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 | 浏览:193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掌清》作者:leidewen (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694 
财富
3461310  
积分
1145258  
在线时间
406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7 

内容介绍:
现代熟女郎青妤无意穿越成为咸丰继后钮祜禄青妤,与未来的老佛爷慈禧同期选秀,看一个平凡的满人庶女,如何在晚清波诡的政治形态下,从选秀起,入宫为嫔八个月成为皇后。扶佐咸丰力挽狂澜!

《堂前燕归来》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4708-1-1.html
《洒金笺》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0523-1-1.html
《本宫身边趣多多》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9335-1-1.html
《绯闻事件》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8251-1-1.html
《极品夫妻》http://91baby.mama.cn/thread-1123600-1-1.html
《贤妻有毒》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6533-1-1.html
《艾若的红楼生活》http://91baby.mama.cn/thread-1073718-1-1.html
《重生之最佳女主角》http://91baby.mama.cn/thread-1071082-1-1.html
《阖家欢喜》http://91baby.mama.cn/thread-889009-1-1.html
《缘起缘灭》http://91baby.mama.cn/thread-870145-1-1.html
《唐医泡段》http://91baby.mama.cn/thread-792556-1-1.html
《到清当自强/莫明其妙的穿越》http://91baby.mama.cn/thread-766248-1-1.html
《胡笳》http://91baby.mama.cn/thread-618838-1-1.html
《天使》http://91baby.mama.cn/thread-515874-1-1.html
《暗黑》 http://91baby.mama.cn/thread-507833-1-1.html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694 
财富
3461310  
积分
1145258  
在线时间
406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7 
第一章 选秀
神武门外,镶黄旗和镶蓝旗的两个选秀车队,拉着两旗十三到十七岁的少女,慢慢前行。
别管这些秀女身处何地,都得进京参选。他们是昨儿日落时分发车,入夜时进入地安门,到神武门外等待宫门开启后下车,在宫中太监的引导下,按顺序进入顺贞门。
秀女们乘坐的骡车则从神武门夹道东行而南,出东华门,由崇文门大街北行,经北街市,然后再经地安门来到神武门外!这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
钮祜禄青妤的骡车也在队伍里,但车里不止她一个。这车是她家的,但钮祜禄氏是大姓,族中跟她同岁的秀女也不少,有些家里有参选的资格,却还是挺穷的。所以族里就合理的分配了一下,让家里没车的跟着有车的一块,前头挂上个灯笼,表明四人的身份即可。
开始上车时,她们四人都没话可说,大家心情都挺沉重的。然后现在,任谁这么被折腾了一宿之后,也就更没力气说话了。她们排好队准备进宫。车按着来时的顺序排好,到时她们选完了,就能回来找到车,回家去。
两队人,都穿着青色的布制旗袍,旗头上也只是用最简单的银钗固定,脸上更是脂粉全无,若是真的选美的话,这样倒还真是公平。不过,天知道,这世上原就没有‘公平’二字的。
其实这一路,青妤都觉得生无可恋了。长蛇般的队伍,几乎看不到头,十三到十七的两旗的女孩都有这么多,这还不算蒙八旗和汉八旗。她都想像不到,真的满、蒙、汉八旗全来了,不得上千人?
跟这上千人争一个职位,虽说她不很在意,但想着跟着这么一群小丫头们斗,还是觉得有些胜之不武。
“姐姐是哪家的?”一个面容艳丽的女孩凑到了她的跟前,显然她是另一个队伍里的。这里规矩极严,神武门外的这两个队伍这么长,却连一点声也没有,所以这女孩的声音虽说不大,却也十分突兀。
“我是镶蓝旗的,在那边的队伍里。”那女孩看青妤没答话,又满不在乎的忙又自来熟的说道。
“要点名了!”青妤看看那边队伍有了个太监正在跟副都统说话,目光已经瞟过来了,淡淡的说道。
那女孩子忙笑着对她挥了一下手,跑着回去了。青妤继续想着自己的心思。
此青妤非彼青妤,此时钮祜禄氏青妤的身体里,藏着一个现代的灵魂郎青妤。她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盛世机构大中华区的CAO,首席行政官!简单的解释就是,她是公司的内政大总管。CEO负责全盘,而对内的所有一切,都由她管理。
那可是世界五百强企业,而她从争取到这个职位,到坐稳仅用了一年。目前她坐这个位置已经五年了,按着公司不成文的规矩,她极有可能被调往纽约母公司受训,接受更重要的职位。
她就是人家口中那种‘别人家的小孩’、‘人生赢家’的代名词!为什么她春风得意时,把她送到个鬼地方?
好吧,不算是鬼地方,只是一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她就不明白了,她怎么就被发配到咸丰元年!这是什么意思?咸丰皇帝,那个传说中会抽鸦片的皇帝?他老爹还是支持林则徐禁毒的道光!
算了,咸丰抽不抽鸦片她管不着,但是咸丰的小老婆慈禧,就算一点近代史都不知道的人也都知道吧!而从这位皇上上位之后,好像就没发生过啥好事儿,说他是清朝最倒霉的皇帝之一,应该没什么人反对的。她为什么要穿到这个乱世王朝?
“下一个,钮祜禄氏青妤。”一个太监的尖细的嗓音叫起。
“是!”青妤低眉顺眼的上前,跟着进去。到了一个小房间,在人不经意之间,她塞了一个荷包给掌事的嬷嬷。
这是她的便宜亲娘给的,想到这儿,青妤也是醉了。她听公司的小女孩们谈清穿,人家女孩可都穿成格格,身边全是皇子围绕。自己却倒霉成这样,穿到了一个小康的旗人家庭也就算了,还是那受嫡母憎恨的庶女!家里有可能帮助她的生父,此时正在外地做官。
“脱衣服!”那嬷嬷以迅雷不及掩耳势把荷包给收进了袖子,用平板的声音说道。
青妤都想死了,虽说也听那便宜亲妈说过,选秀的第一关就是‘摸玉’,就是脱光了,让嬷嬷在她脱光的背上摩挲。
这是看秀女身上有没什么异味、胎记。当然了,还有就是被摸时,不能笑,那种一碰就笑的,也得被刷了。但对她来说,就算有亲密的男友,可是她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过衣服。
青妤强忍着不适,努力的适应着。不过想到一群老处女加上一堆不男不女的太监们,对着赤条条的自己,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可能是荷包起了作用,一双肥厚的大手在她背上晃了一下,算是她过了关。
不过还有更让人恶心的,看看她是不是处子之身。简直就是折磨,终于都完成了,她出来时惟一想的就是她要洗澡。
门口刚刚那个女孩又过来了:“姐姐过关了吗?”
“这谁知道呢!”青妤笑了一下,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自来熟的人。不过她可是做人力资源出身,万不会轻易得罪一个人。
“姐姐可是叫青妤?”
“是,敢问这位姑娘……”青妤对于能这么叫她名字的女孩有点疑惑了。
“姐姐客气了,我叫杏贞,姐姐下回别忘记了。”那女孩眼睛大大的,透着就是精明的样子。
青妤笑了一下,客气的点了一下头。那个叫杏贞的女孩就跳着离开了。
青妤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杏贞,还好不叫玉兰。她刚刚特意关注了一下,自己这旗没有姓叶赫那拉的。不过这是初选,既然那位能一开始能被封为兰贵人,那么到时再找出来就是了。
她满怀心事的出了宫门口,跟三个一块进的钮祜禄家女孩,一齐到刚刚停车的地方。一一送那三个女孩回家,她的车才回到了钮祜禄青妤家守在门口,她的丫头香芹就站在车边,看到她出来,忙扑了过来。
“姑娘!”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694 
财富
3461310  
积分
1145258  
在线时间
406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7 
第2章 家世
“那个给了吗?”香芹看看外面,小声说道。
那里面可是一两重的金锞子。
“嗯!”她无力的应了一声,**这种事,她还真没少做,但这么简单粗暴直接塞金块,还真是第一次,太没技术含量了。
“奴才打听过了,初选一般人家只会给小银锞子,姨奶奶这回可是下了血本,姑娘一定要争气啊!”香芹认真的说道。
“是啊!”青妤看看香芹那气愤而严肃的小脸,有点好笑,轻轻的捏了她的小脸一下。
她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香芹,感觉就像是公司里新进的小妹。有时瞎热心,但是脑子却不错,不然也不可能被本尊的祖母放到本尊的身边。也是她把钮祜禄家的事,没几下就都告诉她了。不然,现在她还在抓瞎呢,只怕连那便宜娘都不认识。
进了家门,本尊的生母姜氏一下子就扑了过来,她都担心了一天了。在姜氏被老爷穆扬阿收房之后,觉罗氏就把她当成眼中钉。等生了女儿,更是被觉罗氏无数的暗箭所伤。
为了女儿,她可是拼了老命,不然如何把惟一的女儿养到这么大。这回,她也一样,把存了一辈子的钱,都拿了出来,换成了一个个的金锞子,为她铺路。
“姨娘,还得去见太太呢!”青妤轻轻的拍了生母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姜氏忙定了一下神,轻轻的拍了女儿下,这里是二门,满处都是人,姜氏也知道自己刚刚有点失态了。忙拉着女儿的手一块进了大院。
觉罗氏坐在东屋的坑上抽着烟袋,明明只比姜氏大两岁,看上去似比姜氏老十岁一般。说起来,觉罗氏也是出身名门,是克勤郡王庆恒的孙女。
她过门之后只生有一女青媛,此时已经嫁到了庄亲王府,是现任庄亲王奕仁的福晋。不过也就是个名头好听,庄亲王府虽说是八大****之一,但身份十分尴尬。而老庄亲王各种作,况且几代分家下来,到了道光二十六年奕仁接任庄亲王府时,府里其实也不剩下什么了。连之前分家的协议都不能遵守,本家的人为万把两银子,闹得人尽皆知,可见其困顿。觉罗氏这几年没少为女儿操心,暗中也不知道贴补了多少。原本就对姜氏看不上眼,看着庶女也就更加不耐烦了。
“太太,二姑娘回来了。”姜氏忙对着觉罗氏笑盈盈的行了一礼。
“怎么样?”觉罗氏连眼都懒得抬,闷闷的问道。当年自己女儿也是参加了选秀,当时也是走了姑太太郑亲王福晋的门路,却也只能指给穷得叮当响的庄亲王家,想想都觉得气闷。弄得她这些年看郑亲王妃都不怎么顺眼。
青妤低头不语,此时她知道,她若伶俐的好好回话,倒是不难,但是这会让觉罗氏警觉,弄出新的事端就麻烦了。这种事在职场之中,真是看得太多了。明明到手的东西,只是一时嘴快,让对手占了先。这所以她还是保持着原本青妤的习惯,对着外人都是低头不语,跟个木头一般。
“初选你这长相想过也难吧?哭了没?”觉罗氏冷哼了一声,但嘴角还是泛了点冷笑。看看青妤,又不禁想到自己的女儿,那般的伶俐,却是这般结果,心里又愤愤起来。
青妤还是低头不语。
“太太问话呢,好好回话!”姜氏扯了女儿一下。
“做什么,她再怎么着也是主子,是你能碰的?!”觉罗氏拍了自己的烟袋,大声喝道。
“是、是、是,太太说得是,奴才僭越了。”姜氏讷讷的退了一步,其实她也习惯了,若不这样,她哪能把女儿偷偷的带大。
“你这么没皮没脸,养出个木头,真是把家里的人都丢光了。快带她下去吧,真是看着就来气。”觉罗氏厌恶的摆了一下手。
姜氏扶着青妤出去了,觉罗氏又哼哼一声,此时伴着她的,更多是无力。
“你怎么看?”又抽了几口烟,觉罗氏抬眼看向了自己的乳母木嬷嬷。
“倒是看不出什么!”木嬷嬷有点迟疑,不太敢说什么。
说起来,二姑娘选秀,许个好人家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毕竟穆扬阿的妹妹姑太太是铁帽王和硕郑亲王福晋;觉罗氏的亲女儿青媛是****和硕庄亲王福晋。
一家两代出了两位和硕亲王福晋,而且还是****福晋,怎么说也是十分的显贵了。就算二姑娘一无是处,看在两位亲王的面子,选个好人家,也是极容易的事。
而这回郑亲王福晋和庄亲王福晋跟着觉罗氏早早的秘谈过,都想使把力,让青妤进宫去搏个位置。这样,郑亲王府和庄亲王府的日子都会好过得多。
不过,她们都太不了解觉罗氏了。或者说,这俩人都是只顾自己的主,心里何曾有过别人。之前姑太太郑亲王福晋好歹看在老太太的面子,对青妤小时候还有点好脸。但老太太死后,若不是这回选秀是为新皇广纳六宫,郑亲王福晋只怕早就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位侄女。
庄亲王福晋小时跟觉罗氏一样,对着姜氏和亲妹妹一向有如仇敌。从小到大,她可没少欺负青妤,现在自己婆家都过不下去了,就想着让从小都不当人的庶妹进宫,为自己婆家搏富贵。脑子怎么想的!
觉罗氏这回很清醒,她深知养虎为患的道理。这回她打死也不能让青妤进宫的,哪怕是只做个贵人也不成。
因为了解这点,木嬷嬷此时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样子,二姑娘定是那选不上的。只是这种话,谁又能真的敢打保票。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9694 
财富
3461310  
积分
1145258  
在线时间
406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17 
第3章 别样的心思
“老爷的意思你也知道,他是想让老二撂牌。你说,我怎么能不听老爷的话!”觉罗氏又抽了好几口烟,才抬起头,看着自己奶娘木嬷嬷。
这回穆扬阿出京之前,还特意跟她说:“青妤的性子,想来进宫也不太可能。说是咱们家出了两个妃,但是内里什么事儿,你还不知道?帽子是铁的,这些人的脖子可不是。谁知道会不会连累家里!所以这回还是挑个门地略差的人家,别再提心掉胆了。”
觉罗氏能不明白,这是姜氏跟穆扬阿吹了枕头风?一个庶女进了宫能有什么好,姜氏为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对着穆扬阿灌了多少迷汤。想到这儿,觉罗氏就恨极了。
“其实太太就该把老爷的话跟她们直说,弄是好像我们在害二姑娘一般。”木嬷嬷笑着给觉罗氏端了一杯茶。
“我不说,你以为老爷不会说,她们只怕都盘算好了。”觉罗氏冷笑了一下。她才不会打草惊蛇呢!
“还是太太机智!”木嬷嬷笑着应了一声,她当然知道,穆扬阿头几年还想着生个儿子,只不过一直没能如愿,后头那些没生的都遣了出去,他跟太太原本就别扭,于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二房那边。
“你说,会不会有那个万一?万一让那丫头过了呢?”觉罗氏其实就想说这个。她就怕一个万一,万一她被录取了怎么办。再不想承认,姜氏是极美的,女儿生的也美,万一有那不开眼的,谁知道会不会让她莫名的就过了?
“太太真是,为了选秀,哪家的不是早几年就做了准备。当年姑太太、大姑娘为了选秀,花的银子不说是堆成山,只怕按着两位的样子再打两个银人儿都是够了的。”边上的木嬷嬷忙笑了一下。
言下之意也十分明显了,觉罗氏可没让姑太太和大姑娘派来的人进屋,只说那是穆扬阿的意思,要青妤被撂牌。没人教,凭着姜氏,纵是她们真的扮猪吃老虎的本事,但宫里的那些规矩、那些阴私事儿,哪是她们弄得清的。纵是初选过了,二选也只怕是龙潭虎穴。
“不管怎么说,老爷既然这么吩咐了,也是为了姑娘好,莫要再生事了。万一让她进了宫,倒是我对不起老爷了。”觉罗氏冷笑了一下。话这么说,但大家都知道,她不过是为了穆扬阿的嘱咐。但事实,她是怎么着也不会让她们母女爬到自己头上的。
“太太若是不放心,不让她再选就是了。天灾人祸的,又不是一两起。”木嬷嬷笑了一下,也没当回事儿,往年也不是没有,选秀中出了豆,或者染了风寒,不得不退出的事儿。这样,真是谁也怨不着谁了。
“当然不成,那也不是被撂牌子,就只能让她在家里等着候选,回头老爷不得怪我?”觉罗氏摇头。
满人五品上的官员之女,必须参加选秀。初选过了,二选之前只要不是什么大不了重疾,一般都会留牌,三年后再选。留牌的秀女,没有自行嫁娶的指令,就得在家里等着。有的终老一生,都困死在娘家。况且觉罗氏决不想等着穆扬阿回来再处理,她得赶在穆扬阿回来之前,把事情处理完成。
“太太别想了,每年多少人想撂牌子,听说,只要往内务府使点银子就是了。”木嬷嬷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
这些年朝中可有不少人自己私下想好了联姻,请皇家赐婚又没那个脸面。也怕皇家记恨,于是各种门道也就应运而生了。只不过,这些年正是这种事太多了,价码真是越来越高了。
觉罗氏平日里,连身好衣裳都不乐意给他们母女做,会花那个大钱去让青妤落选吗?她并不很确定,当然她也是试探一下,希望觉罗氏别干这傻事。
“哼,真是欠了她们的。去使!我怎么着,也不能让老爷回来说我的不是!”觉罗氏冷笑着磨着牙。
木嬷嬷动了一下眉头,却也不敢让觉罗氏看到,笑盈盈的应了一声。纠结了一下,“这个得小心些,毕竟……”
觉罗氏点头,这回她可都是打着穆扬阿的旗号在办事,但是她所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让青妤被撂牌之后。她已经找了娘家的远房亲戚,那家人有个病得快死的儿子,正满世界的找人冲喜呢!但私下里,她已经跟那家谈好了,只要青妤一撂牌子,她就跟人换庚帖。到时就算穆扬阿回来,也无力回天了。所以这过程之中,她不允许出现一点错漏,破坏她的计划。
“仔细些!”觉罗氏沉下脸,还是嘱咐了一声。
木嬷嬷点点头,轻轻的退了下去。她心里倒没脚上快。倒是百转千回。老爷虽说不只二姑娘一滴血脉。但老爷没让人过继,又想让姑娘撂牌,目的就一个,想把小闺女留在身边罢了。
这些年,府里谁不知道老爷更喜欢姜姨娘。对着老太太亲自养大的二姑娘更加另眼相看。所以她们这些下人,将来还不知道要看谁的脸色。
再说了,让姑娘撂牌子事小,但是冲喜的事儿让老爷知道才是事大。就算老爷不待见二姑娘,但这可是把穆家的脸面,踩在了脚下。有点脸面的人家,也不会拿自己家的女儿,哪怕是庶女去做这种事了。
老爷不能把太太怎么着,但中间跑路的这些人,穆扬阿可不会手软的!哪怕是太太带来的陪房,真的拉出去杖毙,太太能拦得住?
觉罗氏可不管木嬷嬷此时想什么,她又拿起了烟袋,边上的一个小丫头忙消无声息的上前给她点上火。
点烟的、抱狗的,都是专门的丫头。这个点烟这丫头为给太太点烟,也是被训了好久。为了不让太太觉得自己碍眼,所以慢慢的她就越来越没存在感。除了点烟时,都没人意识她就在跟前了。现在就算点烟时,觉罗氏也不觉得她的存在了。
天冷,是個適合裹著被子,窩在床上,隨手一杯熱飲,看小說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