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 | 浏览:60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白天黑夜都要爱你》作者:荔箫(10.12更新至5章)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白天黑夜都要爱你》作者:荔箫(10.12更新至5章)
总下载数:0 非V章节总点击数:5678   总书评数:562 当前被收藏数:682 文章积分:10,873,787
文案
原本,他们是死不对眼的学霸班长和学渣班花,
相看两厌,都盼着对方转学。
-
突然有一天,他们发现每逢入睡,都会在另一个时空苏醒,
学渣成了女皇,班长成了被厌弃的男宠……
-
于是,
范小圆:帮我把作业写了!
宇文客:没空。
范小圆磨牙:昨天户部尚书送我的俩小哥儿可帅了——
宇文客:……陛下,哪题不会,我教你。
※非常规穿越或快穿……可能应该叫“日穿文”,不接受大脑洞的设定的读者慎入;
※本文不考据,真的不考据;
※作者不喜欢现在以婚前性行为作为“角色道德判断标准”的风气,
不赞同“要求作者将主角是不是C明确标在文案上”的提议。
因此从原则上拒绝回答“任意一个角色·是不是C”的问题,对此在意的读者请免开尊口,以避免不必要的争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范小圆,宇文客 ┃ 配角: ┃ 其它:日穿
=================
文章基本信息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视角:不明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正在填坑
之 脑洞
文章进度:连载中
全文字数:12719字
==================================            
作者完结文
《超时空宫廷》《盛世妆娘》《王府里的小娘子》《宫妆》《御膳小娘子/御膳房的小娘子》
《为祸》《重生之弃后崛起》《娇妾》《宫妆》《为妃》《御前女官手记》《宫记·晏然传》
==================================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2 13:19 编辑

01、Chapter 1. 黑白

  不知不觉,范小圆和宇文客已经在静谧无声的卧房里懵了将近四个时辰。
  初时巨大的震惊、恐惧历经四个时辰,终于一点点消磨殆尽。然后,感性的猜测、理智的分析浮上心头,范小圆终于说了从早到晚的第一句话:“那个……班长啊,我们……是穿越了吧?”
  站在窗前的银白色身影一颤,宇文客很快回过头:“不可能,这不科学。”
  “不然呢?”范小圆坐在宽大的檀木椅子上,甩着腿摆弄自己飘逸繁琐的衣裙,“你看啊,这明摆着不是拍戏,也不像整蛊。不是穿越还能是啥?拿咱做心理实验不得提前告知吗?”
  “可如果是穿越,得有点前奏吧?”宇文客摊手,接着苦恼地皱了皱眉,“那个……来这儿之前,你在干什么?”
  范小圆不禁一懵。足足好几秒里,她脑子里是空白的,如同失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但紧接着,之前的记忆逐渐浮现出来,却并不是车祸、电击、坠楼之类常见的穿越前奏。
  ——她怔然道:“我写完了作业,洗了个澡,然后躺到床上睡觉了……?”
  宇文客怔怔地听着,木了一会儿,他眼里绽出了更深的不解:“我也、我也是……”
  各自在家睡觉,突然就一起穿了,这显然不科学吧?
  两个人同时“咝”地吸了口气,不约而同地捶着额头琢磨。
  与此同时,一门之隔的回廊下,几个宦官也在大眼瞪小眼的愣神儿。
  ——今儿什么情况?
  ——女皇陛下她……怎么个意思?
  几双眼睛同时看向大太监王瑾,可王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打今儿早上开始,事情突然变得非常离奇,离奇到让他想琢磨都无从下手。
  里面那位宇文公子,是陛下众多男宠中的一个,混得不怎么好。进宫大概有三年了吧,也没个正经名分。
  上个月,他家里获了罪,他是走投无路了才来御前塞的好处,想面个圣,在陛下面前说个情。
  正好这阵子陛下身体不太好。收了他好处的宫人,打的算盘是让他进去侍个疾,生病的人耳根子软,这事多半儿能成,事成了好再赚他一笔。
  可他们忘了,生病的人往往脾气也不好。于是他求情的话才刚出口两句,陛下就怒了。让拖出去杖四十,发去做苦役去。
  然后自然是宇文公子的一番惊恐哀求。
  再然后吧……有那么一个细节,是整件事的转折。
  ——陛下被气得头疼,静躺了那么一会儿。宇文公子被吓得有些懵,也滞了那么一瞬。
  就那么最多也就够喝一口水的工夫,事情突然就变了。
  陛下再坐起来的时候,一脸茫然,看看宇文公子,疑惑道:“宇文客?这是哪儿?”
  宇文公子更令人瞠目结舌,他跟失忆了似的,反问陛下:“这怎么回事?”
  而后静了片刻,陛下以一种迟疑的、试探的口吻,将一众宫人“请”了出去——她当时真的用了个“请”字!
  出来后,他们就在外头站了一整日的桩。眼下天都黑了,里头也不叫人进,王瑾心里头自顾自地嘀咕,那个宇文公子到底发落不发落啊?
  屋中,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宇文客不太确信地说了个结论:“我觉得不是穿越,是做梦。”
  “做梦有俩人一起做的吗?!”范小圆瞪大了眼睛。
  “不不不,这一定是……我的梦境,你是被我梦到的而已。”宇文客抬手揉着眉心,顿了顿,又说,“也可能是你的梦境,我被你梦到了。”
  “……”范小圆诚挚地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咱俩关系很好吗?”
  宇文客:“……”
  把国际部高二(7)班全数一遍,跟他最不对付的大概就是她了。
  不过,他觉得还是能解释:“咱们毕竟每天都能见到,梦到一回也有可能嘛。”
  眼前梦境中的范小圆同学咂了咂嘴,未予置评。
  “这梦太让人难受了,先醒了再说。”宇文客又道。
  范小圆嘴角轻扯:“怎么醒?”
  宇文客转回了身,再度面向窗户,留给她一个颀长消瘦的背影。
  然后,他伸手推开了窗子:“这外面是片湖。”
  “哦……”范小圆遥望着窗外的石桥水榭应声。
  “我先跳,如果是我的梦,我应该就会醒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肩头因此而绷紧了些,“假如你发现梦境还在继续,那你也跳。”
  “……”范小圆挣扎了一会儿,才勉强点头,“行吧……”
  无所谓啦,反正如果是梦的话,又淹不死,这么诡异的梦能早点醒挺好的。
  如果不是梦而是穿越呢?
  那应该会有人救他们上来。
  宇文客带着鼓气的意味,复又深缓了两息。然后他踩上床沿,纵深一跃——
  “噗通!”
  范小圆听到这么一声,条件反射地弹起来,跑到窗边去看。她定睛便看到宇文客在水里挣扎扑腾,而自己并没有醒。
  咝……看来真不是梦,是穿越!
  范小圆顿时阵脚大乱,失声大叫:“来人!!!”
  几是同时,一阵手机铃音不合时宜地凭空震响,将她还没喊出的“救人啊”压了回去。
  范小圆懵然看着无数穿着古代衣服的男人女人闯进屋里,起初她还能听到些人声,但很快,那铃音就占据了她的全部听觉。
  接着,她眼前混乱的画面一分分变得模糊,几秒钟后,唰然化作一片黑暗。
  范小圆不适地皱眉,迷迷糊糊地挥手,拍到了床边的墙壁。
  铃音还在想,动听悦耳,且残酷无情。
  她痛苦地挣扎了好一会儿,脑子可算清醒了大半。
  她摸了好几下,终于将手机摸了过来。随手一划屏幕关了闹铃,强撑着眯眼看看,5:40。
  这是她每天起床刷题的时间,没毛病。
  看来刚才那个,还是场梦,不是穿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每章前100条评送红包~
  老规矩~依旧正常发评的妹子请正常打分,专要红包的评请打零分。但两种评论都会戳红包,正常评论过后不用重新发0分评啦,么么哒~


02、Chapter 2. 纯白

  早上起床先刷一个小时的题或背一小时的单词,再洗漱吃早餐去上学,是范小圆的日常,也是国际部高二大多数学生的日常——尽管在高中部眼里,他们这个国际部并没有考学压力,都在混吃等死。
  范小圆今天做的是一份英语听力,她的英语听力成绩十分稳定——基本稳定在雅思考试时前两个Section可以一道不错,最后一个Section一个空都听不出来的状态。
  到学校时刚7点10分,离早自习还有20分钟,教室里暂时还没几个人。范小圆把作业交到组长桌上后就开始趴着愣神,不由自主地回忆昨晚的梦境。
  那个梦真诡异,一是太真实,二是她竟然会梦到宇文客?!
  宇文客是他们班的班长,据说他名字的来历是因为他爸姓宇文、他妈教语文。
  他倒不止语文成绩好,各科都学得不错。再加上个子高、长得帅、话不多三大要素,他基本符合初高中生的“高冷男神”评判标准,在国际部乃至隔壁高中部、初中部都有不少女生追求。
  不过范小圆不喜欢他,因为他每天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规规整整的三点一线——看书、刷题,外加晚上打四十分钟篮球。
  范小圆就想,这哪儿“高冷男神”了啊?不就是个勉强附加了个体育爱好的书呆子吗?!
  在她看来还是隔壁班摇滚乐团的主唱方晋比较帅。
  “笃笃”。
  有人站在范小圆桌前敲她的桌角,把她的回忆梦境的思绪给拽了回来。范小圆一瞧,是前桌的宁凝。
  “怎么啦?”她问。
  宁凝神秘兮兮的:“受人之托,求你点事儿。”
  “什么事啊?”
  宁凝凑近了点儿:“下礼拜咱们学部和高中部之间有场比赛,你们啦啦队辛苦一下呗?”
  “?”范小圆不解地一蹙眉,“这我们肯定去啊,我等老师通知。”
  宁凝又说:“是篮球比赛。”
  范小圆:“……”
  她就不搭茬了,宁凝在她桌子上蹭着,撒娇耍赖。
  国际部啦啦队和篮球社之间的矛盾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事发时,范小圆这一届刚入校,读初三。
  事情的起因,是当时的篮球社社长在社团微信群里拿啦啦队的妹子们开低俗笑话,叫人截图发论坛了。彼时恰逢微博上也正有女权问题正引发广泛关注,这件事便瞬间发酵升温,最后逼得学生会出面,撤换了篮球社社长。
  可当时的啦啦队主力成员们都不满意,因为自始至终,篮球社连一句道歉都没有过,而她们最看中的是这个表态。
  于是啦啦队继续在论坛里发帖声讨,要求篮球社必须就这件事在全校范围内进行公开道歉。
  篮球社呢,可能是因为情商确实欠缺了那么一点点,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容易死要面子、容易热血上脑,赌气之下一拍桌子回帖怒吼:“要道歉?没门儿!有本事你们甭来给我们加油,老子不稀罕!”
  啦啦队一瞧,好啊!你们不道歉,我们还就永远不去给你们加油了!这届不去、下届不去、届届不去,直到你们道歉为止!
  至此,两方的友谊彻底终结。加之校方在类似问题上一贯秉持“让学生自己做主”的态度,这个矛盾还真就“薪火相传”到了范小圆接手啦啦队。
  眼下,范小圆不问也知道宁凝是受谁所托,面无表情道:“凝子啊,你丫不能为了自家副社长,连我的节操都不要了啊!”
  “这可是外战啊!!!”宁凝咣咣咣拍她的桌子,“你想想,这要是输了,丢的是咱国际部的人啊!”
  范小圆:“那你让他们篮球社来公开道歉啊?”
  “哎都一个学部的,你干嘛这么见外呢!”宁凝说。
  范小圆:“不见外不见外,你让他们来道个歉,我立马领全队给他们加油喝彩!”
  宁凝苦口婆心:“你就看在现任社长是咱班长宇文客的份儿上……”
  “你可别给我提宇文客——!”
  范小圆倏然拍案怒喝,吓得宁凝一下子噎声。
  “?”刚走进教室的宇文客脚下也一滞,然后,他的目光定在范小圆面上。
  范小圆:“……”她尴尬地两眼放空,“语文课……又特么要默写,我还……没背完呢……”
  “……”宇文客很快从恍惚中回过神,提步继续向自己的座位走去。他个子高,坐在最后一排,不过国际班每班只有25个人,最后一排和第一排间也没几米。
  于是,他落座间的一个喷嚏听上去格外响亮。
  邻桌的男生随口:“哎班长感冒了?”
  “嗯,昨晚睡觉着凉了。”宇文客不咸不淡地答了一句,接着低头翻起了习题。
  范小圆不禁耳根一动,正心说“呀哈,怎么好像一梦成谶了……对不起班长!我真不是因为讨厌你才故意梦见你跳水的!”被宁凝拍着胳膊拉回了思绪。
  宁凝再说话时压低了音量:“咱两年没和高中部打过篮球赛了,这回啦啦队要是不去,一旦咱们这边输了,你们不得被全学部戳着脊梁骨骂啊?”
  “哦,那他们不道歉我就带人去?那我不得被学姐学妹们戳脊梁骨骂吗?”范小圆瞪着眼,“就咱学校时事论坛那帮人,一个个嘴巴多毒啊,我哪儿惹得起!”
  “可你……”
  “我发誓我特别想化干戈为玉帛,好吗?”范小圆吁着气把单词书从桌斗里摸出来,拍到桌上,“可他们不道歉,这就没办法。相较于自己上赶着低头,我宁可先维持现状。”
  毕竟在那个历史遗留问题上,首先是他们不对。
  很快早自习的铃声响起,范小圆和宁凝就没再继续争论这件事,都觉得反正也还有一个星期。
  然而,下午放学时她们点开校园论坛一看,发现论坛里竟然已经为啦啦队的事掐起来了!
  掐她们的不是国际部篮球社,是高中部啦啦队。那边的队长发了个挑衅的帖,下战书说我们队今年十二支新啦啦操,你们国际部的怎么着了啊?咱下周一较高下啊?
  高中部和国际部在学校里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一边目标清华北大,一边剑指国际名校。前者觉得后者都是纨绔子弟,后者嫌弃前者高分低能。
  所以,任何屁大点的小事在这两个学部间都能掐得水深火热,范小圆看到这个帖的时候,帖子里掐了二百多楼了。
  ——而且,几乎没什么人提篮球社和啦啦队的旧怨,整个帖子里全在叫板。
  【3L】WCNMB!先撩者贱!下礼拜坐看你部啦啦队收不了场!
  【4L】23333,66666666,你们是刚换了新高一小学妹当队长吗?作业太少?
  ……
  【231L】艹,你们以为你们比国际部差的只有英语?下星期让你们知道谁是爸爸!
  【232L】高中部除了傻读书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啊哈哈哈哈,我们小圆学姐虽然成绩一般但特长甩贵部八条街吧!下礼拜球场见么么哒!
  范小圆:“……”
  卧槽,这特么要是不上,丢的可真就是国际部的脸了。
  不过,还是先让篮球社公开道歉比较好,这怎么整呢?
  总不能让她去色|诱宇文客吧?
  宇文客那书呆子也不吃这套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每章前100条评送红包~
  老规矩~依旧正常发评的妹子请正常打分,专要红包的评请打零分。但两种评论都会戳红包,正常评论过后不用重新发0分评啦,么么哒~



03、Chapter 3. 纯黑

  论坛的撕逼导致范小圆回家之后无心看书,草草地写完作业,然后不知不觉地在论坛上耗到了十点多。
  直至洗完澡躺到床上,她的思绪都还在这件事上转悠,对着天花板挤眉弄眼地纠结,这件事怎么办呢?
  来软的?找宇文客长谈一下、请他吃个饭,拜托他以篮球社的名义道歉?
  或者来硬的?去论坛发帖造势,旧事重提,逼迫篮球社道歉?
  范小圆想了将近一个小时,可算渐渐地犯了困。翻涌而上的困倦在黑暗中一阵阵拂过脑海,逐渐地将撕逼惹起的热血压了下去,将她拽入专属于梦境的黑暗。
  然后,突如其来的清醒又令她陡然睁眼!
  “哎我去……”范小圆望着眼前古风床榻的雕纹和幔帐冷气倒吸,窒了好几秒,终于在错愕中坐起身。
  她揭开精致柔软的纱帘,卧房中的陈设映入眼帘。这一切都并不陌生,和昨晚的梦境如出一辙。
  连时间都差不多,是清晨时分。
  “哎我去……”范小圆禁不住地,又念了一遍这句话。
  她不相信这一回还是梦。两个晚上梦到同一个与她的生活完全无关的地方,根本不合逻辑。
  她惶惶然地下榻,房门外守候的宦官立刻有所察觉,吱呀一声推开了门,拱手施礼:“陛下。”
  “……”范小圆迅速地打量了他两眼,小心地问了句话,“宇文客呢?”
  宦官明显地一滞,范小圆反倒心弦一松:“啊……他没在?”
  太好了太好了,出场人物和昨晚的对不上,看来还是梦。
  然而紧接着,宦官就带着几分惧意,怕触到什么霉头似的,闷头回了话:“宇文公子他……投河自尽是重罪,还惊得陛下直接晕了过去。现下押在柴房,听候陛下发落。”
  “啊?!”范小圆惊呼出声。
  柴房坚硬的地面上,宇文客已经在高烧带来的遍身酸痛中熬了半个小时了。
  因为他从来不上学校论坛,对八卦撕逼都不感兴趣,入睡得快。
  入睡后他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到了这么个鬼地方,不得不说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很快,这种懵逼又因为一个细节的发现转为了崩溃——他发现自己现在身上的衣服,和昨晚梦境中的似乎是同一件,而且还隐约沾着点河水的腥气。
  这难道……不是梦?
  宇文客旋即思索起这个问题,但因为高烧头脑发僵,一时并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终于,外面响起了一阵吵嚷。
  宇文客眉头微蹙,想撑身坐起来,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能竖起耳朵静听。
  一门之隔的地方有金属的摩擦声,听起来像在开锁。
  接着,门打开了。
  一个宦官模样的人迈过门槛,手中拂尘一甩,瞧瞧他,细着嗓子道:“押走。”
  紧跟着进来两个更年轻的宦官,上前一左一右将他一架,拖着就往外去。
  “你们……放开我!”宇文客摸不清状况,下意识地挣扎,“你们干什么!”
  两个架着他的宦官脚下丝毫没停,拿着拂尘的那个步态轻松地走在旁边,斜斜地一乜:“宇文客,这是多重的罪你自己心里清楚。咱家好心提醒你一句,一会儿到了陛下跟前有点眼色,虽然死罪免不了,活罪八成也没的逃,但好歹保个全尸吧!”
  他在说什么鬼……
  宇文客头痛欲裂,干渴不已的喉咙也隐隐泛出痛感。他于是连追问的力气都没有,索性闭上眼睛养精蓄锐,准备走一步看一步。
  结果这一路走了好长的时间。先经过了一大片湖,又路过了一处风景秀眉的花园。经过一道朱红大门后,狭长的甬道旁,无数庄严巍峨的院落楼阁从周围划过。
  最终,他被拖进了一道月门。
  宇文客勉强抬了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方带回廊的别致小院。两个宦官仍没停脚,直接将他往正屋里带。
  他们绕过屏风,往东一拐,在房门前扣了两下门,便推门而入。
  宇文客不及抬头,两个宦官默契地同时松手,将他往地上一扔,齐齐作揖:“陛下。”
  “……”女皇陛下·范小圆已经做了好一会儿心理建设,但此时此刻,还是瞬间无法控制神色的纠结。
  她长沉了口气,做冷艳状摆手:“你们先退下。”
  两个宦官连带屋子里的其他宫人即刻鱼贯而出,范小圆定着气等到房门关上,又暗数五个数估量他们退开的距离,继而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哎嘛班长!”
  宇文客已经烧得七荤八素,她又比他矮近二十厘米,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扶到床上去,又手忙脚乱地跟他倒了杯热水:“给,喝点儿热水发发汗!”
  宇文客大脑发空,一口气喝完了一茶盏的热水后,可算回过点神。
  他警惕地看看眼前的人,又回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才松气地确定她是同班同学范小圆。
  于是他吁着气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Emmmm……我真觉得这是穿越不是梦。”范小圆耸耸肩头,一连给他盖了三床被,“你看,地点和剧情都和昨天接得上,要是梦,咱俩做梦的水准也太高了吧?”
  “……”宇文客闷了几秒,再度说了和昨天如出一辙的四个字,“这不科学。”
  他病中涣散的目光勉力聚拢了几分,视线转向她:“穿越有每到晚上就穿的么……”
  范小圆:“……”
  好像是没听说过。
  “可能还是梦境……”宇文客喃喃地自言自语着,范小圆抱头崩溃:“妈的有办法验证吗!验证一下是梦境还是穿越……互问问题怎么样?问学校的事儿!”
  宇文客默了两秒,摇头:“不,只要自己知道答案,那就可以是自己梦到别人在梦里回答。”
  范小圆:“卧槽那咋整!”
  “醒来之后验证,你来问我。”宇文客十分冷静。
  “……不我不干!”范小圆果断拒绝,“万一真是我自己做梦咋办?我去问你肯定要被你当神经病!搞不好还要被别人误认为我勾引你!”
  接着她又说:“要问,你来问我!”
  然而宇文客齿间渗出一句:“Shit,你说得对……我也没法问。”
  让他去问班里的班花,“昨天晚上你是来到我梦里了吗?”实在是太暧昧了。
  但很快,他蓦然眼睛一亮:“有了!”
  范小圆眼睛也一亮。
  “我们对个暗号,对个如果真是梦境,现实中的对方不知情没有接口也不尴尬的暗号。”宇文客思量着缓缓道,“明天第一节课,是英语阅读考试。现在的你如果不是我梦到的,到时就举手说……第一题看不清楚?”
  “行……”范小圆觉得可以,点了点头。
  “我如果也不是你梦到的,我就接口……”宇文客顿声想了想,“‘第一题C选项看不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首发三更完毕
  明天的更新在中午十二点,么么哒
  -
  本文是写来消遣的脑洞文,不保证日更,但保证只要忙得过来都会尽力更新哈~
  爱大家~\(≧▽≦)/~
  -
  ~\(≧▽≦)/~新坑每章前100条评送红包~
  老规矩~依旧正常发评的妹子请正常打分,专要红包的评请打零分。但两种评论都会戳红包,正常评论过后不用重新发0分评啦,么么哒~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2 13:19 编辑

04、Chapter 4. 白黑

  第二天第一节课,阅读卷子一发下来,范小圆懵逼了。
  ——第一题不是选择题?!?!
  她于是望着试卷陷入呆滞,眼睛里透出绝望的气息。
  她这样呆滞了两分钟,阅读老师察觉异样就看了过来,接着点了她的名字:“范小圆?”
  “啊?”范小圆猝然回神,下一秒,她一咬牙,“老师!第一题看不清楚!”
  “?”老师便低头去看讲台上留下的试卷,范小圆莫名紧张,祈祷虽然不是选择题,宇文客依旧能get到这个暗号,然后下课来当面问她梦里的事就是了!
  然而没想到,十几秒后,宇文客的声音冷静地从教室后方响了起来:“老师,第一题第五个单词……的第三个字母看不清楚。”
  “……”班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老师托了托眼镜,“Dictionary,第三个字母是C。”她说完,对身为好学生的宇文客会问这种问题有点意外,皱眉笑说,“这你猜还猜不出来吗?”
  周围响起几声笑。
  宇文客尴尬地咳嗽:“昨晚没睡好,谢谢老师。”
  ……为毛非得强行对个“C”出来,下可直接问不成吗……这样好假。
  范小圆下意识地转头看他,但他已经在闷头答题了。
  这天的阅读课是两节连上,考试不尴不尬地占用了一节课外加一个课间、在第二节课上课五分钟后结束。于是老师拿出了十分钟让大家休息,余下的半个小时就成了自习,背单词做题都可以,趴桌上发呆消磨时间也没人管。
  范小圆于是就趴桌上歇了,她是个不太会自习的人,早起周围没有别人的时候自己安静地做一个小时的题还可以,一旦置身人多的环境,她就完全学不进去。
  趴了五分钟,手机在口袋里一震。
  范小圆把手机摸出来放在桌斗里看,是个微信加好友请求,用户名是毫无创意的“宇文客”,下面的附加消息显示他是从高二(7)班的班级群找到她的。
  范小圆点了通过,进入对话框之后,一条消息很快弹了出来:“放学后旁边咖啡厅谈谈。”
  范小圆回了个“好”,又打了条“我正好也想跟你聊聊篮球社和啦啦队的问题”,想了想又给删了,觉得见面再说就好。
  下午四点半,最后一节课下课,范小圆没什么事,直奔附近购物广场三楼的星巴克。结果,宇文客帮老师批卷子耽误了,将近五点半才到。
  “对不起啊,来晚了。”他边坐边摘下书包,支着额头桌上一喟,“所以……这怎么回事?真是穿越?为什么莫名其妙地会穿越?”
  “……我怎么知道。”范小圆把二十分钟前给他加点的冰美式往前推了推,宇文客说着谢谢喝了口,又说:“你们女生不是看穿越小说吗?”
  “穿越小说里没见过这种。人家都是穿过去就不回来,要么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穿。晚上穿过去白天回来的……反正我没见过。”范小圆叹气,扯扯嘴角又道,“不过我觉得也不用太担心。”
  宇文客蹙眉看着她。
  范小圆双眼发亮:“我在那边好像是女皇啊!这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我的身份好像很低。”宇文客回思着,惆怅道,“应该就是个小官小吏什么的。”
  “我罩着你啊!”范小圆手一拍桌子,顺势翘起二郎腿,“你看那儿连太监都有,不是没人性的封建制度、就是更没人性的奴隶制度。这俩制度里皇帝都说一不二,现在皇帝是自己人你还担心啥?”
  “……”宇文客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别扭但似乎又想不到什么可反驳的。
  范小圆爽快一笑,又说:“这个好解决,我有个不好解决的事要跟你商量。”
  宇文客微愣:“什么?”
  范小圆:“校论坛里的帖子你看到没有?”
  宇文客:“没有。”
  范小圆:“……”
  “我平常不上论坛。”宇文客眉心稍稍蹙了一下,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出了什么事?”
  范小圆沉肃地前倾了身子,端正地望着他开诚布公:“高中部啦啦队向我们下战书了,但你们篮球社和我们啦啦队的旧怨你懂的。所以,我需要你以篮球社的名义发布公开道歉,然后我们顺理成章地迎接高中部的挑衅!”
  “……”宇文客左边的眉头稍挑了那么个弧度,无语地睇了她几秒,言简意赅,“我不干。”
  “?”范小圆瞠目结舌,“为什么?!你不觉得当年那位学长做得确实不对吗?再说这点儿破事儿都拖了快三年了,在咱们这一届握手言和不好吗?!”
  宇文客的眉心蹙了起来:“我知道是那位学长的错,可你不觉得这种争执很无聊吗?为了一句玩笑话,上纲上线撕逼个没完,三年之后竟然还要继续?幼不幼稚啊!”
  “可是……”范小圆稍微卡壳了那么两秒,接着一拍桌子,“你要真这么想,那别让你们副社长忽悠宁凝来劝我出马啊!”
  “……谁让副社长忽悠宁凝了?”宇文客反问,继而烦躁地一拎书包,起身就要走,“那充其量是副社长的个人行为。哦……三年前那个,归根结底也是那位学长的个人行为,你们有精力为这个掐得水深火热,还不如多做两道题。”
  “哎你——”范小圆气结,然而不待她说话,宇文客已然拎着书包风风火火地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气得说不出话。
  这人……他怎么活得这么两耳不闻窗外事呢!
  虽然照他的思路去想也没问题,可这掐都已经掐起来了啊,接下来的做法全校都在看着啊,拎包就走是几个意思?!
  范小圆很生气,铁青着脸坐公交回家,进家门后强行缓和了一下情绪跟爸妈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钻进屋去写作业。
  身为学渣,她写作业的流程是很简单的——挑会做的题做,不会的题想大多会让她脑中空白完全无从下手,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只能放着。
  赌气的心情又似乎使她会做的题更少了些……
  范小圆于是九点多的时候就气鼓鼓地上床躺着了,想拿手机看小说都看不进去,五分钟后把手机一扔,睡觉!
  大熙朝,寅时。
  用于避暑的紫清园里静谧一片,女皇所住的至明阁中,几个宫女宦官守在厢房前,时不时地瞅瞅正屋卧房的方向,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惊奇。
  那个宇文公子进宫多久了?怎么也有三年了吧。
  三年,一直没得过宠,前天还惹恼了陛下,惹恼之后甚至还闹了一出投河自尽。可昨天,也不知道他突然走了什么大运,陛下着人把他带过来后竟然完全没有问罪,反倒让他在自己屋里养上病了。
  俩人就这么一起在屋里待了一天,听进去端茶送水的宫人说,他们是各干各的事,连交流都很少。
  然而到了晚上,陛下居然还不让他走,自己晃晃悠悠地进了厢房,满不在意地说就让他在屋里歇着吧,她在厢房睡一晚。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他触着陛下哪根儿筋了?!
  几个人脑子里都在转这个事儿,转着转着,身边的厢房中突然有鞋子蹭地的声音一响。
  他们便立刻提起心神,躬着身将门推开,欠身道一句“陛下安”,然后进屋去服侍更衣盥洗。
  在范小圆坐在妆台前任由宫女给她摆弄发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噙着笑主动禀说:“陛下,宇文公子已经没大碍了,他……”
  “我懒得搭理他!”范小圆拍桌怒喝,抑扬顿挫,气恼明晰。
  那宫女立刻噤声,范小圆从镜子里看到她木了两秒,继而扑通跪地:“陛下恕罪!”
  “……”范小圆不得不缓缓气,烦躁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起来。这事跟你没关系,别让我看见他就是了。”
  “?”几个宫人齐刷刷的全窒息了。
  范小圆一时没太懂,只感觉到一股情绪在他们之间传递了整整一圈,接着又静了片刻,才有个看起来级别稍高的宦官试探着询问:“下奴愚笨,陛下的意思是……让他先回宫?还是……发落去别的地方?或者直接……”
  宫里说话有忌讳,“杀了”二字让这宦官噎了回去,便只见他抬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这回轮到范小圆窒息了。
  她目瞪口呆地从镜子里盯着那个宦官,那个宦官被盯得心里直叫苦。要搁在三天之前,陛下说出这话,他们毫不犹豫地直接把宇文客发落了就是,可经过了昨天……真不清楚陛下到底什么意思啊!
  范小圆又怔了会儿,脸上慢慢地浮现了恍悟,接着,那恍悟里又绽放出了带着几分邪劲儿的笑:“对啊……我说了算啊!”
  恰这时,宇文客带着几分残存的困意,伸着懒腰从正屋大门里走了出来。
  范小圆从半开的窗子中看着他的身影,咬着后牙“哈!哈!”两声笑,旋即将脸一板:“把他给我押过来。”
  听到这诡异的笑声,宫人们哪敢耽搁,两个宦官立刻窜了出去,左右一拧宇文客的胳膊,三步并两步地就往厢房带。
  “又干什么啊?!”宇文客提心吊胆。话音未落,脚已绊过厢房门槛,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倒了好几步才站稳叫。
  “范……”他看到范小圆下意识地想叫名字,所幸反应够快及时噤声,转而像模像样地施以长揖,“陛下。”
  “啧。”坐在妆台前的陛下悠闲地正了正发髻上的簪花,又理了一下耳坠的流苏,才慢悠悠地回过身来。
  她被染得妩媚娇俏的朱唇微微上扬着,头还未完全在转过来,美目中的光芒已先一步划到了他面上。她笑吟吟、慢悠悠地说:“宇文客,朕先前跟你打商量的事,你真的不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  ——宇文客天真地认为,自己穿越过去之后的身份,是什么地位不高的“小官小吏”。
  ——心疼。
  ----------------
  ~\(≧▽≦)/~谢谢敏言和Samara的地雷~
  ----------------
  昨天的红包还没来得及戳,晚上回来戳~



05、Chapter 5. 黑白

  “?”宇文客微滞,旋即肃穆颔首,“不答应。”
  范小圆轻轻点头:“好。来人——”两旁安寂无声的宦官立即又上前将宇文客的胳膊钳住,等待陛下的吩咐。
  但见陛下黛眉一挑:“拖出去阉了。”
  “?!?!”宇文客吓炸,在宦官将他往外拽的刹那,一把抱住房门,“别闹!!!”
  宦官赶紧把他往下扒拉,宇文客边死抱着房门不撒手,便朝范小圆怒吼:“喂范……陛下!过分了吧!!!”
  下一秒,他一把被人从背后按住嘴。
  大太监王瑾被他的话说得心惊胆寒,语不传六耳地压音斥道:“宇文客你疯了吧你!”
  “唔!唔唔唔——!!!”宇文客被捂着嘴好似还要继续骂骂咧咧,王瑾切齿,又说:“宫中男眷还没有哪个敢这么跟陛下讲话,你不在乎自己的死活,还打算拖着全家一起去死吗!”
  一刹间,宇文客安静如鸡。
  他的手仍死死抱着门,目光无比错愕地一分分转向捂着他的嘴的王瑾。但王瑾在他正后方,旁边还有另外两个宦官遮挡了他的视线,他完全看不过去。
  这份错愕便完完全全投进了范小圆的眼中。
  范小圆怔了怔:“……怎么了?”而后摆了摆手,“你们先出去,朕有话要单独问他。”
  宦官们即刻松开宇文客,王瑾也收回捂在他嘴上的手,在几秒之内就安静无声地尽数退了出去。
  “怎么了?”范小圆不解道。
  宇文客还沉浸在震惊中,木了一会儿,慢慢撒开了紧抱着的门。
  范小圆起身将房门关上,又问了一遍:“啦?”
  “……”宇文客后脊僵着,僵到微微打颤,面色在这微不可寻的颤意里一分分变得古怪,“刚、刚才那个太监说……我是‘宫中男眷’?”
  “……?”范小圆一懵。
  宇文客神色挣扎:“‘宫中女眷’一般是……皇帝的嫔妃。那男眷……”
  范小圆从懵逼中脱口而出:“卧槽……你特么是我男宠啊?”
  一瞬间,宇文客浑身的劲力好像都因为某层窗户纸的捅破而被抽走了,他啪叽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范小圆于是蹲下身,推推他,“哎,宇文客?班长?振作点?”
  宇文客生无可恋地目光一分分转向她。
  范小圆豪气干云地一拍他肩头:“男宠就男宠嘛!我又不睡你!”
  宇文客:“……”
  “不要钻牛角尖儿!你又不是直接穿越到古代当男宠!醒来之后你还是二十一世纪好少年啊班长!”范小圆语重心长地劝着,接着又道,“不过篮球社道歉的事,你得帮我。”
  宇文客薄唇颤抖着轻启:“我不……”
  “那我真阉了你啊!!!”范小圆瞪眼,气势汹汹,“听好,醒过来之后,你必须立刻、马上给我去校论坛以篮球社名义发帖致歉,不然等再次睡着,我就立刻、马上让人阉了你!不信你试试看!”
  “……”宇文客的神色,变得更加生无可恋了一些。
  他想到自己上回在梦里落水高烧,醒来后也有点感冒的问题,不得不担心假如在古代被阉了,现代的自己会不会也……发生什么连锁反应。
  于是,已经饱受打击的男宠·宇文客,在范女皇毫无人性的威逼利诱之下,气虚地退让了:“好……”
  “这就对了嘛!来!咱合作愉快啊!”范小圆愉快地朝他伸出了手。
  但宇文客没有与她握手,他抬抬眼,说:“我有条件。”
  “嗯?”范小圆收回了手,“你说!”
  “以后……穿越到这边的时候,你别找我,咱俩不要见面了。”宇文客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捂住脸,终于爆发似的嚎叫了出来,“这他妈太尴尬了什么鬼身份啊啊啊啊啊!!!”
  退出去的宫人离得应该不太远!范小圆赶紧手忙脚乱地捂他的嘴:“别喊别喊别喊!我答应你答应你!咱各过各的日子老死不相往来!”
  “啊啊啊啊啊——”嚎叫中的宇文客噤声一吸气,冷静得很快,“好。”
  范小圆:“……”
  宇文客又在残存的颓丧中僵坐了会儿,接着重重一叹,撑地站起了身。
  范小圆便也爬起来,拍拍衣裙,指指门外:“那你要直接走吗?还是先把早餐吃了?”
  “……”宇文客想了想,实在无法脑补自己身为“男宠”和“女皇”一起用膳的诡异感,就说直接走,推门便要离开。
  ——还好范小圆反应快,她在宇文客推门的瞬间及时意识到他可能并不清楚自己的住处在哪儿,轻轻干咳一声,佯作随意地招手吩咐一个宦官说:“你送他回去。”
  正往外走的宇文客一愣,即刻也惊悟过来。他不禁回头看了看范小圆,对她的机智有点惊讶,毕竟她成绩一直不好。
  两个人就此别过,于是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范小圆第一回独自体会起这个世界来。她有心尽快了解一下时代背景,就跑到书房里挑书来读,然而身为学渣,读言辞古奥的“古籍”对她来说实在够难的,从早读到晚也没读进去多少东西,她悲愤地认识到了女皇不好当。
  二十一世纪,上午9:40。
  两节课上完之后是长达20分钟的课间操时间,国际部没有课间操,于是这个时段被学生称为“大课间”。
  大课间很适合打打闹闹聊八卦。从今天下课铃一响,全班就分聚成好急搓窃窃私语来看,绝壁是有惊天大八卦了。
  “妈耶,篮球社怎么突然道歉了!” 宁凝一边狂翻帖子一边跟范小圆开扒,范小圆不在意地耸肩:“可能是良心发现了吧。”
  “不是……你看帖没有?”宁凝把手机推到她面前,“这是咱班长发的帖,他这人你不知道啊?平常对这些事一概不爱搀和,油盐不进,副社之前也劝了好多次了,一点儿用也没有!”
  “……所以我说是良心发现了嘛。”范小圆啧嘴,几是同时,听到楼道里响起男生们的哄笑:“Woooow班长,你可真会出其不意!我们都以为这回咱啦啦队要在高中部那边吃哑巴亏了!大杨还打算借她们垂头丧气需要安慰的时候去追她们副队长呢!”
  “……别闹。”刚去办公室送完作业的宇文客淡漠地从八卦群众中挣脱出来,回到教室里。
  范小圆抬头一笑:“多谢啊班长,我昨儿正为这事头大呢你就给解决了!你可真善解人意!”
  “……”宇文客看到她,神色里有些克制不住的尴尬。
  他咳嗽着缓了一缓,走到她桌前:“比赛的时候有空吗?邀请你们来助威。”
  “哎我们肯定会去的嘛!”范小圆爽利地一拍桌,宇文客紧接着就说:“那我们出去聊一下具体的安排。”
  范小圆:“?”这有什么可聊的?每次去比赛助威都是她们直接排好直接上啊?
  她狐疑地抬头,与宇文客欲言又止的目光相触的刹那,意识到了他大概是想说另一个世界的事。
  她赶忙应了声“哦!好!”,起身跟着宇文客往外走。宇文客闷着头一路往前走,到了楼道顶端,推门进了因为位置太偏而很少有人走的那个楼梯间。
  他死死盯着地,嘴角无可克制地轻搐着:“我还有件事……得麻烦你。”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被水淹死的龙王爷(这ID……)投的地雷~\(≧▽≦)/~
  谢谢小扇的手榴弹,以及衍衍的两颗手榴弹!么么哒!
  ----------
  开V当天三章前100的红包已戳,请注意查收~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