都丢光了。快带她下去吧,真是看着就来气。”觉罗氏厌恶的摆了一下手。
姜氏扶着青妤出去了,觉罗氏又哼哼一声,此时伴着她的,更多是无力。
“你怎么看?”又抽了几口烟,觉罗氏抬眼看向了自己的乳母木嬷嬷。
“倒是看不出什么!”木嬷嬷有点迟疑,不太敢说什么。
说起来,二姑娘选秀,许个好人家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毕竟穆扬阿的妹妹姑太太是铁帽王和硕郑亲王福晋;觉罗氏的亲女儿青媛是****和硕庄亲王福晋。
一家两代出了两位和硕亲王福晋,而且还是****福晋,怎么说也是十分的显贵了。就算二姑娘一无是处,看在两位亲王的面子,选个好人家,也是极容易的事。
而这回郑亲王福晋和庄亲王福晋跟着觉罗氏早早的秘谈过,都想使把力,让青妤进宫去搏个位置。这样,郑亲王府和庄亲王府的日子都会好过得多。
不过,她们都太不了解觉罗氏了。或者说,这俩人都是只顾自己的主,心里何曾有过别人。之前姑太太郑亲王福晋好歹看在老太太的面子,对青妤小时候还有点好脸。但老太太死后,若不是这回选秀是为新皇广纳六宫,郑亲王福晋只怕早就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位侄女。
庄亲王福晋小时跟觉罗氏一样,对着姜氏和亲妹妹一向有如仇敌。从小到大,她可没少欺负青妤,现在自己婆家都过不下去了,就想着让从小都不当人的庶妹进宫,为自己婆家搏富贵。脑子怎么想的!
觉罗氏这回很清醒,她深知养虎为患的道理。这回她打死也不能让青妤进宫的,哪怕是只做个贵人也不成。
因为了解这点,木嬷嬷此时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样子,二姑娘定是那选不上的。只是这种话,谁又能真的敢打保票。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第3章 别样的心思
“老爷的意思你也知道,他是想让老二撂牌。你说,我怎么能不听老爷的话!”觉罗氏又抽了好几口烟,才抬起头,看着自己奶娘木嬷嬷。
这回穆扬阿出京之前,还特意跟她说:“青妤的性子,想来进宫也不太可能。说是咱们家出了两个妃,但是内里什么事儿,你还不知道?帽子是铁的,这些人的脖子可不是。谁知道会不会连累家里!所以这回还是挑个门地略差的人家,别再提心掉胆了。”
觉罗氏能不明白,这是姜氏跟穆扬阿吹了枕头风?一个庶女进了宫能有什么好,姜氏为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对着穆扬阿灌了多少迷汤。想到这儿,觉罗氏就恨极了。
“其实太太就该把老爷的话跟她们直说,弄是好像我们在害二姑娘一般。”木嬷嬷笑着给觉罗氏端了一杯茶。
“我不说,你以为老爷不会说,她们只怕都盘算好了。”觉罗氏冷笑了一下。她才不会打草惊蛇呢!
“还是太太机智!”木嬷嬷笑着应了一声,她当然知道,穆扬阿头几年还想着生个儿子,只不过一直没能如愿,后头那些没生的都遣了出去,他跟太太原本就别扭,于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二房那边。
“你说,会不会有那个万一?万一让那丫头过了呢?”觉罗氏其实就想说这个。她就怕一个万一,万一她被录取了怎么办。再不想承认,姜氏是极美的,女儿生的也美,万一有那不开眼的,谁知道会不会让她莫名的就过了?
“太太真是,为了选秀,哪家的不是早几年就做了准备。当年姑太太、大姑娘为了选秀,花的银子不说是堆成山,只怕按着两位的样子再打两个银人儿都是够了的。”边上的木嬷嬷忙笑了一下。
言下之意也十分明显了,觉罗氏可没让姑太太和大姑娘派来的人进屋,只说那是穆扬阿的意思,要青妤被撂牌。没人教,凭着姜氏,纵是她们真的扮猪吃老虎的本事,但宫里的那些规矩、那些阴私事儿,哪是她们弄得清的。纵是初选过了,二选也只怕是龙潭虎穴。
“不管怎么说,老爷既然这么吩咐了,也是为了姑娘好,莫要再生事了。万一让她进了宫,倒是我对不起老爷了。”觉罗氏冷笑了一下。话这么说,但大家都知道,她不过是为了穆扬阿的嘱咐。但事实,她是怎么着也不会让她们母女爬到自己头上的。
“太太若是不放心,不让她再选就是了。天灾人祸的,又不是一两起。”木嬷嬷笑了一下,也没当回事儿,往年也不是没有,选秀中出了豆,或者染了风寒,不得不退出的事儿。这样,真是谁也怨不着谁了。
“当然不成,那也不是被撂牌子,就只能让她在家里等着候选,回头老爷不得怪我?”觉罗氏摇头。
满人五品上的官员之女,必须参加选秀。初选过了,二选之前只要不是什么大不了重疾,一般都会留牌,三年后再选。留牌的秀女,没有自行嫁娶的指令,就得在家里等着。有的终老一生,都困死在娘家。况且觉罗氏决不想等着穆扬阿回来再处理,她得赶在穆扬阿回来之前,把事情处理完成。
“太太别想了,每年多少人想撂牌子,听说,只要往内务府使点银子就是了。”木嬷嬷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
这些年朝中可有不少人自己私下想好了联姻,请皇家赐婚又没那个脸面。也怕皇家记恨,于是各种门道也就应运而生了。只不过,这些年正是这种事太多了,价码真是越来越高了。
觉罗氏平日里,连身好衣裳都不乐意给他们母女做,会花那个大钱去让青妤落选吗?她并不很确定,当然她也是试探一下,希望觉罗氏别干这傻事。
“哼,真是欠了她们的。去使!我怎么着,也不能让老爷回来说我的不是!”觉罗氏冷笑着磨着牙。
木嬷嬷动了一下眉头,却也不敢让觉罗氏看到,笑盈盈的应了一声。纠结了一下,“这个得小心些,毕竟……”
觉罗氏点头,这回她可都是打着穆扬阿的旗号在办事,但是她所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让青妤被撂牌之后。她已经找了娘家的远房亲戚,那家人有个病得快死的儿子,正满世界的找人冲喜呢!但私下里,她已经跟那家谈好了,只要青妤一撂牌子,她就跟人换庚帖。到时就算穆扬阿回来,也无力回天了。所以这过程之中,她不允许出现一点错漏,破坏她的计划。
“仔细些!”觉罗氏沉下脸,还是嘱咐了一声。
木嬷嬷点点头,轻轻的退了下去。她心里倒没脚上快。倒是百转千回。老爷虽说不只二姑娘一滴血脉。但老爷没让人过继,又想让姑娘撂牌,目的就一个,想把小闺女留在身边罢了。
这些年,府里谁不知道老爷更喜欢姜姨娘。对着老太太亲自养大的二姑娘更加另眼相看。所以她们这些下人,将来还不知道要看谁的脸色。
再说了,让姑娘撂牌子事小,但是冲喜的事儿让老爷知道才是事大。就算老爷不待见二姑娘,但这可是把穆家的脸面,踩在了脚下。有点脸面的人家,也不会拿自己家的女儿,哪怕是庶女去做这种事了。
老爷不能把太太怎么着,但中间跑路的这些人,穆扬阿可不会手软的!哪怕是太太带来的陪房,真的拉出去杖毙,太太能拦得住?
觉罗氏可不管木嬷嬷此时想什么,她又拿起了烟袋,边上的一个小丫头忙消无声息的上前给她点上火。
点烟的、抱狗的,都是专门的丫头。这个点烟这丫头为给太太点烟,也是被训了好久。为了不让太太觉得自己碍眼,所以慢慢的她就越来越没存在感。除了点烟时,都没人意识她就在跟前了。现在就算点烟时,觉罗氏也不觉得她的存在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正文卷           第4章 姜氏
    青妤住在西院的后面小院里,西院原本是老太太的居所,她算是老太太养大的,所以她的住所也是老太太亲自选的。

    青妤回院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她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都没消去。姜氏在边上急得团团转,但看女儿泡在热水里,又不敢说话。这些日子,她觉得女儿好像成长了。

    老爷出京之前,也跟她们说过,他已经跟太太说好了,让青妤撂牌。他也看好了人家。那时青妤听说之后,还挺开心的。等老爷出京不久,青妤有一天突然跟她说,这事不对。若是她是太太,会听从阿玛的话,让她撂牌?

    话说是觉罗氏陪嫁的丫头,当初觉罗过门不久就怀了大姑娘,但在快生时,结果一天跟屋里人呕气,结果早产了。总算母女平安,但觉罗氏还是伤了身子,几位太医都说,以后觉罗氏不能再生孩子了。

    老太太等着大姑娘过了周岁,找一天,偷偷的跟觉罗氏说,让她在她身边选个人,怎么说,也得有个儿子吧!买一个也可以,反正生个儿子就成了。

    不得不说老太太做得不错了,老太太自己没指个人给穆扬阿,而是让觉罗氏自己挑个人,话其实说得也明白了,生了儿子就成,至于说生儿子的那个人,她怎么处置,老太太是不管的。

    觉罗氏回家跟自己父母一说,父母一听也觉得钮祜禄老太太没做错,总要有个儿子的。对大姑娘也好,嫁出去了,娘家也得有兄弟支持的。

    觉罗氏想来想去,就挑了姜氏,姜氏不是家养奴才,是小时买来的。在府里无亲无故,比较好处置。

    结果姜氏生的也是女儿,而姜氏也不是那蠢的,自然知道她的命运了,忙巴结老太太和穆扬阿。当然,若不是她生的是个女儿,老太太也不会容她,老太太还想着,要不要让姜氏再生一个,也就默许了。

    姜氏其实也想生,但是就是没有。后来老太太又找了个,还是没动静,前后反正努力了好几次,老太太也失去了信心。而觉罗氏对于老太太充满了愤怒,连带着对姜氏也满是怨恨了。

    老太太和觉罗氏婆媳关系的越来越恶化,其实也是给了姜氏母女生存的空间。觉罗氏跟老太太暗战,自然把大姑娘护得好好的,老太太一腔祖母的慈爱自然只能放到青妤的身上。

    连带着,穆扬阿对姜氏母女慢慢的也就真的投了些真感情。反正觉罗氏越闹腾,姜氏的母女的日子也就越好过。姜氏也就是这样把青妤带大的。

    不过老太太死了,后院就成了觉罗氏的天下。她们母女的待遇自是直转而下。但有姜氏,在觉罗氏的眼皮下,没有老太太的庇护,把女儿养到这么大,也算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了。

    被女儿一说,姜氏想想也觉得对啊?她跟觉罗氏一辈子了,这点把戏是该看得出来的啊!

    那天起,姜氏也动用穆扬阿出京前给她们母女留的人手,查探出了觉罗氏的计划,她的确是会让青妤撂牌,但是她却给她寻了一个冲喜的亲事,只要她撂了牌,对方就来换庚帖。

    母女两人苦笑,那时就算是急速通知穆扬阿也没用了。就算是穆扬阿回京给她退亲,她也难再选亲了;更何况,若男方在没成亲之前就死了,她就是望门寡,觉罗氏还是可以把她送到寺里去,说她不祥;然后就是最后,她真的嫁了,除非那男的真的活了,不然,她最终的命运说不得还是被婆家送到一个苦行的庙里,死死的被看守一生。

    那时,姜氏才真的体会到了觉罗氏之恨,她对自己的恨已经无从化解了。当然,姜氏也没想过化解,她只能想,怎么让女儿逃脱命运。

    终于青妤开声了,她决定进宫。目前,只有进宫才是惟一能改变命运的机会。也许最后也是个‘死’字,但比被人算计死来得好。

    “妤儿,你怎么样?”姜氏还是没忍住,笑眯眯的凑在浴桶里。

    “人家给银子,我们给金子,自然容易的。”刚刚泡了一会儿,青妤回想了一下从昨天离开家后发生的事,自己并没有任何错漏的地方,但想了一下,“姨娘,你知道镶蓝旗一个叫杏贞的姑娘吗?看着比我大一两岁,长得极美。”

    “这话问的,你若说说她姓什么,姨娘才能猜猜啊!就知道一个名儿,还是这么俗气的名字,听着跟丫头的名似的。”姜氏拿帕子给宝贝女儿擦着背,“怎么想到这个,觉得那孩子有问题?”

    “特别好看。”青妤笑了,来了这么久,倒是再一次感受到了母亲最无私的爱,她在姜氏面前也不禁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

    “你最好看,再说了,选秀漂亮是最不重要的。你就刚刚好,长得美,但端庄。当初老太太那么严,是为你好吧!”姜氏笑了,她心里一直觉得最好的就是女儿,忍不住小声吱了一声,“想想你姑和你姐!”

    “她们算好看了!”青妤想想看,她来之后只见过她们一面。她们特意结伴过来的看她的,事后姜氏和香芹都说,号称自己姑母,还有大姐的人,这是第一次到西院来。

    青妤想想那两位,虽说那天她们没说什么话,不过青妤也是千年的狐狸,不是那好糊弄的,她对自己选秀倒是多了几分把握。所以没有永远的敌人,永恒的只有共同的利益。

    “快起来,水要凉了。我让人熬了汤,喝了好睡觉。”姜氏才不管那两人呢,亲昵的拍拍女儿,准备帮她起身。

    “姨奶奶,糟了!”香芹冲了进来,一脸惊恐。

    “真是,老太太当年教的都还给她老人家了?多大了,还毛毛糙糙。”姜氏一个买来的孤女,能被选为觉罗氏的陪嫁,聪明善学是必然的,当初老太太教的东西,她可一点也不敢忘记,小心的记着,生怕老太太去了,她自己没法带好女儿。这些年来,她虽是个姨娘,但气质却真是改了不少。.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正文卷           第5章 对策
    “慢慢说,可是大院有事儿?”青妤靠好,淡淡的看着香芹。

    “嗯,刚传出话来,太太要木嬷嬷去买通宫里的人,让您二选被撂牌。”香芹顿了一下,但眼睛的慌乱却还是无法消去。

    母女俩一时间都沉默了,因为她们知道,这回觉罗氏走的路,已经不是她们能插手的了。

    “姨娘,你想想办法啊?太太这回真的是下了狠心的。”香芹急了,拉着姜氏。

    “我去给你阿玛写信。”姜氏急急的站起来,跑出灶房,她现在能想的办法就是找一家之主。

    “也行,总得让阿玛知道。”青妤没有阻止,虽说知道时间上,一定来不及了。但是,这件事却得让穆扬阿知道,不能让觉罗氏以为她做的事天衣无缝吧?

    “姑娘,我扶你起来。”香芹看着姑娘还在自言自语,忙上前一步,经过之前一系列的事,香芹也觉得姑娘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也聪明,不过好像没现在这么镇定,足智多谋!

    “行了,帮我拿衣服,我自己来。”青妤没让香芹碰,让姜氏碰,是她多少对姜氏有了几分依恋之情,但是对着香芹,她还是没敢让她帮自己。

    香芹也不疑有它,忙去拿衣裳了,青妤小心的把自己擦干,侧身接过香芹拿的衣服,快速的穿上。这些日子,她已经学会穿这些,好像有人数过,把里外的这些衣服全穿好,要系无数的多个扣子。她穿的是传说中的格格服,里外有七层,每层都有十到十二个盘扣,她刚来时,扣得快要疯了。现在好多了,比如现在穿的常服,里外三层,也不用穿**。

    把头发松松的用布带系上,一身松快的去了正房。平日里,她和姜氏大多都在这儿,她在东房看书,刺绣。而姜氏则用她的手艺给她做各种漂亮的服饰,记忆里,青妤和母亲的生活是安宁而温馨的。

    姜氏坐在青妤的书桌上,奋笔疾书,她认字还是老太太教的,算是会些简单的,写信这事,之前都是姜氏让青妤来做,但此时,她太生气了。青妤不禁笑了起来,在边上看着姜氏那儿童一般的字迹,也不知道穆扬阿看到了,会有什么感想。

    她在边上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拿了香芹特意给她找的细毛笔在手上转着。这是她的习惯,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她就拿个笔转。现在可没她习惯的那只笔了,让香芹出去找来一堆毛笔,各种粗细的。这是特意挑出来最合手的。

    “你们说,木嬷嬷能买通吗?”终于青妤抬起了头。

    “那怎么可能,木嬷嬷可是太太的奶娘,这些年,可是太太最信任的人。”香芹摇头,觉得姑娘简直就是急疯了,乱想。

    “木嬷嬷好像不是觉罗家生奴才!”青妤摇头,侧头看向了写信的母亲,“姨娘,木嬷嬷是太太的奶娘,怎么会不是家生奴才。”

    “所以说太太是绝户命,她生的那年出了鬼,庄院里一个生孩子的都没有,只能出去找。换了好几个,最后这个木嬷嬷也不知道投了什么缘,就一直跟着太太了。”现在姜氏也是恨极了,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去找木嬷嬷的家人!”青妤看着香芹,能当奶娘的,家里就得有孩子。她做人力资源这么多年,用孩子来打动母亲,这是百试不爽的。

    香芹迟疑了一下,“这好吗?怎么说?”

    “就说,太太老了,我还年青!”青妤冷笑了一下。

    香芹点头,起身出去了。

    姜氏的信也写完了,拿过来给青妤看,青妤看看母亲那狗爬的字,还有不甚通顺句子,不过意思却说清了。点点头,抽了一根羽毛,沾了水盂的清水,对着信纸甩了两下,在上面留下几滴清泪,等蕰开了,看看觉得天衣无缝了,才把信纸折好,放进了信封里。

    当然,姜氏看了,掐了女儿一下,不过不敢使了大力,过几天要选秀,可不能身上留印。

    自己把信粘好自己叫心腹的小厮拿去了驿站,让人寄加急。

    青妤则在随手翻开了本书,靠在窗边的美人踏上去看。这是本野史,青妤看得心里百万***在奔腾。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到了历史上的那个咸丰朝,结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本野史上说的是前明时的一个人物,那个人一看就是穿越的,各种种马,当然也有各种革新。所以她其实到了一个平行的空间吗?这里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咸丰朝吧?不过,为什么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些穿越者无论做得多么努力,等他们身后,一又回到原点,所以这会子,让自己来这儿干嘛?

    “青妤,你说那个能成吗?”姜氏掐完了女儿,忍不住还是问道。

    “阿玛虽说疼我,但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他是会放弃孩子的。同理,为了家族的脸面,哪怕再不疼我,有些事也不能做。就像这回,太太就做过了。可以让我被撂牌,但不能让我去冲喜。这是把钮祜禄氏家族的脸面踏到地底了!得多没用的父母,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给人冲喜?对方还是觉罗氏!你觉得阿玛能答应?”

    青妤对姜氏还是亲近的,她每每看到姜氏,就想到曾经的母亲。母亲离开她时,也很年青。顽固的留在她的记忆里的,仅仅只是她年青却模糊的形象。姜氏不知不觉的替代了这个形像,不自觉的跟她脑子里的那个形像重合了。她对她就不自觉的更加亲近。

    “我问的是木嬷嬷。”姜氏又掐了女儿一下。

    “掐青了,过不了审。”青妤对着姜氏笑了起来。

    “快说。”姜氏果然收了手,改轻拍。

    “一样,木嬷嬷又不傻,听了她儿子的话,必是要想,我们这么快就知道消息,还马上能找到她儿子,表明了阿玛给我们留了人。就凭这个,她也就得好好琢磨一下,她担得起阿玛的怒火吗?阿玛是拿太太没法子,可是杖毙木嬷嬷却是容易的。她敢不听我的,我就算倒霉了,也会拉着她一家子跟我一块倒霉,她敢吗?”青妤笑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正文卷           第6章 各人的立场
  “你真是越来越像你阿玛了!”姜氏戳了她一下,但眼睛里却满是骄傲。

    “像吗?”青妤笑了一下,她来时,便宜爹穆扬阿正好外放了,她还真不认识。不过听姜氏的意思,那位是很疼爱自己的。正是因为这份疼爱,她才敢让姜氏写那封信。

    不得不说,刚刚姜氏的信写得极好,先说的是觉罗氏给女儿找的是冲喜的人家。再才说,觉罗氏还让人破坏青妤的选秀。最后说,女儿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去当寡妇,说她天生命硬吗?

    那信写得极愤怒,从她那笔意之中,就能看出这是她在急怒之下的成果。所以她就加点“眼泪”,什么也没改,只有这样的信,才能让老爷子感受到姜氏此时的痛苦。

    青妤知道,只说大太太让木嬷嬷去破坏选秀,觉罗氏是很好解释的。她太了解觉罗氏这种人的性子,明里按着大佬的意思做,但暗里,因势利导的,把明明不利自己的方向导向利于自己的。拿家里的钱去让她选秀失败,这可是穆扬阿的吩咐。就算是穆扬阿回来了,也不能说她什么。至于说让青妤充喜,到时觉罗氏躲几天,穆扬阿还能休妻不成?

    所以姜氏先说了前提,我们只要放弃了,就得被太太拿去冲喜。而太太现在破坏选秀,为的还是让她去冲喜。这么一来,穆扬阿就能明白,京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况且,穆扬阿也的确在京中留了人,他倒不是真的不放心姜氏和次女,而是,他不信觉罗氏。

    这些日子她也把府里的情况摸了一下,姑太太和那个所谓大姐嫁的名声是不错,但都不很实惠。家大业大,但费用更大。

    而穆扬阿虽说也是开国五大臣额亦都留下的分枝。但是到穆扬阿这辈都第八代了。离嫡支十万八千里。但分枝有分枝的好处,穆扬阿这枝一直人口简单,除了自己祖父、父亲留下的家业之外,他还从叔祖那得了一份。没看他承袭的监生位置,都是叔祖留下的。所以别看穆家看着是中等人家,但内底丰厚。老太太当初跟觉罗氏不合,家业也并没全交给觉罗氏,大部分还掌在穆扬阿自己手上。

    而大姑娘青媛嫁了之后,觉罗氏就时时为女儿担心了。不然,她为何那么针对青妤。除了恨姜氏之外,其实更重要的家产。她也想到了,穆扬阿想为小女儿招个女婿,将来只怕大头要分给小女儿。

    而她也不想送青妤进宫,明面上是不想低头,其实她还真的没想过青妤能有什么大造化。想到若青妤真的进了宫,家里真得供养一个贵人,家里只怕也得变得穷。

    倒也不是说觉罗氏鼠目寸光,只能说,她也是在为她亲生的女儿费尽了心机罢了。其实若是她真的觉得青妤有造化,她说不得还得帮青妤一下。毕竟她真的有造化了,能帮助青媛的地方,就不是那点家产了。所以说到底,觉罗氏就是想把青妤不费一纹,或者说,最好能赚一笔,让她能贴补亲生女儿,才是正经。

    “大姐其实长得更像吧?”她爱跟姜氏聊天,她不知道穆扬阿长什么样,但是也看到大姐青嫒的脸,青嫒和姑母是非常相似的,那么也就知道,青嫒应该是长得更像穆家人的。而她其实眼睛以下是像父亲的,但眼睛偏像了姜氏,而脸型也不是满式的方脸,更偏汉人的小瓜子脸。这么一来,她的容貌就跟青嫒和姑母拉开了距离。

    “所以说太太傻,把大姑娘包得紧紧的,生怕被人害了。老太太多么傲气,就把你抱在她屋里养。你阿玛到老太太那请安,他就抱着你,跟你阿玛说话。然后你就扑你阿玛,他不抱,你就不依。老太太也不拦,所以每天你阿玛去给老太太请安时,你就赖在他的怀里。一来二去的,在你阿玛心里,你才是他的宝贝女儿,你是在他怀里长大的,当然更喜欢你。大姑娘他能认清长什么样,就不错了。”姜氏又笑了起来。

    “唉,换个角度,若是你是太太,你觉得老太太做得对吗?”青妤看着母亲。

    “呸,没老太太哪有你!”姜氏又拍了她一下,她总不能说,自己当初可没想过给姑爷做小。是觉罗氏逼自己的,到头来还怨恨自己。她还一肚子气呢!

    “也对。”青妤笑了,站在觉罗氏的立场上看,她不许自己的丈夫出轨也没什么问题。不过那是现代人的想法,这会儿也不适用。而站姜氏的立场,她也不是自愿的,她只是个奴才,太太选了,她能怎么办?得亏生的是女儿,万一生了儿子,她早死了。所以怪谁?谁也不能怪。

    “你可不能有太太那种想法,咱们这回可是进宫。那里头可只有一个男人。别管你将来走到哪一步,别认真。你要学姨娘,啥都是假的,护着自己的娃才是真的。”

    “自己的娃!”青妤笑了一下,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这个问题有点困难。她在现代时就不怎么喜欢孩子,她知道自己付不起那个责,现代他们说了,养个孩子得四百万。而她住京城,那房价,还有学区……

    反正她帮着公司那些高级的员工的孩子找过学校,真是费大心了。那会儿,她倒是有四百万可花,但却算是把这事给弄伤了,就没想过自己也弄个孩子玩玩。

    现在到了这儿,她能给自己弄个妈,但是却真没想过给自己弄个孩子。为了那小子,像姜氏一样,一辈子忍气吞声,伏低做小。这还真不是她的风格。

    “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对了,我的汤!”姜氏又跳了起来,忙叫人去小厨房看汤。

    青妤又笑了起来,母亲的相貌都是看照片来的。她对母亲的记忆真的一点也没有。所以此时看姜氏关心自己时很熟悉,但这么没头没脑的样子,还是会想母亲当年会这样吗?

    摇摇头,低头看书。脑子里又浮现了白天杏贞的那张脸,姜氏刚刚说得是啊,一个名字怎么查得出那个是哪家的。十三到十七岁的女孩今天两旗人都这么多,放眼八旗,那数字就十分惊人了。那位怎么就知道自己?更何况,那位为什么初选跑到自己面前来打草惊蛇?

    还是说,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止自己一个异界的灵魂?但是自己从穿越之后,可就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万不敢有一丝的张扬。还不至于就能把同类吸引到自己面前吧?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正文卷           第7章 身不由已
    城中的另一边,西四的劈柴胡同。同样的宽敞但却显得有些萧瑟老宅中,西边的大院的书房里一位老爷子盯着面前的杏贞。

    “你说,穆扬阿家的闺女特别稳?”这是叶赫家的当家人,叶赫那拉景瑞。

    “是,玛法让孙女关注那位,孙女儿看到钮祜禄家的车,特意去跟她打了招呼。围着四九城转了一宿,衣着一丝不乱,头发就一根银钗定着,眼睛还是亮晶晶的,一点也不像一夜没睡的样子!”杏贞有点叹息了,虽说她们只说了一句话,但是杏贞却不由自主的叫了她‘姐姐’。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穆扬阿家的?”景瑞皱了一下眉头,立即追问道。

    在道光二十九年,景瑞因为父亲当年在户部员外郎上的亏空,一下子被抓进了刑部大牢。好在儿子在孙女的提议下,一边归还部分款项,一边借银上下疏通,总算把他救了回来。那一刻,景瑞真的被打击了。

    曾经的叶赫那拉氏何等的风光显赫,当年的八大姓里,叶赫那拉赫然在册,而如今,世人哪里知道,太祖生母姓叶赫那拉、太宗的生母还是姓叶赫那拉。到了圣祖朝的名相明珠、大诗人纳兰性德,还是姓叶赫那拉!

    但这似乎是昙花一现,之后叶赫那拉氏再无可被提及之人。最好的也不过是乾隆时代的顺妃,从贵人一路无比顺畅的走到妃位,但又莫名的被贬,在宫中抑郁而亡。

    让孙女参选,是他为家族做的最后一件事,可以说他把七十年的所有心智,都投入这回的选秀之中。不想再被人拿捏,必须奋起。而现在他能做的,也就是把聪明的孙女儿送进宫中,为叶赫家搏一个盛世出来。

    原本世上的事,除了孙女儿自己出众,想出位更多的还是得靠家族使力。而叶赫家已经没有那个能力帮她了。景瑞于是开始为孙女儿寻找盟友。一般按惯例,每个家族都要送不少人参选,但这回选秀主要是为了充盈皇上空虚的六宫,所以能过初选的人,必不会多。而此时,新皇上位,皇位还是需要各族的支持,所以这回的选秀,政治平衡是重点。

    景瑞最关注的还是钮祜禄氏,满族八大姓,从入关起,宫中就没缺过他们家的人。圣祖康熙年间的孝昭仁皇后、温熹贵妃;世宗的孝圣宪皇后,也是高宗乾隆的生母;到了仁宗嘉庆帝时的孝和睿皇后、恭顺皇贵妃;而上代宣宗道光帝的孝穆成皇后、孝全成皇后,也就是说,除了乾隆朝没出皇后,他们家每一代都会出皇后。而乾隆朝那位孝圣宪成了皇太后,活到乾隆四十二年,八十六岁薨,号称最有福气的女子。

    而这些姓钮祜禄的贵人里,除了当今的生母孝全成皇后外,其它的基本是出自一系,当年的满洲勇士、开国五大臣之一的额亦都那支。

    景瑞他最终把目光放到镶黄旗穆扬阿家,穆扬阿本人官不大,四品道,额亦都八世孙。但他的妹妹是郑亲王福晋,嫡长女是庄亲王福晋,这两家可都是****之家。所以这回送个庶女进宫,跟外头的两位王爷互为助力,那可是前途无量的。

    他让孙女儿去关注一下,没想到孙女竟然会主动去跟人打招呼,她凭什么肯定,那个稳重的姑娘就是穆扬阿家的?

    “同车四个姑娘,孙女儿第一眼就看到她了。虽说当时并不确定,但能让祖父特意让孙女关注,定然是有用意的。当然看着其它三人也不像是能过初选的。果然,孙女儿一直特意的关注,唱名时,正是她。”

    “看来穆扬阿这些年还真的没少费心思了,不过他为什么任那个蠢婆娘在家里那么闹腾?”老爷子有点疑惑,觉罗氏那点事,京里差不多的人家,有谁不知道?但很快摇摇头,“你就跟紧她!只怕钮祜禄家是想明白了。嫡支不可能再出现一个皇后了,但皇后这个位置,一定不能落在其它七家头上。”

    “所以,玛法以为这回的皇后,还是得放在钮祜禄家?”杏贞抬头看着祖父。

    “是,其它七家哪有钮祜禄家好用,出了这么多皇后!”景瑞冷笑了一下。

    “不就是因为他们家出了这么多皇后,为什么还要选他们?”杏贞也郁闷了。

    “就是因为这样,你没看到现在钮祜禄氏,现在如何的枝繁叶茂?单说额必都这支从太祖起,他与爱新觉罗家就互为亲家。这也就是为什么钮祜禄家能人才倍出,他们有比其它人更多的机会,于是家族也就成长得更快了。这也为什么我非要你去参选的原由。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整个叶赫家族的事。”

    “当年叶赫家不是也出了一个妃子吗?”杏贞抬眼看着祖父,明明是输,为什么非要她去冒这个险,“您明知道孙女儿也没什么机会,现在却偏要孙女儿进宫?”

    杏贞有点不舒服了。在祖父看来,自己封妃的机会都没有,竟然还是要一心送自己进宫。

    “皇后算什么,你的目标是皇太后,为我们叶赫家争一口气!”老爷子恨恨的拍了一下桌子。

    杏贞不敢再说话了,叶赫家百年来真是十分憋屈的苟延残喘。从曾祖父开始,他们一家其实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却常常事与愿违。现在叶赫家可以说是除了这房子,已经一无所有了。自己已经是家族最后的机会。

    只是想到白天见到的那个女孩,比自己小两岁,可是在她的面前,她觉得自己似乎无所遁形。跟她争,自己能达到祖父的期望吗?难道真的要比谁的肚子更争气,祖父怎么能肯定自己就一定走到太后的位置上?当年乾隆朝的顺妃如何,再往上说,康熙朝的惠妃,当初的四妃这首,后来还生了皇长子,皇位的有力继承人。结果呢?她可没有祖父的那份信心。

    “回去吧,你只要跟着那姑娘就好了。”景瑞看到了孙女儿的迟疑摆摆手。他能说,哪怕只要是个贵人,表明自己宫里人,对家里人来说,也是份助力?他不能这么说,这么说了,他觉得自己一家男人都该死了,因为他们得靠出卖孙女来苟延残喘。

    杏贞也不敢多问,老实的跟祖父行了一礼,赶紧退了出去。她的心也是沉甸甸的,却也不敢反对。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正文卷           第8章 没有傻子
果然,没两天香芹就找到了木嬷嬷的家人,再联系到木嬷嬷。木嬷嬷其实也看出觉罗氏的颓势,大姑娘说是亲王福晋,太太还得不时的接济。而大姑娘的性子跟太太一样,就是那目中无人的主。自己在太太身边一辈子,也得落上个什么好,回头太太走了,大姑娘还会管自己?

    而这回,只怕自己就真的过不去了。现在老爷现在对太太连面子情都懒得给了,真的这事儿让老爷知道了,老爷不会对太太怎么样,因为不会再糟了,但是对他们这些下人,可是会下狠手的,她虽说不是觉罗氏的家生奴才,却也还是奴才,老爷把她杖毙,觉罗氏根本没法保住她的。或者说,觉罗氏也不会保她。

    这也是她从太太屋里出来,脸色不愉的原由。所以家人不一说,她立刻就同意了。心里舒了老大的一口气。觉得幸亏自己没开始找人,果然没有不透风墙。再想想看,却也觉得该跟青妤见一面,总得先谈谈背叛的条件吧!

    所以很快,她就偷偷的来到了西跨院。青妤坐在自己院里的小书桌前看书,这些天,她一直让香芹给她找各种书,真是越看越心灰。在别人看来,这些都是传奇故事。但是在她看来,全是无用功。那么努力的想改变,可是短暂的辉煌之后,一切又会回到原点,这算什么历史的惯性。

    “姑娘!”香芹轻声的叫道。

    青妤抬头,看到了下首站着的木嬷嬷,对她笑了下。

    “香芹,给木嬷嬷拿个杌子!”

    木嬷嬷没敢坐,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小看了这位姑娘。也是,她可是老太太一手带的,老太太去世之前,除了每天的晨昏定省,她们等闲是看不到她的。纵是来请安,身边也有老太太的人看着。那会儿觉罗氏也不敢真的对着老太太,万不敢像现在这样,没事就折辱她们母女。

    但再想想,老太太去世之后,再见这位姑娘,她也跟小时候一样,从来都是低头不声不语。她记忆起,好像就没听这位说过话。此时看着,她身上的气势远远超过了觉罗氏,她突然有种自己不用说什么了,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该什么选择了。

    “哪敢让姑娘赐坐,老奴就是来看看姑娘有什么要的,老奴好去安排。”木嬷嬷笑得脸皱成了一朵菊花。

    “现在还好,让妈妈费心了。”青妤笑了,轻声说道。

    “知道姑娘好就好了,老奴告退。”木嬷嬷也笑了,低头退了一步。

    “谢谢嬷嬷!”青妤觉得这儿的人真是聪明,比自己在现代的那些下属强多了,含笑对着木嬷嬷点了一下头。

    木嬷嬷退了出去,而香芹却还是一头雾水,木嬷嬷来见姑娘可是来谈条件的,却只是说了这么两句话,木嬷嬷就走了,这是什么意思?刚刚她听了半天,没有半点有谈条件的意思。

    “完了?”香芹还是决定问一下。

    “完了!”青妤低头看书。

    “木嬷嬷答应了?”香芹纠结了一下,想想,好像刚刚木嬷嬷的表情,好像已经是跟姑娘达成了盟约,但是她并没看到姑娘说什么啊?

    “嗯!”青妤笑了一下,摆手让香芹出去,自己好看书,离第二场选秀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她这几天,也跟着姜氏学了点规矩。现在趁着姜氏去给觉罗氏立规矩,她当然得抽空看看书,好好想想现在她该怎么办。

    如果从好的方面看,平行的空间也有好处,就是无论自己做什么也影响不了大局,比如历史里的慈禧,这里也许就不会出现。就算出现了,她也可以不跟着历史走,直接弄死她就完了,反正也不是真的历史。

    想通了这个,她沉了几天的心好像此刻放松了一大截。她这几天,其实心里最纠结的就是这个。她一直就是个十分好强的性格,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会三十岁就做到CAO的位置上?而没穿之前,她瞄上的可是在纽约本部,华尔街上那间能俯瞰城市的某个独立办公室。她从不肯屈居人下的,哪怕是穿越了,到了这个破败不堪的时代。

    “怎么还在看书?”姜氏一进门就看到女儿还有在看书,忙拍了一下手掌,一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可是太太那儿又有事?”青妤放下书,说着话,却看到香芹竟然还在边上,刚刚不是自己让她出去的吗?怎么还在?

    “没有,一付等着看我好戏的样子!”姜氏拿着气呼呼的说道。

    而她后面的跟着的大丫头羽裳忙笑着给姜氏拿了一碗温茶,并笑着对青妤言道,“姑娘莫担心,姨奶奶并没受什么气,倒是今儿太太显得温和了好多。”

    羽裳倒不是替太太说话,而是在说明事实。

    “那我倒是同意姨奶奶的话了,只怕太太是看死了我,于是等着看姨娘去求她呢!”青妤笑了,看了羽裳一眼。

    “就是这话,所以你怎么有心情看书,教你的步子学会没?”姜氏愤愤的说道。

    “好了,书我看得差不多了。您何苦呕那个气。”青妤笑着合上了书,把书给了香芹,“给我收好,将来给我送进宫去。”

    “是!”香芹应了,乖乖的把书放回原处,再站到了她的身后。

    “羽裳,姨娘饿了,去弄点吃的。香芹,你也去,我想喝点甜汤。”她还是云淡风清,就好像什么都不是事。

    香芹笑着行了一礼,拉着羽裳出去了。

    “羽裳可是有不妥吗?”姜氏也不是那傻的,看女儿这样,忙问道。

    “不知道,只是我不喜欢自以为是人,一般这种人太假聪明,会坏事。”青妤笑了一下。

    “真是让人担心,外面也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姜氏并不知道木嬷嬷要来的事,倒不是青妤想隐瞒,而是因为一切正好是她不在时,而这会,青妤倒是知道这事不能让姜氏知道,知道了反而对她不利。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1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