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8 | 浏览:559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初恋回首》作者:留空(连载中)(原创非首发)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第十二章 生病三
         望舒出了门打算去盛点水给沈衍瑾擦擦,结果一出门就碰到了在屋外徘徊的连凯浩。连凯浩笑嘻嘻地凑过来,说:“陈小姐,你好。我是连凯浩,衍瑾哥有跟你说过吧。”
         望舒浅笑,说:“有,他说你开朗,有担当,能给大家带来欢笑……”其实还有下一句,沈衍瑾说就是喜欢的爱好太娘了。不过看连凯浩这开心到要飞的地步,实在不忍心说出。
        连凯浩开心得原地蹦起来,拉着望舒直说:“真的吗,真的吗。大哥夸我了。霖杰哥,你听到了吗。”
        在厨房里不堪其扰的安霖杰走出来,在跟望舒点头示意后,将连凯浩拉开,说:“站直了好好说话,像什么样子。”然后转头跟望舒说:“陈小姐,抱歉,让你见笑了。”
        望舒淡笑道:“没有,没有,跟连凯浩聊天我挺开心的,你们可以叫我望舒的。”
        连凯浩挤上来说:“舒舒,舒舒,你可以叫我阿浩。”连凯浩睁着他那水汪汪的大眼,让望舒实在拒绝不了。安霖杰扶额,怎么办,自家小伙伴杀伤力太大,到时可别让冰火山爆发。舒舒,那是你叫的吗,唉,真是在走死这条路越走越远啊。还有,舒舒,叔叔,哈哈……
         安霖杰已经无力吐槽,向外走了几步,远离某个傻子,对望舒说:“衍瑾他怎么样,我给他熬了些姜汤,你等下倒给他喝。”
         望舒摇了摇头,说:“他还一直烧,我打算倒点热水给他擦擦。今天真是谢谢你们。”
在一边也听到的连凯浩也慢慢安静了下来,熄了玩闹的心。连凯浩试探着开口:“要不我们送他去医院……”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衍瑾打断了。
        沈衍瑾在房内久等不来望舒的身影,正好听到连凯浩的话,发出嘶哑的声音:“不用,我没事,不用去。咳咳……”
        望舒赶紧过去把他扶住,连凯浩他们也围了过来,在安霖杰他们的帮助下,将沈衍瑾送回床上。“你怎么生病还不老实。”望舒埋怨道,“你乖乖躺着,我去给倒水。”望舒转身就要走,安霖杰叫住了她,说:“望舒,你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好。”
        “哥……”连凯浩如犯错的孩子一般,胆怯地站在沈衍瑾的床前。“怎么啦。”沈衍瑾捂着嘴咳嗽了好几声。“哥,对不起。要不是我跟吴哥顶嘴,也不会连累你。对不起。”连凯浩垂下了头,但眼睛还时不时地瞥着沈衍瑾。
        沈衍瑾压抑着已经到喉间的痒意,笑着对连凯浩说:“阿浩,这……不关你的事。咳……你别在意。我睡一觉就好了。你歌练得怎么样,别到时候不过关,咳咳……”
        连凯浩低着头,不看沈衍瑾,努力不让眼泪流下,闷声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练。”转头就跑出去。
        迎面撞上望舒他们,望舒还在纳闷连凯浩那红了的眼眶,安霖杰帮忙将东西放下后,转身对沈衍瑾说:“我去看看。”沈衍瑾点了点头。在一旁默默看着的望舒仿佛明白了什么,也不言语了。
        在静寂的房间内,除了沈衍瑾不时的咳嗽声,还有拧水的“滴答”声。望舒将拧好的毛巾递给沈衍瑾,沈衍瑾却没接。他反而咳得越严重了,颤声说:“我没力气,我好难受,阿舒,你帮我擦吧。”
        望舒瞪大眼,仿佛没明白沈衍瑾话里的意思,但面对沈衍瑾认真的眼神,望舒败下阵来。她认命地为沈衍瑾擦拭脸部、手,到身体的时候望舒犹豫了。
        望舒盯了沈衍瑾半晌,意识到沈衍瑾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深吸一口气,像赴战场的战士一样掀开沈衍瑾的衣服。
        看望舒静静地为他忙碌,沈衍瑾笑了,就像偷了腥的猫一样。不过耳尖却慢慢泛了红。
望舒鼻尖泛起一些汗珠,它慢慢沿着那线条滑落,沈衍瑾抬手将他拭去。望舒抬头看他,本来红扑扑的脸蛋也红得越发艳了。
        沈衍瑾眼睛一暗,抬手抚摸着望舒脸部线条,他一点一点地靠近她,却在离唇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沈衍瑾抵着望舒的额头,遗憾地说:“虽然我知道你很想,但还是下次吧。嗯,还真是讨厌。”
        望舒本来闭着的眼睛睁开,听了沈衍瑾的话“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笑着凑近沈衍瑾,贴了贴沈衍瑾的唇瓣,说:“我不嫌弃你。”然后又吻下去。
         沈衍瑾的嗓子发出爽朗的笑声,然后托住望舒的后脑加重了这个吻。直到手中的毛巾掉到地上发出的声音一下惊醒了沉浸其中的两人,两人相视一笑。
         望舒退出了沈衍瑾的怀抱,收拾掉落的毛巾准备出去倒掉。
         “我先出去了,你记得把姜汤喝了。”望舒低头说。
         “好,你先把柜子里的衣服随便拿一件给我。”沈衍瑾靠在床头说。
         望舒起身到衣柜里翻找衣服,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望舒不由感叹沈衍瑾活得比女人还讲究。看这一柜子的衣服、配饰,还不说角落里那几袋鼓囊囊的衣服和地上架子上的鞋。望舒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望舒随便拿了一套衣服给沈衍瑾,端着水盆出去了。
        望舒收拾利落后,来到门前犹豫了片刻,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才开门进来。沈衍瑾倚靠在床头,坏笑道:“啧啧,我还以为你会破门而入,难得有这等口福,你就这样放弃了。”
        望舒看都不想看沈衍瑾,拿起一件衣服往他头上扔。衣服在空中被沈衍瑾徒手一接,晃了晃手中的衣服向望舒示意。
        望舒深吸好几口气,皮笑肉不笑地说:“沈衍瑾,你睡不睡。”沈衍瑾害怕再将望舒惹毛了,赶紧将手中的衣服往桌上一扔,甜笑道:“睡,我这就睡。”沈衍瑾连忙躺下,将被子拉到胸前,阖上眼睛。
        闭了许久,都不见望舒的动静。沈衍瑾睁眼一看,发现望舒坐在桌前。“你怎么不上床睡。”沈衍瑾笑着说。“床太小了,再说了你是病人,我怎么能跟你挤呢。”望舒托着腮,看着沈衍瑾说。
       “我不介意,快上来。还是你要我下床抱你上来。”沈衍瑾说。望舒连连摆手,“不用了,都快天亮了,我坐一下就走了。”
       沈衍瑾大力掀开被子快步走过来,将她一把抱起,一点都不给望舒反应的时间。沈衍瑾轻轻将望舒放在床上,扯过被子将她包裹。随后自己也钻入,揽过望舒抱在怀里。望舒刚想说话,耳边传来“别闹了,我很累了,睡吧。”望舒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就传来某人均匀的呼吸声。
        望舒轻笑了一声,转身埋进沈衍瑾的怀里。静谧,美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第十三章 离别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7 20:06 编辑

        “铃铃……”寂静的清晨因有了这扰人的声音开始变得热闹。睡得正熟的两人都不自觉地皱紧眉头,意识还没清醒的望舒又主动向下埋了两分,沈衍瑾揽紧她,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烦人的噪音终于停止了,两人舒展了眉头。但没轻松几秒,铃声又响了。
        沈衍瑾烦躁地爬起来,为望舒掖好被子,往扰人地前进。他不耐烦地抓起手机,没好气地说:“喂……”下一秒立刻清醒了,因为电话那头是个男的,是个男的不奇怪,但是,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我漂亮的小学妹,陈望舒,你终于接电话了,你不会忘了今天我们……哎哎,等等,小学妹你怎么变成男的,不对,不对,你是谁。你不会将我漂亮的小学妹先奸后杀都吧。师父,我对不起你啊,嘤嘤……”
        沈衍瑾眉心没自由地跳了跳,他定晴一看,好家伙,他拿的是望舒的电话。可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电话里头的那家伙一口一个的“我漂亮的小学妹”,什么你呀你,她什么成你家。他感觉头越发的痛了。
        沈衍瑾还纠结在自己繁乱的心绪里,床上的望舒却再也睡不下了,她拥被坐起,对沈衍瑾喊道:“阿衍,谁啊。”顺手揉了揉杂乱的头发。
         电话里假哭的人顿时一停,紧接着扯着嗓子说;“小学妹,你没事啊。害我白哭一场。我的精神损失费,营养费,全都在你工资扣了……”听到这话的望舒头也跟着一疼,重来一回,齐师兄这战斗力还是杠杠的。
        反应过来的沈衍瑾走了回去,将手中的电话递给望舒,然后从背后抱住望舒,头枕在望舒的肩上,看似在闭目养神,但那伸得长长的耳朵却暴露了主人隐秘的心思。
        望舒现在也顾不着身边人的动作了,皱着眉说:“师兄,你这是闹哪样,”顺便提一下,望舒刚才接过手机不小心瞥到手机上方的时间,眉皱得更紧了,强抑住怒火说:“师兄,你知道现在才几点,六点你知道吗,你这是扰人清梦,你是不是被雅雅姐将你赶出房间。你就这样对我好吗,看来你客厅还没睡够。”
         另一头在客厅叉着腰奸笑的齐严突然被口水呛到,“臭丫头,咳咳……,你怎么知道了,咳咳……”电话那头静默了十几秒,才有了回应,某人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陈望舒同志,我再次正式通知你,我们要去龙城参加讨论会,七点半准时到机场报道。如果我等不到你,哼哼……”
        “喂,师兄,你不能……嘟嘟……”望舒心中哀嚎一片,早知道就不那么嘴贱了,这个消息还是之前,应该是未来的某一天在跟雅雅姐喝下午茶的时候聊到的,当时那叫一个,哎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不过,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吹你枕头风了,你还是多睡几个星期的客厅吧。哈哈……望舒暗想。不过嘴角那丝邪笑让旁边的沈衍瑾莫名寒了一下。
        而另一边的齐严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揽了揽身上的被子打算眯一会。忽然他一骨碌爬起,冲到卧室门前可怜兮兮地说:“老婆,我好像生病了……”
        望舒转头看着沈衍瑾,摸了摸沈衍瑾的额头,发现虽然烧退了些,但还是有点烫。低下头与他鼻尖相触,说:“怎么办,还烫着。去医院看看吧。”沈衍瑾嗯嗯几声没睁眼,只是不断地抱紧她。
        望舒摸着沈衍瑾的脸,沉声道:“阿衍,我要走了。我要出差几天,你,你好好照顾自己。”望舒拍了拍沈衍瑾的胳膊,示意他放开自己。
        沈衍瑾佯装没听见。望舒没法,托起沈衍瑾的头轻吻了一下。又揉了沈衍瑾那粉红色的脑袋。沈衍瑾放开她,偏过头不看她。
        望舒起身收拾一下自己,回身看某人还是一脸我在生气的样子,走过去碰了碰沈衍瑾的胳膊,沈衍瑾一个翻身。望舒苦笑,靠在他身上,勾了勾沈衍瑾的小拇指,说:“阿衍,我要走了,你要不要送我,嗯。”
       “你都要走了,还送什么送。”沈衍瑾闷声道,只是小拇指也缠上了望舒的手指。
       “那这样,我走了。”望舒起身欲走,就被后面的人拉住,“你就不会多哄一会儿,走了,不是要走了。”沈衍瑾跨下床,带着望舒出了房门。来到大门门口,沈衍瑾停下,转身弯腰抱住望舒,望舒就像个小娃娃一样被他抱在怀里。沈衍瑾不舍地说:“我就不送你出去了,你路上小心点。到了打个电话来,不管多晚都要打,知道嘛。还有,别给我招蜂引蝶。”说着还咬了望舒一口。
        望舒倒吸一口气,捂住脖颈,不满地说:“你干嘛,狗啊,拿我来磨牙。”沈衍瑾捏了捏望舒的脸蛋,说:“你要是在外乱来,你看我拿不拿你磨牙。”望舒心中暗忖:什么叫我乱来,我对谁乱来,要说乱来可能性最大还不是某人,外面整天老公老公叫的是谁。不过,算了,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望舒抬头看他,“那我走了,你记得去看病啊。拜拜。”
        沈衍瑾目送望舒的身影消失再也不见,才关了门。走了几步,低头闻了闻身上的气味,皱了下鼻子。沈衍瑾快步走去浴室,清理下自己。
        当安霖杰走出房门,看见的是顶着一头湿哒哒的头发在厨房忙碌的沈衍瑾。安霖杰走过去,倒了一杯水,倚靠在冰箱门前,漫不经心地说:“呦,在做饭呢。昨晚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很火辣。对了,陈小姐呢,还在睡吗。”
        正在切火腿的沈衍瑾眼都不抬,说道:“她有事先走了,她叫我代她向你们致歉。”安霖杰“哦”了还几声,但还是不敢再多说,万一惹毛了独守空房的某人,那可就没好果子吃。毕竟灭火器可不在。再说了还有个炮灰,何须自己动手。
        “昨天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老吴瞒着公司,嗯。”安霖杰正专心致志地观察水杯。沈衍瑾终于抬起头,望了安霖杰一眼,“不该问的事就别问。”“看来,真是啊。我去叫阿浩起床。”安霖杰眼神一冷,放下水杯往房间去。
        沈衍瑾在心中默喊十秒,果不其然十秒后传来连凯浩的尖叫声,沈衍瑾还评鉴了一下,嗯,看来下一次高音的部分可以试着交给阿浩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第十四章 起飞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6 21:23 编辑

        望舒拎着行李箱踏进行李箱,入目的就是某人得瑟的模样。瞧那春风得意的样子,看来那生活过得很是滋润。
        “哟,小师妹,这眼睛红得呀。奋斗整晚吧。”齐严调笑道。“师兄,你是冷板凳没坐够。要不要……”说着望舒还举起手中的手机摇了摇。
        齐严冷不丁想起早上床上那女人怒火翻天的样子“滚,别给我回来”,不禁一个哆嗦。望舒看着自家师兄这妻管严的样子,一阵好笑。
        齐严看着望舒一脸笑模样,才无奈地笑着说:“你呀你,现在多好看。前几天那鬼模样,幸好老师不在这,不然我都要被打死在现场。两人和好了吧。你嫂子还叫我多关心关心你,带你散散心。我就说嘛,情侣哪有不吵架,这吵架也是生活的乐趣。吵一吵,更有味。你说,现在哪还有散心的心思。”说完还朝着望舒挤一挤眼。“师兄,要不要我把这话跟师姐讨论一下啊。”望舒气恼地说。
        “嘿,我说你哪头的,我可是给你发工资的。你怎么什么都跟你师姐说。”齐严摘下墨镜,戳了戳望舒的头。望舒摸了摸被戳痛的头,才笑呵呵地说:“我当然是向着老板看齐了。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是我好像记得师兄你也是个打工的吧。”
        齐严一脸小师妹你怎么变得如此不善良的样子,重新戴上墨镜,说:“你就贫吧。走吧,检录。”
        ……
        调整好座椅,望舒带上耳塞准备睡一会儿。就被身边的齐严捅了捅。望舒睁眼一看,看着齐严一脸兴奋好奇的样子,顿时明白自家师兄打得什么算盘,又重新闭上眼睛。结果又被摇醒。几次三番下来,望舒怒了,但也明白自家师兄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只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望舒交代完了,轻松了,终于可以睡一会儿。昨晚可累死我了。就听齐严说:“你就作吧。你们女人就是这样自以为是,自以为爱做出牺牲,搞得自己多圣人,打着爱的名义做那毫无意义的事。自认为给了对方幸福,却没问问对方要的是这份幸福吗。”
        望舒望了窗外,出了神。可不吗,我花了一辈子才明白这个道理,好在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望舒转过头,回道:“是啊,谁像你和师姐啊。”齐严一下乐开花,说:“小学妹啊,越来越会说话。回去给你加工资。”“那就谢谢师兄。”
        说到齐严和龚雅的故事,那是可歌可泣,引人传颂。话说齐严一个楞头楞脑的傻小子追到h大英语系教授的女儿,那是个多轰动的新闻。学院里的人暗地说齐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等着看齐严的笑话。
        毕竟我们龚老教授的威严摆在那。有的知晓内情的人说:“这说不定还是我们龚老师撮合的呢。”把龚老师给气得呀。这事他还是最后一个知晓的,就连那老婆子也是个帮手,把他给糊弄的。人家都上门问了,他才知道。这不是看见一个有才想多多教导,可没想教导到家里。这小白眼狼,我家闺女可不是你能惦记的。
         可谁想那白眼狼天天报道,不管龚弓的白眼和坏脸色。问着问着,龚弓就忘了那回事,认真教导。几天下来,风头又变了。说龚齐翁婿和睦,好事不远了。我呸,博学的龚教授也忍不住爆粗口。
        龚教授自此采取抵制政策,不理睬,不碰面。这可把热恋中的情侣可愁坏了。院里有个留学交流学习的机会,本来这个机会应该是齐严,但上面的人怕得罪龚教授,就把这个难得的机会给别人了。龚雅一知,觉得是自己害了齐严,再加上家里不同意,就萌生了分手的念头。
        刚一提,齐严疯了,冲向龚教授的办公室。当时给所有人给吓得,就怕齐严一个冲动,把龚教授拧巴拧巴。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反正到最后龚教授对他们来往也不限制了。在龚雅毕业这天,齐严送了她一份礼物,一家翻译公司。原来齐严在那之后默默在外面赚钱,最后开了一家翻译公司,但这个公司的老板名字写着龚雅二字。
        从此,龚教授似乎也默认二人的关系,但仍死咬着不松口让二人成婚,说膝下就龚雅一个孩子,想多留些日子。这话一出,两人也没话说了。
        这些年,不管齐严多好声好气,龚弓都没个好脸色,爱答不理的。像还在记恨在他眼皮子底下就让鹰啄了眼。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大家好!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7 15:27 编辑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大家好!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7 15:28 编辑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大家好!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7 15:29 编辑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第十五章 刁难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7 15:55 编辑

        “哇,哥做早餐了。”穿着小熊睡衣的连凯浩目不转睛地盯着餐桌上的美食,口水差点飞流直下三千尺。沈衍瑾正摆盘,瞧见连凯浩的样子,说:“快去洗漱,它又不会跑。”
        连凯浩小声嘟嚷:是不会跑,但会被你们吃了。但还是乖乖听话去洗漱,只是脚步急促点。
        当他们三人坐在餐桌,享受着美味的西式早餐。安霖杰轻抿了一口牛奶,云淡风轻地说:“今天我记得有下水的拍摄。衍瑾你可以吗。你要不要去跟导演商量。”
        听到这话的连凯浩嘴里被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地说:“斯啊,哥。”连凯浩白眼一翻,坐在对面的沈衍瑾赶紧将牛奶递给他,说:“咽下去再说。”
         好不容易将食物嚼下去的连凯浩说:“是啊,哥。我看你病还没好。还是不要下水了。”沈衍瑾咬了一口三明治,待咽下去才说:“我知道了。快吃吧,时间不早了。”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沈衍瑾不紧不慢地放下三明治,擦了擦嘴,“喂……”
         “早上好,钵仔。”一个细腻温和的声音传来。
         “妈,不是说不要叫我小名吗。”沈衍瑾起身走到窗边,眺望着远处。
         “好了,好了。我给你寄的快递今天估计会到。里面一些保健药记得吃啊,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生病。刚才听你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是不是生病了。”沈妈妈关切的话语传来。
         “没有了,我一切都很好,您不要担心。您自己在那才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忙着工作忘记饮食。时间也不早,您早点休息。”沈衍瑾拨拉着头发。
        “好,仔仔,你什么时候带你小女友回来看看。”电话传来愉悦的女声。
        “妈,你这样我怎么敢带回家呢。”沈衍瑾手一顿,无奈地说。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行,我看你憋到几时。嘟嘟……”沈衍瑾头痛地盯着挂掉的电话。见家长这种事,还是再过一些时日吧。毕竟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怎么负责阿舒的一生。
        虽然这年头流行闪婚、裸婚,但在我看来却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方式。两个人携手一生,虽然这些物质条件不是必须的。但连这些最基本都给予不了另一方,那何谈爱呢。我希望阿舒能幸福地生活在我为她打造的伊甸园里,笑得甜美,笑得无忧。我也会穷尽一切来守护她。
        “哥,哥……”吃完了的连凯浩走过来推了推沈衍瑾,沈衍瑾才回神过来,“怎么啦。”“没事,哥,你在想什么呢。”“噢,我在想好像今天某人最爱的玩偶要到了。”“哇哦,是真的吗,哥……”
        在餐桌的安霖杰笑看着两人玩闹的样子,风平浪静,真好。
        来到拍摄mv现场,沈衍瑾三人友好地向现场的工作人员问好。当来到导演面前,刚想打招呼的沈衍瑾三人,就狠狠地吃了个下马威。
        “我说,等下我说怎么拍,你们就怎么拍。不要给老子叽叽歪歪。一个个自以为出道了就是大爷,老子才不惯你们这些臭毛病。都是些烂人。赶紧拍完赶紧滚蛋,不要拖老子时间。”导演毫不客气地说。
        年纪最小的连凯浩一听脾气就上来,想冲上去跟他理论。站在他旁边的安霖杰察觉到他的想法,忙拉住他,小声对他说:“不要找麻烦,你忘了昨天队长的事呢。”听到这话的连凯浩放开握紧的拳头,但脸上还带着不忿。
        沈衍瑾上前恭敬地向导演道歉,并向他保证会按导演的指示来做的。没想到导演还不依不饶,更大声嚷嚷:“一个个杵在这干嘛,当招牌啊。还不去工作。”
        片场就像沸腾的水,大家都忙碌起来:该化妆的化妆,该准备设备准备设备的……
        正式拍摄后,又嫌鼓风机吹得不够强,打的光不够亮,动作不到位等等,在场的工作人员无一都露出不满厌恶的神色。沈衍瑾三人都被吹得打寒颤,更别说还在生病的的沈衍瑾。
        忍无可忍的连凯浩冲到机器前面将鼓风机关掉,大声地说:“导演,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哪哪都不满意,我们每一个都在根据你的指示走,结果都不对。”
        “你算哪根葱,还敢跟我叫唤。”导演怒极了,没想到被一个小艺人顶撞,这要传出去他还怎么在这个圈子立足。他抄起放在左手边的台本,卷成纸筒,大步向现场走。
        眼看那就要落在连凯浩身上的纸筒,沈衍瑾眼皮一跳,下意识冲到连凯浩面前挡住这一击。安霖杰看到这一幕,眉不停抽动,在沈衍瑾之后拉下还愣在原地的连凯浩。
        那一下正好打在沈衍瑾的脸上,留下一道红印。原本遮住眼睛的刘海也一下子被撩开,露出凌厉的双眼。尤其因为疼痛,眉皱得越发紧了,看起来就跟撒旦在世没两样。
        导演也没想到这一下被沈衍瑾接了,看着沈衍瑾高大的身材,导演仰视着沈衍瑾,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心虚地开口:“你,你想干嘛。”还偷偷往后退了几步。
        沈衍瑾没说话,转头查看了连凯浩的情况,这才回了导演的话:“导演,阿浩他不懂事,您别跟他计较。”
        导演被吓破的胆迅速膨胀起来,像要验证自己根本没有被吓,用比刚才更大的声音答道;“哼,一个小艺人都没成气候,都能跟我叫板。我可是不敢计较。”
        看着沈衍瑾低声下气地跟导演道歉,连凯浩心里难受死了。新人就活该受欺负吗。可又能怎样呢,在这圈里混的,名声对明星有多重要。再说才刚出道,就传出“不讲礼貌”、“顶撞前辈”“耍大牌”,还怎么混娱乐圈。
        看着沈衍瑾低微的样子,导演爽极了,但面上还勉强地开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下面拍入水的戏,你先来。”
        这才走过去跟安霖杰汇合的沈衍瑾拍了拍连凯浩的头,说:“没事了,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先去拍了。”看着沈衍瑾离去的身影,连凯浩忐忑地问:“霖杰哥,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安霖杰低头看着连凯浩好一会儿,说:“你没有做错。只是下次还是不要那么冲动了。在你没有实力的时候,你只能选择承受。”连凯浩似懂非懂。
        做好热身动作,沈衍瑾身姿矫健地跳入水中。游了一个来回,才破水而出。但导演还是不满意,说:“太不自然,重来。”沈衍瑾只得重来。
        可一次次理由却来得更加奇怪,从一开始的“光线不对”到后来的“水珠落下的轨迹错了”等之类问题,大家都反应过来,导演根本就是在找茬。没有像说的饶过他们,只是将气撒到沈衍瑾身上。沈衍瑾后来也明白了,但也不吭声,默默地重复跳水出水。
        在岸边全程看着的安霖杰等人心里燃起一把火,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祷导演能赶快结束。连凯浩不自觉地咬起唇,哥,对不起。又是我连累你。“要不,我跟导演说我去替衍瑾哥吧。哥还生病,他撑不住。我身体好,我可以。”连凯浩迟疑地开口。却被安霖杰拍拍头,“你别添乱了。你再去导演准更生气,你俩都逃不过。再说了队长都没说什么。”
        在水中的沈衍瑾眼睛一黑,动作也慢慢迟缓起来。“啊,快来人,出事了。”片场变得吵闹起来,有几个会水的工作人员跳下泳池,将沈衍瑾救起。安霖杰和连凯浩两人也围在沈衍瑾身边,呼唤着沈衍瑾。
        本来只想整整沈衍瑾出口气,但没想闹出人命的导演也后怕了,来到沈衍瑾身边看着众人的救援。心中暗暗祈祷可别出事。
        工作人员按压着沈衍瑾的胸部无效后,还犹豫是清白重要还是人命重要的时候,沈衍瑾终于吐出腹中的水。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毕竟真出事大家都担不了责任。
        导演紧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说:“散了吧,今天就这样了。一次比一次烂,还是第一次能过眼。大家下班吧。”然后第一个离开片场。
         连凯浩敌视地盯着导演离去的身影,但很快收回视线。“哥,你怎么样了。”“咳咳……,我。”话还没说完,沈衍瑾就晕了。留下一群担惊受怕的人和不断循环的“哥……”
        碍于沈衍瑾人高马大的身躯,竟然现场没有一个人能背动他。只能安霖杰与一个强壮的工作人员互相搀住沈衍瑾,将他送往医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第十六章 梦一场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9-27 20:05 编辑

    天昏昏沉沉,大雨哗哗地下着,交错着雷声和闪电。望舒的心里也在电闪雷鸣。手中的手机不停地响着,而偶尔闪过的雷电照进黑暗的房间。窗边一角靠着一个环着双膝,泪流满面的年轻女子。
    阳光如此温柔,席卷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心间。但坐在咖啡厅中的望舒却感到一阵阵寒意袭来,即使被阳光眷恋。
   “陈小姐,我今天约你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我希望你能跟衍瑾分手。”吴本细声细语地抛下一枚炸弹。全然不顾这个消息给对面的人多大的冲击。
    “这……这件事,是阿衍属意的吗。”分手,不断回响在望舒的脑子里。心乱如麻。张张口,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发不出。过了许久,望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不,这件事衍瑾不知道。我想,衍瑾他并没有告诉你,公司有禁止恋爱的条例吧。”吴本笑着对望舒说。望舒静默不语。
    “陈小姐,我相信你一定希望衍瑾有一个好的未来吧。你应该知道衍瑾是个有野心的人。而作为新人,就曝出有女朋友,那对他的演艺生涯有多大伤害,陈小姐你明白吗。粉丝都是一群善变的人,你一点瑕疵,都会被他们无限放大,直至厌恶。衍瑾有那么好的先天条件,经我打造后,他绝对会是下一个天王巨星。”听着吴本的话,望舒的脸又白了几分。
    “你难道不想看到他成功吗,只要你点头,这一切都将会实现。”吴本就像个恶魔,张开獠牙扑向望舒。
    望舒瑟缩了一下,然后又坚定地说:“我不会妨碍他的,我可以不出现在大众。”吴本好像听见个笑话,哈哈大笑起来。
   “陈小姐,我应该说你天真得可爱吗。人永远是不会满足的。你现在想不出现在大众,但随着衍瑾越来越红,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你那时候还能这么云淡风轻地跟我说你不会吗。”吴本一本正经地说。
   “我……”到了那时候,我真的不会想要更多吗。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今天你没有分手,那以后呢。你们的圈子越拉越远,两人没有共同话题。你将面对的是一个浸淫在名利场的男人,金钱,美女,权势。再说了,你能帮到衍瑾什么,是能给他代言,还是给他接戏。你们根本就不合适,你迟早都会被衍瑾抛下。”吴本冷静地分析。
    望舒攥紧自己的手,努力憋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意。微侧了头掩饰着发红的眼眶。
    “陈小姐,爱他就不要给他找麻烦,爱他就不要让他操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要是想通了,欢迎陈小姐联系我。”吴本起身欲走,下一刻就被叫住。
    “等一下,我答应你。也希望吴先生能做到对我的承诺。”挣扎了好久,望舒才说出经过深思熟虑的话。可是为什么心撕裂般的痛,明明我做对了,不是吗。只要我放手,他将会拥有一片广阔的天空。
    吴本站直身体,说:“我代衍瑾谢谢你的成全。陈小姐,你真是个聪明人。不过这件事……”
    看着吴本为难的模样,望舒嗤笑了一下,伪君子,不过真能让他好,也无所谓了。望舒开口道:“衍瑾不会知道这件事,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有您的手笔。”
    吴本感谢地说:“那真是太谢谢陈小姐了。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待吴本走后,望舒又坐了许久。她好像什么也没想,就坐在那。感觉身体与灵魂分离,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无悲无喜。
    出了咖啡厅,抬头看着太阳,泪不由自主地滑落。是阳光呀,太好了吗……
    游魂般回了家,拿起手机编辑那令人心碎的话“我们分手吧。”手指不停在颤抖。
    在偌大的练习室里挥洒汗水的沈衍瑾三人瘫在地上,犹如一团死泥。听见口袋里振动的声音,沈衍瑾勾了勾衣服,将它拖过来。旁边的连凯浩朝安霖杰挤眉弄眼,说着悄悄话“肯定是c小姐。嘻嘻”
    沈衍瑾才不管伙伴的调侃,笑着点开一看,嘴角的笑意僵住了。好奇的连凯浩大叫不好,啊,好奇心害死猫啊。亲眼看到队长被甩了,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沈衍瑾爬起坐起,快速地按下拨打键。但连打几个,都石沉大海。沈衍瑾抓起衣服,就要出去。连凯浩俩人赶紧将他拦下,说:“哥,我们现在出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几天都在练要发行的曲目。我知道你想要找她,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你不要辜负兄弟这么多年的努力。”
    沈衍瑾垂下脑袋,放开要硬闯的双手,说:“放手,我们开始练习吧。我不会去找了。”阿舒,等我。我现在不能走,我不能对不起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要守住承诺。一定要……
    三人又开始如火如荼地练习,只是在休息的时候沈衍瑾那心不在焉的神情,让安霖杰两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吵到沈衍瑾。
    看着那几个未接来电,望舒盯了有一会儿,才发出一条短信“我做到了,剩下就交给你了。”
    轻轻地摇动红酒杯的某人看到短信,轻笑一声。笑着对对面的人说:“cheers。”
    第二天,耳边还依稀听到自家师兄别扭的关心“你怎么像快要死了。算了,我也不说你今天出了多少错了。身体不舒服,就回家休息。什么时候好了,再来上班。”,望舒苦笑了一下,原来没有你,我的人生真是一团糟啊。煎糊蛋,上错车……
    为什么你能够将我二十年来所有的生活都给打破,不就是没有一个你吗。
    几天后,沈衍瑾终于找到空暇从宴会上脱身,带着酒意来到望舒家楼下。一路上拼命发短信打电话,但都没有回音。
    望舒那一刻有多高兴,下一秒就有多落寞。说了要放开你,那即使此刻我有多不舍,只要你好。
    躲在窗帘后面,静静地看着站在底下的沈衍瑾,即便在黑暗中看不到人影,但望舒却确信那就是他。听着外面雷声阵阵,望舒忍不住给他发了条短信“下雨了,快回去吧。”
    本来埋在黑暗中的人眼睛一动,焕发出光彩。也顾不得擦去屏幕上的水痕,“阿舒,你下来,我们见一面再说。”
    外面雨势越来越大,他就不懂找个地方躲雨吗。望舒看了一会,下定决心拿起手机“喂,你好。他在我这里,你能把他带回去吗……”
    你不断挣扎,却还是被带上车。我知道,我们彻底结束了。你再也不会有这种冲动的时候了。毕竟你的自尊,你的顾虑都不再允许你放肆。望舒冷静地想着。可那掌心上的斑斑血迹又是怎么回事呢。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只是周围的消息都在告诉望舒他活得很好。望舒想这又何尝不是个好结局。我们彼此在各自的领域发展,生活着……
    生活还在持续着,只是什么都变成一个人,一个人的晚餐,一个人的安眠……
    当时隔多久再次接到沈衍瑾的来电,望舒觉得那竟像外时空的来电,那么遥远。那一晚,望舒始终不得安眠。
    雅雅姐时不时担忧的眼神,到现在望舒才明白。原来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伪装,差点就骗过自己。是她自己太自信了。以为这些年自己成长了很多,学会自己陪伴自己,学会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可能像衍瑾说的“是我太自私。”他们两个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她没有把握能跟他走到最后。但为什么心里总有个声音在谩骂着那个丑陋怯懦的自己。
    但其实望舒不知道的是,沈衍瑾回去后高烧不退,嘴边还念叨着望舒的名字。当远在海外的沈妈妈开心地打来电话,却得知了这个消息。伤心的同时也在埋怨着望舒。想去找人,却被躺着病床上的沈衍瑾阻止。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子,沈妈妈心软了,对着病床上的儿子道:“你是欠了她了吗。”
    其实,有些事望舒忘了越执着于遗忘,反而越忘不了。有些事情,有些回忆,就如灵魂上的印记。你一碰,就痛,但又不舍得除去。渐渐地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574110  
精华
帖子
98 
财富
3279  
积分
681  
在线时间
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3 
最后登录
2018-8-26 

第十七章 事件

本帖最后由 reyae 于 2017-10-2 16:51 编辑

    “你们是弱智吗,还生着病就往水池跳。有没有一点常识。你们要想让人死,还送什么医院啊。”医生在病房里勃然大怒,把安霖杰等人训得跟鹌鹑一样。
    连凯浩害怕地闭了闭眼,颤抖地举起手,说:“医生,我们不是故意的。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愤怒中的医生打断:“不是你们就有理了,你们不会拦着点。都那么大的人,这点道理都不懂。一个个长得跟花似的,这脑子呀是不是也装了花花草草啊。生着病喝酒还下水,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要钱不要命。身体真是不要了,以后恐怕得落个……”
    听着医生长达一个小时的训话,连凯浩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妈妈,我要回家,医生叔叔好恐怖。而安霖杰听到医生说会留下病根,对着沈衍瑾那张比病床上的床单还要白的脸蛋出了神。
    医生丢下“要是想死,就不要再送医院来。这是在消耗国家,也是在浪费我们医院的资源。医院的床位很紧张的,不要耽误其他真正需要的病人。”就潇洒地走了。
    安霖杰送完医生后,便看到连凯浩大喘气地坐在椅子上。安霖杰嗤笑一声,道;“看你那个样子,你丢不丢脸。”
    连凯浩悠闲地刷起微博,抬眼回道:“你又不是没见到那位医生的功力,让我顿时想起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唉,往事总是那么地一言难尽啊……”
    安霖杰被莫名噎了一下,还想怎么一次训导就能让人改头换面,这个,很值得研究一下。但下一句话就画风大改,一下子打破安霖杰的幻想。果真不能期待太多。
    连凯浩突然慌张地站起来,“哥,哥”地大叫起来。安霖杰为沈衍瑾掖了掖被子,怒瞪他说:“又干嘛,小心把队长吵醒了。”但沈衍瑾已经悠悠醒来,“怎么啦。”
    连凯浩迟疑地将手机递过去,“哥,你们看。”原来有粉丝在片场周围,拍到沈衍瑾被搀着送去医院,就发到网上去。沈衍瑾的粉丝在底下哀嚎一片,纷纷留言问沈衍瑾怎么啦。
    然后有一个叫“世上第一汪”,一个专门偷拍明星和揭秘秘闻的狗仔。他发了一则文章,大意是据知情人士爆料,沈衍瑾之所以会送往医院,是因为受到导演的不公平对待。
    此文一出,引起网上一片轩然大波。虽然沈衍瑾三人出道不久,但耐不住三人颜好外加包装得当。当然不得不说,沈衍瑾的人气最高。
    得知真相的粉丝一下子受不住了,我们的爱豆居然被人欺负了,这绝对不能忍。他们齐聚在导演的微博底下示威。不仅如此,还到沈衍瑾所在公司的微博底下讨个说法。
    看着义愤填膺的粉丝,沈衍瑾真的很感动。有一群为你担忧,关心你的粉丝,对明星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事件不要进一步闹大,不要让粉丝的关心成为别人的利刃。
    沈衍瑾翻看着粉丝的评论,安霖杰也看到那些评论,对沈衍瑾说;“这件事,怎么办。”就在这时,安霖杰的手机响了。安霖杰看了看沈衍瑾,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安霖杰走过来说:“衍瑾,刚才吴哥打电话说叫你立马出院。并且叫你出面解释说这件事跟李导演一点关系都没有。”
    沈衍瑾滑动的手一顿,然后继续手里的动作,“好。”
    “哥,你明知道……”连凯浩心急地想要阻止沈衍瑾,却被安霖杰一拉。连凯浩气极了,说:“霖杰哥,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你又不是不知道衍瑾哥的身体状况,你怎么能……”说完连凯浩就跑出去了。
    “我去看看。”独留下沈衍瑾一人。他躺平身体,一手放在眼睛上,像是闭目养神。
     安霖杰是在楼底下的草坪找到连凯浩。他坐在长椅上,头往后仰。安霖杰走过去,静静地坐在旁边。
    “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沈哥他要这么……。在当练习生时,我最佩服最崇拜的就是衍瑾哥。他像座大山一样挡在我们面前,不管外面暴风飓雨。我每次节奏跟不上来或者音节不对的时候,他总会耐心地教导我,还会鼓励我。然后每次都会给我买个冰淇淋哄我开心。那时候真的很开心,也很辛苦。尽管这样拖累他自己的训练,他也会先把我们放在前头。自己等到背地再训练。他就像是我的亲哥哥。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哪怕我受人欺负或是一些不公平对待,我都不怕。因为我知道他会护着我,永远都会站在我这边。我们这个队伍可是个竞争激烈的大家族。但他从来就不会放弃我。他会一次次陪我练,直到我达标。因为我们是一个队伍的兄弟。所以我才很生气自己,什么也帮不了他。”
    一直默默地听着连凯浩的絮叨的安霖杰这时才转过头来,拍了拍他的肩。连凯浩飞快拭去泪水,假装开朗地说:“哎呀,害我流失掉那么多水分。我要找个人治治他出出气。”心里也对这事件有点不爽的安霖杰也赞成连凯浩这一举动。一是看连凯浩这强装的样子的不忍心,二也想让某人吃吃苦头,下次别再那么逞强。
   “喂,舒舒。我是阿浩。嗯,对。我有点事想跟你说。……”挂掉电话后,连凯浩抚掌大笑。
    一旁的安霖杰挑了挑眉,过去撞了撞连凯浩,“哎,你是怎么跟陈小姐搭上线的。嗯。”连凯浩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模样,“我才不告诉你呢。”
    其实,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望舒出门给沈衍瑾倒水,就被叫住。原来是连凯浩。在侧后方的门拉开一小缝,露出一张可爱的桃心脸。连凯浩左右望了望,才向望舒招了招手。像是在地下接头。望舒有点好笑地走了过去。
    看着连凯浩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哇,真的好难拒绝。“我的电话是……”“舒舒,我们来互加好友吧。诺,我的微信号,要保密哦。嘻嘻……”
    “就这样经过愉快的相处,我们俩就变成手牵手一起走的好朋友。手牵手,一起手。我们是好朋友……”连凯浩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与望舒的友情经过,安霖杰斜睨了他一眼,真是傻人有傻福。不过,我要不要也去。反正我也是跟风……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