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就这样恋着你/移情别恋了》作者:梦筱二(完结+**)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448  
精华
帖子
394 
财富
3469  
积分
695  
在线时间
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8-11-20 
我的女人,不只爱我的钱,难不成还爱其他男人的钱?
男主真的是够霸气!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11363  
精华
帖子
1014 
财富
13585  
积分
2323  
在线时间
13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12 
最后登录
2018-12-2 
挺好看的,喜欢旺旺仙贝,女主很幸运有个男的这么等他宠她,另外任三叔希望碰见自己对的人
可爱多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8849530  
精华
帖子
754 
财富
11605  
积分
2076  
在线时间
3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4 
最后登录
2018-11-27 
好看的文,又聪明又帅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2899040  
精华
帖子
财富
1489  
积分
302  
在线时间
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26 
最后登录
2018-12-3 
没有傻白甜,没有灰姑娘的不劳而获和无病呻吟的豌豆公主。男女主双强,近期不可多得的好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8849530  
精华
帖子
754 
财富
11605  
积分
2076  
在线时间
3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4 
最后登录
2018-11-27 
超好看的一本书,这么些天了还意犹未尽!这世间也没这么好的男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520932  
精华
帖子
108 
财富
3978  
积分
801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9 
最后登录
2018-12-7 
不是小白文,女主的思想性格都挺真实合理的,而且很自立自强,正能量,好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79191  
精华
帖子
财富
55  
积分
303  
在线时间
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7 
最后登录
2018-12-3 
为了这篇文注册的,先看的蒋百川,两文的文笔都很细腻,细节很丰满,人物有血有肉,看完这个很想看三叔的,不知有没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179191  
精华
帖子
财富
55  
积分
303  
在线时间
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7 
最后登录
2018-12-3 
刚发了一通感言,发现没出现,刚注册的不能发言?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5161  
精华
帖子
507 
财富
6213  
积分
1063  
在线时间
7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8-6-24 
看了那么多言情小说,第一次感觉男主爱的底线低到了负一万八千米。世间的男子有其十分之一都是绝世好男子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1197815  
精华
帖子
93 
财富
897  
积分
170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19 
最后登录
2018-12-5 
第四章(捉虫)

  纪羡北把那两个包放好,又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让她现在就传几张某品牌包的样图过来,特意叮嘱句:限量版。
  夏沐睡不着,睁眼望向他:“打电话就去书房,吵的我没法睡!”

  纪羡北把手机搁一边:“心静了自然就睡得着。”

  夏沐剜了他一眼,把脸埋在枕头里,继续酝酿入睡的情绪。
  她还是趴着睡,被子胡乱裹了一些在腰间,腿脚都露在外面,脚还搭在床边,没个正型。

  纪羡北伸手把她脚踝捉住,放在床上,摸摸她的脚心,冰凉。
  他用力把她压在身下的被子拽出来,给她盖好,又将空调调高几度。

  夏沐不耐道:“你干嘛呀!我热死了!”
  “放心,热不死你。”纪羡北把**收起来,“女孩子夏天尽量别贪凉,对身体不好。”
  她斜视他:“谁说的啊?”
  “我妈。”

  夏沐这才想起来,他妈妈是妇产科有名的专家,据说找他妈妈看病要提前好几个星期预约,因为一周只坐诊一个下午。
  她笑着问道:“诶,我要是找你妈妈看病,是不是要找你预约能方便点?就说我是你朋友的女朋友。”

  纪羡北顿了下,在床边坐下,把她翻个身面对着他,两臂撑在她身侧:“你看什么病?哪里不舒服?”
  夏沐:“也不算大病吧,宫寒,月经量少,手脚冰凉,以后好像不易怀孕。”其实她看过医生了,就是跟他开玩笑的,也不会真的找他妈妈看病。

  纪羡北摩挲着她的脸颊,问她:“想要孩子了?”
  夏沐半开玩笑:“对啊,要不给你生一个?”

  纪羡北望着她,知道她是一时瞎胡闹,不过她真想要也可以,她马上就毕业,也够了法定婚龄。

  “可以,现在就生一个。”纪羡北说着就要掀她的睡裙。
  “烦死了你!”夏沐推他。
  她从来没想过要把自己的一生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她就算生了孩子也不一定能嫁给他,要生孩子,也一定是在领证之后。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她看的太多,多少女人上赶着给男人生了孩子,最终也只能是个私生子。

  纪羡北抱着她:“现在嫌我烦了?刚谁说要生孩子的?”

  夏沐抬手搂着他的脖子:“我瞎说的,我才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我拿什么生孩子?”

  纪羡北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夏沐望着他。
  打算什么时候生?

  他那样的家世,爱情和婚姻从来都是两码事,他妈妈虽然是医生,可嫁给他爸爸也不是高攀,是两家联姻,他外公家的权势据说跟那个任家不相伯仲。
  她有自知之明,他的家庭,她嫁不进去。

  她特别清楚哪些东西是可以靠争取成为自己的,也明白哪些东西是她这样的女生连幻想都不该有的,徒劳无功。

  夏沐和他对视几秒,敷衍了句:“三十岁之前没打算生孩子,要是万一哪天想生了,却因为不好怀孕,那不是连哭都没地方?学姐说有些病最好趁着年轻调理。”

  纪羡北问:“你宫寒是自己瞎猜的,还是以前看过医生?”

  夏沐:“我妹妹租房子的那个房东大姐,她家里以前就是中医,她自己也会把脉,给我把过脉,说是宫寒气虚,还给我开了方子。”
  又说;“前几天跟学姐聊天,她说宫寒的话尽量早调理,我这才去医院检查了下,医生说是。”但她不想吃中药,就没拿药。

  纪羡北不悦:“去医院怎么也不跟我说?”
  夏沐:“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当时你忙我就没多说,现在不是跟你说了吗。”
  纪羡北又问:“真的只是宫寒?”
  夏沐:“我骗你做什么!检查的单子还在楼下茶几的抽屉里,不信你自己看。”

  纪羡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夏沐搂着他的脖子,“这个也不算大毛病,不用再找你妈妈看,刚才跟你开玩笑的。”

  纪羡北的手机震动几下,他拿过来,是秘书发来的包的图片,他点开图,递到夏沐面前:“选一个。”
  夏沐瞧了眼图片,知道他什么意思,可偏就不顺着他来,她说:“刚才你不是送了我两个?够用了。”

  纪羡北:“不是给你的。”
  夏沐淡淡的眼神上下扫他几下:“给袁奕琳?”
  “嗯。”
  她也没看,把眼眯上:“最便宜的那个。”
  纪羡北失笑,跟秘书说就要第三张图片上的那个包,又把吃饭餐厅的地址发给秘书。

  纪羡北欲要起身,却被夏沐手脚并缠,将他拉来了回来,他没坐稳,趴在她身上,无奈道:“又怎么了?”
  夏沐指指的喉结处:“你的胎记快消失了,我给你重新种一个。”

  纪羡北不由摸了下喉结,以前夏沐老爱咬这个地方,留下紫红色吻痕,衬衫衣领也遮不住。
  有次出去玩朋友调侃,他半开玩笑说这是胎记,发小唐文锡也附和着他,说不是吻痕,是胎记,因为从小就见过他那个紫红色的东西...

  大家恍惚,见唐文锡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就信以为真。

  后来夏沐更是肆无忌惮,每次亲密,她都会吮吸那个地方,这两年喉结部位的‘胎记’就没消失过。
  这次出差时间长,颜色已经淡的看不见。

  “你轻点!”纪羡北皱了皱眉。
  夏沐松开牙齿,又亲了亲,挺满意自己的杰作,拍拍他的脸颊:“走吧,再不走,有人要望眼欲穿了。”

  纪羡北没急着离开,把她睡衣往下拉,埋头在她胸前,这次喊疼的换成夏沐,他舍不得,吮吸了几下就放开。
  “睡一会儿吧,我让保姆一点钟过来做饭。”
  “嗯。”

  戴好手表,纪羡北离开卧室,又到客厅拿上夏沐的检查单下楼,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坐上车他就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边接通后,问他:“出差回来了?”
  “嗯,昨天夜里到的。”
  “中午回家吃饭吧,你爸今天也在家。”
  “不回了,约了人。”顿了下,纪羡北问道:“妈,宫寒要怎么调理?”

  那头沉默一瞬,纪妈妈不答反问:“谁宫寒?”
  纪羡北也没隐瞒:“夏沐。”

  妈妈知道夏沐的存在,两年前就知道,有次逛街看到他和夏沐吃饭,但他没看到妈妈。
  后来妈妈侧面问他那女孩是谁,他实话实说,说是他女朋友。
  当时妈妈问他:女孩多大,做什么的?
  他说:十九岁,大二学生。

  妈妈沉默半晌,叹了口气:妈妈以为你跟某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你怎么也找学生了?你这是作孽你知道吗!
  他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后来妈妈又说:那女孩年纪轻轻的,能跟你在一起,心思也不会简单,你们这种感情,长不了。
  两年多过去,妈妈也没再过问这件事。

  没得到回应,纪羡北看了下手机,通话还在继续,他喊了声:“妈?”
  “听着呢。”纪妈妈说:“以为你们早散了。”

  纪羡北淡笑说:“您怎么就巴不得我分手呢?”
  纪妈妈依旧是很严肃认真的口气:“不是巴着你们分,是你跟那女孩不是一路人,过不到一起去的,迟早要散。”

  纪羡北手肘抵在车窗上,望着外面,片刻后低声说:“就算过得到一起,也迟早会散的,六七十年后,我们都老了死了,不就散了?”

  他在表明跟那女孩在一起的决心呢,纪妈妈‘呵’了一声:“你倒是看的挺明白。”

  纪羡北:“这都是您跟我说的。”人生几十年,别指望下辈子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下辈子没人知道,要把这辈子过好,别留遗憾。
  母子间的对弈,他胜了一筹。

  纪羡北又叮嘱妈妈:“我跟夏沐的事,您先别跟我爸说,我有我的打算。”

  纪妈妈:“你现在翅膀硬了,还怕你爸?”稍顿,话锋一转:“不过说不定不等你爸知道,你跟那女孩就结束了。”

  纪羡北:“......妈,您盼我点好行吗?”
  纪妈妈想了想:“那祝你下个月就能做爸爸,怎么样?够诚意吧?”

  纪羡北一噎,趁着这个话题:“对了,妈,帮我拿几副调理宫寒的中药。”
  “不来看我怎么开?”
  “前几天在你们医院看过,是你们副主任看的,所有检查单据和病例我一会儿拍给您,夏沐最怕吃中药,开了药方她也没去拿药。”
  “...行,那你把东西都拍了发给我看看吧。”

  纪羡北特别叮嘱:“对了,不用医院代煎,回来我让保姆自己煎。”

  纪妈妈应了一声,不忘提醒他:“我答应给她拿药,不是代表认可她,在我这里,她现在只是个病患,而我是医生。”

  纪羡北回:“那我替我媳妇谢谢汪主任您了。”他母亲姓汪。

  纪妈妈:“......”
  胸口闷着一股气,知道跟他多说无益,只道:“滚蛋吧,我要忙了。”
  纪羡北:“嗯,妈您注意身体。”
  “知道。”随即结束了通话。

  纪羡北对着暗下去的屏幕若有所思的看了许久,随后收起来,继续看着喧嚣的车窗外。

  袁奕琳的信息又进来:【纪大哥,我到了哦:)】
  他回:【我也马上到。】

  袁奕琳:【这么快呀?不着急的,我闲人一个,你先忙你的事情~】
  纪羡北扫了眼,没再回。

  十五分钟后,纪羡北到了餐厅。
  袁奕琳看到他进来,赶紧站起来迎接,浅笑着说:“纪大哥。”
  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可她自己都能听出颤音来。
  在心底暗骂了句没出息。

  她今早五点多就醒了,既紧张又激动,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干脆起床梳洗打扮。
  花了一个多小时化妆,可化好后怎么都不满意,她又卸去,到美发厅找专业化妆师给她化了精致的妆容。
  连衣裙也是跟妆容搭配的。

  打过招呼,两人落座。
  袁奕琳心脏砰砰直跳,都快喘不过气。

  这不是她第一次跟纪羡北吃饭,之前跟舅舅一起,请纪羡北吃过饭,不过后来也是纪羡北买单。
  那次吃饭纪羡北比较随和,虽然话不多,但语气比较温和。
  可今天,饭还没开始吃呢,她就莫名有了一种压迫感。

  点餐时,纪羡北跟服务员交代了几句,袁奕琳不自觉瞄了他两眼,他脖子上那处明显的吻痕映入眼帘。
  袁奕琳的心就跟针扎了一下似的,不算疼,但滋味真不好受。
  她知道纪羡北这样的男人,不会没有女人,可亲眼看到一些欢爱的痕迹,还是特别不舒服。

  点过餐后,纪羡北主动问她:“工作入职的事情都安排妥了吧?”

  袁奕琳赶紧点头:“都好了,下月一号去报到上班。”她又说:“我舅舅让我好好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