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 | 浏览:99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快穿之再抢救一下》作者:尧三青(10.10更新至2)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2376 
财富
755941  
积分
107554  
在线时间
313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2-16 



《快穿之再抢救一下》作者:尧三青(10.10更新至2)
(晋江2017)
总下载数:0 非V章节总点击数:1164   总书评数:20 当前被收藏数:73 文章积分:6,102,041
文案
单韶:系统,为什么我遇到的每个都这么变态?
攻:成天想着跟别人跑,活该。
系统:......
单韶:系统,为什么每个都是纯1,特么我也想当纯1啊,你玩我?
攻:你玩1没我玩的溜,消停点好好玩你的圈。
系统:......
各种强势变态攻,傲娇受~!结局HE!
注:攻是一个人,攻是一个人,攻是一个人。
谢谢青狐娘子的封面~!
作者微博:捕风引魂者
内容标签: 快穿 强强 系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韶 ┃ 配角:好多 ┃ 其它:虐攻,结局HE
===================================
文章基本信息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视角:主受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连载中
文章进度:连载中
全文字数:6967字
===================================
作者完结文
《他犯了一个错[重生》《双向》《对生》《浮生尽,今生罔顾》《捡只乞丐充老伴》
《被流放的这两年》 《捡爱》《玩命的节奏》《只为遇见,所以相逢》 《馒头遇上种子》
《姓苏的木头心脏(姐弟)》《这该死的律师》《终其一生》《经年流转温如晨》
===================================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2376 
财富
755941  
积分
107554  
在线时间
313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2-16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3 17:48 编辑




01
01
  午夜零点左右,单韶依约来到了解放街路口,路对面的大树下趴着一只醉鬼。  
  单韶弹了下烟灰:“大晚上一出现就是让我去领醉鬼,你们的任务着实让人惊喜。”  
  系统:“谢夸奖,我们会再接再厉的。”  
  这个系统是真老实,从来不知道话里有话为何物。  
  单韶一口连着一口的抽着烟,心里直发愁。  
  他附身的这个叫林一凡,是个为人忠厚老实的会计。醉鬼是老实会计的邻居,还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  
  原世界线老实会计见小混混可怜,三天两头多管闲事,最后被人骗的渣渣都不剩,身钱都被骗光后,捧着一颗碎的烂烂的小心脏从十一层的高空蹦了下来,摔成了一块烂饼。  
  这混混特么简直就是个人渣中的战斗机呀!  
  单韶掐了烟,踩着霓虹朝对面走去,边敲了敲不知发呆到哪去了的系统。  
  单韶:“我听说哪怕穿过来要改变结局的几率都很小,有没有这回事?”  
  系统:“你听谁说的?”  
  单韶:“请听重点。”  
  系统:“这个还是看个人自身能力的,如果你工作表现很好,到新世界线末尾时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单韶:“……延缓一下死亡时间吗?”  
  系统:“您的理解能力真棒。”  
  醉鬼叫江刑,二十出头的年纪,父母双亡,据说曾经也是三好学生的标兵,突逢家变才导致落魄至今。  
  就是因为事出有因,老实会计才对着人大发父爱。  
  单韶掐着他下巴往上抬了抬,小孩长得不错,脸部线条柔和漂亮,如峰的鼻梁,淡色的薄唇。  
  单韶用大拇指捻了捻他的嘴唇,十分的柔软温热。  
  系统突然说:“不脏吗?他刚吐过,你看他裤子。”  
  单韶:“……操!”  
  他近乎嫌恶的将人一扔,朝边上跳了步下意识要往自己身上擦手,动作到半路又僵住,转而重新凑过去,抓着人衣服狠狠擦了擦。  
  江刑被他这么一丢,连树干都靠不住,直接侧躺到了地上。  
  单韶将人来来回回打量好一会,得出结论:“这鸟人长得似乎比自己高,抗回去有一定难度。”  
  他抬腿直接踹了人一脚,试图将人踹醒过来,能有一定的行为能力。  
  这一脚用的力道不小,江刑两腿一缩,低低的呻、吟了声,蠕动了几下,可惜随后又不动了。  
  单韶有心想再补几脚。
  往常蹦不出屁的系统今天见鬼的又出声了:“不平等的拳打脚踢可是会影响你的任务成绩的噢。”  
  单韶:“……”  
  单韶最终只能认命的将人扛起来,避着他裤子上一大滩污渍,伸手招了辆出租车上去。  
  住的是老旧的公寓楼,已经是临近拆迁的状态,环境很糟糕,楼道里生活用水遍地,四处奔跑的小孩就跟刚从泥堆里挖出来似得。  
  单韶忍着恶臭,穿堂而过,带着个醉鬼快步上楼,中间因体力不济差点从上面滚成一个饺子。  
  住在六楼顶层,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布局跟装潢都寒酸的没法看,好在收拾的很干净。  
  单韶近乎脱力的将人往地上一扔,走去卫生间先洗了个澡。  
  再出来时,江刑保持着之前那个扭曲的动作依旧瘫着。  
  时间已经是后半夜,单韶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从卧室捞了条毛巾毯出来盖在人身上,随后去会周公了。  
  这一晚睡的很沉,很死,单韶甚至做了一个特别美好的梦,只是再醒来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透过品味感人的碎花窗帘,可以感受到已然灼人的日光。  
  耳畔是很有节奏的敲击声,嗯?敲击声?!  
  单韶猛一扭头,发现敲击声来自门口,他坐起身呆了几秒,抓着头发下床走出去。  
  门一口,江刑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在门口站着,脸色相当不好看。  
  单韶顿时眼一眯,同样不善的盯着他。  
  气氛剑拔弩张,单韶在极短的时间内评估了一下对方的实力,尽管江刑有身高优势,但这个优势还是很微弱的,加上并不算壮实的身架子,想来动起手来自己也不至于太亏。  
  他一手背后,紧紧握拳,蓄势待发准备干架。  
  江刑嗤了声,说:“叔叔,我饿了。”  
  “……”单韶:“然后?”  
  江刑:“你不给我做饭吗?”  
  单韶想:“我特么是老妈子?”  
  系统适当的出来解释说:“林一凡往常都是把他当儿子照顾的。”  
  单韶:“最后还不是被他儿子干死了。”  
  系统:“……请你措词含蓄点,我有点招架不住。”  
  互相瞪视半晌,单韶绕过江刑,认命的走去了老鼠窝一样的厨房。  
  他来每个世界都是有任务的,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把混混改造成上进好青年,就目前形式来看这个改造可能会演变成一个笑话,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先试试,毕竟他也是个新人,玩游戏的经验还不怎么足。

  冰箱里就几个鸡蛋和一碗冷饭,空空荡荡再无其他。  
  这个老实会计日子过的也真的是太心酸了点。  
  单韶把鸡蛋和冷饭拿出来,做了一碗蛋炒饭,他的厨艺很一般,也就只会做个蛋炒饭的水平。  
  端出去后江刑本来就死臭的脸顿时又升了一个高度,他拿着调羹拨了拨饭粒,眉头拧的可以夹死蚊子。  
  “就只有这个?”他吊着眉说。  
  餐桌是小小的四方桌,两人面对面一坐,同时低头能来个额头相抵。
  单韶往椅背上一靠,抽了根烟出来点上,在薄薄的烟雾里眯眼看他:“对,爱吃不吃就这个。”  
  这话十足挑衅,按照往常的节奏江刑筷子一摔能直接蹦起来二话不说先踹你个爹妈不认识,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愣是坐在那没动。  
  睁着一双漂亮,却布满红血丝的桃花眼,狐疑的盯着单韶:“你怎么学会抽烟了?”  
  单韶:“成天被人坑的南北不分,抽烟浇愁。”  
  过于直白的话让江刑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脸皮稍稍松动了下,隐约露了点不自然。  
  他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回来了,半个月前偷拿了林一凡刚发的工资出门鬼混,一直混到昨天混不下去,才给这个老实男打了个电话。  
  不过也是没想到半个月没见,老实男居然屌起来了,学会抽烟不说,神态举止也比的之前要牛逼哄哄的。  
  江刑一时有些不适应面对这样充满攻击性的林一凡,也就没多说什么,低下头勉勉强强的开始往嘴里扒拉蛋炒饭。  
  两厢无话,等碗底朝天时,单韶才开了口:“吃完就把碗刷了。”  
  江刑倏地抬头看向他:“你让我刷碗?”  
  单韶:“有意见?”  
  江刑猛地一扔筷子:“凭什么?”  
  单韶:“凭你张嘴会吃。”  
  江刑怒目而视还要说什么。  
  单韶先一步开口:“以后想要在我这吃什么那什么就用你的劳动力来顶,我又不是你爹妈没理由惯着你。”  
  江刑气的满脸通红,鼻孔能冒烟了,很明显往日里没受过这种待遇,这就是典型的被痒废的小孩。  
  单韶盯着他看了会,突然又放低了语气说:“我也是为了你好,这么大个人了做啥啥不会,吃啥啥都挑,你以后日子怎么过?我也不可能管你一辈子是吧?你说你现在要跨出这个门,你还能干什么去?”  
  可能是态度转变太突然,江刑被他弄的有点回不过神。  
  系统说:“再接再厉,增加他的情绪,快摸摸孩子的头。”  
  单韶:“摸头有毛用?”  
  系统:“求摸摸,求抱抱最有用了噢!”  
  单韶盯着那张漂亮脸蛋上油光发亮的头毛,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愣是下不太去手。  
  但是某些举动又确实可以增加叛逆孩子心中少有的温情,单韶忍的后牙槽疼,最终伸了手过去,轻轻的拍了两下他的脑袋顶:“该懂事啦!”  
  江刑猛一下挥开他的手,跟见鬼似得盯着人看了两秒,捞起碗筷逃似得跑去了厨房。  
  单韶:“……”  
  从厨房出来时江刑见着单韶依旧有点渗人的感觉,试着把注意力转向别处,然后发现了自己醉了一宿后残留下来的无法容忍的酒臭。  
  他干呕了一下,话也没说直接奔进了卫生间。  
  单韶也没去管,他去看了下时间,今天正好是周日,等会把江刑打发了,他还可以睡个回笼觉。  
  在不大的客厅坐了十几分钟,卫生间门突然开了一条缝。  
  单韶斜眼撇过去,只看到江刑湿漉漉的半张脸,头发撩在脑后,露着半个光洁的额头。  
  “叔。”  
  单韶点了下头,示意他继续。  
  江刑:“帮我拿下衣服。”  
  单韶:“……”  
  单韶飞速敲系统:“他的衣服放在哪?”
  系统:“放在他家里。”  
  单韶说:“那给你拿套我的睡衣,其他估计你穿不下。”  
  江刑低低的应了声,过了会又说:“再帮我拿个内裤。”  
  “……”单韶:“好的。”
  里里外外都拿过去后,江刑拎着内裤看了会,说:“太小了。”


02
02
  这话出来就有点没意思了,单韶拧着眉盯着那半大的孩子,一时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因为那内裤确实是有点小,单韶上厕所那会拎着鸟也曾感叹过林一凡那感人的尺寸。  
  在说不上是较劲还是回不过神的无止境瞪视中,单韶干咳了声,说:“穿不了就扔那吧,晾一下也死不了人。”  
  这具身体现在毕竟是他在用,话说完单韶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耳朵尖便有点红。  
  他欲盖弥彰的手掩嘴唇又咳了几下,拿过遥控打开了破破烂烂的电视机看电视。  
  这人一下霸气一下害羞的无缓冲转换也是神奇,江刑盯着他又看了几秒才忍耐着缩回去关了门。  
  水声很快响起,单韶不是滋味的吐了口气。  
  单韶在脑子里对系统说:“下次能给我找个身材不错点的壳子吗?”  
  系统小声说:“好点的壳子其实也蛮贵的,我的工资不太高。”  
  单韶略无语:“你跟你领导要求一下加薪不行?”  
  系统更小声说:“我要加薪的前提是你的工作表现得异常出色。”  
  单韶:“……你这就是觉得我干活不行呗!”  
  系统:“……”  
  单韶:“对呀!”  
  系统:“是的。”  
  单韶:“……”  
  现代社会生活压力大,虽然单韶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不用像大部分人那样背负无尽的房贷车贷,但周遭其他零零碎碎的精神施压还是有很多,久而久之形成了严重的失眠。  
  在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的情况下,坚持了两个月后的单韶忍无可忍的跑出去找医生求助,然而跑了好几家大医院治疗效果相当的一般。  
  没有别的办法,最后从各种小道消息中找到了一家私人诊所,这家诊所比较神秘,治疗手段也非常之罕见。  
  反正单韶被老医生灌了一剂药后就开始穿梭进其他世界,看别人的盛世沉浮,当然附带一个不会让他寂寞的系统。  
  因为是新人没有经验,单韶带着这个系统经历第一世的时候日子过的非常鸡飞狗跳,以至于第一世结束时由于表现太过感人,系统被惩罚着面壁了一个月才得以重新被放出,被放出的那一刻系统还对着单韶大哭了一场。  
  林一凡是他要经历的第二世,说实在话,一人一系统其实心里都有些没底。

  二十来分钟后,江刑浑身潮乎乎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套在林一凡身上过于宽大的衣服,套到江刑身上还是有点紧身衣的感觉,看着束手束脚紧绷的厉害。  
  单韶瞅了他几眼,等人擦着头发在边上岔着腿坐下时,忍不住说:“这衣服要实在不合身,你就回家换自己的。”  
  江刑垂着头用毛巾在那撸头毛,闷声闷气的说:“挺好,懒得回去换。”  
  单韶也就没再说什么,在客厅坐了会,两人都没说话,时间一长挺没意思,加上前一晚没睡好,单韶关了电视起身就要回房补眠。  
  “叔。”江刑突然又叫了他一声,边把毛巾挂脖子上,透过湿漉漉的发帘看着单韶。  
  单韶回过头:“还有什么事?”  
  江刑:“我想借你床睡会觉。”  
  太不要脸了!  
  单韶略有不耐烦的朝他斜过去一眼:“我昨晚被你折腾一晚上也得补眠,你要么自个回家,要么就躺客厅,自选,想要我的床想都别想。”  
  说完,不等江刑回应,直接回了卧室,将门甩的震天响。  
  江刑被林一凡照顾的这些年就没见这人甩过脸,在外是个不上道的小混混,在这老实男人面前却是个再地道不过的小公子,一次两次的碰鼻子灰让本来回不过神来的人突然像通了电似得筋脉通畅了。

  “他妈的什么玩意!”江刑想。  
  他冷冷的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怎么想怎么来气,往日闷不吭声连话都不怎么敢说的人,现在居然这么蹬鼻子上脸,谁给他的本事?  
  江刑将毛巾捞下来用力往地上一砸,起身几个跨步过去,抬腿便狠狠的往门上踹去。  
  砰!一声巨响。  
  “妈的!”单韶刚躺床上没十秒,被这一脚踹立马吓得惊坐起来。  
  他见了这扶不起的阿斗本来就一肚子火,当下这火就如岩浆般喷发了,霎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单韶翻身下床,也不再考虑前因后果,劈手打开门先发制人的抬起便是一脚踹人肚子上。  
  江刑没想到这人速度这么快,更没想到这人居然二话不说就上手,踉跄后退几步不轻不重的撞在了椅子沿上。  
  单韶怒骂:“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医院好好治治脑子。”  
  江刑被骂的出神了一秒,随后也反唇相讥:“我看你才病的不清,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翻了天了?!”  
  说完也立马双手双脚共用的扑了上去,两人当下打的难舍难分,林一凡的身体劣势在打斗的过程中表现的相当明显,单韶都快被对方拎成一个沙包。  
  但单韶总归不是林一凡,他天生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劲,哪怕好几次被狼狈的拎着甩来甩去,他也咬着牙试图让自己被甩的不那么流畅,抽空再对着江刑补上几拳几脚。  
  一轮下来两人都有点脱力,各自趴地上,一人一个盘踞了一个角落。  
  单韶抬手碰了碰破了的嘴角,看到手背的血丝后立马扔了江刑一个大白眼。  
  因着他们打架而发疯好一会的系统估计也喊累了,好一会没说话,等再开口时听出了满满的焦虑:“你居然跟培植对象打架了,这可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关禁闭两个月?”

  单韶说:“打架又不等于任务完不成,你看好我一下行不行?”  
  系统说:“你自己觉得这话现实吗?”  
  单韶顿时就不想搭理这个白痴系统了,闭眼休息了会,便重新回了卧室,这次江刑没再找麻烦,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被单韶的气势惊着,知道自己在这人身上也开始讨不了好了。

  江刑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等单韶一觉醒来走出卧室时,这人已经不见了。  
  到晚上也没回来,单韶特意开门观察了下对面的动静,但似乎也没什么人。  
  屋子里依旧是打架过后的狼藉,单韶看了这不堪入目的画面一时也没有想去整理的欲望,他右手攀住左臂艰难的动了动,睡了一觉醒来那些被揍到过的地方后知后觉的抗议起来。  
  太操蛋了。

  第二天,单韶凭着林一凡原有的记忆去上班,这是家私人企业,规模很小,整个单位上上下下算上老板老板娘不出五十个人。  
  他在办公室浑浑噩噩的坐了半天,中午的时候正准备出去吃饭,率先有人推门进来。  
  是个介于姑娘跟妇女之间的形象,略胖,长得很一般,小鼻子小眼,穿的也是土里土气的。  
  单韶:“林一凡不单人有点孬,这眼光也不太行。”  
  系统:“你找个人孬眼光好的出来看看。”  
  单韶滞了下:“系统,你开始有些牙尖嘴利了。”  
  系统:“你的一架打碎了我的希望。”  
  单韶无言以对,他其实很想说放宽心,打个架真心不代表什么的,但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个系统有点死心眼,说了估计也是白说。  
  进来的这个女人叫林凤娥,外省人,三个月前跟林一凡眉来眼去有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林凤娥不好意思的说:“我给你打了饭回来,省的你再出去了。”  
  两个菜一个汤,单位食堂打的,很不怎么样。  
  单韶道了声谢,随便扒了口饭,又舀了勺汤,寡淡的味道跟刷锅水没两样。  
  单韶顿时就没了食欲,对着自觉坐对面一脸娇羞的女人,这个食欲更是开始成负数增长。  
  单韶:“那个……”  
  林凤娥睁了睁那双蝌蚪眼:“什么?”  
  “……”单韶:“你要么先出去吧,我今天有点累,想趴会。”  
  林凤娥噘了噘嘴,磨磨蹭蹭有点不太愿意的模样。  
  又过了会,见单韶垂着脑袋,没有准备再吭声的打算,林凤娥才不甘不愿的走了出去。  
  等门一关,单韶默默吐了口气。  
  在现实生活中他并没有什么恋爱经历,尽管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但估计天意弄人,每一次不管是男是女刚有发芽的苗头的时候,就会被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给掐在摇篮里,久而久之单韶对另一半也就没了期待,有需求了就靠自己的右手解决一下。

  就这么没滋没味的过了几天普通上班族的日子,偶尔跟单位里的人唠唠嗑,凭着单韶现在的嘴皮子混的也算风生水起。  
  有人开玩笑说:“林会计,几天不见你这男性魅力简直成指数往上涨啊!”  
  单韶:“涨涨好啊,反正又不要钱。”  
  对方说:“不单不要钱,还可以多要人啊。”  
  单韶抬手指了指他:“过分了啊过分了。”  
  回到办公室后,单韶开了电脑玩纸牌打发时间。  
  沉寂很久的系统活过来了,说:“不去找找江刑吗?”  
  那小子也不知道死哪去了,自那次一架之后就没露过面。  
  单韶说:“不用找,迟早会回来。”  
  系统小声嘀咕:“上一世你就把目标人物给弄丢了,害我死机一个月,差点以为要回炉重造。”  
  “……”单韶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行行行,今晚我去找找看。”  
  破破烂烂的公寓每天收拾一点,到这天下班才算彻底将上一次摧残过的痕迹给抹平。  
  单韶趴桌上吃着买回来的盒饭,边按着林一凡以往经历罗列着江刑可能出入的场所。  
  单韶看着那一堆吃喝玩乐的场所,又忍不住埋汰:“你说林一凡是不是脑子有坑,管这么个人是不是有病?”  
  系统:“江刑十五岁的时候是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进入的市一中。”  
  单韶:“成绩不代表什么,成绩所能代表的只是一个人某个阶段的文化水平罢了。”  
  系统顿了顿,说:“江刑曾经最大的爱好是资助流浪动物,现在本市最大的流浪动物救助站是江刑发起的。”  
  单韶感觉这对话有点进行不下去了:“亲爱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系统说:“江刑本性不坏,林一凡更是个好人。”  
  可结局却是一个好人被一个本性不坏的人逼得从十一楼跳了下来,摔得面目全非。  
  单韶停了筷子,往后一靠,思考着有的没的。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显示的是本地的一个座机号。  
  单韶直接给接了起来。  
  “林一凡?”  
  “对,哪位?”单韶说。  
  “江刑是你朋友是吧?”  
  一听这话单韶下意识就感觉没好事,他迟疑了下说:“对,怎么了?”  
  “打架斗殴被抓了,你来一趟吧。”随后对方报了个某派出所地址。  
  电话挂断之后,单韶愣了好一会,吐出一个字:“操!”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