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6 | 浏览:14632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小白文 《俏然遇见你》 作者:熊孔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25. 听者有心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3-22 19:40 编辑

  肖曦晨想了整整两天,最终将林遇秋那天的一言一行当作是他喝醉酒引致的。
  
  不过这几天来,每当肖曦晨闭着眼睛时,她便不由自主想起那天林遇秋近在咫尺的脸,她闭着眼也感觉到他的气息正扑在她脸颊上,揍在她耳边说:“我批准你这样子的误会。”林遇秋这话说得很明显也很暖昧,肖曦晨也有一刻想过老大会不会真的喜欢她?
  
  可她一想到这整块脸都猝不及防的红了,可再想清楚一点,便给自己强烈否决了:老大是个同性恋,他只不过是借她为名唬弄其他人而已。
  
  作为同性恋的伪女朋友,对她而言不过是件举手之劳的事件,因为她也帮了林宣俊做了这么多年伪女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帮老大,竟然有种莫明的惆怅、心里也闷闷的,肖曦晨自己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而肖曦晨亦没有去探究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她大部分精力都用于与人事部的美媚们重拾友好的关系。
  
  由于以自己名义发表的那篇声明已清楚写明她与总裁并没有亲戚关系,因此肖曦晨之前说“总裁是我表哥”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而且那篇声明最后那句“本人并不排除将来与总裁有更进一步发展”更让人联想翩翩,让人不能不误会肖曦晨与总裁其实是有着更深一层的关系。
  
  而人事部的美媚也是这样想,以为肖曦晨故意耍她们,让她们误以为自己傍上了总裁的表妹可让她们由丑小鸭变凤凰,那知原来她们傍上的是总裁关系非浅的女朋友。
  
  所以这整个人事部除了洪琦以外,其他人都觉得肖曦晨把她们当猴子耍着。尤其是一直明恋着总裁的程微珍总是故意在肖曦晨面前酸言酸语的道:“是总裁的女朋友就了不起,还在我们脸前装作是林总的表妹,耍我们很好玩吗?”
  
  肖曦晨再少一根筋也听出程微珍对她的不满,连忙道歉着:“程姐,我不是故意的,我⋯⋯”
  
  可这话还没说完,就被程微珍打断了:“这程姐我还真不敢当了。”
  
  而一旁的洪琦也看不下去,停了手里的工作说:“程微珍,曦晨的性子不是会耍我们的那种,当中可能是出现些误会了。你用得着那样子吗?”
  
  “琦姐,真羡慕你能傍上了总裁女朋友不对,我说错了──现在似乎连女朋友也不是。”程微珍尖酸刻薄的道着。
  
  洪琦是个冲动性子,一听连忙站了起来,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肖曦晨按停了:“算了,琦姐。”
  
  洪琦正想骂肖曦晨妥协是在助纣为虐,不过看她一脸恹恹的样子,溜在嘴边的字突然骂不出口了,转而安慰她说:“她分明是在嫉忌你,她明恋总裁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我看是她看不惯其他人与总裁暖昧才这个样子吧!你千万别把她说的话放在心里。”
  
  “程姐喜欢总裁?”肖曦晨倒是把没有听出洪琦那句话的重点,反而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洪琦顿了一顿,也没料到肖曦晨会倏地问这样一个问题,回过神来才答:“是呀。”
  
  “可惜了,那是没有结果的。”只见肖曦晨一脸若有所思的说。
  
  “为什么?”洪琦接着问。
  
  “因为⋯⋯”老大是个同性恋。肖曦晨不敢说出口,不过心里只能对程姐说声抱歉,她知道程姐喜欢上一个不可能喜欢她的人,不过她不能得罪老大T_T。
  
  “因为什么?”
  
  “因为总裁⋯⋯”肖曦晨使劲的想着原因塘塞洪琦,却没想到洪琦见肖曦晨涨红了脸,心里有些了然,揶揄着:“因为总裁是你的嘛。”
  
  肖曦晨一惊,脸腾得更红了,摆着手:“才不是呢。”
  
  洪琦笑得一脸调侃:“曦晨,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别想那么多呢!”
  
  “⋯⋯”肖曦晨此刻整块脸似火般烧着,垂着头不敢又回话,耳边不停的传来洪琦的琅琅笑声。
  
  不过这事件不只是影响人事部而已,全懋实所有女职员都为总裁有了疑似女友一事而悲痛不已,这看在总是在员工餐厅进食的肖曦晨与林遇秋的目光便更加暖昧了上来了。
  
  而在肖曦晨亲自公布她与总裁并没有亲戚的关系后,她本来的那些追求者也渐渐消声匿迹了。
  
  对肖曦晨而言,说没有不开心是假的,不过她也只是失落了一阵子,而日子还是要照过:她如常的要每早准备午餐饭盒;中午与老大一齐在员工餐厅吃;最后等下班回家与林妈妈一齐准备晚饭。
  
  可能一开始肖曦晨还是不适应这样的生活,不过不过两个星期的时间也让她渐渐习惯了。
  
  而当这天林遇秋跟肖曦晨说接下来五天他要去外地公干,不用给他准备饭盒时,肖曦晨很是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不用当大厨了。
  
  不过肖曦晨的高兴却让林遇秋不高兴了,所以林遇秋临走前对着肖曦晨说:“你可以不用准备饭盒,不过有另外有事情要你做。”
  
  听到这话,本为笑得灿烂的肖曦晨间顿着了笑容,讪讪旳问着:“那是什么?”
  
  “每天跟我视讯。”林遇秋不慌不忙的说着。
  
  肖曦晨实在是摸不着头脑:“视讯来什么?”
  
  林遇秋却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报告一下公司与家里的状况。”
  
  “⋯⋯”肖曦晨无言而对了。
  
  就算心里有多不愿,老大都发话了,作为劳动阶层的肖曦晨那敢不从呀。
  
  肖曦晨于是很听话的每天视讯给林遇秋,不过却不知道说什么的。
  
  她看着荧光幕里的林遇秋一脸严谨的低着头处理着桌上的文件,也不敢开口打扰他,顿时两人之间静默一片。
  
  肖曦晨一直听着林遇秋翻纸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俩个究竟沉默了多久,而她终究侍不惯太安静的场面,打破沉默开口道:“老大呀,那个你继续工作吧,我不打扰你啦,再见⋯⋯”说完便想按着结束的按扭。
  
  不过林遇秋倏地抬头一瞥让她顿住了,而他还是一贯的处之泰然、尤非庸常问着:“公司、家里没事发生吧?”
  
  “没事发生呀⋯⋯”肖曦晨猛地想起今天人事部的同事们知道总裁公干后一副大吵大嚷的样子,于是接着说:“不过公司里所有员工都很想你,大家都嚷着总裁快回来!”
  
  “想我?“林遇秋挑了挑眉毛,难得语气很轻松的问着。
  
  “是呀!大家都嚷着总裁再不回来,他们没了⋯⋯”没了美男观赏做不了事情。肖曦晨本来说这句话是很兴奋的,不过说到最后似乎愈说愈小声。
  
  “没了什么?”林遇秋见肖曦晨顿住了,于是问着。
  
  “没了总裁的英明领导,大家都做不好事情了。”肖曦晨这个人随时随地都能想到马屁擦。
  
  林遇秋又只是笑了笑,于是两个人又沉默了一阵子,过了一会再开口问:“那其他人呢?”
  
  肖曦晨想了一想,才回答:“大家都很想你:林妈妈很想你,周秘书很想你,林宣俊很想你,DANNY也很想你⋯⋯”
  
  “那你呢?”林遇秋低沉的声似乎在蛊惑肖曦晨的。
  
  肖曦晨也没料到林遇秋会猛地这样一问,愣住的望着荧光幕上的他:“我?”
  
  林遇秋点了点头,肖曦晨的发呆似乎令他更愉悦,只见他一脸笑意的说:“对,那你怎么样了吗?”
  
  “我我也很想总裁你呀!”肖曦晨很随意的说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不明所以的肖曦晨不知道为什么老大突然心情变得特别好,竟然一直笑着跟她说话。不过她也没想那么多,老大高兴那代表她不用做破事情,所以她也很高兴。
  
  而肖曦晨的愉悦似乎也感染到对岸的林遇秋,问着:“怎么这么高兴?”
  
  “因为你开心,所以我也开心呀!”肖曦晨也理所当然的说着。
  
  这话本来就有点暖昧,听在早就意图不轨的林遇秋耳里就更加暖昧了。林遇秋低头咀嚼肖曦晨这番话,才说:“我开心所以你开心,这话不错。”
  
  肖曦晨总觉得老大说这话有点怪怪的,不过也没有多想。
  
  而接下来他们亦断断续续谈了些公司、家里发生的趣事,而谈了约半个小时后,林遇秋见时间也差不多,也有了挂线的念头,而最后他突然说:“曦晨,下个星期来接我机。”
  
  肖曦晨听到后有点难为:“可是老大下个星期是我实习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不想请假。”
  
  林遇秋听到肖曦晨的拒绝明显有点不悦,严谨的说:“曦晨,我是懋实的总裁。”
  
  肖曦晨呆了一呆,喃喃曰:“这我知道呀。”
  
  林遇秋顿了一顿,这时的脸色退却些严厉带点悦意:“所以我有批准一个实习生转为正式员工的权力。”
  
  “总裁,你那天什么时候下机?”
  
  肖曦晨,你真的没救了连肖曦晨也鄙视自己。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26. 初次悸动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3-28 15:00 编辑

  照理来说老大出了外差,肖曦晨应该是要很高兴的。
  
  可是她却没有想像中的高兴、开心,反之却有一种莫明的失落感。
  
  而这失落竟然给一向没啥病痛的肖曦晨憋出一个病来。
  
  第二天,两人视讯时,林遇秋看着荧光幕前的肖曦晨一副病映映的样子,就遏令林宣俊立即带她去看看方医生。哪知方医生下诊症,原来肖曦晨竟然发着三十九度的高烧!
  
  这倒吓着林妈妈与林宣俊了,连忙帮肖曦晨请了几天假让她安在家中好好休息。
  
  虽然肖曦晨是发着高烧,不过她本身身体底子好,除了第一天是真的一副病映映、卧病在床的样子之外,第二天倒已经好了起来。
  
  林遇秋虽人在外地却很担心肖曦晨的情况,不过跟她第二天视讯见她脸色红润又活泼了不少的,心里的胆忧便减却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叫林宣俊带着肖曦晨去方医生那边覆诊。
  
  而方医生对于昨天还发着三十九度高烧的肖曦晨,竟然在一天之内便回复以往的龙神虎猛感到很震惊,心里不禁诧异的想:这姑娘的身体机能真是异常的好!
  
  收到方医生的电邮从而得知肖曦晨是真的痊愈了,远在外地的林遇秋的心头大石也渐渐放下了。不过他怕着肖曦晨刚大病初愈,身体机能可能还很虚弱,不好好调理好可能会被别的病菌感染便麻烦了,于是嘱咐周纪宇请了一个临时钟点照顾着林家的一切日常起居和肖曦晨这个刚病好的人。
  
  这让肖曦晨觉得自己这病来的真好:她这个星期每天都是无所事事的,不用上班,又有人照顾她还有人顶替她大厨的工作。
  
  肖曦晨这几天的生活确实是百无聊赖,唯一让她胆惊受怕的便是与林遇秋视讯。其实肖曦晨不太明白为什么老大一定要她跟他视讯,反正他们俩很少说话的,肖曦晨每天亦是很尴尬的望着荧光幕上的老大很忙碌的低头处理着文件,而每当肖曦晨忍受不了这种沉默、想断线时:“老大,我想我还是不打扰你了⋯⋯”就会在顷臾间被抬头的林遇秋凛冽一瞥,便吓得不敢说话了。
  
  而在林遇秋要回北京的前一天,老大与视讯肖曦晨的最后一句就是:“曦晨,明天来接我机。”
  
  肖曦晨心里想着:这个星期是我在懋实实习的最后一个星期,而她因为生病所以已经缺席了头四天了,最后一天确实不想又缺席了。不过后来衡量了:她宁愿缺席一万次,也不想得罪过老大一次,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去接老大的机。
  
  第二天,肖曦晨来到机场的时候,特意早到半小时(因为她实在不敢让老大等她),一直坐在等候室看着下机的人一一走过。过了十分钟左右,肖曦晨便见到鹤立鸡群的林遇秋在一群人簇拥下拉着行季箱走了出来。肖曦晨见状走了过去,却没有打招呼,把自己藏在那群人的最后。而林遇秋的眼角早就瞥到站在后方的肖曦晨了,却见她一动也不动的站在一旁,对着肖曦晨说:“过来。”
  
  肖曦晨顺势抬起头,见老大是对着自己说,连忙急脚走到林遇秋脸前:“老大,欢迎回来了。”
  
  林遇秋似乎很满意肖曦晨的表现,却猛地向她递过自己的行李箱,肖曦晨不明所以的接着了。
  
  林遇秋这次一行人是去A国处理分公司的事宜,同行的有几个懋实的管理高层还有几个秘书。
  
  肖曦晨虽不认识他们,不过见大家的目光碰在一起,正想开口打招呼,却没想到对方竟快一步:“肖小姐,你好。”
  
  肖曦晨对于他们知道自己姓肖也很惊讶,一脸诧异的回话:“各位主管好,那个用得着我帮你们提行李箱吗?”
  
  各位高层虽不认识肖曦晨,不过也听过她的大名,只知她是鱼跃龙门了,总裁与她是完全都不避讳人言连午饭时段都黏在一起,不意外的话这位肖小姐应该就是未来总裁夫人了。这么一想哪敢要她帮他们提行李,一个个都晃着头拒绝着。
  
  林遇秋见肖曦晨一脸唯唯诺诺的,顿时气着了,不过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曦晨刚大病初愈,不能拿些太重的东西。”
  
  在场的懋实高层们一听自家总裁这么一说,也道他很是不想未来总裁夫人帮他们提行李,于是连忙说:“肖小姐,我们自己拿就好。”
  
  “希望肖小姐快点康复。”
  
  “肖小姐身子矜贵,行李我们自己拿就好。”
  
  “⋯⋯”肖曦晨看着她手里帮着老大提的行李箱都无言了。
  
  在机场扰攘了十多分钟,终于是大家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周纪宇一早就把林遇秋的车开来了机场了,这时把钥匙给了林遇秋,瞟了一眼肖曦晨,对着林遇秋暖昧一笑:“林总,我走了。”
  
  之后,林遇秋很礼拜的跟主管们道别之后,便凑在肖曦晨旁低头说:“我们回家吧!”
  
  说完便一手拿过肖曦晨手里提着的行李箱,一手抓紧肖曦晨的手便往向停车场的方向走了。
  
  看到此情此景的懋实高层都已经满肯定这位肖小姐与总裁的关系真的是非比寻常了。
  
  不过此刻的肖曦晨没有留意到他们的反应,因为从老大抓住她左手的那一刻起,她整个人就一直在发愣。
  
  以往林宣俊也这样抓过她的手,可是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又惊又有喜,又怕却又有点高兴。
  
  直至到他们回家了,肖曦晨还是一副呆愣的模样。
  
  而看着这样的肖曦晨,林宣俊便忍不着要调侃她:“肖曦晨,你别老是发呆好吗?”
  
  一旁的林遇秋不太喜欢看到肖曦晨被欺负,就算对方是他的亲弟弟,那凛冽、阴鸷的眼神一瞥过去就吓得林宣俊赶紧闭上了嘴。
  
  而在吃晚饭前,肖曦晨倏地收到许老恶人的电话。她颤颤惊惊的按了通话键,却听到许老恶人兴高采烈的说:“曦晨,喜你由通过了试用期了,明天你就是懋实的正式员工了。”
  
  一个月前的肖曦晨以为自己一定过不了懋实的试用期,怎会想到她连续五天没上班竟也让她通过试用期。
  
  还是许老恶人亲自打电话通知以及祝贺她的。
  
  她终于转正了!!!!
  
  肖曦晨是真的很高兴,高兴得忘了去探究刚才的自己为何老大一抓她的手时她心里竟出现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在踏进在懋实工作的第四个月的第一天,肖曦晨深深发了誓:“上个月被许老恶人和林宣俊搞祸了。今个月一定会好好的!”
  
  “潜规则进来的真好!连续一个星期没上班都能转正。”肖曦晨一踏进人事部,便听到程微珍刁难苛刻的刻意装着与别人聊,其实是故意说给她听。
  
  肖曦晨一听心里闪过一阵酸,不过她想是做错在先,骗了她们说自己是老大的表妹,顿了一顿,开口道歉着:“各位姐姐,我很抱歉骗了大家说我是总裁的表妹,因为我真的不想大家会误会我与总裁的关系才会这么说⋯⋯”
  
  洪琦连忙站出来替肖曦晨说话:“认识你三个月了,怎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不是故意要骗我们的呢!”
  
  程微珍鄙视般笑了一笑,说话带刺的说着:“琦姐,别以为你傍上大款,人家还不是总裁的女朋友呢!”
  
  洪琦实在是听不惯程微珍如此尖言冷语的,一气之下冲口而出的道着:“曦晨未必是总裁的女朋友,不过机率一定比你高。”
  
  “你──”程微珍一听果然是气忿着。
  
  就在大家以为正要上演一出好戏时,许老恶人却猛地出现了,大喝呼着:“你们一个个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回去做事!”
  
  许老恶人的一声令下,一个个都很乖巧的回去自己的座位做事。
  
  许老恶人本来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一见肖曦晨却倏地一副和蔼可亲的脸孔:“曦晨,今天是你转正以来的第一天,你有什么不习惯一定要跟我说呀!”
  
  肖曦晨见许老恶人对自己与众不同的反应,再加上程微珍刚才所说的话,整个人有点悒悒不乐、沉郁愁闷的。
  
  肖曦晨去了后楼梯,打了个电话给林宣俊诉苦,不过这时林宣俊正在上班:“肖曦晨,你怎么这个时候打来,我正在上班呢!”
  
  “林宣俊,你说我是不是很没有用。”肖曦晨闷闷不乐的声线从电话传来。
  
  林宣俊也感到好友有些不妥,语气也带点忧心:“肖曦晨,你怎么了嘛?发生了什么事?”
  
  肖曦晨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问了句:“林宣俊,你说像我这样的人不靠潜规则是不是一定进不了懋实?”
  
  “这可用说的嘛──当然啦!”林宣俊理所当然的说道。
  
  “⋯⋯”肖曦晨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打给林宣俊寻找慰藉,她怎么会认为林宣俊这个笨蛋会安慰她呢,他不耻笑她也应该要偷笑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27. 情敌消失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3-28 15:01 编辑

  总裁有个女朋友在人事部工作已经是懋实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连一向不八卦的市场部经理钟柏贤也听闻过这传闻,还是曾经的大学同学兼任现时的同事周纪宇跟他说的。
  
  “柏贤,你知道总裁那个万年光棍也有春天呢吗?唉,为什么我的还没来⋯⋯”周纪宇一脸我恨君生早的样子嚷着。
  
  “林总真的有了女朋友了吗?”钟柏贤的声线明显带点喜悦,似乎也很替林遇秋高兴的。
  
  “是真的!他还老牛吃嫩草!”周纪宇言之凿凿的说着。
  
  钟柏贤也只是笑了一笑:“我听下属闲聊听说是人事部的人,对吧?可是林总不是最忌畏办公室恋情吗?”
  
  周纪宇想到这条禁止办公室恋情的规例便恨死林遇秋了,害到他在几年春天还没来,说:“这规例是总裁定的,其他人就一定要遵守吧!他自己就不一定。”
  
  钟柏贤一看周纪宇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忍不着大笑起来,一旁的周纪宇觉得他莫名其妙的:“你笑什么?”
  
  钟柏贤边笑边说:“纪宇,我怎觉得你一副欲救不满的呢?”
  
  倒是周纪宇听了没生气,反之一脸无奈的说:“我的春天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钟柏贤这时想起了肖曦晨,暖昧的笑着,说了句令人联想翩翩的话:“我的春天已经来了。”
  
  周纪宇一听便知道有戏,连忙嚷着说:“连你也有主了吗?唉!懋实的三个黄金单身汉中两个已名草有主了,究竟什么时候到我呀!”
  
  “该来的总会来的吧!你急也没用。”比起周纪宇的焦急,钟柏贤倒是如沐春风的说着。
  
  “先别说我呢!倒是你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周纪宇嚷着说。
  
  “她还不是我女朋友⋯⋯”钟柏贤有点无奈的说。
  
  “迟早就是嘛,对方是谁,我认识的吗?是不是懋实的人?”
  
  钟柏贤点了点头。
  
  “不会吧!连你也来个办公室恋情?到底是什么部门的人?”
  
  钟柏贤认识周纪宇也有四年了,深知他这个人很爱八卦,怕他知了肖曦晨的存在便要去烦着她呢,所以也不太想把肖曦晨的事情说出来,只说:“就一个普通职员嘛。”
  
  周纪宇倒也做了林遇秋快三年的秘书,这些年陪着他跟不同人打交道,他见钟柏贤刻意回避便道他并不想多详谈他的女友,于是开口说:“柏贤,你把你的女友藏着也没用呀!我迟早都会见的嘛。”
  
  钟柏贤也没回答,而周纪宇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就不停的嚷着说:“是你市场部的人吗?还是其他部门的?”
  
  钟柏贤倒是连忙澄清:“与同部门的人岂不是公私不分。”
  
  周纪宇听他这么一说,便知道对方是其他部门的人,倏地想起人事部是懋实最多女职员的部门,于是冲口而出的说:“不会也是人事部的嘛?”
  
  钟柏贤听了愣了一愣,没想起周纪宇一猜便猜到,却没回应。
  
  周纪宇见钟柏贤如此反应便道自己是猜中了,道:“又是人事部的──我想我也应该要在人事部寻找我的女朋友。”
  
  钟柏贤怕着周纪宇会去打扰人事部的,连忙说:“你别搞人家呢!”
  
  “那里有搞别人呢?我可是认识人事部的人呢!我这几个星期常去人事部找曦晨呢!”周纪宇不满的说。
  
  “曦晨?是肖曦晨吗?你认识她呀?”钟柏贤疑惑一问。
  
  “是呀,你也认识她吗?”周纪宇也没料到钟柏贤会认识肖曦晨,一脸意想不到的说。
  
  “我跟她以前住在同一个院子。”钟柏贤口不对心的说着。
  
  “那你要多跟她亲近亲近。”周纪宇笑着说。
  
  “为什么?”钟柏贤心里有种莫明的不安感,像是周纪宇说的话对他是个坏消息似的。
  
  “她就是未来总裁夫人呀!”周纪宇兴高采烈的说着。
  
  比起周纪宇的兴奋,钟柏贤显而带点难以置信,似乎并不相信自己所听见的,顿了一顿后沙哑的问着:“你说曦晨就是林总的女朋友?”
  
  “对呀!这全懋实都知道了!”周纪宇顿了顿,接着再开口:“我看曦晨十成十是未来总裁夫人了!林总对她特别不一样!”
  
  钟柏贤强颜欢笑的问着:“你为什么这样的肯定呢?”
  
  “你没看过林总怎样对曦晨的⋯⋯总之我万分肯定她一定是未来总裁夫人!”
  
  这下钟柏贤装也装不下去,一脸落莫不已的,丝毫没想到这爱恋还没开花结果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林遇秋哪里想到自己无意中竟解决了自己的情敌。
  
  不过对他而言,情敌也不算什么,因为迟早肖曦晨也是他囊中之物。可惜他千算万算也想不到这个囊中之物竟会误以为他是个同性恋,打乱他的计划。
  
  这天中午,肖曦晨一如以往的唯唯诺诺的跟在林遇秋身后走到员工餐厅里。
  
  一直在这等着的钟柏贤也终于亲眼看到这对绯闻男女同时出现了,一时也没反应,只能呆站在一旁。
  
  倒是林遇秋留意到一旁的他,问着:“钟经理,怎么这天难得来员工餐厅吃呢?”
  
  一直跟在林遇秋身后的肖曦晨顺着老大的目光也看到眼前的钟柏贤,连忙开口打招呼:“柏贤哥!”
  
  这下钟柏贤虽心有不愿,不过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应:“林总、曦晨,你们也来吃吗?”
  
  “不是的,我们有带饭盒,来这找位子吃的。柏贤哥,要不我们一齐吃?”肖曦晨回答着。
  
  钟柏贤低头看了看肖曦晨手里拿到两个饭盒,心里有些了然以及些落寞:“他们都亲密得一齐吃饭盒了⋯⋯”不过嘴着却说:“好呀!乐意至极。”
  
  三人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后,而钟柏贤因为要去买饭而离席了。回来的时候却见肖曦晨很是利落的打开林遇秋的饭盒,抹干净筷子后,递给林遇秋说:“老大,你可以吃了。”
  
  钟柏贤心里沉了一沉,不过还是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吃着自己的饭。
  
  而已未几,林遇秋突然放下了碗筷不再吃了,而他饭盒还剩下一半的饭菜。坐在他对面的肖曦晨一见只能一脸没好气的说:“老大你怎么吃那么少,很浪费哎⋯⋯”
  
  “你才应该要吃多一点点,你太瘦了。”林遇秋看着肖曦晨说。
  
  肖曦晨心里想问:“我瘦不瘦关老大什么事?”不过这大逆不道的话她当然说不出口,只能一副唯唯诺诺的接过林遇秋的饭盒,吃下的他吃剩的饭菜。
  
  当事人肖曦晨觉得这不过是小事,不过看在一旁的钟柏贤却是惊讶不已:“他们已经亲密到吃对方的口水了。”这么一想后,心里还剩余的残念也在这刻瞬间消失了,顿时觉得自己留在这也是妨碍两口子恩爱,于是开口说要离开:“我突然想起我好像有个会要好,恕我要先行一步了。”
  
  “你先去忙吧!柏贤哥。”肖曦晨满口都是饭菜的说着。
  
  “拜拜!”
  
  “拜拜!”
  
  走到一半的钟柏贤看着后面坐着的林遇秋与肖曦晨,心里对自己说:“这次我是真的死心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曦晨,你参不参加公司办的爬山活动?”
  
  肖曦晨无经无险的在懋实度过了第四个月,而在踏进第五月的这一天:她一踏入入事部的门口便给洪琦抓着不放、异常兴奋的问着她。
  
  “什么爬山活动吗?”肖曦晨显然是一头雾水、全然不知的问着。
  
  “曦晨,你到底是不我我们懋实的员工呀?!怎么不知道咱们公司每一年都会举辨些活动请我们这些员工一齐去呢?”洪琦一脸没好气的嚷着。
  
  “这爬山是公司活动?”肖曦晨问着。
  
  “对呀!公司向来都会举办不同的活动让我们员工参与呢!这个爬山就在这个星期六举行呀!曦晨,咱们一起去吧!”
  
  “可是……”
  
  “别可是了……我听说这个活动连公司某些高层也会去,而你总是盼着的林总这次也会去!”洪琦高兴不已的说着。
  
  肖曦晨向来就是个不爱运动的主,听到要去爬山就不太想去了,还得知老大也可能会去,这想都没想就立马拒绝了:“那个琦姐……抱歉了……我想我不能去了!”
  
  “为什么?”洪琦听到肖曦晨拒绝便一脸夸张的嚷着。
  
  “那个……我这个星期六好像有事干……”肖曦晨随意说了个借口。
  
  任由洪琦怎么一哭二闹三上吊,肖曦晨还是坚决拒绝了。
  
  没想到一到中午,林遇秋也跟肖曦晨说起同一个爬山活动。
  
  肖曦晨一听便立马挂着一副无辜又带点失落的表情说着:“老大,作为懋实的一份子,我真的很想去的!可惜我……”
  
  一旁林遇秋听到肖曦晨一说“我很想去的!”便一脸笑意,打断了她的话:“我一早帮你报了名。”
  
  “……”肖曦晨瞬间也没有反应,只能一脸惊骇的望着林遇秋,似乎并不相信自己所听的,顿了一顿反应过来才断断续续的问:“老大,你帮我报了那个爬山活动?!那个我星期六……”
  
  “你星期六没空?”此时林遇秋对于肖曦晨这样的反应有点不悦、冷着脸问着。
  
  “是的……我……”
  
  “什么事?”
  
  肖曦晨听见老大冷冷漠漠的语气,也吓得六神无主起来,心想:“她怎么总是得罪老大?T_T”嘴着却胡乱找借口向老大解释:“老大……作为懋实的一份子,我真的很想去!可借我还有些文件急着要完成,我想我是去不了呢!老大,你一定要相信我是真的很想去,只不过现实不容许而已。”
  
  果然林遇秋听肖曦晨一解释,本来铁青的脸也缓和了起来,语气竟带点温柔的对着肖曦晨说:“原来你是这样想的,我还以为你不想去了。”
  
  肖曦晨此刻的鸡皮疙?都起来了,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并没有真的说出自己不想出的真相:“当……然不是呢……”
  
  “想去就去好了。”
  
  “这……不行呀!”肖曦晨说这话声线有点高昂,引起林遇秋的注意。
  
  林遇秋抬头斜瞥了肖曦晨一眼,不慌不忙说:“你不是说很想去吗?”
  
  肖曦晨给林遇秋犀利的眼神所惊慑,哪敢开口直接说反对,只能?敬听从的咐和着:“自然是了……”
  
  “那就好了。”林遇秋低着头、慢不经心的吐出话来。
  
  “不……”肖曦晨冲口而出便反对着,可一看到对面的老大一脸“我给机会你去,你不去是找死呀!”的表情,本来吐出的话便立马见风使舵的变了样:“不……不…可思议!老大你对我们懋实的员工实在是太好了!能够有机会去这次活动,也是我修了几辈子的褔分呀!”
  
  当洪琦在这个星期六的爬山活动看到肖曦晨时,还不可置信的拭了拭自己的双眼,还以为她看错人了,心想:“这孩子不是死都不要来吗?”不过当她看到肖曦晨身旁的林总便一副了然的样子,笑了一笑:“这孩子真的是有异性没同性呀!我怎么叫都不来,林总一叫就来了!”
  
  而肖曦晨与林遇秋一同站在一旁,肖曦晨身穿浅色的V领恤衫和运动裤,而好巧不巧林遇秋也刚好穿着同系列的浅色男装,两个人站在一起倒是像穿着情侣装一样的,而当事人似乎并不太察觉到这件事。
  
  本来在通告上是写明各位参与者要在八点在凤凰山入口集合的,今早肖曦晨与林遇秋已经早了出门,没想到他们还是最迟到达的、他们来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来齐了。
  
  这次来爬山的还有懋实的两、三位高层,一看到林遇秋和肖曦晨穿着情侣装一同出现了,心里更加肯定这个肖小姐真的是非同凡响,虽然不是个大美女,不知道为什么得到自家总裁的青睐,连出席公司的休闲活动也要穿个情侣装一同前来。
  
  主管们一脸若有所思的跟着林总与肖曦晨打招呼:“林总、肖小姐,早。”
  
  一向穿着西装的林遇秋换下正装,穿着休闲服倒是脱去些严谨,多了几分亲和:“都来齐了吗?”
  
  “是的,林总,大家都来齐了!”
  
  林遇秋一听便下达命令:“竟然来齐了更出发吧!今天也只是个休闲活动,大家也不用像平日那样拘谨。”
  
  肖曦晨觉得老大这次带她来应该是想要个跟班帮他提东西,这一看到老大提着个袋子,便抢着邀功:“老大,袋子我拿就好!”
  
  林遇秋并不想让肖曦晨帮他提东西,便拒绝:“不用了。”可肖曦晨还是强着要拿袋子:“老大,你就让我拿吧!T_T”
  
  林遇秋看肖曦晨一脸坚决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点头答应了让她拿。这却形成一幅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画面:一个女孩子提着行李跟在一个双手空空的男人身后。
  
  肖曦晨身体虽然很好,可是她一向不做运动而且此刻手里还提着一袋两袋的,这很自然的就愈走愈慢,渐渐走离人群了。林遇秋也放慢脚步,让肖曦晨中途能休息休息。
  
  可是行了没多久,林遇秋看着肖曦晨大气唤小气的,也想抢回袋子自己提,可是肖曦晨还一脸坚决的:“老大,我拿就好!”
  
  “我帮你拿好了!”林遇秋倒是看不过眼,强行从肖曦晨手里提过他本来袋子,还帮肖曦晨背着她的袋子,摸了一摸她的头发,然后说:“别固执了!”
  
  肖曦晨觉得自己是老大的跟班,怎么能让老大帮她拿袋子呢?这么一想后,便坚决反对,手里正抢着林遇秋刚从她手里提过的袋子。
  
  这样两人就处于一个互相拉扯的状态,而这样的时候更容易发生悲剧:果然肖曦晨一个没留神向后绊倒着,林遇秋见状连忙捉紧肖曦晨的手,岂料他们竟是扑向一旁倾斜的树群中,林遇秋一见下意识将肖曦晨拥入自己怀里,然后双手抱紧她的,两个人便一同滚下去了。
  
  肖曦晨被林遇秋拥在怀里,倒是没受伤,她一直闭着眼睛,当她感觉他们没有下堕时,她才睁开双眼。而林遇秋双手一直紧紧的抱着她,肖曦晨挣扎了一下,林遇秋也感觉到他们似乎安全也渐渐了松开手。而让肖曦晨一挣开林遇秋的怀包便留意到他手里流着血,一时间便吓得六神无主上来:“老大……你流着血呀!”
  
  他们往下滚的时候,林遇秋只感觉自己身体好像不停的被撞,倒丝毫没有伤口被割破的痛楚。被肖曦晨这么一说,林遇秋侧过头看到自己右手手臂:果然有着被树枝划破的小伤口,红澄澄的鲜血漫漫从伤口渗出,此刻的他也终于感觉到了皮肤被割破的痛了。
  
  可是此刻的他倒是比较关心身旁的肖曦晨,一脸焦急的问:“曦晨,你没事吗?”
  
  肖曦晨摇着头:“我没有事呀!倒是老大你流血了!老大,你看,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说着同时正想站起来证明自己真的没有受伤,岂料一站起来脚祼传来的一阵极大的疼痛逼使她一下子坐了下来,还大叫了一声:“呀!”
  
  林遇秋见肖曦晨这样的反应,瞬间也忘了自己身上的伤,走到肖曦晨身旁:“怎么了嘛?”
  
  肖曦晨一脸却哭无泪的看着林遇秋:“老大……我想我的脚应该是扭伤了。”
  
  林遇秋一听却默不作声,然后背对着肖曦晨蹲下了。肖曦晨不明所以的,却听见林遇秋淡淡的说了句:“上来吧!我背你走回去。”
  
  老大要背她回去?肖曦晨反应不过来,就已经被林遇秋抱在背后了。而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她心跳得异常的快、“扑扑”不已。
  
  “怎么不说话了?”林遇秋异常难得地打破沉默的问着。
  
  我太紧张了……这话肖曦晨当然说不出口,随口胡说:“那个……我在想之前的事……”肖曦晨这话本为就莫名其妙,林遇秋听后竟难得的笑了笑,接下话来:“现在的你倒是跟以前的你还真的满不同呀!”
  
  肖曦晨听着便奇怪着,心想:“怎么老大说到好像以前他们很熟似的,明明他们以前也只不过是点头之交……”肖曦晨也没想那么多,嘴里也回应着林遇秋:“有什么不同吗?”
  
  “以前的你都不太爱说话的。”
  
  以前跟你不熟又怎么会跟你说话了……“那个以前比较怕事嘛。”
  
  “是嘛,那我倒是比较喜欢现在的你。”林遇秋说着同时微微侧了侧头,肖曦晨双手环绕着林遇秋的脖颈,肖曦晨的脸颊靠在林遇秋的左脸旁,林遇秋说话时的独有男性气息喷均在她的脸侧,瞬间让她红透了双颊。
  
  幸好林遇秋并没有看到此时满脸通红的她,肖曦晨顿了一顿回过神来才问:“为什么呢?”
  
  林遇秋也没料到肖曦晨这么一问,不过一刻间便反应过来,靠在他背后的肖曦晨也感觉到他的悦意:“不为什么的,可能是现在的你性格开朗一些吧。”
  
  肖曦晨怔了一怔,不由自主的说:“老大,你怎么说到你好像认识我很久的呢……”
  
  林遇秋没有回答,不久才肖曦晨耳边似乎传来林遇秋轻描淡写的声线说着:“曦晨,我早就觊觎你很久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29. 一见钟情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0-27 12:19 编辑

  正在凤凰山出口处等候的众人等了很久也不见林总与肖曦晨出现,还担心他们出事了。还正打算报公安的时候,林遇秋却背着肖曦晨出现在他们眼前。
  
  当众人正在诧异于这俩口子未免太甜蜜了吧,却惊觉林遇秋手臂上竟然流着血,而且两人的衣服也有些狼狈,连忙走向前,一群人争相的问着两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相比起其他人的担心与焦急,当事人林遇秋似乎显得太过淡定:“我们只是遇到小意外而已。”他顿了一顿,一众懋实的员工已经七嘴八舌的嚷着:“林总,你们没大碍吧?”
  
  “我没事。倒是曦晨扭伤了,你们有没有人会急救?”林遇秋想起肖曦晨扭伤了,语气带点焦急的问着。
  
  一行四十人的懋实员工们也有两、三个人会些简单急救。经他们初步检查,林遇秋也只不过是轻微擦伤了,倒是另一旁的肖曦晨伤势严重一点:她竟然脱臼了!林遇秋一听肖曦晨脱臼了,一下子就决定要带肖曦晨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
  
  林遇秋好不容易跟其他员工分别后,只留了助理秘书MARY陪着他们去医院。
  
  好巧不巧,他们来到就近的广爱医院便是他们第一次重遇的那间医院。门口询的那位护士显然的认得肖曦晨与林遇秋两位:“你们又闹别扭了吗?”
  
  肖曦晨也认到那位护士,想起那一次她误以为老大要自杀一事顿时尴尬非常,趑趄不已的说:“不是的⋯⋯是我这次爬山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
  另一旁听到护士这么一说的林遇秋倒没有像肖曦晨般尴尬,反而是笑了一笑。被他一直搀扶着的肖曦晨看到老大脸上莫明奇妙的悦意,不明所意的问:“怎么了嘛?”
  
  “我在想呀⋯⋯似乎每次遇到你都要进医院的。”林遇秋侧过头、气息喷在肖曦晨脸颊淡的说着。
  
  见林遇秋、肖曦晨两人如此亲密,被冷落在一旁的护士与MARY此刻也有点尴尬,只好一同处理着一些看诊手续。MARY听到护士似乎认识着林总与其女朋友,便问:“姑娘你认识我老板呀?”
  
  “也不算认识,只过几个月前他们曾一齐跌下海被送来医院而已。”那个护士一听林遇秋是她的老板,心里不禁想着他还是个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这么年轻便当老板,还长得很帅!可惜有个女朋友,而且俩口子似乎很恩爱的。
  
  一旁的MARY听到护士这么一说,心想已经在帮林遇秋与肖曦晨编着一个英雄救美的爱情故事。而致林遇秋叫了她几声她也没反应的,她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家老板在叫她:“林总,什么事?”
  
  林遇秋对于MARY的走神似乎很不悦,拉下脸来,说:“你帮曦晨买些食物吧。她也饿了。”
  
  MARY一看自家BOSS脸色不对,说了一声:“是的,我现在就去。”便吓得连忙冲了出去。
  
  在MARY带着小食回来前,肖曦晨已经被请到去骨科医生房里看诊了。肖曦晨本为就有点怕医生,现在看到眼前的医生:端着国字脸、眉目分明,双瞪锁着肖曦晨,一脸峻严不已。肖曦晨心里瞬间浮起些不安感。
  
  陈医生看了看肖曦晨的脚,开口说:“普通的扭伤而已,帮骨头复位就好了。”还没等肖曦晨反应过去,他便抓紧她的脚祼,用力一扭,让没有心理准备的肖曦晨一下子痛的尖叫了起来。
  
  肖曦晨此刻是痛到受不了,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模糊中她碰到一件又软又实的东西,她没有多想,一下子便放入口中一咬希望能减轻痛楚。
  
  一旁的林遇秋的手臂被肖曦晨发泄般的咬着,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可他也没叫,脸上也看不出有丝毫感到痛的表情,竟然是一脸若无其事的看着肖曦晨咬着他。
  
  对肖曦晨而言,这剧烈的痛楚似乎维持了很久很久。待痛楚渐渐减却时,她也有了些意识,这才发现以为自己一直咬着的毛巾原来是老大的手臂。这一认知吓愣了她,一下子也忘了疼痛,松开林遇秋的手,一脸“我知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吧!”的含情脉脉的看着林遇秋,嘴里不停的说:“对不起,老大我不是故意我没留意到那是你手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T_T”
  
  “这并不碍事。倒是你好了一点吗?不痛了吗?”林遇秋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被肖曦晨咬一事,反而关心着肖曦晨的伤势。
  
  而肖曦晨觉得自己要疯了好咬不咬竟然去咬老大的手,心想:“这下死定了!”一下子也忘了疼痛,一脸欲哭无泪的悲凉表情望着林遇秋:“老大我真的不要故意的求你原谅我T_T”
  
  林遇秋也没想到肖曦晨会这么内疚她咬了他手臂,眉头挑了一挑,似乎想到什么的,过了一阵子才开口:“竟然你咬了我,那我也咬你一口补偿好了。”
  
  肖曦晨怔了一怔,没反应过来,林遇秋已经俯身屈膝,同时手里抓紧肖曦晨的左手。那一瞬间肖曦晨抖缩了一下,很自然的想要缩手,却被林遇秋抓到紧一紧缩不开。肖曦晨正想开口问什么一回事时,林遇秋已经垂首往她左手咬了下去。
  
  肖曦晨感觉得一丝痛楚,瞬间林遇秋也已经抬起头,看着肖曦晨手里的咬痕,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的,说:“这样就你一口我一口了。”
  
  肖曦晨呆愣的看着自己被林遇秋咬过的左手,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而坐在一旁脸容严谨的李医师也显得有点难堪,神色有点不自然,然后故意“咳”了几声,希望林遇秋与肖曦晨留意到他这个外人的存在。
  
  肖曦晨听到医生“咳”了几声后,回过神来,想起刚才老大咬了她一口,顿时整个人狼狈不已、整块脸都红透了,低着头也不敢说什么的。
  
  相反林遇秋倒是静态自若的、丝毫没有被人捣破的狼狈,侧过身问着李医师:“医生,我女朋友没大碍吧?”
  
  李医师心想现在的年轻人恩爱也不看场合,弄到他有多尴尬呀!不过此刻脸上表情已回复至紧綳綳的状态,丝毫看不出刚才难堪、狼狈的模样,正色的说:“我已经帮她的脚祼复位,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倒是这几个礼拜最好别再做剧烈运动了。”
  
  林遇秋坐在一旁仔细的聆听着医生的嘱咐,谢过医生后,便扶着行动不便的肖曦晨出房。而肖曦晨早就被林遇秋刚才说的“我女朋友”四个字雷着,一副愣头愣脑的模样的依附着林遇秋。
  
  MARY买好了粥时刚好是肖曦晨看完诊的时候,她一看到林遇秋与肖曦晨,便连忙走过去,向肖曦晨递过她手里头的外卖盒,说:“肖小姐,你先吃点稀饭吧。”
  
  肖曦晨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林遇秋已经接过MARY手上的外卖盒:“MARY,辛苦你了。你可以先回去了。”说完便顺手打开盒盖,舀了一口然后很自然的递到肖曦晨嘴巴,想要喂她吃的。
  
  一旁正想要走的MARY看到后不禁想:“林总,肖小姐是脚扭伤了,并不是手扭伤了。”
  
  肖曦晨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似乎没料到老大会喂她的。她身旁的林遇秋见肖曦晨迟迟没开口,异常温柔的对着肖曦晨说:“曦晨,开口吃一口粥吧。”
  
  林遇秋低沉、磁性的声线似乎在蛊惑肖曦晨的,而肖曦晨对林遇秋突如其来的温柔攻势简直是无从抵抗,很听话的长开了嘴,出着神的给林遇秋喂着。
  
  直至听到护士叫拿药时,林遇秋才放下手中的碗、站起来,摸了摸肖曦晨的头:“我先去拿药。你自己一个乖乖的坐在这里,别走开。”
  
  肖曦晨实在是不太习惯老大对她这么温柔,呆愣愣的点着头。林遇秋走开了一阵子,肖曦晨旁的一个女子突然跟她搭起话来:“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嘛?”
  
  肖曦晨一听她说男朋友时瞬间已经说不出话来,那女子只道她在害羞,于是满脸羡慕的看着她:“你男朋友很帅喔。”
  
  肖曦晨红着脸,正想说林遇秋不是她男朋友时,倏地想起自己是老大的伪女朋友,本来想澄清的话也吞了回去,一副哑巴吃黄莲、有苦自己知的模样。
  
  那女子见肖曦晨一脸“幸褔”状,心里涌着万分羡慕:“你跟你男朋友是怎样认识的?”
  
  怎样认识?肖曦晨瞬间陷入回忆,顿了一顿才开口:“很久以前了,那时我还是初中生,放学后总是往我朋友家里跑。他是我朋友的哥哥,这就认识了。”
  
  那女子听着便兴奋起来:“好浪漫喔!跟好朋友的哥哥共渡爱河!那是你对他一见钟情了吗?”
  
  那时候跟老大还不熟怎样一见钟情呢?肖曦晨怔了怔,正想回答:“我⋯⋯”
  
  却是有人强着帮她回答了:“是我对她一见钟情的。”
  
  肖曦晨猛地听见自己的心不断扑通扑通的跳,她顺着声音回过头,只见林遇秋站在身后如沐春风的对着她笑。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7 
帖子
8946 
财富
360746834  
积分
263365  
在线时间
5904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3-20 
等更新~~~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自从发生了爬山事件后,肖曦晨任何时刻也会想起老大对她温柔不已的样子。
  
  很明显的她对林遇秋不再是以往的那种对老板敬不已的狗腿样,倒是多了几分崇拜之意。
  
  林老大对于肖曦晨这样的转变是很满意的;而不明所以的肖曦晨见老大心情好也跟着高兴了。
  
  这都过了差不多大半个月,倏地这一天肖曦晨很神奇的接到她妈的来电。
  
  自从肖曦晨搬出来自己住以来,肖妈妈从没打过给她,这下突然接到自家妈妈的电话,还以为是有大事发生了,所以赶紧接起来:“妈,你怎么打给我了?”
  
  “怎么了嘛?没事就不能打给你嘛?老娘打电话给自己女儿也不行吗?”肖妈妈很强硬的回了嘴。
  
  “……妈,我也不是那个意思……”肖曦晨支支吾吾的说着。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我打来是问你下个星期二有空吗?”
  
  “下星期二?有什么事吗?”肖曦晨不明所以的问着。
  
  “你不用知道,你只要跟我说下星期二晚上有没有空就行了。”肖妈妈语气似乎在命令肖曦晨。
  
  “我…下星期二晚上应该有空的。”
  
  “那就好。你把那天晚上留给我好了,别约其他人。”肖妈妈的语气还是一如己往的强硬。
  
  “妈,那天是什么事吗?”肖曦晨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她妈想干什么。
  
  “你那天出现不就知道了嘛,你下星期二一定要来XX餐厅呀。你知道XX餐厅吗?就我们以前总是去吃的那间。我一早定了桌,你不能不来!”
  
  肖曦日一向对自家妈妈的命令是完全的唯命是听、遵从不已:“我知道呀,妈。”
  
  肖妈妈一听女儿答应了以后,便速速的挂了线:“那你先去工作吧。记得下星期二要来XX餐厅喔。”
  
  肖曦晨还正想说声拜拜时,电话另一边已传来“嘟嘟”声了。肖曦晨一脸稀里糊涂的,她向来摸不透她妈的心意,总觉得遵从着她的吩咐一定要没错的。
  
  可肖曦晨这次是失算了。
  
  当星期二她准时来到XX餐厅时,坐着正等着肖妈妈时,却看到一位皮肤略带黝黑的男士坐到她对面时,她还以对方坐错位了呢:“抱歉先生,这位子有人呢。”
  
  那男士笑了笑,问了一句:“请问你是肖曦晨小姐吗?”
  
  “我……是。请问你是?”肖曦晨就一副“你怎知我名字”的惊愣模样看着他。
  
  “我是李杰,是令堂找我来的。”
  
  “你……好,我是肖曦晨。我妈叫你来的?”对一切还是摸不着头脑的肖曦晨见对方报上名来所以也跟着报上名来。
  
  李杰长得一脸峻厉苛刻的样子、下巴还有些胡子拉碴的,身上穿得军服上的军衔标志、级别资历章多不胜数:“何中校是我上司。”
  
  肖妈妈自从跟肖爸爸离异后也改回原姓“何”。
  
  这下少一根筋的肖曦晨也明白到这是什么一回事了:她妈竟然给她安排相亲!
  
  李杰有着一般军人的沉默寡言,而肖曦晨跟李杰不熟所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括来说这顿饭是吃得非常的郁闷。两个人也很少说话,双方都静静的吃着饭。一个小时过去后,肖曦晨以为自己好不容易熬过这顿饭的时候,李杰竟开口说要送肖曦晨回家去。肖曦晨正想拒绝,不过一看李杰那铁青苛严的面孔,这“不用”两字就已经被吞回去了。
  
  李杰把肖曦晨送到林宣俊的住处后,肖曦晨很礼貌的跟对方对谢:“李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
  
  李杰用他却很低沉的声线、凛然的神情回答:“不用谢。”
  
  肖曦晨与李杰告别以后,正迈步想要回林宣俊家。
  
  这好巧不巧,竟然让林宣俊那小子在外面倒垃圾时看到肖曦晨被一个男子送回家来。如若在以前,林宣俊必定是会揶揄肖曦晨竟然会有男人护她回家。可今时不同往日,她可是他未来的嫂子,这不就立马冲到肖曦晨身后:“肖──曦──晨!”
  
  肖曦晨刚送别了李杰后,没想到背后突然有人叫自己,很明显的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见是林宣俊,松了一口气,有点负气的说:“是你呀!林宣俊,你别吓人好不好。”
  
  林宣俊见肖曦晨这么大的反应,心里便更加肯定她刚才是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你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怎么好像偷情被捉到的模样呢?”
  
  “林宣俊,你别乱说八道,我才没有呢!”肖曦晨被气得脸白气噎、一直瞪着林宣俊。
  
  “那刚才是有人送你吗?我怎么好像看到一个男人呢?”林宣俊试探般问着。
  
  肖曦晨不想让林宣俊知道她刚才跟李杰相亲了(虽然是被肖妈妈骗的):“那个我看你看错了。我……一个人回来的。”
  
  林宣俊一听肖曦晨说谎,便气急败坏上来:“肖曦晨,你怎么敢红杏出墙呀!”
  
  肖曦晨感到莫名其妙的:“林宣俊,你又发什么疯呀!”
  
  听到肖曦晨的回应,林宣俊是勃然大怒上来,冲着肖曦晨说:“我明明刚才看到一个男人送你回来。你还不承认!说,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哥的事?”
  
  “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哥的事呀!刚才那个男是……那个男是……”肖曦晨一说起李杰也言穷了:“他……”
  
  “你还说没对不起我哥?你说不出那男跟你是什么关系吧?”
  
  “我跟他才没有什么啦。”肖曦晨见林宣俊一昧误会她跟李杰有着什么关系的,这下子也顾不上被林宣俊知道自己今天去相亲了:“他是我经我妈认识的。”
  
  肖曦晨这才说起今晚被肖妈妈骗去跟李杰相亲一事。
  
  林宣俊一听肖曦晨被她妈骗去相亲,刚才的怒容倒是一下子一扫而空,倒是忍俊不禁的笑了:“哈哈哈哈哈──肖曦晨你怎么沦落到去相亲了──笑死我啦──”
  
  “……”这一刻的肖曦晨很后悔自己跟林宣俊说出真相。
  
  过了片刻,林宣俊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还是忍不着笑的说:“那你跟那个男是没什么的呀。那就好──让我哥知你红杏出墙,你就死定了!”
  
  肖曦晨一听林宣俊提他大哥,倒是急着否应自己红杏出墙:“我真的没做对不起老大的事!我发誓!”这说完倒是倏地想起自己不过是老大的伪女朋友,心里猛地扭结了一下,语气也猛地急转直下:“不过我有没有对不起老大也不是最重要的,老大他根本……”
  
  “我哥怎么了吗?”
  
  他根本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男人。“……没事。”肖曦晨一想到林遇秋是个同性恋,心里莫明的酸了一下。
  
  “肖曦晨你怎么说一半又不说另一半的呢?你说我哥什么?”
  
  “我就说没事嘛。”
  
  “肖曦晨你……”
  
  此时后方倏地出现了低沉的声线,肖曦晨与林宣俊一同回过头,见到林老大西装挺挺的站在一旁。此刻林遇秋俊逸不凡的容貌加上浑身散发的霸气,在街灯的勾勒下竟显得格外的锐气四散,一下子看呆了一旁的两人。
  
  林遇秋看林宣俊与肖曦晨两均一脸呆滞不已看着他,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林遇秋而先入为主认定了是林宣俊欺负着肖曦晨,锐利的目光瞧着林宣俊:“林宣俊你在干什么。”
  
  林宣俊向来畏怯他哥,被林遇秋这么睥睨一看就立马双手一举:“哥,我什么都没做呀!”
  
  “那你们俩个怎么走来外面来的呢?”林遇秋明显不相信林宣俊的话,眈眈打量着两人。
  
  “那个……大哥你应该问曦晨比较好!”林宣俊一脸等着看戏的模样斜视看着好友肖曦晨。
  
  “我……”肖曦晨瞪了林宣俊一眼,转头一接触到林遇秋势利的目光便吓得低下头:“我……我……”
  
  林宣俊看肖曦晨嗫嚅不已的模样,便对着林遇秋冲口而出的说:“哥,肖曦晨她红杏出墙被我捉到的!”
  
  肖曦晨一听便瞪着林宣俊然后急着向林遇秋澄清:“我才没有呢!”
  
  一旁的林遇秋听到肖曦晨红杏出墙竟然是笑了笑,这是林宣俊与肖曦晨没料及的,俩人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林遇秋这时却猛地止住了笑意,睨了一眼林宣俊。林宣俊回意,连忙说:“那个我先回家呢。”说完便急着要走了,留下林遇秋与肖曦晨两个人。
  
  肖曦晨不敢正眼看着林遇秋,只好低着喃喃的道:“老大……我没有红杏出墙呀。”
  
  “可我宁愿你有。”林遇秋莫明其妙回了让肖曦晨一头雾水的一句话。
  
  “吓?”肖曦晨抬起头看着林遇秋一下没反应过来。
  
  林遇秋倒是笑了一笑,走近了肖曦晨摸了摸她的头发,闷声说:“我在墙外等了你这枝红杏好久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31. 事实真相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0-27 12:20 编辑

  肖曦晨觉得自己变得愈来愈奇怪了,尤其是在林遇秋脸前。
  
  这阵子她一见林遇秋心就不由自主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害得她近来总是避着不见老大。
  
  林遇秋对于肖曦晨避他这事显然感到很不满意,这怨气都发泄在周纪宇和林宣俊身上。
  
  周纪宇前阵子才刚处理完一个大案子,正打算放大假轻松一下,岂料林遇秋不但不让他放假,还猛地给一大堆工作让他完成。
  
  因为工作的缘故,周纪宇已经两天没睡觉了,现在顶着一个黑眼圈坐在秘书室里。睡意朦胧间,似乎让他看到肖曦晨的身影,于是整个人清醒过来。他看肖曦晨手里拿着饭盒,应该要找二哥一同吃饭。他也没多想,一下子冲过去,叫了一声:“曦晨!”
  
  肖曦晨听到有人叫她,很自然的侧过身,映入眼帘却是周纪宇的两大黑眼圈,吓了一跳:“周秘书,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呢?”
  
  周纪宇一听便更加叫着苦:“曦晨,你一定要救我!二哥,他不知发什么疯了!”
  
  “二哥?”肖曦晨摸不着头脑。
  
  “就是林总呢。我私底下是叫他二哥的。”
  
  肖曦晨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接着问:“老大他怎么了吗?
  
  “曦晨,这阵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周纪宇一脸焦急的问着。
  “这我不清楚呀。”肖曦晨不明所以的答着。
  “曦晨,你想清楚一点。二哥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事烦心?”所以才这样凌虐他T_T。
  
  “周秘书,这我真的不清楚。你是他秘书应该比我清楚呀。”肖曦晨心想:“你是老大的秘书应该比我了解老大的心思呀!”
  
  “我跟你怎会相同呢?你是二哥的女朋友呢!我是他秘书而已。”周纪宇笑得一脸暧昧的。
  
  “我”这阵子每当听见别人说她是老大的女朋友,她总会有一阵莫明的心酸。肖曦晨自己也不明就里的:明明以前听惯了别人误把她当林宣俊的女朋友,她也没所谓的。
  
  周纪宇以为肖曦晨是在害羞,于是更加大笑起来,过了一会,想起自己的初衷,才一本正经的说:“曦晨,你可要打救我们懋实千千万万个员工呀!”
  “这什么一回事呀!”一头雾水的肖曦晨问着。
  “这几天二哥好像吃了**,不停给工作我们!你说二哥这几天是不是遇着什么不顺心的呢?我已经两晚没睡了,再这样下去,我想我很快要英年早逝呀!”周纪宇不停的呻苦。
  
  “周秘书,我真的不清楚老大这几天遇着什么事。我也有几天没看到老大了。”这几天肖曦晨也不停的找借口不跟林遇秋一齐吃午膳。
  “难怪原来你就是罪魁祸首。”周纪宇一脸"原来如此"的样子看着肖曦晨:"曦晨,你知不知道你害了懋实千千万万个员工呀!"肖曦晨感到莫明其妙的:"这关我什么事吗?我什么都没有做呃。"“曦晨,你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原罪!”周纪宇言之凿凿的说着。
  
  “吓?”
  
  “我靠,原来是因为二哥是欲求不满!这才连累我们这些无辜的人!曦晨,你害得我们好惨呀!”周纪宇已把一切归罪给肖曦晨。
  
  “这怎么会关我事了?我做了什么事?”肖曦晨简直是摸不着头脑。
  
  “曦晨,你这未免太迟钝了吧!我看一定是你不去找二哥,二哥一时寂寞难耐、欲望无处发泄,这才把气发泄我们这些无辜的人身上!”周纪宇脑子一转,就把所有事的前文后理都想清了。
  
  肖曦晨终究是个入世未深的女孩子,听到周纪宇说什么寂寞难耐、发泄欲望时就立马红着脸,晃着手嗫嚅的说:“才不是呢。”
  
  “什么不是嘛。我看这就是事实!”比起肖曦晨的吞吞吐吐,周纪宇倒是显得娓娓而谈上来。
  
  比周纪宇这么一说肖曦晨尴尬不已的垂着头,周纪宇见状脑子猛地窜出一个想法,于是开口说:“曦晨,你不能这样不厚道呢!为了我们懋实千千万万员工的幸褔着想,曦晨你一定要多陪二哥呢。”
  
  “我”
  
  “曦晨,你也不忍心看我这么惨嘛。你就帮我一个小忙好嘛,你可答应我,多陪陪二哥吧!”周纪宇这时猛地傲起娇来。
  
  “其实周秘书,你太高估我啦。我在老大心目中的没有你想的份量啦。我只不过是是“老大的伪女朋友。
  
  周纪宇暧昧的瞥了肖曦晨一眼,然后笑了一笑:“曦晨,这高估不高估。这旁观者应该看得比当局者清呀!”
  
  旁观者怎会看得清呢?你根本不知道事实的真相肖曦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知这话必不能说出口,便一脸有口难言的苦逼样的低头看着地下。
  
  周纪宇也以为肖曦晨只是在害羞,苦逼的样子看在他眼里都变成是含羞答答的模样,笑得愈发愈暧昧,贫嘴的说:“未来总裁夫人可要多多关照小弟呀!”
  
  肖曦晨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回答:“周秘书,别乱说”
  
  几天没吃肖曦晨午膳饭盒的林遇秋久久等不了肖曦晨,正打算直接下去人事部找她,岂料一出总裁房门,便见周纪宇笑得乐开怀与肖曦晨聊着,而肖曦晨却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站在他旁。
  
  林遇秋很不爽。
  
  老大很不爽的结果就是身边的人要倒楣了。
  
  “周秘书,跟建宏的合约打好了没?”
  
  周纪宇没料到林遇秋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张口结舌的说:“二哥不林总。建宏的合约?”
  
  “对。”
  
  “林总,那个建宏的合约不是说下星期才要吗?”周纪宇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是。是今天要。”林遇秋板着一脸严肃苛刻的样子的回答周纪宇。
  
  “可是,林总你前几天明明说是下星期才要的呀。”周纪宇吵嚷着,一天之内要他碍好与建宏的合约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嘛。
  
  “我今天要。”林遇秋脸不改色的重覆着。
  
  周纪宇看林遇秋一脸“我很不爽的”,他看了一看身旁的肖曦晨,才惊觉二哥是在呷醋,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二哥,你误会了。我看你忙着,又怕二嫂闷着,就跟嫂子闲聊了一回。”
  
  林遇秋听到周纪宇说了“二嫂”这个字严峻不已的脸似乎缓和了一点:“你这个星期五给我吧。”
  
  “二哥可哪个我这几天也忙着其他东西,不如下个星期”周纪宇倒还想得寸进尺,想要延长工作的递交时间。
  
  “那星期四好了。”
  
  “吓,二哥你怎么提早了?我手上真的有几份工作呢!”周纪宇大吵大嚷起来。
  
  “星期三。”林遇秋没有理会周纪宇,还是一本正经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二哥我”周纪宇偷瞅了林遇秋一眼,见他脸容不变。他认识了林遇秋那么久,也清楚他的脾性,也知道这样说下去可能会弄巧反拙变回今天交,所以也猛地闭上了嘴,顿了一顿,才支支吾吾的说:“是的,林总。我星期三会交给你。”
  
  “你不是有很多工作吗?”林遇秋瞟着周纪宇,似乎在说:“你有很空吗?你怎么还不走?”
  
  周纪宇瞥了一眼林遇秋脸色不太对,于是连忙找借口要走:“那个对啊!我真的有很多工作呀!我看我还要现在去找一找那文件,不见了那就糟糕了!”
  
  肖曦晨看着周纪宇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禁着鄙视他,刚才还欺负她呢,在老大面前真窝囊!心里对林遇秋又多了几分祟拜。
  
  “解气了吧?”林遇秋对着一脸若有所事的肖曦晨说。
  
  没反应过来的肖曦晨似乎没料到老大会突然这么一说:“吓?”
  
  林遇秋似乎很喜欢肖曦晨这样的反应,凑近肖曦晨,摸了摸她的头发:“迟顿的家伙。”
  
  肖曦晨被林遇秋近在咫尺的温热激起她一阵惊栗,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正当她要沉迷下去时,她却猛地清醒过来,向后退了几步。
  
  林遇秋猛地一手抓空,莫明其妙的看了一看倏地退后了的肖曦晨:“曦晨?”
  
  肖曦晨心想:“老大,你明明是个同性恋。你对我这么的温柔,我很容易被勾引的T_T。所以别让我误会,那我就不会胡思乱想”嘴里却说:“老大,那个周秘书好像误会了什么”
  
  “误会什么?”相比起肖曦晨的嗫嚅,林遇秋倒是一脸松容不逼的。
  
  “误会我与你是是是真的男男女朋友”肖曦晨鼓起勇气,不过还是支支吾吾的说着。
  
  “没有误会呀。”林遇秋一脸理所当然的。
  
  肖曦晨疑惑的抬头看着林遇秋。
  
  “因为这是事实。”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2-5 15:58 编辑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2-5 15:59 编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