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79 | 浏览:3309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章 不变

    常顺瞧一瞧苏青芷面上的神情,她立时记起她娘的交待。

    常顺低头不语的样子,让苏青芷瞧着释怀起来。

    她笑着低声说:“二小姐做什么事情,她的母亲会在她的身后给她描补。”

    苏青芷在心里轻笑起来,唐氏教育儿女,她在这一方面的要求高,对苏青葙便是如此。

    苏青芷觉得唐氏在这方面从来不娇惯孩子,其实才是真正的慈母心肠。

    两个大丫头把饭菜送来,她们自觉的退下去。

    常顺提着她的饭菜进房,两个大丫头在外面瞧得仔细。

    她们用着餐,低语着:“其实芷园比别的院子要清静许多,九小姐就不是多事的主子。”

    “大小姐也不是多事的主子,只是她那服侍的人多,暗地里,大家都会有心争持心思。”

    两个大丫头不用紧随着苏青芷出入,她们打理过芷园后,也会偷偷的四处转一转。

    如今她们的心里明白,为何以前的大丫头们会起心离开芷园。

    在芷园,温饱可以保证,可是前途什么,皆无。

    而苏青芷瞧着是不太管事,却不是容得下面人轻忽的主子。

    “哎,你说以前走的那些人,是不是九小姐故意给她们制造机会?”

    “哧,九小姐有那个心思用在丫头的身上?

    是那些人,事后不好意思认背主的名声,故意在私下里寻的借口。”

    “其实我觉得在九小姐这里做事挺好,我娘亲跟我说,只要心思定,过几年,夫人一定会恩赏我。”

    她说着话就脸红起来,当日,来芷园前,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惊怕,就怕苏青芷背地里是会打丫头的人。

    而另一个丫头的脸跟着红了,她的年纪不小,生得瞧上去还顺眼,她娘亲担心她会给男主子们瞧中,就托付人跟常顺娘说了话。

    她在芷园待不了两三年,她娘亲跟常顺娘保证过,绝对不会在今明两年给她许亲事。

    两个丫头互相看了看,彼此觉得有些交心起来。

    房里面,苏青芷和常顺两人收拾过桌面,去院子里走过几圈后,两个大丫头已经把内里清干净妥当。

    苏青芷见到她们出房后,才带着常顺两人进房。

    常顺跟在后面,她随手关了门,然后跟着苏青芷很自在的爬到榻位上坐下来。

    常顺乖顺的把小桌子摆正放好,苏青芷已经把功课拿出来,常顺开始磨墨。

    女学的功课不多,苏青芷很快的写完功课之后,又把第二天的功课看了看。

    常顺收拾桌面,她低声跟苏青芷说:“我娘亲跟我说,要我夜里去拿果子来。”

    苏青芷轻轻点了点头,唐氏当着苏家的家,有些事情,也不能事事公平。

    唐家送来的时新果子,她会每房分一些出去,大部分还是留在她的院子。

    为了不落入有心人的眼睛,常顺都是夜里去拿果子回来。

    唐氏只要不直面苏青芷,她其实待这个女儿还算是有心,至少在吃食方面,她从来不曾太偏心。

    常顺现在年纪小,苏青芷也放心她夜里在苏家院子里走动。

    再说苏家的男人们在这一方面,还是比较守礼节,他们从来不会对姐妹们身边的丫头动心思。

    今年,唐氏清理了苏丰道身边人,把他院子里大丫头和小丫头全放了出去,只留下中年的妈子和小厮。

    唐氏自从知道唐家男人身边贴身丫头变成通房的底细之后,她就觉得有些恶心不已。

    她看长子身边的每一个丫头,都会有些浮想翩翩起来。

    苏丰道身边的丫头们,自然是求过他。

    只是苏丰道跟她们说得明白,他现在年纪大了,他不能再留下她们,想给她们一条好路走。

    唐氏事后知道儿子的话后,她很是感怀的说:“他象我。日后,我一定要寻一个配得上我儿子的人。”

    苏丰道悄悄跟苏青芷说:“她们在我院子里的时候,只要我不在,她们一个个的心眼就多了起来。

    母亲这样一来,我院子里就清静许多。芷儿,还是要跟你一样,能做的就自已做。”

    苏青芷瞧着他轻笑了起来,说:“哥哥,我不喜欢别人借着穿衣裳的时候,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

    你虽说是男人,可是别人摸你,也还是你吃亏,被人白摸了那么多回。”

    苏青芷还是喜欢这个只比她大两岁的兄长,他年纪是小,可还是尽了兄长的心思在护着她。

    苏丰道现在年纪小,一向自认比苏青芷来得成熟懂事,如今听她的话,想着这么多年下来,天天被人白摸的事情。

    自那一日之后,他就不用人服侍着穿衣裳。

    苏青芷心里面明白,这个家如果将来有人愿意护着她,大约就是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

    他越有出息越出众,她和苏青葙在这个家里就越有人护持得住。

    唐氏清理苏丰道院子里的丫头,苏青葙在一旁提醒,那些小丫头一样也不能留下来。

    唐氏知道她的三个大的儿女,他们自小亲近,在这事情上面,她想了想,就只留下中年妇人打理苏丰道院子里的内务。

    苏青芷是喜欢现在的苏丰道院子里气氛,没有那些丫头们的眼色和小话,小厮们年纪正小,一个个机灵乖巧不多事。

    唐氏对苏丰道身边的小厮,是挑选又挑选过后,才留下来了那么五人,只要这五人不变,他们这一生将会跟在苏丰道的身边。

    唐氏挑选的小厮,他们的父母都是忠心的人。

    苏青芷觉得目前芷园的生活气氛正好,只是不知两个年纪大的丫头们,又能坚持了多少时日。

    她这般的院子,实在是考验丫头们人心最好的去处。

    苏青芷就听苏青葙提过,苏家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悄悄跟她说过,只要能在芷园待满三年的大丫头,她愿意为孙儿求取良缘。

    苏青芷立时明白过来,她笑着跟苏青葙说:“姐姐,谁都不会敢跟她去抢孙媳妇。

    再说,也不是人人有她那样的好眼光。”

    苏青葙和苏青芷都不会去挡别人的良缘,何况芷园并不是不好,只是要受得那份清静和无打赏。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一章 雅趣
    那两个女子跟家人返家,并不曾对外大肆张扬。

    只是隔日之后,邻居们方知,两家人天未明,就已经赶着城门口,去远方投奔远亲。

    有关那两家人的事情,从此就成了城中的传说。

    知情的人家,自此之后,对女儿管束更加的严格。

    对苏家而言,能平顺解决那两个女子的事情,而三王爷府上又没有别的消息传过来,这事情,也能算有了一个好的了结。

    苏家长房有喜,苏青葙和粱家二房嫡二少爷的亲事,两家已经在商谈定亲的日期。

    苏丰道把在外面打听来的粱家二少爷事情,悄悄跟苏青芷说了说。

    总而言之,粱家二少爷为人端正,为人严肃,品貌出众之外,他又从不去招惹烂桃花。

    苏丰道是很赞赏这位未来姐夫,他笑着说:“芷儿,只要姐夫待姐姐好,我觉得他人好。”

    苏青芷只能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婚姻那可能这么的简单。

    只是在这个时代里的姻缘,想得越简单,大约日子越容易过下去。

    苏青芷瞧着苏丰道眼里的佩服神情,她低声问:“哥哥,你现在有没有与粱少爷说过话?”

    苏丰道笑着点头,说:“前几日,我们还见过面,他待我很是亲近。”

    苏青芷心喜,粱家少爷这般的表现,可是说明他对苏青葙这门亲事还是愿意。

    苏青芷是盼着苏青葙得遇良缘,而唐氏最后认同下来,大约还是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

    苏青葙脸上那种娇喜的神情,苏青芷瞧过之后,这种家人乐见的亲事,或许正是传说中的良缘。

    唐氏眉间的愁意轻浅了许多,她和苏镇磊两人商讨苏青葙的亲事时,难免提及年小的时候,苏青葙的种种可爱处。

    苏青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两人对她的感情自然是不同,何况他们那时感情正深。

    夫妻两人已经在一起,只是这些年的隔阂,还是存在他们的心间。

    因苏青葙的亲事,唐氏渐渐的愿意和苏镇磊提及旧时的事情,她有恍然一梦的感觉。

    这几年,苏镇磊表现得很好,唐氏的心里面,那可能不软化,只是有时候,她是感动,却再也没有从前对他的深情。

    唐氏觉得苏镇磊待她,大约也少了那份纯情痴情深情。

    他们如今再在一起,是有各种的因素。

    他们瞧得很是明白,他们谁也离不了谁。

    如苏家老大人夫妻那样的关系,也是在近些年,两人不在人前掩饰他们相敬如宾的现实。

    苏镇磊瞧着唐氏待亲近起来,他面上笑容更加盛了起来,只觉得长女亲事许得好。

    唐氏想得明白,还有那么长的岁月要往下走。

    她原谅还是不原谅这个人,她都要跟这个人还有半辈子的路要走。

    她不想到最后,如苏家老夫人一样空守着一处院子。

    她想与她的母亲唐家老夫人一样,因她的放下,而在晚年里,夫妻在一处还能欢喜说话。

    唐氏瞅着苏镇磊,他的面容已经不再那么青春,只是他正处在男人的盛年好年华。

    苏镇磊心喜唐氏的打量,这几年,唐氏不曾这般仔细的打量过他。

    他伸手摸一摸脸,感叹的说:“玉儿,我不再年青了。”

    唐氏听他的话,她伸手摸一摸自已的脸,她的肌肤也没有那么的细嫩。

    她笑着说:“大爷,男人在你这个年纪,正是最好的年纪。

    而我这个年纪,却已经走在下坡路上。”

    唐氏如今有儿有女,儿女眼下瞧着,一个个还能成事,她的心里对年轮其实没有那么在意。

    苏镇磊的心里则是很不安,那一年,他们不和的时候,他是眼瞧着唐氏突然间老了许多岁。

    有些事,有些心情,时间越久,反而越无法说出来。

    他想跟她说,他其实没有她想象的对别的女人用过情,可是这话说出口,实在是不太象男人的作为。

    有些解释,当年错过,如今再也不能提及起来。

    苏镇磊苦笑着说:“我们是夫妻,你要是老了,我一定也老了。”

    唐氏瞧着苏镇磊笑了,说:“大爷,等到我满头白发的时候,希望还能听到你今天说的话。”

    苏镇磊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笑着说:“如果那时候我不记得了,你记得提醒我。”

    唐氏笑瞧着他,有关日后的事情,她已经是不信男人随意说出口的话了。

    苏镇磊那瞧不出唐氏不曾说出口的话,他笑着脸皮厚的说:“年轻时,那时不懂事。

    如今和从前已经不同了,我说的话,我会记在心上。“

    唐氏还是笑了笑,她转弯说:“你想法子问一问粱家少爷在家里待身边丫头的态度?”

    苏镇磊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说:“外面传那位少爷房中干净,只是这样的事情,在未曾正式定下亲事,还是来得及让人查仔细一些。”

    唐氏如今是怕及男人们身边的丫头,那些丫头是太知道自家主子的品性,那一处软就会往那一处钻。

    在过往几年,苏镇磊很是曲折的跟他解释过,他只是同情那丫头,想着不能因她太过钟情与他,而让她一生郁郁不乐。

    唐氏听后心里嘲谑的大笑好几声,有些事实,她已经不屑于跟苏镇磊说出来。

    苏镇磊和唐氏暗中打探好几日,所得的也是粱家少爷房里面没有贴身丫头。

    两家的亲事,已定下确切的日子。

    两家安排年轻人见过面,苏丰道是陪客。

    苏丰道现在的年纪,正是最好的年纪,烛火用途处在半明半弱,还瞧不太明白男女初生情意的时期。

    然而苏丰道虽说瞧不太明白两位年青人的羞涩眼神交流,可是他却把那些话听得明白。

    苏青芷听他转达的对话之后,只觉得这样的一对年青人相会,实在是雅趣无限。

    两人互相问候之后,又说了一些表面的话,两人最后提起幼时互相学时的诗,还能讨论出一番新意出来。

    苏丰道很是感叹的跟苏青芷说:“未来姐夫和姐姐两人还是能说上话,我觉得他们象是天生一对一样。”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二章 教

    苏家和粱家商议定亲的日子,由于苏青葙年纪尚轻,而苏家又舍不得她早嫁,两家已有共识,定亲可以早,婚期则要晚。

    苏青芷能感觉到苏青葙与从前的轻微改变,她明显是表现得沉稳许多。

    苏青芷其实喜欢林家族学的气氛,虽说同学们之间有些小的计较,然而彼此年纪还小,反而能坦然相对。

    再说在苏家,她的消息很是不灵通。

    在林家族学里,她可以听到许多的消息。

    如一大早上,她刚刚坐稳下来,她身侧的杨欢杏已经凑了过来,她满脸欢喜神情说:“昨天,粱家出大事了。”

    苏青芷的心沉了下去,这个粱家是那家人?

    杨欢杏抬眼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惊讶的问:“你祖父大人很神通吗?昨天街头粱家的姨娘跟小厮私地方奔,你祖父大人昨天也知道了?”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果然关心则乱。

    她没有好眼色的瞅了瞅杨欢杏,想着苏粱两家联姻的事情,迟早是有风声透出来。

    她白眼冲着杨欢杏翻过之后,轻吐一口气,凑近她说:“我跟你说一个秘密。”

    杨欢杏伸手捂住嘴巴,她连连点头低声说:“青芷,你相信我,我不会乱传话。”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她有些好笑起来,低声说:“现在不要传,过些日子,定下来,你就可以说你早知情。”

    杨欢杏一向自认她和苏青芷的交情,那是铁刀都砍不断的情意。

    她笑眯一双眼,说:“青芷,你说吧,我一定现在忍不跟人说。”

    苏青芷悄悄与她说苏青葙的亲事,她欢喜过后便一脸醒过来的神情指着苏青芷。

    “你刚刚是不是误会我说的粱家了?嘻嘻嘻。”

    苏青芷瞪眼警告的瞅着她,杨欢杏笑了起来,说:“来,我和你说那人粱家姨娘和小厮的事情。”

    苏青芷是不太喜欢听太过详实的传言,然而杨欢杏则对此有格外的爱好,她完全是把看话本子的功力,全用在整理传言的份上。

    她口里粱家姨娘颜如玉,而小厮情深似海,粱家那位一不小心佩戴绿帽子的爷,其实是早已经知情,只是寻一个借口放了一对有情人。

    当然这是杨欢杏认可的一个说法,还有旁的说法,则是妻逼迫妾,小厮同情姨娘,然后情深意重跑了。

    苏青芷一直觉得这样的年代,其实是非常浪费女子才华。

    如杨欢杏这样的人才和想象力,有空间的话,她其实是去做一个非常好的编剧。

    就短短的片刻间,她已经为那对有情人编了好几种剧情。

    杨欢杏的思路欢脱不已,最后她叹息着说:“可惜不知道你祖父会不会理这样的事情,如果你祖父理了这桩事,你一定要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有情人?”

    苏青芷想了想,苏家老大人的行事,其实是很有些让人摸不着头绪。

    有时候,苏青芷觉得他大约是会一时兴起,才会去弹劾那些人与事。

    杨欢杏一脸兴奋神情盯着苏青芷说:“我家祖父一向说,你家祖父是不走寻常路的大人。

    青芷,你那一天请我去你家玩耍吧。”

    苏青芷瞧着杨欢杏的神色,苏杨两家长辈好象不曾来往过,只是请朋友来家玩耍的事情。

    她想起苏青葙也会在苏家请客的时候,顺带请她的朋友来。

    她低声跟杨欢杏诚实的说:“我要跟长辈们请示,我从来不曾请过朋友来家里玩耍。”

    杨欢杏一脸同情神色瞧着她,说:“难怪我请你来我家玩耍,你总是一推再推,原来你们家和邻居们都不交往啊。”

    苏家的邻居们都是宅门深闭的人家,大约男子们会有来往,女子们一向是少来往。

    至于杨欢杏说请她请她家的事情,苏青芷知道苏镇磊和唐氏曾经的事情,自然明白不用开口。

    唐氏是绝对不会轻许她们姐妹去旁人家做客,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惊草蝇的人。

    苏青芷瞧得分明,唐氏有时候瞧苏镇磊的眼神,如同瞧一位老友的神情,有温情却没有深情。

    苏青芷庆幸唐氏最终选择放下,她是从心里面放过了自已。

    这年代的女子,都有选择最自在生活的门道。

    唐氏是管着苏家的内宅,可是她只管公中事务,至于各房的内务,她是一概不伸手进去。

    苏家的夫人们自然支持着她,总比苏家老夫人打理内宅的时候,她总是会关心着各房内里的各种开支。

    林家族学的课程,对苏青芷来说,琴棋书画都是要花费心思的功课。

    她是用心思去学,却在学了皮毛之后,很快的明白过来,她在这些方面都是没有天分的人。

    苏青芷想着人总要有长处,将来就是万一需要谋生的时候,那也是一种生存技能。

    杨欢杏是她寻问的最好对象,她家的兄弟们仿佛可以在外面做着各种杂事。

    杨欢杏听她这么一说,她神色一样严肃起来,她和苏青芷一样对琴棋书画都是普通反应的学子。

    她细细思量之后说:“我们两个琴棋书画都不行,我觉得我们再怎么学,也比不过林家人。

    我们两人去跟人学针线活吧,学好了,我们可以悄悄接针线活挣银子。”

    杨欢杏两眼闪亮的瞧着苏青芷,她觉得这么多同学里面,她只能跟苏青芷提银子的事情。

    果然苏青芷轻轻点头说:“是要学针线活,琴棋书画实在精通不了,我们两人也能表面应付过去。

    就是衣裳的事情,一定要往好处做,我觉得太多的人,瞧得出针线活的好坏。”

    杨欢杏连连点头后,她悄悄跟苏青芷说:“我母亲已经寻人教导我做针线活计,你母亲理没有理你的事情?”

    苏青芷记起唐氏为苏青葙请了绣娘来教导的事情,她可以去蹭一蹭。

    她笑起来说:“我姐姐有人在教导,我可以跟着学一学。”

    其实苏青芷心里面明白,苏青葙在她这个年纪,唐氏已经让常顺娘教她针线方面的事情。

    如今让绣娘来教苏青葙,只是想让苏青葙的针线活更加精深。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三章安分
    苏青芷从前对自已身边的大丫头,觉得她们待她漫不经心,而且很快会离开,从来不曾真正上过心。

    三人行,必有我师。她现在想起苏家的丫头都有一手不错的针线,既然两个大丫头是她的人,她不能让她们继续闲置下去。

    如今苏家的事情多,唐氏待她也没有几分心思,她还是要自已为自已多想一想。

    苏青芷低头瞧一瞧自家的胖手指,想着琴女傅说的话,如她这样的手指,就是有百分百的努力,也赶不上别人先天条件好的人。

    苏青芷想着做针线活总用不着十指纤纤吧,她只要努力去学,应该还是能学出几分。

    苏青芷对自已的要求不高,她不曾想过将来要当绣娘为生存技能,她只要求学会最基本的几种针法。

    这一日,苏青芷回到芷园之后,她直接叫两个大丫头进房说话。

    两个大丫头最先很是心慌,她们担心苏青芷要发作她们。

    虽说唐氏待这个女儿无多少心思,可她也容不得别人欺负她。

    以前在芷园做过的大丫头们,在事隔一年半载之后,无一个有好的后果。

    两个大丫头仔细的想了想,也想不出那里招惹了苏青芷。

    她们小心翼翼的态度,让苏青芷安心下来,这样安分的人,她觉得还是能用一用。

    苏青芷把想学针线活的话一说出来,两个丫头心就安静下来。

    她们瞧一瞧苏青芷的手指,心里也明白多少。

    当中年纪大的低声说:“小姐,你这个年纪学针线活正是好的时节。

    如我们这样的奴婢,四岁就要学着捏针穿线,六岁就要学着做针线活、、、、、、、”

    另一个丫头赶紧伸手捏她好几下后,她奉承着说:“小姐,你自然跟我们这样的人不同。

    小姐,你只管放心,只要你愿意看,我们两个愿意跟你说一说那些针法的事情。”

    苏青芷瞧见那个丫头的手脚,见到她还是几分同伴情,她轻轻点头说:“行,那我和常顺就跟着你们先学一学。”

    常顺娘有一手好的针法,当年唐氏气极身边的丫头背叛时,驱赶了好几个丫头走。

    而常顺娘那时候和那一个丫头还有几分交情,唐氏没有赶她走,除去常顺娘本身安分外,还有她针线活上面特别的用心。

    唐氏一直认为常顺娘在技艺方面用了心,只怕是没有旁的心思,来管旁的事情。

    当然事后也证明常顺娘那时候的确是不知情,而别的丫头知情与不知情,却得不到见证。

    唐氏待身边人最后还是留有余地,那几个丫头也没有去什么不好地方,只是一个个寻农家汉子嫁了。

    两个大丫头说了要置下的东西之后,苏青芷让她们回去好好想一想,要从那一处教她们。

    两个大丫头满脸欢喜的神情回去了,两人心里都乐了起来,有这样的一个名头,她们将来绝对不会太差。

    苏青芷带着常顺去寻苏青葙说话,恰巧她正是得闲时候,她跟苏青葙提了提,她当时就要苏青芷跟她来学习。

    苏青芷见到她神色严肃的样子,突然记起这个时代的一些习俗,她是可以跟两个丫头请教针线活,然而开针这样的事情,还是要慎重挑选人。

    苏青葙立时让人取来她以前的物件,她说:“择日不如顺日,就在这一时,我来教你开针。”

    苏青芷穿针引线这些活自然会做,第一针开针的规矩由苏青葙教过之后,又跟着学了最基本的针法。

    而常顺则给苏青葙赶着去找她的娘亲去开针,等到人走了之后,苏青葙的手指头戳向苏青芷说:“你就是一个不省心的人。

    你房里那两个大丫头只不过借你的地方待上两三年,你不必给她们几分面子。

    她们的针线活还过得去,日后,你想学那一种针法,就由她们来做给你看。”

    苏青芷有些讪然的笑了起来,她有时会忘记阶层之间的天然距离。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轻摇头不已,原本这样的事情,应该是唐氏悄悄说给苏青芷知道。

    然而唐氏明显无心,就是给苏青芷身边安置合适丫头的事情,她都只是随意行事。

    苏青葙想着她的亲事,她最多也只能在家里再待三年,粱家已经有消息传过来,只等到她十六岁的时睺。

    苏青葙原本觉得她的嫁妆绣活什么的事宜,她先前在唐氏的示意下,已经悄悄的备了好一些,如今也不太着急。

    只是她瞧着苏青芷,她的心里急了起来。

    苏青葙不能说父母的任何不对,毕竟父母待她一直很是疼爱,事事为她想得周全。

    她只是思及苏青芷的时候,她觉得时光不够用。

    她皱眉头之后,低声说:“芷儿,日后放学之后,你就直接到姐姐这里来。”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色,她笑着轻点头说:“只要姐姐不觉得我会扰了你做事,我会天天来。”

    苏青葙只觉得妹子特别的懂事,她笑着说:“不会,我等着你把针线活做好,到时候,来帮我做一些针头针尾的事情。”

    苏青芷低头瞧着那白细布上一条歪了的针路,她已经做得很是小心了,最后还是慢慢的歪了线路。

    她颇有些不好意思跟苏青葙说:“姐姐,只怕那事情,我暂时帮不了你。”

    苏青葙瞧着她,想一想低声说:“芷儿,母亲对你上学的事情,她有没有说什么话?”

    苏青芷想起唐氏在交学费的时候,那种不乐意的神情,她低头说:“我的学费太高了。”

    苏青葙在心里轻叹一声,她笑着说:“母亲一定会让你读书到十岁,舅舅家的表姐妹们都读到十二岁。”

    在这一方面苏青芷还是相信苏青葙的话,唐氏纵然再不喜欢她,面子上的事情,她做得一向不错。

    苏青芷对父母之情,已经没有再没有那种孺慕的心思。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样的事情,真真的是强求不来。

    苏青芷自已也明白,只是想着日后的婚姻还握在父母的手里,她就觉得她还是安分的活着为好。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四章 新鲜

    苏青芷欢喜苏青葙得到一门好的亲事,有苏青葙好亲事在前面,她的亲事就是差,也不会差得太过离谱。

    而且通过苏青葙的亲事,她从那些听来的话语中,还是得到许多的好消息。

    只要苏家老大人一日为官,苏家孙子们的亲事,都会比孙女们的亲事来得艰难。

    苏青芷心里认为这反而是好事,家里不用担心苏家女子嫁人之后,会因为娘家的事情,在夫家受气过日子。

    苏家如今是什么样的情形,大家心里都明白,那还敢来求亲的人,十有八九是真正相中了人。

    苏青芷是转着弯子打听了粱家的一些事情,那样走纯臣路线的人家,只要苏家老大人不做任意诽谤人的事情,苏青葙在夫家就能安然生活下去。

    至于苏家将来的起起伏伏,只要苏青葙在夫家立下脚跟,以粱家人的禀性,就只会护着她好好过日子。

    苏青芷悄悄把那些话说给苏青葙听了听,她的心里暖了暖。

    她陪着苏青芷去唐氏那里,把她要学针线活的事情,告知给唐氏知晓。

    唐氏很是关心的问苏青葙:“你现在事情多,可管得来她的事?”

    苏青葙笑着说:“母亲,芷儿一向懂事行事规矩,又不用我操心,只是我做针线活的时候,她在一旁瞧一瞧就行。”

    唐氏瞅着苏青芷,她的眉头跳了好几下,只觉得这个女儿站没有站相,坐没有坐相。

    她脸色不太好看的瞅着她,说:“你在你姐姐那里的时候,就让常顺过来跟着她娘学一学针线活。”

    苏青芷轻轻点头,她瞧着坐在榻位上冲着她笑得直掉口水的苏青荨,小小胖娃娃,天生带有一种喜相。

    唐氏伸手抱住她,她亲呢的为她擦拭干净流下来的口水,嗔怪的训斥说:“你瞧一瞧你,外衣都被你的口水染湿,又要换一件新的来穿。”

    苏青葙笑着凑过去,她伸手抱起苏青荨,笑着跟唐氏说:“母亲,我瞧着荨儿又机灵了许多。”

    苏青芷伸出一根手指由着苏青荨握着,小人儿“呀呀呀”的跟她说着话。

    苏青芷逗着她说:“荨儿,你小哥哥呢?他去那里了?”

    唐氏伸手从长女怀里接过苏青荨,说:“葙儿,你带着她出去吧。

    晚上别做针线活,要早些睡。

    那些事情,母亲会让针线房帮着做。”

    苏青葙把苏青芷学做针线活的事过了明路之后,她引着苏青芷出了东园。

    在路上,她安慰说:“其实母亲还是很关心你,你看,她知道你要学做针线活,她很是高兴。”

    苏青芷就没有瞧出唐氏面上的欢喜神情,她是一种由你随你,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态度。

    只不过苏青葙要这样来劝慰她,苏青芷还是感怀她的心意,她笑着说:“姐姐,我知道。

    前一阵子,夫子跟我们说过,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苏青葙见苏青芷一脸不在意的神情,她在心里暗松一口气。

    那样的事情,她越长大越知道不能开口去劝。

    在苏青葙的眼里,至少母亲待苏青芷还有几分在意,而父亲有时候完全当没有苏青芷这个女儿。

    苏青葙侧着瞧着苏青芷,她最快还有七年生活在苏家。日后,但愿她能得良缘,在夫家日子过得平缓。

    苏青葙暗自下了决心,她日后在苏青芷要定亲的时候,一定要多去求一求外祖母和舅母们。

    苏青芷侧头瞧见苏青葙深思的神情,她微微笑了起来。

    苏青葙正是少年不识愁的时候,而又临近强说愁的年纪。

    两个大丫头正心喜日后在芷园的日子,可以安心过几年的时候,又得到那样一个消息。

    两个大丫头失落过后,反而觉得也没有什么。

    苏家大小姐的精明,是不会害了自家的小姐。

    而她们只能更加用心练习技艺,将来有一天,大约也能如常顺娘一样,主子们会直接吩咐她们查看小姐们的针线活计。

    苏青芷见到两个大丫头很快接受现实之后,她跟着也安心下来。

    她心里觉得给予了别人希望,这么快又让人失望,还是要安慰一番。

    她笑着说:“现在天气冷了,我们院子里的事情不多。以后,早上你们就晚上几刻出来清扫院子。”

    两个大丫头听她的话,她们欢喜起来。

    别小姐们的院子,有的主子们要等到冬天来时,才会准下面的人晚起片刻。

    而有的院子里小姐们,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下面的人早早起来。

    如芷园这般下人们轻松自在的日子,她们还真没有找到还有那一处。

    她们想及守门妇人的话,在芷园是吃刚好,饱不了,赏是没有的一处院子。

    然而这一处院子里却没有欺上瞒下的人,只要老实做人,苏青芷一向是不会为难下人。

    守门妇人想得很是明白,她的心眼实在不多,所以当家男人才会为她向大老爷求得这份差事。

    她给苏青芷守了两年院子之后,只觉得这对她来说,实在是一份最好的差事。

    只要苏青芷在苏家,她都愿意为她守门。

    等到苏青芷出嫁之后,她的年纪不小了,到时候,想法子再做几年活,等到家里孩子们大了,她就回去安稳养老。

    苏青芷待守门妇人还是有几分情意,院子里大丫头们不在的时候,多亏守门妇人不介意多做事,她忙里忙外的帮着做内里的事情。

    而且她是一个嘴严的人,从来不在外面跟人提及有关苏青芷的事情。

    苏青芷对于内外事分得很清楚,所以有时候,还是会把她得到点心分一些给守门妇人,让她带回去给家里孩子们尝一尝新鲜。

    秋意深深的时候,苏青葙和粱家二房粱启明定下亲事。

    粱启明自这一日后,在年节的日子,他就要来苏家走动。

    苏青芷自然又瞧过他两三次,对他就少了那份惊艳的感觉。

    毕竟相对三王爷的天然气势来说,她家未来姐妹面相偏向书生长相,只是气质相当不错,衬得他在众书生里面容貌出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五章 顺其自然

    粱苏两家联姻,还是打破安瓮城里平静生活。

    苏青芷去学堂的时候,都能比以往感受到更加多的关注。

    只是大家都了解苏青芷在有关家人方面,她是有名的闷葫芦。

    苏青芷听多了众多小女子们说的酸味话,从最初的申辩,到最后她默然下来。

    苏青芷在见过未来姐夫第二面的时候,就对他的容貌反应平淡起来。

    她所见的身边人,几乎人人的容貌尚可。

    苏青芷直到目前为止,在她眼光能触及的之处,还不曾真正见过面容可憎的人。

    家里的堂姐妹自然有时候也会当着苏青芷的面,说一些略有些妒忌话语的时候。

    苏青芷诧异惊讶的神情瞧着她们,在平辈们面前,她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

    苏镇磊夫妻是待她是一般,可是那两人也没有把她完全丢弃不管。

    苏青芷最初是由之任之,可是她瞧着堂姐妹们的神情,分明是要她对苏青葙的亲事,说出一个一二三来。

    苏青芷心里怒了,这不是明晃晃来挑拨她们姐妹之间的情意吗?

    她很是诧异的问她们:“你们一个个觉得大姐姐的这门亲事,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吗?”

    苏家众女子自然是说不出什么来,一个个强辩是苏青芷误会她们的意思。

    苏青芷皱眉瞧着她,她虽说早已经明白,这个时代里,各房的兄弟姐妹们太多了,隔房的总会淡一些。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们年纪还不大,心眼却动到自家来。

    苏青芷冷冷一笑说:“我听人说,粱家那边其实相中我们外祖是唐家。

    又见大姐姐容貌生得明丽端庄,又是家里的长孙女,这样的女子,他们家长辈认可下来。

    至于我们家这边,大家早就知道,大姐姐的品性,只会听父母之言。”

    那种什么一见钟情,芳心暗许,在这个年代就是不守妇道的表示。

    只是苏家的女子们一个个却是不相信苏青芷的话,她一个个认为苏青葙和那人早相识。

    她们把这话挑出来问苏青芷,她嘲谑的瞧着她们:“大姐天天在家里面,她去哪里认识人?

    我听人说,你们喜欢候在院子门口。

    别是趁着家里人出入的时机,你们遥遥相望过什么人?”

    苏青芷说完话,她趾高气扬的走了。

    只气得众女子们跺脚不已,嚷嚷说:“苏青芷,你给我们回来,好好说一说。”

    “苏青芷,你太过分了,竟然这样的说我们,你等着,我们去跟大伯母说一说。”

    苏青芷回头冲着她们笑一笑,说:“好啊,去啊。

    这样一来,我们正好当着长辈们的面,好好分说一下,你们跟我说的话。”

    堂姐妹立时哑然起来,家里的人,都知道苏青芷是没有兄姐们聪明,可是她记忆力特别的好。

    苏青芷见到她们不出声,她轻接连‘哼哼’了好几声,说:“你们不敢当着大姐的面,去说那一串串的酸话,觉得我好欺负,就来跟我说话。

    我先前不理你们,是想着你们年纪不大,有妒忌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反正你们历来只敢在背后说,从来不敢当面做。

    可是我的好性子,让你们误以为我就是好捏的人,由着你捏来又捏去,那就太过头了。

    日后,你们不来招惹我,我当你们是好姐妹。

    你们要是故意来招惹我,我也不是怕事的人。”

    苏青芷从来不曾想过要在家当一个乖乖女,反正她就是当乖乖女,在苏家的长辈们面前,也不过是表现平庸的晚辈。

    人善补人欺,而她愿意友善待人,却不愿意做一个一味只会心善退让的人。

    苏青芷瞧着堂姐妹目瞪口呆的模样,她很是得意的走了。

    反正堂姐妹年纪到了,大家都会嫁了出去。

    苏青葙没有多一会,便让人来传苏青芷来院子里尝果子。

    苏青芷去她院子的时睺,她瞧着她轻摇头说:“她们爱说什么话,你就由着她们去。

    何苦跟她们计较那些小事,又浪费你的口水。”

    苏青芷满脸不在乎的神情瞧着她,说:“姐姐,我要是处处表现得软弱,将来你出嫁之后,只怕她们就会凭仗着人多压在我的头上来。

    我现在跟她们表明,我其实不在意她们在长辈们面前说什么,只是不要来招惹我就行。”

    苏青葙叹息不已,有关父母和苏青芷之间的结,只怕是要等到苏青芷成亲之后,方能慢慢的缓解下来。

    只是苏青芷清楚的认识到,此一生,她的父母亲情一样缘浅。

    梦里的上一世,她对父母一直有孺慕的心思,所以直到最后方失望,不再抱有奢望。

    人的年纪越大,越能瞧明白许多的事情。

    如今苏青芷对父母没有太多的奢求,她觉得大约是在梦里瞧得太清楚,亲情一样是不能强求。

    苏青芷想着这一世,她大约是无法生一个孩子了。

    然而她很快的反应过来,她这一世里才只有八岁,日子,还是要顺其自然的往下过。

    定下亲事之后,苏青葙仿佛成长了一些,她的眼里多了一些思索。

    家中妹妹们的反应,她其实看在眼里,只不过她一样生气过后又立时坦然起来。

    苏家的孙辈人口多,只怕有时候苏家老大人都记不清楚名下的孙子们孙女们,他通常只会叫排行。

    有时在年节请安时候,他难得的跟儿孙们亲和一会,他会叫着十九,结果眼睛盯着十八。

    当然苏家老大人这样的人,他很快就会把十八一块记着传过去说话。

    苏青葙伸手轻点一点苏青芷的脑门,说:“日后,有机会的时候,还是要在一处好好处一处,外面有什么消息,你也不会不知道。”

    苏青芷笑着抬眼瞧向她,说:“姐姐,你只管放心,反正你还有几年在家里管着我。

    别的姐姐们这几年里,她们一个个的也会接连定下亲事,她们定下了亲事,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闲功夫出来瞎晃荡。”

    苏青葙的亲事定下来之后,苏家二小姐三小姐的亲事,只怕一样的会有眉目下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七章 挑选

    冬天的第一场雪飘下来,林家族学女子这边按例放假。

    苏青芷和同伴们相约第二年的春天再会。

    当然她们当中有些人,在这个冬天里,还是有相会的机会,只是那会在聚会的时候。

    苏青芷放假最初的时期,她的心思全用在完成假期功课上面面。

    她宁愿先赶完功课,过后放心休假,也不愿意在临上学时,急急日夜加班赶功课。

    苏青葙来芷园两次,见到她都在忙着写功课,她的心里很是欣慰不已。

    她回头跟唐氏说:“母亲,芷儿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心一意。”

    唐氏似笑非笑的瞧着她,说:“她这样一根筋,你还处处夸她?”

    苏青葙笑瞧着唐氏说:“母亲,我和芷儿都象你,我们重情重义讲道理。”

    在这一点上面,唐氏也无话可说下去,不管如何苏青芷是她亲生的女儿。

    她皱眉跟苏青葙说:“葙儿,你瞧着她针线活上面,有没有天分?”

    苏青葙笑了起来,说:“母亲,其实芷儿绘画得生动,只是教导她的夫子,不太喜欢她画里面的生动而已。

    如今她的针线活,我觉得做得还行。只不过她学得日子短,还要继续练习。”

    苏青葙喜欢苏青芷画的画,她觉得瞧着就有一种向上的力量。

    只是林家族学的女夫子们喜欢宁静的画风,苏青芷自然不能入她们的眼。

    当然弹琴方面,苏青葙也不得不认同夫子们的话。

    苏青芷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天分,每一首曲子经她的手之后,都有一种赶路的感觉。

    至于下棋,苏青葙觉得对女子来说,还是太过费脑子了一些。

    而苏青芷的性情,她原本就不是那种真正性情宁静的人。

    苏家许多的人,都觉得苏青芷性情宁静,只是有时候冲动的时候,她会爆发些小性情。

    当然大家都表现出理解,到底这个孩子年纪不大,那能事事跟她长姐一样知情达理。

    苏青葙努力为苏青芷在唐氏面前说话,只是唐氏一样是喜欢那种宁静的画风,而不喜欢苏青芷表达出来的那种欢快。

    苏青芷喜欢跟人学习绘画,也不过是想满足她的心愿,有一支笔,可以画下她眼前的美景,是这个时代的照相最高水平。

    只是她很快就认识自已的不足,国画的精深浩荡,她如今还在门外遥望。

    而且她在这一方面所学的知道,大约就如女傅所言,可以用在做衣裳和绣本上面。

    大好的河山,她只能遥望。或者从少数几本话本里面,瞧一瞧别人描绘出来的美景。

    在这个时代里面,苏青芷只盼着在这一个城生,在这一个城活,此生不用过飘荡的日子。

    苏家这样满门男子都在安瓮城里生活,其实是大部分人家的现实写照。

    当然这样的人家,生活一向只能平淡,距离富裕还是相差太远。

    传言苏家的老祖宗们,经商时,他们流连在外面的日子居多,正因为如此,苏家的人口不多。

    而苏家老大人则是年青时也出去为官过几年,他很快的回到安瓮城之后,就再也不曾离开过这里。

    苏家老大人对儿子们的仕途,仿佛也没有那般的热心,他从来是由着他们自行决定行事。

    只是他的儿子们一个个都对仕途有兴趣,却一个个无当大官的潜质,最多是混一个小官当一当。

    当中原本最有出息的是苏镇磊,那时节,天时地利人和,他样样占全的时候。

    他在内宅起了波浪,就这么一下子,他失了天时天利人和,仕途也中断在此处。

    苏镇磊有没有从心底抱怨过那个丫头,或者抱怨过唐氏,日子太久之后,全变成众人心里说不出的猜测。

    苏青芷后来听到的消息,只知道苏镇磊对那个丫头也没有多表现出几分情意出来,待她,还不如他后面迎进来的妾室。

    苏青芷觉得唐氏后来的接受度还是大,她和苏镇磊照旧在一处生活生儿女。

    这要是换放在她的身上,一生情深深许,她到了这时节,大约是会有些接受无能。

    苏青芷只要想到将来的日子,她就觉得最好挑选一个在这方面有同样要求的人去嫁。

    苏青芷不是那种总会纠结的人,她很快就放下心头的心思。

    日子还早,苏家还有好七位姐姐要在她前面定下亲事,她可以透过她们,知道自已将来许嫁的人家。

    苏家如今面上安逸详和,可是内里却小波浪不断。

    苏青芷庆幸苏青葙和粱家的亲事,因为先前亲事未定之前,两家都低调的进行着,反而显得平顺自然。

    如今苏家的二小姐和三小姐年纪还不足十三岁,那两位母亲暗地里就已经争起未来女婿人选就来。

    苏青芷有时听两个大丫头的闲话,她都觉得有些没有眼看。

    自那一次苏青芷愿意跟两个大丫头请教针线活之后,两个大丫头的心静了许多。

    虽说后面因为苏青葙的插手,那事最终是没有成,至少她们的心里面,对苏青芷还是真心的起了依靠的心思。

    两个大丫头想明白之后,她们不管有心还是无心,常会在苏青芷的面前,提一些别院子里的小事情。

    而苏青芷一直都由着她们去说,有时,还会好奇的问几句话之后,提醒她们别做得太过张扬。

    两个大丫头心里感激苏青芷的提醒,越发对院子里事情仔细起来。

    守门妇人瞧到两个大丫头的变化,她笑着跟她们说:“这么多人来来去去,我觉得只有你们两个是精明人。

    九小姐在这个家里瞧着不受宠爱,可是不管如何,她是长房的嫡小姐。

    将来这个家还是会由长房少爷当家理事,他待亲姐妹身边的人,总会有几分情意在。”

    守门妇人觉得苏家的日子不错,主子们从来不会轻易打罚下人们,男主子们也不是那种瞧着那个丫头生得不错,就上手拉扯的人。

    守门妇人有远房沾边亲戚在这个城里面,她们还是有来往。

    她可是从她们那里听说了太多的事情,她家亲戚都觉得苏家老大人虽说官不大又常得罪人,可是苏家的家风还是相当不错。

    苏家的丫头放出去,有好些人家都盼着能够挑选一个归家去。

    苏家的丫头们身子清白,进到一般的人家,一个个也是能安心过日子的人。

    只是这些年,苏家丫头们放出去的不多。

    这些日子,守门妇人瞧着两个大丫头的行事,她想着苏家的小厮们的年纪,这两个总有一个是有放出的机会。

    她家亲戚已经备有了银子,就等着将来为合适的丫头赎身,为小儿子挑选一个能干懂礼的媳妇。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八章 小功劳

    苏青芷是无意当中瞧见守门妇人对两个丫头打量的眼神,她瞧仔细之后,便没有放在心上。

    守门妇人是有自已心思的人,可是只要人活着,那可能会没有自已的小心思。

    苏青芷想得明白,相对大多数人来说,守门妇人的心思很是直白,她就是想在芷园安稳的待上几年。

    苏家堂姐们都想得到苏家老大人和苏家老夫人的关注,她们各自在暗处使着力。

    她们身边的丫头们,私下里也会关注比较出众的小姐们,各自为自家主子尽心尽力。

    苏青芷已经习惯在苏家老大人休沐这一日,瞧着一群堂姐妹们衣着装扮端庄,行走的时候,她们的举止神情格外的严肃,就是和人说话,也是板正着一张张的小脸。

    等到苏家老大人不在家里的日子,苏家老夫人院子里面,就只有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她们一个个欢喜笑闹着说话,惹得苏家老夫人在一旁笑得合不了嘴。

    这几年下来,苏青芷瞧得明白,苏家老大人的骨子里面,并不是那种喜欢板正规矩的人。

    只是他在人前,已经习惯那样的出场。

    至于私下里苏家老大人是什么样子,苏青芷觉得他早把他那样的自已,已经丢在岁月的长河里面。

    而苏家老夫人近年来,反而有些返朴归真的样子。老夫人喜欢看年着年纪小的孩子们奔跑着,喜欢看着年纪大一点孙辈们盛装打扮。

    苏家老夫人是越活越自在,苏青芷在她的院子里,都遇见过好几次那几位庶姑姑。

    苏家老大人的庶女,在苏家的地位,如同是暗处的小老鼠一样生活着。

    苏家有一处小院子,住着的就是快要出嫁的庶女们。

    男人们只管一时的痛快,就让儿女们顶着一世的庶子女的身份。

    苏青芷庶叔叔们在成年有为之后,方跟着嫡兄弟一块排行。

    此前,他们是有名字,却不曾和苏家‘镇’字辈一起论排行里面。

    芷园,两个大丫头更加的愿意花费心思。

    苏青葙和苏丰道姐弟来了一趟之后,都感觉到芷园里添了好几分的人气。

    而不象从前一样,芷园总给人一种苏青芷只是暂时借住的感觉。

    苏青葙和苏丰道两人高兴的给了院子里人赏,人人有份,人人高兴。

    苏青葙认为这一次唐氏为苏青芷挑选人,还是花费了心思。

    苏丰道则是觉得苏青芷年纪大了,她的身边还需要添上两个小丫头才行。

    苏丰道把意思说给苏青葙姐妹听,苏青葙沉吟下来,苏青芷却是直言反对。

    苏家如今是什么样的情形,用不着大人们细说,苏青芷已经能感觉几分青黄不接的苗头。

    苏青芷轻摇头笑着说:“哥哥,如今我这里人正好够用。再添两个小丫头来,只怕院子里,又要乱上好些日子。

    如果来的小丫头不如常顺知事,这已经定下心思在这里做活的大丫头,只怕又不会心乱。

    再缓几年,等到两个大丫头到了许人的时候,我再同母亲说一说。”

    苏青葙如今跟着唐氏管家,她瞧得很是明白,男人们的薪金,交付生活之后,苏家已经处在一种月月要计划着用银子的地步。

    如果不是已经到了这一种地步,唐氏也不会出言,让各房自养妾室。

    苏青葙早得到消息,各房都有丫头离去嫁人的消息,当中就有还没有得到名头的妾室。

    只是这样的事情,唐氏跟她提了,苏丰道是男子,他的年纪还不大,暂时不用知道这些事情。

    至于苏青芷这一边,唐氏见到她不是喜欢窜门子的性子,她自然不会叮嘱苏青葙。

    苏青葙想着她的嫁妆,她的心里就叹息不已。

    唐氏跟她直言说,会给她三十六抬嫁妆,这是苏家嫡长女的规格。

    苏青葙一时好奇的问了堂妹们的嫁妆规格,唐氏瞧着她轻叹说:“你的三十六抬嫁妆,苏家公中最多也只会出十抬,而她们照如今的情形,大约也只有五抬。”

    那就是公中之外的数量,是由各房私产支出。

    苏家如今还没有分家,各房的私产就是各房夫人们的嫁妆。

    苏青葙是关心苏青芷将来的事情,她瞧着唐氏的面色还好看,她壮着胆子打听起来。

    “母亲,那日后芷儿出嫁的时候,也会有三十抬嫁妆?”

    唐氏抬头瞅着她,很肯定的跟她说:“她不会有三十台嫁妆,你几位婶婶跟我说过,她们为长女都只准备十八抬嫁妆,等到她的时候,凑在一起,也只有十八抬嫁妆。”

    苏青葙的脸色变了,这比她想象的差距还要多太多。

    她低头说:“母亲,那我不要这么多的嫁妆,留出几抬来给芷儿将来用。”

    唐氏瞅着苏青葙的神色,低声说:“休得胡说,你一个女子嫁人之后,你的嫁妆就是你在夫家的底气。”

    苏青葙抬眼瞧见唐氏眼里的失望神色,她一时之间有些不敢再说话。

    只是她的心里很是不安起来,而唐氏一向疼爱长女。

    她低声说:“我知道你心善,可是你和她不一样,你是长女,你的行为准则能够影响到苏家别的女子。

    她呢,将来嫁的不会比你好,她带那么嫁妆过去,反而在夫家日子不好过。

    她和你一样,都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一样会为她想得仔细。”

    苏青葙听唐氏说到这种地步,想起苏青芷将来的亲事,还是需要母亲费力气,她不能再多说话。

    她笑着跟唐氏说:“母亲,我知道你一向疼爱我们姐妹们,将来芷儿的亲事,母亲一样会费心为她挑选。”“

    唐氏轻轻点头说:“自然是好好挑选一番,我瞧着她的性情太过孤独了一些,将来为她寻一个兄弟多的人家。

    这样家里妯娌多,日子过得热闹许多,她的性子也能种群许多。”

    苏青葙只恨自已后面多嘴,如果唐氏真要这般想法,将来苏青芷的日子岂不是麻烦连着麻烦。

    苏青葙装作没有明白唐氏的深意,她笑着说:“母亲,你就是有远见,知道芷儿在学堂里面,她和所有同年纪的人都处得来。”

    唐氏不喜苏青芷这个女儿,所以她几乎从来不去打听她在学堂里的事情。

    如今她听苏青葙的话,这个女儿竟然跟人相处如鱼得水般的自在,那她就是小瞧了这个女儿的本性。

    兄弟多了,妯娌相处是麻烦,可是另一方面,却是互相扶助的人多。

    苏家老大人这此年在朝上一直是不进,他只能守住老位子,这也是他没有兄弟的不好之处。

    而苏镇磊兄弟多,他们本身的本事平庸,然而兄弟互相依着,还不曾有人抢过他们的功劳。

    当然处在他们的位置上面,他们也只有小功劳。

    有本事的人,不屑来抢。而没有本事的人,瞧着苏家这么多的兄弟,也轻易不敢动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九章 本事
    大雪纷飞,苏青芷早起给苏家老夫人和唐氏请安之后,见到苏青葙要跟着唐氏学管家理事,她就先行回到自已的院子。

    她的房里地暖已经烧了起来,在这方面,唐氏从来不曾苛薄过她分毫。

    苏青芷想过,她要生在穷人家,只怕这样寒冷的日子,她只能煎熬着一日又一日的过。

    苏青芷每到冬天的时候,她都要感恩一番。

    生在苏家,她比许多挣扎生活的人,要条件优越太多。

    两个大丫头拿着绣棚,悄悄的隐坐在偏角处。

    苏青芷和常顺坐在榻位上面,两个人合作抽着线理着线。

    她们两个人目前来说,先要学会分辨线的质量优劣。

    这个活瞧上去特别的简单,然而要从一百多种线里面,分辨它们又分束整理出来,这是一件细心考验眼力的活,需要做事的人,要有极大的耐烦心。

    苏青葙跟苏青芷说过,她如果能把这件事做好,她在绣线上面,就不会轻易被下面人哄骗了。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幸好苏青葙没有心思把她往精深人才方面培养。

    然而一月又月,苏青芷如今分辨出来的品种越来越多,只是还是稍稍有十多种有些把握不太大。

    苏青芷不想把这事拖到过年的时候,如今她越发的仔细起来。

    苏青芷沉浸在分线辩色当中,常顺则把她分出来的线理成束。

    只是邻边的院子传出来的喧闹声音,她微微皱了眉头。

    她瞧一瞧两个大丫头,那两人悄悄起身离开。

    然而好一会之后,那一边还是没有停上下来,苏青芷不得不起身起来。

    苏青芷出了房,在院子里,更加听得明白隔院的声音。

    两个大丫头脸色,慢慢的有些尴尬。

    年纪大的丫头行近苏青芷的身边,低声提议说:“小姐,你去大小姐那里吧,那边的事情,你最好别过去。”

    这样的大雪天气里面,两个年轻女子脆生生的嗓音,实在是无限的扩大。

    “贱人,我还认为姐妹当中我们两个年纪相近,感情最要好。可是你做了什么事情,你竟然起了心思来抢我的亲事。”

    苏青芷暗吸一口气,太丢脸,然而她的年纪,却只能避开。

    苏青芷冲着大丫头轻点头之后,她带着常顺快步的走了。

    她们的身后,还有那叫嚷哭泣申说的声音。

    苏青芷暗吸一口气,是何样的人?闹得两个如此亲近的堂姐妹,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冲动行事。

    苏青芷行到半道的时候,瞧见苏青葙派过来的大丫头,她引着她弯腰往偏处行去。

    在路上,她悄悄跟苏青芷说:“大小姐那边接到消息,她不方便露面,只能派我来接一接九小姐。”

    苏青芷瞧见她面上放松的神情,她的心里面暖了暖,这样的时刻,苏青葙还是想到了她。

    等到苏青芷进了苏青葙的院子,她听说是半路会了面,她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我呀,就怕你在房里懒得动弹。现在见到你知道离开,知道往我这边赶,你到底是长大了。”

    苏青芷瞧着她轻笑了起来,低声说:“她们闹得太厉害,我又在隔邻。我本来想去劝一劝,可是听见她们说的话,我只能避开去。”

    她低声把听来的话,说给苏青葙听,换得她嘲讽的笑起来,说:“平时,她们总说她们是最有情意的姐妹。

    如今,经了事,方知道,她们也只是嘴上说一说而已。”

    苏青芷诧异的瞧着苏青葙说:“原来姐姐也知道她们两人在背后悄悄的说你。”

    苏青葙好笑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门,说:“母亲管着内宅,这内里的事情,那能真正的隐瞒过母亲。

    只不过母亲大度,也不喜理这些小女子之间的小心眼,就让我跟她一样当作不知情而已。”

    苏青芷很是惊叹的瞧着她,果然内宅掌门人有八面威风的时候,也要有能掌管这份内宅的实力。

    苏青芷想着苏家的事情,现在马上就要进入三代同堂时期,将来内宅的事情更加多,实在是考验人的情商智商。

    苏青芷细细想一想,她还是嫁进普通人家,这样大的内宅,她是没有任何实力玩转过来。

    她的眼光落在苏青葙的面上,问:“姐姐,未来姐夫不是家中次子吗?”

    苏青葙不方便跟苏青芷说,粱家隐约透出来的消息,将来那一房人粱启明有机会就要外放。

    如果不是这样的条件,粱家大约是不会特意去寻上跟唐家最为亲近的苏家长房。

    她笑着说:“他是次子,只是这些管事的本事,我在娘家多学一学,不管用不用得到,日后总会有用处。”

    苏青芷头痛的瞧着她,她不曾想过,原来在古代当一个内宅女子,内里还是也要有女汉子的本事。

    苏青芷深吸一口气,她跟苏青葙说:“姐姐,等到年后,你闲的时候,我跟你先学一学理帐的事情。”

    苏青芷命运掌在自已的手里,总要强过由别人握着来得好。

    苏青葙瞧着她绷紧的小脸,她笑了起来,低声说:“芷儿,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容易许多。你有这个心思,我也愿意教你,只是这事情,只能你和我两人知情。”

    苏青芷明白苏青葙的顾忌,而且她不想让再多的人知道。

    她脸上露出释然的笑意,她笑着低声说:“姐姐,这样最好,我也不想给别人知道。”

    苏青葙用手理了理她的头发,她笑着说:“有时候,人,不用活得这样的累。

    我如今瞧着母亲天天做的事情,只觉得她很累,这个家里又无人能帮一帮”

    苏青芷想一想苏家老大人夫妻的态度,唐氏的确现在不能随意在苏家寻帮手。

    然而苏青芷瞧过唐氏的神态,她大约还是享受目前的生活状态。

    苏青葙的眉目之间,在跟着唐氏管家的日子里,也少了许多娇弱的神态。

    苏青芷心里还是喜欢女汉子的明朗,她内心里是受不了要时时面对一朵娇柔的花。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章 闹腾

    苏青芷和常顺走了之后,守门妇人关紧院子门。

    隔院的喧哗声音,后来还是被赶过来的夫人们出声禁止了。

    过了好一会后,二夫人和三夫人身边的管事妇人赶了过来,她们拍打着芷园的院子门。

    守门妇人距离院子很远处回应了人,两个大丫头此时已经回避进了自家的小房间。

    守门妇人赶过去打开院子门,笑盈盈招呼道:“两位姐姐,今日得闲来看我?”

    两个管事妇人没有好气的瞪眼瞧着守门妇人,说:“我们来给九小姐请安。”

    守门妇人听她们的话,她笑着说:“你们来得不巧,我们小姐早早的去了大小姐处。”

    两个管事妇人很是仔细的查看守门妇人的神色,追着问:“你们小姐几时去的?”

    守门妇人用力的想了想,说:“很早,好象是用完早餐,小姐就出门了。”

    两个管事妇人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神情,她们听说过,这些日子,苏青芷请安回来之后,她根本是不出房门的人。”

    守门妇人瞧清楚她们两人的面色,她顿时恼怒起来,直接冲着两个大丫头处叫嚷着:“你们两人还窝着房里做什么,去大小姐处请小姐回来。

    让小姐亲自回来给两位管事妈妈一个明确的回答。”

    两个大丫头急急打开房门,两人一脸羞色的快步行到院子门口,她们冲着两个管事妇人行礼,说:“两位妈妈要我们带路去大小姐处,给我们小姐请安吗?”

    两个管事妇人窘迫得涨红了脸,她们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只是来问一问九小姐几时出的门?”

    两个大丫头瞧着她们的神色笑了起来,小一些的丫头笑着说:“两位妈妈很关心我们小姐啊。”

    大的丫头伸手轻拍她一下,她冲着两位管事妈妈说:“早上,小姐去主院和东院请安回来,用过早餐之后,她就带着常顺出了门。”

    两位管事妇人面上露出为难的神情,她们两家的主子让她们过来,是想问一问,那边闹起来的时候,苏青芷如果在,她为何不出面劝一劝?

    然而如今听芷园人的意思,苏青芷只怕是在闹起来之前就走了。

    她们做下人的人,也不敢再追问下去。

    大房两位主子虽说是不喜欢这个女儿,可是一样容不得下面的人给她脸色看。

    她们心里还是明白,唐氏是最擅长事后算账的人。

    只是她们不问明白,回去她们一样没有好果子吃。

    两人互相望了望,问:“刚刚那边闹了起来,你们在做什么?”

    守门妇人轻拍胸脯,说:“小姐出门前说了,会在大小姐那里用午餐。

    我想着后院的杂事,还没有理一理,就一直在后院做着事情。

    你们要是不相信,要不要跟我一块去后院看一看,我做下的活,顺带提一提意见。”

    守门妇人一直照管着芷园的大门,她是长房的人,两个管事妇人还没有那般皮厚,敢去后院查看。

    她们两人摇头之后,叹息着说:“小姐们年轻气盛,早上斗了几句嘴。我们夫人让我们来问一问,你们可听清楚她们说的是什么?”

    守门妇人瞧着两个大丫头说:“我在后院里,是听到你们那边闹了几声。

    只是我们知道你们两家的小姐一向亲近,现在正是喜欢热闹的年纪。

    按我们小姐的话来说,可惜她还要等到我们这边的小小姐长大,才会有人陪着她这样闹腾。”

    守门妇人心里有暗自舒一口气的感觉,隔邻时不时在那边院子里,表现一番堂姐妹亲近的情意。

    守门妇人那有不知道那边主子喧闹的目的,只不过是瞧着自家主子在自已这一房不受宠爱,借机会来打压人。

    要不然,大热天的情况下,有几人会特意在大太阳下闹给人听。这冬天里,雪花飘下来冷得人脖子都伸不直,那边却喜欢在院子里大声音闹起来。

    如果不是她们平日就这样热闹,怎么会两边人动手起来,才惊动两家的主子们。

    守门妇人心里接着就不爽快,自家主子才多大的年纪?两边姐姐争男人的事情,她就是在,也不能过去劝和啊。

    两个管事妇人都不想再跟守门妇人纠结下去,两人冲着两个丫头去问话,当然语气就不会那么客气。

    “那边闹起来,你们两人怎么不去叫你们主子回来?”

    两个大丫头听了守门妇人的话,她们又不是笨人。

    大的瞪眼说:“那边小姐们时常会热闹的说话。天气这么冷,我们主子不在,我们房里的火不暖,我们两人用被子包着在一块打络子。”

    小的这个是一脸吃惊神情瞧着她们两人,说:“我们小姐年纪这么小,她可以出言劝年纪大主子们不要那么闹腾吗?”

    长幼有序,苏青芷的年纪还不到九周岁。

    而隔邻的小姐们已经十一二岁的年纪,都是懂得争男人的年纪。

    苏青芷在她们面前那有说话的余地?

    守门妇人这时候冷笑起来,说:“我现在瞧明白了,我们家小姐年纪小,她的性情宁静不惹事,如今瞧着还象是错了一样。

    这事情,我立时去跟大夫人说一说,可不能由着大家误会了我们小姐没有姐妹情意。小姐年纪再小,我们做下人的人,也是要顾及她的名声。”

    守门妇人转头跟两个大丫头招呼说:“小姐要午后回,你们关上院子门,我去大夫人处去一下就回。”

    两个管事妇人如何会放她走,只是守门妇人虽说在芷园是守门人,可是这院子里杂事,她一样干得不少,比一般的守门妇人灵活有力许多。

    守门妇人两三下避开她们的阻拦,她小跑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抹起眼泪。

    路上,有人遇见,见到她在前面小跑,而那两个管事妇人在后面追,立时有了不好的感觉。

    守门妇人是不会让脏水沷到身上来,她边掉泪边跟人解释说:“我们小姐早早去了大小姐处,那两位姐姐不相信我的话,一定要说我们小姐没有搭理人的话。

    我要跟大夫人说,主子不在,我们芷园的门,就是紧关着,都有祸从天降。”

    两位管事妇人在后面听了她的话,她们的脸色变了变,她们不敢再跟下去。

    如今她们想着自家主子知道情况之后的反应,她们的面色跟着惨白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