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79 | 浏览:3309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章 好处

    苏青芷在梦里是结过婚,好象是第一次相亲就成事。

    至于恋爱什么的,那时候,她的身边有太多的一起长大的人,看着她们恋爱时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她觉得那实在是瞎折腾人。

    第一次相亲,她过后觉得那人还顺眼,父母又满意。

    那时候,她还没有想过,其实父母是有心想让她早早嫁了,免得她天天在他们面前晃荡心烦。

    他们天天嘀咕着她过了二十,都没有人要,说得就象她已经做了老姑子一样。等到认识没有多久,那个男人说结婚的时候,她很是痛快的应承下来。

    如今她有太多的空闲时间,她回想起梦里的情景,只觉得那个女人好傻,为什么要因为想让父母满意,她就这样的结了婚。

    她如今她明白过来,她一直想着让父母待她,和兄弟姐妹们一样的亲近。

    可惜世上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够强求和勉强。

    随后那些年里,因为那男人的本事,父母面上待她是好了太多,然而实际上,他们的心里则不以为然。

    苏青芷只庆幸梦里的她,为人一向大大咧咧的,对闲人一向不太上心,又特别擅长掩耳盗铃的生活。

    当然现在的苏青芷,其实在性情上面,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她对家人和身边的人,对他们的感情,不再会有那种奢望的心思。

    所以当苏青葙关心的回头看她一眼又两眼的时候,她很自觉归纳为姐姐是担心冷落与她。

    苏青芷的心里是暖暖的,如今这样也好,关心她的人不多,日后,她能关心的人也会不多。

    她没有心思,在这个年代混一个女强人出来。

    当然苏家的土壤,也不会允许有这么一颗种子生根发芽。

    苏青芷想得太明白,她就想过一种不想事的安闲日子。

    可惜如苏家这种时不时动荡几下的日子,她过起来一样有些心惊肉跳。

    她是早有心理准备,等着随时打包一家人去过那种贫苦的日子,所以她早早磨练自已要自立自主。

    别到时候,一家人发落偏远的地方,她那时候没有丫头可以用,日子会过得狼狈不堪。

    苏青芷立志要做一个不管在任何的情况很有素养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过上安闲的日子。

    苏青芷因为苏青葙的亲事,她觉得她要好好想一想她未来的事情。

    时间可是眨眼功夫就是一辈子光阴,她现在八岁,到十三岁,也不过是五年的光景。

    唐氏经唐家二夫人眼光示意,她的眼光落在那个特别惊艳的男子身上。

    她微微的皱了眉头,她不想女儿嫁这样的一个瞧着明显就招花的人。

    粱家的少爷,大约到了这时节,心里也清楚太多的事情。

    他跟着众人向长辈们见礼的时候,他的目光扫过苏青芷之后,很自然的瞧了瞧苏青葙。

    苏青葙神态端庄安详,她早就想好了,父母给她定下那一门亲事,她就与那人好好相处。

    至于眼前这个人,她想着以唐氏的性格,只怕也不会喜欢一个容貌太过出色的人。

    粱家少爷很快的移开眼神,他看到一个安然神态的小女子,她的眼里,对他没有痴迷的神情。

    粱家两位夫人一直观察着他们的动静,她们很满意唐青葙的表现。

    她们一直觉得现在有些女子,她们还年轻,表现得太过轻浮。

    而粱家需要的是稳得住的儿媳妇,她们就是听了三王爷的话,心思先动了动,最先起心是想跟唐家联姻。

    毕竟唐家的几位官大人,为官多年行事一向低调周全,而家里女子的名声不错。

    可惜唐家合适年纪的小姐已经有了合适的人,她们想了又想,后来想着苏家老大人的官大人官声还是不错,而三王爷都说了苏家小姐行事稳重,那么就瞧一瞧苏家的大小姐。

    三王爷大约没有想过,他的话让人反而观注起苏家小姐的亲事。

    如今她们瞧着苏青葙的反应,再瞧一眼年纪小小的苏青芷一样的沉稳,只觉得唐氏这个母亲很是尽责任。

    而且她们瞧得更加清楚的是粱家少爷的眼里面,瞧上去没有明显反对的神情。

    两位粱夫人暗自交换一下眼神,自家的孩子生得太好,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

    两位粱夫人心里满意之后,对唐家人表现得更加亲近起来。

    唐家五位夫人立时感觉到她们的变化,她们的眼里也是满满的喜意。

    粱家少爷这样的人品,她们觉得还是适合苏青葙。

    至于他生得太好一些,她们也觉得他是生得太好了一些。

    只是她们仔细观察过粱家少爷的眼神,他在众女子爱慕的眼神下,他还是表现得神态平静自然,而且眼里没有那种自恋的神情。

    唐家夫人们的眼神望向唐氏那一处,见到她面上神情淡定,而苏青葙眼里神色一样的平静,她们一个个眼里喜意淡了下来。

    男女双方有机会相会,至于后续事情,粱家如果真的有心,则需要他们自家去跟苏家人商谈。

    唐家夫人们早先就跟粱家人说得明白,她们可以介绍认识,别的事情,则不作任何的介入。

    两位粱家夫人的眼神落在唐氏的面上,见到她并没有太多的表现,她们互相交换一下眼神。

    为了家庭的和睦相处,一个好的儿(侄)媳妇,还是值得她们努力再努力。

    这一日,唐家的宴席,还是得到客人们的赞赏,觉得大夏天就是要吃得清淡可口,而唐家人在这方面用了心。

    客人们走了,苏青芷再一次给大人们安排去照顾睡醒的苏丰君。

    苏青芷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好奇心,反正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她只是晚些知道结果而已。

    如果那位粱家少爷有希望做她的未来姐夫,她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他家的情况。

    如果那人只是路过的人,她知道的越多,越没有什么好处。

    而唐家小会客厅里面,唐家三夫人很恳切的跟唐氏母女介绍粱家的情况。

    粱家在近二十年起家的人,先前粱家老大人只是圣人身边的侍卫,还是有些不打眼的侍卫,只是后来机缘巧合下,他以身相救了惊马的圣人,而折了他自已的一条腿。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一章 亲情

    粱家奇迹的发达起来,粱老大人虽不能再跟随圣人身前身后,圣人有意无意的提拔他,先赏赐他小官位。

    粱家老大人是一个不因自身伤残而失志的人,他为人处事尽责任。圣人见粱老大人是一个行事通透的人,前几年,把他提拔为四品都司一职。

    这个职位名义上面是闲职,可是圣人还是给了粱家老大人一些实权。

    安瓮城里许多人家,其实都有心想跟粱家结交,只是粱家老大人与妻自幼相识,夫妻感情深厚,他怜惜妻子不擅长与人交往,通常是婉拒大部分的请帖。

    直到近几年,粱家夫人们才出来与人交际,顺带会为家里孩子们相看亲事。

    唐家三夫人瞧着唐氏的神色,分明是不曾有心动的样子。

    她叹息着问唐氏:“妹妹,粱家老大人夫妻感情深厚,听说有人见过粱老夫人一面,说她如今容貌还象是中年妇人。

    我们认为如粱家这样的家庭气氛,粱家少爷的人品和为人处事都出众,那家女子嫁进去,日子一定会过得好。”

    唐氏伸手轻抚额头叹息说:“那孩子生得太美了一些,他进来之后,那些小女子们的眼神全变了,一个个小脸粉红眼神迷离不已。

    我家葙儿是本分的女子,如果要定下这样的夫婿,日后,日子该有多么的难过。

    这门亲事,我觉得不妥,不是粱家不好,而是那个孩子生得太好又太过出众了。

    女子嫁人过日子,平顺一些为好。

    我受过了时不时来些惊涛骇浪的日子,可不想让我的女儿重蹈覆辙过差不多的日子。”

    唐家五位夫人叹息起来,她们跟粱家人接触不多,只是觉得粱家的家风不错。

    粱家老大人发达之后,他待妻子始终如一,房内并无第二人,已经让她们羡慕不已。

    唐家的男人们一般的情况下,是不会有妾室庶子女,可是她们的男人,身边还是有通房。

    唐家的夫人们听说粱家老大人的情况,又听说粱家几位老爷品性如父,她们的心里面都暗生妒嫉。

    然而粱家的这位少爷会不会如其祖如其父,这是谁能保证的事情?

    唐氏见到嫂子们和弟妹都沉默下来,她笑了起来说:“当然如果粱家实在满意葙儿,他们家又很有诚意,我也不会执意的去反对。

    我还是希望葙儿能嫁了出去,夫家的家庭气氛,对一个人还是有大影响。

    葙儿也许比我的运气要好,她能遇见真正的良缘。”

    唐家夫人们心情放松下来,她们笑着瞧向苏青葙说:“葙儿,你的年纪小,可以慢慢的寻。”

    苏青葙脸红起来,低声说:“我听长辈们的话。”

    大家大笑了起来,唐家大夫人笑着跟唐氏说:“妹妹,我觉得粱家要是有那个意思,这两天就会有动静。”

    苏家几代以前是商家,而粱家几代以前也不过市井人家,两家门第上还是配得上。

    何况如苏家这般情况,粱家是苏青葙最好的选择。

    苏家老大人的有些行事后果,是影响不到粱家老大人和粱家人的决定。

    这是唐家人看好粱家亲事最为根本的原因,有一个时时有风波娘家的女子,只要夫家坚挺,她的日子一样能过得好,何况粱家也不是随意女子能嫁得进去的人家。

    如果苏青葙能够结成粱家这门亲事,她又能够平顺的嫁进去。

    那么对将来苏青芷的亲事,也是有很大好的影响。

    两日之后,粱家大夫人娘家嫂嫂寻过来跟唐氏说话。

    之后的之后,唐氏带着苏丰道去粱家赴宴。

    然后许多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过渡进行着。

    两个年轻人,在这个夏天,在一个奇妙的公众地方,他们有机会遇见说话。

    苏青芷感觉得到苏青葙的神情变化,她白日里在与她说话的时候,突然的红着脸停了下来。

    夏天里,粱家人和苏家人商谈起两家结亲的事情。

    因为两家还在商谈当中,家里面只有隐约的传言。

    苏青芷这时候,听了大多的粱家事情之后,她觉得只要两个年轻人相处得来,这是一门极好的亲事。

    在苏青芷的心里面,苏青葙的为人处事,非常的愿意为人着想,而她自已又能稳住底线的人。

    这样的性情,正是苏青芷梦想里想要的品性。

    然而她一直以为过得比较随意,或许是本性里还是有着任性坚持。

    天气凉快起来,林家族学女学恢复开课,苏青芷继续去上学。

    苏家别的堂姐妹,年纪十二岁以下,如今大部分在别家的闺学里进学。

    至于林家族学,她们当中的人,去过,也读过一月或一季,她们最终和家里人一样选择放弃。

    大约只有苏青葙够优秀,在林家族学里如鱼得水般的自在。或许如苏青芷这样,根本不在意别人的不屑和嘀咕,专心在自已的事上,才能在林家族学里坚持下来。

    堂姐妹来请教过苏青芷,如何能在林家族学坚持这么久,她有没有心思想要换别的学堂去读书,她们可以跟父母为她求情。

    苏青芷自然婉拒堂姐妹们的好意,她自认在林家族学里,她学得还行,还能坚持到十岁结业归来。

    她笑着跟好心的堂姐妹们说:“林家族学距离我们家最近,每天我能早早归家,又能晚晚去上学,何况我在族学里有认识的好朋友,我也舍不得她们。

    我们约定好了,一起读到十岁结业归家。”

    苏青芷的心里面明白着,一个家里面,总有些人喜欢出风头,那就要有人给她们踩底。

    苏青芷不想去出这种风头,可是她一样不会提供机会给堂姐妹去踩。

    苏家老大人的心里面,孙子们比孙女们来得重要,他的眼光,偶尔也只会落在有出息的孙女的身后。

    而苏家老夫人明显是偏爱嫡子生下来的孙女们,可是嫡孙女们这么多,老人家关爱的人,也只是那么一二三人。

    苏青芷只想平顺度过未嫁的日子,她不曾想过要夺得祖父祖母的关爱。

    相比祖父祖母的关爱,苏镇磊夫妻的关爱,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可惜那是求也得不到的事情,那她就不能去做刺激父母的事情。

    祖父祖母的偏爱,对她在家里的处境是无任何的改变。

    何况她担心她做得越多,越让家里长辈们不喜,那还不如不做,就保持眼前这种现状,学着她能学的事情,做着她这个年纪能做的事情,也许反而能够得到家人们的一些亲情。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二章 又能如何
    苏青芷在林家族学里面,还是有交好的小伙伴们,不多,就那么四人。

    而且她挑选的都是一些心眼不多的小女子,大家在一块可以放开的相处。

    开学后,小伙伴们再会,彼此又亲近了许多。

    毕竟随着大家年纪的增长,这一次,有人已经结业归家去了。

    林家族学的学费相对来说,是花费比较多,毕竟学的内容多。

    苏家别房的嫡女子,为何最后会选择别家的闺学,大部分也是这样的原因,

    苏青葙姐妹在林家族学上学,花用的是唐氏的嫁妆银子。

    在这一方面,苏青芷很感激唐氏。

    她纵然是不喜欢她,可是她的心里面,还是愿意为她想得长远一些,为她以后着想去盘算。

    这大约就是亲母和后母的区别。

    苏镇磊对苏青芷的表现,早让她当他就是一个符号和名称。

    苏家的事情,在林家族学里还是起了波浪。

    大家纷纷跟苏青芷打探起三王爷来,一个个都是兴奋的眼神。

    “苏青芷,我听说三王爷生得很是俊美,你见他的时候,你眨过眼睛吗?”

    这是林家嫡支的嫡女,她一脸得意的神情冲着苏青芷发话。

    苏青芷的眼波落在她叉在腰上的手,她低声提醒说:“一会女傅就要来,大家各自坐好吧。”

    这个小女子明显不悦起来,说:“苏青芷,你就是看他不眨眼,我们大家又不会笑话你。”

    苏青芷低垂眉眼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我不敢看他,只觉得他很是威严。”

    苏青芷纵然是瞧过三王爷一眼两眼,在这个时候,她也不能承认。

    一会,这些人,要她说一说三王爷的容貌,她如何评说?

    “哧,你这个胆小的人,你都不知道偷偷看啊。”大家顿时发出惋惜的声音。

    因为苏青芷在学堂里表现得一直比较本分,也从来不会说谎话哄人,大家还是相信她说的话。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她抬眼和人群里几双担心的眼睛互看了几眼。

    大家的心里面都明白着,林家嫡女掀起的事情,顺着她来,她很快就没有事情了。

    何况她们同时期的林家四位女子,她们的心性其实还是相当不错,至少不会嚣张随口叱骂人。

    她们在族学里两年,也知道别的堂里林家嫡女如果不是嚣张的为人,就是行事阴险。

    苏青芷在林家族学待了两年之后,终于明白唐家人会为她挑选这一期早入学的原因。

    想来当年苏青葙执意要提前入学,也是挑选了时期。

    苏青葙在林家上学的那一期,林家的女子也是难得获得好评的一期。

    苏青芷其实有些闹不明白,林家女子名声不太好,可是她们一样能嫁进好人家。

    他们苏家就是多了一个太过公正的老大人,听上去,家里孩子们的亲事,都会有些曲折。

    除非过几年,苏家老大人平顺退下来。

    要不然,苏家这种起起伏伏的日子,还是要过上好几年。

    苏青芷有时候听堂姐妹们的悄悄话,也能感觉到全家人对此的期望之情。

    毕竟大家谁也不知道苏家老大人下一次又要对上谁,苏家人一直庆幸苏家老大人每一次都会是事出有因。

    安瓮城里其实最为热闹的时候,就是苏家老大人再一次出手的时候。

    如果换成别人家处在苏家这样的处境,苏青芷也会是看热闹磕瓜子的人,也会一点都不嫌事大,只恨看不到现场。

    初开学这一日,苏青芷是林家女学这边最受欢迎的学生。

    不管是先生还是学生,都有兴趣知道三王爷那一天在苏家的事情。

    可惜苏青芷为人太过木讷胆小,竟然低头一天,她跟她们抱委屈说:“三王爷走后。我头都有些抬不起来,后来两天,我都是手撑着脖子走路。”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话,林家族学的女傅们决定,还好她只在林家族学再待上两年。

    日后,她的笨她的拙,大家都可以推到她天性如此,林家族学费力把她教导得还通了一些道理。

    苏青芷是咬紧牙关,那一日,她就是没有抬头瞧过一眼三王爷,她只记得三王爷一进来,大家都不敢说话,只会低头不语。

    苏青芷在林家族学这么久,大家还是知道她这么一个人,平时,也只跟相熟的几个人说说话,跟别的人,她一向是对不上话。

    苏青芷如果不是想着林家族学里能够多长几年见识,她还真不想跟这么一群针尖的人相处着,一个个的心眼尖利得厉害。

    这样的好,就是交好,又能得几分真正的好?

    苏青芷进林家族学的初始时,也想过都是一群的孩子,大家就好好的相处,把童年少年好好的过一过。

    然而进来之后,她吃过几次暗亏之后,虽说没有损伤什么,可她到底明白过来,这年头,这个时代,在她现在的年纪,就没有真正的孩子。

    苏青芷明白过来之后,自然是挑选着人相处,对有些人,明着还是差不多,暗地里,则远了又远。

    何况大家时日久了,也明白苏青芷在苏家不受宠,她的容貌不出色,她的才华不出众,就是认字快,将来也不会有大出息。

    苏青芷在族学里跟夫子们学琴棋书画,她只求学一个能看得懂听得明知道什么是好字画。

    她从来不曾希望能做什么才女,如苏青葙那们的人,都知道避开风头去,她受她一再叮嘱,自然明白出头人不好做。

    其实她觉得苏家老夫人有时安慰孙女们的话,说得还是极其到位,琴弹得好,又能如何?总不能去那一个地方,都抱着琴出行,又不是专门从事偏行的人。

    苏家老夫人在孙女们面前,还是懂得有些话,是不能随意出口。

    当然苏家老夫人从前在娘家的时候,她只会认几个字,可没有条件去什么闺学。

    她如今也不认为孙女们一定要读好书,孙女们一个个又不用去参加科考,读这么多的书,那不是全白费吗?

    她想着的是孙女们到学堂,就是去多认识几个人,让人知道苏家的女子还是有文才,将来嫁人的时候,在夫家过日子的时候,能轻松好几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三章 机会

    这一日,苏青芷归家之后,立时感觉到东园的气氛跟平常不同。

    苏青葙脸上有时显娇羞的神色,她的双眼明亮而有隐匿不了的欢喜之情。

    常顺很是机灵的与人打听后,她笑着凑近苏青芷的耳朵边,说:“大小姐的亲事,已经有眉目了。”

    苏青芷顿时欢喜的瞧着苏青葙,她有心要问一问她,然而见到唐氏眉眼间瞧着她不耐烦的神情,她刹那间不急在这一时。

    她笑着告辞离开之后,她原本想回到芷园,然而想一想,她折去苏丰道的院子。

    这个时辰,苏丰道还不曾回来,他院子里管事妇人由着苏青芷随意进了书房。

    苏青芷瞧得明白,苏丰道书房里又添了一批她没有见过的八成新的书。

    苏青芷上前翻了翻,在暗处,寻找到唐家人特有的收藏号记。

    苏青芷瞧后轻轻叹一声,唐氏是有极好的娘家人,

    苏青芷随手挑了一本书,她在院子里坐下来看书,顺带等一等人。

    苏青芷挑了一本绘本,她这个年纪,大约看这样的书,才是最为适合的事情。

    苏青芷翻着书页,常顺端来茶水,还让小厮搬来茶几放在一边。

    苏青芷很是满意的抬眼瞧着她,只觉得她年纪小,可是在有的方面,实在是太好用。

    芷园里又来了大丫头,只是苏青芷被前面那些丫头们折腾得已经无心思,只留着她们在芷园里混日子。

    反正她现在大部分时间不会在芷园,她除去林家族学外,她常去苏青葙和苏丰道的院子,当然也会去东园苏丰君的房间里面,

    苏镇磊和唐氏是她的嫡亲父母,他们的心里是不喜欢这个女儿,可是到底不会把她完全丢在一边不管。

    苏青芷瞧得很是明白,嫡亲的叔叔们各有各的家事,他们要平衡妻妾有关系,还要照顾嫡庶女子,待隔房的侄子侄女们,大约也是分人来关注。

    苏家的夫人们要是跟夫婿感情不好,其实也对外说不出口。

    毕竟每人还是生了这么多,而且以她们的年纪,唐氏都还在生育,她们自然是不会错过多子多福气。

    在人前,苏青芷只看到叔婶们伉俪情深。在人后,各人院子门紧闭之后,她自然看不到什么。

    苏青芷和嫡叔叔家来往的多一些,这是天然的区别,她的心里自然明白,嫡叔叔待她是比庶叔叔要亲近一些,他们的心里,是没有那么计较她在父母心里的地位。

    苏青芷有嫡亲的兄姐弟妹,对堂兄弟姐妹们自然就没有那么在意。

    何况每一房都有这么多的孩子,自然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远近。

    苏青芷的绘本才翻一半,苏青葙就带着身边丫头行了过来,她瞧见安稳坐在院子里的苏青芷,她轻摇头不已。

    她走近过来,小厮已经搬来凳子,她坐下来,苏青芷放下手里的绘本。

    她笑眯眯的瞧着苏青葙说:“姐姐,我是不是要有姐夫了?他是谁?”

    苏青葙的脸红起来,她低声警告说:“可别在外面瞎说,那事情,现在只是两家说一说。”

    苏青芷懂事的点了点头,这时代还是要完全定下亲事,才不怕半路生变。

    她想着人多口杂,她还是别问下去,免得将来有风声,反而易引起姐妹之间的不好相处。

    她抬脸笑瞧着苏青葙说:“姐姐,那我不问了。反正父亲和母亲定下的亲事,一定不会委屈了姐姐。”

    她在苏家生活了几年,在这一方面,她的心里还是有底。

    别说苏青葙的亲事,就是她的亲事,只怕长辈们都不会轻忽处置。

    到底苏家和唐家都是要脸面的人家,在儿女亲事上面,两家人还是喜欢传佳话。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张了一下嘴,可是瞧着她那张稚嫩的脸,她笑着说:“再过几年,姐姐就什么话都能跟你说一说。”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笑,其实她现在说什么,她都听得明白。

    然而有些话,最好还是不要听见为好。

    每一个年轻女子,在这个年纪里,总是会做一做美梦。

    除非如苏青芷这样,在梦里过了一世,反而不太会做梦了。

    苏青葙瞧着她的笑脸,再瞧一瞧在远处的人,她凑近过来,低声说:“上一次,你在舅舅家见过的粱家哥哥,你觉得如何?”

    苏青芷瞧着她眼里就快要汹涌出来的欢喜神情,她静静的想了想,她觉得容貌的俊美,不应该是一个人的原罪。

    她轻轻点头说:“粱家哥哥瞧着很严肃,可是表哥们说他好。”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低声说:“唉,你年纪太小了。”

    苏青芷瞧着她一脸少女的心事,只觉得这样的她,才象这个年纪的女子。

    苏青葙到底是关心苏青芷这个妹妹,她想一想问:“你在林家族学里面,有没有人欺负你?”

    苏青芷摇头说:“没有,我又不惹事。再说唐家表姐和表妹都在族学里面,有人欺负我,我会跟她们说一说。”

    苏家是没有旁的人在林家族学,可是唐家则在这子女的教育上面还是舍得花费,有唐家女子在林家族学读书。

    当然不管是苏家还是唐家,在女子教育的事情上面,都是放得宽松,只要她们识得一定的道理。

    苏青芷十岁会结业回来,唐家的女子,在族学里最多也只会待到十一二岁就要归家。

    苏青芷有时候庆幸生在苏家,生在唐氏的肚子里,她才会有这样受教育的机会。

    如苏家这样的人家,庶女们通常生下来,最好的日子,也不过是衣食无忧而已。

    至于教育方面的事情,那个嫡母会花这种心思。当然如果庶女的容貌绝美,嫡母还是才会用些心思在你的身上。

    要不然,嫡母们由得庶女们自在活下去,也不会容许庶子女抢了她儿女的风头。

    当然庶子处境是好太多,他们还是能去学堂里读书。

    而许多的人家,则是嫡女都无受教育机会。

    女子无才便是德,在这个时代是通行的标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四章 和好
    傍晚,微风轻拂,苏丰道还没有回来,苏青芷已经跟他院子里小厮吩咐过,把她的饭菜直接提过来。

    苏青芷抬头瞧一瞧天色,便让常顺先去吃晚餐。

    苏青葙听她的话,很自然的吩咐身边丫头们,把她的饭菜也一样提过来。

    丫头们很是轻快的一道走了,苏青葙不赞同的眼神直接落在苏青芷的面上。

    她瞧着苏青芷摇头说:“芷儿,常顺是你还能用得上的人。日后,可不能再这样纵着她。”

    苏青芷早在苏青葙不赞同的眼神望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悟过来。

    有时候,主子的宽容,其实也容易误了下人的前程。

    这时候苏青葙说话之后,她立时反省的应承下来,说:“姐姐,我知道你是为了常顺好,下一次,我不会再这样做。”

    苏青葙轻松一口气,在这方面,苏青芷一向是听她话的妹妹。

    姐妹两人都有心要等苏丰道回来,只是这一天,他回来得比平时还要晚,而且脸上还带有明显不快的神情。

    苏青芷瞧着他那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只以为他在学堂给人欺负了。

    她想着苏丰道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把她照顾的妥帖,一时冲动挽起衣袖,问:“哥哥,是谁欺负了你。”

    苏青葙这边正要关心的问弟弟,侧着瞧见妹子的举止,她赶紧把她的衣袖扯下来,低声训斥说:“芷儿,你准备干什么?”

    苏青芷被她这么一扯,立时清醒过来。

    她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苏青葙解释说:“姐姐,天气有点热,我就把衣袖往上挽一挽。”

    苏青葙可是记得很清楚,苏青芷平时瞧上去是乖顺还有些特别胆小的样子,待人瞧着就有些爱理不理的神色。

    可是只要是遇见她和苏丰道的事情,她小小人儿就胆子壮。

    前几年,苏镇磊和唐氏夫妻有关系不顺,他们姐弟在家里面也让人瞧不起眼。

    她还好一些,占了嫡长孙女的名头,家里的弟妹们待她还是有几分友爱之情。

    可是他们在苏丰道面前,则是什么样的怪话都会说。

    其实后来苏青葙也想明白,他们一个个也不过是有口无心,再说他们也妒嫉苏丰道年纪小小,却表现得太过出众。

    苏丰道年纪小,可也不是那种随意让人在口上欺负的人。

    一来二去,兄弟们自然打滚成一堆。大房就他一个男子,自然是占了下风。

    苏青葙很快得到消息的时候,等到赶到的时睺。

    年纪小小的苏青芷已经挽起衣袖冲进去,她伸手扯着堂吹们头发,还用牙齿去咬人。

    苏家的人,虽说都明白她在大房不受宠爱,可是她到底只是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女子。

    哪怕她手指甲尖锐的往他们脸上抓,他们也只能避让开去。

    哪怕她的牙齿已经咬上他们的胳膊,已经咬出血痕出来,一个个还是不敢冲着她动手。

    等到大人们赶过来把孩子们分开,兄弟们个个都是衣裳狼籍,好几人脸上有指甲印子。

    只有苏青芷衣裳稍稍的歪了一些,只是她用手捂着嘴,眼睛瞪着人。

    苏青葙赶紧护着苏青芷,把她拉到身后来。

    苏丰道这时候瞧着苏青芷,他的心里很是暖和,他知道苏青芷是拼了全力。

    他一脸不服气的神情瞧着场中的兄弟们,说:“我父亲和母亲怎么样?也轮不到你们做晚辈的人来说。你们下一次再说,我还是一样的会出手打人。”

    他伸手扯着苏青葙和苏青芷走,丢下愤怒的大人们,还有低垂头不敢抬头说话的小子们。

    在半道上,苏青葙仔细观察过苏丰道,见到他的手脚摆动正常,她轻舒一口气,低声说:“我让人去舅舅家悄悄请大夫过来给你和芷儿看一看。”

    苏丰道伸手摸了摸脸,他低声说:“姐姐,别去跟母亲说,她会伤心。”

    苏青葙轻点头,苏家早有传说,唐氏是弃妇。无人想过,其实是他们三人把唐氏绊住走不了,要不然,唐氏只怕不会留在苏家。

    苏青葙心里是生气弟弟们联合起来打苏丰道一人,她赶了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把外围的人扯开去。

    她转脸瞧着苏青芷,见到她捂着嘴的样子,她从来没有想着生得娇嫩模样的妹子,原来本性这般的彪悍惊人。

    那种豁出去的感觉,让她心痛又欣慰不已。

    她低声问:“他们有没有打到你?”就这样面上看,苏青芷是无任何伤痕。

    苏青芷轻轻摇头之后,闷声说:“姐姐,我牙齿痛,我手指头痛。”

    苏青葙在外面也不能仔细翻弟妹们的衣裳来看,只能板正着一张脸,把弟妹们带到她的院子。

    大夫来了,他仔细看过之后,跟苏青葙放心的说:“道少爷只是挨了打,好好休养几天,就会没有事情。

    小小姐指头痛和牙齿痛,都是她用力过度,今天晚上睡好,过几天,一样会没有事了。”

    苏青葙还是有些不放心,她去的时候,是看到堂弟弟们一个个避着没有对苏青芷动手,可是她没有去的时候,则不知他们有没有打过她。

    苏青芷轻扯着她的手,很是肯定的说:“姐姐,哥哥们都没有碰我,我咬他们抓他们,他们也只是把拳头冲我举了举,没有打下来。”

    苏青芷冲动过后,她庆幸苏家的堂兄弟心里面还是有底线。

    大夫走后,唐家大夫人匆忙赶了过来,她和唐氏来看过孩子们之后,她们一起回了东园。

    后来她们姑嫂闭门说了一个时辰的话,从那之后,唐氏仿佛有了些微的改变。

    苏家的兄弟们给苏家老大人叫去在祖宗牌位前跪,苏青芷给安排在苏家老夫人面前跪。

    事后,苏家兄弟们互相之间再也不曾动过手,当然一个个也不再认为苏青芷胆小如鼠。

    苏青葙和苏丰道自此之后,待苏青芷更加的放在心上。

    苏青芷在那之后,只要苏丰道有空,他就会把她带在身边。

    苏青芷其实不想有那样一个猛子的名声,她想说那是一场误会,可惜只怕无任何人会相信她的话。

    那时候,她只是一时气急起来,一下子没有记起她现在还是一个孩子,她只看到一群人打着一个人,而那人待她好,就冲进去帮忙。

    她是冲进去之后,方想起她是一个四岁大小的孩子。进去了,她就不能表现出胆怯来,只能竭尽所能的做一些事情,至少不能让人就这样的欺负苏丰道。

    当然苏丰道这也是一战成名,在此之前,家里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文弱小书生。

    可是这一次过后,堂兄弟们待他还是多了几分尊重,遇事情的时睺,也会悄悄的寻他来商量。

    而苏丰道和他们打过之后,知道他们自始自终都不曾对苏青芷动过一根手指之后,见到堂兄弟们有心跟他和好起来,他与他们自然相处得好了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五章 磨

    苏青葙姐弟如今都有些怕这个妹妹挽衣袖的毛病,见到她整齐的落坐下来,姐弟两人轻轻舒一口气。

    苏丰道心里喜欢苏青芷这般模样的,然而他越大越明白,苏青芷还是在人前保持住温顺乖巧的模样,更加利于她将来的婚嫁。

    他收敛起脸上不快神色,顺势坐在小厮搬来的凳子上面。

    他低垂头说:“祖父那里又收了一位妾室。”

    苏青葙顿时放松下来,苏家老大人只要不移妻宠妾,其实苏家的人,都不会少见多怪。

    苏青芷是不在意苏家老大人纳妾的事情,苏家老大人后院里又不只一位妾室。

    她这位祖父生得一张严肃端正的面貌,只是大商家的纨绔子弟本色,多年来一直不曾改变过。

    苏丰道瞧着姐妹两人面上不在意的神情,他低声说:“这位妾室是三王爷赐下来的礼物。”

    苏青葙瞪眼起来,这样的礼物,明显是烫水不已。

    可是苏家老大人以他过往在这方面的为人,这件礼物不收都不行。

    苏青芷只觉得苏家老夫人在这方面已经有了老经验,只怕还是一样会花银子了事。

    苏青葙和苏丰道交换一下眼神,他们姐弟大了,渐渐的明白一些事情。

    苏家是有些老底子,只是这么多年下来,家里的男人们无人擅长经营之道,家里已经快要呈现出入不敷出。

    苏青葙自然知道唐氏在经营方面还是有她的长处,在成亲最初几年,是唐家人压着她不许露出来。

    后来,苏镇磊让她灰心之后,妯娌之间相处的时候,难免又出现尴尬的场面。

    唐氏对苏家再也没有那份心思,她全部心思用在打理她的嫁妆,她只能借着唐家的外壳,来保证她所生儿女的利益。

    唐氏在暗地里,已经开始调教苏青葙这方面的本事,她现在认为靠男人的轻许的诺言,还不如信自已的双手和脑子靠得住。

    苏青葙的目光落在苏青芷的面上,她心里隐隐的觉得,母亲会给苏青芷寻一门合适的亲事,可是却不会待她如她一样的精心。

    苏青葙瞧着妹子待她的纯然,她的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的坎。

    然而在此时,她不能做任何的事情,她现在也只是半桶水,还无法教任何人。

    而且是她在外面的行事,一样要借着舅家表姐们的名。

    苏青葙想着唐氏的话,如她这般情形,只怕还需要两年光阴打磨。

    唐氏跟她交了底,她是想把她留到十八岁嫁。

    只是粱家大约婚期最晚也会订在她十六岁。

    苏青葙原本喜悦的心里,还是涌上惶惑不安的神色。

    苏丰道瞧着她的神色,他了解的说:“姐姐,你别担心。祖母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妥当。”

    他说完话,便轻轻叹一声,摇头说:“就是那个女子再美,过上几年,也会有更加美的人出现。”

    他们都已经瞧得明白,苏家老夫人只要苏家老大人待她面上还过得去,家里的事情,她做主之外,她对苏家老大人是不会有太多的要求。

    苏青葙瞧着苏丰道说:“大弟,你将来要象舅舅们一样就好,这样家宅平安,大弟妹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外祖母和祖母年纪差不多,可是外祖母瞧着就是年青许多。”

    苏家老大人夫妻待嫡长孙女还是有几分真心,苏青葙待祖父祖母自然是他们三人当中最有感情的孙辈。

    苏丰道瞅着苏青葙说:“姐姐,我们家这种情形,等到我的时候,只怕家里浮财没有几分。

    我现在一心只想要好好读书,这样将来养得起妻儿,又护得了姐妹和弟弟们。”

    苏青葙瞪眼瞧着他,好一会说:“大弟,不着急,你现在才十岁,还有好长的日子用来读书,至于成亲的事情,最快你也要到六年后吧。”

    苏青芷坐在一边强忍着笑意,只是她的心里一样支持苏丰道这样比较实际的想法。

    她笑嘻嘻说:“哥哥,那你要快些考进士,这样你就可以领月俸,可以跟母亲说,带我和姐姐一块出去玩。”

    苏青葙眼神弱弱的瞧一眼苏青芷,等到苏丰道考中进士的时候,她那时节只怕成亲已有孩子了。

    苏丰道被妹子这样的激励话一说,他立时欢喜起来,说:“我们用完晚餐,我送你们回去,当作消食,回来,我再写一会字。”

    苏青葙赞赏眼光瞧着苏青芷,她自然知道苏丰道一向是在学堂里完全功课。

    他回家之后,他的心思一向不会用在看书写字上面,而是会去和堂兄弟凑在一处说话。

    苏青葙曾经悄悄的听过他们说的话,一个个说的都是空口白话。

    只是唐氏与她说过,苏丰道这样的年纪,读书方面的事情,还是要靠着他自觉。

    旁人要管得多,他会越发不喜读书上进。

    这个旁人自然包括父母兄姐一类的人,所以苏青葙在苏丰道的面前,她轻易不会提过有关这方面的事情。

    哪怕她的心里焦灼的盼着苏丰道要成气,可是她也看得出来,苏丰道不是那种受人摆布的性子。

    苏青芷一脸佩服眼神瞧着苏丰道说:“哥哥,你的字写得好看,你今天晚上多写几张,我明天回来后照着你的字写。”

    苏青芷的字写得浮,看上去就是文人嘴里,那种没有所谓的风骨。

    苏镇磊和唐氏在有她的时候,那一场变故,对她的身体到底还是有些影响。

    她比兄姐的身子弱,天凉的时睺,她要多添衣裳。

    苏青葙从学堂出来之后,她跟在唐氏的身边学习管家,她让人在食物上照顾苏青芷,她这两年瞧上去,是要好太多。

    苏青葙又悄悄问过唐家大舅母之后,拿了几张食谱,专门让人煮给苏青芷用。

    她跟父母的解释是:“我和大弟都是这般聪明的人,就芷儿不如我们良多。我想着是身子弱了的原故,就寻这些煮给她小补身子。”

    苏镇磊和唐氏听她的话之后,两人心里多少都明白一些事情,自然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苏青葙行事。

    再说两人都有些担心,苏青芷如果身体不好,将来影响到生育的话,只怕是对苏家和唐家女子都有影响。

    两人寻大夫问过之后,得到苏青芷是先天是有些不足,不过她幸好后天生在苏家,她现在已经补得差不多。

    夫妻两人轻舒一口气,如果苏青芷真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只怕两家的人,都会非议他们两人。

    苏青芷后来知道实情之后,她觉得幸好她早早做了梦,又知道这个时代,女子无子那就等同一条绝路,她一向很会保养自已,宁愿放弃一些自在享受,也不愿意将来漫长人生这般的受磨。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六章 前程

    第二日,苏青芷到林家族学的时候,她以为会是平常的一天。

    苏青芷这一日起的晚了一些,来到林家族学的时候,也迟了一些。

    她是匆匆忙忙赶过去,等到她坐下来,方看到周边的人,都用和中兴奋的眼神瞅着她。

    苏青芷狐疑不已,只是她没有机会开口寻问。

    女傅已经到了门口,等到女傅上了讲台之后,她一样深深的看一眼苏青芷。

    苏青芷的心沉了一下,她暗想着,昨天在家里面,她没有听说过祖父大人,他又做了什么伟大而又公正的事情。

    下了课,女傅抬脚走了,她自那一眼之后,便没有再关注过苏青芷。

    苏青芷的心里暗暗松一口气,只觉得她太过大惊小怪。

    如她这样难得迟来一次的人,难怪大家会这般的神情瞧着她。

    只是她瞧着纷纷围上来的人,她有些头大了起来。

    苏家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而众人皆知的事情?

    “苏青芷,你昨天有没有见过三王爷赐给你祖父的小妾?她美吗?”

    “青芷,三王爷在外放话说,你家祖父也不过如此,他年纪一大把,还不是一样过不了美人关。”

    苏青芷听着她们的话,想着苏丰道昨天的神色,她轻笑着说:“我祖父的事情,我一个当孙女的人,岂能明知故犯的去探寻原由,那样是不孝而犯上。

    三王爷既然赐礼物给我祖父,那是三王爷的心意。至于传言那些话,既然是传言,就不能去胡乱相信。”

    苏青芷或许是不会跟一群孩子计较,可她应该要说的话,她一样是会说得明白。

    小孩子们天性里的欺软怕硬,虽说不会造成大恶的后果,可是到底还会弱者带来伤害。

    她们围着不肯散去,苏青芷眼神冷冷的瞪着她们,她们赶紧散开了去。

    有人嘴里嘀咕着说:“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只不过是问问而已。”

    苏青芷听着她们的话,再瞧一瞧身侧的同伴,她们眼里的安慰神色,她冲着她们笑了笑。

    其实她们也一样的好奇,却比别的人更加明白,或许苏青芷是真的不知道太多的事情。

    就如她们一样,一样关心不到祖父祖母宅院的内事。

    苏青芷知道她无意当中又得罪了一些人,大约又过些日子,大家才能愉快的在一处玩耍。

    苏青芷非常珍惜与她们相处的时间,不管是好与不好,纯真的日子,也只有这么短的时光。

    苏青芷也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琴棋书画,不管在那个时代里面,能够学到当中的精华,都是非常有天分的人。

    如苏青芷这样的人,她有机会接触到琴棋书画,她认为这是另一种的幸事。

    这一日,苏青芷回到苏家的时候,她有意去主院给苏家老夫人请安。

    苏家老夫人瞧见她,关怀的问了问她在林家族学的情况,苏青芷觉得她和平时没有多大区别。

    苏青芷只待了片刻,就以要做功课告退。

    她行到院子门口,抬眼瞧见三房赶来的堂姐妹们。

    苏青芷和她们互相行礼之后,她在心里轻叹一声,从她们身边轻漫行过。

    苏青芷去东园的时候,常顺的娘迎了出来,低声说:“九小姐,今天荨小姐身子有些不适,夫人要守着她。”

    苏青芷立时明白,在这样的时刻,唐氏是没有任何的心思见到她。

    苏青芷出了东园之后,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到芷园去。

    常顺跟在苏青芷的身后,她低声说:“小姐,我们现在就回去啊。”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笑着说:“小顺儿,你有什么好的地方可以去?”

    常顺在后面低声说:“我们可以去大小姐的院子里,也可以去少爷的那里。”

    苏青芷回头瞧她一眼,说:“小小姐身子不舒服,你和我,我们安分的回芷园吧。”

    苏青芷其实猜测着苏青葙在东园,就在唐氏的身边。

    苏青芷回头瞧一瞧常顺,她算是家生子,有时候,用起来也没有那么顺手。

    苏青芷再想一想院子里的两个大丫头,她发现她在苏家实在是没有用得上打听消息的人。

    只是苏家的夫人们一个个精明能干,唐氏能压得住她们了,除了她是嫡长子媳妇外,她娘家可靠,而且本人嫁妆丰厚,她管着公中,大家心里安稳。

    苏家老大人昨天就是收了一个妾,那也不是他逼着三王爷赐的人,他难道可以拒收吗?

    只怕是只有收了,才是最有利的方法。

    苏家老大人的房里这么的人,也不差这么一个。

    苏青芷想着这个时代的男人们,她只觉得日子要是想得细,实在是太过没有意思。

    然而她现在这般小,或许眼前的世界太过窄,所以听见的遇见的,她心目中的好男人无。

    苏青芷站在芷园院子里,瞧着四角院子的天空,她反而向往着外面。

    苏家的夫人们常带儿女们出门,就是唐氏每月都会带儿女们出门,只是各自的目的不同。

    唐氏大多数时间是回娘家,而别的人,据苏青芷听来的消息,她们大多的时间,是在街上瞎逛着。

    苏青芷就是有心想一人出门,只怕是出不了院子门,而惊了长辈们,从此之后她会被困得更加深。

    芷园的两个大丫头在院角落里,两人手握扫帚轻轻扫面前的地,两人暗自交换一下眼神。

    只见苏青芷漫步在前面,常顺几乎等同踩着她的脚印跟在后面,主仆两人就是围绕着院子里已经转了好几圈。

    两个大丫头有心想离开,可是想着芷园那些离开过的人,她们的心里又有些害怕起来。

    九小姐从来不曾对付过院子里的大丫头,可是大小姐却不会容下待九小姐不好的下人们。

    再说主子就是主子,苏家就算不是太好的主人家,可是她们这样的人,能寻到这样的人家,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

    两个大丫头年纪大了,她们心里想得更加多,可是她们心里更加明白,外面就是有好地方,也不见得比苏家比。

    苏青芷明显只会待常顺好,而她待她们只怕是视而不见。

    然而两个大丫头心里也明白,如今她们只能依靠着苏青芷,但愿九小姐能瞧在她们的忠心和勤力,将来给她们好的前程。

    苏青芷就是知道她们的想法,她也不敢轻话诺言,她实在是没有那种本事,那就不要给别人虚设的前程。

    苏青芷回头走着走着,她瞧抬眼见两个丫头低头站在院子一角,手里还拿着扫帚。

    天色暗下来,苏青芷望着她们说:“天色晚了,你们自便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七章 不平衡

    苏青芷进了房,她打开她的小箱子,里面放着几绽银子,还有几片金瓜子,这就是她现在所有的私房银子。

    自六岁之后,她的月例就交付到她的手里管。

    按一般的规矩,本来是由她房中亲近的大丫头管理。

    可惜那时节,大房的事多且杂,等到唐氏恢复元气的时候,芷园这边已经有了自行规矩。

    苏青芷亲自掌管自已的月例,她的年纪又小,几乎没有用银子的时候,过年过节时,长辈们和兄姐们也大方给钱,她手里的银子,一不小心就存了这么多。

    苏青芷暗想着这样下去,还是要想法子用银子再生银子,免得将来真的需要银子的时候,她的手里反而凑不足。

    然而她的年纪小,嫡亲兄姐待她亲近,可他们自个还处在初成长的年纪。

    苏青芷轻叹一声,她的身边无任何可靠托付的人,她只能在房里自个数银子玩耍。

    苏青芷低头瞧一瞧身上的衣裳,再想一想,偶尔从街上过的时候,看到那些衣不遮体的孩子们,她这样的生活,暂时也算是衣食无忧。

    主院,下人屏气凝神的候在院子门口,随时准备内里闹出什么动静,她们就拼着得罪主子们去请人来劝和。

    房里,苏家老大人夫妻一团和气对坐着商量着行事,苏家老大人神色很是尴尬的瞧着老妻说:“那事情,还要请夫人出面帮着周全一二。”

    苏家老夫人瞧着对坐的老男人,夫妻在一处这么多年,他待她,还真的说不上不好。

    他只是待她生不了情意,而她待他,由最初微微情动,到最后也不过是当成迁就生活在一处的人。

    苏家老夫人听说过许多正妻后来的结果,她相对来说,眼前这种情景,还算是过得去那群人当中的一员。

    苏家老夫人是活得年纪越大,她越能想明白一些事情,她越不会纠结来为难自已。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低声问:“你有没有动过人?”

    苏家老大人瞪眼瞧着她,说:“三王爷的礼物,岂是这般好收下的,我自然是敬着她们。”

    苏家老夫人轻舒一口气,说:“那我递帖子过去,就说感恩想拜见三王妃。”

    苏家老大人缓缓舒一口气,皱眉之后低声跟苏家老夫人说:“那两个人是先前煽动我弹劾三王爷当中两家人的女儿。

    那事情,已经那般情形,聪明的人,都知道赶紧把家中到年纪的女子,想法子快快定下亲事快快打发的出去。

    谁知她们竟然给家里人送到三王爷府里去,而三王妃做主还把人收下来。”

    苏家老夫人抬眼瞧着苏家老大人,心里暗爽不已,苏家老大人在外行事的时候,他心里只有他的大义之情,如今他被他心里的大义之情拍了回来。

    苏家老夫人一脸苦恼神色瞧着苏家老大人,说:“大人,我最多做到的地方,就是想法子把她们两人的身契要了回来,别的事情,还要请大人自行定下方针。

    如果你身边要添上两人,那这样的两人,我们还是要摆上几桌来。”

    苏家老大人的老脸都由掩饰不了羞愧神情,他连连摆手说:“三王爷没有言明这两人给我为妾,都是外面人瞎传的话。

    她们两人就这样当丫头摆着,你叫年纪老练的人,去好好的教导她们一番为人处事。”

    苏家老夫人一脸同情神情瞧着他,说:“大人,老大家的早前就说过,如今家里吃用大了起来,各房的妾室,就由私房供应。

    大人,这些年,我的嫁妆已经折腾得八八九九,余下不太多,我想着身边还是要余些银子,将来好给孙辈曾孙辈打赏用。”

    苏家老夫人只差没有跟苏家老大人明言,那是你的人,日后,就由着你养活她们。

    前些日子,唐氏来跟她商量家用的时候,她听后心里还很是不快,只觉得大房如今孩子多了,人也越发的小气起来。

    如今反而觉得唐氏那话说得正是好时候,那时节,苏家老夫人想着苏家老大人近几年来,他对女色轻淡下来,主院,在这方面的支出就没有那么多。

    她觉得唐氏那样的做法,显得太过自私了一些,只想到她这一房人少的原故。

    而苏家老大人想着各房的情况不一样多,总是让大儿媳妇操持这些事情,时日久了,或许会影响到儿子们之间的感情。

    苏家老大人当时就拍板定下来,日后各房妾室由自房私房养。

    当时苏家男人们不在意,他们还不曾真正体会到当中的费用。而苏家的夫人们一个个暗自心喜不已,悄悄送礼物给唐氏。

    唐氏敢说那样的话,她早就想好了后退的理,她知道唯一会当时不高兴的人,就是苏家老夫人,她会认为她的心眼小,已经好人做了九十九,最后一步她都不肯往前迈。

    大房里,公中无银给妾室,唐氏自然不会贤慧出这一份银子。

    而家里面的弟妹,一个个盯着唐氏的行事,知道唐氏不肯出银子之后,当中有装贤慧的还来劝说一番。

    唐氏当时就冷笑着说:“妾,这个东西,男人们说是用来服侍我们,可我们享受了什么?

    男人们享受了妾,凭什么,我要用嫁妆银子去帮他养对我无用的东西。”

    那贤慧的人,暗自心喜的把打听来消息传了出去,自然是个个认同唐氏的说法。

    唐氏是一个好的当家人,每年年终家里公中结算的时候,她都会请弟妹们一同去理一理公中的帐目。

    如今公中明显是供应不起苏家这么多的人,苏家老夫人历来贤慧温良,她的院子里养的小妾最多,只是那是长辈,儿媳妇自然是无话可说。

    苏家内里其实各家都有各家的盘算,就是苏镇磊的心里面,一样觉得自家的人少,结果花费少,公中出银反而比别房还要多,心里都有些不平衡起来。

    唐氏正是因为听见他说过的那些抱怨话,再想一想妯娌们有时说的那些话,而她也不想公中将来出现有亏空的情况,她不想传到她儿子的手里,只余下一个负债累累的家。

    穷则思变,唐氏思来想去,只能想这样的一个法子,她只是试探的跟苏家老大人夫妻说说,却没有想过能真的成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八章 教养

    过后,苏青芷终是见过三王爷赐给苏家老大人的两件礼物。

    苏青芷见到她们的时候,她们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神色,当然还是未嫁女子的打扮。

    瞧着她们的模样,就不象做丫头的人,也不象是那种地方出来的人,反而有些象是娇养出来小家女子。

    苏青芷悄悄跟苏青葙说了说,她一脸赞赏的眼神瞧着她,低声说:“日后,离那两人远一些,两个都不是省心的人。”

    苏青芷暗自在心里轻舒一口气,这两人生得模样还是不错,庆幸苏家老大人现在还是管住了下半身。

    苏青芷自然是不会去靠近那两人,只是她觉得那两人明显是闲得发慌,在苏宅里乱走,时日久了,多少会有些不太好。

    而那两个女子明显是不太识趣的女子,瞧着苏家各处的情形,她们面上还流露出嫌弃的神色。

    她们分明是不曾仔细的想过她们自身处境,苏家如今养着她们,也不过是有心为她们寻到别的去处。

    苏青芷越发觉得这个世道,女子没有一定的大本事,还是要低调生存。

    苏青葙私下里敲打苏青芷说:“芷儿,你别跟她们学。

    她们现在给我们家的人捧着,自个又不聪明,表现得这般不可一世。

    时日久了,只怕家里人对她们另有安排。”

    苏青芷一直知道苏青葙非常聪明,只是她在长房为大,她已经习惯操心弟妹们的事情。

    当然她最操心的就是苏青芷的事情,别的弟妹们,唐氏一手包揽周全,她只能拾一点边角去关心。

    可是苏青葙想着她也不过是一个十三出头的女子,不愿意她天天把心思花在她的身上。

    她低声说:“我就跟我听人说闲话一样,把猪养肥了,年终才有肉吃。”

    苏青葙瞪眼瞧着苏青芷说:“休得瞎说,我们这样的积福人家,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这一点,苏青芷还是赞同苏青葙的话,苏家的宅院相比许多人家来说,内里还是非常的干净。

    过后,苏青芷关注那两个女子几天之后,就把这两个女子的事情丢到一边去了。

    反正苏丰道的年纪还小,还不曾到赏花的年纪。

    只是林家族学里关注这两个女子的人多,苏青芷自然实话实说。

    大家懵然之后,也觉得苏家这样的行事,还算是比较周全。

    这个时候,苏家老夫人总算等来三王爷府上召见的回话。

    苏家老夫人由唐氏服侍着去了三王爷的府上,受到周到的礼节应酬。

    婆媳两人感受到三王爷府上富丽堂皇,只是两人都无心去观赏一番。

    她们在偏厅里等了两个时辰后,三王妃才有空传她们去说话。

    当然领路的丫头,跟她们直接言明,让她们有话赶紧说,主子只有一刻的时间听她们的话。

    苏家老夫人轻捏一捏唐氏的手,两人在来时商量过,由苏家老夫人出面来请求三王妃,唐氏就做陪衬人。

    三王妃在主位上坐着,她瞧着进来的婆媳两人,想着苏家老大人闹出来的事情,她心里实际上不太想见苏家人。

    只是宫里面打听来的消息,皇上也说了苏老大人为人实心实意,并不是特意针对三王爷行事。

    三王爷那可能不知道苏家老大人的事,只不过,他无辜牵连进去,总要寻当事人发作一二。

    那两个女子的家人,事后,还愿意遵从她们的心意,送她们来三王爷府上为奴婢。

    三王爷知道之后,直接吩咐下面人签约收进来。

    三王爷转手就把两人送给苏家老大人,要他亲自瞧一瞧,他出面申诉的公道是怎么的荒谬。

    三王妃事后知道之后,看了苏家老夫人送来的帖子,只叹息一声:“可怜这样一位周全的贤妻。”

    因苏家老大人的名声,苏家老夫人贤慧名声,自然跟着传扬出去。

    苏家的庶子庶女都得到妥善安排,外面的人,就有心想从内宅挑衅苏家老大人,都寻不到什么借口。

    三王妃抬眼瞧一瞧苏家老夫人的神情,再瞧一瞧后面的唐氏,她受了她们两人的礼节。

    她冲身边管事妇人轻点头,那妇人让婆媳两人有事赶紧讲。

    苏家老夫人自然说了,苏家会珍视三王爷赐下的礼物,只是因为没有她们的身签,如今只能养在家里面。

    管事妇人很自然把两个女子身契交了出来,苏家老夫人还是一脸为难神情,低头说:“我家大人说,他年纪大了,受不起这般倾城美色。

    我们来这里求王妃许可,是把她们转给合适的人?还是由着她们家人来为她们赎身。”

    三王妃已经不想理这种事,管事妇人瞧着她的神色,说:“苏老夫人,她们的赎身银子各为三百两,那银子到手,你们可以送去慈堂。”

    苏家婆媳听这样的数目,有些担心起来,苏家老夫人开口说:“如家人付不起,别的人付得起,我们可不可以一样处置?”

    三王妃轻点头之后,管事妇人直接送客。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低垂着头跟着管事妇人出来了,再由人领着出了王府。

    直到坐上马车,婆媳两人轻舒一口气。

    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跟唐氏说:“但愿你公爹日后别再惹上这样的人。”

    唐氏则觉得三王爷和三王妃的品性比外面所传要来的宽厚,当然她们婆媳一直懂礼不曾抬头看过一眼。

    唐氏低声说:“母亲,有关那两人的事情,你和父亲商量着行事吧。”

    苏家老夫人瞧着她,嘲谑的笑着说:“就是把人给他,只怕他也不敢用。

    得了这样的实心话,把风声放给那两家人,只给五天时间,过时不候。

    这样的价码,又是自那个地方过了一趟,想来还是有人愿意出价码。”

    那两个女子在苏家的行事,其实已经惹恼怒苏家老夫人。

    而唐氏或许是因为对苏镇磊不再那样患得患失,反而显得淡定审视她们。

    她暗地里警醒自已,她一定要好好的教养女儿们。

    苏家老夫人侧目唐氏,她笑着说:“我生的孩子,我知道他们到底是象我多一些,本性不太坏,就是这个世道如此,他们一样而已。”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九章 动用

    秋风初起,苏青芷从学堂回来,感觉到家里的气氛轻松许多。

    东园,唐氏眉眼轻抬瞧着来请安的苏青芷,她有心情的关心一下她。

    “芷儿,最近在学堂里,你的功课如何?”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情,诚实的回答:“不上不下,刚好。”

    女学的功课,大部分是基础课,苏青芷跟得上进度,却不是那种出众的女子。

    唐氏对苏青芷也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她听苏青芷的话后,只是轻抬一抬眉尾。

    她语气平平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你实在跟不上,今年冬天就可以结业回家。”

    苏青芷低垂了头,低声说:“知。”

    唐氏给不给她继续读书,她是没有自主权。

    唐氏只觉得这样的苏青芷太过无趣,她冲着她皱眉头挥手说:“下去吧。”

    苏青芷退下去之后,还在门边,已经听她跟常顺娘说:“可惜你家常顺,跟了这样的一位主子。”

    苏青芷把房门轻轻的合上,她的确是从唐氏肚子里出来的孩子,这一点,整个苏家人都可以为证。

    苏青芷原本想着去瞧一瞧苏青葙那里一趟,如今她也没有多好的心情。

    她就是木头做的心,也经不起冷水一次又一次的浸过。

    当然她心里还是明白,她没有一颗石头做的心,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苏青芷神情淡淡的在前面漫步,常顺在后面紧蹑随着。

    唐氏在跟常顺娘抱怨着,而常顺娘则笑着跟唐氏说:“夫人,九小姐心性纯良,常顺跟在九小姐的身边,是她的福气。”

    常顺娘说的是心里话,她一个做下人的人,还是瞧得明白,苏青芷其实待常顺很是体谅。

    只是这样的话,她要告知给唐氏听,大约会让唐氏更加恼怒苏青芷。

    常顺娘其实也能体谅唐氏的心思,换成是她,大约也会有几年迁怒与人。

    唐氏正是喜欢常顺娘的这份心善,她瞧着她,好一会说:“那孩子,怎么就没有兄姐的一半聪明?

    原本她先前认字快,我心里还欣慰着她总算是有些象她的兄姐。

    可是后来她在族学的表现,还是让我失望了。”

    常顺娘低垂眉眼不敢接话,她上一次说了一句:“学堂里,拔尖的女子太多,九小姐已经很尽力了。”

    当时唐氏就怒了,说:“那种愚女就是愚,你还寻话来说。”

    唐氏瞧着常顺娘的神色,她觉得有些无趣起来,她冲着她摆手说:“你回去吧,这一日,你也累了。”

    苏家老大人惹来的两个女子,已经让家人赎了回去。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派人把那银子送到慈堂,又派人去知会三王府一声。

    这些日子的烦闹,唐氏心里是暂时歇了一口气,然而她的心里面还是明白。

    苏家到底还是得罪了那两家人,唐氏瞧着那两家人的神情。

    日后,只怕是风波不断。

    唐氏是接受眼前的现实,如她的父亲所言,当年她点头应承下这门亲事,那么,脚上的泡,也要自已去受。

    苏青芷行在半路,听见路边丫头们悄悄语,她转头跟常顺传递了眼神。

    常顺很是乖巧的转了弯,苏青芷往前继续走。

    她经常不带一人,在苏家院子里来来去去。

    苏家的人,已经习惯苏青芷单身一人。

    苏青芷到了芷园,地上已经有一层落叶,她缓步上去,听着那沙沙的踩着树叶的声音。

    两个大丫头原本执意要清扫的院子里叶子,白日,连一片落叶也容不得留下来。

    而苏青芷跟她们说,她只是想回来的时候,能踩着叶子,听一听那声音。

    自那之后,院子里地面上,在苏青芷回来的时候,就能瞧见那薄薄的一层的叶子。

    苏青芷踩着叶子跳来跳去,她如今这个年纪,正是年少活跃好动的时期。

    苏青芷嘣跳好几圈之后,她的面上有了薄薄的汗,心里却宽松许多。

    果然劳作的人,是不会有那么多的忧愁心思。

    常顺行了进来,她的脸上有着欢喜的笑容。

    苏青芷瞧见她进来,冲着她招手说:“来,踩、”

    常顺笑着踩了下去,这时候的叶子,干脆,声音响。

    苏青芷和常顺在院子里跳来跳去,她悄悄跟苏青芷低声说:“三王爷赐的人,给她们家人用三百两银子赎了回去。”

    苏青芷只觉得常顺大约是听传言,把银子数目听错了。

    她笑着说:“不会是三十两银子吧?最最上等的丫头,也不值三百两银子。”

    常顺瞧着苏青芷很肯定的点头说:“小姐,我没有听错,姐姐们都是这样肯定的说,而且那银子已经送去慈堂了。”

    苏青芷诧异的瞧着她,转而则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法,这样的银子,是不能沾。

    常顺一脸佩服神情说:“老夫人和夫人们的心善,一直怜惜孤寒老人和无依孩子。”

    苏青芷瞧着常顺的骄傲神情,她笑着:“苏家人,是积福人家。”

    叶子碎了许多,苏青芷也无心再踩了,她吩咐常顺说:“让人扫了去吧。”

    她往房里走,房里比外面暗了许多,她在房里走来走去。

    常顺进来,她点燃了房里烛火。

    苏青芷在桌前坐下来,她瞧着常顺说:“今晚,我和你一起用餐吧。”

    常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缓缓点头,低声说:“那等两位姐姐送餐进来之后,我再端我的那一份饭菜进来陪小姐用餐。”

    苏青芷瞧着她轻笑了起来,她低声说:“想法子问一问你娘亲,我们院子里的小厨房,几时可以用?”

    常顺轻轻的点头,芷园里是有小厨房,只是用来烧水暖冷了的饭菜。

    而苏青芷的话,却是想用小厨房来煮食。

    这样的事情,她好象听她娘亲提过,大小姐十岁的时候,她的院子里,正式动用上小厨房。

    只是这种不经证实的事情,常顺现在懂得不能乱说了。

    常顺想了想,她低声说:“二小姐在她九岁学习厨艺时,就开了院子里的小厨房。”

    苏青芷苦笑起来,她现在没有任何借口跟唐氏提出要求学习厨艺。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