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 | 浏览:10780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小白文 《俏然遇见你》 作者:熊孔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5967  
精华
帖子
325 
财富
2530  
积分
533  
在线时间
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6-5 
小白文偶尔看看也挺不错的,可以放松心情。哈哈。楼主加油更,我在这里留个爪存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9. 林记再遇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12-11 16:42 编辑

  肖曦晨搬在龙和这里才刚满三个月,行季也不是很多,一下子便收拾好了。肖曦晨这三个月以来都是住在二楼的单位,房东太太是个约五十多岁的老好人,丈夫几年前就去了,只留下一幢祖传的物业。
  
  这房东太太做了几十年的家庭主妇,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突然间离开了。为了生活,话实话她也要去找工作养活自己。不过,她也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根本不习惯每天要为生计拼搏去上班的日子。所以,她只好把那幢物业租出去,每个月收租金过日子,日子确实没以前那么的快活,不过也还挺自在的。
  
  肖曦晨这晚跟住在她隔璧的房东太太交代一声:“陈姨,我要搬走了,这几个月…谢谢你的照顾。”陈姨一脸讶异,显而没想到才刚刚搬进来的肖曦晨这么快就要搬出去了。不过,这纳罕的表情也不是在陈姨的脸上维持很久,须臾间便又笑盈盈的:“是要结婚了吧?老公叫你快点搬出去?”
  
  肖曦晨脸一红,尴尬回应:“才不是呃…我只是暂时搬去一个朋友家住一阵子,迟些时候我还是要搬回来打扰陈姨你。”
  
  陈姨笑逐颜开起来,眼睛弯起来像弯月一样,同时一条条皱纹也刻画在脸上:“依我看啊…应该不只一阵子啦……我那个去了的老伴也是这个样子,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也以为跟他工作一阵子而已阿,日子一下子就过,我就这样被他骗了这一辈子了……”
  
  陈姨虽然满口说自己被骗了,可是她是第一个肖曦晨看过被人骗了还一脸满足样子的人:陈姨跟她丈夫肯定是十分恩爱的。
  
  “陈姨,我是没骗你,我跟那位是真的是好朋友而已…不同你跟陈叔叔。”
  
  “世事万变,我们又怎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是不是只是朋友阿……未来自会定夺。”
  
  肖曦晨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误会跟林宣俊有一腿,见陈姨一脸笑靥,也不想多作解释:“陈姨,我明天就会走了,这三个月来打搅你了。”
  
  “呃!这么急,你老公连几天都等不到吗?”
  
  这时肖曦晨红霞霏霏、拘束不堪,正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清,一时支支吾吾,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林宣俊是晚上七点飞机返京,肖曦晨正好六点下班后乘巴士刚好准时七点到达机场。龙和这边是郊区,本来出市区来回也要一个小时,如果肖曦晨下班后回家再去机场便赶不上接机。思前想后,肖曦晨还是决定一早收拾好,推着行李箱去上班,然后等下班后直接去机场比较方便。
  
  人事部各位年轻美媚看肖曦晨推着行李箱来上班,还以为她要去旅行呃,下班后赶去机场上机。一个个问着肖曦晨:“小晨,下班后要赶去搭飞机吗?”
  
  “去哪旅行啊?”
  
  “曦晨,记得帮我买手信!”
  
  “不是啦,我只是搬家而已。”
  
  “搬家?平日就能搬啊!”“干嘛要带行李箱去公司?”人事部的年轻美媚正想说出自己心中所疑惑的事情。
  
  许大恶人低低沉沉传来一句:“我看曦晨不只是搬家,她还要转工!”许老恶人这一话吓得本来围着肖曦晨的美媚们都赶紧回到座位上办事。肖曦晨看着许大恶人一副要杀了她的眼神,无数的小灵魂都在捶胸,对于她能成为懋实正式员工的奢望持极消极态度:她如果能通过这三个月的试用期应该是个奇迹吧!
  
  许老恶人亦一如上个礼拜的:拿着一大堆资料夹到肖曦晨眼前来,要肖曦晨下班前整理好。临到中午午膳的时候,肖曦晨肚子已经饿都叫起来,为了接下来还有钱过日子,肖晨礼貌的拒绝了同事们一起共膳的邀请。她昨天整个晚上都在收拾行季,也没空给自己弄个饭盒。这時,肖曦晨伸了个懒腰,整理好桌上的资料夹、登出电脑后,便走了十分钟的路,去了小贩街里打算吃林记云吞去。
  
  肖曦晨没想到会再一次碰到他。
  
  肖曦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任何接触,而已这几个星期都碰到第四次了,巧到一个不行。肖曦正打算装着没看见他时。林遇秋这时仰面一瞥,与肖曦晨四目相对,使肖曦晨原本往后退的脚停住动不了。林遇秋也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瞄着肖曦晨,那眼神看在肖曦晨眼里就是:还不快走过来。
  
  肖曦晨这个人向来懦弱胆少,遇到气势强一点的人也只能打勤摇尾,心里有多不愿,脸上还是一副献媚的狗腿样。肖妈妈与肖仲轩也看不惯自家女儿跟妹妹,身为肖家人,没气势压着别人不说,还要一脸献殷勤似的。肖曦晨心里也叫无奈呀,谁叫她家三口爸爸、妈妈、哥哥都极度强势,久而久之也让肖曦晨养成一味附和、恭顺听从的性格,人家说什么她绝对不敢说不。
  
  肖曦晨唯唯诺诺、一脸戏笑的走到林遇秋对面坐下来:“嗨,这么巧啊,你也在这里吃吗?”
  
  林遇秋只是睥睨了肖曦晨一眼,便垂首继续吃云吞面。
  
  可肖曦晨也没有就此灰心,丝毫没有拿自己热屁股贴人家冷板凳的尴尬,可能因为肖曦晨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无时无刻都有这样的感觉==。
  
  这时,林嫂也拿着一碗细蓉走到肖曦晨旁边:“热呼呼的林记云吞来了!”肖曦晨连忙道谢,这时林嫂说了句让肖曦晨无比汗眼的话:“小晨呀,以后多一点带你男朋友来吃云吞啊!”肖曦晨一听,吓得把刚下口还热腾腾的云吞一下子吐了出来,喷到对面去,好巧不巧弄到林遇秋碗内去。
  
  肖曦晨一下子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林遇秋应该会更加恨她吧T_T。
  
  “抱歉啊,我帮你叫碗新的,林嫂啊,要多一碗细蓉……”
  
  “不用麻烦了。”林遇秋泰然自若的打断了肖曦晨的话,然后不紧不慢的用筷子夹着那个沾着肖曦晨口水的云吞,放到肖曦晨碗里去。“这样就行了,别浪费。”
  
  肖曦晨见林遇秋一副淡淡然的模样,看起来没有丝毫怒气,肖曦晨这时也道林遇秋真不计较,自己也不矫情,大快朵耳的吃起云吞面来。
  
  可是两人之间是一片沉默,只有周遭食客食面条“哧溜”的声音。肖曦晨此刻其实也是有些尴尬、坐立不安的,想开个话题打破两人间的静默,却又跟林遇秋不太熟,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林遇秋本来性格内敛寡言、深沉隐重,自然不会是开话题的那个人!
  
  “呃,林先生,你到懋实工作多久呢?”
  
  坐在对面的林遇秋顿了一顿,深邃的眼神一瞥,肖曦晨被他的犀利的目光所惊慑,身体也不自觉地哆嗦起来,一脸狗腿样似乎在说:“大爷,小妹得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怎么得罪你,不过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人吧!T_T”
  
  林遇秋对肖曦晨这个反应颇受用的,本来深沉的目光有带点笑意:“怎么这么见外了?”
  
  肖曦晨一下没反应过来,发出了声:“吓?”斯须间才把林遇秋说的话跟自己刚才所说衔接起来。肖曦晨心里嘟囔着:“明明是你见外,叫我肖小姐先的呃……”不过话说到嘴边去就变了调,语气很自然地带点的莫明的祟拜:“那我叫你老大好吗?”
  
  “……”林遇秋无言了片刻,才开口:“可我不想。”林遇秋对自己所说的话也是错愕不已,而对面的肖曦晨听到林遇秋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也沒有失落,还是很奉承的说:“那我想我怎叫你?”
  
  “我叫林遇秋。”林遇秋低沉而富有浑厚的聲線格外引人注目。
  
  “林……遇……秋?!”肖曦晨跟着他一个一个字地唸出來,虽然觉得叫一个还不太熟的人的全名是有点突兀,不过肖曦晨的性格就是对方满意了,她也会因为他的满意而满意。林遇秋虽然也不是一脸我很满意的样子,只不过脸看起来真的没刚才的深挚、嘴角也微微有些暖意。
  
  又过了一陣子,林遇秋也吃完了面条,随意看了一眼手表,却见时针快指向一点,他一点时有一个有重要的会要开了,这不就站起来结账要趕去开会了。
  
  肖曦晨本来想坐多一回才回去。不过見自家老大都结账要走的样子,做小的她也不得不从,也跟着站起来结账了。
  
  两人就这样不发一言的一起离开了小贩街。可没想到,走至一半路程的时候,林遇秋突然往另一个方向走。
  
  “老大你去哪?公司是在这个方向呀!”肖曦晨以为林遇秋会跟她同路一起回懋实,于是开口说。
  
  “不是回公司。”
  
  “那你去哪呀?”
  
  “在外开会。”
  
  所有會都是在公司裏開的呀,他分明就是偷懶。
  
  “可是”
  
  “这位试习生,现在我手表时针快指向一点,我想你不赶快一点,你这个月的勤奖可能就没了。”
  
  林遇秋刚话毕,就见到眼前的肖曦晨秒速的说了声再见,面带焦急的跑去懋实门口。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10. 机场接友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12-11 16:42 编辑

  肖曦晨拼命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的事了。
  
  林宣俊的飞机也比原定下机时间延迟了半个小时,不过他也在机场呆等了肖曦晨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当林宣俊看到推着行李箱的、一脸狼狈的肖曦晨从远方跑过来的时候,气鼓鼓的狂吼:“肖曦晨,你可以再迟一点来!”
  
  肖曦晨其实也是无辜的,怪就怪许老恶人下令她还没打完所有文件前不能下班,肖曦晨是欲哭无泪地打完所有文件,垂首瞄了自己的手表一眼,不禁仓惶:原来已经晚上八点了!肖曦晨这才手忙脚乱的关了电脑,便推着行李箱,慌忙中找了辆去机场的特快巴士。
  
  肖曦晨自知自己理亏,一路都低着头,不过刚一路赶过来,汗珠从额头划下白嫩的面颊、脸色红润,还喘不过气来。林宣俊看到肖曦晨这个样子顿时气也消了一大半,半担心半气愤地拍着肖曦晨的背,帮她顺过气来:“肖曦晨,你迟到就迟到嘛,不用这么赶着跑过来呀,你也不是不知道你是那种跑几步路也会喘的人!”
  
  林宣俊的动作似乎真的让肖曦晨感觉好了一些,接过林宣俊手中的水,喝了一口后,终于开口说:“谢谢。”
  
  林宣俊见肖曦晨脸色好了起来,本来心中的忧虑亦消散了,顿时怒气冲冲的:“肖曦晨,我前几天在电话说我是晚上七点的下机,你看现在到几点了,你才来?”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因为要加班才迟到的,我就跟你说我上司跟我不对盘啊……我一下班就立刻赶过来了。”
  
  林宣俊也知道肖曦晨进了个黑公司遇见了一个黑上司,顿时同情起肖曦晨上来:“唉,肖曦晨,我看你不要在那间公司做了,什么黑公司嘛,简直就是劳役员工呀!”
  
  肖曦晨摇头晃脑:“其实我公司的褔利颇好的,年终有花红不说,还有有薪假期,只不过许老恶人……就我主管比较看不顺眼我而已……”
  
  “肖曦晨,你看着我。”林宣俊拉着肖曦晨,让她面对面看着他。这时肖曦晨才看清楚林宣俊,林宣俊俊本为皮肤比较白晢,这一趟去了非洲两个月皮肤只是黝黑了一点点。肖曦晨向来无比羡慕林宣俊的好皮肤,无谓太阳有多爆晒的情况下,他的皮肤还是一如往常的白嫩。肖曦晨估计如果是她代了林宣俊去非洲,她应该会被晒得像一球黑炭的回来吧!
  
  “林宣俊,你眼睛有眼屎!”肖曦晨猛地在两人一片沉默下爆出这样一句无理头的话。
  
  “……”林宣俊回过头处理完留在他眼睛的污垢,便气呼呼的说:“不是叫你留意这个啦!”
  
  “那是你叫我看你的。”
  
  “……”林宣俊也知道这个好友一向少一根筋,于是自动放弃与肖曦晨争辩,转移话题:“肖曦晨,我不是说笑的,你快辞了你那份工好了,我给你介绍一份绝世好工。”
  
  “真的吗?”难得好友突然发慈悲地要给自己介绍一份工,肖曦晨双眼冒着光看着林宣俊,其实肖曦晨不想失去懋实这份工。话实话懋实对员工真的很好,只不过肖曦晨也深知以现在许老恶人对她的态度,她是绝对是不能通过试用期的。肖曦晨本来还担心下个月没有工作怎么生活,这下子林宣俊给她介绍工作自然让她感激涕零。
  
  林宣俊见肖曦晨一脸祟拜的看着他,语气情不自已的带点自满:“你应该有听过懋实吧!”
  
  “……”林宣俊以为肖曦晨已经惊喜到说不出话来,回过头却见肖曦晨刚才的热情像被泼了冷水似的,这时肖曦晨才闷闷的开口:“是懋建的懋、其实的实吗?”
  
  “你知道懋实啊,看你脑子还有些聪明的地方嘛。虽然懋实是间很大的公司,招人的质素一向很高,如果依寻常程序的话,你应该连面试的机会都没吧。不过我就说,肖曦晨你这辈子最幸连的就是遇见了我……”
  
  林宣俊还没说完,肖曦晨便以意志消沉的声线打断:“我现在就是在懋实工作的。”
  
  林宣俊说的兴高采烈的,也听不清楚刚才肖曦晨说什么:“你刚才说啥?”
  
  肖曦晨这时才昂首看着林宣俊,一副悲壮的面孔:“我说我现在就是在懋实工作。”
  
  “……”林宣俊除了瞠目结舌,也没有其他反应。顷臾间才传来一句:“我靠,懋实什么时候招人的质素低了这么多,连你也招进去!”
  
  “……”这下子,无语的就换成是肖曦晨了。
  
  “肖曦晨,你好坦白从寛,你究竟是怎样进懋实的?”
  
  “我哥介绍的……”
  
  林宣俊就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你这样的质素一定是靠潜规则才被招进来的吧!”林宣俊继续说:“不过你今天无缘见到你的大BOSS了,我哥他本来是要来接我机的,不过刚才给我电话说他临时有会要开,来不了。”
  
  肖曦晨还是理不清楚状况,一脸纳罕:“BOSS?”林宣俊看到肖曦晨这个反应,只想昂头大吼:“肖曦晨,你还真笨的可以,你不会连懋实现任总栽也不知道是谁吧?你还说自己在懋实做了两个月!”
  
  “我只是懋实一个小职员,用得着记得谁是总裁吗?”肖曦晨嘟着嘴说。
  
  “笨蛋肖曦晨!你一定要记住呀!我哥就是懋实的总裁!谁都可以不记得就是不能不记得我哥,我哥可厉害呢!从少读书就是年年全班第一的……”
  
  肖曦晨一直都知道好友林宣俊对他哥哥有种莫明的高度祟拜,类似是恋哥情义结,每当说起他哥,永远都是源源不绝的。
  
  肖曦晨这些年也已经听过林宣俊讲过数百遍他哥如何厉害啊,不过她也没想到原来林宣俊的哥哥竟然是懋实的总裁。她一直以为管理一间这么大的跨国公司的总裁一定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也没想到竟然让这么年轻的人当总裁。
  
  “行了!行了!你哥就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了,你满意了没?”
  
  “自然,不用你说他也是最厉害的。”林宣俊骄傲得下巴就快朝向天花板了。
  
  “那林大爷,我们现在能回你家呢嘛?”
  
  “我搭了几十个小时飞机也累了,我们快回家睡觉吧。”林宣俊跟肖曦晨在机场扰攘了这么久,终于舍得要回家了。
  
  “对了,你不是跟DANNY一齐回来吗?怎不见他呢?”
  
  “DANNY呀,是我叫他先走的,我以为我哥来接我机嘛,怕他俩碰到。”
  
  “你哥还不知道你是同性恋呀?”
  
  “应该不知道吧……我平日也很小心的不让他们看出端伪……”
  
  “你不是说你哥很聪明嘛,就算你很小心他也可能早就发现了嘛……”
  
  “我就是觉得他不知道!”林宣俊一脸毋容置疑的,声线亦异常肯定的说着。
  
  “你怎么知道?”肖曦晨见到林宣俊如此胸有成竹,不过还是存有一点犹豫。
  
  “就我直觉呀,我直觉一向很准的!”
  
  “……”这下子肖曦晨还真是哑口无言了,不能反应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11. 又是接机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12-24 20:07 编辑

  “肖曦晨,待会你记得在我妈面前说:我们倆仲是初中同学,互相一见钟情的,这陣子才一起的!”
  
  “行了!行了!你都已经说过三、四次了。”林宣俊再这样说多几次,肖曦晨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快要长茧了。
  
  这两个算是青梅竹马的朋友,自三天前,在机场上演了一场久别重逢后,今日也再一次一起来到了北京国际机场。对肖曦晨来说,这两次来机场的性质都是一样:都是接别人的机,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林宣俊要她这个伪女友陪他一同接他妈妈的机呀=。=。林宣俊只是一句就睹住了肖曦晨:“我妈一直以为我没女朋友,这阵子总是帮我安排相亲呀!她见了你,好让她安一下心,别再安排啥相亲给我了!”
  
  “你妈不是也在你家住吗?那咱们都住在一齐,迟早都见到……用得着一大早叫我起来,还要我临时要我请假的陪你来吗?”肖曦晨嘴里还不住的嘀咕,一脸睡眼惺忪的。肖曦晨平常都是个恭顺听从的主呀,就是别人说二她绝对不敢说一的人啦!不过,还是有例外的时候,譬如说她被人吵醒的时候:肖曦晨就是一个典型有起床气的人。
  
  林宣俊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她叫醒了,而当肖曦晨终于睁开双眼时,其实她也还是处在一个迷糊的状态、目光呆愣的望向前方,语气却难得的带点脾气:“你没事干嘛叫醒我?”
  
  “肖曦晨,快起床啦!我们要去机场接我妈呢!”
  
  肖曦晨一听便又躺回床上,这下林宣俊可不依:好不容易才把她叫醒,怎么又一下子回去睡!这就不让肖曦晨安心睡觉的不断拉扯着她:“肖曦晨,你别睡啦,快起床!”而已肖曦晨蒙胧间也有了些意识,对林宣俊的折腾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无动于衷,于是整个人弹起来,却处于一个异常暴躁的状态:“你自己去啦,我才不要去!今天我还要上班哎!你让我再多睡回!”说完便牵起绵被把整个人都盖起来,林宣俊卻继续扯着那个绵被,带有点“就是不让你睡”之意:“肖曦晨,你打个电话去公司请假好了嘛!快点起床啦!”
  
  肖曦晨一听,整个火就上来了:“我干嘛要为了你去请假!你一大早就吃饱唤饿的、没事找事干啊!”林宣俊虽然跟肖曦晨做了多年朋友,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不禁发愣失神了一阵子,才讪讪然说:“曦晨,你当我求求你好了啦……快起床吧!要不这两个月都不用你交租,好吗?”
  
  听到闺蜜的撒娇还有两个月不用交租的引诱,肖曦晨态度便在须臾间软了下来,林宣俊见肖曦晨如此反应,就立即打蛇随棍上,找了个电话来:“曦晨,快点打给你主管说请假吧!”肖曦晨也才刚被吵醒,灵魂都还没归位,又在林宣俊的催促下,就懵懵懂懂的打了个电话给许老恶人说要请假。
  
  可许老恶人这关可不容易过。
  
  “你什么病?那要有医生纸才行啊!”
  
  肖曦晨一下子吱唔起来,她没病又何来医生纸呢?而许老恶人声如洪钟的声线亦一如既往的响穿电话传入旁边的林宣俊耳里,林宣俊跟肖曦晨做了个\"说你有生理痛啦”的口型,而肖曦晨一时三刻没反应过来,就断断续续的说:“那个……许主管呀…我是生理痛啦……”
  
  “生理痛更加要去看医生,不看更容易憋出病来。”
  
  你才憋出病,你全家都憋出病来。肖曦晨那敢在许老恶人面前说,只好带点踌躇的说:“可是……”
  
  林宣俊在一旁看着好友跟她主管折腾了好久,也没折腾出个什么来,便一下子抢了肖曦晨的电话,对着电话大吼:“她就只是要请个假而已,就是这样!”说完便立刻挂了线,惊得一下子被抢了电话还没反应过来的肖曦晨瞠目结舌起来,须臾间回过神来嗔目而视着林宣俊:“你疯了你!那是我主管,你……唉!你害了我再一次得罪她呢!”
  
  “反正这件事你做不做,她也早就看你不顺眼呀!现在也只不过是在旧恨上添了新仇而已嘛,不足挂齿!”
  
  “……”肖曦晨无力反驳,因为她自己也认同林宣俊所说的,而眼前一脸无所谓的人就是她与许老恶人两人间的旧恨和新仇的始作俑者。
  
  当肖曦晨和林宣俊到达北京国际机场的时候,林妈妈也刚好下机。当肖曦晨看到林妈妈旁边的女孩子时,她终于知道为林宣俊为什么要带她来接他妈妈。
  
  “宣俊,这位是……”林妈妈显然没料到自家小儿子会带个女孩子来接她机,眼前的女孩有着朱唇晧齿、杏眼一双,不能说是沉月落雁、闭月羞花的,不过也看起来也挺乖巧可爱、尤如一个小家碧玉似的。换作是平日,林妈妈一定会很开心万年光棍的小儿子终于带女孩子见家长呢!不过,此刻在她身旁站着的正是老朋友的千金徐雯熙,也是她帮她儿子物色的儿媳妇。
  
  林宣俊倏地很男人的拉了肖曦晨往他身上靠,左手环抱着她的胳膊:“妈,这我女朋友,她叫曦晨。”肖曦晨也不太惯林宣俊这么亲近她,下意识想要挣脱,环着肖曦晨的林宣俊拧了拧眉头,然后低头在肖曦晨耳边轻言细语说:“肖曦晨,好好装一下,我不会亏待你的。”
  
  肖曦晨听到后,也不再挣脱,然后望着站在对面的林妈妈和徐雯熙。
  
  林妈妈目呆口咂,她一直以为是儿子不想让她安排相亲而想出来的借口,也没想到林宣俊原来真的有女朋友,恍然间场面顿时尴尬起上来。肖曦晨这也留意起站在对面的徐文熙,只见她脸欺腻玉、睁着偌大的双眼似是眇眇的,看起来就是仪态万端、温柔娴淑。“美女呀!”肖曦晨瞬间一个念头涌入脑海。
  
  徐雯熙发愣失神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她也知道自己留下来只有尴尬,就先一步开口:“我想起我还有事,我想我要先走一步了,真的抱歉。”
  
  “雯熙,你要不……坐宣俊的车走吧?”林妈妈语气带点难为情的,不好意思的,始终是她叫人家来的,徐雯熙本来都不想来的,不过终究禁不着自己的三请四邀才卖个人情来的。这怎想到自家儿子会突然搬个女朋友出来弄砸整件事!
  
  徐雯熙晃着头,很客气的拒绝了:“林伯母,我自己回去就好,我想我这个外人也不怎么好意思阻你们一家享家庭乐的…”话语很明显的表明了亲疏之别,这让林妈妈也找不到话再挽留她:“那雯熙…你一个人回家小心一点吧!”
  
  “妈,这什么年代嘛在这样文明的社会一个人怎会不安全,难不成会遇到野兽?”这時,林宣俊突兀的声音传来、半嘲半讽的说。
  
  肖曦晨与林妈妈都显很诧异,似乎都没料到林宣俊会这样说话。反之徐雯熙也只是皱了皱眉头,片刻间还是一副聘婷秀雅的样子。林妈妈气急败坏的说:“林宣俊,文明的社会也会有案件发生,女孩子自己一个,当然要小心一点才好!”
  
  一下子林妈妈与林宣俊之间充满了□□味,徐雯熙也道自己也不好再留在这里,连忙说:“伯母,我真的赶时间,算我先走一步,再见了。”说毕与林宣俊三人道别后便匆匆离去,而徐雯熙一走呀,林妈妈也顾不上肖曦晨这个冒牌女朋友还在,噼哩啪啦就说:“林宣俊,你是有什么问题?你知道我叫了雯熙多少次她才愿意来?你这一下子就冒出一个女朋友来也不跟我说声,害我丢脸真的……气死我啦!”
  
  “妈你别再帮我找女孩子啦!你找一个,我骂一个;你找一双,我赶一双。”林宣俊不急不缓的说着,顿了一下,才再开口:“况且,我也有女朋友了,妈你也别再为这件事折腾了!”说着同时,还故作情深的看着肖曦晨,害得肖曦晨毛骨悚然起来,被林宣俊一瞪之下,连忙牵起个异常勉强的笑容。
  
  林妈妈这才记得肖曦晨的存在,表情比起刚才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脸和蔼慈祥的拉着肖曦晨的手:“我是宣俊他媽媽啦,叫我伯母就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肖曦晨还没反应过来林妈妈的转变,惶恐的说:“我叫曦…晨…”
  
  “曦晨……好名字哎!宣俊这孩子还是第一次带女孩子让我见的呀!你跟宣俊是怎么认识的呀?”
  
  “我跟他是初中同学,那我…對…他……”对他一见钟情,本来要说出口的话肖曦晨在一旁吱吱唔唔说不出来。
  
  “我对她一见钟情,她对我一见钟情。”林宣俊接着肖曦晨的话,肖曦晨听到后连忙垂首。林妈妈还以为肖曦晨是因为难为情的才如此反应,因此她一脸笑意的看着肖曦晨。可惜事实是:肖曦晨怕自己脸上的呆愣被林妈妈发现些端伪,这才低着头不说话的。
  
  “臭小子,这些年交了女朋友也不跟妈妈说……亏我还以为你喜欢男人!”林妈妈语气带点高昂,吊梢的双眼皮向上挑,显然对于这个消息是十分满意的。
  
  肖曦晨感觉到站在身旁的林宣俊颤巍了一下,肖曦晨的心也似乎在恍然间停了跳动,蓦然刻好像才传来林宣俊踟蹰不堪的声音:“妈…如果是真的……你…什么想?”
  
  “我……”霎时间肖曦晨与林宣俊的心都悬了起来,又怕听到林妈妈的回答,同时却又期待着。可是他们俩都不会知道她的回答,因为林妈妈还没说完便雀跃地叫了声,眼神似乎惊喜不已的望着肖曦晨的后方:“遇秋!”
  
  肖曦晨顺着林妈妈的眼光回过头来,这时肖曦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站在她眼前的就是她也认识的那个林遇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12. 假戏真来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12-24 20:09 编辑

  现在的肖曦晨简直是想拿块石头砸死自己,她怎么总是遇到他呀!第一次重遇是意外、第二次是巧合、第三次可说是天意,多过四次或以上的遇上对的人就是缘份;错的人就是孽缘。肖曦晨看着林妈妈激动的跑过去紧抱着他,连身旁的好友林宣俊也露出笑容,同时亦捶着他的肩膀,兴奋的说:“哥!”
  
  恍然间,肖曦晨的人生跑马灯不停在转,她顿了一下才反应过:“她在懋实工作,林宣俊的哥哥是懋实的总栽,然后林遇秋是林宣俊的哥哥、也是那个被她逼着自杀的人=.=”这时,肖曦晨十分肯定她与林遇秋一定是孽缘T_T,怎么逼自家公司BOSS自杀这么人品的事都会让她遇见,她还是他弟弟的假女朋友!?
  
  肖曦晨不由自主的不停往后退,希望林遇秋看不到她T_T,可是事实是林遇秋早就留意到她了。
  
  肖曦晨故之然惊诧,而在另一边厢的林遇秋其实也是愣骇不已。
  
  林遇秋向来脑筋转得快,看到肖晨曦出现弟弟旁边,脑海里的那个小女孩轮廓倏地与站在眼前长大的肖曦晨相吻合。林遇秋与肖曦晨距离上次见面也已经是在肖曦晨刚升高中的事了,也怪不得林遇秋只有第一次重遇时才把此肖曦晨跟彼肖曦晨相连系:肖曦晨的样貌比那时候成熟了不少,然且上班时也化了些淡妆,因此也怪不得后来林遇秋没有把这两个想成是同一个人。
  
  不过,林遇秋不是没想过逼他下水的肖曦晨可能就是他也认识的那个小妹妹,不过他看这个肖曦晨生活拮据,也不像是高干家庭之后。而且,这个肖曦晨性格也比较大条,在他记忆里的肖曦晨是个有礼貌、腼腆的小女孩。因此林遇秋也以為他們不是同一個人,只不過很巧合的同名而已。
  
  此刻,林遇秋看到肖曦晨站在弟弟身旁,脑筋一转也知道此肖曦晨就是彼肖曦晨。林遇秋内心其实有点骇然于肖曦晨竟在数年间有着这么大的改变,不过终究也是个见惯大风大浪的商人,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木无表情。不过看在肖曦晨眼中就变成是林遇秋用着诡谲的眼光瞪着她,吓得肖曦晨须臾间不寒而粟起上来。
  
  林宣俊也留意到他哥看着好友肖曦晨,迅即说:“哥,这是我好友曦晨,你还没出国前她常来我们家!你还记得她吗?”
  
  肖曦晨本来向后退的双脚顿住了,心里咀咒着林宣俊这个损友没事干嘛说起她,而站在她正前方的林遇秋这时向前踏了一步,目光更冠冕堂皇的直视着她,然后不慌不忙的说了句:“自然記得。”顷刻间的肖曦晨只好俯首着,不过此刻她也是如芒刺背、如鲠在喉的,感觉毫不自在的。
  
  这时林妈妈带点又惊又喜的说:“曦晨,你之前常来我们家呀?”肖曦晨不知道鼓起多少勇气这才抬起头来,不过又不太敢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在旁的林宣俊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对呀,妈!之前曦晨常常来我们家,哥也常常见到她呀!”肖曦晨顿时气得半死,没事干嘛又把她跟林遇秋扯上,一口闷气只好在背后拧着林宣俊的左手出气,痛得林宣俊小声的“呀”了一声。
  
  林妈妈顿时问:“怎么了吗?”林宣俊也只是瞪了一瞪他身旁的肖曦晨,然后装着没事的跟林妈妈说:“没…就是突然很想「呀」一声……”
  
  “……”先不说林妈妈对林宣俊这个回答无奈不已,肖曦晨也是无言而对:这什么回答呀?虽然林妈妈没有留意,不过在一旁的林遇秋倒是见微知着,嘴角牵起个淡淡的微笑:“倒是长大了。”
  
  “妈……我真的没骗你,哥都说他见过曦晨。”
  
  “遇秋也见过曦晨呀!臭小子,干嘛不早带曦晨来见我?我还以为你说有女朋友是骗我的!”林妈妈气急败坏的说。而肖曦晨听到林遇秋的回答更加恨上林宣俊,不过她更恨她自己,她根本就是自己挖洞然后往内跳:没事干嘛又要答应林宣俊装他假女友T_T……
  
  “女朋友?”林遇秋在须臾间问道,声线还是一如既往是从容不迫,不过听在肖曦晨耳裡却是帶点咬牙切齿,顿时她觉自己真的命不久已了。
  
  “对呀!曦晨是我女朋友。”林宣俊左手环抱着肖曦晨的胳膊,接着再说:“我们在一起了也差不多一年了。”还故作情深的看着肖曦晨,吓得一直如芒在背的她恶心到差不多要吐出来。
  
  “在这也侍久了,回家吧!”林遇秋端着漠然的表情在蓦然间说着,然后淡淡然的走到林妈妈旁帮她拿行李。林妈妈这才说:“也对了!我坐了那么久飞机,也累了。”肖曦晨与林宣俊也觉得回家这个提议不错:“回家吧!”说完也跟着迈步向前了,他们俩刚才也是乘巴士来的,脚步自然的朝着巴士站的方向走去。
  
  “不是这个方向。”肖曦晨与林宣俊同时回过头来看着林遇秋,然后他再说:“我有开车。”林遇秋从裤袋里从容自若的取出一串钥匙,向林宣俊抛去,见到林宣俊愕然不堪的接到后,道:“去你家,你开车。”
  
  林遇秋开的是一架四人座位的黑色奥迪,走在肖曦晨与林宣俊前的林妈妈在恍然间已坐在副驾驶座,而林遇秋则不慌不忙的坐在后方的座位上。肖曦晨倏地顿着了,这不代表她要跟林遇秋一齐坐了吗?
  
  如此同时,林宣俊也开了主驾驶门,看了站在后方徘徊不前、还不上车的肖曦晨一眼,疑感地问:“曦晨,你怎么了吗?快上车吧!”说着便合着车门,坐上主驾驶座上。肖曦晨连拒绝也不得说,便被迫着开着后座的门,坐在林遇秋旁边。可是林遇秋的气场太厉害,迫得上車后的肖曦晨瑟缩在車廂一角不得而已。
  
  而坐在主驾驶座的林宣俊静静的开着车,頃刻之间车厢里一片宁静,不过似乎是觉得车里太过冷清,林妈妈这就打开话题的问:“曦晨,你现在做什么的呢?”肖曦晨顿时打醒几分精神:“我现在在工作,不过还是在试用阶段。”林宣俊也加入了闲聊:“曦晨她现在也在懋实工作呀!”林妈妈惊喜不已说:“这麼巧呀!遇秋,你可要好好照顾曦晨。”
  
  一直闭目养神的林遇秋这才慢慢的睁开双眼,漠然的说:“自然。”而坐在他旁差不多隔了一、两个身位的肖曦晨不由自主的抖震上来,这时她感觉到有一阵阵热流流过下半身,肖曦晨猛地间顿着了:不会吧!
  
  而坐在副驾驶座的林妈妈继续说:“曦晨,你知道遇秋是懋实的总裁吧!”坐在后方的肖曦晨开始感觉到肚子有一阵阵抽搐的痛,不过她也装着若无其事的说:“我有见过总裁。”
  
  “曦晨,叫总裁很生分呃……我们都是一家人,跟我一样叫遇秋就行嘛!”林妈妈的声线因兴奋而提高了不少。此刻的肖曦晨就处于一个肚子痛死了却要忍着而又万分尴尬的两难局面,而肚子传来愈来愈大的痛楚,肖曦晨左移右移,没有到这一移卻掀起更多的热流,这下子肖曦晨突間好想有一栋墙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把自己撞死算了,这好巧不巧,例假这才来!
  
  而坐在前方的林妈妈与林宣俊也没发现肖曦晨有什么的不妥,林宣俊猛地说:“哥…我知道你日理万机,虽然曦晨只是个小职员,不过你可要帮我照顾曦晨呀,她现在的上司对她很差呀!”
  
  此时的肖曦晨真的好想拿针缝住林宣俊的嘴巴,好让他别在林遇秋面前再提起她,可是她的肚子好像要与林宣俊联手气死她似的,阵阵抽搐使肖曦晨倒给一口凉气。这时肖曦晨听到一旁的林遇秋慢条斯理的说:“我跟肖小姐也有过几脸之缘。”林宣俊本来以为他哥与肖曦晨在懋实里应该没碰过面,不过听林遇秋言下之意似乎两人碰过面,还是不只一次呢!
  
  “大哥,你堂堂懋实总裁怎么会碰到曦晨这个小职员呀?”林宣俊本着好奇的心态一问。而林遇秋这才瞥着他身旁的肖曦晨,才说:“这你问肖小姐会比较清楚。”
  
  肖曦晨被林遇秋这一瞥吓着,加上肚子传来阵阵痛楚,为了减少一下痛楚,于是肖曦晨把自己屈在一旁、卷起来,嘴巴开着却发不出声音来。
  
  “你们怎么都这么生分呀?遇秋,人家有名字被你叫,還要叫她肖小姐,奇怪呃!人家叫曦晨,好嘛!跟我一样叫曦晨吧!”
  
  李遇秋将目光移到坐在他左方的肖曦晨身,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说:“曦晨。”而林遇秋低沉而磁性的嗓音说起这两个字的时候异常动听,似乎给现在肚子痛的要死的肖曦晨带来少许治愈的作用。
  
  不过,肖曦晨瞬间便发现自己发这个花痴发得不是时候,回过神来惊觉林遇秋这番话听起来看似风轻云淡,可是深一层次听着却是在肖曦晨心里掀起波寿骇浪。
  
  “曦晨,你快说!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而正在驾车的林宣俊完全藏不着自己的好奇心问着。
  
  “我……”我以为你哥自杀所以去救他因此才碰着的,这十九个字在肖曦晨心中犹如大石般压下来使她说不出口。
  
  “专心开车吧。”这時,在一旁的林遇秋倏地开声道,打继了肖曦晨宇林宣俊的对话。而林宣俊一向很敬畏他哥,恍然间果然不敢说话,专心驾驶。一刻间,车厢又是沉默一片。林妈妈却猛地打破宁静的问:“遇秋,这阵子工作怎样?”
  
  “还好。”林遇秋也只是有条不紊的说,而林妈妈随即亦不断问着林遇秋与林宣俊的近况,因此使肖曦晨享有片刻的宁静,使其不用提心吊胆的想着如何回应林妈妈与林遇秋。
  
  不过此刻的肖曦晨还是坐立难安,她特意向右移了一下,愕然惊现一滩红印在棕色真皮车椅上。一大早被林宣俊叫醒、急着出门,所以只随手穿了件白色连身裙,肖曦晨现在悔得要死:她肯定她的裙子一定是染红了。肖曦晨现在是真的想死了,而她脑子一直在转、在想怎么辨才好。可惜有时候愈想时间过得慢,它却偏偏过得很快,这不一下子车子便来到林宣俊家门口了。
  
  林宣俊泊了车在路旁、关了引擎后,把车钥给回身后的林遇秋,然后就与林妈妈一同下了车。林妈妈见后排的林遇秋与肖曦晨似乎没有想下车的样子,便问:“遇秋、曦晨,我们到了!怎么不下车呀?”
  
  “我……”肖曦晨只好吱吱唔唔的,其实她很想说:“我大姨妈整个赖在车子上死活不想走T_T。”
  
  而身旁的林遇秋却倏地开口说:“妈,公司突然有事。我跟曦晨要先回去。”“呀!怎么这么突然呀?我還想着……”这也不等林妈妈说下去,林遇秋便从后座走到驾驶座,开车走了,只留下林宣俊与林妈妈两人面面相觑。
  
  而不得活动的肖曦晨被林遇秋这一系列的行为吓着,面色苍白的说:“总裁,我今天请假了,不用去公司。”
  
  “我知道。”回应肖曦晨只是林遇秋慢慢悠悠的一句,而且她看林遇秋是没有打算停下车子的样子,心里便更加慌张失措。肖曦晨这时愈想愈惊悚:林遇秋不会要把她带去无人之境,跟她兴师问罪起上来。
  
  肖曦晨还正想问起林遇秋之阵,林遇秋却突然刹车,然后进了附近的便利店一会儿间也没出来。而肖曦晨对眼前发生的事还是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发愣失神着。过一会儿,林遇秋拿着一个塑胶袋回到车里内,把塑胶袋給了身后的肖曦晨,肖曦晨受宠若惊的接去,心想:该不会是□□吧T_T!
  
  肖曦晨一把打开塑胶袋,出乎其意料,竟然是几包卫生巾还有几盒止痛药。这时肖曦晨脸上红霞霏霏,不禁低着头,异常尴尬与害羞的想:“他都知道她來例假啦!他怎知道的?”
  
  而林遇秋给了那袋子给肖曦晨后,便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没多久車子便回到林宣俊他家门口了。林遇秋这才从主驾驶座下了车来,然后走到后座门帮肖曦晨开了车门。肖曦晨还在想怎么说才可以让林遇秋先走,好让她一个人清理车椅上大姨妈留下的痕迹。正当她说话之际,只见林遇秋脱下他的西装外套给肖曦晨:“用这个先围上吧!”
  
  “谢了…那个……我……”肖曦晨正打算打法林遇秋先行离开,却见林遇秋难得的露出一丝愕然的情绪,肖曦晨顺着他的眼光看到他留意着车椅上的那滩红色。后来嫁作林太太的肖曦晨,每当想到这一幕还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而肖曦晨这时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装的,须臾间两眼一闭,晕倒在车厢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12 
财富
13020  
积分
3927  
在线时间
2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6-15 
一句话简介
腹黑总裁觊觎小绵羊多年然后把她吃干抹净的故事。
============================================

不错,码快点。等更。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13. 丢脸死人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12-24 20:10 编辑

  肖曦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事了。
  
  她慢慢的睁开双眼,朦胧间发觉在坐在一旁的林宣俊,林宣俊见肖曦晨醒过来也露出了笑容:“曦晨,你终于醒过来了!”“我怎么了吗?”肖曦晨才刚醒过来,神志还有些不清的问。
  
  “都是的肖曦晨,你来例假也不早说。”
  
  才刚醒过来、灵魂还没回魄的肖曦晨一听到“例假”这两字瞬间也清醒过来了,她一想到自己来个例假来到弄脏别人的车子便羞得要死,连忙将脑袋嵌入被子里,觉得自己没颜目见人。
  
  “肖曦晨,你不这才来害羞呀,也太迟了吧!我今早才帮你作了个的生理痛的借话向你主管请假,没想到你还真的来生理痛呀!”
  
  难不成你要我烧香谢谢你一语成纤呀!肖曦晨记恨着林宣俊,心里早就幻想他成了一个沙包,而她就一直在凌虐他泄愤:这好说不说,诅咒她来例假痛得要死,这不就真的实现了。
  
  “我妈弄了些红糖水,你喝喝看会不会好一点!”林宣俊其实也很担心着好友肖曦晨的,说着同时边垫高枕头边扶起肖曦晨让她半坐着,然后顺手拿了柜台上的杯子,递至肖曦晨面前。
  
  肖曦晨接着林宣俊手中的红糖水,并匆匆忙忙的喝着。可是喝的有点着急,这不就哽噎起来了。见状,林宣俊带点忧心还有点懊恼的看着肖曦晨,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过气来:“你喝慢一点,又没有人跟你抢。”
  
  也不知道是红糖水的供效还是林宣俊这几下拍背的作用的,肖曦晨也渐渐的回过气来,却气急败坏地指着林宣俊说:“林宣俊,遇着你我总是没运走!”
  
  “哎呀!还有力气骂我,证明你也好的差不多吧!”林宣俊看肖曦晨脸色红滋起来,心里一丝的担忧也放下了,更加大放厥词的说:“不过,刚才真的是吓坏我跟我妈了啦!我哥抱着浑身是血的你,不知道还以为你被人桶了几刀呢!”
  
  而坐在床上的肖曦晨一听到她来个例假来到林宣俊一家都知道后,是真的瞬间有种想撞墙自杀的冲动!而一旁的林宣俊还好死不死的插了一句:“这下我妈跟我哥对你是真的印象深刻呀!肖曦晨,还真有你的!”说着同时,还对着她举起拇指作了个称赞的手势。
  
  “林宣俊,你不说话其实是没有人会把你当成哑巴的。”不难听得出肖曦晨是咬牙切齿的说着这番话。
  
  “我说话不就是最好证明我不是哑巴的方法吗?”林宣俊对着肖曦晨一脸轻佻的反驳着。
  
  比起无赖上来,肖曦晨是怎样也不够林宣俊厉害,她也只好涎涎瞪瞪的瞠着林宣俊来发泄自己的不满。而被肖曦晨狂盻着的林宣俊倒还是笑得一脸春风拂面的,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却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你不要我说我就偏要说。反正我家只欠我爸以外都知道你肖曦晨来例假流到我哥整车都是你的血。”
  
  肖曦晨一听到这,脸好像被火烧到红得一个不行,她本来觉得大家睁开眼说瞎话:互不提起就装作今日一事好像没发生过似的,林宣俊这么一说也让她回想起那个让她尴尬不已的场面,而她一想到那,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实在是太丢人了,她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呀?T_T
  
  林宣俊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倏地“咯咯”的一声敲门声打断了他,肖曦晨跟林宣俊也顺势看过去,只见开门进来的正是手里拿着一碗稀饭的林妈妈。林妈妈见肖曦晨醒了,也一脸喜悦急脚的走来床边,说:“曦晨,你醒了,你有没有好一些?”
  
  “伯母,我好多了,抱歉让你担心了。”肖曦晨一直低头的说,因为她没脸当着林妈妈的脸说起这件丢脸的事。
  
  “幸好你没事,你不知道你当时真的吓坏了我们两个呀!宣俊还想要把你送医院去了,不过遇秋说女孩子这档事也不好去医院,去了医院医生也不好帮忙,这才作罢。”
  
  肖曦晨听着简直是松了一大口气,如果让她进医院岂不是更多人知道她的丑事,那她宁愿就这样一睡不醒的。心里却也记恨着林宣俊这个人就是从来没有丝毫的建设性,只有破坏性,什么鬼主意把她送到医院去?也幸好总裁帮她挽回一部份的面子,她有空一定要谢谢他。
  
  “曦晨,你阵子要好好休息,这档事女孩子要调理好才行,一个弄不好就身体就很容易虚弱了。来,我煮了些红枣枸杞粥,有助于经期调理,你试一试。”接着拿起汤匙舀了一小口,这红枣枸杞粥应该才刚煲好,阵阵蒸气一直往上飘去。肖曦晨在一片朦糊中见着林妈妈嘟起嘴唇先吹冷着那碗粥,才慢慢递至肖曦晨嘴边喂她吃下去。
  
  肖曦晨看到简直是感动到差点要流下满腔热泪来,她妈妈也从来没有像林妈妈这样对她好过,她才刚认识林妈妈,她就已经对自己这么好了!
  
  “曦晨,怎么了吗?不好吃吗?”林妈妈叫肖曦晨一脸若有所思的,于是疑惑的问着。
  
  肖曦晨摇着头,连忙说:“才不是很好吃!是真的好好吃!”食在嘴里的稀饭虽然不是令人唇齿留香的八珍玉食,不过肖曦晨吃着,心里微微带了些暖意,让她会心微笑起来。
  
  “好吃就好,也不枉废我花了一个小时才煲成的。”林妈妈看肖曦晨吃得津津入味也笑着说,顿了一顿后,再向站在一旁的林宣俊说:“宣俊,曦晨是你女朋友,你要好好的照顾她呀!”
  
  肖曦晨是忍着才没有将吃在嘴里的稀饭喷出来:“林宣俊照顾她?他不闹事她都要偷笑了。”而林宣俊也只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个儒雅的笑容,说:“自然,她是我女朋友,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我叫了遇秋帮曦晨请了明天的假,你要好好照顾她呀。”
  
  “吓!总裁帮我请假?”不等林宣俊反应,坐在床上的病人一下子弹了起来,声线带点高昂的说。
  
  “你这样子还想上班,你明天一定要休息!”林宣俊语带激昂、怒不可遏的说。
  
  “可是……”肖曦晨一想到她一连请两天的假,她这个月的勤工奖可能这样没了,于是讪讪然的说。
  
  “没有可是!明天我带你去看医生。”
  
  一旁的林妈妈也劝谕着肖曦晨:“曦晨,你听宣俊的吧!身体怎么都比工作重要呀!”
  
  肖曦晨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想跟林妈妈说:“不是工作重要呀!是勤工奖重要呀!”可惜开不了口,哑口无言的。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了曦晨快继续睡一睡休息一下吧!宣俊你要帮我看好曦晨呀!”
  
  肖曦晨这才留意起她所在的房间是林宣俊的,并不是她的:“这不好吧,我还是回自己房睡吧!”说着同时还翻开被子、一副要下床的样子。
  
  林妈妈这才眨眨眼,眼神徘徊于肖曦晨与林宣俊之间,暧昧一笑的说:“不用走了,伯母我是个很开明的人,我才不要做拆散一对情人的恶婆婆,弄得同居这么久的你们因为我来了要分房睡!”
  
  肖曦晨听到林妈妈这么说简直是吓坏了:“不会吧!林妈妈不会是要她跟林宣俊同房吧?她才不要跟林宣俊一间房。”而另一边箱的林宣俊也有着同样的想法:不想与肖曦晨同房,因为他要为DANNY守身如玉!
  
  肖曦晨与林宣俊不愧为认识多年的好朋友,竟异口同声的说:“不要,我才不要跟他/她同房啦!”
  
  林妈妈被二人异如常人的默契吓唬着,开着口却说不出话来。而回过神来的林宣俊怕着林妈妈发现些端伪,连忙说:“妈,我很尊重曦晨,没结婚前我们都不会同房的。”
  
  林妈妈听着啧啧称奇的说:“这个年代还有人同居不同房的吗?别骗我了啦!我是个很开明的妈妈,跟我说实话吧!同居同房也不是怎么大不了的事。”
  
  “我们……”
  
  “男未婚、女未嫁,还是分房睡吧!”这时门口传来低沉、冷淡的声音。
  
  林宣俊三人跟着回过头来,只见林遇秋西装笔挺的抄着手的倚在门背旁,这样看过去竟然看得肖曦晨看痴了。
  
  “哥说得对呀!妈,你简直就是亵渎我跟曦晨之间纯洁无暇的爱情。”林宣俊顺势大剌剌的说。而刚回过神来肖曦晨听到后一脸无奈:“她跟林宣俊!还纯洁无暇?”
  
  “好了好了,是妈妈思想污浊。”林妈妈一脸理亏的说。
  
  这时,站在一旁的林遇秋猛地不慌不忙的说着“你不是要回房休息吗?”说着同着眼神也瞟了瞟坐在床上肖曦晨。林遇秋这几瞟吓着肖曦晨,连一向少一根筋的她也感觉到BOSS的不满,连忙说:“对对对,老大说得对!我很累,我要回房睡。”说毕,就冲冲忙忙的跑了出去。走至门口的时候,她听到倚在门一旁的林遇秋轻轻的说了句:“好好休息。”肖曦晨疑惑的回过头,却见林遇秋一脸冷漠的望着前方,似乎没有留意过她似的。肖曦晨连忙晃着头,她真的要赶快休息了,这幻听也出现了!
  
  肖曦晨也知道此地不易久留,而且来了例假身体也比平日虚弱,也急着回房睡了。而一旁林宣俊这时好奇心也上来了,他早就觉得肖曦晨跟他哥应该早就见过,语气禁不着些亢奋的说着:“哥,曦晨怎么叫你老大的?你跟她……”
  
  “你很闲对不对?”林宣俊还没说完就听到大哥淡漠的说着,林遇秋一个眼神瞟过来就禁着林宣俊的追问,林宣俊也讪讪然自讨没趣的说:“不是的大哥。”不过说着一套心里想到却是另一套:“明天要追问肖曦晨那个丫头,她跟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14. 看医逸事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12 08:52 编辑

  第二天早上,肖曦晨如往常一般穿着睡衣走到饭厅正要吃早餐时,睡眼朦胧的她一见到饭桌上的林妈妈还有林遇秋时瞬间却步了,回过神来才记起他们俩人昨天也搬进来林宣俊家住了,而她的任务就是要在他们面前装成是林宣俊的女朋友!这时,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熊睡衣,非常后悔为什么不换好件衣服才出来!
  
  “曦晨,你起床了呀!快来这边跟我坐。”林妈妈一见肖曦晨,便兴高采烈的招着手。肖曦晨顺着林妈妈的意坐在她旁边,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伯母、总裁,早。”
  
  “曦晨真乖呀!”林妈妈笑得更加灿烂了,对肖曦晨这个儿媳妇就更加满意。而坐在主家席上的林遇秋早就着装完毕的穿着一件条纹衬衫,手里还拿着一份财经杂志,他对肖曦晨的打招呼也只是点着头没回答,睨了睨肖曦晨一眼。
  
  饭桌是方形设计的,林遇秋坐在中间主家席上,而林妈妈与林宣俊分别坐在林遇秋两旁,肖曦晨讪讪然的坐在林妈妈身旁,一旁的林妈妈非常热心的帮她舀了一碗稀饭:“曦晨,你看你那么瘦,你要吃多一点呀!”
  
  肖曦晨受竉若惊的连忙说了声谢谢,而林妈妈笑得暖昧的回答:“这么生分干嘛!都快要是一家人了!”这话听在肖曦晨耳里就更加愧咎了:伯母你不要对我那么好,我跟你儿子一起骗你的了,我才不是他的女朋友。
  
  “吃早餐吧!”坐在主家席的林遇秋倏地开口,同时也将手里的财经杂志放到一旁。肖曦晨顺着势看过去,岂料林遇秋的视线也落在肖曦晨身上,恍然间两人四目相对。林遇秋就是静静的坐那主家席上,那眼神看似空洞不带任何目的性,可是给肖曦晨一种灵魂随时被吞噬的感觉,她看不出BOSS的意图,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肖曦晨连忙移开视线,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惹老大不高兴?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念头来,有林遇秋在一旁她感觉总是坐立不安、如芒刺背的,所以一直垂着首不敢抬头。
  
  而林妈妈似乎已经很理所当然的把才刚认识一天的肖曦晨当成是她自家的媳妇儿,很热心的把每样菜都舀一匙到肖曦晨碗中:“曦晨,这个很好吃!食多一点!”
  
  “谢谢伯母,其实我自己来就行了。”肖曦晨看到眼前被堆满成一个小山峰的饭菜,对于林妈妈过度的嘘寒问暖就更加觉得不可意思了,思前想后的肖曦晨觉得在礼貌上她也应该礼尚往来,正想夹着眼前那碟菠菜给林妈妈时,岂料林遇秋也在夹同一碟菜,很巧不巧的两人的筷子就碰在一起了。
  
  不过这一碰吓得肖曦晨猛地把手缩回去:跟老大争菜吃她还做不出来;相反另一边厢的林遇秋却很从容不迫的缩了手,而另外一只手却伸了出来作了个“请”的手势,很绅士的让肖曦晨先夹。肖曦晨见状连忙晃着头,打死她也不敢跟大BOSS抢菜吃,惊惶的说:“总裁,你先食吧!”
  
  林遇秋见肖曦晨这样反应,也如肖曦晨所愿的伸了筷子出来夹了菠菜,不过肖曦晨也没想到林遇秋夹完后竟然微微站起来屈身把菜放到肖曦晨碗里去。
  
  肖曦晨对总裁的行为吓得不能反应,呆愣并目光散涣的看着林遇秋,而林遇秋只是端着一副面瘫脸说:“菠菜对女孩子身体好。”
  
  这下肖曦晨的脸真的像被火烧一样红,她怎会不知道菠菜有助于缓解月经的痛楚,这下她才留意今天早餐的菜好像都是有调理月经的食材,这一认知让她更尴尬了。
  
  而一旁的林妈妈与林宣俊也很讶异林遇秋的行为,不同的是林妈妈的惊带点喜:“这曦晨嫁过来也不怕兄弟媳的关系了!”而林宣俊的惊却是带着浓浓的好奇心:“曦晨跟大哥一定是有些什么的!”
  
  这顿早餐肖曦晨吃得如坐针氊的,好不容易得等到林遇秋吃完早餐,随手拿上挂在沙发上的黑色修身西装外套穿上后,出了家门上班去才松一口气。饭桌上只余下林宣俊她们三人,这时林妈妈突然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昨天帮曦晨在今日十点预约了方医生。宣俊,你现在带曦晨出去,时间应该刚好啦。”
  
  林宣俊本为也想找个机会追问好友肖曦晨跟他哥的事,林妈妈这样一说不就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林宣俊连忙点着头、异常乐意的回答:“妈,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带曦晨出来,曦晨你快去换衣服,我们去看医生去。”
  
  肖曦晨赶紧回房换了一件恤衫跟黑色长裤,在林妈妈开心的欢送下跟林宣俊一齐离开了家门。
  
  没想到一出家门,林宣俊就劈头问着一大堆问题:“肖曦晨,你跟我哥是怎么一回事?你跟他在懋实有见过面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还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朋友呢?”
  
  “我……”
  
  “肖曦晨,你好从实招来,你跟我哥到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你哥那有什么事吗?他是公司的大老板,我就只是一个小员工!可以有什么事情发生?”
  
  林宣俊一听笑说:“别骗我了,你跟我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哥这样对你可不像是才刚碰到的样子呀!”
  
  “我……”肖曦晨吱吱唔唔的,确实不想把她逼林遇秋自杀这样丢人的事说出来,就算对象是她认识多年的好朋友。
  
  “肖曦晨,我们认识那么久呢!你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最好的好朋友,什么也不跟我说!”林宣俊这时怀柔攻势都来了,肖曦晨听到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上来,正想解释:“其实我跟你哥”可这不好意思在下一秒刻就完全消失到无影无踪,因为林宣俊倏地添了句:“肖曦晨,你快告诉我才能报偿我,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睡在我房间,弄得我整张床都是血,害我整晚也睡不着觉了。”
  
  “……”肖曦晨听着本来也想与林宣俊说一下她与林遇秋相遇的丢脸事,不过林宣俊这样一说她本来想说出口的话立马吞回去,然后恼羞成怒的嚷着:“我回去帮你洗干净你的被子,这样好了吧!”
  
  林宣俊摇着头:“不用你洗,我直接换了它。”
  
  “林宣俊你这个人好浪费,洗一洗不就干净了吗?”
  
  “肖曦晨你别想转移话题,问你跟我哥是发生了什么,快答我?”
  
  “就说没有啦!他是公司老大,我就是小职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肖曦晨把头移在一旁,无可奈何的回答着。
  
  而林宣俊在去诊所的路程当中也一直嚷着要肖曦晨跟他说清楚,反之肖曦晨只是一话不说的把头移开、采取毫不理会的态度拒绝回应林宣俊。这两个人就算到了诊所也是一吵一静的闹着,只有在看医生时才稍为安静一点。
  
  方医生在北京是个很有名的妇科医生,大部份豪门世家的太太、千金都是看她的,这预约一般都要早一个月前提出,不过林妈妈是方医生的老主顾也是多年的老朋友,这才买人情的让肖曦晨在前一天预约。
  
  肖曦晨一向身体很好,没什么女人病的,这次例假痛成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因此对这个方医生是闻所未闻、听所未听的,以为眼前的她也只不是个普通的医生而已。而方医生也只是探了探肖曦晨的小腹后,才笑说:“肖小姐应该很少月经疼痛吧!我想是肖小姐这阵子饮食不定时才会导致到这次这么严重。”
  
  肖曦晨听着暗暗称奇,这个医生也太神了吧,什么都没问只是探了一探她肚子就知道她这阵子吃饭不定时,对眼前的方医生更显得尊敬了,连忙点着头:“对,医生你说的对呀,那我应该怎么做?”
  
  而方医生听了也只是笑了笑:“肖小姐,其实你也没什么大碍,你本身体质也很健康的,只不过应该是这一轮饮食不均才导致到月经不顺。我建议肖小姐可以多吃菠菜、菜花、胡萝卜、南瓜等含有丰富维生素的蔬果,不过最重要的都是饮食要均衡、睡眠要充足,这样应该不会再有月经疼痛的事情发生了。”
  
  肖曦晨边听边在心里默默的记下方医生说的食材,便走出了医生的诊治室。而一直在外面等着的林宣俊一见肖曦晨出来立马问:“曦晨,方医生怎么说?你没什么大碍吧?”
  
  肖曦晨摇着头,她也知道好友林宣俊虽然平日总是损她,不过她也感觉到他这次是真的很担心她,于是也把方医生刚才说的话如封不动的与林宣俊说一遍。而林宣俊一听到一切都是肖曦晨因饮食不匀才引致的,心头的担忧也放下了,顿时气愤的说:“我早就说嘛,工作那有身体重要,你以后一定要准时吃饭、准时睡觉,知道了没有!”
  
  肖曦晨也自知理亏,于是也没说话只是点头回应,而林宣俊这时也骂上瘾,竟然从诊所骂到回家还在骂个不停:“真的是气死我了,原来一切都是肖曦晨你自己惹回来的祸!你别让我知道你再为了工作而不吃饭呀!”
  
  肖曦晨为了让好友林宣俊气消一点,语气带点歉意的说:“林宣俊,你别生气了吧!我回去帮你洗干净被子好吗?”
  
  “你不提也罢,你提起我就更生气!如果不是你不好好爱惜身体、吃饭不定时,就不会来个例假来的痛得要死,也不会弄脏我的被子!”
  
  “好了啦,别生气了啦,我下一次不会不准时吃饭啦!”
  
  林宣俊眉毛挑着,有着明显的怒气:“你还想有下一次!?”
  
  肖曦晨吓到连忙晃着头:“没有没有下一次,以后都不会发生了!”
  
  回到林宣俊家后,肖曦晨一下子就赶去林宣俊房里把被子拿出来洗,而一头雾水的林妈妈一直追问着儿子有关她媳妇儿的病情。林宣俊语气有点不愤的回答:“她没事,她身体很好,只不过前阵子饮食不定时才会这样。”林妈妈听到儿子这么一说,心头大石顿时也放下了,她回过头见到肖曦晨很匆忙的从林宣俊房里拿走了床单、被子的,然后又急忙的走到洗手间去。林妈妈看得很疑惑问着林宣俊发生什么事,而林宣俊也只是答了一句:“就是我女朋友突然很想帮我洗床单、被子呀!”
  
  肖曦晨怎也没想到当天晚上林遇秋下班回来后,林妈妈在四人一齐食晚餐突然间说了句:“遇秋,你什么时候带女朋友回来?你看宣俊跟曦晨多甜蜜呀!今早曦晨还抢着洗宣俊的被子跟床单呢!”
  
  而在一旁吃着饭的肖曦晨一听到这话,一个忍不着把含在嘴里的饭喷出来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4487  
精华
帖子
662 
财富
5231  
积分
1114  
在线时间
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260 
财富
3798  
积分
909  
在线时间
1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8-6-18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