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6 | 浏览:1165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青禾高校同人篇》作者:sauciness2017(91原创首发完结)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4 编辑

那一日的下午学校来了很多人。警车,救护车,谈判小组都为了一个站在顶楼欲要轻生的十岁小学生。


“怎么啦?”


“听说偷了同学的东西,一时想不开——”


“唉,听说父母离异了,所以孩子没人管,才会这么干吧?”


七嘴八舌的众人如潮般的声音涌入柳禾的耳中,如毒汁一般侵入到她的五脏六腑,烧灼得她的心脏像吃了炭火一样燃烧的难以承受。


第二天开始应晓莹坐的地方就变成了一个空位。一直到柳禾初中毕业都没有看见她再出现过,后来听说她被送进了精神疗养院。你很难想象一个人就这么被毁掉吧?柳禾原来也不信,但是她现在就觉得身边站着的就是一群魔鬼。


柳禾经过一晚的剧烈思想斗争还是在翌日找到班主任把事情的原委详细合盘托出。但教室里面没有安装摄像头并不知道到底是谁所为,这件事即使柳禾把真相告诉了老师,但缺乏证据的情况下这件事却给柳禾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轩然大波。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4 编辑

第九章、欺凌(2)

校园欺凌这样的事件对于一所名誉斐然的女校来说自然是不允许存在的。调查没有一个头绪,学校方面却倍感压力,因为宣副市长亲自来到了学校。表面上是十分震惊这样的事情竟然和自己的女儿有关联,而且突然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唆使者。他要学校严厉的苛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学生,自然重点在最后一句,也不能放过造谣生事者。


没有证据和证人的情况下,学校顶不住压力,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但谁是那个偷偷告密的人呢?很快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柳禾马上要进入人生最灰暗的时刻。


那天当她踏进教室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如此异样的感觉。她走进去三三两两原本在说话的人全部都停下来,用一种让人刺心而古怪的眼神看着她,还背对着她喁喁私语。一个女生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她们原本关系还不错,每天都会相互说早安,竟此刻当她空气一般。


柳禾放下书包,出于本能她往左右一排望去,宣明玉此刻的脸上挂着的表情让柳禾忍不住咬住了唇瓣。你若她不怕,毕竟只有十岁,她没有遭遇过如此的经历。但她是一个倔强的人,从今往后和这个团队她是彻底的决裂了。


但从那天开始,她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第二个应晓莹。


学校追求的只是表面的显而易见的和谐,但是对于这背后隐藏的深渊他们却根本无心去顾忌。这所学校里面的人物连校长都得罪不起,更加不要谈普通的老师了。所以表面的口角辱骂肢体的冲突还可以适时的解决。但是这最恐怖的被孤立,排挤的心灵伤害是无形的魔爪。


柳禾从那天开始再也没有人和她说话,一起吃饭,甚至连回家她的身边也只有自己的一个影子。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她上个厕所回来,好好的书包会掀翻在地,书本上会有很多个脚印,甚至可以从桌板下找到无名的纸条,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偷东西的贼。嫁祸精。快去死吧……等等诸如此类的恶言恶语,而且比当初的应晓莹还要变本加厉。


她的成绩开始一落千丈,原来中游水平现在竟然都开始亮起了红灯。柳松源根本不会去她的学校接受老师所谓的家长互动和交流。每次都是范丽娟恹恹的站在那边垂着头听着班主任对柳禾成绩倒退严重影响全班平均分的怨言。她只是一个阿姨而已,站在那边除了像只啄木鸟那样的点头,或者重复着说,老师说得对这样的话,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因为柳禾的揭发,非但没有让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反而让自己受到了校长一顿严厉的教诲。所以她对柳禾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而且成绩是学生得宠的最有效途径,柳禾在这方面又让带班老师非常恼怒。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4 编辑

校园欺凌这样的事件对于一所名誉斐然的女校来说自然是不允许存在的。调查没有一个头绪,学校方面却倍感压力,因为宣副市长亲自来到了学校。表面上是十分震惊这样的事情竟然和自己的女儿有关联,而且突然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唆使者。他要学校严厉的苛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学生,自然重点在最后一句,也不能放过造谣生事者。


没有证据和证人的情况下,学校顶不住压力,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但谁是那个偷偷告密的人呢?很快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柳禾马上要进入人生最灰暗的时刻。


那天当她踏进教室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如此异样的感觉。她走进去三三两两原本在说话的人全部都停下来,用一种让人刺心而古怪的眼神看着她,还背对着她喁喁私语。一个女生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她们原本关系还不错,每天都会相互说早安,竟此刻当她空气一般。

柳禾放下书包,出于本能她往左右一排望去,宣明玉此刻的脸上挂着的表情让柳禾忍不住咬住了唇瓣。你若她不怕,毕竟只有十岁,她没有遭遇过如此的经历。但她是一个倔强的人,从今往后和这个团队她是彻底的决裂了。


但从那天开始,她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第二个应晓莹。


学校追求的只是表面的显而易见的和谐,但是对于这背后隐藏的深渊他们却根本无心去顾忌。这所学校里面的人物连校长都得罪不起,更加不要谈普通的老师了。所以表面的口角辱骂肢体的冲突还可以适时的解决。但是这最恐怖的被孤立,排挤的心灵伤害是无形的魔爪。


柳禾从那天开始再也没有人和她说话,一起吃饭,甚至连回家她的身边也只有自己的一个影子。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她上个厕所回来,好好的书包会掀翻在地,书本上会有很多个脚印,甚至可以从桌板下找到无名的纸条,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偷东西的贼。嫁祸精。快去死吧……等等诸如此类的恶言恶语,而且比当初的应晓莹还要变本加厉。


她的成绩开始一落千丈,原来中游水平现在竟然都开始亮起了红灯。柳松源根本不会去她的学校接受老师所谓的家长互动和交流。每次都是范丽娟恹恹的站在那边垂着头听着班主任对柳禾成绩倒退严重影响全班平均分的怨言。她只是一个阿姨而已,站在那边除了像只啄木鸟那样的点头,或者重复着说,老师说得对这样的话,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因为柳禾的揭发,非但没有让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反而让自己受到了校长一顿严厉的教诲。所以她对柳禾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而且成绩是学生得宠的最有效途径,柳禾在这方面又让带班老师非常恼怒。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5 编辑

连老师都表现出厌恶之情,那这群眼睛雪亮,比大人更加懂得见风使舵,人小鬼大的学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的把那些隐藏的邪恶发泄在柳禾的身上。


她的牛奶里,午饭便当中经常会发现各种东西在里面。粉笔灰,吃剩的果核,甚至死掉的虫子,甚至会被莫名的反锁在厕所里面……同样的她也再也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虐待,她并不是应晓莹,她愤怒的冲到了宣明玉的面前警告她不要太过分,否则自己就要对她不客气了。


四个人揪着她的头发从左边拖到右边,柳禾一点反击的能力也没有。脸上,身上全部都是鞋印。但当她忍无可忍一巴掌闭着眼睛打出去的时候,正好甩在其中夏悦的眼角上,尖锐的指甲就是这么不巧划入她的眼睛,顿时一声惨叫而起,几个人停止了所有的行为,总有人去叫来了老师。


所有人都确认是柳禾先到宣明玉这边先挑衅的,所以她们才迫不得已的动手。柳禾看着自己身上的淤青,这睁眼的瞎话竟然也有人相信。而她指甲划入夏悦眼中却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最后到了医院后鉴定下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孩子的谎言通常都能蒙蔽激动的大人,尤其是当事人的双亲。


柳松源这是第一次无奈的站在众人面前受到如此的耻辱。但倔强的柳禾就是不肯道歉,她死死要住牙齿,一声不吭的处在那边,任由他们说出所有难听的发泄话语。


“你今天还是不道歉,就给我滚出柳家去。”无情的话语终于崩断了柳禾最后一根弦,她和应晓莹一样的推开众人,发足狂奔而出,漫无目的的奔跑,时值冬季烈风吹打在柳禾的手脸上,可是她一点都不在乎,只想让自己精疲力竭的一直跑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


那是一座立交桥,曾经每次从上面路过,柳禾都喜欢往下俯视看下面开过的每一辆小汽车。但是现在她踮起脚尖趴在那边,只想跳下去一了百了。跳下去自己就能和慈祥的双亲重逢不离。为何不跳呢?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上何必一个人如此艰辛的活着?


跳吧,跳吧……心里的声音不停的呐喊让她的眼泪随着凛风飞散在空中。


应晓莹在楼顶的身影此刻一直徘徊在柳禾的脑中。如果自己就这样死去的话,那不是代表罪恶的胜利?这些坏孩子永远不会看到自己心中的魔鬼,而且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应晓莹出来代替她们成为下一任的受害者。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5 编辑

柳禾在朔风中紧紧的拉住围杆,眼中怒火腾腾,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怨愤而瑟瑟发抖。那些把自己生命挡得漆黑的人她都要狠狠的报复。


是的,这个时候柳禾才隐约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积聚着一种能量,在很奇妙的遗传学中,她继承了很有用的三样品质:智慧,胆魄和毅力。这足够在将来的很多岁月里让她站上一个超群出众的位置。


她回来了,冻得全身发颤,满身的潮湿。


“有种跑出去,就不要——”柳松源被柳禾那种骇人的眼神给震愕的停住了下面欲要说下去的所有话语。他头一次看见一个孩子烁亮的眼中竟有如此的戾气。


他已坐在这里足足有五个小时,手下所有的人全部都出去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寻找她的足迹。他甚至都不惜麻烦了朋友,动用了警方的力量。虽说他冷酷但这毕竟是和自己有血脉关系的第三代,再不济总是自己柳家的人。


“麻烦我明天要请一个月的假。”她拖着疲惫的身子慢慢上楼,却突然扭头和柳松源说道。口气中的陌生感第二次让柳松源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这个孙女回来以后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是的,柳禾确实变了一个人。她在图书馆里一坐就是一整个下午,然后就在一本小本子上做着各种笔记。


柳松源身边有不少保镖,这一天她就来到其中一个跟前,问他会不会擒拿术,最简单的那种。这些人很多都是退役的当兵者,没有真正的实力是不可能做曾经涉黑过,同样有两把刷子的柳松源的保镖。


原来只是当这位小姑娘好奇的寻开心,但是她的模样是如此的认真倒是让人感到有些害怕。他们不敢贸然形式,先去询问了柳松源。


“她要和你学擒拿术?”柳松源望着窗外飘零的小雪,停顿了片刻,负手背后鼻息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冷哼。“小章,那就教她吧。但是好好的教,别因为是个孩子就随便唬弄。”


一个月里中,她每天上学的时间就起床,吃好早饭就很早就出门到图书馆去至少待到下午才会回来。然后跟着保镖小章每天都要进行两个小时的集训。


柳松源依旧冷漠于她,但是却开始对柳禾悄悄变得有些注意。从保镖小何的嘴里听说,这个孩子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练武奇才。若是这样的女孩生在古代那就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汉子,她比一般的孩子有更强的记忆力,灵动性和韧劲。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5 编辑

第十章、欺凌(3)


一月时间是弹指瞬间。柳禾又重新回到市一女校。所有人都当她病了,或者和应晓莹一样住到特殊的地方去了。但是柳禾却回来了,非但回来了,还带着一种她们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奕彩而归。


但她面无表情,再也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第一天,大家都过得有些小心翼翼,因为柳禾似乎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但看着模样和身材又似乎没有很大的变化。毕竟还是孩子,很快她们就忘记了这一切,继续着自己每天习以为常的人生轨迹。


夜晚,所有人都走了。值班的老师路过四年级(3)的时候隐约看到一条单薄的人影一闪而过。


“谁,谁这么晚还在教室里?”值班老师厉声问道。


走到跟前眯眼一看,原来是一个神情腼腆的女孩。


“这么晚了,还在教室里面干嘛?”说完,她往教室门口上的玻璃窗往里看那了一眼,除了漆黑一片再无它物。


“老师,我的饭卡掉在教室里面了。”柳禾从背后拿出一张薄卡扬了扬,一双黑亮如漆大眼让人难以忘记。


“以后注意点,这么晚了。”


望着值班老师离开的背影,柳禾往教室里面的某个暗处看了一眼。


没有过几天,宣明玉她们故技重施,在下课后的无人教室拦住了当值值日的柳禾。


“你们难道想欺侮应晓莹一样的再欺侮我吗?”柳禾狠狠的目光咬住他们不放。


“谁让你这么多嘴去告诉老师的?这是你罪有应得的下场?”宣明玉并不甘示弱的回击道。


“我只想知道是谁把你的表放进她的书包里面的?是你自己吗?贼喊捉贼?”她继续说道。


“是我又怎么样?但是你有证据吗?”宣明玉的眼神中露出和年龄不符且不屑一顾的神色。


“就因为我去告诉老师你们诬赖应晓莹,就这样的对我?在我的牛奶里,饭盒里面放粉笔灰,放吃剩的垃圾,还把我锁在厕所里面?包括写那些恶毒的字条都是你教唆的吗?”


“对啊,你能拿我怎么办?谁让你多管闲事的?我爸爸在这个市里就是皇帝老子,你以为你去告诉那个四眼田鸡就会帮你了吗?——”


柳禾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愤怒,相反她的唇畔勾起了一丝不为人知的笑痕。


其他女生在宣明玉的暗示下,把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全部重新倒在地上,那最后一袋垃圾拎在宣明玉的手里高高站在一张椅子上,从上面往下倾覆在柳禾的身上。

一脚毫无犹豫的踢出,椅子不稳的倒了下去,顺带着上面的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宣明玉的脸都变了,她来不及顾及身上的疼痛伸出手就要故技重施的去拉柳禾的头发。现在的柳禾和一个月的她早就脱胎换骨。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5 编辑

这些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别说就四个,就是来十个,在战斗心满满的柳禾面前都会吓得不知所措。很不巧宣明玉给她一个背包甩出去的时候,胳膊关节着地顿时就摔成了骨裂。几个人吓坏了,眼中的无限惊恐之色好像看见了鬼附身一样的柳禾。


这是十岁柳禾人生的初战,她赢得是自己的重生。重生在无父无母独立的一个人而活。


病房里挤满了人。所有五个女孩的双方的家长,包括校长,教导主任,带班老师一干众人,齐齐把一个面积不小的VIP病房竟挤得水泄不通。


宣副市长的脸非常的不好看,这个眼前的女孩是自己女儿的克星吗?为何每次都要和她扯上关系?而且他再一看身边的柳松源,那更加是针锋相对。一个小小靠黑转白的商人以为自己有了一点钱就可以胡作非为吗?他这个公道一定要帮自己的宝贝女儿讨回来。


柳松源的脸色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自从这个拖油瓶到自己家里短短半年多时间,他这把年纪已经是第二次站在这样的地方受到刺激。


他现在的唇已经抿成了一道刀刃,眼神锐利的射向低头一直不语的柳禾。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青春期也不至于这么早就来,他和自己当初两个儿子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张牙舞爪的个性看来这个学校是再也待不下去了。想到这边,他的头开始有些微痛,毕竟年纪大了,一屋子叽里呱啦的人吵得他都要忍不住撕开自己藏了很久的伪装,露出背上的刺青告诉他们,自己曾经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这些三姑六婆为了这么点小事竟闹得如同要上法庭审讯自己的孙女一样。


难道还要给她判个死刑不成?


突然柳禾倏然间抬起了眼睛,那双眸中翻滚着是让人看不懂的笑意和藐视。


“说完了吗?各位大叔大婶们。”


众人皆惊然一片,这是什么样子的口吻?大叔大婶?他们什么时候在她嘴里变成这样庸俗的称谓。


“现在要不要来看看你们心中天使的真实面貌?”柳禾从裤兜里面掏出一只笔来,在笔头上轻轻按了一下,那边清晰的传来宣明玉嚣张的声音,以及所有事情的真实还原。

病房里面鸦雀无声,所有的人一脸的震惊都无以复加。


我爸爸是这个市里的皇帝老子。这一声肆无忌惮的声音尴尬了宣副市长。那一句四眼田鸡让带班老师的脸充满了难堪。而病床上的宣明玉,包括其他三个还在假装楚楚可怜的女孩们这个时候真得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心都有了。


“这里只是一小部分,我还有她们更加多的录音。我觉得可以叫警察来,如果录音还不够,我在教室里面还有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隐形录像机。你们可以看看她们是怎么样在学校里面对我干下的每一件坏事。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5 编辑

她平静的语气下藏着更让人可怖的狰狞感觉。这些真得只是十岁的孩子们吗?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柳松源第一次觉得这个时代已经变化的太快。这些事情那个叫宣明玉的女孩子做的已经够超越了年龄的心机重重,但是自己的孙女柳禾竟然还要棋高一着。她这些窃听的本领到底是哪里学来的?


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五个家庭,就悄悄的只剩下宣副市长一家和柳松源。


一记响亮的掴掌落在宣明玉的小脸上,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委屈的她嚎啕大哭。这一次连宣夫人都没有上前去阻止,因为她知道,如果柳家不依不饶的话,她丈夫的官位也就到此结束了。柳松源不是一个一般的商人,他在后面还有他们更加看不见的背景。所以有别人到时候来惩罚自己的孩子,还不如自己先忍痛教育。


“宣副市长,何必呢。都是些小孩子。我想这事还是学校的教育问题,好好的几个孩子怎么到了学校就变成这样了。”柳松源轻松的把责任推卸给了第三方头上。


“说得一点都没错。不知道现在教育些什么东西。好好的孩子都变成这样。看我回家不好好教训你这个胆大妄为的东西。”宣副市长虚应的笑脸马上接口而道。为官多年他心里知道柳松源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但是这个台阶的代价可能会很大。


他手里有一个项目正好落在自己手里卡着,看来这下他这个了不起的孙女倒是帮这个人无意间促成了一笔大买卖。


柳禾,这个名字他记住了。这样的谋略,这般的手段。果然黑出生的人连这种的基因都是会继承下去,甚至青出于蓝。


大人的世界还是孩子不能懂得。利益就在这方寸之间无声而心照不宣的得到了置换。


回去的路上,一老一小依旧全程没有交流。只是在最后一点时间柳松源突然想到了什么,凝眉而道。


“你哪里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从你卧室衣橱里第三个格子里面拿的。”柳禾头都没有动,眼睛盯着前方的霓虹灯说道。


柳松源脸色怔变了一下,他可以明白随便翻找也可以找到这个格子,但是问题这个格子是有密码的,她小小年纪究竟是如何得知的?他努力回想但绝对没有一次是在柳禾面前透露过任何关于这个格子密码的事情。还有她竟然偷钱这还了得?


“你是怎么打开暗格的?还有拿了多少钱?”他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依旧想知道她到底能耐到什么程度。


“用宽带透明胶带按在上面,就会出现你平时一直按的指纹。六位数排列组合有十几万中,但是书上说一般像你这样的老人家最喜欢用生日,或者纪念日这样的数字。我看着上面的数字想了想好像和奶奶的生日比较吻合,就随便试了一下。还有这个是购物的**。”说完她还打开书包从夹层里面小心得拿出一张票据交给柳松源。

“这钱我是借的。等我满十六岁,或者学校发了奖学金就还给你。”


柳松源出神的望着柳禾清隽的侧颜,他觉得这孩子应该不像基崟,基崟儿时没有这样的颖慧。但真得像宋建斌的女儿如霏吗?他是从小看着宋如霏长大的,仅仅是一个美貌而乖巧的孩子而已。


原来柳禾竟然像他。绕了大半个圈子,这女孩竟然和自己儿时如出一辙,而且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深邃如海的眼睛望着窗外一路闪烁着的霓虹灯良久良久……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6 编辑

第十一章、嘉木

真正的朋友,是一个灵魂孕育在两个躯体里。


七岁时荆耀庭带着一个微胖腼腆的小男孩推到荆浩的面前告诉他这是自己一个好朋友的孩子。荆浩朝他微微点点头,伸出一手以示友好。那个男孩往后退了几步。他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房子,这么美得庭院,穿得这么体面的一家人。


当然他这么小体面二字对他来说还太深奥。是他的父亲谭启胜告诉自己,这一家人都对自己有恩,所以他谭嘉木从这天开始就要跟着眼前这个欣瘦却眼光神采奕奕,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一起读同一所学校,还要努力去做他的好朋友。


荆浩第一次在谭嘉木心里留下的印象就是平静的无波无澜。


他既没有对自己表现出藐视和厌恶,却也没有过多的热情,荆浩只是在那边默默的伸出一只手,凝望着谭嘉木,那眼中的漆色闪耀有超乎年龄的姿态。


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命中注定吗?如果没有柴田这个坏小子,荆浩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谭嘉木身体里面隐藏的是什么能量。


而柴田就像是荆浩这辈子的命中克星一般。从小学开始这个坏小子就卯足了劲的针对自己。到底是自己哪里这么帅,让他从小学起一直惦记到青禾高校。当然这已经是后话,现在还是着重来说一下柴田犬和荆浩的校园恩怨史。


柴田其实就是一个姓。因为柴田的爸爸是个日本人,全名叫柴田五十六。后来这个男人死了,留下一大笔的遗产给了柴田的母亲。于是一个美艳果敢的女人带着儿子回到了中国。她骨子里并不喜欢日本,嫁给柴田五十六也不过是为了钱。于是她就直接回国后在户口本上把柴田这个姓分拆成姓名赐予了自己的儿子。

柴田这个名字总是有些奇怪,他人高马大,性格又刚猛好斗,于是背地里就有了柴田犬这个诨号。这个学校里面没有一个人是不怕柴田的。那天荆浩从楼上往下而走,柴田从下往上而行,两个人慢慢的擦肩而过之时,柴田突然开口说道。


“荆浩,你这件衣服很难看,明天不要再穿来了。我不喜欢你的衣服。”


荆浩怔怔地看了一眼柴田,他从来都是很低调,除了偶尔会和谭嘉木说话,基本上他都是自己坐在那边出神的想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柴田再凶恶只要没有惹上自己,他也不会去管任何的闲事。就算他们在自己的面前干架,只要不涉及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6 编辑

独生子女的基因里面有一样东西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成年人会说这是自私,但是我却要说如果你没有独生过,就不要用这样贬义的词来判定你的理解。很多时候他们把这叫做开启自我保护防御机制。是更加先进的基因体现,和简单意义上的自私有时会比较难以区分。


自私是人性缺失的一部分。但自我保护防御机制是会告诉你对于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不要去参与,如果你意气用事可能还会连累他人。

“我觉得我衣服很好看。”他低声回了一句继续往下走。


然后他突然身子就重重的往前飞了出去,幸好手扶着楼梯,他往前冲了几步,手虽一勾抱住扶手还是惯性的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往下一路滑去。


这个动作简直把荆浩吓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扶着楼梯,如果没有及时的勾住扶手,那他现在可能就已经头着地不是进殡仪馆,就是要一辈子躺在医院里面了。这个叫柴田的男孩到底是人还是鬼?竟然如此大胆狠毒。


“柴田,你疯了吗?”


荆浩的叫声还是引来了不少学生围观。谭嘉木上前欲想把荆浩扶起,但不知为何荆浩好像有些吓傻了,站起几次都没没能起身。


“谁看见了?谁看见了?”柴田站在至高处,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厉声而道。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之前有人偷偷的去告诉过老师,但是没有证据,谁也不敢出来做证,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但是那个告状的同学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学校过。

校园恶霸永远是一颗毒瘤。尤其是像柴田这样有钱又凶悍的,他的转学经历大概可以写一部小恶魔的史诗了。


“我看见了,我看见你把荆浩从楼上推下来的。”这一声乍响来自谭嘉木。“而且我还把你推荆浩下楼的照片都拍下来了。”谭嘉木举起了手里的照相机。今天很巧他们有兴趣小组班。而谭嘉木的兴趣正好就是摄影。


“哼,你敢,四眼猪。”柴田慢慢的从楼上往下而来,他休学了一年比荆浩所在的年纪的孩子都要大一岁,而且又是年头出生,所以更显的比一般孩子来的壮实。

谭嘉木不自觉的把照相机往身后藏了下,看着那人渐渐靠近自己的身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柴田,这里不但有你欺负荆浩的,还有你欺侮其他人的。还有这些照片我都复制了一份给另外一个我的好朋友,如果我,我今天出事的话,你所做的一切都会交给老师,还有,还有你的继父。”


柴田的脸色愕然而变。继父?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每天晚上都会用皮带抽自己,告诉自己要如何坚强的丑陋男人。总有一天他会打败他,那皮带抽在自己的身上的每一记次他都会记得还给他。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