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3 | 浏览:861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新文更新在我主页!!!《易如反掌》七只芒果(原创首发 更新至2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7-12-27 09:28 编辑


不愉快的早上 同事做事不谦逊 让人生厌 早上气的想揍她 下午又觉得没事了……女孩子的情绪哟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7-12-27 09:28 编辑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8-1-9 08:55 编辑

机场,人潮涌动,有人离别有人相聚,有人欢笑有人哭泣。

叶幼南扣着一副大墨镜,一手拎着手包,一手拉着行李箱,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也健步如飞,机场内有不少人都回头看她,以为这个气质出众的美女是哪个大明星。

七个小时的飞程,叶幼南有些疲惫,一下飞机就奔向酒店,洗了个澡倒头大睡。

叶幼南只是想找个干净美丽人又少的地方休息两天,上网搜了又搜,最后她决定来了这座不出名的小岛,果真如她想的那般美丽宁静,让人一眼就喜欢上。

夜幕降临的时候,干净的街道上三五成群的人,大多数都是欧洲面孔。叶幼南换了一条吊带长裙出了门,沿着一条开满蓝色小花的小道上一直走,微风轻拂过脸庞,空气中涌着不知名的花香,让人放松舒适到了极点。路的尽头有一间Bar, 从外头看装潢得很普通,她仅是犹豫了一秒就抬脚走进去了。

“Mojito,thanks.”吧台上几乎没有什么客人,叶幼南找了个位子坐下,手托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酒吧里放着一首法文歌,男歌手慵懒的嗓音加上浪漫的法文,叶幼南一下就喜欢上了这调调。

“嗨。”一个蓝眼眸的男人端着一杯酒走过来。

这个外国帅哥身材高大挺拔,好身材把白衬衫穿的格外的好看,西方人的五官大都立体,叶幼南特喜欢他们深邃的眼睛,她觉得这样的眼睛显得很深情很迷人,特别是在电影里,帅气的男主角深情表白的时候,叶幼南总会被迷得神魂颠倒的。

叶幼南回以一笑,她这一张美丽的东方面孔在这酒吧里显得格外的扎眼,四周也有不少“虎视眈眈”的男士。

“一个人?”不算熟练的中文。

叶幼南笑笑不语,原来这帅老外还会中文。

“我叫詹姆斯,来自英国。”

这样的一个夜晚也算美好,和一个不认识的外国帅哥在他乡的这样一间小酒吧里谈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必担心对方怎么想,也不必想今晚过后会如何,因为只此一面之缘。

在这个小岛上,叶幼南没怎么用手机,除了每天晚上定时和妈妈爷爷视频通话,她基本没有用这些通讯工具。每天睡到自然醒,在楼下的餐厅用过早餐后就背着相机四处逛,看到美景就拍下来,看到奇特的食物就买下来尝尝。

难怪有人梦想环游世界,整天吃吃喝喝逛美景,没有工作烦恼,生活压力,这样的生活谁不想要呢?

叶幼南只打算在这小岛上待五天,趁最后一天的时候她去给家人朋友买礼物,买了些这儿的特产。这个小岛上的刺绣很出名,每家每户的女人都会自己绣衣服,叶幼南也买了几件披肩给妈妈和三婶,刺绣繁琐,看不出是什么图案,但是店里头的老板娘说这是当地祈福的一种图腾。

离开这个小岛前,叶幼南还做了一件事,就是把她留了这么多年的头发给剪了,今年不是流行BOB头嘛,好几个女明星都换了这个发型,她原本及腰的长发一下就只到肩膀,还染了个发色,整个人看起来倒是很干净利落。


华灯初上,叶幼南被手机的铃声给吵醒,她迷糊着眼胡乱的伸手往床头摸索,半天才摸到手机。

“半小时到你家楼下,打扮打扮今晚吃饭。”

“吃饭?吃什么饭?”

“给六儿接风洗尘。”

叶幼南猛地坐了起来,抓了抓炸毛的头发,人一下子清醒了,缓了两秒迅速的掀开被子急忙跑向浴室。

在沈辰皓的东利酒店大家常用的包厢里头,大伙儿基本已经都来齐了,有围坐一堆打麻将的,有一堆坐沙发上聊天儿的,还有几个已经饿到开始吃零食垫肚子的,大家都等着主角来开席呢,又是半小时过去了还不见主角的身影。

“老沈你给我打老六电话,问问他是刚上飞机呢还是咋地!”顾妍是个急性子,这等了半天还没见着人,有些不耐烦了。

沈辰皓应了一声,刚拿起电话,这门口就传来声音,大家伙齐齐转头看过去,这推门而入的可不就是姗姗来迟的易子容吗。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合着喝了几年洋墨水排场还喝大了?”郑文颉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笑着嚷道。

“就是,等会老规矩,自罚三杯。”沈辰皓接上。

“华阳路那儿堵得不行。”屋里头灯光垂落间来人身着深蓝白条纹衬衫,两手插在裤袋里,一身清隽颀长,俊朗的脸上挂着笑,易子容环顾这屋子里头的人,不由勾了勾唇,“哟,都在呢。”

“可不是都在吗,给你最高的接待待遇呢,等你多久了你知道吗你!”郑文劼笑骂着,随手就扔了个抱枕过去,接着对着墙角的服务员说道,“开饭!”

偌大的桌子上摆满精致丰盛的菜肴,灯光下觥筹交错。

“迟到的人先喝三杯。”

易子容自觉的给自己倒满酒,罚了三杯。

“听说这几年在法国混的风生水起的啊哥们儿,在国内都能听闻你的大作为。”沈辰皓阴阳怪气的说着。

“可不是吗,待了三年才舍得回来呢。”黄苑苑也跟着接了句,手上熟练地剥着虾。

易子容昨儿刚回来就被大院里头的祖宗们给召回去了,听了一整天的唠叨,结果今儿到这儿来还得继续听,他头疼的摆摆手,“得,你们就放过我吧,这些话我听的脑瓜子疼。”说着就给自己又倒了杯酒,“这杯我敬你们,谢谢各位给我接风洗尘。”

好兄弟一走就是三年,郑文颉这群人能轻易放过他吗,一顿饭下来,也不知道给易子容灌了多少酒。女士们就负责填饱肚子,吃饱了就坐着聊天。最后那几个醉鬼还在屋里头发着疯,嘴里念叨着易子容有多么的冷酷决绝无情无义不想念兄弟姐妹情谊,但是手又是不自觉的搭在易子容的肩上不舍得放开。

沙发上的这几个女人看着他们,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心里头又有些难过,这么多年了,他们几个终于聚齐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家庭和工作 真的是太令人烦恼了 好想抛开一切 想做什么做什么 不必考虑其他因素 束手束脚的 真羡慕别人过得自由自在的 sad..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289 
财富
51746  
积分
34729  
在线时间
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2-22 
广州的朋友 哈哈 来支持一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8-1-9 08:56 编辑

(3)

叶幼南手机嗡嗡作响,是上司打来的电话,正好她想去上个洗手间,于是起身出门。沈辰皓这酒店她这些年来的次数多了去了,出了包间熟门熟路的来到了洗手间,晚上她没来得及化妆,刚刚喝了点酒,这会儿脸上红扑扑的,像是打了点腮红。

她出了洗手间就看到门外靠着墙的男人,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走上去没有一丝的声响。他低着头仿佛专注的在想些什么,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很好看,见他接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在空气中转眼就无踪影,优雅的如同古时的贵公子。

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举动,在他做来却是格外的优雅好看。

易子容抬手将烟掐在手边的烟灰缸里,继而转头看身后的人,眼里带着明亮的笑意,他勾了勾唇,慢慢的走向叶幼南,站定,目光灼灼,“我回来了。”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他的眸色格外湿亮深邃,趁着面前的女人还在怔悟,他俯下身轻轻的抱住叶幼南,“好久不见。”嗓音一如既往的低缓清冽。

叶幼南回过神,没发现自己握着手机的手紧紧的攥着,她嘴角上扬,手轻轻的搭上他的背,回应他这个礼节的拥抱,“好久不见。”

到饭局结束这几个男人走路都有些打飘,叶幼南在沈辰皓酒店开了两间房,把这几个醉鬼扔在酒店后就跟着陈太太回家了。

陈生这几天出差了,叶幼南想着假期还剩两天她也闲得慌,于是就陪顾妍去了。

     “你家陈生对你还真是没话说,你不爱穿拖鞋,而他又怕你着凉就买了这地毯,你说说这地毯,啧啧”叶幼南摸了摸屁股底下的羊毛地毯,柔滑舒服,“上回我在我姐家也见到,价格简直是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别人家买一块就够奢侈的了,你家还全铺满了,看来资本家宠起老婆来啊都是一个样。”

“你一早上闲的慌是吧,在这儿胡嚷嚷。”顾妍坐在沙发上翻着最新一期的时尚杂志,不咸不淡的回她。

“没,就是蛮感慨感慨。

顾妍笑着抬脚轻轻踹了下这无病呻吟的女人,“我看你是太无聊了吧最近,说的话一点质量都没有,我老公给我买地毯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啊!”

“诶,我听苑苑说陈家老祖宗最近催着要抱孙子啊?”

“是啊,上周回去吃饭时还提呢,我自己想想吧,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我和陈生都结婚三年了,之前美名曰还小,想再玩两年,现在连我妈那边都催了。

“也是,好在陈生事事也随你,不然换别家,哪个婆婆肯自己媳妇这样啊。

“得,别跟个老妈子似的,说话一套一套的,走,给我做饭去。”顾妍听的耳朵都烦了,挥挥手,大步往厨房走去。

叶幼南慢悠悠地起身,得瑟的笑着道,“嘿,还忘了,这陈家的媳妇还不会做饭。”说完还故作惋惜地啧啧了两声。

顾妍正开冰箱拿菜,听到这话没好气的将手里头的小白菜往她那边扔。

“我想吃可乐鸡翅。”顾妍靠在流理台上,跟个大爷似的点着菜,“还有上回那个豆腐汤,我念叨很久了。”

晚上,两个女人并排躺在大床上,顾妍支着手臂,侧着头看正在对着天花板发呆的叶幼南,“南南,你和我说句实话,你和乔宇是认真的吗?”

“嗯。”漫不经心的声音,“你赶紧给你家那位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女人接的。”

“去你的!”顾妍随手抓了个枕头扔过去,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不过自己还是拿了手机走到窗边给陈生打电话。

“老公,嗯,我叫了南南来陪我,南南给我做的饭,你吃了吗?知道啦,你别忙的太晚啦。”顾妍一边讲电话,一边轻轻扯着窗帘的流苏,脸上甜蜜的快要笑出花来了。

玩心大起的叶幼南把自己的手机拿来,开了劲爆的音乐,走到顾妍身边,大声嚷嚷,“酒保,再给我开十瓶。”

刚说完,果不其然就看到顾妍狠狠的瞪了眼自己,她心里有恶作剧后的大快。

“没,我在家呢,是叶幼南,她又皮痒了,二十七的年龄,十五的心智,咱甭理她。”

叶幼南玩着也觉得没趣了,抱着枕头靠在床头,四周只有顾妍讲电话温柔的声音,讲得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可是爱人之间无论是什么都会认真聆听。轻柔的声音一点点传入她的心里,她甚至能感受到顾妍陈生两个此刻心里的甜蜜思念,都说夜里心理感受或者情绪都会被放大,叶幼南莫名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想想也给乔宇发了条短信。

“你在干嘛?”

手机屏幕暗沉沉的,过了五分钟依旧没有消息进来,叶幼南更是沮丧的在床上翻来翻去,把头发弄的乱糟糟的。自己这边的冷清和顾妍那边的甜蜜形成了再鲜明不过的对比,她像个怨妇一般嚎叫了一声。

“叮叮叮——”扔在大床上的手机欢快的响了起来,叶幼南一个轱辘立马坐了起来,是乔宇。

“刚刚在洗澡,没听到手机响。”乔宇的声音温温润润的,和他人一样。

“嗯。”她应了声,刚刚一时脑热发了条短信,叶幼南这下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乔宇又继续说,“下午开会一直开到七点,也才刚到家。”

“吃饭了吗?”

“还没呢。”

“去厨房随便煮点什么吃,别累着了,晚上早点休息。”叶幼南像个体贴的女朋友,向男朋友叮嘱着一些琐事。

挂了电话后叶幼南坐在床上扒了扒头发,想了想还是拨了一个电话,“你好,我要一份木耳山药,糖醋排骨,玉米烙,牛滑汤,蛋炒饭,嗯,送到御庭小区A座5501,谢谢。”


隔天,已经日晒三杆了,某高级小区某楼层某房间里头的两个人还抱着被子呼呼大睡,黄苑苑按了三分钟的门铃愣是没有反应,最后面色不善的她掏出手机给顾妍打了电话。

“给我开下门。”

知道了。

又是一个三分钟。

已经站在这扇门前有十多分钟的黄苑苑继续打电话,一等电话接通就大吼,“马上死出来给我开下门!”

幸好这小区是一层一户的,要不然邻居路过看到这样一个打扮优雅得体,却对着手机毫无形象大嚷嚷的年轻女子一定会吓坏的。

“别睡了别睡了。”黄苑苑一进门就直奔主卧, 嘴上叫个不停。

“小点声儿,嚷嚷什么呢!”叶幼南有些起床气,被噪音吵得有些睡不着,没好气的回她。

“我点了麻辣小龙虾,泡椒田鸡,水煮鱼片,剁椒鱼头,还有五分钟就到。”

果真,前一秒还皱着眉抱着被子睡觉的叶幼南和顾妍立马睁开眼,默契的对视一眼,立马直奔浴室洗漱。

这天天气好的不得了,叶幼南和黄苑苑盘着腿坐在昨儿刚提的没有人情味的地毯上,拿着手柄玩的不亦乐乎。
     顾妍端来切好的水果,坐在沙发边上,看着两个都要奔三的女人还跟小孩似的玩着游戏,两眼目不转睛的等着屏幕,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丝毫不搭理顾妍。

“我妈说前几天在悠然居看到易子容了,身边还跟着个姑娘,应该就是他宝贝的不得了的小女友吧。”见当事人没反应,顾妍用脚踹了踹依旧专心玩游戏的女人,“我说,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闯关成功的叶幼南把手柄放下,端过洗好的车厘子吃起来,“说,想要什么反应”语气漫不经心,一副听君吩咐的模样。


顾妍瞟了她一眼,没趣的冷笑一声。


“有点儿饿了。”叶幼南撇着嘴摸摸正咕咕叫的肚子。


三人儿就快中午的时候吃了那堆辣的不成样的东西,又玩了一下午的游戏,这会儿天都黑了,能不饿吗?


黄苑苑站了起来,伸了伸腰,豪迈的挥挥手, “走,咱们出去吃饭。”


于是一行三人开车前往君悦饭店。

“这君悦饭店好像也是沈辰皓旗下的吧。”

“是啊,以贵出名,不过这里的菜做的确实是了得。”黄苑苑接了句。


可不是吗,C市最大的一家饭店之一,多少达官贵人的应酬地点的首选,来这儿吃饭不仅吃的是味道,还是身份。而且这酒店做的菜简直是让人回味无穷,服务的也是让人舒坦的很,沈辰皓坦言要做全国最好的酒店,证明给他的父亲看,看来他这回果真是认真的。别看他这个人平时吊儿郎当,一副公子哥的模样,可要是真要做什么事,他准立马变了个人似的。


三人下了车,边走边聊。
    “嘿,那不是梁一心吗?”黄苑苑看着不远处说道。
    “梁一心?谁?”顾妍问。

黄苑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你一直念叨的易子容的女朋友嘛。

     哦,原来是她呀 顾妍抬眼望去,传说中易子容的女朋友?她抿唇一笑,“走,咱上去打个招呼

梁一心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手上提着个某知名品牌刚上市的手包,独自站在酒店门口,灯光下美人美目流转,真是个美人胚子!
    “真巧,梁小姐。”顾妍率先打了个招呼。

梁一心显然不认识面前的这三个貌美的年轻女人,正疑惑时对方又开口了,“我们是子容的发小。”

    “嗨,我是梁一心,你们也是来这儿吃饭吗?”
    “对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梁一心张了张嘴正要回答,目光却停在她们身后,不由浅浅一笑。
     叶幼南皮笑肉不笑的抽了抽嘴角,真是出门踩狗屎了,上哪儿不好偏偏到一个要和他们撞到的地方!

易子容走上前,自然的牵起女友的手,看到面前三位年轻貌美的女人,笑道,“哟,这么巧,昨儿才见得面今儿个怎么又遇到了。”
     “是啊,既然这么巧就一起吃个饭吧。”黄苑苑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闻言叶幼南连杀了她俩儿的心都有了,合着就想看她笑话呢,好啊!谁怕谁!她扬起头,嘴角挂上笑。转头就看到易子容看着女友,眼神询问她的意见,呵,的确像个好男友。



梁一心笑笑,不经意的撩了撩长发,风情万种,“当然。”

于是十分钟后,在几个人常用的包厢里,顾妍和黄苑苑默契的对视一眼,皆心满意足的合上菜单。
    “我前段日子陪老太太度假去了,后来听说老六要回来了,还带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大伙儿都说自从有了女朋友就不玩儿了,规规矩矩的上班老老实实的陪女友,我还想呢是谁这么大能耐,正巧今儿碰了面。”

梁一心只是微笑,嘴边若隐若现的梨涡明媚可人。

易子容轻笑一声,歪过头看了眼娇羞的女朋友,接过话,“怎么,要讨经对付你家男人?”他痞痞的笑着道,一只手放在桌上,另一只随意的搭在梁一心的椅背上,形成一种亲密姿态。
    “哼,我家陈生哪像你呀。”顾妍毫不客气的回嘴,她可是出了名儿的护短,更别说是她家老公了,全世界最好的,哪还用得着讨经呀。

叶幼南在一旁悠哉的喝喝茶听他们唠嗑。
   “诶,幼南,梁小姐手上不就是你上次想买的那条链子嘛。”顾妍话毕,大伙儿都把视线转移到梁一心手腕上,一条铂金的手链,除了一个圆环外没有任何装饰,可看起来却美的不行。

那时叶幼南在杂志上看到自己最爱的牌子出了这款手链,可她要买的时候居然没有了,为此她还难过了好久,如今看到自己中意却没得到的东西戴在别人手上,心里也没了当初那份一见钟情的喜爱了。


她将落在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笑笑的说道,“是啊,当时没买到。”
   “这款限量版不知道梁小姐是怎么买到的,当时南南立马给业内的朋友打了电话都没抢到。”

梁一心用手拨了拨手链,语气温柔,“你们叫我一心就好了,这手链是子容送的。”
    呵,原来是人家男朋友送的呀
   “原来是这样。”顾妍笑笑,之后也没说话。

气氛突然有些顿了顿,正巧这时服务生上菜,大伙儿吃着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顾妍吃着碗里的鲍鱼,这鲍鱼她可惦记好久了,今儿赶巧遇到易子容自然是要好好宰一顿。
    叶幼南没什么胃口,亲戚来访肚子有些不适,她只顾着低头喝着热汤,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不慌不忙的拿出来看,是乔宇。

她弯了弯嘴角,拿了手机出了包厢。
   “吃饭了吗?”
   “正和顾妍在外面吃,你呢
   “刚开完会。”他最近签了一笔大生意,一个法国的大客户,对方很挑剔不过利润特别诱人,这些天开不完的会,加不完的班,他身为公司的高层自然更是忙上加忙。
   “你过来一起吃吧。”
   “你们吃吧,我不过去了。”
   “那我过去找你?”她提议。

乔宇此时正开着车,这几天连续不断的开会让他有些疲惫,他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他的脸在路灯的照耀下昏暗明亮相交替,听到她说来找自己,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此刻的表情柔和的不像话。他应了声,打转方向盘,车子一个拐弯往原本相反的方向驶去。
    叶幼南回到包厢,正巧看到易子容给梁一心夹菜,两人坐在一起般配的不像话,她笑笑,拿了外套和包,“我先走了
   “上哪儿啊?
   “乔宇来接我。”

顾妍笑得一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模样“走吧走吧,允许你今晚不回我那儿了。”十足推销姑娘的老鸨样儿。
    叶幼南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接着她对着梁一心笑着道,“你们慢吃,我先走了。”

乔宇的家是在城南的一处高级住宅,前两天她来时买的菜还有剩,她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两菜一汤。

乔宇已经洗了个澡换上了家居服,来到餐厅看到心爱的女人正在为自己盛饭,头发随意的扎起,露出白皙的脖颈,侧脸温柔的不像样,他心头一动,走上前从背后揽着她,两手之下她的腰盈盈一握。

“好香。”他埋在她颈间,说的话一语双关。

叶幼南轻轻的拍了拍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吃饭了。”

叶幼南的厨艺是在国外练成的,那时候刚出国,她和易子容都吃不惯法国菜,本来想请个阿姨做饭,别扭的易子容又不喜欢家里有别的人在,最后叶幼南决定自己学着做菜吧,还报了个学厨班。刚开始做的东西简直是惨不忍睹,毕竟是一个十指不沾春水的大小姐,慢慢的她也悟出了点东西,厨艺渐长,所以现在两菜一汤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对面的男人狼吞虎咽,看来的确是饿坏了。

“慢点儿。”叶幼南看的有些心疼,又给他勺了一碗的汤,最近他忙着新案子,也没休息好,眉间泛着疲倦。

乔宇抬头对她笑笑,接过她递过来的汤,“这阵子实在太忙了,过几天等案子忙好了,到时好好陪你。”

叶幼南心头一动,这时候了他还在为她着想,乔宇算是个满分恋人,相貌英俊,在一家跨国公司担任高层,对人温和有礼,对她体贴温柔,所以当初她答应了他的表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舒服自在,两人已经在一起快一年了,几乎没有过大吵,一有小矛盾他铁定举双手投降,朋友都说他将来会是个妻管严,他只笑笑也不反驳。他们不会过多的干预对方,会亲密也有自己的空间,很平淡的相处,让人很舒服。

吃过饭乔宇起身要洗碗,叶幼南拦下他了,推他去客厅休息,他执拗不过她,只好作罢。

乔宇的厨房干净的和他一样,倒不是因为他不用厨房,可能是因为他有点洁癖的缘故,叶幼南把洗好的碟子放进柜子,出了厨房。

乔宇正在看时事新闻,感觉到沙发突然陷了下去,他偏过头看到那张俏丽的脸,心里被填的满满的,突然这种感觉真好,可真要他说他也说不上是哪儿好。

“咦,这不是乔大经理嘛。”身边的女人惊喜的说道,可不是嘛,电视里播着GA公司的总经理为某度假村剪彩,一身妥帖的西服衬着他越发的长身玉立,脸上的笑容礼貌疏离,温温和和的刚刚好。

乔宇伸手揽着她,嘴上应道,“是啊,叶小姐觉得他怎么样?

怀里的女人故作思考,缓缓开口,“嗯,年轻帅气,事业有为。”

乔宇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给逗笑了,忍不住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下 “那叶小姐就考虑考虑嫁了吧。

叶幼南在他怀里笑的花枝乱颤的,就是不开口回答。

“今晚不回去好不好?”他是有些累了,这些天不断的开会,根本没怎么合眼。

“那可不行,夜不归宿顾妍会杀了我的。”叶幼南瞪大了眼说道,手还在脖子边假装割脖子的样子。

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气,“我送你回去。”乔宇笑笑,就要起身去换衣服。

叶幼南赶忙拉住他,她心疼他这么累了,她一说要走他也不生气,还要去换衣服送她回去,心里一片感动,她乖顺的倚着他,柔声道,“顾妍待会会来接我,你今晚早点休息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相偎着,气氛好不温馨。

“虽然最近忙,但还是要注意身体,你胃不好应酬时让小李多挡着点,别还总是咖啡当水一样喝,我过些日子给你煲点汤来。”

叶幼南说完没听到他回答,正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他,眼前闪过一个黑影,下一秒唇就被他的温热覆住,轻轻柔柔的吻,如他一般温柔,乔宇轻柔的吻着她,像是对待珍宝般珍视。叶幼南尽管还是不习惯与他这样亲密,但是俩人是情侣,亲吻是正常的举动,她努力撇下心头的那抹不适,试着将僵着的身子放轻松。

乔宇睁眼看她,见她湿湿亮亮的眼睛里透着迷茫,方才他也是听她柔柔的叮嘱,心里暖的不成样,突然就想吻她了。这一瞬他突然明白了,说不出来的那感觉是有种家的感觉,没错,就是家的感觉,温暖温馨.



我回来啦~~~早上早起赶动车 心累

六千字更新~~~欢迎大家来围观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7-12-12 11:47 编辑

偌大的会议室内,朝南的方向让早晨的阳光斜斜的铺洒在室内,易子容坐在主座,一声黑色西装气质卓然。他半倚在桌上,左手撑着下巴,右手轻轻敲着桌面,神情专注好似思忖。两侧排下来坐着的都是公司里各大部分的头头,此刻皆是正襟危坐,面对新来的董事长,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此时财务部经理刚做好报告演讲,等着老板发话,结果他这报告结束了半晌还没听见老板说话,众人皆转头看向主位,年轻的董事长正托着腮发呆,托腮的手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指节骨分明,指甲被修剪的干干净净,这长相好的人就连发呆的模样也都是好看的。

坐在董事长左手边的林君豪看到全会议室的人都等着自家老板发话,然而主人公居然发呆了,他轻咳一声,轻声的叫了声老板。

易子容恍然回过神来,看到两手边的手下皆看着自己,也没觉得自己刚刚出神有什么不妥,他笑了笑,“公司的情况我大致都了解了,这两天诸位都辛苦了。小刘你这周之内把负责企划案整理好给我,好了,散会。”易子容站起身,从容不迫的扣上西装的扣子,迈着大步走出会议室。

“易总,珠宝店打来电话,说您上个月定的项链今天到了。”林君豪站在办公桌边上汇报。

“嗯。”易子容低低的应了声后不再言语,两手插在裤兜里站在落地窗前沉思。

林君豪见此默默的退出办公室。

脚下的世界车水马龙,三十层的视野很好,整个商业中心的样子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人站在高处总会心生出一番不一样的情怀来。不是有句诗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人们爬上的时候总喜欢在山顶大喊两句,吼出来总觉得心底舒服了很多。

今天是易子容第一次以董事长的身份回到公司。他回国后接手了父亲的公司,老易心满意足的带着老婆环游世界去了,把整个公司都丢给了儿子。易子容在最快的时间内了解公司的现状以及在进行的合作案,早上召集所有部门的头头开了会,一整天高压的工作使得他这会儿太阳穴有些发疼,他抬头按了按眉心,垂眸间心里头突然想到什么,随即转身出门。

“我出去一趟。”办公桌被敲了敲,林君豪抬起头的时候只能看到易子容离开的背影。

五年,足以让这个城市天翻地覆,易子容开着车慢悠悠的绕着,当年他离开去法国时才刚动工的游乐场如今早已建成,游乐场门口稀稀疏疏的能看见几个摊贩,工作日来玩的人不多,易子容把车停在路边,解了安全带下了车。

“麻烦给我两根糖葫芦。”

“好勒。”

摊贩的孙女坐在一旁的石板凳上,看到这么好看的一个大哥哥来买糖葫芦,睁着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心里偷偷想着:原来帅哥哥和她一样也喜欢吃糖葫芦。仿佛是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一般,小丫头心满意足的把手里的糖葫芦大口的咬下一颗,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在干嘛呢?”

“干嘛?上班呗干嘛。”

易子容轻笑了声,抬头看了面前的大楼,“下来。”

“来哪儿?”某人一头雾水。

“我在你公司楼下。”某人耐心的解释。

叶幼南跑到窗前,看到公司楼下果真停着一辆黑色大奔,靠在车门边上的那个长身玉立的可不就是这会儿和自己讲电话的人嘛。

“你怎么突然来找我啊?”叶幼南嘴里说着人已经往办公室外头走了。

“真啰嗦,快下来。”

这时正值初秋,路上的行人不多,叶幼南手里拿着手机慢慢走来,看到不远处的易子容穿着一件白衬衫,笔挺的西装裤包裹着他的大长腿,颜值满分,衣着满分,只是这人手上拿着是啥啊?怎么那么像……像糖葫芦??

“喏。”待她走近,易子容把手里的糖葫芦递过去。

叶幼南虽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接过,“你这大忙人来这儿就是给我送一串糖葫芦?”

“先上车。”

两个人都穿着职业,站在一辆黑色大奔前拿着糖葫芦的样子着实有些怪异。

易子容上了车就开始啃自己的那串糖葫芦,“给你送个东西,我回国前乔治太太托我给你带的。”嘴里含着糖葫芦,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乔治太太是叶幼南和易子容在法国的家的邻居,很美丽很善良的一位太太,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生没有孩子。她和乔治先生养了两条狗,一只猫,这样的小生活夫妇二人过得轻松惬意。叶幼南刚搬来那会儿,乔治夫人热心的教叶幼南做饭,烤饼干,种花,两人没多久就成了好朋友。然而在叶幼南离开法国的时候他们正好去度假了,叶幼南也没赶得上和他们道别。

“乔治先生去年心脏病去世,乔治太太随后也要离开回到她母亲身边,走前把这个盒子给我,里头是她给你的一封信以及她给你织的毛衣。”

听完易子容的话,叶幼南停下嚼嘴里的糖葫芦,糖葫芦在嘴里鼓鼓的,配上她此刻的模样有些傻气。她心情有些沉重,那个整日笑嘻嘻无比乐观的乔治教授居然离世了,那乔治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你也别难过,他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痛苦。乔治太太也很好,她的家人来陪她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没过过久就和她的家人一起回去了。”易子容看到身边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也明白她心里头所想,话锋一转,“跟我去个地方。”

“诶,我还在上班呢。”叶幼南从悲伤的心情中回过神,反抗的嚷嚷道。

易子容哪里会理会那么多,打转方向盘,把车里驶入车流里,歪过头看了眼身边正瞪着自己的人,嘴角不由上扬,心情大好。

车子停在一家知名的珠宝店前,易子容率先下了车,“我妈生日快到了,你来帮我看看买个什么首饰给她,”

叶幼南优哉游哉的跟在后面,“你眼光那么好,自己挑一样咯。”

“哎呀,还是你来挑啦,那次你给她挑的胸针,你没看到她有多喜欢。”

叶幼南轻哼了声,眼角藏不住得意之色。

店内的款式琳琅满目,名师各色各样的设计零零散散的摆设在橱柜里,让人看花了眼。

“这款怎么样?”叶幼南手指橱窗里一款大溪地黑珍珠耳环。

“太太真是好眼光,这款大溪地黑珍珠耳环全国就三件,完美的基本找不出什么瑕疵,光泽感也好,款式雅致,最适合送给长辈了。”店员微笑着介绍着,边从柜台内拿出这款耳环。

易妈妈气质好,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如今年岁大了,岁月沉淀的内敛和韵味愈发衬着她的味道,配上这样的珍珠耳环更加的温柔有气质。

“好,就它了。”易子容瞄了一眼,觉得不错,点点头拿出钱夹准备付款。

“易先生,这是上个月您在我们店定制的项链。”店员拿出一个精致的首饰袋。

“打开我看看。”

“好的。”店员带上白手套,动作小心的从黑色丝绒的首饰盒里那出那条铂金的项链,链子上有一个小圆珠,珠子晃动间好像能看到上面刻着YX

“成品还不错,诶南南,不如你帮我带上试试?”

叶幼南闻言冷笑一声,强压着心头隐隐涌起的一股不舒服,不咸不淡的瞟了眼易子容,红唇微张,“滚。”

“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送你。”

叶幼南看了他一眼,眼里写满了“老娘不稀罕。”

易子容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见她炸毛的模样心里一乐,嘴上也没忍住就这么笑出声了。他本就眉目清俊,店内灯光明亮,店员看到他垂眸凑到那个女人耳边温柔的说话的模样一下迷了眼,连易子容递过的卡也忘了接。

易子容敛了面上那一抹温柔,轻咳一声,“小姐,买单。”

“哦。”店员尴尬的接过卡,通红着脸匆匆的去买单,心跳还是久久不能平复。

身旁等着他买单的叶幼南看透了这一切,端着杯子抿了口茶,冷哼一声,“祸害。”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26 
财富
2303  
积分
675  
在线时间
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2-22 
前段时间和我妈说最近要是有谁谁谁结婚的喜宴 记得也带上我一起去 不知道为啥想看新娘子 今天就有一场 我爸让我一个人去...完全不熟啊 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对方是个麻将馆老板 哈哈哈嫁女儿  我之前还在他家麻将馆打过几次麻将呢。
(ꈍᴗꈍ) 后天还有一场 就当是去吃点好的补补身子吧 哈哈哈哈哈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