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9 | 浏览:2522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二章 贤良
    苏青芷瞪眼瞧着她说:“二婶,你为人太好了。其实这样费心的事情,以后还是交给我母亲和哥哥来做吧。嫂嫂新嫁进来,她娘家的人,也不知道我们家长辈的为人处事。我担心要是有闲话传过去,他们会误以为我母亲和哥哥用这种方式来怠慢嫂嫂。”

    苏家二夫人只觉得林家是特别磨练人的地方,这苏青芷嫁进去才多久的时间,就这般的会说话。

    她神色淡淡的瞧一瞧苏青芷,只觉得这个嫁出门的侄女,事真多。

    赵氏微微脸红着在一边解释说:“芷妹,我会跟娘家人解释说,母亲和夫君待我很好,二婶是更加是好心为我着想的长辈。”

    苏家二夫人的眼神闪了闪,她心里暗想着原来赵氏平时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温顺,全是用来哄骗她。

    苏家二夫人只觉得她太过好心,然而好心却没有好报,反而让阴险小女子赵氏给利用了。

    苏家二夫人的神色变化,赵氏和苏青芷瞧得太过分明。

    赵氏本心里是不想得罪夫家这位婶婶,现在瞧着她的神色转换,只怕是已经得罪了她。

    苏家二夫人觉得很是没有意思的走了,赵氏在后面轻叹一声。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嫂嫂,你要是还愿意受二婶教导,我帮你把她追回来?”

    赵氏连忙摇头,她可不想为了夫家的婶子,而得罪名正言顺的婆婆唐氏。

    赵氏拉着苏青芷坐下来之后,瞧一瞧身边服侍的人,她低声说:“原本二婶婶主动来亲近我,我心里很是欢喜。只是我初嫁进来,自家院子里的事情,还不曾整理妥当。她这样的一个长辈在院子里候着,我只能陪着说话。”

    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苏家如今只有三房人生活在一处,想来赵氏原本是怎么都不想去得罪了苏家二夫人。

    只是她今天这么一来,赵氏无奈的情况下,也不得已的得罪了苏家二夫人。

    赵氏让人上了茶水,又让人端来新鲜的点心。

    她跟苏青芷说:“你尝一尝茶味如何?你不喜欢喝苦茶,这种清茶的味道淡,你要是喜欢,你走的时候,我拿一包给你。”

    茶香味深然而入口细品之后,苏青芷抬眼瞧着赵氏欢喜的说:“嫂嫂,这个茶叶不错。不过,嫂嫂不用送一包给我。日后,我想饮茶,我就走几步路到嫂嫂这里来喝上几杯。”

    赵氏细想一下,就知道苏青芷的心意,她笑了起来,说:“我还是包一包给你吧。你要是喜欢喝这种茶,我这里还有,只要你回来,我短不了你的茶水。”

    苏青芷瞧得明白赵氏这是诚心诚意送她茶叶,她笑眯眯的点头下来,说:“那好,我就收了嫂嫂给的茶。”

    姑嫂两人坐在一处说话,赵氏听苏青芷笑说苏丰道的口信之后,她的脸上有了甜蜜的笑意。

    她很是娇嗔道:“我没有想过这样会让你哥哥为难。下一次,我一定不让你哥哥再为家事操心。”

    苏青芷瞧着赵氏,暗想着初婚幸福的小妇人,大约就是如现在赵氏这般模样。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嫂嫂,哥哥心甘情愿做的事情,你就由着他去做吧。”

    赵氏瞧着苏青芷的面上神色,果然如她娘家母亲所说,她的三位嫡亲小姑子都象舅家的人,一个两个三个的教养非常好。

    赵氏低声问苏青芷说:“芷妹,为何二婶一直跟我说,你欠了二房一个大人情。我问你哥哥,你哥哥说是二婶想太多了。”

    苏青芷想一想赵氏已经嫁进来了,再说从前的事情,她又不曾做了什么不符合规矩的事情,有什么不能向人言。

    她低声把定亲前的事情,一一说给赵氏听,她很是中肯的跟赵氏说:“其实六姐不出面做那事情,王家未必会来正式提亲。母亲说了,王家那位爷和家里长辈的眼光不低,也不是跟我们一家打听消息。别家的女孩子,听说都相当不错。”

    苏青芷其实不喜欢重提旧事,原本就不曾沾边的人和事,却被苏家二夫人母女牢记住了。

    何况苏家六小姐在苏青芷面前也说了,那家爷现在娶的妻子,才貌双全是少见的美人。

    赵氏只觉得婆婆和小姑子的性情都太好了,这样的事情,都不让男人们知道,而是一味的帮着那对母女掩饰过去。

    她把这意思透给苏青芷听,她愣了愣之后,很是感叹的跟赵氏说:“母亲已经很多年私下里不与父亲交谈,而我,父亲一直当家里没有我这个人。哥哥年青,不管是母亲还是我,都不喜欢哥哥管这种小事情。二叔那里,我们说了又如何?那是他的嫡妻和嫡女。”

    赵氏嫁进来后,她面对过苏镇磊,也没有瞧出这个长辈的不妥,瞧上去还有一种风雅的姿态。

    只是公婆之间关系不和的事情,她多少还是瞧得出来。

    苏镇磊夫妻这些年关系冷淡下来,也把年少时的情份给消磨得干净。

    夫妻如今是真的如同路人一般相处,只是在大面上夫妻同时出现,旁的时候,夫妻从来不会同行。

    赵氏默然下来,她嫁进来之后,苏丰道待她不错,她的心里多少明白唐氏的心情。

    如她这般的人,她也做不到那种贤良。

    其实苏家二夫人来赵氏面前摆长辈的谱,她是不太介意,反正她嫡亲婆娑为人宽和,这位叔婆婆能在她面前端的架子也是有限。

    只不过苏家二夫人打量她身边丫头的眼色,让赵氏很是不欢喜。

    赵氏瞧着苏青芷面上不在意的神色,再想起家里小叔子小小姑子的神色,她在心里暗叹几声,真是各家有各家的难处。

    赵氏的母亲当年赞成这桩亲事,就是知道苏丰道亲近舅家,她悄悄跟赵氏说:“苏家这位少爷年少,身边又不曾有女子服侍。暂时说是你低头嫁人,可是仔细想一想,你这门亲事的好处太多。你上面两层婆婆大约都是不喜欢约束儿女的人,你嫁过去之后,只要你得夫婿的心,你的日子必将比家里许多高嫁姐姐的日子好过太多。”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三章 祖孙
    赵氏有心跟小姑子相处好,苏青芷也乐见娘家嫂嫂是知事的人。

    至少在苏家二夫人的面前,她还是用自己的方式护了人。

    苏青芷听赵氏提了提,唐氏想把家事交给她,只是她想着自己年青担不起事,只愿意陪在唐氏身边学一学,顺带分担一些小事情。

    苏青芷只觉得这个嫂嫂有时候就是一个妙人,分明她是经了苏家二夫人的事情,她的心里知道接了管事之后,她的辈分让她要处处让着苏家二夫人。

    苏青芷笑着跟她说:“其实苏家的事情不多,嫂嫂愿意帮衬着母亲打理家事,我想母亲也会欣慰。当然哥哥这边事情多,嫂嫂也要分一些心思用在哥哥的身上。”

    苏家最终要交到苏丰道夫妻的手里面,唐氏有心要转一些管家权利给赵氏,苏青芷觉得这是她们婆媳之间的事情,她乐见她们婆媳相处融洽。

    赵氏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只觉得再一次让小姑子给打趣了。

    然而苏青芷又是神色正经,她脸红着跟苏青芷表示,她也是这样的意思,觉得婆娑当家很好。

    苏青芷微微的笑看她,有些事情,要常相处,才会有感情。

    唐氏和赵氏这对婆媳还处在初初磨合时期,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苏青芷想一想提醒赵氏说:“嫂嫂,其实母亲和二婶的关系,并不如你面上瞧着的那样好。”

    苏家二夫人喜欢在外面一再表现出妯娌情深的模样出来,唐氏自然是乐意如此,然而事实怎么样,家里人都瞧得明白。

    赵氏轻轻的点头,她身边丫头打听消息的时候,也跟她提了提,私下里唐氏和苏家二夫人来往不多,反而与苏家小夫人常有来往。

    赵氏和苏青芷说了一会话后,苏青芷顺势就告辞走了。

    她去陪苏家老夫人说了一会话,听老人家关心的打听她的身体情况,她红着脸说:“祖母,那事情,我其实心里也着急,只是我家爷说不着急,缓一年两年正好。”

    林望舒的确是这个意思,他认为苏青芷十八岁之后怀孕生子,对她的身体大有好处。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青芷羞涩的神色,她满眼欢喜点头说:“我也没有想到,你祖父和你父亲就这样随意也为你挑选了一门好亲事。”

    苏青芷微微笑着低头,不管是苏家五六小姐,还是她,都是老人家嫡亲的孙女,大约在老人家的心里面,就是手掌和手心的区别。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青芷的神情,她轻轻叹一声说:“小九啊,你五姐和六姐要是有心去亲近你,大面上,你还是要想一想是同一家的姐妹啊。”

    苏青芷抬眼瞧着她,说:“祖母,林家人多口杂,而我家爷也是当差没有几年的人,有些事情,自立还不足,那敢随意伸手去帮人。”

    苏家五六小姐为何会主动来亲近她,也不过是势利心思重。

    苏青芷在心里暗叹几声,从前清高的一对姐妹花,在事实面前还是学会了低头。

    只是苏青芷觉得她们把头低得太快一些,日后,在夫家只怕更加的说不上话。

    苏青芷把意思说给苏家老夫人听,她听后轻轻的点头之后,说:“从前瞧着她们都不傻,如今瞧着她们一个个喜欢做傻事,我们做长辈的就是有心提点,也不能说得太多了。她们到底是嫁出去的女子,为夫家着想得多一些是本分。只是不管如何,她们也应该想着不要把后路给堵实了。”

    苏家老夫人不会执意要求晚辈委屈做事,苏青芷在心里轻松一口气,她笑着跟苏家老夫人说:“祖母,二姐姐有没有跟祖母提及她的孩子情况?”

    苏家二小姐出嫁之后,她与苏家老夫人还是亲近来往,哪怕是在外地,也会写信给苏家老夫人通报情况。

    苏家老夫人笑了起来,说:“你二姐姐的这门亲事先前是好事多磨了一些,如今我瞧着是水到渠成的好。你二姐夫为人处事尽心尽力,迟早上面的人,能看到他的长处,会有重用他的一天。你二姐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他们夫妻情深,现在有了孩子,更加不会有旁的人出现。”

    苏家老夫人是受够了为了传宗接代做出的那些事情,所以不管是那个孙女的亲事,她提出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嫁给独子。

    苏青芷和苏家老夫人说着话,苏家老大人派来的人,已经打探了好几次。

    苏青芷最后都不好意思再留下来跟苏家老夫人说话,她直接笑着借着要给唐氏请安离开。

    苏青芷前脚一走,苏家老大人后脚就行了进来,他一脸嫌弃神色跟苏家老夫人说:“你和小九那来得闲话说了又说。”

    苏家老夫人如今瞧着苏家老大人只是当成一个说话的伴,她听他这样的说,立时怼过去说:“老爷,小九可是你嫡亲孙女,你不重视嫡孙女,我心里还是重视她。”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老迈样子,她现在是不屑提及旧事。

    她待庶子女一向宽和,如今除去老三之后,别的庶子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主动上门来请安。

    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安慰,至少她没有养了一群白眼狼。

    至于苏家三老爷的家事,苏家老夫人也觉得奇怪,那一家人不来,苏家老大人仿佛也无心与他们,都不象他从前表现出的父子情深模样。

    苏家老大人听着苏家老夫人的酸话,他瞧着苏家老夫人说:“她一个小孩子有什么话好跟你一说再说,还是会说些话来烦你。”

    苏家老夫人沉默下来,苏家二夫人为了苏家五六小姐的事情来寻她说话,那意思表明的清楚,就是希望她能劝苏青芷主动去亲近苏家五六小姐。

    苏家老夫人的心里面,那有不盼望嫡亲孙辈们能亲热的相处下去,然而从前苏家五六小姐做下的事情,她一样是多少明白一些,她如何能开口去劝人?

    就是年少无知这样的话,苏家老夫人都说不出口,毕竟苏青芷比那两人年纪小。

    她叹息着跟苏家二夫人说:“从前我劝着你,说要小五小六让着一些,你觉得我偏向长房。现在你让我劝人,你说,我从前不曾出面管过事,如今能开口说那样的话吗?我要是糊涂的开口了,就会伤了我们的祖孙情意。”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四章 孝顺
    不管是唐家还是苏家,在苏青芷的眼里,如今都在过着太平的日子。

    苏青芷的心不大,就如她自己所想,她的能力只有那么一点,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别去管那动不了的大事情。

    只是她是这样的心思,别人却不曾这样的想。

    林望舒在外面当差顺畅,苏青芷借着他的人脉,把小店铺卖了一个实在的价位。

    苏青芷跟林望舒商量着,用手上的银子做一些事情。

    林望舒听她的想法之后,他笑着说:“你既然不想操心生意上面的事情,不如就把银子存下来,日后,遇见好的店铺,就拿来买店铺出租,有银子进,又不用操心。”

    苏青芷多少明白一些事情,她其实是那种事事喜欢亲力亲为的人。

    然而这个时代里女人要管生意上面的事情,不管如何都要用上掌柜去操作,她的手里没有人,就是有心也使不了力气。

    林家五夫人知道苏青芷借着林望舒的人脉,顺利的卖出一间店铺之后,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林家五夫人当着明氏妯娌的面,她指点着青芷不孝顺,这样的大事情,都不曾主动的跟她来说一说。

    苏青芷一脸诧异神情瞧一瞧三个嫂嫂,她们说过,林家五夫人不会管儿媳妇嫁妆的事情,却见她们反应比她还要来得惊讶。

    刘氏直接说:“母亲,我记得弟妹提过一次,说她嫁妆店铺位置不行,旺季的时候,收益不多。淡季的时候,还要人贴补掌柜和店员的人工费。那时节,母亲说,这样的店,不如早一些处置,也放掌柜和店员早日寻到合适的活计。”

    林家五夫人仔细的想一想,她瞧着刘氏神色有些不对劲起来,说:“刘氏,苏氏给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跟我说话。”

    苏青芷顿时瞧着刘氏有些过意不去,她没有心思拖着嫂嫂一块下水。

    刘氏脸色变了变,她很是委屈的瞧着林家五夫人说:“母亲,你这是宁愿信别人那些闲话,也不愿意信儿媳妇说的实话。从前你一直教导媳妇,要和妯娌们好好相处下去。如今你又这样说,这样一来,我日后如何和小弟妹再好相处下去?”

    明氏在一旁瞧一瞧林家五夫人的神色,她笑着跟刘氏说:“弟妹,我们都误会了母亲的意思,其实母亲是一门心思为小弟妹着想。母亲也欢喜你和小弟妹交情好,才会愿意帮着小弟妹解释。”

    她转头笑着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旁人家瞧着我们一家人婆媳亲近,多少有些妒忌,想着法子,想瞧一瞧我们婆媳失和。母亲,别人越是这般的想,我们婆媳越发要亲近起来。小弟妹那间店铺的事情,我听大爷提过,是舒弟跟他说,小弟妹那间店铺位置太过偏生意实在不好,如今留着只是人情,时间久了,只怕人心会散,还会有损我们林家的名声。不如早些处置掉,小弟妹不用一直挂心。母亲,小弟妹是为人妻的人,自然是夫君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的。”

    明氏这甩锅功夫高,一甩就把锅甩到林家五夫人嫡亲两个儿子的手里面去了。

    当然苏青芷更加信服明氏涂抹稀泥的本事,这么一涂一抹,林家五夫人的神色好看许多,她借着梯子快速下楼。

    她瞧一眼刘氏略有些嗔怪道:“下一次,让我先把话说完,你再来说话。”

    刘氏轻舒一口气,她自然不会愿意跟婆婆顶上去,她笑着说:“母亲,你一向慈爱,我呢,在你面前就是有些放肆了一些。母亲,下一次,我争取收敛一些。这也是母亲待儿媳妇亲近,要不然,儿媳妇也不会在母亲面前随意说话。”

    林家五夫人瞧着苏青芷说:“苏氏,你日后要好好跟嫂嫂们学一学为人处事。”

    苏青芷是佩服的连连点头,这种能高能低的本事,她是要好好的学一学。

    林家五夫人就这样放过这件事,明氏的心里面,却对这桩事情不愿意轻易放手。

    她笑着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是谁在你面前跟你说了小九处置嫁妆的事情?”

    林家五夫人很是轻松的说:“你们那表妹不是进了王家吗?昨天,她们的母亲进来和我说话,就跟我提了提听来的消息。”

    苏青芷和明氏交换一下眼神,那三人在王家都勾搭上了。

    明氏有些担心的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那两位表妹如果再要上門来,你可不能再跟从前一样的好说话。她们既然为了妾,在王家自然是要受正妻管教。”

    刘氏和张氏对阮家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不喜欢。当年这一大家人,就没有少借过那一点亲戚关系在林家五房走动。

    幸好林家五房的男人们,在女色方面没有那么的看重。

    要不然,谁的院子里进了那样的人,那一个正妻都不好在这样的妾室面前竖威风。

    林家五夫人多少瞧得明白儿媳妇对阮家的不喜,而且现在阮家与她的关系更加的远了一些。

    林家五夫人惋惜的跟儿媳妇们说:“年少的时候,那些玩得近的姐妹们,也只有你们阮家姨娘和我还有些来往。如今她儿媳妇当家,你们和她儿媳妇又不来往,时间久了,两家大约是会断了来往。”

    苏青芷只跟着嫂嫂们在林家五夫人面前为人处事,有这样的一个婆婆,她常常庆幸嫂嫂们的为人公正宽和大方周全。

    明氏递眼神给刘氏,她很快笑着跟林家五夫人提几句有关孩子们的趣事,林家五夫人很快的欢喜起来。

    年少时候的情谊,也抵不过现世儿孙满堂孝顺热闹和欢喜。

    五房婆媳融洽相处着说话,然而仿佛外面却有不少的喧哗声音。

    管事妇人匆忙走了进来,她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林家五夫人吩咐她:“说。”

    管事妇人立时快快的说了起来:“夫人,少奶奶们,三房的宁奶奶难产。”

    明氏震惊的站起来,说:“我昨天在外面道上遇见她,还听她说,还要有些日子才会生产。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快有动静?”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五章 可

    苏青芷原本想跟着过去三房,结果林家五老夫人和三位嫂嫂把她拦了下来,让她自行回院子里等候消息。

    在由园里,常福悄悄跟苏青芷提了提,说:“小姐,那位宁奶奶好可怜,已经要生产了,还给夫婿和小妾气得早产。”

    苏青芷轻轻叹气起来,她暗想着,林家祖宅的风水一定有问题,在她瞧来恩爱两不移的林望从夫妻,其实也没有她想象的那样伉俪情深。

    那样三房的宁奶奶,她最初见她的时候,她年轻的面孔,还般出孕期生活的幸福感。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她偶尔遇见她的时候,总能见到她轻愁染上眉间。

    苏青芷原本美好的心情,到底还是受了这一桩事情的影响。

    这一日,直到夜深之后,总算等到了好消息,宁少奶奶产下一子。

    当然随后而来的消息,就有些惨烈,宁少奶奶的身子受损,此生再生育的机会有,只是比较艰难。

    林望舒这一日是准时回来,他听说宁奶奶的事情,也只是稍稍沉默片刻后,婉言相劝苏青芷说:“芷儿,我瞧着宁嫂嫂是有福之人,一定能平安产子。”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为母则坚强,宁奶奶已经有一女,如今纵然不为旁人着想,就是为了小女儿着想,她也不能这般撒手而去。

    林望舒在晚餐之后,他就去了三房。

    宁奶奶平安产子的消息,以及后续的结果,都是他悄悄跟苏青芷说的。

    他提醒苏青芷说:“宁嫂嫂还不知日后她大约是难怀孕的消息,你明天去见她的时候,你的神色上面不要露出痕迹。”

    苏青芷轻轻点对之后,她伸手握住林望舒的手,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温暖之后,她轻声说:“我们以后千万不要走到这一步。”

    林望舒怒眼瞧向她,说:“休得胡说,我不是宁哥那样的人。他给一个小妾拿捏成这般模样,宁嫂嫂没事是喜事,万一有事,她娘家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宁哥。”

    苏青芷听出他语气里担心,他离开的那一会,常安悄悄凑在她的耳边提了提,宁奶奶的娘家兄弟得到消息,全赶往林家来。

    相同,林家兄弟们也一样赶到三房去。

    大家的心里面全明白,只要宁奶奶有不好的消息传出来,宁奶奶娘家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宁少爷和那位妾室。

    有关那位妾室的消息,过了几天之后,苏青芷听刘氏嘲讽的提了一句话,意思还是宁奶奶为人太过善心,挡了娘家兄弟要打杀的念头,而是把那人直接发到下等烟花场所去了。

    苏青芷认同宁奶奶的做法,那位妾室只有这般的活着,才能让她心头怒气慢慢的消散。

    林望舒很是小心翼翼的观察了苏青芷好几天,见到她受到影响不大之后,他轻舒一口气,跟苏青芷说:“我们好好的过日子。

    宁哥会出这种事情,他都是闲得发慌。他要有正事可以做一做,也不会在家里闹腾出这样妾室嚣张的事情出来。”

    有关男人兄弟情意方面的事情,苏青芷是不会随意接话。

    苏丰道可是早早提醒过她,林望舒兄弟之间的事情,她只有知情权利,可没有干涉的权利,千万不要自以为是的去说话干涉。

    林望舒如果有心有意,一次两次之后,自然是不会让她去操心这样的事情。

    如果他无心无意,女人这般的做法,只能让男人们觉得非常的讨嫌。

    在这方面,苏青芷是深信苏丰道。

    每次想起苏丰道这个哥哥,她的心里温暖不已,这个哥哥是把那父母的心思全给她操了。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笑,她不想让旁人的事情影响到她。

    其实有关宁奶奶的事情,到底还是影响到林家的女人们,各房都传出收拾小妾的事情,而且男人们这一次大约也是有些怯,无一人敢出面来说话。

    明氏就直接打发出去两个妾室,听说还送了陪嫁的东西。

    苏青芷暗想着,也许可以求一求林望从的心里阴影面。

    刘氏和张氏也顺带敲打房里的妾室,当然也随手打发掉一两个人出去。

    苏青芷两边的邻居也相对的总算安静了许多,两位当家主妇也顺手打发了一些人,当然借口说得好,家里经济紧张,实在是养不起这么多的闲人。

    苏青芷每日上午的时候,能听见两边传过一阵哭泣挣扎的声音后,这一日两边就能清静许多。

    苏青芷觉得两边的嫂嫂都很有默契,只是一个刚一个软,然而出手都是非常的明快。

    苏青芷去唐家见唐家老大人夫妻的时候,也会被他们拉着在一块说话,当然两位老人家的话里话外,都是人生百年,有些小事情得过且过,不必放在心上。

    最为重要的是,人只要活着,总会有翻牌的机会,千万不要因小事情,而忘记本身的健康。

    苏青芷先时以为两位老人家讲古给她听,后来渐渐的感受到他们的用意之后,她笑着说:“外祖父,外祖母,我觉得我的性子象母亲,可直可弯可抬头可委屈,却不会太过伤心。”

    唐家老夫人听苏青芷的话,她一脸嫌弃的笑着说:“你母亲年轻的时候,可没有你这般的知事,她总是做一些让我们操心的事情。 她当年要是如你现在这般的性子,我们也不会把她留在唐家不放手。”

    苏青芷只觉得这样的话题好难接过来往下说,她一脸讪讪然的神情望着唐家老夫人说:“还好,外祖父外祖母让母亲留在苏家,这样一来,我又多了可爱的弟妹们。”

    唐家老大人瞧一眼唐家老夫人,他笑着跟苏青芷说:“你外祖母这是在说气话,你母亲自然是要留下来陪护着你们长大。 你母亲别的事情会让人着急,大事情上面,她还是有主见的。”

    苏青芷悄悄抬眼去瞧唐家老夫人的神色,却给她捉住了她的小眼神。

    唐家老夫人瞧着她,笑着说:“我现在也不为她的事操心心,就冲着她给我们生了几个贴心的外孙们,我也会认为我这个女儿还不错。”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六章 乐意

    苏青芷是喜欢陪伴唐家老大人夫妻说话,喜欢听他们时不时斗嘴几句话之后,又寻到共同点继续往下说。

    唐家老大人瞧着眼神发亮的苏青芷,他微微笑瞧着她,总算林家那个小子暂时还是让人放心。

    苏青芷来到唐家,能去的地方很多,处处皆可以去。

    然而在她的心里面,她还是习惯守着唐家老大人夫妻说一说话,然后再去唐家老大人书房里静静的看一会书。

    当然如今唐家老大人的书房里,已经呈现一种开放的姿态,由着儿孙们出出入入。

    唐家老大人书房里的书,自然有一些珍本已经移交到下一辈的手里,就是苏青芷都得到唐家老大人送出的一套珍本。

    苏青芷瞧着那套书,这般高深内容的书籍,瞧着就不象是为她所挑选的书。

    她一脸懵懂的神色,唐家老大人瞧着她笑了起来,跟她说:“将来你的儿子喜读书,你这套书就传给他。如不喜欢读书,这套书,你传给你的孙辈中喜读书的人。”

    苏青芷原本很是担忧唐家老大人这种如同提前安排后事的做法,她悄悄寻了大表哥说话,却见大表哥手抚着胡子,笑着说:“行了,你一个小女子,就别操心太多。你外祖父外祖母一定能活得长长久久,你把心放平吧。有空就过来陪一陪老人家说话。”

    苏青芷稍稍松了一口气,她知道人生有长短,可是她还是盼着唐家老大人夫妻能够活得长长久久。

    其实在有些时候,苏青芷觉得唐家比苏家更加象是她的娘家,哪怕是面对神色严肃如同长辈一样的大表哥,她都有一种尊敬亲近自在的感觉。

    苏青芷在唐家松散一日,再回来面对林家的是是非非,她的心里安和许多。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日子总是要过下去。

    苏青芷妯娌去三房瞧过那位宁少奶奶,瞧上去,她的神色比从前好了太多。

    她的房里有一个小女童,眼睛大大明亮如星子,苏青芷只觉得这个小女孩子特别的可爱。

    她见到有人来了,赶紧依偎在床头处,那小手紧扯着被角不放松。

    宁少奶奶眼光慈和的瞧着小女孩,劝着说:“小小,见过伯娘们和婶婶。”

    小女子转头快快的低声请安过后,她把头又直接埋进被子里面。

    宁少奶奶伸手轻触摸下女儿头发,笑着跟来人说:“前些日子,我吓倒了她,如今她是恨不得一步都不离我。”

    苏青芷不知道怎么的眼睛一红,她赶紧低头掩饰过云。

    明氏笑着跟宁少奶奶说:“你如今过了人生中最大的难关,如今有儿有女,一定能平顺的把日子过下去。”

    宁少奶奶笑着说:“多谢各位嫂嫂和弟妹们的关心,我这一次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以前想不通的事情,我如今全想得通透。我娘家母亲跟我说,我要是早想明白,也不会有这一关过。”

    她面上的笑容瞧着还是那样的灿烂,然而眼里的神情却再也不会有那种火一般的色彩。

    苏青芷瞧着她的笑容,总觉得这个房间里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五房妯娌没有在宁少奶奶这时待多久,她们出来的时候,恰巧见到宁少爷从外面回来。

    苏青芷第一次正视了这位年青人,瞧上去面容端正礼仪规矩,实在让人想象不到他会是那种宠爱妾室忘记嫡妻的人。

    苏青芷随着嫂嫂们避开宁少爷的礼节,听着明氏笑着跟他说:“你有一对好儿女。”

    宁少爷有面上闪过窘迫的神色,苏青芷觉得幸好他还不曾到那种无药可救的地步。

    四人出了三房的院子门,苏青芷回头瞧了瞧,总觉得三房的人住在同一个院子,这个院子也比她们几家住得宽敞。

    张氏瞧着她回头的神情,她笑着说:“三房的院子不少,也不曾拆出几间院子里,而是大家住在一处。”

    五房之所以会这样各住各处,那是林家五老爷的意思,他觉得儿子们大了,就有些闹,将来有孙子们,只怕会更加的闹。

    然后他挑选了不大的院子,再顺手给嫡亲儿子们都挑选了不大的院子。

    林家三房这些年来,一直不太平。

    林望舒就跟苏青芷悄悄提了提,说宁少爷不会是那般不守规矩的人,他大约是给人算计了一回。

    当然算计他的人,大约也只是想让他们夫妻闹不和,却不想这样一来,宁少奶奶只怕是离了心。

    苏青芷觉得宁少奶奶不离心都不行,在生死线上走过一趟的人,她要是能再和宁少爷当做没有前事一样恩爱如故,这得是多心大的人啊。

    明氏轻轻叹一声说:“日后,等到我二子成亲有子之后,只要儿媳妇懂事,我愿意他们搬出去居住。这样挤在一处,时间长了,总是会因小事而成大事,时日久了,太伤感情。”

    苏青芷的眼神闪了闪,林明婉的事情,总算是有了进度。

    夫妻和离收场,至于一对儿女,自然交给夫家公婆身边照顾。

    当然这一对孩子读书的事情,直接来林家族学读书,在读书期间,就直接吃住在林家。

    苏青芷觉得林家的长辈们在这桩事情上面,还是为林明婉尽了最大的努力。

    林明婉和离之后,她直接住到城外的一处庄院里面,那是她陪嫁的院子。

    林家五夫人还特意赶过去想要陪她小住一些日子,结果给林明婉把她劝了回来。

    苏青芷暗想着,大约是做女儿的也受不了亲生母亲的一些想法。

    明氏悄悄跟苏青芷提了提,只要遇见合适的人家,林明婉是一定会再嫁。

    苏青芷也认同林明婉再嫁的事情,那样的人,林明婉如果还要一心一意为他守节,那实在是不值得林家长辈们为她费下的心思。

    五房妯娌们因为三房的一些事情,反而来往的多了起来。

    明氏因为长子的亲事,也乐意把一些事情交给妯娌们帮着瞧一瞧。

    苏青芷因此学习到许多的东西,果然实践是最为磨练人。

    苏青芷一直误以为女子嫁妆难操办,结果经明氏讲解之后,才知道男方下聘的礼节,一样要心思周全仔细的安排。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七章 愕
    天气渐暖,林望舒每日准时回家,他和苏青芷越发能寻到共同的话题说一说。

    当然他说得多,苏青芷倾听得多。

    苏青芷觉得日子就这般细水长流的过下去,就这般在现实里相濡以沫的过下去,他们也会有永结同心的那一天。

    如同哲人所言,日子就是一个问题问题套着一个问题,过日子,就是行在解答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的路上。

    这一日天气晴好,阳光明媚,两侧邻居们安静。

    苏青芷在院子里闲闲的坐着,当然她的手上还是做着针线活。

    常福常安陪在她的身边,两人低声说着今天一日餐食的安排,苏青芷在一旁听着,只觉得有趣极了。

    两个丫头说着话,渐渐的就偏了话题,从今天的餐食,很快的说到明天想吃的菜单。

    两人一边说一边互相提醒着说,那些菜是少爷爱吃的菜,那些菜是少奶奶爱吃的菜,那意思分明,她们是一心为主子们着想的好丫头。

    林家前不久那提升辈份的风声,现在好象又没有了消息。

    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他笑着说:“你年轻少奶奶做得好好的,还不用急着要当夫人吧。”

    苏青芷瞧着他只是笑,笑得林望舒瞧着她摇头说:“急什么。叔祖父们可不想就这样提升辈份,他们的辈份往上提了,如何好意思继续一家大小还在祖宅里挤住下去。”

    苏青芷只要想一想有些庶出的林家人,他们一大家人住的是窄小院子,瞧上去明显生活不太好。

    她就叹息不已,悄悄跟林望舒说:“就没有人愿意主动的搬出去吗?”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她的头发,笑着说:“有出息的想搬,家里不会放手。那些想靠着林家混日子的人,自然是不会愿意搬出去。”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跟她低声说:“大哥现在帮我们在外面一起看院子,只要有合适的院子,我们出银子买下来。

    再过两年,我们那时候瞧一瞧情形,然后再想法子暂时搬出去居住一阵子。”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她还是相信林望舒的话,他要是有心的话,再加上林望从兄弟的支持,他们这一房应该能从林家祖宅出去居住。

    有关这桩大事情,苏青芷隐约瞧得明白,林家五夫人大约不会是完全的知情人,而林家五老爷则肯定是知情人。

    林家大老爷大约也是知情人,毕竟祖宅只有这么大,而且随着人口的增多,早就显得有些挤不开云去。

    林家大老太爷重视兄弟情况,林家大老爷为子尽孝心,自然是顺从老人家的意思,一家人和气的挤在一处生活。

    苏青芷除却会去唐家和苏家之外,别的地方宴请,她一向是问过林望舒之后,跟着明氏一块行事。

    再说有关林明婉的事情,到底还是有风声传出去。

    林家的女人们不是特别的宴请,几乎都不喜欢出门去面对那些有心的眼神。

    五房妯娌们是不曾觉得林明婉有什么丢脸的地方,反正那样的人家,林明婉再待下去,只怕是会早早夭折。

    如今只不过听一些不太好听的话,总得来说,五房妯娌们都觉得到底还是赢了。

    林家长辈们已经有心林明婉的亲事,只不过林家五老爷和林望从的意思都是不如暂缓一些日子,至少要等到这桩事态平息之后再做打算。

    有关林明婉前夫婿的行事,林家自然会报料出去。

    从前为了林明婉儿女着想,林家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今瞧着她的前夫家,分明是要把错处全让她一人担着,有心要坏了林明婉再嫁的路。

    林家的人,自然是忍无可忍,把那些遮掩过的真相说了出来。

    这是两败俱伤的一次交战,然而谁都不能后退半步,最为可怜的就是两个孩子。

    不管是父方还是母方,虽然说是有心想要护持着他们平顺长大,结果最后为了家族的利益还是要互相抵触。

    明氏感叹的跟妯娌们说:“小姑子,如今只有远嫁这一条路可以走。至于孩子吗?两个孩子的年纪不小了,他们记得也好,实在不记得也行。

    她还年青,还有再生育的机会。”

    不管如何,林家的人,都觉得林明婉一定要再嫁。

    苏青芷觉得林明婚婉现时是心如死灰一样的活着,或许再嫁,对她来说象是再投一次火种点燃。

    自然林家人是慎之又慎的面对林明婉的再嫁,而且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损了她的名声。

    要不然,她这样盛放开大朵花的年纪,儿女不能依在身边,就这般的落寞的活着,苏青芷觉得得那样她活得太不值得了。

    有关两个孩子的事情,林家五老爷夫妻和那边的祖父祖母都愿意亲自照顾,最终还是父族占了天然的先机。

    林家的亲友们,在这个时期很自然避开林家的这些是非事,他们轻易不会登门来林家。

    苏青芷嫁进来这么久,只觉得现时是最为安静的时期。

    苏青芷的感叹让明氏妯娌三人笑了起来,说:“每次林家只要遇到稍大的事情,亲友们都会问过之后,再知事的避让开去。”

    苏青芷赞同的点了点头,苏家和唐家都派人来问了苏青芷,听说无大事之后,各自便安心下来。

    在苏青芷有机会去两家的时候,哪怕是平时非常让人受不了的苏家二夫人,都不曾跟她多打听有关林明婉的事情。

    反而是苏家老夫人关心的问及起来,她听苏青芷提及内里的事情,她轻叹一声:“林家到底还是怜惜自家的女儿。这样的人家,厚道,结成亲家,让人放心。”

    苏青芷因此安稳的过起小日子,她嫁进来时日不长,如今大家还不曾太过关心她的身子。

    这一日上午,微微轻轻的吹,她在院子里,见到从门口进来的苏家六小姐,以及她身后跟着来的阮家两位做了妾室的女子,她的眼睛惊愕得几乎都要瞪圆起来。

    “小九,。我来看你了。”苏家六小姐很是亲热的招呼苏青芷。

    “呵呵,六姐,就这样近的距离,你有没有先去见过祖父祖母和二叔二婶。”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八章 破坏
    苏家六小姐的神色怔了怔,她面上立时浮现出一种灿然的笑容说:“小九,我先来看你,一会,再去家里。”

    苏青芷瞧着她,只想冷冷的多呵呵几声,她和她,几时起,有这么深的情意?

    苏青芷面上的神色,让苏家六小姐暗自气闷在心里,只是她想一想身后的两人,觉得还是要端着一些。

    她皱眉头瞧着苏青芷坐在那里模样,指责说:“小九,我来了,你这是腿伤了吧?”

    苏青芷淡淡抬头瞧着她,说:“六姐,按理来说,你也应该先去见一见长辈,过后,你还有那个心思,再顺道过来。

    院子门打开着,六姐,你快去见过祖父祖母二叔二婶吧。至于我的腿,还是挺活动的,我又不是那种闲着无事瞎窜门的人,我的腿,轻易是伤不了。”

    苏家六小姐身后的阮家女子有心上前来说话,然而想一想,她们现时的身份,她们顿时退缩了几分。

    苏家六小姐瞧着苏青芷面上的神色,她直接坐了下来,还顺带招呼身后两人说:“我们到了这里,都不算是外人。

    小九这是怪,有些日子不曾来了吧。”

    苏青芷神色淡淡的瞧着她,说:“六姐,你是不是在夫家的日子不太好过,所以现在的记忆力比过去差了太多。

    六姐,你要是在夫家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也应该先去跟二叔二婶透一透风声,你来寻我这样一个担不了事的堂妹说话,又能有什么作用?”

    阮家两个女子原本要坐下来的身影,因为苏青芷的话,两人赶紧直接立在苏家六小姐的身后。

    “我和你六姐夫的日子过得很是和美,你就盼着我的日子不太好过,对吗?”

    苏家六小姐面色狰狞的瞧着苏青芷,那眼里的神色,让苏青芷瞧见后,越发的肯定苏家六小姐在夫家的日子一定是不太好过。

    苏青芷没有心思花在苏家六小姐的身上,她早已经瞧得太过明白,这一位堂姐是一心想把她踩下去。

    苏青芷轻轻淡淡的笑了起来,说:“你要是日子好过,何必做这样不请自来的事情,还带两个陌生人来我这里。”

    苏青芷认出阮家两个女子的身份,然而林家五夫人都不在意的人,她更加是不会招惹这样沾上去脱不了手的人。

    苏家六小姐只觉得嫁后的苏青芷格外的让人讨厌,然而她面对这样的苏青芷,她的心里反而总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情绪。

    她其实不想来见苏青芷,然而她的公婆还有夫婿直接要她来关心一下处在风波中心的人。

    至于阮姓两个小妾,这只是她来的时间,由嫂嫂们送来的搭头。

    苏家六小姐到底还是知道苏青芷的个性,如今她愿意冷言冷语冲着她来,这还是瞧在她父亲的面上。

    如果她要是继续纠缠下去,苏青芷是不会介意在人前直接公开她们姐妹关系冷淡的事实。

    苏家六小姐自嫁人之后,还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转头瞧着阮家两个小女子笑着说:“两个嫂嫂与我说,你们的表姑在林家。从前你们常来林家,如今也不必请人带路,你们自行去请安吧。”

    阮家两个女子面面相觑起来,林家五老夫人的大腿如果有力量,她们这些亲戚为何不曾有人成功的在林家为妾。

    其实她们是不太明白,因为她们一个两个接连许多个女子的吃相太过明显,让林家这些见识广的男人们不太喜欢。

    林家的男人们给女子们哄习惯了,嫡妻是要求品性绝佳,可是妾室一定要婉转可人可怜。

    阮姓女子表现出来勇猛直接,哪怕是后天努力伪装过后,也不如那些天然自小会装的自然。

    阮家两个女子瞧着分明表现出来不识人的苏青芷,再瞧一瞧明显要赶她们走的苏家六小姐,她们两人只能一步一回头的往院子门口行去。

    苏青芷望着她们的身影远去,可没有闲心去想林家五夫人面对这人的心思。

    她只是瞧着苏家六小姐轻摇头说:“六小姐,自你嫁进王家之后,我发现你身上的骨头跟着就软化下来。

    你说说,要如你从前那样的性子,我和你那般的关系,你是绝对不会主动上门来一次又一次瞧我的冷脸。

    你再瞧一瞧你今天做的事情,你不只是来丢我的脸面,你是把苏家人的脸面放在地上,由着王家人去踩。

    你来我这里,你带两个隔房的妾室过来,你是专门来与我绝交吧。

    我跟你打一声招呼,我本来是想给你留下最后的面子,想着二叔为人处事公正,我不为别人着想,也应该为二叔的脸面多想一想。

    现在你这位嫡亲的女儿,都不曾顾及亲生父亲的脸面,我这个做侄女的人,已经是尽了心思去保全叔叔的脸面。

    可惜我不能再保下去,我们苏家人的脸面,是不能任由王家人来抽打。

    今天的事情,我会上门去跟祖父祖母二叔二婶说一说。

    日后,我们堂姐妹就做一对相见不相识的友好姐妹吧。

    天色不早了,你还要去见祖父祖母二叔二婶,我就不留你说话。”

    苏家六小姐的脸白一阵青一阵,她很是生气的嚷嚷:“你能保证,你将来就不会求人吗?”

    “是,我不能保证,我将来一定不求人。可我却不会象你一样,把自己的脸面和家里人的脸面,都由着旁人踩来踩去。

    你一个嫡妻带着隔房的小妾招摇过市,你现在丢的不是夫家的面子,你丢的是苏家的教养。我还有妹妹未长大,就是为她着想,我也容不下你这样的一个堂姐。

    总是借着那一层关系,一次又一次的过来。我都跟你明说过,我们在林家是小辈,我夫婿很努力的当着差,我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我们平实的日子。”

    苏家六小姐最终狼狈的走了,她当然是忘记了那两个随同而来的人。

    苏家六小姐不曾去苏家,她想着苏青芷的话,就知道日后她不能再借着苏青芷在王家说话。

    苏家六小姐坐在马车里面,她默默的流泪,她身边的丫头缩在角落里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五十九章 放心
    苏家六小姐痛快的走后,苏青芷轻舒一口气,日后,她们彼此不用应付下去。

    苏青芷想一想,觉得还是要去苏家说明一番,她不在意别人冤枉她,可是她在意亲近的人会伤心。

    苏青芷想一想林家五夫人那里的客人,转而直接去向明氏说明了之后,她直接回了娘家。

    苏青芷进了苏家之后,才知道苏家六小姐没有来。

    苏青芷给苏家老大人夫妻请安之后,她又陪他们说了一会的话。

    苏家老大人满脸纠结神色瞧着她,说:“小九,你不能因夫家的宽和,总是这般的放纵自己。”

    苏青芷安顺的听了他的话,她抬眼瞧见苏家老夫人眼里的神色,她顿时忍笑告辞。

    苏青芷前脚一出门,后脚苏家老夫人已经冲着苏家老大人哼哧起来。

    “小九有心来陪我说一说话,你要是不耐烦,你可以起身走啊。你何必要说这种光亮的话,来哄这个实眼的孙女。”

    苏青芷越发加快脚步,苏家老大人的心眼大吗?

    苏青芷从来不认为他是一个心胸宽广如大海一样的人。

    苏家老夫人为她争辩的话,只怕苏家老大人最后思前想后还是会觉得是她引起来的。

    苏青芷去东园见过唐氏,弟妹们如今全在学堂里面,唐氏给她一种越来越深刻脱俗的感觉。

    苏青芷可不想要一个不沾人间烟火味道的母亲,她特意把那话题往两个外甥里那里引,果然引得唐氏向往不已。

    然而也引来了唐氏对她的关心:“芷儿,你成亲有这么久了,你自个要多注意一二。”

    苏青芷羞涩的点了点头,她现在的心里面,是不排斥孩子的到来,如今只盼着随缘。

    哪怕她有了孩子之后,林家五夫人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一些事情,苏青芷觉得正好。

    她的心现在温暖着,也许距离火热的那一天非常的接近。

    唐氏又低声跟她说了说如何易怀孕方面的小知识,只听得苏青芷脸皮透红起来。

    唐氏瞧着她轻摇头说:“你早一天怀孕,我也不用和你舅母们为你多操心。”

    苏青芷赶紧悄悄跟她说:“母亲,我听你的话,争取早一天怀孕。”

    苏青芷红着脸离了东园,她去寻赵氏说话。

    赵氏在院子里早听说苏青芷到来的消息,如今早准备好小点心候着她来。

    她见到苏青芷来后,她一脸欢喜的神色,以至于苏青芷瞧着她,想一想将要说的话,都觉得有些说不出口去。

    两人在院子里坐下来,赵氏笑眯眯的跟她说:“你哥哥昨天跟我说,林家现在不太平,看能不能寻借口把你接回家松散一天,。

    你今天就回来了。你今天晚一些回去,我院子里给你备下午睡的房间。”

    苏青芷笑着感激了她,又低声跟她提了苏家老大人训导她的话,她笑着说:“我来寻嫂嫂说一说话,一会就走了。

    两家这般的近,过些日子,我又能回来。”

    苏青芷赶紧跟赵氏提了提苏家六小姐做下来的事情,她也检讨了她的方法不对。

    只是苏青芷不后悔那样的对待苏家六小姐,她跟赵氏坦然说:“从前在娘家的时候,我与五堂姐六堂姐相处不来,那时想着,反正大家都要出嫁。

    只要我们的夫家不来往,我们也不必有多的来往。

    我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嫌贫爱富的心思,我只是不想给人利用。”

    赵氏还是信服苏青芷的话,庶房的婶婶每一次提及女儿与苏青芷交好,那面上是真诚的笑意。

    赵氏只是想不到苏家六小姐会做这样的糊涂事,她带别人房里的妾室去妹妹家,这是什么意思?

    幸好白天里男人们在外面当差,要不然,还是一盆污水沷下来,谁也会有些就不清楚。

    赵氏微微皱眉头问苏青芷说:“芷妹,你有没有跟家里的长辈们提一提?”

    苏青芷轻摇头,说:“祖父祖母年纪大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说给两位老人家去烦心。

    母亲如今的心思,大半用在书画上面,只怕我跟她说了,她也只能寻二婶问一问。

    那样有什么用?二婶是最为护短的人,这桩事情就是六姐有大半的错,她都能寻出对六姐百分百的对,来说我不尊重堂姐的事情。”

    苏青芷跟赵氏说,她回去之后会跟明氏说,直接给门房下令,林家五房日后会直接拒绝苏家五六小姐这般随意登堂入室。

    赵氏觉得苏青芷这样的做法,是太过直接了一些,然而她想着苏丰道的话,或许这样直接明快的方法,正是最为适合苏青芷的性子。

    赵氏是喜欢做那种草蛇伏线,灰延千里的事,她自小的教养就是不管如何的恶心一个人,一般的情况下,都不会直接与人撕破脸面。

    而是用那种温水煮青蛙方式,慢慢的过远了那个人。

    如苏家六小姐这样的人,她也是不喜欢,然而她来了,赵氏一样表现得客气周到。

    赵氏也明白苏青芷的意思,她瞧得明白,在这个家里面,苏青芷对兄弟姐妹是有真心实意,至于长辈们,她是一样的敬重着孝顺着。

    赵氏轻轻点头说:“芷儿,不管如何兄嫂总是相信你。”

    苏青芷笑了,她笑着说:“嫂嫂,我是担心六姐这一次不上门告状,她心里想闷着更加多的事,到时候,在祖父祖母面前,在家人面前哭诉我的种种不好。

    我不担心家里人的误解,反正会懂我的人,总是不用我去仔细的解释。我是担心家里的人,会为我的事情着急,我先来跟嫂嫂说一说,你和哥哥心里有底,也能放心我。”

    赵氏明白苏青芷的心思,她笑着说:“你只管安心,我跟你哥哥说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跟祖母和母亲提一提。”

    苏青芷瞧着她,见到她一脸笑意,她赶紧开口说:“嫂嫂,这样的事情,你就跟哥哥提一提吧。要是说得多了,我怕长辈们觉得我惹得你事情多了起来。”

    赵氏笑着摇头看着她说:“芷儿,你到现在还顾着姐妹之情,未必别人也是你这种想法。她的日子过得好,她会努力去踩你。

    她的日子过得不好,她会觉得全是因你而如此。你既然已经担了这种过,就不必为她再掩饰下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六十章 失望

    赵氏在苏家的日子过得还算顺畅,她上面的两重公婆都是不太管理晚辈事情的性子。

    就是隔房的那位事多婶子,对她表现得太过关心一些。

    赵氏到底是有正宗的公婆在,隔房的婶婶的话,她多少是不管顺耳不顺耳的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全盘接受下来。

    然而赵氏的这般态度,还是把苏家二夫人放置在唐氏之后,她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苏家二夫人渐渐的寻了机会,她会在苏家老大人的面前,提一提赵氏在有些方面表现得不足之处。

    只是苏家二夫人为了表现她的坦然公正,并没有太避讳着人。

    赵氏通过下人们的言语听说之后,她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她虽然是不太喜欢夫家这位婶婶,可是在面子上,待她还是比较尊重客气。

    赵氏冲动的有心要去与苏家二夫人理论一番,只是想着她的身份,她只能忍气吞声的受了无妄之灾。

    如今苏青芷过来说的事情,多少让赵氏有一种能透气的心情。

    夜里,赵氏把事情说给苏丰道听,又跟他商量着说:“你瞧瞧,我要不要跟长辈们说一说,免得到时候,芷妹又让人误会了。”

    苏丰道是相信赵氏的为人处事,她自嫁进来之后,这个家里一直安宁和气。

    他轻轻点头说:“你寻适当的机会提一提,只是转达实情而已。至于家里人的想法和意思,我们就别管了,反正在这桩事情,我们和芷儿一样是问心无愧。”

    赵氏轻舒一口气笑瞧着苏丰道说:“夫君,我一直担心,你会让我容忍下去。”

    苏丰道嘲讽的笑了笑,说:“二叔为人处事相当不错,如果不是担心他伤心,我是不介意当面去提一提这桩事情。

    苏家还有未嫁的女子,将来也还会再添女子。我们不能让那样一个嫁出去一心一意只为夫家着想的糊涂女子,误了苏家后面女子的姻缘。”

    赵氏明白苏丰道话里的意思,这是要顾着苏家二老爷的面子,又要把事情说得明白的指示。

    第二日,赵氏给唐氏请安之后,她悄悄跟唐氏提了提苏家六小姐做下来的好事。

    唐氏很是生气的说:“在娘家不安分,一心一意要把芷儿压制下去。她这嫁了人,心里面想着要利用芷儿的时候,也不曾手软过。”

    唐氏立时不顾赵氏的拦阻去寻苏家二夫人说话,赵氏一路上在后面低声劝说着:“母亲,夫君让我悄悄跟你说,就是担心母亲会生气伤身子。”

    唐氏瞧着赵氏,她回头说:“你做得对,你没有象你夫君和小姑子一样傻头傻脑,别人都逼上门去了,她也只是把人赶走。”

    唐氏寻苏家二夫人的时候,苏家二老爷自然不在家里。

    唐氏赶紧把苏青芷说的事情,很公正的转给苏家二夫人听,她很是肯定的跟苏家二夫人表示说:“婶婶,我小姑子是什么样的人,婶婶也是瞧着她长大的人。

    她是绝对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面,故意来跟我说那些虚无的假话。

    只是这一次六妹妹做得太过了一些,她气极寻不到旁人说话,才专程与我来说一说。

    母亲都是今天我与她说话失言,才知道还有那么的一回事。”

    唐氏瞧着苏家二夫人的神色变化,她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意思,苏家二夫人这样的人,虽说一直有心与她争一争,这些年来,也只是在暗里暗搓搓的努力。

    唐氏瞧着苏家二夫人叹息一下,说:“我们妯娌这么多年,我与你之间,从来不曾因为儿女的事情起过争执。

    这一次,我要跟你说,你有机会还是要劝一劝小六不要这样做下去,人心,是经不住一次又一次的伤,我也不想她有一天会绝了回娘家的路。”

    唐氏说完话后,她直接招呼赵氏走人,留下苏家二夫人脸色难看坐在那里。

    苏家二夫人脸色青白,她的心里面对这事是半信半疑,觉得苏家六小姐主动递了把柄给苏青芷,而苏青芷行事太过分了一些,全然不顾及姐妹之间的情意。

    苏家二夫人想起苏家六小姐前前后后跟她说的话,她最终还是怨苏青芷,她不肯让林家姑爷伸手帮一把苏家六小姐的夫婿,也不能跑回来跟她的嫂嫂说那些话。

    苏家二夫人觉得不能信一边的话,她让人赶紧去请苏家六小姐回家一趟。

    片刻之后,苏家二夫人又让人去请苏家五小姐回家一趟。

    苏家六小姐很快的来了,苏家二夫人瞧着她憔悴的神色,她的心象是在苦水里泡过一样的苦涩。

    她叹息道:“小六,王家人又想你做什么事情?”

    苏家六小姐直接捂脸哭了起来,呜咽着说:“母亲,他为何会变成这般的模样?

    他从前说过,这一辈子只会待我一人好。如今我瞧着他是待人人皆好。”

    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六小姐的神色,她低声劝慰道:“你是正妻,那些人只是玩意儿,过一阵子,不新鲜了,你再给他换一批,他总会明白你的好。”

    苏家六小姐抬眼望着苏家二夫人,她泪眼瞧着她,说:“母亲,我昨天为了他的事上门想求九妹帮忙,可是我在九妹那里吃了闭门羹。

    呜,呜,她都不曾把我当成姐姐看待,她只当我是上门来求用助的穷亲戚看待。”

    苏家二夫人的脸色变了变,可是她知道小女儿说话一向是有些虚虚实实的,她想一想问:“就你一人去的吗?”

    苏家六小姐瞧着苏家二夫人,见到她眼里锐利神色,她怔忡的说:“我走的时候,隔房的两个嫂嫂送过来两个走亲戚的妾,她们与林家五夫人是沾了亲的亲戚。

    我公婆想着多一个人总多一份帮衬,就劝我带着她们一起去的。”

    苏家二夫人的脸色变了变,她瞧着苏家六小姐眼里满满的失望神情,说:“你是正妻,如果你要带妾室出门,也只能带你这一房的妾出门。

    你带别人房的妾室去见你堂妹,你是什么意思?

    小六,你下面是没有妹妹了。可是你有弟弟啊,他们成亲之后,你能保证弟媳妇们只生儿子不生女儿啊?

    你这是要绝了回娘家的路。

    以后小九那里,你不要再去。其实不用我说,只怕你也是再也进不了林家的门。”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让
苏家六小姐不服气的说,说:“我和她们只不过是同行一路,她们也与小九相识,我和她们只是一起先去了小九的院子。

    母亲,你要知道我是你嫡亲的女儿,她是你从来不愿意去亲近的夫家侄女。

    哼,小九瞧见我们之后,她还装成不认识那两人的样子。她一直假模假样,偏偏家里的人,一个个认定她老实守规矩。

    我在那里,她瞧见我,竟然都不站起来迎一下人。等到我自行坐下之后,她一直冷嘲热讽的冲着我来,后来直接赶了那两人走后,又把我赶走了。

    母亲,不管如何,我是她娘家的堂姐,她这么待我,分明就是不顾及你和父亲的面子。”

    苏家六小姐这一次是真伤心的哭了起来,她想起她回去之后,那人在妾室房里怜香惜玉,却没有想过她为他受了委屈的事情。

    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六小姐小半会之后,低声说:“你和姑爷如果实在相处不下去,想法子和离吧。

    你二姐夫如今在当地名声不错,你要是能和离回来,让他们帮你再寻一门好亲事。”

    苏家六小姐瞪眼瞧着苏家二夫人,过一会之后,她坚决的摇头说:“母亲,再嫁能得什么好的亲事吗?

    指不定是越嫁越差。我在王家过得不错,那人和他的家里人,不管如何都会认定我的身份和地位。”

    苏家六小姐想得明白,王家的人,不管如何都不会让她这一房的人,过那种特别差的日子。

    她要留在安瓮城里过好日子,她不会去外地过象她大姐姐那样风餐露宿的日子。

    苏家二小姐的信里描写的风光不错,苏家六小姐最初也相信。

    然而苏家六小姐无意当中听苏丰道感叹道,苏家二小姐嫁人之后,在外行事大方得体,还没有了娇小姐的影子。

    苏丰道是在外面游学过的人,他这般的说话,那足以证明苏家二小姐过的日子,远没有她信里写得那般好。。

    苏家二夫人最终还是相信了苏家六小姐,她的心里对苏青芷的抱怨又上了一重楼。

    苏家六小姐在苏家二夫人的陪同下,她在苏家老大人夫妻面前哭诉苏青芷待她完全没有姐妹的情意。

    唐氏和赵氏收到消息,她们婆媳赶到主院的时候,正好听到一个尾巴。

    唐氏很是失望的瞧着苏家二夫人,说:“大弟妹,你一直这般的管教女儿,由着她们分不清是非,你这样会误了她们。”

    苏家二夫人一脸委屈神色瞧向苏家老大人夫妻说:“父亲,母亲,我嫁进苏家这么多年,我一直尊敬着大嫂,如今为了孩子们的事情,她竟然在你们的面前就这般的数落我。

    我都是做了祖母的人,如何受得起她这般的指责。”

    苏家老大人一脸不耐烦的神色望着她们,说:“小六,你和小九几时交情这么深?你家大姐都不曾上门去看她,而你就主动跑过去见人?”

    苏家老大人见到苏家二夫人母女神色变了,他冷笑着继续说:“你们只怕把我们两个老人家当成糊涂蛋看待吧。

    一辈只管一辈的事情。如今你们年纪都不小了,这些破事,就不要来我们面前折腾长短。

    昨天小九过来,她可是一句不好的话都不曾说给我们听。”

    苏家二夫人母女神色变了变,她们一脸不相信的神情瞧着苏家老夫人。

    苏青芷或许不太亲近苏家老大人,可她还是比较亲近苏家老夫人。

    她来这么一趟,不可能不跟苏家老夫人说一说那事情。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二夫人母女的神色,她的眼里有着失望的神色,她的心里其实在昨天就猜到一些事情。

    只是苏青芷不说,她也乐得装作不知情。

    苏家五六小姐与苏青芷关系不和的事情,苏家五六小姐那时恨不得家里人人皆知实情。

    苏家老夫人心里一直明白着,那时苏家五六小姐觉得苏青芷嫁不到好人家,就想着干脆把事做得实,将来出嫁之后,苏青芷为了夫家都不好意登她们姐妹的门。

    可是世事难料,谁知道最后苏青芷嫁得不错,瞧上去,小夫妻还相处得不错。

    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小九回来一趟,她什么也没有说。还给她祖父教导一番,要她无事别轻易回娘家来。”

    苏家老夫人的眼神掠过苏家六小姐,要论及嫁后常回娘家的人,那只有苏家六小姐,特别是近来,大约是在夫家生活不顺,她更加是来得勤快。

    苏家六小姐虽然是悄悄的来苏家,来了之后,也只是在二房的安静待着。

    这样的事情,那可能隐瞒得了苏家老夫人和唐氏,只是她们婆媳能体念她的容易。

    苏家六小姐被苏家老夫人的眼神盯得有些怯意,只是有苏家二夫人在前面,她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她一心一意只管着呜咽的哭,苏家二夫人一脸心疼的神色转头瞧一瞧她,说:“小九太没有人情味道,只是让她在男人面前提一提的事情,她都不愿意说一声。

    我们这一房待小九那是有情有意,每一次,她二叔为她的事情都是用心张罗着。”

    赵氏眼神淡淡的瞧一瞧苏家二夫人,长房的人,一个个都是念着苏家二老爷的情意,才会容忍苏家二夫人母女一次又一次放肆行事。

    赵氏的神色,多少让苏家二夫人母女警醒起来。

    赵氏嫁进苏家之后,她一直表现得相当得体,然而苏家二夫人母女还是觉得赵氏身上有一种不可侵犯的气质。

    苏家二夫人是借着长辈的身份,努力去亲近她,也有心想借着她初入门对苏家陌生时期,顺带能压制一二。

    然而苏家二夫人能够感受到赵氏对她的客气周全,另外也能深刻的感觉到,赵氏行事的严谨,在有些方面,她是分毫不让的人。

    苏家老大人皱眉头瞧着哭泣不停的孙女,他发话说:“小六,别哭了,你直接说话吧。”

    苏家六小姐如何敢在苏家老大人面前乱说话,苏家老大人犯倔的时候,可是不管你是不是弱质女子。

    赵氏微笑着一旁说:“祖父,我瞧着六妹哭得喘不过气来。不如,我说一说芷儿跟我说的事情吧,刚好六妹在一旁,也听一听有没有乱说什么话。”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