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630 | 浏览:525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甜妻之最强经纪人》作者:七星草(连载中)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章 不自量力的小黑丫
    一路上,莫小米坐在牛车上,贪婪地看着路边的簇簇丛丛的茂盛树木。

    姥爷赶得驴车,非常稳,总能避开颠簸的地方。

    虽然速度慢,但很舒服。

    路上,姥爷和妈妈一起聊天。

    不过,莫小米能够听出来,妈妈不希望姥爷担心,总是报喜不报忧!

    不知不觉,到了梨花湾。

    离得老远,莫小米就看到了村口的那个三层小楼房,青瓦白墙,四周有大树环绕,地上还有很多五颜六色的小花。

    那可是顾言泽小时候待的地方啊?

    她一心想着怎么让母亲得到应有的利益,然后和渣爹离婚,居然把顾言泽这个人忘记了。

    她现在脑海里,已经忘记了顾言泽小时候的模样,但他长大的样子,却牢牢记在她的脑海里,毕竟临重生的那一刻,她坐在顾言泽身边。

    “姥爷,顾言泽还在村子里吗?”莫小米问道,之前因为口误,叫顾言泽小瘸子,差点得罪了顾言泽,所以她决定以后说道顾言泽,绝不叫他小瘸子。

    “我们是莫家村,都是姓莫的,没有姓顾的。”莫相山回答,“小米,你是不是记错了?”

    莫小米指指那个大房子,看来现在不得不再说一次“小瘸子”了,道:“就是那个大房子里的小瘸子?”

    “哦,原来是那家人啊。”莫相山笑笑,“还在呢,这孩子也挺可怜的,身边只有一个老管家在,一年到头只能过年回家,可惜了。”

    顾言泽还在啊!

    呃呃······这一次过来,要不要去顾言泽面前刷刷存在感呢?

    想想,还是先把渣爹蹬了,保住妈妈和姥爷的命,然后他们回梨花湾安静得生活。

    珍惜生命,远离渣爹。

    只是,经过那栋房子的时候,莫小米不自觉抬头望上看。

    大大的露地窗前,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轮椅上,正好往下看,好巧不巧,和莫小米的眼神对上。

    顾言泽眼神里冷峻,是与生俱来的。

    小小年纪,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全是冷漠。

    因为腿不好,很少参加户外活动,皮肤白的有些不健康,瘦瘦小小的。

    不过,莫小米可不敢把这个小瘸子当成人畜无害的小孩子。

    在莫小米的眼里,那可是金光闪闪的大腿。

    等她处理完事情,就来抱顾言泽这个金光闪闪的大腿。

    既然以后要抱大腿,现在就不能怂啊!

    莫小米没有被顾言泽眼里的冷漠吓到,反而对他露出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

    大大的眼睛眯成可爱的小月牙,梨涡乍现,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在有些黑的皮肤对比下,那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在阳光下十分可爱。

    莫小米的笑容,让楼上孤寂冷漠的小小顾言泽愣了一下,然后又看了莫小米一眼。

    不自量力的小黑丫。

    顾言泽把莫小米当成了村子里那些调皮的小孩了,经过楼下的时候,总是偷偷对他做鬼脸,等到跑远了,就会在背后称呼他“小瘸子”。

    真是讨厌死了。

    他不喜欢这里的人,但却喜欢这里的环境。

    最重要的,他还要等待姥爷从高人口中得知的机缘。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一章 对姥爷坦白

    眼神随着那辆慢悠悠的驴车移动,不经意间,他又看到了转过来脸的莫小米。

    距离很远,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她的白牙!

    顾言泽转过头,不再看。

    莫小米笑笑,心里乐呵,这个顾言泽小时候,真是一个小可怜啊!

    等她从城里再次回来,一定会好好和小时候的顾言泽培养“感情”的,开始抱金大腿行动。

    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和土豪做朋友。

    莫相山的姥爷家,在村子里的村子的另一头,和顾言泽的小洋楼,一东一西,两个位置。

    只是,她姥爷的院子虽然很大,但房屋却是土房子,顶多土房子上面不是以前的茅草,而是换成了青瓦。

    尽管莫相山之前已经打扫了,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而且还是个男性,可见家里并不干净。

    莫慧慧从到家,就开始里里外外打扫卫生,烧火做饭。

    莫相山看着女儿忙里忙外,带着外孙女一起玩耍,说说笑笑。

    吃了饭,莫慧慧也没有睡午觉,而是开始清洗家里的被褥。

    看到老父亲的床单都变得乌黑了,莫慧慧鼻头一酸,暗骂自己不孝。

    她带着女儿去城里了,只留下可怜的老父亲。

    可是一边是父亲,一边是男人,莫慧慧也很为难啊!

    莫小米跟在妈妈身后,来到家里不远处的小河边,帮着妈妈一起洗床单,被罩!

    院子里晒着好几床的被子。

    直到天快黑了,莫慧慧,莫小米才把姥爷家的所有床单清洗干净。

    莫相山以前是个猎手,会做烤肉,所以趁着下午,就去山上碰碰运气,没想到在陷阱里找到三只兔子,晚上给莫小米做了香香的烤兔肉。

    吃着兔肉,莫小米心里五味陈杂。

    只有妈妈,姥爷,不要渣爹,其实生活也会很美好的。

    今天大家都很累,莫小米决定睡一觉,明天抽时间跟姥爷说。

    翌日,莫小米趁着妈妈去菜园子里摘菜,找到了正在修理板凳的姥爷。

    “姥爷,我有事情想跟你说,但你一定要冷静,不要生气。”莫小米说道,“我和妈妈都指望你给我们撑腰呢!”

    莫相山一听,瞪眼问道:“怎么?你爸爸欺负你妈了?”

    不让女儿回家看望他,不给他寄生活费,以及秦立斌以前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厌恶,都让莫相山一直担心女儿和外孙女。

    “姥爷,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了,我爸爸现在都不和我妈妈说话了。那女人很有钱,也很漂亮。”莫小米说道,“而且那边的爷爷奶奶,也不喜欢我和妈妈,爸爸也不疼我,估计不想要我和妈妈了。”

    “秦立斌,他敢!”莫相山怒喝,“我这就带你们找去秦立斌,问问他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我倒要去秦立斌单位问问。”

    莫小米见姥爷气成这样,赶紧上前说道:“姥爷,姥爷,您别生气,其实不要爸爸,也没什么,我有妈妈,有姥爷!”

    “哎,这怎么一样啊!”莫相山看向懂事的莫小米,“小米你还小,姥爷年纪大了,你妈妈要是和你爸爸离婚了,以后该怎么过日子啊!”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二章 恶心的照片

    一定要离婚啊!

    莫小米来这一趟可不是想让姥爷劝说渣爹和妈妈和好,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莫小米安慰姥爷,道:“姥爷,我已经不小了,再过十年,我就十八岁了,长大成年了。姥爷,您也说您老了,您在的时候,还能给我们做主,可等您不在了,我爸爸还是会有其他女人的。”

    莫相山心里气愤,但也知道外孙女说的是。

    “哎!”莫相山掏出旱烟袋,点上火,啪嗒啪嗒,一口接一口的吸。

    “姥爷,你是不知道的,爸爸从来不和我和妈妈说话,也不给妈妈生活费,妈妈没有工作,每天只能串珠子,糊纸盒赚钱。”莫小米道,“这样的爸爸,我不想要了,我只想和妈妈在一起回姥爷身边。”

    莫相山看向外孙女,惊讶于外孙女的早慧。

    “小米,你怎么知道这些?”莫相山问道,“刚才你还说你妈妈不知道你爸爸在外面有女人。”

    莫小米没有隐瞒,道:“我和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候,看到爸爸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他们经常在那里,我就用零花钱,买了胶卷,把他们拍下来了。”

    “你会拍照?”莫相山又问道,不相信外孙女这么小就会。

    “呃呃······”在姥爷和妈妈眼里,莫小米不会拍照,好在还有一个好朋友,“我好朋友黎美美会,她帮我拍的。姥爷,你要不相信,明天我们就去县城里洗照片。”

    “还等什么明天啊,现在就给我。”莫相山恼火道,他倒要看看秦立斌能干出什么事儿!

    莫小米点头,道:“姥爷,我和你一起去。”

    于是,莫相山赶着牛车,带着莫小米去县城。

    经过小洋楼的时候,莫小米想着心事,并没有往上看。

    楼上的顾言泽,瞥了一眼楼下的人影,又看到了那个黑丫头,只是那个黑丫头,好像不开心。

    不开心,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一扫而去心头的莫名其妙。

    顾言泽继续看书。

    到了县城,莫相山给外孙女买个烧饼,让她先填填肚子,然后就去了县城里一家照相馆。

    照相馆里是姥爷的朋友,听说姥爷要洗照片,立即把胶卷拿进去清洗。

    在莫小米的强烈要求之下,每一张照片洗了十张。

    那老友,看到清洗出来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莫相山的女婿秦立斌,只是秦立斌怀里抱着的女人,可不是高高壮壮的莫慧慧,而是个城里骚娘们!

    “老大哥,早就说你那女婿不是个东西。”照相馆老板老王小声说道,“有这些照片,你也好好教训那个秦立斌!”

    莫相山点头,心里十分气愤,但当着老友的面,不好发火,压抑怒气,道:“老王,这事情我知道怎么做,你帮我保密啊!”

    “知道了,咱们是什么关系啊。”老王说道,“一个字都不会透露出去。”

    “那就好。”莫相山点头,拿着照片和底片,带着莫小米走出照相馆。

    莫相山的脸色很难看,领着莫小米走在街上。

    “姥爷,我们吃点东西吧。”莫小米说道,姥爷下午还要赶车,不吃饭不行。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三章 等着姐姐来“调教”你哈!
    莫相山吃了一碗面,平复了心情。愤怒,不平,并不能解决事情,得好好筹划。

    回去的路上,莫相山问道:“小米,你真希望你爸爸离婚吗?”

    如果莫小米真是小孩子,或许不希望父母离婚,比如前世,可是现在莫小米看开了。

    妈妈不离婚,渣爹那边也会有很多手段。

    现在她还小,没有能力保护妈妈,那就只能带着妈妈先躲起来,等她有能力了,一定回来找那些人报仇的。

    “我不想要那样的爸爸。”莫小米道,“我住院了,爸爸一次也没去医院看我。他对妈妈不好,而且每次我们提起姥爷的时候,他还会打我,骂妈妈。”

    “什么?”莫相山心疼,“你怎么住院了?”

    莫小米把李文娟,文意涵的关系说了一边,还说了文意涵家里有钱有势,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莫相山一路很沉默,方方面面都仔细考虑了。

    那秦立斌,如果铁了心和女儿离婚,他能阻止一次,但阻止不了第二次。

    那是秦立斌和文家的地盘,他一个农家老头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啊!

    在天子脚下,即使想玉石俱焚,但也找不到门路啊!

    在说了,他如果出了意外,女儿,孙女以后岂不是更没有依靠了?

    想想可爱,精明的外孙女,莫相山也觉得离婚,回梨花湾,是最好的办法。

    一路落寞回到梨花湾,莫相山一直想着如何可以妥善离婚。

    莫小米躺在驴车上,又看到了顾言泽。

    哎,那个小瘸子在干嘛?

    看书吗?

    白色衬衫的少年,的确是在看书,那么安静,那么唯美。

    莫小米正准备收回眼神的时候,顾言泽看了过来。

    莫小米想起在机场顾言泽无意中冒出来的一句话“当初不带我玩”,可见顾言泽内心是孤独寂寞的,小时候还是希望有小朋友和他一起玩耍的。。

    既然见到了,莫小米不介意释放自己的善意,右手食指中指,放在嘴巴上亲了一下,然后抬起来,一个飞吻,送向楼上少爷顾言泽。

    顾言泽一愣,自然明白那个黑丫头做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不要脸!

    转过头,不去看莫小米。

    莫小米笑笑,还是这么别扭啊!

    小瘸子,等着姐姐来“调教”你哈!

    今天姥爷估计就要告诉妈妈真相了,莫小米也没有心情想着调教“七十二式”。

    莫慧慧正在门口焦急等待,见父亲和女儿回来了,终于放心了。

    吃了饭,莫小米去洗碗。

    等莫小米回来,就看到妈妈莫慧慧一直在抹眼泪。

    再想想父亲在家里过得这么苦,莫慧慧心里难过,为自己不值,为父亲不值,为女儿感到不值。

    心里太过悲痛,止不住痛苦。

    好在,姥爷家里在村西头,距离姥爷家最近的李大婶,也是在三十米开外,听不到妈妈压抑的哭声。

    等妈妈哭声笑了,莫小米拿了湿毛巾给妈妈。

    莫慧慧看着懂事的女儿,眼泪忍不住往下流。

    如果她离婚了,女儿就没有爸爸了,会被人说成野孩子啊,多可怜啊!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四章 傻老头,傻女人!

    莫相山看向女儿,想听听女儿的想法。

    “慧慧啊,以后你有什么打算?”莫相山问道,只要女儿说出来,他拼了老命都会帮女儿。

    莫小米也看向妈妈,道:“妈妈,你不用顾忌我,我只要妈妈和姥爷就好,爸爸不疼我,我也不要他!”

    莫慧慧紧紧抱着女儿,再看看桌上的照片,心里悲愤,自卑。

    “既然小米也这么说了,那这次小米留在家里陪你,我去和秦立斌离婚。”莫慧慧哽咽说道,其实丈夫已经很长时间不碰她,而且她能从秦立斌的身上闻到属于女人的香味,心里对秦立斌外面有女人有知觉,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那你怎么办啊?”莫相山问道,“一个人能搞定吗?”

    “有什么搞不定的,不就是领离婚证吗?”莫慧慧苦笑,“等离婚了,我就把行礼收拾回来,就守着您和小米过,不在城里受气了。”

    “那也行。”莫相山见女儿虽然难过,但也能拎得清,心里微微放心。

    莫小米见姥爷和妈妈说的这么轻松,根本就没想着要分秦立斌的家产,只想着离婚,净身出户。

    真是傻老头,傻女人!

    这怎么行!

    简直太傻了,便宜了那一对狗男女!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妈,姥爷,我妈妈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的,现在爸爸犯错,即使离婚,也要给妈妈补偿啊。”莫小米道,“他的工资收入,还有咱们家住的房子,都应该是我妈的。如果他不给,我们就把照片洗的多多发出去,看他们要不要脸。”

    莫小米的话,让莫相山,莫慧慧面面相觑。

    “那房子是你爸爸买的,我们怎么好要?”莫慧慧有些犹豫。

    倒是莫相山缓过来劲儿,眼露精光说道:“怎么不要,那房子是秦立斌买的,但我还给了八千块钱呢,连我棺材本都拿出来,还有小米的抚养费,是他秦立斌外面有女人,不是你犯错,凭什么不给你补偿!”

    “对,妈妈,这钱一定要。”莫小米道,“姥爷年纪大了,妈妈你种地只够家里吃饭的,我还小,还不能赚钱,所以这些钱,咱们必须要。”

    “小米说得对,这钱必须要。”莫相山说道,他是老实本分,但也不能让人当傻子欺负啊!

    莫慧慧有些犹豫,道:“爸,你看照片上这女人,我在电视上看过,好像是当地的企业家,很有钱,我怕······”

    莫小米也怕啊,所以才来和姥爷商量啊!

    莫相山抽着旱烟,想个完全之策,突然站起来,放下烟袋,从床头的巷子里翻出来几封信。

    最近一封,还是去年年底的,上面盖着燕京市的邮戳。

    “有了。”莫相山说道,“这是老吴给我写的信,他在燕京市好像是大官,儿女也出息。我跟你一起去,到了燕京市,我去拜访一下老吴。”

    “就是下放到我们这里的那个吴伯伯?”莫小米不认识,但莫慧慧还记得。

    “对,就是他。”莫相山道,“当年如果不是我半夜里给他送地瓜,老吴估计就要饿死了。他每次给我写信,都说要报答我,给我钱,我给退回去了,现在我去求求他,让他帮你争夺财产,咱们手里还有秦立斌的把柄,应该没有问题。”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五章 大官亲戚

    莫小米激动,她怎么不知道在京市还有这样大的靠山啊?

    不过想想也对,前世的时候,她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而且外祖父,妈妈一直不希望离婚的时候,伤害到她,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瞒着莫小米的,所以莫小米当然隐约记得父母之间出事了,但并不知道具体的矛盾。

    直到长大之后,莫小米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母亲的早逝,外祖父的叹息另有原因。

    莫小米没有能力帮助妈妈和爷爷,让长大后的莫小米后悔莫及。

    可现在不一样了,莫小米本身就是大人,知道父亲渣,而且也找到了让这个脆弱的家庭变得更加支离破碎的女人文意涵,更加重要的是她有了父亲和小三偷-情的证据。

    有了这些,父母即使离婚,但绝不会像前世那样母亲痛哭流涕,狼狈不堪地净身出户。

    “姥爷,咱们家还有这样的大官亲戚啊?”莫小米问道,“如果是这样,爸爸和那个坏女人就不敢欺负我和妈妈了。姥爷,你是不知道,我爸爸可坏了,从来不对我笑,也不对妈妈笑,一不高兴就骂我们,我一点不想要这样的爸爸。”

    莫小米小米不忘说渣爹的坏话,真的,她真不希望妈妈继续生活在那样的冷暴力。

    毕竟现在的人是想,有些守旧,万一姥爷改变主意了,或者被秦立斌的花言巧语哄骗之下,又不同意离婚了,那就糟糕了,所以莫小米经常在姥爷,妈妈面前说渣爹的坏话。

    离婚了,换一个环境,妈妈可以过得很好,如果一直在渣爹身边,能被坑死!

    “嗯嗯,老吴和我关系不错,我请他帮忙,他一定会帮的。”莫相山说道,他这两天也想开了,男人靠不住,但还有孩子啊。可是养孩子的钱,必须要过来,当初买房子的钱,也是他也出了很多,也要拿回来,不能白白便宜秦立斌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那真是太好了。”莫小米高兴地眼睛亮晶晶,这一次的燕京之行,或许可以更加顺利一些。

    莫相山收拾好家里,把东西交给侄子莫大勇一家帮忙看管一下,就带着女儿,外孙女去燕京了。

    临走之前,莫相山带了两个塑料袋紧紧裹住的小团团,小心翼翼放在自己的内里衣服的口袋里。

    “姥爷,你装的是什么啊?”莫小米正好进来,好奇问道。

    “呵呵,这可是好东西。”莫相山神秘说道,“到了燕京,你就知道了。”

    莫小米非常好奇,她发现姥爷是个非常有能耐,有成算的人,忍不住又问道:“姥爷,你就跟我说说呗。”

    莫相山想到莫小米做得那些事情,即使是大人,也不能做得那么利索,证明外孙女不是一般的小孩,应该知道轻重,神秘笑笑:“一包是钱,或许我们到了燕京有很多用钱的地方;另一包是当年我给你那死鬼父亲看病花的钱借条,还有当初他要在燕京买房子写下的借条。就算他赖账,有这些,他也别想抵赖。”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六章 捉-奸在床

    莫小米听到这话,竖起大拇指,道:“还是姥爷厉害!”

    姜是老的辣,一点不假。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古人诚不欺我也。

    莫小米跟着姥爷,妈妈辗转又回到了燕京。

    莫相山并没有直接去找吴老,而是先去女儿家,探探底。

    “姥爷,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吴爷爷?”莫小米担心事情有变,一方面担心姥爷改变主意,被渣爹蒙骗;另一方面,担心秦立斌对姥爷不利。

    莫先生有些无奈,长叹一声道:“小米你还小,姥爷不是不相信你,结婚,离婚事关重大,不能草率。如果你爸爸无可救药了,咱们莫家也没必要硬赖着不走。”

    莫小米知道劝不动姥爷,毕竟她只有八岁,还是个孩子。

    莫慧慧摸摸小米的头,道:“小米,这是大人的事情,让我们大人自己处理就好。你只要好好上学,快快乐乐就好。”

    哎,那也只能这样了。

    不过,她已经背下来那个吴爷爷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了。

    万一有事情,她可以去求救,不过希望不要出现那样的情况。

    火车站附近就有一个公交站56路车正好到莫小米家所在的那条街,于是三人买票上车。

    到了家门口,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饥肠辘辘。

    见门紧闭,莫慧慧以为家里没人,直接拿出钥匙开门。

    一开门就发现不对劲了,屋里的正屋门,居然开着,还以为家里进小偷了,急忙进屋查看。

    莫相山,莫小米走在后面。

    “啊······”屋里传来两声惊叫。

    一声是妈妈的,另一声好像不是。

    莫小米,莫相山赶紧快步跑向屋里。

    莫慧慧站在卧房门口,指着里面的一对狗男女,骂道:“你们······你们不要脸······”

    之前虽然看到照片,非常难过,但亲眼看到,并且捉奸在床,更让莫慧慧痛彻心扉。

    捉在捉赃,捉奸捉双,都光屁股趴在一个被窝里,这样你们就不会狡辩了吧。

    莫小米退出来,去书房拿了照相机,放进去胶卷,调好焦距,来到房门口,推开姥爷,妈妈,“啪啪啪”几下,直接拍下来他们的正脸,抱着被子狼狈不堪地傻愣愣的样子。

    “赶紧逮住那个死小孩!”文意涵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但被人怕了捉奸照片,传扬出去,她也别想在燕京混下去了。

    秦立斌也知道事情轻重,对于老丈人,那个蠢笨的妻子,都好对付,但不能让照片流出去,那样他的工作,文意涵的名声都没了。

    只是他一站起来,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赶紧地上捡起衣服穿上。

    之前莫慧慧没想着打那个贱人,一听那个贱人居然让秦立斌对付她女儿,不乐意了,上前几步就给文意涵几巴掌,骂道:“你个贱人,你个不要脸的破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左右开弓,文意涵的脸上多了好几个巴掌印。

    “啊啊!”文意涵因为没有穿衣服,并不敢光着屁股和莫慧慧对打,同时也不是整日干活的莫慧慧对手,只能捂着脸,怕被再打脸。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七章 真是小偷啊,还特么是偷人的!

    秦立斌见状,只穿了大裤衩,顾不得穿裤子,就要去拉架。

    再不快点,照莫慧慧的大力气,估计能把文意涵毁容了,那他才是人财两空,鸡飞蛋打。

    莫相山怎么可能让女儿吃亏,已经从桌子上拿了擀面杖,对着秦立斌打了下去。

    打不死这个混账,也要打疼了他。

    秦立斌虽然是个年轻人,但五十岁的莫相山,年轻时就喜欢拳脚功夫,手上的劲大着呢,一时间秦立斌只有躲得份,没有还手的份儿。

    “没良心,我今天打死你。”莫相山一连打了好几棍,即使秦立斌东躲西藏,也没有躲开擀面杖打在身上,顿时觉得火辣辣地疼。

    现在莫小米就是希望把事情闹大,这样秦立斌,文意涵不敢在背后下黑手。

    秦立斌薄情,文意涵有钱,万一找人打姥爷,妈妈,或者对付她一个小孩,即使有老吴那点关系,但也不保险。

    莫小米打开家里的大门,对着外面大喊:“来人啊,来人啊,我家里有个女小偷······”

    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左邻右舍的人几乎都在家,听到莫小米的喊声,纷纷跑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枯燥的生活,这些弄堂里的人,很热心,同时也更喜欢看热闹,呼啦啦跑过来几十口子。

    一看到文意涵光着身体,还有秦立斌只穿着裤头在屋里躲着擀面杖,谁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

    这特么还真是小偷,偷得还特么是人!

    “哎呀呀,这个女人我知道,昨天晚上我丢垃圾的时候,看到这个女人抹黑进了这家,原来是趁着人家女的不在家,来偷人了。”一个老太婆啧啧说道,一副嫌弃热闹不大的表情,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最是看不上偷人的女人。

    “是哦,小米妈妈那么好的人,居然还留不住男人的心,真真是太不像话了。”另一个老太婆说道。

    外面的小伙子,小媳妇的,也过来看,但没人上去拉架。

    这事情,本来就是秦立斌和那个小贱人不对,人家教训他们又怎么样?

    只要打不死,谁都不追究。

    莫相山毕竟上了年纪,追了一会儿就累了。

    “你个老不死的,我要和莫慧慧离婚。”秦立斌气得面色铁青,恼羞成怒,“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滚!”

    “哎呀呀,你有本事偷人,还怕别人看啊!”一些人起哄道,有些人早就看秦立斌不顺眼了,自以为是大学生,牛逼哄哄的,看不起周边的街坊。

    “哈哈,是哦。”其他人附和。

    莫相山也知道继续打,也没有结果,拱手对着左邻右舍说道:“我莫相山来在山省的梨花湾,当年这个秦立斌躲避仇家,被人砍了好几刀,快要死了,是我救下了他,给他买药请大夫。等他好了,说自己没亲没故的想留在我们老家,我这人心善,就把这人留下来了,谁知这人不能干活,赚不到公分,却说看上我家女儿了,我老汉一辈子就一个女儿,想着这秦立斌也是一个人穷小子无亲无故的某个上门女婿,以后结婚了,也能给我养老送终。”


第二十八章 偷偷打电话
    众人听到莫相山的话,纷纷侧目,看向秦立斌的眼神更加不屑了。

    怪不得人家老汉这么生气啊,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

    “老哥哥别气啊,咱们可是天子脚下,不兴那些乱七八糟的。”一个老婆婆说道,“我儿子是派出所的,这边动静这么大,一会就有人过来。”

    “多谢老姐姐。”莫相山苦笑,“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谁知他都是骗我的,后来说考上大学了,我心想考大学不容易,供他上大学,毕业分配工作了,我才知道燕京是他家乡,他并不是想不起来家人,之前都是骗我的。可是女儿已经嫁了,孙女已经出生了,把我的棺材本都拿出来给他们买了这个房,就是希望他对我女儿,孙女好一点,可这个人忘恩负义,可他呢,偷女人,挣的钱一分不给我女儿,都是我女儿做手工挣钱养家,你说这样的男人亏不亏心啊!”

    “是的,小米妈妈和我一起从工厂那珠子回来串,慧慧做一天比我做两天还多,累得不行,原来是为了养家啊。”另一个小媳妇说道,她知道做手工很累,平时和莫慧慧关系还算不错。

    这个年代的人,还是比较热心的。

    秦立斌恼怒道:“我欠的钱,我还你就是,你也不能这样编排我啊!”

    “你特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了,我这个受害人还不能跟大家伙说说啊!”莫相山骂道,今天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

    莫小米趁着姥爷,妈妈批判渣爹和小三的时候,偷偷跑到小卖铺,道:“王爷爷,我要打电话,这是五块钱。”

    王爷爷见状,皱眉道:“小孩子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啊?你爸妈知道吗?”

    这时候王奶奶踮着小脚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叹息道:“哎呀,小米他爸在家里偷人了,被她妈妈和姥爷捉奸在床了,真是辣眼睛,杀千刀的。这要是在古代,得游街,骑木驴,浸猪笼!”

    “哎呀,小米,那你打电话干嘛?”王爷爷问道,担心莫小米真的有事。

    莫小米哽咽道:“我奶奶那边人很多,我担心他们来了欺负我姥爷,我妈妈,我打电话给我姥爷那边的亲戚,让他们来帮帮我们。”

    “哎,小米真是懂事的孩子。”王奶奶道,“赶紧让打电话,毕竟这是他们的家务事,外人不好插手,但也不能让可怜人再受委屈。”

    “那好吧,你会拨电话吗?”王爷爷问道,“如果不会,你把号码给我,我给你拨。”

    莫小米把之前誊抄的电话递过去,红着眼睛:“谢谢,王爷爷,王奶奶。”

    “真是可怜的孩子。”王奶奶嬷嬷莫小米的脑袋,“老头子,你赶紧给拨电话。”

    “哎!”王爷爷点头叹息,“世风日下啊!”

    拨好电话,王爷爷就把话筒给莫小米。

    莫小米拿着电话,等待着那边有人接。

    这可是他们家的燕京是最大的靠山,也不需要他们帮什么忙,只要让渣爹那边的人知道,他们莫家也是有靠山的,不是他们可以任意欺负的。


第二十九章 救命恩人
    莫小米焦急地等待,此时此刻,时间显得非常漫长。

    “嘟嘟嘟······”莫小米非常着急,希望那边可以有人尽快接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吴家。”一个温和的女人声音传来,让莫小米长舒一口气。

    “你好,我是莫相山的孙女,我找吴爷爷,能请他接电话吗?”莫小米道,千万不要挂电话,千万要在家啊。

    “请稍等。”女子道,“老太爷,一个小姑娘说是莫相山的孙女,有事情找您。”

    那边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听收音机的吴老爷子一愣,赶紧起来:“我马上过来接电话,不要让那边挂了。”

    从刚才吴老爷子敏捷的动作,真看不出来,老爷子已经七十岁了。

    “喂,我是吴杰鹏,你真是莫老弟的孙女吗?”吴老爷子说道,自从恢复工作,他从梨花湾回燕京之后,就没有见过莫莫老弟。虽然平时写信,也寄送东西,寄钱,但莫老弟那人耿直只收下东西,钱全部给退过来了。

    哎哎,想想那些蹲牛棚,被批斗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

    幸好,那时候莫老弟夜里偷偷给他和老伴送吃的,送药丸,要不然他们也不能挺过去。当年他那些老战友,老同事回京的时候,能够全须全尾回来的,十之三四,可见当时的环境多么恶劣。

    他和老妻遇到善心的莫老弟,无疑是幸运的。

    “你好,吴爷爷,我是莫小米,是莫相山的孙女。”莫小米脆声道,“我爷爷在燕京南城区华联街曹家胡同十二号,现在我爸爸和他的家人在打我爷爷,你能来救我们吗?”

    “什么?”吴老爷子简直不敢相信,“南城区华联街曹家胡同十二号,是不是?”

    “是的,你多带一些人来,他们人多,很坏的。”莫小米交代道,“到时候姥爷会跟你解释,求求你快点过来帮帮我们吧。”

    莫小米年纪小,那些话并不是适合她说,再者,吴老爷子如果在意姥爷,会过来帮助他们的。

    “好,小米啊,我马上过去,让你姥爷先躲起来,不要硬拼,我马上过来。”吴老爷子担心莫老弟吃亏,交代说道,挂了电话之后,立即又给大儿子,二儿子打电话,让他们直接带人赶往曹家胡同。

    吴老太太从楼上下来,看到吴老爷子气急败坏的样子,问道:“你这老头子,大白天的吵吵什么啊?”

    “莫老弟来燕京了,现在很危险,我得去看看。”吴老爷子说道,“小刘,小李,你们赶紧去开车,咱们马上要出去一趟。”

    “你是说相山老弟啊?”吴老太太问道,有些惊讶,更有些着急。

    “是啊,你在家里等着,我先走了。”吴老爷子快步往外走,还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干着急。

    吴老太太对莫相山也非常感激,跟了上去,道:“我也去,不能让相山老弟被人欺负了。”

    于是两个警卫员,带着吴老爷子,吴老太太开车去曹家胡同。

    一路上两个老人很担心,猜测着莫相山为什么会来燕京?又为什么会被人欺负?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三十章 偷人搞破鞋是你们老秦家的传统?
    之前莫小米给了五块钱,电话费只要三块钱。

    “小米啊,找你两块钱。”王爷爷把钱交给莫小米,“你家里乱糟糟的,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被他们打了。”

    莫小米抹抹眼泪,点点头道:“谢谢王爷爷,王奶奶提醒。”

    莫小米在门口不远处待着,并不敢进去,她人小,帮不上什么忙,保护好书包里的照片和相机,等待吴家人赶过来就好。

    结果吴家人没等来,等来了秦立斌那边的人。

    莫小米赶紧躲起来,怕被奶奶叔叔抓到。

    就在莫小米焦急万分的时候,两个派出所的公安接到报案,也赶过来了。

    最起码两个公安来了,那秦家人也不敢过分,不敢打爷爷和妈妈。

    等待······

    焦急地等待······

    莫小米小小的额头上密密麻麻地汗珠,迫切希望吴家人快点来。

    哎,一回来就看到如此辣眼睛的场面,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

    黎美美听说好朋友家里出大事儿,也跟着父母过来看看。

    莫小米看到他们,上前说道:“黎叔叔,魏阿姨,我姥爷,妈妈在里面呢,我爷爷奶奶那边来人了,求求黎叔叔,阿姨去帮帮我妈妈,拉架,别让他们一直打我姥爷,妈妈。”

    黎万强看着平时和女儿一起玩耍的莫小米,很是同情,道:“你们两个在这里不要进去,我和你阿姨进去看看。”

    说完,夫妻二人进去看看,顺便帮帮忙。

    莫小米不放心,拉着黎美美跟了过去。

    秦婆子,带着小儿子,小儿媳妇,女儿女婿气势汹汹过来了。

    其实他们早就知道秦立斌在外面有人了,如果不是秦立斌说不能马上离婚,估计他们已经开始准备给秦立斌准备婚事了。

    秦立斌做上门女婿一直是秦婆子心里的痛,觉得丢人。

    即使现在回来了,但莫慧慧,莫小米的存在,就是秦婆子认为的耻辱的证据,从来不愿意多看莫慧慧,莫小米一一眼。

    她和秦立斌一样,根本就不会感恩莫相山的帮助,如果不是莫相山,那秦立斌早就已经死了,被狼吃了。

    更重要的是,文意涵已经见过她们了,给她们买了很多东西,又给了钱,即使文意涵是二婚的,带个拖油瓶,但也很好啊。

    秦婆子想了一路怎么骂莫慧慧和莫相山,让那一对窝囊的乡巴佬知难而退。可一进院子有这么多人,而且大儿子穿着裤衩被莫相山打,那个光屁股的女人居然是文意涵。

    活到这把年纪的秦婆子心里暗骂:“不知廉耻的贱女人,几天都忍不了,居然被捉奸在床了。”

    不过即使这件事是儿子做的不地道,但秦婆子也不会承认儿子错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对付莫慧慧,莫相山这两个杀千刀的。

    “你们这是干什么?没有王法了?”秦婆子说道,然后指着莫慧慧的鼻子骂道,“你管不住自己男人,还有理啊,还知道去告状了?”

    莫相山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想当年他口才也是打遍几个村子无敌手,并不怕秦婆子,骂人谁不会啊!

    于是莫相山指着秦婆子的鼻子骂道:“你儿子偷人,你还有理了?你脸上有光啊?还是你们老秦家祖上就有偷人搞破鞋的传统?”


第三十一章 颠倒黑白的能力太强了!
    莫相山的话,铿锵有力,有理有据,所以他可以理直气壮!

    众人听了,哄堂大笑。

    秦婆子也没想到之前闷不吭声,一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莫相山嘴皮子原来这么利索!

    不过,她不怕,她带来的人多,狠狠揍这个老不死的。

    “你们都死了吗?还不去拦着他们,给你哥哥找衣服穿上。”秦婆子给儿媳妇,女儿使眼色,让她们给文意涵找衣服穿上,总不能一直光屁股啊。

    简直丢死人了!

    秦立强也不希望大哥被人当猴看,赶紧拿衣服给大哥。

    秦婆子的女婿王安去拦着莫相山,不让他继续追着大舅兄打。毕竟之前的工作也是秦立斌帮着调动的,他硬着头皮也要冲上去帮忙。

    秦立斌穿上了衣服,见家人来了,胆气也上来了,想到之前被莫相山这个老东西追着打,颜面全无,气愤不已,上去就要打莫相山。

    莫相山后退,不能这样哑巴亏。

    只是莫慧慧被弟媳妇,小姑子拉着,眼看着要吃亏了。

    莫相山赶紧挡在女儿面前,保护着女儿。

    就在秦立斌,秦立强要打莫相山的时候,派出所两名公安到了,拦住了要打人的秦立斌,秦立强。

    “都住手,都住手。”一个胖乎乎的公安拿着警棍,疏散人群,“都散开吧,不要围着了。”

    众人往后面退退,但并没有离开。

    难得有这样的大戏,真是太热闹了,比电视剧还好看。

    “到底怎么回事啊?”一个高个子公安问道,这场面挺混乱的,只听说捉奸,现在衣服都传好了,也不知道哪个偷人。

    莫相山带着女儿躲到公安后面,道:“我和我女儿回家,就看到我那好女婿和那个贱人钻一个被窝,光溜溜的,脏死了。”

    两个公安看向秦立斌,人模狗样的,居然干这样的事情。

    “你说偷人就偷人了,你有什么证据?”秦婆子耍赖,“没有证据,我还说你们想无赖我儿子呢,我还能说你女儿偷人呢。”

    莫相山气急,骂道:“这么多人看到呢,你们还想狡辩。”

    “我倒要看看谁敢污蔑我儿子,我整天坐在他家门口骂。”秦婆子大声道,“我儿子好好的,都是你冤枉我儿子,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乡巴佬。”

    秦婆子颠倒黑白的本事太强了,黑的偏偏能够说成白的。

    秦立斌现在也冷静很多,想到刚才家里的那个小贱种拍了照片,又想到不久之前被一个小孩子拍了照片,不知道是不是和莫小米有关?

    “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请公安不要插手。”秦立斌上前说道,“我们保证不动手。”

    一般公安不管家事,但如果动手的话,那就不能不管了。

    莫相山有些担心,早知道应该先去吴老哥那里。虽然有公安,也有人帮忙拉架,但毕竟秦家人多,他担心女儿和孙女吃亏。

    果真听了秦婆子,秦立斌的话,有些人不敢多说了,毕竟关系一般,大家看热闹可以,但不想因为看热闹,给自家惹麻烦。

    那两个公安,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人带走?


第三十二章 救兵驾到
    众人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纷纷,莫相山在思考是否先离开?

    反正现在他手里有证据,闹大了,他也不吃亏。

    他就担心秦家人会对女儿和孙女下手,万一手里的证据照片被秦立斌抢走了,那这次想要拿到应有的财产就难了。

    秦立斌顾不得对莫相山恶言相向,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莫小米?”

    果真想到了莫小米,以及她手里的关键证据。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那个赔钱货,讨债鬼!”秦婆子骂道,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莫小米了,这个贱种在秦家就是屈辱的存在,巴不得她死在外面。

    秦立斌心里怒火,无法宣泄,总不能说,他女儿拍了他偷人的照片,那可是实打实的证据。

    如果要不回来,那就被莫相山,莫慧慧捉住了把柄。

    就在莫小米焦急万分之时,曹家胡同口听了一辆汽车,从里面下来一个老头,老太太,精神矍铄,老当益壮。

    莫小米眼睛一亮,猜测那就是姥爷所说的老吴。

    “您是吴爷爷吗?”莫小米等不及了,冲上去,希望对方就是她要找的人,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

    吴老爷子看向莫小米,问道:“你就是打电话的那个小丫头?”

    “嗯嗯,是的。”莫小米点头,“吴爷爷,吴奶奶,我姥爷和妈妈正在被他们围着打呢,虽然有警察,但我他们人多,求求你救救我姥爷,妈妈。”

    说完,莫小米急得要哭了。

    “好好,走,我们去救你姥爷。”吴老爷子说道,拉着莫小米的手,快步往前走。

    吴老太太看着莫小米,摸摸她的头,道:“这孩子真疼人,也机灵,是相山的孙女。”

    黎美美跟在莫小米身后,一脸紧张,不过看到莫小米搬来救兵,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

    吴老爷子见状,赶紧给身边的警卫员使眼色。

    警卫员小李拨开人群,道:“让让,让让!”

    很快小李,小王护送两位挤到了里面。

    莫相山一看是吴老爷子,终于可以放心了。

    “吴老哥。”莫相山鼻头一酸,差点哭出来,他能保护女儿一会儿,但架不住对方人多,那么多人,那么混乱,也不知道孙女小米跑哪了,就怕落在秦家人的手里。

    “住手!”吴老爷子厉声呵斥,身上散发出不怒而威的气势,扫视全场。

    两位公安见人这么嚣张,还想说两句呢,但看这架势,也不敢呵斥了,从老爷子的气势上看,比他们派出所的所长还有气势。

    作为天子脚下一个小公安,想要活得滋润,就得有眼色,连看大门的老大爷都可能有个拐弯抹角的大官亲戚,还是谨慎一些好。

    秦家人见来人,他们不认识,那自然就是来帮助莫相山。

    “你是什么人啊?不要管我们家务事。”秦婆子说道,“我教训儿子,儿媳妇,也管啊!”

    “你们的家务事我管不着,但谁动我朋友一下,那就不行。”吴老爷子说道,“相山老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实话,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如果莫相山早些和他说,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三十三章 “谋杀”报案
    莫相山就把跟着女儿回来,然后捉到女婿和那个女人睡在一个被窝里的事情,当着大家的面说了一遍。

    “哦?”吴老爷子听了,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那这是捉奸在床了?”

    “哪来的死老头子啊,我大哥就是和别人在家里说说话,什么捉奸在床啊?”秦立强不乐意了,“你不要满口无言,污蔑我大哥。”

    现在衣服穿上了,完全可以不承认啊。

    他就不相信这些人还敢给莫家人作证不成?

    “哼,有没有污蔑,不是你说了算。”吴老爷子冷声道,真是一帮忘恩负义的人啊。

    他知道莫相山有个女婿,而且在信里也知道莫相山这个女婿是怎么来的。

    现在回城了,发达了,就不想认了。

    “那也不是你说的算,你又没看到我儿子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秦婆子指着吴老爷子的鼻子说道,不管了,先赖账到底,坚决不承认,赶紧骂走这个多管闲事的人。

    小李跨上去一步,挡在老爷子和秦婆子中间,一把挥开秦婆子细长的手指。

    莫小米从吴老爷子探出脑袋,道:“我说了算!我刚才拿着相机拍照片玩,拍······拍到了爸爸和那个阿姨没有穿衣服在床上抱在一起······”

    莫小米瞪着大眼睛,像是知道什么,但又像是什么也不知道。

    吴老太太拉着莫小米的手,道:“先把人带到派出所录口供!”

    吴老爷子点点头道:“嗯。”

    那边莫相山会意:“我要报警,我女婿和那个女人**,被我们正好捉奸在床之时,他们两个居然在讨论如何谋杀我女儿,我现在请求公安保护。”

    两个派出所的人,听到“谋杀”这两个字,那就不能当初普通的家事了。

    不管是**,还是谋杀,都是犯罪行为,现在一方报案追究,那就去派出所录口供。

    “他们是瞎说的,你们不要相信他,我没有想谋杀。”秦立斌急忙道,给文意涵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赶紧走,不要在这里了。

    那文意涵可不想进派出所,到时候百口莫辩啊。

    莫小米一直关注文意涵,呵呵,事情已经闹大了,你这个女企业家,可不能就这样走了?

    “那个阿姨说我妈妈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能给妈妈生儿子,她要给妈妈生儿子。”莫小米指着正沿着墙角,准备离开的文意涵。

    一句话,让众人的目光,一下集中到文意涵的身上。

    文意涵顾不得其他,推开人就往外走。

    吴老太太给小王使了一个眼色,小王快步走过去,捉住了文意涵。

    “警察先生,这是当事人,可不能就这样走了,万一真出人命,你没有及时处理,也要负责任的。”小王说道,提醒那个公安,赶紧把人带走。

    两个公安想了想,是啊,现在两家闹得这么僵,万一真出人命,他们这辈子只能做个小片警了。

    “既然这样,你们几个一起去派出所。”高个子公安说道,只是他们只有两个,虽然有一些威信,但两个人也拉不住这么多人啊。


第三十四章 想后悔,没门!
    就在这时,呼呼啦啦又进来一些人。

    院子里原本就有很多人看热闹,现在更加拥挤了。

    这事情要闹大啊!

    不过大家看到来的是公安警察,赶紧让开一条道,让这些人进来。

    “小何,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一个强壮的中年男人进来,后面还跟着十几个人。

    小何就是刚才那个高个子的公安,一看所长来了,一定是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他可不能说还没处理好,立即说道:“所长,现在这位大爷报案,我和小程正准备把人带到派出所询问,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乱糟糟的。”

    秦家人看到这么多人,也吓了一跳。

    尤其是秦立斌,他现在看出来了,来的这些人一定不是来帮他的,而是来帮他便宜老丈人。

    今天这事情,想私了,估计不行了。

    秦立斌皱眉,沉吟片刻,眼神落在莫小米的身上,然后看向莫相山,道:“事情都这样了,咱们没必要去派出所,我做错了事情,我愿意补偿你们。”

    “补偿?”莫相山冷笑,“不敢当!还是公事公办吧。”

    如果今天没有吴老哥过来,他和女儿,孙女的下场,不堪设想,即使不丢一条命,也会被打得很惨。

    还谈什么补偿啊!

    两家已经撕破脸了,莫相山可不是傻子,才不会相信秦立斌。

    现在他莫相山的靠山来了,你秦立斌想后悔!

    明白告诉你,没门!

    “既然这样,那就公事公办吧。”吴老爷子看向廖所长,给了他暗示。

    廖所长自然不愿意在老首长面前掉链子,道:“既然有人报案,我们作为人民公安,惩前毖后是一贯宗旨,那就要及时处理,不能等事态严重了再处理。”

    “是,所长。”小何敬礼,转身对秦家人,“走,一起去派出所。”

    一听要去派出所,亲家的女婿王安,不乐意了,往后缩。

    岳母那个人,有好事不会想着他们家,有坏事一定会让他们家被黑锅。

    这事情很显然是大舅子的错,想欺负人家乡下人,没想到踢到了铁板上,人家有后台,不是他们秦家能够惹得起的。

    一行人被小何等人带去了派出所,看热闹的众人见没热闹看了,纷纷回家。

    看热闹可以,但去派出所,那就算了。

    到了派出所里,秦家人坐在长条桌子一边,莫相山则是带着女儿,孙女在另一间审讯室里。

    当然了,不是审讯,而是方便他们说话。

    “莫老弟,你这到底怎么了?”吴老爷子问道,“如果不是小米打电话给我,我也不能及时赶到,那你们就吃大亏了。”

    莫相山摸摸孙女的头,欣慰道:“我孙女是个聪明的,这一次要麻烦吴大哥,吴大嫂了,如果没有你们,我们这老的老,小的小,会被他们欺负死。”

    “是啊。”吴老太太道,“可怜见的,咱们小米就是聪明。现在你们是怎么想的?对了,慧慧,你还想和秦立斌一起过吗?”

    如果莫慧慧还想和秦立斌一起过,那就对秦立斌做出惩罚,加以惩戒,但不能撕破脸;如果莫慧慧不想和秦立斌一起过,那处理的方式就粗暴很多,反正都不一起过了,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第三十五章 渣男,太脏了!
    今天幸亏父亲在,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没看到这样的场面之前,她或许还心存幻想,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就想离婚,不想跟这样的男人过下去了。

    人渣,脏死了!

    莫慧慧眼圈泛红,摇了摇头,道:“吴大爷,吴大娘,我不想和秦立斌一起过了。本来这次回来,就想离婚的,毕竟现在的房子,是我爹花了棺材本买的,就算离婚了,也不能留给秦家,我要拿走。”

    听到这话,吴老太太松口气,秦立斌那样的男人,的确没必要在一起过了。

    忘恩负义不说,还那么龌龊,想想就恶心,更别说在一起过日子了。

    “莫老弟,你怎么想的?”吴老爷子看向莫相山,毕竟现在莫相山是一家之主了。

    莫相山叹息道:“这是没法过下去了,与其被秦立斌那家人磋磨,还不如我带回家。不过就算离婚,我也不能便宜秦立斌。我这里有当年给他看病的医药费借条,还有我拿棺材本给他在城里买里的房子借条,这些他必须还我。那家人不稀罕小米,我们要小米;其他的就按照律法来吧。”

    廖所长那边在本子上一一记录下来,不能办砸了。

    这个莫老汉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三个要求:一,拿回属于自己的钱;二,外孙女的抚养权;三,让秦家受到惩罚。

    为了讨好老领导,廖所长已经自动加持:第一,不光要拿回莫相山之前花的钱,还要各种赔偿,反正就是帮莫相山多要钱;第二,不仅要拿回莫小米的抚养权,还要秦立斌支付抚养费,为了避免以后扯皮,可以一次性支付;第三,秦家人要惩罚,那个姘头文意涵也不能放过,虽然顶多拘留十五天,但文意涵好像挺有钱的,想要不拘留,那就让她去求莫家人,多给钱私了。

    “小廖啊,你看着办吧。”吴老爷子说道,然后又看向莫相山,“你说有照片,在哪啊?”

    莫小米把小书包从后背拿下来拉开拉链,道:“这是之前姥爷洗出来的照片,相机里有我今天刚拍到的。”

    大人们听到莫小米的话,都是一愣。

    貌似自始至终,大家忽略了莫小米的作用。

    “小米啊,你是如何发现你爸爸外面有女人的?”吴老太太虽然觉得问小孩这个问题不恰当,但事实上一直都是莫小米在主导这件事情,所以她知道这件事的始末。

    莫小米低下头,整理好思路,抬起头,认真说道:“是我同学黎美美告诉我的,她在公园那里玩耍的时候,看到我爸爸抱着一个女人在那亲,说我爸爸外面有女人了。我们班级里有个同学叫陈明,他爸爸也是因为外面有女人了,不要他和他妈妈了。我不相信,黎美美就带我去,果真看到了,我就相信了。可是我担心妈妈不相信,于是我就用相机拍了照。我担心万一爸爸知道了,会打我妈妈,就说服妈妈回姥爷那,让姥爷来给妈妈撑腰。”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