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13 | 浏览:23107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二章养生汤

    王**官听见妻子的叹息,他只觉得妇道人家的心思太过细碎了,他已经宽抚了她好几次,可是她还是担忧长子迈不过这道坎。

    王夫人与王**官说过话之后,她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她瞧着王**官那万事不存心的神态,她颇有些羡慕。

    冬天里雪接连下过几场之后,林望舒吩咐人注意巡查危房。

    林宅屋顶的雪,总是会让人清理一些。

    当然在下雪前,林望舒已经安排人仔细的修整过林宅各处的屋顶。

    那些天里,官街各处听得见匠工们的声音,他们用他们特有的号子吆喝着。

    初初时,他们的声音不大,过后,见到无人训斥之后,他们的声音便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

    林静琅和林广辉姐弟听了之后,姐弟两人跟着他们吆喝起来,引得匠人们特别的欢喜。

    林望舒和苏青芷都不曾指责姐弟两人的行事,他们觉得两个孩子感受到生活的乐趣。

    再说他们夫妻在年少的时候,也不是那种特别守规矩的人。

    管事妇人惊讶之后,她自然也不会多言,因为两个小主子的年纪实在不大,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好奇喜欢学旁人行事的年纪。

    官街上的孩子们,在这几日里,也学会跟着匠人们吆喝着。

    王喜儿颇有些担心的跟苏青芷说:“你说孩子们将来会不会因此不上进好学?”

    苏青芷的心里面还是佩服匠人们精湛的技艺,她认为这是一群聪明人。

    可是如苏丰道所言,她一个女子是绝对不能对外人说这种的评价。

    她面对王喜儿的担心,她笑着说:“这些匠人的技艺是一辈传一辈,我们的孩子们只不过是一时的好奇,等到再大一些,他们就不会有这份好奇心。”

    他们这样的人家,是没有那种氛围,自然孩子们轻易是不会移了性情。

    王喜儿对夫婿离了学堂在家里歇着的事情,她的态度很是坦然。

    她跟苏青芷说:“我娘家兄弟悄悄跟我说,他就是在那个学堂当夫子,只怕也是教不下去了。

    那位老夫子一家人走了,可是留下来的夫子们,总是待那位老夫子会有几分交情在。

    这事情,最后谁都没有落到好处。我和他,经这一事之后,我再也没有往日那般的相信他。

    而他待我,只怕在心里面也生了那么一些。”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不怕,时日长一些,他总会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

    王喜儿轻叹说:“以前的时候,我常听人说世上难得有几对真正恩爱的夫妻。

    我嫁给他之后,我觉得那话太不可信了。那时候,我认为世上恩爱夫妻多着呢,我和他就是当中的一对。

    现在我信了,他面上待我渐渐如往日,可是我心里面明白,还是有所不同。”

    男女之间的情意,几时起几时无,实在是世上最难解的谜。

    王喜儿如今提及自家夫婿的时候,又不再是那种两眼晶晶亮的样子,她的心里面其实待夫婿一样的是生了一些,只是她从心底里不愿意去承认这个现实。

    这个时代的夫妻,大部分是自结发这一日起,就会注定一生的不离不弃。

    王喜儿夫婿那桩未曾开始的桃花事件,其实时日久了,对他们夫妻关系还有促进的作用。

    人总不能一直活在虚幻当中,人总要接受身边人总有不如意的地方。

    苏青芷觉得她就渐渐的接受了林望舒性格里略略有些不太好的地方,当然她更加多的是感受到林望舒性格里面最为开明的一面。

    林望舒也不得不接受苏青芷在越亲近的人面前,那种越发任性无理的一面。

    在婚姻里面,苏青芷觉得能让人一个真正的长大,学习去面对周边的环境。

    在儿女的面前,她学习为人母之外,她其实是有一种重回童年的感觉。

    孩子们的天真烂漫,孩子们的纯真无邪,让她重新感受了世间的各种各样的美与新奇。

    孩子们眼中的世间,是各有各的美,一片枯叶,在他们的眼里都能瞧出几分美姿态。

    苏青芷面对林静琅姐弟的细心态度,让两位青年妇人很是敬重她,觉得表姑奶奶的心地果然如传言中那般的纯善。

    王喜儿还是照在来旁听苏青芷教导林静琅认字,她比往日听得还要仔细了许多。

    因为苏青芷跟她说过,许多的聪明都可以向书中去请教。

    王喜儿的心里有些事情,她无法跟任何说,她想着她识字多了之后,她可以去书中去求得一个答案。

    苏青芷无心去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是如果这个人自个有心去改变现状,那她是一种不反对不支持的态度。

    毕竟女人自嫁人之后,她就不再单单是她自己,她的身上有夫家的关注,自然不能再轻松自由任性无所顾及的随意行事。

    两位年青妇人在安南城一些日子之后,自然听管事妇人和厨娘提过王家的事,她们在心里面是偏向王喜儿。

    苏青芷经两位青年妇人的仔细照顾,她还是能够感觉到身上变化。

    她的肤质滑腻许多,她的面色也显得细腻起来,她的容貌在镜中瞧着也显得有几分生嫩。

    林望舒瞧着她,心里便有了内疚的感觉,她跟他来到安南城之后,一直以来,苏青芷的气色都没有现在这般的好。

    现在她舅家来的两个妇人,在安南城才短短的住上几日,苏青芷的气色便如此好,她这是想家的心思得到了缓解。

    林望舒跟苏青芷表达了心意,她听后笑了起来,她自然不会跟他去说两位妇人在她身体上面的费心周全行事。

    她只是笑着说:“我舅母们带来的美食,我吃得欢喜。她们来了之后,又煮了好几次美味,我用得也高兴,”

    林望舒是认同苏青芷的话,唐家之前派来的老妇人打点苏青芷,林望舒感受没有现在这样的深。

    他这一年在外面风风雨雨,到底是有些伤了身子骨,虽说苏青芷是用心帮着他调理,他自个也看了几本医书,都不如两个妇人来之后,她们专门煮的汤水有用。

    林望舒跟苏青芷提了提汤水的功能,苏青芷转头去问了两位青年妇人,她们听后笑了起来,直接把菜单抄给苏青芷,还跟她说,冬日里,男女都可以多喝一喝这样养生汤。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三章 养

    苏青芷过后把单子交给林望舒看,他看后笑着说,内里还有别的添加中药吧。

    苏青芷瞧着他,冲着他竖起拇指,内里的确有别的东西,只是那添加之药,却是不能随便用,所以两位妇人没有写上去。

    两位青年妇人来了之后,苏青芷慢慢的了解到,她们年少的时候,曾经在唐家亲近的医家里生活了好几年,跟着医家的人学了一些本事。

    当然医家的本事也不是随意开放的由人去学,她们只能学到内里一些的枝叶,就是这样也是医家人觉得她们两人心善,将来不怕她们会做错事的情况下,指点了一下有关身体的调理方面的事情。

    苏青芷透过她们,能够体会一个大家庭里当家人的不容易,也更加能够感受到舅家人一直待她的好。

    有些的感受,苏青芷是无法分享给林望舒知晓。男人们的心思和女人们的心思,在有些时候,总是会差上那么一些,她要是在林望舒面前为舅家说好话,只怕他还会多想事。

    两个青年妇人为林望舒煮养生汤的时候,她们也是仔细的观过林望舒的面色,才会往汤里添加了一些对他有用的药材。

    这些事情,两位青年妇人不曾隐瞒过苏青芷,她们在林宅时日久了,也瞧得出,苏青芷不是那种为难人的主子。

    苏青芷果然如她们所想,她不曾追问她们添加的是什么药材。

    林望舒审视单子,他深深的瞧着苏青芷,说:“芷儿,你是不是私下里求了她们帮我调理身体?”

    苏青芷赶紧摇头说:“我不曾求她们什么,我只是跟她们说,夫君在安南城里当差风雨无阻,请她们有机会时为你看一看适用什么汤水。

    她们当时都不曾说话,我以为那事就过了。后来她们为你准备了汤水,我也觉得有些惊讶又感动。”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的心里隐隐的明白,大约是那两位青年女人瞧明白了苏青芷的为人。

    她们就是为他准备了有用的汤水,他喝了有用之后,苏青芷也不会一味的追究内里所有。

    林望舒觉得苏青芷就是一个珍宝,她总是在不经意当中让他瞧见人性里美好的一面。

    当然他一样很是感恩的唐家人,他明白唐家爱屋及乌的心思。

    他跟苏青芷说:“芷儿,你相信我,我会待你一直的好下去,我也不会让你舅家人对我失望。”

    苏青芷听他的话,她瞧着他笑了起来,故意双手叉着腰,仰着头跟他说:“舒哥儿啊,那你要记得你的话,你要真心实意的待我好,那种假心假意,我可是用不着的。”

    苏青芷这种娇蛮的姿态,让林望舒瞧得笑了起来,当然也一下子冲淡了两人之间那种慎重的气氛。

    林望舒笑着摇头跟苏青芷说:“你啊,你不是那种人,你装得不象。”

    苏青芷扶着肚子,她笑眯眯的瞧着林望舒,故意拉长声音说:“夫君啊,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我有空的时候,就去街上多转一转,顺带跟人多学一学,下一次,一定能装得想像一些。”

    林望舒伸手轻捏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越装会越不象,好了,你刚刚那样已经很象了,以后就不用再去学了。”

    他们夫妻说着话,林望舒有一种岁月无限好的感觉,他现在越发的明白,为什么英雄会为美人折腰了。

    冬天里,雪花飘的日子里,管事妇人男人很是忙碌,几乎林宅里内外杂事,他都能伸上手。

    林望舒夫妻越用他,越能明白明氏把管事夫妻派给他们的深远用意。

    林望舒很是庆幸苏青芷的大气,在管事夫妻来了之后,她依着旧例给他们夫妻月银。

    苏青芷自然也诧异过,管事妇人男人的月银比管事妇人还稍稍多了一两,然而她是相信明氏眼光的人。

    苏青芷觉得管事妇人的男人一定担得起这样的月银,果然随后的一些事情,让她感觉到管事妇人男人的本事。

    林宅里地暖,在管事妇人夫妻没有来之前,去年的冬天里,自然是请了专门人,每天来瞧一瞧。

    而今年有管事妇人的男人之后,他很是自然的跟着人瞧过之后,他就跟林望舒提出来,日后这样的事情,由他来照应,他先前在大宅里就做过这样的活计。

    苏青芷很是用心的想在安南城里寻找到合适的奶母,可惜一直寻不到合适的人选,她都想地将就的时候,王夫人的话引起了她的另外想法。

    王夫人说,她的儿媳妇怀孕后期,她跟城外奶场联系了一头奶牛,直接把奶牛牵回家来用了一年。

    苏青芷把王夫人的话跟两位青年妇人提了提,她们两人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只是她们要去城外奶场看一看奶牛,还有这个家里将来谁能够来日日挤奶。

    管事妇人一下子跟着愣住了,这可是技术活,而林宅里现在是无闲人。

    管事妇人男人听说后,他主动表示,说他可以去试一试。

    两位青年妇人和管事妇人夫妻去了城外奶场,他们跟林望舒夫妻提了提有关奶牛的事情。

    苏青芷听说管事妇人男人在奶场里面当时就学会了挤奶之后,她跟林望舒说:“舒哥儿,我们家也定一头奶牛回来吧。”

    林望舒多少明白苏青芷在这方面的谨慎和小心思,他还是寻王**官仔细打听情况之后,他认可下来。

    管事妇人的男人出面去奶场定下奶牛,等到苏青芷生产的时候,只要林宅知会过,奶场那边就会立时送奶牛过来。

    奶场的人,还特意过来瞧了瞧后院里准备给奶牛住的棚子,他们顺带指点了漏点。‘

    在生产前,事事准备得差不多,苏青芷的心里安稳下来。

    王喜儿现在常过来陪她说话,而林静琅姐弟也常去王家玩耍。

    王喜儿的夫婿也没有就这样的歇在家里,他在家里给孩子们启蒙讲课,林静琅姐弟有时遇上了,也会跟着上课。

    王喜儿的面上神色明显要好了许多,她悄悄跟苏青芷说:“父亲说,在安南城里,我家夫婿这样的情况,哪怕大家知道他无辜,这一时大约也是难寻到合适的学堂当夫子。

    家里的意思,那就是先在家的附近租一处小院子,自家开一个私塾收学生教导,顺带也能养一养家。”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四章 误导

    在林望舒扶着苏青芷在屋檐下漫步的时候,苏青芷还是提了提王喜儿夫婿想要开私塾学堂的事。

    林望舒面上无任何意外的神色,苏青芷略有些奇异的捏一下他的手心。

    林望舒反手握紧她,他笑着说:“他的父亲已经跟大家提了提那事情,大家也觉得是一个好的想法。

    安南城里各学堂山长,只要知道王大少爷无事也能招桃花的本事,是无人敢收他为夫子。”

    每一间学堂里都有年纪大的夫子,他们家一样有女儿,谁都怕自家会出那样的一朵勇敢烂桃花。

    这种防不胜防的事情,自然是要从源头上去灭了他。

    苏青芷叹息道:“如果他一直不曾去惹过人,这个教训来得太过深重了一些。”

    林望舒只觉得这样心性的苏青芷,是苏唐两家用心护持了,还是她本性里就有一颗永远向善的心?

    林望舒的心里挂怀更加的深重起来,他从前一心一意只想痛快的活着,而现在他一心一意只想好好的活着,妻子太过心善,儿女年纪还小,他们都离不了他的护持。

    林望舒深思的眼神,苏青芷瞧碰上迷了心神。

    林望舒收回沉思,侧头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神色,他微微笑了起来,凑在她的耳朵边,低声说:“我和辉儿谁最俊俏?”

    苏青芷的脸红了起来,她有时夸起儿女来是无下限,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话,全用在儿女们的身上。

    苏青芷抬眼瞧了瞧林望舒眼里的嬉戏神色,她低声说:“你。”

    林望舒放声大笑起来,苏青芷有些着急的瞧着他,他收敛住笑声后,低声说:“你个小骗子,你跟儿子说是他。在我面前说是我。我想听一听你心里的评价。”

    苏青芷一脸肯定神色瞧着林望舒,说:“你。”

    既然已经开了张,苏青芷觉得面对林望舒说的就是真话。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跟苏青芷说:“那下一次别随意去哄骗辉儿,他年纪小,他会把你的话当真话来听。”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他,在一个当母亲的心里面,自个的儿女自然是世上难得的好。

    苏青芷瞧着院子里又积起的一层雪,她想起安瓮城里的来信,刘氏来信里说了她对外出林望景的担心。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问:“夫君,琅儿三伯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吗?”

    林望舒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快要过年的时节,他们不会流连在外面。

    他先时给我的信,如果没有改行程,大约还有两三天就会到安南城。我已经让人多我留意一下。

    三哥现在的心思,只怕也不会再象从前一样的久久的停在一处生活。”

    林望景自去南方以后,他每一封来信里,那种热情洋溢愉悦感都能透过信纸,让林望舒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欢喜,他是喜欢这种自由四处走走的生活方式。

    苏青芷听见林望舒的叹息声音,她多少明白一些他的心思,她望着他,说:“夫君,琅儿三伯是大人,他是兄长,他觉得这样生活快乐,那你就支持吧。”

    林望舒在五房一直当着小弟,他已经习惯了与兄长们的相处方式,在林望景出游前,他是不曾挂念过任何兄长的事情。

    只是这个哥哥每走一地,他就主动写信跟他说一说当地的情况,林望舒自长大之后,再一次直面感受到兄长对他的关爱之情。

    林望舒扶着苏青芷走了两位青年妇人要求走的趟数之后,他扶着她进了房间后,他为她擦拭了额头上微微的汗水,又往她的衣裳里面塞了一块干帕子。

    苏青芷由着林望舒周到的照顾她,她嘴上还是甜蜜蜜的表达出心里的谢意。

    林望舒只觉得妻子给他照顾得好,如今那些好听的话,随口就能来好多句。

    其实这种本事,苏青芷还是跟林广辉学的,他自打会说话之后,待谁都能夸上一句半句话。

    原本大家心里就有些重男轻女,只是因为林静琅是长女,她自小表现得聪慧,大家在林广辉不会说话的时候,多少是偏向林静琅。

    等到林广辉的话越来越多的时候,大家的心里就不再有那种偏向,实在是这个小人儿太会夸人。

    他是随时都能看到别人闪光点的人,他跟管事妇人在一处都能夸一夸管事妇人的好。

    林望舒私下里跟苏青芷说,林广辉的性子大约是象了他三伯,他三伯小时候就能哄得林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欢喜他。

    苏青芷听出林望舒话里的几分酸味子,再听他得意的说:“哼,三哥自家的儿子没有一个象他的性子,现在辉儿有些象他小时的嘴甜,”

    有关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苏青芷每一次听后只是笑,她听得出来五房最受宠爱的不是林望舒这个小儿子,反而是老三这个儿子的时候,她略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

    林望舒是想伸手捏苏青芷,只是她挺着肚子在他面前,他只能叹道:“我如果是家中受宠爱的孩子,只怕我们成亲之后也处不好。”

    苏青芷认同林望舒的话,两个矫情的人在一处,如何能够相处得融洽?

    当然在此之前,苏青芷从来不认同她是矫情的人,她一直认为她是冷静明智安分的性子。

    可是随着她和林望舒的感情加深,她才发现在林望舒面前的时候,她也有矫情的一面。

    苏青芷自然不会事事矫情,她的心里知道就是夫妻之间也是有一个度,过了,时间长了,两人都会觉得辛苦。

    林望舒反而欢喜苏青芷有时在他面前露出的矫情一面,他笑着说:“芷儿,这样的你,越来越让我觉得更加真实。”

    苏青芷好无语的瞧着他,果然女人的矫情都是男人特意培养出来。

    然而女人要相信男人现时的话,那将来男人忘记了他这话的时候,只怕移了性子的女人,再也改不回来好的本性。

    每每林望舒说一些误导苏青芷话的时候,她都庆幸她有一个最好的哥哥。

    苏丰道早早提醒过她,有些时候,男人对女人说话,就如大人待小孩子一样会好意的用话来哄他们高兴,女人要当真,那就是心智还不如孩子知事。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五章 运气

    天气越发的冷了起来,林望景因为风雪的阻挡,在路上耽误了时间。

    他派人送信回来,说又转去一个地方赏雪景,等到路上顺了,他们再赶回来。

    林望舒接到口信后,他再一次跟苏青芷表示,林望景现在玩得心野了,怎么做?

    苏青芷瞧着他明显不担心的神色,笑着提议说:“夫君那你写信给琅儿大伯,由他来管一管玩野心思的弟弟。”

    林望舒望着她,很是骄矜的昂着头说:“你夫君年纪小的时候,都不做这种告状的事情,现在年纪大了,自然是不屑做这样事情。”

    随着苏青芷越来越接近生产的日期,林望舒一颗心都是绷紧的,他在官府处事的时候,提醒身边的小厮随时注意家里的动静。

    快到年边了,这一日,苏青芷感觉到不太对劲,她忍住阵痛,而是安排管事妇人把林静琅姐弟先送去王家。

    管事妇人听了苏青芷的安排,她亲自送林静琅姐弟去王家。

    苏青芷这边吩咐厨娘送热水进房,她在生产前还想清洗一下,免得一个月要忍着不沾水。

    厨娘听了苏青芷的吩咐,她的脸微微变了变色,她赶紧跑着去张罗热水。

    两个青年妇人这时听到动静赶紧出来,她们瞧着苏青芷的面色,说:“这是要生了?”

    苏青芷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她拒绝两个妇人要跟随照顾的意思,她自行入内清洗之后,她出来之后,由着管事妇人帮着把头发烘干。

    管事妇人跟她低声说:“我跟王夫人打过招呼,又派人去请稳婆来。”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头好干的差不多的时候,苏青芷按着两个青年夫人的意思,在屋檐下慢慢的走动,她几乎是扶着墙半步半步的走。

    两个青年妇人一直陪着她,稳婆过来的时候,她还误以为还不曾到生产的时辰。

    然而她瞧见苏青芷面上的汗水,她的心里立时佩服起来。

    在这之前,稳婆来过两次,苏青芷的胎位一直很正,她的心里也是安心接了这一单的活。

    她现在瞧着苏青芷不是娇柔的性子,她的心里越发觉得事后要去感激王夫人为她介绍的好事。

    两个青年女人瞧着苏青芷的面以,两人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她们扶着已经痛得有些麻木的苏青芷进了产房。

    苏青芷每一次痛的时候,她都想着再也不生了。然而痛过之后,她又忘记现时的想法。

    上午的时候,林望舒有些心神不定的处理着公事,他误以为是担心着林望景还没有归来的事情。

    等到小厮过来跟他说,苏青芷已经进了产房,他立时奔跑了起来。

    林望舒进了家门的时候,王夫人已经守在院子里面,见到他那么急的赶了过来,她壮着胆子拦了人,说:“林大人,林夫人正在生产,你现在不能进去,她不能伤了冷风。”

    林望舒镇静下来,他站在产房的窗下,冲着里面叫:“芷儿,我在。”

    苏青芷闷哼一声后,应了一声:“嗯。”

    林望舒来了,苏青芷只觉得心里有了依靠,而两个青年妇人交换一下满意的神色。

    苏青芷觉得日子很长,然而稳婆和两个青年妇人觉得她生产很是平顺快捷。

    苏青芷在中午时,平安生下次子。

    林望舒在外面一直感觉到日子漫长,等到他听见婴儿的啼哭声音,再听到母子平安的消息,他好一会迈不动步子。

    王夫人受管事妇人的商请,她瞧着林望舒现在的样子,她在一旁提醒说:“林大人,现时,你还不能进去,要等到内里收拾妥帖之后,你才能进到外间。”

    林望舒瞧着她,微微笑着说:“王夫人,辛苦你了。”

    王夫人瞧着林望舒还是板正一张脸,可是他的眼里有了放松的笑容,她笑着说:“别客气,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

    内里,苏青芷听说孩子的哭声之后,等着孩子收拾好后,她瞧了一眼之后,她微微放心的闭上眼稍稍的歇上一会。

    林望舒进来瞧她的时候,苏青芷感觉到他暖暖的手指,帮她抚顺了额头前的乱发,听他说:“睡吧,我在。”

    过后,苏青芷就沉睡了。

    林静琅和林广辉午时给王家留下来用餐,王夫人等到林宅苏青芷顺产之后,她这才赶了回去报告好消息。

    林静琅和林广辉一直知道他们会有弟弟来,可是却不想他们在外面玩的时候,弟弟就悄悄的来了。

    姐弟两人欢喜的赶回去,王喜儿提着早准备好的贺喜礼物跟在他们的身后。

    苏青芷平安顺产再生一子的消息,很快在官街上传开了。

    各种贺喜的礼物往林宅送去,门房按照林望舒的吩咐除去官街上人家的礼物之外,旁的礼物一一婉拒表达谢意之外,还随送上一份新生儿的同喜礼物过去。

    这天的傍晚时分,林望景一行人赶到安南城,在进城门的时候,他听说了又添一个侄子的好消息,他高兴的随手摘了一个荷包丢给守门官打赏。

    林望景带着朋友们去了他租住的院子,见到院子里事事齐全,他的心里感觉到暖和,弟媳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吩咐人把他院子里打点得妥帖。

    林望景清洗过后,他独自去了林宅。

    林望舒在前院瞧着他,很是不给好脸色的瞧着他,说:“三哥,你还记得安南城里有一个弟弟啊。”

    林望景听着他的酸话,他笑了起来,说:“小弟,别生气,这一次哥哥为你寻到了好东西。来,这一块暖玉,你一会交给我家小侄子。这里还有几块暖玉,你自个去安排吧。”

    林望舒丝毫不客气的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入手的温暖,让他诧异的瞧着林望景,问:“三哥,你别在外面惹下什么祸事吧?”

    林望景瞧着他,很是没有好气的说:“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们这一次运气太旺了,别人采玉的时候,我们在一旁只是随了银子,却不想那人运气好,我们跟着发了财。

    你安心收下吧,我还有些暖玉带回去。”

    林望舒放心的收下暖玉,林望景在这方面总是有一些运气。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六章 相约

    苏青芷是听见林静琅姐弟叽叽喳喳的声音醒过来的,这对姐弟两人自以为压低了嗓子说话。

    他们两人挤在新生儿的面前,两人瞧来瞧去,都觉得小弟弟生得实在是不美了一些。

    林广辉很是操心的跟林静琅说:“姐姐,弟弟太丑了一些。”

    林静琅一样是操心不已,她只记得林广辉是一个很美的小婴儿,她担心的说:“小弟弟怎么会这么的丑红啊,明明我和你生出来都很美的。”

    自从林广辉跟着林静琅一块认字之后,林静琅把他当成可以商量的同伴看待。

    姐弟两人是一样的操心,他们生得太美了一些,而小弟弟生得太丑了一些,急啊。

    苏青芷听着他们姐弟的担心,她动了动,姐弟两人同时望了过去,苏青芷冲着他们笑了笑,他们欢喜的奔过去,笑着说:“母亲,我们瞧过小弟弟,他生得可美了。”

    姐弟两人说话之后,同时惊讶的瞧一瞧对方。

    苏青芷伸手轮流摸一摸他们的头,她很是肯定的说:‘有这么美的姐姐和哥哥,小弟弟一定是生得美。”

    林静琅和林广辉两人直接变成了上苦瓜脸,那小弟弟生得丑红丑红。

    姐弟两人同时低头,两个青年妇人这时候进来,她们见到苏青芷醒了,她们一人过来瞧苏青芷的面色,一会过去抱来小婴儿。

    两人一样跟苏青芷夸道:“小少爷生得俊俏,我们瞧着都象大少爷。”

    林广辉直接伸手摸脸,他难道生了一张丑红的脸吗?

    可是他明明从镜子里瞧过,他长得不象小弟弟丑红啊。

    苏青芷瞧着林广辉皱起的小包子脸,只觉得他好可爱,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认同道:“辉儿的确生得俊俏。”

    林广辉笑过之后,他又苦着一张脸,他好想跟母亲说实话,可是父亲放他们进来的时候,一再叮嘱他们不能乱说话惹了母亲生气。

    苏青芷瞧着放在身侧的次子,他的小脸红红的,眼下正闭眼睡熟着,也瞧不出容貌象谁。

    就这般瞧着,还真有些象他的兄姐所言,是丑红丑红的一个孩子。

    苏青芷瞧过孩子之后,两位青年妇人又笑着抱孩子抱了起来,直接放在不远处的小床里面。

    她们跟苏青芷招呼道:“姑奶奶,一会送餐食进来,你多吃一些,等到小少爷再醒来,你尝试一下有没有奶水喂养。”

    她们出去的时候把林静琅姐弟顺带捎走了,常顺从外面赶紧进来,她扶着苏青芷说:“主子,你要起身,我来扶着你吧。”

    苏青芷尝试着起了身子,她是有些用力透支的状态,常顺扶着她进到内里之后,在苏青芷的瞪眼下,她避了出去。

    苏青芷很快的解决内急之后,她想起两位青年女人的话,她也不敢在耽误下去,慢慢的再走回去卧着。

    苏青芷躺下去之后,她叫常顺寻来一块大布巾,她正要用布巾把头发包了起来,林望舒这时候大步行了进来。

    他瞧着常顺说:“下去吧。”

    常顺立时乖顺的往外面走去,他行近床边弯腰来瞧苏青芷的面色,给苏青芷微微伸手推了推,低声说:“我头发和身上都有汗水味道。”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低低的笑了起来,他随手接过苏青芷拿在手里的布巾,他帮着她把头发包了起来。

    他笑着跟她说:“你啊,在我面前还这样端着,你不难过吗?”

    苏青芷直接白眼瞧向他,说:“我这不是担心会被你嫌弃吗?”

    林望舒笑了起来,他笑着说:“你想多了,你辛辛苦苦为我生了一个儿子,你是功臣,我只有哄着你高兴,那来的心思嫌弃你。”

    “主子,我们送餐来了。”管事妇人的声音在外面响,林望舒赶紧过去打开了房门。

    房内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味,苏青芷这一时觉得很是馋了起来,她暗自咽了咽了口水。

    林望舒示意管事妇人和厨娘退了下去,他亲自端碗来喂苏青芷吃。

    苏青芷半坐下来,她伸手想去接碗,见到林望舒执意要表现一番他的爱护之情,她笑着便由他去。

    反正这一时房里无旁人,他们夫妻私下里如何欢喜便如何相处。

    厨娘准备的有些多,苏青芷已经吃得超过平时的量,还是余下了不少。

    她用过餐后,又半躺着和林望舒说了说话,林望舒行过去看了看新生儿,他笑着说:“等到孩子长开了,就知道他长得象谁。”

    苏青芷笑着把林静琅姐弟的话说给林望舒听,他听后跟着笑了起来,说:“芷儿,你可别去提醒他们两人,由着他们再为难上几天。”

    苏青芷瞧着他笑着点头,她有些担心起来,只觉得孩子这也睡得太久了。

    林望舒听她的担心话,他笑了起来,说:“我听说他醒来过一次,他已经喝过了水。”

    苏青芷稍稍的安心下来,她问:“你给家里报喜了吗?”

    林望舒点了点头,说:“我已经去信了,请父亲给他赐一个名字。

    对了,三哥已经赶了回来,他们在安南城歇上几天,再赶回安瓮城去。”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那年礼的事情,又要托付三哥带了回去。”

    林望舒伸手轻握住她的手,说:“你放心,有我在,家里的事情会安排妥帖。年后,安瓮城那里也会安排照顾孩子的妇人过来。”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有你在,我一直很放心。”

    原本明氏跟苏青芷说年前把人送来,苏青芷想着两个唐家来妇人要年后再走,家里人多了,事情也多,她就给说了改成年后再让人过来。

    明氏自是应承下来,她在信里跟苏青芷说,刘氏现在是有些心思浮动,大约明年的时候,她会有心想要跟着林望景来安南城小住。

    苏青芷反而觉得刘氏错过了最佳时机,林望景现在寻到志同道合的人,只怕在安南城的日子不会太多。

    苏青芷的手指绕着林望舒的手指,她低声问他:“你三哥明年还会来安南城吗?”

    林望舒自然知道她问这话的意思,他笑着说:“会,他要是不借着来安南城的机会,那可能大大方方与人相约着四下里乱走。”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七章 等着
    林望舒与苏青芷说着话,他顺势把暖玉挂在苏青芷的脖子上面,由着暖玉滑进苏青芷的衣内。

    苏青芷伸手扯一扯红绳子,她摸一摸暖和的玉,她笑眯眯的瞧着林望舒说:“你托人买的?”

    林望舒轻摇头说:“三哥送的,人人有份。三哥不小心失言,说他手里还有不少,我想了想,为我们以后的孩子,又多要了两块先存着。

    我还跟他们的三伯言明,如果将来还有小七小八,要他把他们的暖玉也备好放在那里。”

    苏青芷现在有两子一女了,她这一次生产平顺,她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夫君,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是满脸喜悦神色跟苏青芷说:“正因为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我要为孩子们多多的想一想。”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小小婴儿醒来了,他刚刚哭了两声,林望舒便行了过去,他轻轻抱起孩子,他伸手往下面摸一摸,很是快手的帮孩子换了尿布。

    他把孩子抱到苏青芷面前来,他跟苏青芷说:“你试一下有没有奶水给孩子喂养?

    奶场那边已经把奶牛送了过来,你这边奶水不够用,就去喝看牛奶。”

    唐家两位妇人这时候进来了,林望舒很是自觉的走了。

    苏青芷很是平顺的每次母乳喂养孩子后,两位青年妇人跟她婉言,这一月里,她要好好的休养身体。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只是她还是排拒别人守在房里看护着她。

    两位妇人选择夜间睡在外室里照看他们母子,苏青芷也默认了她们的行事。

    苏青芷产后的第二天,她见了王夫人婆媳和傅夫人,至于旁的人,她是一个也不曾见到。

    而林望舒担心别人惊扰了苏青芷的休养,请林望景未走之前留守在前院。

    这样一来二去,很自然的挡了许多的人。

    只是林望景兄弟也不曾想过林家族嫂也会是其中的一人。

    林家族兄一家人生活在安南城,与林宅并不是多么的亲近,平日里几乎是无往来。

    林望景兄弟一直认为那位族嫂心性高洁目下无尘,平日里是不屑来攀林宅这个院子门。

    然而这一次这位族嫂满脸泪寻上门来,直接给门房婉拒在门外。

    这样大喜的日子,这位亲戚妇人哭着上门,门房瞧着她,不管她如何的哭诉,门房都只当不认识她。

    林望舒从官府回家,族嫂迎了过去,他赶紧避开去,他皱眉头瞧着人,说:“族嫂,我家苏氏刚铡产子,你如果实在有事寻她,等一百天之后再来与她说话。”

    族嫂听着林望舒这不近人情的话,她越发哭得伤心了。

    林望舒越发避她远一些,林望景这时节听到动静出来了,他见到族嫂哭泣的一张脸,他一样轻皱了眉头,这位妇人好不懂事。

    林望景行了出来,他直接跟林望舒说:“你进去吧,我来听一听族嫂有何事要说明。”

    林望舒如果不是想着亲戚间的情分,他早想甩手进去了,有林望景挡着,他自然是往内里进去。

    族嫂有心想要拦一拦人,林望景在一旁冰冰凉的说:“族嫂,女人应该守的避讳规矩,你不会在此时全忘光了吧。”

    族嫂停了脚步,她瞧着林望景很是伤心的摇头说:“我来寻弟妹说话,她能够明白我的苦处。”

    林望景顿时怒了,族嫂瞧着活得好好的模样,她的心里面如果有苏青芷这位弟妹分毫,她也应该明白这样的时候,苏青芷要好好的休养身体。

    林望景冷眼瞧着她,说:“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弟媳生产的事情?”

    族嫂抬眼望着林望景,好一会,她缓缓说:‘可是她已经平安生下了孩子,我说的事情,又影响不了她。”

    林望景气乐起来,他伸手往前面官府指一指,瞧着她说:“你有天大的怨情,可以进前面官府内里去说一说详情。

    如果只是家中小事,你转头回去跟你家夫婿纠结,实在不行,你也可以送信去安瓮城请族中长辈为你主持公道。

    我弟媳年青,如今这般情形,你要敢去烦扰了她的休养,你就别怪我弟弟的性子不太好。”

    林望景说完话之后,他直接跟门房说:“这一百天内,不许放她入内。”

    门房很是清脆的答应下来,在林望景进了院子门之外,他特意重重的合上门。

    林望舒从内院看了妻儿出来,他来问林望景情况,他听说了事情之后,他嘲讽的笑了起来,轻哼一声:“这样的女人,有事记得起有我们这一房亲戚,无事,她来官街上,都不来门上打转一番。”

    林望景听他的话,瞧着他提醒说:“族兄那边你可要注意一些他,别让他的事影响了你。”

    林望舒轻轻的点头之后,说:“前一阵子,族兄跟我说收了一房妾室,那妾出身是商家。”

    林望景听后略略有些惊讶样子的瞧着林望舒,见到他肯定的点头,他轻吸一口气,说:“我瞧着族嫂的神色,分明是家里有事的样子。族兄来你的面前说话,只怕那心里待那个妾室是有几分情意。”

    林望舒想着林家族兄说话时的神色,他面上有几分得意的神色,至于男女间的情意,只怕林家族兄待这位商家妾就是有,也不会太深,要不然,他也不会特意来林望舒面前炫耀妾的身家丰厚。

    林望舒跟林望景说了说听来的那位商家妾的来历,林望景冷笑着跟苏青芷说:“这种烂泥想扶都没有办法。

    看着老实又能干的人,别人给他一些银子,他就忘记他的来历。”

    林望景一样是知道家里人的打算,家中是有心想要提携一些旁支人。

    林家族兄来安南城,林家的长远打算也是有机会的时候,就想法子拉他一把。

    林家族兄大约在安南城当差太过顺畅了,以至于他忘记了官场里一些暗藏的规矩。

    他以为这是单纯的纳一个妾的事情,可是他就没有想过那个妾出身的人家,又是为什么相中了他。

    林望舒笑瞧着林望景,说:“族兄是老实人,只是太单纯了一些。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何我家的下人不够用的时候,我们宁愿等着,也要从家中调人手过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八章 日子要往前过

    林望景想着族嫂在林宅院子门外的行事,他冷笑着说:“一对糊涂人。”

    林家族嫂过后又来一趟林宅,只是门房拦住她。

    她有心在外面闹上一闹,可是她放不下架子。

    她转头去寻王夫人婆媳说话,她一向有些瞧不上王夫人婆媳,只觉得那对婆媳实在是太会拍马屁。

    王夫人婆媳面对哭上门来的林家族嫂,同样是一脸无语的神色,只觉得这人白活了这么多年。

    苏青芷如今在坐月子,她要是有亲戚情分,也不能在这一时寻上门去求别人帮她理一理家事。

    王喜儿与苏青芷的交情深,当日里,许多人来她面前表明支持的态度,她就是笨,也瞧得明白别人想看戏的意思。

    只有苏青芷很是淡定的跟她说,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不用急,慢慢来。

    而林家族嫂当日也与王喜儿表达了心意,认为在那般情形下,王喜儿一定要有骨气,容不得男人再来这样的事情。

    林家族嫂的话,在风里还吹着,她现在上门来寻王夫人婆媳出面,她的想法就是要苏青芷的一句话,她可以借着机会赶走那位妾室。

    王喜儿听了她的话之后,怼她道:“林夫人,我从来不曾听说过,族兄嫂家的事情,还能由年纪小的人出面为年纪长的去理会家事。

    我听苏九说了,林大人在家中不占长,这样的家事,你实在理不清楚,你也应该去寻族长妇人出面理事。

    你寻一个族弟媳妇出面说话,你们读书人的道理,我实在是瞧得不太明白。”

    林家族嫂没有想过,她哭成这般凄惨的模样,王喜儿竟然还能硬着心肠来伤她的心。

    她很是失望的起身,王夫人亲自送她出了院子门,瞧着她上了马车。

    王喜儿在院子门口迎了她,跟她说:“母亲,你就是太过好心了,这样的人,你还要送她一程。”

    王夫人轻摇头说:“也是可怜人。我送她上了马车,她就是在半路上有事,也与我们家不相干。”

    王喜儿嘲讽道:“她平日里待苏九端着族嫂的架子,现在遇事,她想起苏九的好。

    她的心肠硬,都不想一想苏九在坐月子,是不能伤神。”

    王夫人见识多,她听王喜儿的话笑了起来,说:“她不过是活得很是心虚的一个妇人。”

    “母亲,你说她会不会去安瓮城求一求林家族长夫人为她做主?”

    王喜儿很好奇的问王夫人,转而她便想起苏九偶然提及的事情,林家是大家庭,家里男人有妾是正常的事。

    王喜儿立时摇头说:“她只怕心里明白,她能求的只有苏九。”

    王夫人瞧着王喜儿笑了,这个长媳妇最为重情,她冷静下来的时候,又能很快的瞧得明白身边事情,这才是王夫人一直护着她的根本原因。

    王喜儿夫妻近来关系转向缓和下来,至少王夫子明白过来,他的心思是移了移,可是到底后来发展的事情,还是让他冷静下来。

    那朵烂桃花开得很灿烂,败得太快,在王夫子的心里留下的痕迹不深。

    王喜儿又是他一直满意的妻子,就是她现在生气中,王喜儿还是尽量的把他照顾得周全。

    王夫子的心里多少有些内疚起来,再加上儿女们的乖巧懂事小模样,他有了开私塾的打算。

    他自然先悄悄跟王喜儿提了提,王喜儿深深的瞧了瞧他,说:“你要是打算定下来事情,你先去与父亲母亲商量。”

    王喜儿想明白过来,她先前就是待夫婿太好了,以至于他认为她是没有脾气的人。

    王夫子也没有想过王喜儿不再主动帮他先去试探父母的意思,他瞧一瞧王喜儿面上的神色,他很是不悦的跟她说:“喜儿,我与你和母亲解释过,我跟那人没有关系。”

    王喜儿瞧着他默默的笑了几声,然后说:“有,还是没有?夫君心里应该最为明白。

    如果你没有那个心思,你一个有儿女的男人,那来这么的话与一个无牵扯的小女子说了又说?”

    王喜儿最为生气的就是这一点,王夫子说他与那个小女子只是因为瞧着别人父亲的面子上打过招呼。

    然而那朵烂桃花在众人面前可不是这样说的,她说每每遇见王夫子,她都能瞧见王夫子眼里对她的欢喜之情。

    而且他们两人隔上一日两日就会在同一时辰同一个地方一遇再遇,每一次,王夫子都会停下来与她温和的说上两句话。

    王夫子脸上顿时有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神色,他很是委屈的跟王喜儿说:“她每一次堵住我的路,她问的问题,又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我心里只是帮好学的人,解决疑难问题,我最初根本就没有想到她有那种心思。”

    王喜儿很是失望的瞧着他,跟他说:“你让我心里想帮你说的话,我都说不出口。

    你最初是没有瞧出别人的心思,可是你后来瞧出别人的心思,你还是一样不回避,你心里是享受着别人对你钦慕吧?”

    王夫子面对妻子清浅失望的眼神,他沉默下来,或许后来他不直接拒绝,心里是有这样的小得意。

    然而王夫子还是不认同王喜儿的话,他过一会后,说:“别人没有明说,我不能自作多情。

    后来我是闪避了,只是路只有那么两条,她总是能碰见我。”

    王喜儿不想与王夫子在同样的事情上面纠结下去,她直接问他:“你想与我好好过日子吗?”

    王夫子肯定的回答:“我自然是想和你一起过日子,那事我原本认为时日长了,她家人给她定下亲事,那事就完了,我没有想过她的心思会这么大。

    喜儿,你别生气。我应承你,日后再也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日子要往前过。那事发生之后,苏九跟王喜儿是这样说的。

    王喜儿瞧着夫婿,心里有着淡淡的失望,然而他们的日子要往前过,她不能在心里总存着一桩过不去的事情,那样日子就一直停在原地里。

    王喜儿第一次面对自个的心思,她跟王夫子一脸慎重神色说:“我心里还是不太好过,你有心待我,时间长了,我们一定能好好的过,我是分得出轻重的人。”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七百九十九章 意思
    林望景在安南城休整几日之后,他在临走之前,他跟着林望舒来到后院,由林望舒抱着新生儿让他看了两眼。

    小小婴儿又长开了一些,瞧上去又好看了几分,当然在林静琅姐弟的眼里,弟弟还是丑红得让他们着急。

    林望景是见过新生儿的人,他只觉得孩子的眉眼象了林望舒,他的心里对孩子就多了几分欢喜。

    他随手给两位唐家妇人两块吊玉坠,唐家两位妇人自然是推拒一番才收了下来。

    她们过后结了络子之后,专门让苏青芷看了看那玉坠。

    苏青芷瞧得出来那玉坠品质不错,虽说不如她脖子上挂着的暖玉,但是瞧得出来是好玉。

    两位唐家妇人是打自心底的欢喜,她们认为这是林家人对她们服侍的肯定。

    她们很是欢喜着说:“姑奶奶,我瞧着姑爷家里的人,一定会很欢喜小少爷。”

    苏青芷自然欣喜林望景这种突来打赏的事情,至少唐家日后听说之后,也会觉得林家人还是有人情味道的人家。

    林望景出发的时候,在城门口遇见一直候在那里林家族嫂和她的儿女,她突如其来要跟着同回安瓮城的架式,让林望景很是不悦,直接让人去知会官府里林家族兄。

    林家族兄匆忙的赶了过来,他很是不好意思的搓着双手,跟林望景解释说:“景弟,昨天太晚了,我没有去知会你。

    今天我要赶着去官府,原以来能够遇见你,结果我去了,你不在。

    他们母子这一路上要托付你照顾了。”

    林望景瞧着林家族兄的模样,他跟他很是诚心的说:“我记得族兄的年纪,好象只比我大上不多的天数。

    这样的事情,你让人先送信过来,我也不会惊讶的派人寻你过来问事,再匆忙的安排吧。”

    林家族兄的眼光落在林家族嫂的面上,见到她低头的样子,再瞧一瞧在车内不曾出面的嫡子女,他苦笑着跟林望景表示说:“你族嫂有孝心,她愿意代我回去在父母面前尽孝行。”

    林望景是不太关心他家的家事,他自家的事情,尚且还理不清楚,如何会伸手去问别人家的事。

    林望景派人请林家族兄过来,只是不想日后这对夫妻起纠结的时候,扯到他的身上。

    事情交待清楚之后,林望景直接跟林家族兄说:“自安南城回去,路程不远,短短的三日,这路上的花费,族兄觉得是由族嫂自行安排,还是我统一安排下去?”

    林家族兄瞧一眼林家族嫂的神色,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他拿出两块银子递给林望景,他想着林望景会客气推辞。

    结果林望景很是大气的接了过来,他跟他说:“族兄放心,如果有余下来的银子,过后,我会交给族嫂。”

    林家族兄愣了愣,他再去瞧妻子的神色,见到她眼里闪过嘲讽的神色。

    林望景要安排林家族嫂的车辆进队伍,他跟旁人去商量了,自然也不甩林家族兄,这对夫妻年纪也不小,他一个族弟没有那么多大的心思去理会。

    林望景让人查看过林家族嫂租来的两辆马车,他发现这位族嫂待自个还是不亏待,这两辆马车和车夫都是常行远路的人和车。

    林望景直接把林家族嫂安排进队列中间去,他跟她交待清楚,她遇事直接派侄子来说一声。

    林家族嫂直接上了马车,那马车的车窗一直不曾打开过,林家族兄站在城门口瞧着妻儿远去。

    林家族兄这个时候还以为妻子和嫡儿女只是心里不顺回家小住一些日子,直到后来在过年的时候,他与小妾亲近过后,一时之间想起了妻子和嫡儿女。

    他进了他们的院子,他才发现他的妻子把能带走的东西全带走了,那些带不走的东西,也不见了,院子里空荡荡不余任何的东西。

    林家族兄忙招来家里管事来问话,管事很是惊讶的瞧着他,说:“夫人跟我交待,老爷说想换掉各处院子里旧物,夫人让我寻人把院子里物件处理掉,多少能得一些银子。

    夫人说暂时不急着添置新的物件,等到她回来之后,她再慢慢的来处理。”

    林家族兄只觉得这一巴掌打得有些厉害,他多少知道为何管事觉得林家族嫂处事正常。

    他新进的小妾娇柔会哄人又年纪小占有心强,自她进来之后,林家族兄夫妻很有少机会多相处说话。

    再说那是一个在家里娇宠着长大的人,她一直瞧不习惯院子各处物件,她跟他撒娇说,东西太旧了,她要换添她用习惯的物件,她手里有银子,就不用动了家用。

    林家族兄想着小妾知情识趣,自然是许可了,他的借口就是想慢慢的换了各处院子里的旧物。

    林家族兄心里暗暗急了,他纳小妾,他心不慌,林家大部分男人有两个银子后,他们都会添上几房妾。

    可是他的妻子回去要是跟家人说,他宠妾灭妻,那他的事就大了,至少嫡系是不会再花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年未过完,他神色苍白赶去林宅,林望舒在前院见了他,听他惊慌的说了一大堆的话后。

    林望舒瞧着他问:“那族嫂的认定是不是事实?”

    林家族兄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话,如果他面对的是林家旁的男人,他还能跟别人说一说,内里的那些绝妙之处,毕竟大家多少沾了同好的边。

    然而他面对的林望舒,那是林家的特例,有些话,在他的面前就不那么好说出来。

    林望舒冷笑瞧着他,说:“我妻子辛辛苦苦生一个儿子,她还在坐月子,现在又是过年时期,你们夫妻一个前一个后的撞上来,你们自个活得不快活,也不想让旁人好好的过日子吧。”

    林家族兄只觉得林望舒这迁怒无好无道理,官府已经开了官门,他过来的时候,也是想着年快过完了,何况他说的也是正事。

    林望舒瞧着林家族兄面上的神色,他的心里很是气愤,他一家好好的说话,现在他要来前面处理这样一桩麻烦事情。

    他直接跟族兄说:“那你是什么意思?这是你的家事,如何处理,你跟我说一说?你说清楚了,我才明白你赶过来这一趟的意思。”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八百章 收
    林家族兄来的时候,他没有想那么多,他想的是两全其美。

    他是来求林望舒能帮着给嫡系一个好的交待,免得他们听了林家族嫂的话,误会了他在安南城的行事。

    林望舒瞧明林家族兄面上的神色,他轻摇头说:“回吧,你回去想好了,再来与我说话。”

    林望舒端茶送客,他最初是看好这个族兄,可是却想不到他这般受不住女色的引诱。

    林家族兄很是灰心的回去,他回去望着娇美的小妾,心里都有几分过意不去。

    然而妾室温语问过之后,她笑着跟他说:“大人,姐姐归家之后,只是代大人在父母面前尽一尽孝心。

    一家人,姐姐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做不利于大人的事情。”

    林家族兄想一想的确如此,再听得娇妾哄着他说:“大人,你觉得那一日合适,我想去林宅送一份重重的月子礼物给林夫人。”

    林家族兄听她的话,想起林望舒眼里的冷静神色,他可是听过林望舒自少的那些闹事,哪怕小妾再娇美如花,他也一下子清醒过来。

    他连忙摆手说:“那是夫人的事情,等到夫人回来了,由她来安排。”

    小妾眼里有遮掩不住的失落的神色,林家族兄瞧着她的神色,他也觉得委屈了这样的一个妙人儿。

    然而林望舒夫妻是嫡系出身的人,这样的人,嫡庶关系规矩分明,他要是点头让一个妾室去贺喜,那转头林望舒就会做出赶他走的决定。

    林望舒是很快把林家族兄来过一趟的事情丢在脑后,他现在的心思除去公事外,就全用在妻子儿女身上。

    两位唐家妇人是欢喜瞧见这般情形,每逢林望舒来陪苏青芷,她们都努力让他瞧见苏青芷最好的一面。

    然而月子里的女人,最好的一面也不过那样。

    苏青芷在林望舒面前,已经很是自在,反正他早见过她狼狈的模样。

    林望舒来的时候,苏青芷轻倚在床上喂着孩子奶,她的奶水还是不太多。

    而且林望舒的意思,也是只让她喂养孩子最多三月。

    唐家两位妇人也是这样的意思,她们来的时候,已经跟人打听过,苏青芷的奶水到了后面就没有多少,如果是这般的情形,还不如让孩子喝别的奶。

    她们来了安南城之后,也寻问过王夫人,听她说过,安南城许多人家里会在家中有人生产后租一头奶牛回来,但是轻易不会去请奶母来家里。

    而且管事妇人和厨娘打听来的消息也是如此,其实如她们这样的人,也认为租一头奶牛回来为好。

    现在两位主子都认同奶牛的法子,自然她们提前试过奶牛的奶,她们一个个是不喜欢那种无味的滋味。

    林静琅是不太喜欢牛奶的味道,林广辉反而能喝上一杯子。

    林望舒听说后,反正现在小儿子有母奶喝,便让人多煮上几杯奶,人人有份的喝一阵子瞧一瞧情况。

    苏青芷听王夫人婆媳提过喝牛奶的好处之后,她也试着喝过,她是不喜欢牛奶的味道,然而她等到家里人喝上几天后,特意让人煮了一份给小儿喝,发现他是不挑口的孩子。

    苏青芷微微的安心下来,至少小儿子的粮有所保证,她这个月子能坐得舒服。

    过年时,林望舒原本应酬多,他如今借着家有喜事一一回拒了。

    苏青芷微微有些担心他这样会不会太不合群了,他听后笑了起来,说:“上面的巡察官,可不想瞧见安南城的官员上下公私都太过齐心。”

    苏青芷安心下来,林望舒瞧着她笑了起来,说:“在外面吃一餐饭,说话都要注意一些,以免别人听错了音。

    我在家里,我们一家人在一处吃饭,就没有那种担心,可以一心一意享受美食。”

    林望舒还是提醒家里人,暂时不要跟苏青芷提林家族兄那边的情况。

    他的心里下定决心,林家族兄要是继续这样被女色迷了心眼,那就要家里想法子把人给他挪远一些,让他仔细的去体会一下小妾待他的各种体贴和好。

    林望舒在官府里自然听人提及,林家族兄对小妾以及那商家的赞美,他认为商家和小妾都是相中了他的人品。

    王**官背着人跟林望舒提了提,那商家的庶=女儿们全是用来联姻。

    林望舒自是明白他的好意,他的心里也不是没有成数的人。

    那样人家出来的女子,待林家族兄会有几分真心,只怕只迷了林家族兄这个当事人。

    林望舒自然吩咐下去,重要的事情,全交到王**官的手里面去处置,那些闲散的事情,就让林家族兄慢慢仔细的去处置。

    林家族兄的种种得意,在林望舒和官府大多数人的眼里,只觉得如同小丑在高歌一样。

    苏青芷出了月子,年也过完了,她一身清爽的迎接春天的春意浓浓。

    王夫人婆媳来得勤快了一些,在苏青芷坐月子时期,她们婆媳也是能提醒的地方,总是不留余力的来提醒。

    林望舒忙公事,苏青芷坐月子,她就是出了月子,也不能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林静琅一人的身上。

    林望舒问过苏青芷的意思之后,他把林静琅送到王夫子门下去读书。

    他的这一举动,让大多数人瞧得清楚过来,林静琅可是林望舒放在手心里捧着的长女,这是信服了王夫子品行的表示。

    苏青芷出了月子之后,王喜儿才敢来向苏青芷打听消息,当她听到苏青芷是赞同林望舒的行事之后,她是一脸感激神色瞧向她。

    “苏九,我以为你会瞧不上我家夫子。”

    苏青芷听她的话,她一样是一脸诧异神色瞧着她,说:“王夫子一身的才学本事,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

    他愿意收下琅儿,用心教导她,才是让我意外的地方。”

    林静琅的年纪和身份,注定夫子们就是花心思在她的身上,将来没有法子帮夫子扬名和报答。

    王喜儿听苏青芷的话,她笑了起来,说:“事前,我也没想过他会愿意教导小女孩子们。

    他跟我说,小女子的长辈们相信他的为人处事品行,那他把小女孩子教导得知书达理,他一样觉得自豪。”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第八百零一章 信

    苏青芷瞧得出王喜儿面上的喜色,她瞧着跟着心喜了几分。

    女人活着不容易,能够多快乐一天算一天。

    王喜儿能够放下心里的纠结,只怕那位王夫子还是用了真心真情。

    也许那朵烂桃花反而成了他们夫妻感情升华的肥料。

    王喜儿很是喜悦表达了她的心思,自然也说了家里人对王夫子办私塾的大力支持。

    王夫子是主动寻父母商量了想开办私塾的想法,王**官慎重的想过之后,他也认为对长子来说是一条好路。

    只是经过那一次王夫人带头闹上学堂的事情,只怕王夫子的学生不是那样的好收。

    王夫人则不认同王**官的想法,她觉得她那一次闹得对,自家长子要是真做了糊涂事情,也不会这般轻易甩开那个沾手的货。

    而且王夫人的意思,王夫子收学生的事情不用着急,只是先把消息放出去,在等待周边人反应的同时,长子正好可以在家里教导一下自家的孩子们。

    一家人坐在一处商量王夫子置办私塾的事情,家里人都同意,王夫子早些有正事做,也能把那不好的影响早一些涂抹掉。

    只是私塾的地方,一时难以找到。

    王夫子大弟痛快的跟他说:“我见到许多私塾都开在自家中,我们家院子是最挨近官街的地方,安全有保障。

    而且家里现在就有一处空院子,请人看一下风水,在靠近院墙处开一个门,就能成为私塾院子门。”

    王夫子夫妻平日里在家中还是尽了长兄长嫂的责任,下面的弟弟弟媳有事的时候,王喜儿在家中照顾侄子女是一样的尽了心思,孩子们是一样的衣着干净。

    王夫子这要开了私塾,自家孩子年纪小的时候,这读书的大问题可以全交给长兄去张罗。

    王**官夫妻原本就担心家中别的孩子有意见,现在见到孩子们都支持王夫子的私塾,他们夫妻心里也很是愉悦。

    王夫子大弟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第二天就寻人来看了风水,听风水先生夸院子挑选得好,正是最最适合书香的院子。

    王夫子大弟跟家中父母说了,又问过王夫子的意思之后,他转头就让人来开了院子门。

    苏青芷知道王家有好几个儿子,她一直以为王喜儿夫婿这一辈兄弟便沉稳性子,原来也还有那么一个这么雷厉风行的人。

    王夫子的私塾,安在王家的一处安静的院子,先是自家的孩子。

    后来林静琅姐弟由陪读变成正式读书,当然林广辉更多是去王家玩乐的人。

    只是他离不了林静琅,王夫子就给他在林静琅身边安了一张小凳子。

    有林静琅在,官街上有几家夫人们也顺带把年纪不足七岁的孙女送了到王家私塾。

    王夫子原本想收大一些孩子,现在这动静瞧着,主动送来的全是三岁以上七岁以下的孩子们,他也只能默认接受下来。

    因为全是官街上的孩子们,王夫人婆媳每天还会给孩子们准备小点心,免得孩子们饿肚子。

    王家热闹的也只有那一处院子,官街上的夫人们都有些空起来,她们的心思再一次放在清理家里的事情。

    苏青芷坐月子的时候,来探望她的人,还有林宅上下下下都有意识的挡了外面的消息。

    过年前,傅大人家的表妹突然从外地来投奔表哥。

    傅大人认可表妹的身份,傅夫人也安排了客人在家中小住,只是如这个表妹的情况,是不太适合留在家中过年。

    傅夫人暗示过这位年青表妹,结果别人在她面前当做没有听明白,背后,就去傅大人面前哭诉她的为难和辛酸。

    傅大人自然回头劝妻子包容一二,等到过年前,就安排她归家,毕竟年青表妹夫婿没有了,夫家还是有人存在。

    傅夫人也不想与傅大人多争持,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直接把这对夫妻气得要发疯。

    这位年青表妹心大又心急,她一心想引诱傅大人成事,结果傅大人有事没有上当。

    他身边的管事给那位表妹直接拉了,差点要上床,那个管事就是中了药,他的心里还是想着要完全大人交待的事情,他执意不肯成事,这才没有真正成事。

    傅大人夫妻事后赶紧把这位表妹托付人送走了,刚好赶上年底最后一趟镖队出活。

    傅大人夫妻分别给家里人书信,直言日后是不会再认下这一门亲戚,这丢脸都丢到外地来了。

    这事情,是傅大人夫妻把那表妹送走之后,大家才知晓的事情。

    傅夫人私下里跟王夫人说,如果不是要过年了,想着一年到头,就这么几天轻闲日子,她是还会跟傅大人计较好些日子。

    她现在听王喜儿提及的热闹事情,她是瞪大了眼睛,很是惊叹的说:“原来傅大人夫妻那般文雅的人,他们也能做这般威风的事情。”

    王喜儿瞧着她,问:“有人说,傅夫人很是不贤良,你觉得呢?”

    苏青芷笑着直言,说:“我是女人又是正妻,我觉得换成是我,我还不见得了有傅夫人的这般好休养。

    婆婆都不在了,那什么守寡的小表妹什么的,她来做客,瞧在亲戚的份上,自然会给饭吃。

    可是留着小住的事情,自然是不行。

    她一个有夫家的人,那能长留她在表哥家中过年。

    而且她事先还不曾招呼一声,就这样不请自来的投奔,谁知她是不是在夫家中犯下什么事情,现在来这里避难。

    傅大人夫妻都是好人,念了亲戚的情分,结果还是遇见了白眼狼。”

    晚上,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他笑着用手指戳她的额头,说:“傅大人夫妻真要是没有防备心,也不会这么快就捉了人的把柄。

    这样突然而来的客人,我听傅大人事后说了,他们夫妻问她的话,她是含含糊糊的说得不太明白。

    傅大人虽说是教谕,可这些年一样旁观过多起的案子,他是一个小心行事的人,傅夫人也不是一个轻信的人。”

    “瓮中捉鳖?”

    苏青芷一时心动之后,她说完很是认真的瞧着林望舒,他略点头说:“还好,还没有傻得完全。”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