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 | 浏览:50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像喜欢甜一样喜欢你》作者:雪茶(10.11更至2)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像喜欢甜一样喜欢你》作者:雪茶(10.11更至11)
(晋江2017)
总下载数:1 非V章节总点击数:12433   总书评数:216 当前被收藏数:643 文章积分:9,636,278
文案
听说沈家二公子颜好多金气质佳
江玥指着财经杂志封面对好友说:“这是我初恋。”
可是谁来告诉她,自己几年前招惹的那个气质干净,穿校服都比别人好看的小公子,怎么如今就变成了这么一个流氓痞子呢?
-
沈一川曾表示有一天自己绝对会让那姓江的小丫头片子求着上他的床,
后来他做到了。
1.你穿校服和婚纱一样好看系列
2.本故事纯属虚构,原名《颜控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玥,沈一川 ┃ 配角: ┃ 其它:
====================================
文章基本信息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视角:女主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2017
文章进度:连载中
全文字数:62360字
====================================
作者完结文
《不二女神》《如此宠爱》《无巧不成宠》《入戏温柔》
《温柔对峙》 《系统最佳攻略》  《误入女配要翻身》
====================================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2 17:49 编辑


01
01  下一任男友  
  江玥猫着腰从后门溜进教室的时候,一眼就瞟见了站在讲台上的陌生面孔。  
  男生穿着很简单的白T恤,干干净净的,衬得一张清瘦的脸也格外秀气。  
  江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也就是这么一晃神的功夫,略移眼,江玥准确无误对上班主任直直朝她投来的视线。  
  她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班主任是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子,两鬓泛白,时常把那句源远流长的名句挂在嘴上——  
  教书生涯数十载,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想当年……  
  每每说起,就巴拉巴拉讲个没完。  
  而此时,这个在江玥心中唠叨个没完的老头差点气得跳起来,瞧起来健朗的不得了,震耳道:“江玥,你又迟到!”  
  目光快速瞟过老头身边的俊俏少年,江玥利索站直。  
  周围一阵骚动,墙边位置上有男生抬头冲她做唇语:“老赵说要检查昨天布置的课堂作业,写了没?”  
  班主任姓赵,私底下不少人直接称呼他为老赵。  
  江玥闻言耸了下肩膀,意思不言而喻。  
  对方提醒她:“你完了。”  
  期间赵老师也没闲着,神色锐利的眼睛一瞪:“江玥你站过来。”  
  江玥撇下肩上的书包,不情不愿的走上去。  
  她站在少年的身边。  
  门外忽然有人找,赵老师看江玥一眼,加快脚步走出门去。  
  江玥注意到身边人没侧眼看自己一下。  
  江玥小声问:“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直面无表情的少年终于有了一丁点反应,蹙眉睨了她一眼。  
  目光相接的瞬间,她觉得自己在对方漆黑的眼里看见了光。  
  江玥咧嘴笑了一下。  
  她的牙很整齐,又白,一笑露出脸侧隐约可见的酒窝。  
  江玥脑袋里已经脑补出自己笑靥如花,倾国倾城的模样了。  
  不想身后有人立即将她拉远。  
  赵老师折返回来,厉声:“江玥你站好点,下课跟我去趟办公室。”  
  江玥本来想应声的,欲说出口的话被赵老师一个眼神给吓回去了。  
  赵老师转头,声音一并放缓:“对了,沈……”  
  这一顿,便是长久的思考。  
  对方静了须臾,接口:“沈一川。”  
  不急不慢的语速,嗓音清冽。  
  赵老师颔首:“你先坐最后一排,等月考成绩出来我再给你重新安排。”  
  少年点头,不紧不慢走下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男生的白T恤衣摆扫过江玥的手臂,痒痒的。  
  她忍不住挠了下。  
  脑袋里还反复念叨着那三个字  
  沈一川。  
  江玥自此就记住了。  
  ——  
  在这所全市有名的重点高中里,江玥是小有名气的存在。  
  仗着家里有点钱,长得有几分姿色,在学校里简直是横着走,不拿正眼瞧人,逃课对她来讲更是家常便饭。  
  好在学习成绩一直维持在中上游。  
  江父算是赶上房产生意的那一批幸运人之一。  
  那年房价不合常理的猛涨让其赚了个锅满瓢溢,见着江玥成绩还算看得过去,也没空去管她。  
  江玥无所顾忌,更是肆无忌惮。  
  被赵老师领进办公室,江玥一点儿也没有即将被训话的自觉。  
  知道江玥没能完成昨日布下的课堂作业,赵老师恨铁不成钢:“你很聪明,要不是整天贪玩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江玥低头不说话。  
  有同学趁着课间时间跑来问题目,只眨眼的功夫,赵老师一转头,江玥人已经跑了。  
  回到教室的江玥一脸的不痛快。  
  早上偷偷带进教室的汤面已经榨干了,只剩下一团糊了的面疙瘩,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好吃。  
  江玥把快餐盒扔进垃圾篓。  
  周旁有同学围上来,班上人都心照不宣的分为各个小团体,江玥算是那几个人中成绩还不错的。  
  耳边说话人声音叽叽喳喳的,江玥有些不耐烦的用手撑着脑袋,抬眸就看见了新同学的侧脸。  
  那会儿各种偶像团体风靡一时,但江玥打量着,眼前这个转校生可比海报杂志里那些黄头发、紫头发的男生好看多了。  
  少年在这喧闹教室里踽踽独行,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了几句别人的问题,最后索性趴在桌上埋头阖眼小憩。  
  江玥看见对方的后脑勺上微微翘起来了一小缕黑发,散散软软的,有想帮他抚平的冲动。  
  江玥用手肘碰了下旁边人,打断几人的对话:“沈一川是从哪转来的?”  
  谢嘉懿被江玥突然这么一问弄得有点儿懵,大脑一时死机:“谁?”  
  江玥啧了下嘴。  
  对方反应过来:“那个转校生?”  
  江玥说:“还能有谁?”  
  谢嘉懿夸张的笑她:“你不会看上这小子了吧?”  
  江玥想了一下,评价:“他比你们长得都俊。”  
  同为男生,谢嘉懿觉得这话实在是忒不厚道了,“切”了一下就不理她了,旁人回答:“听说是A市。”  
  江玥还是小时候跟着父母去过一次A市。  
  那会儿就已经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大都市,自是他们这小县城里比不得的。  
  江玥点头:“怪不得。”  
  谢嘉懿闻言不满道:“你还搞地域歧视?”  
  江玥扭头不理他了。  
  她才懒得跟这一帮毛头小子计较。  
  只一天时间,有流言猖狂。  
  听说三班的江玥看上了新来的转校生,一见钟情。  
  其实追江玥的人不少。  
  但江玥总是看不上他们。  
  那时江玥看过几部偶像剧和言情小说,就觉得爱情应该是种尤为圣神的东西。  
  海誓山盟,连枝共冢。  
  既然要在一起,就得跟能让自己的心有小鹿乱撞感觉的人在一起。  
  可江玥一直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只鹿恐怕是和她一样懒,死都不愿动,别说是撞一下了。  
  所有人把她与沈一川之间的关系传得神乎其神,问题少女死缠烂打追求转校生的故事编了一出又一出,跟看小说似的。  
  江玥直腹诽众人肤浅,她不过就是多瞧了那个男生几眼罢了。  
  其实江玥也尝试过跟对方搭话,但沈一川总是不理她。江玥觉得没趣,也就不拿热脸往别人冷屁股上贴了。  
  毕竟她也是要面子的。  
  课依旧逃,赵老师气得喊了无数次家长,江父推脱工作忙,也没空赶来学校管江玥那些混事。  
  江母也忙。  
  忙着打麻将。  
  阔太太们的友谊都是从麻将桌上开始和升华的。而且家里还有一个更小的小祖宗,江家唯一的男娃娃。
  早上出门前江母嘱咐江玥:“零花钱在桌上你自己拿,记得听老师话,别老是打电话耽误你爸谈生意。”  
  说完“咚”的一记,家里小祖宗摔了跤,江母连忙跑过去抱在怀里直哄。  
  就着这撕心裂肺的哭叫,江玥不以为意应了一声,点了三张百元揣进口袋。  
  小孩子的哭声总是吵得很。  
  江玥背上书包,一溜烟就没人了。  
  家里长辈喜欢男孩,小时候父母总喜欢把她当男孩子养,就连如今的长发也是江玥初一那年剪发时死活不依,才慢慢蓄起来的。  
  四年前江父和江母终于意识到她终究不是带把的。  
  所以有了现在的那位小祖宗。  
  小祖宗比她还横,哭起来就没完,可以折腾上好半天。  
  偏偏家里宠着惯着,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一如心尖上的宝贝疙瘩。  
  到达学校门口时校门已经关上了一半。  
  快到了上课的点,路上没几个人。  
  江玥慢悠悠从西点店走出来,看了眼时间,来不及完全抬起头,前方道路的视线倏然被几人所挡住,江玥一瞥眼就瞧见了领头的男生。  
  混混模样,染着褐色头发,左耳上还戴着不起眼的耳钉。  
  一看就不像是他们学校的人。  
  她虽然算不上乖宝宝,但也向来不爱同这些人打交道。  
  江玥不耐烦:“好狗不挡道,没听过?”  
  领头的高大男生闻言一挑眉,笑得更是猖狂。  
  旁边一黄毛开口:“姑娘家的得温柔点,太凶了没人要的。”  
  对方言语戏谑,让江玥听了愈发不舒坦,骂道:“我凶不凶跟你有毛线关系?”  
  为首的男生接口:“谁说没人要。”  
  江玥忍不住翻白眼,男生说:“我就要。”  
  一伙人起哄,冲着她吹口哨,江玥眯起眼笑:“你谁啊你?”  
  “你的下一任男朋友。”对方笑。  
  强行撩妹,最为致命。  
  江玥“嘁”了一声,不经意间瞥见前方的身影。  
  少年高高瘦瘦的,穿着的白衬衫也干净,一眼瞧过去煞是养眼。  
  江玥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提高了音调朝远处大声唤道:“沈一川!”  
  周围人一愣,也循着江玥的目光望去。  
  少年稍稍偏过头,侧脸轮廓清晰,眉眼也格外清俊。  
  江玥漂亮的眼眸中霎时间染上得意光彩,稍一抬颔:“怎么样,帅吧?”  
  江玥这一句来得实在是突兀,对方一时半会儿能没回过神来,江玥说:“看见没,那才是我的下一任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喜欢就吱一声
祝看文愉快~
-
感谢染栀cecilia同学的地雷,比心~=3=


02
02  糖果巧克力  
  第一次看见对方时只觉得这姑娘长得真俏,结果一番折腾下来,宋远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叫江玥的妮子能这般有个性。  
  那边沈一川冷眼扫过一众人的脸,头也不回的离开,宋远用鼻子哼气,似笑非笑看她:“就那小子,你的下一任男朋友?”  
  江玥勾唇,不置可否。  
  宋远咧嘴:“人家都不搭理你,哄谁玩啊?”  
  江玥不以为然:“都说了是下一任,要你能把自己整成他那样,说不定我就看上你了。”  
  原本只是个发好人卡的借口,可回想起晨间沈一川清冷的视线,江玥能肯定,沈一川确实与她对视了一秒。  
  结果那厮居然漠然走开了。  
  回忆至此,江玥用手撑着脑袋,侧过头看去。
  隔着一条过道的距离,沈一川正静静注视着讲台的方向,江玥细细打量起少年的五官,只觉得好看极了。  
  干净且漂亮。  
  就像有什么在心里发了芽,再也停不下来了。  
  有个词叫什么来着?  
  不能自已。  
  江玥莫名有种好似被灌了蜜糖般的感觉,连心窝里都是甜津津的。  
  摘下掩于掌心之中的耳机塞头,江玥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牛奶糖,往沈一川桌上丢去。  
  “啪”的一下,用粉色糖纸包裹好的牛奶糖划出一道弧线,准确无误的落在沈一川课本的夹缝中间。  
  沈一川的同桌惊住,先沈一川一步看向江玥那张笑靥如花的脸。  
  倒是沈一川,目光在课本上停留了良久,才蹙紧眉心瞥向她。  
  江玥凑过头,小声说:“给你吃。”  
  沈一川眉目不动,已经准备把视线移开,江玥眨了眨眼,接着道:“很甜的。”  
  预料之中的,沈一川黑了脸,静默片刻,又把牛奶糖丢了回来。  
  坐在身边的谢嘉懿被这一动静搅了好梦,猛地抬头。  
  “靠!”谢嘉懿臭着一张脸,“我梦到老赵用书敲我脑袋!”  
  “哦。”江玥漫不经心应和,剥了糖纸把糖塞进嘴里。  
  谢嘉懿问:“刚才是哪个王八蛋丢东西过来?”  
  “你才王八蛋!”嘴巴里有东西,江玥含糊回应,“沈一川给我扔了个糖。”  
  江玥说的是实话,但没把话说全。  
  谢嘉懿原本还纳闷呢,江玥和沈一川是什么时候开始暗度陈仓的,可瞅着俩人的对话,又觉得不像那么一回事。  
  课后江玥直接搬了张椅子坐在沈一川面前,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问他:“你早上干嘛不搭理我?”  
  沈一川没理她,江玥舔舔唇,趴桌上看他:“沈同学?”  
  沈一川厌烦,冷淡道:“不记得。”  
  江玥不知道沈一川的意思是不记得早上发生过的那件事,还是说不记得她这个人。  
  反正没关系。  
  江玥嘴角噙着笑,漂亮的眸子也一并弯起几分,盯着沈一川的侧脸眨也不眨,脆生生道:“以后就记得了。”  
  ——  
  江玥坚持认为,既然定下了目标,就得努力去实现它。  
  沈一川喜不喜欢没关系,先记住她这个人就行。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况且他们还是同班。  
  只是江玥没追过人,只有被人追的经验。  
  在这个年龄能把“喜欢”二字挂在嘴边的男生都是些弄鬼掉猴的毛头小子,吊儿郎当不说,死缠烂打的招数低级到直想让江玥翻白眼。  
  既然对此深有感触,江玥也就不愿意在沈一川这事上踩雷。  
  可沈一川就像个木头。若她真什么都不做,怕是等到了毕业所有人各奔东西,沈一川同她之间的交谈也不会超过十句话。  
  为此江玥还专门请教了死党徐妙,谢嘉懿抢先一步开口:“谁会喜欢你这疯丫头。”  
  “呸,谁让你说话了。”  
  江玥对谢嘉懿这一番评价嗤之以鼻,徐妙接话:“这两个人之间的事就跟王八见绿豆一样,得对上眼才行。”  
  虽说是这个理,但江玥还是听得直撇嘴。要早对上眼,她这会儿还能坐在这里绞尽脑汁商量对策吗?  
  早跟沈一川一块儿相亲相爱去了!  
  茶话会进行到一半,徐妙接了通电话,原本还算正常的声线蓦然一转,这厮捏起嗓子来讲话,娇嗔得不像话。  
  江玥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谢嘉懿打了个喷嚏:“我了个去。”  
  徐妙瞪眼,无声做了个噤声的嘴型,半晌后才挂断电话。  
  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徐妙说:“东子打来的,问咱们晚上去不去和他们一起吃夜宵。”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硬是被徐妙说出了起伏感,阴阳顿挫,就好像乐得下一秒就要飞起来。  
  江玥对徐妙口中的东子没什么印象,只记得是徐妙邻居家哥哥,比他们高一届,听说是隔壁学校响当当的人物,算是靠打架拼出的名声。  
  江玥摇头:“不去,没意思。”  
  谁不知道隔壁可是有名的三流中学,混混成堆,大多都瞧起来流里流气的。虽说他们一中也不是人人都是人中龙凤,但好歹挂着市重点的名头,校内风气比起隔壁来说不知好了多少倍。  
  她江玥也就只能在自个儿的地盘当当女霸王。  
  晚上回到家,一进门就听见家里小祖宗震耳欲聋的哭声,肺活量惊人。江玥思量着若她家江先生能够上点心有意培养,这娃娃说不定是个当歌唱家的好苗子。  
  江母正在哄小祖宗睡觉,见着江玥后原本亲和力十足的脸垮下来:“这么晚才回来,你瞧瞧你宋阿姨家的姑娘,一放学就乖乖回家写作业,哪像你……”  
  一句话没说完,小祖宗哭得更厉害。  
  江玥懒洋洋丢下书包:“你看吧,都是被你给吓的。”  
  江母没空理她,江玥嘟囔:“吵死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  
  顾不得身后人的唠叨,江玥径直走进房间里。  
  把门一关,世界都清静了。  
  正巧徐妙发来短信息。  
  徐妙说:“想了个法子,保证让沈一川绝对忘不了你。”  
  江玥一愣,连忙拨了通电话过去。  
  那边响了良久才接起。  
  江玥好奇问:“什么办法,真有这么灵?”  
  ——  
  按徐妙的解释,她找来东子的朋友帮忙吓吓沈一川,接着江玥适时出现——  
  来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或许事情就成了。  
  就算不能让沈一川拜倒在江玥的牛仔裤下,也铁定让沈一川对她感恩戴德,热泪盈眶。  
  江玥不答应,这事一听就不靠谱。  
  徐妙说:“又不是真打,就是吓唬吓唬,不动手。”  
  江玥皱眉:“要是真打起来怎么办?”  
  “就沈一川那细胳膊细腿,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公子似的,能打起来我跟他姓。”  
  纸条从前传过来,谢嘉懿伸长了脖子,吐槽:“我说你们累不累啊,就前后桌,还传纸条?”  
  “女生之间的秘密,”徐妙闻言转过头来,“你不懂。”  
  江玥咬了咬笔头,眸光微转,凝视着沈一川的侧脸沉思。  
  突然有人挡住了她的视线。  
  有女同学趁着自习课向沈一川请教问题,沈一川眉目不动,低头在草稿纸上写了几个公式。  
  徐妙悄声与她调侃:“看不出来你家小公子还是个学霸。”  
  这比别人夸她还高兴。  
  江玥得意咧嘴,她看中的人总归是最好的。
  女同学的问题多,一待就是好半天,江玥觉得这方法不错,拿了习题册准备去向沈一川请教。  
  可转眼却发现沈一川埋头睡着了。  
  江玥小声唤了他几句,沈一川都没动静。  
  江玥思考了一会儿,嘱咐徐妙:“你让你那哥们儿别多管闲事,要谁真去找沈一川的麻烦,我跟他没完。”  
  喜欢的人就应该放在心上千般万般护着,哪能让外人胡乱吓唬。  
  这么想着,江玥转眼就把这茬忘到了九霄云外。  
  期间江玥时不时会给沈一川带些她爱吃的糖果和巧克力,但沈一川从不多看一眼,所有零食几乎都被同班同学集体瓜分,其中属谢嘉懿最为积极,吃完还不忘叮嘱她下次多带些,吃不够。  
  江玥把仅剩的一个巧克力从谢嘉懿处抢回来:“你少吃点,再吃沈一川就没有了。”  
  谢嘉懿舔了舔手指:“他自己不要的。”  
  江玥气急:“他不要也得给我留着。”  
  最后巧克力是抢回来了,结果被班主任老赵逮住罚他们放学后打扫教室,理由是不遵守课堂纪律。  
  老赵前脚一走,江玥把扫帚丢给谢嘉懿:“都怪你。”  
  谢嘉懿却没有丝毫被惩罚的自觉,笑得跟没事人一样,正待说什么,江玥揣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一个“喂”字直接把谢嘉懿的话给堵了回去。  
  徐妙厉声:“出事了!”  
  江玥凝神:“怎么了?”  
  徐妙欲言又止,似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你认识宋远吧?”  
  江玥莫名其妙:“你说谁?”  
  徐妙试探道:“就是隔壁高中追过你的那个,你忘了?”  
  江玥匪夷所思,实在是没印象。  
  “隔壁学校扛把子,你不知道?”徐妙急到不行,“我也没想到东子喊的朋友是宋远,而且人家还对你存有那心思……”  
  江玥心头一凛。  
  “听说打起来了,就在校门口左转的巷子口。”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
森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7 01:11:51

染栀cecili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7 12:27:42
感谢地雷投喂,给你我的爱~~~!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2 17:50 编辑

03
03  川哥我的嫁  
  江玥对宋远这个名字的印象仅停留在别人口中的闲谈。  
  当时还有人花痴说对方是隔壁学校F4。  
  江玥腹诽,还F4,二不二啊。  
  神经病吧!  
  赶到时巷子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江玥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到人群中去。  
  耳边传来旁人的纷纷议论——  
  “听说打起来了?”  
  “我都没瞧见,感觉还没开始打就结束了。”  
  “我去,这么叼?”  
  江玥听着整颗心都悬起来,照这说法,得被揍成什么样子啊!  
  想想沈一川那张面如冠玉的脸,江玥一阵心疼,好不容易生得这么好看,千万别给打坏了。  
  如此惦记着,江玥中气十足:“都给我让一让!”  
  身后传来谢嘉懿的喊声:“你别乱来,我去叫人!”  
  “叫你妹!”江玥伸长了脖子,“赶紧报……”  
  警……  
  最后一个字消失在嘴边,透过二、三人之间的缝隙看,江玥一时间傻了。  
  事情好像和她以为的有点不太一样?  
  视野徒然开朗的瞬间江玥看见沈一川好端端的站在一众人面前,脚边倒着一个人,还是脸着地。  
  江玥直愣愣的瞧了沈一川好一阵子,半天才缓过神来。  
  我了个去!  
  太他妈牛逼了!  
  江玥发愣的同时,恰好沈一川不急不缓抬脚往外走,周围人一静,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只余下江玥没挪脚继续站在原地。  
  与江玥擦肩而过的刹那,沈一川旁若无人的走过去,澄黑的眸子犹如一汪波澜不惊的潭水,沉静一片。  
  江玥咬了咬嘴唇,眼光随着沈一川的步伐而移动。  
  帅呆了!  
  心里仿佛在不知不觉间绽开万千花火。  
  江玥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敛些许,嘴角的笑意一并逐渐放大,一碰三尺高。  
  为川哥疯狂打call!  
  川哥我的嫁!  
  ——  
  沈一川一战成名,大伙儿都说一中一哥们把隔壁七中扛把子的宋远给打趴下了,一招制敌,就那么反手一扭,跟警匪片中的阿sir一个样,简直了!  
  关键是,颜值爆表。  
  只一夜之间,沈一川在学校里成了传奇般的人物。  
  学校里不少人早看七中那伙混混不顺眼了,很多人都在那些人手里吃过亏。这下班里某些男生对沈一川的称呼直接从“沈同学”变成了“川哥”,女生们大多矜持,只有江玥一个人敢叫得如此响亮。  
  江玥虽没能亲眼见证,但一提起这事,看起来比谁都得意。  
  什么瘦弱公子哥,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年级大佬好不好!  
  这事被江玥时常拿出来唠叨几句,当初徐妙立下的flag,要真打起来了,可是得跟着沈一川姓的。  
  徐妙回应道:“谁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眼巴巴想跟着沈一川姓的人明明是你。”  
  江玥毫不含糊,坦诚的应和下来:“我倒是想,这不是人家不答应嘛。”  
  话到一半,姑娘家之间的私房话被谢嘉懿突然给打断,谢嘉懿嚷嚷着要去老地方吃夜宵,离学校不远的烧烤摊子,因为常去的缘故江玥与老板熟得很,加上江玥出手大方,每每都能打上个八折。  
  江玥没回答“好”也没回答“不好”,先探过身子去问沈一川:“川哥,等放学我请你吃小肉串怎么样?”  
  江玥这一声“川哥”叫得洪亮且清脆,沈一川闻言隆重皱起眉。  
  江玥说:“可好吃了。”  
  想起那混着孜然味的肉香,江玥默默吞了把口水。  
  沈一川沉着脸,正待启唇,门口突然有别班同学喊:“沈一川,赵老师要你去一趟办公室。”  
  沈一川站起身来,走出教室。  
  等上课铃响沈一川才回来,紧随其后的是先沈一川一步也被喊去办公室的谢嘉懿。  
  数学老师走进教室。  
  上课,起立。  
  谢嘉懿上半身凑近江玥,神秘兮兮道:“你猜我刚才在办公室听见了什么。”  
  江玥不以为意:“什么?”  
  谢嘉懿小声说:“老赵把沈一川叫去办公室是为了上次和外校学生打架那事。”  
  要不是被其他任课老师因为下礼拜的月考而找他单独谈话,谢嘉懿也没那闲工夫故意去打听些这种杂事。  
  江玥一听立马撇了嘴:“沈一川被老师教训了?”  
  “不算教训。”  
  想起老赵同沈一川讲话时的态度,那可比在他们面前亲切和蔼多了。  
  江玥放下心:“那就好。”  
  毕竟事情的起因在于她,要不是徐妙为了她想出那个法子,也不至于让沈一川冤家路窄的撞上宋远。江玥想着,到底是不愿沈一川因此而受委屈。  
  谢嘉懿余光瞅了眼沈一川,颇有点意味深长的味道:“还有一个消息,听不听?”  
  “什么消息?”江玥也顺着谢嘉懿的目光侧眸瞄去。
  “待会儿放学后我要多加一把小肉串和培根。”谢嘉懿讨价还价。  
  江玥急得差点拍桌子,眼一瞪:“说不说啊你!”  
  谢嘉懿下意识离江玥远了点,随意把后背靠在身侧墙上,沉吟了几秒后又靠近,这才压低声线说道:“我还听说沈一川家里出了变故,父母双亡,不然也不会转学到咱们这里来,跟着他姥姥一个人过活。”
  ——  
  整整一天,江玥脑袋里全是谢嘉懿的那一句话。  
  所有感性的那一面因为对方是沈一川而无限放大。  
  这种心情油然而生,最后直接表达在了脸上,江玥的视线整日不离沈一川,神色复杂。  
  江玥想,原来小公子无父无母,怪可怜的。  
  听说了这档子事,江玥也没打算随徐妙他们一块儿胡吃海喝了,下晚自习后江玥随着沈一川的步伐跑出门去,谢嘉懿在她身后喊她的名字。  
  江玥转身,倒着走了几小步,回他:“你们玩去吧,我没空。”  
  话毕,一挥手就没影了。  
  这也不能怪她。  
  沈一川走得急而稳,路上从来也不爱搭理谁,要她不死死跟着,没准一转眼就看不见人影了。  
  昏黄路灯下两个人的脚步一前一后,路上时不时遇见几个熟人,瞧见江玥像尾巴似的走在沈一川后边,有人忍不住调侃她:“呦,追夫呢。”  
  江玥喜欢沈一川,这一点在同学间早不算是什么秘密。  
  江玥对此不置可否,依旧跟随着沈一川的脚步。  
  期间对方从始至终未多看她一眼,恐怕是不准备理会她了。江玥倒不觉得奇怪,沈一川向来如此,她也不是第一天才认识对方。  
  可沈一川越不理会她,江玥就越是心痒痒。  
  就着昏暗灯光,江玥愈发觉得眼前人于她而言实在是百看不厌。男生的头发不长,应该是不久前才理过,露出分明的五官轮廓,带着少年时期特有的清秀俊朗,显得干净而整洁。

  凝神许久,江玥把视线定格在沈一川的后脑勺上,依稀能看见一个旋。  
  沈一川的黑发浓密,若不仔细看还真是瞧不出来。  
  听说男人头发多、发质好,代表肾好。  
  不知是什么时候听人调侃的玩笑话,就这么忽然碰进江玥的脑袋里,江玥自认为脸皮不薄,但也不可抑制的蓦然觉得有些烫脸。  
  什么鬼?  
  她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江玥鼓了鼓腮帮子,吁气。一个愣神,差点撞进面前人的怀里。  
  沈一川停下脚步,目光轻轻的自下而上的打量她几眼,最后坦然迎上江玥略显诧异的视线。  
  俊眉微蹙,沈一川毫不掩饰自己的烦厌神色,声音较之平时更为低沉了些,轻慢道:“你做什么?”  
  江玥这才缓过神来。  
  她抬头,目光掠过少年好看的下巴线条,那双眼睛真是好看的紧。  
  只见对方的一双黑眸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澈亮,或许是有光线加以修饰的缘故,竟似乎比平时少了那么几分冷冰冰的寒意,如在月光下被风吹过而泛起涟漪的粼粼湖面,让人平白无故多生出些许想要亲近的滋味。

  江玥眨了下眼:“你明知故问吗?”  
  沈一川抿紧唇。  
  “放学回家,有意见?”嘴角一勾,江玥嬉笑道。  
  沈一川足足沉默了好半晌,才答:“随便你。”  
  沈一川在前方的巷道里转弯,江玥瞧着,青石台阶往前,便是离学校不远的一处红砖大院,模样古朴,应该有些年头了。  
  江玥早知道这地方,每每秋天院中那颗高高的柚子树便挂满了鹅黄色的大柚子,他们这伙人对此不是没动过歪心思,只可惜院门口老有只大黄狗守着,一有生人靠近便狂吠个没停,怪吓人的。
  果不其然,又往前走近几步,有狗叫声传入江玥耳里。  
  背脊一僵,江玥顿住了脚:“你住这?”  
  江玥这喃喃一句话即刻被那狗子的叫唤声给掩了下去,沈一川没反应,江玥也不知道沈一川有没有听见自己刚才的问话。  
  只是这里她是不敢多待了。  
  道了声“明天见”,江玥跟脚底抹油似的逃得飞快,像是生怕那大黄狗会从院子门里跑出来一样。  
  脚步声渐远。  
  沈一川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打开铁门走进去。  
  翌日,夜里突然下了一场大雨,许是立冬将至,气温一夜间降了不少。  
  沈一川稍微起晚了点,走到巷子口,蓦然有个人影从旁侧窜到他的眼前。  
  “surprise!”  
  “……”  
  江玥还穿着秋日的针织外套,一手一个袋子,依稀有腾腾热气从袋子里冒出来。  
  把袋子递到沈一川眼前,江玥笑盈盈道:“喏,这些给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江玥:
等我把沈公子搞定了,
整院的柚子都是我的!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