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8 | 浏览:1300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在你的世界里》作者:十一枷(连载中 )(原创首发)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12 16:22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 都市爱情 (女主/男主:盛予问/顾以恒  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

Chapter 036- 顾总出手了


     她又试着挣扎了几下,仍旧徒劳。


     盛予问:“……。”


     面对这样一个“反常”的顾以恒,盛予问根本无力招架。


     这期间,她发生的一切事都几乎与眼前这个人相关联。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被同学孤立嘲笑;如果不是他,卫靖瑜怎会处处针对于她;如果不是他,她怎么宁愿一个人待在学校也不愿回顾家。她从未想过要招惹他,他却总是咄咄逼人,步步紧逼。


     ……沉默片刻后……


     盛予问已经多少有些恼怒了。顾以恒此刻是成心与她过不去。她就算再客气在忍让,他也始终无动于衷。


     这样跋前疐后的局面,盛予问已自顾不暇了,那么索性现在就讲明白好了。


     她不悦地抬眸直视他的眼睛,冷笑一声:“你那么聪明,早该知道答案了吧。非要逼我亲口说出来,让你很有快感吗?”


     “是,我是不想回顾家,是刻意躲着你。”,盛予问无所回避地说道。


     停顿几秒后,女孩又接着继续道:“顾以恒,我承认,你父母的离婚,与我母亲有关,因此给你和你的母亲和家庭造成很大的痛苦和伤害。我知道我母亲嫁 给了你父亲, 你一直心存芥蒂,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纵使你现在对我鄙夷不屑也好,气恨难消也好,但也请你暂且忍一忍。在我离开前,我会尽量避免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


     这话听起来总结的倒是挺到位的。她说的这样大义凛然的样子,但这里头责怪埋怨的成分也不少。顾以恒心底暗笑道,看来这小丫头对自己是积怨颇深,最近的确是造成她的不少困扰。


     顾以恒一言不发看着眼前这个平时稳稳静静的女孩,这会儿却显得伶牙俐齿起来了。


     盛予问刚说了这么多,这个人依旧不动声色的样子。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盛予问瞥这顾以恒的面容,冷言道。


     对上女孩的目光,顾以恒注意到她眼里异常的情绪。


     闻言顾以恒心中陡然一颤,抓着盛予问肩上的手臂也略带松了松。


     感觉到肩上的力道有些松懈后,盛予问猛然用力推开了顾以恒,慌忙地推门下车。


     盛予问顾不上此时顾以恒的脸上的神色,她只想快速逃离出去。


     顾以恒被盛予问推开后,他看向后视镜中女孩落荒而逃的背影,勾起了嘴角。


     显然自己刚刚的举动又激怒了女孩心底的坏情绪顾以恒今天来T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他在T大停留一阵后,便驱车离开了。


     ……


     时间,宛如白驹过隙,岁月匆匆而过。


     不知不觉间,盛予问也即将迎来在T大的第一个末考,她在A市的第一个新年了。


     相继这些天,盛予问再也没见过顾以恒。顾以恒亦没再来找她,她也松了口气了。


     最近这些日子,盛予问平时除了上课,大多数也都待在图书馆温习功课,临近考试,来图书馆复习的同学也多了起来。

     ……

     谣言事件也不知道怎么就平息了过去。这其中的缘由盛予问也不想去探寻。


     ……


     这天周二上早上,盛予问像往日一样起床准备去上课。准备起床的时候,盛予问感觉有些困难,脑子还有些混沌。估计是睡晚了,她觉得自己需要再躺会才行,于是她让室友先去占位置,她过会儿到。


     邵琦诧异地问道:“你没事吧,予问?”


     “没事,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我再睡会儿,你们先去,我过会就去找你们。”,盛予问开口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疼。

盛予问声音有些嘶哑。


     孟佳目目相觑地看着室友。


     “这声音有些不对呀,不会生病了吧?”,孟佳问道。


     “没有,就是有些困还”,盛予问。


     孟佳也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天啦,这天是要下红雨了吧,予问,你这万年雷打不动早起的人,也要赖床了,旷课了。你……不会真的是病了吧?”,孟佳说完,凑近了予问的床位。


     “我没事,你们快去吧,要迟到了。”


     小凡接过话:“怎么还,予问多睡会怎么了。你们一个个大惊小怪的。让予问休息休息。”,说完后,去了洗手间内。


     邵琦撇了撇嘴。


     从洗手间出来后的夏小凡拿自己书桌上起书包后,催促两人:“走了,真的快迟到了。”


     “那我们先走了啊,予问。你再睡会儿。”,邵琦说了句。


     “好”,盛予问回道。


     ……


     盛予问趟了一会儿后起床。


     起床后,发现自己有些头重脚轻。一开始她以为是昨晚没睡好,可是头开始越来越重。盛予问意识到自己是感冒了,想着等下中午的时候去学校的医务室看一下。她强撑着头上完了课,后来真的有点扛不住了。


     盛予问终于明白什么是病来如山倒。好像越发严重了,连嗓子也开始发疼发痒,额头也开始发热冒汗。


     她中午去一趟医务室——关门。墙上周边还贴着通知。不巧的是学校医务室的人组织今天去市医院里开会。怎么是这样的。


     现在只能自己打车去市中心医院,她一个人排队挂号。


     ……


     挂完号后,盛予问坐在点滴室外的座位上。看着一同等着叫号的病人,身旁都有自己的家人陪着,朋友陪伴,唯独她是自己一个人。


     ……


     这时传来一阵哭闹声,盛予问抬眼看过去,是一小男孩在哭,估计怕打针吃药,一直躲在妈妈怀里哭。盛予问被男孩的哭声带了过去,她坐在位置上注视着这对母子。


     “妈妈,我…不要打针,不要吃药,我想爸爸了,我要回家。我要爸爸…” 一个带着哭腔奶声奶气的声音。


     “乐乐,乖”,妇人安慰道。


     “爸爸马上就来了,乐乐,生病了,不打针吃药,病怎么会好了?而且爸爸和妈妈会很担心乐乐的。妈妈向你保证,你一打完针,爸爸就来了,我们不哭了好不好,你是个勇敢的孩子。” 母亲抱着怀里男孩不停地安抚。


     闻言,男孩止住了哭声:“好,妈妈不许骗我。”,但稚嫩的童音中带着哭腔。


     母亲抬手摸了摸男孩的头,认真说道:“妈妈保证不骗你。”


     这一幕,盛予问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生病,总是爸爸一个人抱着她来医院爸爸一个人楼上楼下的跑。那时候的盛予问很懂事,不哭不闹,安静的坐在那输完点滴,等着爸爸。那个年纪的她,童年已经没有母亲这个角色了。


     盛予问眼睛发酸,泛红起雾,她的头如果再低一点的话,有眼泪会不自己觉地滚落下来。盛予问抬起头靠在了椅背上,顺势抬手将手背放在了额头上,挡住了自己眼里的泪水。




--------题外话----------

Ps: 需要过两天更新了。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23 14:04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都市爱情 (女主/ 男主:盛予问/ 顾以恒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Chapter 037- 顾总出手了(二)


      今天下午盛予问来医院之前,孟佳和邵琦她们非要陪着她一起来医院的,却被盛予问拒绝了,因为考虑到下午还有课,她不愿意麻烦她们,更不想的是占用室友的上课时间。盛予问一再坚持说自己一个人可以,说自己只是一点小感冒,不碍事,让她们三个帮她请个病假就行。又和她们说自己看完病后再回学校去,她会快去快回的。夏小凡说让她有事给她们打电话,她们其实还是多少有些放心不下此时生病的予问,但是又奈何不了予问执拗的性子……。她们也只能妥协……。


      ……


      医院里,盛予问就这样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脑袋开始有些昏昏沉沉、昏昏噩噩的。


      “盛予问。”


      “???……。”


      不知道是哪里传来一个声音,她似乎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还是个男子的声音,就叫了一声。等她认真听的时候,那声音又没有了,她也没太在意,以为自己病出了幻觉。


      ……


      又过了好一会儿,那声音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近……


      等等……这声音她好像在哪听过,很熟悉。她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人是谁。可是盛予问头越来越重,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了。她闭着眼睛,身体也只能借助椅背力量支撑着。


      ……


      寻摸着声音的越来越近,那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盛予问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她有些费力地睁开双眸。一张朦胧俊朗的脸庞正俯身盯着她,男子穿着白大褂的男子已经站在了她跟前。盛予问看清楚了该男子的脸,是阮明哲。


      ……


      阮明哲走进后,见女孩素净的脸颊发红,嘴唇亦没有一丝血色,靠在座椅上,光洁的额头上还布着细细密密的汗,看来是生病了。


      盛予问,还真的是她啊,阮明哲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俯身看着眼前显得有些虚弱的女孩。


      “还以为你在这睡着了?”,随后男子抬手用手背探了探盛予问额头的温度。


      感觉到男子手背冰凉的温度,盛予问身子一怔,头本能地往后缩了一下。


      “……。”


      “嗯,有点烫,看来是感冒引起了风热发烧。”,男子自顾地说着。


      “挂号了吗?”,阮明哲开口问。


      “嗯……”,
盛予问却觉着嗓子里发不出声音,哑着嗓子勉强回答着男子刚才的话。


      “……”


      沉默几秒后。


      盛予问有些吃力的从座位上坐好,看着跟前的这个人。他的到来,似乎引来了旁边不少人的关注。


      男子注意到女孩脸上恍惚的神情,这小丫头不会是已经忘记了他是谁了吧?阮明哲扬了扬嘴角开口问道:“该不会不记得我是谁了吧?”,他语气中带着一丝邪魅的笑。


      盛予问:“???……”


      盛予问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我记得,你是阮医生。”,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无力。


      盛予问听安瑾同她说过顾以恒身边的人,她依稀记得他是A市市中心医院有名外科医生。


      ……


      闻言,看来还算清醒,阮明哲满意地点点头:“嗯,记性不错,现在感觉怎么样?”


      盛予问:“不算坏……。”


      阮明哲:“……”,突然发现这丫头说话的语气和某人似乎有些相像。


      “一个人还可以吗?”,阮明哲看看了位置上的女孩问到。


      盛予问点点头回道:“可以。”


      “那你先在这坐着等会儿,我进去看看情况,不舒服的话,记得叫医生和护士。”,男子回头交代了一句后,便匆忙进了医诊室内。


      盛予问看着男子修长的背影进去后,她歪着头不由想到,医院里的见到的阮明哲和自己平日所见到阮明哲似乎不大一样……医院里的阮明哲幽默,但是却带着礼貌,让人感觉很舒服,而私下中脱下白大褂的阮明哲风趣中夹着痞气,她虽然与他也没有过过多的接触。


      ……


      终于轮到了盛予问了,看完病后……。


      盛予问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左手上正输着液,眼皮也越来越重,她就这样睡着了……。

     

      然而,此时的病房外却站着一个面色凝重的男子。他一直凝视着病房内病床上躺着女孩,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女孩苍白的脸颊,紧闭着双眼,她半长的头发垂在肩上。女孩面容看上去显得憔悴虚弱,让人有些心疼。


      ……


      顾以恒来医院之前,接到了阮明哲的一通电话。


      当时他坐在办公室内,助理正在向他汇报下午行程和会议安排,忽然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顾以恒抬手示意让助理稍等一会,便接起了电话。


      “在干嘛?”,就听见电话那端阮明哲怪腔怪调声音。


      顾以恒微微拧眉直接切入正题:“有事?”


      阮明哲对着空气白了一眼,“嘿,我这不想你了嘛,才想着给你打个电话。我说你这人,非得有事才能找你是吧,顾大总裁。”


      “没事的话,我先挂了。”,顾以恒直截了当的说道。


      一听顾以恒要说挂断电话,阮明哲连忙认怂改口:“唉,等等。先别挂,我还真有事儿。”


      还真别说,阮明哲认识他十年来,他还真拿那人没有半点没办法。他总感觉自己上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妖孽,自己果然是罪孽深重啊。这人一天没有半句话的……难得说上半句话,时常让他无言以对。……唉,阮明哲在心底暗暗思忖道。


      “你猜我今儿在医院碰见了谁?我担保这人你听了一定感兴趣。”,阮明哲啧啧有声地说道。


      顾以恒:“……” ,


      电话那端又是一阵沉默,几秒后……。


      阮明哲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今天下午,我在医院看见了盛予问。这小丫头感冒发着高烧了,一个人在医院里……”,还真没发现这丫头…还挺独立的啊……


      阮明哲拿着电话,他嘴边的话还未说完,只听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阮明哲。


      阮明哲看了看已经被挂断的手机,“挂了。这就样挂了?我这话都还没讲完了,这人……懂不懂礼貌!”,阮医生嗤笑了一声,将手机扔在了一旁,随后他无奈地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题外话-----------


      Ps:明天修改一下。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18 10:06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都市爱情 (女主/男主:盛予问/顾以恒
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

Chapter 038- 亲吻(一)


       此时的医院,医生和护士进入了盛予问的病房,……随后他们又一前一后的出了病房,女孩已经输完液了。


       顾以恒站在病房外透过玻璃窗看着病房内的女孩,她似乎睡的很沉……。


       而顾以恒身旁还站着一个人……阮明哲。


       “真的一定要是她吗?还是……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女儿?”,阮明哲压在心里的话……还是问出了口,其实他早早地就感觉到顾以恒对这个女孩尤为上心和特别,一开始他以为只是厌恶,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没有回答。


       顾以恒在心底冷笑一声,他从未想过利用她报复谁,他根本不屑这样做。


       顾以恒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语言,沉默也许就代表了一切了。这样无声的默认,比任何言语都显得确定。


       阮明哲知道他的缄默代表了他对这份感情的肯定了……作为朋友,坦白地说,他并不看好这段感情,两人日后在一起,恐怕不易……。


       沉默了一会儿后……顾以恒突然勾起嘴角开口:“真的非她不可。”,这话像是说给身旁的男子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阮明哲默然:“……”


       “可是,她毕竟还小,你们之间还隔着这两家关系,你有想过吗?”,阮明哲好心提醒道。他们这一段感情虽未开始,但是有多难,他完全可以预想得到……。


       关于这些,顾以恒怎么会没有想过了。他想的比谁都要透彻,都要明白。可是谁让他遇上了她了,他比谁都希望她和他之间能够像其他人一样简单……但是他又庆幸因为这层“关系”,让两人又抹不开联系,冥冥之中牵扯在了一起……他的一娉一笑都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她不需要考虑到这些……”,顾以恒淡然地说道。在他心底盛予问接受他,这才是他所担心的关键……她平时就百般抵触他,更何况让她猝然地接受自己了……不过话说回来,只要她在自己身边,他就有办法让她接受自己。


       “现在她还是个学生,你不该这么早将她牵扯进来。”,阮明哲双手抱胸道。


       “可是这些她早晚都要经历的,不是吗?我只不过是将过程提前了而已。”,顾以恒目光平静地说道。


       “……” ,阮明哲知道,顾以恒一旦决定了的事,没有人能轻易的能改变。


       阮明哲脑海中浮现一个人,他悠然地问道:“那靖彤呢,你和她之间又该……?”,对于卫靖彤,阮明哲向来对她没什么好感,也谈不上讨厌。他总觉着这女人太聪明,城府太深,他在心底啧啧道。


       “明哲,靖彤她从来就不是我和盛予问之间的问题。别人不清楚我和靖彤之间的关系,你和阿奕难道还不清楚吗?”,顾以恒反问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阮明哲也不再多劝说什么。


       阮明哲看看病房里的人,现在的他已经多说无益了,既然当事人已经认真了,日后会怎样,就看两人的造化了……唉…他心底暗叹了一声气。


       他抬手拍了拍顾以恒的肩,“进去吧,她快醒了。”


       ……


       顾以恒进入病房后,坐在病床的床沿上,他静静地看着她,她似乎睡的并不安稳,紧皱着眉头,她纤细嫩白的双手垂在身侧,他轻轻将女孩细白的手握在手心……他细细地看着她的脸,注意到她身侧的被子可能是因为刚输完液的原因没有盖好。顾以恒想松开手握着她的手想替女孩掖好被子。


       顾以恒的手还未来得及放开,就被女孩紧紧抓住。顾以恒回身过来,见女孩仍旧闭着双眼并未醒来。


       蓦然间,他听到“爸爸……爸爸…别走,别走。”,女孩梦呓呢喃地说着。


       顾以恒反手握住盛予问的手。


       顾以恒是了解盛予问的,他知道此刻睡着的女孩性子过于执着淡然,却没有安全感,喜欢逃避。他知道那天在学校,如果自己不去逼迫她,那些话她或许永远也不会说出口。


       他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去等了。细算下来,明年六月份前后她就结束了在中国的交换生学习了。此刻的她的美,她的身上光芒,吸引着着他,别人又怎么会注意不到了,他堵不起——时间,以后的日子里,他想陪她一起走下去的……


       他不确定女孩醒来后见到自己是什么反应。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所以他才不敢放开女孩独自离开。与其说是他不敢放她离开,不如说是现在的他已经离不开了她了……


       对于以后会发生什么,顾以恒无法预料,但是当下他能肯定心里的某种情愫已经开始蔓延,而且愈发强烈这种感觉……顾以恒看着盛予问,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男子用另一只手覆上女孩的脸颊,将她额前的碎发轻轻地拂开。


       顾以恒忽然感觉掌心的手突然动了动。他收回了自己附在女孩脸上的手,女孩快醒了。


       盛予问缓缓地睁眼,感觉眼前有个模糊的身影,一张熟悉又不敢确定的脸近在咫尺,渐渐的在朦胧中清晰,她显然一愣。


       是顾以恒……,盛予问心中确认到。她还在讶异他的出现时……


       等等…自己的手…好像抓着什么…一只温暖的手,顾以恒的手正被她抓在手心里…天啦,她都干了些什么事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连忙松开自己的手,稳了稳气息后,窘迫地开口说了一声:“对不起……”,盛予问低声道歉。


       顾以恒不急不忙的收回自己的手后,“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


       闻言,盛予问抬头看着男子,她一脸茫然,又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显然盛予问答非所问。
她声音听上去有些病恹恹的。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自己的病房内?


       两人自上次的不欢而散后,她以为,他们最近应该不会再见了。可是这中间并没有隔太长时间……为什么她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他,这也是她醒来后见到的顾以恒的疑问。而且,最近的顾以恒似乎变得越来越有些奇怪起来。


       沉默片刻后……


       顾以恒笑了笑:“我来接你回家。”,
他回答的自然从容。


       额……?接她回家??她压根就没有想让他送自己回家,算了……不和他纠结这个问题了。


       -------------题外话------------

       Ps: 明日更新。新年快乐,喜欢的多多支持,感谢阅读。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21 19:33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都市爱情 (女主/男主:盛予问/顾以恒
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Chapter 039- 亲吻(二)


        盛予问注意到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应该是很晚了,她想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了,室友她们应该会给她打电话应该,她拿起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手机,手机是静音模式,静音?她记得她并没有将手机调成静音?


        顾以恒读懂了她眼里的疑问,挑眉说道:“ 手机我替你调成了静音模式,期间你室友给你打了电话,是护士小/姐替你接的。”


        她听完后,心里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他接的,不然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自然地垂下手,便不再多问。


        现在她感觉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可以直接回学校,既然有个免费的司机,又干嘛拒绝了,盛予问转念一想:“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学校吗……?”。


        “……”


        盛予问换好衣服出来后,顾以恒正背对着她,在讲电话。


        顾以恒转过身,见盛予问站在门边。


        “嗯,这件事我会处理,先这样。”,顾以恒通完电话。


        盛予问:“我好了……”


        “可以走了吗……?”,盛予问又接着说道。


        “走吧。”,顾以恒。


        回去的路上,她安静地坐在车内。路上盛予问感觉有些奇怪,又说不上是哪里奇怪。


        顾以恒做事一向让盛予问摸不着头脑,她索性也懒得去深想,别开了头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


        这条路好像有点熟悉,……是往顾家的方向……。


        反应过来的盛予问,转头看向顾以恒问到:“这不是回校的路?”


        顾以恒握着方向盘不动声色地说:“我什么时候说要送你回学校了?”


        ……


        盛予问哑然……是,他是没说,可他也没有拒绝啊,这个人又怎会顺她的意……,是她大意了,这个她自知理亏,不想与他争辩对错。


        她拧着眉头:“我现在不想回顾家,你放我在这里下车就好,我可以自己回学校,而且明天我有课。”


        盛予问根本就不愿待在顾家,加上她现在感冒生病,这件事也并不想让顾家的人知道。顾以恒今天带她回来,她现在还生着病,知道了的话,指不定要在顾家多待上几天。


        顾以恒哪里会听她的,也不再说话……


        干脆加快了油门,直接一股脑地将车开到了顾家。……停下车,解开安全带,却没有要下车的意识。


        顾以恒侧过身,“你别闹,好吗?医生说了你这几天需要休息。你待在顾家,这里有家庭医生,方便照顾你。学校那边我已经替你请好假了。”

        什么叫她别闹,什么叫替她请好假了?他凭什么擅自替她做决定,他以为他是谁。


        盛予问根本就来不及反驳什么,顾以恒已经将车子停在了顾家门口。

        “谢谢,我不需要。况且我也没那么娇气。”,盛予问一边赌气回道,一边准备推门下车。可是车门是锁上的。


        盛予问觉得自己一再的退让和隐忍,顾以恒并没有因此放过她,较之前他反而“变本加厉”。


        她现在没有力气去与他争辩了。她知道自己没办法,不再说话,


        盛予问不想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忍住气焰。现在她只想立刻下车,试了几次车门依旧打不开。


        而顾以恒只是在一旁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嘴角还挂着笑,却并没有要为她开门的样子。


        一向好脾气的她,也经不住顾以恒的再三捉弄。

        “顾以恒,你这样一直捉弄我就这么好玩吗?”,盛予问气急了。

        “你认为我只是在捉弄你?”,顾以恒嘴角笑得更开了。

        “难道不是吗?”,盛予问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他除了会讽刺她,捉弄她。


        顾以恒:“盛予问。”

        她抬头看着他,猜不透他想怎样。

        “你到底想怎样?”,盛予问忿然道。她此时双颊泛红,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生病的缘故。


        看着眼前的女孩,顾以恒顿时觉着又好气又好笑。


        顾以恒伸手揽过她,将她桎梏在自己胸前,低头猛然撷住了盛予问的唇,吻了上去。


        盛予问感觉有温热的唇覆在了自己的唇上,夺去了她的呼吸……。


        盛予问大脑一片空白,瞪大眼睛,她被顾以恒突来的举动吓到了,第一时间忘记了要去反抗。


        顾以恒看着惊慌中盛予问的样子,她不回应不反抗。


        男子恶意地加深这个吻,灵巧的舌撬开了女孩的贝齿,侵入女孩的双唇,开始吮吸,掠夺女孩的美好。放在她腰肩上的手臂力量忽然加重,使得盛予问猛然惊醒!反抗起来,她用手开始捶打侵犯自己的男子。女孩的力气哪抵得过男子。反被男子擒住了双手,无法动弹。


        顾以恒的吻温柔霸道,不容盛予问拒绝半分。


        盛予问不知道何时结束的这一切。


        男子意识到女孩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知道自己的举动可能吓坏了她。


        女孩抬起头,微红的双唇,眼里噙满了泪水,盛予问冷眼看着他,“顾以恒!你凭什么这么做?”。盛予问真的气急了,他凭什么这样对她,他这个疯子,说完后,眼泪不受控制地跟着掉了下来。


        他对上女孩的视线,眸光中带着愤怒,看着无声的落泪女孩,顾以恒心疼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哭泣,顾以恒再次将她揽在怀中。
        盛予问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反抗了,任由他抱着自己。


        女孩将脸埋在了他的怀里,低声哭泣,任凭自己的眼泪沁湿了他胸前的衬衣。


        也沁湿了顾以恒的心。他知道她需要发泄出来后,才会去正视自己。他抬手覆上女孩的后脑勺,轻轻地拍抚着怀里的女孩。


        ……


        盛予问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待怀里的女孩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停止了抽泣声后。


        顾以恒双手扶住盛予问的肩,神色温情地看着女孩的脸,对上了她明澈的眸光:“盛予问,你听着。我喜欢你。可能很早开始就喜欢了。我也记不清这种感觉已经有多久了。但是,遇上你后,我好像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了,你知道吗?”,顾以恒说着将盛予问的手掌放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上。


        盛予问木讷的看着他,她抗拒的想缩回自己的手,可男子紧紧按着她的那只手……她挪不开。


        他又继续:“所以不要怕,也不要抗拒我,更不要躲着我,好吗?现在你只需要相信我。我知道你的顾虑,你的不安,你的害怕。但请把这些都交给我。你做你自己就好。”

        这样直白的话,顾以恒说的那样笃定,可盛予问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是表白吗…?他的话听上去那么坚定,却又让她难以置信。他为什么会喜欢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情事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好像有些事情已偏离了轨道,是她?还是他…?她不确定了。



     --------题外话----------

     Ps: 明日更新……新年快乐。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21 21:44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都市爱情 (女主/男主:盛予问/ 顾以恒
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

Chapter 040- 表露心意——情不知所起(一)


          他又继续:“所以不要怕,也不要抗拒我,更不要躲着我,好吗?现在你只需要相信我。我知道你的顾虑,你的不安,你的害怕。但请把这些都交给我。你做你自己就好。”

          这样直白的话,顾以恒说的那样笃定,可盛予问被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是表白?还是恶作剧…?他的话听上去那么坚定,却又让她难以置信。他为什么会喜欢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了……,似乎好像有些事情已偏离了原本的轨道。不可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她是他的“妹妹”。


          想到这些,她喃喃道:“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她只当他说的是玩笑话,是恶作剧而已。


          顾以恒淡笑肯定道:“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自己的话对她来说太过出乎意外,他懂她的不安和无措。


          盛予问表情一顿,抬头不解地问道:“可是为什么……?”,也不该是这样的。


          她实在想不出顾以恒喜欢上她的理由。因为自己的母亲而报复她?她虽不了解顾以恒,但他并不会这样,他讨厌她的母亲和自己,……。他直白直接,这样幼稚的手段他根本不需要。但是他莫名的话,让她慌了神,这样的顾以恒才是让她手足无措……甚至匪夷所思。


          女孩儿这样地问题,让顾以恒不经失笑。随即他再次低头吻了吻女孩光洁的额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有了你之后,很幸福。这样能理解吗?”

          幸福???哪里会有幸福可言,只怕会是噩梦罢。盛予问错愕地看着他,更疑惑了,她本能地摇了摇头:“……”。


          顾以恒扬起嘴角轻笑一声,启唇说道:“因为没有人到过这里。”,他对上女孩的目光,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顾以恒,他今天这样抱着她,亲她,这些都来的太过突然了……显然,此时她已有些难以消化。突如其来的表白,出乎意料的吻,今天一天……还是……两次……她拉开与他的距离。


          今天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猝不及防,更让她始料未及。


          顾以恒看着眼前这个对爱情迷糊的女孩,他宠溺地揉了揉女孩的发心,温柔道:“好了,什么都别乱想。其他的事情都交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疑问,和想知道的,可以随时来问我。但是……现在不可以,因为很晚了你需要回去好好休息。”

          女孩还未回神过来,她还想说些什么的。见男子又靠了过来,低沉的嗓音半开玩笑道:“怎么?还不想睡觉?想继续和我一起,嗯?”


          顾以恒话音刚落,女孩就迅速推开车门,准备下车时,身后的声音又缓缓响起,“还有,我父亲和你母亲近期都不在国内,你安心待在这里,等感冒好了再回学校。”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下车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这是什么意思,算计她?


          ……今天注定是没办法正常沟通了,她转身往顾家门口跑去。

          ……

          车内,看着副车座里遗落下来的感冒药,再看看车窗外那个匆忙跑走的女孩。


          顾以恒摇头失笑道,“还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女孩。”


          ……


          盛予问逃跑进屋后,打开自己房门立即关上,靠在门背上捂着胸口喘着大气。


          怎么都乱了……

          洗完澡,盛予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今夜怎么都睡不着。她的脑子里全是顾以恒刚刚的话,盛予问拉高被子蒙住头……阻止自己想下去……顾以恒的话,她并不愿意当真,却鬼使神差的不受控制……往下想着……一向冷静从容的她,也开始方寸大乱起来。


          她虽没有谈过男女感情,但是她并非不懂……因为从小父母失败的的婚姻,她对感情渐渐开始缺乏安全感,久而久之,她将自己的心封闭了起来。纵使他人的对她喜欢也好,对她表白也罢,她向来是直接拒绝。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对异性袒露过自己,所以面对这样霸道的顾以恒,盛予问变得有些笨拙,她无计可施……


           ……

          谈到男男女女的感情,张爱玲说过:“当爱情来临,当然也是快乐的。但是,这种快乐是要付出的,也要学习去接受失望,伤痛和离别。从此,人生不再纯粹。”,爱情这东西本就难以参透,她内心深处是抵触的……


          正当她思绪偏偏的时候,被一阵敲门声打乱了……


          “
笃笃……笃笃……笃笃……”,突来的敲门声,使得盛予问一惊,赶忙从床上坐起来,犹疑地问道:“谁呀?”

          门外文姨地声音响起:“是我,文姨,予问小姐,睡了吗?少爷说让你睡之前别忘了吃感冒药。”

          闻言,盛予问立即起床去开门,文姨正端着水杯拿着药站着她房门前。

        “谢谢你,文姨。”,盛予问上前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道过谢。


          文姨走之前交代她多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


          她吃完药后,躺回床上,倦意开始袭来,也许是药里的安眠成分起了作用,她渐渐合上了眼皮。


          早上李医生来顾家为她仔细检查了一番后,说没什么问题。烧也退了,让她按时服药,平时多注意,休息两天就行了。


          盛予问松了口气,也许明天就可以回学校了。


          好在顾以恒没有回顾家,今天她有足够的时间理清这些思绪。


          她很清楚她与顾以恒之间什么感情都可以有,唯独不可以的是爱情。他有他的良人……卫靖彤。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她现在算什么了,介入他们感情的第三者吗?……她扯了扯嘴角的笑容,也许这些不过都只是顾以恒一时心血来潮的捉弄,一时兴起的好感,当不得真,她也并未将它当真过。与顾家沾边的事,她不愿去触碰,何况是男女爱情,更是从未有过如此的念想,一旦牵扯出感情,这其中的关系,她不敢往下去深究有多…复杂……


          再过几个月,她将会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或许,此后都不会与他再有瓜葛了。盛予问想到这……她并没有期望中的轻松和高兴,反而多了些失落……。


          也许这种感觉来的后知后觉……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但是她唯一知道是,自己要去同他说明白。


          盛予问将自己关在房间,想了好多人,好多的事……直到想到累了。盛予问摇了摇头,她阻止自己想下去……。


          她半躺在房内的飘窗上,闭着眼睛,松散的头发搭在肩上,太阳透过玻璃照在自己身上,整个人看上去懒洋洋的。


          夜间,盛予问下楼喝水,听文姨说顾以恒回来了,刚回房间。


          她站在楼下,盯着楼上那扇那紧闭的房门看了一阵后。她回过头,拿起水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后,扬起头,“咕咚,咕咚,咕咚”几声,她喝完了杯子里头的水。



       -----------题外话---------

       Ps: 有喜欢的可以收藏哦 。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615  
精华
帖子
390 
财富
4020  
积分
802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7-12 
可以收藏,慢慢看!感觉还不错......大大加油哦,支持你!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22 14:20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都市爱情 (女主/男主:盛予问/ 顾以恒
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Chapter 041- 表露心意——情不知所起(二)


      盛予问想了想,有些事早点说明白更好,拖延时间久了,并不见的会好转起来,只会愈演愈烈。


      有人说过,“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更何况他与她之间,还未上升到这样,更应该要讲清楚说明白。总该要去面对的,盛予问开始移步上楼……就这样短短几步路,她却感到寸步难行……。

      ……

      盛予问站定着顾以恒房门外,多次举起的手准备敲门,但又缩了回去……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畏手畏脚起来。她甩了甩头,然后她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心中默念了一句:早死早超生。


      一鼓作气,她重新将手放再次放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那一阵阵的敲门声,她自己听的竟让她有点慌乱,或许说是紧张。


      ……


      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想平心静气的和他谈一谈。因为有些事终究躲不掉的……

      一会儿后,房门被拉开,顾以恒一身家居装扮,他一手拿着毛巾,正擦拭着他半湿的头发。看样子刚洗完澡。


      盛予问撇了一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她怔在门口,她又看了看他。


      顾以恒眯着眼看着门外的女孩。盛予问主动找他,真是少见……

      沉默几秒,盛予问直接开口问道,“现在方便谈谈吗?”

      顾以恒点了点头,很自然地侧过身,让她进来。


      盛予问站在原地没动,她觉着这样突兀进他房间总归是不好。


      顾以恒拿着毛巾,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缓缓开口:“难道你想站在门口,和我讨论接下来谈话的内容?”

      盛予问一愣,转念想想,他说的有道理,这些话的确不能在这儿说。


      她挪步走进了他的房间……顾以恒合上了房门。


      这是盛予问头一回进到他的房间。先前在顾家,好几次经过他房门的时候,她都会加快脚步,生怕他一开门会看见自己,那种尴尬的碰面,想想还是觉得自己离他远点,是没错的……

      盛予问放眼望去,他的房间简洁干净,宽敞明亮,空间很大,房内的摆设也很独特,欧式的元素设计,融入了现代的装饰风格的气势,一室的白色、灰色为主调色的搭配,脚下前方的地板上铺着价格不菲的名贵地毯,从整体到局部,简约却不失大气……细细观察还有多变的视觉效果,房间内大量使用了罗马柱,浮雕图案等奢侈装饰工艺,细节的处理更是精益求精……

      盛予问不敢太过多做打量,她是来找他谈正事的,她看着已经站在他前方的顾以恒直接切入正题。


      盛予问郑重开口:“关于昨天的事,对于你的喜欢,我无法去肯定你是不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其他目的…也许你只是一时兴起,。但不管怎么样,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这份感情。……”

      停顿几秒后,她又继续说道:“昨天那样的话,也请你以后不要说了,我并不想造成其中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盛予问认为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被搅得一团糟了……如今来这样的一茬,她只怕是日后无法安生了……

      她一口气说完了自己进来前组织好的语言,盛予问不敢看顾以恒的眼睛,她总觉着顾以恒好像一眼,就能将她看穿看透一样,他的眼神里的眸光太过灼热。


      顾以恒抱着双臂,挑眉勾起嘴角看着她:“说完了?” ,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笑意。


      顾以恒其实能猜到盛予问要讲的话。他耐着性子想听听的她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她今天要说的话,其中的内容他也猜到了七八分了。
      盛予问听的一愣,她不明地看了他一眼:“嗯?什么……?”,她说了这么多,他就回了这三个字,是她没有说明白?还是他故意的……
      顾以恒突然上前,一步一步靠近站着女孩。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顾以恒,有过前车之鉴的她,盛予问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她仿佛意识到什么,急忙慌张地又说了一句:“该讲的话,我都说完了,我……先回房间了……。”,她话语略带急促。盛予问想快步从他另一侧走过去拉开门出去。


      刚迈出一步,顾以恒就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想绕过他,哪知顾以恒却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


      盛予问很不习惯他突如其来的亲近,她蹙紧秀眉,本能地抬手抵住他的靠近。现在这还是在顾家,他都敢如此明目张胆对她‘动手动脚’的。
      盛予问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越挣扎,他的手臂便越收越紧,直到她动弹不得。


      她揪着他胸前的衣襟,抬起头开口:“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

      “我不放。”,他不肯罢休。

      “昨天的话,是我说的还不够清楚,我道歉。我说过任何问题,你都可以来问我。对你而言,我的感情就这样不值得被信赖吗?”,顾以恒无奈道。他会告诉她想知道一切,只要她愿意听……

      不等她回答,顾以恒又继续追问道,“你想知道什么,嗯?”


      这样陌生亲密的距离,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对自己态度的转变,都让盛予问无所适从。


      盛予问生气道:“我不想知道什么,请先放开我。”

      她根本无法挣脱他,但她还是白费力气,她发现顾以恒有些无赖。于是她恼羞道:“你的事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到你们之中去,更不想去探索,所以请你放……” 过我……

      顾以恒俯下身,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她睁大眼睛……

      顾以恒堵住她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她挣扎推开他,却被他扣住了双手,他用另一只手稳住了女孩的后脑,盛予问无法后退。


      这次顾以恒只是短短的一吻,他离开了盛予问的唇。


      盛予问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掌中挣脱出来,一把推开他。


      盛予问恼怒道,“顾以恒你到底清不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法律上我是你的妹妹!你这样招惹我,把我当什么了。难道需要我来提醒你,卫靖彤是谁?我母亲是谁?你父亲是谁吗……?”

      这些话像是提醒顾以恒认清自己的身份,也提醒着盛予问他与顾以恒之间,只能是这种可笑的“兄妹”关系。

      ‘妹妹’这两个字传入顾以恒耳中,他听着有些刺耳。顾以恒看着她的瞳孔越来越深,俊朗的脸上神情僵硬严肃,“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想当我妹妹,我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

      他淡然地接着说:“盛予问,我与卫靖彤之间的关系,不是你看到那样。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


      盛予问打断了他:“可那又怎样,那是你和她之间的事。我不想卷入你们两之间的感情世界。你们是否在一起,更与我无关,我不想与你们有任何的牵扯。”
,她语气炎凉。因为她更不想让大家以为她是他们之间感情的破坏者,她没办法来承受那些流言蜚语……



                 --------------题外话---------------

               Ps: 更新不定期,但绝对不坑……上班啦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500 
财富
6664  
积分
2085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8-7-16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2-23 23:18 编辑

《在你的世界里》+豪门虐恋都市爱情 (女主/男主:盛予问/ 顾以恒其他:安瑾/ 苏向阳 卫靖彤 )

      Chapter 042- 抵制爱情(一)


      略微停顿了几秒后,盛予问冷冷的开口:“顾以恒,我不是你们感情的调节剂。”。

      “我从未这样想过。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盛予问?”,他沉言道,语气平静却带着微微凉意。


      他喜欢着她,她却不知道,也许不是不知道,而是在回避什么,但是他会等待……


      张爱玲曾说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


      ……

      三年前,他和她的遇见恰巧就如那般的偶然,它发生在一瞬间,却贯穿于一生之中……。

      ……

      盛予问抿着唇,没有接话,沉默了一会儿后。

      “盛予问,你就这么排斥我吗?”,他话锋突然转变,眉头深锁地问她。


      盛予问惊愕地看着他,眸光流转,仍旧没有回答他的话。


      顾以恒不以为意,接着说道:“你曾说过你不讨厌我,那为什么不能试着慢慢地接受我?”。


      为什不能接受他???……因为……顾以恒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因为她和他之间关系身份上的悬殊……因为她从未想过顾以恒会说喜欢自己;因为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喜欢……

      她的答案还在脑袋中回转,就听见他的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是因为我是顾以恒?还是因为我早已经有了女朋友?”,顾以恒说出她心底的顾虑……

      ……盛予问一直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好像是默认了他所说的一样……

      “前者我无法改变,后者,如果你想听,我可以解释。”,顾以恒正色道。


      不等盛予问回答,他解释地说道,“我和卫靖彤只是属于工作上合作利益上的关
系,仅此而已。这是我们共同协议后达成的共识,除此之外,并未有过超出过朋友之外的任何情分。对于外界媒体的报道和周遭人士对我和她的评论,我们虽未出面澄清过,是因为我们都需要一个身份来免去一些日后不必要的麻烦。时至今日,我尊重她的选择,同样更在乎你的感受……”

      “可她是喜欢你的,不是吗?你不能这样自私。”,盛予问反问道。她一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卫靖彤对顾以恒的喜欢,顾以恒又怎会感受不到呢。


      顾以恒目光暗沉:“早在和你坦白之前,我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合作上的关系,你不用顾虑这些,交给我就好。我知道这样贸然让你接受我,很难。你可以不接受现在的我。我可以等,无论多久。”

      盛予问说的没错,卫靖彤喜欢他,她早向他表露过她的喜欢,他也申明过自己的情感,他拿她当朋友,商务上的合作伙伴,从未有过朋友之外的情愫在里面,他向来对自己的感情负责,无论什么样的场合中,与异性的相处他始终保持适当的距离,早在感情上的世界里,他认定了那个叫盛予问的女孩……

      他的话说完后。她拧了拧眉头,依旧给定的那个答案:“我们是不可能的,你不需要将你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他霸道开口地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时间,我有的是。”

      她略微一顿,“我不喜欢你,顾以恒。”,盛予问仰起头。


      顾以恒收敛起脸上的情绪,语气凝重地说道:“会喜欢的,你喜欢的人,也只能是我。”,他一旦认定的人和事情,便不会回头……无论前路如何,他认定了她……也只能是她……

      盛予问发现顾以恒不仅霸道,竟然还有些蛮横无赖,他凭什么说他喜欢她,她就一定要自己去接受他,她咬咬牙,双手捏紧拳头,劈头盖脸的粉拳朝他的胸口砸了过来,嘴里愤然地说着:“你凭什么这样认定,你凭什么认为你的喜欢我就会接受?我不要喜欢你!不要喜欢你!”


      顾以恒没有料到静默的盛予问会突然暴躁起来,对他使用“暴力”,他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通砸,不过她那点力道对他来说可以忽略不计,让女孩发泄发泄也未必不是好事,否则他担心她憋在心里的不满,会闷坏了她。


      盛予问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她似乎有些累了,才停了下来,她抬眸看了一眼顾以恒,他却含笑问道:“现在心里好受点了吗?”


      盛予问:“……”


      “你不说话的,那就安静听我说一会好吗?”

      “
你内心不是不喜欢我,只是不敢喜欢。”,顾以恒掷地有声地说道。


      盛予问眼中闪现出一丝惊讶,这微微的神色不偏不倚的被顾以恒捕捉到了。


      稍作沉默,顾以恒拥住她,俯下身伏在她耳边低笑道,“所以说,你并不是对我没有感情,只是介于我的身份,对吗?” ,她没有搭腔,男子却反倒加深了自己嘴角的笑意……也许她对他是有感情的,只是她无法分辨出来……是喜欢还是不敢……他可以帮她确认……

      关于他的身份,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他无法更换,无法改变,现在他能做的事情只能将伤害降低,让她不被这些世俗所牵绊……不被伤害,让她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长大……最那个属于她的的自己就好。

      ……

      她垂下挣扎的手,任由他抱着,她不在说话……因为那只会是徒费唇舌罢了……

      “盛予问,我承认我自私,即便这样,我也不想放开你。”,顾以恒自嘲地开口说着。


      顾以恒的话,盛予问却心中一惊……

      不久后,顾以恒放开了她,盛予问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


      顾以恒没有阻止她……两人拉开了距离。


      盛予问找回自己的理智,再度开口强调地说道:“该说的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她明白,即使顾以恒和卫靖彤不是恋人关系,她也无法说服自己接受他……无关乎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她和他是不会有结果的……

      说完后,盛予问离开了顾以恒的房间。房间内,他挺拔身影站在原地未动,他很清楚,一时半会儿她很难接受他。


      她需要时间,他何尝不是如此了……



----------题外话---------

Ps: 继续更新 更新中。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448  
精华
帖子
303 
财富
2674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2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8-7-12 
这样的感情确实很需要双方都有足够的信心,还有期望得到肯定和赞同!毕竟确实是有点世俗的眼光,有些人就是会觉得**的感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