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79 | 浏览:3309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锦宅》作者:玲珑秀(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章 心慌
    苏家老夫人瞧见苏镇磊面上的不甘神色,她只能暗叹在心里,她生下来的儿子,自然是明白他的德性。

    而唐氏几乎是她瞧着长大的女子,她也知道她的性情。他们夫妻的事情,纵然是有错,多错在苏镇磊这一边。

    他当年多少纵容了唐氏身边丫头的行事,过后,他不知道及时弥补,反而由着错得更加多起来。

    苏镇磊不见得待那个丫头有几分心思,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夫妻相处久了,而唐氏一直是非常有主见的女子。

    那个丫头则是娇柔,仿佛没有苏镇磊就活不下去的样子。苏镇磊心软了,有心护持着那个丫头。

    苏家老夫人是经过那些事情的人,她和苏家老大人之间的感情不太深,她年青的时候,都受不住那些的事情。

    何况唐氏那时候待苏镇磊的确是芳心深许,那样的打击,她没有早产难产,而是平平安安产下苏青芷。苏家老夫人认为,那是唐家人积了福报。

    爱得深则恨之深,苏家老夫人瞧得很明白,那么几年下来,唐氏因为不爱不恨方能重新接受苏镇磊。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她想着就由着他去心里怀抱着希望吧。也许,他能一直做下去,也能再一次打动唐氏的心。

    苏家老夫人终究是有些不忍心,她的心里面还是担心着儿子会犯相同的错,那样的话,只怕唐家和唐氏就会彻底与他过着貌合神离的日子。

    她跟长子苏镇磊语重心长的说:“磊儿,玉儿为人处事和美周全,你的嫡子嫡女都不错。

    你日后,待她还是要上心一些,那些别的女人,就不要再招惹来,让她对你再伤了心。”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还是听得进去她说的话,她的眼里有了几分欣慰。她的心里面,是最为满意长媳妇,觉得她为人处事处处贴心,又肯伸手去照顾下面的弟妹们。

    苏镇磊瞧着老夫人的神色,他红着脸说:“母亲,我又不是那种重色的人,我自然明白她的好。”

    苏家老夫人听他的话,她轻叹一声,说:“磊儿,女人这一生活得都不太容易。我嫁给你父亲之后,我就不曾真正的过上几天清平的日子。

    先前你祖父祖母在,家里日日热闹不已,亲戚朋友如流水来去。后来,你祖父祖母去了,你父亲做了史官,家里亲戚朋友渐渐的少来往。

    你父亲那样的性情,他的心里只有大义,日后,大约只会苦了你们兄弟三人。

    如三王爷这样为人处事留有余地的人,其实并不是太多。他带着人,在家里折腾了一日,我们家也不曾有太多的损失。

    可是日后你父亲再继续这样下去,只怕遇见旁的人,他们是不会如此轻松放手过去。

    我的年纪大了起来,如今有些受不住那些不好的消息。”

    苏镇磊瞧着老夫人的神情,他想一想劝说:“母亲,父亲这些年为官,他的心里面还是有底。父亲心里有母亲,也有我们这个家。”

    苏家老夫人听他的话,她苦笑起来,这种掩耳盗铃的说法,只能哄骗一下外面的人。他们夫妻的情份,早在那些年轻妾室一个接一个的纳进来之后,所余已经不多了。

    然而为了她自已所生的孩子,她还要撑着这样的一个家。老夫人苦笑着说:“只怕是本性难移,这一次的事情,你们还是说给你父亲知晓。”

    苏镇磊面上隐隐有些难色,他心里面是不想苏老大人再一次对上三王爷。

    然而苏家老大人那样的人,只怕是不会轻易罢手。

    苏镇磊的心里面,还是偏重母亲。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说:“父亲回来之后,我们兄弟能劝一定劝,只是这一次父亲必然会上书。

    要不然,将来我们苏家的门,只怕是会让人想来就来一趟的人家。我们会劝父亲日后别去关注各位大人们的后院事情。”

    苏家老夫人轻轻的笑了起来,苏家老大人从年青时到现在,那后院里不省心的,也不是一个两个的存在。她如果稍稍弱势一些,他自家后院就不知要着火多少次。

    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夫人面上的笑意,他只觉得心里凉透了。

    苏镇磊在心里感叹一声,造化这种事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稍稍懂一些事情。

    他成亲多年之后,初时夫妻恩爱情深,再到过后宠爱妾室庶子,经历夫妻情意变淡之后。他方看明白老父老母之间,早在多年以前,已经过着一种貌合神离的日子。

    苏家的日子,现在过得很是清平,家里的老底其实已经不多了。

    他其实也不想苏老大人把所有的人,都所有的人,都给得罪都伤透。他心里有时候庆幸,苏家老大人在弹劾人的时候,他是没有太多的私心。

    苏镇磊不愿意苏家老夫人想着那些事情,他皱眉头跟苏家老夫人提及苏青葙的亲事,他颇有些感叹的说:“葙儿的亲事,我觉得缓一年再来盘算。”

    苏家老夫人轻轻的点头,有三王爷那样的话传出去,苏青葙哪怕不是那样的人,只怕也会被传成是那样的人。

    苏家老夫人轻轻叹息着说:“你让玉儿跟娘家人商量着,看唐家那边亲近的人,有没有合适葙儿的人。”

    苏镇磊缓缓的点头,他是因为心里的羞愧,不太想去唐家走动。可是他从来不曾阻止唐氏和儿女们与舅家的亲近。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的神色,她低声说:“那事情,人都没有了,时间再久一些,大约也能过去了。”

    苏镇磊的心里面哪有不明白,苏家这边能过得去,而唐家那一边,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过得去。

    唐家兄弟从前与他交好,大家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好友。可是经那事之后,唐家兄弟表面应酬着他,私下里,与他再无多余的话可以说。

    苏镇磊最初是心里非常不满意,唐家兄弟一样的纳妾生庶子女,他不过做了跟他们一样的事情,为何他就这样的得罪人。

    他抱着这种想法,继续纳妾生孩子。结果他瞧见唐氏待他从先前的拒不见面,到后面见面愤慨不已,再到后面的淡然,他方心慌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一章 盼
    五天后,午时,苏家老大人一行人,从外地返回安瓮城。

    依例,他们都会先去官府把事情交待过后,才会回转家里来。

    苏家老大人的随行小厮,他先把行李送回家来。

    苏家的人,听到苏家老大人平安回来的消息,他们一个个高兴之后,又有些心有余悸。

    苏家老夫人的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她听到苏家老大人回来的消息,寻小厮来问了几句话,就交待他先去歇着。

    申时将过的时候,苏家老大人归家来。苏家人听到消息,一个个直接到院子门口迎人。

    苏家老大人神色疲惫的从马车下来,他瞧见院子门口的儿孙们,他缓缓点头说:“等我安置过后,大家一起用餐。”

    苏镇磊兄弟很自然的迎上他,儿子们围着父亲去了主院。苏家老夫人在主院的院子里,她瞧见到苏家老大人之后,也只是轻轻的点头。

    苏镇磊低声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母亲前几天刚刚生了病。今天她原本要去迎你,给我们劝着留在房里面。”

    天色微微暗了起来,他们走得走一些,苏家老大人瞧一瞧苏家老夫人的神色,瞧得出来,她的面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

    苏家老大人皱眉头瞅着她,说:“你的身子不好,就直接去主厅里那里歇着,不必在院子里候着我来。”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微微笑了起来,说:“老爷,就由着儿子们服侍你梳洗,我先去主厅里那里候着老爷来用餐。”

    苏家老大人待苏家老夫人一向还是非常的尊重,他轻点头之后,安排苏镇磊跟着他进去说话,要别的人,都先去主厅。

    苏家老大人进去梳洗,老大人常用的两个贴身丫头,此时早已经候在里面。苏镇磊在屏风外面候着,等候听苏家老大人的吩咐。

    屏风里面的水声缓缓的响起来,苏家老大人缓缓开口说:“老大,说一说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

    苏镇磊赶紧开口无任何的添加说了说外面的一些事情,他听到里面苏家老大人起身的动作,然后屏风移开,苏家老大人已经穿好衣裳,正由着两个丫头帮着擦拭头发。

    苏家老大人转头瞧着苏镇磊说:“那家里有些什么事情吗?你母亲平日里身子不错,为何会突然的生病?”

    苏镇磊就没有想过要隐瞒苏家老大人任何事情,他很自然提及三王爷因公干带人来家里翻查的事情。

    两个丫头为苏家老大人擦拭干头发之后,又手快的为他束发。此时,她们两人悄悄的从侧门退下去,此处只留下父子两人。

    苏家老大人冷冷的笑了一声说:“只怕是我们家让三王爷太过失望了吧。”

    苏镇磊默然下来,他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他想一想后,低声说:“父亲,外面有传言,此前的事,是那些女子对三王爷太过痴心妄想,一心想借机攀附权贵,而家里人大约也是想借机成事、、、、、、、。”

    苏家老大人利眼盯着苏镇磊,他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苏家老大人很是失望的瞧着他,说:“你太过儿女情长,有些事情,你想得太过浅薄了。”

    苏镇磊不敢反驳苏家老大人的话,因那个丫头的事情,苏家老大人对他很是失望的提过,让他此后绝了想借妻家助力的想法,因为他为人太过糊涂,分不清主次。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他在心里暗叹一声,苏家老夫人为人太过贤慧,以至于家里下一辈有聪明的人,然而一个个心思太过清浅。

    他们为官之道,大约如他们现在这样,一个个都做好尽职的小官员,反而对他们对苏家是一种好事。

    积善人家,才能长长久久的下去。

    苏家老大人虽说希望儿子们比自已有出息,可是在这方面,却从来不会强去要求。

    他当史官太久,在官场看到太多人的起起伏伏,现在年纪大了,反而去得平平安安就好。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几眼之后,他想着他还能再坚持几年,等到孙辈有人考学出来,他就能回家来休养。

    苏镇磊见苏家老大人没有真正把三王爷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略有些惊讶的瞧着他。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的眼神,他轻轻摇头说:“日后,你孩子们的亲事,你让你家媳妇多去听听唐家人的意思。”

    苏镇磊面上浮现出不赞同的神色,他的儿女亲事,为什么一定要问舅子们的意见。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的神色,他轻轻摇头说:“唐家人护短,你也许不得他们家的欢心,可是你的孩子们却得唐家的关心。

    他们家的人,在识人方面,是比我们家要宽泛许多。儿女亲事,不单单是两个孩子的事情,还是两家人的事情,要细细的查看。

    葙儿的亲事,有合适的人选,现在可以相看起来。”苏镇磊面上露出迟疑的神色,苏家老夫人可是跟他提过,长女的亲事,要缓缓的来。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的神色,他笑着说:“别信你母亲的妇人之见。就是要在这样的时刻,才能瞧得清楚那些有心人家的纯良还是多变。

    孩子们成亲之后,居家过日子,那可能平平顺顺,总会有波折。现在把那些人家看得清楚一些,日后,她的日子,万一会有辛苦的时候,在那样的人家里,孩子过那样的日子,心里也会觉得有盼头。”

    苏镇磊听苏家老大人的话,他的心里也高兴着,他的父亲还是重视他这个嫡长子,才会关心到他长女的亲事。

    然而他想到苏家老夫人的交待,他面上露出纠结的神情,他低声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我觉得葙儿的亲事,还是顺其自然来。”

    苏家老大人嘲谑的笑瞧着他,说:“你这一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少年的时候,跟我说要定下唐家那门亲事。

    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那个丫头的事发之后,你没有听从我的意见,直接叫人把那胎打了,把那个丫头交回唐家处置。

    你犹豫不决的想要留那丫头和孩子的命,结果呢?唐家人是由着你去行事,只是那丫头的家人,全给发配到边院的庄子去了。

    而你呢,你本来有好的前程,因这件事情夭折。你宠妾的名声传出去了,唐家人失了面子,你呢,你失了什么,你的心里面最清楚。

    你母亲那时也不按我说的去做,而是由着你的性子行事。老大啊,我也是瞧着唐玉长大的人,她是什么性子的女子,我还是能看得出几分。

    你现在有心纳妾还是什么的,只要不伤唐氏所生的儿女,你只管去吧,我想她早就不会管你了。”

    苏家老大人伸手拍一拍长子的肩膀,如今家里人都说长子夫妻感情如从前一样,可是苏家老大人眼睛明亮,他瞧得出来,早已经不一样了。

    唐氏望着苏镇磊的眼神太过安静了,而苏镇磊望着唐氏的眼神,却和从前一样,他的心里,对唐氏是不曾改变过。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二章 站立

    苏家老大人是真心的疼长子,苏镇磊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在他的心里面,他和别的儿子们还是不一样。

    苏家老大人年纪大,年少的时候,又是那种纨绔性子的人,自然是看得破许多的事情。他的心里清明着,他认为苏镇磊的心里也清楚着,他也不有心思去点破什么。

    日子能过则过,何况苏家老大人的心里还是满意唐家这门亲戚,轻易不想毁了两家的亲戚关系。

    苏家老大人觉得长子现在的日子能过,他都是早做父亲的人,由着他去。反正他的儿女都大了,想来老大心里面那男女之情,也不会再有年青时候那般的深重。

    苏家老大人这一辈子就不曾真正的爱过那一个女人,他待苏家老夫人也只不过认为她是一个合适做妻子的人。而他身边旁的那些女子们,他也只是喜欢她们的听话识趣会哄人高兴。

    苏家父子说着话,两人往主厅里走去。进了主厅,苏家老夫人眼光落在苏镇磊的面上,见到他轻摇头之后,她的心里面也没有几分失望。

    苏家老大人在主位上坐下来,一家大大小小见到他动了筷子之后,一个个跟着默然用餐起来。

    餐毕,苏家老大人带着家里的男人们去书房说话,苏家老夫人吩咐厅里的人散去。

    苏青芷招眼瞧了瞧苏家老夫人的神色,她脸上还是那样的平静无波。

    苏青葙扯着苏青芷往外走,低声在她耳朵边说:“你瞎瞅瞅什么?”

    苏青芷悄悄跟她说:“姐姐,我瞧着祖父好象累得老了一些。”

    苏青葙伸手捂住她的嘴,把她往弯道上扯了扯,她们姐妹大步往前走云,一直走到瞧不见人影的地方。

    苏青葙松开了手,瞧着苏青芷低声说:“祖父不喜欢女子多言,日后,你别跟人提有关祖父的话。”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再轻轻的叹气,说:“我听姐姐的话。祖父一向待我们远着呢。”

    苏家老大人的眼里面,孙子有,孙女大约也只有苏青葙这个嫡长孙女,别的孙女们,他大约都不太上心。

    当然苏青芷也认为苏青葙是值得苏家的长辈们如此珍重她,她实在是一个非常知书达理的好女子。

    苏青葙把苏青芷送到芷园,她跟着进来看了看,她微微皱了眉头,她拦着进房的苏青芷说:“芷儿,这里就你们三人啊?”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两个大丫头寻了好地方走了,眼下,她这院子里的人,还不曾补过来。

    幸好守门的妇人,为人忠厚周全,她会帮着常顺做一些重事,而苏青芷本来就是愿意打理自已的人,她一时之间,也不觉得差了什么。

    至于院子里狼籍,早在那一日,常顺的娘,就寻人来收拾整齐了。

    苏青葙就着月光下,瞧见苏青芷满不在乎的神色,她的手指直接戳到她的额头上面,说:“苏敏,苏慧,苏伶,她们那样的庶女,身边都有两个大丫头和两个小丫头服侍。

    你一个嫡女的身边,只有一个小丫头跟着,你就这么的没有心眼啊?”

    苏青芷对那位三庶妹妹其实无好感,当然她们又不曾防碍到她什么,她自然也不会莫名对她们起恶感。

    然而苏青葙和苏丰道这一对兄姐,是极其不喜欢那三个庶妹妹。

    而那三个庶妹妹一般的情况下,苏青芷只瞧见她们一个个如同兔子一样的神情。

    苏青芷一向不喜欢如兔子一样的女子,她一向觉得那样的女子,表面纯良可爱,内里大约心眼比天上的星星都要多。

    苏敏和苏慧苏伶三人常常是在一处玩耍,有时候,她们瞧着苏青葙和苏青芷姐妹的时候,那眼里总是闪过怕欺负的神情。

    苏青芷自然是不会去亲近这样的庶妹妹,何况嫡庶之间的关系,原本就是特别的微妙。

    唐氏表面上,她从来不曾亏待过三个庶女,当然她也不会稀奇庶女们来她面前讨好。

    三个庶女自小跟着她们的亲娘长大,如今年纪大了,唐氏也不曾发话让她们出来住,还是这样跟着她们亲娘混住在一个院子。

    大房原本是有两处院子安置苏镇磊的妾室,后来苏家老夫人打发一些妾室之后,就空了一处院子。

    唐氏把那处院子让人清扫出来,原本是布置苏镇磊闲暇时小住用。然而那院子布置过后,苏镇磊不曾用过,后来他直接把那处院子交给苏家老夫人的手里去。

    长房现在三位姨娘,小文氏小金氏和小刘氏如今都住在一个院子里面,又因她们只各生了一个女儿,唐氏就没有另外再安排院子给她们居住。

    唐氏跟苏镇磊商量过说:“大爷,我瞧着她们三人已经习惯住在一处,现在三个女儿年纪小,就互相照顾着住。

    等到将来谁为你添置了儿子,我再想法子把人移置出来居住,你觉得行吗?”

    苏镇磊已经尝过伸手进内院的辛苦,如今他自然知事的不会反对唐氏对内院的安排。

    何况那三个女人的样子,如果她们不走到他面前来,他有时都忘记了他还曾过那样的女人。

    只是他这样的平淡反应,让唐氏瞧得清楚明白之后,她的心里面更加的不屑起来。

    唐氏原本是不想和苏镇磊好好的过日子,然而她的母亲跟她说得仔细,女人在这个世间里,要想好好的过日子,就不能要求男人一心一意的对待你。

    如唐家老夫妻这样瞧着家里是没有妾室,其实年青的时候,唐家老大人也是有过妾室,也差一点有过庶子女。

    只是唐家老夫人的命好,她从来不曾脏过手。那些妾室一个个难产没有,一个两个都是如此,以至于唐家那位老老夫人都起了疑心。

    她私下里暗查是不是唐家老夫人下了黑手,结果表明唐家老夫人的确是不曾对妾室做过任何的手脚。

    唐家老大人一再妾室难产而没有,他自已对妾室都心里有了不好的避讳。再加上唐家那位老祖母特意寻人算了算,都说唐家老大人的福气重,他就不是一般女子受得住,也只有唐家老夫人降得住养得住儿女。

    年少的时候,唐氏只看到父母表面的恩爱,她的心里面,是羡慕父母这样的感情。她对婚姻有向往,何况所嫁之人,是她年少钟情的人。

    她在苏镇磊有了妾室之后,才知晓原来她的父亲除去母亲之外,一样是有过旁的女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多个的女人。

    而这些年下来,唐家老大人身边没有妾室,可是一样的有通房的存在。

    唐氏虽说被现实打了一个大巴掌又一个大巴掌,然而她到底有娘家给的依靠,她最后还是咬牙度过情关,还是坚强的站立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三章 是谁?

    苏镇磊和唐氏鸳鸯重温之后,他还是觉得所有的女人,都不如唐氏这般的懂他知他体谅他。

    苏镇磊无心再与妾室多牵扯什么,他特意去寻问留下来的三个妾室,可有心就这样的离了苏家另嫁。只是那三人在他面前哭了又哭,他终究不忍心逼迫下去。

    唐氏这一边听到传过来的消息,她向着身边管事妇人常顺的娘,冷笑两声说:“我要趁着光阴正好,再多生两个儿子。

    我现在想得明白,如我母亲那样,有儿子,儿子们又聪明上进,我这样才能在苏家立稳脚。”常顺的娘瞧着这样的女主子,她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常顺的娘,她是陪嫁过来的小丫头,曾经跟那个丫头关系非常的不错。那个丫头年纪比她大,从前非常的照顾年纪小的丫头们。

    常顺的娘心里多少是有些明白那个丫头的想法,男主子待自家主子温顺体贴,实在是让她们做丫头的人眼热不已。

    那时节,大家都羡慕男主子对女主子的专一,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丫头胆子这样的大。恰巧那时节,常顺的娘刚刚与常顺的爹成亲不久,有了身孕之后,她的反应太大。

    唐氏待她们这些跟在身边多年的丫头们,一向是特别的亲厚,就是许配的人,都是她们觉得不错的人。

    常顺的娘是喜欢常顺爹的实心眼,哪怕唐氏私下里跟她提过,以常顺爹的性情,只怕在苏家最多也只当一个小管事,她也不曾改过心意。

    唐氏待丫头们亲厚,待嫁出去的丫头们一向不薄。常顺的娘怀常顺哥哥的时候,唐氏放她归家休息,等到她生了之后,方知那个丫头做下来的事情。

    常顺的娘出了月子,她赶紧回到唐氏的身边来做事。她瞧得很是明白,唐氏变了,她不再如从前那样信任身边的丫头。

    常顺的娘回来之后,那个丫头生子之后,她借了无数次机会想要寻常顺娘说一说话,只是都给她回避掉了。

    直到那个孩子没有了,那个丫头快没有的时候,她求见常顺娘一面。唐氏知道后,她跟常顺的娘说:“你去见一见吧。就当最后圆了你们之间的情意。”

    常顺的娘去见了那个丫头最后的一面,那个丫头已经瘦得人样子没有了,她瞧着常顺的娘,流着泪说:“还是你们聪明,只有我最笨。

    到头来,一场空。我爹娘兄弟走的时候,他们跟别人说,不想再见我。大爷待我,是觉得我可怜。以后,他也会恨我的。

    小姐是不会原谅他,他回头也没有用的时候,他会恨我的。不,他不会恨我,他会恨他自已。”

    常顺的娘没有说话,她的心里面也是怨恨她,唐氏这样好的人,她能做下那样的事情,在那样的时候来伤她,她就是她们这些人的仇人。

    常顺的娘,只在那房里待了片刻,她转身就走了。那个丫头最后是后悔了,那又能怎么样?

    常顺的娘,只要想起嫁出那几个姐姐们提及唐氏和苏镇磊年少时候的事情,她就觉得唐氏就这样待他,已经是足够的大度。

    苏家老夫人在唐氏生育嫡次子之后,见到她待苏镇磊还是不如从前那般的亲近,其实是劝过唐氏,要珍惜愿意回头来的苏镇磊。

    苏家老夫人劝着说:“玉儿,磊儿回头来,你们夫妻好好过日子,对以往的事情,你就别纠结在心底了。“

    唐氏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她笑着说:“母亲,我和他现在很好。我早就不去计较以前的事情,如今我们好好的过日子。”

    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的神情,她的心里就是有万千的话语,她也无法劝慰下去。唐氏如今待苏镇磊与平常的妻子待夫婿没有两样,她一样的体贴入微,只是她不再放心意在里面。

    唐氏反过来跟苏家老夫人商量着说:“母亲,大爷如今年青有为,而我有些力不从心,我想挑选两个丫头给他放在身边贴身服侍。

    这人选,还是要母亲来挑一挑,母亲是最懂大爷的喜好。”苏家老夫人的心往下沉去,比当年她知道唐氏愿意给苏镇磊纳妾的时候,心还要沉许多。

    然而她却无法可说,只能轻叹息着说:“玉儿,这样的事情,还是由男人们自已张罗。或者你们夫妻商量着行事。我瞧着磊儿现在的心思,全在你的身上,只怕是不需要那些丫头们。”

    唐氏笑眯眯的说:“大爷啊,明着是不会要,可他喜欢暗着要。从前他的心放在我的身上时候,他也是这样喜欢偷着要。

    母亲,有些事情,我当妻子的人,实在是不好意思跟他去说一说。只是现在孩子们大了,我觉得有些事情,放在明处来,也能教导一下葙儿和芷儿姐妹早些知道一些事情。

    葙儿和芷儿早知道一些事情,她们对待亲事就能慎重许多。媒妁之言,我瞧着是对她们最好的选择。”

    苏家老夫人认同唐氏的说法,她原本还挺羡慕唐氏和自家大儿的感情,结果最后也不过是这样的结果。

    如果不管如何都要走到这一步来,那还不如跟她和苏家老大人一样的婚姻,没有期盼没有向往,就是后来的失望,也不会觉得那般的痛不欲生。

    苏家老夫人是瞧过唐氏在短短的日子里,脸上只余一层皮,幸好她的身子骨一直不错,还是把孩子平安生了下来,过后的那几年,她却是常常药不曾断过。

    唐氏生育苏丰君的时候,她的心态早就平复过来,她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她和苏镇磊的夫妻关系,瞧着也象是不错。

    等到半年前,苏青荨出生之后,唐氏在夫妻感情上面更加的超然起来。苏镇磊的来与去,她几乎是不曾记挂在心头。

    在她的心里面,就是很不讨喜的女儿苏青芷的份量,也比苏镇磊来得有重量。

    唐氏这一日回到主院,她想起芷园的人手不够,她招来常顺的娘问了起来,知道已经好几日,院子里只有一个守门的妇人和一个六岁大小的常顺。

    唐氏皱眉头起来,她跟常顺的娘说:“等过了这几日,我空出来时间,我会好好的收拾背主的人。我这是性子太过平和了,以至于贱人们都忘记芷园住着的人是谁?”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四章 定
    苏家老大人在家休息一日之后,在朝堂,他弹劾三王爷执行公务时扰民。

    天子端坐在朝堂之上,听着三王爷的辩驳之句,再瞧一瞧堂堂正正立在下面的苏老大人,他已是半头白发的老人。

    朝堂上纷扰,等到散朝之后,三王爷和走得慢的苏家老大人碰上,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各自不屑的转头与身边人说话。

    朝堂上的大事情,多少会在事后流传出去。等到午时过后,苏家的人收到消息,苏家老夫人轻缓吐了一口气,说:“这样也好。”

    而苏家人对此现象,已经是见怪不怪。苏家老大人上朝时,他要是不弹劾三王爷,反而会让苏家人惊讶不已。

    安瓮城里,其实有许多人,正等着听三王爷和苏家老大人互撕的下文,他们听说之后,听说天子无评论,大家各自还有些失望的神情。

    夜里,苏家是各房各自用餐,苏家老夫人的院子里烛火明亮,苏家老夫人已经准备要用餐的时候,苏家老大人行了进来。

    苏家老夫人微微惊讶之后,她面上露出欢喜的神色迎上去。她迎苏家老大人寻问之后,知道他没有进餐,便吩咐人赶紧准备菜再送进来。

    苏家老大人在餐桌前坐下来,他瞧一瞧桌上两个素菜,他眼里略有些不满的神色。他低声说:“晚餐,你也要吃得好。”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的神色,她端茶给他,笑着说:“我以为老爷今天不会回来,想着我一个人,就觉得吃得素一些为好,到底我的年纪也大了,肉食吃多了,对身体不太好。”

    苏家老大人瞧着她轻摇头说:“以后,我有空就过来陪你用晚餐。”苏家老夫人听他的话,她只是微微笑了笑。

    年青的时候,她那时候是信过苏家老大人的话,然后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她只当这是句宽心话听一听。

    她笑着说:“行,老爷在,我一定要她们多备上几个菜。”苏家老夫人的院子里设有小厨房,方便她有时候想煮一些想吃的食物。

    别的院子里,苏家老夫人也主张设立小厨房,方便各处烧水用,只是公中是不会另外支付这一份格外的费用。

    菜,很快的送进来,正是苏家老大人爱吃的几样菜。苏家老大人很是欣慰的瞧着桌上的菜,主院的下人们,在这些方面给苏家老夫人调教得非常顺心意。

    夫妻两人用过餐后,餐桌撤了下去之后。苏家老大人还是端坐在房里,他吩咐人,直接给他上来一壶白温水。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的神情,她的眼里若有所思起来。近年来,他们夫妻会坐在一处用餐,可是余下的时光,那就是各自各的。

    早些年,苏家老夫人怀有最小的女儿时候,她主动在主院里给苏家老大人挑选一处主卧室,距离她的睡房很近。

    苏家老大人却一直很少进房睡,他好象除去那些女人那里过夜外,他是喜欢睡在书房那里。

    苏家老夫人一直欣慰苏家老大人尊重她这个嫡妻,家里面的事情,还是由她说着算,她也愿意仔细着多照顾苏家老大人的衣食。

    苏家老夫人瞧一瞧苏家老大人身上的衣裳,她微微皱眉头起来,说:“老爷,你很喜欢这身衣裳吗?”

    苏家老大人打量一下身上的衣裳,他一脸不在意的神情,说:“这衣裳在家里穿一穿,我瞧着挺好的。”

    苏家老夫人不说话了,有关苏家老大人的衣裳方面的事情,在早些年,她就分给苏家老大人身边两个老妾主事去,如今她只是偶尔问一问。

    苏家老大人心里是有正事要跟苏家老夫人商量着行事,他跟苏家老夫人说:“如今家里只有几个女子的亲事不曾定下来,我瞧着她们一个个年纪大了,还是趁早定了下来吧。”

    苏家老夫人神色吃惊的瞧着他,家里是还有几个可以论婚事的未嫁庶女,可是距离年纪大了,可是就有些轮不上,当中最小的那一个也才十三岁,比大孙女只大那么几天。

    她低声问:“可是老爷为她们当中的谁相中了一门好的亲事?”苏家老大人抬眼瞧一瞧她,说:“今天下午,那老王头来跟我说话,他家的那个小儿媳妇进家门五年了,未生一子一女。

    他们家有心想寻一个良妾来,他觉得你为人贤慧,你教导出来的庶女,一定是贤良知事的女子,能保得一家大小安宁。”

    苏家老夫人冷冷的笑了笑,她笑着说:“我听说那一位小儿媳妇可是一个能干的人,王老大人的心思是好,老爷,你答应下来了?”

    苏家老大人轻摇头说:“这要是说是娶妻的事情,我自然会顺口答应下来。可这是来跟我提纳妾,这事情,是你们女人的事,你也不能就这样的爽快答应下来。

    我瞧着王家小子为人处事不错,只可惜他早娶妻了。”苏家老夫人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为了一个庶女而跟人去结仇怨。

    苏家老夫人轻轻笑了起来,说:“老爷,这样的妾室,自然是有女人们出面来打理。再说我们家孩子,我瞧着一个个乖顺,可舍不得她们去为妾。

    近些日子,有人上门来给她们提亲的时候,老爷就帮着挑一挑门户吧。不要求亲家多好的门第,只求她们嫁了之后,各自安生过日子。”

    苏家老大人在这方面还是赞同苏家老夫人的意思,他是瞧中那王家小子,可是别人已经有嫡妻。

    他笑着说:“我瞧着老王头神色,他只怕是心里急起来了,这儿孙的缘份,放在那家都是一个急。

    只是他急也没有用,他家还事事用得上亲家,轻易不敢得罪那个亲家。”

    苏家老夫人听他的话,这时开口说话了:“那他家就是女人上门来说这事情,我们家也不能答应下来。

    我们家可没有做妾的女儿,低嫁都要是正妻。”苏家老夫人暗自决定,明天就让唐氏寻官媒回来,赶紧把几个到年纪的庶女亲事定下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五章 敢

    苏家老大人瞧一眼苏家老夫人的神色,他把她心底的盘算猜准了七八成。

    苏家老大人不觉得苏家老夫人这样有什么不好,哪怕她的心里全是为她亲生儿女着想,可是她也从来不曾真正的亏待过家里的庶子女。

    苏家老大人乐见家里妻妾相处和睦,而且儿女相处得一团和气。他心里一直认为他的父母眼光不错,为他挑选了一门好亲事。

    苏家老大人的心思动了动,说:“葙儿年纪不小了,我瞧着你娘家的侄孙们还是有争气的人,你传说回去看一看?”

    苏家老夫人哪里不明白苏家老夫人的盘算,她的心里面认为自家嫡长孙女是难得的通情达理的好女子,可惜她娘家的人,却受不住她的嫡孙女有一个常激情打抱不平的祖父。

    苏家老夫人娘家弟妹悄悄跟她说:“姑姐,葙儿这个孩子,我们大家也是喜欢她的聪明伶俐可人。只是如今家里的爷们在官场做事,还没有一个真正能成气的人。

    家里的爷们眼界远,觉得两家已经是断不了亲戚,就不用再锦上添花。”苏家老夫人自然是听明白那个意思,她娘家是担心苏家老大人得罪的人太多。

    苏家老夫人抬眼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色,她微微笑了笑说:“老爷,你这话说得迟了一些。比葙儿年纪大的几个孩子,亲事早已经定下来了。

    家里和葙儿年纪差不多的一两个孩子,嫡的,现在瞧着还是一团的孩子气,那位庶的则是性情太过内向有心眼了。

    老爷,你在外面见多识广,你能遇见好的孩子。”苏家老大人略有些惋惜的摇头,说:“早几年,葙儿年纪小,我就没有想过什么。

    如今她年纪大了起来,她是这一辈的长孙女,她的亲事,可一定要开一个好头。可不能再如我们家婉儿一样,姑爷人不错,可家里长辈却不识道理。”

    苏家老夫人听他提及长女的事情,她的心里顿时有些不太高兴起来。当年是苏家老大人执意要把长女嫁进华家去,哪怕她私下反对,他都认准姑爷为人不错。

    苏家老大人和苏家老夫人的嫡长女苏婉儿,自小就聪慧伶俐,很是讨他们夫妻的欢喜。

    她长大之后,在她的亲事上面,苏家老大人夫妻还是用尽了心思。可惜人算总是不如天算,苏家老大人无意当中相中了华家的嫡次子华识文。

    苏家老夫人对大姑爷华识文一样是没有任何不赞同的意思,她只是反对华家夫妻为人太过强势,华家那位婆婆在家里,是容不得别人有不同的意思。

    华家自诩是书香门第,家里的规矩特别的严谨。苏婉儿嫁过去之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天未明就要去婆婆面前立规矩。

    苏家老夫人那时候打听来的消息,华家大儿媳妇因为早起立规矩,还不小心的损过胎儿,以至于三年过后方生子。

    苏家老夫人把这意思跟苏家老大人说得明白,而苏家老大人那时候,只觉得苏家老夫把家里规矩弄得太过松散,才会觉察不出别人家规矩的种种好处。

    苏家老大人拍板说:“华家这般有规矩的人家,才不会有宠妾灭妻的事情发生。我们家女儿容貌也就是这样,那华家二小子不是重色的人,他们夫妻相处得好,比什么都好。”

    如今这么些年下来,苏家和华家同城而居住,苏婉儿回一趟家,都需要苏镇磊这个亲长兄去华家亲自接人。

    在去接人前,还要苏家提前下帖子给华家说明,然后等华家的回复。如华家老夫人不许可,苏婉儿则不能归去来。

    华家老夫人在外说得明白,女子嫁进华家,就是华家的人。哪有娘家的人,时不时上门来打秋风。

    这样的闲话,自然是那位华大夫人的母亲,她悄悄传给苏家老夫人听的。两位老人家如今因为有这样的亲家,反而来往的多了起来,互相之间能通一些消息。

    相比那位华大夫人来说,苏家老夫人觉得苏婉儿的日子还是要好过许多,至少华识文内院干净许多。

    苏家老大人近年来,他方明白对内宅女子而言,家里婆婆对儿媳妇意味着什么。只是已经太晚了,如今他们夫妻也只能盼着华家老夫人早些退下来不理家。

    可惜华家老夫人的身子特别康健,如今吃饭还能用三大碗饭,行走快速远胜过调皮少女的步子。

    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上一次,我听老大说,有书院想请大姑爷去当主事山长,这事成了吗?”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摇头说:“他的学识是不错,可是资历却浅了许多,那书院是想借着华家的名头。

    华家那边自然是不会应承这样的事。我们姑爷是聪明的人,他自然也知道当中的不妥太多。再缓十年,也许那时候,他是担得起山长来。”

    苏家老夫人听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在这方面,她还是相信苏家老大人的眼光。

    别看苏家老大人经常性的弹劾一些人,可是他却不曾真正因为私利而得罪过人。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有兴致跟她多说一说话,她赶紧试探的问:“那三王爷这一次可曾恼怒至极?”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说:“只要三王爷下次行事稳健,我也不会再无故的去弹劾他。

    这一次,我给人利用了,只是利用我的那几家人,自个也得不了什么好处。

    只有三王爷明着是吃了亏,实际上,这样一来,他的王府就能清静太多的事情。

    他是明白人,我也不是糊涂人。”

    苏家老夫人是不太懂得内里的妙处,然而她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色,她轻摇头说:“可惜那几个不知事的小女子,日后,就是嫁了,只怕日子也会难过。”

    苏家老大人轻轻的嘲谑笑了起来,说:“你啊,你太小瞧那几个小女子的心性,她们要是没有那想要攀福贵的心思,那会跟着家里长辈们闹成这般大的动静。

    那几家的长辈们,如果心思端正,也不会故意把事情闹到我面前来。这当中有两家的长辈,当着我的面,立时说是来瞧热闹的人。而另外几家,却执意不肯改口。

    这样的人家,那样心性的小女子,你就不用白费心思去担心她们日子过得不好。反而要担心那将会娶她们的夫家,那人家的日子,将会不好过。”

    苏家老夫人轻轻叹气说:“年纪还小,她们的性子还是有机会拧过来。只是事情闹得这样大,一般人家如何取娶这样的女子入家门。”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六章前因

    早晨,天色微微亮了起来。

    苏青芷睁眼瞧一瞧天色,她猛然坐了起来。

    稍后,她放松躺了回去。夏日炎炎,林家族学这边,女傅们又到休夏日假。待天气凉爽之后,方会通知复学。

    当然男子们,则没有这种优待。夏日炎炎,正是读书人读书的好时节。

    苏青芷有心想再睡一会,只是常顺这时候醒来,她欢喜的跳下榻,她趴到窗子边,往外瞧一下,她欢喜嚷起来。

    “小姐,出太阳了。”

    苏青芷轻抚头一下,这夏日里,几乎天天出太阳,用得着这般惊喜吗?

    然而她瞧着小丫头眼里纯然的欢喜,她的心里又暧了几分。

    芷园里,她这个主子才八岁,明着是长房嫡小姐,实际家里下人们心里都明白,跟着她没前途和好处。

    就是常顺这个六岁丫头,也不过是苏青芷误打误撞拾来的贴身丫头。

    那一年,小小年纪的苏青芷做一个梦,在梦里,她清楚看到一个事事想周全一家大大小小的傻女人,直到最后才明白过来。

    她所有的体贴懂事,最后为难困扰的只有自己,还有牵累到身边人。

    她太过无私,却忘记她肩上也担不了百斤担子。其实不管是长辈还是平辈,都没有她想象的需要她。

    她的付出,她的尽力,只纵容家人们的取用。其实不管长辈和平辈的日子,都过得比展现在她面前好太多。

    她自己的日子过得辛苦。苏青芷只要想一想前世被父母后来哄着的糊涂做法,她就有拍自己巴掌的冲动。

    前世,她上面有兄姐,她在中间,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父母那时要忙工作,生有兄姐之后,再有她,他们就有些照顾不到。只能把她送到爷奶的家里,而爷奶家有堂兄弟姐妹,她的童年不寂寞。

    等到她五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又意外得了一子,再次改了要接她回家的计划。然后的然后,她上初中住校,她回了自己家里。

    然而,这个时候,她的兄姐处在青春期,他们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完,他们亨受着青春,那来空亲近周日归家来的妹妹。

    而她的弟弟正是调皮的时候,他只要吃饭睡觉在家,旁的时候,他都在外面,总和一班同年纪的朋友,亨受着他的欢乐少年时光。

    她的父母己经习惯早前的家居生活,对于中途插回家住回来的女儿,他们看到她时,总会先愣一愣,然后彼此心里都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苏青芷初中高中住校,她与父母家人相处机会不多,大家是一团和气。她考大学时,走运读了外地大专。

    后来,她直接在外地结婚生子,她的生活朴实平顺。

    她对原生态的家庭,要说对家人有所了解,都是听母亲所言甚多。她习惯跟家里人报喜不报忧,家里母亲也认为她能干,其实她不过是大企业的一个小职员。

    她的兄姐此时正在.经历下岗再就业,她刚刚结婚,而她所在大企业一样不景气。

    她的兄姐各自就业之后,父母总说他们的负担重。苏青芷默然之后,她懂事的听从孝顺父母的提议。

    苏青芷后来的后来,她惭惭看的明白,她为什么会那样听父母的话,明明心里面知道兄姐和弟弟的日子过得比她好,她还是会主动去做多余的事。

    原来她的心里面一直渴望着父母的关注和爱,偏偏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哭的孩子,她是一个太懂事的孩子,自然等不来父母手中糖。

    她的孩子大了,一个孩子,她的心思偏移之后,她看得更加明白。父母待子女一直有爱,只是到她这里就稀薄。

    苏青芷回思前世的事,大约人只会在悲凉的时候,在经过伤心之后,才会看得明白,不管什么样的情意,都強求不来,不如不求。

    苏青芷慢慢瞧明白苏家的家里情形,只觉得人生要有比较,方不容易心思糊涂处事。

    苏家这样的古式家庭,古式的父母,古式相处的方式。

    苏家跟别的大家庭一样,长辈晚辈夫妻妻妾嫡庶的关系,这样一大家人居住在一个大院子,朝歺相会,谁都无法回拒这样的生活。

    苏青芷觉得这样的生活环境,才是对女人的人生挑战。

    苏青芷初初记事时,瞧着这样一大家人住在一起,那心都浸在冰水里,她一直担心着,别是这一次的人生,是要进行宅斗生涯。

    只是人生己经这样,她只能去学习去面对。然而人生总是会时不时给予些许惊喜。

    在苏青芷三岁时,她那对冰火不相容的父母,三年互相回避相见,有了破冰机会,两人开始见面平静交谈。

    这个时候,苏家老夫人难得的插手清理嫡长房的内宅,唐氏很自然回避。

    当苏青芷在唐氏房间第一次见到苏镇磊的时候,她的眼珠子都快惊得掉下来。

    苏青葙很自然把妹妹隐在身后,她瞧见父母看苏青芷时的不喜。苏青芷在苏青葙的身后,她眼里喜意淡再淡,很快平静如水。

    在一般的情形下,苏青芷是绝对不会单独去和父母相处。她是父母心里刺,拔不掉,化不去,只待光阴软化硬刺。

    她瞧得太明白,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他们有时看她的眼神,都有一种刺骨的寒。

    她的存在,提醒父母许多事。她是一道分水岭,一边是他们幸福的往事,一边是他们夫妻情冷的冰冷现实。

    果然从父母对待孩子们不同的态度,多少瞧得出那年那月,他们之间的感情起伏。

    苏青芷能体谅年轻父母的心思,他们年青,还不能够直面现实,不能接受他们人生里的失败,可她却是他们这场情事里最无辜的人。

    苏青芷庆幸梦里看过她的前生,所以她能淡定接受现实。父母不爱,可是她的兄姐亲近她。

    祖父高高在上,他待苏青芷和别的嫡孙女一样。祖母慈爱,她侍苏青芷关心,可是家里的孙辈太多,她的关心有限。

    苏青芷觉得本性难移,她这一辈子,不想做懂事的孩子,可她也一样做不了会哭的孩子。

    六岁,苏青芷在唐氏提及她可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七章立
    阳光正好,苏青芷和常顺在院子里走了走。

    前前后后,就是方寸大小。常顺的娘带人提早餐过来,她瞧着院里两个孩子,她的心里微微发酸。

    常顺的爹,原本是心疼女儿小小年纪就要服待九小姐,这位九小姐在苏家不受宠,以至于身边只余下常顺。

    苏青芷一直觉得常顺年纪小,正是需要父母的时候。白天,她常鼓励常顺去寻她的爹娘和兄长亲近,还提醒她要悄悄的去,以免以后不能再天天去看父母。

    常顺非常机灵乖巧,她知道她的娘跟在唐氏身边,是没有空搭理她。而她的兄长现在跟着管事跑腿,也一样没有空。

    只有她的父亲在马房,当主子们不用车的时候,她的父亲的事不多。

    何况常顺现在年纪小,她长得甜美爱笑,逢人知道招呼。马房里做事的人,都喜欢她,也乐见她过来寻常哥,很自然不会对外提及常顺常来的现实。

    常顺的爹,最开始的时候,是乐于天天见女儿。可是常顺天天来,时日一长,他的心里不安,怕误了女儿的前程。

    可是他担心直言说出来,会让年纪小的女儿害怕之后,将来真正遇事,反而不敢来寻他拿注意。

    他无奈之下,只能寻机会跟常顺的娘商量。常顺的娘听后,心里很是欣慰不己。

    苏青芷年纪虽小,可是她懂得善侍和保护身边的忠心人。

    芷园里的大丫头们,竟然无一人知道那对主仆私下里的事情。难怪大小姐苏青葙一次又一次的暗示加明示,希望唐氏能为苏青芷挑选两个实心眼的大丫头。

    常顺的娘,自然比她爹知道的事情多。常顺年纪小,明面上,她是服侍苏青芷的贴身丫头。私下里,指不定是做主子的人,多体贴常顺。

    常顺的娘悄悄跟她爹说:“我们原本就没有打算女儿将来跟小姐出苏家,如今由着她陪九小姐长大。将来求夫人恩典,为她挑一门好亲事。

    有她一路服侍九小姐的情份,将来少爷们待这样的人,都会有几分香火情。”

    常顺的爹面上有几分迟疑的神情,苏家的人,谁都知道九小姐在苏家不受宠爱,大老爷大夫人都不太喜欢这个女儿。

    常顺的娘瞧见他脸上的神情,她微笑说:“九小姐性情温和讲道理,家里的少爷们自然会喜欢懂事的姐妹。

    顺儿跟在九小姐的身边,有太多机会碰见少爷们。少年时的情意最长,日后多少会关注一二。”

    苏家的男人们,在收人入房的事情上面还是有一定的规矩。这也是为何常顺娘早早把女儿送到苏青芷身边真正原故。

    常顺的娘,她没有一颗攀高的心,她只想儿女平平安安在苏家过平顺的日子。

    父母对儿女的心思,是常忧九十九。这一个孩子安置平安妥当之后,又会挂念家里未曾有合适出路的孩子。

    常顺现在有兄有弟,还有一个年纪小的妹妹。正是因为常顺娘生子平顺,才耽误了她的大好前程。

    唐氏每次有心提拔她的时候,就遇上她怀孕生子。一来二去,唐氏瞧得太过明白,常顺的娘侍她是忠心,只是她太没有野心。

    唐氏叹息过后,也放弃了把常顺娘培养成她身边的大管事想法。而常顺娘也觉得她本事能力不足,实在不是做大管事的料子,她愿意事事听从唐氏的吩咐。

    常顺娘瞧得太明白了,唐氏轻易不会亏侍她身边的忠心人。只要他们夫妻忠心,唐氏一定会厚待他们一家人。

    常顺的爹,听常顺的娘这么一说再加分析,他的心定下来了,只是还是提醒说:“日后,还是不能由着顺儿天天来寻我。

    日子久了,只怕主子们会认了我们两人不懂事,也会误了孩子们的前程。”

    常顺的娘想了想,她一脸惊喜神情瞧着自家男人说:“行,我听当家的话。当家的就是比我想得远,我只会想着顺儿小。

    想着九小姐宽容,她支持顺儿和你多辛近。我就没有想过,这样对九小姐和顺儿都不好。夫人不会喜欢九小姐这样放纵顺儿,再说时日一久,夫人对顺儿的印象也不会太好。”

    常顺的爹一脸欢喜神情看着自家女人,他的心里明白,他不会奉承主子们,只会卖力做事。

    他现在做马房管事,有常顺娘的原因,也有马房里机灵聪明人,一个个宁愿去当车夫,也不愿意当一个需要常守在马房的管事。

    常顺爹却喜欢当马房小管事,他觉得他的心眼只够踏实听主子的吩咐行事。

    常顺的爹,是真心疼爱大女儿,所以那要叮嘱女儿的事情,他就完全交给做娘去处理。

    常顺瞧着自家男人为难神色,又听他纠结说:“你一定要跟顺儿好好说,我是喜欢她天天来看我,只是我做爹的人,也为她以后多想想。”

    常顺娘笑着连连点头,别人说她男人不成气,可是她觉得自家男人实心实意。她自然知道苏家有些有出息的管事在外面养了小的,还生有孩子。

    这些事情,主子们都知道了,管事的女人那可能不知道,她们只能装做不知道来面对。

    常顺的娘,后来悄稍寻了常顺说话,她又跟苏青芷感恩的说:“九小姐,我和常顺爹都明白你侍常顺的好。

    只是我们做下人的仆,都盼着自家主子,而不想因为我们的行事不周全,而牵累到自家主子。”

    苏青芷在心里轻叹一声,她轻轻的点头。常顺爹娘现在的做法,是最为合适的做法。

    苏青芷再一次感觉到这个时代阶层的森严,她自以为的善心,有时候是误人又误己。

    常顺快乐的童年,终结得很快。她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她面对苏青芷再也不象从前那样的无拘无束。

    而苏青芷经过这一事之后,她的行事更加的仔细起来。

    苏青芷真正静下心思跟苏青葙学习,看她如何管理身边人。

    苏青葙欣喜苏青芷的好学,她会悄悄跟苏青芷说一些应该要注意的事情,以及如何在大多数下人们面前端着主人的架子,以免下人们小瞧她这个做主子的人。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八章欢容
    阳光正好,苏青芷望一望院子门,她仔细听一听四周的动静。

    她的眼神暗了暗,左右隔邻住着的堂姐妹,她们明显不在自己的院子里,她照常带着常顺去了主院。

    近年来,苏家老夫人在规矩方面,她明显放松许多。她不再象以前那样板正要求晚辈们必须天天早晚请安。

    听说,最初的时候,苏家晚辈们觉得这是老夫人在考验儿孙们的孝心,自然是依旧早晚请安。

    苏家老夫人则自此以后,对儿孙们的请安越发随意起来。这个时候,她慢慢把家事放手交给唐氏处置。

    唐氏这个时候惭惭面对夫君变心,而他接连迎了妾室,又生了庶子女。她和他,她从心里觉得那人己经陌生。

    苏家老夫人把大部分家事交到她的手里面去,唐氏自觉得在苏家另有一份依靠。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唐氏和唐家人在暗地里己经商量过和离的事情,只是大家都舍不下有唐家一半血脉的三个孩子。

    再加上苏镇磊虽说有些宠妾的倾向,可是他待长子和长女还是一样的疼爱和爱护。

    唐氏想得很明白,她是有机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她是无法从苏家带走她亲生的三个孩子。

    再说她就是有机会再嫁,也许运气好,她也不会再嫁得太差。然而她的心里面更加明白,再嫁,她的年纪也只能做继妻,说不定还是要重复和苏家现在一样的生活。

    最终唐氏接受生活给予她最为现实的礼物,她接受现实,选择在苏家陪伴孩子们过一生。

    唐氏人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日子过去了,她的心里面对苏镇磊是愤恨不己,以至于无法直面他己经变心的现实。

    唐氏拒绝再见苏镇磊,他们夫妻自事发之后,私下里就不曾独处过。直到苏青芷周岁的时候,唐氏独自面对女儿,瞧着她澄清明亮的眼晴,她竟然不由自主泪流满面。

    或许是哭过,或许是苏青芷稚然的神情,唐氏觉得一直压在她心大的巨石松动就来。

    她和苏镇磊无意相遇,她也不再主动去回避面对,她是直接面对走近过来的人。

    那人,越走越近,唐氏心里绷紧了心里那根弦,她担心她会在他面前表现得失态。

    越来越近的人,唐氏清楚看见那人眼里浮现的复杂神情。就那么一刹那间,唐氏听见她心碎的声音。

    其实她的心早己经碎了,只是给她小心翼翼的捧着护着,看上去还是完整无比。

    心,碎了。唐氏若有所思之后,她面上浮现浅浅的苦涩,原来也不是不能面对。

    只是她的胆子小,她又舍不下曾经和那人有过的快乐光阴。

    苏镇磊一脸戒备神情瞧着越来越近的唐氏,在那事发之后,唐氏瞧着他,那种恨他入骨的眼神,把他心里的亏欠感很快抹平。

    后来,苏镇磊还是想跟唐氏好好的解释一番,他认为他们夫妻还是能够恩爱过日子,只是唐氏拒见他。

    就是在人前,他们夫妻不得己相见,唐氏都是借着怀孕回避掉。

    苏青芷的出生,对苏镇磊来说,生活没有任何改变。唐氏还是拒见他,苏镇磊是因庶长子的出生,才见到三月大小的苏青芷。

    看到这个女儿,苏镇磊只是低大打量两眼,就让人去通报唐氏,因为庶长子的降生,他的亲娘也应该提为妾。

    唐氏没有见他,直接交待下去,她会听从苏家老夫人的决定。然而苏家老夫人只要想到那狐媚子做下来的事情,她就痛恨不己,也无心见庶孙子。

    她冷笑着对长子说:“她对你一往情深,在你身边就是三生为奴为婢都愿意。她是不会介意身份问题,我觉得你要成全她心愿。”

    苏家老夫人这一辈子,她最痛恨为私情背叛主子的下人。她认为唐氏和唐家人的心底还是温厚了些,对这种下人,就应该赶尽杀绝,而不是由着她在面前碍眼。

    苏家老夫人那时听了长了为丫大求情的话,她瞧得明白,长子心里有妻子,却怜惜娇柔只有他的丫头。

    苏家老夫人当时就心沉下去,她瞧着长子眼里都带有几分怜悯的神色。等到他心里真正明白他的感情时,有些情意己经淡了变了。

    唐氏深吸一口气,她微笑跟苏镇磊招呼道:“大爷安。”苏镇磊一脸惊诧不敢相信的神情瞧着唐氏,她从来不曾这样平淡的叫过他。

    唐氏从苏镇磊身边过去,她轻舒一口气,她觉得天蓝了,而她竟然为了一个心里没有她的人,伤心了这么久,也让娘家人担心许久。

    “玉儿。”苏镇磊回身赶紧叫人,只是唐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玉儿。”苏镇磊再叫一声,唐氏慢慢转身皱眉瞧着他。

    她一脸严肃神色跟他说:“大爷,我现在应该还是你的妻子,在外面,还请大爷尊重我,你在外叫我的闺名,会影响我的名声。”

    苏镇磊愣了愣,从前在外面,他也常这样轻声叫她,她那时眼里满满欢声神情。

    苏镇磊瞧清楚唐氏眼里的神情,他的心突然抽痛起来。他一直认为他和唐氏有感情,等他处理好通房庶子的事情,他好好跟她说几次话,他们夫妻又能过跟从前一样的日子。

    苏镇磊认为唐家人打压他的前程,已经算是为唐氏出了气。他特意要冷她一年两年,免得他们夫妻有事,唐家人就借机打压他的前途。

    然而如今唐氏瞧着他的眼神,还有她跟他说话的语气,让他的心里大大的不安走来。

    苏镇磊心急下,有些语无伦次说:“她自从生子之后,孩子身体不太好,你不肯见她,她的身体也不太好。”

    他说完之后,顿时觉得失言,赶紧开口弥补说:“我不是说你做得不周全、、、、、、”

    他还要说下去,唐氏己经冷笑起来说:“她有病,服待不了你。你放心,我会上心安排人。母亲身边有两个丫头,她们做事一向仔细。

    平常大爷空时,也喜欢和她们说一句两句话,我跟母亲去说一说,就成全你们彼此的心意,我们这一房也应该有两个妾。”

    苏镇磊睽大眼睛瞧着她,他不相信他听到的话,却见她转身就走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九章求
    苏镇磊先是傻眼看着人走了,过后,他心里有些暗喜起来,唐氏的心里面,还是有他,只是她妒心重。

    苏镇磊认为唐氏只是跟他说说而己,单单丫头一人,她就和他斗气这么久。

    苏镇磊想着寻机会要让唐氏下楼梯来,他会跟她说,他并不想纳妾,就是丫头也是一个意外。

    他们夫妻就此和好如初,日后,也别这样一年两年的生气不理人,他们还是跟从前一样的好好过日子。

    只是这一次唐氏执意要做一个贤良的女人,她转身去寻苏家老夫人说话。

    她很自然的打量苏家老夫人身边的两个丫头,她们年纪都不小了。

    此前,唐氏就听苏家老夫人提过,她有心为两个丫头寻找合适的人选,只是两个丫大都舍不得苏家老夫人,执意要在她身边多服侍几年。

    唐氏刚刚跟苏镇磊说那样的话,完全是神来一笔。如今她坐在苏家老夫人这里,心思却微微一动。

    那人算计了她,她先前是伤心愤怒而无心去处置那人。当然也有她舍不下苏镇磊的心思,今天,她和他直面过后。

    唐氏发现她变了,她面对他的时候,竟然不愤怒不生气,就是提及为他纳妾的时候,她以为她会心如刀割般的疼,则不料会那般的平静。

    苏家老夫人瞧见唐氏舒展开去的眉头,她心里轻舒一口气,儿子儿媳不合,她在一边瞧着也心累不己。

    如今她瞧着唐氏明显心情不错,她笑着说:“你刚刚自我这里走后,在路上,遇见了什么好事,这才回头来我这里。”

    唐氏笑瞧着她,说:“母亲,我在路上碰见了大爷,我们说了话。”

    苏家老夫人听她的话,她喜过之后又惊诧不己,儿媳妇在此前明明是抱有一种夫妻生死不再往来的态度,她这么快就想通想明白,她能把心思回转过来,两人就能好好过日子。

    苏家老夫人欣慰不己,她含着泪,笑着连连点头:“好,你和磊儿夫妻两人,日日好好的过日子。”

    唐氏颇有些感叹的说:“母亲,以前是我心眼小,误以为大爷会是特例。如今我想明白过来,男人重色,是男人本色,大爷自然一样。

    我身为他的妻子,要事事为他着想。妾,是什么?那是为我解忧分担服侍大爷的人。

    只要进来的妾,她们安守本分,大爷欢喜,我一样也会欢喜。”她一边说话,一边抬眼去看两个丫头的神情,见到她们面有娇羞欢喜神情。

    唐氏在心里冷冷的嘲笑起来,幸好,她没有执迷不悟下去。她想起娘家人对她的关心和惦念,她庆幸之后,更加不想牵累娘家人。

    唐氏的嫂子悄悄透过话来,唐氏如果实在不想在苏家度日,她可以和离归家。日后,嫁与不嫁,都由她自己去选择。

    唐氏却再也不是那个不知事的人,她的天真无忧,葬在苏镇磊隐瞒之后,又护着那的情形下。

    唐氏仔细的想过,在苏家,她是嫡长媳妇,苏家老大人夫妻都是公道人,她们婆媳又亲近,苏家老夫人在那事情发生之后,不管明里暗里面,都偏帮着她。

    唐氏想着她己经有儿有女,她的年经不小了,这个世间,不知多少女人,她们过的日子不知她,还不是一样安然过一生。

    苏家老夫人听她的话,她心里的喜意淡了许多,她瞧着唐氏面上释怀神情,她心里有了浅浅的悲意。

    她的长子明明对妻子情深意重,可是伤起妻子来,一样手不曾软过。

    苏家老夫人想着长子后来做下来的事情,她心里反而觉得唐氏这样也好,她早日释然,日子一天天,也能平静的过下去。

    苏家老夫人顺着唐氏的眼神望过去,瞧见那两个丫头的神情,她的心里不喜起来,她的好意,让人白白掷在地上污了。

    唐氏转头笑瞧着苏家老夫人说:“母亲,你一向很会调教人,你瞧,大爷身边如今无人服侍,你就赏大爷两个妾吧。”

    两个丫头欢喜不己,她们又心里着急不己。苏家老夫人一心一意想着把她们嫁出去做正头娘子,挑选的那些人家里穷苦不己。

    两个丫头宁愿不嫁,也要守着苏家老夫人身边,过现在这种衣食无忧的日子。

    她们心里自然希望苏家有那位老爷,能够相中她们,能把她们要过去做身边人。

    现在她们听见唐氏的话,哪怕知道万一成事之后,苏家老夫人会不喜,她们都想捉住这个万中选一的机会。

    她们悄悄抬眼瞧一瞧唐氏,两人很快低垂眉眼,装出非常听话乖顺的样子。

    苏家老夫人瞧见两个丫头的反应,她脸上有明显失望神情,她的心里冷笑好几声,不识抬举的人,不知好坏,是怎么也扶不墙去。

    苏家老夫人无心在她们身上继续花心思下去,她笑着提醒和暗示唐氏说:“玉儿,房里多两个人,就会多许多的是非。”

    唐氏笑着说:“只要母亲不偏心她们,她们又听话不多事,我这一房自然安稳。”

    苏家老夫人见唐氏执意要给房里添人,她无心再多事去反对。苏家老夫人觉得经过事情的唐氏,日后处事不会再那样温厚有余,杀伐之心全无。

    现在的唐氏,反而有些担得起事情。苏家老夫人笑着跟她说:“你只管放心,出了我的门,就不是我的人。她们即然选了那条路,自然要明白,我们之间主情意也终止在那日。”

    唐氏微笑起来,有苏家老夫人的话,她还会拿捏不住两个妾室吗?

    两个丫头快速交换眼神,她们有心想说话,可是又不敢出声。

    苏家老夫人此时跟唐氏说:“玉儿,芷儿大了,不用你日日守着她。我如今精力不如从前,这两天我交一些事情给你。”

    唐氏欢喜起来了,她笑着说:“我听母亲的安排。大爷身边的妾,我也听母亲的安排。”

    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不急,慢慢来。做妾,这种事,也要让人好好的想一想。”

    两个丫头急了起来,夜长梦多,苏家大老爷这些年下来,身边只有一个送上门来的丫头。

    两人娇羞不己的说了,苏家老夫人叹息之后,决然成全她们,也直言主仆情意就到此为止,日后,她们寻上门来,她也不会理会她们,哪怕是他们的生死大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