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8 | 浏览:7127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邪皇绝宠之卫妃传》作者:sacuiness2017(原创非首发)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二章、千载难逢


第二天她带着红芍问宇文夜讨了令牌出王府透气去了。宇文夜破天荒的竟也答应了。全王府知道这事都炸开了锅,一个未过门的侧王妃竟能随便进出王府,王爷还亲自给了腰牌,众人皆看得出主人宠爱她到了何种地步。看来这位婢女出身的侧王妃不简单,以后必须要恭敬谨慎对待才好。


帝都的繁华不言而喻。粗粗一看,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代步工具以马车,坐轿为主。大小街道竟都有巡视官兵。各种杂货铺琳琅满目,有店铺,也有地摊。马路向两旁扩张非常宽阔。三步一个茶坊酒肆,五步一个珠宝绸缎店。什么药铺,车马修理,修面等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竟也悬挂类似开张大吉的旗帜,街市中的行人川流不息。混在其中的卫宁主仆两人倒也看得不亦乐乎。


走了大概三四里路两人也有点累了,看见一家酒肆,就去歇歇脚。


“两位姑娘,打尖还是住店?”一个精明的小二一看卫宁的穿着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姑娘,连忙过来打招呼。


“打,打尖。”果然舌头转不过来。


伙计特别给她们安排了一间靠窗的雅室。两人选了一壶上好的桂花乌龙和几个精致的瓜果碟子。卫宁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楼下眺望。突然两个坐在街边馄饨铺的男人一番对话引起了她的注意。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前几日他内急在某地(卫宁未听清地名)一山洞中竟发现了一个金光闪闪之物,庞大异常,又大又圆像个双面锣。还会发出不同的光芒。另一人接话说你带人去把它拖出来卖了搞不好还能发一笔横财。


那人又说,我刚想过去看看清楚,就发现有一个外貌异于常人极其高大的野人噌的一下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把我吓了一跳。然后那人又形容了下野人的外貌。


卫宁听到这边,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她第六感迸出一个大胆的假设,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穿越到此,还有其他人也在这边。想到这她竟控制不住的手抖颤抖而起,这种莫名的兴奋之感让她迫不及待的飞奔下楼要去打探关于洞穴和野人的一切事物。


卫宁根据此人的描述,并让他画了一张方位地图。出示了手里的王府腰牌告诉他山洞里面的东西是王爷正在寻找之物,请他务必和他的朋友缄默三口,否则到时情报泄露他们就性命难保。二人一看夜王府的腰牌,立刻吓得连连点头。


“红芍,我要是晚膳的时候还没有回来,你就先回王爷府。如果王爷问起来,你就说小姐走丢了,你也不知道在哪里?然后把戏给我做的逼真点,别给看出破绽,否则你小命不保哦。”

可怜的红芍还能说什么,只能哭丧着脸求老天在天黑前一定让她小姐回来,否则今晚自己的小命肯定不保。


卫宁在附近买了一匹上等的快马。当然用宇文夜的令牌赊账还警告说自己在执行秘密任务,如有官府中人问起一概说没有见过不知道,否则小命不保。


一路快马加鞭根据地图到了树林后,才发现对她这样的路盲来说有地图其实作用真心不大。这下她是真得迷路了,在树林里面兜兜转转的,也没有一人路过,看看天都要暗下去了,这种节奏找下去,铁定宇文夜再也不会让她出来了。


刚想到这边突然看见前面有个人影闪过,她也胆大就骑着马追过去叫了一声,“请留步,我想问下路。”


那人一转头,卫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身高约莫八尺,方脸阔额,一头棕褐色的卷发,蓝灰色的眼珠,紫铜色的脸上有一个特别象征意义的鹰钩鼻。


“你好,请问你是这边的人吗?”卫宁试探性的用英文问他。


那人站在那边一动都不动,像一尊雕像一样。随后竟跪在地上直叫,上帝保佑!


他们坐下来进行了一番对话以后。卫宁惊奇的发现眼前这位褐发碧眼的老外竟是大名鼎鼎的赫伯特威尔斯。他在1895年写了一本著名的科幻小说叫【时光机器】。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一个作家,更隐秘的身份他是一个货真价值的时空旅行者。聊到这边卫宁兴奋的简直无以言表。那就意味着如果可能,她可以通过这台时光机重新回到21世纪她的时代去。


“威尔斯先生,我想既然你造出了时光机器,那你就不会惊讶我的身份。我是一个比你所在的时代更未来的人,来自100多年后的中国。我们在同一个时空但是不同的历史时间穿越,然后再一起经历了时空扭曲,以至于到了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的架空时代。我对这边的历史并不了解,只能说他们接近我们的某一个历史朝代。对于您来说可能更加痛苦一点。”卫宁的英文不差从小接受双语教育,又在美国进修了一段时间,所以和英国人威尔斯交流起来并不太困难。


而且因为同命相连,虽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他们都了解彼此的命运。威尔斯可能比卫宁更想离开这个连交流都很困难的地方。他告诉卫宁自己的时光机在宇宙虫洞里面发生了意外,受到了撞击,和原来的轨迹发生偏离所以意外的到了这个地方。已经在这边有一年多时间,他一来要隐藏自己的机器避免给破坏,二来他的容貌相比这边的百姓过于特殊,所以一般都在这山脚下自给自足省得给当地官兵抓走就更加麻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后来他机缘巧合知道还有一个叫兰斯的沙漠小国,当地人的容貌和他颇为相似,所以偶尔他必须进城之时都冒充兰斯人。他带卫宁去山洞看了一下时光机果然让其大开眼界,原来小说里面的东西竟都是真的。


“那它能启动吗?博士?”


“需要修理的工具,还有缺少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就是燃料。”威尔斯耸耸肩,如果能启动他早就走了。


“你需要什么工具能帮我画下来吗?还有什么燃料?”卫宁的眼睛闪闪发亮,今天真的是充满奇迹的一天。但是现在她必须要赶回去了,再不回去一旦给宇文夜知道,她这辈子就不要再想这事了。想到这边她突然心头有点愧疚,他对自己如何怎会不知,这样的男人外表冷酷但是一旦认准的事和人,那就是会钻牛角尖到底。


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鱼与熊掌兼得。对不起,回家是我目前唯一的愿望。


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王府,红芍已跪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看见卫宁风尘仆仆的回来,那哭得是更加大声,这喜极而泣总算不要让她担心自己的性命不保了。


“你去哪了?”宇文夜脸色冷然但口气中经不住的担忧。他见红芍一人回来,问了半天一口咬定和小姐走散了。刚想派人出去寻,就看见汗流浃背的卫宁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赶回来的样子。他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隐约中总有一种预感在告诉自己,如果把父皇赐婚的事情告诉卫宁,她就会离自己而去。所以他要每晚纠缠她直到生下小王爷这样他才能安心。


“不好意思,我和红芍走散了,你知我路痴吗。”卫宁对红芍使了一个脸色,红芍马上很识趣的退出房间。宇文夜天生疑心重,到时和她们主仆二人一对细节就讨厌了。看着自己的小丫鬟现在演技这么出色,卫宁想即使以后不在她身边至少她也学会了一套自我保护的方式。


“想吃什么?今天我亲自下厨做给宇文王爷吃。”卫宁撒娇的搂住宇文夜的脖子,脸上还挂着晶透的汗珠。


宇文夜把脸凑到卫宁的脖颈,轻声耳语道:“本王今晚想吃你可以吗?”


“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卫宁把头埋进宇文夜的胸口,表现的极尽温柔。他越是疼惜自己,卫宁就越觉得愧疚。此时此刻她内心五味杂陈,两个人终究是有缘无分,现在连天都帮她做出了选择。


而宇文夜只当卫宁出去散心后,心结有所打开。看来自己还是应该经常给她一点自由。还是束脩说得对:女人心海底针,犹如三月变天快。


渐渐的已是初冬,天气却醉人的温暖。现在恰好是这边大越国雪梨花落尽的时节。细沙的道路上都飘满了狼藉的粉白色花片。几株雪梨花还点缀着嫩白色的残瓣,北面和西面的小山上远远望去都是落英缤纷的的美景。


宇文熠曾经和卫宁说过,如果有一天她要来帝都找他,只要在最大的逸吟轩找一位叫宋莹的人就行。


逸吟轩很有特色。用卫宁的话来说,一看就是文艺青年搞的小资社。院外白墙环护,绿柳倒垂,一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门口上悬“逸吟轩”匾额。走进以后院外一带粉垣,院墙根有隙流入清水,绕至前院,盘旋竹下。院内左右千百竿翠竹掩。而院正中之地地铺细沙,入门需换鞋。正房有一大间,还有相隔的其他的雅室。


卫宁脱鞋而进报了宋莹的名讳,一名白脸小厮立马过来道,“宋大人正好外出,姑娘是要留话还是等候?”


卫宁想了想还是等一等吧,毕竟要见宇文熠还必须通过他。“我等宋大人便是。”


小厮给泡了一壶茶也就不再管卫宁。闲着也是闲着,她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按耐不住开始四处走走。每一个雅室,或大或小,有授课开班的琴音室,里面大小器具都全但是很多文宁还第一次看见。也有国学班,里面笔墨砚纸一一俱全。还有贵宾室三五好友可以来此雅集。



突然走到最后一间眼睛一亮。原来是一间舞室,几个学习舞技的青年女子年龄从及笄到桃李不等,卫宁在旁边看着饶有兴趣。一时间也舞兴大发,看见旁边有不少舞衣,自说自话就拿了一件水袖服换了套上,席地而坐谈了一首曲子问琴师可会,这里的琴师都是为皇宫演奏的班底,所以没几遍就学会了。


Rank: 2Rank: 2

91UID
78665899  
精华
帖子
财富
135  
积分
2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5 
最后登录
2017-10-1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79 于 2017-10-1 12:02 编辑

鹊桥仙——秦观
纤云弄巧,②飞星传恨,③银汉迢迢暗度.④
金风玉露一相逢,⑤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⑥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琴音开,一曲惊鸿舞初现。舞姿轻盈飘逸,柔美而自如。


翩若惊鸿 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 华茂春松
髣髴兮若 轻云之蔽月 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一曲完毕,惊艳四座。不知何时整个室内都挤满了看客。


“姑娘,能否告诉小生刚才的舞为何名?” 只见开口之人年约二十四五,下颚方正,目光清朗。一对凤眼斜插入云鬓。虽谈不上有多英俊却也是长得很周正。


“此曲名唤【惊鸿舞】。”这是她当初参赛入围的曲目。


“果然惊鸿之作,不知姑娘能否把此曲留给宋莹,宋莹自当感激不尽。”


“你就是宋莹,宋大人啊。”原来要找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卫宁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敢问姑娘是?”宋莹看着眼前的卫宁。清秀可人舞技出众,长相却和大越人大相径庭。“难道是卫宁,卫姑娘?”


“哇,你连我名号都知道?”


“如雷贯耳。经常听三皇子殿下提起。”宋莹显出一脸的暗笑。


“是吗,你可带我去找到殿下,我有急事想麻烦他。”


跟着宋莹来到二楼露台,放眼望去宽阔而简单。只有四根幔柱,风一起就见白色轻纱漫舞,,席地而坐的男子背对他们,低垂着眼脸,一拢红衣玄纹云袖,完全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孔。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卫宁看得如梦而醉。宇文熠到底吃什么长大的,长得好看也算了,还这么的才艺双绝。这还有天理吗?


“你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


卫宁头一抬不知何时宇文熠已经站在她的鼻前,距离太近,让人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暧昧。她用手指尖点住宇文熠的胸口,把他推开一点。


“娘娘放心三皇子殿下一个人出来吗?”不知道为何和宇文熠对话比和他皇兄说话要轻松很多。


“唉,放心,放心。想打劫我的女匪竟还没有出现,等得本王是不胜心烦。”说完还意味深长的对着卫宁多睨了两眼。


“我听说殿下给赐婚了?”卫宁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心里想看你还高兴得出来吗?


果然宇文熠的眸子黯淡了下来,轻轻一笑道,“这消息长腿了,定是皇兄告诉你的。”


“不是。是吃瓜群众告诉我的。”卫宁摇了摇手道。


“呵呵,你一直这么说话吗?吃瓜群众是不是那些老是喜欢八卦我们皇家事务吃饱了没事干的人?”


“一点就通,果然龙生龙,凤生凤啊。”和宇文熠说话竟能如此轻松自在,而且他风雅诙谐,完全没有那种不可接近的生冷感。


“本王听说皇兄也给赐婚了,卫宁。”宇文熠小心翼翼的看着卫宁的脸,宇文夜竟把她都带回将军府,是真的只是当一名普通的婢女吗?还是准备要纳入自己的王府做侧妃呢?心里想着竟有些怅然若失。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何皇兄喜欢的,他也就这么会跟着着了魔的一起喜欢。以前是瑾瑶,现在是卫宁。想起瑾瑶宇文熠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悔。虽然事过多年,但是他和皇兄再也无法回不到往昔。


“能请三皇子殿下帮卫宁一些忙吗?”说着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几张图纸,上面画着一些宇文熠从未见过的工具图纸。“能帮我找人打造出来吗?”卫宁试过找当地的工匠,但是很遗憾这种工具非有一定手艺的工匠是无法打磨出来,所以有人推荐了专为皇家打造兵器的【戟戣所】。


“这些是什么?看上去不像是兵器?”宇文熠是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对于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总是会特别留心。


“是一种维修用的工具。能帮我打造吗,如果有细节方面不熟悉的地方,我再继续详细的画出来给你。”


“卫宁,”宇文熠狭长的桃花眼里面开始深邃起来,“本王可以帮你。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你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吗?”


“这算是我们之间的交换条件吗?”卫宁要肯定他帮还是不帮这个忙。


Rank: 2Rank: 2

91UID
72562222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30 
最后登录
2017-10-3 
本帖最后由 mikey26 于 2017-10-1 17:33 编辑

这张图做下一个题目如何?


Rank: 2Rank: 2

91UID
72562222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30 
最后登录
2017-10-3 
本帖最后由 mikey26 于 2017-10-1 17:37 编辑


一月──正月、陬月、孟月、端月、孟春、征月、华月、早春、新正
二月──女月、杏月、仲春、令月、如月、丽月、酣春
三月──寐月、桃月、李月、蚕月、桐月、季月、晓春、茑月、樱笋时、桃浪
四月──余月、槐月、孟夏、阴月、梅月、初夏、正阳、朱明、清和月
五月──皋月、榴月、蒲月、仲夏、郁蒸、天中
六月──荷月、伏月、季夏、旦月、焦月、暑月、精阴
七月──相月、巧月、霜月、孟秋、兰月、凉月、瓜月、初秋、早秋
八月──壮月、桂月、仲秋、中秋、正秩、仲商
九月──玄月、菊月、季秋、穷秋、杪秋、青女月
十月──阳月、孟冬、良月、初冬、开冬、正阳月、小阳春
十一月──葭月、仲冬、畅月
十二月──涂月、腊月、季冬、蜡月、暮冬、残冬、末冬、星回节、嘉平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10-1 12:03 编辑

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婢女,皇兄现在竟迟钝到这地步?宇文熠心里暗想,他感觉卫宁的身份比他能想象的任何一种都要复杂。难道皇兄他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还是说他已陷在里面不可自拔。


卫宁觉得事到如今宇文熠可能是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三皇子殿下未必有心理准备。这样吧,我先给你上个天体知识的课程,如果你能接受,那我再告诉殿下我的身份。”卫宁觉得不要再犯上次和宇文夜说古代管理体制的事,他们的脑容量未必能接受超出自己接受范围很多的东西。比如要卫宁接受穿越的事情也是这样,不发生在你身上那就是一个神话。


卫宁把天体,虫洞,五维空间,时空扭曲,以及最后时光机器的一些百科知识给宇文熠简单的讲了一下。


宇文熠的脸确实因为过于吃惊而变了色。他像木头那样愣在那边。如果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和宇文夜谈条件,那么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能让宇文熠吃惊。但是今天卫宁说出来的这些东西,宇文熠确实给震撼到了。即使卫宁说她是天上下来的玄女,宇文熠都能接受。但是卫宁告诉他的东西远远不是在自己的认知和理解范围,那自然就更加谈不上接受了。


“三皇子殿下,你准备好了吗,能接受我说出来的身份吗?”看着宇文熠尴尬的脸在那边若有所思,她心里想幸好没有告诉宇文夜。


“你,女人,到底是谁?”宇文熠极少说话这么严肃。但是这次他的反应比宇文夜更为激烈。


“我是从很远很远的银河系中一个星球意外来到你们这边的人。我重新介绍我一下,我叫卫宁,住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在地球上有个国家叫中国X地,我是当地一名有执照的呼吸科大夫。因为一次意外车祸坠江,可能而亡……但是我无法解释我的灵魂包括我的肉体为何会到你们这边来。我们星球的历史和文明远远的超越你们这边。所以无论宇文夜,还是你,都无法查找到我是谁。因为我根本就不算是人。明白了吗?现在可以帮我吗?还是要把我抓起来投入大牢?”。卫宁下定决心还是赌一把宇文熠这个人。


“皇兄可知?”


“我觉得他的脑容量是承载不了这些信息的,所以算了,就不要对牛谈琴了!”卫宁突然想到如果她真得嫁给了宇文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把她永远的锁在府中?


“为何要告诉本王。”


“想殿下帮我。”


“本王为何要帮你?”


“卫宁不会让殿下白帮这忙,我自然会用东西来交换。”


然后卫宁花了三四个时辰来告诉宇文熠她住的地方和所有他想知道的东西。


“这真的太神奇了,明天你还能过来告诉我那些房子是怎么建造的吗?”宇文熠最出色的地方其实不是音律而是工匠。凡是他看过一眼的东西都能过目不忘完后仿制全部还原。


“殿下,还真的和我们历史朝代中明朝的明熹宗朱由校有点相似,也是在木匠方面很有天赋。”卫宁现在知道原来他还有这特长。


宇文熠还想再问下去,卫宁一看时间,立马打住。“殿下,那你算答应我了吗?另外我历史知识也很有限,我只能记一些我知道的。还有能帮我保密这件事情吗,因为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真的是比天还大的事情。我明日再来好吗?但是你必须答应我,这些工具帮我制作?”


“你怎么回去?”宇文熠又把脸凑上来询问道。


他真的是一个好奇宝宝,卫宁着急回去头上都冒出了虚汗。


“拜托,殿下我要回去了。明日这个时候我再来好吗?工具的事情怎么说?”


那你明天再来给本王讲故事?”宇文熠还是岔开话题。


“殿下是故意戏耍我吗?”卫宁眼眶都红了,这货怎么可以如此之坏。


“好了,好了,本王帮你就是了。”宇文熠看她那娇羞的模样不忍再戏谑她。


“三皇子殿下,我觉得现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你。那就是帅裂苍穹。”


看着卫宁离开的背影,宇文熠的嘴角牵出一丝浅笑,帅裂苍穹?今日这事真是叫自己打开眼界。他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有比做皇子更有趣的事。人天生就有无穷的探索欲望,对于未知和神奇的世界都会充满好奇之心。所以愿意去了解更多的真相。比如今日,一个叫卫宁的姑娘。如果需要用什么来交换的话,宇文熠倒是希望卫宁能留下来陪着他。或许这一生他就是在找这样的女人才会让自己的人生每天都充满了惊喜和创造。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10-1 12:03 编辑


第十三章、金枝玉叶


很快大越国迎来了最寒冷的深冬。这一天腊月初八,纷纷扬扬的大雪如约而至。


也在那日,宇文夜迎娶了西夏嫡长公主野利穆兰。


卫宁看着漫天大雪如精灵舞空,她伫立窗前凝望着这个洁白无瑕不染一丝尘埃的世界,突然觉的自己的心竟如此疲惫,连这样美丽的雪景都觉得寡然无味。一时间有些许的落寞,有些许的伤感,怎奈何,人心寒凉。


“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

卫宁想起了那年在马未都的雪。也是初见宇文熠的时候在果林里面看见了一个帅裂苍穹的古代美男。想到这边她不由笑出了声。依靠宇文熠的帮助,时光机的很多部分都已经开始修复工作,马上他们要解决的就是最重要的燃料问题。还有等待适当的时机打开宇宙虫洞。但是怎么打开呢?卫宁即使有理论知识也相对认识浅薄,更不要说实际操作能力了。


卫宁知道今天是宇文夜的好日子。按照大越国的习俗,皇子们的婚礼都在皇宫举行。然后再回到自己的府邸洞房。

据说有数十里的红妆。迎亲的马车队伍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花瓣,寒风卷着花香漫天飞扬妙丽至极,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卒,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这百年难见的皇家婚礼。放铳,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沿途一路吹吹打打,一直进到皇宫深处。


卫宁无法关心这些。她此刻正在根据威尔斯博士的指引下进行虫洞公式分析,密密麻麻的纸上到处都是方程式。他们要精确的计算出虫洞的位置,打开的方式,以及进入的点位都需要精确无疑。还有燃料,不知道时光机需要哪一种燃料才能让它重新恢复,他们已经快要把整个大越国所有能用的能源都尝试了一遍。


正在卫宁出神之时,一股冷冽的寒风随着被推开的大门一起咆哮而入,把卫宁桌上的稿纸吹得到处都是。


“红芍,你冒冒失失干嘛?看你干得好事?”卫宁慌忙跑过去关上大门。


“王爷,王爷朝这边来了。”红芍这一路上跑得气喘吁吁,宇文夜的脚力一步要抵她三四步。


“我知道了。”卫宁慌忙把吹散了地上的稿纸迅速捡起来交付红芍让其保管,然后自己吹灭蜡烛躲到榻上假寐。


刚看着红芍躲回自己的寝屋,就见宇文夜朝这边疾步而来。他身着一件绯色宽袖蟒袍新郎装,朱红白玉腰带,玲珑腰佩,红色镶玉的发带随风肆舞纠缠,整个人看上去竟是如此卓越俊逸,潇洒不凡。卫宁心有酸涩,此时此刻还过来干嘛?


宇文夜轻轻叩了几下门檐,见蜡烛都已吹灭。站在门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悄然推门而入。


别进来,别进来,求你别进来。卫宁背对着门外而心里却祈求着宇文夜别在这样的一刻让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再次融化在他的铁骨柔情之中。


被褥悄悄地被一双冰冷的手掀开,卫宁可以明显感到宇文夜的寒气,他一路上应该是匆忙卷着风雪而来……他贴在卫宁的背后,双手环住她的腰,脸冰凉冰凉的埋在她的发际中。卫宁的手不小心触到他双凉手时,不觉反射性的抖动了一下。怎么都无法再装睡下去了。


“王爷,走错房了。”本来想温柔点问他手怎么这么凉,为何嘴里却硬邦邦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本王吵醒你了吗?”他好像喝了不少酒,满嘴的酒气直扑而来。


“王爷你,——”这不是明知故问。


“别赶本王走,卫宁。怕你一个人伤心,本王不放心,还是要过来看看你才行。”宇文夜醉醺醺的说道。今日他真的喝了好多酒,就想这么醉到明天多好。可惜他酒量天生就好得出奇,无论喝多少都似乎醉不了。母后下世是这样,少年恋人离开是这样,不开心之时也这样,多羡慕那些一杯就醉之人,可以什么事都不要去想。


“王爷你喝醉了。”卫宁心里如针扎一般的痛。鼻子一酸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为何你要这样宇文夜,漫天大雪你抛下公主来这边对我不放心?你要我怎么做才好?


突然宇文夜的手滑入她的裹衣,卫宁一惊,以为宇文夜又想合欢连忙道,“王爷,我今日身子不方便。”


宇文夜把手停在卫宁的肚子上面摸了又摸,似乎在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本王还不够卖力,为何我们的小王爷还不出来呢?”


听见此言卫宁心中一惊,终于明白他为何迫不及待的日日纠缠自己翻云覆雨。原来他竟用这种心思来留住自己。宇文夜原来你如此用心良苦。卫宁双手覆盖在他尚未温暖的手上,闭上眼,就这样两个人一直睡下去多好,天能不要这么快亮吗?


他还是喝多了,等其一觉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该死!头有些发痛,酒精对他来说也就这么点作用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卫宁早早的就已不见踪影。宇文夜总觉得这女人最近有些魂不守舍。他叹口气想起在马未都,有一日鱼水之欢临近巅峰之时,他突如其来问她从哪里来,女人一旦用情也就是意志最薄弱的当口。事后他寻遍了这天下的版图,包括曾经被泯灭的所有国家都没有找到一个叫中国的地方。根据她的种种奇言怪形,宇文夜有些明白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他可能爱上了一个他根本不应该爱上的不存于这个世间之人。可惜这情在心中一旦开花结果就变成藤蔓疯长缠绕心房根本不让他有喘息可能。好几个夜晚他凝视睡熟中的她,都想狠心了结,舍弃这段情缘。


但是这个闯祸精短短来到将军府未有几月,把他养了多年的金龙碧鱼给喂死不算,为了怕他责罚竟然做了一条假鱼涂了颜色想蒙混而去。弹断了他视若珍宝凤来琴的琴弦。打碎了他价值连城的蟠螭夔龙玉盘,不知用何方式竟把破损处粘黏上置换个方向就以为自己毫不知情。他每日一颗心都悬在那边,回到府中就要四处查看她又哪里给自己惹祸。


就是这样一个人闯入他的生活掀起了阵阵涟漪。她骨子里透出一种奇幻的光芒在任何时候都是那样的生机勃勃,和她在一起自己忘记了身份,世俗,尊卑。从何时起,她就像一道光硬生生的从自己暗黑的生命中照出一条裂缝,微弱透入却温暖的让自己想不顾一切的去抓紧它。


他不是没有碰见过比她更美好的女子,甚至肯为他叛国牺牲的都有。他也喜欢过一些尤物,因为他是男人忠于自己的本能。但是身体一旦厌倦了,喜欢就变得索然无趣。他束发之后就再也不曾动心过,因为动情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挥剑斩劫。对自己都如此无情,又这么会对别人有怜惜?


但她有些不同。这个女人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让自己能和他并驾齐驱。并不在意他的宠爱,也不谋求什么利益。其骨子里或许是害怕自己,却依旧坚韧的在他强压之下继续我行我素。刚柔并济,可以爱的浓烈,也能走的洒脱。他总觉得自己其实控制不了她,第一次竟有人让他会有害怕失去的感觉。

一阵无名的风不知从何处而来,把一张稿纸从妆台脚底吹出了半个角。他默默地拿起来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符号和数学计算方式。但是这个字他认得出来是卫宁写的。


他的眸子沉了一沉,把纸捏在手里似在思索着什么。


鹅毛般的大雪下了一天一夜都没有要停息的意思。地上铺的雪厚重而柔软。一早就去逸吟轩找宇文熠,没有想到他竟日高三丈才过来。他说这辈子自己都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如果自己成亲那天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卫宁,你还记得我离开马未都的时候发生的事吗?”宇文熠漫不经心的拿起茶壶往卫宁杯中添了点茶。


卫宁想起来了,当初宇文夜和自己在古树林差点给暗杀,所有矛头都对准宇文熠身上。所以那次他才急急赶回帝都。

“是谁干的?”这种劲爆的八卦怎么可以错过。


宇文熠看着卫宁张大的眼睛,刚才还一副恹恹的样子,一听见此事立马凑着身体往前靠过来,一脸吃瓜群众的八卦样子就觉得好笑。


不告诉你。”宇文熠眯着眼睛,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坏笑。

“哼,不告诉我也猜得到。皇叔宇文洵干的。”


宇文熠愣了一下,剑眉一锁道,“谁告诉你的。是皇兄吗?”


卫宁盯着宇文熠的眼睛看了几秒后,脸上浮起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三皇子殿下,请问你和王爷到底有何爱恨情仇在里面?我怎么觉得你俩兄弟都不太招对方喜欢?不过更加明显的是你主动挑事的时候多一点。”


“为何这么想?”宇文熠倒是想听听她要怎么说,“难不成你有特异的能力感知我们?”


卫宁搓了搓手道,“特异功能是没有,但是我大学选修的时候学过点临场心理学。虽然略知皮毛,但是偶尔也能看看人心。我虽觉您老是惹你皇兄,但是心里却也没有恶意。但王爷不喜欢你倒是真心的,只是他比殿下更识大体顾大局。这事不是王爷说的。他很少在我面前会提起你们的家事。”


卫宁又看了一眼宇文熠,看他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接着道。


”上次我们在将军府不是分析过了,五皇子殿下的母妃和皇叔宇文洵关系不一般吧。这借刀杀人后,不管你最后得到什么结果,这锅背上了以后就很难除去了。顺藤摸瓜下来,所以排除一切不可能,那剩下来的就是真相。这个叫罗卡定律,凡有接触,必留痕迹。”说着她竟得意忘形的忘记眼前之人是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354 
财富
3201  
积分
80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10-1 23:50 编辑

我发现我已经自我启动到码奴的程序。这么晚了容易吗。

“卫宁,本王若娶你,你可愿意。”


“噗——”一口茶喷出,幸好宇文熠早有准备头一歪还是在狐毛锦袍上沾湿了一点。卫宁给茶呛到了,咳得是满脸通红,口不能言。


“这么激动?”说着就要走过来给她顺顺气。


卫宁慌忙连连摆手,艰难得从喉中挤出几个字:“玩笑开大了。”


“本王可是说真的。皇子的话哪里可以随便开玩笑。”宇文熠倒真的不是在和卫宁开玩笑,他确实很早就有想纳她做侧妃的想法。


卫宁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这辈子要扯上宇文家两兄弟,她冥冥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殿下为何要娶卫宁?我哪里做得让你觉得太好,我下回一定改正。”卫宁想这话你也说的出口,既然都知道自己在夜王府竟能还如此言表。看来他真的是很任性随意之人。


“呵呵,因为你十分有趣。如果娶了你本王余生一定不会无聊。”宇文熠性格随性洒脱,所以他娶妻的定义就是三观要一致,心性要相似。


“我可不是玩具。”


“本王也不要玩具,本王要的是你。”


“殿下,卫宁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卫宁突然就想到了宇文夜,她的眸子黯淡了下来。


宇文熠沉默了,他看着眼前这张线条柔和的脸庞,初看上去显得那么嫩弱,但是从她紧抿的嘴角下却透出几分刚毅。他即刻明白她话中之意,但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对于这样一个时代下的人来说一生一世一双人对男人来说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小女人竟要他做到如此。即使自己愿意,但是他的身份,他的皇族也断然不会让他如此。


“这是你拒绝本王的理由吗?”宇文熠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殿下,我对您来说是一个未来世纪的人,所以我的文明不允许我倒退回三妻四妾时代。在我的时代三妻四妾要坐监的。”卫宁想这下你总可以死心了吧。

“竟是如此。”宇文熠的凤目里面露出几许无奈之情。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又聊了聊时光机的事情。一看天色竟已经不知不觉已接近暮色。宇文熠拿出宋莹帮卫宁跑到老远地方买来的糕点给她道。


“早些回去吧,你看本王帮你想得可周到?”为了帮助她不被怀疑,宇文熠做的还真是细致入微。竟从反向去买了点心让她带回去。这样万一宇文夜猜忌起来,也不会怀疑她是来到这边。


一出逸吟轩卫宁才觉得大越的冬季竟是如此冷冽。北风怒号仿若一匹脱缰的烈马,卷着杂物在半空里肆虐,打到她的脸上像抽鞭一样疼痛。或许在里面太暖和了,一到外面整个人就犹如走在冰窟窿一样。提着糕点的手似乎都冻僵了,变得都不利索起来。幸好这场雪下得时间不久,否则定要耽误她回府的时间。


刚入王府远远就瞧见一身穿绯色貂毛雪裘袍的女子,脸朝着积满白雪的花树,身形纤秀玉立。头上因带着帽子而无法看清脸.卫宁望着她的背影,只觉这女子柔情绰态,气度高雅,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超凡脱俗。卫宁正在疑惑时,徒然就看见一个身影雷厉风行的从里面径直走向自己。她听见那个绯衣女子轻唤了一声王爷。同时姿态优美的做了一个万福礼。宇文夜连眸子都没抬,当空气一样与其擦肩而过,来到卫宁身边。脱下身上的狐裘外袍披在她身上,语气有些责怪但是更多的是怜爱道。
“去哪儿了,这么冷的天?”卫宁被宇文夜紧紧揽在怀里。这短短一段路,但是对她而言却犹如踏在刀尖上一样的漫长。她可以感受到身后那无限幽怨的眼神狠狠的射向自己的脊梁。


这就是西夏国的长公主野利穆兰吧。一路上她竟有些心神不宁。顿觉尴尬万分好似自己偷了人家东西一样的难受。住在一起难道一直装傻不过去打招呼吗?还有她要用什么身份去和人家高贵的嫡长公主行礼?她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一直在学习的叩拜礼,原来是为了等待这样一天的来临所学的。宇文夜再怎么宠爱她,这礼仪是皇家的面子。卫宁的心翻滚出一些苦涩来。再等些时日野利穆兰公主殿下,我就把你的夫君还给你。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