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6 | 浏览:503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初恋回首》作者:留空(连载中)(原创非首发)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3039  
积分
633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二十五章 醉酒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11-12 12:34 编辑

    男女主持人对视一眼,默契地想着这期节目的收视率有保证咯。毕竟新组合不比那些老牌明星有人气,有实力。他们就像短暂的烟火,谁知道它什么时候会陨落。本来他们对这期节目不抱什么希望,但才开场几分钟,现场的气氛就被调动起来。这可不是一般明星做得到的。看来,对明日之星可要好好打交道。
    底下的观众闪个不停,心里大声地叫着哇,这长得太帅了。尤其是那个队长。那精致的脸庞,鲜红的唇瓣,再加上那一米八的大长腿。啊,妈妈,我受不了……
    尖叫声一片盖过一片,尤其是最后的安霖杰表演时间,那更是达到顶峰。。
    沈衍瑾轻呼了一口气,好兄弟。而连凯浩则羡慕地看着安霖杰,为啥刚才就没有这样的尖叫声呢。难道他还不够萌吗。这也导致在接下来的宿舍日子里沈衍瑾和安霖杰两人经常看到连凯浩揽镜自照,还做出怪异的表情。他们都以为某人病犯了。
    男女主持人心中有了定心丸,也更用心跟沈衍瑾他们互动起来。“简单的娱乐时间到了,我们进入下一个议程——你猜。”
    你猜,就是一人悬着空中,一人回答题目,全对就能降落。否则惩罚加倍。沈衍瑾三人商量一下,最终派出沈衍瑾和不恐高的连凯浩。
    连凯浩跟节目组商量一下问题答案,就被送上空中。海尔笑说:“凯浩,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将要挑战的衍瑾说呢。”
    被吊到空中的连凯浩,想也没想,就大声说:“哥,你要快点来救我了。”顺便附送一个飞吻。场下的女观众又是一片尖叫,恨不得以身替人。
    沈衍瑾用手轻轻挥了挥,好像感受不到底下观众的渴求。沈衍瑾点头笑道:“坚持住,我很快就来。”观众又爆了。
    “开始了,准备好了吗。衍瑾。”言颖拿着话本,问道。沈衍瑾点了点头,“我准备好了。”
    “时间只有两分钟。开始。第一题,连凯浩最喜欢吃什么?”海尔提问。
    “他,什么都喜欢吃。不挑食,不过最爱的应该是甜品。”沈衍瑾噙着笑意。言颖揭开贴纸,“答对了。”纸板上赫然写着“什么都喜欢。最爱是甜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来到最后一个题。题板上写着“连凯浩最害怕什么。”这个问题沈衍瑾有点迟疑,看着被艰难地吊在半空的脸凯浩,沈衍瑾沉吟片刻,眼睛一亮,斩钉截铁地说:“应该是我吧。”
    舞台顿时升起了烟雾,连凯浩在烟雾下徐徐下降。连凯浩被放下后,便立刻冲向沈衍瑾……的怀抱。节目也非常配合气氛放了“你是风儿,我是沙……”的背景音乐。
    沈衍瑾也揽住了连凯浩,拍了拍连凯浩的背。连凯浩小鸟依人地靠在沈衍瑾的怀里,“哥,吓死我了。还好我上去了,要不然霖杰哥上去了,可有得受。”
    沈衍瑾他们一起走到安霖杰的身边,安霖杰看了他们一眼,“谢了,兄弟。”沈衍瑾淡笑,“没事。”
    两个主持人也聚了过来,好奇地问;“我很好奇,为什么凯浩最害怕的是沈衍瑾。沈衍瑾人长得这么帅,还会有人会害怕吗。”
    沈衍瑾和安霖杰对视一眼,转而看向连凯浩。连凯浩游移地盯着沈衍瑾一会,然后像赴沙场似的说道:“那是因为……哥起床太恐怖了。你可以想象被一个气息恐怖的人盯着的感觉吗……”一边的安霖杰也深感同感,“所以,我们都没人敢去叫衍瑾起床。”沈衍瑾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两位主持人看了沈衍瑾一会,真是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看来我们sun之间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嘛。”言颖说。
    沈衍瑾他们又继续跟大家分享很多生活趣事,比如安霖杰喜欢倒立后睡觉等等。在场的人都捧腹大笑。节目后,两位主持人跟沈衍瑾他们互换了联系方式。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而望舒心不在焉地换着电视频道,手机响了,望舒飞快地探出身子伸向桌子,“喂,你终于打过来。……”
    一个悦耳的女声传来;“什么啊,我在你家门口,快给我开门。都快重死我了。”
    “宝珍,你怎么……嘟嘟……”望舒起身走向门口。
    就看到一个两手提着满满的烧烤和啤酒的甜美女生,金宝珍。望舒忙让开,让金宝珍进去。金宝珍如释重负地将烧烤和啤酒放到桌上,才瘫在沙发上,“累死宝宝了。小陈子,快给哀家倒杯水呢。”
    望舒回身将门带上,转身给好闺蜜从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望舒将水递给她,看了一眼食物袋子,“怎么回事?”摇了摇某人的腿。
    金宝珍接过水,咕噜喝了一大瓶的水,才解决了她那干渴的喉咙。天知道,她一结束几天的手术,就火速到常去的烧烤店买了这些高热量的食品赶过来。就怕慢了自家这个傻姑娘就没了。那几天哭得呀,她都怕了。认识快十年,从没见过望舒这样。
    “还不是过来看看你。不过现在看你的样子,和好了吧。”金宝珍舒服地躺着沙发上,享受着凉凉的风。
    “嗯。”望舒拍了拍金宝珍的大腿,示意她让出一点位置。金宝珍嘴上说上“快热死了,你不会去别的地方坐吗。”但还是听话地往里坐了坐。
    “怎么回事啊?讲讲呗。”金宝珍抱着抱枕,捅了捅自家闺蜜。望舒看了她一会儿,才说:“你臭死了,快去洗洗。”起身将金宝珍拉起,推她进浴室。
    “嘿,不带你这样的,不要吊我胃口,快说。”金宝珍一路被望舒推进卫生间,喊道。很快,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咚咚”望舒敲了敲浴室门,”阿宝,我把衣服放门外了。“得到回应后,望舒就去收拾留在桌上的那一摊东西了。
    等到金宝珍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桌上一盘盘装好的美食及几提啤酒。金宝珍拄在椅上,“贤妻良母啊。来一张。”作势拿起手机拍照。
    望舒摆正了餐具的顺序,抬头看了金宝珍一眼,“别闹了,来,吃吧。”
    两人干杯后,金宝珍还不忘八卦一下,“说,怎么回事。”望舒喝了一口啤酒,才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统统向金宝珍倾诉,但不包括重生的事情。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直到现在,望舒还是感觉就像在梦里。
    “我说你就是自讨苦吃,没事瞎闹什么分手。还有,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听话了。喏。”说完举了举杯。
    望舒跟她碰了碰杯,苦涩地说:“其实,我是怕,我怕我们俩……,与其说是他经纪人的推动下才导致的,不如说是我顺手推舟下。我觉得既然这一切都避不开,那就让我来做个了结。好歹我不是被抛下的那一个。”说完将啤酒一饮而尽。
    金宝珍头痛地看着望舒,戳了戳望舒的头,“你说我说你什么好呢。还没什么呢,你就乱想。这是病,得治。还有,看问题乐观点。对了,这件事他知道吗。”望舒摇了摇头,“我没敢告诉他。”
    “还是不要告诉他了。一团乱麻,算了。喝酒吧。”金宝珍啃了一口鸡肉串,然后拍拍手拿起一罐啤酒喝起来。
    深夜里,两个女疯子对酒当歌,鬼哭狼嚎。小孩子都被吓哭了好几家。最终以望舒醉倒在桌前作为结尾。金宝珍醉酗酗地指着望舒,“哈哈……,你输了。起来,我们再喝。”
    接着手机响了。金宝珍摇晃着走了过去,“喂……”
    沈衍瑾疑惑地低头看了下手机,打错了,不是啊。“喂,你是谁。望舒呢。”
    金宝珍打了好几个酒嗝,“望舒啊,她喝醉了。我是谁啊,不告诉你。哈哈……”
    沈衍瑾轻呼一口气,“那就麻烦你好好照顾她,谢谢。”
    挂完电话后,金宝珍艰难地将望舒扶回房,“吃什么那么重。该减肥了,陈望舒。”金宝珍将望舒拖到床上后,自己也软了,倒在床上睡了。临睡前最后一个想法是她好像接了个不得了的电话。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5892  
精华
帖子
315 
财富
2966  
积分
534  
在线时间
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0 
最后登录
2018-6-12 
沈衍瑾太暖了。中间那段望舒顾着小亮不理他,然后就吃飞醋那一段太可爱了。哈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369 
财富
3014  
积分
656  
在线时间
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6-20 
初恋文最美好了。青涩中带着暖心,楼主文笔不错哟。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3039  
积分
633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二十六章 噩耗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11-27 23:13 编辑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鸟儿叽叽喳喳地交流着。有几缕阳光调皮地从窗帘缝隙溜进来,照到床上,轻抚着人儿的脸庞。床上的人儿“嘤咛”一声,吃痛地坐起身来。头好痛啊。全身像散了架一样。
    望舒掀开被子下床,大力地拍着脑袋,试图缓解头痛欲裂的脑袋。走到床的另一边,看了一会毫无睡相的金宝珍,还饶有兴致地连拍几张某人的睡照。然后将金宝珍压在身下的被子轻轻地拔出来。刚拉出一点被子,金宝珍翻了一个身全把它压下。真是徒做无用功!望舒无奈地拖了她那边的被子将金宝珍盖上。
    一出门,就闻到一阵糟糕的气味及脏乱不堪的餐厅。望舒顿觉累不爱。屏住呼吸,拉开客厅的窗帘,让阳光洒满整个室内,并把窗户打开,让它通通气。天啊,昨晚到底是怎么吃的,满地板……疯了,疯了.一大早就面临这么严峻的“生化**”,金宝珍,要死啊。
    而房内的人好像感受到杀人的气息莫名一寒,更深入地埋进被子里,脸还蹭了蹭被子,真舒服。
    深呼一口气,望舒全副武装地雄赳赳,气昂昂地踏进那生化基地。等到望舒麻利地将餐厅收拾干净,已经过了一个钟头。
    望舒倒了一杯水,斜靠在墙头,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杰作”,身后传来“咔”的声响,一样是酒醉后遗症的某人趿拉着鞋子走过来。“我给你泡了杯蜂蜜水,过来喝吧。”
    金宝珍走过来搭着望舒的肩,将大半个身子压在望舒身上,“阿舒,我们吃什么。”“嗯,你是想来点清粥小菜,还是面包牛奶。”
     金宝珍想了一会,“喝粥吧,我还要阿姨自制的小菜。”说完将水杯放到桌上,去洗漱了。
    等到她俩慢悠悠地喝着粥享用着早餐时,金宝珍猛塞了一口鸡蛋,含糊不清地说着些什么。看金宝珍满嘴食物的样子,望舒很难相信她怎么做到不会将食物喷出。看金宝珍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怕金宝珍被噎到,望舒将碗里的粥递到她嘴边好让她咽下去。
    金宝珍好不容易将嘴巴的食物咽下去,放出一个大消息:“昨晚……好像你那位打过来了。”
    望舒将筷子往桌上一拍,“你怎么不早说。”说完急忙往房间走去。金宝珍原地撇了撇嘴,见色忘友。
    “喂,你昨晚打过来了。”站在窗户边,听着楼下不时传来的喧闹,望舒手握着手机笑道。
    “嗯,吃饭了吗。昨晚是宝珍吧。”沈衍瑾用肩膀夹着手机说道,手里不停地翻着衣柜里的衣服。
    “吃了,是啊,昨晚宝珍来找我喝酒。她没跟你说什么吧。”望舒手里抓在窗台上,紧张地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看来你们昨晚喝得挺凶。”沈衍瑾抓起手机,拎起一件衣服在镜子前比划着。
    “没有,没有。就喝了一点。”望舒睁眼说瞎话。就这么忽视掉两大垃圾袋的啤酒罐。
    沈衍瑾看了看,又不甚满意,又把衣服丢到床上,重新回到衣柜前翻找,“下次还是少喝点。我要出去了,先这样了。”说完又在柜子里、地下的箱子里、包里寻找着时尚的出门搭配。
    看着自家闺蜜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还时不时的“嘿嘿”两声,金宝珍大大翻了个白眼,把碗筷重重一放,“你还让不让人吃了,陈望舒,收收你那恶心的表情,可以吗。”
    望舒回神过来,谄媚地给金宝珍夹了几筷子菜,“来,快吃。”金宝珍白了她一眼,才又动起筷子。而望舒观察了一会金宝珍的脸色,也开始吃起来。
    金宝珍与望舒从初中起就是同班同学,高中沈衍瑾转学过来,也与他同学了两年。可以算是见证了一路沈衍瑾与望舒的感情发展,也帮打了不少掩护。起初,金宝珍还有点吃醋,自家闺蜜就被外面的狼崽子给叼走了。所以,在望舒与沈衍瑾约会中,插了几次脚。
    当然,不得不说,沈衍瑾聪明。几次以后,他就发现自家女友的闺蜜似乎看他不过眼。为了不让她在女友诋毁自己或再插足两人的甜蜜时光,沈衍瑾并望舒请了金宝珍吃了好几次饭,帮女朋友买水和零食,也不忘金宝珍那份。
    可谓是吃人手软,拿人手短。金宝珍既吃又拿的,望舒与沈衍瑾再约会,看着沈衍瑾那张笑脸,金宝珍是说不出,也做不出为难的事。只能自己咬碎牙往里咽。好在还有零食与饮料安抚了她那幼小的心灵。即便这样,金宝珍与沈衍瑾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望舒两边都不好受,一面是好闺蜜,一面是亲亲男友,这怎么抉择。怎么选望舒心里都不好受。不过好在两人在她面前都相处得不错(主要是沈衍瑾不理会,金宝珍嘴上挑了几次刺,看人家不迎战,也觉没啥意思,还很幼稚。)
    两人身形相差不多,金宝珍有时会住在望舒家,再加上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几件衣服嘛,当然也不在话下。两人换好衣服,手挽着手出了门。出了门还与李阿姨打了招呼。
    等到望舒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八点二十。望舒打了卡,一屁股做到转椅上,还没喘口气,就被桌子上一大叠文件吓到了。我不就晚了一会儿,师兄不是这么残忍吧。这么多工作量,我猴年马月翻得完。
    望舒把包一拍,气势汹汹地找自家师兄理论。推开门“师兄……”,齐严本对着镜子挤痘痘,被一惊差点把镜子摔掉了。
    齐严及时在空中一捞,避免了它四分五裂的下场。齐严将镜子收进抽屉,正了正嗓音,“小师妹,不是师兄我说你,这进门要敲门啊。不然万一撞破了师兄的好事……”
    望舒进来想找齐严理论,但一进门撞见师兄背着人偷偷挤痘痘这种事也就算了。可现在听听他说的是什么,什么叫万一撞破好事就坏了。这种不要脸的话,亏他说得出来。活该老师不松口让他和雅雅姐结婚。
    “打住,师兄,我桌上那堆是怎么回事?”望舒质问道。齐严半起身,将望舒按在椅子上,“坐下来。歇一会儿,听我说,你也知道了我跟你雅雅姐在一起快五年了,一直都聚少离多。可谁知,那天回来我去接她发现有人想翘了我墙角。毛都没长齐,就敢跟我争。什么东西。望舒啊,你可一定要帮师兄这个忙啊,你也不想看到师兄晚年凄凉吧。”
    望舒看了看师兄可怜的样子,想想其实师兄还是对她挺好的,要真是因为她的原因,导致两人情感破裂,她怎么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望舒拍板说:“好,几天。”
    齐严喜不自胜,幻想着与雅雅在蓝天白云下嬉戏,想想就美。“师妹啊,你太好了。等我跟你雅雅姐结婚了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我准备带雅雅出国逛几天,怎么也得一个半月吧。”
    “一个半月,你还是算了吧。你就把这么大一个摊子扔给我,你还真放心。不怕你回来公司就倒了。”望舒怒极了,什么人啊,一个人跑出去逍遥快活了,留下我收拾这个破摊子。看来枕头风还是吹得不够,想结婚还是再等几年吧。
    可惜齐严还不知道近期女朋友为啥总对他横眉竖眼的原因有自家师妹的缘故,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番话出来。
    齐严小心翼翼地说:“那一个月。”望舒直接都不想理他。
    “半个月,不能再少了。我这几年都没休过假,怎么着都可以将这几年所堆的假积到这几天吧。”齐严咬了咬牙,艰难地说出一个数字,大有我不管不顾的架势。
    哪有老板这么赖皮的。谁见过哪个老板为了放假将事务都丢给员工的,这绝对是第一人,妥妥的。
    不过想想,确实师兄这几年是付出挺多的,要办好一个公司不容易,而且还是个翻译公司。不说竞争激烈吧,就说这个行业水平参差不齐,一个好的翻译更是难求。所有的事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虽然老师有介绍几个想赚外快的老师过来,但那止不了远渴。他们也就分担一些翻译文件之类的,像出去接单都落在齐严与她身上。
    望舒想想还是没怼他,“嗯”了一声。齐严还没回神过来,冷不丁听到如天籁的消息,喜笑颜开,“你真同意了。”
    望舒起身出去,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要是不愿意,我很乐意改主意。”齐严一听,连连推辞,“不用,不用。这样就很好。小师妹,回来给你带礼物啊。太棒了……”说完原地蹦了几下。齐严忙抓起手机,打给那个她,“雅雅,我跟你说,我们可以去旅游了。嗯,是真的,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隐约还可听到齐严欣喜的交谈声,望舒沉重地看着桌上的文件。不行,招人一定要提上日程。
    收拾好思绪,望舒开始奋战了。这么多,要早点开始了。这么多天,可有得忙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8332086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436  
积分
615  
在线时间
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2 
最后登录
2018-4-21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8332086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2436  
积分
615  
在线时间
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2 
最后登录
2018-4-21 
我再回一个帖子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3039  
积分
633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6-2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3039  
积分
633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6-20 
回复 喵出没 的帖子

  感谢,我会加油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3039  
积分
633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6-2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3039  
积分
633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二十七章 抢遥控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8-1-8 12:59 编辑

    这段日子,不止是望舒,连沈衍瑾就跟连轴转的球一样忙个不停。为了宣传新歌,每天不停地在赶场,演唱,站台……,起初沈衍瑾还能挤出一点时间跟望舒聊聊天,虽然屡屡被打断。但     
后来却再也没接到电话。望舒只能从电视上或身边的交谈听到他的一点消息。
    即使是这样,望舒还是没时间去伤春悲秋。第一,她不是十八岁少女,对一个前世与工作经常打交道的人来说,工作才是长胜的保养品。毕竟没有了票子,怎么go shopping,怎么美美哒。二是虽然她对这次重来的一次很珍惜,也很感谢。但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患的患失,死黏住不放。那才会出局。她始终觉得不管将来她跟沈衍瑾会怎样,她都要先做好自己,做个让人依靠的人。因为她身边还有好多人,她要保护他们,照顾好他们。而不是重来一次,就把什么东西都丢了。若是这样的自己,还值得喜欢吗。
    梁实秋曾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时机到时,她坦然接受,缘分尽时,她无怨无悔。这就是她这世的守则。
    当望舒从繁琐的翻译工作中抬头时,是实习生肖恩,一个怯生生的圆脸女孩。
    她红着脸盯着地板,“望舒姐,中午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虽说齐严前两年办了公司,基础是打下来了。但奈何独木难撑,就凭齐严和她还有几个只搞翻译文献的兼职老师,是远远不够的。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精神,再加上h大的外语系可是出了名棒,齐严经过层层收罗之下找了两个大二学生,一个是肖恩,另一个就是龚教授的侄子,也就是齐严未来的小舅子龚韦华。你说这齐严,挖墙角都挖到未来婆家身上,不对,是未来岳父家去了。这不是上门找虐吗。
    龚教授一天不点头,这龚家人的态度就一天不明朗。再说这龚韦华从小跟着龚雅屁股后面长大,与龚雅的关系就跟亲姐弟没两样。对待齐严这个居心叵测的贼,更是如秋风散落叶般迅猛。齐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非跟龚韦华杠上了,大有一种山不来我就去的架势。最后,齐严也不知道跟龚韦华说了什么,第二天龚韦华就来报到了。望舒好几次旁敲侧击地打听过,但齐严每次只是笑笑不说话。望舒还试图走夫人路线,可就连雅雅都没问出来,这可就奇怪了。到现在,这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望舒瞟了一眼正转笔玩的龚韦华,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吧。也该出去换换空气了。”望舒放下手中的事务,挽着肖恩的手准备出去。
    路过龚韦华的办公桌,望舒微弯了弯身子,敲了敲他的桌子,“小华,走,出去吃饭了。”
    龚韦华重重地放下转动的笔,抬头义正言辞地说:“说了不要叫我小华。叫我龚韦华或者Esbote,好么。对了,我姐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很想他们回来,好吗。这几天,都快忙死。望舒心里想着,嘴上却说:“应该快了吧。他说玩十五天。”
    最好是快点回来啦,要不然……。龚韦华暗戳戳地想着。
    望舒三人点了鱼香茄子、西芹炒肉等菜肴。望舒低头吃菜,旁边的肖恩小声地“啊”了一声,望舒快速转头,“怎么了。”
    肖恩红着脸,眼睛泛光,将手机递给望舒,并为她解释:“望舒姐,你看,这是最近人气组合sun。他们在路演,粉丝在现场拍的一些照片。队长是不是好帅,我也好想去现场听他们唱歌……”
    望舒翻看着照片,看着沈衍瑾在台上大汗淋漓地演唱着,与队友的互动还有听到粉丝的呼唤回头招手的照片。望舒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沈衍瑾无疑是耀眼的。怎么办,沈衍瑾。我突然发现我好想你。
    对面的龚韦华微微立起身子,快速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切,也没有多帅嘛。我比他们好看多了。”
    望舒不舍地将手机还给肖恩,瞅了龚韦华一眼,“快吃饭。等下还有的忙。肖恩,你待会将刚才的照片传给我……”龚韦华期待的小眼神一下黯淡了下来,低头猛扒饭。一群没有眼光的家伙。
    解决完午餐后,望舒他们又开始新一轮的忙碌。“韦华,隆德公司的产品书好了吗。肖恩,你问一下章老师翻译好了吗。对了,我明天八点要出差去安城,肖恩帮我订票……”
    时间飞逝,忙忙碌碌了一下午。望舒环顾了四周,肖恩他们早走了,天不知不觉也暗下来。望舒起身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回去拎包下班。
    在回去的途中,望舒买了一份瘦肉粥当晚餐。坐在桌前,望舒一边吃粥,一边看着中午肖恩传过来的照片笑。
    突然电话响了,望舒忙放下调羹,“喂,妈……”
   “小舒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一个中年女声响起。
   “妈,这阵子我可能回不去。学长他和雅雅姐出去旅游,公司现在让我看着。我走不开,过了这两周,我就回去看你们。你们怎么样,还好吗……”望舒答道。
   “挺好的。你一个人也别太累了。要吃饱点,衣服不够穿自己要去买。钱够不够用啊,不够我叫你爸转点给你……”听着妈妈的絮叨,望舒的眼眶渐渐湿润了。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担心自己在外面穿不暖吃不饱。不管几岁,在她的眼里,我永远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女孩。
    望舒拭去眼角的眼泪,侧了侧头平复一下情绪,“妈,我没事,很好。我会照顾自己的,钱也够用。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你们自己注意好身体。好了,就这样了。我明天还要出差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在一旁认真听着的陈爸爸“怎么不说了。”,陈妈妈放下电话,轻飘飘地看了旁边的人一眼,“你不是看到了,挂电话了。她明天要出差了,所以要收拾行李早点休息。”
    陈爸又问:“那她说什么时候回来。”“你这么想知道,刚才怎么不跟她说啊。”陈妈拿着遥控器调换着频道,“她学长出去旅游,公司交给小舒管。她说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什么学长,哪有自己出去玩,把公司丢给员工的,害的员工都不能回家。”陈爸不高兴地说,却没得到身边的人的回应。
   “哎,你干嘛调了我的节目。给我,给我调回来。”陈爸叫着。陈妈当然不愿意啊,她正追的剧播了。她才不愿意在这时候将遥控大权交出去。
    陈爸直起身子,欲夺回遥控器,“你不能用手机看嘛。为什么要跟我抢电视。”“那你为什么不能用手机看呢。”陈妈回道。
    反被将一军的陈爸一噎,“不管,你给我。我要看……”两人加起来快一百岁的人公然在客厅上演一场抢夺遥控器大战。
    而在客厅不远处的陈弟弟收回脑袋,将刚才拍的照片传给远方的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