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76 | 浏览:1186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更新两则新文的开头 《易如反掌》七只芒果(原创首发完结)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易子容,你能不能别一回家就袜子乱丢,还有,你看到东西掉地上了你弯个腰捡下怎么了!能费你多大的劲儿啊?”处女座的叶幼南有强迫症,看到光洁的地板上丢了东西心里格外的不舒服,这不,憋了很久的气终于忍不住教育起易同学来了。

“我懒嘛。”易同学拿着游戏机玩得起劲,面对某人的不开心他就随口答了句。

这仨字儿和这敷衍的态度可把叶幼南可气到了,她两手叉着腰深呼吸,尽量自己的语气心平气和,“你能不能改改你那坏习惯啊!”

“能啊。”又是随口一答,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眼睛都不带眨的。

叶幼南强压着心头隐隐涌起的一股怒意,为了不让自己掀杆而起,她摔了门去了客厅冷静冷静。

易子容接到林君豪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了,他换了身衣服,来到客厅就看到某人抱着一碗水果沙拉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听到他的动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易子容故意走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叶幼南也没理他,静静地往旁边挪了挪继续看,幼稚的男人往左边跨了一步,又正正的挡住了,叶幼南继续刚刚的动作,易子容也跟着继续。

这刚被电视剧安抚好的心情都遭到易子容给糟蹋了,叶幼南这下发怒了,她抬头怒视他,一脸“再不给我滚一边去,老娘就跟你不客气”的表情。

“哟,终于肯抬头看我了啊。”易子容很欠揍地笑笑,摸了摸她的脸蛋。

叶幼南觉着这样一直抬着头看他脖子泛酸,而且现在的姿势显得她格外的占下风,于是她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她站在沙发上,这样一看,还比易子容高了半个头,难怪有个词儿叫居高临下。

“我去公司一趟。”

叶幼南哼哼了声没搭理,易子容见她这副生气别扭的模样心里只觉得可爱,抬手按下她的脑袋,不顾她的挣扎凑上去亲了口,“乖,晚饭先吃了不用等我。”

易子容出门了,家里头就只剩下叶幼南一个人孤零零的。闲着无聊,叶幼南突然兴致来了,准备好好收拾收拾家里,难得想做个家庭主妇。易子容不喜欢家里有其他人在,但又不可能让他们两人做卫生,于是平时让阿姨定期来打扫完就走。

这几天两个人都在家里,于是也没让清洁的阿姨过来,易子容的衣服丢的到处都是,这个坏毛病总是改不了,她一边嘴里碎碎念着这男人是自己选的,甭跟他计较,一边将沙发上地上的衣服都抱到洗衣房去,分类好后放入洗衣机里,之后将桌上的杂志零食收拾好,又把家里的地板给拖了一遍,桌子都擦了才完事。

等干完这些的时候她已经累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原来家庭主妇的生活这么单调无聊,而且还累,她想过些日子还是得重新去上班,不然这样的生活她真的会疯掉。

外头的天已经快要暗了,刚刚易子容说不要等他吃饭,估计是他今晚有饭局或者是有事情要处理到比较晚,叶幼南起身去了厨房,自己随便弄点吃的就好了。叶同志看了看冰箱里的东西,为了图方便,最后决定还是煮完鸡蛋面,省事儿。

锅里头的水正在咕噜咕噜地沸腾,叶幼南靠着流理台等着面熟,突然想起顾妍刚结婚那会儿,陈生经常出差,有时她们两个电话聊到饭点,顾妍就说自己随便吃点就好,那时候她还嘲笑顾妍真有结婚女人的风范,以男人为天,要是丈夫在家的话就不会就这样简单的凑合吃。没想到如今自己也变成了这样,易子容那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可不会委屈自己随便吃点,不知怎的又突然想到他了,丈夫,这两个字可真好听,叶幼南嘴里喃喃的念了声,不自觉的弯了唇角。

叶幼南刚把盛好面放到餐桌上就听到手机在响,在想是先吃一口再去接电话还是接完电话再吃,两秒后叶幼南还是咬牙决定先跑去客厅拿手机。

是乔宇。

他们两个自从上回叶幼南生病乔宇来看望她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没有了恋人那层关系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去相见,朋友?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手机还在响,叶幼南觉得再不接可能就要挂了,于是匆忙的滑开接通。

“等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想接我电话了呢。”一接听就是乔宇的玩笑,听这语气和往常一样,这让叶幼南觉得是她多虑了。

“怎么会,我在厨房煮面呢。”

“今晚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乔宇说话时还伴着几声咳嗽。

“怎么突然要请我吃饭了?”

“最近在中国和德国两头跑,终于把国内的事情交代清楚,下个礼拜就要去德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想在走之前和你见一面。”

“这么快?”叶幼南惊讶,把夹在肩膀和脸颊间的手机拿在手上。

手机那头传来浅浅的笑声,解释道,“是啊,我爸前几天还晕倒了,身体状况不大好,我要抓紧时间回去了。哦对了,把你家那位也叫上。”

七点一刻,叶幼南到达两人约定的地方——火锅城。

“咦,易总没来?”难得见乔宇不是正装的样子,倒是比平时更加的温雅随和。

“他公司有事。”叶幼南笑笑,室内开着暖气,她脱了外套挂在一旁的椅子上,“伯父怎么样,我有认识个心脏这方面的专家。”

乔宇向服务员招手,边答道,“老毛病了,就是后来烟酒不戒,这些年犯病的次数多了。”

“人呐,只要一上了年纪身体就大不如前了,我三叔也是,之前应酬多又是喝酒又是熬夜的,今年身体也是一直出状况。”

服务员拿了菜单过来,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叶幼南毫不客气的立马开始点菜,黄喉,娃娃菜,藕片,鸭肠,肥牛,金针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叶幼南在这边吃的火热,而另一头的易子容就不同了。

易子容这边把合同签好,安排晚上的饭局让副总代替他去,带着让林君豪给他定的手链潇洒的开车回家。

易某人一手提着纸袋,一手拿着车钥匙,哼着小曲儿出了电梯,这可是叶幼南最喜欢的一个牌子,最近刚出了新款,这不,爱妻如命的易子容就特地让助理早早的预定了一款,想到等会小妻子欣喜若狂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扬起唇角。

按了密码,门“滴——”一声开了,易子容当场就觉得没了兴致,嘴角的笑瞬间凝住,因为家里一片漆黑,他打开灯,前一秒还黑寂的屋子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她没在家?

易子容喊了两嗓子没人应。他一腔热血被浇了一头冷水,怏怏的把纸袋放在玄关处,易子容此刻只觉得口渴,走到厨房去倒水,就看到餐桌上还摆着一碗面。他摸了摸温度,只剩点点余热。

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的易子容越想越不开心,放下水杯后就立马掏电话拨了叶幼南的手机,手机响了半天居然没人接听,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继续打,连着播了五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愤怒的易子容把还没动过的鸡蛋面放进微波炉里,再生气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胃!等他吃饱了再和她好好算账。

“上回在商场看到你和一个女孩一起看家具,当时匆忙,就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

闻言,乔宇正那筷子的手顿了顿,想了想,笑着解释道,“我妈一朋友的女儿,在这边买了房子要我陪她买家具,那天正好有时间就和她一起去了。”

“以你妈妈的性格,应该是在给你们制造机会吧。”叶幼南戏谑的打趣他。

说到这个乔宇就想到母亲最近给他张罗的事情,有些头疼的笑了笑,“是啊,我妈就恨不得我马上结婚,生个大胖孙子给她抱,不过我就当那个女孩是一小妹妹。”

这个话题有些敏感,要是当时没有意外的话,这时候他们两个应该已经结婚了,乔妈妈的心意也可能就要实现了,不管怎么样,叶幼南对他都心怀一丝的愧疚。

“你呢,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吧,也不知道你的婚礼我会不会赶得及参加。”

“可能是从小到大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所以觉得现在日子很平淡,不过这样也好,我也经不起轰轰烈烈的感情了,细水长流,挺好的。”突然很想见到他,叶幼南心里这么想着,手上也开始动作,从包里拿出手机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结果一看,五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来自她现在心里头所想的那个男人的。她急忙回拨回去,她能想象家里那祖宗此刻的炸毛的模样了。

“在哪儿呢?打了一百个电话也不接!”

一接通就是易子容不满的嚷嚷声,叶幼南丝毫没有觉得不开心,反而心里头暖暖的,知道家里头有个人在等着自己,她的手把玩着包上的流苏,放柔声音解释道,“我和乔宇在外面吃饭,太吵了没听到手机响。”

“乔宇!”果真,易子容听到这名字一下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这可是他前情敌呢,不可轻视!这会儿还和他老婆在外头吃饭!

“我这边快要结束了,你要不要来接我?”

“地址!”此刻心情略不愉快的易先生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叶幼南想分手还能做朋友应该就说她和乔宇这种吧,如今她对他的感觉就像是妹妹对哥哥那样,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不过感觉挺好的。

不知何时外头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落在地上,路上的行人纷纷加快脚步回家,乔宇陪着叶幼南站在店门口等易子容来。

“我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可能下次见你时你已经抱着个小宝宝了。”

叶幼南看着他,语气认真,“你也要加油,快点找个好女孩。”一年的相处陪伴不是没有感情的,这时候说割舍就割舍,说不再见就不再见,叶幼南感到一点难过。

“来,拥抱一下。”乔宇知道她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她最怕别离,他故作开心地笑笑,“不要对我有愧疚,很多事情都是在我们遇到之前,甚至是在我们出生前就注定了,不怪你,南南,我信命。”温情时刻不过一秒,乔宇话锋突转,语气也轻松了很多,“呃,槽糕,你先生来了。”

她知道他后一句故意语气欢快逗自己开心,她转头看到雨幕中出现一个挺拔清逸的身影,心头一暖,倏尔一弯嘴角,那抹身影直直朝自己走来。

易子容一身黑色的大衣,身姿高大挺拔,待走近他泰然自若的掸掸身上的雨珠,对乔宇颔首微笑,“乔总,好久不见。”接着伸手握住妻子的手,放在自己大衣的口袋里,眉眼带着笑意。

“确实是很久不见了,叫我乔宇就好。”乔宇刚笑着开口说道,手机就响了,他打了个手势,“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趁着乔宇接电话的空档,易子容低头一眼扫向妻子,眼里的警告意味十足。

叶幼南缩了缩脖子,不怕死的朝他吐舌头。

“不好意思,临走前太多事情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等我回国一定再聚。”

易子容笑着点点头,“一定一定。”

“乔宇要回德国接手他父亲的公司,临走前约我们吃顿饭,结果你公司有事我就自己来了。”叶幼南组织了会儿语言,用自己看来最简洁但明了的话语向某个上车后就一直板着脸的男人解释道。

“嗯。”

“你吃饭了吗?”

“嗯。”

易先生一直将这份低气压带回了家中,在等电梯的空档,叶幼南偷偷瞄了眼易子容,后者神色淡淡,她面上严肃可心里在偷着乐,看他为自己吃醋的样子还真舒坦。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就听到身后就传来一些声响,是住在他们家楼下的一对老夫妇回来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最近很爱折腾各种吃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8-4-13 14:13 编辑

“这么晚了才回来啊?”那对夫妻是A大的老教授,退休后住在大儿子的家里,平常他们偶尔会碰面,很随和健谈的一对老夫妻,叶幼南和他们也算熟悉。

“是啊,我们刚吃完饭回来。”叶幼南说着就挽上易子容的手臂,笑的眉眼弯弯。

“你们这小两口子感情可真好。”老太太笑着说道,眼里是满满的慈爱。

易子容和老爷爷聊了两句,很快就到了他们的楼层,他们说完再见电梯的门就关上了,从面前的金属面上能看到这易子容的脸和这门一样,前一秒还微笑着后一秒就又板着脸了,就跟变脸那绝活似的。

“真生气了啊?”叶幼南的手下滑,扣着他的,十指紧握,他的手掌温热,她则是偏凉,两人正好凑合,她故作无奈的叹气道,“唉,我这解释也解释了,某人怎么就不为所动呢。”

门一打开易子容就立马换了鞋子,叶幼南则是慢慢悠悠的,刚把包放在玄关处就看到一个牛皮纸袋,她好奇的打开,是个精致的首饰盒,上面印着她最爱的那个牌子的LOGO,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一些了,打开,果真是一条手链。

“送我的?”叶幼南拿着手链坐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接着悠悠的说道,“我怎么记得你上回也送了梁一心一条这牌子的手链啊。”

易子容没搭话,拿着电视**换台。

“我说你怎么总爱送女人手链呀。”叶幼南似叹气的抱怨道。

“叶幼南你别给我得寸进尺!”某人终于恼火了。

见到他气呼呼的样子,叶幼南喜滋滋的拿着手链去了厨房。

“咦?我的面呢?”易太太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易先生深呼吸,果断起身去了书房,他怕他再待下去会把易太太收拾的脱了一层皮。

叶幼南轻笑了声,她看到原本装着面条的碗已经洗干净放回柜子里了,这个可爱的男人。等到她端着热牛奶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没见着人,一间间屋子找过去,最后在书房门口看到她要找的那个男人正拿着一份文件看,他在家里看文件的时候会戴眼镜,金丝细边的眼镜,看起来还真有几分文人温雅的味道,叶幼南常常笑他装儒雅,明明就是一只狼偏要把自己打扮的像只羊,每到这时易子容就会抬手扶扶眼镜,用一些文绉绉的话语回复她,惹得叶幼南一番嫌弃。

叶幼南就这样倚着门框静静地看着他办公,书房内昏黄的暖灯打在他的脸上,在他高挺的鼻子上形成阴影,她调皮地敲了两声门,看见那人抬头看过来,眼里是还没褪去的专注,把她迷得神魂颠倒的,她抿嘴一笑,走了过去。

桌上摆满了上半年度公司的财务报表,旁边的白纸上还有易子容写的一些内容,她上前侧坐在了椅子的扶手上,递上温度适宜的牛奶。易子容就着她的手喝了两口,完了还用舌尖把残留在上唇的牛奶舔干净,倒是和周熠熠有几分相像。

“帮我戴上。”叶幼南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那条手链,细碎的绿宝石在灯光下尤为的闪耀。

夜里四周静悄悄的,叶幼南低头,只见易子容修长的手指在她的手腕处动作,他的手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整齐圆润,这样好看的模样随便一按快门都像是一副精美的画。

叶幼南转了转手腕,手链的长度刚刚好,“我很喜欢。”她两手勾住易子容的脖颈,看着他说,声音软软糯糯的。

没有煽情的话,没有浪漫的音乐,有的只是她静静的靠着他的胸膛,两人的心跳汇成一样的频率,她知道他会在,他明白她依赖,只要享受此刻的这一份安宁就足够了。

夜里,易子容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响,怕把叶幼南吵醒,迷糊间急忙小心翼翼的爬起来拿去客厅接。接完电话回来他拧着眉,拿了衣服正准备换,却见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抱着被子坐起来,揉揉眼,“怎么了?”

没想到还是吵醒她了,易子容坐在床边,吻了吻她的额头,“小喜那边出了点事,我去处理下。”

叶幼南听到堂妹出事了,紧张的抓住他,“小喜怎么了?”

“她和朋友几个飙车撞到人了。”

叶幼南吓得睡意一下子没了,立马掀开被子,“我和你一起去。”

等易氏夫妇到达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警队队长看到易子容来了,赶忙笑吟吟的迎上来,“易先生。”

“人呢?”

“在里头呢。”队长说着带着他们往里头走。

“姐。”叶幼喜坐在审问室的椅子上,微垂着脑袋,显得有些狼狈,一看到表姐,扁着嘴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叶幼南走过去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哄着,“没事没事,姐在这呢。”

小警察恭敬的端来两杯水,可他们哪还有心思喝水呢。

“怎么回事?”易子容淡然开口问道。

“他们几个大半夜在高速上飙车,结果把赶路来的两个工人给撞了,那两人现在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刚刚收到消息,两个伤者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局长姗姗而来,笑脸迎上,“易先生。”

易子容和局长到外面谈,屋子里坐着几个年轻人,穿着贵气,看起来也是公子哥的模样,叶幼喜的男朋友顾景政站在一旁,一脸的愧疚之色。

“我把她交给你你就这么爱护的?都弄到局里来了?”

顾景政自知理亏,也不开口解释,只低着头看小女朋友。

“你爸还不知道吧。”

“我没敢告诉他,所以给你们打了电话,你手机关机我又给打给了子容哥哥。”叶幼喜小声的解释,这事儿要是被家里头知道了,她爸铁定要活剥了她。

“你这么晚没回去你爸妈怎么没问?”

“我和他们说朋友过生日,今晚睡朋友家。”毕竟是有撒谎的成分在,叶幼喜说的格外没有底气,她绞着手指,难得的表现出局促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可以看得到我平常发图片吗,比如上一条我发了个芒果千层和草莓千层的照片儿

我昨晚用手机登,居然看不到我之前发的图片. . . . .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64570  
精华
帖子
213 
财富
2096  
积分
403  
在线时间
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24 
回复 七只芒果 的帖子

我也挺喜欢男主的,有点点傲娇感觉好可爱!!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回复 如果没有了你 的帖子


嘻嘻,喜欢就好~~~

你可以看到我103楼发的图片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本帖最后由 七只芒果 于 2018-4-13 14:12 编辑

没过一会儿就见到易子容神色淡淡的从外头进来,朝着叶幼南开口,“走吧。”

叶幼南不用问就知道易子容处理好了,她拉着表妹站起来,正要往外走,衣角被人拉住。

“姐,我走了那阿政怎么办?”叶幼喜可怜兮兮的问道,犯了错的她丝毫没有平常的生龙活虎,此刻乖顺的像只小绵羊。

“都自身难保了还顾及别人!”叶幼南冷哼道,看表妹要走不走的样子,她更是没好气的说道,“不走就等着你爸来保你。”说完作势要走。

叶幼喜一听要让她爸来接她,小脸一下子就皱成了小包子,她赶忙跑回去,在男朋友耳边说了什么,眼里尽是依依不舍。

顾景政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眼中宠溺满满,“乖,和你姐姐回去,我没事的。”

易子容看着这难舍难分的一幕不由笑了,他下意识的将身边的人揽入怀里,凑到她耳边痞气的说,“咱们像不像在拆散一段好姻缘?”

叶幼南没好气的捶了下他,这是什么比喻,抬眼对上他满含笑意的双眼,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等三个人一起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叶幼南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忍着睡意给叶幼喜收拾了客房,“好好睡一觉,明早起来再好好审问你!”

叶幼喜嘟着嘴,手里扯着被子,嘴上不情不愿的应了声。

回到房间,易子容已经换上睡衣了,站在窗边打电话,叶幼南不作声的换好了睡衣,在床上躺下。说实话今晚她有些不安,这让她记起了当年易子容因为飙车出事的时候,这飙车还真是件不好的事,她心里这么想,大床微微下陷,易子容躺了上来,大手一伸,将兀自出神的女人捞到自己怀里来。

“想什么呢?”他轻声问。

“你刚刚是在给沈大哥打电话?”叶幼南问,毕竟这事让沈大哥出面处理比较好。

易子容低低的应了声。

叶幼南轻叹一声,伸出手环住她,乖乖的趴在他的胸口,不安的心突然安心了,“我们都要好好的。”

易子容一愣,随即明白她的担忧,“嗯。”他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像是哄小孩子睡觉,“乖,很晚了,快睡。”

身边女人渐渐进入梦香,易子容低头看她安静的睡颜,轻轻吻了吻她的发顶,宝贝,现在我成熟了,明白了相守的意义,再也不会去冒险,再也不会去做有风险的事,现在我有你,我要守着你,永远不会再离开你。

虽说昨晚闹得太晚才睡,但叶幼南天刚亮了就醒了,她才一动身子就被身旁的易子容揽紧在怀中。

“再睡一会儿?”

“我睡不着。”叶幼南转头看了眼床头的钟,“你也要起来上班了,我去给你做早餐。”

客房一点动静都没有,某个闯祸的小女孩丝毫没有一点紧张,依旧像往常一样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直到被自家妈妈的电话叫醒。

“喂。”叶幼喜迷迷糊糊的抓过手机接听。

“宝贝,今天要去外婆家,我现在过去接你好吗?”

“好啊。”

“把你朋友家的地址告诉我。”

“嗯…地址是…妈呀,妈妈,是你啊!”叶幼喜一下惊醒,抱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姐,救命!”

叶幼喜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冲到客厅,叶幼南正给易子容系领带,听到表妹慌忙的声音也不理会。

“中午我给你送午饭过去,路上小心。”叶幼南整了整他笔挺的西装,凑上去给了个goodbyekiss。

沦为背景的叶幼喜彻底抓狂,看着表姐表姐夫这般秀恩爱她已经要吐血了。

“让你姐带你出去转转,那边的事不用担心。”易子容笑着道,扮演着一个好姐夫的形象。

“谢谢姐夫。”叶幼喜感激涕零的看着易子容,找回了一点存在感。

“姐,你没和别人说昨晚的事吧。”叶幼喜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幼南不紧不慢的喝着牛奶,又拿起一片吐司,“你说呢。”

“陆浩今天凌晨的时候给我发了短信,说他也回家了。”叶幼喜一边说一边偷偷瞄表姐的脸色。

“唉,你也这么大了,我也管不动你了,以后有什么事都别找我了。”

“别啊,姐,您要是不管我我可就成没人管的野孩子了。”

“你说说你,要是把人撞没了怎么办,年轻人玩玩就好,千万不能过火,那些危险的东西今后你碰都别想碰。”

“是是是,都听你的。姐,我今天要和我爸妈去外婆家,你待会送我回去吧。”


叶幼南开着车,副驾驶座上坐着叶幼喜小朋友,此刻正拿着手机和小男朋友聊的起劲。

“嗯,我知道了,对啦对啦。”

“嗯哼,前方五十米就是你家。”叶幼南悠悠的提醒道。

“宝宝我到家了,晚上再打给你,嗯嗯,拜拜。”

叶幼南解安全带下车,叶幼喜只得匆匆挂断电话也跟着下车。

“你们两个怎么一块回来了?”叶三婶看到这姐妹俩儿一起进门,有些惊讶。

“我昨儿给姐打电话说今天要回来,她说她正好有空就回来看看,顺道捎我一程。”

叶幼喜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早就编好的理由,叶幼南也没反驳,只是在端起茶杯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表妹,叶幼喜被这一眼吓得心跳加速,生怕表姐一下就拆穿了自己的谎话,于是笑吟吟的拉着妈妈回了房间说话。

“张妈,爷爷呢?”叶幼南转头问正在擦拭花瓶的张妈。

“院里头的白老先生刚从国外回来,一早就把你爷爷叫去了,说是去欣赏他买的几件古玩。”张妈笑了笑,眼角的皱纹显得慈祥和蔼。

由于昨晚睡得迟,今天又起的早,这会儿叶幼南有些犯困,和张妈说了声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补觉去了。本来就想小睡一会儿,没想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大中午了,想起早上和易子容说好的给他送午饭,这下失信了,她赶忙拿手机拨了易子容的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传闻昨天就放假了,然而老板没有正式通知,心塞塞,今天又来上班了......老板难道不知道员工对于放假这件事真的很急迫吗!!!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9866114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650  
积分
147  
在线时间
3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2-22 
最后登录
2018-3-15 
我是用QQ浏览器登的,可以看见你发的图片哦,手很巧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9176496  
精华
帖子
182 
财富
3325  
积分
912  
在线时间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26 
最后登录
2018-5-24 

耳边的嘟嘟声刚传来,房间里头就响起了一阵熟悉的铃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好像是从沙发上的那件西装里传来的,叶幼南疑惑的皱了皱眉,走过去看,这易子容的衣服怎么在她这房间里?

她下了楼。

“刚想上去叫你吃饭呢。”

易子容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是上回她在商场看到时买的,深蓝的竖纹显得他更加白净沉稳,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结实的手臂,只见他怀里抱着桂圆,眉眼含笑,朝有些发愣的她招了招手。

“你怎么来了?”叶幼南走到他身侧,挽住他的手臂。

“小喜告诉我你们回来了,正好事情也忙完,我就也顺道回来转转。”

正说话间,叶幼喜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对着挡道的那对夫妇哼哼了两声,阴阳怪气的道,“让让,让让,秀恩爱回房间秀去。”

“臭丫头,怎么和姐姐姐夫说话呢。”叶三婶也端着饭走来,笑着轻斥了女儿一声。

叶老爷子从外头回来,看到家里一片热闹,笑呵呵的走来。

“爷爷,我托我朋友带了紫砂壶回来,您瞧瞧。”易子容把桂圆递给叶幼南,弯腰拆开了放在角落的箱子,老爷子爱喝茶,好茶配好壶。前些日子他让手下的人去找找哪儿有卖正宗的宜兴紫砂壶,为的也是能讨老爷子的欢心。

老爷子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紫砂壶,有玉的质感和砂的肌理感,确实是件好物。他面上不动声色,他要是表现的太开心可不是便宜那小子了,只是嘴角那微微的弧度让大家都明白他心里的欢喜。

叶幼喜的外婆前些日子摔了一跤,老人身子骨差,这么一摔就不行了,于是今天叶三叔带着妻女一起去岳母家看望,叶老爷子下午照例要睡午觉,张妈忙活完也去休息了,于是就剩下易氏夫妇。

下午的时候太阳当空照,这些天天气暖了点,要是换成前些日子,天寒地冻的叶幼南都不想出门了。叶幼南站在房间的阳台上,靠着栏杆晒太阳,大冬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了。

易子容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情景,小妻子两手扶着栏杆,闭着眼面朝太阳,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甚至能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嘴角微微上挑,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他悄悄走过去,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轻轻一按往自己怀里带。

“下午不用去公司?”叶幼南知道是他,原本搁在栏杆上的手轻轻的搭在腰间他的手上,轻声问道。

“陪你。”易子容在她耳边低语。

热气扑到她耳朵里,痒痒的,叶幼南笑着躲开,“最近总是花言巧语的。”

易子容一口咬住她的耳朵,用牙齿轻轻的磨捻,似乎是在惩罚她的不配合。

“别,很痒。”

易子容轻笑一声,如她所愿的松口,脑袋倾上前,脸贴着她的脸颊,“还记不记得那回我强吻了你,你躲到苑苑家去,第二天我就是站在这里等你。”

叶幼南自然是不会忘记那个时候,情窦初开的年纪,被他夺取了初吻,一点点的悸动,一点点的情愫蔓延。时光飞逝,十年过去,从青涩到成熟,从朋友到夫妻,有时候想想会觉得人生真的很奇妙。

叶幼南偏过头亲了亲他,“当然记得,打小就跟个霸王流氓似的。”嗔怪的看他,但是嘴角的笑却很甜蜜。

某人可是很得意当年对她的强势霸道,不然这会儿还不知道她被谁拐去呢。

难得浓情蜜意的时候,叶幼南心里头莫名的感触,她转过身来,两手环住易子容的脖子,“想想都十年了,易子容,我还是那么爱你。”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易子容低头看她,四目相对,他的眼里沉静似水,指腹按着她的唇,轻轻的摩擦,一下一下,眼神从深幽到越发的火热,最后忍不住吻了上去。原本只想浅尝辄止,没想到一触到她的香甜根本没法停下,被她咬了下下唇,易子容闷哼一声,揽紧怀里的人儿,加深了唇齿间的缠绵。

“嘿,楼上两个干什么呢?”

一声大吼中断了柔情蜜意,两人不得不停下来,往楼下看看是哪个不识货的,只见郑文劼一手夹着烟,一手转着车钥匙,坏笑着抬头看他们。

“我家老太太催着我结婚,真是烦呐。”郑文劼苦恼的说着,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分了一支给易子容,易子容摇了摇头没要。

“哟,真是稀奇啊这是。”郑文劼立马又恢复平常笑嘻嘻的样子,把烟叼在嘴里,手拢着点了一根。

“封山育林。”易子容懒懒的靠着沙发,一只手手搭在腿上有节奏的敲打着,眼光却一直跟随着在厨房忙活的那抹倩影,眉眼带着点点笑意。

“你们怎么一个个结了婚都这样啊,都是妻管严。”被身边的朋友虐狗无数次的郑文忿忿地哼了声,皱着眉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缭绕。

易子容轻抿了口幽香的清茶,挑挑眉,轻叹,“这是单身人士无法体会到的幸福。”

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会儿的叶幼南端了两碗莲藕猪蹄汤走来,放在矮几上。

“你这是什么眼神?”叶幼南嫌弃的瞟了眼某个抽着烟的男人,“把烟给我掐了,我这儿可不让抽。”

郑文劼如她所说的,乖乖掐了烟,自顾自的拿了碗开始吃,尝过后赞赏的点点头,“这汤的味道真不错。”

“那是当然。”叶幼南得意的挑挑眉,说着端起另一碗,轻轻的吹了吹递给易子容,才接着说道,“这可是张妈做的,味道能不好吗?”

郑文劼一片藕差点卡在喉咙,“你刚刚那神情就跟是你做似的,不是你做的你得瑟啥。”

叶幼南没理他,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张妈特意给你做的,上回你说好吃她记在心里头了。”

易子容勾了勾唇,心头滑过一片的暖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