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9 | 浏览:2522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章只要她

    傍晚,苏镇磊回来,他的神色里面,满满的期盼神情。

    只是等到他听说,苏家老夫人赐给他两个妾,唐氏己经把新房安排妥当。今夜明夜,他可以连着做新郎,他的脸色微微的发白。

    他距离那个院子,己经那么的近。这一时,他却怎么也抬不起脚步,只能遥望那一处。

    苏镇磊去了主院,苏家老夫人听了他的寻问,她笑了起来说:“原来你对那丫头这般的上心,竟然不愿意身边多两个体贴人。

    我的儿子,原来对那个丫头,这般的情痴。你不愿意收人,我会跟玉儿说明。这两个丫头,她原本己经喝了她们敬过的茶。”

    苏镇磊怔忡的望着苏老夫人,他眼里迷茫神情,让苏老夫人心疼之余,她又感叹不己。

    在唐氏亲口提出为苏镇磊纳妾之后,苏老夫人便瞧得明白,儿媳妇侍儿子不复从前。

    将来他们夫妻就是有机会覆水重回,唐氏也不会再毫无保留的对待苏镇磊。

    她的态度,同时决定了唐家人对苏镇磊的态度。苏家老夫人觉得苏镇磊的心里不是不明白,他只是坚信唐氏这一生只能有他。

    当苏镇磊接受两个妾之后,他又从外带面带回来几个女子,唐氏非常爽快的接受了她们的敬茶。

    最后,那个庶长子病亡,那个丫头病重,唐氏派身边人知会苏镇磊,她愿意成全他的心愿,提那个丫头为妾。

    苏镇磊拒绝唐氏的好意。唐氏后来听人传说,苏镇磊跟那个丫头说:“你误了我,而我更加误了自己。

    如果有来生来世,我们永远不相逢不相识。”

    唐氏听了传言之后,她竟然微微的笑了起来。那两个人,到底是谁误了谁,她的心里,对此,连波纹都不曾起过一丝。

    苏镇磊有了庶女,唐氏按规矩对待。那时节,己变成苏镇磊回避面对唐氏,他不想直面那个待他越来越淡然的妻子。

    那个丫头没有了,苏镇磊让人处置妥当,他亲自知会唐氏。她淡然开口安抚他:“你别太过伤心,日子总要过下去。”

    苏镇磊看着她,好一会说:“我不伤心。”唐氏听后,她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苏家老夫人把大半内宅事务交给她,从早到晚,有事可做,又有三个孩子,苏镇磊对她来说,早己经没有那么重要。

    苏镇磊办心了半天,说:“你当年就是那么想,日子总会熬下去?”

    唐氏愣一会,她明白他的话。她笑了起来说:“那时,我太年轻,心眼太小,才会那么的看不开。

    换到我现在的年纪,我自然分得出轻重,也会感恩大爷那时候对我的关怀。”

    她一脸感叹年轻时太傻的神情,让苏镇磊瞧得什么话,都不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他那时候的想法,此生只会成为她心里的结。他唯一想倾述的人,事隔多年之后,她完全拒绝听他的解释话。

    苏镇磊又有好些日子不见唐氏,而她则象是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

    只是唐家人无法接受唐氏这种生活状态,她这么年轻,就过这种守活寡的生活。

    唐氏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和离再嫁,二是夫妻在一起,再生几个孩子。唐家人希望唐氏选第一种,有唐家人的倾力扶持,她还是能再嫁得好,只是要远嫁。

    唐氏心里纠结不己,苏镇磊听到风声,他跑来跟唐氏说:“玉儿,我们和好吧。”

    唐氏瞧着他,微笑着说:“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坏过。”苏镇磊瞧着她的神色,只觉得,这几年,他变了,她也变了。

    他脸色变了变,他神色严肃说:“那你别起不好的心思,否则,我宁死,也不会成全你的心思。”

    唐氏瞧着他苦笑起来,说:“大爷,我年纪大了,孩子们也大了,我还能起什么心思。你只要给我和孩子们应该有的身位和地位,我会全心全意侍你。”

    苏镇磊只觉得心里苦浪翻腾不己,他无数次想跟唐氏说:“玉儿,我想回家。”

    然而他心里的那个家,门,早己对他关上了。他如今想回到唐氏的身边,他想和她还来及重建一个崭新的家。

    苏镇磊纠结好一会后,低声说:“玉儿,我不想再住在书房了。”

    唐氏那有不明白他的意思,她笑了笑,说:“可是她们几个房里差了东西,让大爷睡得不舒服?

    我一会招她们来问一问,总要让大爷有几个舒适的住处。”

    天下乌鸦一般黑,唐氏己经绝了再嫁的心思,可是她一样不会去跟几个妾去争什么男人。

    唐氏在心里轻叹不己,她当年因苏镇磊喜而喜,因他悲而悲。如今,不管他如何曲折的表达心意,她的心,泛不起一丝的喜意。

    苏镇磊面对唐氏,他还能強自镇静面上的神情。等他独自面对苏家老夫人的时候,他面上露出近乎崩溃的神色。

    “母亲,玉儿对我,再也没有从前那种情意。我对她从来没有变过心,她为什么对我会变了心?”

    苏家老夫人听着他的话,她不管活到多大的年纪,都永远闹不明白男人们脑子里的条条道道。

    苏镇磊怜惜体谅了那丫头的不容易,他相继纳了好几个妾,与她们分别生了庶子女。

    这几年,他们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这是众人知道的实情。除去苏镇磊之外,是没有任何人,会认为他对唐氏还能有几分情意。

    唐家派人来探他们夫妻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唐氏继续过这种心苦的日子。

    苏家老大人自然是希望长子能有一个圆满的家,他坚决的态度,让中间人瞧得太清楚。

    苏家老夫人相对而言,还是有缓和的态度,只是她一样坚持,唐氏只能在苏家,才会有自在的日子。

    这样的消息,苏家老夫人默然无语,而苏家老大人佷快寻长子说话,要他为了孩子们的末来着想,他也要想法子留下唐氏。

    苏镇磊是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唐氏还能有別的选择。他震惊之后,他坚决说:“父亲,这一辈子,我只要她当我的嫡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一章顾及
    苏家老大人听苏镇磊的话后,他深深的瞧他一眼。

    这几年,苏镇磊不曾踏足唐氏的居处,他流连于几个妾室之间。苏家的人,皆知他们夫妻失和离心。

    苏家老大人对此不曾出过声,只要长子不宠妾灭妻,房里的事,他一个做父亲的人,也不能押着他去行事。

    现在,苏家老大人瞧出苏镇磊侍唐氏,还是有好几分真情。可过去的那几年,他实在没有瞧出他对他妻子还有几分情意。

    苏家老大人的惊诧眼神,苏镇磊直接感受到,他羞愧的红了耳朵。

    这几年,他一直故意侍唐氏不太好,其实内里,他还是关心着唐氏。苏家人几乎人人以为唐氏失了他的心,只是唐氏是他的嫡妻,才能安然生活在苏家。

    男人是一个女人在夫家生活的支撑,唐氏在苏家的日子,这几年也只有面上的浮光,也幸亏苏家老夫人一直相信支持她。

    就是这样的情况,也免不了私下里的那些传言与不屑,唐氏在苏家内里日子过得并不容易,只是她有儿有女,谁都动不了他的位置。。

    这几年,苏镇磊心里暗藏着秘密,他一直默然盼着唐氏主动来他面前示弱,等着她为了他身边的那些女人们,来跟他吵闹,他能借机与她恢复住来,慢慢也能等到她在他面前柔情相向。

    有些事情,是他故意做给唐氏看,只是唐氏瞧见后,她也是一脸淡然平静态神色。

    唐这样漠视他的神态,让苏镇磊悲愤之后越发的往死路上作下去,他更加努力在表面上待妾室们亲近。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等到那个丫头和那个孩子没有了,其突他的心里暗舒一口气,他认为,他跟唐氏可以重新再来。

    只是他有这个心思,唐氏则对他是绝然放手。她笑对他身边添了一个又一个的妾室,她不曾有过妒意,更不曾生气。

    直到这时候,苏镇磊也能感觉到唐氏对他完全的放弃。

    她的生活里面只有孩子,她把她的生活独立在他生活之外。

    苏镇磊暗自心急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和唐氏之间,有一天会走到相见不相识这种地步。

    他们曾经是世上最亲近的人,如今两人纵有机会面面相对,却有种遥遥天涯的感觉。

    苏镇磊是不会放唐氏离开,他对她是用了真情。他对别的女人,从来不曾动过真心,都是在逢场作戏。

    这几年,他浪过放纵过,可是他从没有从中能得到几分的快乐,反而,那心一天比一天觉得空落无比。

    他怀念和唐氏初婚时,夫妻伉俪情深,那时,他们是快乐的。他再也不想跟唐氏赌气,而一次又一次将就自己进那些女人的房。

    他和唐氏之间,己经有了很深的隔阂,她对他,无忧又无喜。他们之间,有接触也是因为孩子们。

    苏镇磊面对苏家老大人质疑的眼神,他的那些解释话,再也说不出口来。

    他细想自己做过的糊涂事,他自个心里都会鄙夷自己的品行和担当。

    女人,现在还是自己的,而将来,有儿有女,她能去哪里?

    只要他的父母不应承唐家的要来,直接以长辈身份压制他做下决定,他是不管如何也会保住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家。

    苏家老大人原本就觉得唐氏为人大气处事妥贴细致,唐家的家风良好,家里人皆懂进退规矩。

    这样的一家人,他们上下拎得清世事,实在是一门需要常走动的姻亲。

    苏家老大人想到唐家以前侍苏家的亲近,越发觉得苏镇磊的不长进,叹息着,他的仕途艰难,对他其实是一种保全。

    苏家老大人答应苏镇磊的要求,他绝对不会应许唐家人,就这样的拆散一个家的请求。

    苏家老大人语重心长跟苏镇磊说:“你有心留人,至少要在明面上做一些事来,让唐家和唐氏看到你的诚意。”

    苏镇磊眼睛明亮起来,他瞧一眼苏家老大人,立时明白,在这方面给不了好意见。

    苏家老大人是不屑花心思在男女感情上面的大男人。这一辈子,他对苏家老夫人从来就没有培养出来深厚感情,他对她,更多是敬重是尊重是体谅。

    当然苏家老大人对别的女人,他一样也是没有用过多少的感情。正是因为他对女人们的态度端正,他的后院清平安乐。

    苏镇磊觉得还是去寻苏家老夫人说话有用,他匆匆忙忙赶到主院,恰巧苏家老夫人这一会很是空闲。

    苏家老夫人听了儿子的一番话之后,她眼带审视神情瞧着他,说:“磊儿,玉儿现在生活平静。

    你别一时心血来潮的哄了她,过几日,你又厌了她,那你要她该怎么办?那时候,我们两家不成仇都不行,最可怜的是孩子们,他们要夾在大人们中间为人处事。”

    苏镇磊一直知道他母亲和妻子婆媳关系亲近,他以为苏家老夫人会欢喜,他现在愿意顺从心意,他不怕低头弯腰也要和唐氏和好如初。

    他辩论说:“母亲,父亲都赞同,我和玉儿重新来过。你一定愿意也支持我们夫妻能和美相处。

    如今我和她,就差一个相劝的中间人。”苏镇磊又挪了挪坐位,距离苏家老夫人近了。

    “你是怕玉儿执意要和离,另外再嫁他人。你是宁愿此生不碰她,也容不得她重新过上受夫婿爱重的好日子?”

    苏家老夫人的话,让苏镇磊直接低声嚷嚷起来:“是我不愿意碰她吗?是我稍稍接近她,她就是一脸我很脏,她嫌弃的神色。

    哼,她想出苏家,我就是死也不放手。这么多的男人,一样有妾室,夫妻还能和美过日子。”

    苏家老夫人在心里暗叹好几声,苏镇磊的话没有错,只是他面对的是,唐玉的确倾尽所有的爱过他。

    如今,唐玉不爱了,她放下。却换成苏镇磊放不下,他经过那些女人之后,方发现他最爱的人只有唐氏。

    唐氏跟苏家老夫人交了底,她只要能在苏家活下去,公婆慈爱支持她,她没有那些外心,就守着孩子们过下去。

    缓过十年,她的孩子自立了,她更加不用多去顾及苏镇磊的想法。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二章 和好
    苏家老夫人此后出手清理大房内宅事务,苏家一直流传说是她受唐家所逼不得已的行事。

    苏镇磊的心里明白,那是母亲因为他的请求,而不得已只能出这么一次手。

    唐氏自然明白唐家是绝对不会干涉苏家的内事,唐家的人,此时都有些盼着她能归家去。

    这些年,苏家老大人得罪了不少的人,而苏镇磊的前程,已经不用旁人来说什么,就是唐氏这个内宅女人,都看得出来,他能提升的空间太小。

    唐氏从来不会因为男人的仕途艰难什么的,而小瞧了任何的人。

    她只是不太耐烦去和苏镇磊相处什么,两个大的孩子教育问题,是让她特别上心的事情。

    她就是不喜苏青芷,可也不会就这样放手不管她。只是那个孩子的性情,在她的眼里,总是显得阴沉了一些。

    苏青芷如果知道唐氏对她有这种评价,她一定会三呼冤枉。

    唐氏每一次瞅见她,都是一种类似看见苍蝇的神情。

    苏青芷又不是真正的孩子,自然不会更加的去做让她讨厌的事情。

    苏青芷在唐氏的面前,她很自然的收敛起性格里面那活跃的一面。

    苏家老大人夫妻表现出来的诚意,而用是多年不去唐家的苏镇磊,这一次,他又亲自去唐家表明了心意。

    唐家早已听唐氏说明了心意,如今只不过顺水推舟默认下来。

    唐家的人,对苏镇磊很是有些不些不屑,哪怕听他说了,他的心里面其实一直有妻有子女,唐家对他一样没有多大的信心。

    不过,唐家的人,这一次,愿意这般让步,也是跟苏家老大人和苏镇磊达成一致的目标,将来唐氏所生儿女的亲事,一定要经唐家人订可之后,方能定下亲事。

    唐家人是不信苏镇磊一再许下的诺言,只觉得他只有一时的诚意。

    当年他来求娶唐氏的时候,年轻而羞涩的他,那时也表白了许多诺言。

    时光才几过光华,他却变成早忘记诺言的人。

    唐家的人,只要唐氏能过下去,他们也不会去多理苏家的事情。

    他们只是生气苏镇磊表现出来的态度,那种得意都张扬在面上,好象唐氏只能依着他生存一样。

    苏镇磊经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他的心里放明白过来。

    再说他的年纪也不少,他在官里上下人脉经营不错,上面的人,已经悄悄的跟他透过风声。

    他的父亲苏家老大人得罪的人太多,别人斗不过苏家老大人一心为公的作法,可是却能拦一拦他的前程大事。

    唐家明面上从来没有说不支持他,可是暗地里,大家都明白,苏镇磊待嫡妻不太好,唐家的人,早已经对他放手不管。

    如今唐家对他还有余的不多情份,也只不过瞧在要继续生活在苏家的女儿和外甥们,

    苏镇磊上面的人,只差没有明说,要他回家来,好好的把唐氏哄了回来。

    苏镇磊一直等着人给他递梯子,如今就是等来这样一架几乎要爬着上的梯子。

    他的心里面,还是欢喜起来,至少,他能对自我的骄傲,有一个好的交待。

    苏镇磊有了心思,可是那些妾室们,有心思灵巧的人,一个个心里面很是恐慌,一个个想法子来挽留他。

    苏镇磊待妾室,如果要说好,也实在说不上来,他每月花在后院,轮着来,也不过是十天之多。

    他待妾室比较冷淡,完全没有外面人传说的那般重视妾室们,他仿佛是来这里交差一样,交过了,就起身走了。

    那种什么良人温良如玉,他的妾室就不曾感受到。

    唐氏不搭理苏镇磊的妾室们,自然不会去做磨杀她们的事情。

    唐家老夫人私下里,她一直劝说唐氏要柔顺的挽回苏镇磊的心。

    唐氏却冷了那颗心,她跟唐家老夫人直言:“母亲,变了心的男人,就跟夏天里过夜的饭菜一样。

    远远的瞧着,过夜饭菜的品相还行。可是,近了,就能闻到那股浓浓的变了的味道。

    母亲,我的肠胃不太好,我实在是享受不了那变了味的饭菜。”

    唐家老夫人后来不再为难唐氏,她只是跟唐家老大人转了唐氏的话。

    唐家老大人杀伐果断,他起了心思要把女儿从苏家拉出来。

    只是唐氏心里面已经没有了斗志,她觉得在苏家,面对苏镇磊的时候,已经用尽了她一生所有的热情。

    唐家老夫人听着女儿的话,当着她的面笑,背着她的面,她跟唐家老大人说:“绝对不能容那人仕途平顺,他把我们女儿磨成这般心如死灰的样子。”

    唐家老大人一直觉得自家夫人什么都不错,就是太过关注一些小情小意。他认为唐氏如今才是正常的表现,要是每天想着风花雪月的事情,那有心思去做正事。

    当然他的这种想法,自然是不能说给唐家老夫人听。他一脸正色跟唐家老夫人说:“他是有些小聪明,可是都不曾用在正处。

    他的人脉经营得不错,可惜是眼光差了那么一些。我看他,还没有他父亲一半的上进心和野心,他能往上爬的事情,我瞧着有些险。”

    当年唐家老大人为女儿挑选这一门亲事,就是瞧中苏镇磊是一个没有多大野心的人,认为他的品性温良,正是女儿良人的最佳人选。

    当然,他那时也觉得苏镇磊为人处事,内心太过骄傲,然而本性是有些太过温良了一些,有些不太果敢。

    可是唐家老大人瞧见过有野心的男人,他们有上进的机会,哪怕是踩着嫡妻,他们也会争着去上位,从而去做下来许多让人不能目睹的事情。

    真是胜败都在一点上面。唐家老大人是男人,他自然瞧得明白,苏镇磊待那个丫头只是同情,他待女儿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做下来的糊涂事情,让人无心开口帮衬他去说一句好话。

    唐家老大人不会跟唐家老夫人去解释一些事情,只是由着她吩咐家里的孩子们,日后绝对不许再伸手去扶持一把苏镇磊,哪怕他们夫妻日后和好。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三章 责任
    苏青芷五岁这一年,唐氏怀有苏丰君。苏家暗地里有传言,苏镇磊这是被唐家所逼,一时的回心转意。

    苏青芷却瞧得很是分明,苏镇磊是有心回头来跟唐氏好好的过日子,只是唐氏面上表现得兴致勃勃,实际上却多了几分应付神情。

    例如只要苏镇磊一来,唐氏待苏青芷更加的亲近起来。她会跟他回忆起,当年怀有苏青芷的时候,她喜欢吃的食物。

    唐氏笑意深浓的忆起当年的不容易,苏青芷乖顺的在一旁倾听父母说话,她一脸乖孩子的神色。

    苏镇磊则觉得满口的苦涩味道,他就是有心想要跟唐氏说些什么话,偏偏转头瞧见苏青芷明亮的眼睛,他总觉得这个孩子的目光洞若观火。

    他折回头叹息着跟唐氏说:“芷儿年纪尚小,还有些不知事。等到她再大一些,你多提及你当年的辛苦,她一定会感念生恩深深。”

    唐氏瞧着苏镇磊轻笑了起来,她笑着说:“是啊,怀芷儿那一年是我最艰难的一年,我自个走过了,日后,再也不会有别的事情,能够让我难过了。”

    苏镇磊脸色微微变了,唐氏瞧在眼里,她心里暗叹起来,果然流光带走了许多的东西。

    从前苏镇磊只要面上神色微微有些不对劲,她就会想法子来哄他高兴。

    如今她明知道苏镇磊瞧见苏青芷,就会记起那年那时的事情,她还是会想法子留苏青芷在面前。

    唐氏有时瞧着苏青芷的眼神,她觉得这个孩子大约是懂得她的用意,只是由着她去行事。

    苏青芷在一旁瞧着唐氏暗地里打苏镇磊的脸面,而他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她在心里只觉得暗叹不已。

    唐氏待苏镇磊的情意,只怕也只有淡淡的夫妻之情。

    苏镇磊待唐氏,反而有一种情深不悔的情意。

    苏青芷只觉得他有今天,也不过是自作自受而已。

    如今只有苏青芷因为年纪的关系要,她还要居住东园。

    苏青芷其实是不想日日旁观着父母时不进演一出言情剧,然而唐氏则是非常喜欢由她陪在身边。

    有时候,苏镇磊只差明言赶苏青芷离开,唐氏总是会有各种借口,把苏青芷留在她的身边。

    苏青芷只觉得父母双双都是非常任性的人,都是依着自已的性情行事。

    一个是想来则来,一个则是想为难就为难,谁都不想对方的心里能够稍稍的好过一些。

    苏镇磊是有心想让苏青芷搬出东园居住,然而她的年纪的确太小了。

    苏镇磊不曾回头的时候,唐氏也是如此的想法。

    苏青芷日日在她的面前,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她失败的人生。

    然而苏镇磊决然的回头来跟她过日子,唐氏则没有那个心思,她就想留着苏青芷来提醒苏镇磊,他当年为了那么一个女人做下来的糊涂事。

    苏青芷只觉得这一日的生活多彩起来,白日里,她还是照往常一样,去外院寻兄长苏丰道。

    白日里,苏丰道通常不在院子里。苏青芷独自坐在他的小书房,她翻看他的书,也能闲闲的度上一日。

    傍晚的时候,苏丰道回来之后,瞧见孤独坐在他书房里面的苏青芷,他的心里软下来。

    他笑着开口问她,昨天教导的字,今天可还能记得下。

    苏青芷在这方面是不想掩饰,苏丰道每次面对这样的苏青芷都很有成就感。

    只是这样的事情,只是他们兄妹的秘密。

    苏丰道年纪渐大了起来,他是苏家长房的长子,在唐家一样受到器重。

    他的心里面早早的明白一些事情,父母皆不会真正的去疼爱苏青芷,她越是安分,她将来越是能有好的去处。

    他跟苏青芷一再言明,他教导她认字的事情,一定要隐瞒家里所有人。

    苏青芷感叹小小少年,这样的年纪,就行一步想三步。

    苏青芷点头应许下来,苏丰道的书房,就此多了许多适合孩子看的画本。

    苏青葙来看过苏丰道的书房,她悄悄让人送来一些纸张和笔。

    苏青葙一直知道弟弟非常的聪明,她跟他说:“弟,父亲和母亲都不太会管芷儿,我们两人就多管一管她,她不是那种爱生是非的人。”

    苏丰道这个年纪,他就是再早熟,有些事情,他还是有些闹得不太明白。

    只是他听外祖母感叹过,最无辜的人就是苏青芷,因为那些破事情,她是怎么也讨不了父母的欢心。

    苏丰道的心里隐约知道,类似这样的事情,他只能听,绝对不能去寻问大人们的意思。

    他把这桩事情暗藏在心里,他悄悄的观察到,父母的确在无意当中瞧见苏青芷的时候,他们双双都会不由自主的皱眉头。

    苏丰道觉得他的年纪太小,他记得先生们的话,书中自然能够寻得到许多的道理。

    苏丰道直到成亲有儿女之后,他方知道,有些事情,是没有道理可以言说。

    苏镇磊和唐氏并没有真正对苏青芷有什么明显不好的地方,她应该有的东西,他们一样不曾少了她。

    他们只是无法去直面她,无法直面那一年那些的风风雨雨。

    苏丰君出生之后,苏镇磊以唐氏身体不太好为理由,许苏青芷提前出了东园。

    苏青芷搬去芷园之后,她自觉得舒服了许多。

    日日生活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做任何的事情,都需要左顾右盼,才敢放手去做。

    唐氏在月子里面,苏镇磊一个大男人出面安置了苏青芷,他亲自为女儿挑选了两个看上去还忠心实用的大丫头。

    苏青葙紧跟着过来芷园查看之后,她看到父亲亲自挑选出来的两个大丫头,她的脸色变了变,直接把身边的一个大丫头暂时借用给苏青芷。

    她背着人,低声问苏青芷说:“芷儿,平日里跟你的两个丫头呢?她们现在去哪里了?”

    苏青芷瞧着她,低声说:“母亲那边需要人,父亲觉得她们两个机灵,让她们留在东园跑腿用。”

    苏青葙的脸色变了变,她瞧着苏青芷满脸不在意的神情,她是第一次觉得苏青芷平日不喜欢丫头跟在身边的习惯,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至少在此时,她不会觉得难过。她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头,安慰说:“父亲不太理家里事情,等到母亲出了月子,她就会把人还回来给你。”

    苏青芷抬眼瞧着苏青葙笑了起来,她的心里面明白,唐氏出了月子,她也不会把人还回来给她。

    而那两个丫头自从听从苏镇磊的话,一味欢喜能够留在东园当差之后,就注定她们在东园里讨好不了唐氏。

    唐氏虽说不管如何的都无法地喜欢苏青芷,可是她绝对不会容许有下人这般来对待她。

    有关这一点,苏青葙和苏青芷姐妹还是坚信,唐氏在这一方面,还是会尽了母亲的责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四章 自然亲近
    有关芷园配置大丫头的事情,自此之后有罗生门一样结论和后果。

    芷园里的大丫头们,时日一长,她们总是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选择提前离了芷园。

    苏丰君满月之后,唐氏要接手内宅事务,一时之间,也没有旁的心思,多关注儿女院子里的情况。

    等到苏丰君百日之后,唐氏有心关心起儿女们的时候,又被苏镇磊哭上门来的妾室,气得郁闷了好几日。

    这时节,苏青葙的大丫头在芷园,已经是一个顶两个的使用着。

    苏青葙的大丫头,就跟她家主子一样的性情,非常的尽责,她把苏青芷盯得牢。

    幸好苏青芷这时候对芷园很有新鲜感,她每天里是各间房间里摸来又摸去,一脸想要摸了一些好东西出来的神情。

    苏青葙听了大丫头的悄悄通报之后,她好笑的来芷园,自然瞧见苏青芷正低头弯腰在各处寻来寻去的样子。

    苏青芷瞧见她之后,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她笑了笑。

    苏青葙瞧着她轻摇头之后,她悄悄跟苏青芷说:“别摸了,如果这里还能余有好东西,也等不到你来住这里。”

    苏青芷轻叹着点了点头,苏家据说是百年老宅,为何各处院子里,前人总是不懂得去暗藏一些好货等着后人来寻宝。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低声笑着说:“你想一想祖父这一辈里,有多少的姑奶奶们?”

    苏青芷很是用心的想了想,仿佛很少听人提及苏家老一辈的姑奶奶,那是意味着有许多位?或者是无的意思?

    苏青葙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听说是有很多位的庶姑奶奶。”

    苏青芷惊讶的瞪大眼睛,为何家里就不曾见过那些的亲戚们来往?

    苏青葙笑瞧着她,说:“你几时见过我们去与庶姐妹们去亲近?”

    苏青芷轻轻点头,大房里就有三个庶女三个。

    每逢年节的时候,她们一样会出来见人,可是那神色之间跟老鼠没有两样。时时保持一种闪躲的姿态。

    苏镇磊这个亲生父亲待三个庶女,那自然是不曾瞧进眼里过。

    苏青芷瞧见苏镇磊对庶女的态度之后,她深深觉得与之相比,她至少给做父亲的人,还是瞧在眼里,直接刺到他的心里去了。

    唐氏待妾室和庶女很是大度,可是她也不会去主动亲近庶女们。

    苏青葙端庄待人,待庶妹妹就是有心照应一二,也被她们的态度惊到之后,只能远远的瞧着。

    苏青芷是自顾不暇的人,自然无心关照那三位庶妹妹们。

    苏青葙见到苏青芷多少明白的眼神,她从心里松一口气,还是自家妹子聪明,一点则通。

    苏青芷没有心思再去四处摸一摸,她瞧着粉刷干净的墙,知道唐氏不管如何,她还是亲母,怎么样的不喜欢,也不会在这方面苛待与她。

    苏家的嫡女们,通常是六岁到八岁从父母的院子搬出来独住,而且会配好随行的人员。

    如苏青芷这样狼狈的随行人员,只能说苏镇磊心急了太多,而苏青葙是一个绝好的长女。

    苏青葙为苏镇磊的行事,尽了力去弥补不足之处。

    而苏青芷年纪虽小,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多事的性子,哪怕受了这样的怠慢,她都能自在的过日子。

    苏青芷觉得一日三餐里准时送来,而且都是热饭热菜,就足以见得苏镇磊夫妻还是不曾放弃她这个亲生女儿。

    至于那所谓的照顾不周全,十个手指尚且有长短,她要事事要求贴心贴意,将来要回报的东西,只怕是更加的多。

    苏青芷曾经仔细打量过镜子里长相,她自认为长得不俗。

    只是在这方面,她历来是比较自恋的人,她降低标准之后,觉得她五官没有苏青葙美得温和。

    她的长相,初初看起来有一股侵略性的味道。

    想来唐氏在怀她的时候,那些日子里,只怕暗里恨不得能跟苏镇磊绝斗一番。

    或者是随时想着出手去收拾了那个丫头,只是她后来没有动手,还一直保持着手上的干净。

    那是唐家收到风声快,而且出手得快。

    唐家人懒得收拾丫头,当家夫人直接收拴了丫头的家里人。

    据说那丫头的家里人,原本在唐家还是有些得用,原本没有丫头的事情,他们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舒服自在。

    可惜丫头的事发之后,当家夫人立时出手,都不曾给他们家多少收拾东西的时间,就把那一家人全送往偏远宾农院去了。

    那个丫头既然敢从唐氏手里抢人,她自认为在苏家稳了脚根之后,便悄悄寻人去唐家给家人送信过去。

    而唐氏的嫂嫂早已跟唐氏交待明白,她一个嫡妻用不着为一个低贱丫头皮子脏了手脚,就由着她蹦跳吧,看她能跳得多远。

    唐氏这时候容忍下来,只是那一股火那有这么容易消散开去。

    苏青芷出生之后,小小的婴儿是一直闹足了百日之后,方才安平下来。

    而唐氏对这个女儿越发的不喜欢,觉得自有她开始之后,她一直就不顺利。

    当时苏家老夫人有心接苏青芷过去带一带,唐氏已经起了心思。

    唐家老夫人过来探望时,听见她的话,她一脸不满意的神情瞧着女儿说:“她是你生的孩子,你都不喜欢她,别人还能有几分欢喜她?”

    唐氏到底不是狠毒的人,再说如唐家老夫人所言一样,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女儿,可以多让奶母多照应一二。

    苏青芷是有过奶母的人,只是她小时候太过亲近奶母。

    等到两岁的时睺,唐氏寻了理由打发奶母走了,又寻两个妇人来照顾她。

    有奶母的事情在前头,后来的两个妇人都不敢太过亲近苏青芷。

    而这个时候,苏青芷做梦记起一些事情,她一样乐于两个妇人距离她能够远一些。

    在最需要人亲近的时候,苏青芷重生一次又一次错失了这个大好的机会。

    后来苏青葙和苏丰道两人待她的自然亲近,是她生活在苏家的一道阳光,让她觉得这一世,她还是有可以自然亲近的兄姐。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五章 喜爱

    苏丰君百日过后,小孩子一天天的大起来,他格外的招人喜爱,兄姐们都喜欢他。

    而唐氏这时有空关注三个大的孩子们,至于那三个春心大发的妾室,她自然是交给苏镇磊去处理。

    这一次和好之前,唐氏跟苏镇磊说得很是明白,她如今只是为了孩子们,待他,再也没有以前那份心思。

    苏镇磊如果不能接受现状,那就按唐家人的意思,就这般放她离开。

    苏镇磊瞧得明白唐氏那嫌弃他的眼神,他的心里气闷不已,唐家想唐氏再嫁人家,难道那人就能守身如玉等着唐氏再嫁吗?

    这几年,苏镇磊是怕去面对唐家人的眼神。最近,他却不得一去再去。

    如今唐家人愿意了,唐氏这边却说这样的话。

    然而苏镇磊的心里面明白,他要想哄回唐氏的心,只怕路很漫长。

    如今是且哄且行事吧,反正只要人在身边,总有哄回来的希望。

    苏镇磊给过那三个已生有女儿妾室的生路,他愿意放她们出去嫁人。

    只是三个妾室执意要为他守身,苏镇磊的小心思里面,还是一样有着暗喜。

    可惜他喜过之后,面对唐氏嘲谑的眼神,他的心又往下沉了去。

    苏丰君百日过后,那三个妾室的泪,并没有打动唐氏什么,只是让她瞧着苏镇磊格外的烦燥起来。

    苏镇磊做主把三个妾室及她们的女儿,一起打发到苏家最偏远的院子去了。

    他跟唐氏低声讨好的说:“等到那三个长大之后,你给她们寻一门好亲事打发出去,那三人就送去家庙吧。”

    唐氏那里会沾手这样的麻烦事情,她笑着轻摇头说:“大爷,我有心和你再多生一个两个孩子,那三个孩子的事情,就由你这个做父亲的决定吧。

    至于你的女人,她们要去那里,有你这个男人去做主,你不用来跟我说什么。

    我对你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是要求你的女人和那些孩子们,日后,不要吵到我和我的孩子们。”

    唐氏觉得不用在苏镇磊面前端着贤妻的架子,她从心眼里透出几分舒畅出来。

    她转而想一想苏镇磊对苏青芷的安排,她冷冷的笑了起来。

    苏镇磊被她笑得心里发凉起来,如今他越发的怕她生气。

    唐氏笑瞧着苏镇磊说:“大爷,你待我这个妻子没有多少的情意,我其实已经不太介意。

    那是我自个没有本事,把不住自家男人的心。

    可是芷儿可是你亲生的女儿,她才多大的人,你就把她独自丢到一个小院子里去自生自灭?

    我听着你的话,你那三个庶女,你对她们都有长远的安排。

    而芷儿身为嫡女,在你的心里面,还不如那三个有重量啊?”

    苏镇磊暗自有些气闷起来,觉得苏青芷实在太会装相,在他面前表现得那般懂事乖顺。

    可是她转头就跟唐氏说那些不好的话,他生气道:“她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会告小黑状,她的品性不良。玉儿,你要好好的调教她的性子。”

    唐氏一脸凉凉的神色瞧着苏镇磊,她只觉得少年时的她,是多么的傻,才会对这样的一个人倾情相向。

    如今那些情意全成了笑话,那些相处的片断,想起来,就有一种痛打脸的感觉。

    唐氏听着外面孩子们涌向苏丰君处的动静,她面上的神色暖了暖。

    她瞧着苏镇磊轻叹息说:“大爷,我们母女果然对你不能有太高的期望。

    因为你迟早会让我们失望。

    芷儿纵有千万般的不是,可是我从来不会怀疑我生的孩子的品性。

    她是不会讨喜任何的人,可是她却不会做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

    我有她的时候,想来大爷那时就暗恼了她。

    因为她存在的事实,让你不能对小**更好的表明你待她的真心吧?”

    苏镇磊的脸泛白起来,他们和好之后,唐氏从来不曾给他机会去解释当年的事情。

    他一直以为唐氏明白他的心意,知道当年他只是一时的失误。

    过后,那些的人事,一半也是因为跟她斗气的行事。

    苏镇磊的眼光落在唐氏的面上,她已经低头在做手里的小衣裳。

    苏镇磊突然想起来,他有好些年,都不曾有过唐氏亲手做过的任何东西。

    唐氏从前会给他做衣裳,她还会指点厨房的人,给他做他喜欢的菜。

    他们有了苏丰君之后,苏镇磊以为他们之间扫开了浓浓的迷雾。

    只是没有想过,他们会因为苏青芷又起波浪。

    苏青芷此时正面对苏丰君,小小的人儿,他笑起来格外让人欢喜不已。

    苏青芷很喜欢这个弟弟,她由着苏丰君握紧她的手指。

    苏青葙和苏丰道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都在林家族学上学,在家的时日不多。

    如今苏青芷喜欢苏丰君,他们姐弟就可以做伴度日。

    苏青葙和苏丰道只要想到孤独立在芷园院子里的苏青芷,两人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只是他们是小辈,无法对父母做的事情,有任何的反对意思。

    苏丰君眼睛慢慢的合上来,苏青葙带着弟妹们出了房。

    在院子里,他们见到一脸青色的苏镇磊,他们行礼的时候,苏丰道很自然的立在苏青芷的身边。

    苏青芷抬眼的时候,她清楚的感觉到苏镇磊那锐利的眼神,仿佛是她又犯下了什么大错事。

    苏青芷仔细的想了想,在唐氏生下苏丰君这些日子,她一直是顺大流的跟着兄姐们行事,从来不曾单独的面对大人。

    苏丰道瞧见苏镇磊的眼神,他挺身立在苏青芷的前面,笑着说:“父亲,我有事请教你。“

    苏镇磊的眼神轻触及苏丰道,他待长子还是心有内疚。

    他和唐氏不和的时候,他就不曾理过长子的功课什么。

    他和唐氏和好之后,他方知道是唐家大老爷亲自安排苏丰道学业方面的事情。

    林家族学就在苏家的近处,然而学堂里面的事情,苏镇磊的心里还是明白一二三。

    苏丰道天资比他是要强太多,可是自小起步比什么都重要。

    如今苏丰道在林家族学最有本事的夫子手下读书,而且他是受夫子喜爱的学子。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六章 出行
    六岁,苏青芷进了林家族学。

    近些年来,林家族学在安瓮城里名声越发的高昂起来,纵然是四邻的孩子,都有些不太好进去读书。

    苏青芷能够进林家族学,有唐家大老爷的推荐,也有苏青葙珠玉在前的影响。

    当然也因为她自已识字的本事,让考核她的女夫子满意。

    林家族学有男学与女学之分,两个学堂相依,就隔了一院墙一院门。

    然后林家族学管束的相当严厉,院子门常年封闭,两边学生轻易不许乱自走动。

    林家族学的女学这边的名气,也是借助男学那边才丰盛起来。

    苏青葙在林家族学里学习,她表现得特别优异。

    苏青芷进族学的时候,苏青葙已经学成结业归家。

    林家族学里,对女子结业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学业样样粗通,都可以给予结业证明。

    有了这一纸证明,女子在适婚的年纪时,有些人家会心悦不已,自然也会有人家,会排拒娶这样的识文断字的女子入家门。

    在安瓮城里,却是大多部分男方家里面,还是喜欢娶进门的儿媳妇,多少识一些字,能再算几个数。

    如唐氏的想法,她也无心让女儿们在林家族学里学成精,她自已琴棋书画样样皆全,最后还不如一个什么皆不通的丫头,能够让人怜惜入怀。

    林家族学女学的夫子们是希望苏青葙能够多留一年,只是唐氏认为苏青葙已经学得差不多。

    苏青葙本人对琴棋书画也没有深究下去的心思,她其实好奇打理家事的方方面面。

    苏青芷进入林家族学,让女夫子们个个眼光一亮,何况她年纪这么小,却已经读得通薄薄的书册。

    可惜她们一个个寄望有多高,最后失望就有多深。

    苏青芷所有的本事,大约就是用在识文断字方面,而在别的方面,她表现得不尽人意之处太多。

    苏青芷是希望在学堂的日子能够久一些,再久一些。

    唐氏的一些想法,她多少是能够猜得到一些。

    何况她在内心里面,也只是觉得琴棋书画的造诣,勤学之外还是需要天分。

    苏青葙在这方面大约是传承了唐氏的长处,而按唐氏私下里嫌弃的说法,苏青芷象了苏镇磊,只喜看书,别的略通而已。

    唐氏在这一方面非常的不错,她和苏镇磊的关系处在冰点的时睺,她也从来不曾在儿女们面前要求他们站在她这一边。

    那时候,苏镇磊大约是无法面对与唐氏有关的人和事,他主动回避于嫡子女的相处机会。

    这也是唐家决然放弃他最大的理由,唐家的人脉来之不易,苏镇磊的表现,让他们实在心寒不已。

    苏青芷在林家族学的生活,她很有些自得其乐的兴致。

    至于女夫子们对她的失望之心,她其实也不曾放在心上。

    她在同时期学子们的表现中,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恰巧适合了中庸之道,又不引起唐氏对她的关注。

    苏青芷的成绩和容貌,在此时,都是恰巧的好。

    小女子们相处的时候,难免会有妒忌心。

    可是因为苏青芷的种种表现,她又不喜抢人风头,反而让小女子们喜欢与她相交。

    苏青芷一向对待比自已小的人,都有一种天然的体谅之心。

    林家族学里读书的女子们,在家世上面已经给人挑剔过一番。

    一般人家的庶女,是不够资格进入林家族学。

    有资格进入林家族学的庶女,她们一向羞于在同伴面前言及自已的身世。

    苏青芷是用心的学过琴棋书画,她自已还是很满足自已的成绩。

    她是样样皆着通一点,然而样样都只有滴水的本事。

    幸好苏青芷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她听过苏青葙的琴之后,她知道在这方面,就是她再活三世,也不及苏青葙的灵性。

    勤能补拙这样的事情,有时候,用在有关艺术类的事情上面,通常是会失灵。

    可惜唐氏教导有方,再加上前面有唐氏的现实摆在眼前,苏青葙对这些方面没有大太的兴致。

    这个时候,苏青芷已经瞧不出苏青葙心里的想法。

    父母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对儿女还是有着深刻的影响。

    何况苏镇磊和唐氏之间,并不是那种普通的媒妁之言的婚事,他们在成亲前,彼此就情深相许过。

    成亲之后,他们的确伉俪情深了多年。然而苏镇磊还是禁不住一个丫头的影响,这桩事情,对苏青葙的影响巨大。

    当然在这个时代,苏青葙早早见识过现实的残酷性之后,对她也是极有好处。

    苏青葙的本性里,象唐氏的地方很多。

    唐氏待这个女儿付出更加的多,她担心她会走她的老路,所以多少有些拘谨她外出做客。

    那个时候,苏青芷误以为内宅的女子,是轻易不许出门。

    后来,等到她八岁的时候,她方明白的了解,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被长辈们拘在家里,一步都不能多行。

    苏青芷八岁过后,只要有堂姐妹相约出行,唐氏通常是会由着她出去。

    六岁到八岁的时光里面,苏青芷如果不是在林家族学里读书,她大约会感受到寂寞无比。

    芷园里的大丫头来来去去,她几乎不曾认清过她们的面貌,她们就另外攀到别处去了。

    唐氏的心思用在苏家内宅,还有年纪小小的苏丰君的身上。

    等到苏丰君两岁的时候,她稍稍空了下来,有心想帮着儿女们清理一下各自的院子。

    唐氏再一次有了身孕,苏镇磊表现得比她来得欢喜。

    时光,仿佛再一次见证了苏镇磊对唐氏的深情无比。

    他的三个妾室空置在后院,而那三个庶女儿,听说苏镇磊几乎不曾去面见过她们,哪怕她们主动求上门求见,他都是以打赏银子的做法去解决。

    苏青芷处在得利一方,她就是暗地里,也评说不出苏镇磊这样行事有什么不好。

    苏镇磊如果待妾室和庶女怜惜不已,他待唐氏和嫡子女就会冷漠。

    想来唐氏也是想明白当中的道理,她待苏镇磊面上亲近了许多,内里有什么,则是不为外人所道。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七章 面子

    夏日炎炎,苏青芷面对由常顺娘带来的两个大丫头,她已经相当无感。

    芷园在用大丫头方面,大约是风水不太好。

    不管是娇柔可人的丫头,还是如同大力士的大丫头,芷园都留不住她们飞快奔向远方的脚步。

    这一次送来的两个大丫头,瞧着眼神挺平顺安分。

    苏青芷轻轻点头,由常顺带着去安排住处。

    常顺的年纪太小,在芷园是三等丫头,可是却被苏青芷当成二等丫头使用。

    苏青葙的院子里,有大小六个丫头,还有好几个仆妇。

    苏镇磊和唐氏有时候,还会担心她身边的丫头们,人数不够,会怠慢了长女。

    苏丰道院子里无丫头,只有几个成事的仆妇,还有三个小厮服侍他的日常生活。

    而苏青芷的院子里,一年到头,总有两个月是无丫头服侍,而且是常年只有流动的仆妇。

    先前她的身边是小丫头无一个,自从她拾得常顺之后,这半年来,她有了贴身的小丫头。

    苏家别的嫡小姐们独立自居之后,她们院子里的大致情况。如苏青葙差不了太多。

    如同苏青芷院子这般的奇缺情况,也算是苏家的奇观。

    如今大家都等着看芷园的大丫头们,又能做到几日,才不会动心思离了芷园。

    苏青芷自认是绝对的主子,她是不曾劣待过任何的丫头,就是那些心思浮动的大丫头,她也是由着她们去另寻前程。

    来来去去的大丫头,让苏青芷越发的不耐烦对大丫头们用上什么心思。

    可怜她这么一个自认天生手笨的人,这两年里,都不得不学会给自已简单的束发。

    苏青芷第一次被逼亲自动手给自已梳发的时候,那是唐氏第一次给她指派两个大丫头,一个到了年纪,给家里人求情赎身嫁了。

    而另外一个大丫头,则是给三房管事家的小儿子相中,由唐氏亲自成全了那一门好姻缘。

    那一次,苏青葙有心再派她身边的大丫头过来帮衬苏青芷一阵子,却被听到消息的唐氏直接给拒了。

    苏青芷白天的时候,她去上学堂,院子里有仆妇在,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只是等到晚上的时睺,仆妇们归家之后,整个院子里,只有她这么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晃荡。

    那个时候,她觉得苏镇磊和唐氏还不如继父或继母,如果不是后的,不管如何也会在众人面前做一做样子。

    而如今换成她这个亲生的女儿,大白日的要在众人面前为她们做一做样子。

    早晨,她总不能一头乱发出门,她只能摸索着梳头。

    幸好这个年代的小小女子,还是流行梳团子头。

    她一次头顶着四个团子出门去,苏青芷还是做得到。

    苏青芷在自行梳发五天之后,她实在有些忍不下去了。

    她就是想要自立生活,可是她现在的年纪还是太小,还是有些事情还是受了限制。

    她在第六天的早上,她给唐氏请安的时候,问她:“母亲,你给我的大丫头,几时可以去帮我整理房间。”

    唐氏愣过之后,她皱眉头说:“这一次,我给你四个大丫头用。”

    苏青芷对唐氏这个亲娘心里已经不太抱有希望,只要大丫头们肯做事,她也没有别的要求。

    何况苏家这么多双的眼睛瞧着,苏镇磊夫妻就是有心冷待她,也要瞧一瞧他们自个面上过不过得去。

    那一次,唐氏是给苏青芷四个大丫头用,当中有两个大丫头是迎风就要落泪的性子,而另外两个大丫头,还是有实用性。

    苏青芷不耐烦面对林美人这样的丫头,她也不想去唐氏面前说什么。

    她只在苏家老夫人面前当笑话一样,提了提她身边有两个大丫头,看见树叶落下来,都要落几滴泪的笑话。

    苏家老夫人听着孙女的话,当着面,她笑着跟她说:“芷儿,那两个丫头大约是眼睛有毛病,风一吹就落泪。

    回头,我让你母亲寻大夫给她们瞧一瞧,可不能留在你院子里让你伤了神。”

    苏青芷装作一脸懵懂神情瞧着苏家老夫人,她一脸不明白的神色,说:“祖母,我觉得她们就是夫子所说的女诗人,正在酝酿着做诗文。”

    苏家老夫人不反对家里的女子们入学堂,学一些最基础的东西。

    可是她可受不了家里有一个诗人孙女,她瞧着苏青芷小小的模样,她心里暗自担心起来。

    这个孩子瞧上去心粗不已,可是再这样受父母冷待下去,别给生生逼出一个女诗人出来。

    苏家老夫人第一次正色招长子夫妻过来讨论孩子教育大问题,唐氏嫁进苏家这么多年,一直婆媳相处得如同母女一样。

    这还是第一次被婆婆直言要求善待亲生的女儿,她一脸郁闷不解跟苏家老夫人说:“母亲,她是我亲生的女儿,我就是一时对她照应不周全,也不会真正的亏待与她。”

    她的眼光淡淡扫过苏镇磊,跟她这个做母亲的人相比较,苏镇磊这个做父亲的人,只怕是更加的不可靠。

    苏镇磊被唐氏的眼光轻轻一飘,他皱眉头的瞅着她。他的心里是不喜嫡次女,那就不是一个会讨喜的孩子。

    苏镇磊给苏家老夫人的眼神逼着,他笑着宽抚她说:“母亲,芷儿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待她和待葙儿无两样。”

    苏家老夫人在心里暗叹几声,她瞧着这对夫妻,她的心里如何不明白他们夫妻的心结。

    如今面上瞧着他们夫妻是和好如初,其实她还是瞧得明白,苏镇磊在唐氏面前再也直不起腰身。

    而唐氏则是为大局所想,她选择从面上接受了苏镇磊,她的心里却多少有些防御他。

    苏家老夫人还记得从前唐氏时常在人后,会不自觉得称呼苏镇磊为‘磊哥’。

    如今她不管在人前还是人后,她都称苏镇磊为‘大爷’。

    唐氏的针线活计做得不是特别好,从前她是喜欢给苏镇磊亲自做衣裳,特别是内里贴身衣物。

    苏家老夫人仔细打量苏镇磊的衣裳,非常的精致舒服,然而全是家里绣娘的手法。

    苏家老夫人在这一方面,她能够明白唐氏的做法。

    只是她觉得唐氏太有些不给苏镇磊面子,她一年里,至少也要给苏镇磊一样两样亲手做的东西,那是男人们行走外面时,偶尔提及起来,面对外面的面子。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八章 正当理由
    苏家老夫人劝不了唐氏什么话,都是她自已生的儿子造孽的结果,可是也不应该由孙女承受结果。

    她让唐氏处理掉两个那两个多思的丫头,她的孙女身边不需要那样比主子还要象主子的丫头。

    苏家老夫人留苏镇磊说话,她瞧得明白,苏镇磊面上是有着失意的神情。

    苏家老夫人也不知道面对长子应该说什么,劝他跟从前一样宠着妾室,那长子的家会就此散了。

    何况苏镇磊从前也不曾真正的宠爱过那个妾室,他只当那些女人是排遣他一时寂寞的玩艺。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轻叹不已,劝导说:“大儿啊,你瞧一瞧母亲待你们这些孩子,可是有太明显的高低上下?”

    苏家老夫人看重长子,可是她在儿女事情上面,还真没有什么偏心眼,至少面上是一碗水齐平。

    苏镇磊轻摇头说:“母亲,你待我们都好。”

    苏家老夫人轻舒一口气,说:“那你们的父亲待你们,可是有很大的区别?”

    苏家老大人在儿女的问题上面,他自然是偏重儿子,可是待女儿也没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

    子不言父之过,苏镇磊也是重视儿子胜过女儿的人。

    他轻摇头说:“父亲待我们一向公正,待妹妹们也慈爱。”

    苏家老大人待女儿也算是慈爱有加,至少他就不曾拿女儿们的亲事,去做过什么不好的交易。

    苏家老夫人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庆幸起来。

    苏家老大人纵然在她的心里,是有许多的不是,可是他在儿女的大事情上面,他到底还不曾做狼人。

    苏家老夫人对苏镇磊直言相向:“可你们夫妻待芷儿就特别的不公平,你们两人那般对待她。

    你们也别怨下面的人,没有把她这个小主子放在心上对待过。”

    苏镇磊听苏家老夫人提及苏青芷,他自然而言的皱起了眉头,面上露出了多少不喜的神情。

    苏家老夫人瞧得分明,她在心里轻摇头不已。

    苏镇磊低声辩解说:“母亲,我们待芷儿也没有什么不好。

    给她的芷园,我也事先吩咐人重新粉刷过,里面的物件什么的,也一一换了新的。

    就是她身边大丫头事情,我没有处置妥当,可那时节,不是君儿正小吗?

    东园需要用人,她身边的那两个丫头又是能够跑腿的人,就借用了一些日子。

    后来,是她自已姐弟情深,把人送给君儿用。”

    苏家老夫人深深的瞧一眼苏镇磊,她不能跟他说得太多,她年纪老了,就是有心想护着孙女,只怕到最后也护不了多少。

    她瞧着他,低声说:“玉儿是不是从来不曾真正的原谅过你?”

    苏镇磊的脸色白了白,他想了想说:“母亲,时日久一些,她能够明白我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她还是能待我跟从前一样好。”

    苏家老夫人瞧明白苏镇磊眼里慌张神色,她笑着轻摇头说:“你急什么,我又没有想对玉儿做什么事情。”

    苏镇磊轻呼一口气,说:“母亲,小九搬去独居之后,没有人在她面前提醒什么,时间久了,她能看到我的诚心诚意。

    母亲,她一直是心软的人,她待我,不会一直心硬下去。”

    苏家老夫人苦笑的瞧着他,说:“磊儿,我有时候会后悔,当年不应该依着你的心意定下亲事。

    玉儿是一个好孩子,可是她同样是一个轻易不会回头的人。

    你做下的那些事情,你现在就是回头,只怕她也不敢多信你几分。

    她到你要是还有几分情,只怕是恨你最多。”

    苏镇磊低头闷声道:“我知道她嫌弃我的身子脏了。”

    “噗。”苏家老夫人刚刚含进口里一口茶,直接被苏镇磊的话惊得喷了出来。

    她用帕子擦拭了嘴后,她一脸不相信的神情跟苏镇磊说:“她是这样的跟你说的?”

    苏镇磊轻摇头后,他低声说:“我感觉得出来,每一次同房之后,她总是要洗了又洗。

    而且只有我换了新衣裳之后,在房里,她才会挨着我坐。”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无话可说,儿子的房里事情,母子就是再亲近,也不能说得太多。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一会后,说:“你一个大男人的身边,总是会有别的女人。

    你在外面瞧见什么中意的人,你要迎进来,我想她也不会反对。”

    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夫人好一会后,他轻摇头说:“不会有什么中意的人了。

    以前,我和那些人在一起过后,我也觉得自已脏。

    母亲,我不能再错一次。

    我知道她的性情,我要是再错一次,她一定会想法子离了苏家。”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她直接开口问他:“那你有什么好的法子,让玉儿早些回心转意过来?”

    苏镇磊神态有些扭捏起来,他低声说:“母亲,你看能不能把小九送去唐家住一些日子?

    我看唐家那边,待她还是挺上心。

    玉儿少见到她,就不会常记起那年的事情,她待我就能一天天的好起来。”

    “啪”苏家老夫人气急的伸手拍了桌子,她瞧着苏镇磊怒道:“你还配做她的父亲吗?

    芷儿这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有你们这样一对推责任的父母?

    她有父有母,就是没有你们,祖父母双全,为何轮到投奔外祖家的份上去了?”

    这年代,外嫁的女儿轻易不能回家小住。

    而她们所生的儿女,如果跟舅家亲近,可以去住上一天或两天,则没有小住外祖家的道理。

    当然有区别的是嫁到外地的外嫁女,她和她的孩子们回娘家的时候,还是可以在娘家小住一些日子。

    苏青芷这种情况,如果要去唐家小住一些时日,对她的名声是有绝对大的影响。

    苏家老夫人气长子明知对苏青芷将来影响不好,他还提议那样的事情。

    苏镇磊低声说:“她现在还小,还可以在舅家小住一些日子。”

    苏家老夫人气得笑起来,跟他说:“那你去跟玉儿说,还用得着转着弯来跟我说吗?”

    苏镇磊低垂下头,唐氏就是不喜苏青芷,那到底也是她的亲女儿。

    只有苏家老夫人去跟唐家开这一个口,唐家才会有正当理由接受苏青芷去小住一些时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九章 忠心
    苏家老夫人瞧明白苏镇磊面上的神情,她只觉得心凉了一大半。

    儿子为了自已好过,也为了讨好儿媳妇,竟然要她去做那样的糊涂事情。

    从前,苏家老大人在苏家老夫人面前叹息过,苏镇磊担不起家里的大事情。

    那时候,苏家老夫人只觉得苏家老大人对苏镇磊寄望太高,而长子年纪还小,明明是有大好机会在前面等着他。

    如今她明白过来,苏镇磊时常在不合时宜的时间,他显得太过儿女情长。

    而在应该儿女情长的时候,他又显得冷情绝然让人心冷不已。

    他如今待女儿苏青芷的态度,他明明一样的纠结,却又不够担得住事情。

    苏镇磊的骨子里面,是没有唐氏提得起放得下。

    苏家老夫人瞧着长子,她心里只觉得他怎么谁都不太象。

    苏家老大人是多情,可是却是非常果敢的人。

    苏家老夫人虽说是一个女人家,可她在瞧明白苏家老大人待她没有几分真情实意之后,她立时把心思全用在内宅事务上面。

    苏镇磊明显是比父母要多情,如今瞧上去,他还是一个专情痴情的人。

    一刹那间,苏家老夫人想得明白起来,苏镇磊是绝对不能错失唐氏这个儿媳妇。

    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夫人的面色,他立时明白他伤了苏家老夫人的心。

    他历来懂得如何的让苏家老夫人高兴的事情,他很快的安慰起她。

    “母亲,我也只是一时心里不舒服,跟你说一说而已。

    小九到底是我的亲生孩子,我心里还是会为她着想,那事自然是不行。”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她轻摇头说:“日后,唐家的舅爷们愿意管教外甥们,你就由着他们去吧。”

    苏镇磊有些不太高兴,然而他瞧得出来,唐氏是乐意儿女们跟舅家人关系亲近。

    这边母子再一次说得热闹起来,而那一边,唐氏气极往芷园奔云。

    而接到消息的苏青葙带着苏丰道两人已经候在芷园里面,他们笑着迎进了唐氏。

    苏青芷对着唐氏的时候,她总觉得用不着太过计较她。

    唐氏白眼轮回瞧一瞧面前的三个儿女,这一时,她懒得跟他们三个计较长短。

    她让人招来四个丫头瞧了瞧,她一眼就瞧见那两个爱流泪的大丫头。

    唐氏这样的人,她经了一些事情之后,已经不会再低估任何弱小的人。

    她如今也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怜惜别的弱小生物。

    她眉头轻抬,示意管事妇人直接提人转卖出去。

    两个大丫头一下子心慌起来,她们跪着来求唐氏。

    只是管事妇人带来粗妇反应很快,她们一人一边提拉着人,嘴里低声警告说:“你们怕什么啊?

    大夫人这样的良善人,又不会把你们打发去不好的地方。

    指不定,你们这样一去,在别的地方,还能攀一个好的前程。”

    苏青芷瞧着两个大丫头由最先回头张望,变成乖顺听话跟随而去,而她瞪大了眼睛。

    苏青葙轻轻捏一捏她的手,苏青芷立时低垂起眉眼。

    她如今还要唐氏轻发落,可不能在这上面又再一次惹了她。

    唐氏对长子长女笑了笑,说:“你们时不时来看一下小九,你们是有心了,可是也要多教导她为人处事,可不能由着她一直是这般的糊涂性情。”

    苏青葙笑着跟唐氏说:“母亲,芷儿的性子,就是太过直爽了。

    她和我说了,她只是觉得两个大丫头有事无事爱哭的性子,很有些可笑,她说给祖母听,只是想逗趣祖母高兴一回。”

    苏青芷只觉得不能小瞧自已嫡亲的姐姐,这可是把她行事的想法,摸得十成十的准确。

    苏丰道在一旁一脸正色跟唐氏说:“母亲,我觉得你说得对。

    小九太过聪明了,都是闲得发慌,才会去观察两个丫头当乐子过日子。

    以后,让她闲的时候,就去我那里多看几本书休养一下性子。”

    有兄姐押着,苏青芷很讨巧的跟着说:“母亲,我以后会多听哥哥和姐姐的话。我没有事的时候,也会多去寻堂姐妹说话。”

    唐氏可不乐意苏青芷去跟堂姐妹们说话,她总觉得苏青芷白生了一张聪明面孔,肚子里肠子就不带多转几个弯。

    家里这些侄女们一个灵巧,那一个个小心思多得数不清,苏青芷跟她们在一处,只会是垫底的人。

    她皱眉头说:“小九,你以后少去吵扰你祖母的安宁。家里的堂姐妹们各有各的事情,你也不要去多添事情。

    你实在有什么事情要跟人说,就寻你自个兄姐去说话。”

    唐氏瞧得明白,长子和长女两人分明还是护着这个妹妹,自家的儿女关系亲近,是唐氏最乐意看到的情况。

    唐氏身边的管事妇人非常会看眼色,她把芷园的两个大丫头带到一边好好的训诂一番之后,又让她们来到唐氏面前深深表了一番忠心。

    只是这两个丫头的忠心,就跟她们的话一样长短。

    苏青芷还不曾跟她们真正的熟悉起来,她们就让家里人寻到好的地方。

    苏青葙知道之后,她有心要寻机会想发落那两个丫头及她们的家人。

    苏青芷笑着拦了下来,唐氏在苏家已经可以当一半的家,那两个丫头的家人,也不敢为她们寻什么特别好的地方。

    一个去了花房,一个进了厨房。

    那两个丫头如果是真正有心的人,只怕也不会轻易动了心思离了芷园。

    如今那两个地方,对有想法的丫头来说,那是好的地方。

    对在芷园里,一向喜欢偷懒的两个大丫头来说,那就是她们的历练地方。

    苏青芷笑着跟苏青葙说:“姐姐,她们既然不愿意跟在我身边,那就由着去吧。

    只怕她们自个也没有想到过,她们家的人,为她们图谋的是这样事情。”

    苏青葙觉得两个大丫头的家里人,还是格外的识趣,她自然是歇了心思。

    等到芷园新一轮的丫头,经过苏青葙的挑选进来之后,过了一季之后,她们又寻机会走了之后,苏青葙很是无语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